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三国风云异录最新章节 > 三国风云异录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三国风云异录 连载中
分享三国风云异录

三国风云异录全文阅读

三国风云异录作者:汉遥

三国风云异录简介:穿越三国,搅动风云,权倾天下,唯我独尊。 https://www.uukanshu.com
-------------------------------------

三国风云异录最新章节写不下去了
第2章:0香楼
三国风云异录全文阅读作者:汉遥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大早,刘元便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

  “谁啊,不让人睡一个安生觉。”刘元打开房门不满的道。

  只见管家恭敬的站在门口。

  “少爷,您去南阳的车马已经备好,一应文书到了南阳交由当地署衙便可。”管家恭敬的递给刘元一个布袋道。

  刘元打开布袋,只见里面装着有关于自己入籍南阳的一些文书,还有差不多一千钱左右的盘缠。

  “哼!”刘元冷哼一声拿过布袋,迅速的穿衣洗漱。收拾了一些衣物和钱之后便立刻离开了刘府,在刘府大门外,一辆马车停在那里,刘昭坐在车头,两个丫鬟站在马车两侧,脸上多有不悦之色。

  “上车,走。”刘元对着三人道。

  两个丫鬟跟着刘元坐进了车厢。

  “驾。”随着刘昭挥动马缰,马车缓缓行驶开来。

  “呼。”刘元感受着马车的颠簸,不禁长吐一口气。

  “妈的,终于他娘的自由了。”刘元心中想到。

  ……

  南阳和南郡的距离说远不远,只有几百里。但是说近也不近,毕竟在这个只有马车做脚力的年代。刘元一行人,足足过了三天才到了南阳,原本从江夏走水路,一天就足以,但是水路的费用较高,而且刘元也舍不得这匹马。虽然不是什么好马,也就千八百钱,但是就地卖掉,价格会折上很多。

  “终于到了。”马车缓缓驶入南阳城,刘元便已经迫不及待的走下了马车。刘昭便驾驶着马车跟在刘元后面,南阳城的街道上没什么行人。比起南郡来,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一个时辰后,刘元从一家酒坊走了出来,此时,刘元已经是这家酒坊的新主人了。

  “少爷,大夫人来信说了,让我带着您去署衙递交文书,然后再带您去宅邸。”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跟着刘元道。

  “行。”刘元应道。这个中年男子名叫孙唤,算是这个酒坊里的半个管事人,在酒坊呆了有二十多年,对这座酒坊乃至于整个南阳城的事情,是再了解不过了,刘元一到这里,便任命了他做酒坊的掌柜,而自己,则专门管账。毕竟刘元在大学里专门就是学这个的,这酒坊一个月的收益颇为客观,刘元自己获得的,不足酒坊收益的三分之一,自己管账,偶尔还能多捞一点好处。

  一刻钟后,孙唤便带着刘元来到了南阳署衙内,不足半刻钟,孙唤已经帮刘元处理好了一切事情。

  就在刘元准备离开之时,刘元突然听到了署衙外传来了一阵整齐而有力的脚步声,紧接着,一名十七八岁的青年男子在两队士兵的簇拥之下走进了署衙,孙唤立刻拉着刘元站在了一遍,待士兵全部走进署衙之后,孙唤这才拉着刘元走出可署衙。

  “什么人啊!好气派。”刘元感兴趣的道。

  “那人听说是荆州刺史的大公子,最近奉命来巡视南阳的,叫,叫什么来着?”孙唤对着刘元道。

  “刘琦。”刘元想到了这个名字。

  “对,就是刘琦。”孙唤一拍脑门道。

  “天呢,那就是刘琦,我记得他在历史上挺惨的,先是被自己弟弟和后妈坑了,然后好不容易混了个荆州牧的头衔,还被刘备送去的十几个美女给榨干了。诶,他不应该驻守江夏吗?怎么跑到南阳来了。”在去酒坊的路上,刘元不禁想到。

  突然,刘元猛的站立在原地不动了。

  “对啊,他去江夏是诸葛亮教他的,现在刘备还没来荆州呢!诸葛亮也才十九岁。他就在南阳啊!对啊!卧槽,那这么说来,如果我现在结交了诸葛亮,等他当上刘备的军师,是不是也能给我一个小官当当,不行不行,蜀国最后败了呀,最后三国尽归司马氏,诶,那我是不是得去找司马懿,他现在干嘛来着……”

  “少爷,少爷。”就在刘元沉思之中,孙唤的生硬把他从想象中拉了出来。

  “啊!有什么事情吗?”刘元看着孙唤道。

  “没什么,该走了。”

  “哦,哦!”孙唤连连点头道。

  ……

  两天后,在南阳的一处只有六七间房的普通的宅邸之中,刘昭正在院子之中劈柴。

  刘昭将一根大腿粗细的木头立于木墩之上,手起斧落,木头应声而断,被劈成了两半。

  “好。”刘元依在门框边叫好道。

  这刘昭的力气,不可谓之不大,刘元在相处的这几天发现,刘昭现在才十四岁,力气就比一个成年男子还要大上三分。干起活来十分的干脆利落,只不过,吃的比小翠说的还要多,一顿饭光是脸大的大饼,刘昭一顿就能吃五六张,粥饭更是一顿能吃七八碗。刘元估计,自己一个月三石的粮食,刘昭一人就能用去一石,自己再和两个丫鬟用去一石,加上柴米油盐之类,一个月,最多剩下一石粮食,四五百钱。

  这几天,刘元一直在思量如何可以傍上司马懿,但是刘元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现在的司马懿在哪里,而且司马懿得势应该是在五十年后,自己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还不一定呢。

  “算了,不想了。听孙唤说,今天有一批酒要送到百香楼去,这我得看一看呢!”刘元心中想道,微微一笑,然后从自己的钱盒子里面点了四五百钱装在荷包之中便出门了。

  这百香楼,据孙唤告诉刘元,那是南阳一带青年才俊的日常消遣去处。南阳的青年才俊在百香楼中饮酒赋诗,舞文弄墨,而且这百香楼中还有伶人的表演。这就激起了刘元的兴趣,毕竟这种场所,刘元以前也只能在电视中看到过。而且刘元也特别想看一看那么多文人雅士聚在一起吃牛逼是个什么样子,自己运气好的话,自然也能结交那么一个两个的,当然了,最关键的是,还是要看看这伶人。据刘元所了解,在当今,但凡有点姿色的女子,自己还能看到的就只有这伶人了。

  百香楼中,刘元将酒钱收清之后,便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现在虽然未到晌午,但是百香楼中已经陆续有各种儒士打扮的人缓缓进入。

  刘元本想点一些东西边吃边等的,但是当刘元看了一眼墙上所悬挂的价牌之后,刘元便忍住了。同样的酒,明明是刘元刚刚送来的,价格却翻了五倍以上。刘元只得点了一小壶酒以及一叠普通的盐水煮肉。

  “嗯。”

  过了一刻钟,刘元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刘琦。他与四五个儒士一起径直走上了二楼。

  “哦,对了,他是个色中饿鬼,也不稀奇回来这种地方了。”刘元看着刘琦自语道。

  终于,过了半个时辰,整个百香楼中都坐满了人,已经开始有人喝的酩酊大醉胡言乱语起来。

  “这种酒都能喝醉,人才啊!”刘元拿起酒杯,饮了一口道。

  这时,在百香楼中间的一处半人高的方台上,几名男子搬出一些刘元见都没见过的乐器开始敲打弹奏起来。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刘元看到一名中年男子站在方台之上和着乐声唱了起来。

  整个百香楼之中的嘈杂声顿时小了许多。看着周围的人脸上露出的陶醉之色,嘴中还伴随着轻哼,刘元只觉得一阵困意袭来。

  接连两三刻钟,方台之上陆续换了四五波人,但是都是男子,而且他们所表演的内容,在刘元看来,大都无聊至极。

  “算了,失策了,走吧!”刘元摸了摸脸,站起来失望的道。

  “这位小兄弟,怎可现在就走。”这时,一名看起来二十来岁的儒士叫住了刘元道。

  “怎么,这位先生,我觉得无聊困倦的不行了。不走,难道睡在这里啊!”刘元打了个哈欠道。

  “小兄弟可能有所不知,前几日听闻,这百香楼来了一位才女,琴棋书画,无所不通,而且舞姿曼妙,当属世间一品。其样貌更是天仙下凡,可比幽王之褒姒,纣王之妲己。”儒士笑着对刘元道。

  “嗯,真的吗,今天会出现吗?”刘元听到这里一下子来了精神问道。

  “那是自然,不然的话,那刘琦公子怎会特意来此呢!”儒士看了一眼楼上道。

  “这样那我就再等一会儿,我这里这么久了,一个好看的都没见过。”刘元又坐了下来道。

  

第3章:以诗易曲
三国风云异录全文阅读作者:汉遥加入书架

  “小兄弟说什么?”儒士问道。

  “没什么,我说,既然如此,那定得留下一看,认识一下也好嘛!”刘元笑嘻嘻的道。

  “此等仙姿,岂是我等可以结交的,单单是看上一眼,已经是三生有幸了。”儒士满脸期望的道。

  刘元提起精神,又看了一刻钟,可是当所有乐器都往下撤的时候,也没见有女子出来。

  正当刘元疑惑之际,一个声音从楼上传出。

  “在下听闻天香楼来了一位妙人,所以特意自襄阳而来,已在此等候了三日,却仍未见到,不知今日可求得一见。”一名青年男子的声音从楼上传出。

  “对啊,我们都是听说天香楼来了一位妙人才来这里的,怎么没有啊,莫不是你这天香楼诓骗我等。”一个声音在楼下附和道。

  紧接着,又有许多的声音接连响起。

  这时,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走上了方台。

  “秦老板。这到底有没有妙人呢!今日你这天香楼可是来大客了你知道吗?”

  刘元顺着声音看去,赫然是和刘琦坐在一起的一个男子喊道。

  “知道,知道,在下自然知道来了贵客,只是,原本说好的,康姑娘愿意在本店献曲一首。可是中午康姑娘却又突然拒绝了。”中年男子有些难为情的道。

  “为何拒绝,难不成是你出价太少。”一名男子喊道。

  “非也,非也,本店可是出了二十金呢!”

  “二十金算什么?我家公子愿意出两百金只愿见得姑娘一面。”坐在刘琦身边的一名男子喊道。

  满座哗然。刘元也差点将喝进去的一口酒喷出来,两百金什么概念,一金是五百钱,两百金就是十万钱。刘琦一开口,把刘元好几年的收入就送出去了,只为见上一面。

  “太豪气了吧!”刘元不禁感叹道。

  “非也,康姑娘不是因为钱的事情。”

  “那是因为什么?”

  “我若说了,诸位不要怪罪的好。”中年男子为难的道。

  “不怪你,说便是。”刘琦开口道。

  “那好,康姑娘说了,高雅之音,入不得粗俗之耳。”

  “什么,说我们粗俗,怎么会,这里坐着的,可都是饱读诗书之辈,怎会粗俗。”一名儒士不满的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康姑娘说了,诸位可当场赋诗一首,谁的诗中康姑娘的意,康姑娘可为他一人献曲。”中年男子随后不紧不慢的道。

  “既是如此,我先来。”一名二十余岁的青年男子站起身来道。

  “想必这是姑娘在考较我等是否配听姑娘的一曲,那么我先来:明眸笑靥,倩影翩翩……”

  青年男子一首诗吟毕。四座无语。在刘元听来还是极其不错的。通篇都在夸赞这个所谓康姑娘的美貌。

  这时,一名丫鬟打扮的人下楼跑到中年男子耳边嘀咕了几句,中年男子开口道:“康姑娘说,诗文初听悦耳,但细细品来,不免流于俗套。”

  “什么,陈公子的诗词都不可以。”听到中年男子所说,四座哗然,似乎青年男子在他们之中,颇有名望的样子。

  “看样子在下无缘得见姑娘真容了,告辞。”陈公子说完便迅速的离去了。

  随后半个时辰,有二十余名男子都现场赋诗,但是没一个让康姑娘满意的。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刘琦在内。

  ……

  “姑娘说公子的诗粗俗不堪,皆是市井鄙陋之言,公子当羞于面人。”就在中年男子说出康姑娘对最后一个男子的评价时,刘元竟然忍不住的笑出了声来。倒不是因为诗有多么可笑,刘元反正听不太懂,只是那名吟诗的儒士,脸色涨得通红,加上本来就有些胖,现在看起来颇具喜感。

  刘元这一笑,本来不怎么打紧,可偏偏这百香楼内此时静的出奇。

  “小兄弟,你所笑之人是南阳太守之子。”刘元旁边的一个男子小声道。

  刘元的笑容顿时凝固住了。

  “你笑什么?”男子看着刘元恶狠狠的道。

  “没什么,突然想到了一个笑话。”刘元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道。

  “你既然笑了,想必腹内有更好的诗词。说出来,与大家听一听。”男子冷冷的盯着刘元道。

  “没有,没有,怎敢在诸位面前卖弄。”

  “你若不说,我定然饶不了你。”男子走到刘元身边说道。

  “那好吧!”刘元心想豁出去了,于是站了起来。缓缓走到方台处。

  “在下献丑了。”刘元对着所有人作了一个揖道。

  “云想衣裳花想容。”

  “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

  “会向瑶台月下逢。”

  刘元情急之下,响起了自己曾经给女孩写情书用过的一首李白的诗,便即刻拿出来用了。

  刘元背完诗后,有些紧张的看着所有人,此刻整个百香楼内鸦雀无声。过了几息,一道声音才从楼上传来。

  “好一个云想衣裳花想容。好诗,好诗。兄台此诗,流芳千古足矣。”

  刘元顺着声音看去,说这话的人正是刘琦。

  “好诗,好诗啊!”中年男子也不禁感叹道。

  这时,逼着刘元吟诗的那名男子脸色涨的更加红了,相形见绌,他的诗,更加的什么都不是了。他的行为,岂不是自取其辱。

  “你个混账。”男子径直上前,一把抓住了刘元的衣服道。

  “程韩,你要干什么,这里容不得你放肆。”刘琦径直站了起来对男子道。

  男子不忿的松开了手,随后走出了百香楼。

  “多谢公子。”刘元对着刘琦作揖道。

  这时,丫鬟走下楼直接对着刘元说。

  “我家小姐说了,先生的诗,值得小姐一曲。请先生上楼吧!”

  “这位兄台,可否一同啊!我愿出十金。”一名青年男子对着刘元道。

  “二十金,请求兄台带上我。”

  “三十金。”

  刘元看着这群人,只听得他们的价码越来越高。

  “不就是见一面吗,又不嫁给你,有病吧!”刘元不禁心中想到。

  “我家小姐说了,只可一人。先生请随我来吧!”

  看着众人羡慕的眼光,刘元仿佛下定了多大的决心一般说道:“不必了,替我感谢一下康姑娘的赏识,只是以诗文易曲,哼,不必了。”刘元微微一笑道。随后径直走出出了百香楼。

  “呼。”走过一整条街后,在一个拐角处,刘元径直靠在了一堵墙上,额头汗如雨下。

  “这下逼可装的大了,就看刘琦那厮识不识货了。就算不识货,我这名气也该在这南阳的文人圈子里面叫响了。等等,卧槽,我没说自己的名字。”

  ……

  百香楼的一间房子之中,一名脸上围着面纱的女子坐在一张古琴旁。

  “以诗易曲,他倒是嫌我的曲,配不上他的诗了。”女子双手轻轻抚在古琴上道。

  

第4章:将进酒
三国风云异录全文阅读作者:汉遥加入书架

  刘元回到自己宅邸之后,只觉得身心俱疲,一头便栽倒在了床上,等再次睁开眼之时,已是第二天中午。

  “亏,太亏了,我怎么就没有留下个名字和联系方式呢?亏死了。”刘元起床后揉着脑袋道。

  过了好一阵,刘元才站起身来喊道:“小翠,午饭准备好了没有。”

  这时,小翠突然紧张的走进了刘元的房间,看起来极其紧张的道:“少,少爷,有,有客人来了。在,在外面等了少爷好一阵子了。”

  “慢点说,急成那个样子。谁来找我?”刘元走到桌子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道。

  “刘琦,刘琦公子。”

  “噗。”听到是刘琦,刘元将已经喝进去的茶一口全喷了出去。

  “哪呢?”刘元走到门口往外看去。

  “在大门外呢,等了得有一个时辰了。”

  “该死,你怎么不知道叫我起床啊!”刘元飞速的穿着衣服道。

  “刘琦公子吩咐了说不必打扰少爷你休息。”

  “算了,算了你看看我,这个装扮行吧!”刘元穿好衣服之后对着小翠问道。

  “嗯!”小翠点了点头道。

  “嗯,嗯。”刘元清了清嗓子,随后有模有样的走了出去。

  “不知刘琦公子大驾光临,实在是这下人不懂事,有失远迎,还请公子莫要怪罪。”刘元走出大门,只见刘琦坐在一张折椅上,在他身后,还有两名手中都抱着东西的随从。

  “非先生的下人不懂事,是在下吩咐的,不必惊扰先生。”刘琦站起身来道。

  “公子请进,小翠,上茶。”刘元将刘琦请进了屋子道。

  刘琦让身后的两个随从将手中抱着的东西放在了地上。

  “这是?”

  “娟布十匹,不成敬意,还请先生笑纳。”刘琦笑着道。

  “岂敢在公子面前称呼先生,公子直呼我的姓名,刘元即可。”刘元让刘昭将娟布抱走之后对着刘琦道。

  刘昭刚走出房门,两个丫鬟便围了上来,用手抚摸着娟布。一副渴望无比的样子。要知道,就这等品质的一匹娟布,少说也得近千钱才可以买的到,十匹,就是近万钱,在原先的刘家,也只有刘元的父亲和大夫人的衣服全部是由娟布做的。

  “岂敢,先生大才啊!怎能直呼先生姓名。不过称呼先生却是略显生疏,我便称先生元兄,如何。”

  “甚好,甚好。那我也称公子为琦兄了。”

  “甚好。”刘琦笑着道。

  “琦兄,请坐。不知琦兄光临寒舍,所为何事啊?”刘元心中暗喜道,这元兄琦兄这么一叫。这刘琦,是铁定结交下来了。

  “昨日在百香楼,有幸听得元兄大作,甚是佩服,先生之诗才,当世无二,父侯令我巡视南阳,自然不可错过结交元兄这等有才学之人了。”

  “琦兄谬赞了,昨日之诗,不过信口胡来,登不得台面,登不得台面。”刘元笑着道。同时内心也觉得自己这个逼装的真的是举世无双,诗仙李白的诗,竟然成了信口胡来,登不得台面。要是让李白知道了,只怕是要一剑刺死刘元了。不过既然刘元在距离唐代几百年的东汉末年吟了这首诗,那以后自然就没有李白什么事情了。

  在之后的半个时辰里,刘元和刘琦聊了一些有的没的,刘琦更是把刘元吹捧上了天。这倒是让刘元觉得美滋滋的。

  “今有一事,不知该不该开口。”刘琦忽然看起来有些为难的道。

  “何事,琦兄但讲无妨。”

  “昨日在百香楼,先生吟诗一首,着实惊艳,本可一睹康姑娘的芳容,但是先生高雅,不愿以诗易曲。也正是如此,昨日康姑娘定下了规矩,往后七日之内,谁若是能做出比元兄那一日更佳的诗句来,康姑娘愿意露面,为南阳名士献上一曲。”刘琦看起来有些为难的道。

  “所以,琦兄是来求诗的。”

  “我知元兄高雅,但是我等皆是世俗之人,故此前来求诗,倘若元兄愿意,我愿一字十金,购得先生一首诗。”

  “购诗。”刘元故作深沉的道。

  “倘若元兄不愿,那就算了,也是我没有福泽,一睹康姑娘芳容。”刘琦叹了口气道。

  “购诗,自然是不可以,不过,琦兄屈尊拜访,自是把在下当做了朋友,即是朋友,送琦兄一首诗又如何。”刘元笑着道。

  听到刘元所说的,刘琦当即喜笑颜开的道:“元兄请随我一同去百香楼。”

  ……

  一刻钟后,刘元与刘琦一同进入了百香楼,此时百香楼已经坐满了人,与刘元昨日来时里面所坐的的人大半都相同,所有人看到刘琦与刘元走了进来,顿时整个百香楼内鸦雀无声,连正在吟诗的一名儒士也停了下来。

  “公子果真是公子,当真请来了这位先生。”一名青袍儒士走到刘琦面前行礼道。

  “我昨日听闻百香楼之中,一位青衣少年吟诗一首,艳惊四座。可是你啊!”一名醉醺醺的中年儒士走到刘元身边问道。

  “许先生,正是元兄,今日我特邀元兄来赋诗一首。”刘琦对着中年儒士道。

  “好,昨日的诗,着实惊艳,诗文当属世上一流,可是我就是不信怎么是你一个小娃娃做出来的,难不成我这二十几年读的诗书,都喂了狗了,我到要看看,你能做出什么诗来。”中年儒士醉醺醺的道,说完,便回到自己座位上坐了下来。

  刘元环顾整个百香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拿酒来。”

  一名侍女捧上一壶酒送到了刘元面前,刘元拿起酒壶一饮而尽。

  “我这腹内,只有三分才气,当需配合着七分的酒意,方才有十分的诗意。”刘元随手将酒壶丢在地上道。

  “听好了,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琦公子,诸儒生,将进酒,杯莫停。”刘元在来此之前便已经想好了要背诵一边李白的将进酒。只不过把岑夫子,丹丘生,这一句稍微改一改就行了。

  背到此处,刘元忽然停了下来,看着众人,皆是一副吃惊至极的表情。

  刘元心中暗喜,随后接着道:“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主人不必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

  这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这一句也被刘元删去了,毕竟这陈王,此时应该还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自然不能说了。

  “诸位觉得我这将进酒,如何。”刘元装作醉醺醺的样子道。

  “先生之诗,犹如高山大川,先生之才,如皓月当空。与先生相比,我犹如那一粒浮沉,烛火之光啊。”中年儒士长叹一口气道。

  “好一个人生得意须尽欢,好一个天生我材必有用,好一个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忽然,楼上传来一个女子悦耳至极的声音,单单是听到,就让人觉得骨头酥软。

  刘元抬头看去,只见一窈窕身影莲步轻移,缓缓朝着自己走来。

  “妈诶,仙女啊!”刘元看到女子的面貌吞了口口水道。那是刘元不曾看到过的一种美,就连在二十一世纪那些精修过照片的女明星都比不上的一种美。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所有的词语都不足以来形容。女子看起来最多不过十六七岁,肤白如脂,宛如一块没有一丝的杂质的美玉一般。

  百香楼内的所有男子都看呆了。这其中也包括刘元。

  “我去,要是娶这当老婆,少说得少活十年啊!”刘元心中感叹道。

  

第5章:赌战
三国风云异录全文阅读作者:汉遥加入书架

  “昨日一句云想衣裳花想容已令奴家佩服之至,不想今日一首将进酒,更胜昨日数倍,先生之诗文,当世首屈一指,奴家佩服之极。”女子对着刘元微微一笑道。

  “啊!”刘元看着女子的样貌出神,呆呆的应了一声。

  “元兄,夸你呢!”刘琦轻轻的推了刘元一把小声道。

  “哦,哦,姑娘谬赞了。江山代有才人出,刘元之诗才,不值一提。”刘元反应过来道。

  “先生谦虚了。先生既然写的是乐府诗,奴家这里也有乐谱,还请先生和公子楼上静坐,奴家为二位和诗弹奏一曲。”康姑娘颔首微微一笑道。当真是倾国倾城。

  “甚好,甚好。”刘琦激动的道。

  在百香楼内所有人羡慕的眼光之中,刘元与刘琦缓缓走上二楼的一间厢房内。

  茶点很快就被侍女备好,刘元与刘琦坐在一起,他二人身前还摆放了一尊香炉,康姑娘也坐在了距离刘元刘琦二人一丈远的一把瑶琴后。

  康姑娘轻抚瑶琴。刘元着实听不太懂,只是看着康姑娘那精致无比的脸庞。而刘琦则在一旁听的如痴如醉。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那康姑娘,竟然将《将进酒》唱了出来。

  “我去,这记忆力也忒好了吧!我上高中的时候可是背了足足三天,这咋就听了一遍就背下来了。”刘元心中暗自称奇道。

  一曲终结。

  刘元没什么反应,倒是刘琦,还一副沉浸在其中的样子。

  “琦兄,琦兄。”刘元轻轻拍了拍刘琦道。

  “元兄之诗,如涛涛江河一般,姑娘之音,宛如天籁,二者相结合,刘琦今日有幸闻之,当是前世修来的福分呢!”刘琦突然开口感叹道。

  “今日既有此相会,想来也是前世的缘分。只可惜,奴家不日便要离开这里了,不然,到真是想与先生讨教几日的诗文。”康姑娘开口道。

  ……

  半个时辰后,刘元与刘琦走出了厢房,这半个时辰内,刘元可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世家公子的风范,刘琦竟然还秀了一下自己的琴技,还和康姑娘探讨了好一阵子的乐理,可把刘元别扭坏了,因为刘元完全不懂这个,只能点头微笑,装的好像高深莫测的样子。

  “今日之事,多谢元兄了。只是不知,以后何年何月,才能再见康姑娘一面。”刘琦与刘元坐到楼下后感慨道。

  接下来的几个时辰内,整个百香楼顿时热闹了起来,不少的人都跑过来和刘元搭话,也就是所谓的结交,刘元一个熟悉的名字都没有听到。

  就这样,夜幕降临,刘元正准备回家。

  刘琦却开口问道:“元兄,不知你对军事可善否。”

  “略懂一些,怎么,琦兄有何指教。”刘元心中暗喜,这是要给自己官当的节奏啊!

  “指教不敢当,不过我知道这南阳城内有一个好去处,名叫四方馆。馆内常有名士聚集,以国事军事为赌,元兄既然通晓军事,可有兴趣。”

  “赌,赌什么?”刘元兴奋的道。

  “这个,大都是以时局还有一场战争的输赢做赌,我听说近日袁绍与曹操在官渡相持不下已年余,那四方馆便以袁绍曹操孰输孰赢做赌。”

  听到这里,刘元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走,快带我去。”刘元兴奋的道。

  ……

  半刻钟后,坐在刘琦的马车内,刘元简直要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了。

  “还有这种好地方,这摆明了是给我送钱来了吗?”刘元心中想道。

  片刻之后,马车停在了一栋三层小楼之前。刘元与刘琦走入小楼,只见在一楼大厅中间的位置摆放了一张足足有一丈见方的大地图,三四十个人围着这张地图,正在激烈的讨论着什么。

  “元兄,请。”刘琦带着刘元来到地图旁坐了下来。

  “哟,这不是刘琦公子吗?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莫怪,莫怪!”一名五六十岁的老者走到刘琦身旁行礼道。

  “翟先生不必多礼。请问先生,现如今这局势如何了。”刘琦开口道。

  被称作翟先生的老者指着地图的一处道:“曹操与袁绍二人的军队,在官渡已相持不下年余,今日也无甚改变,不过嘛!这时间拖的越久,对曹操便越发的不利,所以,这赌曹操胜,赔率为一赔二十,赌袁绍胜,三十赔一。”

  听到老者这么说,刘元内心自然是激动无比。

  “琦兄,不知你身上可有带财务。借我一用。”

  “元兄说的哪里的话,何谈借。我身上也并没有带多余的财物,不过有此物,当值百金有余。”刘琦从怀中取出一个玉佩交给刘元道。

  “先生,不知这块玉佩可当多少金。”刘元也没有推辞,收下了玉佩交给老者道。

  “自是公子的东西,想来绝非凡物,此玉可当五百金。”老者接过玉佩看了一眼道。

  “那好,我便以此玉佩,压曹操胜。”

  “什么。”听到刘元所说,在场的人莫不是一惊。

  “元兄,当真要压曹操胜,要知道,那袁绍可有十万军马,而曹操,只有两万,如何胜得。”刘琦在刘元耳边小声道。

  “怎么难不成没有一个人压曹操胜的吗?”刘元站起身来,环顾四周之人道。

  “也不是没有,前两日,有一个青年儒生,来压了五十钱曹操胜,此外,便无人了。”老者对刘元说道。

  “看样子,那儒生也是当世奇才了,竟能看得出此战,曹操必胜。袁绍必败。”

  “年轻人,口出狂言了,那曹操,除了战争开始之时占了点袁绍的便宜,如今已然年余,想来粮草早已不济,即便袁绍不速战速决,一直僵持下去,那曹操也必败无疑。你这将刘琦公子的玉佩压在曹操身上,不是辜负了刘琦公子的一番美意了吗?”一位中年男子站起身来道。

  “却实如此,可惜啊!袁绍,他没有你聪明,袁绍此人,祖上虽然四世三公,但是到了他这里,着实愚蠢至极。空有四州之地十万雄师,且先不论他对上的是曹操,即便是我,略施小计,也能杀的他片甲不留。”刘元负手而立,看着众人道。

  “好狂妄的后生。那你且说说,袁绍,是何等的愚蠢,那你,又有何等的妙计。”有一个二十来岁的男子站起身来道。

  “听好了,河北袁氏,四世三公,名满天下,众所周知,早些年,讨伐董卓之事已过于久远,暂且不提,单单是几年前,曹操举兵讨伐刘备,在徐州僵持不下之际,那袁绍本可派一支劲旅偷袭许昌,迎回天子,可他尽然因为小儿生疾,放弃发兵,倘若他不愚蠢,只怕早在年前,曹操已死无葬身之地了吧!这难道不愚蠢吗?还有,袁绍如今坐拥四州安定之境,此战进军十万之多,曹操呢,不过两万,即便如此,曹操与袁绍仍相持一年犹豫,五倍兵力于敌,仗打成这个样子,不叫愚蠢,那是什么,而且袁绍一方还连连折将,先是被关羽在万军之中斩了颜良,而后又失了文丑。这难道不可笑吗?”

  “即是如此,那曹操一方也难以取胜吧!你又有何妙计。”中年男子问道。

  刘元上下打量了中年男子一眼,然后不屑的道:“我为何要告诉你啊!”

第6章:张狂的很
三国风云异录全文阅读作者:汉遥加入书架

  “你不说出来,又如何证明你所言非虚呢?”中年男子道。

  “所言非不非旭,自有时间来证明,我的计谋,你们,不会懂的。”刘元十分轻蔑的看着男子笑了一下,看起来目中无人的道。刘元此举,当然是刻意为之的,目的就是为了给自己造造势,向刘琦表现出自己具有不俗的军事才能,毕竟在这个年代,军事才能可比什么诗才强太多了。

  “只是个嘴上耍是非的人罢了。刘琦公子,依在下看来,这玉佩所赠非人,怕是打了水漂喽。”中年男子鄙夷的道。

  刘元看了刘琦一眼发现他的神情稍微有些犹豫,于是开口道:“琦兄,莫不是连你也信不过我。”

  刘琦闻言,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元兄的才华,我是知道的,况且区区一玉佩,算不得什么,我也只是好奇,这元兄心中有何奇谋,竟能让曹操以弱胜强。”

  “好,既然琦兄问了,那我也不妨说出来。此战,曹操的决胜之道,便是粮草。”刘元负手说道。

  “粮草,何意。”刘琦问道。

  “倘若我是那曹操,若想以弱胜强,唯有断袁军的粮草,袁军的粮草一没了,袁军军心必定大乱,定会不战自溃,到那时,出兵击之,袁军岂有不败之理。”刘元缓缓的道。

  “哈哈,哈哈。”刘元话毕,中年男子放声笑了出来。

  “妙啊,妙啊!当真乃古今第一奇谋,断袁军粮草,只是,这个奇谋恐怕天下人皆知了吧,想来即便是乡间六岁孩童也通晓,两军交战,哪一方若无粮草则必败。这也说的过去,当真是奇谋啊!只是,如何断袁军的粮草啊!如何啊!难不成,那曹操晓得袁军的粮草放于何地吗?笑煞我也,笑煞我也。”

  刘元看着中年男子的样子,微微一笑道:“曹操知不知道我不清楚,但是我却知道,想来既然我知道,那曹操肯定也会知道。”

  “你既然知道,不妨说出来。”中年男子继续笑道。

  “我为何要说出来,袁军存放粮草之地,隐秘至极,我若说了出来,被你们泄露了出去,影响了战局,怎么办?”

  刘元此言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除了刘琦之外都掩面嗤笑。

  “我当真从未见过如此狂妄自大的人。你既然,这么说,我也奉陪,我愿与你赌一千金,你大可将袁军藏粮之地写在一个锦囊,置于木盒内,以红漆封之。倘若有一日那曹军真的如你所说赢了,那么打开木盒锦囊便可,如何。”中年男子道。

  刘元摇了摇头。

  “怎么,不敢了吗?”中年男子笑道。

  “不,太少了。”

  “少,那你想赌多少?”

  刘元伸出一根手指道:“十万金。你有吗?”

  中年男子脸上露出惊讶之色,随后开口道:“十万金,好大的口气,吾族乃荆襄第一商贾之族,莫说十万金,就是二十万,我也拿的出来。”

  “好,那就赌二十万如何?”刘元厉声说道。

  “狂妄,二十万金,你有吗?”

  “我没有。”

  “那你凭什么和我赌?”

  “哼,我又不会输,凭何不能赌。怎么,你不敢吗?”刘元冷笑一声道。

  “好,倘若你输了,谅你给不起二十万金,我就只要你这条口出狂言的舌头,如何?”中年男子厉声道。

  “好,取纸,笔,木盒,红漆来。”翟先生见状立刻对下人吩咐道。

  所有东西准备好了之后,翟先生对着刘元笑着道:“既然这位公子这么有把握,我四方馆也加一层赌,倘若公子真的能言重那袁军粮草所在之地,并且曹军断了袁军的粮草,我四方馆愿为公子的五百金,赔付五万金,如何。”

  “卧槽,你这老头摆明了瞧不起我嘛!既然你往枪口上撞,那我也不客气了。”刘元看着这个翟先生心中想道。

  “好,不过只言其藏匿粮草之地点,没意思,我再加上言中何时曹军大败袁军,翟先生与这位先生一同,赔付我二十万金,如何?”刘元微笑着道。

  “呃,这个。”翟先生有些面色为难的道。

  “怎么,翟先生不敢了吗?那就当我没说好了。”刘元戏谑的一笑道。

  “好,公子既然有如此气魄,老朽自然奉陪,值此,一道立下字据。”翟先生指着纸笔道。

  “好,不过,我得找一个公证人,他得知道我写了什么,同时还有能力镇得住你们,倘若你们换了我写的东西,又或者事后不认账,那我岂不是亏了。”刘元道。

  “那是自然,这公证人,我觉得刘琦公子便可。你觉得呢?”翟先生问道。

  “我同意。”刘元应道。

  “好,那本公子就在此为诸位做个见证,倘若有谁输了不认账的,莫怪本公子无情。”刘元起身应道。

  “好,那便多谢琦兄了。”

  ……

  一刻钟之后,刘元已经和刘琦坐在了回去的马车之上。刘元的脸上挂满了抑制不住的笑容。

  “元兄,你说,这袁绍真的会将粮草囤积在乌巢吗?而且那曹操真的会在三个月内大败袁绍?”刘琦看起来有些担忧的道。

  “那是自然。除了诗词歌赋,兵法韬略之外,我还懂一些星象之术,不然我也不敢如此肯定了。”刘元笑嘻嘻的道。

  但是刘琦脸上的担忧之色却丝毫的没有减弱的道:“这星象之术,过于玄妙,那四方馆那里倒还好说,只是那曲方,他乃荆襄富贾,其族也是荆襄望族,要是输了,他真的要元兄你一条舌头,怕是就连我我很难压的下来。”

  “别想这个了,琦兄,我都不愁,你到不如想一想,真的赢了那四十万金,该怎么花的才好你说说,怎么花呢?诶,你说,他们真的能拿的出来吗?”

  “那曲方自然是可以,二十万金,想来也不过是他三四成的家产,至于四方馆,可能会有些困难,不过有我在,他是决计不敢赖掉的。至于如何花,我也不曾见过如此多的钱,毕竟荆襄一年的赋税,除却各种用度之后,所剩也不过数万,四十万金,倘若元兄真的赢了四十万金,元兄便会一跃成为荆襄之地,首屈一指的富豪。元兄可置地千余顷,奴仆百余人。若是在几十年前,元兄甚至还可以用数万金买到郡太守之职。”刘琦缓缓的道。

  “是吗?啧啧!”刘元舔了舔嘴唇,脑海中已经是自己坐拥四十万金的家财,妻妾成群,金银成山的画面了。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汉遥所写的《三国风云异录》为转载作品,三国风云异录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三国风云异录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三国风云异录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三国风云异录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三国风云异录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三国风云异录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