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大明庸医最新章节 > 大明庸医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大明庸医 连载中
分享大明庸医

大明庸医全文阅读

大明庸医作者:神农教主

大明庸医简介:泰昌元年,延绵存续了两百多年的大明朝风雨飘摇,大厦将倾岌岌可危。
  登基不过只一个来月的泰昌帝朱常洛,服下两枚来历不明的红丸仙丹后,两腿一蹬,嗝屁了。
  年方十六的朱由校,懵懵懂懂地接过死鬼父亲留下的烂摊子,经过一番焦头烂额的励精图治,豁然开朗的他一头扎进木匠的工艺世界里无法自拔。
  而此时在京城南边的一条小巷子里,一代名医张守恒的独子张丰益,正守着老爹遗留下的小医馆成天瞎鼓捣……
  满嘴嚷嚷着“做庸医远比做名医自在”的张丰益,碰上满心腹诽着“当皇帝哪有当木匠好玩”的朱由校,两个原本毫不相干的二愣子,竟一不小心……把大明给救活了??
  此书微偏荒诞,非历史正剧,考究党们且请勿怪。 https://www.uukanshu.com
-------------------------------------

大明庸医最新章节第28章 把生意做进青楼(下)
第2章 朱天子常洛归天始末
大明庸医全文阅读作者:神农教主加入书架

  “丰弟,丰弟,”

  方继藩慌了神,赶紧扯了扯衣袍站了起来,绕到桌子对面,把住张丰益双臂使劲摇了摇。

  然而张丰益却像是魔怔了一般,对于方继藩的深切呼唤毫无反应……

  完了完了,该不会是犯了失魂症了吧!

  方继藩连忙转回头问来福:“你家少爷究竟是咋了?前些日子不是还好好的么,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来福虽然也是一脸焦急,但他确实不知道自家少爷为何会这般模样,满头满脑的雾水:“小的也弄不清楚啊,只知道少爷自今儿晨起,就一直唉声叹气,嘴里说着些什么太监……大火……不是时候……反正小人一句也听不懂!”

  “太监?大火??不是时候???”

  方继藩被这几个词给整懵了,他努力的思考了一番,试图凭借自己读过两年家学的文化水平,来解开这里面隐藏的秘密。

  丰弟之所以会变成这样,说不定就是跟这个有关!!

  其实说起来,来福也是这样认为的……

  一时间,在这间小小的药铺子里,三个大男人一起陷入了各自的沉思,空气突然变得寂静起来。

  然而此时张丰益的脑海中,却正犹如惊涛骇浪一般,各种前世所了解到的讯息一股脑儿的冲上了头顶,搅得他头都快要炸了……

  朱常洛好像是八月初一登的基……没错,是八月初一,然后……

  然后……妈的,然后又发生了什么来着?哦对了,那个一直看他不顺眼的先帝贵妃……好像是姓郑吧?对,郑贵妃!

  郑贵妃不知出于何种目的,送给了他八名极品美人,个个貌似天仙,且琴棋书画歌舞乐艺样样精通。

  朱常洛因为先朝的国本之争,本来不喜郑氏,可是当他一见到那八名女子……哟呵,“甚合朕意,甚合朕意也!”

  受压迫将近四十年的老朱,终于在这一刻什么都不顾啦,管它呢先爽一把再说,于是“一夜之间,连幸数人”,结果搞得“圣容顿减,未十日,帝患病”。

  然后好像没过几天,老朱就病得连床都下不了了,这时候有个太监叫啥来着……无所谓了,反正就是跟后来魏忠贤一个职位的这么一个内侍宦官,说自己虽然看起来不男不女,但其实“奴婢亦曾修习医术,精研药石之道”,然后就给已经病得脱了相的老朱开了个方子,还亲自煎了药侍奉老朱喝了。

  然后……然后老朱就拉了个稀里哗啦昏天暗地……这下好了,老朱不仅下不了床,连特么直起身子都难了……

  ……就这么一路折腾,老朱登基快一个月了,眼看就要不行了,老朱大概自己也很清楚,这回自己怕是要凉了,于是紧急召见内阁首辅方从哲,开始托孤安排后事……

  然后那个天杀的鸿胪寺丞李可灼,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非要大声嚷嚷自己手里有仙丹,要进献给皇帝……

  妈的,你一个从六品的芝麻小官,瞎几把去凑什么热闹,连太医院都已经委婉宣布皇帝死刑了,你这时候去进献“仙丹”……这特么不是傻逼棒槌二百五是什么!!

  本来都已经准备迎接死亡的老朱,一听有仙丹,赶紧挣扎着从被窝里爬起来,一把抓住方首辅的手臂,问仙丹在哪,咋不给朕送来……

  对于所谓的“仙丹”,方首辅心里本来是拒绝的,他脑子可不像李可灼那么二百五,知道这玩意儿其实就是个噱头,平时还不咋的,这皇帝都这样了还来这套,到时候出了麻烦连自己都脱不了干系……

  可是老朱毕竟是皇帝啊,官大一级压死人啊,方首辅最后无奈的下了通知,让李可灼带着仙丹进宫来,那天,好像是八月二十八……

  终于见到仙丹了,老朱当时就吃了一颗,躺了会,感觉是不一样诶,精神多了,都想吃饭,“思饮膳”了。到了第二天更不得了,老朱居然都能下床活动筋骨了,心想这仙丹果然不同凡响,简直就是“年轻态,健康品”啊!于是赶紧连声呼叫老方,朕还要再吃一颗!

  八月二十九,老朱同志不顾太医院以及大臣们的墙裂反对,吞下了李可灼进献的第二颗“仙丹”,结果当晚便两腿一蹬,嗝屁了。

  这下子方首辅可就慌了,虽说这仙丹并不是自己进献给皇帝的,而且自己当初对这事还委婉表示过反对,可俗话说“猫儿抓糍粑,脱不到爪爪”,这真要追查起来,自己也脱不了干系,于是赶紧以天子的名义,拟了一份遗诏,声明这服仙丹之事,是老朱自己非要坚持的,我拉都拉不住……

  然后……然后这事情果然如老方所料,朝中那波向来以忠臣自居的东林党们,开始掀起一波又一波的质疑来,吵吵了好久,连魏忠贤都当上司礼监秉笔太监了,这事居然都还没了……

  最后的结果,好像是方首辅辞官归隐,李可灼流放边疆,这事儿才算慢慢平息了下来……

  ……

  理顺了事情的前前后后,张丰益总算从沉思中回过了神来,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还好,这事还不至于要杀头,要不然自己这个穿越者就这样稀里糊涂地送了命,那就真要被起点的那帮孙贼作者们笑掉大牙了。

  因为这特么的,比太监掉五十本小说还要惨啊有木有!!

  活动了一下脖子,瞥眼见到身旁那两个犹如雕塑一般一动不动的家伙,张丰益忍不住抽抽了一下。

  “你俩干嘛呢,COS‘思考者’啊?”

  方继藩本来正脑中一团糟,以他那肚子里仅仅只会写自己名字的墨水,分析来分析去,依旧还停留在“是不是有太监要放火,丰弟无意中得知了此事,然后犹豫着是不是应该马上去报官”这个层面上。

  其实能分析到这里,也算是难为他了,于是当张丰益开口说话,他第一个醒了过来。

  “啊?丰弟你说什么,什么是‘渴死思考者’”方继藩一脸迷糊,继而又恍然大悟似的说道,“难道太监放火,是为了要渴死思考者?……那思考者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张丰益愕然,本来他正在担心,会不会因为不小心说了句二十一世纪的老梗,而使得自己穿越者的身份败露,哪知道这位方大少的理解竟然跑偏的如此厉害……

  嗯,这样我就放心了。

  没有了性命之忧的张丰益,快速分析了一下自己以后的出路,然后努力酝酿出一种很暧昧的眼神,看向方继藩,柔声说:“哥哥,丰益准备配制几种新的灵药,不知哥哥有没有兴趣试一试?”

第3章 哥哥,请听我说,这个叫做保健品
大明庸医全文阅读作者:神农教主加入书架

  张丰益的这一声哥哥,叫的方继藩骨头都要酥了……

  “使得使得,丰弟精心研制的灵药,哥哥自然是要试的,”方继藩脸笑的跟朵大喇叭花似的,嘴都咧到耳朵根子上了,“不知丰弟这次研制,要几日时光?”

  张丰益想了想,没直接回答方继藩,而是转过头去问来福:“今天是什么日子?”

  生来便有些愚钝的来福,直到这时方才回过了神来,先啊了一声,待弄清楚自家少爷的问题后,忙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我……!!!

  算了。张丰益暂时压下心中的无名火,吩咐来福:“去后屋把黄历取来。”

  来福哦了一声,两脚一碰,呲溜一下便没了身影,转瞬之间便抱着本历书从后屋走了出来,放到了张丰益身前。

  嗬,这小子,脑子不好使,腿脚倒挺利索!

  张丰益总算是发现了来福身上的又一个优点,点了点头,接着又问方继藩:“哥哥,今天是初几来着?”

  方继藩自然是要比来福强上许多,只见他扯了扯衣袖,微微一笑,气定神闲地说道:“今天是八月二十九,小月,明天就该九月初一了。”

  “……”

  张丰益没想到今天便是八月二十九,这意味着,过不了几个时辰,自己就该为朱天子常洛默哀了。

  暗暗叹息了一声,张丰益摇了摇头,拿起了面前的黄历。

  明朝官方所印制的黄历,与后世张丰益所见到了黄历大致没什么不同,只是在每本历书的封面上都印有一则告示,意思大致是说每本黄历都必须盖有钦天监的印信,否则便视同私历,盗印者如被查获,将被处以斩首的重刑,而密告者则可获得赏银五十两。

  张丰益不禁心内腹诽,连历法都要收归国有,大明朝的朝令禁制还真是不一般呐!

  由于朱常洛才刚登基不久,按例新年号得等到第二年才会正式使用,所以黄历上印的仍旧是万历的年号,张丰益快速翻到八月的那一篇,找到二十九那天,只见黄历上写着:

  冲蛇,煞西,有血光,忌远行,宜诵经解灾。

  还真不是什么好日子!

  又往后翻了翻,一直到九月初五,才总算找到一个大吉之日。

  “好了。”

  张丰益合上历书,抬起头对一脸懵逼的方继藩说道:“下月初五,请哥哥到这儿来取吧。”

  方继藩奇道:“丰弟,没想到你这研制灵药,还得看黄历啊?”

  张丰益点了点头:“我打算研制的,乃是‘蕴天地之灵气,藵四海之精华,男人吃了强精补肾,女子食之美容养颜’的旷世之作,所以自然要诸事皆宜之日,方可沟通天地阴阳以大成。”

  听了张丰益这一番高深莫测的话,方继藩被忽悠得一愣一愣的,好半晌才终于恍然大悟似的说道:“我明白了,原来丰弟你这是要淬炼仙丹啊!”

  我日……

  听见仙丹两个字,张丰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将出来。

  “不是不是,想那仙丹乃是仙界才可能有的东西,我等凡夫俗子,怎能淬炼的出来……”张丰益赶紧解释道。

  谁知方继藩却皱起了眉头,疑惑地说道:“不对啊,我记得上次你给我那两颗红丸的时候,就说过那可是上品仙丹来的,炼制极为不易……”

  “咳咳……”

  张丰益心中此时仿佛有十万匹草泥马奔过……张守恒呀张守恒,你好歹也是一代名医,怎么也不好好教育一下儿子啊,你瞧瞧这畜生都干的是些什么啊哎哟喂……我特么现在想圆都圆不回来了啊!!

  “呵呵,呵呵呵,那个,我上次是跟哥哥闹着玩的,当不得真……”

  “你竟敢戏弄我!”方继藩霎时变了脸色,眉毛倒竖,看这样子,像是要动手打人了。

  “不是……哥哥,你听我说,”张丰益心里暗暗叫苦,没想到这厮是说翻脸就翻脸,于是一边脸带着笑,一边快速组织着语言,“我上次说的仙丹,并不是指那种仙界之物,其实它还有另外一种称呼,叫做保健品。”

  “保健品?”方继藩脸上怒气渐消。

  “是的,保健品。虽然此物并非仙丹,但是却对身体大有裨益,对于我们这凡身肉胎来说,也可以算作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仙丹了。”

  方继藩闻言哦了一声:“原来是这样啊。”至此眉头方渐渐舒展开来。

  张丰益暗暗伸手抚了抚胸口,好险!

  妈的,这没金手指,还真是不好混啊……差点就给玩现了!

  啪……啪……

  方继藩重重拍了拍张丰益肩膀,点着头道:“丰弟,我信得过你。那我就回家等你的好消息了。”

  说完从身上取下一个绸布钱袋,掂了掂,放在了桌上:“哥哥今天出来的匆忙,身上就只这一百两银子,算是定金。”

  张丰益心中大喜,脸上却仍旧只带着淡淡的笑:“那就谢谢哥哥了。哥哥且放心,等到初五那天,丰益一定双手将保健品奉上。”

  方继藩点了点头,又拉着张丰益调笑了几句,这才起身大踏步出门去了。

  呼!

  眼看那厮走远,张丰益一下子瘫坐了下来,长出了一口气。

  憋屈了这么半天,张丰益现在郁闷得只想骂娘,然而眼光一瞥见桌上那袋银子,心情又瞬间好了不少。

  打开钱袋,两枚亮闪闪的大银锭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张丰益拿起来细细看了一番。

  一个五十两。

  另一个还是五十两。

  还真是一百两啊!看来方家的这位大少爷烦是烦了点,出手倒是真大方。

  要知道一百两那可不是个小数目啊,虽说明朝后期货币通胀的厉害,白银的购买力较之明初下降了好几倍,但是普通人家一年也挣不到这么多钱,至少单靠这么个小药铺卖中药,是肯定不成的。

  怀抱着这两枚大大的银锭子,张丰益自穿越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真实。

  第一步总算是有惊无险地迈出去了,接下来,就该是大展拳脚,力争在这个危机重重的大明闯出一片天地的时候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保健品,到底要怎么制作呢?

  张丰益看着满屋子的药材,再次陷入了深深地沉思……

第4章 人穷就得多读书
大明庸医全文阅读作者:神农教主加入书架

  作为二十一世纪网文界知名的扑街选手,张丰益对于中医药的了解,可说是稀松得紧,其水平恐怕比之原主还尚且不及,所以对于如何制作真正意义上的保健品,他现在可谓是脑中空空一筹莫展。

  毕竟,一个连常用中草药都认不出几种的白板青铜,你还能指望他一蹦跶就上王者??

  就算开了天挂也绝对没可能啊……

  不过好在,对于如何提炼各种中药的成分,并将他们混合制成药丸,之前的那个“天才”原主已经积累了足够多的经验,所以想要上王者,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现在最关键的,是要认识并了解足够多的中药,并搞清楚它们各自的特性和药理。

  也就是说,张丰益现在缺的,其实是中医的理论知识,所以……

  你说巧不巧,咱这可是家医馆啊,老爹还是一代名医,家里能缺医学典籍?别的咱不敢说,至少那本中草药百科全书《本草纲目》,肯定是有的。

  要知道,李时珍的这部呕心沥血之作,在当时的医学界那可是享誉四海流传甚广,人气度丝毫不亚于后世网络里,老爷子身上的那张皮啊!

  人穷就得多读书,书中自有黄金屋。找准方向的张丰益二话不说,窜起身来一溜烟朝后屋跑去。

  “少爷,您慢着点,前面有坑!”

  来福不明白少爷这又是咋的了,刚才还安生地坐那冥想,咋突然说跑就跑了呢?以前可从没这样过呀,难道真的是犯了癔症之类的毛病?

  虽然想不明白,不过他倒是没忘了提醒自家少爷防坑,只是……

  已经晚了。

  “哎哟喂……狗日的,有坑你不早说!!”

  张丰益揉着腰,哼哼唧唧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来福一脸委屈,心说我哪晓得你会一声不吭地就跑了,也不说叫上我……

  “少爷,夜壶在后屋的床底下,马桶在……”

  “闭嘴!少爷我又不急!”

  来福脸上显得更委屈了,不急你跑个什么啊跑……

  张丰益两手扶着腰,脚步慢了下来,掀开后堂门帘看了看,略想了想,挺身向左拐去。

  你还别说,这间药铺外面看着挺小,但其实里面纵深还挺大,除去前方的药铺门脸,后面还有大大小小三间房,当然了,条件也不是很好,所以别说是分什么东西厢房了,有的房间甚至连一点光线都没有,乌漆嘛黑的,瞅着还真有那么点瘆人。

  记忆中,这间房原本好像是给来福住的,后来双亲死后,张丰益便给来福换了个好一点的房间,然后将老爹的医学笔记医书典籍什么的,全都给扔到了这里面锁了起来。

  少年“天才”张丰益,向来是从不看任何医书的……

  ……

  提着油灯在黑屋子里翻了半天,最后在墙角旮旯一个木匣子里,张丰益总算是找着了李老爷子的那部巨著,

  本来张丰益以为,《本草纲目》不过是一本书嘛,一只手应该完全拿得动才对,哪晓得……特么竟然是一个系列!总共二十多本书叠在一起,厚度都特么快赶上两本《新编新华字典》了……

  怪不得要用个木匣子装呢!

  张丰益一首提着油灯,一手夹着木匣子,回到了前厅。

  来福迎了上来,将木匣子接了过去,放到了桌案上。

  “少爷您这是??”

  “读书。”张丰益吹灭油灯,放在一旁,随后打开木匣,拿出书来,头也不回地说道。

  咚……

  “少爷……您别吓我啊,”来福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紧紧抱住自家少爷的双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您这到底是怎么了,呜呜,是不是来福什么地方做的不好,惹少爷生气了……呜呜,少爷我求求您,您别这样了好不好……来福,来福今后一定什么都听少爷的……求求您别再折磨来福了……呜呜……”

  “……!”

  “……!”

  “我特么……”

  张丰益惊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一脸懵逼懵逼懵逼……

  这特么都哪跟哪啊!!

  来福你特么叫丧哪……呸呸呸,你特么再不起来,老子……

  “去你丫的……”

  张丰益好不容易从来福手中挣脱出一条腿,随后二话不说,一脚便将来福踹翻在地。

  “来福,你到底在发什么神经啊?”

  张丰益看着依旧嚎啕大哭的来福,渐渐来了怒气。

  “呜……少爷……呜……你是不是刚才……呜……掉坑里……摔到头了,要不然……呜……怎么老是说些……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张丰益奇道:“我特么说什么了我!”

  “你说……少爷您说,您要读书!”来福总算慢慢止了哭泣,说话稍微连贯了些。

  “啊!然后呢?读书怎么了,至于你哭成这样?”张丰益满脸问号,满心郁闷,“得亏现在没客人,要不然就你这哭法,别人还特么以为少爷我归天了呢!”

  来福两眼不离张丰益,慢慢从地上爬起,小心翼翼地问:“少爷,您……您真的没事??”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能有啥事?”张丰益仍旧不解。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来福瞬间破涕为笑,两手在脸上一通乱抹,眼泪鼻涕溅的哪哪都是,“主要是少爷您今天实在是太奇怪了……不是奇怪,是根本就没正常过,刚才又说要读书……少爷你原来可是最讨厌读书的,所以来福以为……以为……”

  “以为我得了癔症,甚至已经疯了?”

  来福抿了抿嘴,眼光避了开去,紧接着又低下了头。

  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来福甚至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准备。

  然而出乎意料的,张丰益并没有显得很生气,相反,他脸上甚至还显现出了一股慈祥。

  “来福,没想到你心里面这么在意少爷我……唉,都怪少爷没本事,这些年让你跟着我受苦……”

  “少爷,您……您是打算……不要来福了吗?”来福激动起来,哇的一声……

  “不许哭!”

  张丰益只觉一个头两个大,跟这货讲话咋就那么费劲呢……

  来福果真闭上了嘴,两眼委屈地看着他。

  张丰益想了想,换了个说法:“来福,我的意思是说,你我虽名为主仆,但其实情同兄弟,这么多年……从今往后,咱们便以兄弟相称,你也别叫我少爷了……”

  “您还是不要我……”来福哇的一声……

  我特么……

  “反正你记住,咱们以后吃则同吃,睡……还是睡各自的,但是来福,相信我,用不了多久,少爷我一定会带着你飞黄腾达!记住了吗?”张丰益沉声说道,颇有点语重心长。

  来福终于长长松了口气,这才是少爷嘛,这句话少爷每年都会说一次的,少爷终于又回来的……

  “记住了。”

  ……

  都看到这了,各位小哥哥小姐姐们是不是也该……投个推荐票啥的!

第5章 1切都是懵懵懂懂
大明庸医全文阅读作者:神农教主加入书架

  整整三天,张丰益闭门不出,抱着那一匣子本草纲目,一个字一个字地用心看了起来。

  三更睡五更起,就连吃饭喝水,张丰益的目光也始终落在书本之上,未曾有片刻远离。

  时间不等人啊,当初自己可是拍胸脯保证过的,要是到了初五,方继藩见不到保健品,那厮还指不定会干出什么来!

  为了提高自己的理论水平,张丰益可说是把吃奶的劲都用上了,只是……

  这古人写的书……也太特么难念了!!

  繁体字也就罢了,大体都还能认得出,偶尔有几个有不认识的,就算靠猜也基本上八九不离十;从右到左竖着写我也能忍,稍微改一下阅读习惯这没什么;可是这没标点符号……是真特么的要命啊!

  所以第一天,张丰益一个整天居然才看完了五本书……

  第二天,稍微快了些,毕竟多少习惯了点古人的阅读方式,看完了十本。

  第三天,张丰益只用了一个上午,便把剩下的那十来本书全看完了。

  回过头来,张丰益再次打开第一本书,开始进行重点记忆。

  其实要说起来,适合用来制作保健品的中草药,总共也没多少种,因为并不是每一种药,都可以拿来瞎几把鼓捣的。

  《本草纲目》中有提到:凡药共分上品,中品和下品,上药一百二十种,为君,主养命以应天,无毒。多服、久服不伤人,轻身益气,不老延年……

  也就是说,可以肆无忌惮拿来制作保健品的中草药,范围也就在这一百二十种以内了,所以张丰益决定,重点关注这一百二十种上品药,争取在半天时间里将它们嚼烂吃透。

  好在《本草纲目》里,是附有药图的,否则即便是张丰益记住了每种药的所有信息,但是不清楚他们具体长什么样子,那……指不定啥时候就把萝卜当人参用了。

  这是绝对不允许的,张丰益对于自己的职业操守,一向有着非常严格的要求……

  三天的光阴,就这么悄悄地从书页间溜走,在这期间来福除了来添过几次灯油,以及告知少爷皇帝驾崩的消息,其余时候都只是安静地站立一旁,生怕搅扰到少爷用功。

  泰昌帝朱常洛终究没能逃脱自己的宿命,于九月初一凌晨,在乾清宫溘然长逝,享年三十八岁。

  皇帝驾崩,死因虽然显得蹊跷,但此时最重要的事情,乃是赶紧奉迎新君继位登基,毕竟国不可一日无君,所以众文武大臣们,暂时倒还未对方首辅发难。

  因为就在泰昌帝朱常洛死去的当天,大明后宫中,发生了明末史上有名的荒唐案例,“移宫案”。

  其实在张丰益看来,移宫案的主角,也就是那个朱常洛的妃子李选侍,实在是有些不够聪明。

  李选侍何许人也,她既非储君朱由校的生母,也不是朱由校的奶妈,不过就是在小朱生母王选侍死了以后,以母亲身份照看过小朱同学一年而已,于是她就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了,朱常洛刚死,她便霸着乾清宫不想走,这下可就犯了众怒了。

  要知道,乾清宫那是什么地方,那可是皇帝平时住的宫殿啊,就连太后都不允许住在那里,你李选侍算个什么东西,说破了天,充其量也就是个先帝遗妃罢了,居然还敢光明正大地赖在这儿不走?!

  于是内阁六部也好,三司九卿也罢,这会儿全都站到了一条阵线上,纷纷强烈要求李侍滚出乾清宫,自己爱上哪上哪,反正不能呆在皇帝的寝宫里,措辞极为强烈。

  李选侍一看,哟呵,都特么跟我作对是吧,行行行,好好好,搬就搬滚就滚,但是你们做了初一,那就别怪我做十五!

  然后李选侍当即便从乾清宫搬了出去,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按说这下子大臣们该满意了吧,然而等大伙到了乾清宫一看……你妹啊!

  死气沉沉的乾清宫里,不仅先帝遗体没了,本该继位登基的储君朱由校,也找不见身影,整个宫殿一片空荡荡……

  李选侍你个疯女人,是想造反吗?

  面对一大帮子前来问责的朝廷重臣,李选侍哼哼冷笑:想要先帝遗体,可以,但是如果想让朱由校登基,那你们就必须先答应让我做太后,否则一切免谈!

  众大臣们闻言,冷汗嗖的一下就下来了,这特么不就是典型的挟天子以令诸侯吗?而且挟的还特么是一大一小一生一死两个天子……

  怎么办??

  向来人精儿似的各部大臣们,这时却纷纷没了主意,就算是有,那也不敢轻易用啊,投鼠忌器懂不懂……

  僵持了半天,最后还是一个叫作王安的新任司礼监秉笔太监,想出了一个办法,说自己可以设法混进里面,偷偷将小皇帝偷出来。

  众大臣一听高兴坏了,忙说使得使得,就这么办吧,要不然再这么僵下去,我们这身子骨可就要熬不住了……

  王安说干就干,凭着平日里自己在太监宫女中的威信,很轻松地便从后门混了进去,并且还在宫女们的指引下,找到了小朱天子的所在。

  眼看就要成功了,王安不禁大喜,心想此事若成,那我王安可就是新皇登基最大的功臣了,日后必然受皇帝重用啊!

  谁知刚进到房中,一个叫李进忠的太监,上来拦住了他。

  李进忠又是何许人也,其实也不过就是李选侍身边一个比较信任的太监而已,不过这家伙日后给自己改了个名字,叫做魏忠贤……

  话说李进忠奉了李选侍的命令,要他好生在里面陪着小朱同学,防着有人潜入闹事,没想到还真被那女人给说中了。

  不过李进忠可并非等闲之辈啊,先前之所以唯李选侍之命是从,那是因为他没有机会,不得已只能做个听话的小太监,可是如今,一个天大的机会已经摆在了他的面前……

  于是,心思敏捷的李进忠,一见到王安,便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他扑通一下便跪了下去,说自己日盼夜盼,总算将您给盼来了,我这就协助您护送天子登基……

  正在屋中愉快地看着太监们表演傀儡戏的朱由校,懵懵懂懂的便被王李二人背着从后门走了去,然后汇合了已经累得东倒西歪的众大臣们,一溜烟的往文华殿赶去。

  懵懵懂懂的朱由校,就这样懵懵懂懂地登了基,懵懵懂懂的变成了大明的皇帝。

  此时的他绝对想不到,日后自己更是懵懵懂懂地,跟一个江湖卖保健品的成了兄弟……

第6章 0古良方
大明庸医全文阅读作者:神农教主加入书架

  万历四十八年九月初三,夜幕降临,天空开始飘起细雨。

  窗外透进来的丝丝寒意,令秉烛夜读的张丰益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寒意愈来愈浓,张丰益忍不住又哆嗦了一下。

  没一会儿,忍不住又哆嗦了……好几下。

  “不是才九月吗,怎么感觉像是要入冬了?”

  张丰益心里大奇,按说九月的天气,不会这么冷才对啊!

  想了想,突然一拍脑袋:万历四十八年,这会应该还处于小冰河时期才对,冬天是要来的早一些,我咋把这茬给忘了……

  来福回后屋取来一件半旧的袍子,轻轻用手梭了梭,然后小心翼翼的给少爷披上,生怕弄出的动静太大,惊扰到少爷。

  经过三日来的挑灯苦读,张丰益此时,其实已经将那一百二十种中药全部记牢……回头看了看来福,笑了笑表示感谢。

  “来福,天不早了,你先进去歇着吧,我这儿其实没什么事……”

  “没事的少爷,您忘了,来福之前不都是这样陪着少爷您熬夜的么。”来福赶紧说道,“少爷您忙您的,不用管我,有什么事吩咐来福一声就行。”

  张丰益又劝了几句,见来福执意不肯,也就罢了。

  转回头来,闭上眼细细回顾了一遍之前所记忆的内容,确认无误后,方才又睁开了眼。

  “笃,笃,……”

  手指很有节奏地敲击着面前的梨木桌面,张丰益开始思考,到底该用哪几种药材,来制作这第一种出自自己之手,但却是真正意义上的保健品。

  “笃,笃,……”

  时间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张丰益依然没什么头绪,脑中虽然留有原主的那一百二十种“灵药”配方,但那些……都特么是什么玩意啊!!

  你见过用牛粪和马尾草,外加一点黄连,放在一起捣成泥,再搓吧搓吧,搓成一颗颗小丸,放太阳底下晒至半干,然后便装进盒子里摆上柜台,美其名曰牛黄丹,专治虚火燥热之症,有药到病除之效……的吗?

  要说这个牛黄丹,其实已经算是比较靠谱一点的了,在那一百二十种“灵药”里,有一种名叫“赛黄金”的药丸,那才真的是……

  牛粪马粪鸡屎粪……几乎你能想到的所有动物的粪便,都是这“赛黄金”的配料……

  张丰益第一次见识到了,什么才叫做真正的“视粪土如黄金”……

  大佬诶,请收下我卑微的膝盖!!

  一想到这么多年,富家公子方少爷,吃的就是这么个玩意儿,张丰益忍不住就想笑……

  过分了过分了,作为一名大夫,是不应该嘲笑自己的病人顾客的,所以……

  哈哈哈……先让我笑会儿……

  嘿嘿嘿……

  肆无忌惮的笑声,惊动了一旁悄然侍立的来福,只见他一脸懵逼的看了过来,随即显现出一片焦急之色……完了完了,少爷这是又发病了……我苦命的少爷哎……

  张丰益看了看来福,突然说道:“来福,明儿个你就去把……把……那堆东西扔了吧。”

  “什么东西啊少爷?”来福脸上依旧惊疑不定,只顾拿眼瞅着张丰益。

  张丰益横了他一眼:“就是那堆……用来做‘赛黄金’的东西。”

  “啊?”来福脸上布满了疑惑,“少爷您不打算做‘赛黄金’啦?您不是说过,这是咱们铺里卖得最好的一种药吗,方少爷可是每三天都会来买一次的……”

  张丰益摆了摆手,很是义正言辞地说道:“来福,少爷告诉你个秘密,你可千万别跟别人说,尤其是方大少爷……其实,咱们之前所做的药丸,全都是假的。”

  “啊?全都是假的??”来福一脸震惊,“那……那……”

  “嗯,弄虚作假是不对的,所以来福,不仅‘赛黄金’的配料要扔,之前少爷我所做的所有药丸,你一起都给扔了吧。”

  “……”

  好半天,来福才总算是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应道:“好的少爷,那咱们以后……”

  “放心,少爷我已经想好了一种新药,这药是以纯草药来熬制,专门用于滋阴补肾,绝对是千古良方,连名字我都想好了。”

  “叫做……六!味!地!黄!丸!”

  张丰益想了这半天,实在是毫无头绪,于是不得不放弃了自己创制药品配方的打算,回想了一下前世所知道的那些补药,最后发现还能清楚记得配方的,就只有这个大名鼎鼎的“圣”药了……

  同仁堂的诸位贤达们,请原谅我剽窃了你们的研究成果,实在是迫不得已啊……

  张丰益心里有些惭愧,毕竟是偷了人家的配方,可是转念一想,不对啊,现在是大明哎,离这药面世还差着好几百年呐,所以我才是第一个知道这配方的人,何来剽窃一说……

  一番诡论说服自己,张丰益不由心安理得起来,然后从桌上取过笔墨纸砚,挥毫写下这个早生了几百年的配方:

  熟地黄160g?山萸肉80g?牡丹皮60g?山药80g?茯苓60g?泽泻60g

  写毕,张丰益放下毛笔,吹干纸上的墨水,拿起来再看了看,点了点头。

  这配方,估计也就只有我才看得懂了吧,毕竟除了我之外,有谁能知道160g是多少两……

  搞定了配方,接下来就该是配药了。这配方上的六味药,都不算名贵,没记错的话,自家的铺子里就应该会有。

  张丰益一手拿着药方,一手端起烛台,在来福全程注视的目光中,走到药柜前,将装着这些药的屉子全都拿了出来,一字排开,摆在了柜台上。

  见果真凑齐了药方,张丰益不由面露喜色,点了点头,伸手拿起了旁边的小秤,看了下,却又瞬间犯了难。

  尼玛,这秤……我不会用啊!

  张丰益细细打量了一番这把小木秤,发现它跟后世所见到过的木秤,完全不一样,上面的星刻就像是随意点上去的一样,完全找不着规律。

  唔……

  心念一转,张丰益突然将秤往柜台一放,转头叫来福:“来帮我称一下,我告诉你每种要多少。”

  来福应了一声,麻利地拿起秤来,说道:“少爷,您以前拿药,不是从来都不用这戥子么……”

  这玩意儿原来叫戥子啊!

  张丰益一脸平静,波澜不惊地道:“我说过了,我如今要配置的,乃是千古良方,自然容不得半点差错……熟地黄,四两三钱;山茱萸,二两二钱……”

  ……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了。

123456下一页
扫码
作者神农教主所写的《大明庸医》为转载作品,大明庸医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大明庸医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大明庸医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大明庸医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大明庸医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大明庸医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