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星宿演义最新章节 > 星宿演义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星宿演义 连载中
分享星宿演义

星宿演义全文阅读

星宿演义作者:无穷大燚

星宿演义简介: https://www.uukanshu.com
-------------------------------------

星宿演义最新章节一十二 局中局二
二 何谓星者
星宿演义全文阅读作者:无穷大燚加入书架

第1卷 002 何谓星者
字数:2193更新时间:2015-08-07 21:58:00
  上古明朝开国时期,太祖洪武帝传位孙儿朱允炆,却因此引起燕王朱棣不满,挥举反旗。

  建文帝朱允炆不敌展露獠牙的叔叔朱棣,皇权岌岌可危。

  就在此时,神魔降星,昭告世人,星宿之力将成为天地主宰,建文帝瞄准机会最先接受星宿之力,力挽狂澜,扭转乾坤,灭叛贼朱棣于掌下,恢复大明江山。

  至此之后,大明江山由朱允炆嫡系代代传承,而星宿之力也伴随着建文帝创造的逆转神话,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扩散五湖四海,尊皇无极开启上古第一阶段的星宿文明。

  因此,世人将诸天神魔降星的这一年,称为星启元年,标志着星宿文明的开篇。

  然而,第一阶段的星宿文明止于明朝立国的千年之后。

  生活在当今这片天地的人们,将历史分为上古、中古、近古等几个段落……,而上古时期的结束标志,就是明朝立国千年之后,之后便是中古时期,却是当今依旧遵行的星宇厉的开篇初年。

  星宇历1年!

  星宇历90096年!

  虽然已沿用九万年之久,但依照当初天神给予的启示“恒星亿宿,永劫不灭”这八字来看,别说九万年,就是九百万、九千万,对于星宇历来说,也不过是无限岁月中微不足道的一小截。

  然而在历史的上古与中古之间,存在一个明显的时间断层。

  明朝立国千年之后,到星宇历1年之间,存在着一段混沌不明,甚至就连具体年月都各执一词的空白岁月。

  有人主张这个时间断层的长度有三千年,但也有人主张是九千年,甚至是一万六千年、三万年。

  虽然主张各异,但有一点却是殊途同归,那就是上古与中古之间确实存在一个时间断层,而且这个断层至少有千年之久。

  “其实,单以神秘玄奥的程度来说,星宇历之前,那段上古与中古之间的时间断层,与四年前我那场莫名失败的开脉仪式相较,倒也算是半斤八两,难分轩轾。”

  少年此言一出,王易烊略显惊疑的目光落在他那道璨阳下的孤寂背影上。

  王易烊眼中的惊疑不止因为少年将自身经历与上古谜团相提并论的厚脸皮,更源于他再度谈及四年前那场开脉仪式的毫不介怀。

  以王易烊对谷星燚的了解,之前少年数度谈及此事时,面上那股强装的不在意,于他来说简直犹如日正当空一样显眼。

  然而最近少年数度谈及此事,言语中那番仿佛是在谈论他人之事的云淡风轻,却令对他知根知底的王易烊都看不出破绽。

  莫非这小子真的突然间相通了!?

  王易烊不得不强迫自己接受这个事实。

  “小子,剖心掏肺,四年前那场仪式,你难道真的认为责任在你本身?”如果是之前的王易烊,一定不会问出这个可能触及少年心中伤口的问题,不过少年近日的改变,却让他有了一问的勇气。

  “通星宿之力方可成星者,星者之上更有士、将、爵、尊、王五阶,合星者共六阶,每一阶都要经历常人难以想象的磨难险阻,如果在星者这条路上遇到的任何问题都想办法归咎旁人,如此一味地为自己开脱,又如何攀越极峰呢?”少年回答的语气淡然,而且字字句句间透露一股无法撼动的坚毅。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四年前那场意外让他失去了曾经天才的光环,但之后四年的冷嘲热讽,百般白眼,却也为他煅造出一颗深沉坚毅,勇于直面一切困境的强大内心。

  身为谷星燚的好友,王易烊在这四年中亲眼目睹少年为重启星灵而付出的各种努力,废寝忘食早已不足形容,根本就是丧心病狂。

  正因如此,王易烊才自信能感同身受地体会那一次次失败带给少年的痛苦。

  暮然,少年转头望着王易烊,续道:“即便抛开勇于面对这层因素,我主观上也希望当日失败的原因在我本人……”顿了顿,并不算太过纤瘦的手做了个结实有力的握拳动作。

  “……源头在自己身上的问题,是最容易找到解决方案的。”语气无比坚定。

  ——这段时间,这小子果真不同了!

  王易烊再次确认自己的判断,他渡前一步,忽地仰头望着顶上这片无尽苍天。

  “自正式星者后,士、将、爵、尊、王……小子,你说若是修练成为星王,在这片天空中会是什么位置?”王易烊面露神往。

  “当然是和满天神佛一样,令世间亿万平凡大众仰望的位置。”谷星燚同样面露神往。

  上古降星之后,星宿之力便如众神所预言的,成为主宰天地间最强的力量。

  而在结束那不知经历了多久的空白时间断层后,于星宇历1年开始,世人将能运用星宿之力的人冠以“星者”之名,更为星者订立了六级分界。

  并非世间所有人都能成为星者,星者与普通人之间存在一道无可逾越的分水岭……星灵!

  依照上古神魔流传下的信息,世间每一个人都拥有星灵,不过拥有归拥有,想要成为掌控星宿之力的星者,其星灵必须处于觉醒状态。

  世间绝大多数人的星灵,出生后都是沉睡的,必须借由修练来唤醒激活。

  不过大部分的人,即便付出努力,最终也无法唤醒自己的星灵,这些人自然与星者无缘。

  “绝大多数人”指的自然是剩下的有缘的那部分。

  既然有绝大多数,便会存在相对的绝少数,虽然数量稀少,但茫茫人海确实存在这样一批人,他们的星灵一出生就处于觉醒状态,对于这样的人,世人往往冠以“天才”“神童”的美誉。

  原本的谷星燚就是“天才”“神童”中的一份子,他的星灵一出生就是觉醒状态。

  在他所生活的百焰城中,二十年来天生星灵觉醒的仅他一人。

  天生星灵觉醒,如果不出意外,那此人星者之路注定一片坦途。

  不过天生觉醒星灵的天才少之又少,如果这是成为星者的必要条件,那如今这片天地便不会存在如此璀璨地星宿文明了。

  世上绝大多数的星者都不是先天星灵觉醒,他们是通过修练在后天唤醒自己的星灵的。

  而这些人与普通人的区别在于,一个唤醒成功了,而另一个却失败,或者根本连尝试的机会都没有。

  星灵的唤醒是讲究年龄段的,年纪越小,唤醒星灵的机会就越大,一旦年过二十星灵依旧不显,那基本上就意味着终生无望。
三 星脉~9宫飞星
星宿演义全文阅读作者:无穷大燚加入书架

第1卷 003 星脉~九宫飞星
字数:2123更新时间:2015-08-08 18:18:00
  唤醒星灵不是一件信手拈来的简单事,星灵的唤醒仪式除了必须由星者主持外,一般每次的仪式都会消耗一些珍贵的灵属材料,即便是谷星燚所在的燊国这样的大国,也不可能做到为国内的每个人分配足以消耗一次的灵属材料。

  因此有资格进行唤醒仪式的,唯有那些显露出才能的幸运儿。

  虽然每一人都拥有星灵,但每个星灵呈现的状态是不同的,有些星灵虽然不处于觉醒状态,但其灵能波动却显现的很活跃,呈现的灵能波动越活跃,说明这个星灵离觉醒就越接近。

  这样的星灵自然优先享有唤醒仪式的权利。

  这种活跃并非听天由命,活跃性是能通过修练来增强的,越高明的办法,活跃性就增强的越厉害。

  然而,星灵的唤醒仪式存在一定风险,虽然致命概率不高,而且世间存在很多规避风险的方法与措施,不过总的来说,牺牲者的出现总是难免。

  星灵的觉醒在星者的道路上不过最初级的第一步,无论是先天觉醒,还是后天努力,即便踏出了这一步,离正式星者还是有一段很大的距离。

  这段距离,就是……开星脉!

  自上古降星之后,世间便充斥着一股浩瀚无极的能量,诸天神魔将此称之为星能,这股能量比人赖以生存的空气都浩瀚滂湃,无穷无尽,充盈天地间每一个角落。

  然而,作为可借调天地星宿之力的星者,他们所使用的力量却非随处可见的星能,而是更为凝实精炼的……星力!

  星力是一种将天地间无限星能吸收化纳,精炼煅造后的能量,它相较于星能,存在着本质上的区别。

  星者吸纳星能,炼化成星力,再借星力为引,策动天地间浩瀚无穷的星能,如此才可令星者超脱凡人之身,开碑裂石,移山填海,做出种种不可思议,神话般的举动。

  而想要将星能炼化成星力,就必须拥有特殊的脉络组织……星脉。

  星灵觉醒者,进而贯通初级星脉,可做到将吸收的星能炼化为星力,如此才有资格被尊称一声“星者”。

  星灵与星脉,两者就好比是魂魄与肉身,缺一不可。

  星脉的贯通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当星灵觉醒后,借星灵之力引天地间的星能入体,使之在体内沉淀,与五脏六腑、四肢百骸气血交融,让身体一步步适应星能这股特殊的元气。

  当这种适应积累到一定程度,便可进行开脉仪式,水到渠成,一举贯通。

  相较于星灵觉醒,开启星脉要安全可靠的多,绝少出现问题。

  对,绝少出现问题……,除非老天看你不顺眼!

  然而,在世人眼中怎么看都比较顺眼的谷星燚,在四年前进行开脉仪式时,却不知为何被老天看不顺眼了。

  先天觉醒星灵,之后又在吸纳星能方面展现出非凡潜质,虽然非出生顶级家族,却依旧被看做百焰城二十年来第一天才的谷星燚,在进行本无悬念的开脉仪式时,竟然爆出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结果。

  不但仪式失败,天才少年更因为仪式中造成的莫名伤害,先天觉醒的星灵恢复到沉睡状态,体内储存的大量星能散尽,沦为普通人。

  天才自神坛跌落,这四年是如何过来的,旁人即便看在眼里,也无法切身感受。

  想到这里少年忽然呵呵一笑,见他笑的突兀,身边的王易烊不解问道:“怎么,又想到什么好笑的么……”顿了顿,随即好似警觉到什么,面色一变。“……不会又是‘猪友’什么的,拿我这个对你不离不弃,忠肝义胆的换帖兄弟寻找心理平衡吧?”

  少年笑的更爽朗了,这种笑容在谷星燚身上可不多见。

  “‘猪友’有什么不好,猪朋狗友,猪朋狗友,身为你的朋友,既然封你为‘猪友’,那我自然就是‘狗朋’喽。”

  王易烊面露苦笑:“哇,原来其中竟然藏着这份同甘共苦的良苦用心,敬谢不敏。”

  “谢我收着,敬就免了……想知道我刚才为何发笑么?”少年突然话锋一转。

  “当然。”

  “我发笑是因为突然想到,若非四年前那场失败,我或许依旧沉浸在身边所有人皆会‘不离不弃’的美梦中。”

  王易烊也笑了,患难见真情,逆境是人生的酷寒严冬,却也是获得真心朋友的阳春三月。

  “谷大才子终于良心发现了,哈,你不用太过感动,谁让我是四绿你是九紫呢,木生火,天道使然。”

  四绿、九紫……

  九宫飞星,在上古降星的星启元年之前,这只是一项风水堪舆的技术。

  然而天降星运,却赋予九宫飞星另一层截然不同的意义。

  星宿之力入住人间,天下万物莫不受星宿影响,星宿之力囊括世间万千生灵,配合无极大道之力,以星宿特有的规律将万千生灵分门别类。

  而这个规律,就是九宫飞星。

  九宫飞星,由一到九,这九大星主组成,它就如同十二生肖地支一样,十二生肖是每十二年流转一轮,而九宫飞星则是每九年流转一轮。

  就似生肖在十二中的哪一年出身,就属这个生肖一般,在九星轮替中的哪一年出身,这颗星就有最大机会成为你的本源星命。

  九宫飞星每一颗星主以颜色区分,分别是一白太乙星,二黑摄提星,三碧轩辕星,四绿招摇星,五黄天符星,六白青龙星,七赤咸池星,八白太阴星,九紫天乙星。

  九星最平常的是以颜色而分,同时它们又各自拥有对应的金木水火土五行属性,一白为水,二黑为土,三碧与四绿都为木,五黄又为土,六白为金,七赤也为金,八白又为土,九紫为火。

  因此在九宫飞星中,以色彩来分,一、六、八三者重复为白,其余六个都有各自色彩,若是以五行来分,二、五、八为土,三、四为木,六、七为金,剩下一和九,一水一火。

  九宫飞星直接关系到每个人的星灵,星灵所呈现的五行属性,基本都是根据九宫飞星的星主而生。

  而五行之间存在相生相克的道理,就以谷星燚与王易烊两人来说,王易烊是四绿木行星命,而谷星燚是九紫火行星命,五行中木生火,因此王易烊才会有那句“天道使然”。
四 武者术者~星诀
星宿演义全文阅读作者:无穷大燚加入书架

第1卷 004 武者术者~星诀
字数:2130更新时间:2015-08-08 21:58:00
  事实上,九宫飞星的基础是设置一个3乘3的九宫格,中间那一格中宫是这一年星主所在的位置,其余八格都是从位,九星每年轮替,交换入住中宫,而入主中宫的这颗星便是当年的星主,也是在这一年中出生的人,最有可能拥有的星灵命元属性。

  不错,最有可能拥有,而非……绝对!

  并非每个人都会被赋予与当年星主完全相合的星命,九紫天乙星年出身,却显现三碧轩辕星命的人并不少见,八白太阴星年出身,却拥有五黄天符星命的,单单百焰城就能找到数十个。

  因此,单看这个人的出生年月,只能判断出他最有可能是哪种星命,而非绝对确定。

  事实上,当今天下星命与当年星主相符,亦或不符,两者之间的比例大约是六比四,有相当的一部分不遵循常规。

  当然,这种非常规也非那些人所能控制。

  即便星命与出生当年的星主不符,对星者的实力也没什么影响,它只代表这位星者所拥有的某种状态。

  单以现今星宇历90096年的常规来说,要测出这个人的星命属于九星中的哪一种非常简单,具体做法就是将此人的出生年份的最后两位,以100来减,然后除以9,除下的余数就是常规情况下的星命,若是没有余数,那说明正好是九的倍数,便是九紫星命。

  就以谷星燚与王易烊来说,他们两人都是常规星命,王易烊是星宇历90078年出生,取他年份最后两位就是78,以100减去78得22,再亿22除以9余4,因此王易烊的星命便是四绿木命,招摇星。

  而谷星燚,他是星宇历90082年出生,取最后两位82,以100减82得18,再除以9正好除尽,因此他星命就是九紫天乙星。

  事实上,究竟是常规星命还是非常规,只有当星灵觉醒后才能真正确认。

  九宫飞星与五行一样,是存于天地间的一种至高法则,而非现实夜空中能找到的哪一颗星星。

  星灵、星命两者关系到一个星者一生的成就,这两者一体二面,相辅相成,因此在世人眼中,两者往往是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

  谷星燚忽然折下地上的一根尺长的青草,两手食指抵住青草的两端,感受着弱不禁风的草枝在他两指尖弯拱,却又意外顽强地不曾折断。

  “对了,王大少,你应该快要进行开脉仪式了吧,你们家老头给你做过测评没有,你将来适合走哪条路?”

  王易烊的天赋不如谷星燚,他的星灵一出生并未觉醒,而是在他十二岁那年才通过仪式唤醒的,唤醒星灵后,他经过了七年的星能沉淀,终于在最近达到了开通星脉的标准。

  “据说老头子已经替我安排了仪式,虽然他还没透露给我,不过估计就在近期了……”顿了顿,王易烊眉头微皱,续道:“……至于将来走哪条路么,你也知道,以我的性格当然最好是当一名术者,不过我的元神强度,唉~~~”

  谷星燚明白王易烊这一叹何来,王家虽然是百焰城中拥有相当地位的星者家族,但这一族人骨子里都是商人多过星者,自王大少那位爷爷起,王家人就展现出超凡的经商天赋,到了王大少这一代,王家若论财富已可说是冠绝百焰城。

  然而一旦成为星者,便意味着你的面前出现两条康庄大道,……以及一条奇险陡峭的绝峰小径。

  武者、术者,这是星者体系中存在的两大分支。

  武者天人合一,持拳抡腿,挥剑展刀,于寸丝毫厘间杀敌取胜。

  术者感天引星,施法斗灵,五行八卦,策天地无极星能乱乾坤。

  武者术者各有精专,总体来说难以区别强弱,一般来说,身体潜能强者更适合成为武者,而元神魂魄强悍者则适合成为术者。

  然而在术者武者这两条都堪称安全的修练途径外,星者的修练体系中尚存在第三条相对来说危险的多的路线,也即是两条康庄大道间的,奇险陡峭的绝峰小径。

  术武同修!

  走这条路线的人,不但要兼具强大的身体潜能与强悍元神魂魄,更要做好时时迎接修练过程中两大路线互扰所引发的各种危机的准备。

  当然,风险与回报是成正比的,术武同修者的力量绝非武修与术法一加一这么简单,古往今来那些留名于历史上的绝代强者,其中大部分都是术武同修。

  就以谷星燚所在的大燊国为例,燊国的开国太祖就是名传千古的术武同修星王级绝世高手。

  然而以王易烊的心性,术武同修这条险径他是万万不敢走的,剩下的武者与术者中,他其实更偏向于战斗时能拉开一定距离的术者,只不过以他元神魂魄的强度,想要成为术者实在有难度。

  “王大少,以你家老头子的精明,应该早就看穿你想成为术者的心愿了吧?虽然你先天的元神魂魄不行,不过只要你家老头子肯花重金为你搜罗对于提升元神有显著功效的星诀,你应该还是有希望的。”

  谷星燚最近的心情确实好了很多,方才还满口你是猪友我是狗朋的他,此刻却开始安慰起比他大四岁,有些心慌的王大少来。

  如果说星灵、星命对于一个星者来说是无法主观控制的先天因素,那用以修练提升星力的星诀,便是对星者来说至关紧要的后天因素。

  星诀相当于上古时期那些修练者的功法,目前这个世界将星诀分成六等,自最低的灵章起,秘典、妙法,玄藏,绝艺,乃至最高阶的神功,而每一层又分为上中下三品,因此当世对于星诀的分层共有十八道品级。

  这是从品级上的纵向划分,如果从横向的功效上,也就是星者中武者、术者两条平行路线来分,则可分为单纯积累星力的元诀,借星力进一步施展武技的武诀,以及用来使用术法的术诀。

  “哇!谷大才子,你的口气倒是轻松,你以为我们王家有着怎样的财力,整个百焰城十年税金收入?还是我们大燊帝国的国库?灵章、秘典、妙法、玄藏、绝艺、神功这六层等级,即便我老头肯倾家荡产,也不可能换来秘典之上的星诀供我提升元神魂魄。”

作者感言:
无穷大燚:

又科普了,九宫飞星是现实中确实存在的一种命理学问,九星的确能对应不同年份出生的人,就和十二生肖一样,而计算各自九星属相的方法,便是那种以100减去年份后两位,再除以9的方法,如果有兴趣的话,诸位可以试着算算自己的九星属相,看看平日生活中该怎么结交有助益的五行。   除此之外,我们人的食指、中指、无名指合并,恰巧是个有些走样的九宫格,大家平日看剧时,或许见过仙侠剧中,天仙大神们掐指一算的镜头,事实上,真正古代的掐指一算,就是借拇指以九宫格为基础点算记录,依照九宫的方位变化推演吉凶。
五 生辰快乐
星宿演义全文阅读作者:无穷大燚加入书架

第1卷 005 生辰快乐
字数:2116更新时间:2015-08-09 18:18:00
  “……灵章、秘典、妙法、玄藏、绝艺、神功这六层等级,即便我老头肯倾家荡产,也不可能换来秘典之上的星诀供我提升元神魂魄。”

  王易烊这一字一句皆是肺腑之言,在星灵星命这等先天因素只能听天由命的情况下,作为后天至关紧要因素的星诀,无疑成了世人唯一能掌控把握一项关键。

  虽然世间星诀万千,但真正高深的功法,往往紧握在那些豪门大户,以及王侯贵胄手中,在底层民众中广为流传的功法,基本都是六层中最下层的灵章等级,而且多数都是中下品,偶尔出一本上品灵章,即刻便会引发各方势力争相竞逐。

  以王易烊家的财力,一步上品灵章到还承受的起,事实上以他家的财力,如果他老爸愿意忍痛放血的话,最多能为他弄来一、二部第二层秘典上品的星诀,这已经是王家的极限了。

  古往今来,金钱确实是万能的,但问题是谁都不可能拥有无限的金钱做后盾。

  假设王家能拿出一笔堪比百焰城十年税赋的重金,甚至是一比相当与燊国国库的巨额财富,别说是第二层的灵章,就算是第四层玄藏,甚至第五层绝艺都有可能弄到。

  但是王家拿得出这么多钱么?

  当然不可能!

  第二层秘典的上品已经是王家的极限。

  然而以一个元神魂魄不足的人来说,仅仅第二层秘典上品等级的功法,还不足以弥补这方面的缺陷。

  作为曾经的天才,谷星燚自然明白这点,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身边这位“猪友”。

  “行了,谷大才子,别费脑力想着怎么安慰我这颗受伤的心了,大不了老老实实当个武者,我们燊国怎么说都天下数一数二的大国,我看最近二三十年里,也不会有哪个不开眼来惹我们的虎须。”

  星者既然掌握着移山填海的星宿之力,相对来说自然要承担非同常人的责任,燊国的星者人人有服兵役的义务。

  在和平时期,兵役的内容无非是操练演示。

  然而一旦国家进入战争状态,服役的星者便要上战场迎敌。

  在战场上,能拉开一定距离以术法战斗的术者,自然比近身互博的武者存活率更高。

  这也是王易烊欲成为术者的原因之一,王大少对于在战场上打打杀杀完全提不起兴趣,如果可能的话,他甚至原意以捐献一年商业收入的五成为代价,免除兵役。

  只可惜,燊国的法律明文规定,普通人确实能以高昂的免役税摘除兵役,但这条法律却不适用与星者。

  谷星燚思索王易烊的话,他认可王大少话中那句“燊国是天下数一数二大国”的言论,不过对于“无人敢惹虎须”他却不敢苟同。

  燊国的地理位置处于上古时期的汉唐地界,地大物博,丰饶富裕,周边虎视眈眈者比比皆是。

  就单说燊国北方的契胄,自燊国太祖立国后与燊国大小战争无数,几乎每隔数十年就有一场血拼。

  虽然这千年来燊国一直屹立不倒,然而洒在两国边界上的星者之血,却已夸张到足以汇成一河的地步。

  处于如此情势下的燊国,虽然国力强盛,但别说虎须,就是龙须敢触摸者也是大有人在。

  谷星燚看透了这点,但却无意在王易烊面前点破,或许王易烊本身也看透了这点,只是为自己编织一副美好梦境借以自欺罢了。

  少年抬头看了一眼天色,不知不觉间夕阳西坠落,漫天云霞染上一层黄昏色彩。

  “时候不早了,该回去了……”说道这儿顿了顿,少年忽然向王易烊摊出一只手。“……拿来吧。”

  王易烊面露疑惑:“拿什么?”

  “行了,就你那演技还是早早放弃吧。”

  王易烊面上的疑惑转为苦笑,随即自怀中掏出一件锦布包裹的东西。

  谷星燚目光落在其上:“要不要我把这布包的内里乾坤推断出来?”

  “别,谷大才子高抬贵手,给我留点成就感。”王易烊气急败坏的喝阻,他手忙脚乱地打开包裹,现出内中一支相貌奇特,遍体赤红,彷如人形的何首乌。

  “穹顶血首乌,体质炎属,生长于终年喷发不绝的火山口,上五百年可得人形,在我们燊国灵花玄草榜中名列黄部。”

  灵花玄草榜,纵以天地玄黄,日月盈辰八品分级,横以寒暑秋春分类。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寒来暑往,秋收冬藏。

  据说灵花玄草榜的创者非常喜欢上古时期的一篇千字文,因此以千字文最初的二十四字为他所创立的灵花玄草榜,分化等级与类别。

  天地玄黄,日月盈辰。

  黄部是灵花玄草榜中第四级,穹顶血首乌能被列入榜上黄部,其价值可见一斑。

  谷星燚未立刻接过这株异样首乌,视线在血首乌上停了一会儿,随即落到王易烊面上。

  “最重要的一点你还没说,传说血首乌对唤醒星灵有奇效。”少年的语气忽然变的凝重严肃,眼中更透出一股仿佛含着千言万语的光芒。

  “老朋友了,送东西当然要选实用的……”王易烊有些不好意思,他将血首乌塞到少年手里。

  “天才小子,生辰快乐。”

  入手的血首乌上依然留着些许温度,这一刻,少年有千言万语拥上喉咙,以他的口才,绝对能将这千言万语在数息间组织成一篇沛然流畅,感慨万千的悦耳答谢辞,然而当少年双唇开启时,所吐出的唯有两个字。

  “谢了。”

  半个时辰后,谷星燚自郊外返城的身影步入百焰城关。

  “就是他吧?”

  “对就是他。”

  “可惜啊,生的倒是俊俏勾人。”

  “俊俏有什么用,废物一个。”

  “若他肯和姑奶奶我比翼双飞,就算废物姑奶奶也认了。”

  “呸,你这骚蹄子,你还双飞呢,都快九飞、十飞了吧?”

  “那又怎样,以姑奶奶的才貌,肯接受一个废物,就算面首成群也还是便宜他了。”

  入城大道两旁的污言秽语入耳,少年嘴角却依旧挂着淡淡笑容。

  他已非四年前那个孩子了,如今面对这些毒言污语的伤害,他已能做到令施毒者在自己身上一丝得逞的感足感都收获不了。

  恶言毒语,以毒攻毒,养颜排秽,大益身心健康。
六 家宴
星宿演义全文阅读作者:无穷大燚加入书架

第1卷 006 家宴
字数:2152更新时间:2015-08-09 21:58:00
  “是他吧,谷馆主家的那个?”

  “不错,就是他。”

  “可惜啊,你不知道他当年在我们百焰城有多威风,想不到会落到今天这种地步。”

  “谁说不是呢,从来没听说出过事的开脉仪式,竟然会发生意外,说不定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恶事,惹的神灵降罪。”

  “你别胡说,谷馆主可是我们百焰城里一等一的好人,谷夫人更是一位活菩萨,他们几乎每月都赠医施药,救活了我们城中不少人呐。”

  “那又怎么样,老子英雄儿混蛋的例子还少么,这小子从小顶着天才的名号,六、七岁的小屁孩每天耀武扬威的在城里晃悠,说不定早就学了那些纨绔子弟的一身劣气,背地里干足了伤天害理的恶事。”

  ……

  大道两边各种闲言碎语化风飘来,令本温和怡人地夕阳晚风夹带着一股腐臭之气。

  六七岁的小屁孩耀武扬威在城里晃悠……

  少年回忆自己六七岁时,那时刚度过牙牙学语时段的自己,身高只到如今的腰部,说话奶声奶气,每次上街都跟在老爸老妈身边,嘴里不时塞着他们从街上各大零食铺搜刮来的油脂肥膏。

  谷星燚认可那句“小屁孩”,但同时他也想问问出口“小屁孩”的那位,是怎么在一个身高不及他一半的六岁小屁孩身上看出“耀武扬威”来的。

  然而,他毕竟不是四年前那初堕泥沼的天之骄子,他没有理会这些流言蜚语,就连面上那抹淡淡笑容都不曾变化,依旧迈着步子踏向百焰城的中心区域,甚至是他迈出的每一步间距,都平静的不起任何变化。

  ……

  真的没任何变化么?

  呼吸依旧,微笑依旧,步法间距依旧……但是,两度落足间的时间间隔却不自觉拉长,少年的步速慢了下来。

  人非草木,终究无法做到绝对充耳不闻,饱经流言蜚语的四年并不意味着不会再痛,千言万语的诋毁与嘲讽,更不代表自尊心以麻木到百毒不侵。

  痛依旧,伤更见骨,只是藏的更深,藏的更好罢了。

  不知不觉间,耳边流言蜚语淡去,少年来到一处高门大户的武馆,因为父母的关系,居处的邻里不太好意思当着少年的面闲言碎语,到不是说他们完全不议论,只不过一般会避开父母和少年的面。

  少年步子不停地绕过武馆正门,来到侧面入口。

  四年来,他已渐渐习惯从侧门进出,这样的话他就没什么机会接触到馆内的弟子,相对那些弟子也少了瞻仰曾经天才如今废材的机会。

  敲开侧门,同时少年面上惆怅之色收敛,换上一副淡然自信的笑容。

  很久之前他就已经领悟到,不将自身的低落与惆怅带入这个家,是失去星灵后的他为数不多能为家里做的事。

  “少爷,您回来了。”叩门不过数息,年过花甲的老管家瑞伯静悄悄的将侧门打开,一脸和蔼笑容地将少年迎了进来。

  瑞伯必定早就等在门后,因此才能做到如此短的时间内为少年开门。

  “劳烦瑞伯了。”

  “哪里,老朽腿脚利索着呢。”瑞伯刻意呼吸微喘,仿佛他是在远处听到叩门声,疾步跑来开门的。

  如此偷换概念,其目的仅仅是为了证明,自己并未因为谷星燚的关系,在侧门内侯了许久。

  这样一番回答,可令少年免生自责。

  少年明白自己欠眼前这个老管家很多,事实上不止老管家,自从四年前的那天开始,这个家里的每个人他都欠了。

  少年目光不经意的扫过侧门后的高墙雕栏。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上古南唐李后主的这首《虞美人》不知不觉间浮上心头。

  这四年少年星者道路上不进反退,然而在诗词歌赋上却一飞冲天,四年的时间他阅读了许多上古佳作,更将部分铭记于心,这首《虞美人》就是其中之一。

  下一瞬,少年忽地惊觉。

  ——不行,不行,今天是我的生辰,绝不能露出这种表情,更何况……

  “瑞伯,爹娘呢?”少年收敛自己眼中的那抹惆怅,微笑着问道。

  “老爷夫人正在内厅等着少爷呢,夫人下午就埋身厨房,还把厨房原本的厨子都遣走,足足在里头忙活了几个时辰。”老者一脸敦睦憨笑。

  少年心底涌出一道暖流,母亲身为百焰城赫赫有名的天罡武馆的馆主夫人,同时更是方圆百里内驰名的杏林妙手,无论是身份地位,精湛医术,还是嫁为人妇后赠医施药的慈悲善行,都令他的母亲时刻沐浴在四面八方投来的敬仰目光中。

  这样的母亲,平日里别说下厨了,就是扫帚都没机会碰一下,但每逢丈夫或儿子的生辰,她便坚持亲自下厨,为心爱之人准备膳食,十数年来风雨不改。

  事实上,母亲虽然有一双回春妙手,但却非是可炊美味佳肴的巧妇,母亲的厨艺一般,有些菜做的远远不如家里的厨子。

  然而无论谷星燚还是其父,无不以吃到母亲亲手做的菜为至高幸福。

  “几个时辰?呵呵,娘这次没把厨房点着吧?”谷星燚笑盈盈地问道,且问且回忆。

  上一次父亲生日时,馆长夫人也坚持亲自下厨,但最终结果却是将整个厨房连同准备的数十斤食材付诸一炬。

  “少爷,吃一堑长一智,像夫人这等蕙质兰心,自然不可能重蹈覆辙。”老管家敦睦慈祥的面上流露几分责备,但眼角却也泛出笑意。

  “咦?瑞伯,你的笑有问题哦……我明白了,是不是老爹也担心惨事会再上演,所以提前让你们做下准备是吧?”

  “咳咳,天干物燥,本就该小心火烛,老爷身为一家之主,未雨绸缪提前命我们做些应急的准备也在情理之中。”瑞伯的面色明显有些尬尴。

  这位忠心耿耿的老仆无疑是想为自己老爷辩驳几句。

  目睹老者面上的尬尴,谷星燚方才一路上经历的污言秽语忽然一扫而空,无需装模作样,少年心情顷刻间真正转好。

  “瑞伯,老爹吩咐做下的应急准备,该不会恰好安排在厨房附近吧?”

  瑞伯唯有回以一丝苦笑,这一刻,忠心耿耿如他,也不免对自家少爷的敏锐洞察生出几分……抱怨。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无穷大燚所写的《星宿演义》为转载作品,星宿演义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星宿演义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星宿演义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星宿演义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星宿演义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星宿演义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