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皇娱司大使最新章节 > 皇娱司大使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皇娱司大使 连载中
分享皇娱司大使

皇娱司大使全文阅读

皇娱司大使作者:岚骚

皇娱司大使简介:唱歌作词我行,撩妹带娃也行,茅山法科还精通,我就是皇娱集团的总裁,且看我男神模式高等撩妹技术,创建南方艺术城让世界崇拜我民族艺术风采,创办皇娱司统领文化·外交·军事,绽放一个时代的魅力,致敬时代,开启娱乐大典! https://www.uukanshu.com
-------------------------------------

皇娱司大使最新章节第95章 拜别南昌
第2章 拜师
皇娱司大使全文阅读作者:岚骚加入书架

  李宥谌把自己的来历和身世原原本本地告诉了邹普胜后。

  邹普胜拿出随身携带的两个龟壳开始卜卦起来,随后把李宥谌的面相手相脚纹都看了一遍。

  便对李宥谌说道:“太祖皇帝忌日,天雷三响,警示异端,你本不应再留人世,却是机遇再来到我大汉,卦相言凶,但是你面相言吉,说明你命由自己不由天……”

  李宥谌知道了自己已经死过一次之后,前世的记忆陆续涌现,短短一日经历大悲大喜,闭目一阵便想通了很多!

  既来之则安之

  李宥谌恭敬对邹普胜说道:“邹老先生,我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这一次却让我知道这是一片新的天下,我希望可以立足于此,望先生教我。”

  邹普胜笑着说:“宥谌,我还有五年寿命,这次你我可以遇见是一场注定的缘分,老夫一生只有一个徒弟就是这陈汉太祖陈友谅,我希望你拜我为师,老夫用五年时间带你入世,待我死后你便做我汉家之经纪人,你可否愿意……”

  李宥谌异常感动,这位老道士帮助陈氏一族打下江山,而且对他这个穿越之人又肯加以照顾,对现在举目无亲的他是何等重要,感受到道教一门守护和奉献精神。

  当即李宥谌跪下叩头:“弟子李宥谌愿拜入师门,侍奉师傅……”

  “这次祭祀过后,我会和陛下告别,你便和我到岭南去吧,那里是你前世的家乡,为师也得去看一下我的老师哥了,哈哈……”邹普胜道

  陈颂后来得知邹普胜收了李宥谌为徒,对李宥谌刮目相看,这个年轻人和老太师一夜长谈就成为了他爷爷的师弟。按辈分陈颂想也想不出该是什么关系,不过他身为皇帝谁也不敢将李宥谌这顶帽子乱插他的头上。

  陈颂二十九岁继位,在位两年也算是个励精图治的皇帝,把他老爹打下来的江山打理得固若金汤,国内几乎没有谁可以撼动他的皇位。

  国都今年迁移到金陵,北方百姓生活安定,两湖和江南年年有余,却还是一个传统型的农业大国。

  李宥谌跟随大部队回到金陵,这座城市大街上人来人往,富者脸色红润,平民小贩为生计忙碌奔波,整座城市充满一股生机勃勃的气息。

  李宥谌感叹着这座古代都城的繁华盛世,不免得又回想以前的自己是生活。这里就是一片还没开始变质的净土啊!

  邹普胜将他安置在自己的府中,这太师府很大,位立于皇宫东门大街。

  是上一任皇帝陈理赐给邹普胜的,但是附近摆摊的人都知道,这里其实是一所收留孤儿寡女的大宅子。

  一大群可爱孩子在院子中嬉戏,你追我赶,李宥谌所在的房间其实就是邹普胜用来招待客人的客房。

  所谓的客人就是那些从这里走出去已经成家立业的人,这些从小被邹普胜收养的孩童也会时不时回来探望邹普胜。

  李宥谌看见这群天真烂漫的孩童,自己的童心也激发了出来,便走到那群孩子旁边!

  “嘻嘻,各位同学大家好!”

  李宥谌热情地打招呼…

  几个孩子奇怪地看向他,一个不怕生嘟着嘴,扎着马尾辫,大概十岁左右的女孩好奇地问:

  “你是谁?”

  “嗨咯,小妹妹…我叫小怪兽,是个大坏蛋!啊~~”

  李宥谌摆出个张牙舞爪的姿势。

  小女孩给李宥谌的动作逗乐了,哈哈大笑。旁边一群孩子也是低头捂嘴吟笑…

  “哈哈……你叫小怪瘦吗,我叫李七岚,这是个是我弟弟李光明,我们都是爷爷的孩子……”

  李七岚从旁边拖出一个眼睛大大,大拇指含在嘴里的小男孩说道。

  李宥谌看着其他孩子说:“你们都告诉我自己的名字,哥哥等会儿给你们唱歌,好不好!”

  “好好…我是高慈恩…”

  一个十一二岁很清秀的小女孩说道。

  “爷爷说我叫刘清清……”

  一个大概五岁左右的小女孩伸出五根手指奶声奶气地说。

  “我是甘前……”

  突然钻出一个虎头虎脑的男孩挺直腰杆地说。

  “我…我…我好像叫什么,什么来着?”

  “笨蛋,你叫琥珀…”

  “对对,琥珀对我是琥珀,嘻嘻…”

  李七岚轻轻敲了一下那个男孩的头。然后一阵哄哄大笑…

  “………”

  “………”

  一轮介绍后,李宥谌很喜欢这群孩子,个个性格不同。

  李七岚性格活泼开朗,甘前勇敢善良,高慈恩文艺清秀,刘清清鬼马灵精,还有小琥珀憨厚诚实。

  “你们之中谁最会唱歌?等会儿我唱完教你们唱,然后大家一起唱…”李宥谌问道。

  小琥珀兴奋地说:“是七七姐,七七姐唱歌最好听了!”

  “好,七岚等会我唱完,你就带大家一起唱”

  李七岚点了点头,旁边的高慈恩仿佛也很期待李宥谌到底要唱什么。

  李宥谌坐在院子的石凳上闭上眼,清清嗓子,大家也安静了起来。

  歌声慢慢响起

  【长亭外,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晚风扶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

  【天之涯,海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

  两遍过后,李七岚等人嘴里还继续着李宥谌的旋律。

  李光明扯了扯姐姐的衣服说:“姐姐,我要尿尿!”

  然后众人才陆续幡然过来。

  高慈恩说:“哥哥,好好听的歌,教教我们吧!”

  “对啊对啊,教教我们吧,我想学会唱给爷爷听!”

  刘清清可怜巴巴地看着李宥谌道,生怕李宥谌不肯教。

  李宥谌望向李七岚问道:“七岚,这歌感觉怎么样?你试着唱一下,然后带大家一起好不好!”

  “嗯,我试试哥哥”

  然后她闭上眼睛,回忆着歌词和旋律。

  随后深吸一口气,悠扬动听的歌声开始响起!

  【长亭外,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晚风扶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

  第二个节拍开始,高慈恩和刘清清,还有甘前等人也开始跟着唱起来。

  【天之涯,海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

  “哒哒哒哒滴滴”

  李光明终于忍不住了了

  

第3章 儿童合唱团
皇娱司大使全文阅读作者:岚骚加入书架

  李宥谌带领着这群孩童一遍又一遍地唱着这首《送别》,殊不知外头邹普胜带着陈颂等人站在门口津津地聆听着这群孩童演唱。

  本来前来探望这群孩童的陈颂也给歌声吸引住,旁边几位大臣也是一脸享受!

  小琥珀眼尖,发现了陈颂等人,呼道:“爷爷和皇上来了…”

  正在指挥的李宥谌也注意到了邹普胜他们,便过去行礼。

  “见过陛下”

  “见过恩师”

  陈颂摆手“免礼…”然后望向邹普胜问道:“老太师,七岚慈恩他们唱的是何曲?为何朕来次多次都未都曾听其演唱。”

  邹普胜也是第一次听这种歌曲,看着李宥谌便明白了。

  “陛下,这想必是李宥谌海外家乡的歌曲,老夫未曾教过他们唱过此曲”邹普胜道。

  老太师此次进宫,不仅仅向陈颂说明自己准备前往岭南,还交待了李宥谌的身世,不过邹普胜也不敢说李宥谌是穿越过来了的‘死人’,这太令人骇然听闻了。而是经过和李宥谌商量,假称来自一个叫康岗的南方大岛。

  李宥谌道:“禀陛下,此曲来自我海外家乡,名为《送别》”

  “哦~想不到海外之民也能创造出如此动听的旋律,李宥谌你能否让他们完整唱一次,让朕和众卿一同欣赏!”陈颂微笑地对李宥谌道。

  “陛下!草民在海外听过不知多少音乐会演唱会,再给我配几个乐师,半个时辰我就能指导他们配合演奏。”李宥谌拱手向陈颂道。

  陈颂兴致已来,便下令传宫中乐师。邹普胜对音侓也是兴趣有加,便也一同加入了演奏大队。便吩咐高慈恩;“慈恩,把我的桃容臻拿出来。”

  桃容臻是一把古琴,是他出师时,他的师父传给他的,陪伴着他帮陈友谅赢了九十九场胜利。

  随着几个老乐师提着各种乐器的到来。李光明和几个年龄比较小的孩童在陪陈颂玩耍,陈颂对这群小屁孩也是格外亲切。

  因为陈颂觉得这些都是他的子民,他们的父母可能都是死于战乱和病毒,所以这位皇帝对这群孩童也是关爱万分。

  李宥谌做指挥手,李七岚原声起头,邹普胜率领配乐。侍卫搬出两条长凳,孩子们分上下两排站,琴师筝师在左,长笛短笛在右,排好兵阵。

  第一次练习,李宥谌折了根树枝,教他们怎么看指挥。最为惊讶的就是邹普胜的琴技,行云流水悦耳动听,一众乐师在邹普胜带领下无一出错。

  简易版交响乐演奏,这首《送别》更加引人入胜!

  第二次,李七岚表现出稚童,纯洁悠扬的天籁歌喉,小姑娘也没有紧张,很淡定地发挥。

  后面众人也是真情流露,李宥谌知道自己不需要指导太多,他要的就是这种童真的美感。

  练完第三次配合,差不多就要开始演奏了。

  没有舞台,在这太师府的院子里,但是有大汉最重量级的观众,有大汉最年老的史诗级琴师,有一个来自21世纪的指挥手,还有一群未来搅弄风云的演唱者!

  陈颂已经入坐了,左腿夹着李光明,右腿坐着琥珀。不是陈颂不给大腿李光明坐,而是这家伙刚不久才尿裤子,臭烘烘的,夹着他不给他乱跑。

  演唱准备开始,李宥谌兼做旁白,先向陈颂鞠躬。

  然后发言:“各位尊敬的来宾,欢迎大家前来参加本次由太师府独家举办的大型音乐盛典,本次盛典有幸请来的我们敬爱的皇帝陛下给我们做嘉宾,大家掌声欢迎!”

  李宥谌率先鼓掌,“啪啪啪啪啪”

  大家一愣一愣的,李光明这小伙也傻傻地跟着李宥谌拍起手。

  然后大家反应过来,也拍起了手掌“啪啪啪啪啪……”

  陈颂突然也是受宠若惊,尴尬地招招手!

  李宥谌继续:“容我继续介绍一下本次盛典主要人物,首先有我们的乐队代表邹普胜邹老太师,鼓掌!”

  “啪啪啪啪啪啪”

  “有我们演唱代表李七岚同学,鼓掌!”

  “啪啪啪啪啪啪”

  “最后是策划人、音乐总监、旁白、指挥手李宥谌,鼓掌!”

  大家习惯性地拍起了手掌“啪啪啪啪啪啪”

  李宥谌知道这些观众和演员的兴致和情绪已经挑拨起来了。继续道:“首先我们演奏的是乐队版《送别》请大家欣赏,谢谢大家!”

  李宥谌转身准备,众人也安静下来。只有李光明这厮还在拍他的小手,陈颂一把把他手脚一起按住。

  指挥棒一动,长笛首先发声,旋律悠扬入耳。一段过后短笛加入至二段结束。三段高潮,琴声筝声相继而入。

  最后随着李宥谌指挥棒一收,乐师门也完美收音。

  掌声如约而至

  “啪啪啪啪啪啪”

  陈颂旁边的礼部尚书方继辛,七十多岁的老头叭叭掉眼泪,怎么也抹不干净!

  乐队演奏版结束,随后到李七岚独唱版和乐队配奏。她站在第一排中间居中的位置,事先李宥谌还做给了一条红领巾给她带上,上下两排手拉着手,充满雌性的童音响起:

  【长亭外,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晚风扶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

  后面手拉手的孩童举高双手开始摇摆…

  【天之涯,海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酒今余欢】

  【今宵别梦寒】

  …………

  乐队开始配奏,全体一起合唱,李宥谌也认真指挥!

  【天之涯,海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啦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

  …………

  乐师们起立,李宥谌转身面向观众,全体鞠躬。

  观众们无论是坐着的还是站着的都鼓起热烈的掌声。

  方继辛这位老尚书更是哭得稀里哇啦!陈颂和几个大臣高声叫好。

  陈颂过去扶着邹普胜坐下,邹普胜也是激动不已。这位大汉的老神仙现在也像个孩子一样,笑嘻嘻的!

  陈颂扶着邹普胜说:“老太师,你要带李宥谌和这些孩童去岭南度过余生,朕也是不舍啊!”

  邹普胜说:“老夫我的还有最后一个任务未完成,就是带宥谌入世,陛下你不必为我如此牵挂。”

  “唉~可是朕还是舍不得老太师离我而去!”陈颂扭转头,十分不忍。

  

第4章 方继辛的请求
皇娱司大使全文阅读作者:岚骚加入书架

  师徒二人初定,一个月后便出发岭南。路线由金陵出发,经苏州杭州,由钱塘江出海,乘船直到潮州府。

  算起来没一两个月也赶不到潮州府,陈颂赐下很多礼物给李宥谌孩子们便回宫。

  只剩下方继辛这老尚书还在平复心情,这位老尚书也是个老艺术家。文学方面几篇大作也名满天下,年轻时跟着陈理提刀杀敌,被封礼部尚书一职。

  老尚书彬彬有礼拱手邹普胜说道:“邹老太师,吾也曾跟随先帝争霸天下,不知多少儿时老友知己,年纪轻轻便长眠地下……今听李小友演奏这首《送别》触景生情,见笑了!”

  “哈哈,老大人也不必如此,你和老夫也相识四十余年,我又何尝不悼念当年的死去的老友!”邹普胜道。

  “呃…吾有一事想请老太师和李小友帮忙一下,不知你等可否愿意?”方继辛道。

  李宥谌抢先一步说:“我敬佩方大人的为人,像你这种那么感性的老艺术家,有什么事我李宥谌能帮必帮!”

  邹普胜也是点头默许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十日之后就是太后五十大寿,由我礼部筹办,就想请这群孩童和李小友到时为太后表演几个新奇节目,演唱几首。”

  老尚书很少求人,老脸稍红不是很好意思地说道。

  邹普胜望着李宥谌问道:“宥谌,太后在当年战乱也收留安置不少孤儿寡母,我觉得可行!不知你觉得有没难度…”

  方继辛也很期待李宥谌答应。李宥谌想了想:“表演几个节目给太后看看,也不是什么问题,主要是人手不是很够,只有一群孩子最多就是唱唱歌,跳舞的话排练时间又不够,演戏也没有专业的演员可用。”

  “方大人,不知此次礼部准备了什么节目呢!”李宥谌问道。

  “此次请来了京师最有名的德鸣戏班唱大戏,和秀芳楼的舞姬跳袖衣舞”方继辛答道。

  李宥谌已经慢慢在脑海里有了规划,准备加入相声和大合唱,再和戏班那边沟通一下帮助他们弄几个新节目就差不多了。

  李宥谌道:“方大人,我答应你,时间不多我们马上开始策划!”

  李宥谌也是雷厉风行的性格,方继辛也笑呵呵地道谢。

  即时李宥谌就跟随方继辛来到德鸣戏班的据点。几十个人也是热火朝天地排练,他们的班主疾步出来迎接方继辛。

  “方大人来了,进来坐进来坐。”

  班主叫钟荣,三十出头的汉子,这次他们准备的是《关云长过五关斩六将》的桥段,由他自己来扮演关羽。

  “钟班主你好,小弟李宥谌,这次和方大人前来主要是为了在戏班挑两个能说会道的人,来表演相声。”李宥谌说道。

  “哦~敢问为何相声?”钟荣看了眼方继辛,对李宥谌充满疑惑……

  相声起源华北地区的民间说唱曲目,在明朝中期盛行。这时应该会有这种雏形,但是还没流传开来。

  “简单来说就是两个演员的表演,叙述人甲称‘逗眼’,辅助对话的乙叫‘捧眼’,会说故事,会模仿各种人物方言,还要能制造笑料逗人开心,时不时还得唱唱歌!”李宥谌解释道。

  钟荣也算是表演行家很快便明白其中的奥妙,但是却微微苦笑。

  “李公子,我们戏班没有这类型的人啊!如果按照这个思路去发展,慢慢地可能会出现,但是现在实在没有现行的…”钟荣无奈!

  李宥谌和方继辛有些少失望。

  这时钟荣的大徒弟,俞汉华走过来,刚刚卸完妆的他好像听到的他们的对话。

  “方大人,师傅,好像夫子庙有几个像刚刚李公子说的人,是前几天从北方来的,徒儿去看了他们的表演,就像李大哥说得差不多。”俞汉华道。

  “走”

  “……”

  李宥谌和方继辛对看了一眼,便拉着俞汉华往夫子庙奔去。

  钟班主看他们这动作怎么都像人贩子拐小孩一样……

  方老头也是健步如飞,恰好给他第四房小妾看到了,丫鬟惊讶地对她说:“夫人你看,老爷他跑得好快啊!”

  “哼,确实是快,今晚再收拾他…”

  夫子庙旁,一肥一瘦操着北方口音的两个汉子正在收摊!

  “哥,今儿收获不少啊!”

  “这必须的!咱哥俩大东北过来赚到钱,就给你在这金陵城讨个媳妇儿!”

  “对对对,这样以后回到屯里就风光了,哈哈!”

  胖子叫杜武,给他哥杜威做‘捧眼’。两人收拾完东西正准备回家数钱……

  此时方继辛和李宥谌已经杀到,方老头指着杜威杜武两兄弟喊道

  “放下你们手上的东西,别动!”

  “双手抱头,快…蹲下…叫你丫的抱头”

  “他娘的你还敢动…算找得你们辛苦了!”

  杜武杜威哥俩手中的铜钱撒了一地,看着李宥谌和方继辛气势汹汹,旁边还躺这个小伙大口喘气!

  不知道自己是犯了事,还是要被打劫的杜武当场尿了。

  “你地…是不是相声的干活!”李宥谌吞了吞口水问道。

  “大哥你们要干哈,老弟我没犯事啊!”杜威也是惊慌失措,不解问道。

  “你们是不是会相声,就是说学逗唱那玩意儿……”李宥谌也感觉到把他们给吓到了,不好意思地问。

  杜威也反应过来了,急忙回答道:“会会会,咱哥俩从小学相声!”

  “会就行,赶紧来几段…”方尚书急性子起来了。

  杜威看着这老头还穿一身官服,脾气也不大好,赶紧招呼着杜威起来。

  “起来了,有人要听戏,别抖了,你丫别抖了,瞅你个损色!”杜威对着杜威骂骂咧咧的。

  杜武慢悠悠的起来,但是腿还是抖得厉害…

  “哥,我怕”

  “没事照常就行!”

  “他娘的,你们快点…”

  “哦…哦”

  “………”

  “啪”

  醒木一响,杜威便开始

  甲:“今儿天气不错啊”

  乙:“天气真心不错”

  甲:“我的肚子也该饿了”

  乙:“我也饿”

  甲:“老弟,我好像忘词了”

  乙:“对,我也忘了…”

  “停停停,什么玩意儿!你俩跟我回去…”李宥谌把他们兄弟架着回了德鸣戏班!

  “哎哎哎~哥,我们的钱!”

  “俞汉华,你去帮他们收拾…”方继辛大声对俞汉华喊道!

  “妖”

  俞汉华偷偷抹泪

  

第5章 唢呐手俞汉华
皇娱司大使全文阅读作者:岚骚加入书架

  杜威杜武哥俩被李宥谌带回德鸣戏班,方老尚书就不太乐意了,觉得这两人有些儿戏,而且感觉不太靠谱。

  李宥谌也知道这相声也是刚刚才开始发展,可用之人不多,能找到这两个也不错了。

  看到俞汉华把他们沉甸甸的一堆铜钱给捧回来就知道这二人应该是有点料的,今天还赚了不少。

  “哥你看,咱们的钱!”杜武指着李宥谌手上装钱的布袋道。

  杜威连忙把他的手按下,双眼瞪着杜威小声道:“憋出声,咱这是遇着恶匪了!”

  杜武急忙捂住嘴巴,但是眼睛却巴巴地盯着那带铜钱,就像看媳妇一样!

  李宥谌对着两兄弟道:“我们不是什么恶匪,那个白胡子的老头是个大官,礼部尚书方大人知道不!”

  哥俩没敢说话,只能点头示意

  “有这么一回事,十天后是皇太后的寿辰,就想要你俩去表演相声。”李宥谌道

  杜威结结巴巴说:“什……什么相声我们不不不会,不会!”

  杜威也拼命地摇头

  李宥谌望向这个个头不高,但是身材圆肥的杜武,一脸奸笑道:“你叫杜武是吧?”

  “是是我,你想怎么样…”杜武怯生生地说。

  “我问你个问题,答得好挺晚请你们吃大餐!”

  “什么问题?”

  李宥谌厉声道:“杜武~报菜名”

  “蒸羊羔儿、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炉猪、炉鸭、酱鸡、腊肉、松……”

  杜武条件反射地念起了菜名

  李宥谌哈哈一笑对着方继辛说:“方大人,怎么样?这相声没问题吧?”

  “嗯嗯,不错!有些新意思”方继辛抓了抓下巴的白胡子道。

  杜威知道这会回真的露馅了,打断了杜武报菜名。摇摇头道:“唉~咱哥俩逃不掉了,相声这活如果真能在太后寿宴表演成功,那我们也算将相声发扬光大了”

  钟荣给他们一人端了一大碗面,两兄弟吃得稀里咕噜,暂时就交给德鸣戏班管理…

  次日:李宥谌和方继辛又来到德鸣戏班。李宥谌连夜写了相声剧本给杜家两兄弟,让他们熟练。

  这天《关云长过五关斩六将》的排练还在继续,杜家兄弟也紧张背词。

  俞汉华这次的角色是帮关羽拉马车的马夫,根本没有台词。门外几串鞭炮齐鸣,原来是对面刘家米铺的大公子铺娶媳妇,喇叭唢呐火辣的声音,吸引到俞汉华的目光。

  突然他灵光一现,便去到库房,找出一根尘封已久唢呐,走出门外充满兴致地帮刘家公子吹迎亲曲。他的爹以前就是给别人吹唢呐的,村里红事白事都要他爹那根老唢呐过去。自从两年前病死后,俞汉华就将他的唢呐尘封起来。

  这次俞汉华来了兴致,这小伙子中气十足,低音豪放刚劲,高音尖锐而紧张。一下子吸引了不上人的目光。

  这时李宥谌认真聆听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了一首唢呐曲《百鸟朝凤》,如果这首《百鸟朝凤》可以在太后的寿宴上演奏,效果肯定不错。

  曾经身为的娱乐圈经纪人的他自然看过不少这些乐谱,当即就招呼俞汉华回来。

  “来来…小俞,我这有首曲儿,到时寿宴上给你配个琴师,由你用唢呐来演奏”李宥谌道。

  俞汉华很惊讶,方继辛也急忙忙过来看看是什么曲。

  很快乐谱就给写好了,不过现代乐谱他们看不懂,随带把哆来咪法嗦和音符教了一遍。

  俞汉华试了一遍,便对李宥谌说:“曲是好曲儿,可是我还得给师傅当马夫哎”

  “啊~”

  “啊~”

  钟荣和方继辛一人给了俞汉华一个爆栗。

  “我怎么就有你这么个傻徒弟”钟荣表示无语。

  “我是跟着你师傅打的,不过你也是欠打”方继辛交叉双手表示着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李宥谌也是幸灾乐祸地取笑:“哈哈哈哈,赶紧拿谱子去练,别给你们德鸣戏班丢脸了。”

  方继辛请来了一位那次演奏《送别》的琴师来配合俞汉华练习。

  这次寿宴各类作品在慢慢完善,晚上方老尚书便拉着李宥谌去秀芳楼饮酒。这里的歌姬舞姬全都是卖艺不卖身的清高女子。方继辛也是这里的常客了,这次寿宴也邀请了这里的姑娘过去跳袖衣舞。

  但是刚开始李宥谌就有点埋怨方继辛为什么带他来种地方,除了大饱眼福什么也干不了…

  看了看周围也是些比较年迈的富商或者是所谓的知识分子。

  其中原因李宥谌看了一下方继辛的身子就知道了,还有方老头他的第四房小妾也知道…

  听说秀芳楼的后台是和金陵商会有关,这里的花魁是金陵商会会长郑智仁的私生女。十八年前郑智仁与家中舞姬私通,被他老婆知道了,把舞姬赶出了家门。

  郑智仁被老婆压得死死的,不敢多言。那舞姬便四处流落,还生下一女,郑智仁得之就暗中派人将母女二人安置在秀芳楼之中。

  这次为皇太后表演的领队就是郑智仁的女儿,名为邵梅。

  方继辛和李宥谌一边喝酒一边欣赏几位歌姬的演奏,这时邵梅过来向方继辛行礼:“小女子,参加尚书大人”

  “哈哈哈,邵姑娘免礼,这位是老夫的朋友李宥谌李小友。”方继辛介绍李宥谌道。

  “邵梅见过李公子!”邵梅柔声道。

  李宥谌见邵梅面带桃花,长得亭亭玉立,可谓国色天香。对美女李宥谌向来是热情洋溢。

  “美女你好,呵呵…您坐您坐…”李宥谌一副猪哥相,眼见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方老头就看不下去了想:“这小哥应该是没见过女人吧!”

  “咳咳咳”

  邵梅也感受到李宥谌的热情,但碍于大众场合不敢发作,便扭扭捏捏地坐下。

  李宥谌知道自己刚刚发春了,场面很尴尬,顺手掏出了名片盒,递给邵梅一张说道:“呃…邵小姐这是我名片,哪天生意不好打我电话啊哈…”

  方继辛不想继续看李宥谌丢他的脸说道:“邵姑娘,李小友在这次寿宴的筹办帮了我大忙,你们的袖衣舞继续排练啊哈!”

  说完酒也不喝,便拉着李宥谌要走。

  邵梅怔怔看着张名片,噗呲一笑,便放进衣袖,转身回房…

  

第6章 入魔的甘前
皇娱司大使全文阅读作者:岚骚加入书架

  大合唱的曲目李宥谌已经定下来了,不是唱送别,而是一首名为《最美的光》的儿歌。这首歌李宥谌交给了刘清清主唱。

  李宥谌觉得刘清清的童声能很好的驾驭这首歌,她年龄比较小,声音比较娇嫩,唱起来非常有感觉,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女孩练习的时候也可以发挥得很好。

  甘前这小伙排练的时候根本不投入,整天吊儿郎当的。大家在排练,这家伙学着之前李宥谌折了根树枝,在摆来摆去。

  刚开始的时候几个老乐师把他给揍了一顿,简直就是瞎指挥。

  第五天,李宥谌处理好戏班那边的排练工作,便回太师府给合唱团当指挥。发现甘前已经走火入魔了,这家伙就跟在李宥谌背后,模仿李宥谌的指挥动作,根本停不下来。

  李宥谌留意到,其实甘前也不算瞎指挥,现在已经学得有李宥谌七分样,而且他的情绪和动作非常投入,思绪完全沉浸在演奏曲当中!

  这十岁的孩子,李宥谌对他稍微有点刮目相看了!便招呼他过来自己身边,对他说道:“甘前,你是不是喜欢指挥?”

  虎头虎脑的的小伙又挺了挺他的腰杆子道“其实也不算是喜欢,就是感觉很享受!”

  “呵呵,你这半大的小屁孩还知道什么是享受?”李宥谌乐道。

  “李哥哥,我想指挥,我想做指挥手”甘前没有太多解释,把心中想法便说了出来。

  李宥谌算是看出来了,这小伙骨子里就有一股劲,性格就像德国人那样严谨刻板……

  李宥谌摸摸他的头道:“我给你一次机会,就一次,等会儿给你来指挥,行的话以后都给你来。”

  “没问题!”甘前捏了一下拳头便站去了指挥位。

  “乐师,看指挥,所有人准备看指挥”李宥谌吩咐道。

  “起……”

  演奏开始,甘前表现很从容,没有一丝紧张。一个好的指挥手就是一个乐队的灵魂,小小的身躯挺得笔直,他的神情感染到在场每一位。

  乐师们也感受到不同的气场,手势扬起滑落的节奏把握得很好,一丝不苟的专注,给李宥谌的感觉就是未来的小泽征尔。

  进行到中间的时候,甘前的热情已经在他的手上和心中开始释放开来,发挥出强大的感染力,直至结束!

  演奏完,此时大家的状态都非常亢奋,李宥谌趁热打铁,对着甘前道:“小前,休息一刻,继续排练,小伙子我很看好你!”

  “乐队的老师们,到时后给他上去指挥你们有没有意见!”李宥谌向一众乐师问道。

  一个拉二胡的乐师道:“我怕我心脏受不了,好刺激啊…~”

  “哈哈哈哈…”

  谁能想到以后指挥千军万马的甘大将军,小时候竟然是位乐队的指挥手。

  奠定了甘前的指挥地位,李宥谌便打磨了一根指挥棒送给他,小甘前每天都抱着睡觉。

  皇宫中,方继辛正在指挥人手搭建舞台,陈颂扶着太后张氏在皇宫内苑里散步,太后边走边笑,很享受这种感觉。

  经历了那么多年战乱,张氏格外珍惜这种现在的安定生活,知道陈颂在大张旗鼓地给他举办寿宴后,对他骂骂咧咧的,浪费钱财浪费资源什么的,但是心里就像吃了蜜糖一样甜!

  “儿臣这次听方爱卿说,邀请了邹老太师新收的徒儿,帮忙给您策划节目,一个来自海外的年轻人。”陈颂对着张氏闲聊道。

  “哦?想不到老太师还收了新徒儿,我还以为他一声也不收徒了呢!”张氏对李宥谌有了兴趣。

  陈颂回应道:“对啊,就在我们去拜祭太祖皇上的时候从湖里救的,当时他还是个什么礼仪都不懂的愣头青。”

  “当年公公给朱贼陷于鄱阳湖中,老太师还收他为徒,想来定是不凡之人!”太后说道。

  “嗯嗯,朕也很好奇!此人到底有何能耐?这海外到底还有什么样的世界。”

  此时陈颂又想起了李宥谌带着众孩童演奏《送别》那一幕。

  有工部配合,舞台搭建的速度很快,在李宥谌帮的帮助下,又加上相声等节目,方继辛之前悬这的一颗心也放了下来。

  他的第四房小妾晚上也能感受到方老尚书的兴致!

  此时御膳房的厨子却拿些锅碗瓢盆来到来舞台处找方继辛,个个脸带怒容,凶神恶煞的。

  后面还有几个汉子抬着只猪和赶着几只鸭的。方老尚书看着这架势,吓得胡子都直了,还以为这帮人要造反。

  为首的御膳房掌厨把一只大白兔扔给方继辛道:“方老尚书,我御膳房跟你有多大仇?要是有什么深仇大恨直接找我便是,为什么还有如此折磨我们!”

  “就是”

  “就是,太欺负人了”

  “啥玩意啊,没见过这样的老头…”

  后面的厨师也是愤愤不平跟着说道!

  方继辛抱着兔子也是一脸懵逼:“我方某人跟你们这一群伙夫能有什么过节,你们为何过来恐吓我,不知道我肝不好吗。”

  “什么肝不肝的,你看看你这是什么菜单,什么清蒸哈什蚂,炸绣球的,我做是三十多年菜,听都没听过,还不是玩我?”掌厨把一页子的菜名甩给方继辛。

  方继辛一看,就是那李宥谌给的菜单,说是俩东北小伙到时念报菜名就得上,殊不知好些菜御膳房根本不会做!

  突然来了这个大乌龙,方继辛便明白过来这群厨子为何生气了。

  方继辛人老脑子可还是很灵活的捋着白胡子说道:“哈哈,大师傅别激动啊哈,这样…其实这些都是东北名菜,老地道了,不会做没关系,用面粉做个样子出来就行了嘛!哈哈”

  “那不就是糊弄人嘛,不行不行!”掌厨不答应。

  “这哪是糊弄人啊!这是帮你们研究新菜式,像那煮菜蟒…这大冬天的哪里还有蛇给你抓?煮几根淮山放几颗葱花,这不就煮菜蟒了!”方继辛分析道。

  “但是老尚书,我还是觉得不太妥啊!”

  “没事,就按老夫说得去办,事后你们再自己再慢慢研究,这些可都是新菜谱,在你这还是第一手!”邹普胜不耐烦地道。

  掌厨细想一会儿后觉得可行,对邹普胜说道:“那方尚书我们就按你说的做了,到时有什么问题别找我们啊!”

  “去吧去吧,多大点事啊,没事别来烦我!”

  “哎~兔子…兔子拿走,这畜生竟敢在老夫身在拉屎!”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岚骚所写的《皇娱司大使》为转载作品,皇娱司大使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皇娱司大使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皇娱司大使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皇娱司大使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皇娱司大使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皇娱司大使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