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重生木匠皇帝最新章节 > 重生木匠皇帝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重生木匠皇帝 连载中
分享重生木匠皇帝

重生木匠皇帝全文阅读

重生木匠皇帝作者:陆军元晒

重生木匠皇帝简介:多灾多难的青年林晨,卧床三年后不治身亡,穿越成为大名鼎鼎的木匠皇帝朱由校
  面对明朝的内忧外患
  朱由校望着身边的魏忠贤:大伴,朕借你一样东西如何? https://www.uukanshu.com
-------------------------------------

重生木匠皇帝最新章节第50章:让洋和尚给你们上课
第2章:各有心思
重生木匠皇帝全文阅读作者:陆军元晒加入书架

  陈御医不愿意说,朱由校自然也不会再问,只是躺在床上寻思自己该如何破局。现在他面临的情况比崇祯继位的时候好很多,魏忠贤还在,搞钱起码没有问题,有厂卫在东林党也会收敛很多。别人穿越都有很厉害的金手指,朱由校唯一的金手指是自己是后代的人。

  可是朱由校不是理科生,不懂的那些可以改变进程的科技,玻璃、水泥、火枪都不会造。成为皇帝想练新军也不容易,真是头疼,皇帝其实反而不如下面的大臣自有,每天待在皇宫里,面对这些人,下面很多东西都不清楚。

  魏忠贤后世有人说该死,有人说不该死。可是不管是他有没有本事,就算不弄死他,也得让他倒台。别的不说,明朝现在财政吃紧,干掉他和那些党羽,起码能弄些银子花花。再说了这家伙太膨胀了,九千九百岁,他也敢答应,只有厂卫握在自己手里很多事情才能办。比如后来满清的八大皇商,通敌卖国的汉奸,套一句名言来说,商业没有国界,可是你商人有祖国吧,吃里扒外,不弄死你们对得起后世被满清鞑子杀的那些人?

  只可惜自己现在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算了还是一点一点的来吧。

  距离乾清宫不远,坤宁宫内,皇后张嫣正在和一个十来岁的少年在那里说话。

  “等你进了宫,最好自己带些吃的,皇宫里的东西暂时别吃,真正登基之后才能过上安稳的日子。”张嫣在后宫六年了,就算是皇后,如果没有皇帝护着,恐怕现在也没有好下场。她对魏忠贤、客氏的手段了解的太多了,虽然多次劝谏皇帝,可是他就是喜欢魏忠贤和客氏,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臣弟明白。”朱由检低声说道,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要当皇帝了。大哥虽然对自己不错,可是他当皇帝还是不行,就知道任用阉党,亲贤远佞才是一个帝王应该做的啊。大哥你放心的去吧,大明朝我来中兴,皇嫂我会好好照顾的。想到这里朱由检有些踌躇满志,想要干一番事业。

  “启奏皇后娘娘,皇上醒了,据御医诊断,皇上病已经好了。”突然皇后身边的贴身宫女进来,也不顾信王在这里,跪倒在地说道。

  屋里二人听到这话均是吃了一惊,皇帝病好了?两人先是一高兴,随即对望一眼,感觉事情有些不太妙。尤其是张嫣,昨天那个情况大家都以为皇帝是回光返照,自己作为皇后首先想的是如何能保证朱由检顺利登基,所以今天一早就把朱由检叫进宫嘱咐一番。可是现在皇帝病好了,他会如何看待自己?弥留之际,不在身边,反而和新皇商议如何登基。

  “快,我们去乾清宫看望皇上。”想到这里,张嫣心里有些着急,连忙吩咐道。

  “娘娘,皇上有旨要静养几天,这几天谁不都见。”宫女跪在那里说道。

  “放肆!我与信王乃是皇上的妻子和兄弟,皇上岂会不见我们,摆驾!”张嫣见宫女这么说,十分生气,皇帝对她和信王一直都很好,怎么会不见他们呢。

  不多时两人来到了乾清宫外,虽然皇帝说了谁都不见,可是正如张嫣所说这两位一个是皇帝的妻子,一个是兄弟门口的太监总管陈德润只得进去禀告。

  “告诉他们,朕现在身体虚弱,这些日子他们也辛苦了,让他们休息去吧。还有将朕身体无恙的情况,告诉内阁各位大臣,让他们也安心的办公。”朱由校淡淡的吩咐了一句。

  “遵旨!”陈德润起身退了出去。

  “你方才说朕身体虚弱,有什么方法能调理么?”朱由校继续刚才和陈御医的对话。

  此时宫里除了朱由校只有陈御医一人,皇上将众人赶出去之后,就开始询问他生病的原因。陈御医便实话实说道,皇帝从小身体就虚弱,此次受了风寒,身体没抗住。其实就是从小营养不良,导致身体抵抗力差。朱由校他爹就不受万历待见,他这个作为孙子的更是没人理会。宫里的人都是势利眼,想着法的苛责他们,以求得到郑贵妃的欢心。能吃饱饭就很不容易,更别说有什么营养,很多时候十天半个月吃不到一口肉。

  “回皇上,一是用药慢慢调理,第二则要皇上锻炼身体。”陈御医没想到皇帝居然问他这个问题,想了一下说道。

  这话和别说没什么区别,不过如何调理,如何锻炼他倒是没说。

  “朕每日做木工活,不算是锻炼身体么?”朱由校突然一笑,然后问道。

  “皇上做木工活自然也是锻炼身体,只是锻炼身体应该是全身锻炼。”陈御医对木工活了解不多,可是他也知道皇帝做木工和普通木工不一样,木头不用他扛,他只是在那里动手而已。

  “你有什么锻炼身体的法子么?”朱由校知道古代的御医应该不止是会看病,多少应该知道一些养生的法子,便开口问道。

  “皇上可以练一些武功,可以锻炼身体。”陈御医开口说道,见皇帝不回应,想了一下再次说道:“如果皇上不嫌弃,臣有家传的八段锦养生之法。”

  “哦,你说来听听。”朱由校听说练武,心道废话,可是我一个皇帝练武不像那么回事。性格前后差距太大,不是好事,容易让别人产生误会,这八段锦他依稀知道一些好像是练气功的。气功他没有接触过,不过这陈御医说是家传,应该比后世那些骗人的要强一些吧。

  既然皇帝说了,陈御医也不敢藏私,当下将家传的八段锦介绍了一番。朱由校兴致很高,这是坐八段锦,在床上就可以练。

  两人一个教,一个练,倒也有趣。

  他们在这里倒是有趣,被皇帝拒之门外的张嫣心里可就有些别扭了。什么叫这些日子我们辛苦了?难道皇帝以为我们觉得他要死了,没在身边,所以心里对我们有些不满?皇上不似那种人啊,可是不管怎么样,现在皇帝醒了,自己和信王也要保持距离。

  “信王先回府吧,咱们回去。”张嫣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回了坤宁宫。

  朱由检望着远处的轿子,心里有些委屈,是你们叫我来说要我当皇帝,现在我没有用处了,就要一脚蹬开了。

  不过朱由校已经醒了,不管他如何想,事情暂时只能这样了。他只能回去,回到自己家了府外,这几日熙熙攘攘的人群都不见了踪影,这些人应该也知道了皇帝醒来的消息。权势真是一个好东西啊,朱由校想着前几天魏忠贤都派人来给自己送礼,现在,不提也罢。

  皇帝醒来的消息,如今早就传遍了京城官员耳朵,大家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巴结朱由检,开玩笑呢,你以为厂卫是吃素的。朱由检如果登基,他们巴结有新皇帝在他们没有什么,可是他现在没希望了,再巴结就是找死了。

  听说朱由校醒了,魏忠贤也高兴的去见驾,同样被挡在了门外,皇帝传来口谕:一应事物大伴看着处理。

  问了一下才知道皇帝在里面和陈御医学着练功呢,练功好啊,练功皇上身体能变好,自己也不用担惊受怕。

  “吩咐他们找一些真正有本事的道士来,还有这些日子去过信王府的名单给杂家找来,这些东西能派上用场。这些日子弹劾杂家的人也都给杂家列出来,以后慢慢算账!”魏忠贤见皇上突然想养生,心中高兴,养生好啊,最好是像嘉靖皇帝那样一辈子在宫里养生才好。皇上想养生,自己就要当成大事来办,那些落井下石的人也得让他们知道九千九百岁的厉害,至于巴结信王的人,呵呵,等着倒霉吧。

  皇上依旧对自己信任有佳,让魏忠贤十分高兴,打起了秋后算账的主意。

第3章:无心之举
重生木匠皇帝全文阅读作者:陆军元晒加入书架

  接下来几天,大家都知道了,皇帝确实是在静养,所有人一概挡驾,就连最受恩宠的客氏也见不到皇上。此时皇上身边伴驾的只有一个陈御医,此人救好了皇上,看样子皇上对他十分信任恩宠啊。有心思的人很多,不少人想着是不是没事的时候到陈御医家走走。

  这些天与朱由校的相处,让陈御医觉得皇帝还是一个很不错的人,想来是受了魏忠贤等奸人的蒙蔽。另外令他惊讶的是,皇帝的资质很好。才三天的功夫他的八段锦已经入了门,自己当年做到这一步可是用了一年多的功夫。

  这当然不一样,资质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朱由校每天吃的什么东西?更别说这些日子重病,各种补品吃了一大堆。若是普通人,不久之后这些补品效用就流逝了。可是朱由校练了八段锦,这些东西的效用开始慢慢的发挥了作用。

  八段锦的内功和小说中的内功当然不一样,这是养气的功法。古人说人有精气神,首先说一个精:朱由校虽然是皇帝,可是毕竟喜欢木工活,对女人兴趣也有但不是很大,精自然没有问题。至于神,他以前身子虽然弱,可是脑袋不笨,否则那么多精巧的东西怎么做出来的?等病好了神自然不会有问题。他现在只有气虚,这养气正是填补了他的短板。

  现在的他看起来比前些日子好太多了,如果不是陈御医一直待在皇帝身边,都不敢相信这是前两天还躺在床上等死的皇帝。他的气色,只比普通人差一点而已,要知道前两天那是面色灰白,任谁看了都是弥留之际的模样。

  “来人!”朱由校中气十足的喊了一声,在外面等着的陈德润听到了,连忙走了进来。

  “奴婢参见皇上。”陈德润跪倒在地。

  “宣魏忠贤。”

  “是。”陈德润起身退了出去。

  这陈德润也是个人才,历史上他居然打起了皇后张嫣的主意。朱由校死了之后,他居然找人给皇后带话,皇帝死了,他现在有权势,何不依附于我,也能保你后宫无忧。张嫣当然不答应,后来这陈德润居然想用强,直接被张嫣给打发了。

  没过多久魏忠贤就走了进来,皇帝第一个见的人就是他,他心里自然是十分高兴。

  “老奴叩见皇上。”魏忠贤进来先跪下叩头。

  “起来吧。”朱由校淡淡的说道。

  魏忠贤起来看到朱由校脸色好了很多,看样子病是真的好了,连忙有些哽咽的说道:“老天保佑皇上龙体安康,老奴心里高兴啊。”

  魏忠贤如今已经59岁了,看起来也很显老,不过精神头倒是不错。

  “朕已经好了,大伴应该高兴才是。”朱由校不知道他是装的,还是心里真的惦记,自己只能面带笑容的说道。

  “老奴就是高兴的,若是皇上有个三长两短,老奴都准备随皇上一起走了。”魏忠贤这话就有些假了,他日后的作为朱由校知道的一清二楚,不过这老阉货演技还是很到位的。

  “说这些不吉利的做什么,朕有两件事情,一是陈御医治好了朕的病,还教了朕养生的法子,你要好好的嘉奖他。第二明天是中秋节,宫中设宴,请那些人你应该知道吧。”朱由校不知道该如何嘉奖陈御医,也不知道该请那些人,这些事情还是得交给魏忠贤去办。

  “皇上放心,老奴一定办的妥妥当当的。”这些年这些事情都是魏忠贤操持,自然是明明白白。

  “陈御医,这些天你着实辛苦,明天中秋回家过节去吧,过完中秋再来教朕,不过以后不必日夜待在朕身边,白天在即可。”朱由校这才向陈御医说道。

  “这都是臣的本分之事,当不得皇上赏赐。”陈御医跪倒在地说道。

  “呵呵,本分,这说的不错,可是又有几个人能做好自己的本分之事,好了,你们出去吧。”朱由校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让两人退下了。

  中秋节设宴不是朱由校心血来潮,第一是让百官知道自己身体确实好了,这第二么,就是认识一下朝中的大臣,他总不能真的当个傀儡皇帝吧。

  “来人给朕换衣服,朕出去转转。”外面的人听到朱由校的声音,两个宫女走了进来。

  帮朱由校换好了衣服,朱由校到了外面,外面有两把椅子,另外放着一些朱由校可能用到的东西。

  “皇上要去哪里?”一个三十多岁的太监恭敬的问道。

  “随便转转吧。”朱由校依旧是说随便,不说顺便也没有办法,他对皇宫一点都不熟悉,只能让别人带着他转。

  可是皇帝不能随便转,太监也不敢带着皇帝随便转,想了一下陈德润便带皇帝到他平时最喜欢去的一个院子去了。

  这个院子对于以前的朱由校来说比乾清宫还重要,他在这里废寝忘食,每天研究怎么做木工活。

  朱由校来到这里的时候,看着这些木头莫名的感到很亲切,抚摸着木头的纹理,心里更是一阵莫名的激动。

  随手拿起一块木头,他的脑海里立刻出现了这个木头的重量、尺寸,以及适合做什么。坐到旁边的板凳上,随手拿起工具,熟练的开始做了起来。

  不一会的功夫一个人形初见端倪,各种工具在他手中来回换着,那人的面貌也逐渐的清晰起来。待到傍晚的时候,朱由校手里的木头变成了一个人形木雕,那人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年级,瓜子脸,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衣服也不似明朝常见的款式。

  陈德润仔细想了一下,好像没有见过这人。她的头发散着,也没有扎起来,脸上带着一丝笑意,这到底是何人?

  完成了之后,朱由校松了一口气,再一看天色居然已经暗了下来,自己来的时候可是上午啊。肚子有些饿了,这才想起中午饭都没吃。这手艺明显不是自己能做出来的,估计是朱由校的残留记忆。

  “回去吧。”朱由校望着木雕上熟悉的面容,将木雕放在了陈德润准备好的盒子里,然后说了一句。

  晚上朱由校就寝之后,陈德润拿着这个木雕来到了魏忠贤的住处。

  “皇上今天雕了这个人,可是奴婢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陈德润将木雕拿给魏忠贤,然后小心翼翼的说道。

  “杂家也没有见过,不过不要紧,宫中那么多人,面貌相似的总能找到,宫中找不到就出去找,三天之内我要见到和这人八成像的人!”魏忠贤看了木雕,他也不认识这人,不过不管她是什么人,既然皇帝能把这人雕刻出来,自己就得把人找出来。

  “皇上这几天都做了什么?”魏忠贤将木雕递给了陈德润然后问道。

  “皇上醒来之后,就问陈御医该如何调养身体,然后陈御医就教了皇上八段锦。这几天皇上谁都没见,一直在练八段锦。”陈德润是魏忠贤一手提拔的,魏忠贤现在操心着国家大事不可能像以前一样一直跟在皇帝身边。这才让陈德润跟着皇帝,目的就是好得知皇帝的动向。

  “看来皇上这次经历了一次生死之劫,也开始重视身体了,这是好事。只是客氏那个蠢货这些年一直在暗施手脚,否则如果皇上有子嗣,这次咱们怎么会这么被动。真让信王登了基,咱们都没有好果子吃。得叫王承恩回来,我感觉他有些不对劲,换个人去服侍信王。”魏忠贤在那里自言自语道。

  陈德润低着头,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一般。

  “你回去吧,好生服侍皇上。”魏忠贤说了一句,陈德润退身离开。

第4章:皇上念旧
重生木匠皇帝全文阅读作者:陆军元晒加入书架

  八十十五中秋佳节,一般人这一天都是全家团聚。不过皇帝今天设宴,中午饭要去皇宫吃。黄立极还是几天之前见到的皇帝,那个时候皇帝奄奄一息,向自己嘱托后事。没想到几天的功夫皇帝不但病好好了,居然要宴请官员。

  内阁首辅原本应该是最有权势的人之一,可是现在魏忠贤当道,他也只能仰仗魏忠贤的鼻息。皇帝自幼不受重视,甚至在衣食上都受刁难,魏忠贤当时还叫李进忠,他和客氏一直陪在皇帝左右。皇帝对他们自然信赖有佳,外臣一年到头见不了几次皇帝,皇帝信谁这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么,那些鼠目寸光的人,逮着魏忠贤咬,会有好下场?

  宫中现在早已经忙活开了,都准备着宴席的事情。朱由校当然不忙,不光不忙还闲着无聊。一般来说皇帝每天有处理不完的政事,可是他却闲的要死,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啊。朱由校也知道这事急不来,现在自己两眼一抹黑,现在只认识一个魏忠贤,其余的人叫什么都不知道,这皇帝当得也是没谁了。

  很快设宴的时候到了,朝中重臣,功勋贵族,都纷纷到场。朱由校坐在了上头,皇上大病初愈,魏忠贤为了巴结皇帝,让官员们挨个向皇帝祝贺。

  朱由校对这些官员,有些有印象,有些却一点印象都没有。

  终于一个官员祝贺的时候,朱由校眼睛一亮,这人他很有印象,以前做过几年他的老师,来宗道。可是朱由校却不知道他官居何职位,脑中的印象只有这个人的名字。

  另外还有一人在祝贺的时候,他脑中闪现出了这个人的信息,英国公张维贤。英国公算是大明朝最顶级的勋贵了,或许没有之一,历代英国公都是很受重视,当代英国公张维掌管中军都督府,把持这京营。这等身份,就连魏忠贤也不敢造次。

  众人祝贺之后,等着皇帝开口宴会开始。

  朱由校望了望下面的众人突然叹了一口气,大家都感觉莫名其妙。

  “人生在世数十年,朕前些日子大病不起,昏睡数日。这几天,昏睡之中想起了很多事情,朕年少顽劣,多亏众位师傅悉心教导。众人音容历历在目,今天却见不到几个熟人。众位师傅大多年近花甲,也不知道日后能不能再见一面。今日中秋阖家团圆,本不该说这伤心的话,只是有感而发。朕想将当年教导过朕的那些师傅们,召回京城,在京城养老,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朱由校这番话说的是情真意切,众位大臣你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内阁首辅黄立极起身走到了中间。

  “皇上尊师重道,臣等惶恐不安,皇上有此心意,臣自然赞同,传到日后也是一段佳话。只是有些师傅现在还有官职在身,该如何请皇上示下。”黄立极见皇帝都这么说了,难道还能不同意。

  魏忠贤在一边确是有些懵了,皇帝召那帮老家伙做什么?

  “这倒也容易,有官职在身的进京继续录用,无官职在身,在京养老。”朱由校早有打算,此刻黄立极问起来,便直接回答道。

  朱由校要召当年的老师们进京有他自己的目的,前后一百多人做过皇帝的老师,其中也有很大佬,比如孙承宗、徐光启等人,这些都是现在急需的人才。魏忠贤肯定是要除掉的,除掉之后用谁?东林党那帮嘴强王者,嘴炮一个比一个强,要是论党争,一个赛一个的好手,可要是治理起国家来,一个赛一个的无能。

  当然也不是说东林党这帮人真的无能,只是他们现在代表的是江南大地主、富商的利益,否则历史上怎么会江南赋税之地商税都收不上来,反而在北方征收贫苦农民的税?本来北方灾情就严重,还要缴税,百姓真的只有造反一条活路了。

  “皇上圣明,明日臣便和诸位大臣商议此事。”黄立极恭维的说了一句。

  “官职授予之事,和司礼监商议决定,咱们开始吧。”朱由校点了点头然后说道。

  朱由校这话安了魏忠贤的心,看来皇上真是经历了生死之劫想念故人。那边老东西就算进京又有什么作用,又不能随便见皇上。以前他们当权的时候,自己能把他们赶出去,现在回来又有什么用?

  皇家设宴,众人也不会大吃大喝,朱由校大病刚好也不饮酒。不过是半个时辰,宴会就结束了。

  可在有心人眼中,此事没有这么简单。尤其是来宗道,他向皇帝祝贺的时候,发现皇帝好像深深的望了他一眼,当年教皇帝读书的人,不少是东林党的人,对阉党深恶痛绝,这才被排挤出去。来宗道是杭州人既不是阉党也不是东林党,他为人处世十分圆滑,加上帝师的身份,魏忠贤也不愿意动他。

  自己究竟是错觉,还是皇帝确实有深意,不管是哪一种,自己要做打算才好,有几个老友在家闲着也很是厉害,不如让他们活动活动。

  宫中设宴之后,朱由校起码认识了朝中重臣,他原本对这些人有些印象,这回见了面印象加深了不少。

  魏忠贤也会做事,给陈御医赏了白银千两,他的一个儿子喜欢读书,被送到了国子监。又给了一些田地,陈御医心中已经很高兴了。

  没过两天朱由校想起陈御医之前说练武的事情,之前他觉得一个皇帝突然说要练武不太妥当。可是如果以锻炼身体为由,恐怕也没有什么不对。

  当即召来英国公张维贤,言明自己身体有些虚弱,想练武强健身体,让他选一些勋贵子弟陪他练武。张维贤虽然是顶级勋贵,可是魏忠贤把持朝政后宫,他想见皇帝也不容易。此时见皇帝想练武,这是让勋贵们在皇帝面前露脸的机会,当下答应。

  回去之后,找来几个勋贵,最后敲定了五个品性不错,武功还行的后辈入宫陪皇帝练武。

  对于皇帝想练武,魏忠贤起初还有些疑惑,皇帝练武是为了什么?不过再过些日子,据陈德润回报见皇帝真的只是练武,也就渐渐地放下心来。

  这一日朱由校练武回来,突然发现经常在自己身边的宫女换了一个人。这人长得很像自己前世暗恋的女神,也就是他前两天用木头雕的那个女人。

  “你叫什么名字?”朱由校在她替自己更衣的时候问道。

  “回皇上奴婢孙婷。”孙婷在一边有些战战兢兢的说道。

  她是一个宫女,进宫四年了,却一直在干杂活。几天前,上面突然要见自己,然后她就见到了权倾天下的魏忠贤和客氏。

  “像,确实很像,你走运了,从明天开始不用在干杂活了,我会让人教你一些规矩忌讳,日后你去服侍贵人。”魏忠贤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让她离开了。

  “你也知道,这次咱们差点就完了,信王人虽然不大,可是心眼很多,杂家送他的东西都收下了,还说了不少的好话。哼,要不是我还有内应,真被他骗了。王承恩那个狗东西吃里扒外,让他凤阳守陵去吧。这回你可不能再施手段了,皇上有子嗣对于我们来说是好事。这江山若是别人坐了,你我的富贵也算是到了头了。”魏忠贤对客氏冷冷的说道。

  “可是我看见那些狐媚子靠近皇上心里就舒服,我都没有怀上龙种,她们凭什么替皇上生孩子。”客氏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

  “你都这个岁数还想怀龙种?当年皇上少不更事,和你好过。可是这些年可曾碰过你?你安安生生的做你的奉圣夫人,享受荣华富贵。如果家里有什么标致亲戚,可以送到宫里来,日后也是一个依靠。万贵妃她那是幸运,可是也只有一个万贵妃。”魏忠贤知道这个女人在想什么,这怎么可能。从她开始勾引皇帝魏忠贤就给她做了手脚,要怀龙种下辈子吧。

  客氏还不知道自己被动了手脚,以为只是运气不好,这些日子皇上迷上练武和气功,对女人的兴趣好像少了很多。这可不行,得早日让皇上怀上龙种才是,自己没希望了,也不能害得皇帝真的绝了后。

  如果客氏真的不答应,魏忠贤也会将孙婷送给朱由校,给客氏说也只是不想她从中作梗。皇帝虽然不和客氏好了,客氏对她的话还是很听的,万一客氏说句什么坏话就不好了,所以他才和客氏打招呼。在魏忠贤看来,皇帝在宫中忙活就行,至于忙什么,想忙什么忙什么,只要他喜欢的想要的,自己就要想办法给他弄来。

  这才有了孙婷被送到朱由校的身边。

第5章 :喜新厌旧
重生木匠皇帝全文阅读作者:陆军元晒加入书架

  “你是哪里人啊?”听说她叫孙婷,朱由校心里更是一阵激动,前世女神就叫孙婷。孙婷是他的高中老师,当时他上高二,孙婷大学毕业教历史。

  朱由校立刻喜欢上了这个身材娇小的老师,当然一直是暗恋,暗恋了两年,后来朱由校大学毕业得知孙婷已经出嫁了。

  “奴婢山东昌平人。”孙婷小心翼翼的说道,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魏忠贤送来服侍皇帝。当初选秀女她就不想进宫,可是家里人口多,她作为大姐自然要承担起来家里的责任。原本父亲准备将她嫁给当地一个地主当小妾,后来得知选秀女,便送自己进宫。

  孙婷十里八乡都是有名的漂亮姑娘,农村人不像是大户人家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从小就得帮家里干活。她在宫里赚的银子,大部分都让人捎给家里了。

  进宫的时候,也想着如果能被皇上相中,那么自己就会飞黄腾达,家里也会有好处。只是进了宫才知道她引以为傲的容貌在宫中就成了平庸之资,比她漂亮的不知道有多少,再加上没有钱打点,只能去干杂活。谁也不曾想到居然峰回路转,到了皇帝身边伺候。

  “山东人,不错。今年多大了?”朱由校点了点头,他前世就是山东人。

  “回皇上,奴婢今年十九了。”孙婷不知道皇帝说的不错是什么意思,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朱由校听了又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孙婷心里稍微有些失落。

  吃过了晚饭,总管陈德润让人带她去沐浴更衣。

  “姑娘日后得了富贵,不要忘了咱。”陈德润笑着向孙婷说道。

  孙婷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许诺什么。陈德润没想到就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女人,就因为皇帝的一个木雕入了法眼。

  第二天后宫的人都知道,一个宫女被皇帝宠幸了。奇怪的是皇帝没有封这个宫女什么品阶,还是留在了身边。

  “看来杂家真是作对了,不知道哪个木雕上的女子是何人?衣物倒也奇特,道士找到了么?”魏忠贤自语了一句,然后问道。

  “白云观的道士不愿意入宫。”魏良辰回答道,他是魏忠贤的侄子,魏忠贤没有儿子,最亲近的自然是他的兄长,他的三个侄子都封了爵位,这正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不识时务,再去告诉他们,当今圣上喜欢养生、气功,若不是因此,怎么会轮到他们。正一教的人多了去了,你提点一下,看看他们愿不愿意入宫。如果不愿意去别的地方找,让东厂和锦衣卫的人也都各处找找,记住要找有本事的人,不要骗子!”魏忠贤听他说人没找到,心里生气,严厉的说道。

  “是!”虽然是自己数数,可是魏良辰对他还是十分害怕,当下战战兢兢的说道。

  看到他这副样子,魏忠贤心中道了一句:“没出息。”

  “朝中最近有什么动静?那帮老东西都愿意进京么?”魏忠贤又问道。

  “大多愿意,咱们的线人回报,好多人都想着回来扳倒您呢。”兵部尚书崔呈秀在一边说道。

  “哼,痴心妄想,只有皇上还用得着杂家,他们又有什么用?当初在位都斗不过杂家,现在皇上只是念旧,只要他有别的事情做,还顾得上这群老东西?”魏忠贤不以为然的说道,他掌握权力这么些年了,已经不把大多数人放在眼里了。

  “这倒也是,东林逆党现在已经成不了多少气候了。皇上大病初愈,父亲可以让皇上加开恩科,此科多取北方人士,以后也是如此,过不了几年,东林党就没有了根基。”崔呈秀在一旁说道,他这是绝户计,东林党掌控士人,这才有了气候,若是和东林党有关的人都当不了官,谁还会愿意攀附他们。

  “好,杂家会向皇上提及此事。你们也去忙吧,对了,那些叛匪要尽快处置。辽东的事情不能拖,要钱给钱,马上就要过年了,咱们要过个安生年。”魏忠贤点了点头,同意了崔呈秀的建议。

  “开恩科?”朱由校没有放下手中的木匠活,头也不回的问道。

  “皇上此次生死大劫,绝处逢生,乃是天大的喜事,理当开恩科恩泽万民。”魏忠贤点了点头说道。

  “这就不必了吧,朕没记错的话,明年就是正科了,此时开恩科也来不及了。”朱由校来到这个世界也有十几天了,没事的时候也找了不少的书籍来看,科举的事情是大事,他自然记得清楚。

  “还是皇上记性好,老奴倒是把这事忘了。”魏忠贤有些尴尬的说道,这个崔呈秀不是害我在皇上面前丢人么。

  “对了朕有一件事情,孙婷的家人还在山东,你找人把他们接到京城,先赏个锦衣卫的官职。”朱由校找魏忠贤是为了孙婷的家人,便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奴婢,叩谢皇上。”站在一边的孙婷见皇上要接家人进京,高兴的跪在了地上。

  “谢什么,地上凉,起来吧。”朱由校笑了笑,这丫头没多少心机,倒是不错。

  “皇上放心,老奴一定把这事办好。”魏忠贤见孙婷受宠,心里也高兴,一番表态之后离开了。

  又是忙活到了傍晚,朱由校觉得有些意犹未尽,这朱由校的思想越来越影响自己了。回到乾清宫,就看到客氏在那里等着。

  “夫人来了,怎么不进去啊。”朱由校见到客氏一笑,便问道。

  “皇上不在,我一个妇道人家在屋里做什么?”客氏妩媚一笑,然后跟着朱由校走了进去:“你们现在外面候着,我和皇上有几句话要说。”

  临进门的时候,客氏说道。

  陈德润等人连忙站住,在门口候着。

  “皇上,你今年也不小了,早日开枝散叶也是。宫中女子众多,你可不能独宠她一人啊。”客氏在朱由校面前也不避讳,开门见山的说道。

  “这朕也知道,只是现在正在练功,不适宜频繁行房。”朱由校有些尴尬,和一个妇人谈论这个问题总有些别扭。

  “皇上说谎的样子还是藏不住,这孙婷日日承欢,皇上难道不是频繁行房了?”客氏笑了笑,坐到了他身边说道。

  “夫人说的是,朕会注意的。”朱由校这才想起来,这位和魏忠贤穿一条裤子,自己那点事她肯定知道的一清二楚,便点头应是。

  “皇上现在后宫嫔妃只有七人,人少了一些,皇上这些年想必也有些厌烦了,要不我替你物色几个人?”客氏以为朱由校喜新厌旧,便在一旁说道。

  “如此也好,辛苦夫人了。”朱由校暂时对朱由校的女人还有些别扭不好下手,见客氏这么说便同意了。

  “你个死没良心的,我就知道你喜新厌旧,当年天天和我一起,没过两年就不理我了。我知道我人老珠黄了,后宫这么多女子,你喜欢哪个,就宣召就是了,子嗣才是最重要的。”客氏轻拍了朱由校肩膀一下,然后说道。

  朱由校听她这么说,有些惊讶,这朱由校还真和客氏有一腿啊。想想也是客氏不过四十出头,几年前三十多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想勾引朱由校这个初哥还不是轻而易举。

  朱由校只是笑笑,也不说话,客氏见他这副憨样也是一笑。

  “你忙活了一天了,快洗澡吧,等会给你送两个人过来。”客氏轻点了一下朱由校的额头,然后转身离开。

  朱由校望着她的背影,轻叹一声,这女人当初若不是生完孩子进宫,估计又是一个万贵妃。

  吃过了晚饭没多久,还真有两个女人来侍寝,这两人大概二十左右的年级,身材也都很好,长得自然不必说,万里挑一不敢说,千里挑一总是有的。

  朱由校这原本就是二十出头的年纪,前世因为车祸一直是个雏,现在皇宫之中,女人成群,一旦知道了滋味,自然是兴致盎然。

第6章:天子震怒
重生木匠皇帝全文阅读作者:陆军元晒加入书架

  早上起床两人服侍朱由校更衣,春兰突然在一旁说道:“皇上宠幸奴婢万分荣幸,只是还望皇上不要忘了旧人才是。”

  朱由校没有说话,只是看了她一眼。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春兰连忙跪倒在地不断磕头,她也觉得委屈,自己不过是一个宫女而已,恃宠而骄这种事情暂时不会发生在她身上。只是这话是奉圣夫人教她说的,她怎么敢不说。

  “起来吧,你说的对。”看着她这副模样,朱由校也知道她身不由己。

  她和另外一个宫女夏荷都是客氏的贴身宫女,客氏不识字,不过宫女的名字倒是有点意思:春兰、夏荷、秋菊、冬梅。

  “皇上昨夜降雪两分,雪至今未停。”陈德润在一旁说道。

  “下雪了,这样吧,你请后宫几位娘娘一起到御花园饮酒赏雪。”朱由校听说下雪,有些惊讶,这才不过是九月中旬竟然就下雪了?看来这小冰河时期不是胡说,下雪更没有事干了,想起刚才那个宫女说的话,便开口说道。

  “奴婢遵旨!”陈德润见皇上有雅兴,便急冲冲的离开了。

  皇帝要赏雪,宫里自然要准备,炭盆是必须的,各处伺候的人也得吩咐到。

  “宫中可有火锅?”朱由校向服侍他的三人问道。

  “回禀皇上,火锅有,可一般都是下人们用的。”孙婷在一帮说道。

  “让他们吩咐御膳房,准备火锅。”朱由校听说有,便直接吩咐了下去。

  小半个时辰之后,都准备好了,朱由校这才坐着轿子到了御花园。

  现在后宫除了皇后,还有6人,现在都在廊厅候着,见朱由校进来,在皇后的带领下跪下行礼。

  “臣妾参加皇上。”众人齐声说道。

  “都起来吧。”朱由校笑着说道。

  看着这些人,朱由校突然想起了自己以前好像还有一个妃子,叫成妃,便开口问道:“成妃现在何处?”

  “启奏皇上,去年李氏妄言被贬为宫女,现在西五所干活。”陈德润在一旁说道。

  “夫妻一场,罢了将她封为贵人,把她也叫来吧。”朱由校一想到以前的皇妃现在干粗活,心生不忍,自己占据了朱由校的身子,以后想必他的妻子也会占据,算是给他一些补偿吧。

  “是皇上,奴婢这就去请。”陈德润知道皇上念旧情,这种事情太正常了,便向外面走去。

  “这些日子朕病重,你们都在旁照顾十分辛苦,今天闲来无事,所以叫你们一起饮酒赏雪。”朱由校望着这些女人,淡淡的说了一句。

  “这都是臣妾应该做的,当不得辛苦。”张嫣在一旁说道。

  “朕当日昏睡,想到很多事情,自认为对人没有亏欠,唯独你们几个,若是嫁给普通人家,此刻想必是享受天伦之乐。若是朕当日真的醒不过来,你们又该如何?想到这里,朕觉得有些不甘心,使劲睁开了眼睛。”朱由校这话当然不是真心话,只是为了哄着几人高兴。

  “臣妾该死,皇上言重了,能嫁给皇上是我们前世修来的福分,心里没有丝毫怨言。”张嫣跪倒在地,郑重的的说道。

  “都起来吧,朕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朱由校见她这样,才知道有些话不能乱说。在普通人那里可是是调情的话,可是在后宫人人自危,就怕她们多想。

  几人起来之后,朱由校也不再说话,只是一边走一边看着外面雪景。此时御花园规模还不大,鹅毛般的雪从天上缓缓的落下。

  朱由校突然想起前世一部电视剧的一句话,人岂能如雪,来去无痕。他来到这个风云际会的时代,必然要做出一番事业,先定个小目标,把后金给灭了吧。想起某首富的一句话,朱由校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

  没过多久朱由校看到陈德润领着一个衣着单薄的女子走了过来,便站住了脚步往一直往他们那边看去。其他几人也停下脚步,看着走过来的两人。

  张嫣看到那个衣着单薄的女子,心中有些不满,皇上叫你来是念在往日情分,纵然有些委屈,也不能这样。她掌管后宫,但是很多事顾忌不到,再说有魏忠贤和客氏在,说的很多话没有用。即便如此,她也不想给皇帝留下一个无能的印象。

  “奴婢参见皇上。”陈德润和那人一起跪下,陈德润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朱由校脸色一变,走到那人面前,将她扶起来,见她身上冰冷,解下自己的大衣给她裹上。

  “奴婢该死,西五所的人曲解圣意,这才,这才……”陈德润不知道该如何说,干脆磕头。

  “荒唐,别说以前做过皇妃,纵然是普通宫女又怎么能这么对待。将管事的打断一条腿逐出宫去!”朱由校知道后宫争斗很是险恶,但是没想到这么大冷天居然只给人穿两件单衣,如果这李成妃被冻死,历史少不了要在他头上记上一笔。

  朱由校在床上躺了好几年,性格变得有些多愁善感,也没有什么脾气,是个老好人模样的人,浑然不似普通的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就是这样,看到这一幕还是忍不住生气。后宫里的太监和宫女太过于势力,谁得势、谁失宠,落井下石的手段一个比一个耍的好。说到低还是嫉妒和自卑心理在作怪,后宫的人也有些太多了,以后有机会放一些出去吧。

  “是,奴婢遵旨,奴婢这就去办!”陈德润见皇帝大怒,连忙叩了两个头,然后急匆匆的退了出去。

  “臣妾该死,没有照顾好妹妹,让她受委屈了。”皇后张嫣跪倒在了地上,说道。

  “带成妃去沐浴更衣,请御医好好看看。”朱由校吩咐道。

  “奴婢遵旨。”皇后身边的宫女应声。

  李成妃听到朱由校这话,突然抱紧了朱由校,哭了起来。

  “委屈你了,先去洗澡暖和暖和,再让御医瞧瞧。”朱由校哪里经过这种阵势,只得好言说道。

  不曾想此话一出,李成妃抱她抱得更紧了,哭声也更大了。

  “妹妹,今天大喜的日子,别哭了。”范慧妃在一帮劝道。

  “是啊,是啊,妹妹还是先去洗澡,调养好了身子,否则心疼的还是皇上。”其他人也跟着劝道。

  李成妃这才止住了哭声,和宫女一起去洗澡换衣服去了。

  “这样吧,成妃还是恢复原来的妃位吧,另外慧妃也不用圈禁了。”朱由校看到李成妃受了不少委屈,只是封为贵人有些不近人情,干脆还是封为妃子吧。

  李成妃成搞成这样就是范慧妃被圈禁,李成妃借着侍寝的时候为范慧妃求情,被客氏和魏忠贤得知,将她软禁起来想饿死她。

  她在宫里藏了一些食物,半个月都没被饿死,朱由校想起了她。客氏和魏忠贤说,成妃心中有怨恨,每日咒骂,被一怒之下的朱由校贬为了宫女。

  今天陈德润去请她,她正穿着单衣在那里干活。陈德润让她换衣服,她说什么都不肯换,就这样来见朱由校,路上还想着质问皇帝为什么不直接打死自己非要这么折磨她。她究竟犯了什么错,她一直活着也是想为自己讨个公道。没想到一见面朱由校对她如此关心,又听到陈德润这么说,想想自己受的委屈这才痛哭。

  “皇后起来吧,朕不怪你。”朱由校将皇后扶了起来,他知道魏忠贤和客氏把持后宫,张嫣难有作为。

  “这些年朕对不起你们,让你们受委屈了。日后再有人刁难,你们派人来和朕说,决不轻饶了他们。”朱由校想起历史上朱由校有几个孩子,不过夭折的夭折,流产的流产,这里面应该都有客氏和魏忠贤的影子。这两个人得快些除掉,祸害太大了。

  几人听到朱由校这话心中多年的苦闷仿佛是得到了释放,有两人甚至哭了起来。

  “今天是个好日子,哭哭滴滴的成何体统。”张嫣心中也觉得委屈,可是这个时候哭太不成样子,便轻声训斥道。

  如此一来赏雪也没有了心情,便到二楼准备吃饭。没过多久李成妃重新回来,换上了嫔妃的衣服,脸色也好了许多。

  “皇上陈御医已经为成妃娘娘看过了,说身子并无大碍,修养几日便好了。”皇后身边的那个宫女回来禀报。

  “没事就好,今天朕命人准备了火锅,冬天天冷,吃些火锅喝点酒暖暖身子。也不知道他们火锅做的味道如何。”朱由校听说李成妃没事,心里也算是放下了一块石头,然后笑着说道。

  御膳房准备火锅是按照八个人准备的,四张桌子,每张桌子放两个火锅。可是如今多了一个成妃,这桌子和火锅就都不够用了。

  朱由校发现了这个情况,便向李成妃说道:“成妃坐这里吧,朕和皇后吃一锅。”

  “臣妾不敢,此举不和规矩。”李成妃虽然倔强,可是也是懂规矩的。

  “今天就不讲究那么多规矩了,你们都是朕的妻子,无妨。”朱由校摆了摆手,规矩太多太烦人了。

  “那臣妾就僭越了。”李成妃见皇帝都这么说了,便蹲下做了一福,然后坐到了皇帝身边。

  火锅基本都烧开了,旁边有伺候的宫女过来将准备好的青菜,和切好的肉片,以及酱料端了上来。

  一边吃着火锅,朱由校一边问众人一些趣事,渐渐的话题打开,气氛才算好了一些。

  “看来我是真的老了,对皇上没有吸引力了。”客氏听人回报说皇上召集后宫娘娘们一起饮酒赏雪,客氏忍不住想到,以前后宫不管什么活动,她都不会缺席,今天皇上居然没想到自己。

  明明是个念旧情的人怎么就把我忘了呢?

  天子一怒,后果很严重,当天西五所管事被打断了腿,扔出了宫门。下午魏忠贤知道了这件事情将敬事房总管杖责二十,罚俸一年。他还吩咐宫里人对贵人要恭恭敬敬,不管是得势,还是失势,毕竟是贵人。

  做完这些,他还跑到皇帝身边请罪,自己罚了自己两年的俸禄。魏忠贤就是这么会做事,朱由校想借题发挥都找不到由头。

  大家都以为经过此事皇帝必然会宠爱各位娘娘,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大家有些惊讶,皇帝还是没有去几位娘娘的宫中。

12345678910下一页
扫码
作者陆军元晒所写的《重生木匠皇帝》为转载作品,重生木匠皇帝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重生木匠皇帝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重生木匠皇帝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重生木匠皇帝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重生木匠皇帝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重生木匠皇帝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