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九窍劫最新章节 > 九窍劫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九窍劫 连载中
分享九窍劫

九窍劫全文阅读

九窍劫作者:司马砸缸

九窍劫简介:一纪元又一纪元的更替,何时是终点?本是百世难得一见的天才少年,被定为百世难得一见的废柴,在沉默中爆发,另辟蹊径荣耀回归,然而,更大的劫难即将到来。 https://www.uukanshu.com
-------------------------------------

九窍劫最新章节第39章 惊变
第2章 紫阙宫
九窍劫全文阅读作者:司马砸缸加入书架

  张凡十二岁跨入密藏境,而且一跨入密藏境便诞生异象目如剑光,这在天海城中引发了巨大轰动,当然了,普通百姓并不知道这一消息,只有天海城的上流世家才知晓,即使一些实力较弱的中型世家也是几天之后才得到的消息。

  张凡的消息一经传出,各大世家纷纷前来拜访联姻,十二岁的密藏境代表了什么?代表了张凡完全有希望在三十岁之前跨入通灵境,进入混元境估计也是板上钉钉的事。

  混元境是什么概念?大夏王朝当今的最强者,皇族的皇太祖夏无极也不过就是通灵境引灵期小成的修士,并且在这一境界已经停留了足足七十年。但夏无极凭借一己之力便威慑了与大夏王朝接壤的七个王朝,使得这七个王朝对大夏年年进贡。

  夏无极已经是大夏王朝以及周边七个王朝中一世才出一个的天才,一世多久?一世乃万年。

  被认为万年一出的天才夏无极跨入密藏境的时候都二十八岁了,而且并没有异象诞生。

  而张凡今年才刚刚十二,要知道年纪越小境界越高说明潜力越大,以张凡现在表现出来的潜力即使迈入仙台境也不是不可能的事,那是比混元境更强大的境界。所以天海城的各大家族自然各个殷勤,都希望自己女儿能嫁入张家,当然最好是嫁给张凡了,这等于绑上了一个未来最差也是混元境的强者。

  ......

  张家正厅宾客满座,来者都是天海城中各大世家的家主,除了和张家一直不对付的徐家,几乎所有在天海城排的上号的世家大族的家主都来了。

  “张德老哥,恭喜恭喜啊,令孙这天赋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将来必定是一方大能强者。”说话的是个略显富态员外,此人姓孙名大富,名虽俗可人不俗,乃是天海城第一富豪,虽然本身并不是修炼者,但是经商的确是有一套,四十年的时间将本是一个中流末等的孙家带入上流家族,而且稳坐天海城三大家族之一。

  “孙老弟客气,客气啊。我那不争气的孙子也就一般也就一般啦,不敢当孙老弟如此夸奖啊。”张老家主虽然嘴上说的客气,可那嘴可是快咧到耳朵根了,任谁都看得出他的得意。

  听张德这么一说,大厅内其他世家的家主都脸带羡慕之色,这还不争气?十二岁的密藏境啊!你要觉得你这孙子不争气给我,我要啊!拿我全部的家产换也愿意啊!

  众家主虽然心里这样想着但嘴上却是说道:“张老谦虚了,谦虚了。”

  “张老哥你这就太谦虚咯,你那孙子也十二了吧,我家老大的小女儿今年刚好十岁,你看不如让两个小娃娃订个亲如何?”孙大富满脸是笑的说道,说完不忙招呼自己的小孙女前来。

  从孙大富身后走出一个小女孩,明目洁齿,一张樱桃小嘴红的诱人,头上扎了两个羊角辫,一身红衣更是突出了女孩那晶莹剔透的玉肌,长大了肯定是个祸国殃民的大美人。

  少女走来后对了张德行了一礼:“见过张爷爷。”

  “好,好,孙老弟啊,你这孙女长的俏啊,可是我家小凡从小有主见,这订亲的事我也是不能帮他做主啊。”张德为难的说道,要说这孙家的孙女身份是不差了,而且长的的确漂亮,可自己的孙子那可是一世都难得一见的妖孽啊,哪能让你孙家这么容易就订下这门亲事?凭自己孙子那妖孽的天赋,哪怕是皇族公主那也得挑挑选选啊。

  就在这时一名家丁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一路撞到了好几个世家的家主,可那家丁浑然不在意。

  “禀...禀...禀告家主,紫阙宫派人前来拜访。”家丁快步奔入正厅单腿跪下,不顾正在与张德交谈的其他家的家主大声的喊出了这个消息。

  “什么?紫阙宫?”张德惊得一下子站了起来。

  之前被家丁撞倒的几个准备发飙的家主也一下子熄了火,正在交谈的其他的其他家主们一个个都停了下来,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家丁。

  “消息可是真的?”张德双眼一瞪看着那个家丁。

  紫阙宫啊,这方圆十多个王朝中真正的巨无霸啊,紫阙宫乃是这周围十多个王朝中所有修炼者心中的圣地,紫阙宫的历代教主与太上长老皆是通灵境融灵期巅峰的强者,其下十大长老也都是跨入融灵期的强者,可以这么说紫阙宫要是愿意完全有能力一统周边这十多个王朝,幸好紫阙宫超然世外,早已不看重这红尘中的名利,不然现在压根就没什么大夏王朝了。

  紫阙宫派人前来,那是何等的荣耀啊,即使是大夏王朝的皇帝见了紫阙宫的人也得恭恭敬敬的喊上一声前辈。

  那家丁被张德这么一瞪也是吓得双腿一软,本来单腿跪着的,现在直接整个人趴在地上了,张德可是密藏境巅峰的强者,这气势一出来普通人没被直接吓死已经算不错了。

  “禀...禀...禀告家主,小的不敢撒谎,的确是紫阙宫来人,那位道长现在就在门外。”家丁颤颤巍巍的说道。

  “快快有请,哦不,我亲自去迎接。”说完张德就走下了主座。

  “不劳张家主迎接,贫道自己进来了。”声音传出,就见一身穿白色道袍的老道士走进了大厅。

  “拜见仙宫仙长,在下张家家主张德见过仙长。”张德一见道士进来也不管别的,当先先行了一礼。

  其他家主见状也赶紧行礼,这可是紫阙宫来的道长,要是让人家觉得自己不懂礼数看不起人家,那分分钟就能让自己的家族化为灰灰啊。

  “各位家主请了,在下紫阙宫太上长老栾无涯,听闻天海城张家出了一位天才,以十二岁之龄跨入密藏境且伴有异象目如剑光,在下特地前来瞧上一二,若是可以希望能够带他进入本派修行。”栾无涯先是对各家家主行了一礼而后缓缓说道。

  “在下这就将凡儿喊来。”张德一听赶忙吩咐家丁前去寻找张凡。

  张德可是高兴坏了啊,紫阙宫的人居然要收自己孙子进派修行,而且是太上长老亲自前来,太上长老说是长老,其实就是前代教主也是教主的师尊,只是平时几乎都不管事了,只有遇到重大的事情才会过问一二。

  这次居然是太上长老亲自前来,这足以说明紫阙宫是何等的看重自己的孙子,张德可从没想过眼前这人是骗子,这十几个王朝之内可没人敢冒充紫阙宫的人,而且来人的气息深不可测,仿佛和自然融为了一体介于虚体和实体之间,若不是亲眼见到,不然即使站在你面前你也感觉不到,这只有半只脚跨入混元境的强者才能做到,因为一旦跨入混元境那可就真的是可以融入天地间了。

第3章 坠入深渊
九窍劫全文阅读作者:司马砸缸加入书架

  家丁匆匆跑进后花园,果不其然,二少爷正坐在荷花池中的石块上修炼。

  “二少爷,二少爷。”家丁小声的喊道。

  “何事?”张凡闭着眼问道,张凡刚完成了一个周天的循环,体内的先天之气活跃着,此时如果睁开双眼,又会是两道剑光射出,要是碰着这家丁了必死无疑。

  张凡心中也疑惑不是要紧的事家丁不可能在自己修炼的时候来打扰自己,肯定是出大事了。

  “启禀二少爷,家主让您赶紧去大厅,紫阙宫的仙长来了。”家丁惶恐的说道,这家丁双腿打着颤,虽说二少爷只是坐在那里,可是他还是感觉到自己像是在面对一头绝世凶兽,那气息根本不是自己受得了的。

  “紫阙宫?”张凡微微惊讶,紫阙宫之名他也是如雷贯耳,这附近十多个王朝的地域上唯一一个修炼圣地,居然会派人前来?还招自己前去?难道是要收自己入门修炼?想到这里张凡微微兴奋,紫阙宫可是真正的修炼圣地,但凡入内的无一不是万里挑一的天才,这里的万里挑一可不是普通的一万人中挑选一个,而是修炼者中的万里挑一,说了通俗点就是一亿个普通人里只挑一个,这是什么概率?

  想到这,张凡赶紧将体内的先天之气平复下来,而后轻轻一跃便来到了那个家丁身旁。

  “前面带路。”张凡整了整衣衫说道。

  家丁赶忙在前面带路,引着张凡前往大厅。

  “凡儿拜见爷爷,见过各位长辈。”张凡来到正厅后先给自己爷爷和众多家主行了一礼,而后就看到一名身着白色道袍的道士站在众人中,众人看向那道士的脸色都是满带敬畏之色。

  张凡赶忙上前行了一礼“晚辈张凡拜见前辈。”

  “好,好,好啊!”栾无涯连说三个好字,以他的眼光自然看得出张凡的确是十二岁,而且是刚进入密藏境没多久。

  十二岁的密藏境啊,自己当年跨入密藏境的时候是多少岁来着?十九还是二十?那时自己的师傅就夸自己是十世难得一见的天才了,那眼前这小子呢?起码也是百世难得一见啊,也许这小子真的有望跨入那一境界,成就无上人王之境。那些凡夫俗子居然说这小子只是一世难得一见的天才?真是没见过世面的凡夫俗子啊。

  栾无涯越看张凡越喜欢,不过他修为高深这些自然不会表现出来。

  栾无涯看着张凡淡淡的说道:“你的资质我也以知晓,乃是百世难得一见。但是本门条例规定入派者必须经过测试才行,所以贫道还是得测上一测,不知你可愿意?”

  之前和张德等家主说话的时候还是用的在下,这会都用上贫道了,还是用商量的口气,意思就是我们这个测试就是走个形式,你虽然是天才但也不能坏了规矩,这些都是做给别人看的,你就帮帮忙配合下。

  张凡自然不会拒绝,双手做了一个揖,恭敬的说道:“请前辈测试。”

  栾无涯伸出一只手搭上了张凡的手,而后输送一道自己的精元进入张凡体内,这除了是测试张凡的资质,同时也是查看张凡体内是否有暗伤,如果有暗伤那就赶紧用自己的精元替其疗伤,半步混元境高手的精元那可是比那些所谓的灵丹妙药精贵的多,不是亲传弟子根本舍不得这样做。

  “咦?”

  栾无涯的精元在张凡体内转上一圈后并没有收手,反而是皱起了眉头。

  他这一皱眉头可是吓坏了张德,怎么了?自己的孙子难道有什么不对?周围的家主自然也看到了,也都紧张的盯着栾无涯。

  栾无涯的精元再次进入张凡的体内,如此三次后栾无涯终于收回了手。

  注视张凡良久后轻声一叹说道:“你,不符合我派的入门要求。”

  “请前辈说明原因。”张凡眼睛的瞬间红了,从小到大自己一直都是众人眼中的天才,而此刻居然有人说自己达不到入门要求,即使这个人是圣地来的人也不行。

  “这...”

  栾无涯一时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这要是真说出来可能就毁了这孩子的一生啊。

  “请前辈告知。”张凡红着眼盯着栾无涯,此时的张凡就像一头噬人的凶兽。

  “还望仙长告知原因。”张德在一边也连忙问道,自己这孙子到底怎么了?怎么会这样?他实在想不通,之前看栾无涯的样子明显是要收自己孙子入门的,甚至连测试资质都是用商量的口气说的,可见栾无涯是多喜欢自己的孙子了,怎么一测完就变样了?

  最终栾无涯还是长叹一声说道:“哎...你九大穴窍闭塞,终身无法打开,此生将止步于密藏境先天期的修为。”

  “这不可能!”

  “什么?”

  张凡和张德两人同时大声喊了出来。

  “你运转先天之气经过体内九大穴窍时,是不是感觉到有物体堵在那里?”栾无涯问道,他并没有因为张凡和张德的失态而生气,他也理解他们爷孙俩此刻的心情,一个一直被誉为是天才的人突然被告知此生只能是这个境界了,再也无法突破了,换做谁都受不了。

  周围的家主听到栾无涯说出的话也是惊呆了,终身只能是这个境界了?密藏境虽然算的上是一方高手了,可这些世家中谁家没几个密藏境的护卫?

  张凡听到栾无涯所问的话,呆了呆,想起自己运转周天的时候所感觉到九大穴窍内的异物,张凡还以为那是穴窍内的杂质,原来那不是杂质,而是因为自己的九大穴窍闭塞了。

  “是。”张凡失魂落魄的点了点头。

  “常人说的修炼资质就是指体内的九大穴窍,九大穴窍有一个闭塞那就不适合修炼,因为穴窍一旦闭塞就基本无法打开,除非能寻到一些无上仙丹或是一些天材地宝,否则没有别的办法化解,而穴窍闭塞也就无法引天地元气入体。穴窍闭塞,体质必定差强人意,闭塞的穴窍越多体质越差,越不适合修炼,而常人中少则闭塞一两个,多则闭塞五六个,像你这样九大穴窍全部闭塞的,说实话百世也难得一见,你虽年纪轻轻便迈入密藏境,足见你悟性之高可惊世人,可这九大穴窍闭塞,却限制了你修炼的道路,哎...你好自为之吧。”

  “不,不,不,这不可能!”张凡双眼中流下泪水,猛地一个转身冲了出去。

  “凡儿,凡儿!快去把二少爷追回来!”张德一时没注意,反应过来时张凡已经冲了出去,连忙招呼家丁追了出去。

  “张老哥,我忽然想起来家里还有点急事,这就先走了,改日再来拜访。”孙大富对着张德拱拱手,而后就准备带着自己的孙女离开了张家。

  其他的那些家主见状也都各找接口要离去。

  倒是栾无涯并没有离开,反而盯着一个小女孩不停的看。

  “仙。。。仙长。。。我孙女。。。”孙大富战战兢兢地说道,栾无涯盯着看的那个小女孩正是他的孙女。

  “这女娃娃好资质,我若是没看错,她是先天火灵体,修行火系功法事半功倍,不知可愿让她随我回山门?”

  “啊??”孙富贵一愣,啥?我孙女先天火灵体?要收她进紫阙宫?

  在孙富贵愣神之际,那小女孩却是走上前朝着栾无涯一拜而下“弟子见过师傅。”

  “好机灵的娃娃,娃娃,你叫什么名字?”栾无涯没有怪罪小女孩,反而脸上带着笑意,似乎很满意少女的这股机灵劲。

  “回禀师父,徒儿叫孙灵儿,今年十岁,从未修炼过。”孙灵儿乖巧的答道。

  “孙灵儿?果然古灵精怪。”栾无涯满意的笑了笑,而后对着孙大富说道:“我欲收你孙女为徒可原意?”

  “原意!原意!多谢仙长。”孙大富总算是反应了过来,这也不怪他,虽说在经商上是天才,可毕竟不是修士,遇见传说中的圣地仙长要收自己孙女为弟子,一时间脑子竟没转过弯来。

  “如此,那我便带她走了。”栾无涯哈哈一笑,大袖一挥,便与孙灵儿消失在了原地。

第4章 张家谈话
九窍劫全文阅读作者:司马砸缸加入书架

  世态炎凉啊!之前还和张家套近乎的这些世家家主,一听到张凡一生只能止步密藏境先天期的消息立刻走的一个比一个快,生怕别人误会自己和张家有什么瓜葛。

  张德一屁股坐在了座椅上,此时的张德看上去才像个老人,早已无之前的精神矍铄,一脸的疲倦。

  “怎么会,怎么会,怎么会。”张德嘴里不断的念叨着。

  张家是大世家,为了子孙今后能走的更远,规定张家子孙年满七岁才会测试资质开始修炼,过早的修炼会让身体内积累下暗伤,而七岁时孩童体内的脏腑基本长全,此时就算修炼也不会留下什么暗伤,而且靠着张家的家世,只要准备一些灵丹妙药很容易追上那些五六岁就开始修炼的孩童,而且没有任何副作用,这也是一些世家大族培养自己后代子孙的办法。

  张凡从小爱习武,三岁多就去演武场看着家中的叔叔伯伯修炼,等到七岁家族测试的时候,俨然发现张凡居然已经是血魄境炼骨期小成的实力,要知道张凡的大哥张嵘当时也只不过血魄境锻力期大成的修为啊,张嵘可是比张凡大了整整七岁!当时已经十四岁了,在家族无数灵丹妙药的帮助下七年的时间才修炼到血魄境锻力期大成,这已经算是不错的成绩了。

  而张凡当时的情况着实吓坏了一群人,在大人们的逼问下张凡才坦白,自己从小在演武场看了叔叔伯伯们修炼后,晚上回到房间后就自己一个人尝试着修炼,就这么自己偷偷摸索偷偷修炼了四年,居然已经达到了血魄境炼骨期小成的修为。

  张家人赶紧替张凡检查是否有暗伤,生怕张凡伤了身子,没想到张凡体内一点暗伤都没,当时惊呆了张家所有人,一个三岁的孩童靠自己每天偷看大人修炼而后自己回去摸索,没有服食任何的灵丹妙药四年的时间居然已经有了这种修为而且一点暗伤都没有,这是何其妖孽的天赋?

  当时众人都惊叹于张凡的妖孽天赋,没有一个人想起来要去测试他的穴窍是否有问题,可问题是一个靠自己摸索,四年内就修成血魄境炼骨期小成修为的孩子,资质可能差吗?穴窍可能闭合吗?所以压根没有人去在意过张凡穴窍的问题,而后来张凡的表现也的确称得上妖孽二字。

  七岁被发现偷偷修炼时已经是血魄境炼骨期小成的修为,同年炼骨期大成,次年炼骨期巅峰,九岁炼骨期圆满打破极限跨入熬筋期,十岁熬筋期小成,十二岁跨入密藏境打破周围十多个皇朝的修炼记录。

  可就是这么一个妖孽的少年,就在今天,就在刚才,被圣地的太上长老断言全身九大穴窍闭塞,此生只能是密藏境先天期的修为。

  “什么天才啊,我看八成是老三偷偷的拿着家族的资源给那小畜生用,硬生生的堆起来的修为,要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妖孽?这下可好,被圣地的太上长老当场揭穿了,我们张家以后还如何在这天海城混下去哦。”一道尖酸刻薄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

  现场还留下的都是张家自家人,张德一共有三男两女五个孩子,正好一个叉一个隔开。说话的正是张家的长房媳妇,也是之前那个拜托张凡母亲王静淑让张凡以后多照顾他儿子的妇人。

  “大嫂?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什么叫小畜生?你是在骂我们张家都是畜生吗?那你儿子又是什么?”坐在末座的一个三十左右的青年一巴掌拍烂了身边的桌子,此人正是张德最小的孩子张燕,张燕的孩子张迅比张凡小了七岁,在自家孩子还没出生的时候他可是拿张凡当亲生儿子对待的,所以此刻听到大哥的老婆如此诋毁张凡立刻动了怒。

  “老五,不许和你大嫂没大没小。”坐在主位上的张德淡淡的说道。

  而后撇了一眼那妇人说道:“你要是觉得我们张家丢人了,滚回你的徐家去,哼!”张德老爷子狠狠的哼了一声。

  “都是自家人,都是自家人以和为贵,以和为贵。”那妇人旁边的一个快五十的中年男子赶忙圆场。

  此人乃是张德的长子,名叫张堂,老好人一个,无论是在对外人还是对家里人永远是一副笑脸,从没见过他生气,也是天海城出了名的大善人。

  而那长房媳妇自然就是她的老婆,姓徐名绣娟,可此妇人一点都无绣娟的姿态,嫁到张家后不断挑拨是非,只因为张堂是老实人,底下的弟弟妹妹为了大哥考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这徐秀娟却以为张家人好欺负变本加厉,终于惹得张德的小女儿张素萱狠狠的教训了她一顿。而且几年前因为一件事张家和徐家闹得不欢而散从此变成了对头,这徐秀娟才在张家消停了下来,可一旦遇到什么事还总是第一个跳出来搬弄是非。

  张素萱是张德的小女儿,那也是个不好相与的,是个没理喉咙响三分有理直接掀人房的主,出嫁在外育有一子今年十三岁,姓沈名录。

  “爹爹,这话是媳妇说的不对,可媳妇前面的话也没说错啊,老三以前是什么德行您还不清楚?肯定是他偷偷的挪用家族资产给他那废物儿子买的灵丹妙药。”徐秀娟貌似委屈的这样说了一句。

  “嘭”的一声,又是一张黄花梨的方桌被拍碎。

  “徐秀娟!我草尼玛个币!你说我可以但不许说我儿子,你再敢说我儿子一句坏话,信不信我当场宰了你?”拍案而起的男子正是张凡的父亲,张德的次子张穆。

  别看张穆在张德面前老老实实严严谨谨的,可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年轻时修炼资质是众兄弟姐妹中最高的,同时也是脾气最火爆的一个,从小就仗着家世到处惹是生非,不过总算没弄出过人命,但不是说他不敢杀人,而是每次他真要动手的时候他身边那群狐朋狗友都会拼命拦下他。他们也不傻,凭张穆的家世真要弄死人了肯定是他们其中的一个上去顶罪,所以平时张穆打架他们帮忙,张穆一旦要弄出人命了他们是第一个过来拉住张穆的。

  张穆如此生活一直到了二十五岁,吃喝嫖赌样样来,是天海城出了名的纨绔子弟,而且后来张穆还吸食了幻欲草,幻欲草是从其他地域传来的一种迷幻药价格不菲,少量的可以麻醉,吸食多了容易上瘾,张穆就染上了幻欲草的瘾,那段时间可没少挪用张家的资产购买幻欲草,为此张德老爷子都打断过他的腿。

  直到张穆遇到了现在的妻子,也就是张凡的母亲王静淑,才浪子回头。

  王静淑是天海城王家的大小姐,王家在天海城也是排的上号的世家,老爷子王绍宝当年也是天海城的一号狠人,曾经凭一对双刀从天海城东街砍到西街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王静淑是王老爷子的大女儿,从小就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歌词诗赋无不擅长,而且性格温婉贤良淑德,容貌更是上上之姿有大夏第一美人的称呼,是天海城里各大少爷的梦中情人,据说大夏皇子当年都求过亲可惜王大小姐没看上。

  也不知道这张穆前世积了什么德,居然得到了王大小姐的青睐,从此浪子回头安稳了下来,而且火爆的脾气也压了下来。

  可王老爷子却非常不喜欢这个女婿,当年可是坚决反对的,可女儿狠了心的跟着张穆他也毫无办法,最终虽然和张家结了亲家可却想着办法给张家使绊子,张德老爷子对此也是毫无办法,自己儿子什么德行自己知道,能娶到王静淑这样的媳妇那就已经是祖坟上冒烟了,被坑了就被坑吧权当聘礼了,直到有了张凡,两家的关系才得到改善。

  “老三,坐下。”坐在右手旁第一个位置的一个四十多岁五十不到,从头到尾闭着眼从没说过一句话的中年妇人忽然睁开了眼说了一句。

  张穆悻悻的坐了下来,张穆这辈子就怕三个人,一个是老爸一个是老婆,还有个就是说话的中年妇人。

  中年妇女面容安详,慈眉善目,此妇人乃是张德的大女儿张婉萱。别看他现在慈眉善目,年轻的时候脾气一点都不比张穆小,是出了名的张家母虎,张穆小时候调皮惹了祸可没少被她收拾。

  “大嫂,老三以前的确做过不少错事,但是自从和静淑结婚后老三是什么样子大家都看得到,你说话要有证据,再敢这么胡说八道别怪我这做小姑子的不给你面子。”张婉萱淡淡的看了徐秀娟一眼。

  徐秀娟这下是彻底哑了,都是天海城的世家子弟,年轻的时候都是玩在一块,谁是什么样子的都一清二楚,当年张家母虎这个绰号可不是开玩笑的,那是实打实的打出来的。

  当年的张婉萱可是打的同辈的天海城的公子哥们抬不起头,那绝对是天海城世家公子们一段最不愿提起的黑暗日子,直到这张家母虎遇到现在的丈夫,众多的世家公子日子才好过起来,所以她们那一辈的天海城世家公子结婚都晚,都不敢出门调戏妹子了还结个屁的婚啊。

  张婉萱也育有一子,姓蔡名晟今年十六岁。

  说来也奇怪,张家第三代生的全是带把的,一个女孩都没有。

第5章 震碎先天之气
九窍劫全文阅读作者:司马砸缸加入书架

  就在气氛闹得尴尬的时候,一名护卫小跑了进来,单膝跪下。

  “禀告家主,找到二少爷了,可二少爷说什么都不肯回来。”那护卫小心的汇报着,他可看清楚了,现在这气氛僵着呢,自己万一说错一句话说不定小命就没了。

  “凡儿在哪?”张德老爷子赶紧问道,不管张凡是天才还是废材那都是自己的孙子。

  “二少爷在龙门瀑布底下呢,说什么都不肯回来,小的们也不敢用强的,怕伤了二少爷。”护卫小心的回答,就怕自己答错。

  “走,接我孙子回家。”

  张德老爷子当先一挥手走了出去,张家二代子女也跟着出门。

  “你看你的那些弟弟妹妹啊,他们都欺负我,我一堂堂徐家大小姐嫁到你们张家就是受气来的。”徐秀娟忽然一把拉住走的最慢的张堂抱怨道。

  “他们也是担心凡儿吗,你说的话也有点重,都是一家人和和气气多好。”张堂皱着眉说道,他也知道这事怪自己老婆不好,可是性格使然让他说不出什么重话,而且毕竟是自己老婆,也不好真说什么重话。

  徐秀娟一见张堂又是这幅样子,一把拉住身边的儿子张嵘。

  “嵘儿,他们都欺负娘,你可要保护娘啊。”

  “娘,我肯定保护你,谁欺负你我就打谁。可...可我打不过二弟。”十九岁的张嵘,已经有血魄境磨皮大成的境界了,可是在自己母亲前却始终唯唯诺诺的不敢大声说话。

  “你二弟已经是个废物了!等以后你修为追上他了一定要好好教训他,谁让他小时候老是欺负你。”徐秀娟怨毒的说道。

  “你啊你!要不是你从小叫嵘儿要在几个弟弟面前摆出大哥的威风去欺压他们,小凡能和嵘儿打起来吗?”张堂在旁说道,自己这个媳妇自从娶进了门就没太平过,样样都想沾便宜,样样都想比别人好,可你也要有这个能力啊。

  “我不管!嵘儿是大哥!他们就该听嵘儿的!”徐秀娟直接耍起了无赖,在她心里自己的儿子是长房长孙那以后张家的家产自然归自己的儿子,现在那几个小子老老实实的听话将来还分给他们点残根剩饭,要是还敢和自己横,到时候要他们好看。

  “你...不可理喻!”张堂说完一甩袖子直接走了出去,饶是他这老好人的脾气也被徐秀娟气的不行。

  张家一行人赶到龙门瀑布后,看到张凡一人在瀑布底下发了疯似的打拳。

  密藏境的强大没有跨入这一境界的人根本不会懂,瀑布底下那长年被瀑布冲刷而不坏的青石被张凡随意一击就轰的粉碎。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张凡不断的大吼着。

  一日之间从百世难得一见的天才变为百世难得一见的废材,这种落差常人难以体会。

  “为何要如此!如果我穴窍闭塞为何让我在血魄境不断超越极限!让我跨入密藏境修出先天之气!”

  张凡不断的嘶吼着,无法接受这一事实。

  “哎,让他发泄下吧。”张德老爷子发话了,众人都静静的站在那里。

  张凡体内先天之气高速运转,从身上的九大穴窍不停的经过,高速流动的先天之气让张凡充满着力量,只是此时的张凡却无丝毫的快感。

  这,就是自己这一生所能拥有的最强的力量。

  “哎,凡儿的天赋果然远超常人,正常刚跨入密藏境的人,绝对没有凡儿这种实力,无论是耐力还是杀伤力,即使遇到先天圆满的修炼者也能一战。”

  张老爷子看着自己最得意的孙子叹息一声。

  足足过了两个时辰,张凡依旧是生龙活虎,光这份耐力和韧性就让其他修士汗颜,可以想象如果不是张凡穴窍闭塞今后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足以成为一方巨擘。

  此时的张凡并不知道旁人是如何看自己,只是在不断的发泄体内的力量,而那一口先天之气却生生不息,丝毫不见消耗分毫。

  “要你有何用,要你有何用!要你有何用!”张凡低声呢喃。

  张凡站在瀑布底下,任凭瀑布冲击在自己身上。

  “啊!!!”

  张凡突然大吼一声,浑身散发出刺眼的金光,惊得一边的张家众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从没见过有修士能浑身散发出金光的。

  金光足足持续了一刻钟的时间,金光散去后张凡躺在青石上浑身一动不能动。

  别人不知发生了什么,张凡却非常清楚,他刚才一气之下将先天之气给震碎了,那道生生不息的先天之气,化为星星点点散落到九大穴窍之内。

  张凡这边动静刚落下,张德老爷子一个闪身便来到了张凡身边,仔细查看张凡,发现只是虚脱了便放下心来。

  “小凡啊,走,跟爷爷回家。”张德来到张凡身边一把将他抱在怀里。

  张凡被爷爷抱着,眼神木讷的看着天空,不知在想些什么。

  “所有人给我听着!发动一切关系不惜任何代价去寻找治愈穴窍闭塞的灵丹妙药,凡是找到一丝线索的我都重重有赏!”张德老爷子发话,其他众人自然应允。

  张家二少爷一日之间从天才变成废材,这个消息瞬间传遍了天海城的各个家族,同时也知道了张家出高价搜罗各种治愈穴窍闭塞的药物。

  张凡母亲的娘家王家首先响应,王老爷子也发话了,只要有人能找到治愈张凡的药物,只要王家有的随便拿,王老爷子这是下血本了,张凡可是他的大外孙,也是最疼爱的大女儿的独生子,说什么都要想办法治好张凡。

  可这种药物哪有那么好找,别说天海城的世家,就算是大夏皇族想搜罗这种药物都是天方夜谭。

  这种药物只有在那种无上大教中才可能存在,可那种存在哪是小小一个大夏王朝可以攀上关系的?更不要说大夏王朝中的一个世家了。

  如此四年,张家和王家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却没有任何回报,反而使得自身家族的实力急速下降,也幸亏张家和王家乃是天海城内的老牌世家,底蕴丰厚不然还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费了好一番功夫才从新稳住自身家族在天海城中的地位,可要想恢复到当初巅峰的样子,没个十年的修养身息是不可能的了。

  ......

  “爸,我和静淑商量过了,我们带着凡儿搬出张家。”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试试?”

  书房内,张老爷子瞪着眼看着张穆。

  “爸,这几年家族为了凡儿付出太多了,我...”

  张穆低着头说道,这几年为了替张凡寻找药物,张家资产大幅度缩水,若不是动用了一些底蕴早就掉出天海城三大家族的行列了。

  “凡儿是我孙子!哪怕把张家赔干净了我也愿意!”张德老爷子瞪着一双虎目看着自己的儿子。

  “爸,我知道,可我不能让整个家族毁在凡儿身上,我们张家不光只有我们这几个人,天海城少说有十多万人靠着我们张家吃饭,我们张家倒了那些靠我们家吃饭的普通老百姓怎么办?”张穆看着自己的父亲说道。

  张德老爷子盯着自己的儿子久久说不出话。

  “爸,而且我们只是搬出去住,不是离开家族,依然在天海城里住着,继续住在家族里对凡儿只有坏处没好处,等哪天凡儿自己能看开这件事了,我们再回来。”

  “好吧。”良久,张德老爷子才说出这两个字。

  张德何尝不知道张凡住在张家只有坏处没好处,住在家里不说有人在背后说些什么话,只是看着家里熟悉的一切,看着家族里其他子弟习武,对张凡来说也是种煎熬,只是张德老爷子之前一直舍不得张凡这个孙子,所以才强留在家里。

  “那我去收拾下,我和静淑看过房子了,就在城北,有座小院环境也不错,周围也都是些普通百姓,并不知道凡儿的事,住在那里凡儿可以像个普通人一样的生活,不会有人说三道四的。”

  说完,张穆便告退离开。

第6章 城北区
九窍劫全文阅读作者:司马砸缸加入书架

  天海城整体是个不规则的方形,按方位分四大区,城东多是世家聚集,天海城内有势力的家族都居住在城东区,城南区为商业区,各种酒楼客栈赌场妓院等坐落于此,城西乃是富人区,都是些生活条件不错的人家居住于此,虽然比不上城东的那些世家,但也算的上家族这个称号了,而最大的城北区则都是普通百姓居住的地方。

  天海城城北平民区,一座独立的小院,在城北这块地方绝对算得上是高档住宅了。

  有三人正站在小院的门口。

  “凡儿,以后我们就住这里了。”张穆对着身边的张凡说道。

  这三人就是搬出张家的张穆一家,选择在此居住也是张穆和妻子多番商量后的结果,天海城很大,快马疾驰也需要最少一个时辰才能从东边跑到西边,所以住在城北根本不用怕有知道张凡事情的人前来打扰,而且城北是平民区,那些自诩身份高贵的世家子弟压根不会来这边。

  同时城北区离着城东区也不远,快马疾驰半个时辰就到了,万一有点什么事也能尽快通知到家族。

  “哦。”张凡低声说了一句,便走进院子里,几步就来到卧室将自己锁在了里面。

  “夫君,凡儿他。”王静淑看着自己的丈夫。

  温婉贤淑的王静淑在遇到自己儿子的问题时,也不能继续平静了。

  “没事,这都四年了,凡儿会看开的。”张穆此时也是毫无办法,张凡虽然曾经天赋出众,但是毕竟也只是个少年,对一个修士来说还有什么比不能修炼更加痛苦的事?

  张凡独自躺在床上,内视自己的体内,体内闭塞的九大穴窍散发出阵阵金光。

  体内九大穴窍的异变已经出现快四年了,自从张凡将那股先天之气震碎后化成星光隐入九大穴窍后,九大穴窍便散发出淡淡的金光,张凡能感觉到每一个穴窍内都似乎有着什么东西,但却无法清楚的感应到,但可以肯定,绝不是之前紫阙宫的太上长老所说的那样穴窍闭塞。

  而且自从将先天之气震碎后,张凡感觉到自己的肉体越来越强,已经达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境地。

  张凡曾经偷偷的试过,全力一下竟然将一柄下品宝器给捏碎了,这简直不可想象!

  宝器是修士所使用的兵器,威力与普通武者使用的武器天差地别,一柄下品宝器在一名先天期的强者手中绝对能发挥出恐怖的威能,而且制作宝器的材料并不是普通的凡铁,而是各种珍贵的材料,光是原材料就不是普通先天期修士所能损坏的,更不论炼制后的宝器了。

  以张家的实力,也只不过拥有一柄上品宝器,六柄中品宝器,二十三把下品宝器,为了这柄下品宝器张凡也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借口蒙混过去。

  张凡隐隐感觉到这是自己在修炼一途上继续走下去的出路,可却不敢说出来,因为之前从没听说过有这种修炼方式,而且他也怕自己的修为无法寸进,到时候又是一场笑话。

  位于腹部的气海穴中星星点点的先天之气,明显比其他八大穴窍中的更活跃,张凡的心思也完全沉浸在其中,不停的控制那点点先天之气不停的摩擦气海穴,先天之气撞击气海穴的疼痛普通人根本无法承受,张凡的额头上不停的流下汗来,那是疼的。

  也幸好张凡震碎先天之气后体质增强了不少,不然根本受不了。

  这个办法也是张凡无意中发现的,每当那星星点点的先天之气摩擦穴窍,总能听见海浪的声音,这也使得张凡下定决心一探究竟,想知道自己穴窍里究竟隐藏了什么,使得自己的修为无法再提升。

  整整两个时辰张凡才停下,每天两个时辰的修炼,使得气海**的海浪声已经从四年前细微的声响变成了惊涛骇浪,可是依旧只闻其声不见其景。

  推开门,已经是傍晚了,来到前厅和父母一起吃过晚饭后张凡一人走上街散心去了,张穆夫妇对此也不多加干涉。

  傍晚的城北区十分热闹,下了工的平民吃好饭都三三两两的走在街上,虽然没有贵族区的优雅也没有富人区的灯火灿烂,但却带着平民区独特的喧闹,也别有一番风味。

  这个时间最热闹的当属酒馆了,一群穿着粗麻衣的男人喝着劣质的浊酒,喊着响亮的号子好不热闹,偶尔有人发生冲突动起手来总是能引得一大群人围观。

  张凡看着眼前的一幕幕,让自小在贵族区长大的张凡十分的新鲜,心中对于修炼的心思也暂时抛在了脑后,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个十六岁的少年,还是一个生活在宅门深院里的宅男,平时除了修炼就是修炼,完全没有什么同年的乐趣。

  兴许是被酒馆的热闹所吸引,张凡也跨入了街边的一家酒馆内。

  酒馆的名字起得不错叫做‘十里香’,酒馆的伙计十分的有眼力,一见张凡便知道至少是富人区那边的公子哥,至少在平民区这边是没人会穿着一生绸缎做的白衣到处乱跑的。

  “这位公子,吃点什么?”小二弓着腰殷勤的招呼着张凡,对小二来说这种闲的没事逛平民区的公子哥稍微给点赏钱就够自己一个月的工钱了。

  “找个雅座,给我来点你们这里的特色菜。”张凡望了一眼酒馆吵杂的大堂说道。

  “公子,这雅座小店还真没,要不给您挑个靠边的座?保证这帮泥腿子不会打扰到公子。”小二为难的说道,心想这少年估摸着是第一次来平民区,平民区还雅座?有上雅座的那点钱还不如多叫一壶酒。

  张凡皱了皱眉头,也就点头答应,他也想试下这种平民的生活,毕竟以后都会生活在这里,这点道理他还是懂的。

  小二一路将张凡引道酒馆最里边,这里只有三三两两的几个年纪稍大的老人独自就着花生咪着酒。

  “公子请坐。”小二用自己的衣袖卖力的擦着那张有些年月的木凳子而后请张凡坐下。

  “公子,我们这最出名的就是十里香,那酒味别提有多香了,还有上好的卤牛肉也是一绝。”小二卖力的介绍着。

  “那就来壶酒再来二两卤牛肉,多的赏你了。”张凡随手抛出一块银子。

  小二眉开眼笑的接过后退下,这一块银子足足有三两,去了酒钱剩下的抵他两个月的工钱了。

  没一会的功夫小二就提了一壶酒端着一盘卤牛肉过来。

  张凡略微尝了一点小二夸得天花乱坠的十里香,感觉也就一般,都比不上自己家酿的,随即也释然,自己家的酒可都是用一些宝药灵果酿造的,这能比吗?

  倒是这卤牛肉味道的确不错鲜嫩入味,张凡忍不住多吃了几片。

123456789下一页
扫码
作者司马砸缸所写的《九窍劫》为转载作品,九窍劫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九窍劫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九窍劫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九窍劫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九窍劫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九窍劫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