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我有一支探险队最新章节 > 我有一支探险队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我有一支探险队 连载中
分享我有一支探险队

我有一支探险队全文阅读

我有一支探险队作者:深山煮火锅

我有一支探险队简介:位于孟加拉湾的北森提奈岛,一支私人探险队正穿梭在岛上雨林中。
这里有着与世隔绝60000年的原始部落,是地球上最后几个拒绝与外部世界接触的部落之一。1974年,有纪录片摄制组进入其中开启探岛之旅,遭到万箭齐发的袭击;后有虔诚的传教士登岛,试图向岛上部落传播上帝福音,结果惨遭杀害……
现在,一支私人探险队再次登岛,几名队员漫步在浓密雨林中,突然从四周冲出来数百名皮肤黝黑,满脸凶恶的当地部落居民,用弓箭将他们团团包围。
几名探险队员看着这些仿佛想要吃人的当地土著,脸色阴沉,纷纷质问站在前面的韩渡道:“队长,什么情况,你不是说当地居民很热情友好吗?”
【新书上线,急求各位的收藏与推荐支持,拜谢!!!】 https://www.uukanshu.com
-------------------------------------

我有一支探险队最新章节第29章 回报
第2章 新手任务
我有一支探险队全文阅读作者:深山煮火锅加入书架

  这里面首先出现的是一个新手任务,韩渡看到上面有文字介绍:欢迎宿主首次领取任务,鉴于宿主是新手上路,系统随机选取一个低难度任务给你。

  请于今夜八点半之前,抵达古庆城北面郊区,那里有一条废弃隧洞,宿主需在八点半时刻准时进入隧洞,抵达隧洞尽头然后安全返回洞口,限时十五分钟。

  提示,此任务为低难度,带有一定风险,宿主请认真对待。

  韩渡看完这些信息沉默了,作为古庆城土生土长的人,北面郊区的废弃隧洞他是知道的。

  当年还是大跃进时期,古庆城组织大批人力,开山炸石,要挖一条隧洞,将旁边大河里的水引入隧洞,建造发电站,不过由于这个计划缺乏科学论证,隧洞只挖到一半就被迫停工,还死了不少人。

  现在那里已经荒芜,少有人至,还有人偶然在隧洞口见到过巨大蟒蛇出没,浑身漆黑,比碗口还粗。

  古庆城属于山城,历史悠久,四面环山,这类目击到蟒蛇的传闻并不罕见,更有很多名胜古迹,名山大川存在于古庆城内外。

  面对系统提供的这么一个看似低难度,实则有生命危险的任务,韩渡还有些难以接受,要不是系统就真实存在于他的脑海,他还真不会把这个任务当真。

  现在怎么办呢,韩渡想组建探险队,必须经受这些考验,可他真是新手上路,毫无探险经历,万一遇上危险,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就在这时,韩渡突然注意到任务栏下方,还有一行奖励提示:一旦宿主按时完成任务,将会获得10000元探险经费奖励。

  “10000元?”

  韩渡很中意这个,感觉系统这个奖励好像是在故意引他上钩,因为这栋二层小楼拖欠的两个月房租正好是一万元。

  可他又觉得事情有些不靠谱,你系统说发钱就发钱吗?你哪来的钱?

  “宿主,请不要在心里怀疑探险王系统,作为高维度科技,我在地球上无所不能。”

  韩渡心里的想法自然逃不过系统的法眼,被它这么一说破,韩渡道:“你说的倒是容易,请问你有地球上的银行账户吗?就算有账户,你有存款吗?”

  “宿主若不相信,我可以先预支一部分探险经费奖励给你,如若宿主执行任务失败,预支额度将会被强行追回。”

  系统机械化的话语刚说完,韩渡身上的手机便是响起声音,一笔入账提醒出现了。

  韩渡打开手机一看,发现是支付软件里多了一笔入账,金额:250,付款人:探险王系统。

  看着这个入账金额,韩渡好像感受到了系统对自己深深的怨念。

  这下子韩渡不信也得信了,立刻高兴道:“好,为了探险经费,我这就出发!”

  韩渡主要是为了解眼下的燃眉之急,两个月房租一万块,再不付就会被房东叶建国扫地出门。

  虽然韩渡在附近有自己的家,也可以充当探险队的驻地,可家里毕竟是住人的私人领地,还是与探险队分开为好,一支探险队肯定要有自己的大本营。

  韩渡稍稍准备,就出门了。

  他在一楼找了一双黑色长雨靴穿上,因为废弃隧洞里有积水,再找了一些李叔他们没有带走的手电筒与照明灯。

  其中的照明灯是一种可以固定在石壁上的简单照明装置,光线没有手电筒亮,电力只能维持半个小时,属于探险途中会用到的一种一次性装备。

  外面的天色早黑了,韩渡出门的时间已经过了七点半,距离系统规定的八点半还有差不多一个小时,因此他在外面找了一辆共享单车,马上动身赶往古庆城北部郊区。

  沿着熟悉的街道骑行而过,韩渡半个小时后就离开了市区。

  路上车来车往,没有谁注意到这个骑着共享单车的年轻人。

  当到了郊区,那个废弃隧洞并没有立刻出现,因为古庆城的郊区面积也不小,不过韩渡已经能看到一条二十多米宽的大河,正是当年准备引流进入隧洞的那条。

  韩渡骑在共享单车上,停在河岸边看了看方向,根据他的记忆,那个废弃隧洞就在对面那座模糊大山中,形如一只巨大怪兽趴在那里。

  只是那里不同河岸边,没有路灯照明,周遭地形也不平整,他身下的座驾是骑不过去了。

  所以他将共享单车停在路边草丛中,等回来的时候再骑出来。

  如果停在路边被人骑走或者被哪个缺德的人丢进河里,万一他活着回来就只能坐“十一路车”回去了。

  韩渡从身上将带来的手电筒拿出来,借助灯光直接踩进河堤边的农田里,一路泥泞。不过韩渡都是尽量避开庄稼走的,农民伯伯辛辛苦苦种的庄稼,被他踩坏是件缺德的事。

  暗黑的夜里,好不容易从农田间走出来,韩渡走进了一片广阔的杂草从中,这里随处可见一些碎石块,正是当年开山炸石散落在这里的。

  韩渡一个人走在这里面,就算有手电筒,黑暗中也是让他一路紧张兮兮,毕竟他没有父母那么多探险经历,胆子还没练出来。

  此时,附近草丛中一直有窸窸窣窣的响动传来,不知道有什么生物在那里活动,对面模糊的大山上,还不断有着幽幽长啸声响起。

  韩渡听得出来,那是狼叫。

  他神色忧虑地看向模糊大山,不得不佩服这些年古庆城的生态平衡恢复得很好,连昔日几乎绝迹的狼群都回来了。

  “哎呀!”

  突然,在草丛里摸索着前进的韩渡大叫一声,一只脚好像踢到什么硬东西了,生痛生痛的。

  他扑倒在地上,手电筒飞出去半米远,整个人一下子被黑暗包围。

  他心里一紧,赶忙爬过去将手电筒捡起来,看着明亮的灯光,心里这才安稳了一点。

  然后,他照了照自己摔倒的地方,原来是草丛中有一块长条横石绊到他了。

  “还好只是石头,不是别的什么东西。”

  韩渡甚至有些庆幸,他最怕在这里遇到什么野兽。

  韩渡看了几眼那块长条横石,正准备继续往废弃隧洞方向前行,忽然注意到横石旁边有一个长条形,蜂窝状,浅灰色的东西,看长度,估计有十几米长,像根粗大长绳一样。

  观察力敏锐的他立刻蹲下来,捡起一截蜂窝状东西看了看,结果他突然一惊,将蜂窝状的东西用力丢开。

  因为黑暗中的他猛然发现,手中的东西根本不是什么绳子,而是一条十几米长的蟒蛇蜕下的皮。

  他不由得想起传闻中的那条大蟒蛇,浑身漆黑,比碗口还粗。

第3章 废弃隧洞历险记
我有一支探险队全文阅读作者:深山煮火锅加入书架

  这样看来,有人在隧洞口见到蟒蛇的传闻是真的,如果遇上,他也许会有危险。

  韩渡的呼吸不知不觉变得紧迫起来,抬眼四顾,很担心那条大黑蟒会出现在四周。

  就在这个时刻,对面草丛里有一阵动静出现,草丛乱摇,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逼近一样。

  韩渡还未看清楚状况,吓得大叫一声,扭头就往废弃隧洞方向跑,现在他只想快点完成这个新手任务。

  不过在他跑远后,草丛中跑出来一只同样受到惊吓的动物,原来是一只大野兔。

  跑出去一段距离的韩渡也不管后面到底是什么,见没有东西追上来才稍微安心,然后往对面看去,那座模糊大山已经在他跟前,黑暗中带给人无形压迫感。

  在山体下方,一个半圆形洞口出现,这就是那个废弃隧洞,韩渡小时候还和小伙伴们一起来这里玩过,不过那时候人小,没有谁敢进入隧洞。

  韩渡还记得当时他和几个胆大的站在隧洞口,发觉洞口与外面的温差非常大,站在洞口退一步就会觉得很热,再往前站到洞口处又会觉得非常阴凉。

  现在他拿着手电筒站立在隧洞口,依旧觉得里面的气温很低,然后他用手电筒照了照隧洞里面,看到果然有一层积水,而且在洞口位置,还有某种动物爬行过后留下的痕迹。

  这让他联想到那条大黑蟒,心中隐隐有不妙之感涌现。

  就在这时,系统的声音在他脑中响起:“夜晚八点半时刻已到,任务正式开启,限时十五分钟,请宿主立刻进入隧洞!”

  闻言的韩渡便没有再犹豫了,赶忙进入隧洞里,他只能期望那条大黑蟒夜间外出觅食,不会在隧洞里出现。

  这里面更加黑暗,空气也不好,气温也更低,韩渡身上立刻起了鸡皮疙瘩,总担心黑暗深处有什么东西会扑向自己。

  他知道这应该是自己的心理暗示作用,一直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穿着黑色长雨靴的他踩在积水里,发现水面没过了脚背,但总归不是很深,于是他强迫自己大胆快速往前走,手电筒的灯光照亮隧洞里的积水,反射出一片片清冷的光华来。

  不多时,他取出那种一次性的照明装置,它的形状就像是一个被劈开的小圆球,撕下底部的贴纸,就可以将其牢牢黏在石壁上,非常牢固。

  他走到凹凸不平的石壁边,将第一个一次性照明装置黏在上面较平整的位置,按亮了灯光,那是一种勉强照亮隧洞的弱光,但也够用了。

  不知为何,韩渡触碰到冰冷不平的石壁时,耳中仿佛听见了当年工程队在这里热火朝天开工的声音,身边好像立刻多出了许多工人的身影,有人在推车,有人在挥锤,有人在拿铲,一幕幕快速闪过,就像放老电影一样。

  韩渡内心大变,立刻将手从石壁上拿开,那些不知是真是假的声音与景象便一下子消失,隧洞里恢复了死寂。

  韩渡独自身处阴冷深邃的黑暗里,不安地左右四顾,暗道:“难道是当年死在这里的工人鬼魂在作祟?”

  然而没有人能给他回答。

  就这样静观了片刻,什么事也没发生,而当韩渡再伸手触碰石壁,那些诡异的声音与画面并没有再出现。

  他开始觉得可能是自己太紧张了,刚才那些诡异之事也是他的心理暗示作用。

  就这样,韩渡一个人继续在幽深的隧洞里踏着积水前进,每隔一段距离就会在石壁上贴一个照明灯,不知不觉已经贴了七八个。

  静悄悄的隧洞里,除了他踩出来的水声,再听不见别的动静,一路幽暗的照明灯灯光将他的身形衬托得有些阴森,被人看见估计会吓个半死。

  据他所知,这条废弃隧洞的长度有两三百米,现在他停在积水中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过去五分钟了,而他估计自己才走完隧洞三分之一的距离。

  所以他赶紧加快脚步,毕竟这次任务限时十五分钟。

  韩渡一边贴着照明灯,一边快速赶路,踩出哗哗的水声,竟是再没有遇到任何意外,这让他的警惕性大减。

  到最后,韩渡为了节省时间,放弃在后面的石壁上贴照明装置,反正他手里有手电筒,这光已经够他用了。

  韩渡一路快跑,踩着积水往前去,啪啪啪的踩水声回荡在隧洞里,然后他看到前面没路了。

  他在这里看到一些当年开挖隧洞时遗留的东西,比如靠在石壁上的生锈铁锹与铁锤,一辆运土推车,还有一些散落的旧式工服与安全帽。

  眼前的景象让他高兴起来,因为这说明他已经顺利抵达隧洞尽头,接下来只需要在规定时间内返回洞口就算完成任务。

  他又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发现才过去九分钟,这意味着他还有六分钟时间返回洞口,两三百米的距离,六分钟跑完是没有问题的。

  韩渡收起手机,立刻打算以长跑选手的姿态向洞口冲刺,不过忽然,他身子一颠,发觉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险些让他滑倒。

  他有些疑惑,感觉不是遗留的铁锹之类的工具,就将手伸进水中摸索起来。

  当他在水里摸到那东西,拿出来用手电筒照着看,发现是一根前小后大的白色坚硬之物。

  起先他还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多看几眼之后,他脸色骤变,惊慌失措地将白色坚硬之物丢了出去,因为他直到这时才发现,那是一截森白的人类手臂骨。

  还不等韩渡缓口气,他的眼睛突然又在旁边靠石壁处的水面位置发现一个圆形白色之物,上面有两个黑洞正对着他,像是一双眼睛似的。

  盯着看了几秒钟,韩渡陡然醒悟,那分明是一个人的森白骷髅头。

  他大叫一声,终于被吓得往后一屁股坐在冰冷的水里。

  凉凉的水打湿他的裤子,也不等他思索一下那些人骨的来历,他突然觉得屁股在水里也坐到了什么坚硬之物。

  他再次伸手进水中,将那坚硬之物拿了出来,结果那又是一个森白的骷髅头。

  这一次,韩渡没有条件反射地将头骨扔出去,壮着胆子仔细看了看,发现上面有炸裂的痕迹,应该是这颗脑袋曾经遭受过某种重击。

  他又看了看别处的水面,发现其实还有不少人的骨头露出来,有头骨,有手臂骨,有大腿骨,有胸腔骨,只是他之前没有察觉而已。

  这么多的骨头,说明这里曾经死了好几个人,韩渡简单思索了一下,认为应该就是当年因为开挖隧洞而死在这里面的人。

  只是也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都没有人来替他们收尸,也是够可怜的。

  韩渡其实并不相信这世上有鬼,倒是愿意相信人有灵魂,所以即便面对这么多死人,他慢慢也就适应了。

  不过现在他不能继续静心面对这些人骨,因为他看了看手机,发现又在隧洞里耽误了三分钟。

  现在只剩了最后三分钟了。

  他立刻恭恭敬敬地放下手里的头骨,毕竟他们曾经也是人,还为国家发展献出了生命,值得好好尊敬。

  他双掌合十地向在场的前辈们致歉道:“对不起各位,打扰了,打扰了!”

  然后,他努力向隧洞口奔跑起来,三分钟时间跑到洞口有压力,但也不是不可能。

  深幽静谧的隧洞里,韩渡踩着积水,快速向着洞口奔跑,一片片水花从他的黑色雨靴边迸溅而开,不断传出啪啪水声。

  不多时,韩渡就到了自己贴有一次性照明灯的隧洞位置,他也可以更加清楚看到前面的洞口了,外面明亮的月光清晰可见。

  韩渡估计还剩下一分多钟时间,便继续加快速度奔跑,在距离洞口二十多米时,他忽然注意到前方的水面上有两个幽幽的反光点。

  起先韩渡还有些疑惑,但两三秒后,他猛然一惊,看到一个拳头大小,尖尖的头颅从水面抬了起来。

  “蛇!”

  他才发现幽幽的光点是一条蛇的眼瞳在反光,而眼前这条抬起头颅的蛇浑身漆黑,正是那条比碗口还粗的大黑蟒。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韩渡最最担心的就是遇到这条大黑蟒,现在在最后冲刺的关键时刻,它突然回到隧洞里,让韩渡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心里更是出现巨大压力。

  大黑蟒此刻立起身子,张大蛇口,做出一副要吃人的架势,然后粗大的身躯闪电般扑来,韩渡没有防御工具可以对付它,顺手就将手电筒砸了出去。

  大黑蟒一口将手电筒咬在了嘴里。

  不过它很快发觉手电筒并不能吃,甩掉手电筒后,继续向着韩渡扑了过来。

  噗通一声里,都来不及后退的韩渡被它撞击到了水中,然后它的身躯快速收缩,将韩渡卷了起来,一张血盆大口则是一直试图咬住韩渡的脖子。

  好在韩渡拼命用双手掐着它的蛇头下方部位,才不至于被它的蛇口锁喉。

  大黑蟒的力气非常大,将韩渡越缠越紧,韩渡都有些不能自主呼吸了。

  更不妙的是,他脑中的系统在此刻提醒道:“警告警告,距离任务结束还有三十秒,距离任务结束还有三十秒!一旦宿主连新手任务都无法完成,本系统将从宿主体内消失!”

  韩渡才知道新手任务失败还有这样的代价,心里越发急切起来,因为他不想失去那一万元探险经费。

  更重要的是,这是他继承父母遗志,将蓝天探险队重新组建起来的一个重要机会。

  可是他现在随时有可能成为大黑蟒的腹中餐,连自己都保不了,而到底该怎么摆脱困境,他一点头绪都没有。

  “警告警告,距离任务结束还有二十秒,距离任务结束还有二十秒!一旦宿主连新手任务都无法完成,本系统将从宿主体内消失!”

  系统的声音又是响了起来。

  韩渡现在几乎要被大黑蟒缠得连骨头都散架,听见这声警告只能是一阵干着急。

  对面被韩渡掐住的大黑蟒,见韩渡好像撑不了多久,眼瞳里仿佛散发出了兴奋的目光。

  这一顿将韩渡吃下去,它能一个月不用进食,如果它没被撑死的话。

  正当时间就这样一秒一秒流逝的时候,韩渡的余光突然注意到,旁边的水中有什么东西露出来。

  他当即一喜,因为发现那是一把以前施工队遗留在这里的铁锹。

  他仿佛找到了救命稻草,立刻拼死反击,在强大的渴望意念下,他竟是翻过身来,将大黑蟒按在了身下。

  再然后,他腾出一只手,快速抓起旁边水里的铁锹。

  虽然铁锹已经生锈,但内部还是很坚硬的,韩渡将铁锹尖头处朝大蛇的脑袋劈了下来。

  噗嗤一声,大黑蟒的蛇头被铁锹生生劈开,一抹鲜血迸溅在水中。

  然后又是砰砰几声,韩渡继续用力,爆发出顽强的力量,硬是将整个蛇头用铁锹铲了下来,大量鲜血在水中晕开。

  大黑蟒的身躯还能动,但没了脑袋,力气已经开始松减,韩渡将缠住自己的黑色蛇躯掰开,大气直喘,冷汗直冒。虽然他成功杀了大黑蟒,但这种死里逃生的经历还是让他事后觉得一阵后怕。

  不过不等他多想什么,系统的警告声再一次响起:“警告警告,距离任务结束还剩六秒钟,下面作最后倒计时!”

  满身冷汗的韩渡大惊,不敢再停歇,立刻站起来,向着只有二十多米远的隧洞口狂奔。

  身影如箭。

  系统倒计时的声音响起:“六!”

  “五!”

  “四!”

  在这个时刻,韩渡其实已经精疲力竭,但依旧是爆发出惊人速度,黑色雨靴踏开积水,一秒跨出去几米远。

  “三!”

  “二!”

  当系统报到最后第二秒时,韩渡距离洞口差不多还有两米远,他猛地跨出一大步,差点扯着蛋,然后整个身体向着近在咫尺的洞口扑出去。

  “一!”

  千钧一发,在系统最后一声报出之际,韩渡的身体刚刚好扑到洞外,落在外面的地上。

  虽然面朝下,摔得很惨,但终究是在最后一秒出了洞口。

第4章 入土为安
我有一支探险队全文阅读作者:深山煮火锅加入书架

  韩渡扑在地上如释重负,原本因为爆发而虚脱的身心变得愉悦无比。

  他第一次体会到冒险带来的乐趣,那些冲破艰难险阻的过程,会让人背负的压力与烦恼得到极大释放。

  这大概就是父母会成为探险发烧友的原因吧。

  “恭喜恭喜,不得不说宿主很坚毅果敢,若是再迟一丁点,本次任务便无法完成,

  下面依照奖励规则,将剩余的9750元探险经费发放至宿主账上。”

  随着系统的声音再次在脑海响起,韩渡身上的手机弹出一条信息提示。

  幸好他的手机是防水的,没有被隧洞里的积水毁坏,他从地上坐起来,掏出手机点开那条信息,看到支付软件里又有一笔入账,金额为9750元。

  加上之前系统预付过来的250元,正好是10000元探险经费。

  韩渡以前是一个资深的网文扑街作者,账户上还从来没有这么多的钱出现,看着1后面的四个0,竟是一个人傻呵呵地笑了起来。

  荒郊野外的环境下看着有些渗人。

  韩渡已经是一点窝在家里当扑街写手的想法都没有了,正好他也写得有些累了。

  当初他一直觉得写小说是他的宿命,如今看来,这种想法只是因为太年轻了而已。

  现在他一心只想继承父母遗志,将蓝天探险队重新组建起来。

  他同样有一颗热爱冒险的心。

  韩渡再看了看脑海里的那个探险王系统光屏,上面的资料表已经更新。

  蓝天探险队

  状态:重新组建中

  队长:韩渡(地球死宅一名)

  年龄:26岁

  探险团队:无

  探险道具:无

  探险成就:★

  日常任务:已完成

  前面的资料依旧没有变化,只是最后的探险成就后面多出了一颗金色的小星星,日常任务后面则是变成了已完成。

  韩渡将自己的意识移动到那颗金色的小星星上,就好像用鼠标点击了一下,小星星里弹出一行简短的文字:获得废弃隧洞探险成就,奖励10000元探险经费。

  就在这个时候,韩渡看到日常任务后面的“已完成”消失,被闪动的“有更新”三个字取代。

  他用意念做鼠标,点击“有更新”三字,结果弹出来三个选项栏:低难度任务;中难度任务;高难度任务。

  下面还有一行文字说明:善意提示,一些任务非常危险,个别任务极度危险,请宿主慎重选择,生死只在一念之间。

  看来可供韩渡选择的探险任务很多,韩渡今晚领取的低难度任务被系统描述为带有一定风险,但已经险些让他丧命,不知道那些所谓的非常危险与极度危险又是怎样的任务,韩渡倒是有些期待,毕竟探险就是为了挑战危险的,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韩渡随后将注意力从系统上面收了回来,现在还不是领取新任务的时候。

  他看着月黑风高的野外,没有立刻离开,而是选择打电话报警。

  那些隧洞尽头的白骨必须处理一些,他们当年为了国家建设牺牲,什么也没得到,但至少也应该入土为安吧。

  韩渡打了自己所住小区的警局电话,里面的司徒女警官和他有联系,还是因为父母在国外遇险失踪,他才和司徒警官联系上的。

  当得知这里有大量白骨,司徒警官十二分认真,立刻带着大队人马奔赴古庆城北部郊区,半个小时后就站在了韩渡面前。

  司徒警官全名司徒玉凤,留着清爽精干的时尚短发,长相俊美,带着一股英气,身材也是极为丰满火辣,是古庆城非常出名的美女警花,曾经还在网上火过,有大批粉丝。

  她的年龄也只比韩渡大几岁,刚满29。

  “韩渡,大晚上的,你一个人跑来这里干什么?”司徒玉凤在大批警察与法医的簇拥下站在韩渡面前,警服的衬托下,她显得英姿飒爽。

  韩渡面对司徒玉凤嘿嘿一笑,道:“我是为了试胆,特地来这个废弃隧洞探险的,我爸妈留下的蓝天探险队我打算重新组建起来。”

  韩渡爸妈的遭遇司徒玉凤是很清楚的,对韩渡很是同情。

  当听说他要重新组建探险队,司徒玉凤欲言又止。

  正常人在这个时候,应该都会好心劝说他去找个安稳工作度日。

  “好吧,你加油,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顿了片刻,她选择了鼓励韩渡一声。

  然后,她看向后面的隧洞口继续道:“就是这个里面有很多白骨吗?会不会是当年开挖隧洞的死难者遗骸?”

  司徒玉凤也是古庆城本地人,对这个废弃隧洞的历史也是很清楚的。

  “是的,我也是这么猜测,不过一切都要等你们警方作出检验后才能确定。”

  韩渡说完,司徒玉凤便是拿着手电筒,带领几名警察与法医准备进入隧洞。

  他们没有带雨靴,一个个脱下鞋袜,挽起裤脚。

  司徒玉凤的家境非常好,父母都是古庆城有名的大商人,爷爷当年更是在警界身居高位,现在又拿着丰厚的退休金,因此她的生活非常富足。

  只见她脚上穿着达芙妮的酒红色工作女鞋,里面的黑色短袜应该是非常知名的国外品牌,韩渡这个死宅不认识,只是偶然见一个炫富女在网上晒过。

  当司徒玉凤脱下袜子后,一双白璧无瑕般的精致小脚踏在地上,看得韩渡喉结滚动,条件反射地吞了口吐沫。

  她的脚真的很漂亮,白皙细嫩,如同玉器雕刻而成,完全可以去做脚模。

  韩渡也并非有什么邪恶念头,真的只是条件反射,他可以发誓,真的。

  “韩渡,你在外面稍等,别走了,我带人进去勘察一番,一会儿还要找你做个笔录。”

  司徒玉凤打开手电筒,已经带人进到洞口里,忽然回头叮嘱了韩渡一声。

  韩渡点点头,见司徒玉凤他们继续踩着冰凉的积水往隧洞里去,突然意识到什么,喊道:“司徒警官,你等等!”

  不过司徒玉凤好像没有听到,继续往里面去了。

  没过多久,看着洞口的韩渡听到隧洞里猛然传出一声尖叫,听声音应该是司徒玉凤的,其他的几名警察与法医也是连连发出惊叫。

  他们争先恐后地跑了出来,脸色煞白。

  一名看起来才当上警察的年轻人喘着大气,不停道:“蛇,蟒蛇,里面有好大一条黑蟒蛇!”

  司徒玉凤同样被吓得不轻,毕竟是个女孩子,就算是一个大汉子,突然在深幽的隧洞里看到那么大一条蟒蛇,也会被吓一跳吧。

  她再看向韩渡,俏脸带着些许怨气,道:“你早知道里面有条大蟒蛇吧?”

  韩渡一脸不好意思,回答道:“我刚才正想提醒你的,可你好像没听到,不过你别怕,那条大黑蟒之前要吃我,已经被我斩首了。

  当年有刘备斩白蛇起义,今有我韩渡斩黑蛇表探险决心,日后说起来也是一段佳话。”

  看着韩渡越说越得意,司徒玉凤平复了一下心绪,意外道:“想不到你还能杀了那么大一条蟒蛇,当初第一次见你,还以为你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宅男书呆子。”

  韩渡以前常年窝在家里写小说,的确有几分文弱书生的样子。

  “不知道我该当你是在夸奖我还是贬低我?”

  面对韩渡笑笑的表情,司徒玉凤转移注意力,道:“不跟你废话了,我们还要抓紧时间办案,跟你确认一下,里面再没有蟒蛇之类的可以伤人的东西吧?”

  “没有了,你们放心。”

  得到韩渡肯定的答复,司徒玉凤命几名健壮的警察进去将大黑蟒拖了出来。

  比碗口还粗的尸身摆在地上足有十几米长,司徒玉凤压住内心小小的恐惧,走近一看,大黑蟒的确没有蛇头,好像是被什么不太锋利的器物劈掉的一样,断头处还有打砸的痕迹。

第5章 收集人骨
我有一支探险队全文阅读作者:深山煮火锅加入书架

  亲眼目睹这条大黑蟒,司徒玉凤才算是彻底信了韩渡的话。

  “韩渡,你干嘛这么拼命,非要来这条废弃隧洞试胆,这里一直传说有大蟒蛇出没,你应该也知道吧?”

  司徒玉凤这么问,韩渡自然不可能告诉她是自己体内那个系统要求的,这样的事说出来也没有多少人会信吧,或许还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比如会被国家秘密抓去,所以还是不让外人知道比较好。

  “我知道,不过探险路上危险多了去,如果连这种地方都不敢来,那我也不用组建什么探险队了。”

  韩渡敷衍一句,司徒玉凤也不再耽搁时间,立刻重新带着人手赤脚进入废弃隧洞。

  本来韩渡还想让她穿自己的雨靴进去,可赤脚进隧洞的又不止她一个,韩渡如果只让她穿会让人不好想吧,所以也就作罢了。

  目前隧洞里韩渡留下的那些一次性照明装置已经熄灭,司徒玉凤他们用强光手电筒趟水前行,才走到隧洞中间位置,大家就都觉得脚冷得发颤,因为这里面的积水实在太冰凉了。

  一名年轻女法医和几名警察都是嗷嗷叫了起来,见旁边有几块冒出水面的石头,纷纷跳上去站着,不停搓着脚。

  司徒玉凤白净的脸颊也是微微犯愁,这么冷的水她也是第一次趟,不过谁让她是领队,这种情况下,她要以身作则,带领大家克服这冷水的折磨。

  “好了,办案要紧,你们先忍忍,快到隧洞尽头了。”

  看着领导依旧挺立在冷水里,几名警察与法医自觉惭愧,立即从石头上下来,继续跟着司徒玉凤赶路。

  没几分钟,他们便是到了有运土推车与铁锹的隧洞尽头,大家都或多或少地踩到水中的人骨,立刻都认真起来。

  司徒玉凤用强光手电筒四处一照,粗略一看就发现了四五个露出水面的森白骷髅头,还有其它身体部位的骨头也不少见。

  “好了,大家马上干活,先对现场拍照,然后将水里的骨头收集起来,记住不同位置的人骨要分开装,标记好,回去我要看下能拼接出几个人,这样也方便后面安葬他们。”

  司徒玉凤见到这场景,大概确认应该是当年开挖隧洞的死难者遗骸,不过这只是她个人的猜测,还需要他们作出鉴定后才能得出最终定论。

  现场的警察与法医都是专业的,身上也都带着相机与收集袋等办案必需品,一个个开始干活,有人对现场进行拍照,有人拉警戒线分割区域,然后就是小心细致地分类收集。

  四十多分钟后,司徒玉凤看着警察与法医手中提着的七袋子人骨,自己再去水中亲自摸索,确认没有遗落的骨头后宣布离开隧洞。

  此时,认真办案的大家,双脚都是冻得麻木了,已经觉察不到隧洞水的冰凉,一起欢欢喜喜地跟着司徒玉凤往隧洞口行去。

  在外面等得有些不耐烦的韩渡正想进去隧洞看看,觉得他们太磨叽了,结果刚靠近隧洞口,就看到司徒玉凤带着手下走出来。

  司徒玉凤已经关掉了强光手电筒,看着韩渡笑了笑,道:“怎么,看你这样子,好像有些不耐烦了,是不是觉得我们在里面待得太久了。”

  司徒玉凤说着走到隧洞外面,没走几步,接触到外面温热的空气,忽然觉得双腿发麻,才意识到这双脚怕是在隧洞里冻坏了。

  韩渡本来正想说的确如此,可见司徒玉凤在自己面前轻轻摇晃,身子不受控制地倒向他,急忙一把将她抱住,这时他才发现司徒玉凤的双腿在凉水里浸泡太久,被冻伤了。

  其他出隧洞的警察与法医也是如此,一个个脚发麻,东倒西歪起来,不多时都是你拉扯我,我拉扯你地倒了下去,压成一堆了,幸好有未进隧洞的警察过来分开他们。

  “你的脚没事吧,要不要叫救护车?”

  韩渡这边,感觉到司徒玉凤在自己怀里身子发颤,连呼吸都不自然,知道她很难受,好心询问了一声。

  “没,没事,不用叫救护车,我穿上鞋袜就可以了。”

  司徒玉凤不愧是能做警队领导的人,意志力惊人,马上扶着韩渡自己站稳,然后去旁边找到自己的鞋袜,慢腾腾地穿起来。

  没多久,她便是穿好了鞋袜,那几名警察与法医也是在她的命令下赶紧穿上了自己的鞋袜,有了两层保暖之物,加上外面温度高,他们的脚逐渐恢复正常了。

  见他们都是能起来走动了,韩渡估计情况不算糟糕,心里也就放心下来,这帮警察的敬业程度令他佩服,正常人到那隧洞里估计不出十分钟就想出来。

  司徒玉凤开始带着手下们收拾东西撤退,韩渡也被她叫上,一起到了河岸边的公路上。

  他们的几辆警车就停在这里,韩渡本来要上车和司徒玉凤做笔录,但想起自己将那辆共享单车藏在上面公路边的草丛里,就想上去将车子搬出来,方便其他人骑行。

  他让司徒玉凤稍等,自己往上面走去,没走几步,正好看到有个身形猥琐的少年在草丛里发现了那辆单车,将它骑了出来。

  韩渡见状便是停下来了,有人使用这辆单车就好。他正要转身返回警车,忽然发现情况不对劲,因为那个少年将车子横在马路中间,往对面大河骑去。

  这让韩渡一阵不安,暗道这身形猥琐的少年莫不是想骑着共享单车往河里自杀?

  结果让他没想到的是,那少年忽然在到了河堤边缘时急刹车,然后,他用力举起共享单车,直接将单车向河里扔了出去。

  “我靠!”

  见状的韩渡忍不住骂了句脏话,这人什么心态,好好一辆方便人的共享单车他要往河里丢。

  不过让韩渡大跌眼镜的是,猥琐少年的衣袖意外被扔出去的单车把手勾住,整个人连带着被拖了下去,传出“啊”的一声惨叫。

  这河堤下面还有个水泥平台,距离大河还有点距离,因此猥琐少年应该掉在了上面,估计摔得很惨。

  “自作孽,不可活,这样的人就应该多摔几次。”

  忽然,韩渡身边响起了人声,他看过去,原来是司徒玉凤跟了过来,她在后面也目睹了少年摔车的整个过程。

第6章 选择新任务
我有一支探险队全文阅读作者:深山煮火锅加入书架

  韩渡表示赞同,不过韩渡建议过去看看少年的情况,因为他罪不至死,还是先将他救上来再说。

  “不必过去了,我派两个人去将他拉上来,像他这种行为,既然被我撞见,是该去我们局里待几天,好好接受一下教育的。”

  司徒玉凤果然叫了两个警察去救少年上来,韩渡则是被她带去车上,准备先做笔录。

  警车启动后,韩渡和司徒玉凤坐在后面,一问一答地完成了笔录,后来司徒玉凤让开车的警察拐了个弯,将韩渡送到了租住的两层小楼前,反正他们都在一个区域,隔得并不远。

  韩渡谢过她,下车,看着这栋依旧有些陈旧的二层小楼,心里在庆幸终于能保住它了,接下来,他需要的是一步步完成新的任务,组建属于自己的探险队。

  打开一楼大门,韩渡进到里面,将放置父母遗物的黑色背包拿起来,准备放到楼上房间里,里面也只有一些爸妈的衣物与日用品。

  当韩渡提着背包想要往楼上去的时候,忽然注意到门外不远处有一个模糊但却熟悉的身影走过来,他心里觉得一阵不妙,立刻去将一楼大门关死,顺手按灭了一楼的电灯。

  “干什么,看到我就闭门谢客么?是不是还想继续赖账不还?”

  韩渡关门熄灯的那一刻,外面就响起了一个中年大叔极为不满的声音,正是房东叶建国,是一个四十多岁,已经秃顶的人。

  不一会儿,躲在门后的韩渡感觉有人在用力拍打大门,砰砰响,震个不停。

  叶建国不满的声音继续传来:“韩渡,你个小兔崽子,一而再,再而三地忽悠我,现在两个月过去,一分钱房租也没见你交出来,我可告诉你,今晚你不把两个月房租给我,立马给我滚蛋!”

  韩渡本来打算拖几天再给房租的,因为他想用手里这笔钱购置一批探险装备,可现在房东都逼上门来了,他迫于无奈,只能按亮电灯,把门打开。

  “嗨,原来是建国叔,你可别误会,我真没看到你,我关门熄灯是因为打算去楼上睡觉的。”

  韩渡嬉笑着向叶建国打招呼,灯光下他秃顶的脑袋显得很亮。

  叶建国脸色很不好,自然知道韩渡是故意装没看到自己的,本来他还想大发雷霆一通,可见韩渡孤零零一个人,觉得他怪可怜的,神态也就稍微温和了一些。

  “韩渡,不是建国叔我绝情,我也是指望着房租过活的人,所以这房子不能再租给你了,赔了两个月房租算是我倒霉。”

  他说到这里,看着韩渡有些同情道:“你啊现在也挺不容易的,你爸妈租了我这房子很多年,和我也是老熟人,要不这样,建国叔给你介绍一个工作,去我那小区当保安,包住不包吃,一个月工资好几千呢。

  听说你以前一直闷在家里写什么网络小说,那家伙费头费脑又不挣钱,你说你整那玩意儿干啥。”

  面对叶建国的一番好意,韩渡尴尬一笑,费头费脑又不挣钱,这的确是他以前的真实写照。

  在叶建国他们眼里,韩渡这类满脑子小说,又不擅长说话打交道,想法一点也不现实的年轻人,也只适合去干一些保安之类的工作。

  不过他现在可是拿得出房租的人,立即打断叶建国想继续说下去的话,道:“建国叔,谢谢你的好意,房租我已经筹到了,本来打算过几天给你送去的,现在既然你都来了,那就现在转给你吧。”

  看着韩渡掏出手机,打开支付软件的认真样子,叶建国凑过来一看,发现他的支付软件里还真有一万元余额。

  “可以啊,你哪来的钱?不会不干净吧?”

  叶建国一脸疑惑,甚至有些怀疑是来路不明的黑钱。

  “建国叔,你想哪去了,我哪有胆子干坏事,这钱真是我筹来的,你要不要,不要我不给了……”

  “别,你有房租就赶紧付吧,我最近穷,家里正等米下锅呢。”

  见韩渡要收起手机,叶建国一把抓住他的手,另一只手赶紧将自己的手机拿出来。

  韩渡于是也不卖关子,扫了他的支付软件,将两个月一万元房租付给了他,乐得他笑开了花。

  “好呢,有钱就是爹,有奶就是娘,这房子继续归你使用了,拜拜!”

  叶建国高高兴兴地离开,韩渡送他出门口,自己的脸色有些不太好,这一转眼他又成了穷光蛋。

  关上门回到二楼自己那个凌乱小房间里,韩渡在笔记本电脑旁边的小床上躺下,寻思着这样不行,必须再领取一个任务得到一些探险经费才行,不然他还真撑不了多久。

  韩渡的意识于是回到探险王系统前,点开日常任务后面的“有更新”,弹出来三个选项栏:低难度任务;中难度任务;高难度任务。

  下面依旧是善意提示。

  在这三个选项栏后面都有一个“查看”按钮,韩渡一一点开,弹出来如下内容:

  低难度任务:深湖水怪,暗夜吃人,引发居民恐慌,成功捕获水怪,可得探险经费奖励。

  中难度任务:荒山密林,有不为人知的古寺遗址,成功探入秘境,破解千年谜团,可得探险队员奖励。

  高难度任务:宿主权限不够,无法解锁。

  这都只是简单介绍,需要领取任务后才能查看具体内容,让韩渡纳闷的是,高难度任务无法解锁。

  不过现在他也没有信心去挑战高难度任务,自然就将注意力放在了其它两个任务上,其中有探险经费奖励的低难度任务最让他上心。

  只是这个深湖水怪是怎么回事,难道还真有什么水怪不成?再说看这样子也不像是低难度任务,水怪岂是那么容易抓的,而且韩渡不熟水性,虽然会游泳,但并不是很精通。

  所以韩渡又将注意力放在了中难度任务上,荒山密林,有不为人知的古寺遗址,对半个旱鸭子的他来说,在陆地上探险总比在水里探险来得好,而且还有探险队员奖励,倒也是很不错。

  他想的是,先完成中难度任务,得到一个探险队员,再去领取低难度任务,获得探险经费奖励,至少在水里活动时,身边有个队员,多少能帮他一把,人多力量大嘛。

  韩渡这样盘算好,就开始作出选择了,他的意念点击在中难度任务上,顿时,一大段文字介绍覆盖整个光屏,只是这些文字都是血文,还有血滴落下来,看起来格外吓人。

  在这段血文介绍里,开篇便是这样的一段话:恭喜宿主选择荒山古寺探险任务,本任务非常危险,请宿主做好死亡准备,没有必死的决心,将无法完成此任务。

  韩渡不知为何觉得头皮发麻,脸上渐渐失去血色,他开始觉得自己之前的那番盘算都只是自作聪明。

123456下一页
扫码
作者深山煮火锅所写的《我有一支探险队》为转载作品,我有一支探险队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我有一支探险队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有一支探险队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有一支探险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有一支探险队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有一支探险队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