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科幻灵异小说 > 尸体速递员最新章节 > 尸体速递员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尸体速递员 连载中
分享尸体速递员

尸体速递员全文阅读

尸体速递员作者:没眼皮的蚊子(书坊

尸体速递员简介:生出来又被按回去,因此成了阴阳体质阴阳命的人,阴阳命的人非常特殊也非常苦逼,不仅仅命运多难而且还活不长,为了活下去,裴晓峰在师父的忽悠下干起了长途运送尸体的工作。谁曾想这份工作让他成了别人眼中的美味,看裴晓峰怎么利用特殊体质与天搏命。 https://www.uukanshu.com
-------------------------------------

尸体速递员最新章节第98章 北上
第2章 工作
尸体速递员全文阅读作者:没眼皮的蚊子(书坊加入书架
  干瘪小老头没让几个人进别墅,而是直接打开小货车的车箱门,一股冷气和怪异的味道扑面而来。

  车里放着一个棺材,干瘪老头儿指了指棺材说:“这里面装着一个死人,死了三天,必须尽快送他回家,他家给一万元的费用,送到之后还有三万元的酬金,谁把他送回去酬金归谁。”

  大家听了干瘪老头儿的话纷纷议论,裴晓峰一听就急了,这不是耍我玩儿吗,国家明令禁止运送死人,人死了都要在当地火化,除非有国家政府部门开具的证明,不然谁运谁倒霉。

  “我没开玩笑,这件事只有你能干,其他人是干不了的。”干瘪小老头儿神秘而猥琐的看着裴晓峰。

  “不可能,不就是开车拉死尸吗,我会开车,有什么干不了的。”山西小伙子想接这个活儿,上前说。

  干瘪小老头看了看山西小伙子说:“你干不了,不信试一试,你能开着车绕城市一圈儿不出事儿,这个活儿就交给你。”

  山西小伙子二话没说,开车门就上了车,把车发动起来。

  挣钱,无可非议,不过开着车拉死人挣钱无论谁都会犹豫,像他这样为了钱什么都不顾的人还真不多。

  “我说老家伙,半夜让他拉个死人出去,别出什么事儿吧。”裴晓峰有点儿替山西小伙子担心。

  裴晓峰对干瘪老头儿这么做非常不满,干瘪老头儿回敬他一句:“就你好人,担心他你替他,我知道,你开着这辆车出去一准没事儿,他吗就难说了。”

  大家都替山西小伙子担心,做邻居也有两个多月了,大家经常在一起,已经很熟悉,任何一个人出了事儿大家心里都会不好受。

  车灯晃着出了小区,不到十分钟,大家发现车又开回来了,出去的时候车开的很好,没想到回来车开的晃晃悠悠,小卡车一开回院子,山西小伙子迫不及待的开门跳下车,他脸色发白,二话没说就往别墅的门外走。

  “怎么啦?”裴晓峰喊道。

  山西小伙子把手放在嘴唇上,做了一个禁言的动作,从这个动作看他的神智还清醒,大家放心了不少。

  山西小伙子出了别墅突然狂奔起来,大家都感到害怕,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别墅。

  在裴晓峰出门的时候,干瘪老小头儿在他背后说:“蚊子,有什么想不通的来找我,我知道你的一切,呵呵,咱有缘。”

  靠,我自己的事情有些我自己都不清楚,你一个干瘪小老头能知道多少,裴晓峰想着连头也没回,他还是不相信这个老家伙。

  裴晓峰最后一个出大门,门悄无声息的关上了。

  回去大家都想问一问山西小伙子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没想到一问起这件事他就脸色发白,把手指放在嘴上不让大家说话,大家无奈只好各自回去睡了。

  打零工都是现找工作,现找工作工资难要,一般情况下打零工都是一天一结账,没想到从那天以后裴晓峰就再也没找到活儿干。

  几天过来裴晓峰就着急了,这样下去他连吃饭都成问题,同屋的两个小伙子出主意,让他找大师看一看。

  裴晓峰对所谓的大师不大相信,不过自从大学毕业三年多还没找到一份正式工作,就是打零工也是时间非常短的那种,长时间雇人干活儿的也不用他。无奈裴晓峰只好按照同屋两个小伙子说的地点,找到这个城市最好的大师,赵天罡赵大师。

  赵大师打扮的仙风道骨,让裴晓峰看了多少有了点儿信心,他要裴晓峰报生成八字,当他说出来之后赵大师板着指头算了一阵子,突然脸色大变,推说自己功力浅,算不出来,连卦金都没收就把裴晓峰赶了出来。

  出了门裴晓峰那个郁闷,什么大师,一个骗子而已。

  走投无路的裴晓峰只好去找干瘪老头,想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连一个工作都找不上,他从干瘪老头儿的话里听出来,这个家伙好像知道什么。

  干瘪老头的别墅在哪儿裴晓峰还记的,只是到了小区门口看门的保安不让他进去,他又不知道干瘪老头叫什么。反正无论怎么努力都找不到工作,手里剩余的钱还能坚持几天,于是他每天蹲在小区门口等干瘪老头出来。

  三天过去了,竟然没看见老头儿进出小区,裴晓峰有点儿沉不住气儿了,再这么下去饭钱花完见不到干瘪老头儿就得饿肚子。

  裴晓峰想方设法进入小区都失败了,小区到处装着监控,他成了门口保安的重点监视对象,一个好心的保安告诉他,这个小区没有像他描述的干瘪小老头儿,让他别费力气了。

  出来没闯出点儿什么就回去,会被人笑话的,再说就算回去也找不到工作,准不能让父母养一辈子吧,裴晓峰从郁闷变成了急躁,他心想,只要赚钱现在干什么都干。

  越迫切的想找到干瘪小老头,心里越着急,第四天裴晓峰一直等到天黑,吃饭的点儿都过了也没舍得离开,肚里饿的咕噜噜直响,心里非常忐忑。

  “蚊子,想通啦?”干瘪小老头儿阴冷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出现的很突然。

  裴晓峰回头看见干瘪小老头儿心里非常高兴,嘴上也客气了很多:“大师,我想来问问,我为什么一直就找不到工作。”

  干瘪小老头儿的回答差点儿气死他,小老头儿说:“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前两天上赶着要裴晓峰替他工作,现在倒好,问个问题都不告诉。

  “我,我替你工作几天还不成。”裴晓峰不情愿的说。

  干瘪小老头儿在裴晓峰眼里越来越神秘,他也越来越相信干瘪小老头儿也许真有点儿本事。

  “大师,老先生,算我求您啦,现在我手里没钱,等我有钱了一定会报答你。”裴晓峰放低姿态说。

  干瘪老头儿饶有兴趣的看着裴晓峰,就像看着盘子里的脆皮鸭,看的他身上直发毛。

  裴晓峰终于生气了:“拽什么拽,不说算啦,还能饿死老子。”

  裴晓峰转身要走,干瘪老头哈哈大笑说:“好啦,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告诉你,你的情况确实很特殊,也就是我,心眼儿好,别人绝对不会管你的。”

  “什么条件,说吧,装神弄鬼的。”裴晓峰不满的说。

  裴晓峰感觉自己进了一个圈套,真怀疑这几年这个老头一直跟着他,破坏他每次找工作,可是他又找不到证据。裴晓峰知道自己就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没什么特殊本事也没有特殊家世,老家伙没理由花几年时间和精力给自己下套儿。

  感觉终归是感觉,找不到工作没脸回家见父母,又不能这么干等着饿死,暂且不管是干什么,只要能赚钱养活自己,先干着,以后等有机会再选择自己喜欢干什么。

  没想到干瘪老头儿提出的条件是让裴晓峰给他当徒弟,他还理直气壮的说,虽然裴晓峰很有才,但是裴晓峰非常特殊,如果不给他当徒弟,将来会出大问题的。

  另外还不许裴晓峰来找他,只能他去找裴晓峰,有什么事儿他会和裴晓峰联系。

  这两个条件第二个裴晓峰很爽快的答应了,第一个他有点儿犹豫,现在连他叫什么干什么的都不知道就做他的徒弟,好像有点儿强人所难。

  “你是干什么的?让我做你徒弟得先告诉我你能教我什么。”裴晓峰问道。

  干瘪老头很固执,不答应做他徒弟就什么都不说,只是透露了一点儿裴晓峰找不到工作的原因。

  “不当我徒弟和你说多了也没用,你活到现在已经很幸运了,现在只是找不到工作,用不了多久你的身体还会出状况,恐怕活不过二十五岁。”干瘪老头儿冷冷的说。

  裴晓峰一听干瘪老头的话就着急:“什么话呀,你咒我死是不是。”

  裴晓峰今年二十四,六月生日,也就是说他的生命还有半年多。

  “蚊子,我是看你是个人才才和你说这些,你这样的人很多,你不当我徒弟有人会当的。”干瘪老头说的很随意。

  老家伙撒了谎,好多年之后裴晓峰才知道,像他这样的人普天之下就他一个。

  干瘪小老头儿的话裴晓峰有点儿不信,不过他的钱快花完了是事实,裴晓峰只想先从老头儿手里赚饭钱。

  小老头儿让裴晓峰做的工作不用问也知道,就是替他开车送尸体。

  裴晓峰从不相信世界上有鬼,胆子很大,虽然小时候灵异事件遇见很多,现在还依稀记着一些,不过他认为所谓的灵异事件大多数是想象出来的。现在科学解释不了的事儿很多,比如说鬼,也可能是人类的大脑受外界和内心因素的影响幻想出来的,常言说见怪不怪其怪自败就是很好的证据。

  “好啦,第二个条件我答应你,至于当你徒弟,我还得考虑考虑,毕竟这是人生的大事儿。”裴晓峰若有所思的说。

  裴晓峰说话很夸张,干瘪老头儿却很欣赏的点了点头说:“你是个认真负责的人,我相信你。”

  干瘪老头儿从兜里掏出一万元钱说:“钱你先拿着,这是路上的费用,车上放着的还是棺材,送到地方对方会付两万酬金,一半儿归你。”

  裴晓峰跟着干瘪小老头儿来到他的别墅,小卡车还停在院子里,干瘪小老头没让他进屋,给了一个地址和联系电话直接就把他打发出门。
第3章 运尸
尸体速递员全文阅读作者:没眼皮的蚊子(书坊加入书架
  出了小区裴晓峰开着小卡车回到住处,想把车停在门口准备休息一晚,明天一大早出发。

  山西小伙子这几天刚恢复过来,吃过晚饭他又在门口和大家侃大山,当裴晓峰把小卡车开进街道他就注意到了,正说的高兴被吓得一下停了下来。

  裴晓峰从车上下来,山西小伙子妈呀一声大叫抬腿就跑,由于没认清方向,一头撞在了墙上。

  和裴晓峰同屋的那个小伙子走过来说:“晓峰,你答应那个老头儿啦。”

  裴晓峰点点头说:“这么长时间连个工作都找不上,没办法,哥得吃饭呀。”

  这个小伙子对裴晓峰的情况有所了解,他知道裴晓峰大学毕业就一直找不到工作,现在混的连他这个小学没毕业的还差。

  虽然大家都同情裴晓峰,可是把一个装死人的车放在房子外面大家心里都不踏实,裴晓峰还没进屋许多人就对他提出了抗议,他们说不是嫌弃裴晓峰,只是弄个死人放在外面对大家都不好,尤其是那个山西小伙子,怕得要死。

  裴晓峰是好人,非常有同情心,在大家的一致反对声中,他开着车离开了棚户区。

  把车放在停车场,裴晓峰在一个饭店吃了饭后拿出地址仔细研究了一下,那个地方离这个城市一千多公里,白天赶路晚上休息得走两个白天,如果路上遇到什么事儿时间还会更长。

  裴晓峰知道国法规定必须火葬,被允许土葬的很少,走的时候干瘪老头儿没给他允许土葬的证明,这就说明他是在做违法的事儿。

  做违法的事儿就得悄悄做,如果白天被交警截住就赚不到钱了,尸体被弄去火化了没法和家属交代,裴晓峰前思后想之后决定晚上赶路,白天休息。

  吃过饭开车出城,找了一个加油站加满油就直奔高速。

  晚上车少,车开的比较快,第二天天亮的时候竟然走出了七百多公里,下了高速找了一个小店住下,把车放在背阴的地方,免得太阳把车里的尸体晒臭了露出马脚。

  白天除了吃东西就是睡觉,晚上吃过晚饭裴晓峰又接着走,如果一路顺风的话不到天亮就能到地儿。

  路上不是一般的顺,是非常非常顺利,一晚上都没发生什么,下高速,休息,上高速,一路狂奔。天快亮的时候又走了六百多里,这还是因为小卡车跑不起来,要是几十万的好车,一千多里一天一夜就能到达。

  天快亮的时候下了高速把车停在路边,裴晓峰下车伸伸腰,感觉快累死啦,他看看看看地图还有不到一百公里,再有一个小时就能到,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出错,他决定休息几分钟,撒泡尿,找个旅馆休息。

  毕竟是念过大学的,就算路边没人也不会站在路边掏出家伙就尿,裴晓峰下了公路往前走了十几步,找了一个土坎儿,准备站在土坎儿上往下尿。

  刚刚解开裤子,就听土坎儿下有人说话:“大哥,天快亮了,咱们回吧,剩下的一个咱们明天再来。”

  “找不舒服是不是,今儿晚上必须办的事儿没完,回去怎么向主上交代。”声音很低有点儿飘忽不定,很怪异。

  裴晓峰没想到土坎儿下还有人,急忙把掏出来的家伙又放进裤子,提着裤子退后两步,这要是一不小心尿到这两个人头上,麻烦大了。

  “大哥,天亮咱就走不了了。”一个阴冷略带沙哑的声音说。

  “怕什么,还有一刻多才鸡叫,你留在这里看着,我去路边等他。”另一个阴森飘忽不定的声音说。

  裴晓峰的尿意没啦,这两个小子要干什么,黑天半夜出来肯定没好事儿。裴晓峰自认为自己是好人,也做过见义勇为的好人好事儿,要是这两个家伙是坏人,到时候打不过报个警也算是帮助别人。

  裴晓峰往前悄悄的走了两步,伸出头向土坎儿下看去。

  土坎儿下两个身穿灰色中山装的人蹲着商量事儿,在他们面前停着着一辆马车,车上坐着许多人,有老有少。

  这些人都穿着新衣服,样式都很老,像是寿衣店里买的寿衣,脸上没什么表情都呆若木鸡,而且非常安静一句话也不说,好像是被什么人喂了药。

  裴晓峰看见吓了一跳,这么多人,他们是要干什么呀,当时他就蹲在地上,悄悄的看着土坎儿下的这些人。

  土坎儿下的两个人商量好之后一个原地守着,另一个向远处走去,裴晓峰一直看着走远的那个,没想到眼一花就消失不见了。

  留下的那个好像发现了什么,抬头向土坎儿上看,被他一看,裴晓峰差点儿吓得坐在地上,这个人脸很怪,花的,让人看上去似笑非笑,非常恐怖。

  裴晓峰胆战心惊的往后退,两条腿都快不由自主了,回到车上两腿直打颤,常言说,有事儿找警察,可是箱式小货车上拉着一口棺材,棺材里有一个死人,哪儿敢报警呀。看来这个见义勇为的事儿也不好干。

  裴晓峰没敢找旅馆休息,而是选择了加快速度一路狂奔,这几十公里是乡村公路,应该不会遇上交警,他想赶快完成任务拿钱走人。

  开出三十多公里裴晓峰就发现路边有个穿中山装的人在看他,虽然车速很快,一闪就过去了,但是他还是看了个清清楚楚,那个人脸色发灰,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眼睛就像死鱼眼。

  “兄弟,开的再快点儿,颠死我也认了。”一个飘忽不定的声音突然说道。

  声音在车里飘荡,裴晓峰一时无法听出声音是从什么地方传来的,心里有点儿害怕。

  “你他马是谁呀,神神叨叨的。”裴晓峰大声吼道。

  “兄弟,开的快点儿多给你三千块。”那个飘忽不定的声音又说。

  裴晓峰吓出了一身冷汗,现在车上就自己和后面棺材里的尸体,自己是司机,唯一的乘客是那具尸体,难道说话的是尸体?

  “你他马的是谁,给老子出来。”裴晓峰吼道。

  声音没了,一切都恢复了平静,车里只有裴晓峰自己的声音在回荡。

  天渐渐亮了,鸡叫声从路过的乡村传来,一切都显得祥和起来,晨的雾霭渐渐升起,朦朦胧胧的,裴晓峰担惊受怕的心这才放进肚子里。

  天大亮裴晓峰才把车停在庄稼地边撒了一泡尿,他一直在琢磨刚才到底是谁在说话,他不相信世界上有鬼,刚才差点儿吓尿了,现在他感觉自己有点儿好笑。

  上初中的时候裴晓峰的父母曾经告诉他,他从小常遇见灵异事件,上了中学后他专门找过大量关于神仙鬼怪方面的研究书籍。他现在相信所谓的鬼不过就是人死后残存的一些意念,这些意念有时候能影响人类的大脑,所以才会发生见鬼的灵异时间,其实人死如灯灭,根本就没什么鬼。

  裴晓峰的目的地是山下村,这座小村子坐落在一座小山的下面,村子不大,大约三百多户人家。

  车开到村边裴晓峰就远远的看见村口有一个灵棚,灵棚里没有棺材。农村人讲究死在外面的人不能进村,看来死者的家属知道自己把尸体给他们运来了。

  把车停在村口。裴晓峰下车按照干瘪小老头儿给的电话拨了号。

  接电话的是个老太太,听说尸体运来了急忙说:“我们马上过去。”

  不到十分钟一群披麻戴孝的男女老少从村里哭哭啼啼的走了出来,走在中间的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

  裴晓峰拿着纸条儿确认找对了人之后打开小货车的车厢,女人在哭,几个男人上车七手八脚的把棺材抬下来,裴晓峰反而被晾在了一边。

  谁家死了人都会难过,裴晓峰知道现在不是提钱的时候,当人们把棺材抬进灵棚放好才有人过来招呼裴晓峰,告诉他在家里已经给他安排了休息的地方,让他先休息一天,明天再回。

  裴晓峰赶了一夜的路又困又累,在这家人的安排下他草草吃了些东西就睡了,直到吃午饭的时候才被叫醒。

  农村的丧事习惯大办,灵棚虽然设在村口但是酒席设在家里,死者家里非常热闹,还雇了几个吹鼓手吹吹打打的,人来人往正在大摆筵席。和结婚办喜事儿区别不是太大,就是多了些穿孝服的人没有新房新娘新郎罢了。

  裴晓峰吃饱喝足又回房休息,他对这里的人不感兴趣,只是等明天拿到酬金踏上回程。

  天黑之后死者的家属簇拥着老太太来到裴晓峰休息的房间,他们说了一大堆感谢的话把两万元现金递给裴晓峰。

  当死者的家属都走了裴晓峰一个人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了,白天睡的太多,现在不困了。

  裴晓峰坐起来点了支烟,靠着床头想昨天的事儿,这件事很蹊跷,最让他奇怪的是什么人和他说话。裴晓峰想来想去认定死者还留有一丝念力,是死者的念力在影响他的大脑他才听到的声音。

  死在外面的人留有一丝意念完全正常,人都有故乡情结,都想落叶归根。

  裴晓峰的一支烟还没抽完门哐当一声被推开,有人闯进屋里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哥,帮帮俺爹吧。”

  听声音是女人,裴晓峰急忙开灯,在灯光下一个穿着一身孝服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子跪在地上,仰头看着裴晓峰。

  女孩子很漂亮,一身白色的孝服和脸上哭红的双眼让她显得很憔悴,任何男人看了都会产生保护她的想法。
第4章 帮忙守灵
尸体速递员全文阅读作者:没眼皮的蚊子(书坊加入书架
  “妹子快起来,有什么好好说,别这样。”裴晓峰一边下床一边说。

  裴晓峰的脚刚挨住拖鞋又急忙把腿收回被子,一着急他忘了现在没穿裤子。

  盖好被子裴晓峰说:“妹子,能不能先出去,我穿上衣服。”

  跪在地上的女孩子调皮灵动的大眼看了看裴晓峰,脸一下红了:“好,好,我马上出去。”

  穿好衣服把女孩子叫进来,裴晓峰给女孩子拉过一把椅子让她坐下,自己坐在床上问道:“出什么事儿了?”

  女孩儿用了足足五分钟才把事情说清楚,原来她刚刚睡下在半睡半醒的时候就听见父亲在和她说话,她父亲说自己有难需要裴晓峰帮忙,还说路上答应给裴晓峰三千元钱,让她给送过来。

  裴晓峰看着姑娘手里的三千元钱没接,他来到之后就发现这家人家并不怎么富裕,这三千元钱的事儿有点儿太蹊跷了,如果姑娘说的是真的,那么路上和他说话的一定是死者。

  裴晓峰又详细的问了一下,姑娘正在给他解释,姑娘的两个哥哥和母亲就走了进来,他们三个也是一进门就扑通跪在地上,而且说的话和女孩儿说的一样。

  裴晓峰扶起大家说:“快起来,大家别这样,只要能帮你们的我一定帮。”

  裴晓峰心地善良,他觉得只要能帮别人的就该帮一下,每个人都会有困难的时候,人就应该互相帮助。

  裴晓峰详细了解了一下情况,女孩儿的哥哥告诉裴晓峰他们需要他晚上陪着守灵,他们的父亲告诉他们晚上有奇怪的东西来抓他走,只有裴晓峰能帮的了他。

  裴晓峰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虽然他也感到害怕,但是他对这家人非常同情,很想帮他们。

  临出门的时候女孩儿的哥哥把三千元钱硬塞进裴晓峰的兜里,裴晓峰无奈只好收下,不然这家人会认为他不诚心帮忙。

  这里离山很近,秋天的夜晚有点儿凉,女孩儿的哥哥出门的时候还专门给裴晓峰拿了一个军大衣。

  三个人来到灵棚裴晓峰烧了几张纸就找了把椅子坐下,他刚坐下一个非常悠远像是在灵棚上飘荡的声音说:“谢谢小兄弟,这下我放心了。”

  听到这个声音裴晓峰虽然有点儿害怕,但是他不惊慌了,他已经知道是死者的残念在影响他的大脑。人最害怕的是未知的事情,对已知的事儿害怕就少多了。

  这家人家姓刘,兄妹三个,最小的女孩儿叫刘梅,老大叫刘海,老二叫刘涛。妹妹还在读书,哥儿俩平时都在外打工,这次是为了给父亲办丧事儿才回来的。

  “刘大哥,你听见有人在说话吗?”裴晓峰转脸看着正在抽烟的刘海问道。

  刘海很奇怪的摇摇头说:“没声音,怎么啦?”

  裴晓峰笑了笑说:“没什么,也许我多疑了。”

  守灵是件很乏味的工作,灵棚里灯火通明,他们三个聚在一起坐在椅子上,为了赶走那种莫名的害怕他们不停的抽烟聊天儿。

  死者是在工地上干活儿砸死的,两个儿子和死者在一个工地,他们为了完成老父亲土葬的遗愿用赔偿款雇人把父亲的身体运送回来,他们的小妹在念大学,他们一家打工赚的钱除了生活就都供小妹念书了。

  裴晓峰没说他的情况,他只是看着远处的黑暗听刘家兄弟说,夜渐渐深了,一股阴冷的风吹来,好像这个晚上比其他晚上都冷。

  “兄弟,还是穿上军大衣吧。”刘海把军大衣披在裴晓峰身上。

  裴晓峰也没客气,他把军大衣穿上往紧裹了裹,就在他再次抬头看向黑暗的时候,一个脸色发灰,身穿中山装的中年男人隐隐约约的出现在黑暗中。

  裴晓峰心里一惊,这个中年男人昨天见过,他曾经站在路边看自己开车走过,当时的印象非常深。

  怪事儿见的多了也就不再怪了,裴晓峰很快就恢复过来,不再紧张,他坐在椅子上没动,心想,我倒要看看这个家伙要干什么。

  刘家兄弟也看见了穿中山装的人,他们都把注意力集中到那个人身上,虽然他们感到奇怪,但是并没太害怕。

  “兄弟,哪儿有个人。”刘涛站起来来到裴晓峰身边说。

  裴晓峰点点头说:“刘哥,等一会儿无论看见什么都别害怕,咱们三个他才一个,奈何不了咱们。”

  听了裴晓峰的话刘家兄弟害怕起来,本来他们心里把这个穿中山装的人当成了普通人,经裴晓峰一说他们才知道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穿中山装的并没进一步行动,他站在远处看着灵棚好像很犹豫,像是在担心什么。

  几个人互相看了有半个小时穿中山装的人消失了,十分钟后,两个穿中山装的人出现,其中一个是刚离开的那个,另一个裴晓峰也见过,是那个在土坎儿下面的花脸。

  看见这两个人裴晓峰似乎明白了,他们可能是在收集死者的念力,念力不散的死者都是他们收集的对象,自己运来的尸体就是担心被他们收走才求自己帮忙的。

  现在裴晓峰心里没底儿了,这两个人一看就不是一般人,死者的念力都能收集说明他们有特异的能力,自己没有什么特殊能力,看来这个死者的残存念力保不住了。

  两个穿中山装的人商量了一阵子,好像在做什么决定,刘涛和刘海哥儿俩吓坏了,他们两人都紧张的站在裴晓峰背后看着两个穿中山装的人。

  “兄弟,这两个是什么人,怎么长得这么瘆人?”刘涛声音颤抖的问道。

  裴晓峰为了减少刘家哥儿俩的恐怖感没敢提路上遇到的事儿,他深吸一口气说:“刘哥,别害怕,不是还有我在吗?”

  现在裴晓峰心里也非常忐忑,他脑袋里各种想法飞速出现又被他否定,对这种莫名其妙的存在自己根本就没办法,不过如果现在转头逃掉哪还是人吗,既然已经答应人家了就得坚持到底。

  为了表示自己镇静裴晓峰直了直腰翘起二郎腿,掏出一颗烟点上,他感觉自己点烟的时候手有些发抖。

  现场气氛很紧张,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在黑暗和灯光的交界处两个穿中山装的静静地站着,像是两尊雕像。

  一支烟抽完裴晓峰扔掉烟头想了想站起来说:“你们是什么人,有事儿吗?”

  裴晓峰不相信这个世界有鬼,即使现在他确定路上死者和他说过话,但是他还是相信和他说话的只是死者的一段残存的念力,死在外面的人都心有不甘,他们都有强烈的回归故乡的意念,这段残存的念力在他们回到故乡入土之后就会消失。

  裴晓峰的老家是东北沈阳,他从小就继承了东北人的豪爽大方,为人处世方面很有血性胆子也大,敢做敢为。曾经为了帮助人打架砍过人,虽然那次帮人成了笑柄,但是他感觉自己做的没错。

  两个穿中山装的人听到裴晓峰的话都看了过来,他们有一种蠢蠢欲动的样子,但是什么也没说。

  裴晓峰回头看了看刘家哥儿俩,这哥儿俩身子都在发抖:“二位刘哥,别怕,有什么好怕的,坐在那儿看我的。”

  等刘家哥儿俩坐下裴晓峰往前走了两步说:“这里是灵棚,你们没事儿就都给老子滚开,大半夜的少来给老子惹麻烦。”

  灰脸儿看了看裴晓峰嘴里发出一阵嘿嘿的笑声,笑声沙哑阴冷又飘忽不定,忽而像是在耳边,忽而又像是在非常遥远的夜空中。

  裴晓峰心里一阵紧张,他知道这两个人和自己耗上了,干瘪老头儿真他马不是东西,拿钱勾引自己让自己来趟这趟浑水。

  裴晓峰虽然有时候办事鲁莽,但是他也是个聪明人,知道现在全靠自己了,他不能显露出害怕来,如果自己一表现出害怕,没准儿这两个家伙敢直接冲过来。

  突然一阵阴冷的寒风刮过,棺材前面的火盆里纸灰被风刮的打着卷儿飞了起来,挂在灵棚上的两个水银灯摇摆不定。

  “小子,你以为你能守住他吗,还是让他乖乖的和我们走吧。”花脸儿说道。

  花脸儿刚说完,另一个声音在裴晓峰耳边响起:“不,救我,我不想和他们去,他们不是好人。”

  裴晓峰身体抖了一下,他竭尽全力保持镇静,心想,看样子这两个家伙对自己有所顾忌,不然早就冲上来了。也许自己真的不了解自己,那个干瘪小老头儿一定知道许多自己不知道的情况,这次回去一定要好好问一问他。

  裴晓峰又做了一次深呼吸才镇静下来,他往紧里裹了裹军大衣转身来到棺材旁边说:“刘老伯,有我在你就放心吧,不管他们是什么鬼东西我都给你灭了他。”

  刘家哥儿俩现在已经被吓得浑身筛糠,他们常年在外打工,也都是胆子很大的汉子,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身体根本就不听自己的,他们现在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小崽子,这件事不是你能管的了得,马上离开就放过你,不然有你好看。”灰脸人开始威胁裴晓峰。

  裴晓峰一直等着他们过来,这两个穿中山装的人只是说话没有行动,他们有所顾忌,虽然不知道他们在顾忌什么,但是裴晓峰心里踏实多了,紧张也渐渐消除,一种掌控一切的感觉油然而生。

  对这种人裴晓峰当然不会和他们客气,说话还是骂骂咧咧的:“马比的给老子听着,再不滚开老子就动手了。”

  刘家哥儿俩见裴晓峰这么有底气也镇静了许多,没刚才害怕了,他们紧张的看着两个穿中山装的人,担心这两个人上来对他们老爹的尸体不利,他们用手抓着椅子准备动手。
第5章 老子不怕你
尸体速递员全文阅读作者:没眼皮的蚊子(书坊加入书架
  裴晓峰见刘家哥儿俩不再害怕心里更踏实了,心想不管这两个穿中山装的是什么人,只要他们敢过来就直接处理掉。

  处理掉这个词三年多没用了,自从大学毕业找不到工作裴晓峰心里就没了自信,过去和人打架从来都是一句处理掉,而且从来都没吃过亏。

  裴晓峰信心十足的说:“刘哥你们过来守着,这两个家伙就交给我了。”

  刘家哥儿俩拎着椅子来到棺材边,两人一前一后站好后裴晓峰准备离开,这时棺材里一个低沉而又急促的声音响起:“别,你别走,你一走他们就会过来,不过你也别一直站在棺材旁边,我很不舒服。”

  裴晓峰感到奇怪,尸体怎么会很不舒服,难道他还没有彻底死去?

  “老伯,你不是死了,怎么会很不舒服?”裴晓峰好奇的问道。

  在裴晓峰问话的时候,刘家哥儿俩都紧张的看着他,他们什么都没听见,不知道裴晓峰为什么这么说,心里都把裴晓峰当成了大师,连看裴晓峰的目光都变得非常尊敬和钦佩,就像一个虔诚的佛教徒看着一尊佛像。

  “我也不知道,你一靠近棺材我就感到好像有一股吸力,好像要被吸进一个黑洞。”这次声音很明显是从棺材里传出来的。

  裴晓峰对应对这种神神叨叨的事儿一点儿都不懂,他相信世界上有许多神秘的存在,有许多人类无法解释的事儿,怎么应对这种事儿需要相关的知识,现在什么都不懂只好坚持一会儿算一会儿了。

  裴晓峰往前走了几步,棺材里的声音再次出现:“可以了,现在好受多了。”

  反正现在是耗时间,裴晓峰拉过椅子坐下,两眼一刻也不离灯光和黑暗交界处的两个穿中山装的人。

  过了一个小时两个穿中山装的人开始急躁起来,再有两个小时就天亮了,灰脸吼道:“小子,赶快离开,别多管闲事,不然以后主上和你没完。”

  裴晓峰见对方说话哈哈大笑说:“有本事过来,老子不怕你。”

  花脸也急了,他来回走动,不时的向灵棚靠近又退回去,嘴里不停的怒骂,骂声如诉如泣充满了怨毒。

  谩骂不行花脸开始玩儿起了变脸,他不停的到处乱跑,花脸一会儿变绿一会儿变红,并且发出凄惨阴森的笑声,笑的人浑身起鸡皮疙瘩,让人毛骨悚然。

  裴晓峰担心刘家哥儿俩坚持不下去,他头也不回大声喊道:“刘哥,你们两个把眼闭上,把耳朵堵上,别管发生什么事儿都别动,只管站在那里别动。”

  两人现在对裴晓峰非常信任,听了裴晓峰的话马上放下椅子闭上双眼,用双手把耳朵堵住。

  花脸折腾了一个小时才停下,裴晓峰无动于衷的看着,偶尔点支烟,就好像在看一场精彩的表演,虽然他心里也在担心,怕这两个家伙不顾一切的冲过来,但是他竭力不在脸上表现出来。

  花脸停下无奈的看了看灰脸,他现在已经黔驴技穷,在等灰脸想办法。

  灰脸骂道:“骂道,敢和爷作对,迟早收了你。”

  “大哥,现在咱们怎么办?”花脸问道。

  灰脸上前一步说:“我来对付他。”

  灰脸说完顷刻间阴风凄惨,黑雾从黑暗中弥漫而出向灵棚围了过来,黑雾中传开飘忽不定的凄惨的哭声,灵棚在黑雾中摇摆不定,似乎要塌了。

  裴晓峰感觉一阵晕眩,他使劲晃了晃脑袋,一个电钻开动的刺耳声音在脑海中出现,他感觉这个声音是从脑袋内部出现的,而不是耳朵听见的。

  现在裴晓峰真的没什么办法了,自己又不是抓鬼大师,再说面前的这两个东西倒是是什么也弄不明白,虽然他坚信世界上没鬼,但是影视剧关于鬼怪的叙述对他的影响很大,他不自觉的进入了一种幻觉中,眼前到处鬼魅漂浮,血山尸海在围着他旋转。

  “不要抓我,救我,救我。”刘老伯的喊声突然钻进裴晓峰的耳朵。

  裴晓峰一激灵,眼前的一切猛然消失不见,裴晓峰发现灰脸已经进了灵棚,离棺材还有五六步,正站在那里做一个套古怪的动作。

  “尼玛的敢迷惑老子,找死。”裴晓峰毫不犹豫的大吼一声扑了过去。

  裴晓峰两步就来到灰脸背后,一拳打向灰脸的脑袋。

  裴晓峰中等个子,体格也很普通,但是他出拳的力度却非常大,在大学的时候打架很少有人挨他一拳不倒的。

  灰脸发现裴晓峰过来急忙回头,裴晓峰的拳头正打在他的脸上。

  裴晓峰感觉好像没打着东西,空荡荡的,没有着力感,差点儿闪了胳膊,但是他却看见灰脸一声惨叫倒飞出去,倒在棺材边的地上。

  不管打到没打到这一拳是起了作用了,裴晓峰扑上去一脚踢在灰脸的肚子上,灰脸被他踢的飞了起来,落在五六米远的地上。

  踢灰脸的时候还是没感觉,但是有效果,这次裴晓峰的胆气更足了,他也不考虑怎么就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再次扑了过去。

  灰脸也没想到裴晓峰能打到他,他第一次被打倒就愣住了,竟然没有躲避,当第二次被裴晓峰踢飞才反应过来,刚一落地就消失不见了。

  胆气都是练出来的,本来裴晓峰就是无神论者,再加上最近两天怪事儿不断都没有对他不利,他虽然感觉奇怪但是一点儿都不害怕了,现在这两个穿中山装的人在他眼里就是两个小痞子,如果他们敢过来他相信自己一定会给他们一顿暴揍。

  灰脸再次出现在花脸身边显得很颓废,花脸也感到震惊:“大哥,咱们走吧,惹不起。”

  “回去怎么和主上交代,难道说咱们被一个人给打回来了?”灰脸恶狠狠的问道。

  “哪,哪咱们也没办法,这个小子阴气比咱们还重,咱们根本就承受不了呀。”花脸叹口气说。

  两人在远处说话裴晓峰根本就听不见,他见灰脸跑了就再次坐在椅子上,信心十足的看着他们,现在连个穿中山装的在黑暗中若隐若现,好像随时就会消失一样。

  一个小时过后,东方发出鱼肚白,马上就要天亮了,裴晓峰感到有点儿困了,两个穿中山装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裴晓峰点了支烟狠狠的吸两口开始闭目养神。

  鸡叫声传来,刘家哥儿俩放下酸困的双臂睁开眼,看见周围什么都没有,穿中山装的两个人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裴晓峰手里夹着一根烟好像睡着了。

  “大哥,我过去叫醒裴大师,问问情况。”刘涛活动了一下胳膊准备过去。

  “别过去,让裴大师休息一会儿吧。”刘海一把拉住刘涛的胳膊说。

  裴晓峰闭眼就睡着了,直到烟头烧到手才惊醒,他腾地一下站起来,一看天亮了才再次坐在椅子上。

  “裴大师,他们走了。”见裴晓峰醒了刘海说着和刘涛匆忙过来。

  裴晓峰被他们叫大师叫的有点儿不习惯,怎么一夜之间兄弟就变大师了,他急忙站起来说:“刘哥,别这么叫,还是叫兄弟听的舒服。”

  刘家兄弟也是爽快人,两人哈哈笑着叫了声兄弟。

  不一会儿有人来接替他们,他们三个回到刘家,刘梅像是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的跑了出来。

  “裴哥,晚上没事儿吧。”刘梅一出门就拉住裴晓峰胳膊问道。

  “去去去,瞎嚷嚷什么,晚上可把我们吓坏了。”刘涛扒拉开刘梅拉着裴晓峰胳膊的手。

  “哥,快说说,晚上到底看见什么了?”见刘涛这样说刘梅好奇的问道。

  如果把昨晚的事儿说出来肯定会把这个女孩子吓到,裴晓峰还没等刘涛说话急忙说道:“也没什么,晚上挺好的。”

  刘海听裴晓峰这么说向裴晓峰投来钦佩的目光,他知道裴晓峰怕说出昨天的事儿他的家人会更加担心,他急忙对刘梅和刘涛说:“行啦,别说啦,先让裴兄弟吃点儿东西休息一下,昨天一夜都没睡上他一定很困。”

  昨天晚上裴晓峰打灰脸的时候刘海偷看了,他吃惊的发现两个穿中山装的根本就不是裴晓峰的对手,裴晓峰打他们就像大人打孩子一样。

  刘海相信这个世界有鬼,他确信两个穿中山装的就是人们口口相传的叫差鬼,他们是来带走父亲魂魄的,裴晓峰竟然能暴打叫差鬼这可太神了,既然父亲不愿离开现在就只有裴晓峰能把叫差鬼挡住。

  裴晓峰吃过早饭就回屋休息了,刘海等裴晓峰休息之后把昨天看到的事儿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母亲。

  老太太听了半天没说话,鬼这种事只是人们口口相传,没人见过,谁知道这次竟然真的出现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农村都讲究停尸三天或者七天,现在是秋天,中午天气还很热,尸体不可能停七天大办丧事儿,他们只能停三天。

  常言道入土为安,只要尸体入土一切就都结束了,老太太相信如果还没入土魂魄就被勾走会很不吉利,她决定再去求裴晓峰,让他再留一个晚上,等到明天出殡之后再离开。

  吃过午饭老太太带着儿女到裴晓峰屋里找他,提出让他再帮他们一晚上,裴晓峰毫不犹豫就答应了,经过昨天晚上的事儿裴晓峰有了底气,反正急着回去也没事儿干,他对这两个穿中山装的人也非常好奇。

  刘梅见两个哥哥神神秘秘的,知道昨天晚上有事儿发生,下午她就找到母亲,要求晚上替父亲守灵。

  老太太起初根本就不答应,但是刘梅毕竟是南开大学的高材生,不到一个小时她母亲就被他说的没话可说,老太太最终答应了。

  晚上裴晓峰再次守灵,不过这个晚上风平浪静,整个晚上刘梅都围着裴晓峰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第二天刘梅简直成了裴晓峰的小妹,刘海和刘涛倒被晾在了一边。
第6章 阴阳体质阴阳命
尸体速递员全文阅读作者:没眼皮的蚊子(书坊加入书架
  出殡之后裴晓峰才离开刘家,临走的时候刘老太太非要再给他一万元钱,裴晓峰现在非常了解刘家的情况,他家也没多余的钱,这些钱是赔偿款,因此他惋言拒绝了。

  离开刘家的时候刘梅悄悄的问了裴晓峰地址,她说还有多半年就大学毕业了,至于大学毕业后她想怎么样没说,裴晓峰也没多问。

  回城后裴晓峰把车停到别墅院子里是下午,他没看见干瘪小老头儿,穿唐装的胖管家也没让他进门,带回来的酬金没给胖管家,钱必须交给干瘪小老头儿,免得弄差了,另外他还有许多话要问干瘪小老头儿。

  胖管家没问钱的事儿,他转身走出别墅的时候胖管家告诉他主人会去找他的。

  回到出租屋裴晓峰倒头就睡,天黑之后被一阵敲门声惊醒,开门一看干瘪小老头儿笑嘻嘻的站着门外看着他。

  裴晓峰相信干瘪小老头儿知道许多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他没好气的掏出一万元钱丢给小老头儿说:“拿着你的钱滚打,以后不给你打工了。”

  裴晓峰说完就要关门,干瘪小老头猥琐的笑着说:“蚊子,难道你就不想和我谈谈路上遇见什么啦?”

  裴晓峰没好气的看着个干瘪小老头说:“老家伙,你他马的心真够黑的,这种玩儿命的活儿也让老子去干,你咋自己不去?”

  干瘪小老头也没生气,往前凑了凑说:“这种事对别人来说还真是玩儿命,至于你吧只能是有惊无险。”

  现在裴晓峰非常想知道情况,他转身回屋说:“进来吧,我有些事儿想问一问你。”

  干瘪小老头猥琐的探头向屋里看了看说:“还是算了吧,没吃饭吧,要不咱们出去吃顿饭吧。”

  裴晓峰睡了几个小时早就饿了,很爽快的答应了。

  吃饭没进饭店,而是找了个人不多的大排档,叫了菜和啤酒坐下,裴晓峰给小老头儿和自己倒上酒说:“老家伙,说吧。”

  干瘪小老头露出猥琐的笑容,而且很得意:“蚊子,具体和你说什么我也不知道,这样吧,先把你的经历和我说说。”

  裴晓峰把整个过程毫无保留的和干瘪小老头说了一遍,干瘪小老头边听边神秘的笑,裴晓峰越说越生气。

  “你他马笑什么,是不是耍了我感到高兴?”裴晓峰喝了一大口啤酒把杯子狠狠的咣铛一声放在桌子上说。

  “别,蚊子,别误解我,有些事我确实没和你说,要是你答应给我做徒弟我就告诉你。”干瘪小老头没动啤酒杯也没拿筷子,两手支着脑袋盯着裴晓峰说。

  裴晓峰给自己倒满酒说:“想都别想,还想再骗我。”

  其实干瘪小老头也没骗裴晓峰,这次裴晓峰出去赚了一万三酬金,路上的费用还剩下五千多,一趟下来一万八,这种工作的收入是其他普通工作的几倍。

  经过打那个穿中山装的灰脸裴晓峰对这种工作有了信心,他相信就算真的人死了有残存的念力也伤不到自己,现在这么说只是生干瘪小老头的气说的气话。

  “蚊子,其实我收你为徒也是好心,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虽然很好,但是你这种体质的人一般都活不过十五,你能活到现在就是个奇迹,如果再不采取措施你活不过二十五岁生日。”

  干瘪小老头说的有些危言耸听,但是最近几天裴晓峰怪事儿见多了,对他的话多少有点儿相信。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裴晓峰嘴上可不这么说,他可不愿意让这个老家伙看见自己害怕去求他,到时候他就更拽了。

  干瘪小老头似乎看透了他的心里,他也没有强求裴晓峰做他的徒弟,提出只要答应接着给他打工就告诉他一些事儿。

  为了弄清真相裴晓峰只好答应暂时给他打工,至于什么时候离开到时候再说。

  干瘪小老头做出了让步,裴晓峰对他的太度缓和了许多,指了指酒杯说:“喝吧,这次我请客,别客气。”

  干瘪小老头没喝酒也没吃菜,他看着裴晓峰吃喝默默叨叨的说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裴晓峰是一个少见的阴阳命的人,所谓阴阳命就是阴年阴月阴日生和阳年阳月阳日出生的人。

  人的命有四种,一种是普通人也就是阴阳基本平衡的人,这种人不管命相偏阴还是偏阳都在一定的范围内,除了脾气有些不同外其他的都不受影响。

  另两种是纯阴和纯阳命的人,孤阴不生孤阳不长,这两种命相的人一般都长不大,很难过十六岁。

  第四种就是裴晓峰这种阴阳命的人,这种人理论上讲不可能出现,至于他是怎么生出来的恐怕只有自己的母亲知道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出生的时候正是阴阳交替的时候,而且生出来一部分又被收回母亲的身体,然后又被生出来。

  这种解释简直就是胡说八道,裴晓峰根本就不相信,后来干瘪小老头给他分析了尸体说话他才相信小老头有点儿本事,才认为自己出生的时候真有可能出现了什么变故。

  干瘪小老头告诉他尸体和他说话确实是尸体的残念影响了他的大脑,由于他是阴阳之体,所以这些残存的念力能和他沟通,对他身体没什么影响,如果是普通人受了这种残存念力的影响多半会生病的。

  干瘪小老头讲述的时候还说了许多道家的观点,这些东西裴晓峰听了非常新奇,随着越来越相信干瘪小老头的话他害怕起来,根据干瘪小老头的说法,他还有不到一年的寿命。

  “哎,老先生,大师,你就帮我一下吧,我知道你是高人,一定会有办法的。”裴晓峰放下了姿态,气也消了,求开了干瘪小老头。

  干瘪小老头摸了摸没有一根胡子干瘪的下巴说:“你是阴阳之体,本来不应该存在这个世界,要想活下去必须要使天道所容,只有不违天道你才能活下去。”

  裴晓峰虽然没听懂,但是他知道自己有救,一下高兴了:“老先生,这么说我还有救?”

  “当然有救,不过我救不了你,救你只能靠你自己。”干瘪小老头现在的样子很神秘也很欠揍,不过裴晓峰还是忍了。

  裴晓峰经过进一步询问才知道,天道就是自然,想弄清天道理解天道的运行需要许多知识,现在一下也解释不清楚,需要裴晓峰先学习一些知识以后再向他解释。

  裴晓峰吃饱了之后抹了抹嘴站起来付了帐,干瘪小老头一口也没吃,酒也没喝,要的五瓶啤酒都让裴晓峰喝了,他站起来有点儿晃。

  干瘪小老头从兜里掏出一本薄薄的泛黄的线装书递给裴晓峰,告诉他这本书讲述了一些道法的基础,让他回去认真学习,以后的任务中用的着。

  裴晓峰看都没看就把书塞进兜里,反正现在也答应给这个老头儿打工了,他给书看自然有他的用意。

  离开前裴晓峰晃着脑袋问干瘪小老头姓什么叫什么,干瘪小老头猥琐的笑着说:“不给我当徒弟就别问了,等什么时候答应给我当徒弟我再告诉你。”

  干瘪小老头转身走了,天已经很晚快到午夜,裴晓峰一个人站在冷清的路边等出租车,这里虽然离居住的棚户区不远,但是现在自己也是有钱人了,而且还有了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他相信自己以后再也不用为了省钱往回走了。

  晚上打车不容易,过往的车都有人,好不容易拦住一辆没人的出租车,上车说出地址,司机诧异的往后看了看,他感到这个司机好像在哪儿见过。

  今天酒喝了不少,车开起来之后裴晓峰就靠在后座上睡着了,不一会儿司机喊道:“嘿,大哥,到啦。”

  裴晓峰醒来掏钱准备付车前,司机看着他表情古怪的说:“大哥,不用付钱了。”

  这一句不用付钱提醒了裴晓峰,这时他想起来了,这个司机就是上次拿冥币找零的那个出租车司机。

  “玛德这次让老子逮住了吧,上次拿冥币骗我。”裴晓峰伸手一把抓向司机。

  司机象见鬼一样噌的一下从车里跳了出去,连车门都没开。

  裴晓峰开门下车用手指着司机说:“你还敢跑,信不信我灭了你。”

  司机害怕的站在马路上说:“大哥你别过来,听我解释好吗?”

  裴晓峰站住说:“说吧,要是解释不出个道理来有你好看。”

  “大哥,我前一段日子出车祸了,现在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死是活。”

  司机的话一出口裴晓峰明白了,刚才干瘪小老头和裴晓峰说过,由于他是阴阳之体,所以他能看见许多别人看不见的东西,这个司机有可能也是一段残存的念力。

  裴晓峰看着司机可怜巴巴的样子说:“好啦,死活就别说了,解释解释你为什么骗我。”

  通过司机解释才知道,这个司机出车祸死了,但是他心里非常担心自己上大学的妹妹,于是就来到这个城市每天还是坚持出车,想赚钱供妹妹完成学业。

  这个司机普通人当然看不见了,所以他从死到现在就在两个城市拉过两次客人,这两次还都是裴晓峰。

  裴晓峰对这个司机非常同情,死了还念念不忘自己的妹妹,他叹口气说:“兄弟,我最近也没事儿干,要不我替你看看你妹妹去。”

  司机扑通跪下说:“太谢谢你了,大哥,你是我们兄妹的恩人,我以后会报答你的。”

  裴晓峰心想,人都死了就剩一丝残念了还报答个屁呀,不过他没说出来。

  司机姓赵,他的妹妹叫赵雅茹,在本市的科技大学读书,裴晓峰把这些都郑重其事的记在兜里的一个小本子上,司机千恩万谢之后又说了许多拜托的话才开车离开,当司机走了裴晓峰才想起来忘了问一问,一丝念力怎么还能开车,他是怎么把车开走的?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没眼皮的蚊子(书坊所写的《尸体速递员》为转载作品,尸体速递员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尸体速递员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尸体速递员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尸体速递员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尸体速递员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尸体速递员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