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永夜真祖最新章节 > 永夜真祖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永夜真祖 连载中
分享永夜真祖

永夜真祖全文阅读

永夜真祖作者:子木语

永夜真祖简介:当黑雾笼罩大地,蛰伏的灾难濒临而至。
有的人挡在前方,被无数的妖魔撕碎,只剩一曲长歌,黯然回荡。
也有的人张开双臂,笑着迎接黑暗的到来。
风起长林,白骨铺路,唯有永夜长存! https://www.uukanshu.com
-------------------------------------

永夜真祖最新章节第8章 陈国梁
第2章 马老板
永夜真祖全文阅读作者:子木语加入书架

  嘭!

  酒瓶在地上砸碎。

  溅射的酒液,四处流淌。

  原本喧闹的舞厅停了下来,所有人或皱眉,或好奇的看向一个卡座。

  在卡座里,坐着几个男人。

  一个皮衣短裤的年轻女孩,低着头,站在旁边,神色惶恐。

  “马老板,别生气了,这小丫头刚来,不懂事。我陪你喝。”

  一个穿着黑色抹胸的女人,把自己丰腴的身子压在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手臂上,端起桌子上的一杯酒,笑嘻嘻的喂向男人。

  “臭表子,你是什么东西?我们马总让你喝了吗!”

  在马总旁边,一个强壮的光头男人,一巴掌扇在女人脸上。

  “啊!”

  女人痛得尖叫了一声,漂亮的脸蛋瞬间红肿起来。

  然而她顾不上自己脸上的疼痛,而是目光惊恐的看着马老板身上的衣服。

  那一杯被她端起来的酒水,在她被打的一瞬间,因为身体的抖动,不小心把酒水泼洒在了马老板的身上。

  “马老板,我……”

  “臭表子,竟然敢弄脏我们马总的衣服?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光头男子神色更怒,他站起身子,揪住女人的头发,直接抓着女人,把女人的脑袋狠狠砸在桌子上。

  嘭!

  啊!!!

  女人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整个身体瘫软在地上,一丝丝殷红的血液顺着她的额头流淌下来。

  “丽丽姐!”

  一旁的年轻女孩,吓得大声尖叫,她连忙蹲下来,抱着地上的女人,查看女人的伤势。

  “我……我没事……”

  李丽哆嗦着嘴巴,瘦弱的身体微微颤抖。

  “丽丽姐,都怪我!如果不是我……”年轻女孩抱着李丽哭泣着,语气中充满了无助和自责。

  “傻丫头,不怪你……”李丽苍白的脸上勉强露出一丝笑容,她费力的从地上爬起来,小心的赔着笑,看着马老板,“马总,求求你大人有大量,饶了我们吧。”

  “饶了你们?”坐在中间的马有才,终于开口说话。

  他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衣服。

  “放心,一点酒水而已,我怎么会怪你们呢。这是意外嘛,跟你有什么关系呢。”

  “谢谢……谢谢马总……”李丽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连忙对着马有才鞠躬道谢。

  “不用谢不用谢,意外嘛,反正这年头,有的人被毁容,有的人出车祸死了,这些意外可多了。你这点小意外,又算得了什么呢?”

  “马……马老板……”李丽原本放松的脸上,顿时一白,勉强露出一丝笑容,“马老板,你……你说笑了……”

  “哦?”马有才轻轻转动着手中的酒杯,微笑着看着李丽,“你真的觉的,我说笑了?”

  看着马有才那双戏谑的眼睛,李丽浑身一颤,哆嗦着身子,想要跪下去,“马……马老板,求……求求你……”

  “丽丽姐!”年轻女孩抱住李丽,愤怒的看着马有才等人,“你们怎么能这样?还有没有王法了?”

  “小丫头,说话,注意点。”马有才淡淡哼了一声。

  “我们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只不过嘛,有钱能使鬼推磨,有些人在路上捡到一袋子钱,一时高兴过头,发疯了,做出了什么出人意料的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你……”

  女孩气的浑身发抖。

  “是吗?”

  这时,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

  二楼,一个穿着黑色朋克皮衣的年轻男子,神色平静的走了下来。

  在他身后,跟着一个目光有些阴鸷的男人。

  “哟,这不是白总嘛,你可总算舍得出来了。我还以为你要当一辈子的缩头乌龟呢。”马有才晃了晃杯中的酒水,淡淡笑道。

  “白总,事情是这……”一个领班快速上前,想要把事情经过告诉白弈秋。

  然而白弈秋脚步没有丝毫停留,他根本没有去听领班说什么,直接走到了卡座前。

  “白总。”李丽和年轻女孩神色不安的低着头。

  一般情况下,越是知道酒吧背景的人,是越不会在酒吧闹事。

  但真有顾客闹事,不管事后是怎么解决的,她们这些陪酒女,都会被责罚一番。

  更何况,白总又是个欺软怕硬的人。

  李丽心中苦涩,今天惹了这么大的事,只希望事情结束后的责罚不会太重。

  “送她去医院。”看着李丽额角的血液,白弈秋微微皱了皱眉,朝着抱着李丽的年轻女孩说道。

  “啊?”年轻女孩和李丽,有些吃惊的抬起头,看着白弈秋。

  送医院?

  说是送医院,其实是让她俩从这件事中撇出去,也代表着,接下来发生的事,不再跟她们有关。

  这白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等一下。”马有才淡淡笑了起来,“白总,想不到你还挺怜香惜玉,挺照顾自己手下的嘛。”

  “你想让这个冒犯了我的臭女人趁机离开?很抱歉,今天这个事没有解决之前,谁敢走,我就打断谁的腿!”

  马有才说着,嘭的一声,把酒杯砸在地上。

  白弈秋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地上砸碎的酒杯。

  “苍蝇闻到了屎味,就会飞来。我没想到马老板这么傻,居然第一个冲在前面,当起了跳梁小丑。”

  马有才脸色微微一变,冷哼道:“白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吗?那没关系,我慢慢说给你听。”白弈秋走到近前,俯视着比他矮了半个头的马有才。

  “你们都知道我背后的人是张慧,而且,你既然敢闹事,应该也已经知道张慧和我闹别了。

  那么马老板,你何不动用你那可怜的脑子,想一想,是什么,让我有底气和她闹翻?”

  看着马有才瞬间变得阴沉的脸,白弈秋摇了摇头。

  “君子不立危墙下。她张慧和我闹翻,她只说了两三句连狠话都算不上的话,就立马离开。因为她知道,我敢和她闹僵,说明我已经不惧她。她只带了两个保镖,而这里,是我的地盘。所以她很聪明,没有愚蠢的激怒我,就匆匆走了。而你……”

  “她张慧才刚走不久,你马老板就这么快跳出来闹事,是收到了她放出来的风声吧?”

  “故意放出风声,让别人来试探我,这么明显的手段,你马老板不可能看不出来。

  但你还是跳出来了。

  可见,你想当一条跪舔主人的狗,想要咬下我的一块肉,叼在你的狗嘴里,夹着尾巴,去讨好你的新主人。”

  “当然,你想要去当谁的狗,想要去讨好谁,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还不知道你现在有多危险。”

  “我有多危险?”马有才心中一惊,但他目光看到酒吧里有众多的顾客后,神色放松了一些,冷笑起来,“白弈秋,谁给你这么大的口气,敢威胁我?”

  “马老板说笑了。”白弈秋伸手拍了拍马有才的肩膀,“我这人并没有口气。如果我真有口气,应该是黑人给我的。因为我一直在用黑人牙膏。”

  “至于威胁你,不好意思,那不是威胁,而是一个通知。”

  “毕竟,别人已经派出了探路的棋子,如果我不杀鸡儆猴的话,一些阿猫阿狗的,以为我软弱可欺,也就会跳出来了。”

  “我时间宝贵,不想浪费在一些阿猫阿狗的身上,所以,马老板既然跳得这么欢腾,这么开心,我也只好成全你了。”

  “你想把我当成那只杀给别人看的鸡?你敢……杀我?”马有才脸色瞬间变得难看。

  “你看,马老板你又说笑了。”白弈秋微笑着站直身子,“对于你我这样的人来说,你觉得,杀人,还分敢和不敢的吗?”

  “你……”

  马有才握着酒杯的手,顿时有些颤抖。

  他目光死死的看着白弈秋,想要从白弈秋脸上看出一丝端倪。

  然而,那张该死的小白脸上,却始终带着一份微笑,看起来如沐春风,只不过一双眼眸的眼底深处,却泛着让人心寒的冷光。

  他说的,很可能是真的!

  这一刻,马有才突然遍体生寒。

  “如果马总想把这间酒吧砸了,那也没关系,我会找人算好账,去马总的公司收钱。”

  “不过我还是想劝马总一句,你的时间不多了,记得,玩开心一点。”

  白弈秋转身,走出卡座。

  “哦,对了。”

  他微微顿足,侧过头,看着脸色阴沉的马有才。

  “这地上马老板砸碎的酒瓶和杯子,以及打伤我酒吧的工作人员,希望马总结账的时候,把卫生费和误工费也结一下。”

第3章 水沸
永夜真祖全文阅读作者:子木语加入书架

  星苑别墅。

  书房内。

  “张总,这白弈秋……”

  马有才坐在椅子上,打着电话。

  他的手指轻轻敲着桌面,神色颇为阴沉。

  而在电话的另一头,张慧光着身子,躺在一张床上。

  一个年轻帅气的技师,正在为她抹油推背。

  “马老板,今晚酒吧发生的事,我已经听说了。”

  张慧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从华贵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细烟。

  “那白弈秋,不过是一条我无聊时随手养起来的狗,现在他觉得自己翅膀硬了,想要咬人了。”

  “不过狗始终是狗。给它骨头吃,它就摇着尾巴跑过来。给它一棍子,它就夹着尾巴跑了。”

  张慧点燃手中的细烟,轻轻吸了一口。

  “虽然现在还没有查到他新找的靠山是谁,但整个宁城和我张慧关系交恶,又能当他靠山,敢去庇护他的,也就只有东宇集团了。”

  “不过东宇集团和我主要是一些利益纠纷,很多手段也都只是商业上的手段罢了。东宇集团应该不会冒着风险,去做杀人这种自残行为。”

  “这样啊……”马有才顿时松了一口气。

  他只是一个生意人,虽然也做过一些见不光的事,但杀人,他可不敢。

  他以前很看不起白弈秋,觉得白弈秋不过就是仗着自己的一点脸皮,有幸成了别人的一条狗。

  没有了张慧,他白弈秋什么也不是。

  但今天晚上,看着那双冰冷的眼眸,他心中莫名的有些寒意和惧怕。

  “马老板,”电话里,张慧继续说道。

  “如果仅仅只是靠白弈秋自己,他虽然有几个手下,但那些手下都是一群上不了台面的混混而已,敢杀敢拼的,就只有一人。”

  原本刚有些放松下来的马有才,闻言立马脸色一变,连忙问道:“请问张总,这一人是?”

  张慧也没有卖关子,直接说道:“白弈秋身后不是总跟着一个人嘛,就是他了。”

  “你是说,阿诚?”马有才脑海中,瞬间想起一个总是站在白弈秋身后的男人。

  那男人,年纪三十岁左右,眼色阴鸷,整天沉着一张脸。

  “嗯,陈诚,南云省人。”

  “他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电子厂工人,三年前,他老妈病重。他把他妈接来宁城看病。”

  “结果,钱都花光了,病还没治好。你也知道嘛,医院这种地方,虽然能勉强宽限一下,但一直弄不到钱,医院也会赶人的。”

  “那一天,也是碰巧了。”

  “白弈秋手下有几个小弟打架,受伤住院。白弈秋为了拉拢人心,去医院时,刚好碰到阿诚跪在地上求医生。”

  “当时白弈秋这小子,刚好被我捧起来,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他或许是动了恻隐之心,也或许是怀着其他目的,反正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就那么直接走过去,借给了阿诚三十万。”

  “三十万嘛,对我们来说,不值一提。但对于阿诚来说,那就是他老妈的救命钱。”

  “半年后,他老妈最后还是没治好,走了。”

  “但这份恩情,阿诚就这么记在了心上。”

  “他对白弈秋非常忠心,如果说,白弈秋真想动手杀你,搞什么杀鸡儆猴的把戏,估计出手的也就只有阿诚了。”

  马有才皱着眉头,脑海中下意识回想起那双冷漠的眼睛,低声道:“我听白弈秋那口气,不像是在吓唬我。张总,阿诚这个人身手如何?”

  “一般吧。”电话里,张慧想了想道,“一开始,他也只是个普通人。但后来白弈秋为了栽培他,花费了一些代价,把他送去培训了一段时间,身手应该比普通人强一些。”

  “不过马老板,从来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依我看,你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找人废了阿诚,当然,能弄死最好。我再施加一些压力,让酒吧开不下去,这样一来,白弈秋就只是一个光杆司令,还不是任你揉捏。”

  “再说吧。”马有才想了想,摇摇头道。

  又随意聊了几句,马有才挂断电话。

  “呵,一个孬种!”

  张慧嗤笑一声,把手机扔在柜子上。

  嘴角的细烟轻微抖动着,一丝丝白色烟雾在房间里逐渐消散。

  望着这慢慢消散开的烟雾,张慧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总觉得这白弈秋有些不对劲,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不管了,既然这条狗敢跳起来咬我,一定是找了其他靠山。先让这马有才试试他的深浅吧。”

  别墅书房内。

  马有才把手机重重放下。

  “哼!臭表子,还想再把我当枪使?”

  马有才脸色阴晴不定。

  他皱着眉头想了想,拿起电话,再次拔打了一个号码。

  “喂。”

  淡淡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

  马有才脸上立马露出微笑:“白总,是我,马有才。”

  “哦,是你。有事?”

  “白总,你看,今天晚上这事,它就是个误……”

  “不好意思,我在开车。”

  嘟嘟嘟……

  听着手机里传出的忙音,马有才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

  他打这个电话,并不是向白弈秋服软,而是想要录一下通话录音。

  他原本想着诱导一下白弈秋,然后把白弈秋说的话录下来,以后说不定可以操作一番。

  可是这家伙,居然这么谨慎,一句话都没有多说。

  哼!

  也罢。

  那咱们就来好好玩玩。

  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马有才冷哼着,打开书房的门。

  “老板!”

  楼下客厅里,六个身体强壮的男子,立马站起来。

  “有什么情况吗?”

  马有才看着这六个抽调过来保护他的手下。

  “老板,一切正常。”

  “好。继续保持警惕。”马有才点点头,走到二楼的卫生间。

  把浴缸里的水放满,马有才脱下衣服,躺进浴缸里。

  温热的水浸泡在身上,传来一阵阵舒适的感觉。

  “白弈秋,既然你想玩,那我马有才,就陪你玩!哼!”

  马有才闭上双眼,头靠在浴缸边上。

  他在思考张慧的话,想着,是不是借机和张慧联手,先下手为强?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装饰精致的卫生间里,水蒸气逐渐弥漫。

  “嗯?”

  马有才皱着眉头,睁开双眼。

  他感觉这浴缸里的水,好像有点烫了。

  而随着他的双眼睁开,他顿时看到,浴缸里的水,咕咕咕的响着,一个又一个气泡,从水中翻滚出来,在水面上破碎开。

  就好像是水壶里的水,煮沸了一般。

  而他泡在水中的身体,皮肤已经被烫的发红!

  “怎么可能?!”

  马有才惊恐的睁大双眼。

  他抬动双手,想要撑着浴缸坐起来。

  然而他的身体好像被某种东西给压住了,全身都动弹不得。

  “不!”

  马有才想要张开口嘶吼,求救。

  然而他的嘴巴依然闭得紧紧的,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卫生间里的水蒸气越来越多,如同浓雾一般笼罩着整个房间。

  马有才静静躺在浴缸里。

  此时浴缸里的水,已经完全沸腾。

  一些水渍在翻滚的气泡中溅射出来,落在光滑的地板上。

  马有才瞪大着双眼,他的全身已经变得通红,翻滚的沸水中,一些被煮烂的肉糜轻轻飘荡着。

  阵阵肉香,从卫生间里飘荡了出去。

第4章 医院
永夜真祖全文阅读作者:子木语加入书架

  别墅前,停着几辆警车。

  “陆队。”

  一个男子从车上下来,几个警察对着男子恭敬喊道。

  “情况如何?”

  陆子鸣一边戴上手套,一边走进别墅。

  “死者,马有才。年龄,42岁。天意传媒的老总。”一个刑警快速汇报道。

  “死因……在浴缸里被热水煮熟……”

  “嗯?”陆子鸣停下了脚步,惊疑的看着正在汇报的刑警,“你刚刚说,死因是什么?”

  张小军咽了咽口水,硬着头皮说道:“据报案人说,死者一个人进入卫生间洗澡。”

  “半个多小时后,死者依然没有出来。其他人觉得有点不对劲,就去敲门。”

  “然而卫生间里一点反应都没有,其他人感觉出事了,就把门撞开。”

  “而死者,躺在浴缸里,全身皮肉被煮烂,甚至卫生间里,还有一股肉被煮熟的味道。”

  “经过法医科和物证科的人员检测,浴缸没有被加热过的痕迹,根据水中的微生物含量判断,水也没有被煮沸过。”

  “但从尸体被煮烂后,漂浮在水中的肉糜,以及部分皮肉脱落在浴缸底部的分布位置来推断,尸体没有被人移动过,它确实是在浴缸里被煮烂的!”

  陆子鸣停住了脚步,眉头深深皱起:“没有其他发现?”

  “没有。”张小军苦着脸摇头。

  陆子鸣想了想,道:“去审问一下报案人,为什么受害人洗澡半个小时没出来,他们就觉得出事了,就跑去敲门?”

  张小军眼睛猛的一亮:“对哦,正常人洗澡都是十多二十分钟,如果在浴缸里泡澡,用的时间更长。可死者只是半个小时没出来,他们就觉得出事了,这其中绝对隐情!”

  ……

  在马有才死亡的一瞬间。

  马路上,一辆正在行驶的车子里。

  “咳……咳……”

  白弈秋突然剧烈咳嗽了几声,一滩血液从他口中喷了出来,喷洒在方向盘和车架上。

  “白总!”

  后座上的李丽和陈秀儿,顿时吓了一跳,连忙关切的看着白弈秋。

  “没事。”

  白弈秋摇了摇头,从车架上抽了几张纸,擦了一下喷出来的血迹。

  他的这具身体,太脆弱了。

  他只是略微动用了一下灵魂之力,甚至还是依靠了一些媒介催动触发,可还是让身体承受不住。

  他在酒吧时,曾拍了拍马有才的肩膀,把一丝灵魂诱因打入马有才的身体里。

  那丝灵魂诱因,是他随手编制出来的一个虚幻之境。

  一旦灵魂诱因在某些媒介的触发下爆发开来,就会出现如同幻境一般的场景。

  而当事人处于幻境中,却不自知。

  一旦他们认为幻境中是真的,觉得自己被火烧死了,或者被水淹死了,等幻境结束的时候,他们现实中的身体,就会变成被火烧死和水淹死的模样。

  夜色朦胧。

  灯红酒绿的马路上,白弈秋目光冰冷的看着前方,平稳的开着车子。

  钱财之类的身外物,对他来说,他根本不在乎。

  那间酒吧,是死是活,他也无所谓。

  但他现在刚从那个世界回来,正是最弱小的时候,需要时间和资源来快速增加实力。

  这个时候,一些阿猫阿狗跳出来,就只会浪费他的时间和精力,免不了用点雷霆手段。

  当然,如果杀鸡儆猴还没有威慑力,那就屠了整个猴群!

  “到了。”

  白弈秋把车子停在医院的停车场,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走吧。”

  白弈秋当先朝着医院门口走去。

  虽然已经杀了鸡,但他也不想被国家力量给盯上。

  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在场证明。

  陈诚在酒吧里,负责酒吧生意。而他,则以照顾自己员工的名义,送李丽来医院处理伤口。

  虽然马老板死的时候,他还在路上开车。

  不过路上几个有摄像头的地方,他都故意露了一下脸,也足以让人不会怀疑到他的身上了。

  “白总,你没事吧?”

  在李丽进去医务室包扎伤口之后,走廊上,陈秀儿有些拘谨的看了看脸色还有些异常苍白的白弈秋,迟疑着开口问道。

  “没事。”白弈秋坐在椅子上,用手揉了揉太阳穴。

  头,还在嗡嗡的响着。

  昏胀胀的感觉,不时侵袭着他。

  不过这点折磨,对经历过三十年黑暗时期的他来说,如清风拂面而已。

  这时,一阵香味袭来。

  一双温暖白嫩的素手,轻轻的按在白弈秋的太阳穴上,帮他揉着。

  异常舒适的感觉,在他心头回荡。

  “我以前头疼的时候,我姐也经常给我这样揉……”

  “滚!”

  白弈秋粗暴的推开女子,眼底深处闪过一丝极力压抑的杀意。

  在那个世界,任何靠近的生命,都是有着极具的危险,稍不注意,就是身死魂消!

  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它们靠近的刹那,杀了它们!

  刚刚那一瞬间,若不是他一直在压抑着自己,那只白嫩的脖子,就会被他三十年养成的杀戮习惯,给活生生掐断!

  “对……对不起!”

  被一把推开的陈秀儿,仓惶的稳住身子,有些惶恐和不安的低着头,站在一旁。

  在她心里,极为委屈。

  “陈秀儿!陈秀儿!你真傻!你还想安慰他!想给他揉揉头,帮他缓解疼痛!你就是个天大的大傻瓜!人家需要你安慰吗?在别人眼里,你和其他女人一样!就是个玩物!”

  “抱歉。”

  “啊?啊!”陈秀儿诧异的抬起头。

  “我是说,抱歉。”白弈秋望着女孩,眼底有着一丝苦笑。

  “哦哦哦,没……没关系……”陈秀儿眨了眨眼睛,有点拘谨和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

  白弈秋心中暗暗叹了口气,他得尽快适应过来。

  他已经不在那个世界了。他已经回到了人间!

  走廊里,两人顿时安静下来。

  一两分钟后,或许是觉得气氛有些压抑,陈秀儿偷偷看了白弈秋一眼,咬了咬嘴唇,迟疑着开口:“你……你头还疼吗?”

  “不疼了。”

  “哦。”

  气氛又再次变得安静下来。

  白弈秋看着这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若他三十年前没有发生那个意外,他的孩子也该这么大了吧。

  想了想,白弈秋道:“明天你别来上班了。”

  “啊?!”陈秀儿猛的抬起头来,睁大着双眼,着急道,“白总,我……”

  “阿诚已经跟我说了你的情况。”白弈秋打断陈秀儿的话。

  “你是一个大学生,虽然在酒吧工作,但很爱惜自己。李丽呢,平时也很照顾你,把一些干净的活交给你去做。”

  “但是酒吧,毕竟是酒吧。你想要挣点学费和生活费什么的,可以去找正经一点的工作。”

  “白总,我来酒吧,不是为了挣钱。”陈秀儿深深吸了一口,她鼓起勇气,直视着白弈秋。

  “我是为了找到杀害我姐……”

  “嗯?”

  白弈秋突然站了起来。

  他脸色变得严肃,双眼轻轻闭上,俊秀的脸庞微微上扬了一些,好似在聆听和感受着什么。

  “这股气息……”

  一两秒之后,白弈秋睁开双眼,眼中有着一丝惊疑。

  “李丽出来之后,你和她自己打车回去。我还有事,先走了。”

  白弈秋大步跨出,朝着电梯走去。

  “什么嘛!”陈秀儿嘟了嘟嘴,生气的看着白弈秋离开的背影。

  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把心里的秘密说出来,这个臭男人拽什么啊?!

  真是,

  可恶死啦!

第5章 怪病
永夜真祖全文阅读作者:子木语加入书架

  电梯里,楼层的数字不断上升。

  白弈秋并没有离开,反而上楼。

  叮!

  电梯门缓缓打开。

  一阵嘈杂的声音,如同浪涛一般从走廊里扑面而来。

  “你这医生,怎么回事?啊?我儿子的病,一开始都不严重,可是找你医治之后,你看看,现在都成什么样了?啊?!”

  走廊里,手术室门口,围着一群人。

  一个画着浓妆的中年妇女,正指着一个男医生的鼻子骂道。

  旁边几个护士和医生,想要劝人,但却被女子的家人给拦住了。

  而在人群最中间,有一个昏迷的病人躺在病床上。

  “怎么了?还不准说了是吧?你们医院把我儿子害成这样,还有理了不成?”

  “陈女士,你有什么话,咱们去办公室说。现在你儿子刚做完手术,需要休息。”一个主任医师沉着脸开口。

  “呵!老娘我就要在这里说!我要让全天下所有的人都知道,你们医院害死人了!”

  “陈女士,请你注意用词。”

  “老娘说的不对吗?”中年妇女气的胸口剧烈起伏,她一把拉开盖在病床上的被子,露出了一个病床上的男子。

  男子戴着呼吸机,苍白的脸色极为虚弱,看起来大概十八九岁。

  此时男子并没有穿着衣服,随着被子的掀开,顿时看到在这男子的身上和两条手臂上,长满了密密麻麻,如同水泡一般的肉瘤。

  这些肉瘤有的只有米粒大,有的却有葡萄大。

  很多肉瘤都已经破开,流淌出一股黄黄的脓水,看起来极其恶心。

  “这是什么病啊?好恶心!”

  “呕!”

  围观的人群中,很多人吓得脸色苍白,忍不住捂着嘴巴后退。

  甚至有几个女孩子,直接弯腰呕吐了起来。

  “看看!你们都来看看!”

  “这就是我儿子!”

  “这就是这家医院的水平!”

  陈芝仙大声骂着,用手指着男医生的鼻子。

  “这家狗屁医院,都不知道招的是什么狗屁医生,把我儿子害成这样!”

  “陈女士,如果你不信任我们医院,你可以转到其他医院去。”主任医师脸色难看的开口。

  “呵呵,转院?你们巴不得我转院吧?是不是所有快要死的病人,你们都建议他转院啊?我懂嘛。这样一来,你们医院的死亡率就下降了嘛。”

  “住口!陈女士,请你不要胡言乱语!”主任医师气的浑身发抖,“医者父母心,我们每一位医生,都具有极高的医德和品行。你再胡搅蛮缠,我们就要报警了!”

  “报啊!你报啊!正好让警察来评评理!!!”

  陈芝仙冷笑一声。

  “我儿子刚刚来你们医院的时候,他只是手指上多了两个痘痘。”

  “结果呢,你们医生是怎么治疗的?把我儿子给治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陈女士,当时确实是我……”一直被陈芝仙指着骂的男医生,终于开口。

  “小李!”然而他才刚开口,主任医师立马板着脸喝道。

  “王主任,这事,确实是我的错,我愿意承担责任。”

  “你承担个屁的责任!你知道这责任有多重吗?你一个农村出来的,刚毕业两年的小医生,有什么能力承担?!”王主任拉过李医生,压低声音快速说道。

  “这事我和院长会处理。你什么都不要说,也什么都不要做,我和院长会处理好。”

  “可是……”

  “没什么可是!”王主任打断李医生的话,皱着眉头看向陈芝仙,“具体的治疗方案,我们都是跟患者协商的。我们虽然是医生,但我们只会给出自己的建议。”

  “陈先生当初选择激光切除那几颗肉瘤,也是他自己的决定。”

  “呵!说的好听。我们是病人嘛,对病本来就不懂,医生说什么,自然是什么了。而且,如果不是你们误诊,会造成那么严重的后果吗?”

  “陈女士,请你慎言。我们并没有误诊。”王主任皱着眉头,“我们都是按照相应的医疗方案进行治疗,只不过是陈先生的病,太过奇怪,我们治不好而已。”

  “难不成所有得了癌症的病人,在我们医院治不好,都要怪到我们医生头上吗?”

  ……

  白弈秋站在人群外,静静的看着病床上的男子。

  这个男子的身上,大部分血肉都已经溃烂,那些黄色的脓液四处流淌着,极为恶心。

  在他的身上,长着密密麻麻的肉瘤。

  这些肉瘤就像是鸡皮疙瘩一样,一大片一大片的连接在一起。

  体积比较大的肉瘤,顶端已经溃烂,流出一股股黄色的脓水。

  而体积比较小的肉瘤,看起来就和一般的瘊子差不多。

  但奇怪的是,这男子身上的肉瘤,以手臂上最多,其实就是上半身靠近胸口和脖子的地方,而在男子的脖子和脸上,却没有任何一个肉瘤!

  “呕……呕……”

  正在争吵的人群中,病床上的男子,身体突然剧烈抖动起来,一团团血沫般的污秽,从他嘴巴里流淌了出来。

  “儿子!”

  “不好!”

  “病人情况恶化,准备抢救!”

  争吵的几人瞬间慌乱。

  陈芝仙痛苦的流着眼泪,想要靠近,但好似又在惧怕什么,不敢靠近自己的儿子。

  而被她谩骂的几个医生和护士,则直接推着病床进到手术室里,开始救治病人。

  “病人心跳加快!”

  “秽物堵住气管,病人呼吸受阻!”

  “心电图异常,脉搏急速下降!”

第6章 肉瘤
永夜真祖全文阅读作者:子木语加入书架

  李泽民抬起头,看着被大城市霓虹灯光染得泛白的夜色,重重的叹了口气。

  曾几何时,他艰苦学习,熬夜苦读,终于以优异的成绩进入第三人民医院,成为一名待遇丰厚的医生。

  这两年来,家里读书时欠下的债,也一点点还清。

  甚至他还给家里买了大冰箱,买了挂在墙壁上的大电视。

  村里人都对他父母无比的羡慕。

  老爸老妈提到他,也是非常的骄傲。

  李泽民虽然在这个大城市里,还是租着房,开着贷款买的车,但他相信,只要再给自己几年时间,他一定能够在宁城这座发达的二线经济城市,买上属于自己的一套房!

  让自己劳苦了一辈子的父母,能够像其他城里的老大爷老太太一样,跳跳广场舞,喝茶打牌,悠哉享福。

  这是他最大的愿望,也是他最大的动力。

  可是现在,他的愿望破灭了。

  “那个病人……”

  李泽民瞬间打了一个寒颤。

  他学医了这么多年,又有着两年多的丰富经验,却从来没有见过那种……病!

  那个病人,叫做陈少华。

  十九岁,刚考上大学。

  那一天,刚好轮到他坐诊。

  陈少华大大咧咧的走了进来,把病历本往桌子上一扔。

  李泽民略微皱了皱眉头,这男生虽然态度不好,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李泽民也没生气,只是拿起病历本开始看了起来。

  陈少华是本地人,病历本上记录过几次他的就医记录。

  就医记录里,只是一些感冒发烧之类的小病,他本人没有过敏史,也没有家族遗传史。

  “哎,医生,你帮我看看,这两个是不是瘊子?”

  陈少华把手伸到李泽民面前。

  在他左手食指的骨关节处,长着两个玉米粒大小的痘痘。

  这两个痘痘看起来和瘊子极为相似,色泽有些发黄,摸上去硬硬的,像老茧一样。

  “痛不痛?”

  李明泽戴着手套,轻轻按了按。

  “不痛也不痒,不过生长在这个地方,太难看了。”陈少华说道,“医生,有没有办法把它快点治好?”

  “你手指上的这两个东西,看起来像是疣,却又和疣不太一样。我建议你先拍个片子看一看。”

  “拍片子啊?那岂不是还要等明天才有结果?”陈少华皱了皱眉眉头,“等到明天,这两个东西又要长大一些了。”

  “怎么可能?”李泽民轻笑一声,摇摇头道,“这个东西确实会因为细胞分裂而增长,但这是一个极为缓慢的过程,耽误个一两天,也不会有什么变化的。”

  “医生,这你就不知道了。”陈少华看着手指上的两个肉瘤,“我前天发现手指上有这个东西时,它才有芝麻粒儿一样大。可是现在,才两天啊,它就长得有黄豆大了!”

  “不可能不可能。”李泽民摇摇头道。

  “你这医生,我还骗你不成?”陈少华顿时有些生气起来。

  李泽民撇了撇嘴,却没有再和他争辩,而是让陈少华先去挂号拍片。

  等到第二天,当陈少华拿着片子再来时,李泽民没有看片子,而是双眼死死的看着陈少华手背上那两颗蚕豆大的肉瘤,惊恐的睁大了眼睛。

  那肉瘤,居然真的仅仅只是一个晚上,就从黄豆大,变成了蚕豆大!

  甚至,陈少华手上原本只有两颗肉瘤,但现在,在病人小手指的指尖,却也出现了一颗芝麻粒儿大小的新肉瘤。

  更为奇怪的是,陈少华原本手指上的那两个肉瘤,却诡异的消失不见,反而是手背上出现了蚕豆大的肉瘤。

  难不成,手背上这两只肉瘤,是从病人手指上转移过去的?

  这怎么可能啊!

  李泽民此时,已经感受到了事情的棘手。

  然而,第三天。

  情况再次恶化。

  陈少华的手上又出现其他新的肉瘤,而原本就有的肉瘤,不但肉瘤的体积变大了许多,甚至连位置,也再次发生改变。

  这种奇怪的肉瘤,不但会每天快速增长,它还会诡异的转移位置,甚至还会传染似的生长出其他的新的肉瘤。

  即使把病人身体上的肉瘤全部割除,但第二天,这些肉瘤又会如同发芽的种子一般,快速冒了出来。

  李泽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病,整个医院里,也根本没有人见过这种病。

  随着陈少华病情的加重。

  他身上出现的肉瘤越来越多,而这些肉瘤,体型增长到葡萄大的时候,就会停止增长。

  这时,它的顶端开始变得黄亮,利用强力光线照射,可以发现在肉瘤里,包裹着一层薄薄的肉膜。

  李泽民割开陈少华的皮肤,从血肉中取出几个不同大小的肉瘤。

  米粒大的肉瘤,剖开后,它里面只是一些肉丝组织,并没有检测到其他细菌和微生物。

  而黄豆大小的肉瘤,剖开后,里面会流出一点点稀薄的黄色脓水。

  这些脓水主要是由破碎的细胞液产生,经过培养皿培育和观察,也没有发现病原体。

  而葡萄大的肉瘤,这种肉瘤已经不会再吸收宿主身体的营养成长。

  把它们剖开后,里面流出一股脓水,而在脓水中,出现了一条卷缩着身子的虫子!

  这条虫子白白胖胖,看起来跟蚕很相似。

  也直到这时候,李泽民才知道,陈少华身上的这些肉瘤里,居然孕育着一条条的虫子!

  这种奇怪的病,很快便设立了专案组。。

  不过,不论多少权威专家深入研究和探讨,陈少华身上依然在源源不断的出现更多的肉瘤。

  没有人知道这些肉瘤是如何产生的。

  也没有人知道,肉瘤里的虫子是从哪儿来的。

  直到第五天,一个葡萄大的肉瘤,突然自己破裂溃烂,流出黄色的脓水。

  孕育在肉瘤里的那条虫子,苏醒了过来。

  它咬破肉瘤,钻进了陈少华的身体里。

  通过追踪发现,这条虫子进入陈少华的身体里后,它一直爬到了陈少华的脑袋里,消失不见。

  可问题是,陈少华的身体,早就做了无数次全身检查。

  他的脑袋里,根本就没有检测出什么问题。

  这一次,当虫子钻进陈少华脑袋里后,专家们再次对陈少华的头颅进行了重点检查。

  可是所有最先进的仪器都使用过了,陈少华的大脑依然一切正常,根本没有检测到那条已经钻进了大脑里的虫子!

  有的人提出做开颅手术,有的人却在迟疑。

  而这个时候,陈少华也已经只剩最后一口气了。

  “唉!”

  李泽民叹了口气,摇摇头。

  那个病人,还是死了。

  也或许,对他来说,死了,才是解脱。

  不过如果能活着,谁又愿意死呢?

  摇摇头,李泽民拿出钥匙,走到自己的车前。

  然而就在他准备打开车锁的刹那,一个声音淡淡响起。

  “你好,李医生。”

  “嗯?”李泽民下意识转头,只见在七八米外的一辆车上,一个男人靠在车门上,正在看着他。

  男人看起来二十六七岁,俊秀的脸上有些苍白无血,一双深邃的眼睛,闪烁着明亮的光芒。

  “你好,李医生。我叫白弈秋。我想跟你聊一聊。”

123下一页
扫码
作者子木语所写的《永夜真祖》为转载作品,永夜真祖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永夜真祖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永夜真祖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永夜真祖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永夜真祖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永夜真祖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