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知北行最新章节 > 知北行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知北行 连载中
分享知北行

知北行全文阅读

知北行作者:莫墨默凡

知北行简介:有一个皇帝,踏碎了五国版图,坐北吞南。
有一个剑客,坐在观海城,看着大海,想要一败。
有一个道士,轮回了几世岁月,找一个人。
有一个少年,为了一个约定,一路向北,庙堂江湖。 https://www.uukanshu.com
-------------------------------------

知北行最新章节第12章 0人将
第2章 行贾商人
知北行全文阅读作者:莫墨默凡加入书架

  “玄参,送到这便行了,大秦帝国安稳得很,老夫一人回去也没有什么关系。”陈永松接过副将递来的陈向北,笑着挥了挥手,直接跨上了一匹骏马,往咸阳城外驾马离去,玄参等陈老的身影再也看不到方才转身看向周边的陈老副将道,“诸位,陈老将重任放在我等身上,我等可不能辜负陈老的希望,要是让陈老再提刀上马,我们还有这个面子吗?”

  几名副将哈哈笑了笑,目中闪过几分精芒,“玄将军放心,我等日后谨遵将军命令!”

  大秦帝国南方的青松县,陈永松驾着马抵达一家府邸门口,即便其实力雄厚,接连赶了如此久的路也是有点疲乏,看向怀中襁褓中婴儿的笑脸,陈永松大笑几声推开了这陈府的大门,大步走向了里屋。

  陈永松,身为大秦帝国极其少有的大将军,封长温侯,府邸却是如同普通乡绅贵族一般大,没有豪华富贵的气势,也没有成百上千的奴仆,整个陈府只有婢女十人,一名管家,至于陈永松的血亲,没有一人,兄弟皆战死沙场,妻子也在数年前死去,也无子嗣,故而陈向北在陈永松心中就如同真正的孙子!

  “是老爷回来了吗?”

  陈永松还未曾走入屋中,内屋就走出一名年约五六十的男子,见到陈永松先是不信,睁大眼睛在男子面前扑通一声跪下,“老爷,你可总算回来了,老仆听说北方战事并不明朗,又没听到老爷的消息,还以为……”

  “我这臭嘴,该掌!”这男子自己打了自己一个巴掌,被陈永松一下拦住,“方遇,老夫说了多少次见我没必要下跪,快起来看看这孩子,我给其取名陈向北,如何?”

  方遇纳闷的起身看到陈永松怀中的婴儿,最微微张开,眼中落下了两点泪水,支支吾吾,想要碰一碰陈向北却又缩回了手,憨憨笑道,“老爷,很好啊,很好!向北向北,向北而行,总有一天北方会被这孩子收服,老爷,总算是有后人了!”

  身为奴仆,最想看到的就是服侍的主家有子孙后代,陈永松数十年未有子嗣,让方遇担心了一辈子,如今见到这希望,如何不欣喜?这可是足足数十年啊!

  “方遇,接下来府里上下还得让你照看照看,向北这孩子我要好好培养,对了,方遇你先带着这孩子去找奶娘,老夫,去看看她……”陈永松神情一下落寞,将陈向北递给方遇,迈步走向了边上的房间。

  方遇抱着陈向北呼哧呼哧的吹着气,逗了逗陈向北,见孩子有点想哭,连忙一边晃着孩子,一边去找奶娘,府中上下的奴婢都是二八年华的女子,自然没有奶水,不过府外奶娘多得是!

  转眼就过去了六年时间,原本襁褓当中的婴儿陈向北也已经有了小孩子的模样,不过较之陈府外的那些同龄孩子,向北明显比他们要稳重成熟,虽然还未长大,眉目就已经有了初具规模的喜人模样,端的是一个可爱小子,把青松城这里上至三十四岁大妈,下至六岁同龄萝莉,没有不喜欢向北的,因此向北还被不少同龄小孩惦记上,不过在被向北一人放倒数人之后,再也没有人敢找向北的麻烦。

  “爷爷,我回来了!”陈向北迈入陈府当中,快步来到陈永松身边坐下,又过了五年,陈永松愈发的苍老,武道虽然已经废除,但是经过这几年的调养,也没有一开始想的那般严重,没有大碍再活个好几年不是什么问题。

  “乖孙儿,今天在城中可见到什么好玩的?”陈永松笑吟吟的揉着陈向北的脑袋,自己收的这个孙儿的资质完全超过自己的想象,从两岁开始便可以教授蒙学读物,到了现在陈永松就可以向陈向北传授兵法战术,陈永松身为大秦帝国的大将军,封关内侯,其对战事的掌握能力不言而喻!而这般晦涩难懂的兵法陈向北虽然不说领悟,但是记下大半却是没有问题!

  不过相比于兵法的天赋,陈向北的武道修炼只能说是中等资质,陈永松尽心培养,也只是中上之姿,罢了,日后身为兵法方面的将军未必不是一件好事。陈永松心中一叹,看向陈向北,发现其面色稍稍有些不对,出言问道,“孙儿,怎么了,看你面色如此不对,莫非城里又发生了什么事?”

  陈向北嘀咕了半天,看向陈永松诺诺问道,“爷爷,今日孙儿遇见个行贾商人,在茶肆中说我大秦就不该苦苦支撑下去,劳民伤财,函谷关挡下了大衍国一次攻势,就花尽了国库,这第二次,更是在老百姓身上搜刮民脂民膏,倒还不如让大衍攻破,成就天下大一统的好局面,届时也不会让百姓这么苦。”

  陈永松目中闪过几分厉色,对于这行贾商人起了几分杀心,看向陈向北摇头轻语道,“向北,过来,我大秦想要打仗,不是我们的皇一意孤行,贪生怕死,而是这千万老秦人的本愿,你大可出去问问老秦人,纵使过得再苦再累,又要跟大衍打到底,撑住我大秦最后的国关!”

  “向北,有时候活着比死更可怕,我老秦人宁愿战死,累死,也不会愿意沦陷为他国俘虏,大衍国的种姓制度,可以让我们战败的老秦人活的窝囊,不像个人!看看其他几国,在这制度之下何曾过得安稳?我大秦是最后的脊梁,这脊梁,不能歪!”陈永松怒喝一声,年仅六岁的陈向北牢牢记住了陈永松所说的这番话。

  “好好好!果然不愧是长温侯,大秦的支柱,这番话,在宋某耳中如若雷劈,惊鸿之语,宋某不请自来,还望长温侯见谅!”府邸门口,一戴着铁制面具的长袍男子他们而入,步伐轻盈,不似寻常人,而陈向北见到此人之后,拉了拉陈永松的袖口道,“爷爷,这就是孙儿见到的那行贾商人!”

  陈永松脸色一沉,一边的方遇悄然来到了陈永松边上,双手藏在袖口当中,在长袍中的身体浑身绷紧,似弦上长箭,蓄势待发。

  “阁下何人,来老夫府中有何贵干?”

  行贾商人不见表情,欠身对陈永松一躬道,“宋某并无恶意,先前所言也只是看看老秦人的脊梁,果不其然,世人最硬的便是老秦人,此话不虚,若是我等亡国有这份骨气,何尝沦落到这番田地?”行贾商人一声叹道,“长温侯,宋某开门见山,不再拖沓,在下乃是汉国前朝遗民,有了点积蓄,见到我汉国子弟的现状,于心不忍,特来资助大秦以抵抗大衍攻势!”

  陈永松眉间一挑,不动声色道,“阁下如此何必去找我皇,我皇奖赏分明,想必给而下一个优渥的报酬也不一定,老夫一个乡野村夫,可给不出什么东西!”

  “前朝遗民,还要什么?只望有人能起来撑得住大衍,打得过大衍,能够给我等遗民半分希望便足够了,长温侯为人,天下人皆知,自然放心的了,咸阳皇宫,太大了,宋某也怕踩进去,就出不来了!”铁面之人拍了拍手,递出了一份清单,“五万石黍米,万两黄金,千份精铁,我宋某毕生家产便在这了,长温侯大可出门清点一二,宋某只不过是汉国一人,还有燕赵其余几国,我旧国虽亡,但人未死,天下都在看着大秦,可莫要让我等失望!”

  陈永松看着手中的这份清单,右手死死的握住,这些东西的价值对于现在的大秦可谓是久旱甘霖,十分重要,即便有诈,他陈永松也不会扔掉,摇摇起身对着铁面男子一拱手,“阁下大义,老夫接下了,不知阁下名讳,好歹让我们老秦人知道这个恩人!”

  “不必了,一介败名不值得提,长温侯最好通知到秦皇,让他接一下函谷关外商贾,虽然打点了大衍军士,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每一个商贾都不下于宋某,对于大秦至关重要!”铁面男子说罢,带着身边的孩提向门外走去,孩子与陈向北差不多大,被铁面男子拉了出去,陈永松诺诺的看着手中黄纸久久不语,直到出门回来的方遇说了情况之后方才起身吐出一口气,“这仗,我大秦必须要打得漂亮!备车,老夫,去趟咸阳!”

  青松城中,铁面男子身边的孩子抬头问道,“爹爹,为什么要把东西都送过来,那老爷爷有什么特殊的吗?”

  铁面男子摸了摸自己面具下的脸庞,看向远方,左手放在胸口叹道,“这般做,爹的心才好受一点……”

  第二日,陈永松从咸阳再次回来,神色较之去时尚且不如,回到府邸坐下之后,打开了那份黑色封泥封住的圣旨之后悠悠道,“陛下,真是看不清了,昔日雏鹰,现在已是无人能够看清的万里雄鹰!”

  “老爷,出了什么事?”

  “太子要过来住上一段时间,也不知道是好是坏,那边的事方遇你暂且稍稍减点动静,太子来了,也就是陛下到了,再怎么样,也要弄点东西,府中的钱财你拿去摆点文雅之物,也算有个交代。”

  方遇接过命令,缓步走出陈府,陈永松独立院中,深深一叹。

第3章 太子
知北行全文阅读作者:莫墨默凡加入书架

  轰!轰!

  青松城外,一行大概五十名的重甲骑兵护送一架雕琢极其精美的马车缓缓驶向青松城,若是大秦帝国的高级将领,便能够清楚的认出这五十名从人到马全部都披着黑色重甲的军队便是大秦帝国第一骑军,昭王军!

  昭王军不受任何将军率领,只听命那唯一的秦皇,整个军队总共也只有一千人,而每一人都是武者!每一匹马都是汗血宝马!而这只军队更是跟着那百年以来武道最强的秦昭王,马踏三国,建立起如今的大秦帝国,立下赫赫战功,也是大秦帝国军力的第一!

  神州大陆,武道分为三层,第一层磨皮,第二层锻骨,第三层淬血,一般来讲,武道一层便能够成为军队中的百人将,千人将,而踏入武道第二层,便能够涉足三千人将,五千人将,乃至更多,而能够位列高堂的大将军,只有踏足武道三层的强者才能够涉足,而这等大将军,不仅需要武道,也需要过人的谋略,方才能够带领军队制胜,毕竟即便是武道三层,若是面对数百上千人的围攻,也只有死路一条!

  所谓的飞天入地,无所不能,在古籍之中倒是有过片面的记载,说是武道三层之上,便是脱胎换骨,御剑飞天,不会再被人数所限制,而这个境界,被记为神境,也是数百数千年来未曾有人抵达过得的境界,到了现在,已经是被武道之人当做一个传说来看待。

  而陈永松,便是堂堂正正的武道三层大将军,再加上其独有的谋略,方才能够册封关内侯!

  “太子殿下,青松城,到了!”

  五十名重甲骑兵的为首者调转马头来到马车边上,尊敬的下马等候,马车的帘幕稍稍被拉开,一名不过七八岁的男孩钻出马车,站在前台上看向前方不足数百米的青松城展开了笑容,“总算到外面了,宫中的空气太闷了,你说是吗,山甲?”

  “属下无法回答……”重甲骑士拱了拱手,起身将男孩带下了马车,太子殿下笑了笑摆手道,“山甲,让他们在城外等着吧,昭王军进城难免有点招摇了,你帮我送到陈老府中就好了,父皇既然允可我来这,便不必担心太多,宫中他们不能成功,这里也不能!”

  山甲张了张嘴,却直接被太子止住,一马当先的走入青松城,咬咬牙跟了上去,身后昭王军原地待命,整装肃严,即便隔了数百米,青松城上的那些守卫仍然如临大敌,有胆小者甚至在昭王军隐隐散发出的气势下连站立都难以坚持。

  青松城府,城主陈三华听到城门口疾驰而来的消息,瞳孔一缩,直接起身走出城主府,以最快的速度搞到青松城门口,看到距离城门数十米的那名黑色长袍男孩,以及数百米外的昭王军,连忙命令城门守卫打开城门,自己则从十几米高的城门上一跃而下,恰好在男孩身前半跪俯首道,“青松城主陈三华,见过太子殿下!”

  “城主,嬴初不想引人注目,城主还请快快起来,都是老秦人,嬴初当不得如此大礼!”太子嬴初一步上前扶起陈三华,后者的手搭在嬴初的小手上,这四十岁的两米大汉,曾经上过战场,杀过无数敌将的陈三华竟无来由的有点激动,哈哈大笑侧身让开一条路,“太子殿下,请!”

  嬴初点了点头,没有过分纠结,在陈三华和山甲前踏入青松城,个子虽小,气势却尤胜两名武道二层的强者!

  虎豹之子虽小,已有食牛之气,神龙之子虽少,已有降人之势!

  看到青松城中景象,嬴初稍稍有点吃惊,城中百姓虽然面色并不饱满,但在各个街巷摆着的粥摊足以让这些百姓吃饱,相对于自己一路南下所过的其他地方乃至咸阳,百姓都没有像青松城这般过得舒服,见到衣冠华贵内敛的嬴初,也只是好奇的看着,并没有认出身份也不会行什么礼。

  “陈城主,函谷征伐劳民伤财,为何青松城还有如此余力布施,从账本上看来,青松城缴纳的东西并不少啊!”嬴初所言,陈三华稍稍一顿道,“太子殿下,青松城百姓本来也是饥肠辘辘,但有陈老散尽家财,才免得饿死这个下场,陈某前几日去过陈老府邸,所用的也只是普通饭菜,一家人两菜一汤,堂堂侯爷也只是如此……”

  嬴初点了点头深有所感道,“陈老对大秦的贡献不是嬴初能够说出的,在宫中父皇便老是提起陈老的作用,整个大秦若是能够撑过这一劫难,陈老居功至上!”

  “陈城主,送到这里便行了,嬴初还得先行见过陈老,隔日再去城主府里拜会!”谈话之间,三人行至陈府门口,嬴初对陈三华拱了拱手,后者见嬴初态度强硬,打了一个招呼就先行退下,嬴初接着看向山甲,一句话都不曾说,只是凝视,山甲就犹如芒刺在背,苦笑的一躬,“既然太子殿下如此说,山甲就不赖在太子这了,还请太子殿下保重!”

  嬴初嗯了一声,看着山甲负甲离去,转身敲响了陈府的大门,咚咚咚三声之后,仍然未有人开门,嬴初轻咦一声,轻轻推了一下大门,朱漆大门应声打开,嬴初就看见一名比自己年纪稍稍小了几岁的男孩正赤裸着上身在院中的校场上挥舞着一杆比其还要长出不少的长枪,男孩年纪不大,但是在这枪道上显然沉浸许久,一招一式犹如笔走龙蛇,十分迅速,力道也恰到好处,威力不失之余还带着极其浓烈的美感,与其说是耍枪,不如说是在枪舞!

  这便是,爹所说的将军胚子吗?果然,不同凡响!嬴初心中给第一次见面的陈向北打了一个极高的分数,安静的站在门口,也未曾打扰陈向北的练枪。作为被自家父皇点名的将子,陈向北排名不高,但是嬴初一路看来却是最对胃口!

  一盏茶时间过后,陈向北仍然未曾休息,嬴初目中的神采亦无消减,正思索着该如何和陈向北交谈,不知何时一只苍老的手掌已经落在了自己的肩膀,回头一看,看到满脸笑意的陈永松,转身施了一礼,“嬴初见过长温侯!”

  “唉!太子殿下快快起身,老夫一介白身,当不起这礼!”陈老双手有力的扶起嬴初,对着陈向北一喝道,“北儿,还不快过来见过太子殿下!”

  陈向北闻言放下手中的长枪上下打量了一番嬴初之后,对其稍稍一拱手,并无下跪拜见的意思,许久诺诺的从嘴中吐出一句话,“你叫什么名?身子骨很是厉害!”

  边上的陈永松闻言,一拍自己额头,他虽然猜到陈向北不会对嬴初行礼,但是未曾想到竟然会毫无遮拦的发问,这可不是阿猫阿狗,太子殿下,那可是大秦帝国除了那位帝皇之外的最尊贵的人!

  “北儿,你在说些什么,还不快给太子殿下道歉!”陈永松严苛一训,嬴初举手笑道,“陈老,不必如此,就由我来跟向北好好谈谈,我们年纪相仿,没有必要计较那些个繁文缛节!父皇也说了,在陈老府中便是个普通人。”

  说罢,嬴初就拉着赤裸着上身的陈向北走到了后方的屋中,嬴初八岁,贵为太子,陈向六五岁,身为长温侯之孙,两人在屋中交谈了半个时辰,直到陈老叫方遇管家呼唤二人进餐,两人方才停止交谈,携手迈入大堂之中。

  看着陈向北脸上带着几分喜色,似乎对嬴初相见恨晚,陈永松心中是既喜既忧,喜的是自己这个早熟的孙儿总算是有人为伴取乐,忧的是与太子殿下结交相熟,日后指不定就要成为其手中战矛,陈永松身为长辈,心中纠结的不行,既希望陈向北在沙场建功立业,收复失地,也害怕陈向北战死沙场,马革裹尸,摇了摇头,不再想此事,陈永松示意陈向北和嬴初二人坐在自己身边看向陈向北道,“北儿,与太子殿下相处的如何?”

  “倒是不错,不像城里的那些个傻瓜,就是有点不好……”

  “何处?”

  陈向北皱了皱眉眉头,十分不满的扫了嬴初一眼撇嘴道,“就是他不看兵书,难得有一个厉害人物,本来还打算切磋辩论一番,现在倒好,也没人了。”

  陈永松闻言哈哈笑了笑,自己虽然兵法能耐还远在年轻的陈向北之上,但是自己终归是老了,思维迅捷远远比不上陈向北这年轻人,两人沙盘对弈虽然还占据上风,但也仅是现在,心想再过段时间,就让北儿去玄参那边,以玄参的能力,足以教授北儿很多东西……

  陈永松心中做好决定,招呼着两人进餐,用过晚膳后,嬴初与陈永松说了一声,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屋中,不过十几平方的屋子,其内没有昭显太子身份的高贵玉器,摆满屋子的乃是一本又一本的抄本,这些抄本都是嬴初前往青松城时让内官抄录,每一本,都是来自大秦帝国数千年来所珍藏的孤本,其内记载的包括大秦帝国疆域数十万里的点点滴滴,城池,风俗,乡绅贵族,武道势力,全部都在记录都中!

  而除了这些抄本之外,还有数十本抄本被嬴初好好放着,这几十本所记载的乃是大秦帝国的帝皇代代流传下来的帝皇心术以及驭人之法!

  嬴初躺在床上看着抄本,只一盏茶的时间就将抄本放在边上,两手交叉,目中似有神光,良久,嬴初想到临行前自己那被人所盲目崇拜的父皇所说,轻轻一笑,“爹,纵然你所说的再怎么正确,但是对于陈向北,我嬴初必定不能以寻常的驭人之术驱使,而是要,将其当做自己,设身处地的考虑!”

  “陈向北,比爹你想象的还要更加有潜力,这不是一倍两倍,而是十数倍,爹以为他陈向北只能是第二个长温侯,而我却认为,他是第二个,武安王!”嬴初紧紧握住拳头,因为激动浑身颤抖,自从其懂事以来,其心中一直有一个极其远大的志向,这份志向,连嬴秦都不知道,他嬴初,乃是要立志成为大秦帝国开辟新时代的一代帝皇,亦是大秦万代功业之始祖!!

  大秦帝国,钦天监处,一名年约七十的白发老头看着身前足有两人高的星罗大球碎裂开来,老者容颜大变,吩咐了边上的人几句话,大步走出了钦天监。

  南方有龙虎开天之象!

第4章 陈家
知北行全文阅读作者:莫墨默凡加入书架

  嬴初屋内,过了一刻钟之后,陈永松那瘦削的身影就悄然出现在了门外,轻轻敲响门扉道,“太子殿下,可曾歇息了?”

  嬴初闻言,直接起身推开大门,迎入陈永松欠身一躬道,“陈老莫要折煞嬴初,父皇面对陈老尚且要恭谨有佳,更不必说嬴初了,陈老,请坐!”

  陈永松摆摆手缓缓坐下,看着嬴初,似乎看到了如今秦皇小时候的几分影子,略带惆怅道,“岁月不饶人,老夫当年见你父皇如你这般模样,老夫还是一个壮年猛将,如今已是半只脚踏入坟冢了。”陈永松小小的啜了一口茶,“太子,我这孙儿你也看到了,是个好苗子,老夫为你父皇征伐一生,这孩子也要陪你走这一辈子,说点心里话,老夫是不想让他上战场的,但是我是陈家的人,是老秦人,舍不得也得舍得,将这孩子培养成战场的猛将,否则,对得起这千万老秦人父母?他们送子上战场,我陈永松身为长温侯,如何能够苟藏?”

  陈永松撑起身子起来对着嬴初正色一躬,带着老人的几分祈求道,“太子,老夫只望你比你父皇多点温情,你父皇,越大飞得越高,离我们渐渐有点远了……”

  嬴初听着陈永松这颇为不适的言论,也没有多说什么,虽然其父皇此行让他将所有事情,事无巨细的向他禀报,但是嬴初自己有自己的想法,其虽小,但是早已经有自己的思考能力,纵然不知对错,也好过在其父皇手中按照其意志成长!

  “陈老莫要担心此shiq,嬴初是嬴初,父皇是父皇,父皇所作所为,嬴初也有些不认同,人非草木,岂能无情,当权者,虽说要秉公执政,但是人味却不能因此丧失,没了人味,便如同无根巨木,立不牢的。”

  “那老夫在此便谢过太子殿下了!”陈永松说罢,见嬴初没有想要多说的话,就退出了房间,拖着步伐,到了陈府的左边冷院,身形在黑暗当中渐渐消失。

  ----------------------

  “嬴初,来!”

  第二天嬴初刚刚醒来走出房间就看到校场上陈向北已经开始练习武道,而现在太阳不过刚刚升起,嬴初只是诧异一下就接过陈向北递来的长枪,两人各站一方,年纪不大,但已有大势,少年人的友谊起的很快,尤其是嬴初还特意交好的情况下,几下功夫便称兄道弟了。

  校场边上无人注意到的腌臜角落,陈永松和方遇两人各钻出一个脑袋看着校场的情况,方遇脸上写满着无奈,显然不愿意在这里,只是被陈永松强行拉过来不好离开。

  “方遇,你说这两人谁能赢?”

  陈永松神情激昂,完全没有暮年老头的样子,方遇摇了摇头看向校场中的两人,“老爷,纵然小少爷天资聪颖,但是想要在武道上胜过太子殿下,此事可能,根本没有,若是老仆未曾看错,太子殿下应该已经踏足了武道!”

  如方遇所说的一般,嬴初握住长枪正色道,“向北,纵然你身手不错,但是想要胜过我,绝无可能,只因我嬴初,已经踏足武道!”嬴初神色带着几分傲然,毕竟放眼整个大秦帝国数千年的历史,也没有哪名皇子能够如同嬴初这样踏入武道,虽然暗地里有些办法能够激发人体潜能,早先一步踏足武道,但是那些办法皆是有损于日后的修炼,为世家所不耻,而嬴初,则是在自己七岁的时候抵达武道,而之前的最早者,乃是昭王的八岁!

  “不试试怎么能够知道能不能赢呢?”陈向北咧嘴一笑,恰恰好阳光落在陈向北的身上,如同为其披上一件金甲圣衣,嬴初闻言一愣,旋即长枪指向陈向北,“我嬴初自然不会占你便宜,自封武道,与你一战!”

  “好!”陈向北双眼一亮,手中的长枪犹如蟒蛇出洞,以极其刁钻致命的角度猛地刺向嬴初,这一枪,似乎真的是蹦着将嬴初刺死而去,丝毫不留余地!

  “来得好!”嬴初不急不缓,反手一枪砸在陈向北的长枪之上,棒打巨蟒,不显山不露水的嬴初体内所蕴含的力道竟然比陈向北还要强上数倍,陈向北的长枪被压制在下方动弹不得,见此情形,陈向北左脚往前踏出一步,以长枪为中心,整个人一转,右腿如同一根鞭子抽向嬴初,然而这来势汹汹的一脚竟然被嬴初一抬左手轻描淡写的挡住!

  紧接着嬴初右拳从腰部如同猛虎扑出,伴随着呼啸风声,一下砸在陈向北的肩头,后者似被重锤打中,径直落到了校场的边缘,至始至终,嬴初真正发起的攻势就只有一拳,就将嬴初击败,两者之间的差距,可见一斑!

  “向北,你离武道还有一段距离,若是有机缘,这几年便可踏足武道!”嬴初上前拉起陈向北,拍了拍其身上的灰尘,陈向北应了一声,眼中闪过了几分暗淡的血色,盯着嬴初道,“嬴初,接下来一段时间还请多多请教,虽然爷爷说我当个儒帅便可了,但我想还是多练练手脚,多份本事也好!好让爷爷开心。”

  陈向北说完之后,就直接倒在校场上一觉不起,而嬴初则想着先前在陈向北眼中见到的那一抹不寻常的颜色,心中稍稍有些沉重,“看来向北身上还隐藏着一个秘密……”

  见陈永松过来,嬴初就先行退下,摸着胸口,一脸思索,其体内,自幼便有一只黑龙,对于危险十分敏锐,而刚才在陈向北的注视下,这头黑龙,睁开了眼!

  “似乎还要超出我的估计……”想到陈向北在武道上可能也别具天赋,嬴初脸上露出了极度的喜悦,昨日与陈向北的交谈,嬴初所带来兵书上的数百兵法难题竟然被嬴初一个接一个迅速的破解,要知道这可是数千年来的经典困难战役,每一场的破局都是谋略者苦思冥想,日日夜夜方能够成功,而在陈向北这里,似乎,没有任何的困难!而想要将这等人物掌控在自己手中,难上加难!

  “北儿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犟,认定的事无论如何都要做好,老夫根本没想他上阵亲自出马,在后面安逸指挥,他还偏不要哈哈!”陈永松大笑几声,将陈向北抬起送到屋内,在其身上抹上了上好的伤药,对着边上的方遇道,“方遇你好好照看一下北儿,我出去找下那个人,既然北儿有心想要修炼武道,那么老夫不要这张脸面又何妨?若单纯论枪术,老夫,远不是他的对手啊!”

  方遇闻言,面色微微一变似乎想起了什么,颇为担忧的向陈永松一问,“老爷,你要去找那位老人家?恕老奴直言,老爷此行必定会受到为难,还是让老奴代劳吧!”

  “你不行!”陈永松摇了摇头,握了握拳头,“老夫反正已经半截身子入土了,也看淡了许多,现在想了想,以前本就是老夫不对,认个错又有何妨?都是同族人,总归是有感情的。”

  说罢,陈永松就走出了陈府,此时时间正好,青松城的行人也多了起来,陈永松从马厮取出一匹马驰骋离开青松城,一路之上,所见青松城百姓,无一不对陈永松俯身以示谢意,更有从他地过来的流浪之人喝着布施来的粥米,跪伏在地,以示敬意。一人声望,在青松城中无人能够比拟!

  一刻钟后,陈永松在一座小村外停下,此村远不像一般村庄那般狭小,一块块精心打磨的巨石紧密的排列起来围成一道围墙,粗粗一看,此村较之半个青松城大小也毫不为过,说是一村,反倒不如说是一座壁垒更为准确。

  而这壁垒之上写着三个金色大字,陈家村,身为老秦人的陈永松自然知道这三个鎏金大字的意义,偌大的大秦帝国也只有区区三个村子有这般荣耀,得到来自中兴帝皇秦孝王亲手赐予的御字,且永世长存,不得剥夺,这便是大秦帝国三大老秦人氏族的光辉荣耀,一陈,二白,三王!

  陈永松靠近陈家村大门口,从大马上翻身而下,看守的两名年轻人见到白发苍苍的陈永松稍一诧异,旋即便认出了陈永松,对着陈永松一躬道,“陈定,陈武见过长温侯,还请长温侯稍等片刻,我等进去禀告宗老!”

  陈永松没有觉得二人怠慢了自己,点了点头又接了一句,“你们跟宗老加上一句,便说我陈永松知道错了,此次前来,乃是认错认罚,任由宗族处置!”

  陈定陈武面色一惊,应下之后两人撒开脚丫子往陈家村内跑去,等两人气喘吁吁的跑入宗族看到那正在翻阅书籍的老者,上气不接下气道,“宗老,他,他过来了!”

  “谁?!”老者眉头一舒,不怒自威,二人浑身一个激灵也是反应过来,“宗老,长温侯过来了,还说他此次前来任由宗族处置,长温侯已知错!”

  老者猛地坐起,手上的书籍也落在地上,面色阴晴不定,深深缓了几口气对着边上站着的一名壮年汉子道,“陈山,帮为师的拐杖取来,为师亲自去看看他,看看他有何颜面回来!”

  名为陈山的汉子默不作声的递来一根黑木拐杖,老者接过拐杖,起身一步一步往陈家村外走去,一路走来,其他陈家村人也都知道发生了什么,跟着老者的步伐往村门口走去,坐在地上的陈永松察觉到了动静,抬头一看,那拄着拐杖的老者站在门口死死盯着自己,目中有着滚滚怒意和杀机!

  陈永松并不意外,叹了一口气起身对着老者深深一躬,“堂兄,永松对不起你,这道歉,来迟了……”

  拄着拐杖的老者冷哼几声,看到陈永松也变得佝偻和苍老,目中的怒意也消退了几分,拐杖打在地上发出砰砰响声,老者沉声道,“永松,当年你打断老夫这一条右腿的仇在你被封为长温侯的时候就已经消退了,毕竟老夫自认做不到你那一步,你也算是光耀我陈家风范。当年你为了不让我入军,将我右腿打断,老夫知道你是好意,但是你可知道不能上场杀敌对我而言又是何等的痛苦,此痛,尤胜老夫阴雨天时的风湿疼痛!”

  “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的就是阻止我陈家村的人光明正大的入军成兵!让我陈家村的子弟数十年来不能战死沙场,老夫知道你是想让我陈家村的人少死一点,安养天年,但是陈永松,你可知道我老秦人的夙愿是什么!我陈家村好儿郎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不是在后方苟且偷生,而是在沙场上战死!别人可以怕死,可以不上战场,但是我们老秦人不行!我们陈家村儿郎不行!孝王给的荣耀不是这般廉价!”

  “陈永松!你给老夫好好抬头看看,看看我陈家村儿郎眼中的是什么!!!”

  陈永松闻言抬起脑袋,看到大门口站着的那些男子眼中的神色,陈永松如若雷劈,怔怔失神的倒在地上,这门口站着的数十儿郎,每一个人的眼中都是充斥着愤慨!这愤慨只是因为自己不能上阵与大衍国厮杀的愤怒,每一个人的眼中只有战意,敢与任何人一战而不畏死的战意!每一个人的眼中都是前进的渴望,而不是呆在陈家村这犹如鸟笼的地方,安养天年!

  “儿郎们,告诉你们的长温侯,你们是谁!”老者一举手,身后数十儿郎齐声高呼,“我等乃是大秦最无畏之人!乃大秦历史战死至多之宗族!!乃不知死字何写的绝地死士!!!”

  此声若崩雷,隆隆阵响,达八方而不息,似乎延伸到了整个大秦国,地上的陈永松握紧了拳头,落下了两行老泪。

第5章 屋有大秦弓,外有上门枪
知北行全文阅读作者:莫墨默凡加入书架

  “我陈永松,对不起尔等,对不起我陈家村好儿郎!”陈永松的脑袋重重的砸在了地上,想到自己一意孤行的好意不过只是让他人更加难受痛苦,陈永松心中的愧意便如同滔滔泉水一般涌上来,根本止不住,那宗老敲了敲拐杖喝道,“都多大的人了,还在那边流泪,像什么话,起来说话!”

  见陈永松不为所动,宗老示意让其他人退却,孤身拄着拐杖来到陈永松身前将其一把扶起,“永松,老夫从未将你从陈家族谱中除名,等的就是你回来认错,毕竟你可是光耀门户的长温侯,日后就莫要多行这自以为是的‘好事’了!”

  陈永松点了点头,搀扶住老者道,“堂兄,堂弟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堂兄应允!”

  “说!”

  “堂弟想请堂兄教导我孙儿,我之武道已废,且枪术本就不如堂兄,我那孙儿天赋異稟,永松不想耽搁了他!”陈永松面色尴尬,所求之人毕竟是被自己打断腿的堂兄,虽说其说已经释怀,但是传授技艺一事,并不轻松!

  “你的孙子?老夫倒是听三华说起过,可惜未曾见过,你若是有空便带那孩子过来看看,既然被你收为孙子,也算是我陈家村的孩子,过来认识些同龄人也好!”陈永松诧异自己堂兄的语气,呆呆的未曾反应过来,老者白了一眼,轻咳道,“你我的事老夫不会牵扯到孩子,不过这武艺,老夫即便想要传授也有心无力,不过我收的那名弟子完全足够,其能力不下于年轻时候的我!”

  “莫非便是先前那名壮汉?!”陈永松想到先前看到的在老者边上那名沉默的男子,一身气势恍若大山一般浑厚,风吹不动,海淹不没,以其长温侯的眼光来看,此人若是经历过几次战场,便可蜕变为一名极其强大的武将!

  “那孩子名为陈山,三十年前老夫听到你封为长温侯,想了想总归还要做点事情,便遇到了这孩子,这孩子父母都早死,一个五岁的孩子得亏周边邻舍的照顾才活下去,老夫收为徒弟之后,便发现陈山他恐怖的武学天赋,只不过二十年时间,陈山便将老夫所能够传授的东西全部学会!”

  “先前乃是老夫自夸,经过这几年的沉淀,陈山的枪术甚至可能已经超越老夫,若是其愿意,只要几场战事,将这战场血气容纳身体当中,练得一副好肝胆之后,便可以一步登天,成为将军!”宗老的瞳孔缩了缩,然后带着陈永松回到了家中唤来陈山,“陈山,今日便是你出师之日,跟着长温侯去一趟,那里有一个孩子需要你教导一二,长温侯也答应你此事完成,便直接赐予你一将军职位!”

  陈永松诧异的张了张嘴,看见自己堂兄凌厉的眼神,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不过其虽然隐退,想要给陈山找一个将军职位还真的不算难事,毕竟玄参还是他的直系,那些副将也都还在燕山军中为将,更何况陈山本身实力就不弱,这也并未任人唯亲。

  出乎陈永松意料,陈山看了陈永松一眼并没有答应,而是看着宗老一言不发,两只眼中将心中所想的话说个清楚,宗老叹了一口气,带着陈山走到里屋,过了足足一刻钟的时间,两人方才重新出来,只不过宗老的眼眶稍稍有点红。

  “永松,这孩子我就托付给你了,你可要为他某个好出路,你已经让陈山等了好几年,可不能再让他等下去了!”宗老挥了挥手,显然有些疲惫,“你们先走吧,老夫也累了,先休息一下……”

  陈永松闻言,带着陈山走出了陈家村,后者直接停下步伐,盯着陈永松道,“我只待两年,无论那孩子能学到多少我都要离开,师父他,等不了多久……”

  陈永松眼皮一跳,颇为不信看着陈山,见后者眼神肯定,稍稍有点神伤叹道,“原来,他也已经到这个时间了,好!两年便两年,两年之后,你陈山,便是我大秦帝国燕山军的三千人将!”

  陈山嗯了一声,跟着陈永松跨上骏马,快步朝着青松城走去。

  就在陈永松赶回青松城时,陈向北坐在城中的一家小院当中,一名妇人坐在其对面笑吟吟的与陈向北聊着天,这妇人眼角有层层皱纹,年纪显然颇大,但青春仍在,风味韵存,而这妇人便是陈向北的乳娘,与陈向北如同母子,而这妇人平日里十分安静,风评极佳,故而当时方遇选了此人作为陈向北的乳娘。

  “张姨,你还没说张叔之后怎么了,他率领三千人去救人,那人救回来了没有?”陈向北在这妇人面前没有任何戒备,张姨闻言,眼中闪过几分黯淡之色,强颜笑道,“你张叔出马,自然能够救回来!”

  张姨显然不想要多说,草草结束了这个话题,陈向北也察觉到了不对,扑通一声跳下椅子来到屋中,抬头看着墙壁上挂着的那张深黑色的巨大长弓,目中流露出极致的憧憬,这张弓在陈向北懂事之时见到之后,就发自心底的喜欢上了这把弓。

  弓身漆黑如墨,上面雕琢着飞腾的苍龙和两只龙爪在弓身的尖端延伸,显得是如此的狰狞又威猛,长近两米,远超寻常长弓,弓弦据张姨所说乃是由一头百年难得一见的猛虎异兽中最坚韧的筋所制成,此弓,名大秦弓,竟以大秦帝国为名!可见此弓不俗之处!

  “孩子,你还想要拿这弓吗?”张姨走入屋中,揉了揉陈向北的脑袋,看向大秦弓的眼中有思念,幽怨,痛苦与惆怅,“别急,这把弓张姨只会交给你,不过还不到时候,你还小,这把弓早给你反而不是一件好事,等你长到这么高,差不多就是时候了!”

  张姨比了一个高度,见陈向北嘟着嘴,俯身捏了捏嘴,“在外面等着,张姨给你做一份桂花糕,吃完赶快回去,等会你爷爷见不到你又要到处找你了!”

  陈向北留恋的看了一眼大秦弓,走出了房门,在院中等张姨做好桂花糕之后,吃完告别了张姨,脚步不停的往陈府回去。

  张姨收拾好东西之后,来到屋中拿了一块干净的白布擦拭着大秦弓,嘴中喃喃道,“夫君,你当时走的时候说好回来不再上战场,我啊,又让你给骗了,轩儿也管不住,非要上去为你报仇,结果也回不来了,只剩下你这把大秦弓还留在这里,可又有什么用呢?”

  “王哥过来还弓,人也已经升到了统帅一军的将领,我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接受带来的封号,因为我知道夫君你,不在乎这些东西,不过夫君你的心血还是被保留了下来,我想日后,若有机会帮北儿这孩子一把,你也看到了吧,这孩子真的很像轩儿小时候,给他,你也不会介意吧!”张姨擦拭完大秦弓,提笔在纸上勾画出一行长诗。

  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别时提剑救边去,遗此虎文金鞞靫。中有一双白羽箭,蜘蛛结网生尘埃。箭空在,人今战死不复回!

  字字悲凉,句句断肠……

  另一边陈向北刚刚回到陈府,在院中刚刚提枪练习,陈府之外两匹骏马停下,陈永松和陈山下马走入府中,陈永松见到陈向北就打算叫住陈向北,陈山举手示意陈永松不要急,悄无声息的走到校场边上看陈向北将手中长枪耍的有模有样,稍稍有点诧异。

  此子倒的确有几分天赋!陈山心中默然的点了点头,对着陈向北喝道,“枪尖向下掉三寸,左脚向前半步!”

  陈向北诧异于这莫名出来的男子,看见陈永松对自己点了点头,旋即按照男子所说照做,动作刚一成,陈向北就察觉到了这姿势与刚才的不同,只是小小的变动,仿佛江水的河道开拓了一倍,体内一股原本执泥缓慢的气流迅速的流动,所过之处,充斥着一股冲力。

  此人是一个高手!陈向北心中一动,边上的陈山点了点头,“提枪,侧身,臂中回刺!”

  陈向北按照陈山所说照做无误,不同于以往练枪时候的感觉,陈向北只感觉自己的这一枪很舒适,很迅捷,枪尖从自己的胳膊的空隙当中出乎意料的刺出,却并非花哨无用的招式,体内气的流动已经证明,陈山所说乃是正确的枪术!

  嘭的一声,长枪将铁木所制成的假人一下贯穿,陈永松大笑几声,“北儿,还不快过来见见你的师父?”

  陈向北闻言,看向陈山郑重其事的一躬,“徒儿陈向北见过师父!”

  只是刚一见面,陈向北就认定了自己的这个师父,就凭其一针见血的眼力,就足以让陈向北拜师,而陈山也是如此,若是陈向北没有足够的天赋,其不会接受陈向北作为自己的徒弟,他陈山不收平庸的弟子,不过陈向北已经展现出自己的天赋,陈山便顺势应允下来。

  “好,今日是个好日子,当畅怀饮酒,北儿,你去跟你方叔说一声,让他去准备一下,顺便通知下太子殿下,爷爷还有事要跟你师父说说!”陈永松挥手让陈向北离开此地,转身看向陈山正色道,“陈山,关于北儿,老夫还有一事要提醒提醒你……”

第6章 路有不平事,1笑带人归
知北行全文阅读作者:莫墨默凡加入书架

  “嬴初,我跟你说,我已经找到一个很厉害的师父了,等过段时间,我踏入武道之后,与你一战,绝不会像现在这般悬殊!”陈向北跑入嬴初的屋中,颇为开心的向着嬴初炫耀,毕竟也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再怎么早熟也还是有着胜负之心,嬴初闻言轻咦一声,没有回话,而是想着长温侯陈永松究竟带来一个怎样的人作为陈永松的师父!

  “走,去看看你师父是谁!”嬴初大袖一挥,将手中的书籍放下,快步往陈府的正堂走去,一路之上,陈向北都在夸耀着陈山的厉害,说的天花乱坠让嬴初都不禁怀疑世界上是否真的有这么厉害的人。

  等到嬴初见到陈山之后,其瞳孔微微一缩,体内的黑龙发出了一道低吼,这是在提醒赢初,身前之人能够轻松取走自己性命!

  “陈山,这便是太子殿下!”陈永松微微一笑,拍了拍陈山的肩膀,后者点了点头,没在赢初身上多停留,将目光收回,转身与陈永松坐了下来。

  “跟你说吧,我师父并不简单,厉害得很!”陈向北搭着嬴初的肩膀坐在陈永松两人对面,席间皆是陈永松在发起话题,过了片刻,陈向北和嬴初用过饭之后先行离开。

  “太子殿下并不简单……”陈山盯着陈永松,目中带着几分忧虑,虽然只不过刚刚收陈向北为徒,但是陈山已经完全站在了陈向北这一边,太子殿下纵然身份贵胄,但过分早熟,对于自己的徒儿并不是好事!

  “能不简单吗?这次的太子可是连现在的皇都赞不绝口的龙子,放眼整个大秦帝国的历史,恐怕也只有昭王的少年时期能够与太子殿下相提并论,我若是大衍国的人,必定会倾尽全力也要将这太子轰杀在摇篮之中,以保大衍国数百年的安稳!”长温侯自酌了一杯,看向陈山揶揄道,“你不打算教一下太子殿下?看刚才太子殿下倒是颇为看重你,虽说不会给你一个太子太傅的官位,要是被这位太子殿下记下恩情,日后若是用上那可是不得了!”

  陈山摇了摇头,“教一个徒弟已经够累了,再教一个太子殿下恐怕陈山担当不起如此重任!”说罢,陈山就起身离开了饭桌,“陈叔,我去趟山里面搞一点百年的木材回来,给我这徒弟做几把好枪,顺便看看周围有没有什么情况,虽说感觉用不到我。”

  下午,陈向北看完兵书之后就有些无所事事,陈府当中的兵书已经被陈向北完全读完,现在所做的就是不断的推演,而没有对手,这推演既乏味也无趣,嬴初则在看着一些陈向北完全不喜欢的书籍,想找陈山请教也不见踪影,只好走出陈府看看青松城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哟,陈家后生出来了,快来姐姐这里,姐姐教你一些好玩的事情!”陈向北刚刚走出陈府不久,走到这青松坊的街道上,门口的一名老妈子摇着圆扇笑嘻嘻的打趣着,边上还有几名妙龄女子捂嘴轻笑,暗送秋波,即便是战乱之际,这青松坊的生意也没有落差,当年其他几国落败之后的遗民部分逃入大秦之后,没有身为老秦人的觉悟去上战场,付了点官府收的钱财之后就也相安无事,整日来这青松坊度日子。

  陈向北微微皱眉,对于青松坊的皮肉事情他并非不明白,但是也没有瞧不起这营生,轻轻摇了摇头就听到身边身影响起:“去去去,都给我进去,才多大的人你们还来发骚,亏你们做得出来,也不害臊!”一名黑衣男子挥了挥手让老妈子几人进坊中,虽然老妈子十分不忿,但还是诺诺的走入坊中,黑衣人回身对陈向北欠身一躬示意,也不过来谈话,径直离开。

  “爷爷的分量还真是重啊……”陈向北看着黑衣人的身影慢慢离去,这些黑衣人乃是青松城的巡逻护卫,直属于城主府,而城主陈三华来自陈家村,再加上长温侯,这些黑衣人对陈向北鞍前马后自然正常。

  青松坊的四楼,窗牖上一蒙着面纱的女子看着陈向北慢慢走远,重新关上窗户,对着一边站着的青衣婢女道,“青儿,去查查陈家公子的情况,速去速回!”

  “唉,还是回去问问爷爷有没有人可以与我推演比试,这青松城也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陈向北摇着头从另一条路走回陈府,这陈永松的身份摆在那边,一路上遇到的都是趋炎附势的人,尤其是旧国遗民,让陈向北,心中很是烦乱。

  “你小子,还敢偷我家的东西,也不问问这一片谁是老大?!”陈向北听到身前小巷的喧哗声,认出了这声音的主人,陈向北嘴角一动,大步朝着这生人勿进的小巷,看到数名少年围着一名倒在地上的麻衣少年,以一名锦服少年为首,不断的讥讽踢打麻衣少年。

  尽管受到不断的踢打和辱骂,麻衣少年任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眼神凌厉的陈向北看出麻衣少年身体内蕴含的强大力量,若是此子愿意,以其一人之力将此地所有的少年打趴下,并不是一件难事,一如当时陈向北所做的,不过其不如此做,在陈向北眼中方才是明智之举,此子毕竟不是陈向北,与锦服少年等人将门子弟身份差距太大,而这差距,便是鸿沟!

  “唉,你们几人可以停停了,这么多人欺负一个人,亏你们还自称将门之后,你们不害臊我还害臊嘞,还有一事,这一片老大不应该是我吗?”陈向北见麻衣少年已经有些许的伤势,挤开人群走到了中心,盯着锦服少年,面带微笑,锦服少年的脸色如同见了恶鬼一般苍白,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显然当时自己一群人被陈向北一人打趴下的记忆还未曾消散。

  “够了够了,小爷我今天心情好,你们都给我滚一边去,再让我看到你们仗势欺人,小爷我饶不了你们,好不好啊,杨家少爷?”陈向北拉了拉锦服少年的衣襟,拍了拍肩,微笑如春风,却让锦服少年不寒而栗,连一句话都没留下带着一群少年如同蝗虫一般转眼散去。

  “来,可以起来吗?”陈向北对着麻衣少年伸出了右手,后者盯着陈向北端倪许久,没有搭上陈向北的手,自己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道了声谢,径直要往巷子外走去。

  “等等!”陈向北一个闪身挡在了麻衣少年身前,见其脸色并不好看,摸了摸脑袋笑道,“我并没有恶意,只是,想请你到我家里坐一坐,这馒头也脏了,而且你也正是长身子的时候,这能填饥,但满足不了肉体增长的需求。”

  麻衣少年将手中已经沾上灰尘的馒头藏至身后,“为何?”

  “就凭我叫陈向北,反正你也吃不了多少,相比于那点食物,能够结识你这么厉害的人,不亏不亏!”陈向北咧着嘴,拍了拍麻衣少年结实的手臂,拉着麻衣少年就往陈府走去。

  “来,吃吧!”陈向北将一盘菜肴摆在麻衣少年身前,虽然只是普通的白菜炖肉,却让麻衣少年的眼睛都要瞪出来,见陈向北没有动作,麻衣少年一把一把的将滚烫的肉放入自己的口中,而陈向北也借此机会能够好好看少年的模样,身上没有多少的肌肉,面黄肌瘦,显然平日里根本没有吃到什么东西,也难怪会去偷食馒头。

  “对,你叫什么名字?”麻衣少年看了一眼没有回话,陈向北呵呵一笑,起身找到方遇让其准备一个客房又重新坐在了少年身前,“你以后就住在这吧,保管你吃好喝好,当然也不是给你白吃,日后你来陪我好好比试比试,磨练磨练拳脚?”

  麻衣少年停下手道,“我不会帮你做坏事的,只是比试的话,只要你不怕受伤,我奉陪到底!”

  “好,那便说好了,今日你好好休息休息,明天这个时候到校场上我们好好练练手!”陈向北摆了摆手,就离开了院子,麻衣少年静静的将肉食全部吃完,双眼之中闪着点点的光芒。

  翌日,陈向北早早的起来走到校场上,陈山已经站在当中,见陈向北过来,也没出声直接丢来一把长枪开始了第一天的教导,陈向北能够明显的感受到自己的枪术稳步提升,一个时辰之后,陈山便离开了校场,让陈向北一人留在校场练习。

  “咦,此子是谁?”陈山走回房间的时候,看到昨日陈向北带来的那麻衣少年在院中打扫,上下打量少年的身子骨,眼睛一亮,见少年看来,微微一笑上前问道,“孩子,你是谁?怎么在此地?”

  “陈向北让我呆在这里,让我陪他练拳!”少年回了一声手中动作不停,陈山思量片刻将少年手中的扫帚拿开,拉着少年重新回到校场,拍了拍少年的身子,“上去,你们两个较量较量,我看看手脚!”

  陈向北对少年一笑,后者点了点头来到校场上脱下上衣,露出虽然瘦削但是暗藏力道,陈向北神色肃然,意识到了少年的厉害,招了招手,少年一个大步上前,左拳从腹部轰出,拳风呼啸,陈向北不闪不避,右拳与少年的拳头撞在一起,两拳相撞,二人不一而足的后退两步,不相上下!

  “再来!”

  陈向北一笑,再次与少年厮打在了一起,拳影交错,难以想象这只是两名七岁的孩童,不过如此高耗能的战斗,只持续了数十息的时间就此作罢,两人不分胜负退到两边。

  “哈!我果然没看错,你的实力,很强!”陈向北伸手勾在少年的肩膀,心中却是明白若是麻衣少年吃饱身子,体内劲力没有亏欠,自己断然不是对手,大笑道,“兄弟,该告诉我你叫什么了吧,以后有我陈向北一口饭吃,就有你一口饭!”

  麻衣少年顿了顿,看着陈向北略有深意道,“我姓芈,名犯奀!”

123下一页
扫码
作者莫墨默凡所写的《知北行》为转载作品,知北行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知北行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知北行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知北行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知北行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知北行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