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盖世唐皇最新章节 > 盖世唐皇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盖世唐皇 连载中
分享盖世唐皇

盖世唐皇全文阅读

盖世唐皇作者:凌云松

盖世唐皇简介:  东玄大陆,神州板荡,天地浩劫。十八路反王,六十四路烟尘,群雄并起,逐鹿天下。
  大业末年,一位绝世英雄崛起关西,以一杆长枪荡平八荒六合,屹立于绝世之巅!
   https://www.uukanshu.com
-------------------------------------

盖世唐皇最新章节第262章 占得先机
第2章 敌情险恶
盖世唐皇全文阅读作者:凌云松加入书架
李玄霸使用的墨甲,比之李世民的那一身更雄壮威武得多。不但身躯大了一圈,高达一丈一尺,那周身甲片,也明显更为厚重,更显精良。头顶上有着牛角装饰,浑身上下,则密布着繁复而又饱具魔幻色泽的金色符文,手中提着两只二百斤重的紫金大锤。整体看起来,就仿佛是一尊牛角魔神。

这尊甲的名称,也正是牛魔——

不过李玄霸才刚把这身牛魔战甲穿戴好,头顶上就挨了李世民的一记重拳:“你得了这身甲都还不到十天,这个时候凑什么热闹?送死吗?给我在这里乖乖呆着!”

甲内的李玄霸,顿时就嘟起了嘴,满眼的不服。可他的兄长,却完全不给他争辩的机会,径自策着身下的钢铁坐骑,来到了车队的最前方,向远处眺望。

在这里,已经有数十位唐国公府的武士结阵。二十面高大的盾牌耸立,将整个车队都环护在后,盾牌之后,则是一尊尊七尺高的‘巨人’,亦是周身铁甲覆盖,散发着金属所特有的冰冷气息。

而在更后方处,则是二十骑与李世民兄弟一般的钢铁骑士。

军用墨甲有骑甲与步甲之别,等级则大约是王级,帅级,将级,尉级与士级的区分。

再按照大隋军制,边军一甲五人,二甲一什十人,三什一火三十人,三伙一队百人,拥有墨甲二十二到二十四具。

这里的两个‘甲’,一是指隋军最底层的单位,以一到两尊战甲为核心,组建的基础单位,二则指士级战甲。其中着甲者,被称为‘甲师’,一般都是在武道上有所成就者,在军中的地位,只在军官之下。

这不但是因墨甲昂贵,更因合格的‘甲师’难求,强如大隋,也没可能做到军中人人披甲。此外一具墨甲,要发挥完整的战力,也往往需要三到五名辅兵协助。

不过武功李氏身为天下最顶尖的武门,府内部曲私兵又格外不同些。李岩麾下的这一队部曲,十人中就有三位是甲师,披甲率也高达三成,且战甲无不都是士级上位,制作精良。其中甚至还有三具只有军中旅帅以上才有资格使用的尉级战甲。

至于那二十骑具装铁骑,就更显唐国公府的底蕴深厚。

众所周知,骑甲的价格,往往都是步甲的五倍以上。且不但骑甲制作不易,适用的军马也极其昂贵。

一队完整的‘具装铁骑’,所需的耗费,完全不下于一队尉级甲师。当然他们的战力,也绝对对得上这分投入。昔日后赵石虎攻燕,前燕名将慕容恪率二千具装铁骑出击,在战场上纵横无敌,大破石虎数十万军马。

而唐国公家供养的这三百‘具装铁骑’,也是天下闻名的劲旅。一旦列队齐进,可以破十倍之敌。

“前面是哪家不开眼的贼匪?”

长孙无忌也同样穿上了一套威武不凡的将级战甲,来到了李世民的身后。不过与后者的谨慎不同,他却满眼不耐的看着前方的山林。

“你在这里干看着做什么?何不尽快将甲士入林?尽早将里面的贼匪驱散,也好早点上路。”

他之所以这么说,倒非是自大,而是有着底气的。

此处不但有着唐国公府的百二十位甲士,更有他舅舅高士廉的一百六十名护卫。高士廉乃北齐清河王高岳之孙,而此时北齐虽亡,可渤海高氏仍在,依旧是天下有数的世阀豪门之一。仅仅只这一百六十人,战力就可抵得军中四个百人队,所携之墨甲,也无不精良。

可此时晋地一带,往往千人规模的贼匪,也只有三五十具战甲,战力往往不堪一提。

李世民闻言,却微一摇头:“这可能不是普通贼匪,而是从永济渠过来的河夫!”

长孙无忌闻言不禁微惊,面上显露出了一丝凝重之意。

大业元年三月,天子发河南诸郡男女百余万,开通济渠(又称汴河),自河南荥阳的板渚出,经鸿沟、蒗荡渠、睢水沟,至江苏盱眙止,沟通黄河与淮河。

大业四年,天子又诏发河北诸郡男女百余万开永济渠,引沁水,南起洛阳,北通涿郡(北京城西)。

而为了便利于打通运河,工部前后数年间,造民用墨甲四十万尊,交由河工使用。

不过自天子继位以来,朝廷屡兴大役,先是营建东都,后又起数十万大军征伐吐谷浑,百姓早就不堪其扰。加上官吏的盘剥凌虐,导致许多河工苦不堪言,纷纷逃亡。

而其中的部分人,不但逃走,还带走了大量的民用墨甲。

这些民用墨甲,虽是为便利于开山凿石而设计,可本身亦有着千斤之力。只需稍加改造,就有着能够比拟军用战甲的威力。

此外又因大隋府兵之制,这些河工中的许多人,都是在籍府兵,战力不俗。且往往都是以乡族为纽带,一整乡,一整族的逃离,所以遇敌之时都能齐心协力。

如果只是贼匪,长孙无忌不会将之放在眼中。可换成河工,他却不能不在意了。

“可你怎知道是河工?”

“当然是用眼看的。”

李世民指了指前面,大概两百丈外的道路左侧。长孙无忌这才发现,那边的一片泥泞地周围,有一些奇怪的脚印。

那大约是人的四倍左右,仿佛熨斗底部般的印痕。

长孙无忌只看一眼,就知那必定是墨甲留下的痕迹,且多半是工部为开拓运河,打造出的一种民用墨甲‘开山’。

也只有这种粗糙耐用的民用墨甲,才无需专用的‘墨匣’来保养,那些贱民可以穿着它们到处乱走。

这让长孙无忌很是懊恼,他不太瞧得起身边这个懒散庸碌的李家二郎,可这次他却感觉自己,被这个本该是‘废物点心’的家伙给比下去了。

这么明显的痕迹,自己居然未注意。

这时李世民,又悠然说着:“他们到现在,都还未有退走之意,长孙世兄你可知是为何?”

长孙无忌脸色再变,眼神更显沉凝。

林中的这些敌人,在明知道他们已经发觉埋伏的情况下,却仍未有退离之意,这通常只有一种解释。

“这些混账,他们难道是自以为,能够强吃掉我们?”

这很可笑,此间两百八十位甲士,无不身具精甲,战具精良,且都是真正经历过战阵的精锐家兵。便是换成了大隋边军,没个七八百人,也别想将他们拿下,何况这些河工?

可长孙无忌的脸上,却并无半点笑意,他随后仰望天色:“他们是在等天黑?”

黑夜之时,目难视物,弓弩之力难以奏效。而此间一百八十甲士,无不精擅射术!

“大约是如此!”

李世民语声颇显无奈,他仍在等候。他这次携带的家将中,有两人是从军中退下的探马,并拥有‘听音’与‘灵视’之术。结合一些特殊的工具,可以辨识敌机。

李岩也没让他等多久,仅仅片刻,这位就已面色苍白的回禀:“二郎,对方合围已成,前方林中之敌,或达千二百人,其中具甲者将近二成。后方道路,亦已断绝。有千人左右,堵住了后路。”

这时便连一心想要求战的李玄霸,也沉寂了下来。两千二百贼寇,四百四十具左右的战甲,即便是乌合之众,也不能将之小视。

他之前在吕梁山,是随正一道大宗师李元朗修行赤日极真大法。据说此功一旦大成,便可身具拔山塞河之力,更有无穷的元气,可在战场上所向无敌,比肩古之霸王。

可现在的他,毕竟还是艺业未成之时。尤其身上这套‘牛魔甲’,入手不满十日,驾驭起来异常艰难。

李岩则语声恳切的继续说着:“此战如由我来指挥,定可护送二郎与三郎突围而出,可却难免死伤。而且——”

他说到此处,特意往后方的几辆马车扫了一眼,不过却又将到了嘴边的言语止住:“不知郎君,可有何良策示下?”

长孙无忌不禁诧异莫名,唐国公府供养的家将,无不都是从边军退下的宿将,久历兵事,能力出众。可此时这家将李岩,却反在临阵之时,向这个风评不佳,近年已疏于兵法李家次子请教,且神态诚恳之至。

这是什么缘故?难道说这李世民的临敌之能,还要强过这位昔年边军旅帅?

随后他才意识到李岩语中的未尽之意,顿时目光一凛,面上青气浮现。这个老东西,居然在暗示李世民兄弟弃车离去!

可他的妹妹观音婢,还有舅舅的一应家眷,都不擅骑术。

一旦强行突围,他们多半是凶多吉少。

“已经合围了?”

李世民只觉头疼,他正欲说话,就又听身后高士廉的声音响起:“以二郎之见,是否一定需弃车突围不可?”

李世民转过了身,才发现原本在车上安坐的高士廉,不知何时已走到了他的身侧。这位眉头紧皱,满布忧容的远望前方。

他又下意识的,往后方再看了一眼。只见那观音婢,也正依在窗旁往他这边看着,小小的脸蛋,已经被吓到煞白。

李世民略略思忖了片刻,就放弃了之前的念头,反问道:“敢问世叔,这次返京,可是携带了什么重宝在身,又或者其他会让别人必欲夺取之物?”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第3章 怀璧有罪
盖世唐皇全文阅读作者:凌云松加入书架
“这次回京,确实带了些浮财。可要说是什么重宝,却有些过了。”

高士廉的眼神异常,却微不可查,随后更是反问:“二郎难道以为,这些人埋伏于此,是故意为之,针对我等?”

李世民心想这不是显而易见吗?在冀州一带,可少有这么大股的盗匪。

这些人不选沿途那些商队下手,反而盯上他们这支有大量精兵护卫随行的车队,这也很古怪。唐国公府与渤海高氏的彪悍家兵,还有一群再明显不过的具装甲骑,无论怎么看都不好惹。

且对方不惜伤亡,兴师动众,目的总不可能是为他与玄霸两个无足轻重的国公府子弟。贼匪之流如无必要,是不会主动招惹他们这样的世家大阀的。

不过既然高士廉不愿说,他也不欲逼问。就当后面那几辆马车里面,只是一些浮财好了,

“如果仅只是河工,那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可小侄害怕,里面只怕不止是如此。”

李世民凝声说着:“所以强行突围,并不可取。前道未曾探明,未必就能平安。且贵府携带的家眷,也难保万全。”

家将李岩听到此处,不禁身躯一震,眼透深思之色。

长孙无忌也不禁想到,他们突围很简单,可突出重围之后了?等待他们的又是什么?数千人的大股盗匪出现在此,当地的鹰扬府,都尉,难道都无所觉?

如果林中之敌,真是冲着他们来的,那就真有担忧的必要。

“如今之计,只有就地破敌,越早越好。”

李世民说完之后,就回望着高士廉:“不知高世叔,敢否将贵府家兵,借于小侄一用?”

高士廉闻言,也不仅侧目,仔细再看了一眼身侧的李世民。他明白对方的意思,是想要他授予指挥自家私兵的全权。

“此是理所当然,临敌之即,自需号令统一不可。可是二郎,你准备如何应敌?”

李世民毫不犹豫,将手中的马鞭,往南面指了指:“此处临河,小侄欲在临河的滩涂地破敌。”

长孙无忌闻言,却不禁吃了一惊:“你是疯了还是白痴!”

随后他就力劝高士廉:“舅父!需知墨甲与车辆沉重,而滩涂地松软!我等进入其中,必将行动艰难。李世民此人声名狼藉,才具平庸,绝不可信。观其所言,也非是知兵之人!让他来指挥,我们就只能等死了!”

长孙无忌一时情急,根本就不顾及李世民就在身边,口不择言。

李世民虽不在意,可他身后的李玄霸,却是透过面甲上的水晶透镜,眼神不善的盯着长孙无忌的后脑勺。

不过那高士廉,在沉思片刻之后,却出人意料的凝声说道:“那就拜托世侄了!”

“定不负高世叔所托!”

李世民朝着高士廉抱拳一礼,随后他的声音,就骤然拔高:“全队转向!左右队相互掩护,列阵徐徐退后,至左侧滩涂地沿河行进!三郎,你去给马车开路。”

李玄霸闻言,顿时精神一震,手舞着一双紫金大锤,直奔车队的左侧。随着几声轰然震响,那边的几根大树,竟被他的大锤轰飞砸碎。

他修习的是‘赤日极真大法’,本就以力量见长,加上本身穿戴的战甲,也极其出色。故而这具牛魔甲,他虽新得不久,不怎么熟悉,可每一锤轰出,依然有着数万斤的力量,便是那些粗达二十合抱的树木,也往往都撑不过他一锤,莫不齐根而断。

果然是硬生生的,在此处的密林中,开出了一条道路。

而此时李世民,又从旁边的马车之内抽出了一杆旗幡,插在了这辆大车的前方。

南面恰有一股大风刮来,使那大旗飘扬而起,一个以金线绣成的斗大的‘李’字,顿时迎风招展!

当这面旗帜展开,长孙无忌明显感觉到那林中的伏兵,出现了一阵骚动。可随后不久,这骚乱就又平静了下来。

这使他又心绪一凉,忖道就连贵为当朝八柱国之一,天下顶尖将门之一的武功李氏的战旗,都无法将这些贼匪震慑退走么?这林中伏敌,到底是什么来历?

难道果如李世民之言,这些贼匪,就是冲着他舅舅高士廉来的?

这使长孙无忌更为焦躁,疾言厉色的瞪着李世民:“你没有破敌的能耐,就不要夸口!且不说那河滩内该怎样破敌,你又该如何让那些贼匪,从这林里面跑出来?等到天黑,我们谁都跑不掉。这里的几百号人,都将因你的任性而死。如今的上策,是选一上佳之地固守待援——”

李世民并不理会,他也眼神冷冽的看着林中,随后就又吩咐李岩:“我看这里河水不深,你遣几个勇毅果敢,聪明可靠,精通水性之人过河。去龙泉鹰扬府送信求援!提醒他们一路小心,防范截击。”

他说话之时,又抬手一抛,将一个小小的印章丢给了李岩:“此为信物!”

那是他担任‘右备身府备身’的授印,大业三年,天子左右领左右府为“左右备身府”,掌侍卫左右,供御兵仗,是天子的近身侍卫。其中军官,绝大多数都由功臣与贵戚子弟担任。

而在左右备身府的备身郎将,以及备身直斋之下,还有着千牛左右、司射左右各十六人。千牛掌执千牛刀宿卫,司射掌供御弓箭,都是正六品的武职,也就是所谓的‘千牛备身’。此外左右备身府,又各有备身六十人,供宿卫侍从,从八品上。

李世民是唐国公李渊嫡次子,身份尊贵。所以年纪轻轻,就得授‘右备身府备身’之职。

那李岩行事利落,当即就遣出几位骑士,携带着这授印,往河岸方向疾驰而去。

长孙无忌看在眼中,不禁神色微动,沉默了下来。

他们所在的地界是临汾郡,可李世民却让人向隔着一条汾河的龙泉郡求助,这位果然是对临汾鹰扬府与临汾都尉不太放心。

此时他也依稀记起,现今的龙泉郡鹰扬郎将,其父乃是故唐国公李昞的旧部。一旦见了李世民的信物,必定没有不救之理。

不过这位的目的,应该不是从龙泉郡求取援军,而是另有所图——

思及此处,长孙无忌不禁又往那林内看了一眼,面色凝重异常。

※ ※ ※ ※

“有些棘手啊!二百八十名护卫,其中甲师八十人,都是百战精锐,这已可力敌六队边军了。还有三具将级战甲,那应是武功李氏的嫡脉子弟——”

密林之内,高林满眼凝重的,看着对面正向远处河滩地退去的车队。

他三十岁许,身材瘦削,鼻如鹰钩,眼角之下有着两道疤痕,使得高林整个人的气质,显得阴森异常。

而在其身侧,则是一位名叫罗炳的壮汉。此人身躯雄壮魁梧,膀大腰圆,脸上布满了黑须,让人看不出这位的真实年纪,却将此人的气势,衬托的生猛彪悍。

“我已看清楚了,不过是三个小娃娃而已!毛都没有长全,等下战起来,他们能不脚软就很不错了。”

这位满不在乎的冷哼了一声,随后就又好奇的问着:“只是你可确定?那件东西,真在这什么治礼郎的手中?”

“不能!”

高林的语气坦然:“可这高士廉,不过是渤海高氏的旁系子弟而已,家中的财力,也很有限。此人由渤海祭祖入京,却能携带百八十位渤海家兵护卫左右,你就不觉奇怪?如那东西,真不在这几辆车内就罢了,可若渤海高氏,真有暗度陈仓的打算,那么你与我该如何向将军交代?”

“也就说,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把他们截下不可?也罢——”

罗炳一边笑着,一边扭动了一番脖颈,发出阵阵‘咔嚓嚓’的声响。

可他随后就很意外的,看着前方:“他们这是欲渡河,还是准备沿河撤离?这算不算是自蹈死地?高先生你不是说高士廉此人锦心绣肠,精明强干,乃人中骐骥,不可大意么?可看来此人,也不过如此。”

高林也觉奇怪,不过他凝思了片刻,却依旧想不明白,只能摇头:“我与此人同族,知道他少小就很聪睿。可这位终究只是一介书生而已,不通兵法,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不过也亏他能够想到,不去临汾鹰扬府,却让人舍近求远,去龙泉郡求援。”

此时的他,似乎也再无谈兴,不耐的说道:“龙泉郡鹰扬郎将,乃武功李氏旧部门生,接信之后,定会倾力来援,我等时间无多,也不能让他们走远,准备动手吧。此战可能有些凶险,通知各队首领,让他们都小心为上。”

“遵先生命!”

那罗炳闻言,顿时哈哈大笑:“我也想看看,这些关西将门的世家子,到底有多少斤两。”

他随后就微一挥手,朝着部属下达军令:“开始着甲吧!”

就在他身后,有着一众浑身黑袍的精装男子齐齐打开了他们身侧的铁匣。

那是墨匣,大约三尺长宽,通体黑色。

李世民麾下的家将观察有误,此时这林内,可不止是有着那四百多具民用墨甲而已,还有着整整六十只这样的黑匣。

如果李世民,或者是长孙无忌在此,就可认出这些匣中,正是军中一种制式的墨甲,名为‘破锋’。在边军中极其常见,战力强大,威震北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第4章 组织御敌
盖世唐皇全文阅读作者:凌云松加入书架
驰道距离汾水的距离极近,只有不到三百丈。李玄霸舞动一双大锤,一路摧枯拉朽,将沿途所有的树木尽数轰碎折断。不多时,他就带领着身后车队,走出了密林,来到了河滩上。

随后他就又走回到了李世民的身侧,语含怨气道:“二哥,我们这算是无妄之灾吧?林中的那些贼匪,看上的是他们渤海高家。你我没有独自突围,就已经很够义气了。亏这长孙无忌,居然还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他哪来那么大的气性?还有,那个高士廉也不老实,他明知道缘由,却偏不肯说。”

李世民心内虽也恼火,却反应平淡:“长孙无忌此人好学上进,瞧不上我这庸碌之人,情有可原。且今日关系他一家人的安危性命,又岂有不急之理?至于高世叔,只怕也有他的不得已处。”

说到这里,他又微微一叹:“渤海郡公昔日对我武功李氏,颇有恩德。既然遇见了,那就不能坐视不理。否则世人,该如何看待你我兄弟?”

他说的渤海郡公,是指先帝名臣,开隋元勋高熲。高熲权位极盛之时,被赦封为齐国公,可世人依旧喜以渤海郡公称之。

而昔日身为八柱国之一的唐国公府,亦曾仰其鼻息,蒙其照拂。

其实就他自己也就罢了,可今日李玄霸在场,那就绝不能就此逃离。

临敌而逃,坐视故旧蒙难,这可不是什么好名声。不但会被世人鄙薄,也会影响李玄霸在军中的前程。

“可终究是不地道!”

李玄霸无奈的一声轻哼,可随后他又语声迟疑的说着:“兄长,长孙无忌这人虽不怎么样,可我听他的话,却还是有些道理的,为何一定要走这河滩地?”

此时他已下了马,脚下则是深一脚浅一脚。河滩地内泥泞不堪,别说骑马,便是行走都很艰难。

后面的几辆马车,也同样行进艰难,

幸在里面的墨匣重甲,还有诸多兵器,都已被他们取出,装备在身使得车身重量大大减缓。那些挽马也是身强力壮,还能勉力拉动这几辆车,在这河滩地上行走。

“三弟你是听人教习兵法,认为墨甲极重,所以遇河莫近,遇雨不行?可有时候也需变通的。”

李世民失笑:“三弟你可知我们陇西李氏,最擅长的是什么?”

“我们陇西李氏最擅长的?”

李玄霸的眼神疑惑,心想他们家,最擅长的应该是射术吧?

昔日先祖李广,就以射术著称。那位可是汉时第一擅射之将,箭可开山裂石,比肩春秋战国时的养由基。

之后他们的八世祖李暠,也是以射术纵横西域,开国西凉,是为西凉太祖。

再有他们的父亲李渊,也同样擅射。

传闻昔日他们的外祖父上柱国窦毅,就曾以考校射术,来为他们母亲选婿。

这位让人在门屏上画了两只孔雀,在两百丈外,凡是两箭各射中一只孔雀眼睛的,就招为女婿。前边有几十人都没有射中,到父亲李渊时两箭都射中了。窦毅欢喜不已,才将他们的母亲下嫁给了唐国公府。

陇西李氏有这样的传承历史,对射术自是重视已极。而府中家将,别的本事可以平庸,唯独这射术,却必须有出众之处。

即便是他李玄霸,也曾在幼年被父亲耳提面命,练就了一身精湛射法。比之那些神射或有不如,可却也远超常人。

而就在李玄霸思忖之时,李世民已经将高府家将的统领,招到了面前说话。

“不知贵府中,在一百丈距离能十射六中之人有多少?”

高府家将之首,名叫高福。此时这位,也以略含置疑的目光,看着李世民。

不止是因为这位的年纪,更因李世民莫名其妙的指令。他与长孙无忌的看法一样,他们如果是寻一高地,坚守待援,还有几分退敌的可能。可在这河滩地里,他们身上这些墨甲的能力,又能施展几分?

一旦被人追上,后果只怕不堪设想。

不过他对高士廉,还是颇为敬服的。后者已有交代,让他们今日必须遵从这位李家二郎之命。

高福虽不情愿,可此时依旧恭敬答着:“回禀公子,我家擅射者不多,可在一百丈内十射六中者,亦有四十二人。”

他的语中,颇含自豪。

如论将门,渤海高氏近年虽有没落之势,可依旧是天下间最顶尖的几家,能与关西将门一较高下。

李世民的眼神,也颇为意外,他随后又问:“那么军阵战法,可还熟悉?”

“军鼓号令,俱皆娴熟。国中所有制式军阵,也都精通,绝不逊于禁军。”

高福有些不悦,他感觉自家的水准,被这少年质疑了。

可昔日渤海高氏雄踞山东,开国北齐,征伐四方的时候,武功李氏才刚刚崛起。

他们身为渤海家兵,如连军阵战法都不熟悉,岂不叫世人贻笑大方?

李世民闻言,则一声请笑:“如此,便请高都尉,将擅射之人交予在下指挥,再请都尉率贵府之人殿后如何?”

高福不明其意,他看了那端坐于马车上的高士廉一眼,随后无奈的应道:“诺!”

也在此时,二人都同时心中有感,齐齐回望后方。只见数百外的密林内,忽然有大量的人潮,澎拜涌出。

李世民远远望去,只见这些人衣饰杂乱,旗号不整,一望就知是乌合之众。可那二千七百之众,还有那数百具表面闪动寒光的魁梧墨甲,却又让人不自禁的心生寒意。

除此之外,林中还有一支二百人左右的黑衣甲士走出,不但阵型严整,更从容不迫,装备精良。在对面杂乱的阵列中,似如鹤立鸡群般的惹人注目。

“那是士甲破锋!”

家将首领李岩也注意到了这支队伍,脸色顿时更为凝重:“这是边军!”

而且不是普通的边军,只看那彪悍生猛的气势,就知这是精锐中的精锐,来历不俗。

李世民见状,却是轻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狼牙。”

‘狼牙’也是大隋边军中的制式墨甲之一,却比‘破锋’轻了大约三分之一,

前者常被用于游击侦查,轻装突进,侧翼袭扰,后者却是正面战场中摧锋破锐的首选,是用于堂皇战阵的墨甲。

李岩闻言,却有些不解的看着李世民。他想不明白,这有什么好庆幸的?

对面两队边军,战力就不逊色于他们。那些‘破锋’甲,联手后的战力,更是极其强大。

此时的长孙无忌,也是脸色发青,他转过头看向自己侧旁马车上的高士廉,小声说道:“舅父,此战凶威,最好是做好万一的打算。”

一旦形势不妙,他会以这身将级墨甲,全力护送高士廉与小妹逃离。

高士廉却似听而不闻,仔细看着远处,正在指挥部属,编组战阵的李世民。良久之后,才一声感慨:“世人都说故楚国公看走了眼,这李家二郎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可今日见了之后,才知传闻不实。此子了得,果然是龙跃凤鸣,才气纵逸。”

长孙无忌闻言一楞,有些不解的,转头看向了李世民。

这个家伙,即便是穿上了墨甲,依然透着几分懒洋洋的味道,一点骁勇英武之气都没有。

他实在看不出此人,究竟有什么优点,值得自己的舅父如此称赞。

高士廉则笑:“你的兵法教习,是不是对你说过,墨甲沉重,所以不得轻入沼泽与临河之地?可你再仔细看对面。”

长孙无忌微一蹙眉,循着高士廉所指之处望了过去。

只见对面,那近三千的贼匪,四百余尊墨甲,正蜂拥着往这边追击。

初时长孙无忌还未察觉,可随后他就心神微动,发现了异常。

“脱节了——”

对面的那些墨甲,都是由工部监造的民用甲具改造。

一共有三种型号,其一为‘开山’,体型魁梧,是专为开山碎石设计;其二为‘牛马’,是专为拉拽车辆,运送土石;其三为‘土龙’,是专用于挖掘泥土。

就体型而言,开山最重,其次土龙,牛马再次。

而此时这四百多尊墨甲,已经分成了四股。最前面的是‘牛马’,后面是‘土龙’,再后面则是‘开山’。

最后才是那五十尊军中制式的士级墨甲‘破锋’,由一百五十位辅兵护卫,驱赶着前方的数千贼匪。

这显然是因这些墨甲的重量不同所致,那开山甲与土龙甲,无不粗大笨重,重量远远超越于他们‘破锋’这样的军用墨甲,在泥地中行走极其艰难。一脚下去,往往就是一个深坑。

不过对面的那些领兵之人,亦是通晓兵法,始终在努力的维持战阵。两千七百人的贼匪,阵型之严整,竟然不逊色于府兵。

可如此一来,敌阵进入河滩之后的追击之速,却不得不大大的放缓。甚至还不如他们这边,哪怕有着马车拖累,他们的队伍,也依然快了这些贼匪一截。

长孙无忌见状,不禁一阵愣神,目光凝然。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第5章 小瞧了他
盖世唐皇全文阅读作者:凌云松加入书架
就在长孙无忌凝神观察之时,李世民已经领着唐国府一百甲士,四十二名精擅射术的高府家兵,小跑着往前,逐渐超出了车队。

而在车队之后,则是由高福统帅的百二十人,三十具墨甲殿后,他们使用的甲具,同样是破锋。正以大隋兵制中的‘方圆’之阵,护卫着位于内侧的马车前行。此外还有李岩统领的二十明装铁骑,游弋在侧。

长孙无忌思忖了片刻,又开始观察周围的地形。这里是一片冲击平原,不知为何,竟无人在此开垦田地。在他们的南面,是一片越来越宽阔的河滩地,而在他们的东面,则是一片厚实的密林。旁边的驰道,在此处与汾河分流,折向了东南方向。

这也就意味着,对方想要绕后包抄,绝无可能。

长孙无忌的瞳中,也顿时闪现异泽,心想对方的布伏,竟还有着这样的破绽——

也就在这刻,李世民那清朗的声音,又在前方响起。

“停步!抛射法张弓——”

长孙无极转目望去,只见车队之前八十步,那包括李世民在内的一百四十三人都已驻足,各自张弓。

所有人使用的都是抛射法,都把手中的弓箭遥遥指向了天际。只有那四十位具装甲师,将手中大弓的角度,稍稍压低。

“一千二百步外,目标敌阵,漫射!”

一瞬之间,一百六十三枚箭只腾空而起。随后仅仅一个呼吸,就跨越了一千二百步,落入到了敌阵中,

这顿时引发数十声尖叫哀嚎,长孙无忌遥望对面,只见敌阵之内,至少倒下了七十余人。且有至少二十尊墨甲,被这些箭只盯穿。

而就仅仅四个呼吸之后,第二波箭雨,也已袭至,

因敌阵密集,李世民带领的那些甲士,根本就无需特意瞄准。只需开弓拉箭,就有七成的机会命中。

这时对面才反应过来,一方面把阵型散开,一方面也组织箭手漫射。

敌阵之内,亦携又不少弓箭,数达二百。只是这些箭,在接近车队之前,就已稀稀疏疏的坠落,范围宽广,许多距离车队都远达六七十丈。只有零星几只到达目标,却都被后方的高府家兵拦截击落,毫无威胁,

双方不但射术如云泥之别,使用的弓具,在对射中也显露出了巨大的差距。

对面的贼匪,使用的都是如今大隋军中,普遍使用的神臂弓。其中辅兵之弓力达三石,甲师则是高达十五石,射程最远可达千步,

而他们渤海高氏,以及唐国公府所用之弓,虽也是神臂,却都是弓中精品。辅弓可达五石,甲弓则是二十石以上,尤其是后者,在一千四百步内,都可洞穿三寸厚的钢板。

“陇西李氏,果然名不虚传。只论这射法,天下将门,只怕无出其右!”

高士廉不禁发出一声感慨,他发现他们渤海高氏的家兵,虽也精锐。可这些所谓‘擅射’之人,较之唐国公李府的普通部曲,还有些不如。

这从双方的战果就可看出来。在两轮对射之后,对面又倒下了六七十人。

对面敌阵,尽管已经极力的散开。可唐国府的甲士,依然能有收获。十箭抛射,总能命中三五人。

可高氏的家兵,只能十中二三。

不过这百四十人,在李世民的号令下,明显已减缓了放箭的速度,只是以威慑为主。

高士廉心知其故,军用重弓无不势沉力猛,射程与杀伤力都是极大,可对于射手的臂肌与腰背,却也是极重的负担。

所以一个正常的壮年男子,在合理的训练之后,一日最多只能开弓三十次,而不损伤筋骨。而如果是连续的急速射,这个数字还会相应减少。

当然唐国公府与渤海高氏的精锐家兵,自然与普通的兵卒不同。这些人无不都修持各大将门传承的炼体之功,骨骼筋膜与气力,都远强过常人。一些修为高深的,甚至还有内息在身。

可即便如此,这些人一天开弓六十次,也差不多到极限了。

这李世民虽然年轻,却显然是一位知兵之人,始终都很好的把持着射击节奏。

他又笑了笑,又问长孙无忌:“无忌你觉如何?”

“是我小瞧了他,也过于拘泥。”

长孙无忌轻吁了一口气,目中略含羞惭之意。他心想这沙滩的地形,倒是正适合这些唐国府的甲士发挥射术。

这里瘫软的地面,固然让车队行进不便,可对方的那些沉重墨甲,却明显受影响更多。

原本以对面墨甲之速,一千二百步的距离,最多只能让弓手连射四次。可在这河滩地内,却足可让这些唐国公府的甲士,连射九次以上!

而这一千二百支箭,已可将对面的乌合之众,打击到溃散!

果然传言不可轻信,这位唐国公的次子,看来来虽懒散不甚靠谱。可当临敌之时,却是反应迅捷,应对有方——

思及此处,长孙无忌猛摇了摇头,暂时挥去了这些念头。随后他就将手中的马槊,丢在了车上,转身直往李世民的方向直奔过去。

“舅父安坐,孩儿去助他一臂之力。”

他注意到李世民统领的这一百四十位甲士,都是丢弃了兵器,除了一*臂弓与六十支箭之外,其余什么都没有带。

而就在这几次齐射之后,他们的车队,不但将后方的贼匪,远远甩在了后面,也经超出了这些甲士的阵列七十丈。

高士廉看着长孙无忌的背影,则不禁失笑,他这个外甥,固然是有些恃才傲物的毛病。可他一旦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也会及时去纠正,而不会顾及脸面什么的。

此时的观音婢,也从后方探出头来,语含忐忑的问着:“舅父,你说我们这次,能够安全逃出去么?”

“必定能安然无恙!”

高士廉的语声果断的回应:“观音婢无需忧心,这次我们运气不错,这位李家二郎深谙兵法,定可破敌。”

可随后他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眼中却又现出了几分阴霾,神色微怒。

※ ※ ※

同样在恼怒状态的,还有高林与罗炳二人。

此时他们阵型,不但被那车队甩开,甚至距离溃散都已不远。

在对面箭只的打击下,前方的各部,都不约而同的放缓了追击的脚步,哪怕他们派出的号令之人,极力整顿催逼也没用。阵型渐渐疏散,乌合之众的本质,暴露无疑。

这样的情形,是他们之前万万未曾想到的。二千余人气势汹汹的追击,却连靠近这车队都做不到。

不过考虑到他们如欲追击对手,那么除了从这后方尾随之外,就别无他法,二人的心绪,这才稍稍好过了些。

“这次确是我大意了。”

高林首先自我检讨,他没想到自己选择的伏击地,竟然还有这样破绽。

当时他只觉这片密林,恰处于两个驿站之间,可以用于藏兵,并且地势狭窄,是绝好的截杀地。却没想到这条从旁经过的汾河,会给了高士廉等人一线生机。

“不过事已至此,后悔也无益于事。罗兄,不知你的部属,射术如何,可能与对面比较?”

罗炳神色冷然的摇头:“陇西李氏,世代都以射术闻名天下。唐国府的家兵部曲,也以射法称雄关西,号称是天下将门之首,”

他麾下的兵卒,虽也是百战精锐,可却更善于冲锋破阵,近身搏杀,而非是射术。

即便擅长,也没可能在对射中,赢过唐国府的精锐家兵。

高林叹了口气,他其实已经预料到了这结果:“那就只能劳烦罗兄,亲自领军出击了。”

他现在只能寄望于罗炳麾下这二百边军。

眼下的局面,已到了非这二百精锐出面,则不可挽回局面的地步。

罗炳则一言不发,默默的放下了面甲,随后就提着一口重斧,来到了那群黑甲士卒组成的方阵之内,

当长孙无忌赶到李世民的身侧时,正逢后者再次发号施令。

“七百步外,自由散射!”

距离七百步,就不用再使用抛射之法。而唐国府甲士的精湛射术,在这个距离,更显威力。

这波箭雨过后,对面总共有一百余人,十七具墨甲倒下。

长孙无忌看出李世民,是故意让对手接近。抛射法尽管也能在一千二百里外伤敌,可准度堪忧,很难准确击中那些散开的敌人。

他也张弓搭箭,远处一尊开山甲,顿时应声而倒。那犀利的三棱铁箭,直接穿透了这尊民用墨甲,激起了一片火花。

而就当长孙无忌正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就将李世民已经将长弓收到了背后。

“全队后撤,慢跑跟进!”

长孙无忌不禁愕然:“这就走了?不多等等?”

他当然已注意到,对方后阵那二百黑衣甲士,如今正结成了一个盾阵,缓缓往前。

可这盾阵固然坚固,不畏弓箭,却推进迟缓,他们其实还是可以再射一阵的。

李世民斜睨了这位一眼,不过还是好心的答道:“龙泉鹰扬府的营地,就在七十二里外,我们没必要冒险。”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第6章 挫敌锐气
盖世唐皇全文阅读作者:凌云松加入书架
“龙泉鹰扬府的营地,就在七十二里外,我们没必要冒险。”

李世民话未说透,可长孙无忌明白他的意思。尽管他们派去求援的人手,才刚刚离去不久。可如今该着急的,绝非是他们,而是他们对手才是。

且接下来,也确实多留无益。

就在那座盾阵上前之后,其余的贼匪,都停留在千步之外不再前进。显然是期冀这二百黑衣甲士建功之后,再一拥而上。

既是如此,那他们再留在这里,也就没什么意思了。长孙无忌很果断的将手中的长弓背负在身后,紧随着李世民的脚步。

接下来双方是走走停停,李世民指挥着这百四十余位甲士随在车队之后,速度不紧不慢。而每当后方之敌,靠近到八百步内的时候,才会命众人停下散射,使得那众多贼匪,都无法逼近,

直到对方再次盾阵,又会加速离去。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长孙无忌又发现这些‘贼匪’的另一弱点,那就是体力不足。

这一方面是因唐国府与渤海高氏的部曲家兵,与普通人之间,确实存在差距,一方面则很可能是因食物的匮乏。

长孙无忌不知这幕后指使之人,到底是从哪里找来的这群人。可对方的身份,必定是北逃的河工无疑。

这些人藏身于山林之中,以劫掠与捕猎为生,并无稳定的食物来源。所以里面的绝大多数,都是面黄肌瘦。

初时双方可能显不出差距,可在长途跋涉近十里之后,这些贼匪却都渐渐筋疲力竭,其中一些体力差的,更气喘吁吁。

这河滩地的泥泞地面,使得双方的体力都损耗极大。可他们的家兵部曲,无疑比对面更有耐力得对。

如果再继续往前行进,他们再坚持个二十里都没问题。可后方的贼匪,估计再有个两三里距离,就支撑不住了。

此时长孙无忌的心神,已大为放松。一旦对面没有了人力上的优势,那么他们这边的二百八十位精锐部曲,可不会畏惧这群被拖垮了的贼匪。

他思及此处,不禁又眼神异样的,看了眼身旁,一直是沉着自若的李世民。

猜测这家伙,是否也将这一点,算计在内?若是如此,那么这家伙的心机军略,就真是不同凡俗

“他们的阵型乱了!”

打断长孙无忌思绪之人,是不远处策骑而行的李元霸,这位的语中饱含着讥诮之意:“这些家伙,总算是忍不住了。”

他说的并非是指对方的整体阵型,而是指那二百黑衣甲士。

这些精锐战卒,此时已经完全放弃了盾阵。正从八百步外,而起了冲击,其余的贼匪,亦在此时蜂拥而上,

长孙无忌心知,这应当是这些‘贼匪’,最后的一搏了。

“李世弟,车队还可再加速的!”

他是开皇十四年出生,李世民则是开皇十八年.

所以这位处事冷静,善知兵事,已经让他们所有人看到脱困希望的少年,其实比他还要小四岁。

可李世民闻言后,却不置可否,转而吩咐高府的家将首领高福。

“高都尉,请布方圆之阵,准备迎敌!”

那高福对李世民,如今已是佩服有加,此时他毫不犹豫,就向自己的部属下达了军令。

高府家兵皆为精锐,战阵谙熟,加上之前就是以行军阵列前行。从列阵,落盾,下蹲,只用了短短几忽时间。

而唐国府的甲士,亦随后入驻此阵后方,这些人都已从马车取回了兵器,将之置于身侧,手中则依旧持弓,遥指对面、

长孙无忌依旧不解,他感觉这太冒险了。对面那两千河工贼匪,尽管都已气虚体弱,可毕竟人数众多。

相反是他们车队,依旧留有些余力,其实仍可加速的。哪怕无法将之摆脱,也可将这些贼匪,彻底的拖垮。

不过有前例在先,长孙无忌并未第一时间出言置疑,而是陷入深思,推想李世民这么做,是否有他没想到的缘由。

很快他就眼神微凝,现出了几分惊喜之意。

“是墨石!”

所谓的墨石,也一种采于九地之下的黑色冰块,可以剧烈燃烧。而世间一应的墨甲,都是以这种墨石作为能源。

无论是对面的民用墨甲,还是他们这边使用的甲具,都是一样。

而刚才长孙无忌,则是想到了双方墨甲的不同。

昔年工部位开凿运河,大量制作民用墨甲时,为防河工生乱,特意对这些甲具做了些限制。除了骨架粗制滥造,无法承受太大的力量冲击之外,外壳的装甲,也极其薄弱,就只有一层铁皮。

最后则是动力,无论是‘开山’,还是‘牛马’,或是‘土龙’,它们的动力炉都经过特殊设计,只能容纳极小块的墨石在内燃烧,让这些民用墨甲,可以全力奔行二十五里左右。

而所有的军用墨甲,续航力则通常是在八十里到一百六十里之间。

所以这家伙,准备正面迎击的底气是墨石,而是非是对方已经所余不多的体能。

——此处距离他们遇伏之地,确实只有九里多一点不错。可问题是,对方为增强这些民用墨甲的防御能力,都或多或少的在这些甲具的外层,增加了各种铁片。使得这些民用墨甲的负担,比他们的原始版本,更添数成。

此外这是河滩地,在泥泞地面中行走,消耗的墨石,是平常情况下数倍。

李世民闻言,则是略含讶异的,再次斜睨了长孙无忌一眼。他随后笑了起来:“长孙世兄明见!我猜他们的开山与土龙二种甲具,已经动不了多久。”

对面数量最多的,就是这二种墨甲,占据了总量的七成。

所以这一战,已非是以一敌十,顶多是以一敌三而已。

“那要是他们提前想到了怎办?”

李玄霸一直在听着二人说话,此时不禁好奇的问着:“这个距离,他们应该还来得及换墨石。”

“那就趁势掩杀!”

李世民的语声淡淡,却含着几分他从不曾显露过的锐烈之气:“有你们这些甲骑在手,哪里能容得他们从容更换墨石?”

远处马车的高士廉,则不禁失笑,微一摇头。

其实这个时候,趁机脱身才是上上之策,正面迎敌,虽也是胜券在握,可却难免伤亡。

可这李家二郎,到底还是个年不足十五的少年,锐气未失。

之前这位再怎么老练沉稳,可在某些时候,依然是会做出只有年轻人,才会做出的选择。

不过他却并无阻止之意,反而眼现欣赏之意。

这才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之前的这位李家二郎,实在太消极懒散。他虽也欣赏,却更喜欢现在这个峥嵘隐露的世侄。

※ ※ ※ ※

罗炳统帅的二百黑衣甲士,在冲击到八百步的时候,就已迎来了对面再次洒来的箭雨。

上百只重箭,几乎全集中在了他们的头顶,似如一朵小型的黑云般飞洒而至。

这早在他的意料之中,而意料之外的,是对面的车队,居然不趁机逃命,反而是在八百丈外结阵。

这情景,顿使罗炳原本低落阴沉的心绪,又陡然兴奋了起来,并且战意盎然。

他的那些部属,也未辜负他的信任。二百黑衣甲士,或是用盾抵御,或是用兵器格挡,或是直接避开,在这波箭雨的袭击中,只损失了七人,以及两尊‘破锋’甲。

边军精锐的眼疾手快,绝非是那些民夫河工能够比拟。

冲至六百五十步,对面的第二波箭雨如期袭来。这次他们的伤亡稍重,总共死伤了十三人,四尊‘破锋’甲。

随着距离的靠近,对方的重弓与精湛射术,就显得愈发危险。

不过罗炳自信,哪怕是对方将剩下的四轮重箭射完,他的部下,也至少能存活百人以上。

接下来只以两千人的人海,就可将对方攻灭。

似这样的做法,他的亲信部属,必定伤亡极重,可这也是无可奈何之策。

他的那位主上,对车队里可能存在的某件东西极其看重,对他也期冀极深。

所以他周身的这些部属袍泽,哪怕在这里全数拼光,罗炳也在所不惜。

不过就在他与麾下的黑衣甲士,冲击到距离五百步的时候,罗炳却听后方的高林,突然发出了一声嚎叫。

“请罗兄速速退回,你我这次上当了!”

听到高林的提醒,罗炳也已察觉到周围的不对劲。左右那些本来随同他们一起冲锋的贼匪,赫然已完全与他们脱节,落后将近二十丈的距离。

可这并非是因那些‘开山’与‘土龙’过于沉重之故,事实是这两种墨甲,绝大多数都已停在了原地动弹不得。有些甚至前倾,直接栽倒再了泥地里。

罗炳一阵懵懂,以他的经验,自然能看出这些甲之所以停顿,是燃料不足所致,可这怎么可能?

就在伏击开始之前,他们还更换过墨石。倒是对面突遇袭击,直到现在,都没有更换的机会!

而仅一瞬之后,罗炳就已经意识到了缘由,顿时瞳孔收缩,目眦欲裂。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凌云松所写的《盖世唐皇》为转载作品,盖世唐皇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盖世唐皇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盖世唐皇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盖世唐皇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盖世唐皇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盖世唐皇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