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女生同人小说 > 又见梨花成雪最新章节 > 又见梨花成雪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又见梨花成雪 连载中
分享又见梨花成雪

又见梨花成雪全文阅读

又见梨花成雪作者:香凝痕

又见梨花成雪简介:  远古时期,神魔开战,鲛人一族为躲避战乱而避入海中享受了万世的安稳。然而,一尾银鳞的降生打破了这一切沉寂。鲛人一族认为一身银鳞的雪沁为不祥之物,鲛人一族皆为黑鳞外观,从无银鳞,而雪沁降生后其母即死,且不知其父为谁,雪沁本身又具有超凡能力,故一直深受族人虐待,歧视。在一次口角之争中,鲛人公主瑶琦盛怒之下将雪沁打得遍体鳞伤,并趁少君北泽外出之时将雪沁搁浅至岸上,任由其生灭。而日神司烨刚好交完差在回西丘的路上,路过西海,遇到雪沁,一切故事由此开始......
   https://www.uukanshu.com
-------------------------------------

又见梨花成雪最新章节第一百一十四章 隐退做1对散仙
第二章 相识在西丘
又见梨花成雪全文阅读作者:香凝痕加入书架
翌日醒来,雪沁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琉璃床上。她把身上的云被一掀,正要起来,却仍疼得直不起身。她眼睛定在掀被子的手背上,坑坑洼洼的手背上到处是紫色的血痂,她连忙把手心翻过来看,仍是一样。她把衣服撩起来看,胳膊上也到处是紫色的血痂,她正想撩开裙子看看下半身,看是否也一样,结果裙子刚撩了一半,这时候就有人推门进来了。

她掀裙子的力道太大,一下疼得龇牙咧嘴,裙子还没力气摆回去,司烨便端着碗褐色的汤水向床边走近,他以为她还没醒,所以也就没敲门。他看见躺在床上的雪沁此刻正龇牙咧嘴,表情痛苦不堪,模样倒是有几分好笑。

“你醒了。”

雪沁心想这不是废话吗?难不成你们神仙都是睁着眼睛睡觉的?但她只能点了点头。然后问道:

“是你救了我吗?”

眼前的人没有回答她,他穿着一袭白衣,剑眉入鬓,凤眼星眸,这世界上既有如此好看之人。

司烨未回应她,她又想起昨日自己重伤搁浅在岸上,奄奄一息,来人也是一袭白衣,只是太过晕眩她看不清他的脸,今日一看,眼前的人比起北泽来甚至还要耐看几分,她一直以为北泽少君算是这天地间最好看的男子了,看来,以前自己真是坐井观天,她小心翼翼地探问,声音温柔耐听。

“你们神仙......都长得如此好看吗?”

还没等他回答,她又快速说道:

“对了,我叫雪沁,你叫什么名字?”

司烨端起药碗的手不禁抖了抖,心想妖就是妖,就是不知廉耻还甚能魅惑人心,他开口道:

“你这小妖,不该问的别问。”

雪沁只能怯怯地“哦”了一声,瞬间偃旗息鼓。她知道是他救了她,但他既然没有承认,那么好吧,只能以后再图报答了。既然是自己的救命恩人,那么,他说自己是妖那就是妖吧!等以后有机会了再证明给他看,自己不是妖,自己是名副其实的鲛人。

司烨低下头来,手中的勺子缓缓地搅动着药,他吹了口凉气,然后一字一顿地说:

“记住了,我叫司烨。”

她不可置信地抬头看他,刚刚不是说不该问的别问吗?为什么现在却又要把名字告诉她?神仙的脑回路真是异于鲛人。但他表面却依旧波澜不惊,并顺手舀了一勺药,吹凉了送往她的嘴边,苦得她眉头一皱。

这汤药她喝得并不好,他送到唇边的药不是往唇边流就是会呛喉。他开始生气,把送到她口中的勺子收回,

“你是不是觉得苦,不想喝?”

雪沁直摇头,连忙解释:

“不是的,是我从来没喝过这东西,而且我也没躺着喝过东西。”

司烨叹了口气,说:

“起来喝吧!”

雪沁脸刷地一下子直接红了,她刚喝了药还盖着云被,觉得好热,但是不敢掀开被子,因为刚刚用力过度掀开的裙子还没掀回来。

“额,我,我,我.......”

她欲言又止。司烨看她绯红的脸,粉扑扑的,煞是可爱。然后心想,妖果然是妖。居然长得比自己的母神羲和还要好看几分,不过也不对,丑的妖他也见过不少,像她这般好看还真是没见过。

他看见她先是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然后脸颊迅速飞红,眼睛对上自己的视线后就迅速移开,若是妖,为什么这么懂人性,还知道羞红了脸,他不禁感兴趣了几分,但她在床上躺了许久也并未起身,他心想再不起来喝,药都快要凉了。

“你怎么还不起来?”

“你可以背过身去吗?”

雪沁小心翼翼地说道。司烨不胜其烦,但仍是很听话,背过身去不看她。雪沁伸手去拉那被自己掀开的裙子,手上的伤刮到被子更加的疼,此刻上牙深咬着下唇,疼得动也动不了。

司烨又是等了许久,此前手中的碗还有些许微烫,此刻却只有一丝的温意。可她仍似还是没起来,甚至一点没动静都没有,他回过头去,只看见她翻着下眼白表情凄惨像是疼晕过去的样子。

他实是搞不清她怎么这么多状况,只能无奈地摇头,叹道:

“我扶你起来吧!”

他掀开云被,正欲要扶她起来,却发现她下半身破碎的碧罗裙被撩开了一半,半遮半掩,那紫色的血痂斑驳狰狞,此刻正裸露在外,他下意识地把云被翻回去给她盖上,厉声说道:

“你这小妖,整天心术不正,我就不该救你。”

他起身便走,绝没有半分迟疑,只丢下雪沁一人在房中“唉哟,唉哟”地喊疼。

而住在汐宫的鲛人一族,此时并不安宁。

身穿黑裙的女子此刻正梨花带雨地瘫倒在地,一只玉笛正直直地横亘在她颈项之间,玉笛的主人此刻神色冷肃,正凝视着她:

“瑶琦,我今天就杀了你。”

玉笛瞬间化成利刃眼看着就要刺破黑衣女子的喉咙,却被一道冰凌之光击中弹开,北泽回过头去,却看见一袭紫衣的父君正气急败坏地赶到自己面前并迅速地打了瑶琦一个耳光。

“胡闹!”

瑶琦抚摸着自己滚烫的脸颊,心中的忿恨委屈刹那间如洪水决堤,

“为什么你们都这样对我?父君,兄长,全都容不得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北泽听完她的话,心中的怒火更是燃得更烈了些。

“瑶琦,你对雪沁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明白。”

原来,北泽从东海归来,寻雪沁不见,便问了身边的宫女,宫女畏惧瑶琦,只都遮遮掩掩的,全说不知道。

北泽无奈,只好用横笛召唤来了旁皮,最后才从旁皮口中得知,雪沁被瑶琦剃掉全身鱼鳞,并命红玉送至岸上搁浅。

北泽知道瑶琦一直嫉妒雪沁,处处为难她,但他从未想过有一天瑶琦会做出这样伤害雪沁的事来,他只道瑶琦只是一时顽劣,又基于自己是瑶琦的兄长,瑶琦也看得出自己对雪沁的情意,料想她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来,但万万没想到,她胆大妄为至于斯地步,他觉得自己之前太纵容瑶琦了,才使雪沁受到了伤害,若非父君拦着,他真的会忍不住把她杀了。

“我什么也没做!”

瑶琦矢口否认,北泽看着她那张如花般的脸,忍不住犯恶心,他冷哼一声,直道:

“瑶琦,我现在真是越来越看不起你了。有胆量做事为什么没胆量承认,你以为躲到母后的宫中我就不能把你怎么样了?我告诉你!你现在最好祈求雪沁平安归来,一旦她死了,第一个陪葬的就是你!”

说完北泽便破门而出。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第三章 司烨回虞渊
又见梨花成雪全文阅读作者:香凝痕加入书架
虞渊之畔,一袭白衣的男子缓缓而落,打开的玉骨扇在主人落地之后便安稳地合回掌中。盘旋在上空的凤凰看到男子后便拼命地拍打着翅膀,互相报信:“太阳回来了!太阳回来了!快去禀报神母”。

司烨快步向前,却被道路两旁走过来的花朵拦住去路,密密匝匝的小花簇拥着他,摆出一张张笑脸,痴痴地仰望着。

他刚抬腿,想跨步向前,身后便传来女子清脆的笑声,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小十二月。”

话音刚落,身后便飞过来一团梅花状的云。云光立定后从中走出来一个仙袂飘飘的女子,她的额心隐隐约约可见梅花印记,脸蛋如桃花般粉嫩,笑时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她一出现,众花皆隐匿退去。

“太阳哥哥,你终于回来了!”

语毕,此时另一道光疾驰逼近,旋即幻化出一个美人来。双瞳剪水,眉眼如画,风起袖飞,青丝乱扬。

兄妹俩看见来人,双手作揖,“见过母神”。

“烨儿你回来了!”声音温柔得如春日之和风。司烨点了点头。

“听凤凰们说你回来了,我就赶紧过来了。”

羲和眼光上下左右来回巡视全方位无死角的打量着司烨,看得云扶在旁边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我儿愈发显得清俊了。”然后露出特有的亲娘牌微笑,小十二月在旁不禁醋意大发。

“母神!我也是你生的啊!怎么关心和夸赞都给了太阳哥哥,分点给我好不好?”

“你?你不给我闯祸就不错了。”

“我怎么闯祸了?”

“前几日树仙来过,你说你闯了什么祸?”

云扶这才想起几日前自己在虞渊打捞了些冰花鱼,听小花精们说加以树林里的红浆果烹饪味道极好,由于她也分不清到底哪种是红浆果,索性把森林里所有的红色果子都摘了,其中就包含一种名为月隐果的果子。月隐果结果初为绿色,后为黄色,渐为红色,继而变成紫黑色。她采摘的红色月隐果还差七七四十九天即可成熟为紫黑色的浆果,树仙原本的打算是待果熟后采摘制成月隐酿,送给王母作寿礼,这也是虞渊难得的珍品,要经一千八百年才得那么一盅月隐酿,结果被云扶这么一摘全毁了。云扶讪讪地一笑,耸了耸肩躲到司烨身后去了,反正只要有太阳哥哥在,母神再怎么动怒也不会发火的。

“母神,其实我这次回来是为了想请小十二月帮我一个忙的,还请母神允许十二月跟我去一趟西丘。”

云扶听了忍不住高兴得要跳起来,可想想母神还在气头上只好紧紧地拽住司烨的衣角。羲和用眼角余光扫了云扶一眼,然后说:

“她?闯祸精一个,能帮得上你什么忙?在虞渊就够让我头疼的了,我可不希望她再出去给我惹祸。”

云扶听完,生怕要硬生生地错过了机会,赶紧使出毕生的绝学——“撒娇”。

她快速走到羲和的面前,然后拉起羲和的手不停地揉搓,说:

“母神,上次是云扶的错,这次我保证,我保证啊!一定不会拖累太阳哥哥的。你就答应太阳哥哥,给云扶一次将功折罪的机会嘛!”

云扶看羲和无动于衷,甚至还背过身去不看她,她决定要发扬厚脸皮精神,继而不停地眨巴着眼睛说:

“求求你嘛!”

“求求你了!”

“母神,你就答应我嘛”。

司烨这时也说:

“母神,都是些小事,小十二月肯定能胜任的,忙完了过几日我便把小十二月送回来。您放心好了。”

羲和心想云扶虽然喜欢胡闹,但是天天拘在家也不好,而且司烨向来稳妥,西丘也不是外界随意就能进去的,料想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安全隐患,便应允了。

“谢过母神!”得到羲和首肯,云扶开心得就要飞起来,她拉着司烨便要跑,生怕再晚一步,羲和就要后悔了一样。

看着两团云瞬间消逝了,羲和只是无奈,心想云扶这孩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眼看就要到西丘了,云扶的心情尤其的好。

“我说小十二月,你怎么都不问我我要你帮我些什么呢?”

“帮什么?每次不都是那些花花草草嘛?你放心,我肯定会帮你把那些花花草草打理好哒,放心!放心哈!”

然后又是傻呵呵地直笑,永远没有烦恼的样子。也罢,等到了西丘她也就知道自己为何请她过来了。

雪沁自司烨离开后,便决定要出逃,毕竟在她眼里看来,司烨这人的性格太喜怒无常了,太变态了。虽然他救了她,可是貌似他也后悔救了她,不然为什么那天他会说“小妖,我就不该救你”之类的话,现在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也不知道自己离宫那么久,北泽回宫发现不在后会不会担心,还有樱离姑母,虽说她已经离开了汐宫,可她毕竟也是除了北泽外,唯一真心待自己的鲛人了,忽然有点想他们了。

不行!自己一定要回汐宫,一定离开这个鬼地方,她可不想在这安静地等死。

何况,既然那个人不想理她,那她还是尽早离开吧!她可不喜欢碍别人的眼,救命大恩,只能以后再报了。

她忍着疼痛,咬着牙用力把身上的云被扔下床去,然后小心翼翼地挪到床边,秉住呼吸,使劲一滚。

“哎哟!”

应声倒地的同时,身上的剧痛袭来她不由得张口呼吸,结果不呼吸还好,一呼吸仿佛身上所有的神经都醒了一般,更加的疼了。

她只好开始给自己洗脑,不停地劝诫自己说要坚强,要忍着,回到汐宫就好了。

她伸出手正准备往前挪,结果这时门开了,进来一对男女,男的白衣胜雪,女的鹅黄素裳。

“你在做什么?”

完蛋了!她总不能跟他说她想逃跑吧?

“额,那什么,在床上睡太热了,所以我想到地上来睡。”

不擅于说谎的她此刻涨得满脸通红,她不自觉地用手去摸脸降温。

不明状况,一脸新奇样的云扶跑到雪沁的面前蹲下,她端详着雪沁的脸,不禁赞叹:

“天呐!太阳哥哥,这天地间,居然有人长得比母神还好看耶?”

雪沁刚想辩解自己不是人,但想想若说自己不是人,一会司烨又得说自己是妖,反正他们神仙的脑回路真真是异于鲛人的,所以,由她说去吧!自己心里知道自己不是人而是鲛人便好。

云扶的眼光继续由雪沁的脸上逐渐下移,她看见雪沁那碎掉的绿罗裙,虽然已不算完整,但看起来还甚是别致好看呢,要是自己也有一件这样的裙子就好了,正想着问问这裙子哪来的,结果当她看见裙子下遮盖的皮肤时,大喊了一声:

“啊!丑妖怪!”

云扶忽然捂住眼睛跳了起来,一蹦两蹦直蹦到司烨身后躲了起来。

雪沁忽然觉得很好笑,前一秒还说自己长得好看,下一秒看见自己遍体鳞伤的尾巴后却又反说自己是丑妖怪,他们神仙,真的是够反复无常的。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第四章 埋土里疗伤
又见梨花成雪全文阅读作者:香凝痕加入书架
云扶万万没想到司烨请她来是为了照顾那个集丑陋与美貌于一身的妖怪,她吵着闹着要回虞渊,司烨却黑下脸来说既然自己主动应承的就要主动承担应承的后果,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太阳哥哥会说出这番话来,心里很是委屈,她硬挤出两滴眼泪想搏同情,然而司烨却佯装看不见,丝毫没有可怜她。

她真是有够郁闷的,答应一时爽,后果不敢想。唉,都是命。她亲自送自己的太阳哥哥离去,看见司烨化作光影消失后,她才跑回了房间去给雪沁熬药端药了。

绕过绿廊,她径直地走向雪沁的住处,她越想就越觉得不对劲,太阳哥哥也真是,多管闲事,干嘛无缘无故地救一个妖怪回来嘛,要是母神知道了,还不得说他两句,而且救回来就算了,还一并把自己的住处也给了她,一个妖怪而已嘛,干嘛对她那么好?还要自己的亲妹妹端药送汤,额,她满肚心思攒在一起,感觉肠子都要纠结痛了。

好不容易到了雪沁的住所,她看见雪沁正合着眼睛躺在床上,便想近前叫她起来,结果刚靠近,雪沁却忽然睁开了眼,把她吓了一跳。她语无伦次地指着雪沁问:

“你干嘛?”

雪沁早已习惯了她的一惊一乍,只是淡淡地说:

“这应该是我问你吧?”

“我干嘛?我来给你送药啊!我哥说你身上伤没好,动不了,所以让我来喂你喝药。”

说完云扶便端着碗坐到床边,小心翼翼地吹着汤药,不停地搅动着药碗。雪沁心想,看来那个人也不是不顾她死活,心里莫名涌过一丝丝甜意。

“我叫雪沁,你叫什么名字?”

“云扶!”她嘟着嘴不情不愿地回答。

“云扶,倒是个很好听的名字!对了,这些汤药对我不起作用的。我今天感觉没那么疼了,你扶我出去,把我埋土里好吗?”

药不起作用?埋土里?天呐,她该不会觉得自己要死了吧!

她再定睛看了一会雪沁,脸色微显苍白,手捂着嘴巴微微咳嗽。

云扶清咳了几声,咽了咽唾液,然后拿出大人的架子来,不停地劝慰:

“你不要想不开啊,我哥既然说要救你,他就肯定治得好你的。呸呸呸,你才不会死呢。”

额,雪沁瞬间语塞,这些神仙的脑回路真是,她只不过想起之前自己被划破的脸,只要拿泥土敷一下就好,心想着也许泥土有利于她伤情的恢复,于是才想起让云扶把她埋入土里。

“云扶,你昨天不是说我是妖怪吗?”

“啊,我就随口那么一说,你别生气嘛,这个世界上嘴巴歹毒的人多的是啊,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云扶当下真是悔青了肠子,她虽然不喜欢她那奇怪别扭的鱼尾巴,可是她也从未想过要她死啊!雪沁看着她那渐皱的眉头,忽然笑了,这个云扶,倒是蛮好玩的,她忍不住告诉她真相:

“不是的,我之所以让你把我埋土里,是因为泥土有利于我伤口恢复,才不是想着去寻死呢!你放心好了。”

“真的吗?”

“真的。”

云扶将信将疑,毕竟她从未听说过什么泥土能治病,不过转念一想,既然她说可以,那就姑且试试吧!她放下手中的药碗,飞速跑到园中挖了一个大大的坑,然后再飞奔回来扶雪沁慢慢地挪过去,等把雪沁埋到土里后,她已经累得躺倒在地半点力气不剩了。

她侧过头去看了一眼雪沁,躺在泥土里的她,正仰头看疏影横斜的梨花枝桠,那模样,倒是有几分好看。

“不行了,我要回去喝水了,我快渴死了,你乖乖在这躺着别动啊!”

她挣扎着起身,转眼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满园的梨花在风的吹拂下送来阵阵幽香。

司烨值班回来,回到房中看琉璃床上空荡无人,再顺着耳中传来的呼声看过去,小十二月此刻正躺在榻上呼呼大睡,她的脸上,身上既然还沾带着些泥土。

这丫头,人都不见了,她倒是睡得挺香。

司烨用手中的扇子敲了一下云扶的手臂,云扶“哎哟”一声抱着手臂醒过来,她摸着头,然后睡眼惺忪,当看清身边的人是司烨时,顿时醒了大半。

“太.....太阳哥哥,你回来了?”

“雪沁呢?”

云扶心想这下完蛋了,看来又免不了挨哥哥骂了,早上把雪沁埋完之后自己渴个半死,便回来喝水了,喝完水又觉得时辰尚早,便在榻上眯了会,没想到眯着眯着便睡着了,至于雪沁,哦,对了,

“她在梨林里。”

司烨转身便化作一道光隐去,只留下云扶在榻上发懵。

此时正值黄昏,天边的晚霞无心卷舒,满林的梨花疏影横斜,错落有致,如云如雪。

绕过梨花碎瓣铺满的小径,司烨远远地看见湖边的雪沁,她此时正枕在鲜花上,脖颈以下一身梨花缀集的花裳,淡紫色的发丝慵懒地散在地上,澄净的湖面上偶尔有几条跃出水面的鱼,也偶尔有那么两三只飞鸟掠过,拂碎满枝的梨花,晚霞的余光透过梨花林斜照在她身上,那画面,太过美好。

但,她的身上不是有伤吗?为什么会跑出来?难道是呆闷了?他脚步轻盈,不想惊扰到她,却发现脚下的泥软软的,他仔细一看,这些软泥还和旁边的泥土颜色不太一样,看着倒像是新翻的泥土,他蹲下身,用手扒开重重梨花花瓣,却发现,她居然躺在泥土里?

雪沁听到动静,睡了大半天的觉也醒了过来,但一睁开眼便对上了司烨那张正盯着自己看的脸,双颊便迅速飞红了起来。

“你,干嘛?要吓死我啊!”

她想拍胸口,却忘了自己身在泥土里,手动了半天却仍举不起来。

云扶刚赶到梨花林,远远看见半蹲在地上的司烨,她赶紧飞过去想要跟司烨解释,由于太急,飞到跟前时她都还有点摇晃不定,结果话还没开口司烨倒是先问起她来:

“小十二月,你为什么把她埋土里?”

云扶说了个“我”字后就被雪沁打断了,雪沁抢着说:

“是我让云扶把我埋土里的。”

云扶给雪沁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然后继续补充道:

“对啊对啊,是雪沁让我把她埋土里的,她说喝药对她不起作用,泥土倒是有利于她伤情的恢复,我才费劲了力气把她埋在这的,真的。”

这又是什么逻辑?司烨听了有点头疼。

莫非雪沁小妖跟小十二月在一块后被小十二月给同化了?怎么会有人蠢到通过土埋的方式来治病,真有效果的话,那埋在地里的死人岂不是全都可以复生?不,她不是人,她是妖,这也许能解释得清她这一愚蠢的行径。

小十二月看司烨不答话,便小心翼翼地把雪沁身上的泥土刨去,好把雪沁扶起来,司烨看她刨得费劲,便用手中的玉骨扇一挥,瞬间雪沁身上的泥土消失殆尽。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第五章 度辰访西丘
又见梨花成雪全文阅读作者:香凝痕加入书架
云扶发现自那天土疗后,她的太阳哥哥便一天两天地开始不爱搭理自己了,早上看见他想和他说说话,刚到跟前他便转身走了,好不容易等到晚上他回来了吧,他又携一壶酒躺在梨花树上悠悠地喝,她不说话还好,一说话他直接连眼睛也给闭上了,真是越发显得邪门了。

至于那个雪沁,也是古怪得很,如果是人,喝药不就好了,即便是条鱼,也应该放到水里去疗伤嘛,哪有埋土里疗伤的道理,弄得太阳哥哥到现在天天冰着块脸,自己一个人在这郁闷。唉!她叹了口气,拿手中的斗草不停地在地上划来划去,越发显得无聊了。

她双手扶着脸坐在门边发呆,心里想的事情只有一件,那便是——回虞渊!毕竟,她在这呆得可真的是够够的了。

天上的星亮倒是挺亮,就是有点少,再往天边看,貌似有一道蓝光往西丘的方向疾驰而来,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连忙起身,咦,确实是一道蓝光!

难道最近不只是太阳哥哥变得古怪,连天上的星象也开始变得古怪了?还是她自己看错了?

她再使劲揉了揉眼睛,想把眼睛擦亮些,好看得更真切,却在睁眼的瞬间,发现一个一身玄衣的男子已经立定在她的跟前并定定地看着自己,脸上还挂着一副迷死人不要命的微笑,拱手作揖:

“有劳仙子容禀一声,度辰来访司烨日神。”

哦!原来是来找太阳哥哥的,她回了个礼貌的微笑,露出两颗小虎牙,既然是帅哥,那一切好说,好说。

什么?度......度辰?她脑筋绕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总算捋顺了,试探地问:

“请问仙君可是战神度辰殿下?”

度辰仍是微笑,继而彬彬有礼地回答:

“正是在下。烦请仙子通报一下你家上神,度辰有要事相商。”

度辰殿下,那可是天帝的独子耶,何况长得让人挪不开眼,传一声令而已嘛,小事,小事。

“请殿下稍等,我这就通报去。”

她飞速跑回梨花树下,不停地唤着哥哥,但司烨似乎在小憩。

“喂,醒醒啊,太阳哥哥,有人找你啊!”

司烨眼皮都不曾抬一下,心想这又绝对是小十二月在整蛊自己,他才不上她的当呢,何况如此深夜,怎会有人上门造访。

云扶仿佛看穿了他的心事,叉着腰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真的有人找你啊!度辰殿下找你!”

听到度辰二字,司烨这才睁开了眼,但很快又化作一道光消失了。

云扶早已习惯了他的来无影无无踪,便怔怔地踱着步绕过绿廊去寻雪沁去了。

夜晚,萤星点点,虫鸣的声音时断时续,像是一首永远唱不完的歌, 度辰立于空庭之上,月光将他的影子拉得格外的长。

“不知度辰殿下来访,有失远迎。”

司烨还是那个司烨,永远地一本正经,度辰早已习惯了他的套数,亦是拱手作揖:

“小神今日来,乃是有事相求,还望日神成全一二。”

“哦?”

司烨不知道度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是手中玉骨扇时开时合,看起来倒像是在把玩扇子,他悠悠地说道:

“帮忙是可以帮的,但是得有人陪我喝酒。”

度辰会心一笑,继而言道:

“难道你就不好奇我要请你帮什么忙?”

“你既然来找我,那自然是我能帮的,既然是我能帮的,又何必多此一问呢?快进来吧,先陪我喝一盅再说,已经好久没人陪我喝酒了。”

爽朗的笑声,穿过屏风,一条绿荫笼罩的板石小径,映着一片树影,歪歪斜斜地伸展开来。虽说是春季,但是西丘的天气自是与其它地区不同,故丛中多幽萤,萤虫被脚步声惊扰,飞散开来,宛如下坠的繁星,参差摇曳在空中。

两人躺在梨树上喝酒,相谈甚欢,酒逢知己千杯少,司烨今夜看起来尤显得开心,他的手指弹着酒瓶,仿佛酒瓶能弹奏出音乐来。

“你是说,你今日来,是找我讨要染料的?”

“正是。”

原来,织女自从嫁给河申候后,便只顾着和夫君过二人世界,消极怠工,有道是天上一日,地下一年,这一年的光景里,空中片云难见,地下河流尽干,蝗虫肆虐,粮农颗粒无收,战争频仍,人民叫苦不堪。

天帝在未得道之时,曾是人间的帝王,爱民如子,织女的行径无疑触怒了天帝,但又因织女是天帝在人间时与凡人生的私生女,亦不好给外人插手,故这件差事自然而然地就交给度辰处理了。

度辰虽与织女不系同母所生,但妹妹毕竟是妹妹,便好心劝诫,织女却说要她织云也可以,但是天宫中的蓼蓝、茜草等染草皆悉数用光,而地上的染草经过这一年的炙烤也几乎灭绝,除非度辰能帮她讨要到染料,不然她也无法织染,自然也就造不出云来了,度辰左思右想,便想起了西丘来,西丘向来花草繁盛,就连天上极度罕见的玄光之翼都有,所以他就决定过来试试运气,而以上,便是度辰来访司烨的原因。

司烨心想自己昨天虽说值班,却也只是从东方走到西方,中途从未停歇,自己脑子中充塞的都是雪沁小妖和小十二月,还有她们那些荒唐可笑的行径,未曾料想,民间早已疾苦遍布,不免有些自责。

“我这西丘植物倒是很多,但是我并不认识什么蓼蓝一类的。”

正在犯难,结果花树下,小十二月推出一个人来,虽素衣素裳,但美貌天成,司烨定睛一看,这,不正是雪沁小妖吗?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们为何躲在树下偷听我和殿下的谈话?”

啊?殿下?雪沁懵懵的,她只是醒来发现自己伤好了,恢复了原形,便想出来走走,结果撞上了毫无防备的云扶。

云扶看见她的第一反应先是瞪大眼睛,那夸张的嘴巴简直可以塞下一整个鸡蛋,她诧异得要命,继而便兴高采烈地拖着她说要把这件奇事告诉司烨,所以就被她一溜烟地拐到树底下来了,不曾料想司烨和度辰正在喝酒,并喋喋不休,所以她们才没打断他俩。

“太阳哥哥,我们不是故意偷听的,我是想带雪沁过来给你瞧瞧,难道你没发现她哪里不一样了吗?”

他又不是瞎子,他当然发现了,只是小十二月当着外人的面问他,要他如何回答?难不成说自己救了只小妖?以度辰的性格,他是万万不会信的。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第六章 雪沁织云锦
又见梨花成雪全文阅读作者:香凝痕加入书架
看到雪沁的瞬间,度辰整个人怔住了,他未曾料想到天地之间既有如此好看之人,美得让人移不开视线,此时梨花送香,月影朦胧,他心里平白多添了一种言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司烨在旁看见度辰那直勾勾盯向雪沁的眼神,虽说自己心中明白度辰是正人君子,但不知为何心中总有种怏怏不乐之感,喝下的酒亦是醒了几分,说:

“殿下,走吧!我们去寻染草。”

他跳下树来,满树梨花纷纷下落,拂了一身还满,他和雪沁擦身而过,却听见了她传来的一声冷笑,她的笑莫名地拉扯痛他的神经:

“你笑什么?”

雪沁低头看着并玩着自己的指甲,不紧不慢地说了句:

“也不知道刚刚是谁说自己不认识蓼蓝,茜草一类的,估计最多也就认识梨花和栀子,这回却偏要自己带路去寻染草了。”

“那你的意思是你认识咯?”

司烨倒过步来,停在她身边,侧过来的脸几乎快要贴近她的脸,她感觉自己的脸如火灼般,又怕众人看见 自己难堪,便迅速转过身去,说

“我并不认识什么染草,但我知道除了植物染料,矿物染料也是可以用来织染的,而且,矿物染料比起植物染料来,色彩更丰富绚丽不说,也更持久耐看,不信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说完她便低头去找石头,司烨看见她蹲在地上便忽然觉得好笑,在他眼里看来,她的行为及其荒唐可笑,她既然幼稚地以为石头能提炼出颜料来织云彩,他倒是要看看雪沁小妖要如何收场,他又飞回树上,双手枕着头,慢悠悠地躺在枝桠上喝酒了。

云扶看见雪沁在找寻石头,便也跟着帮她寻找,她虽然不认识什么石青,白云母,朱砂一类的,但她却十分聪明地以雪沁为参照系,雪沁捡什么样的石头她就捡什么样的石头,不一会两人捡的石头就堆满了石桌,雪沁还用裙子兜了好些五颜六色的石头。

雪沁把彩色的石头倒在石桌上,开始对这些石头进行粉碎处理,度辰虽对雪沁的做法也无十分把握,但仍尽力帮助她,他看她粉碎研磨这些矿石十分吃力,便施了法力帮她通通处理好,但是分级和精炼仍需要雪沁自己单独操作,由于历时较长,坐在石凳上的云扶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

度辰因为实在帮不了雪沁太多,他又没办法像司烨一样躺在梨花上喝酒,也不能像云扶一样趴着睡觉,他只能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她做,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甚是好看,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能遇上这样的女子。

雪沁的脸上沾染了些矿泥,度辰便想伸手去帮她擦拭掉,但手刚伸出一半,他又觉得自己的行为不合时宜,便怔怔地站着,此时树上的司烨却跳下树来,度辰尴尬地把手缩了回去,司烨刚走到雪沁身边,雪沁却忽然高兴地跳了起来,并重重地踩了司烨一脚,疼得司烨直接给了她一个白眼,不过她却浑然不觉,她丝毫未留意到司烨正在靠近,只是嘴中不停地说道:

“大功告成了!”

云扶被她的声音一吵,也直接醒了过来,大功告成了?云扶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然后再仔细看了看桌面上的成品,可不是吗?这些颜料的颜色可真是好看,既鲜艳又细腻,若是用来做胭脂,想必是极好的。

雪沁使出巫咒,织了几个袋子,然后又把这些颜料通通封进了袋子里,一袋袋地绑好,毕恭毕敬地送到度辰的手上。

“殿下,给!”

度辰接过染料,低头看见她那澄澈如秋水般的双眸,柔声地问:

“你知道我是谁?”

他心中跃过一丝欢喜,但雪沁却只是摇了摇头,

说“我不知道,只是听见云扶和司烨都叫你殿下,我便跟着叫殿下了,我也不知道你们神仙的称号和辈分,司烨和云扶既救了我,便是我的恩人,所以你有求于他们,我能帮,自然是会尽力的。”

原来如此,是他自己会错意了,他一下黯然,按她的意思似乎她不是我们神族同类,可又为何隐隐地透露出仙气来?此时司烨插话:

“你如何能证明这些染料能织染云彩霞锦?”

雪沁料定司烨会如此问,但这些都难不倒她,她在汐宫的时候就已经能织出云锦和彩虹,只要是天地间可织造物,她都能织出来,区区云彩算什么?

她默念巫咒,手往染料上一点,一拉,旋即手中便托出七彩云朵来,云扶直接看呆了,她从不知道雪沁如此厉害,七彩祥云到了她的手上,就像是可以织就的布匹,云丝线线分明,她织云的样子亦甚是好看。

度辰对雪沁越发显得好奇了,只是苦于时辰不早了,他仍要回天宫复命,只好退后几步,作揖告辞:

“今日谢过仙子,小神先回天宫复命,改日再登门言谢。”

雪沁只是点了点头,她在想他们神族的人礼数一套一套的,看着就头疼,直到度辰一一拜别了他们三人离开了,她才缓过神来。

司烨刚刚被她重重地踩了一脚,她却浑然不知,直至司烨走至她的跟前说:

“小妖你还挺有本事的。”

雪沁心里隐隐掠过一丝甜,她嘴角微微上扬,司烨本打算看着她出丑,最后自己再想办法收拾她的烂摊子,却不曾料想她完美地解决了此事,况且,度辰临走时还露出一副依依不舍的模样,这些全出乎他的意料。

司烨看着雪沁,心里想的是以后不要与我和云扶以外的神仙来往,尤其度辰,可话到嘴边,说的却是:

“你的伤既已无碍,那你也该回去了。”

雪沁呆在原地,司烨曾看过她粉色绯红色甚至嫣红的脸,但却从未看过如此际般煞白的脸,她的笑容渐渐褪去,脸上有一种说不清的凄然,她冷冷地应了声“是”,便转身离去。

而司烨,立在原地,看着她头也不回地绕过绿廊,走回房间,原本填得满满甚至有时还会七上八下的心,此时却全空了。

眼看时辰已到,他也只能转过身去,化作一道光往东方的方向飞去,只留下云扶在原地跺脚叹息。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香凝痕所写的《又见梨花成雪》为转载作品,又见梨花成雪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又见梨花成雪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又见梨花成雪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又见梨花成雪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又见梨花成雪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又见梨花成雪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