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山贼的诞生最新章节 > 山贼的诞生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山贼的诞生 连载中
分享山贼的诞生

山贼的诞生全文阅读

山贼的诞生作者:鲤锦锦

山贼的诞生简介:讲的是一群热血少年落草为寇、劫富济贫、替天行道的故事…… https://www.uukanshu.com
-------------------------------------

山贼的诞生最新章节第二十二章当街杀人
第二章落荒而逃
山贼的诞生全文阅读作者:鲤锦锦加入书架

  马战讲究一个“势”字,首先要有所向披靡的霸气,在气势上压倒对手,李秀杰蒙罗浮真人亲自授艺,传他虎头枪和猛虎枪法,他又每天心无旁骛,勤加练习,九九八十一式枪法,小小年纪,已学得一半有余。

  再看铁无敌,虽是也是名门正派出身,可他最擅长的还是掌法,一双铁砂掌,在江湖年轻一辈高手里面,起码能排前五,就连李秀武和他交手,都要避其锋芒,可他的刀法,那就算不得正宗,只是在别处求教得来,他本门又无名师指点,全靠自己琢磨,最多也就是个三流水平,也不知今天他抽的什么风,竟然还会选择马战,这就很让人怀疑他的用心。

  李秀杰虽然平时行事作风,看起来些傻乎乎的,可是一和敌人交手,他就会变他就会变得异常机警,这也是得益于这么多年,罗浮真人对他的不断锤炼和摔打,已经让他在下意识里面养成了习惯。

  他知道铁无敌这次选择马战,是一定有些把握的,因为他们之间已经交手很多次,对彼此都非常了解,在不断的试探进攻当中,李秀杰才知道为何铁无敌这次会这么有底气了。

  “呵,我当你这次武功又大进了,才会如此的嚣张,没想到也只是穿了一件锁子甲而已,你以为我的长枪就伤不了你了?”

  “哈哈,这次你尽管想朝我身上招呼便是,若是你能伤了我,我就直接把这件锁子甲送给你……”

  铁无敌胸前已经被李秀杰连刺了几枪,外面穿的衣服已经破了,这才让李秀杰发现了他的宝甲,可铁无敌也豪不在意,完全不怕被他发现,因为他觉得这次有了宝甲,自己肯定能赢!

  李秀杰看这宝甲果真厉害,要是一般的锁子甲,就凭自己的力道,早已经被戳得稀巴烂了,可铁无敌身上这件,自己的枪头在上面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他顿时就有些眼馋了,要是自己有这么一件,那就进可攻退可守,以后的实力肯定会大增。

  “好,我正缺这么一件宝贝,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李秀杰说着,手上的力道不由的又增加了几分,刺的铁无敌连连后退,可铁无敌也不像往常那样心慌,因为他这次很有底气,不怕受伤,他伺机瞅准了李秀杰的一个破绽,一把朴刀,直接就向他反向攻来,反而又让李秀杰退了回去。

  两人前几回合算是不分秋色,李秀杰却觉得有些灰头土脸,身上的怒气又增加了几分,一把长枪如暴雨梨花一般,根本就让铁无敌找不出任何破绽,只能不停的防御着,可李秀杰还是伤不了铁无敌,他索性就挥手用力一弹,直接就把铁无敌从马上弹了出去,灰头土脸的趴在了地上。

  “这次服不服,还不把你的宝甲交上来……”

  李秀杰看铁无敌又输了,觉得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他还是没有多少进步,一点难度系数都没有,简直是太让人失望,本想跟他要来宝甲,可谁知这小子却又赖账了。

  “哼,我只是输了而已,又没有受伤,这宝甲你可拿不走……”

  “你……”

  这话说的,让李秀杰差点忍不住,想在他身上多补几枪,可是被李秀武给拦住了。

  “行了,咱不要他的,不跟他一般见识,以后二哥肯定跟你寻摸一件,这场我兄弟赢了,下面你们谁上?”

  “震地虎果然是名不虚传,想不到赢的这么轻松,铁兄,我看你以后可要努力了……”

  几人坐在马上,一直在看着刚才的打斗,他们一直只是听说过两兄弟,还从未和他们交过手,所以还让铁无敌先试试他们,可没想到铁无敌败的这么快,李秀杰好像连五成的功力都没有用到,那接下来要想赢,恐怕还有些困难了。

  铁无敌也是个厚脸皮,完全就不在乎这些输赢,他这次本不想来的,只是得了朱大成和他们的好处,才顺便再来逛逛的。

  “哈哈,无妨,我也就是先给你们打个样而已,接下来可就看你们的了。”

  “好,那我们霹雳双雄就向两位李兄一同讨教讨教了……”

  马上又出来了两人,李秀武一看是他们,根据自己以往对他们的了解,那他觉得自己应该没问题。

  “我兄弟刚打完一场,让他缓口气儿,我一个人就能对付得了你俩,放马过来吧。”

  “李兄,你确定?”

  两人觉得李秀武有些托大了,这可是二对一,连李秀杰都有些不放心了。

  “二哥,你行吗?”

  “放心,他们练的也是拳脚功夫,那我还不至于会输……”

  李秀武小声对自己兄弟说了一句,然后就脱下外套,站在了场上,两人也同时下了马,站到了李秀武对面。

  李秀武的拳脚功夫也是有名堂的,拳是青龙拳,腿是龙象腿,两套功夫也是罗浮真人为李秀武量身打造的,李秀武每天也是勤加练习,若是有一天敢偷懒,那罗浮真人的鞭子可是不饶人的。

  至于这霹雳双雄,名头起来很唬人,可他们的霹雳拳法,李秀武和他们过了几招,觉得还不如铁无敌的铁砂掌来的实在,简直一点力道都没有,完全就是些华而不实的招式,也不知霹雳门是如何在江湖上存在这么多年的,还是因为他们俩人学艺不精?

  但因为他们两人,还是占了些优势,李秀武也不敢轻敌,沙包大的拳头,不停的抵御着两人的进攻,根本就无暇还手,不过他们俩人的腿上功夫好像不行,李秀武就上面防守,下面进攻,上下齐发,一时间还让两人手忙脚乱的。

  李秀武看他们节奏乱了,这可是个好机会,千万不能等他们调整过来,于是,他赶紧在腿上多加了几分力道和招式,直接就先将一人扫翻在地,然后趁另一人不备,双拳齐出,另一人也被击倒在了地上。

  “霹雳双雄,太弱了,恐怕你们也只能打过铁无敌了……”

  李秀武觉得自己还没用多少力气,他们就已经倒下,还不如刚才老四和铁无敌打的过瘾,霹雳双雄也是知深浅之人,知道他们和李秀武差的太远,也赶紧认输退下了。

  “李兄果然厉害,我们输了……”

  两兄弟连胜两场,后面的村民和手下都为他们欢呼起来,而朱大成他们这边,很明显,气势就比弱了许多,接下来,可就是他们五人一起了。

  幽灵五鬼看起来都很瘦弱,可他们在江湖上的名气,简直比两兄弟要大的多,他们五人的身法,简直是让人防不胜防,对于许多江湖高手,他们就是噩梦一般的存在,李家两兄弟从来没和他们交过手,可是觉得他俩加在一起,都未必是人家五人的对手,可是援军到现在都还没有来,他们俩也不能干等着,只能先硬着头皮上了。

  “接下来,可就要我们俩兄弟齐上阵了……”

  “好,我们五人向来一起,两位兄弟可莫要说我们以多欺少……”

  “这我们都懂,来吧……”

  他们互相问候了一下,都觉得对手不简单,刚下场正准备动手的时候,就被一根从天而降的竹棍儿给拦住了。

  幽灵五鬼还摸不清楚什么情况,两兄弟就已经慌了,他们看见这竹棍,就知道他们师父已经在附近了,才答应过师父不再胡乱比武的,结果又给破戒了,完了,完了,这次不知道还要被罚多久?

  “几位好汉,今天咱们就到此为止吧,我师父来了,你们快些走吧,朱大成,我知道你这次又是瞒着你姐夫偷跑过来的,你不想回去被收拾的话,赶紧留下一百两银子,咱们这事儿就算揭过去了……”

  “哼,我不信,我怎么没看见罗真人呢,你又唬我……”

  人的名,树的影,罗浮真人在所有江湖人士的眼中,那绝对是神一般的存在,且不说他以往的辉煌战绩,单看他调教出来的俩徒弟,就已经知道人家是什么水平了,这些个高手可不想跟真人遇见,已经准备先撤了,朱大成还有些嘴硬不想走,结果话刚说完,那根竹棍就凌空飞起,在朱大成那肉肉的脸上狠狠地抽了一下,让朱大成疼的直叫唤,赶紧骑马转身就准备往回跑。

  “银子……”

  “没有一百,只有几十……”

  两兄弟看朱大成要溜,还不忘提醒了一句,朱大成虽然觉得肉疼,可回去更怕他姐夫收拾,还是直接从腰间解下钱袋,扔给了两兄弟,然后带着这帮人都扬长而去了,就跟没有来过似的。

  “嘿嘿,还得了几十两,够咱们喝一顿酒了,回去受罚也值了……”

  “喝酒可要不了那么多,一半就够了……”

  李秀杰捡起地上的钱袋看了看,觉得这次也还不错,李秀武也看了看,觉得他们可不能全要了。

  他顺手就从钱袋里掏出了一大半儿的银子,交给了身后一位年长的老汉。

  “胡爷,把这些银子跟大家分了吧,我知道大家最近过的不好……”

第三章师父走了
山贼的诞生全文阅读作者:鲤锦锦加入书架

  “少爷,这可使不得,平日里,你们已经很照顾我们大伙了,我们可不能再收你们的银子了……”

  老汉急忙推脱了起来,其他的村民也都开始拒绝,可李秀武笑了笑,还是强行让他们收下了,并又说道:“现在世道不太平,大家的日子也都过的紧巴巴的,我也帮不了大家太多,只能尽一点微薄之力了,再说,这银子本就是朱大成搜刮的民脂民膏,不拿白不拿,就当是他还大家的,都拿着吧。”

  “谢谢啦,谢谢大少爷,您人真好,若不是您经常给我们免租,又一直在村里保护着大家,恐怕大伙儿早都没了活路,也跟其他村子一样,乱糟糟的了。”

  大伙看李秀武这么说,这都小心翼翼的收下了,这些银子不算多,分到每人手上那就更少了,但也能解了好多人的燃眉之急,让他们暂时的度过难关,至于以后的日子什么样,那谁也想不了那么远。

  “哈哈,都是乡里乡亲的,说这话就见外了,朱大成跑了,最近他可能都不敢再来了,大伙儿散了吧,我们也得回去了……”

  “那还是谢谢两位公子了……”

  “没事儿,万一再有人来骚扰咱们村,喊我们就行。”

  村民们不断的感谢兄弟俩,直到看他们俩人走远了,这才都陆续散去,不过兄弟俩这带手下回去的路上,可没有刚才那么开心,还不知道师父又该如何罚他们呢。

  刚到的家门口,老管家就已经在等着他们了,还没等他们发问,老管家就先自己解释了起来。

  “两位少爷,今天这事儿可真不能怪我,我刚上山,准备找刘武他们的时候,就遇见你师父正要下山,真人面前,我也不能说假话呀,所以,这就没办法了……”

  兄弟俩一听,这也真是巧了,不过也好,这次来的这些位高手,就是刘武他们那些个三角猫功夫,来了都未必打得过人家,有可能还是自取其辱而已,师父没露面就已经吓退了他们,高人,果然是高。

  “哦,那确实不能怨你,怪只怪我们兄弟俩今天运气不好,我师父人呢?”

  “大堂里坐着呢,不过看他今天的脸色,好像还能好一点。”

  “行,那我们去看看……”

  兄弟俩快步又向了大堂,看见师父正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悠哉悠哉的喝着茶,他们也偷瞄了一下师父的表情,好像确实没怎么生气,那就放心多了。

  “拜见师父……”

  兄弟俩赶紧朝着师父拜了一拜,可师父却好像没听见似的,还是自顾自地喝着茶,兄弟俩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保持原来的姿势,看师父何时消气。

  没想到这一等,差不多就有个一炷香的时间,兄弟俩的腰已经酸的不行,觉得快直接不起来了,真人这才不紧不慢的问了一句。

  “你们之前答应过我什么?”

  “答应以后不随便与人交手……”

  “那结果呢?”

  两兄弟知道师父肯定会有此一问,都不敢多说话,可是李秀杰觉得这次冤枉,还是忍不住还了一句。

  “那这也不能怪我们,是他们先来挑衅的!”

  “哼,要不是我最后出手,你们能胜得过人家,你们输了不要紧,老夫的面子往哪放,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滚出去给我站到明天……”

  “哦……”

  李秀杰也不敢反驳师父说的了,因为他知道越反驳,就罚得越厉害,师父说的站,可不是在外面紧紧扎一个马步,站一天就行了,而是单脚直接站在一根拳头粗的柱子上,一站站一天,期间反正是不能下来,不能喝水吃饭,但可以换腿,饶是这样,一般人也是受不了的,兄弟俩也是被罚了这么多年,才逐渐习惯了的,一天时间不算多,他们最长的记录是三天。

  李秀杰已经被罚出去了,可李秀武还是保持原来的姿势,继续在大堂里站着,师父不说话,他也不敢说,万一又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肯定要被罚的时间更长。

  “你的拳法现在练到第几重了?”

  “五重……”

  “才到一半,腿法呢?”

  “六重……”

  “那就你这点武功,也敢出去闯荡江湖?”

  师徒两一问一答,李秀武可比弟弟聪明得多,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更是压根就不敢反驳,师父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不敢,弟子以后一定用心练功,决不再随便与人交手……”

  “哼,就你们这两憨货,别人稍微一挑拨,你们就忍不住了,还是抓紧时间练功,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是关键,现在输了,还可以找借口说是你们年轻,可将来呢,你们要再输了,我这张老脸可就没处放了,你看人家周仝的徒弟,像你们这般年纪的时候,人家都已经当上副教头了。”

  “我们想参加武举,您也不允许啊。”

  李秀武说到这里的时候,那也很委屈,不是他们不想出去闯荡江湖,他们是早都想出去闯闯了,可是,您老人家不同意啊。

  “就你们这性子,既不懂得变通,也受不了委屈,第一天上任,第二天就能和上司发生冲突,第三天就能被朝廷通缉,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好好练功,将来有你们出头的机会。”

  “什么机会?”

  “该你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

  “哦……”

  这老头一到关键时候,又神神秘秘的,李秀武心中暗中揣测,可也不敢表现出任何的不满,罗真人看把兄弟俩都训斥了一顿,他们应该能老实几天了,这才又说起了今天下山的事情。

  “我今天下山,是准备出门儿几天,你们就好好守着家里,要是再敢给我捅什么娄子,我可不是罚你们站一天就能完了……”

  “您去干什么?”

  “几位老友好久不见,约我聚一聚,你也出去站着吧,我走了……”

  李秀武听说师父要出去了,那简直是欢喜的不得了,太好了,终于没人约束自己了,他灵机一动,又多说了一句。

  “那要不要我们兄弟俩送送您……”

  “别想偷懒,说不定我中途就会回来看一下的。”

  李秀武一开口,罗真人就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直接不给他任何机会,还有在敲打了他一下,李秀武立刻就老实了下来。

  “我明白……”

  “走了……”

  罗真人像风一样的就出去了,也根本就没搭理柱子上正站着的李秀杰,他知道自己一走,两兄弟估计又要闹翻天了,这也没办法,谁让两兄弟从小就是这性格,若不是当年他们爹娘临死前托孤给自己,自己也不可能真的就老老实实的守着兄弟几个这么多年。

  兄弟俩看罗师父出去了,又打了一个手势,赶紧让老管家跟着出去看一看,看人有没有走远,直到老管家回来了,说没问题了,李秀武这才让弟弟下来。

  “下来吧,师父出去要玩几天,暂时是顾不了咱们的……”

  “真的吗?师父这不会又是在试探咱们吧,他现在没有在暗中偷偷观察吧。”

  李秀杰还有点不敢相信,他师父这一招用的不是一两次了,他们兄弟两经常都会上当的,李秀武觉得担心,又分析了一下,按理说今天应该不会的。

  “这次的架势,应该是真的,算算时间,也该他们聚会的时候了,每年不都这样嘛,下来吧,被他发现又如何,无非就是再多罚几天而已,我才不怕!”

  “不好,来了……”

  这话音刚落,李秀杰就站在柱子上来了一句,吓的李秀武鸡飞狗跳,直接就金鸡独立,站在那柱子上。

  “我去……”

  可李秀杰这时却又跳了下来,看着他哥哥那样子,忍不住捂着肚子,哈哈大笑了起来。

  “二哥,你不是说你不怕吗?那怎么突然又站了上去?”

  “好小子,还学会吓唬我了,吃我一拳……”

  李秀武这才知道这是唬自己呢,直接又跳了下来,追着弟弟在院子里厮打起来,兄弟两没事儿干,整天都是这样打打闹闹的,老管家也习惯了,笑了笑,看没事儿了,就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兄弟俩厮打了一会儿,这才停了下来,大口喘着气,大碗喝着茶。

  “刘武他们今天上山打猎,何时下山,师父走了,把他们都叫过来,咱们哥儿几个今晚好好聚一聚呀。”

  师父不在的日子,那肯定得撒开了玩儿,不能把这几天时间给白白浪费了,李秀武喝着茶,忽然就有了主意。

  “他们可能还不知道师父走了,不敢来吧……”

  李秀杰也是这想法,这次得多找点人过来,李秀武就让兄弟上山找人,他在家里准备酒菜,顺便再多叫几个人。

  “那你赶紧去山上找找他们,让他们就别回去了,打好的野味,直接带到咱家里便是,我这就再找几个兄弟过来,顺便让下人再多准备些酒菜,一会儿好下酒……”

  “行,那我这就去了,估计一会儿就能回来,你赶紧准备着……”

第四章兄弟朋友
山贼的诞生全文阅读作者:鲤锦锦加入书架

  兄弟俩各自行动,不一会儿,就请了一大帮人过来,老管家也已经让人预备好了酒菜,尽管现在还没有到晚上,但人齐了,就开宴了。

  “二哥,四哥,真是对不起啊,我们今天真不知道朱大成会跑过来捣乱,否则,我们就不上山打猎,直接在村里等着他了……”

  说话的这位少年正是刘武,衣服穿的极其随意,发型也特别的夸张,一看就是还没过叛逆期,刘武就在隔壁村,他爹也是个大户,刘武还是独子,所以自幼也是娇生惯养,无法无天的,干出了不少的混账事儿,也没少让李秀武兄弟俩收拾。

  但刘武他们这些人里面,年纪最小,武功也最差,原本也想着拜罗真人为师,可罗真人收完李秀杰以后,就向江湖宣布,从此不再收徒,这让大家简直对李家兄妹是各种羡慕嫉妒恨的,一家原本就四个孩子,竟然还被罗真人给一锅端儿,全部收下了,这运气,简直了。

  不过现在除了李家老大在朝中混得不错以外,其他三人年纪尚幼,也看不出来有什么前途,而且李秀英还早早就嫁人了,现在所有江湖人就睁大着眼睛,看着这兄弟俩将来能有什么前途,但这都后话,继续说说宴会上的其他人。

  除了刘武最小,年纪最大的就是薛勇,和刘武一个村,也是同一个师父,拜的是乾坤刀万子峰,学的也是一手的好刀法,但都是由于现在年纪尚幼,武功尚浅,还没有出师,也没有正式的行走江湖,只是在县城周围有些小名气而已。

  除了他俩,还有董志、韩号、戚长功,这些人都是附近村子的,和李家兄弟都是一般年纪,也都会酷爱武功,约好将来要一起闯荡江湖,除了他们之外,剩下的大都是他们笼络来的手下兼保镖,他们平时除了练武,就是在附近招猫逗狗,惹是生非,但他们和朱大成不同的是,他们从来不欺负普通老百姓,而是经常收拾如朱大成一般的人。

  “不光是你们不知道,我今天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单看朱大成今天请的人,那来头都很大,可比咱们几个在江湖上有名气多了,也不知朱大成用的什么方法,竟能把这些人都请过来……”

  薛勇年纪在他们里面比较大,考虑问题也稍微成熟一些,他喝了几碗酒,又想了一想,就觉得这事儿有点不寻常,而董志他们,也都是同样的看法,平常朱大成来找麻烦,最多也就多带些手下而已,他哪有本事请这么多人过来。

  “这事儿确实是有点蹊跷,今天朱大成他不过就是仗着他姐夫的威势,在县里做作威作福而已,怎么可能请那些人过来出手对付咱们,这背后一定有什么原因,现在你师父走了,咱们可得打探清楚了,以防止他们下次再来袭击。”

  “有道理,你不说,我还真把这事儿给忘了,那我这就让人赶紧去县城打听一下,朱大成最近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李秀武下午还都没来得及仔细琢磨这事儿,可被他们几个三言两语一说,还真是有些后怕了,最关键的是,他师父临走的时候,也没交代这事儿,接下来该怎么处理,是忘了还是在故意考验他们,李秀武也琢磨不透师父的想法,只能先按照自己的想法来了,他赶紧把老管家叫来,给他吩咐了一下,让他们在县城的人,赶紧打听清楚一切,再回来汇报。

  可老管家说,下午的时候,他已经让人去县城打听了,估计明早就能有信儿了,这时候,可就真体现出一句话,姜还是老的辣,兄弟俩觉得自己再如何厉害,那还得有人给他们在后面帮衬着才行。

  既然已经打听去了,那他们也暂时不用想这事儿了,就继续喝酒吃肉,刘武他们今天上山可真打了不少好东西,肉味鲜美,有嚼头,这绝对是人间美味,要是再叫几个唱小曲儿的,那就更妙了。

  “我说,大哥,二哥,咱们这年纪也不小了,啥时候才出去闯荡江湖啊,你看人家都已经在江湖上成名成望的了,就咱们几个还默默无闻的待在这里,哪也不能去……”

  刘武一喝醉,就总会提起这事儿,他老是觉得自己憋屈,呆在村里委屈他了,开应该像小鹰一样,属于更广阔的天空。

  薛勇也喝醉了几分,他虽然也有些着急,可道理还是明白的,他可不像刘武这么的拧巴叛逆。

  “你才十几,着急什么,我都二十了,还不没出去呢,咱们先把本事练好,将来出去也不受人欺负,要不然,以后出去了就处处挨打,到那时候,可就没人在后面替咱们出头了,而且我还特意问过罗真人,他说咱们几个都是一起的,现在时机未到,让咱们都不要着急。”

  “哎呦,老是这句话,我听的耳朵都快要生茧了,时机未到,时机未到,这时机究竟是个啥吗?他怎么还没有到呢?”

  “臭小子,乱说话,啥都不懂……”

  看刘武又孩子气了,其他人笑了笑,也都不理他,这小子经常都是这样,他们也早都习惯了。

  “二哥,今天人不齐啊……”

  “齐了啊,该来的都来了,还有谁?”

  他们几个按年龄大小,从小就结拜为异性兄弟,薛勇老大、李秀武老二、董志老三、李秀杰老四、韩号老五、戚长功老六,刘武老七,除了他们七人以外,还有不少的编外人员,而董志问的,那就是编外人员,只不过李秀武是故意装糊涂,假装不知道而已。

  “我娇姐和茹姐啊,你不会真没请她们吧,完了完了,要是让她们知道咱们聚会没叫她们的话,那还不闹翻天了,不行,你不叫她们,我得去,我可怕了她们了……”

  刘武还以为李秀武真的没请她们过来,就站起来,嚷嚷着要出去,李秀武又一把拉住了他。

  “赶紧坐下吧你,大家都是一个村的,关系又这么好,我怎么可能不叫她们,只不过程老爹和吴老爹说她们俩今天早上就约着一起去县城里面逛了,下午的时候都还没回来,这可就怨不得我了,是她们自己没福气而已。”

  李秀武又解释了一下,那两位女侠,一个叫程天娇,一个叫吴雪茹,都是和李秀武他们几个一起长大的,而且她们身为女的,不爱女红,而爱武功,她们爹娘还都觉得世道不太平,特别支持她们练功,这就导致她们的性子越来越野,再加上她们本身都是女的,也没人愿意跟他们特别较真,所以从某种程度来说,她们俩才是这一片地方上,真正的土霸王。

  “哦,那就行,不过她们也真不仗义,去逛县城也不叫咱们。”

  “你愿意跟着去啊?”

  “不愿意,打死也不愿意……”

  刘武一想起陪她们一起逛街的情景,简直就觉得生不如死,简直真的太折磨人了,他脑袋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其他人都陪过她们两逛街,也都明白这种感受,她们不在,也挺好的。

  “那不就是了,她们俩不在,咱们几个也刚好稍微能清净一下。”

  他们几个还都觉得今天挺幸运的时候,刘武坐在最外面,就先听见了一声马叫,这声音好像很熟悉啊。

  “慢着,你们听见外面什么动静没有?”

  “好像听见了,这是她们的马,不好,两个女疯子,直接骑马闯进来了,我家的门槛又要换新的了……”

  李秀武也竖起耳朵听了听,只觉得马蹄声越来越近,然后放下筷子,就赶紧冲出去看,结果刚一跑出来,两匹大马就迎面停在了他的眼前,差一点就撞上他了。

  李秀武现在都不在意马儿有没有撞上他,而是先跑到门口,看起了自家的门槛,这次有没有坏,要是坏了的话,必须得让她们赔,结果真的被马蹄踏出了几个印来,还特别的明显,看来得换新的了。

  李秀武直接就走到她们面前,单手一张。

  “赔钱……”

  “不赔,看你那儿小气劲儿,这次我特别小心,压根就没踩上好不好?”

  程天娇嘴上虽说着不赔,可还是从腰间解下了钱袋,扔给了李秀武,李秀武也没看多少,只掂了掂分量,觉得应该差不多,于是就不准备还给她了。

  “反正有印,我不管,这银子刚够换新的……”

  “喂,我就剩这么点银子了,你要全部拿走啊……”

  程天娇看李秀武直接就把钱袋揣进了他怀里,她又着急起来,向李秀武讨要,可李秀武厚着脸皮,就是不给。

  “嘿嘿,不给,回去跟你爹再要,我知道,他最近可又刮了不少钱。”

  “那钱袋给我,你都拿了我多少个钱袋了?”

  “不给,我都留着,将来拿到集市上去卖钱……”

  “你敢!”

  两人说着,看样子又要吵起来,吴大姐看他们又这样,无奈的摇摇头,又阻止了一下他们。

  “行了,你们小两口,都这么大了,还跟个小孩子似的,整天闹着过家家,他不给你钱袋,你没钱的时候,再问他要不就行了,他还真的能忍心让你没钱花啊……”

第五章酒足饭饱
山贼的诞生全文阅读作者:鲤锦锦加入书架

  “哼……”

  娇姐冷哼了一声,不再言语,便和茹姐手挽手走了进来,而李秀武让下人给她们拴好马以后,这才跟着又进来了。

  “娇姐,不是说你们去县城逛街去了吗?怎么突然又回来了?”

  “别提了,县城今天乱糟糟的,一点都不热闹,没什么可逛的,我们快晚上的时候,就回来了,刚一到家,我爹说你们找我们吃酒,我们就骑着马赶紧过来了,生怕来的迟,你们又散了。”

  娇姐大大咧咧的就坐在了座位上,先喝了口酒,润了润嗓子,然后这才说了起来,其他人最近都在家里,也没出去活动活动,根本不知道县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

  “县城怎么了?难道也出了什么事儿?”

  “你们不知道啊?”

  “不知道,什么事儿?”

  “朝廷前几日抓了一帮山贼,今天正公开审理呢,好多人都跟着去凑热闹了,你们竟然都不知道,都没怎么跟着去看看……”

  “抓住谁了?还能有这么大动静?”

  “乌云山,钱老大他们……”

  “乌云山,不可能吧,他们那里的兵马加起来都有上千人了,而且高手无数,就凭一个小小县衙里面的官差,能把他们全部抓住?”

  他们一听是钱老大他们,这还都有些怀疑,人家那么大的势力,朝廷派人剿灭了好几次,都无功而返,这次能成?

  娇姐她们原本也不相信的,可今天亲眼看见钱老大他们被压在了县城里,也不由得她们不相信了。

  “他们上次截了那么一大笔皇纲,朝廷这次专门来了钦差,还调来了一大帮军队和武林高手围攻他们,他们再厉害,也不可能是朝廷的对手啊,听说今天有人想劫法场,也被一网打尽了,乌云山,我看这次是彻底完了。”

  “哦,那就怪不得了……”

  “怪不得什么?”

  李秀武还没多想钱老大的事儿,却是忽然想明白了朱大成今天是怎么回事儿了。

  “怪不得朱大成今天能拉一大帮高手过来,我还以为他得了什么奇遇呢,没想到还是借了朝廷的势力。”

  “朱大成今天又来闹事儿啦?”

  “你在县城,你都不知道吗?”

  “废话,县城那么多人,我又没遇见朱大成,我哪能知道,那你们又打退他了?”

  “咳,他们几个上山打猎去了,就我们兄弟两在,差点折了进去,多亏我师父及时出手,才吓退了他们。”

  “那就好,那小子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货儿,改天咱们偷摸溜进县城再去教训一下他,让他最近都不敢来,再等朝廷的人马一走,恐怕他见着我们,又跟条哈巴狗似的了。”

  李秀武他们一想,也是这个道理,朱大成本来就是欺软怕硬,要是没有了靠山,那他以后肯定不敢随便过来捣乱了,也就不用再担心他了,还是再回钱老大他们。

  “我之前还担心他呢,现在看来,也不用担心了,你赶紧再说说乌云山,钱老大他们真的都全被抓住了?”

  “那还能有假,我们今天瞧的真真儿的,他残余的几个手下,本来想劫法场,结果正中下怀,全部被抓住了,应该是没有了……”

  “那我程老伯他们会不会牵扯进去,他们还有好多东西藏在乌云山呢……”

  刘武像外面瞅了瞅,看没人偷听,这才悄悄地问起来娇姐,平日里抢劫朝廷钱财的,可远不止钱老大他们,钱老大他们只是最大的一伙儿,还有零零散散的好多人,其中就包括了娇姐她爹他们,白天装模做样的耕种,晚上就经常干起了不法的勾当,和钱老大他们也是来往的非常密切,刘武还有些担心这次会把程老伯他们也牵扯进去。

  “肯定不会,钱老大为人那么仗义,而且这次又是必死无疑,没必要在把其他人牵扯进来,而且我看我爹今天一点也不担心,应该没什么事儿,就是不知道乌云山的那些宝贝,朝廷是不是全部搜刮走了?”

  娇姐还有认真分析了一下,觉得他碟子应该没多大问题,要不然,她现在就不是坐在这里喝酒,而是赶紧收拾东西准备搬家了。

  “那等过几天风平浪静以后,程老伯带人看看去就行了,反正都是劫的朝廷的,丢了就丢了。”

  “嗯,打不了下次再劫……”

  “我看最近得消停一段时间了,钱老大他们上次动静闹得太大了,所以朝廷才会迅速派人剿灭他们,要是刚剿灭,程老伯他们又闹事儿的话,那朝廷肯定又会派人来的……”

  几人都共同举杯,算是为成钱老大他们祭奠了,那些人在他们年轻人心目中,可都是偶像一般的存在。

  “唉,可惜了,咱们本来还约好学成武艺之后,就直接投奔钱老大他们的,现在一下子就丧失了目标,以后也不知道该投奔谁了。”

  “谁说不是呢,这方圆几百里,就钱老大的势力最大,武艺最好,为人也最为仗义,少了他主持大局,我看咱们这一块儿地方又要起内讧了。”

  “没办法,毕竟还都成不了气候,而且有意境,有钱老大的例子摆在面前了,我看其他人,恐怕以后都不敢轻易动手了。”

  “那不如?”

  “不如什么?”

  刘武已经喝的有点多了,这一喝多,就又开始说起了胡话。

  “不如咱们几个趁机也拉一队人马,然后揭竿而起,再把周围其他人一收拢,那咱们可就能成大事儿了。”

  “你小子口气还挺大,就咱们几个里面,现在秀武的武功最厉害,他最多也就在江湖排个二流高手而已,还没等咱们去收拢人家,人家就已经先把咱们给收拢了,说不定咱们刚刚准备行动,朝廷就已经派官差来把咱们给逮进大牢了。”

  “不至于吧……”

  薛勇瞪了他一下,说的这明显不切合实际,就是他们想动手,也得在积攒实力,等以后吧。

  “怎么不至于,朱大成整天让人偷偷盯着咱们,就是想不停的给咱们找茬,咱们要有任何风吹草动,朱大成那边都能第一个知道。”

  “那咱们太憋屈了,英雄无用武之地啊,只能和酒吃肉了。”

  “知足吧你,你看村里好多人现在过的什么日子,这世道可真是越来越不好了。”

  “唉……”

  说到这里,大家又忍不住开始叹息起来,记得小时候,大家日子还都过的挺丰衣足食的,这才短短几年,就已经快活不下去。到处乱匪丛生了。

  “我还没来得及问你们,今天怎么敢在秀武几把吃酒了,不怕罗老头过来收拾你们啊……”

  茹姐看他们今天的聚会有点突然,就忍不住问了一句,李秀杰已经喝的头昏脑涨的了,说起话来也蛮不在乎的。

  “走了,早都出去了,估计好几天都回不来,咱们尽管折腾吧……”

  “我说呢,来,都满上,喝酒,今晚不醉不归……”

  “喝……”

  他们这才又继续喝酒吃肉,有说有笑起来,尽管现在外面的世道如何复杂,可在他们这一方小天地里,大家过的还都挺幸福的。

  一群人一直从前半夜折腾到了后半夜,醉得都已经不能起身儿了,干脆也不回去了,让下人给各自的家里捎个口信,今晚就睡在这里了。

  李秀武他们家空房多,人又少,每人随便找了一个房间,就直接躺下睡着了,这一觉醒来,都已经快晌午了,没人督促练功的日子,真舒坦啊。

  李秀武伸伸懒腰,这才下了床,正准备穿衣服的时候,还发现娇姐的钱袋在自己这儿,他于是又把她钱袋里面的银子,倒在自己的钱袋里,然后把她的钱袋,和之前他搜集到的钱袋放在一块,这么多年,差不多也有几十个了。

  李秀武自己也不知道攒着这么多钱袋有什么意义,反正就是觉得喜欢,他从小和娇姐也是属于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按理说,像他们两人这种情况,早就应该定娃娃亲的,可偏偏李秀武他爹活着的时候,和程老爹特别不对付,两人一言不合,就会大打出手,好像李秀武他爹还放了狠话,将来秀武娶谁也不娶娇姐,程老伯倒是大气,也从来没和李秀武他爹计较过这些。

  后来他爹倒是真的给李秀武找过几门婚事,结果也都不了了之,直到前几年李秀武他爹不在了,李秀武从此也就撒开了欢,光明正大的和娇姐在一起玩耍,要不是李秀武师父一直拦着,恐怕李秀武早都有上门提亲的打算了。

  罗真人就一直对李秀武说,他的这门功夫,童子身练最好,趁着年轻,尽快先把武功炼到小成,再考虑其他的事情,要不然等成了亲,有了家,那心思难免就要分出去一些,这对于家庭和练功,都是大大不妙。

  李秀武虽然现在也不太懂这些道理,但爹娘不在了以后,他就很听师父的话,师父说什么就是什么,反正他老人家肯定说的有道理,也根本不给自己任何反驳的机会。

第六章长长见识
山贼的诞生全文阅读作者:鲤锦锦加入书架

  李秀武出来的时候,其他人也都刚出来不久,都正在院子里活动筋骨,他们这群人好武不好文,从小就没去过几天学堂,还是考虑到最起码要能识文断字,才请来先生,念了几天书,剩下的时间,那都用来练武和招猫逗狗上了。

  他们醒来的时候,老管家早都把家里里外外的大小事情全部安排妥当了,李老夫人和李老太爷先后去世以后,家里的琐事,都是由老管家一手操持的,包括年前李秀英出嫁,老大离的远,朝廷事情又多,那都是由老管家一直张罗着一切,要不然,就凭两兄弟的不着调,这肯定就让人笑话了。

  看见他们都醒了,老管家这才让人去预备饭菜,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他们这是连早饭和午饭连在一起吃了,李秀武也正准备活动活动的时候,老管家这又走过来,说起了昨天的事儿。

  “二少爷,我已经让人去县城里打探过了,和昨天程小姐她们知道的差不多,钱老大他们今天已经被押去京城,估计马上就会问斩,朱大成没了倚仗,应该暂时不会轻举妄动了。”

  “那就好,咱们也懒得与他计较,毕竟人家和县太爷还有那层关系……”

  李秀武边练着拳,边和老管家说这话,不管师父在不在,每天练功那都是必备的功课,这点儿李秀武已经养成了好习惯,已经不再需要人监督了。

  “这话不假,不过昨天手下打听的时候,还听衙门里的人说起一件事儿,好像透着点古怪。”

  “哦,啥事儿?”

  李秀武本以为又是些鸡毛蒜皮之事儿,所以虽然听老管家一直说,可手上根本就没停下来,不过李秀武看老管家对于此事,倒挺重视,莫非,还真有什么稀奇不成?

  “听衙门的人说,林重得罪了高太尉,已经被革职查办,现在正被发配兰州,戍守边关去……”

  “林重?就周仝徒弟,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的那位?”

  “正是他……”

  “嘿,这倒是巧了,师父把我和他做了一通比较,猛夸了一下他,没想到他就惹祸了,该,去就去呗,反正那是他的事儿,也跟咱没多大关系。”

  李秀武心说,这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师父也不看看,林重和自己差了多少岁,他怎么不和大哥比呢,大哥的官,可比他要大得多,现在他犯事儿了,李秀武也不怎么放在心上。

  “要是这样,也就算了,可听衙门里面的人偷偷议论,高太尉好像不打算让林重活着到兰州,而是想让人在中途了结了他,前几次好像都差了一点儿,这次他们好像发了狠,一定要让林重丧命,否则,到了凤翔府,那可怜就是师相公的地盘了,他们可就不好动手了。”

  “这么狠?林重究竟犯了什么事儿,能让高太尉恨得这么咬牙切齿的。”

  “这个还真不清楚,不过,他们总是要经过这里的,人咱们要不要救?”

  李秀武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儿啊,看来林重这次闯的祸也不小啊,这让他一时倒真是有些犹豫,觉得这事儿有点棘手。

  “这事儿,师父也不在,我都不知道该问谁,按理说,周老头活着的时候,和师父又不对付,他徒弟跟咱也没多少来往,没必要救他,可是不救的话,林重死了,师父回来万一知道了,心肠又一软,我可要遭殃的,这还真是难办了……”

  “那要不咱写信问问大少爷?”

  “来得及吗?”

  “估计来不及……”

  “那我想想……”

  李秀武停下来,在原地好好想了一下,他虽然是个粗人,不经常动脑子,可最起码的道理,他还是能懂的,有些问题,在他这个年纪,也大概能想清楚了。

  “救,这人咱得救,师父要是在的话,肯定也是这想法,他那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毕竟也是故人之子,他岂能弃之不管。”

  “我也这么觉得,人咱们得救,那我现在就让人再去打探打探,看林重现在到了哪儿?朝廷都派了哪些人来截杀林重……”

  “嗯,可千万小心,别提前暴露了咱们。”

  “那不会……”

  老管家和李秀武也是同样的意见,他又火急火燎的出去了,留下李秀武在原地,这一时间,还没心思练武了,又开始琢磨起了这事儿。

  “二哥,想啥呢?这么投入?”

  李秀杰过来一猛拍他二哥的肩膀,直接就让李秀武矮了一截,你要说他这打招呼的方式也很直接,一般人还真受不了,弄不好还会跟他着急,也就李秀武这么多年,早都习惯他了,也懒得跟他还手,省的又纠缠不清了。

  “说了你也不懂,练你的武功,师父不在,你可别想着偷懒。”

  “明明是你偷懒好不好,你都歇半天了。”

  “好,好,好,练功!”

  李秀杰这纯粹是个憨人,除了练功打架,就真的什么也不会了,李秀武有心和他商量,也商量不出个所以然,干脆就先听信,然后再做决定。

  其他人在李秀武家里活动了一会儿,就陆陆续续先回家去了,两兄弟也没啥事儿,又不种地啥的,就一直练功到了晌午,娇姐又登门而来了。

  “我说,你们休息休息好不好?”

  娇姐喊了一嗓子,李秀武就立刻停顿了一下,问了起来。

  “有事儿?”

  “我爹让你们过去吃饭。”

  “哦,那老四,停下来吧……”

  他们一看日头,还真到吃饭的时候了,估计家里这会儿也已经做好饭菜,等着自己吃了,但程老伯有请,他们俩兄弟还得去啊,做好的饭菜,就让管家和下人们吃吧。

  两兄弟擦了擦汗,洗了把脸,换了身衣服,跟着娇姐就来到了程家,程家这也是富户,而且现在可比李家有钱多了,关键是程老伯晚上没事儿干,睡不着的时候,经常去捞外快,两兄弟可就没那么大的本事儿了。

  程家他们也经常来,这就跟到了自己家一样,他们也不客气,径直进来,走到大堂先问候了,先了问候了程老伯一声,也跟其他几个兄弟又打了声招呼。

  “坐下吧,知道昨晚你们都吃好的了,所以今天中午的饭菜也不太丰盛,就是些面食,你们凑合着吃吧,可别嫌弃啊。”

  程老伯也有个四五十岁了,看起来人非常的精干,他年轻的时候,一直在外闯荡江湖,直到中年闯不动的时候,这才回家娶妻生子,也就娇姐这一个宝贝女儿,所以,平时就把他们这些小子们,也当做自己的儿子一样看待,说起话来,也根本不和他们见外。

  “呵呵,我们可就好这一口儿,顿顿吃面那都行啊,程伯家里厨子的手艺,那绝对是一个正宗,我看就是东京里的那些个大饭馆,都也比不上家里厨子的手艺。”

  几个小子看着面前的大碗,那不由得就傻乐了起来,还是程老伯了解他们,要说什么山珍海味,都不如这一碗面来的过瘾。

  “呵呵,东京的面食,那跟咱们这儿的味道,可就差了点儿,毕竟地方不一样,你们吃的习惯就好,赶紧趁热吃,不够还有的是。”

  程老伯又招呼了大家一下,然后都各自端起面前的大碗,狼吞虎咽了起来,这都是村里人,吃饭也用不着讲那么多规矩,怎么高兴,怎么来,就连娇姐和茹姐,原本都是萌妹子,也从小被她们爹培养的跟糙汉子一样,吃起饭来,也毫无形象可言。

  差不多每人平均都吃了两碗多,这才觉得饱了,躺在椅子上,都喝着茶水,别提有多舒坦了。

  “今儿个叫你们来,可不光是让你们吃饭,你们下午的时候,还得跟着我去辛苦一趟。”

  “这次咱们走哪儿?”

  听老伯这么说,大伙儿一下都打起了精神,老伯能叫他们干的事儿,那肯定都够刺激,往常都是这样,他们想这次肯定也不会例外的。

  “钱老大折了,乌云山上的宝贝,朝廷也只搜去了个皮毛而已,咱们下午去趟乌云山,晚上的时候,赶紧把那些个宝贝们转移了,要不然,后面万一乌云山再去了别家人,时间一长,那可就很容易被他们发现了,我们的人不多,所以才把你们招叫过来,大家人多力量大,晚上转移的也快些。”

  “这没问题,我们这几日也没什么事干,就全听老伯的安排。”

  大伙听是去乌云山,这可都是激动不已,那可是江湖豪杰聚义之地,他们以前都没机会去的,现在虽然乌云山风光不再,但还是可以去瞻仰一下的。

  “其他人呢?”

  “没问题……”

  程老伯看了看大伙,却发现两个女孩也露出了一副期望的眼神,程老伯想了想,这次老吴也要去,那干脆也带上她们吧,应该没多大风险的,两女孩一听,也都特别的激动,要知道以前这种事情,她们就只能呆在家里的。

  “那好,就都去,两闺女这次也跟着走,也让你们见见世面,长长见识。”

  “好啊,这次终于能带上我们一起了……”

12345下一页
扫码
作者鲤锦锦所写的《山贼的诞生》为转载作品,山贼的诞生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山贼的诞生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山贼的诞生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山贼的诞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山贼的诞生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山贼的诞生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