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凡人修仙传最新章节 > 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凡人修仙传 完结
分享凡人修仙传

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

凡人修仙传作者:忘语

凡人修仙传简介:

一个普通山村小子,偶然下进入到当地江湖小门派,成了一名记名弟子。他以这样身份,如何在门派中立足,如何以平庸的资质进入到修仙者的行列,从而笑傲三界之中!
    看凡人修仙传精彩书评集锦,请检索书号:{凡人凡语}

https://www.uukanshu.com
-------------------------------------

凡人修仙传最新章节忘语新书《玄界之门》
第2章 青牛镇
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作者:忘语加入书架
这是一个小城,说是小城其实只是一个大点的镇子,名字也叫青牛镇,只有那些住在附近山沟里、没啥见识的土人,才“青牛城”“青牛城”的叫个不停。这是干了十几年门丁张二的心里话。

  青牛镇的确不大,主街道只有一条东西方向的青牛街,连客栈也只有一家青牛客栈,客栈坐落在长条形状的镇子的西端,所以过往的商客不想露宿野外的话,也只能住在这里。

  现在有一辆一看就是赶了不少路的马车,从西边驶入青牛镇,飞快的驶过青牛客栈的大门前,停都不停,一直飞驰到镇子的另一端,春香酒楼的门口前,才停了下来。

  春香酒楼不算大,甚至还有些陈旧,但却有一种古色古香的韵味。因为现在正是午饭时分,酒楼里用饭的客人还很多,几乎称的上是座无虚席。

  从车上下来一个圆脸带着小胡子的胖男子和一个皮肤黝黑的、十来岁的小孩,男子带着孩童直接就大摇大摆地进了酒楼。有酒楼里的熟客认得胖子,知道他是这个酒楼的掌柜“韩胖子”,那个小孩是谁却无人认得。

  “老韩,这个黑小子长的和你很像,不会是你背着家里婆娘生的儿子吧。”有个人突然打趣道。

  这句话一出,惹的旁边的众人人哈哈一阵大笑。

  “呸!这是我本家带来的亲侄子,当然和我有几分像了。”胖子不但没生气,还有几分得意。

  这二人正是一连赶了三天路,才刚进镇子的韩立和他的三叔别人口中的“韩胖子”。

  韩胖子招呼了几位熟客一声,便把韩立带到酒楼后面,来到了一个偏僻小院子里。

  “小立,你在这屋里好好休息下,养好精神,等内门的管事一来,我就叫你过去,我要先出去一下,招呼几位熟客。”韩胖子指着院里的厢房,和蔼的对他说道。

  说完,便转身匆忙地向外走去。

  到门口时,他似乎心里又有些不太放心,又嘱咐了一句。

  “别乱跑啊,镇子里人太多,别走丢了,最好别出院子。”

  “恩!”

  看到韩立老实的答应了一声,他才真正放心的走了出去。

  韩立见到三叔走出了屋子,感到很累,便一头倒到床上呼呼的睡了起来,竟然没有一点小孩子怕生的感觉。

  到晚上,有个小厮送来了饭菜,虽然不是大鱼大肉,倒也算是可口。吃完后,一小厮又走了进来,把吃剩饭碗给端了出去,这时三叔才不慌不忙的走了进来。

  “怎么样,饭菜还合你胃口吧,有些想家了吧?”

  “恩,有点想了。”韩立显的很乖巧。

  三叔看起来对韩立的回答很满意,紧接着和他聊起了一些家常便话,吹嘘一些自己经历过的趣人趣事。渐渐的,韩立没有了拘束感,和他也开始有说有笑起来。

  就这样,一连过了两天。

  第三天,当韩立吃完晚饭,正等三叔来给他讲江湖故事时,又有一辆马车停到了酒楼门前。

  这辆马车通体被黑漆刷的乌黑发亮,驾车的也是不常见的百里挑一的黄骠骏马,最惹人注意的是,在马车边框上插着一面锈着“玄”字的小三角黑旗,银字红边,自然的透着一股说不出的神秘色彩。

  看到这面小旗,凡是在这方圆数百里走动的江湖老手都知道,这片地方的两大霸主之一的“七玄门”,有重要人物驾临本地了。

  “七玄门”又叫“七绝门”,由二百年前赫赫有名的“七绝上人”所创立,曾一度雄霸镜州数十载,甚至还渗透过与镜州相近的数州,在整个越国也声名赫赫过。但自从“七绝上人”病故后,“七玄门”势力就一落千丈,被其他门派联手挤出了镜州首府镜州城。百年前,宗门被迫搬迁到镜州最偏僻的地方——仙霞山,从此在处生根落户,落为三流地方小势力。

  有句话说的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七玄门毕竟曾经是个大门派,拥有的潜力还是非同小可。来到彩霞山这个地方,立刻便控制住包括“青牛镇”在内的十几个小城镇,拥有门下弟子三四千人,是本地名附其实的两大霸主之一。

  本地唯一能和七玄门抗衡的另一股势力是“野狼帮”。

  野狼帮前身是镜州界内一股烧杀掳掠的马贼,后来几经官府围剿,一部分接受了官府招安,另一部分马贼便成了野狼帮,但是马贼凶狠嗜血、敢杀敢拼的狠劲却一并传了下来,因此七玄门在和野狼帮次冲突时屡屡处在了下风。

  野狼帮控制的乡镇虽然比较多,但不会经营,论富足程度远远及不上七玄门旗下的城镇。野狼帮十分眼馋七玄门下的几个较富裕的地盘,最近经常挑起两者之间的冲突,这令现任的七玄门门主头疼不已,这也成为了七玄门近年来一再扩招门内弟子的主要原因。

  马车上跳下一名四十多岁的瘦削汉子,这名汉子动作敏捷,明显身手不弱,对这里似乎也很熟悉,大踏步直奔韩理所在的屋子走去。

  韩立三叔一见这人,立刻恭恭敬敬的上前施了一个礼。

  “王护法,您老人家怎吗亲自带人来了?”

  “哼!”王护法冷哼了一声,一脸的傲色。

  “这段时间路上不太平,要加强防卫,长老命我亲自来领人,废话少说,这个小孩就是你要推举的人?”

  “是的,是的,这是我本家的亲侄子,还望王护法路上多照应一下。”

  韩胖子看到这汉子神色有些不耐烦,麻利的从身上取出个沉甸甸的袋子隐秘的递了过去

  王护法掂了掂袋子,神色有些缓松了下来。

  “韩胖子,你挺会做人吗!你侄子我路上自会照顾一二的,时间不早了,还是赶紧上路吧。”

第3章 7玄门
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作者:忘语加入书架
车内的气味显然并不好闻,这也难怪本应只能乘做十几人的车厢挤进了近三十名孩童。虽说小孩块头比成年人小很多,但仍使车内拥挤不堪。

  韩立机灵的把瘦弱的身子缩到车厢内的边角里,偷偷的打量着车内的其他孩童。

  来参加入门考查的孩童从衣着打扮,从出身上看明显分为了三类人。

  第一类人是坐在车厢正中,正被其余大部分孩童簇拥其中的锦衣少年这一类人。

  这名少年叫舞岩,今年十三岁,是车内年龄最大的一人。本来年龄已超过了规定,但其有一表姐嫁给七玄门内的一名掌权人物,年龄问题自然也就不成问题了。舞岩家开了一间武馆,家中颇为富裕,还自小练了一些拳脚功夫,虽然并不怎吗高明,但对付象韩立这样只有一些笨力气并从未习过武的小孩,还是绰绰有余。

  很显然像舞岩这类人,家里有钱又有势,还会几手功夫,自然就自发的成为了车内大部分孩童的“大哥”。

  另一类人就是簇拥着舞岩的这些孩童,这部分人出身五花八门,家里有开店铺的,有打工的,有靠手艺吃饭的……等等,但都有同一个特点就是:都是在城镇中长大的,自然或多或少的跟家里大人学会了一些察颜观色,逐利而行的本事,因此这些人都簇拥着舞岩,并左一声“舞少爷”右一声“舞大哥”的称呼着,舞岩看起来对此早以习以为常,非常的受用这些称呼。

  最后一类人就是韩立这类人,这类人都来自偏僻的穷乡僻壤,家里一般都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非常的穷苦。这类人在车里是最少的了,只有五六人,神态多半畏手畏脚不敢大声言语,只是看别人放声说笑,和不时大声喧闹的那部分童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马车从青牛镇出发一路向西飞奔,路途中又去了好几个地方,又接了几个孩童,终于在第五天傍晚时分赶到了彩霞山,七玄门总门所在地。

  所有的孩子一下车,都被彩霞山那五彩的落日美景深深的迷住了,直到王护法催促声起,大家才清醒过来继续往前走。

  彩霞山原名落凤山,相传古时一头五色彩凤落在此地,化成此山。后由于来此的人发现此山在落日时分美丽异常,犹如彩霞笼罩,又被人改为彩霞山。当然此山自从被七玄门zhan有后,外人自然不能再来此随意欣赏如此美景。

  彩霞山是镜州境内第二大山,除了另一座百莽山,就数此山占地最广,方圆十几里内都是此山的山脉所在。此山拥有大大小小的山峰十几个,各个都十分险要,因此全都被七玄门各个分堂所占据。彩霞山的主峰“落日峰”更是险恶无比,不但奇高陡峭,而且从山底到峰顶只有一条路可走,七玄门将总堂便放在此处后,又在这条路险要之处,一连设下了十三处或明或暗的哨卡,可称的上是万无一失,高枕无忧。

  韩立边打量着四周边跟着前边的人向前走,忽然前头的队伍停了下来,接着传来一声豪爽的话语声。

  “王老弟,怎么才到?可比预定时间晚了两天。”

  “岳堂主,路上耽搁了些时间,老烦您老费心了。”王护法站在人群前,恭敬的向一位红脸的老者施了一礼,一改路上一直的跋扈神色,脸上露出几分媚色。

  “这是第几批送到山上的弟子了?”

  “第十七批人了。”

  “恩!”这位岳堂主大模大样的看了几眼韩立他们。

  “送到清客院,让他们好好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就开始选拔合格弟子。没过关的,及早让他们下山,免的犯了山上的规矩。”

  “遵命,岳堂主。”

  走在上山的石阶上,所有的小孩都兴奋不已,但没有人敢大声说话,虽然众人年纪都不大,却都知道这里就是决定自己未来命运的地方。

  王护法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面带微笑的与路上遇到的人打着招呼,可以看的出他在门内熟人很多,人缘不错。

  一路遇到的人大都身穿青缎衣,身上或挎着刀,或背着剑,偶尔一些赤授空拳的人腰间也鼓鼓囊囊的,不知揣着升吗东西,从行为举止上,可以看出这些人身手矫健,都有一身不错的功夫在身。

  韩立等人被带到一座较矮的山峰上,山顶有一片土房,在这里韩立等人住了一宿。在晚上的睡梦中,韩立在梦里梦到自己身穿锦衣,手拿金剑,身怀绝世武功,把村里自己一直都打不过的铁匠的儿子痛打了一顿,好不威风,直到第二天早上起来仍回味不已。

  早上起来后,王护法并没有让大家吃早饭,直接把众人带到山下的一大片种满竹子的斜坡跟前。在那里,昨天已见过的姓岳的堂主和其他几位不认识的年青人已等在那里。

第4章 炼骨崖
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作者:忘语加入书架
岳堂主在众人之前大声道:“大家听好,从竹林中的小路往前走,可以到达七玄门的炼骨崖,第一段路是竹林地段,再来是岩壁地带,最后是一个山崖,能到崖顶的才能进入七玄门,要是正午前无法到达,虽然不能成为正式弟子,但要是表现有可圈可点之处,可以收为记名弟子。”

  韩立自然不明“记名弟子”的含义,只知道反正要往前走要爬山就是了,向前眺望了一眼,是一面不算陡峭的山坡,许多根粗细不一的长竹长在坡上,似乎没有多难爬啊!

  韩立望望其他人,他可不愿输给同龄人,其他孩童之间,气氛也变的突然紧张起来。

  岳堂主望了望日出的太阳说道:“时候差不多了,准备出发吧!不要害怕,师兄们会在后面护住你们的,不会让你们出危险。”

  韩立回头望望身后那些青年人,原来这些人叫做师兄,大概就是以前收的弟子,自己若是也加入了,是不是可以穿同样神气的衣服!

  正在瞎琢磨之时,韩立发现,其余的孩童都已冲进了竹林,见此情景,他连忙紧跟而去。

  竹林应该非常宽广,三十余名孩童,一冲进竹林就立即散了开来,韩立的身后紧随着一位瘦长的师兄,这人冷着脸孔,一言不发的紧随他的身后,韩立有点害怕,不敢与其说话,只是抬起脚步,低着身子,慢慢的沿着斜坡,向前迈进。

  这片竹林看起来不怎样,但是走时间长了就觉得辛苦了,腿走着走着越来越重,渐渐的韩立必须用一只手稍微拉着竹子的茎杆向前移动,好少费些力气。

  这样坚持了好长时间,韩立实在累的够呛,只好随便找个土堆一屁股做了下来,然后不停地喘息着。

  韩立抽空,回头望了一眼瘦长的师兄,虽然地面陡峭的很厉害,这位师兄居然仍然是动也不动的站着、身上一丝灰尘好像都没沾,与那些竹子一样的挺拔着,正在自己下面不远处静静地望着自己。

  韩立看到师兄冷冷的目光,心中又有些害怕,忙把头转了回来,又听阵阵的喘气声不断从前面传来,知道是前面有爬的比自己快的人也在休息,韩立再稍微在原地呆了一会,就匆忙的往上赶去。

  坡面倾斜的更厉害了,韩立浑身的力气也是越来越小,为了不会走着走着就站立不住,韩立只能躬下腰,手足并行,总算身上的衣服够结实,不然四肢的关节膝盖处就会被磨破。

  终于快走出了这片茂密的竹林,韩悝却只觉得这最后一点路越来越难走,地面的岩石渐渐的多起来,相反竹子却越来越少。

  韩立终于再也不能拉着竹竿前进了,这最后的路程可以算是一米米的挪过去的。

  一走出竹林,只见眼前一阵宽广,正前面是一块巨大无比的山石,上面已经有了几个瘦小的身躯,正慢腾腾的向上攀爬,在他们身后也都跟着一个个衣服打扮一样的师兄,韩立当下不再犹豫,急忙往前方的巨石壁跑去。

  这块巨石的石壁是一片片、一层层的叠积岩,风化的很厉害,某些地方一碰到就会碎掉,当然也有许多坚挺着的碎石片,十分的锐利,只有一顿饭的功夫,韩立的双手就已伤痕累累,手肘、膝盖的衣服也已划破,里面的皮肉被割伤了不少处,即使伤口都很小,但是一些细细的碎石渣渗到里面,使得疼痛的感觉更添上几分。

  最前面几名已经越爬越远了,韩立想到家人和三叔嘱咐的话,只能在心底下又咬咬牙,又艰辛的往上爬。

  临出发之前,韩立的父亲和三叔已经提醒过韩立,入门的测试会很艰难,要是没坚持到底的话,是不可能加入七玄门,在这个时候,韩立心里早就不在乎入不入得了七玄门,只是心里头的一股狠劲发作起来,这口气堵在里头,非要追上其他人不可。

  韩立抬起头费力的望了望,现在爬在最前边的人是舞岩,舞岩毕竟比韩立长了不止一岁,还练过一些武功,身体比其他孩子强壮的多,爬在最前并不令人惊奇。

  韩立又回头扫视了后方几眼,后面还有不少人影在移动着,韩立吸了一口气,又加速前进。

  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仍然没有拉近和最前边几人的距离,身子是越来越沉重,眼看太阳逐渐爬到天空的正中间,而舞岩却已经攀到巨石壁尽头。

  那里是一处垂直陡峭的山崖,高有三十余丈,从山崖顶部悬吊下来十几条麻绳,麻绳上还打着一个个拳头大的结,舞岩现在正攀上其中一条,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正在向崖顶移动。

  韩立望着前面的舞岩,有些灰心了,他知道自己不可能追上最前边数人,而且时间也不够了。

  这念头一起,突然间手肘膝处的受伤处就同时传来了火辣辣的疼痛,四肢无力了,抓着岩石的一只手一颤,猛的全身都往下掉,韩立吓的心扑通扑通直跳,连忙把全身紧紧地贴在了石壁上面,动也不敢再动。

  过了一会儿,心中平静下来,再用手去抓住一块凸出的石角,扯了几下,比较牢靠,这才放心了下来。

  韩立下意识的回头望了望,见到身后的师兄正半蹲着身子两手臂敞开,摆出了防护韩立的姿势,见到他又安全了,才缓缓的站直了身子。

  韩立心里一阵感激,自己要是真的掉下去,前面的辛苦可是白费了!于是稍歇片刻,又慢慢的向前移动,朝着挂在悬崖上的一条条粗麻绳爬去。

  终于来到了其中一条没人的麻绳,太阳已经几乎到了天空的正中间,只剩不到半个时辰就会完全到正午了,这时舞岩已经攀上了崖顶,正回头往下望,韩立爬到麻绳底部的时候恰好见到舞岩,只见他举起手臂,伸出小拇指对着崖下之人轻轻比了两下,接着哈哈一阵狂笑,便离开了。

  韩立心里一阵气恼,连忙捉往麻绳,往上攀爬。

  可是韩立已经全身上下,没有了一丝一毫的余力,现在几乎连绳结都抓不牢。

  当他费了好大力气爬上了最末端一个绳结,一下坐在上面后,就觉得全身上下软绵绵的,连一根手指都动弹不得了,费力的扭头看了看,后面的石壁处还有一些孩童子坐在那里,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来和自己一样用完了最后一丝的力气。

  韩立心里头只能苦笑,自己太小看这次的测试,还好自己没有落在最后面,转头又看到那位冷冷的师兄。韩立犹豫了片刻后,还是决努把劲儿,再向上攀登一些,虽然在正午之前自己绝对无法爬到,可是就此不动岂不太难看了!

  韩悝伸了伸有点僵硬了的双手,使起了刚刚恢复的一点力气,慢慢的顺着绳结往上挪动,但是这时韩立的双手已经完全不听使唤了,根本抓不住绳子,磨蹭了片刻,仍然未能有结果。

第5章 墨大夫
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作者:忘语加入书架
又过了会儿,韩立只觉腰间一紧,身子一轻,整个人突然自动的往上升。

  韩立转头一看,却是那位紧跟在自己身后的师兄一手抱着自己,另一手和双腿敏捷的向上攀升,韩立同时注意到太阳高高的挂在天上正中间。

  原来自己终于还是没能完成这段路程,韩立心里有点难过,自己那么拼命,怎吗还是比不上别人那?

  转眼到了山崖顶部,眼前只有六名小童盘坐在一旁休息,而舞岩正和一位身穿深蓝员外袍,背负着双手,五十余岁富态老者说话,岳堂主和王护法都正站在他的身旁,两人身旁还站了数人,正一起等着那些青年师兄一个个将其他较慢的童子送上山来。

  等了一会儿所有的孩童都被送了上来,这时岳堂主走前一步,肃然的面对众童子。

  “这次合格者共七人,其中六人进入本堂百锻堂,正式成为本门内门弟子。”他的缓缓的说道。

  “另一人舞岩,第一个到达山崖,表现杰出,直接保送到七绝堂学习本门绝技。”岳堂主回头望了一眼穿员外袍的老者,老者手捻胡须,满意的冲他点了下头。

  “至于其他人……,”岳堂主打量了几下其余童子,用右手轻轻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稍微沉吟了一会儿便道:

  “张铁,韩立,两人虽然未按时到达崖顶,但表现突出,看来能吃得习武之苦,你们二人先在本门跟几名教习打下根基,半年后再考核一下,合格则正式成为内门弟子,未合格则送到外门当外门弟子处理。”

  韩立望了一眼另一名同时站出来,叫张铁的童子,他正是紧跟自己身后,也吊在绳索上,差一点爬到崖顶的人。

  “王护法,剩下之人每人领些银子,全都送遣回家。”岳堂主冷冷的看着最后剩下的童子。

  “遵命!”

  王护法踏步而出,恭身领命,把未过关的童子领下山崖。

  “张均,吴铭瑞,你二人把这些过关之人带到本堂去,把他们分别交于顾副堂主和李教习。”

  又有两名青年领命走了出来,把韩立他们分成了两组,朝山崖下走去,其中一人正是那位冷冰冰的师兄。临下山崖时,韩立忍不住看了一眼舞岩,发现他仍和那位蓝袍老者说话,没有丝毫动身的样子。

  “他和你们不一样,是被送到七绝堂的核心弟子,一旦学成出来,最起码也是个护法身份。”另一名瘦长脸师兄似乎看出了韩立心中的疑问,主动进行了解惑,可在他的话语中,似乎带了一丝说不清的羡慕和嫉妒的味道。

  “还不是仗着有个当副门主的表姐夫,要不是他有个表姐嫁给了马副门主做了续弦夫人,不然凭他!年龄都超过了入门要求,还能进七绝堂?”冷冰冰的师兄说的话让人都觉得背后有一股冷冷的凉气在往上冒。

  “张均,你不要命了,副门主也是我们能胡乱议论的人?要是被其他同门听到,你我都逃不了面壁悔过的惩戒!”瘦长脸的师兄听了冷冷师兄的话,吃了一惊,慌忙四处察看一番,看到除了这几位小童没有其他外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冷冷的师兄冷哼了一声,似乎心里也有些顾忌,便不再言语了,韩立这时才知道这位冷冷的师兄叫张均。对他们说的话韩立心里似懂非懂,但隐隐约约的知道,舞岩并非靠真才实学进的那个七绝堂,而是因为门内有个副门主的亲戚做靠山,才能毫不费力得以进入。

  走在山路上,这两位师兄心里都想起了门内令人感到沮丧的一些事情,再也没有心情开口说话,只是默默地领着他们往前走,而韩立等人更是不敢私下里说话,也许他们心里都已隐约的意识到七玄门和在家中一些不一样的地方。

  在经过一片茂密的树林时,从林子里缓缓走出一老人,这人六十余岁,长的高高瘦瘦,面皮焦黄,却留有一头长到披肩的白发,这老者一边走一边不停的恭着身子咳嗽,看他咳嗽的辛苦样子,似乎他随时都有倒下的可能,令人十分担心。

  张均二人一见此人,却没有一点担心的样子,反而急忙走上前去,恭恭敬敬地对这名老者深施一礼。

  “墨大夫,您老人家好,有升吗事要吩咐弟子做吗?”张均一反以往冷冷的神情,脸上充满了敬意,对他来说,这名老者比堂主,甚至副门主更值得尊敬。

  “哦,这是刚上山的新来弟子吗?”老者终于止住咳嗽,用沙哑的声音缓缓地问道。

  “是的。这些人中有六名正式弟子,两名记名第子。”张均仔细的回答道。

  “我现在人手不够,还缺一名炼药童子和一名采药弟子,这两人跟我走吧。”这名墨大夫随手一指,正好指向韩立等两名记名弟子,话语中充满了令人不容置疑的语气。

  “遵命,这二人是记名弟子,能被墨大夫您老看中,是他们二人的福气,还不过来给墨老见礼,要是能学到他老人家一两手医术,是你们二人一生的造化!”两位师兄没有丝毫反对的意思,瘦长脸的吴铭瑞甚至大拍起这位老者的马屁。

  韩立和张铁见两位师兄没有意见,自然也没有反对的权利,跟着这位老者走进了林子。

  这位老者带着二人,慢腾腾的沿着树林中的小路往前走,东一转西一转,眼前忽然一亮,一个郁郁葱葱充满生气的翠绿色小山谷,出现在了几人眼前。

  在山谷的左侧是一大片散发着浓郁药香味的田院,院内种着许多韩立叫不上名字的药草,同而右侧有十几间大大小小连成一片的房屋。往四周看了下,除了进来的入口,看起来再也没有其它通到外边的出口了。

  “这是神手谷,除了谷内弟子,外人除了生病受伤一般不会来此地,你二人以后就住在这里了,先去休息一下,晚上再来大堂见我,我有话对你们说。”老者站在几间紧连着的房子前,指了指其中较小一间屋子。

  “你们以后可以叫我墨老。”老者说完停顿了一下又道:

  “叫我墨大夫也行。”

  说完话墨大夫便不理二人,一步一步的咳嗽着走进了另一间比较气派的大屋子内。

  韩立早已疲惫不堪,也不管另一名叫张铁的童子,自己一头栽进房内一张木床上,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对他来说,不管怎样自己已经可以算是半个七玄门弟子了。

第6章 无名口诀
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作者:忘语加入书架
“起来了”“起来了”

  一阵隐隐约约似乎从天外边传来的叫声把韩立从酣睡中惊醒,一睁眼一张硕大的脸紧紧的凑在眼前,韩立吃了一惊,把身子往后缩了缩,这才看清这张吓死了人的脸孔主人是另一名童子张铁。

  “快吃点东西吧,吃完晚饭要去见墨老那。”张铁把两个还冒着热气的馒头递给了韩悝。

  “你从哪里找到的吃的。”韩立楞了一下,才接过食物。

  “山谷附近有个大厨房,我看见所有的人都在那领吃的东西,便也去领了一份,吃完后才发现你还没吃过那,又帮你领了两个馒头。”张铁憨厚的冲韩悝笑了笑。

  “多谢你了,张哥。”韩立心里有几分感动,见张铁长的比自己老成的多,一声“张哥”不禁脱口而出。

  “没……没事的,我在家里做惯了的,一会儿不干点升吗,总觉的心里有点......有点不自在,以后有升吗要帮忙尽管开口说,我别的没有,力气还有一把的。”张铁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了,说出的话也有些磕磕巴巴。

  韩立早饭午饭都没吃,也有些饿急了,三五口一个馒头就进了肚子,才一小会儿的工夫,两个大馒头便彻底的消灭掉了。

  “时间不早了,我们去见墨老吧。”韩立打了几个饱嗝,看了看窗外的落日,心里计算了下时间,觉的该去见墨大夫了。

  张铁没有一点意见,跟着韩立来到了墨大夫所在的房内。

  在墨大夫房内,四周墙壁边上,竖着一排排的书架,在书架上排满了密密麻麻的各类书籍,

  “墨老!”

  “墨老!”

  ......

  墨大夫背部紧挨着太师椅,手里拿着一本书正津津有味的看着,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二人的到来,也没听到二人的招呼声。韩立两人毕竟都是小孩,见墨大夫不理会二人,便变得不知所措,不知如何是好,只好站在一边干等着。

  直到韩立在一边站的脚都有点麻的时候,墨大夫才不慌不忙的把手里的书放到旁边的书桌上,冷冷地打量了两人一番,又端起了一杯茶,喝了几小口,才满吞吞地开口道:

  “你二人从即日起便是我的记名弟子,我会教你们一些采药炼药的常识,也许还会教你们一些救人医人的医术,但决不会教你们武功。”墨大夫面无表情,把手里的茶又放了下来。

  “我有一套修身养性的口诀要教你二人,虽然不能让你们克敌制胜,但也能让你们强身健体。你们如果实在想学几手武功的话,可以去几位教习那里去学,我也不会反对,但半年后我考查的只是这套口诀的修炼情况,如果不合格,一样会被赶到外门去当外门弟子,你二人可听清楚了吗?”墨大夫口气突然变的郑重起来,看起来对这套口诀非常重视。

  “听清楚了。”韩立二人异口同声的答到。

  “你二人出去吧,明天一早再来。”墨大夫冲两人摆了摆手,示意二人出去,又拿起那本书看了起来。

  韩立出去前忍不住看了一眼墨大夫手里的书,可惜自己并不识字,只知书名是三个硕大的黑字。可惜它们认识自己,自己不认识它们。

  走出墨大夫的屋子,韩立不禁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刚才在屋里不知为升吗,自己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脑子也绷得紧紧的,现在出来后马上就轻松起来,自己也恢复了正常。

  韩立在紧接着的几天里,一直兴奋不已,因为自己终于算是七玄门弟子了,虽然只是记名弟子但总比其他被送回家的童子强,即使自己半年后没能过关,也可以成为象三叔一样的外门弟子。在韩立心目中三叔已经是非常有身份和地位的人,所以他心里并没有把半年后的考核放在心中,甚至心底下还隐隐约约希望自己没能过关,这样就可以早点出山见到父母和自己最疼爱的妹妹了。

  随后的日子里,上午墨大夫传授给了他们一些医药方面的知识,下午让他们去一间书屋同其他童子一起学习识文断字和十二正经、奇经八脉、周身穴道方位等武学基础知识,并一起扎马步,打草人练些基本功夫。

  一个月后,韩立二人和其他童子终于分开了,再也没有时间去学其他东西,因为墨大夫开始传授他们二人一套无名口诀,练习这套口决占用了他们大部分的时间,墨大夫并严令二人不得把口诀外传他人,如果泄露出去就要把他二人严加惩戒并踢出师门。

  在这期间,韩立通过其他人的口中对七玄门和墨大夫有了比较详细的了解。七玄门有一位拥有七绝上人嫡传后人身份叫王陆的正门主,和其他三位副门主,门内分为外门和内门两大部分。外门有飞鸟堂,聚宝堂,四海堂,外刃堂四个分堂,内门有百锻堂,七绝堂,供奉堂,血刃堂四个分堂,另外还有一个只在正门主之下和其他副门主并驾齐驱的长老会。

  而墨大夫原本不是七玄门的弟子,只是在数年前,有一次王陆门主在外出时不慎落入了敌人的圈套,被对头率众袭击,身受重伤,生命垂危,身边的众人都束手无策。正好碰上了墨大夫这位医者,结果墨大夫妙手回春,药到病除,救下了王大门主的性命。王门主对墨大夫自然感激不禁,后来知道他除了医术高超外竟然还有一身不弱的武功,便把他请回了门内。又在山里精心挑了一个小山谷,专门给他修了这片住宅,让墨大夫安心在七玄门落户,从而成了七玄门供奉堂的一名供奉。墨大夫在七玄门的这段日子里,弟子们虽然没见过他的身手,不知道他武功的强弱,但他用那高明的医术救下了不少门内弟子的性命,因此他尽管经常面无表情、言语稀少,还是受到门内众弟子的尊敬。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忘语所写的《凡人修仙传》为转载作品,凡人修仙传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凡人修仙传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凡人修仙传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凡人修仙传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凡人修仙传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