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星宿演义最新章节 > 星宿演义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四十七 变色的故人二
星宿演义全文阅读作者:无穷大燚加入书架
???    南焰谷家与北焰乔家多年对峙,然而作为两家当代的第一高手,谷正阳与乔震的关系却并未如两家的根本立场般水火不容。

    当然,因为家族的原因,最初两人之间关系也不可能很好,只不过相较于两大家族愈演愈烈,近乎不共戴天的态势,他们两人表现的要冷静理智的多。

    事实上,这两人无论在武道成就,还是人生历程上都有极大的相似之处,他们同为各自家族的第一高手,两人的个性同样耿直守旧。

    不仅如此,他们还同样拥有一个堪称百焰城第一的孩子。

    百焰城第一天才少年,谷星燚!

    百焰城第一天才少女,乔夕梦!

    相比起谷星燚天生觉醒星灵,乔夕梦表现出的资质虽然差些,然而这份差距却极其有限,她在三岁时便意外觉醒星灵,从此之后一路高歌猛进,战绩之辉煌,相较于星灵沉寂前的谷星燚也是不遑多让。

    原本,即便各自都拥有第一天才的名号,两小之间也不该有所交集,然而巧合的是,这两个天才孩童除了星灵方面的天赋,还拥有一项共同的兴趣爱好……音律。

    多年前,百焰城来了一位名不见经传的琴师,此人虽然名不见经传,但一身音律造诣却令人叹为观止,抚琴一曲,绕梁三日。

    尤其是此人的筝曲技艺,别说是百焰城,甚至整个焰州都无人敢承认能与之比肩。

    此人在百焰城住下约一年后,忽然生出收徒之心。

    霎时间,四面八方携子带女慕名而来的家庭,令百焰城所有的客栈人满为患。

    然而,慕名而来之人虽多,最终通过此人设下的重重考验,脱颖而出的却只有两人。

    谷星燚、乔夕梦,两人的同门之谊便是由此开启的。

    两人在这名琴师处学习筝曲经年,直到这名琴师不知缘何不辞而别,两人的同窗岁月才宣告终结。

    然而,这段同窗关系虽然终结,但经年的同门之谊,却在这对家族彼此对立的少年男女之间,形成一道凌家于家族立场之上的羁绊。

    自那之后,两人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童年玩伴关系,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那件悲剧的发生,自那之后,两人从两小无猜变成不共戴天。

    今时今日,若问谁是南焰谷家中乔夕梦最恨者,答案必是……天罡武馆。

    与乔夕梦一众正面对上,俊美少年乔宇用心恶毒,故意提高音量点明谷星燚的身份,面对这份恶意,谷星燚心知避无可避,凌厉反击。

    他抓住乔宇故意放大音量,造成四周之人驻足侧目,因此影响到琳琅满目正常运作这点,即刻送了一顶心存妒忌,刻意破坏的帽子给乔宇。

    乔宇面色一僵,他本以为谷星燚如今是落地凤凰不如鸡,见到自己这一大帮人多势众,自是灰头土脸的回避,不想他不但敢正面反击,而且思绪诡诈,词锋犀利,一句话就将自己摆到了整个琳琅满目的对立面。

    要知道,此刻乔夕梦身边这些人,连同乔夕梦在内,可是有好几个正式星者,他们中随便一个出手,都有绝对把握让谷星燚这个星灵沉寂的废物满地找牙。

    乔宇被少年那句凌厉反击弄的一时口拙,不过他并非孤身一人,见他言语受制,乔宇身边一名相貌不如他英俊,但体格更为高壮的少年越众而出。

    “谷星燚,你别血口喷人,我们乔家在这琳琅满目中同样有产业,我们有什么好嫉妒的?”此人以理直气壮的语气叱喝道。

    “乔汉,你说的不错,我们谷、凌、乔三家在这琳琅满目中都有产业,不过就以我们此刻立身的这片来说,附近除了凌家,就是我们谷家的产业,如此情况下,方才乔宇偏偏选择这个地段刻意喧哗,造成此刻众人围观,数十间店铺明明店外门庭若市,店内却无人问津,如此歹毒险恶的用心,乔家,是欲一举向凌、谷两家宣战么?”

    “谷星燚,你……你……”又是一顶重于万斤的帽子扣下,而且还是类似刻意挑起战争,无人能承其重的帽子。

    霎时间,为乔宇出头的乔汉,顿时沦落到乔宇同一下场,舌败口折,无言以对。

    事实上,自方才这波人踏入琳琅满目后,一路张扬开道,早已对商街的运作造成影响,只是碍于他们是谷、乔两家下一代的天之骄子,商街中不少人都认识他们,因此忍气吞声。

    这拨人并非今日头一次做出如此扰民之事,以往他们每次结党出来逛街,都会弄得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只是以往那些次,无人敢给他们这份做派冠上蓄意挑起战争的罪名。

    乔宇一行的少年们各个面色难看,他们当然明白谷星燚是在夸大其词,无理取闹,但问题是百焰三家关系本就错综复杂,有些事不往那方面去想也就罢了,一旦思维转到那方面,便会发现越想越像那么回事。

    此刻四周围观之人投注在乔宇身上,那渐渐变得怀疑的眼神,正有利地证明了这点。

    忽然,一道柔美甜腻的声音响起:“谷星燚,听说昨日天罡武馆特意举办了一场稚女祈愿,目的便是为你祈福……”话到此处突然一顿,乔夕梦柳眉间盈着一幕淡淡笑意,笑意中充满自信,十几人中她是唯一一个不受谷星燚那番言语攻击影响的。

    “……唉~~~,曾经天才如你,现在却沦落到要连累家人如此费心劳力,若换做我是你,真不知要如何维持此刻这番栽赃构陷的悠然自得啊~~~”

    此言一出,不但四周众人的视线回到谷星燚身上,谷星燚本人面上那番淡然自如也头一次受到冲击。

    连累家人如此费心劳力!

    这简简单单的十个字,却是比任何“废物”“当年的天才,如今的笑话”来的有攻击性。

    经历了四年的羞辱,少年对于面向自己而来的那些恶毒言语早已麻木,他唯一的底线,就是家人朋友。

    这不但是他的底线,更是他难免心痛的愧疚。

    而此刻,这份痛楚被乔夕梦一语中的。

    少年视线锁定眼前绝色动人的身影。

    ——夕梦!你当真是恨我入骨啊!
四十八 变色的故人三
星宿演义全文阅读作者:无穷大燚加入书架
???

    无论是乔宇还是乔汉,他们的言语对谷星燚的伤害都微乎其微,然而不同于他们两人,乔夕梦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勾起少年内心对家人的愧疚。

    ——不愧是曾经的同窗,还真是了解我的弱点。

    只有对谷星燚了解到一定程度,才能一举把握到他真正的软肋,对此作出攻击。

    少年的视线锁定乔夕梦,透过那双秋水剪瞳般的美眸,他再一次确认了如今对方对自己存有的恨意。

    “好久不见了,夕梦。”谷星燚调整呼吸,收敛被刺痛的内心,以平静的语气说道。

    “夕梦”二字入耳,乔夕梦弯月柳眉一怔,随即那对美眸间掠过一丝恨意。

    “夕梦……,谷星燚,本小姐和你有熟到被你直呼其名么?”甜腻动人的嗓音,内容却是冷漠无情,丝毫不念当年的同门之谊。

    “就是,谷星燚你如今不过一个废物,有什么资格对乔小姐直呼其名!”

    “没错,你这废物要不要脸啊!”

    “就是,仗着当年和乔小姐拜过同一老师,就恬不知耻的跑来凑近乎!”

    乔夕梦身边那群护花使者顿时叫嚷开了,不但是北焰乔家那些人,就来她身边几名谷家之人也脱口谩骂。

    这些人虽然与谷星燚同列谷家,但他们父母的立场却是倾向于谷章甫这边,因此对天罡武馆大为敌视。

    面对这波骂声,少年坦然淡笑着,待骂声歇止,才悠然的道:“每个人的名字取来本就是让人叫的,是否直呼其名不过是一种礼数上的讲究,你们口口声声说我是废物,难道在你们看来,一个废物待人接物,也必是克己复礼的不成?”

    这句反问化作铺天盖地的利箭,将方才吵吵嚷嚷的那些护花使者一个个射的哑口无言。

    见身边人口舌争锋不是谷星燚的对手,乔夕梦幽幽跨前一步。

    “开脉失败,星灵沉寂,当年飞龙在天,如今狗落深潭,谷星燚,如今你身上所剩下能让你缅怀往日辉煌的东西,怕也就只有这幅伶牙俐齿了吧?”相较于那些护花使者的破口大骂,乔夕梦嗓音甜美,轻声细语。

    然而这番话对少年的伤害,却比所有的谩骂加起来都重。

    曾经飞龙在天,如今虎落平阳,这四年来令少年无数次重复品尝的苦涩,在这一刻被乔夕梦的言语催化的更为醍醐灌顶。

    ——果然明白要怎样才能把我伤的更痛!

    事实上,乔夕梦的言语与那些护花使者的谩骂内容差不多,只不过乔夕梦在言语拨弄间,刻意提点少年当年的辉煌,激起他的回忆。

    忆甜思苦,苦涩更入心头。

    能想到以如此方法刺痛人心,不但要对目标人物了解透彻,同时也要对此人充盈极度的恨意。

    恨,是恶念最有效的催化剂!

    目睹谷星燚的神情,乔夕梦确信自己如愿伤到他了,不过仅仅心灵之伤还无法满足她。

    “又或者是我判断下早了,谷大天才经过这四年,以摸索出一条不输于星力的强者之路……”说道这里顿了顿,美眸转向护花使者中谷家的几人。

    “……垒大哥,夕梦身在北焰,对天罡武馆的消息了解不多,垒大哥是南焰的万事通,相信对谷大天才悟出的强者之道有所耳闻吧?”

    被乔夕梦问道的那人精神振奋,望着少女绝色美妙的双眼露出一抹贪婪,随即视线扫向谷星燚,顿时变为不屑。

    “乔小姐太抬举这个废物了,他哪能悟出什么不输星力的强者之道,如果是这样,他们天罡武馆也不必举行那场闹剧了!”

    那场闹剧!?他们天罡武馆!?

    从这谷垒的语句中不难听出,他不但对当年被整个百焰城尊奉的稚女祈愿仪式心无敬意,甚至同为南焰谷家的他,根本不将天罡武馆看做是一家人。

    “欸~~~,垒大哥,说不定是谷大天才藏的深呢,之前那场那局或许是他们欲盖弥彰,让世人对谷大天才保持错误的判断,日后好寻机会让他一鸣惊人,再创辉煌……”娇媚容颜露出一抹为难,随即忽又以大为期待的眼神望着谷垒。

    “之前垒大哥邀请夕梦泛舟赏月,夕梦对此事本是大有兴趣,只是如今被谷大天才身上的谜团干扰,怕是提不起这份兴致了。”

    乔夕梦有句话说的不错,谷垒是南焰谷家的万事通,消息灵通,心思敏捷,而且能被叫做“万事通”的人,一般都不会太蠢。

    此刻的他虽然****熏心,但还不至于因此变成白痴。

    这世上根本不可能存在堪比星者的另一条强者之路,谷垒明白乔夕梦那番言论,真正目的只是想挑拨自己对谷星燚出手。

    如果是由乔家的人出手,那这番举动事后或许会被解读为乔家向谷家宣战,南焰北焰虽然关系不佳,但如今表面上是处于停战状态。

    正因如此,才令乔夕梦心存顾及,不然的话,别人不论,单单数年前以成为星者的她本人,已足够让谷星燚满地找牙了。

    乔家之人不方便出手,但如果动手之人换做谷家的内部人员,那就不存在挑起南北战火的问题了。

    事实上,不久之前谷垒确实曾向乔夕梦提出泛舟赏月的邀请,当时乔夕梦并未答应。

    然而乔夕梦方才那番言语,分明就是在暗示,只要谷垒出面教训谷星燚,就答应他泛舟赏月之邀。

    谷垒迟疑了一会儿,随即神情有所决断:“乔小姐蕙质兰心,推断之事必定不错,看来族弟果然是寻到了某种堪比星者的强者之路,族弟,你藏得好深啊!”

    不怀好意的目光锁定谷星燚,步下更一寸寸逼去。

    “族弟,我知道族长已将族弟选入下次赴北焰交流学习的人选中,族弟这一去,怕是有好些年无法再见,既然如此,为兄怕是等不了那么久,族弟于强者之道有何非凡领悟,此刻便亮出来让给大家解解馋可否?”

    虽言“可否”,但谷垒一步步逼近的态势,却是半分征求意见的意思都没有。

    早已成为星者的谷垒,此刻行步间,一股压迫感肆无忌惮的释放出,压迫感惊涛骇浪般席卷四方,而处在这风口浪尖的,便是谷星燚。

    忽地,面对威逼而来的星者,谷星燚叱喝道:“谷垒,你究竟受何人指使,蓄意前来破坏谷乔两家互补交流!”
四十九 0焰3美一
星宿演义全文阅读作者:无穷大燚加入书架
???

    “谷垒,你究竟受何人指使,蓄意前来破坏谷乔两家互补交流!”

    ……

    “谷星燚,你……你胡言乱语什么,血口喷人!”

    谷星燚那句指责一出,不但四周皆惊,星力勃发,向他赫赫威逼而来的谷垒更是被骇的顿足止步。

    “胡言乱语?哈,谷垒,刚才你可是亲口道出我已被选入赴北焰学习交流的名单之事,既然你知晓此事,那便断断不可能不知晓,交流再过十几天便将开始,知晓了这些,今日你却选择对身在名单内的我拔拳相向,如果我因此受伤卧床,令交流之事无法如期举行,如此即将引发南北两家何种冲突,已是不难预见,明明能预见这些,却坚持选择动手,谷垒,你那用意险恶的司马昭之心,又能瞒骗过谁呢?”

    因为知晓交流之事,因此必然清楚交流的具体时日,清楚交流具体时日却依旧对谷星燚拔拳相向,那自然是清楚这番举动将引发的最终结果,明明知晓最终结果却还是做了,那自然是包藏祸心,欲行阴谋破坏两家之好。

    谷星燚这番推断层层递进,丝丝入扣,一时间四周众人皆觉有理,找不出破绽。

    “不是吧,原来这番举动中藏着这样的用心。”

    “明明只是个和我儿子差不多大的孩子,心机却如此重,这就是世家豪门的现况么?”

    “天罡武馆的那个能一口道破他的算计,看来心机比起他来也浅不到哪儿去,豪门的小孩好可怕。”

    谷垒的面色越来越难看,星者五感敏锐,四周之人虽是窃窃私语,但却一字不差的流到他耳中。

    体内鼓动的星力渐渐收敛,步子也不敢向前再跨近一步。

    谷垒很清楚,在谷星燚说出这番推断指控后,自己如果还对他怒拳相向,那无论自己这一拳有多轻,他也必定会即刻倒地不起。

    接下来,天罡武馆的人便会向族长控诉,谷星燚因为自己的拔拳相向重伤在床,无法赴北焰交流。

    天罡武馆有百焰城第一高手坐镇,以谷正阳那连谷章甫都不及的修为,他如果要模仿自己的手法在谷星燚身上留点伤,那是再容易不过了。

    谷垒消息灵通,脑子也灵活,今次谷星燚被选入那美其名为交流学习,实则身为质子的名单,此事究竟是哪一方在背后推波助澜,以及真正目的又是为何,他都知晓。

    因此,一想到来日谷章甫发现他精心促成的局面被自己破坏时的那股怒火,谷垒便不敢再进半步。

    谷星燚微笑着,面对一名正式星者,星灵沉寂,相对来说可谓手无缚鸡之力的他,这一刻相较于那道踌躇不敢前的星者身影,谷星燚这副不具丝毫星力的小身板,却显得从容自信的多。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谷星燚此刻用来对付谷垒的正是这招,原本那番质子算计,便是谷章甫这边为了阻碍父亲参与族长选举而耍的阴谋诡计,谷垒是谷章甫这边的人,但此刻本欲对自己拳脚相加讨好佳人的他,却受制于这番本用来构害天罡武馆的毒计,有拳难展。

    如果从这一层面来看,方才乔夕梦的话也不算有错,谷星燚却是找到了一条堪比星者,甚至高出一筹的强者之路……

    智谋!

    忽地,四周响起一阵银铃般的笑声,甜腻勾人,半点不输乔夕梦的柔美嗓音。

    “呵呵呵,燚小子,面对这帮不顾等级差异,以众凌寡的无耻小人,亏你能以凡人之躯周旋的丝毫不落下风。”

    言语间,枫红身影飞跃人墙,落在谷星燚身边,衣艳如血,身娇盈媚,正是练霓虹。

    “哇!她是谁,好……好漂亮!”

    “是啊,我没看错吧,在这百焰城竟然有女子的容貌和乔小姐不分轩轾。”

    四周溢美之声更为激扬练霓虹身上的万种风情,她毫无顾忌,以非常熟络的姿态抬肘撑在谷星燚的肩头。

    “燚小子,看在你没有落了我们家门威风的份儿上,虹姐姐今天可以无偿的帮你一把,替你打发了这群讨人厌的蟑螂如何?”

    乔夕梦一众中有过半都是正式星者,然而观练霓虹的语气,似是半点都不放在心上。

    “练霓虹,你离开百焰城多年,没想到一回来,最先彰显的还是你这张雌黄信口。”被指名为“蟑螂”的乔夕梦凌厉反击。

    练霓虹自小随着谷苍狼在天罡武馆长大,当年乔夕梦与谷星燚一同学筝时,与她也所有交集,

    不过两人之间的交集多以针锋相对展开,而依据以往的战绩,乔夕梦败多胜少。

    “不彼此不彼此,乔夕梦,今次再回百焰城,当日你这被我三言两语就激的哭鼻子的丫头片子,如今倒是修练了一副蛇蝎心肠,姐姐真是喜见我蛇蝎一族又添英才呢!”

    练霓虹挥洒着一脸慵懒妩媚,以一种相见恨晚的眼神映衬着那句“喜见我蛇蝎一族又添英才”,练霓虹的信口雌黄,只要与她熟悉的人都深有体会,因此时隔多年后,乔夕梦赠她一句“雌黄信口”,对她来说不过是千日万辰后始终如一的赞美。

    然而,相较始终如一的练霓虹,当年的乔夕梦虽然天才,却心思单纯,天真善良,相较于方才那番恶毒言语刺伤谷星燚的举动,可谓是天差地别。

    彼此彼此,这四字本是用来形容久未见面后再重逢,所持有的心思近况都相差无几。

    然而,两人经历数年再见,练霓虹一如既往的信口雌黄,乔夕梦却从天真无邪演变成毒如蛇蝎,练霓虹那句“不彼此不彼此”,正是由此而发。

    “啊!练霓虹,她就是练霓虹!”

    “哦,你知道她?”

    “当然,她是天罡武馆馆主的弟弟,谷苍狼的义女。”

    “哦,原来是她,我也听说过,据说她容貌不凡,也算是这百焰城的一大美女,只不过因为她行踪不定,真正见过的人不多,因此名气没有乔小姐响亮。”

    “欸~~~,对了,我还是听说曾经有人把她和乔小姐同列为我们百焰三大美女,除了她们之外,最后一个好像是……”

    那人话语为尽,忽然,一股寒风席卷四周。
五十 0焰3美二
星宿演义全文阅读作者:无穷大燚加入书架

第1卷 050 百焰三美2
字数:2110更新时间:2015-08-24 21:58:00
  耳闻乔夕梦道出“练霓虹”之名,四周围观众人中曾经对这个名字有所耳闻的家伙,窃窃私语讨论起来。

  随即便有人想起练霓虹与乔夕梦曾被好事者列为百焰城三大美女之事,除她们之外,三大美女尚欠一人。

  就在此时,四周气温骤降,夏日时节,在场众人竟然生出一股身在严冬的错觉。

  伴随这股寒雪错觉袭来的,是一道凌波飞燕般降在场中的飘然身影。

  一套雪蓝中带些微紫的开襟绸裙,水晶头饰映衬着下方那张冰晶雕琢般的绝美容颜,瑶鼻尖巧,柳眉月弯,鼻峰与眉柳勾勒出那双仿佛有晶莹冰晶散出的星眸,一头银白色的秀发聚拢着那对直垂下的水晶耳坠,与那尖下巴形成一张标准的瓜子脸型。

  女子一身气质冷艳,傲世独立,然而身段却惹火勾人,敖挺的双峰令那条细长绸裙显出短窄的错觉,不堪一握的芊腰,却又将两条修长美腿完美地带入旁观者的视觉中。

  芊芊玉臂,白玉足腕皆带着银白的手环脚饰,两者与足下那对银蓝水晶舞履连成一线,更进一步衬托出此女孤峰远山般冰雪气质。

  此女浑身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冷艳高贵,那抹淡银蓝的眼影,以及红唇上那点粉绯的唇彩,成了她身上最具温度的色泽。

  此女降临场中,四方既惊且沉,同时,乔夕梦一众人中那些已荣登星者的家伙们,察觉到此女身上所散出的浓郁水系力量,内心一怔。

  ——好精纯的一白太白星水元!

  九宫飞星的九大星灵,一白太白星属水,九紫天乙星属火,在九星中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此女的出场震慑住了在场众人,众人一时无语,此时她秋波流转,晶莹剔透的视线扫了众人一圈,最终落到练霓虹身上。

  “练霓虹,时隔多年再回百焰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三家共营的琳琅满目闹的鸡飞狗跳么?”此女一开口,四周温度再度下降,她的音质虽然清灵动人,而且语气口吻与她展现出的气质一般,远山冰峰,生人勿近。

  “唉~~~,好不容易回到百焰,没想到这才第三天,就让我见到你这张让人扫兴的脸,真是流年不利啊。”练霓虹叹道,一道大失所望的眼神回敬冰雪女子向她投来的晶莹剔透的冰寒视线。

  “不过话说回来,你应该是接到回报,说琳琅满目发生状况,这才赶来的吧……哈,想不到啊想不到,时隔多年,孤芳自赏的凌若雪,何时也变得如此爱管闲事了。”

  中焰凌家,凌若雪,九星中一白水属星灵,年岁与练霓虹相差无几的她,不但是百焰城年轻一代少见的天才星者,更是百焰三美的最后一位。

  乔夕梦、练霓虹、凌若雪……百焰三美齐聚一堂,虽然练霓虹方才感叹流年不利,但对于此刻目睹三道绝美身影的旁人来说,却是要大赞福星高照。

  “我身为凌家族长一脉嫡系,自有为家族分担劳苦,管理家业的责任,这份心,历来游手好闲的你自是无法体悟。”

  “哇~~~,好凌厉的一箭,看来这几年你不但变得爱管闲事,在伶牙俐齿这项上也是大有长进……”顿了顿,练霓虹撤回撑在谷星燚肩头的手肘,续道:“……我收回前言,你这个往日宿敌如今既变得这般伶牙俐齿,爱管闲事,那我日后的生活应该是不会无聊了,如此看来,此番回归倒也算不上流年不利。”

  语毕,忽然捏了个莲花指,一股星力弥散开。

  霎时间,四周因凌若雪星力而骤降的温度回升了不少。

  “怎么样,凌若雪,许久不见,要不要学乔家小丫头片子那样,亲身验证验证我现今的技艺?”练霓虹兴致勃勃的邀战,同时,她看似不经意的言语间也带出形成此刻这阵骚乱的真相。

  凌若雪面无表情,目光流转,似是在四周人群中搜索着什么。

  随即,一名衣着普通的女子拨开人群,来到她身边,对她附耳嘀咕起来。

  见这名女子出现,乔夕梦一众面色微变,这琳琅满目虽然是三家共有,但因为位置在凌家地头,因此平素的维持护卫任务是以凌家为主体的,这名女子必定是凌家安排在此的密探,平素以商客行人的身份做掩护,秘密监视这里的一举一动。

  果然,当女子叙述完离开凌若雪耳边后,凌若雪那对冰雪瞳眸已向乔夕梦一众投来。

  “乔夕梦,琳琅满目虽为三家共有,但中焰凌家受南北信任,托付琳琅满目的维护重任,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只要你危害到琳琅满目的利益,那就别怪凌家不讲情面。”

  以凌若雪这幅冰山般生人勿近的面容,口出“不讲情面”四字,比起旁人来说更显威慑力。

  乔夕梦一众各个面色铁青,尤其是其中那些南焰谷家的弟子,各个回避凌若雪那霜寒视线,不敢和她对上。

  霎时间,现场气氛凝滞,呈现出一幕诡异的对峙暗涌。

  四周围观的众人,其中不少察觉到这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暗涌,这些人脚下下意识的后挪,然而内心却又被现场这股紧张牵引的不舍离去。

  半响,乔若梦忽地玉容消雪,面上寒意尽敛。

  “凌姐姐怕是有所误会了,这琳琅满目中我们乔家所占产业最多,夕梦若是对琳琅满目不利,岂非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句话语气温婉动人,而“我们乔家所占产业最多”这十字,却又毫不掩饰的流露出一股凌驾中焰南焰两方的傲气,算是为方才被凌若雪强势警告的失利扳回一城。

  “未免凌姐姐误会加深,看来夕梦还是告辞吧,改日再来拜会凌姐姐。”乔夕梦柳腰盈盈一弯,以她为首,一行人转身离去。

  然而,行了不过数步,忽然又转过臻首,一抹妩媚动人的笑颜投向谷星燚。

  “对了,谷大天才,半月之后,夕梦在北焰恭迎大驾,到时候必定悉心款待,绝对让你感觉宾至如归。”

  留下了这句,转身再度聘婷开步,一群人终于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目视一行人离去,耳中回荡着那声“悉心款待”,谷星燚内心不由一叹。

  ——唉!看来确实不能再拖了!
五十一 旧情谁念~利欲熏心一
星宿演义全文阅读作者:无穷大燚加入书架
???

    就在琳琅满目上演那出百焰三美同聚一堂的戏码时,南焰谷家现任族长谷宗承的宅邸前,一道让护院守卫们神经紧绷到极点的巍峨身影,龙行虎步间逼近。 

    “族叔,小侄没有骗您,族长……族长他真的不在府内。”身高体格上不输几分,然而神情间却满是惊惶的年轻男子,展开双手阻挡着百焰城第一高手,只是他的阻挡是如此的苍白无力,颤抖的双臂根本不敢触及谷正阳的身躯,每当谷正阳近一步,他便不得不退两步。

    族长宅邸门前的护卫当然不止他一人,此刻所有人以他马首是瞻,然而其他人表现的比他还不堪,只敢在距离谷正阳五米的外围游走,丝毫不敢越一分过雷池。

    很快的,年轻男子退无可退了,此时,一路进逼的谷正阳忽然停了下来。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进去告诉族长,让他想想清楚,既然做出那种决定,那接下来的事是他一句‘不在家’就能逃避的了的么?”

    “这……好,请族叔暂等,小侄去去就来。”年轻男子迟疑了一会儿,谷正阳如此道破说明,继续对他用族长不在家那套显然已无意义,若是惹得这位百焰第一高手不快,天阙开道,紫火铺行一路杀将入去,到时候可真就后果难料了。

    事态已明显超出年轻男子的职权范围,因此他决定先安抚盛怒的百焰第一高手,同时也将后续交给躲在宅子里的族长抉择。

    年轻男子快步进入府内,余下的那些家丁护院神情更为紧张,沉重杂乱的呼吸声转眼间充斥着南焰族长的门庭。

    不会儿功夫,年轻人回返。

    “族叔,族长有请。”方才还口口声声宣称族长外出,此刻这声“族长有请”出口,面上却无一丝愧疚羞涩。

    显然对于年轻男子来说,谎报骗人已是家常便饭。

    谷正阳踏入族长府邸,在仆人的引领下,一路过槛越栏,经历了九曲十八弯,终于来到了位处深宅内院的族长居所。

    这一路上,谷正阳又一次见识了南焰谷家族长府邸的奢华,不但整个宅邸的面积比天罡武馆大十倍还不止,而且宅邸内亭台楼阁、桥廊榭舫、馆轩辕斋,几乎包括了所有百焰城的建筑特色,而且这些休闲观赏性的建筑基本都是复数。

    视线流过那一幕幕楼阁桥廊,谷正阳不由心生感慨,如此奢靡繁华的环境最易消磨意志,谷宗承自继任族长后,修为几乎无寸进,如此结果,想来至少有五成拜这间金碧辉煌的宅邸所赐。

    仆人将谷正阳引到接人待物外厅,此刻外厅主位上端坐一人,相貌约四十开外,一副土财主般的坐在椅子上,此时从手指到衣物都整理的非常干净,稍稍凑近,甚至能闻到他身上散出的一股花卉香味,料想他的衣物定是用花精草髓浸泡过。

    厅内不止他一人,他的两旁各有十名女婢衣装的女子站立,这些女子有的托着果盘,有的端着酒壶,最靠近他的四人各持一把巨大芭蕉扇,小心翼翼地为他扇着。

    这些女子各个容貌不俗,身段惹火,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们都很年轻。

    谷正阳甫踏入厅内,眼中即刻流露出一股厌恶。

    身为星者,又是武修,本因练就一身金刚武骨,水火能耐,寒暑不惧,然而如今尚不到真正酷暑的三伏天,此人却已要人在旁扇风纳凉,将自己纵容的如此金贵,简直就是星者的耻辱。

    悲哀的是,如今的南焰谷家就是掌握在这么一个星者耻辱手中,也难怪这些年来,谷家每况愈下,被北焰压过一头。

    “谷正阳见过族长!”谷正阳抱拳行礼,虽然对眼前之人万般不耻,但碍于此人族长的身份,礼数不可缺。

    “正阳不用多礼,先前少广回报,说正阳执意要见本族长,不知所为何事呢?”此人一开口,那股不温不火的语气令他更像一个土财主,全无称尊一方的霸气与威严。

    “正阳今日来所为何事,族长应该心知肚明才是!”方才抱拳一拜,敬的是南焰谷家族长这个头衔,如今敬礼已毕,谷正阳言语间毫不客气,一开口就是问罪架势。

    “正阳……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本族长可是半点都听不明白。”面对百焰城第一高手的气势,谷宗承明显有些发憷,虽然他仍旧勉力维持上位者的尊严,但相比起谷正阳的沉渊若定,他那游离变幻的眼神,不安扰动的双手,再再出卖了他此刻内心的恐惧。

    “哦?族长听不明白,既然如此,那正阳就说到族长明白为止。”谷正阳义正词严,他踏前一步,这一步虽未催动任何力量,但百焰第一高手的无形气势散出,逼得现场无一人能开口说话。

    “今日我谷正阳来此,只是想要问问族长,我谷正阳一生为南焰谷家出生入死,为家族歼灭无数强敌,甚至当年为救族中数百被阴谋暗算的幼子,甘心耗费星力,令自身修为从星将五重倒退回一重,面对我谷正阳为家族所做的种种,如今令我独子沦为质子,天伦被迫分离,这就是家族对我的回报么!?”

    最后一声以星力喝出,霎时间犹如虎啸山林,狮吼穹苍,震的那安坐椅上的谷家族长身体一软,几乎就要滑到地上。

    上一次族长选举时,谷正阳本是呼声最高的热门人选,然而就在正式选举的不久之前,谷家数百名幼童遭不明势力暗算,身中奇毒,唯有星将等级的星力方可救治,当时谷家达到星将修为的不过寥寥数人,其中除谷正阳外,皆是甫踏足星将领域,星力储备有限。

    若是将救治重任压倒这些人肩头,以他们的修为恐有星力枯竭,危及性命之虑,因此当时已达星将第五重的谷正阳力挑重担,豁尽全力提供星力救治那些幼童,最终结果数百幼童皆得救,代价便是谷正阳的修为自星将五重跌回一重。

    如此元气大伤的情况下,谷正阳毛遂自荐退出族长选举,闭关养复元气。

    正因如此,族长的宝座最终才落到原先并无太多人看好的谷宗承头上。
首页5678910111213141516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无穷大燚所写的《星宿演义》为转载作品,星宿演义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星宿演义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星宿演义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星宿演义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星宿演义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星宿演义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