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北宋万户侯最新章节 > 北宋万户侯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北宋万户侯 连载中
分享北宋万户侯

北宋万户侯全文阅读

北宋万户侯作者:天际法则

北宋万户侯简介:周淼带着世界第一大港口,穿越到北宋年轻地主身上。
北邻金朝,随时面对敌军来犯,他却安然自若,一心在家种田。 https://www.uukanshu.com
-------------------------------------

北宋万户侯最新章节第9章:良心
第2章:逼婚
北宋万户侯全文阅读作者:天际法则加入书架

  把地上一些蝗虫踩死,清扫出一片干净地方。

  连续拿出十袋谷种,周淼已经气喘吁吁,只是把二十斤一袋的谷种从港口拿出来堆到墙角都累成这样。

  看来以后要找一门好点的武功锻炼一下,《太祖长拳》好像不错。

  走出房间,村民已经离开,院子里月儿和一位老人相互哭诉。两人见周淼出来,急忙走到面前。

  周淼尴尬不知该怎么称呼老人,好在老人没有发现,紧紧抓住他的手直接说道:“公子,这可如何是好啊,方才我统计了一下,如今村中仅剩下二十七户七十九人。

  所有人家春耕谷种尽皆被蝗虫吞食殆尽,就连就连家中余粮都被蝗虫飞入啃食,老天爷啊,怎的如此狠心。”

  拍了拍老人干涩的手,如果在十五分钟前,或许自己没有一点办法。幸亏意外发现金手指的存在,对于今后的生活,周淼自信满满。

  一个港口的粮食和生活用品,足够养活一村人。

  “没事,我家中还有谷种,让所有人半个时辰后来我院中,准备好麻袋,按人头每人取两斤粟。”

  每人两斤总共需要一百五八斤,分完后自己留四十二斤做余粮,也算是足够了。

  老人闻言,脸上露出喜色,虽不知他说的真假,还是“扑通”的跪在地上磕头,嘴里说道:“小老代替村民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周淼一愣,急忙跳到一边,和月儿一同上前扶起老人,“应该的,应该的,你先起来,不然我会折寿的。”

  好不容易把老人扶起送出门外,周淼喊上月儿,回房帮忙抱出一袋袋谷种来。

  “公子,这里怎么会……”

  周淼手指放到唇上,示意她噤声。

  “这是秘密,此事你知我知,不可告诉他人。”

  看到月儿捂着嘴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周淼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下她的额头,她的小脸瞬间变得通红。

  随后吩咐月儿,把自己抬到院里的谷种用剪刀剪开,剩下两袋给自家食用。

  半个时辰后,得到通知的村民由老人带领前来,不分大小按照人头每人分得两斤谷种。

  “由于蝗灾,到处都是蝗虫,各位回家后修缮房屋破损地方,找回亲人尸骨,明日火花。地里此时无法种植,这些谷种尽皆留作食用吧。”

  今年的春耕无法继续,要不是周淼赠送粮食,估计连日子也过不下去。

  村民并不知道,外界的遭遇比抚平村更加严峻。不说奸商囤积粮食哄抬物价,就连官府都在从中饱私囊,那才是真正的天灾人祸。

  当村民拿到谷种的那一刻,总算冲淡些许亲人离世的悲伤,对于周淼的话也牢记于心,感恩拜谢后各自回家。

  三天后,抚平村内少了许多蝗虫踪影,都是按照周淼意思每家每户捕捉后,按斤两换取粮食。但四周仍有不少蝗虫飞来。

  这几天周淼不仅指挥村民捕捉蝗虫,还与月儿了解前身经历。原来在三年前前身凭借天才般的实力考取童子试第一名。

  本来可以保送官学或者参加科举考试,却因父母意外身亡的噩耗,不得不回抚平村守孝。

  三年的时间让他体味到农民艰辛,暗自打算就此做个隐士耕耘一生。天有不测闹出蝗灾,以致没有人知道,北宋的周淼早已英年早逝。

  周淼暗叹这具身体的主人和自己思想几近相同,奈何同样现实强爆而死。

  不过让他觉得奇怪的是,戒指里的港口集装箱居然一个个整齐排列,好像从来没有遭遇过龙卷风一样。

  “公子,月儿打听到京兆府城外遍地都是流民,整个永兴军路在闹饥荒,朝廷紧急从京城调取粮食过来,据说今天有一批就在粮食到达。”

  没想到北宋救灾效率这么高,那就不怕会有流民到自己村子来了。

  “嗯,很不错,给你一个布娃娃当作奖励。”

  周淼从身后椅子拿出一个大头女孩布娃娃来,月儿一见精致可爱的布娃娃,眼睛一下子明亮起来,毫不客气的伸手接过,直接抱在怀里一阵抚摸。

  不用说肯定是周淼这几天在港口集装箱里“不小心”找到的,里面是运往国外的上千个布娃娃,如果全部拿出来在北宋贩卖,估计能值不少钱,从月儿脸上的表情就能看出。

  “月儿,你觉得这种布娃娃拿出去卖,能值多少钱?”

  作为一个现代人,自然知道钱的重要性。

  只是没想到月儿闻言,居然抱紧布娃娃摇头说道:“不,不管公子有多少布娃娃,都是我的!”

  周淼失笑,没想到月儿居然有这么可爱的时候。既然她这么说了,自然也打消了卖布娃娃的念头,反正港口里多的是集装箱,一天开十个不怕找不到可以卖的东西。

  “对了公子,今天月儿还见到一个人。”

  月儿的表情欲言又止,难不成之前的周淼很不想见到这个人?

  “见到谁了?没事,说吧。”

  月儿抿了抿嘴,低头说道:“今天见到婉如姑娘的贴身丫鬟小翠,听她说是来找公子您确认是否安然无恙,婉如姑娘下午会来看您。”

  婉如?好像没听月儿提起过这个名字,只好问清楚婉如是谁。

  “你说她的父亲是我爹的好友,在我未出生时候就指腹为婚,三年前拒绝与她定亲,现在又来逼婚?”

  周淼感觉剧本好像给错了,不应该是女方看不起自己文弱书生要求退婚,然后自己代替前身上门装逼吊打说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话吗?

  怎么现在听月儿的话,好像女方更迫不及待想要嫁给自己?

  下午,刚吃完午饭,正如月儿所说,一辆跟随数十护卫上方挂着“方”字旗帜的马车进入抚平村。

  随后周淼家里来了位不速之客,她进门后视若旁人的嚷嚷大喊起来,“周淼,你跟我回家,过几天咱们就来成亲。”

  周淼皱着眉头手里拿着竹筐,里面装满蝗虫的尸体,从厨房走出。

  “你是婉如?”

  多文雅的名字,然而性格却对不起这个名字,毫无大家闺秀风范。别说古代,就连现代也没几个会喜欢这种不知礼数的女生。

  “亏你还是童子试榜首,居然认不出我来了。跟我走吧,我爹爹说你我成亲后就送你去官学念书,三年后参加科举。放心吧,只要你考到进士,我方家绝对少不了你的好处。”

  周淼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之所以她家急着与自己成亲,合着是因为自己带着秀才的名号,只要日后自己参加科举后榜上提名进阶进士,她的家族自然跟着水涨船高。

  难怪三年前就来逼婚,要不是前身用守孝来推脱,估计现在已经是狼入虎口,被女人压一辈子。

  “不必了,当年指腹为婚不过口头说说当不得字据,更何况你家我高攀不起,你还是请回吧,日后我自会上门道歉。”

  周淼直接拒绝,这样不懂礼数的女人,谁爱谁要去。

  可万万没想到,方婉如一拍柱子大声说道:“我就知道你不肯乖乖就范,来人,给我把他抓回方府。”

第3章:希望
北宋万户侯全文阅读作者:天际法则加入书架

  “嗯?!”周淼皱眉,看着门外走进十几个家丁装扮的护卫来,最前头几个已经伸手抓向自己。

  二话不说,周淼直接把手中的竹筐扔向最前的护卫,然后转身进屋关门。

  “啊!蝗虫!”好娘,大老爷们居然怕蝗虫?

  “少爷!”月儿站在门外,没想到方家会一言不合直接动手,一时间惊慌无比。

  “月儿别管我,喊人!”

  月儿很聪慧,不等方婉如反应过来,已经转身回到房里,搭上门栓,从后面窗台爬出去,找村民帮忙。

  方婉如见此一阵好笑,只让护卫围着厨房,说道:“周淼你真以为有人会来帮你?此时天灾人心惶惶,你再怎么喊也没人来帮忙,何况我府上护卫都是能打好手,就算来几个阿猫阿狗,你觉得能救得了你?”

  按照以往的经验,村民对于地主家发生的事情,多数抱着看热闹的心态,真正帮忙的根本没几个。

  只可惜,她并不知道周淼三天前的赠粮,以及这几天要求实行的蝗虫换粮。

  虽然只是让村民捕捉足够再一并送来,他们只是抱着清理村庄顺便捕捉蝗虫的心态,可多少是个期盼。

  “公道自在人心,你方家能抓走我的人,却抓不走我的心。”

  周淼想要拖延时间,方婉如何尝不是吩咐护卫绕到后面抓人。

  只不过当护卫即将走到厨房后面窗前的时候,外面一阵铜锣声响起。

  所有人能清晰听到张老雄浑的声音,“来人啊,有人要抓走周公子,都给我抄家伙保护周公子。”

  家家户户闻言个个拿起镰刀锄头,围聚到周家门外。没过多久,全村七十九人,面带愤怒的盯着方家护卫。

  “怎么会?”方婉如没想到村民真的来帮忙,一时间惊奇不已。

  周淼在这时大声笑道:“我说什么来着,公道自在人心,你这婆娘知道我厉害没有。”

  人心是纯朴的,周淼在危难时候帮助他们,自然在他有危险的时候,没有人会选择袖手旁观。

  “你!”看着村民毫不畏惧越逼越近,方婉如自是不敢把事情闹大,一跺脚气急道:“你真不跟我走?留在这里等死吗?”

  “留在这里死不死我不知道,但跟你走我知道绝对失去自由。”

  周淼有世界第一大港口在手,还会怕死?

  “好,你狼心狗肺,那我以后不会再管你死活。”

  狼心狗肺?怎么听起来好像她好心来搭救自己一样。

  不过好在,方婉如还是带着护卫穿过村民中间走了。

  月儿跑了进来,刚好看到打开厨房的周淼,眼一红,扑到他怀里,嘤嘤哭泣。

  “公子吓死我了,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张老看到周淼安然无恙,上前恭祝两声后,脸露微笑带着村民离开。

  翌日,连续三天寻找亲人尸骨火化,并修葺房屋后,每户提着昨天寻到的一竹筐活蝗虫,到达周淼屋外。

  院子内,一把深绿色磅秤放在地上,这是周淼昨晚从港口抽检办公室找到的,此时刚好派上用场。

  到来的村民初次见到磅秤,连忙询问周公子“此物何用”,得知是用来称重的,无不暗暗称奇。

  在古代可是只有水平仪和抓药的斤两称,似这般精巧只要站上去用秤砣称重的仪器,是第一次亲眼所见。

  “麻烦各位把箩筐放到称上,我称好重量后,再按照同等重量称粟,公平公正公开,绝不偷斤缺两。”

  周淼本是文弱书生面孔,似这般吼完,村民反而觉得他很有商人的潜质。

  村中资历最老之人无疑是张老,所以他带着老伴走到最前。

  只不过在称重之前他还有一个疑惑需要解答。

  “不知周公子让我等收集蝗虫来是有何用?我觉得蝗虫与粟并不等价,万一让你亏了,我等于心何忍?”

  周淼看向跟着点头的村民,会心一笑,“各位有所不知,这蝗虫可是大补之物,晒干后碾碎不仅能做炊饼,还能煎炸炖炒,唔~那味道真是美味至极了。”

  前世周淼可没少吃爆炒蝗虫、烤蝗虫、油炸蝗虫等,味道说不上人间美味,偶尔打打牙祭却别有一番滋味。

  村民闻言个个惊疑不定,似这种带来饥荒的灾星,居然能吃?不怕自己也变蝗虫吗?

  见村民们不信,周淼暂时也没办法,只好先收购,晚点找齐配料爆炒蝗虫让他们闻闻香味如何。

  在周淼指示下,张老只好把竹筐放进磅秤上。

  “张老蝗虫称得一斤二两,可兑换重量相等的粟。”

  随后,月儿收好竹筐,让张老放好麻袋,称足一斤二两的粟。

  村民看着张老拿着一袋粟站在一旁,原本惊疑的神色,此时反而是欣喜万分。

  周淼让张老指挥好村民排队,随着一个一个真的用蝗虫兑换粮食离开的村民向外宣传,原本没收集到多少蝗虫的人家,都急忙拉着麻袋来到周家。更有甚者,命令看热闹的子女马上去抓捕蝗虫。

  原本仍旧笼罩在悲伤下的抚平村,此时重燃不少喜庆之色。

  张老牵着老伴的手,一时间感动莫名,竟暗自流下了眼泪。

  待到二十七户人家称重完毕,眼见一些人家再度拖着一麻袋蝗虫前来,周淼连忙承诺每天下午都可继续用蝗虫兑换粮食,且只能一户兑换一次,免得不患寡而患不均。

  忙碌一上午,周淼和月儿感觉到腰酸背痛,院子里,只剩下张老一人,他的妻子早已回去。

  这时,张老走上前来,又一次“扑通”一声跪地磕头。

  “感谢周公子救命之恩。”

  周淼这次很有经验的跳到一边,绕过磅秤扶起张老。

  “昨天不是写过了吗?张老你再跪我又要短两年命了。”

  张老擦着眼泪笑着说道:“胡说,周公子救命之恩大罗神仙只要不瞎一定能看到,莫说让老朽跪两次,哪怕是跪百次千次,我也愿意。

  盖因为周公子不仅救抚平村众人一命,还让他们重燃活下去的希望,周公子您是九世善人,是来搭救我们贫苦百姓啊。”

  周淼深怕他激动地又跪下去,连忙架着他胳膊安慰,虽说他并不是什么善人,但从四天前开始看到尸横遍野的抚平村,他才决心要做些什么。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张老你谬赞了,此时已是午时,要不你留下来吃口饭吧。月儿,去准备多一双碗筷招待张老。”

  昨天在找到磅秤之前,顺带开了十个集装箱,找到一箱子雪藏鸡腿鸡翅,以及一些无用的衣物,噢,裤衩还是有用的。

  张老执拗不过,只好让村民回家通知老伴,这下又被周淼要求把张老的妻子接过来一起吃饭,一桌四人,其乐融融。

  只是抚平村众人并不知道,远在西面秦凤路与永兴军路交界处,一群规模上万的武装流民,正朝着京兆府,缓缓前进。

  

第4章:安定
北宋万户侯全文阅读作者:天际法则加入书架

  清晨,城外鸡鸣声起,无尽的天空在此被染上一层橙黄。寂静的街道除了打更人嘶哑的喉咙,就只有远处传来的狗吠相伴。

  难得的寂静只维持片刻,京兆府东南营寨,不合时宜的传来喧嚣。

  方府,护卫、奴婢尽皆早起,被吵醒的方婉如,揉着眼睛,嘟起嘴,闷闷不乐的走出闺房。

  凑巧迎面走来贴身侍女小翠,便询问道:“小翠,怎么回事,府中为何如此吵闹?”

  小翠端着铜盆毛巾,小碎步快速走到面前,“小姐,你醒来正好,老爷方才接到领兵出征的命令,如今京兆府所有守军着装准备。夫人命我唤小姐起床洗漱。”

  方婉如的父亲,官拜副都指挥使,负责教练指挥京兆府厢兵。

  虽说厢兵的副都指挥使比禁军教头还要低一级,但俗话说山高皇帝远,除了头上有个文职的都指挥使(知州兼令)压着,方婉如的父亲方进可以说是地方武职最高权人物了。

  “怎么会?爹爹不是说最近流民四起但战事不多吗?”

  方婉如见小翠回答不了自己的问题,便一把推开她,朝着正门跑去。

  正门,方府护卫打着灯笼,方夫人声音站在门内,随着“驾”一声马蹄声响起,不消说父亲方进已然策马上路。

  “爹!”方婉如见追不上父亲,只得站在娘亲身旁问道:“娘,怎的爹爹突然行程如此急切?”

  方夫人闻言,深深叹息一声,抚摸女儿纤手,“知州大人言西面有匪徒劫掠沿途村庄,不得已率兵出征。”

  “这......也不用那般急切呀!好歹也让我送爹爹一程。”听闻是西面战事,方婉如心里直松一气。

  “官场之事并非你我女子人家可以决定,还是回去好好歇息吧,为娘去祖堂为你爹爹祈福。”

  莫名的,方婉如突然想起周淼来,是否也去为他祈福一番?想想还是摇头,谁让他昨天气自己来着,本姑娘以身相许,居然还纠结一众刁民赶走自己,今后再也不去理会他了。

  ......

  “公子,今天又有哪些好玩物送给月儿?”院子里,周淼舒服的坐在一张靠椅上,享受着月儿细心的按摩。

  前天自从张老二跪之后,周淼体会到他为抚平村做贡献的那份执着。于是听月儿的建议,雇佣张老夫妇代替自己为村民称重蝗虫换粮食,一来解放了自己,二来无需年事已高的张老夫妇在外捕捉蝗虫。

  经过几天捕捉,抚平村周围的蝗虫数量大量减少,毕竟只是地域性蝗灾,远没有全国性蝗灾来得恐怖。

  “前天给你纸巾,昨天给你牙膏牙刷,你还需要什么?难不成还要大姨妈?”

  舒服得思绪高飞的周淼,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用前世调侃妹子的话语在聊天。等到月儿反问“什么是大姨妈”时,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

  “大姨妈,顾名思义,是你娘的姐姐,很会使耳边风替人做媒,有点讨厌。”

  周淼含糊其辞,总不能直言是月事的意思,大庭广众下不得让月儿羞死人么。

  月儿有些不信,还想再问,好在张老此时走上来细说今天换粮情况,周淼趁机脱身,不再聊大姨妈的话题。

  “公子,今日总共换粮百三六斤,比起昨天数量还要少五十斤左右。”

  张老以前读过书,会数学,每天尽职尽责的默记村民换粮的数目,让周淼暗叹他心思细腻及真诚。

  有时候他很想说,粮不要钱,不用那么麻烦去计算换出多少。只是此秘密只月儿一人隐约知道,为了不节外生枝,今后不要再让第三人知道为好,媳妇除外。

  “估计是因为前天公子教授村民晾晒蝗虫碾碎做饼及爆炒蝗虫的方法,所以他们留部分各自在家食用吧?”

  月儿不确定的说道,回想起这几天吃到的蝗虫炊饼以及爆炒蝗虫,一开始是抗拒其材料居然是以蝗虫为主,后来品尝到周淼的手艺,才爱上这种别有一番滋味的美食。

  “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多亏公子不吝身份,让村民寻到活命方法,估计明天换粮的数量只会更少。”

  看到张老蠢蠢欲动,周淼下意识的就要从靠椅站起,深怕他又像前几天那样动不动就跪下磕头。都五十好几的人了,就不怕闪腰吗?

  好在相处几天,张老知道周淼不喜别人下跪,逐渐的断了下跪的念头,改为拱手拜谢。张老夫人跟着作揖,脸上是深切笑容。

  “这是应该的,今后我不求功名,只想有个安乐窝歇息,让抚平村富裕安定,才能长住久居。天色不早了,你们也早点回去吧,顺便拿3斤米和5斤蟋蟀回去吧。”

  北宋粮价随着时间推移愈发昂贵,一斤粮大概30钱,张老那3斤米相当于90钱,换算为现代货币也就日收入90元左右。

  “多谢公子。”

  随着张老夫妇的离去,周家又只剩下周淼和月儿两人。

  “月儿,我肚子饿了,你去做些饭菜来吧,对了,我不想吃蝗虫。”

  下午三四点周淼已经感觉到饥肠辘辘,这种惬意的生活果然容易让人懒惰,从明天起,要开始锻炼才行。

  “公子,家中已无菜肉,据闻附近乡镇因流民聚集不开城门,我等唯有吃蝗虫度日。”

  周淼皱眉,不是说好了从前天从朝廷运输过来的粮食就要到吗?为何还不打开城门救济灾民,难不成是上面贪墨救灾粮不理流民,这种情况在北宋不应该出现吧?

  “外面怎么回事,月儿你有消息吗?”

  “回公子话,据传言西北面有流民为匪,劫掠沿途乡镇,更有内应外盒,以至无人甘擅自开城,京兆府前些天拍厢兵剿匪,不知情况如何了。”

  难怪,原来是有流民做了强盗土匪,不过也不应该一直紧闭城门吧。说不定更多当官的人,试图混淆耳目,从中作梗。至于厢兵剿匪,想想还是算了,一群老弱病残杂牌驻城部队,能打赢饿到连命都不要的土匪,想想还是算了。

  好在战事发生在西北,这群土匪估计是朝着京兆府前进,抚平村距离京兆府有上百公里,理论上来说会安然无恙。

  起身装模作样回到房中锁上门,实际上是进入戒指里的港口,找到前几天和张老夫妇一起吃过的那箱雪藏鸡腿,拿出五六个来,随后回到现实。

  拎着鸡腿走出房间,周淼对着低头暗笑的月儿说道:“给,做前几天我教会给你的酱油鸡腿吧,熬些粥,好下肉。”

  抚平村,家家户户升起炊烟,孩童欢笑中捕捉蝗虫,大人走街串巷商讨蝗虫炊饼美味做法。目前,这里是京兆府以南地区最安定祥和的唯一净地。

  直到第二天早晨,蓦然的有孩童大喊一句“有人进村了!”

第5章:阴逼
北宋万户侯全文阅读作者:天际法则加入书架

  “有人进村?”周淼披上大衣走出房门,月儿站立门外,紧随而出。

  刚打开门,只见前方正对村口的地方,一支约莫有两百人的精壮队伍,整齐划一缓缓走来。要不是每个人身上都脏兮兮的,所有人会毫不怀疑他们是军中精锐。

  “厢兵?这是兵败了?”

  周淼看到每个人的身上铠甲都染有血迹,刀剑收敛,没有喜悦,但是倔强。

  “公子......”月儿躲在身后,声音有些颤抖,似是被血气吓到。

  “没事。”绕是周淼同样脸色发白,依然拍了拍搭在肩上的小手安慰。

  随着队伍缓缓走进村子,厢兵中间,两位骑着高头大马的将领,吸引到周淼的注意。

  准确的说,是左边将领身后高高挂起的“方”字。

  “御~停下。”左边中年将领发现注视的周淼,勒马举拳示意队伍停下。

  “踏”的一声两百人如一人同时停下脚步,让躲在门内悄悄围观的村民惊诧不已,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北宋军队,同样是第一次见到并非传闻中老弱病残的厢兵部队。

  试问什么是精锐,令行禁止、整齐划一、视死如归!

  “方指挥,为何突然停下?”右手将领长相白净,只听语气便知他原本为文职高官。

  “凑巧遇到已故好友后辈,知州大人可以先行休息,我过去拜会片刻。”

  知州大人摆手,一转马头跟着说道:“无妨,我骑马也累了,与你同去吧。”

  方指挥没有拒绝,一起骑马来到周淼面前。

  不消月儿提醒,周淼已知来人是谁,深吸一气,拱手一拜道:“小侄周淼见过周伯伯。”

  见左手那人点头,周淼不由叹了一气,好悬没被发现自己是冒牌货。

  “此乃京兆府知州大人,侄儿还不快快行礼。”

  忽然被方伯伯板起脸给吓了一跳,周淼赶紧向知州大人问好。

  知州大人挥了挥手表示无所谓,从他的表情看不出来他到底是性格随和,亦或是瞧不起人?

  “二位大人不远万里为永兴军路所有百姓征讨不良,晚辈替抚平村村民深表感谢。家中略存充饥炊饼,如二位大人不弃,还请移步居内。”

  周淼身为地主,理应尽地主之谊。方伯伯看了眼知州大人,见他点头,便答应周淼请求,下马入屋。

  周家客厅。

  月儿准备三份炊饼放到桌上,本来周淼担心做官的人忌惮这些,等到上齐茶水后本想开口说话,没想到穷凶极饿的二人,竟直接拿起一块放到嘴里。

  “平日在京兆府吃过不少酒肆糕点,初次发现原来此偏远地区有如此香酥的炊饼,真是让人食后欲罢不能。”

  知州大人好像饿了几天一样,连续吃了两块巴掌大的炊饼,然后端起白开水抿了几口。

  方伯伯同样如此,吃完后一抹嘴,胡须上到处是碎屑。

  见此周淼暗暗鄙视两眼,废话,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白砂糖和面粉,用现代最好的材料做成的蝗虫炊饼,能不好吃吗?

  只是他知道,如果此时告诉二人真相,只怕脑袋不保。

  絮絮叨叨坐了有小半个时辰,村民不知怎么的脑袋开窍,竟做起生意来。平日不舍得食用的粟或者刚做好没来得及吃的蝗虫炊饼,都以低廉价格卖给了在外休息的厢兵。

  一名幕僚模样的老书生走了进来,在知州大人耳边细语几句,随后他屏退幕僚,似笑非笑的盯着周淼。

  “方才听闻到有趣事情,不知方指挥有没有兴趣听听?”

  “愿闻其详。”方指挥眯了一下眼睛,然后低头假装喝水。

  “方才听下人说,自蝗灾以来,抚平村至今未曾断过粮食。而且还能源源不断的用蝗虫兑换粮食,视我京兆府如今粮价飞涨,朝廷救灾粮只到得半数,莫非此中有何隐情?”

  知州大人越说越舒畅,几日来由于自己的擅自更改军令导致兵败的沮丧,此时被冲散了一点。

  果然阴谋诡计才是最适合自己,带兵打仗捞军功,那可是冒着风险的。

  “噢?莫非知州大人有什么证据?”方指挥万没想到这厮玩阴招居然玩到自己侄子头上来了。

  台下周淼,初次听到他的话,不由心火大盛,我供你吃供你喝,转头就要搞自己?

  知州大人微微一笑,手指门外,“此时门外村民给将士做的米饭,难道不是证据吗?方大人,咱们将士出生入死,来到此贫寒之地,吃顿粟饭,居然要收铜钱,你,就不管管?”

  “呵,吃饭给钱天经地义,尤其是如今蝗灾百姓食不果腹,收取一些钱财何须在意?”方指挥反驳一句,继续说道:“更何况知州大人口中的证据,我想应该问问周侄儿的身世为好。”

  “身世?他有什么身世,不就一乡村地主吗?方大人如此避重就轻,莫非……我倒是记得,押解救灾粮的士兵,是你安排的吧?”

  方指挥双手握拳,发出噼啪声,周淼看着暗以为他要忍不住出手。哪怕是此时的自己,都有种想要揍人的冲动。

  只见周淼上前一步,行了一读书人礼仪,大声道:“后生周淼,庆历八年童子试第三名。家父周定,天圣二年进士,家祖曾追随武威郡王征战四周。”

  寥寥几句话周淼把家底说完,此时座位上的知州大人,已是面红耳赤。

  试问一个家学渊源、前途无量的童子试第三名神童,会为了那几些粮食而做出违法之事?

  方伯伯欣慰的看了周淼一眼,然后斜眼对着知州大人冷哼一声。

  “原……原来周少郎早已是童子试第三名,是陈某孟浪了。坐得有些久了,我便出去走走罢。”

  说完,知州大人已经屁股离凳,撒腿离开。

  “哼,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勇气,先是瞎乱指挥以至兵败,此时又想借侄儿压我官职,侄儿放心,只要伯伯在,定保你无事。”

  说是这样说,刚才还不是要靠自己报家世来辩解脱险。

  果然在古代当官的没一个是好人!

  像是这样想,周淼嘴上却说道:“多谢方伯伯。”

  “时日不早,我也该离去,侄儿这几日要多加注意,如有生人进村,切莫要在屋内不要出来。”

  侄子帮自己打败了一次小阴逼的阴谋,自是不怕多嘴叮嘱几句。待回城修整几日,定要夺回总指挥权力,把匪徒杀得片甲不留。

  周淼态度认真鞠躬说道:“侄儿谨记。”

  半个时辰足够村民做饭、将士吃饭,等到方指挥走出周家,前面一众厢兵已是整装待发、精神奕奕。至于后面,则被一脸火气的知州大人命令禁止吃食,只吃得个半饱,

  随着铁青脸色的知州大人和笑容满面的方伯伯离去,抚平村再度恢复到往常和平日子。

  没有人知道方才屋内发生的事,周淼更不会想到,此事没完!

第6章:流民
北宋万户侯全文阅读作者:天际法则加入书架

  厢兵离去并没有给抚平村带来太多喜悦与哀伤,西面战事也没有及时传递消息过来。

  周淼除了等待,并没有别的办法。

  “公子。”看到周淼皱眉思考,似是有烦心事困扰,月儿竟是感同身受。

  听闻叫喊,周淼摇摇头,扫除心中烦躁,回到房间再走出来,手里头拿着好几个鸡蛋。

  周淼笑着说道:“有些饿了,麻烦月儿去煎个蛋吧。”

  早饭很简单,粟粥加鸡蛋,期间张老忐忑进屋,好似被周淼与两位大官相识所震撼。好在周淼还是那个周淼,为人谦和,邀请张老入座同吃煎蛋。

  顺便说道:“麻烦张老告知乡亲,如有流民经过,务必警惕小心。”

  张老拱手答应,没跪,“是。”

  早上村民刚得到提醒,下午竟真的有一批流民前来。

  周淼与张老站在远处观望,张老立时认出带头一人,“是桑家岭到人,陈冲他娘是那里人,村民很是老实温顺。唉,我看此次走来的人数不过三四十,比我们还要少,前段时间还听说桑家岭人口三百……造孽啊!”

  一村三百最后只有三四十成为流民,同样让周淼唏嘘不已。天灾人祸,在古代真的会死好多人。

  “张老,你希望抚平村发展壮大吗?”

  张老莫名被这句话给迷惑住,瞬间,浑身一震,没有丝毫犹豫的点头道:“一直都希望有那么一天。”

  “相信我,会有的。让人去我家找月儿拿些米熬粥吧,其他人一起来迎接新村民。”

  种田并不等于扎根深山老林,有时候也会为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着想。

  “我这便去通知村民。”说完,张老饱含泪水转身离去。

  很快有几户人家厨房升起袅袅炊烟,再有二三十认识桑家岭人的村民拿上几块蝗虫炊饼,跟着张老来到村口。

  待到桑家岭众人走近,才发现原来前面山上,站了好多人。

  “是抚平村的人,他们没走!”

  桑家岭中不知是谁喊了这么一句,随后领头的老人在别人搀扶下抬头看去,只见蔚蓝天空升起几缕炊烟,仿佛是生的希望在朝向自己招手。

  ……

  村中有许多房屋空置,桑家岭众人暂时被安排住在里面。

  抚平村中央有块空地,往日用作祭拜祖先,如今临时成为两个村子的人就餐之所。

  桑家岭众人狼吞虎咽吃着手里的蝗虫炊饼,虽一开始很抗拒用蝗虫做饼,好在有抚平村村民带头,兼几日未进食,倒是消抵心中的抗拒。

  桑老吃了些粥水和小半块蝗虫炊饼,身体多少恢复力气,站起身来向周淼拜谢。

  “老朽多谢周公子救命之恩。”

  桑老年过六旬,自是古代长者,无须向小辈跪拜。至于张老,纯粹是因为地主家的威力让他下意识跪拜。

  “不必如此客气,邻里之间自当互相帮助,更何况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桑家岭诸位可在抚平村住下,估计你也听张老说过蝗虫换粮之事,我自当一视同仁。”周淼放下炊饼,起身回礼。

  转头看向两村村民有认识的哭着抱在一起,有递给食物聊天,也有孩童找到玩伴重新露出崭新笑容。

  此情此景,让桑老动容,叹了一气,缓缓点头,“周公子宅心仁厚,如此老朽便代替桑家岭村民拜谢你了。”

  桑老突然就要跪下,周淼很有经验的用巧劲扶助,只是周围桑家岭村民见状,竟都跟着跪在地上,磕头拜谢周淼。

  “桑老不必如此,各位快快起来,快快起来啊,不要让周某难做呀!”

  连续几次跪地磕头都被躲过的张老,脑袋一热,竟也跟着跪地磕头。

  嘴里则大喊道:“感谢周公子救我抚平村百人,此恩此生,唯有磕头感谢。”

  “感谢周公子救命之恩……”

  几乎所有人,就连听到动静走出屋察看的村民,纷纷跪拜地上。

  这一刻,周淼的心似乎被什么给触动到。

  七天时间,似乎是抚平村附近村庄垂死挣扎的最后日期,他们不愿离开家乡,可为了活命,只好忍痛离去。

  “周公子,这是今天从南面村庄过来的人名及人数,还请你过目一下。”

  周家客厅,周淼坐在主位,右手边是张老以及他带来的子侄晚辈张大山,左手边则是桑老和他的儿子桑裕。

  在一张纸上,写名今天经过抚平村被安置下来的第三个村庄人数,一十八人。

  “多谢桑老帮忙。”

  原本抚平村除了周淼和张老识字,如今多了新加入的桑家父子帮忙统计人数,减少了周淼许多事。

  看了一眼神色略显尴尬的张家子侄,暗暗决定待蝗灾过去,一定要建个私塾请人教书。

  “应该的,此地距离附近村庄较近,且北上京兆府沿途经过许多城镇。估计会有更多的流民离家别井,经过此地。”

  抚平村虽在山中,却是附近村庄必经之路,听张老说过,方圆十里,有村庄二十。

  周淼知道桑老担忧什么,点头说道:“放心吧,粮食我这里存得足够多,现在最需要解决的,还是蝗虫和地的问题。”

  蝗灾多爆发在旱季,寿命在三十天左右,但对土地的影响,却能持续到半年。毕竟春耕即将过去,新的农作物播种,需要等到秋季。

  “那老朽也就放心了。”

  众人商议一下今后发展问题,抚平村户数从原本的二十七,经过三个村庄合并,达到了四十一户一百二十九人。

  明面上还是各村自理,实际上从他们听下之际,便已是抚平村人。

  “今后抚平村发展还指望各位,时候不早,周某已命月儿下厨,诸位不弃请留下用膳吧。”周淼笑道。

  “这……”桑家父子初来乍到,万没想到只有两人居住的地主家会给自己做了晚饭。张老见怪不怪,直接笑着点头。

  “桑老头别见怪不怪,周公子为人谦和,喜欢留人吃饭。别怪我没提醒,周公子家中饭菜比京兆府的酒楼还要美味。”这几天周淼有时间就会教月儿做饭,厨艺颇精的月儿,自然很快懂得炒菜奥妙。

  面对周淼的盛情款待,桑家父子只好勉为其难留了下来。原本以为周淼家中只有粟和炊饼,没想到还另有佳肴。

  “此乃爆炒蝗虫,此乃油炸蝗虫,此乃炸蝗虫。”

  面对桌上那几盘好看的蝗虫菜,桑家父子连同初来乍到的张大山一时间无以言表,唯有先吃为敬。

  随后三人脸色大变,全无客套之色。

  “爹,油炸之物你不便多吃,便让孩儿替你受罪。”

  “油炸蝗虫你吃就算了,放开老朽的爆炒蝗虫!”

  张大山,默默的把炸蝗虫倒入碗中……

12下一页
扫码
作者天际法则所写的《北宋万户侯》为转载作品,北宋万户侯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北宋万户侯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北宋万户侯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北宋万户侯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北宋万户侯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北宋万户侯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