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逆写三国最新章节 > 逆写三国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逆写三国 连载中
分享逆写三国

逆写三国全文阅读

逆写三国作者:一根漠竹

逆写三国简介:三先生此去可是为说降东吴而去?
非也,均素闻东吴乔国老有二女唤作大小乔,皆是生得国色天香,故去东吴拜访大哥瑾。
老漠不才,逆写三国,如觉精彩,大可赏些掌声吆喝。 https://www.uukanshu.com
-------------------------------------

逆写三国最新章节第50章:关羽睁眼必杀人!
第1章:入朝平5路
逆写三国全文阅读作者:一根漠竹加入书架

  却说魏主曹丕引五路之兵犯蜀,汉王刘禅大惊失色,夜夜笙歌的刘婵已是数日都未召见美人,传召恭请丞相诸葛亮进宫议事,却是诸葛亮以病推脱,朝中大臣纷纷起疑。

  “这诸葛村夫分明就是曹魏的奸细!什么卧龙先生,老臣看来,实乃蛀虫!”

  说话之人,乃是尚书令李严,蜀汉一直未曾立相,自从刘禅亲率十万大军巡视边界带回来一个山野村夫后竟是力排众议,直接封其为相,而尚书令李严,早就已经对相位垂涎许久,未曾想竟是被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山野小子抢了去,李严对其,怎能有好意?

  “尚书不可妄自菲薄,丞相自上任以来,对我蜀汉贡献颇丰,所作所为亦是为我蜀汉之兴盛,如今虽有曹魏五路之兵犯境,但丞相身体抱恙,亦是不可估测。”

  刘禅站起身来,原地踱步,而后抬起头,“众卿家可有何良策,或者可还有事禀报?”

  魏延站出,“臣愿领一军,退五路之一兵!”

  “还有四路呢?”

  刘禅一皱眉,却是突然一声报,“丞相觐见!”

  刘禅大喜,急忙走下龙椅,行至殿门处,一把握住诸葛亮的手,“丞相终于愿意上朝了,如今五路兵马来犯,丞相若是再不上朝,朕可就要亲自去丞相府请人了。”

  “实在是突感恶疾,让陛下忧心了。”

  诸葛亮微微行礼,走进大殿,“刚刚亮在殿外好像听到魏将军请愿领军?”

  “正是!”

  魏延虽然对这山野丞相不尽满意,但其位毕竟是丞相,该有的礼数自是不能少,对着诸葛亮一抱拳,沉声一喝。

  诸葛亮笑了笑,“蜀汉有魏将军这样为国为民的好将领,又怎会被曹魏奸计所破。”

  说着,诸葛亮转头看向刘禅,手执羽扇,微微抱拳,“陛下,臣自得知曹魏五路来犯后虽感恶疾,但却始终心系蜀汉,故而这几日虽是养病,亦是在想退敌之策。”

  “那么丞相今日上朝,可是已有了退敌之策?”

  不待诸葛亮说完,刘禅急忙接话,诸葛亮笑着点了点头,刘婵大喜,“还请丞相快快道出,以解朕多日之忧愁!”

  诸葛亮走上殿前,转过身,羽扇轻摇,“既然魏将军刚刚请愿,那自然不能扼杀了魏将军的卫国之情,五路有一路乃是南蛮孟获,兵犯四郡,魏将军可领一军左出右入,右出左入,为疑兵之计,蛮兵自持凶猛,却心性多疑,若见疑兵,必不敢进。”

  “我堂堂征西大将军,去行这疑兵之计?”

  魏延怒目圆睁,姜维急忙拉住魏延,“大将军!”

  诸葛亮笑了一声,瞥了眼魏延,“征西大将军在那山间连扑萤的事都做,这退敌的事反倒是做不得了?再者,刚刚又是谁说愿领军退敌的?”

  “本将是说领军退敌,没说和敌人躲躲藏藏!”

  诸葛亮几步走近,“亮之计不费一兵一卒便可退敌,将军若是与敌硬抗,要损失多少兵马?再则,敌军五路来犯,如今又哪里来的那么多兵士让将军与敌军搏杀!”

  魏延连退数步,竟是被诸葛亮的气势所震慑,完全没想到,这个山野村夫,更是一介文人,竟然将自己这征战一生的武将喝退。

  诸葛亮不再理会魏延,自知魏延已经默许了自己的计策,又是转过身来,“西番国王轲比能兵犯西平关,臣素闻羌人以马超为神威天将军,可派遣一人,令马超严守西平关,伏西路奇兵,每日交换,以兵拒之。”

  “那就麻烦丞相书信一封,再盖上朕之玺印,当是如此令马将军退却敌军!”

  刘禅大喜,走到诸葛亮身旁,“还有三路,丞相有何良策,快快道来!”

  “又有孟达引兵出汉中,臣听闻孟达与李严曾经有过生死之交,可修书一封,让李严照抄一封,令人送给孟达,孟达必然会向外宣告患病,按兵不出。”

  “魏主曹丕又派曹真率军兵犯阳平关,此地险峻,可以保守,可派赵云领一支军把守关隘,坚守不出,曹真见我军不出,唯恐受伏,不久就会退去。”

  “好好好,丞相之计果真妙绝!”

  刘禅大喜,连连夸赞,而后摸了摸下巴,“那还有东吴之兵,不知丞相以何计退敌?”

  诸葛亮微微一笑,“陛下放心,臣早有谋略,东吴本就是在屯兵观望,如见四路兵胜,定会率军来攻,若是四路败退,东吴又害怕曹丕对其有怨言,定会佯攻一番,而后退回边境。虽然如此,我们还是可以派一个能言善辩之人前去东吴,为吴主讲诉如今天下形势之利弊,先退东吴,其余四路之兵,依计可退,陛下又何须惊慌。”

  “听丞相一言,朕大为舒心,不知丞相可有那能言善辩之人选?”

  诸葛亮羽扇轻摇,扬首看向殿外,“亮有一弟,名均,可使东吴!”

  邓芝突然上前,对着诸葛亮和刘禅一抱拳,“老臣有一言不知可否向丞相印证?”

  “老先生请讲。”

  “东吴宛陵侯诸葛瑾与丞相有何渊源?”

  诸葛亮毫不避讳,直言,“瑾乃是亮同胞大哥!”

  此言一出,满朝震动,便是刘禅都大为震惊,看着诸葛亮连退数步,“丞相竟是东吴宛陵侯的胞弟?”

  “有什么不可吗?所谓各事其主各司其事,虽说亮与瑾乃是亲兄弟,可亮自五丈原迁自成都,承蒙陛下厚爱,担任丞相一职,数次与东吴交锋,亮可曾有过丝毫念及同胞之情?”

  刘禅久久不语,邓芝突然请命,“陛下,臣愿与长水校尉诸葛均一同前往东吴!”

  刘禅深深看了一眼邓芝,“那就有劳户部尚书了。”

  朝退,刘禅站在大殿之外,诸葛亮站在身侧,“果真如丞相之言,邓芝出声弹劾丞相,朕亦是佩服丞相,三言两语便是将这满朝文武尽数御动。”

  “邓尚书直言敢荐,由他去说服东吴,再合适不过。”

  “不过丞相胞弟此行……”

  再是对诸葛亮信任,刘禅毕竟是君王,诸葛亮却是羽扇轻摇,“子衡多次于亮提及想去看望大哥,故而此次亮也就假公济私让子衡去东吴看看大哥,免得整日在我耳边念叨。”

  “可是朕怎么听说三先生于成都颇有些名声?”

  刘禅突然转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诸葛亮,诸葛亮哈哈大笑,一切尽在不言中,刘禅亦是大笑出声,君臣二人,毫无君臣之别,犹如多年的老友,勾肩搭背。

第2章:3先生
逆写三国全文阅读作者:一根漠竹加入书架

  虽说邓芝对诸葛丞相的胞弟,那个近年来在成都颇有些异类名声的三先生早已是有过耳闻,但却是从未见过,只知丞相为这个胞弟讨了个长水校尉的官职,其他的,貌似丞相对这个胞弟从来都没有过多的约束和管教。

  但是当邓芝看见这生得面如傅粉,唇若涂朱的三先生的时候不由得冷哼一声,难怪会有如此名声,生的这副模样,虽说和诸葛丞相有些相似,却是更加俊逸,再加上颇具才学,这样的男子,怎能不讨那些碧玉娘子欢心?

  “不知三先生此去东吴有几分把握说服东吴?”

  邓芝此人实在心直口快,连客套的寒暄都省了,开门见山的问道。

  诸葛均先是一愣,而后看着这个老儒微微一笑,“我此次不是去东吴看望大哥瑾吗?难道我还有什么要事?均区区一个长水校尉,担任使节,怕是不妥吧,再说了,有邓尚书,又哪里用得着均开口。”

  “三先生谦虚了,先生二哥乃是我朝丞相,大哥乃是东吴宛陵侯,皆是世上之大才,三先生又怎会差到哪里?至于说我,虽说此行与三先生同往,可此次的使臣,丞相亲口提及的乃是你,我不过是自请陪同罢了。”

  邓芝虽然对诸葛亮担任丞相之后的所为大为赞赏,但是其弟诸葛均在成都的名声却是让其格外厌恶,虽说空穴来风之言不可轻信,但邓芝还是想亲眼看一看,堂堂诸葛丞相的胞弟,真的就这般扶不上墙?只知道安逸享乐?

  “诶,邓尚书此言差矣,你我同朝为官,虽说官职有大小,可此次出使东吴,乃是两国战事,邓尚书又岂能在这个时候分你我呢,至于说均大哥二哥之才干,均实在不能与之相提并论。”

  此言并非诸葛均客套,实在也确实如此,若无诸葛亮,谁又知道他诸葛均呢?至于说其大哥诸葛瑾,虽说乃是东吴的宛陵侯,但其实实权根本就不大,在诸葛亮未担任丞相一职前,蜀汉又有何人将诸葛瑾放在眼里过?

  “还有,邓尚书乃是长者,称呼均为三先生,均实在是承受不起,尚书大可叫我子衡便是。”

  说着,诸葛均对着邓芝微微抱拳,邓芝轻嗯一声,二人同行出城,一路上不时有人和诸葛均打着招呼,虽然大都是俊美的女子,但也不乏老人与孩子,更是有一个大些的孩子,竟还和诸葛均开着玩笑。

  “三先生这是祸害了哪家的小娘被人告发了不成?竟然让尚书大人亲自押送,三先生可真是好大的面子啊。”

  诸葛均大笑一声,指着这大小孩,“还不是你那个俏嫂子,在我这买了一幅字画后整日的盯着我的字画,都不给你哥哥洗衣做饭了,这不你哥哥就把我告发了,这下好了,我不仅没偷到你俏嫂子,还被抓了起来,以后可没人给你们讲书读义了,你还不去劝劝你哥哥,最好是劝他不要妨碍我和你俏嫂子,那样就最好不过了。”

  大小孩自是知道这位三先生在与自己开玩笑,咧嘴一笑,“这么说三先生也对我那嫂子有意思了?我这就告诉我哥哥去,看他怎么修理你。”

  “诶,怎么是告诉你哥哥呢?不应该是告诉你嫂子吗?所谓这君子有成人之美,你若是告诉你哥哥,可不是君子行径了啊,也就枉费我教你们读书识字了。”

  “呸!”

  大小孩笑着呸了一声,“还好意思说,你借着教我们读书识字的名声沾了我们姐姐嫂嫂多少的便宜?你以为我不知道?三先生之名难道是白叫的?”

  诸葛均打了个哈哈,对着大小孩摆了摆手,“不可胡说,不可胡说啊,我那是关怀,以后你就懂了。”

  说着,诸葛均就是和邓芝在前领着人走开了,看样子是要出城,大小孩带着一群孩子追了过来,“怎么,三先生,你这是要出城吗?”

  “可不嘛,你也知道我和你姐姐的微妙关系,可是你姐姐又发现了我和你嫂嫂的微妙关系,所以啊,你姐姐就逼着我和她好,不然就把我和你嫂嫂的事儿告诉你哥哥,可是三先生我虽然喜欢三,可也不愿就这么被绑住了,所以只好出城避祸了,等你姐姐忘了这事儿后再回来。”

  说着,诸葛均又是从身上掏出几个碎银子,丢给了这群孩子,“呐,这一去也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这点碎银子拿去买点糖吃,可得在你姐姐面前替我美言几句。”

  “放心吧,我买一包最好吃的糖拿回去给姐姐,就说是三先生给买的,就说三先生说此次回来后就上门来提亲,怎样,够哥们儿吧。”

  “诶,这可说不得,若是有好人家,还是叫你姐姐嫁了吧,至于我啊,夜里偷偷想想就好了。”

  诸葛均连连罢手,而后回头看了看,竟是看见一个妙龄女子正探出头来看着自己,心里一慌,急忙靠的邓芝近了些,“邓尚书,还请帮我遮掩一下。”

  邓芝冷哼一声,“看来你这三先生的名声不是因为你排行第三,而是另有所指啊。”

  一脸鄙夷的邓芝离得诸葛均远了些,不愿与这种四处沾花惹草的人同流,诸葛均无奈的笑了笑,“就是和小孩子开开玩笑,邓尚书切莫当真。”

  说着一行人就是行至城门口,诸葛均从怀里拿出一道文书,递给守卫,却是那大小孩突然冒了出来,跑到那接过文书的守卫面前,“哥哥,三先生要出城,姐姐跟了三先生一路了!”

  诸葛均原本笑脸盈盈,却是突然一僵,瞪了这大小孩一眼,守卫听过后果真探出头去看,还真看见了自家那个妹妹,大笑了两声,而后将出城的文书还给诸葛均,“要不三先生就从了舍妹吧?”

  “闻冬,你还不知道我的性子吗?你这不是把你妹妹往火坑里推吗?”

  这守卫姓李,名寒,字闻冬,是诸葛均到成都后结识的第一个朋友,自然也就和其妹妹李芸相识了,而李芸,自是被诸葛均的才识相貌所吸引,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诸葛均虽然时常拿李芸开玩笑,却从未当过真。

  “子衡,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你吗?芸儿若是能嫁给你,那肯定不会吃苦的。”

  邓芝这时候才正眼看这个面如傅粉,极为俊逸的男子,似乎他与传说中的“三先生”有些不一样啊,不然这位守卫,又怎会愿意将自己的妹妹推给他呢?亦或是看中了他乃是丞相胞弟的身份?不应该啊,看他和这些孩子打成一片,和一个守卫交谈甚欢,丝毫没有一点达官贵人的傲气。

  “诸葛一家三兄弟,一个早已是东吴宛陵侯,一个出山便是我蜀汉丞相,这位三先生,或许也不一般啊。”

第3章:邓芝3笑
逆写三国全文阅读作者:一根漠竹加入书架

  与李寒辞别,诸葛均一行人缓缓出城,那名叫李芸的女子,遥遥的看着那个儒雅男子在前面和那个尚书大人谈笑风生,心中暗暗叹了口气,难道是我生的不够好看,还是我不够温柔娴淑,又或是三先生看不上我的出身贫贱?

  东吴,孙权坐在首位,“据探子来报,蜀汉派人前来当说客,想要说服我们退兵,不知诸位有何见解?”

  张昭突然站起身来,对着孙权一抱拳,“昭听说此次前来充当说客的乃是宛陵侯的胞弟诸葛均,而宛陵侯的另一个胞弟乃是蜀汉当朝丞相诸葛孔明,不知宛陵侯对此有何看法?”

  诸葛瑾抬眼看了一眼张昭,不紧不慢的站起身来,对着孙权施礼,“臣下与殷模等因遭受故土沦陷,生灵灭绝。离弃祖坟,携老带幼,披荆斩棘,前来归顺圣明的教化,在流亡贱人中,蒙主公生身养命之福,本因携二位胞弟一同为主公效力,未曾想,二弟孔明已是蜀汉丞相,一直随着二弟流离隐居的三弟子衡亦是随着二弟于蜀汉为官,实乃瑾之过也。”

  “但如今既然各为其主,自是不以亲情相论,若是子衡此行欲劝主公收兵,主公大可于殿前立一大鼎,倒上数百斤生油,用炭火烧沸,再选精锐的刀斧手千名,各持刀斧从宫门前直摆置殿上,召子衡入见,若子衡但有一言劝主公收兵之意,大可将其投至鼎中,以沸油烹煮!”

  孙权深深看了一眼诸葛瑾,而后轻笑一声,“既然宛陵侯如此大公无私,那就依宛陵侯之言,架鼎烧油,再选千名身长面大的刀斧手从宫门前直摆置殿上!”

  不日,诸葛均与邓芝渡过长江,东吴早早的就是以烽火为信告知了有蜀使前来,故而早已是在岸边摆开阵势,欢迎蜀使,为首之人,赫然是点破诸葛瑾三兄弟的张昭。

  “使者远道而来,我主早已在殿上等候二位使者,还请二位使者随在下一同前往大殿,面见主上。”

  说着,张昭便是引诸葛均邓芝二人前往宫殿,行至宫门前,只见两汉武士,个个身长面大,气势骇人,更是手持刀斧,直列至殿上。

  诸葛均笑着摇了摇头,“邓尚书,看来这不论哪里的朝堂,都是少不了那肮脏至极的勾心斗角啊。”

  邓芝整了整衣冠,“莫不是子衡怕了?”

  “兄长亮早就告知过均,若是在东吴看见什么都不要惊奇,因为大哥瑾于东吴为官,如今各事其主,难免会被小人激言,故而大哥为证效主之心,定会立下状言,如今看来,这门前是刀斧手,门后,应该就是那油锅了。”

  诸葛均说着,还不经意的撇了眼身前的张昭,张昭自是听见了诸葛均骂自己是小人,微微转过头,“使者或许等一下就没力气骂在下了,现在就由你逞些口舌之利。”

  果不其然,走进大殿,殿中一口大鼎,鼎下炭火熊熊燃烧,殿中热油翻滚,左右武士皆是怒目圆睁,诸葛均和邓芝坦然而视。

  行至殿前,诸葛均与邓芝作揖施礼,张昭大喝一声,“大胆!面见吴王为何不跪!”

  诸葛均与邓芝相视一笑,没想到二人竟然皆是不愿下跪,而后傲然而立,邓芝捋了捋衣袖,“上国使臣不拜小邦之主!”

  孙权大怒,“孤拥三江之地,手下兵多将广,粮草充裕,蜀魏皆可一战,在你等口中,只是小邦?”

  诸葛均伸手拦住邓芝,眼神示意,而后微微一笑,“大王何须动怒,邓尚书之言虽有不妥,但两国来使,便是代表我朝主上,二主相见,自是不能下跪的。”

  如此,孙权才稍稍止住怒意,拂袖一挥,“不知二人使臣来我东吴所为何事啊?若是为劝我退兵,你们可看见殿中这口滚烫的油鼎了?”

  其意自是不言而喻,若谈退兵,便以油鼎烹煮!

  “哈哈哈!世人都说东吴多贤士能人,没想到尽是心胸如此狭隘之人!”

  邓芝大笑两声,孙权冷哼一声,“难道真当孤不知道你们前来是要劝我退兵的吗?如今五路犯蜀,我东吴自然不能让曹魏一家独大,曹魏本就雄霸中原,若是再得川蜀,下一个便是我东吴,于其让曹魏吞掉你蜀汉,我东吴分一杯羹又有何不可?”

  诸葛均走近油鼎,“正如大王所说,若是蜀亡,下一个定是东吴,所以均与邓尚书此行,并非劝说大王退兵,而是为东吴之利害而来。”

  “若是分得你川蜀之地,我东吴又岂惧他曹魏?”

  孙权双眼灼灼,盯着这个诸葛瑾的胞弟,诸葛瑾立于一旁,眼观鼻鼻观心,此时此景,他无须多言,亦是不能多言,言多必失,他若开口,今日诸葛均定是那油鼎之中之物!

  诸葛均亦是不看诸葛瑾一眼,对着孙权一拱手,“大王以为如今曹魏实力如何?”

  “自是兵马强壮。”

  “那大王以为东吴之兵士与曹魏之兵士相比如何?”

  “我东吴儿郎自是不输他曹魏兵士!”

  “哈哈哈!”

  邓芝再次大笑,孙权恼怒,伸手一指邓芝,“你这老儒,是耻笑我东吴儿郎不如曹魏吗?”

  “非是耻笑,而是笑大王不观天下形势,难道如今天下大王就真的以为只要魏蜀吴三家吗?固然三国势大,但周边蛮夷,内地诸侯,又何其之多?不说其他,便是如今曹魏引动的这场五路犯蜀,难道大王就没想过若是五路犯吴,大王又该如何应对吗?”

  邓芝不卑不亢,娓娓道来。

  “我东吴有三江之险,何惧五路之兵?”

  “哈哈哈!”

  邓芝再笑,讥讽的看向孙权,“莫不是大王东吴儿郎能将三江沿岸尽数布兵不成?如若不能,大王何以解五路之围?何以三江之固万世不动?”

  孙权微微张嘴,双眼不断在邓芝和诸葛均身上游走。

  邓芝退后几步,站至诸葛均一侧,“若是大王以为我与子衡之言乃是夸大之词,小臣便是投身这油鼎又有何怨?”

  说着,邓芝便是起身欲投身于鼎,孙权连忙出声制止,“先生何须如此偏激,孤不过是略作斟酌,时觉先生二人之言甚有其理。”

  而后,孙权轻轻挥手,“来人,将油鼎缷去,尔等甲士亦是退去,孤要与两位先生好生谈谈,莫要吓着了两位先生,说我东吴无待客之礼。”

第4章:实至名归
逆写三国全文阅读作者:一根漠竹加入书架

  待到油鼎缷去,甲士退去,孙权招诸葛均与邓芝走上殿前,而后对着一旁的侍卫挥了挥手,“还不快给两位先生安排座位。”

  “当今天下之利害如何,还请先生告知。”

  看着诸葛均与邓芝入座后,孙权才又开口。

  诸葛均笑了笑,“大王以为如今蜀汉受五路之兵是否陷入困境?”

  “若非陷入困境,蜀主岂会派你二人前来。”

  诸葛均摇了摇头,孙权面色一沉,“早就听闻孔明先生卧龙之名,又数次让我东吴和曹魏吃亏,莫不是孔明先生已经想到了退兵之计?”

  “自然,若是必败的局势,我与邓尚书来此又有何意?如果均所料不差的话,如今五路之兵已退三路,剩下两路,一路是曹真,但是他却不敢有丝毫妄动,还一路便是大王的东吴之兵,丞相不想与东吴交恶,故而派均和邓尚书前来言和,以免两军无意义的伤亡,给了曹魏坐收渔翁之利的机会。”

  果不其然,诸葛均刚刚说完,便是有探子来报,西番兵出西平关,见了马超不战自退;南蛮孟获兵攻四郡,皆被魏延用疑兵计杀退回洞了;上庸孟达兵至半路,忽然染病,不能再行军;而曹真兵出阳平关,却是被赵云拦在各处险道,不能退,又不敢进,只得屯兵于斜谷道,等待魏主诏令。

  孙权听完探子来报,不由得大惊,“孔明真乃神人也!”

  邓芝摇了摇头,直言,“非丞相神人,实则是我蜀地人才济济,又有山川之险,故而不惧五路之兵,不过是丞相之妙计,减少了我蜀地的伤亡,又达到了退敌的效果而已。”

  “而已?先生真是对蜀信心十足啊。”

  “合天下者,定是我蜀汉之君也!”

  邓芝突然声情激昂,孙权神情不悦,皱了皱眉,“那先生是认为我东吴亦是会败于蜀汉之手了?”

  邓芝丝毫不惧,双眼直视孙权,“小臣有一大胆比喻,若是大王为臣,明知其君必败,还会效力否?又或者其君乃是偏安一隅之庸人,大王可觉得效如此之君有何意义?于乱世苟全吗?”

  孙权伸手拦下其右武将,“先生之喻确实大胆,竟敢喻孤为臣,不过先生之言倒是不无道理,孤且受教了,若我孙仲谋无逐鹿天下之心,又怎会有如此多贤人志士追随。”

  “还请先生继续讲天下之利害。”

  诸葛均站起身来,抬手作揖,“如今曹魏势大,且兵多将广,你我两家单独抗衡皆是乏力,若是吴蜀联合,先伐曹魏,吴能踏出这三江之地,蜀亦是能走出山川之险。”

  “先生之言吴、蜀二国同心灭魏,得天下太平,平分天下?”

  孙权皱眉,刚刚那邓芝还说一统天下定是蜀汉,如今又要联合灭魏,难道说他以为灭魏之后还能连同我东吴一块覆灭不成?又或者联合是假,假借我东吴之手与曹魏拼搏,而后蜀汉一网打尽,坐收天下?那也真是太小看我孙仲谋了吧!

  “非也,联手灭魏后你我两国大可休整些许年月,同时平定各番诸侯,到时候再一决天下归属,毕竟天无二日,民无二主,这天下,终究是要统一的,自然,联手灭魏,定是两家皆会出兵,绝不会出现坐收渔翁之利的事情,我蜀汉不会做这小人之事,我想大王也不会让东吴儿郎落个怯战的名声。”

  诸葛均脸色神情连连变化,亦是猜出了孙权心中所想,不免出言相激。

  果然,孙权冷哼一声,“东吴曾有举鼎之霸王,岂会怯战!”

  邓芝看了眼诸葛均,这个诸葛亮的胞弟,果然不是寻常人,这份气魄,这份胆识,这份学识,不辱诸葛丞相之威名,想着,邓芝微微抬眼,看向对面的宛陵侯诸葛瑾,两个弟弟已是如此,他这个大哥,又怎会是简单的人物,否则又怎会短短时日就爬到了宛陵侯的地位。

  沉吟片刻,孙权再次出声,“那便如此,还麻烦邓尚书回去告诉蜀主和你们的诸葛丞相,我东吴即日便退兵,且愿意和蜀汉交好,共同伐魏。”

  邓芝站起身来,对着孙权作揖,“大王英明!”

  说完,邓芝便是和诸葛均转身欲离去,孙权出声拦住,“两位先生这是去何处?”

  邓芝转过身,“既然已达成共识,小臣二人自然就是要回去复命了,国家大事,丝毫不可耽搁,还请大王也速速下令召回兵士,免得引起两国不必要的纷争。”

  孙权轻轻一笑,“邓尚书急于回去复命孤自然是不会拦着,可是这位先生,是子衡是吧,子衡远道而来,与其大哥已经数年未曾谋面,难道就不想与大哥叙叙旧吗?孤想,子瑜也是很想和子衡叙叙旧的,是吧子瑜?”

  诸葛瑾睁开眼,站起身来,对着孙权微微一笑,而后转身走到诸葛均身前,“子衡,你我已经许久未见,不如就让邓尚书回去复命,你就先在大哥那小住几日,你我兄弟二人好好叙叙旧,给大哥说说这些年你和二弟是如何过的。”

  “对,没错,子衡,你就先在子瑜那小住几日,至于回去复命之事,就交由邓尚书便是了,孤这就下令,要陆将军撤军。”

  孙权亦是急忙附和,邓芝面色微变,诸葛均回头深深看了眼邓芝,邓芝看出了诸葛均眼里的意思,不再多言,诸葛均一把握住诸葛瑾的手,“既然大哥和大王都欲留下均,那均就留下小住几日,正好均也甚是思念大哥,顺便领略一下荆楚东吴的风土人情,均可是向往已久了。”

  邓芝看了眼双手紧握的兄弟二人,对着孙权一作揖,“既然子衡也有意和宛陵侯叙旧,那小臣也无话可说,就先回去复命了,告辞!”

  “邓尚书,不送!”

  邓芝离开东吴之后便回到成都复命,诸葛亮见只有邓芝一人回蜀,便是无奈的摇了摇头,邓芝对着诸葛亮一拱手,“还请丞相责罚,邓芝请命随同子瑜,却未能将子瑜带回,实乃邓芝之过也!”

  “邓尚书不必自责,在出发前我就交代过子衡,要其低调行事,有邓尚书相随,一切皆可交由邓尚书,如今看来,子衡又是卖弄才学了吧。”

  对于自己的胞弟,诸葛亮怎会不知,邓芝却是对诸葛均格外赞赏,“子衡之才学,邓芝钦佩不已,三先生之名,实至名归!”

第5章:大小姐驾到
逆写三国全文阅读作者:一根漠竹加入书架

  却说诸葛均留在东吴之后当真四处游玩,孙权还特意准许诸葛瑾陪同诸葛均游玩,只是暗中派出探子时刻向孙权汇报诸葛均的情况。

  “子衡,你明知来了东吴不易回去,为何还要来?”

  诸葛瑾自是知道,自己这三弟,从小就和他二哥亲,而自己这个作为大哥的,虽说和两位弟弟的关系尚可,但却是并无二位弟弟那么亲密,故而知道,就算自己挽留,诸葛均也是不会愿意留在东吴效力的,哪怕他在蜀汉,如今也不过一个长水校尉的职位,但有诸葛亮照料,也算得上逍遥自在,可在这东吴,虽说自己官至宛陵侯,却难保其不受他人挤兑。

  “均自和大哥分别亦是近十年,均至成都后听闻大哥在东吴为官,便数次向二哥提及,欲往东吴探望大哥,二哥却总是推脱,最后二哥被我说的烦了,又正好赶上这五路犯蜀的事,二哥也就允了我来东吴的事,所以均才得来到东吴与大哥相见。”

  诸葛均四处张望,看着这不同于蜀地的吴地,“这吴地的女子虽说生的秀气,可与蜀地的女子少了些许的英气,不过各有千秋,倒也是颇为养眼。”

  三两句,诸葛均便是扯到女子,诸葛瑾深深看了眼自己这三弟,近十年未见,三弟也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孩子了,长大了,自然也是向往这男欢女爱的。

  暗中的探子在听到诸葛均如此在意女子之后,便是立马回去向孙权汇报,宛陵侯这三弟,喜好女色!

  诸葛均有意无意的瞥了眼远去的探子,诸葛瑾自是注意到了,却是不动声色的和诸葛均一同游玩着。

  待到那探子走远,诸葛均才又说道,“二哥早就料到我来了东吴后吴王不会轻易的放我回蜀,定会借大哥之名将我留在东吴,就算我不能为东吴所用,也不会放我回去为蜀所用。”

  “孔明明知会如此,为何还要让你来,你是哪里惹得你二哥不高兴了吗?”

  诸葛瑾大怒,对那个自小便有自己见解的二弟颇为不满,却是诸葛均轻轻一笑,“大哥莫要动怒,且不说是均请求二哥让我来东吴的,二哥在均离蜀之前付诸多言于均,只可惜均的性情如此,总是忍不住卖弄几句,惹得吴王不肯放我回去,况且二哥也早就猜到了会有这种情况,故而也付均一计。”

  “何计?”

  “二哥说,若是吴王不愿放均离去,那均便在东吴好生玩乐便是,在成都如何,在吴地亦是如何即可,时机到了,他自会来接均。”

  诸葛均丝毫不为自己被留在吴地担忧,反而转过头,看向诸葛瑾,“大哥,均素闻东吴乔国老有二女唤作大小乔,皆是生的国色天香,不知可是事实?”

  诸葛瑾笑着摇了摇头,诸葛均却是面露疑色,“假的?可是大家都这么说啊,难道说是那乔国老为自己的女儿贴金不成?”

  “不不不,我摇头不是说乔国老的女儿不是国色天香,我是叹你们兄弟两个是真的长大了,特别是二弟,出山便是做了蜀汉的丞相,大哥不及他。”

  诸葛瑾哭笑不得,自己这三弟,虽然从小就古灵精怪,怎的这长大了也这般的不让人放心,难怪孔明要嘱咐好几个方案给子衡。

  “噢?是真的?那大哥可与乔国老相识?”

  诸葛均立马拉住诸葛瑾的手,其意不言而喻,若是大哥与乔国老相识,那便快些带均去拜访乔国老,均也好借机结识乔国老那国色天香的两个女儿啊。

  “孔明平时就教了你这些吗?”

  诸葛瑾皱着眉头,看着这一脸急色的诸葛均,一时竟是没有好脸色,拂袖一甩,便是扬长而去。

  诸葛均却是毫不在意,只因二哥说了,自己在成都怎样,便在东吴怎样,这样才能安然回蜀,否则只怕是回蜀遥遥无期了。

  “大小姐驾到,速速让道!”

  突然一阵马蹄嘶鸣声,诸葛均回过头去,只见一个妙龄女子,骑马在街道疾驰,撞倒掀翻了不知多少摊主小贩,眼见那匹骏马就要撞上自己,诸葛均面色一变,竟是呆在了原地,不知如何躲闪。

  “吁!”

  女子在诸葛均面前急忙勒马止住,扬手就是一鞭子抽在诸葛均身上,“哪里来的小子,没听到本小姐的话吗?连本小姐的道都敢拦,不知死活是不是!”

  诸葛均疼的龇牙咧嘴,没想到这个女子竟是如此蛮不讲理,自己在闹市纵马也就算了,竟然还出手伤人,先前还说东吴的女子秀气,看来是均见识浅薄了啊。

  “大小姐!大小姐!”

  就在诸葛均准备出声骂人之时,前方又是闯来两人,气喘吁吁的跑到这个女子身旁,“大小姐,主上说了,不得在闹市纵马,您怎么又把马骑出来了,若是让主上知道了,您可能只是被说一顿,我们俩可就惨了。”

  说着,其中一人就是去拉住骏马,一人在女子身上扫视了一下,拍了拍胸脯,“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什么叫没事!这个人拦住我的去路,险些害我从马上摔下来,这也叫没事?”

  女子拿着马鞭一指诸葛均,挥手就是又要扬鞭,那仆人急忙拦住,“大小姐,您这不没事嘛,就不要和这些平民一般见识了,再说了,本就是您纵马闹市在先,若是闹到了主上耳朵里,主上怕是还会责怪大小姐的。”

  诸葛均微微皱眉,看着这个行事如此肆无忌惮的大小姐,“不知阁下是哪位大人府上的大小姐,在下倒是要去府上好好论一论这闹市纵马扬鞭之事!”

  “这位先生,该是称呼您先生吧,我家大小姐确实闹市纵马不对,但您拦住我家大小姐的道又是作何?先前也有人欲拦住我家大小姐而和大小姐攀上关系的人,可不是被大小姐打跑了,便是被我家主上带走了,所以还请先生不要多做计较的好,既是为我家大小姐省麻烦,也是为了先生您好。”

  诸葛均本欲要这什么大小姐道个歉就算了,但是这仆人竟然如此说话,那倒是要好好论一论了,“在下也不要你为在下好了,但请你告诉我,你家主上究竟是何人,在下定会前往府上为这一鞭讨个公道!”

  说着,诸葛均就是扬起袖子,露出胳膊上那一条刺目的血痕,这女子的一鞭,可是没有丝毫留力!

  “均倒是要看看,东吴哪位大人府上的千金教育的如此好!”

1234567891011下一页
扫码
作者一根漠竹所写的《逆写三国》为转载作品,逆写三国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逆写三国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逆写三国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逆写三国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逆写三国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逆写三国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