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带个惩戒去聊斋最新章节 > 带个惩戒去聊斋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带个惩戒去聊斋 连载中
分享带个惩戒去聊斋

带个惩戒去聊斋全文阅读

带个惩戒去聊斋作者:梦里几度寒秋

带个惩戒去聊斋简介:红袖添香,谈作鬼狐听。
随身惩戒,抢个人头先。 https://www.uukanshu.com
-------------------------------------

带个惩戒去聊斋最新章节四百一十四、尘埃落定(大结局)
二、随身惩戒
带个惩戒去聊斋全文阅读作者:梦里几度寒秋加入书架

  墙面上,一个个红得发黑的血字在逐渐成型。

  让这栋公寓立马诡异恐怖起来。

  但卓景宁却是看都不看一眼,他现在正看着窗外,注视着冷清的街道,双眼有些没有焦距,这是还没睡醒,好一会儿,卓景宁才缓过来,然后准备去刷牙洗脸。

  到了洗手间,卓景宁挤了点牙膏放在牙刷上,打开了水龙头,他用嘴巴接一口水,咕嘟两下吐出来,就开始刷牙。

  一开始卓景宁没留意,但刷着刷着,他却发现有点不对劲了。

  不是水龙头里的水变成了血色。

  也不是镜子上出现诡异的面孔。

  而是,他视野左下方,这会儿多出了一样东西。

  这是一个图标。

  紫白色,像是从天而降的一道破空电光,还有几圈光圈散开。

  这个图标文野智并不陌生,是他昨天晚上所玩游戏中,可让游戏人物所携带的一个技能——惩戒。

  那么,这玩意儿怎么跑他眼皮子底下来了?

  卓景宁以为是错觉,但在刷好牙,拿毛巾擦了两把脸后,这玩意儿还在……那么可以确定他没有产生任何幻觉。

  然后,卓景宁忍不住按了一下。

  结果,没动静。

  咚咚咚。

  这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卓景宁就走了过去,打开门,不无意外的,是那位美女邻居。

  “早上好。”卓景宁打了声招呼。

  戴欣怡看着卓景宁一脸平静的样子,却有点懵,她问道:“你的血字任务没出现?”

  “出现了。”卓景宁道,原来那些红得发黑的字体是一个任务,不过他还去仔细看,也不知道那个血字任务是什么。

  “你的心态真好。”戴欣怡不由道,她第一次血字任务的时候,被吓得惊恐失措,脑子里一片空白。

  “一般一般。”卓景宁谦虚的道,然后对着戴欣怡,他试着按了一下惩戒。

  还是没动静。

  那这玩意儿有什么用?

  卓景宁心中奇怪,嘴上问道:“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血字任务中提到要我们一起去,到时候我们一起。哦,对了,我叫戴欣怡。”

  “好的,戴小姐。”卓景宁满口答应。

  “我去联系下其他人。”

  “请便。”卓景宁一等戴欣怡走开,就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准备看看是什么血字任务。

  既来之,则安之。

  卓景宁做梦也想不到,他居然又遇到了这一类诡异的东西。

  准确来说,他其实并不是卓景宁。

  真正的卓景宁,早就死在了半年前的大学中,死因玩游戏过度,导致猝死。

  不过这都不重要。

  在他借尸还魂后,他就是卓景宁!

  “我是不是应该说句马勒戈壁来缓和一下我现在这操蛋的心情?”卓景宁脸部表情僵硬,呵呵干笑了两下,抬眼看向墙壁。

  然后他就一愣。

  “我的血字任务呢?”

  卓景宁看着墙壁,有点懵逼。

  墙壁上,这会儿就像是花屏的电视机,那些血字一个比一个模糊不清,然后慢慢的,血字开始消失,墙壁上出现了人影。

  那是几名穿着古装的人,有点像是古装电视剧中那些书生,其中有两个手里拿着把折扇,他们似乎在交谈着什么,嘴皮子在动,一个人还满脸笑容的将手搭在一名书生的肩膀上,只不过那名书生的脸色僵硬,似乎是不太高兴。

  “这是错频了?”卓景宁寻思着,要不要去隔壁看看,是不是这会儿开着电视机。

  不过很突然的,他的耳边出现了模糊的人声,这让卓景宁忍不住凝神去听,然而他的精神莫名恍惚起来,有种天旋地转般的感觉,头晕晕的,耳边全是嗡鸣声,什么都看不到。

  当他好不容易从那种环境混淆的状态挣脱出来,就看到一个人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这人正在说话:“王兄,钱兄说了,只消你点个头,把你妻子绣娘让给他,你欠他的帐,就一笔勾销!而且他还送你去参加乡试的盘缠!你要是高中了,回来再把你的妻子绣娘要回去,也不是不可啊!”

  这话不是对卓景宁说,不过随后就对卓景宁说了。

  “卓兄,你是王兄多年的好友,你的话他能听进去一些,你也来劝劝王兄。”

  卓景宁看着把手搭在他肩膀上这位老兄的一个劲眼神示意,却是没法开口,他能听懂这些人的对话,但不知道这里是哪里,这又是什么情况?

  怎么感觉他突然间就……好像穿越了?还是……这其实就是血字任务?

  可戴欣怡不是说一起,那她人呢?

  卓景宁困惑不解。

  “哼,卓景宁,你还有脸出现在我面前?你垂涎我妻子绣娘美色,用强未遂后居然如此下作!你给我滚,我不想再看到你!”不过有人在看到卓景宁后,立马面色一沉,露出怒容,大声呵斥他。

  卓景宁不由循声看过去,这不是之前他看到的脸色僵硬,不太高兴的那名书生吗?

  那这是怎么回事?

  这念头只在脑海里蹦出来一会儿,卓景宁就已经理清了头绪。

  照目前的情况看来,他似乎是穿越了,他穿越的这名书生,好像也叫卓景宁。然后呢,因为垂涎同窗好友的媳妇美色,意图用强,结果没能得逞,于是就把这位同窗好友的媳妇,介绍给了本地一个姓钱的公子哥。

  至于现在,他们应该是在……拉皮条。

  啊呸,是当牵线红娘。

  卓景宁赶紧装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来。

  他这是在应付旁边的几位书生。

  他不知道说什么,因为完全没记忆,但这样做总比傻站着要好,而且也符合常理。

  “王兄,你怎么能这么说卓兄?他也多次接济于你,你这般冷脸待他不太好吧?”将手搭在卓景宁肩上那名书生伸回手,一抚折扇,脸色略微不善。

  这打狗也得看主人不是?这书生满脸表情是这意思,当然卓景宁没看懂。

  “那是我的不对,打狗也得看看主人家的脸面不是?”那姓王的书生面色不忿,可随即却又一拱手,然后了冷笑着说出了让卓景宁脸色一僵的话。

  卓景宁忍不住看了看身旁,本以为会有人替他出头,但没想到他居然看到那些人脸上的表情居然还都是挺赞同的样子。

  卧槽,这特么什么展开?

  当即,卓景宁就脸上一下子露出怒色,接着转头就走。

  似乎是恼羞成怒。

  有人喊了他两声,但卓景宁不但没停下,反而走得更快。

  他这是故意的,好借机脱身。

  跑走出一段路,看不到那群拉皮条的,卓景宁就停下了,看了看四周,这里应该是哪座县城的郊区地段,远处有一片连绵的山峰,附近有条河流,水面上有几只乌篷船停靠着。

  有一位船家瞧见了他,一只乌篷船就靠岸过来,卓景宁以为他是揽客的,没成想船家一开口就道:“卓秀才,可是要回去?”

  船家这语气,分明是熟悉他。

  卓景宁脑海里完全没有自己这个身体的半点记忆,所以他便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卓秀才,请上船。”

  卓景宁被船家拉着上了船,等他站稳后,船家就去撑船,卓景宁环顾四周,注意力又开始集中在自己视野左下方的那个惩戒图标上。

三、绿了老王
带个惩戒去聊斋全文阅读作者:梦里几度寒秋加入书架

  卓景宁的适应能力还是很强的,这得益于他借尸还魂前的那一段阴间秀场主播的经历。对此,卓景宁还有几分自得。

  因为能从那个鬼地方逃出来的,只有他一个!

  明白现在所处异世界,卓景宁就开始琢磨起这个惩戒图标了。

  既然能具现化出来,而且看样子只能被他一个人看到,那么这东西无论如何,都该是有点用处。

  而且,他想要在这异世界安身立命,十有八九要靠这玩意儿。

  他便试着,瞄准船家的背影按了一下。

  没动静。

  这不意外。

  然后是隔壁船上的船家夫妇,仍旧没动静。

  卓景宁不气馁,他继续对准一个人虚按一下。

  没动静。

  再换一个人。

  没动静。

  那岸边有只野狗。

  快按。

  还是没动静。

  换旁边的柳树,依旧没动静。

  再换那桥上的石狮子。

  没动静。

  卓景宁不由沉思起来,这按人没动静,结合游戏开看,惩戒只能对野怪有效,当惩戒升级后才能对敌方生效,可他现在无论是对人还是对非人生物,这惩戒都是没动静,难不成他是要先升级?

  但怎么升级?

  卓景宁正奇怪,忽然身后有些动静,他扭过头去,见到一名青衣少女。少女因为吃得不好的关系,面色微微有点蜡黄,整个人也没什么肉,看上去平板无比,不过少女的眼睛黑白分明,格外好看,这让少女整张脸,变得很耐看。

  而且是越看越喜欢的那种耐看。

  青衣少女这会儿看到卓景宁,抿着嘴,似乎在笑,偷眼瞧他。

  卓景宁不知道她在笑什么,不过因为按习惯了,卓景宁就照着这少女按了一下惩戒。

  然后,他就看到少女哎呦叫了一声。甚至还整个人都跳了起来,似乎脚底板被什么东西扎到了似的。

  眼神很好的卓景宁还留意到,少女在刚才那一瞬间,稍微僵持了一下,似乎是被眩晕到了。

  怎么生效了?

  卓景宁心中奇怪,这惩戒在游戏中的效果,就是对野怪短暂的眩晕,和造成微量伤害。而在升级后,则可以对敌方造成减速和些许伤害。

  等等,野怪?

  卓静看着这青衣少女,脸色不由有了一些细微变化。

  他刚才试验的目标有人,有野狗,有树木,还有死物桥头石狮子,然而都没有效果。

  这个青衣少女……不是人!

  或者说,是异类!

  卓景宁这么想的时候,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一些画面信息。

  “原来是这样……”卓景宁终于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首先,这并非血字任务。

  其次,他这也不是穿越了!

  他会出现在这里,是一个不知名的超自然因素造成的。同样的,他目前左下方视野的惩戒图标,也是因为这个不知名的超自然因素。

  这个惩戒,和游戏中的效果有些类似。

  能对鬼怪造成些许伤害和眩晕效果,而当鬼怪出于重伤状态时,伤害还会形成必然暴击效果,能够做到一击必杀!

  不过,这个惩戒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只能对聊斋世界的鬼怪造成伤害!

  是的,卓景宁目前所在的世界,便是聊斋世界。

  所有聊斋故事形成的一个整体世界。

  而不是单独某个故事的世界。

  不过此时的卓景宁,对这个世界而言,相当于一个路人甲,属于边缘人物。

  因为当前的卓景宁,还未曾接触到哪一个聊斋故事的主要剧情人物,从而无法参与到这个故事的剧情当中。

  所以,当前卓景宁需要做的,是去想办法找到某个聊斋故事的主要剧情人物。

  因为他一旦长时间无法进入到某个聊斋故事当中,他就会被这个聊斋世界所排斥,然后不得不离开。

  这是卓景宁所万万不想的!

  一旦离开,先不提能不能回去,就算是安然无恙的回去,他也得面临那栋公寓的血字任务!

  而且卓景宁还知道,那个世界中像那栋公寓,以及阴间主播一类的东西,其实并不少。

  那是一个很恐怖的现实世界。

  眼下这个聊斋世界,对于卓景宁而言,就是一个能够让他逃脱升天的机会!

  至于他现在这个身份,在这个世界本来就有这个一个人,不过在当卓景宁出现后,那个人就连人带相关的信息,一并被那个不知名的超自然因素抹杀掉了,取而代之的,是卓景宁这个人。

  很霸道的鸠占鹊巢!

  不过卓景宁喜欢,这能够让他免除后顾之忧。

  “卓秀才?”这时,卓景宁听到了一个女子的呼唤声,看过去原来那名青衣少女,见是她,卓景宁脸色不由有几分不太自然,“芸娘唤我何事?”

  这青衣少女名叫芸娘,是这船家的女儿,因为住卓景宁隔壁,所以熟识。

  “我唤秀才,秀才都不理人家。”芸娘略微幽怨的道。

  卓景宁是一名在县里学府念书的秀才,这在这个聊斋世界社会背景下,算得上是一名体面人。差不多相当于是现实世界中的公务员,并且自身有车有房,还很有人脉关系。

  另外就是在聊斋世界,人是分三六九等的,有功名在身的读书人,社会地位是除开官员外,最高的人了。

  卓景宁对芸娘来说,就是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希望。

  所以,被卓景宁取代掉的那个家伙,和芸娘关系暧昧,搂搂抱抱好几次。只不过因为芸娘不想做赔本买卖,才没让那个家伙得手。

  卓景宁回想起这一部分记忆,对这少女的问话,就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然后,他忍不住再次按了一下惩戒。

  然而很意外的是,这一次惩戒,没有生效。

  芸娘好端端的站在卓景宁面前。

  这是怎么回事?

  卓景宁心中纳闷,不过他已经想好了该怎么回答:“遇上些烦心事,刚才走神了,芸娘还请海涵。”

  “秀才今儿怎么对人家这么文绉绉的了?”芸娘掩嘴轻笑,然后只听她说道:“秀才可是为绣娘姐姐那事儿心烦?秀才和绣娘姐姐郎情妾意,怎奈何有姓王的横在中间,现在又来了钱老狼,秀才做的没错,又何必心中生恼?”

  原来是这样的吗?

  这剧情转折也太快了吧?

  卓景宁心中惊愕,他只有原来那个家伙的一部分记忆,对刚才那些拉皮条的事情,只知道个大概。

  万万没想到,是他绿了老王!

  而且听芸娘这番话,原来那个他和芸娘关系已经和现实世界中的男女朋友差不多了,什么话都能说,不然芸娘不会知道的这么清楚,还来了句“秀才今儿怎么对人家这般文绉绉了”。

  想到刚才的惩戒无效,卓景宁想了想,便又按了一次。

  这一次,还是无效。

  那么刚才生效那一次是怎么回事?

四、有鬼潜入梦
带个惩戒去聊斋全文阅读作者:梦里几度寒秋加入书架

  卓景宁很奇怪,难不成这惩戒还很操蛋的时灵时不灵?

  不过这应该不可能。

  这般转动念头,卓景宁忽然瞥见了芸娘手腕上的一串草绳结,此时断裂开好几处,他记起来这是芸娘生母去世前给她编的,所以芸娘一直戴着。

  平时芸娘常用豆油浸泡,又缠上线段,所以往日里这草绳结很坚固。

  卓景宁不由就盯着这草绳结看,他觉得刚才惩戒会生效,可能攻击的不是芸娘,而是这东西……

  至于为什么攻击这东西,芸娘会受到眩晕效果和出现轻微疼痛,卓景宁就不知道了。

  见卓景宁盯着自己的手腕看,芸娘就跟着看过去,然后就哎呀轻声叫了一下,“我的手环怎么断开了?娘亲不得骂死我!”

  “芸娘,你母亲……”卓景宁心中一动,赶紧道,他一脸欲言又止的困惑模样,是装出来的。

  “我最近时常会梦幻娘亲,她在梦里找我说话,要我保管好这草环。”芸娘解释了一下,这时她爹喊她,芸娘就赶紧过去帮忙。

  卓景宁看着芸娘娇小的背影,这下明白了,刚才惩戒会生效,恐怕十有八九是和芸娘那位过世的母亲有关,那么现在……

  卓景宁心中不由有些尴尬。

  要是这草环是芸娘她母亲鬼魂的藏身之地,那么他刚才拿下惩戒,不会一不小心把那鬼魂给弄没了吧?

  毕竟惩戒可有一个额外效果,在鬼怪重伤状态时,会产生一击必杀的致命效果。

  虽有些尴尬,但卓景宁脸色如常,没什么变化。

  一来这只是他的猜测,二来……真要是藏有鬼魂,那么这草环总归是不太好的东西,会带来不祥。

  芸娘她爹将卓景宁送到了家门口,对于自家女儿和卓景宁暧昧不清的样子他当没看见。底层人家没那么多讲究,而且卓景宁尽管早已成亲,但三妻四妾很正常,让他把女儿嫁给一个门当户对的破落户,或者哪个比他小不了多少岁的掌柜的,他更倾向于将女儿嫁给卓景宁。

  似他这般的人家,嫁女儿等于卖女儿。既然是卖,当然是卖个好价钱不是?

  另外,卓景宁有秀才功名,嫁给他衣食不缺,总比跟着他饥一餐饱一顿,饿得面若菜色来得好!

  这一路上聊了一阵,让卓景宁对这个聊斋世界,有了一个略微初步的印象。

  知道当前所处的地方是清朝。

  不过和卓景宁知道的那个历史当中闭关锁国的清朝,有所不同的是,那个闭关锁国的清朝坐拥庞大江山,朝中贵族从草原而来,而眼下的这个清朝,尽管也是朝中贵族从草原而来,但不再是坐拥天下,而是只是这个聊斋世界中的一个国家。

  临下船,卓景宁借着走得匆忙忘了给芸娘带件礼物为理由,塞给这妹子一角碎银子,让她去买一身新衣服,当做他的礼物。

  这是卓景宁怕芸娘她那位去世的母亲,万一没事,循着惩戒一击找上门来,他也好打些感情牌。

  不管有没有用,但聊胜于无。

  他是住在县里客栈后的一座小院子里。

  卓静开始翻看脑海中的记忆。

  刚才他对于自己这个秀才身份的记忆,只是粗略看了一遍,没有细看。

  家中父母早故,有大哥经商持家,所以他只需专心读书。有一妻子,是他父母尚在世时为他找的童养媳,比他年长八岁。

  因为在外读书,所以夫妻两个并不常见,一年到头都见不到几次,更别说同床共枕了。不过可能是因为成亲早,所以卓景宁还有一个女儿,父女两个只相差十一岁。

  “好吧,成熟的还真早。”

  卓景宁吐槽一声,然后继续翻看脑海中的信息。

  独身在外读书,难免会深夜寂寞。然而县中的花柳之地是出了名的销金库,他尽管不缺吃穿,但想要去那种地方,也只能是囊中羞涩。

  大概可能就是因此,才会和那位老王的妻子勾搭上,并且还和芸娘暧昧不清。

  “你就不能别用下半身思考?现在这烂摊子真不小。”卓景宁不禁连连摇头,翻看这些记忆的同时,卓景宁也在回忆自己看过的聊斋故事,发现无一能对得上。

  “卓秀才,访友回来了啊?”客栈店小二对卓景宁招呼道。

  “嗯,回来了。”卓景宁点点头。

  “卓秀才可要用点什么?”店小二问道,“眼下天色不早了,大师傅要回去了。”

  店小二这话的意思是做饭的厨师大爷要下班了,你想吃什么就赶紧说。

  卓秀才也不知道以前那货爱吃什么,就按照自己口味要了一碗皮蛋瘦肉粥,然后吩咐店小二让他把自己屋内的被褥什么的,给换过一套全新的,他可没兴趣继续睡人家睡过的。

  “这锭银两拿好,多出来的……”卓景宁扔给店小二一锭银两,然后对着店小二满脸希冀的表情接着说道:“记得拿过来,这县里头被褥什么价,我可都清楚。”

  店小二撇了撇嘴,拿着银两跑开了。

  这跑腿本身就是他的工作之一,尤其是面对住在客栈后头小院子里的,那相当于现实世界的贵宾客户。

  店小二办事很利索,很快就办好了。卓景宁喝了粥,本来打算去客栈里转一圈,看看能有打听到点什么,结果大厅里冷清的没什么人,客栈大门都给关了,只留下一扇小门还开着。

  一无所获的卓景宁敷衍完掌柜的,就回自个儿屋子里头了,准备睡下了。

  没手机没小说的,也难怪原来那个家伙深夜寂寞难耐,这什么都没有,可不就只能念叨着啪啪啪?

  卓景宁也是转辗反侧好一会儿,才睡着,然后他忽然感觉整个人往下一沉,越沉越下,然后掉在了什么地上,他一睁开眼,就看到自己身处一片幽暗之地,前方有一点幽光,那是从一间破烂的茅草屋里传出来的。

  茅草屋的门大开着,一个三十几岁少妇模样的女子坐在门槛上,微微俯首。

  卓景宁上前几步,才发现这女子在呜咽哭泣。

五、鬼媒逼亲
带个惩戒去聊斋全文阅读作者:梦里几度寒秋加入书架

  卓景宁看着眼前这一幕,他哪里还意识不到自己是撞鬼了,或者准确来说是有鬼入梦。

  “小生卓景宁,见过这位鬼夫人。”想了想,卓景宁双手一拱作揖,开门见山的道。

  呜咽哭泣声戛然而止,少妇拿开遮面的胳膊,抬起头来,看向卓景宁,露出一张略显狐媚的脸蛋来。

  杏仁脸蛋,丹凤眼,嘴儿大小正好,殷红如桃花,一身穿着尽管是有着补丁的粗麻布衣,但难掩其风情,想来这少妇,定是位远近闻名的美人儿。

  “书生,你怎知我是鬼?”这少妇这样问道。

  卓景宁尽量让自己冷静,使得神色上看起来从容不迫,然后他缓缓开口道:“小生记得清楚,方才睡着,可这一晃神的功夫,就到了如此幽静宁和之地,远离俗世喧嚣,仿佛仙境一般,再加上夫人美貌如花……”

  “好一个油嘴滑舌的书生,难怪我那苦命的女儿被你迷得神魂颠倒!”这少妇掩嘴一笑,然后站起身来,打断了卓景宁的话。

  卓景宁先是一怔,然后立马反应过来眼前这女鬼是谁!

  原来是芸娘那位过世的母亲。

  当即,卓景宁赶紧道:“见过伯母。”

  “伯母?我看起来很老吗?”然而这女鬼却忽然这样来了一句。

  卓景宁想了想,自己好像没叫错啊,不过这女鬼既然这么说,他就赶紧道:“不知小生该如何称呼夫人?”

  “我走得早,闺名小梅,你喊我梅姨如何?”女鬼走到了卓景宁面前,忽的一手拉住了卓景宁,这样说道。

  女鬼说什么,卓景宁当然是叫什么:“梅姨!”

  “真是乖巧的俊郎书生。”女鬼娇笑起来,她的手掌印在卓景宁脸上,缓缓抚摸,当指尖擦过卓景宁的嘴唇后,这女鬼居然又将手放在了自己的嘴唇上,似乎是在品尝什么美味般,居然舒服的闭上了眼,然后她缓缓睁开眼,看着卓景宁问:“我那女儿芸娘既然对你有意,你何时娶我女儿?”

  “小生家中有妻子,需休书一封告知,路程遥远,来回一趟,大概需要大半个月的时间。”卓景宁试图拖延道,他不知道这个女鬼为什么要让自己娶芸娘,是为了女儿着想吗?这一点卓景宁完全不信。

  因为,这可是一个鬼!

  虎毒不食子,但鬼就不好说了。

  最关键的是,卓景宁可以肯定这女鬼是寻着惩戒一击找来的,不然怎么解释这女鬼出现在他梦里?

  既然如此,那么这女鬼要他娶芸娘的这一举动,就很耐人寻味了。

  因为从头到尾,女鬼都没提过惩戒的事情,尽管女鬼不知道惩戒这东西,但伤害到她,她无论如何也该问上一两句。

  “书生莫不是嫌弃芸娘?”这女鬼忽然变了语气。

  “并非如此,我与芸娘两情相悦,怎会嫌弃?”卓景宁赶紧道,还好他当过阴间主播,人鬼见多了,就很善于伪装自己。

  尽管他当阴间主播的最后下场很惨,他自己也变成了鬼,但终归是逃了出来,还借尸还魂。

  然后嘛,重见天日半年,才出狼窝,又进虎穴……

  这操蛋的往事不值得多追忆,卓景宁这会儿紧绷神经,应付这一个女鬼。

  “那么近日完婚!”女鬼颇有点急不可耐的道。

  卓景宁这下没办法拒绝拖延了,再说女鬼就要生疑了,于是他只好答应道:“明日小生就上门提亲。”

  女鬼脸上立马露出笑容,跟着居然拿着卓景宁的手放到了自己胸口,“书生,你看梅姨美吗?”

  卓景宁:“……”

  丈母娘,你这什么节奏?

  卓景宁下意识的就要缩回手,哪想到这女鬼却趁机落入了他怀中,紧贴着他的胸口,身体摩擦着,然后缓缓说道:“书生,梅姨也不亏待你,明天你娶我女儿,梅姨今日让你好生快活一番,免得你明日不认账。”

  卓景宁正在编拒绝的台词,但忽然间天旋地转,他就发现自己已经在那间茅草屋内,还是那张床上,而一个身上不着寸缕的美妇人正坐在他身上。

  那白皙的皮肤和美好的身段,让卓景宁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

  嘴上他想拒绝,但身体却很老实。

  ……

  咚咚咚,咚咚咚。

  急促的敲门声吵得卓景宁头疼,他艰难的睁开眼,脑袋里还有点懵,好一会儿,才回想起昨晚上的荒唐事,然后赶紧看向自己的身体,当看到自己什么都没穿,床上还有另一个人睡过的痕迹后,卓景宁确定昨晚上那不仅仅只是做梦。

  “来了来了。”卓景宁找一件衣服穿上,套上裤子,然后走到门口问道:“谁啊?”

  “卓秀才,你的好友都在等你,你再不起来,他们就要生气了。对了,钱老狼也来了。”门外是店小二,店小二后半句话嗓音一下子放低了。

  卓景宁一听到钱老狼,双眼不由眯了起来。

  钱老狼只是一个戏称,也是骂人的话。说的是本地一个姓钱的秀才,有一个当县太爷的爹,因此为非作歹,横行乡里,早年在州府读书,但据说因为得罪了人,待不下去了,就回到了这儿。他爹不是这地方的县令,但和本地县令多有来往,所以拿钱老狼当亲侄子看待。

  至于他这个身份嘛,钱老狼凶名在外,这个没骨气的当了人家的狗腿子,鞍前马后的。而且在钱老狼小弟里面还排不上号,算是钱老狼跟班的跟班。

  老王那话是真没骂错,打狗还得看主人。

  “丢人啊。”卓景宁连连摇头,然后就对店小二道:“今儿有事,让他们自己走吧。”

  对于这帮人,卓景宁见都不想见。

  店小二犹豫道:“卓秀才,这不太好吧?”

  “你就说是我说的。”卓景宁冷笑一声,外面那帮货,也都是一帮秀才罢了,钱老狼有个当爹的县太爷,固然威重,但也奈何不了他。

  不然的话,这钱老狼想抢老王媳妇,何必苦苦劝他点头?

  秀才二字,可是一张很好的护身符。

  

六、送入洞房
带个惩戒去聊斋全文阅读作者:梦里几度寒秋加入书架

  卓景宁在忙着筹备婚事,他这个身份,已经成亲了,所以再娶是纳妾,不用那么复杂,也不用家中长辈在,修书一封告知就好。

  但卓景宁还是给足了礼数,从聘请媒婆说亲,到筹备彩礼,花光了他身上带着的银两,好在办了桌酒席,请了一遍这儿相识交好的人,能把彩礼钱收回来一些。

  不过钱老狼这些人一个人也没来,想来是那天卓景宁不见他们,让他们感觉自己丢了脸面,暗自恼怒。

  卓景宁对这帮人不来,还乐得清净。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交情浅,酒杯浅,微醺着走进洞房,卓景宁看着坐在大红床上等着自己的芸娘,不由心中有种无法形容的感觉。

  这到了聊斋世界才三天,自己竟然要成家立业了?

  纳妾不需要那么复杂,今日说亲,明日就可过门。

  卓景宁揭开芸娘的红盖头,这个渔家小娘子今日打扮一番后,倒是有了她娘的几分美貌。

  “相公。”芸娘红着小脸儿,水灵的双眼看着卓景宁。

  “芸娘。”卓景宁也有些情动的叫了一声,他是肤浅的,此时看着芸娘的美貌,忍不住色心大动。

  “芸娘,我们早点安歇吧?”卓景宁试着给芸娘脱衣。

  芸娘撇过脸去,没有拒绝,轻轻应了一声,然后躺在床上,微微分开了腿。

  ……

  娶了芸娘,卓景宁收了些礼钱,但也只能支撑一段时日用度,他便修书一封,托人送去家中。

  不过等了半个月,也没见卓景宁家里人过来,手里头已经没钱的卓景宁寻思着要不要去借点,芸娘却突然抱回来一个老坛子,说是从城西外边那座荒庙口的枯树根下挖出来的,打开来后,是满满的一坛子银两。

  虽说成色不太好,但左右也值个二十两银子。

  这是不大不小的一笔横财了!

  相当于在现实世界中,中了几万块的大奖。

  卓景宁很惊讶,芸娘说这是她母亲托梦让她去挖的,卓景宁愕然之余便相信了,没了经济困扰,卓景宁忍不住抱着芸娘原地转了三圈。

  芸娘年纪不大,身子骨轻,抱在怀里,对卓景宁来说,就跟着抱着个小孩似的。

  眼下是大白天,芸娘不由有些害羞的把脸埋在了卓景宁怀中。

  卓景宁瞧着自己这位小媳妇的侧脸,却是愣了一下。

  他看着芸娘的侧脸,有一种熟悉感。

  是梅姨的脸!

  不过转念想到这是梅姨的女儿,卓景宁便放下心头这突然窜出来的奇怪。说起来,自那一晚后,梅姨就再也没有来过。

  见此,卓景宁不由就问道:“岳母在梦里,可还曾和芸娘说什么了?可有……提到我?”

  他略有些犹豫的问道。

  芸娘听到卓景宁这么问,却是忽然露出一抹笑容,然后只听她低声笑道:“那晚上娘亲再来,我便让娘亲来见见相公。”

  “这……”卓景宁语言一滞,赶紧道:“不用了,不用了。”

  和女鬼见面,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虽说梅姨目前看起来,真的只是让他娶了她女儿芸娘而已。

  念及此,卓景宁眉宇间露出一抹忧色,这段时间来,他没有浪费,也没有在美人乡里出不来,他仍旧在到处寻找和聊斋有关的剧情。

  庙宇、道观、乡下的神婆等,除了闹鬼的地方没去外,其他能去的地方,卓景宁都想办法去过了,也接触过了,还是没有。

  因为聊斋故事的主角,大多为书生,而且多是落魄书生。

  所以这段时间,卓景宁试着联系他曾经的一些同窗,带一些小礼物去拜访一遍,有倒是有那么几个符合聊斋主角人设的,然而……

  卓景宁想起这些事,就有些尴尬。

  他这个身份,之前的人设,实在是……斯文扫地一类,以至于那些自命清高的书生再怎么落魄,也不想搭理他。

  卓景宁很忧心,自己会被聊斋世界排斥,然后回去现实世界。

  现实世界可还有一个血字任务在等着他!

  因为他来了聊斋世界,所以现实世界的时间,目前是暂停的,等他回去了,时间线才会继续。

  卓景宁便想着,能不能接触一些聊斋故事中的奇人高人,给自己弄一些保命的手段。

  卓景宁很实在。

  修行这种东西,他固然很想要,然而他知道仓促之际是无法修成的,而且那些奇人高人往往是自幼修行,他这个年纪早就脱节了,除了浪费精力和银两外,根本只是在竹篮打水。

  与其如此,还不如想办法弄一点保命手段,好应付过去那个血字任务。

  因为没看到血字任务,所以卓景宁这会儿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任务会是怎么样的,他只能尽力多收集一些保命手段,以备不时之需。

  他的这个惩戒,可是只能在这个聊斋世界生效。

  “相公,有什么烦心事吗?”芸娘看着卓景宁问道。

  “芸娘,我曾听闻,有书生和一破庙女鬼相恋,但人鬼殊途,你说后来会怎么样?”卓景宁想也不想便转移话题,他没想到自己的情绪被这个小媳妇看出来了,他便脑海中念叨着宁采臣小倩,嘴上随意说道。

  芸娘听到卓景宁说这话,却是愣住了,她呆呆的看着卓景宁的脸,然后忽然用两只小手捧住卓景宁的脸。

  “怎么了?”卓景宁错愕。

  “就是想看看相公你,嗯,相公长得真是一表人才。”

  卓景宁不由轻笑出声,然后抱着芸娘坐到书桌前,让她坐在自己怀里,说道:“那是自然,我可是我们老卓家的脸面招牌,全靠我一人撑起了卓家的颜值线。”

  “噗嗤。”芸娘笑了起来,精心化过妆的脸蛋,有了几分狐媚般的妩媚感,加上那双很耐看很迷人的大眼睛,这会儿笑起来格外动人。

  让卓景宁不由有了些想法,然后他站起身,抱着芸娘就往卧室走去。

  芸娘脸皮薄,在书房里头是不肯的。

  不过这一次,芸娘却拉住了卓景宁,“相公,就在这里吧。”

  卓景宁愣了一下,以往是百般不肯的,怎么突然转性了。

  “相公,那个女鬼后来一定是还阳了,然后和那个书生成亲了,只不过那个书生不会知道罢了,而且他只会以为自己娶得是他人。”芸娘突然又这般说道,听着有些牛头不对马嘴,让卓景宁一时间没明白,后来才想清楚,芸娘是在回答,回答他刚才转移话题用的。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梦里几度寒秋所写的《带个惩戒去聊斋》为转载作品,带个惩戒去聊斋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带个惩戒去聊斋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带个惩戒去聊斋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带个惩戒去聊斋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带个惩戒去聊斋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带个惩戒去聊斋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