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网游竞技小说 > 这个符文之地不太一样最新章节 > 这个符文之地不太一样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这个符文之地不太一样 连载中
分享这个符文之地不…

这个符文之地不太一样全文阅读

这个符文之地不太一样作者:慕流风

这个符文之地不太一样简介:世界符文的散落给符文之地带来了各种各样的危机,为了拯救符文之地的未来,守护符文的重任无法由瑞兹一个人承担。
  巴利亚德无意之间接触了这个“工程”,在他之前有着许多已经加入这个计划的英雄,而在他之后还会有英雄加入。
  符文之地不是一个人就能够守护的…… https://www.uukanshu.com
-------------------------------------

这个符文之地不太一样最新章节缓几天再写
第二章 德玛西亚
这个符文之地不太一样全文阅读作者:慕流风加入书架

  “你有办法,对吧?”巴利亚德坐在自己的床上,似乎是在自言自语。阴森的暗影岛上,就算他居住的黑暗神殿也是被不知名的恐怖包裹着的。

  亡灵,不存在的。这座岛上唯一的禁区,不允许任何亡灵进入的就是巴利亚德的卧室,有着四面窗户,可以将暗影岛的全景纳入眼中。

  “当然,你确定要跟随我的安排?可能会有许多不美好的回忆。”

  不是话语,却比话语更加清晰,更能够让人理解。这不是常人之间的交流方式,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向巴利亚德传达这个讯息。

  没错,这个信息的来源是——符文之地。

  “再怎么不美好的回忆,也只是可能而已。如果我不找机会提升自己的实力,符文之地笑柄的头衔会永远伴随我。”巴利亚德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再怎么不美好,也比不上一个暗影岛无能君主既遭到属下的无视,又受到其他势力领袖的谴责,还不敢反抗的耻辱更加不美好的事物。

  ……

  “德玛西亚!”

  “我勒个去!别打脸!”巴利亚德可以说是毫无尊严,那个熟悉的声音,毫无疑问是德玛西亚之力,已经达到半神的大英雄盖伦。

  这么一个对手,可不是他可以应对的。他是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被那大名鼎鼎的脑残劈砍死,他可是符文之地第二大势力暗影岛的君主!

  虽然他并不是亡灵,但是却有着与暗影岛君主相配的天赋能力——致死伤害免疫。这也是暗影岛的各大半神放心他一个人在外面浪的原因,死不了就行,别的不关他们的事。

  可是盖伦却并没有将大剑劈下来,而是一脚将巴利亚德踢翻,大剑随之插在巴利亚德脖颈旁:“说!是你干的吗!”

  他能干什么?他刚被符文之地的意志传送到这个地方来,还没来得及确认周边的情况,就被盖伦给弄趴下了,他能做什么?

  “我什么都没做!我才刚到这里!”真惨,暗影岛又要增加住户了,需不需要涨一涨“房”价?买不起房的亡魂全部滚到黑雾里面,别在岛上碍眼。

  巴利亚德微微一瞥,看见了那些被幽绿色气体缠绕,腐蚀着他们的躯体的居民。这里看上去曾经是一个村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居然被这种气体笼罩了——真恶心。

  “没错,哥哥。”能叫盖伦哥哥的还会是谁?当然是德玛西亚“辉光使”的领袖光辉女郎——拉克娜娜,也就是拉克丝,

  “刚才的传送魔法至少是拥有了无畏意志的法师才能够办到的,而这家伙,仅仅具备了坚韧之躯,怎么看也不是肇事者,也不像肇事者派来检查情况的。”

  拉克丝拿着橡木魔法杖,戴着棕色的兜帽,手上有着不少银色手饰,看上去似乎是秘银。而盖伦,一把符文大剑,已经有了不少裂痕,肩甲也在破损的边缘,没有胸甲,应该是在战斗中毁坏了吧。

  这可和他印象中的盖伦和拉克丝不同,传闻盖伦手中的暴风大剑,可不是这么个样子。而且,他们身上的那么多口袋、皮包,可不是一名将军和魔法结社领袖应有的样子。

  “这一定是帝国的人体实验!这家伙没有帝国军人的血气,的确不像是肇事者。”盖伦拔出了插在地上的大剑,抗在自己肩头,

  “走吧拉克丝,这些人已经没救了,把这里烧了。”

  “等等我啊!盖伦,我们可以……别冲动,别冲动,很痛的。”就在巴利亚德爬起来打算跟上盖伦他们的时候,盖伦的剑又架在了他的肩膀上。

  造的什么孽啊这是,一言不合就要杀他,可不像正义的德玛西亚人的作为,尤其不像那位德玛西亚之力的作为。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这时,巴利亚德才发现盖伦已经长出了胡子,看起来也远比他记忆里的盖伦“沧桑”。

  “您、您不是大名鼎鼎的德玛西亚之力吗?我听闻德玛西亚之力在高举大剑的时候总是会大喊一声‘德玛西亚’,这才以为您是盖伦,难道……不是吗?”

  巴利亚德尽可能的让自己无辜的眼神真诚一点,然而盖伦的眼中只有不屑。

  “没听说过帝国有这种行事方式的走狗,怂包一个,德玛西亚之力?哪来的称呼?虽然没有听过,但是确实不错。”

  盖伦收起大剑,转身向拉克丝的位置走去,“那么,以后我‘德玛西亚’冒险团的团长,就以德玛西亚之力为称号了,作为提议者,勉强允许你入团,跟上来吧,怂包!”

  冒险团?这?在逗他?大名鼎鼎的城邦德玛西亚,唯一一个能够与诺克萨斯抗衡的城邦,居然变成了一个冒险团?

  而且,盖伦和拉克丝似乎还没有成为半神?这还真的和符文之地意志所说相同,不能用自己已经了解的知识去定义在这里遇到的人。

  “团长大人,我们德玛西亚冒险团还有哪些成员呢?”巴利亚德一脸献媚,正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这也是被逼无奈……才怪。

  “哪些人?你,我,我妹,就我们三个。赶快过来搭把手!”盖伦的头伸进了一家屋子的窗户,砸碎墙壁后丢出来了几桶燃油。

  “好!”就三个?嘉文呢?赵信呢?这死妹控还真的只要他妹了?冒险团居然没有伊泽瑞尔,该不会是被盖伦做掉了吧?

  真的有点担心自己以后的日子,人生地不熟的……可能地是熟的,但是人多半就是生的。

  “要放在哪里?”

  “沿着街道洒,把那些屋子和人的身上都洒着,没有燃油就自己进屋找。”盖伦就这样把巴利亚德支开了,不知道要和拉克丝讨论什么问题。

  虽然感觉自己上了贼船,但是这个符文之地变化那么大,如果离开了德玛西亚探险团,他又应该去哪呢?

  要知道盖伦和拉克丝可都是大人物,就算现在还没有成为半神,迟早也能够走到那一步的。

  跟着他们,他能够更好的了解瓦罗兰目前的情况,绝对不是因为他又怂又弱,跑了很可能会被盖伦抓回来毒打一顿。

  弥漫的幽绿色气体,虽然不会影响到巴利亚德,因为暗影岛的黑雾比这东西恐怖得多,但是很恶心呢!

  刚开始还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可是走到毒雾浓度很高的地带,已经腐烂的尸体散发着比墓穴还要令人反胃的气息。

  而他,却要小心翼翼地把燃油洒在这些尸体上,如果不小心让油桶沾上了这些尸体旁的脓水,他绝对要把油桶丢了。

  村子不大,也就百来个人,二十多个院子。对于怎么说都超越了凡人的巴利亚德而言,十几分钟就把燃油洒好了。

  被将死未死的村民的哀嚎刺了眼的巴利亚德,顺便还给了他们一个痛快。救是没有救的,只会白白增添他们的痛苦。

  而能够做出这种事情的家伙,能够制作这样的毒气的人,在巴利亚德记忆里只有那个疯狂的炼金术士——辛吉德。

  “盖伦团长,小的已经做完了!”面对盖伦自称小的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他以前又不是没有和盖伦“尤其切磋”过,勉勉强强“让”盖伦赢了,就当做是对赢家的奖赏吧。

  “拉克丝,点火,该走了。”盖伦轻飘飘的看了巴利亚德一眼,眼中的蔑视还是没有消退。

  拉克丝一甩法杖,一个光球冲向了剩余的油桶,爆炸,随之而来的是火焰。巴利亚德想着自己又要受罪了,却才注意到自己三人身上都被拉克丝施加了屏障。

  什么时候?巴利亚德眼前奔腾的火焰都被洁白透明的魔力屏障挡在了外面。就算没有成为半神,这两兄妹也不是他能够匹敌的……

  “走吧,还愣着干什么?”拉克丝抱着法杖催促着,而盖伦已经走在了前面,火焰和热浪都无法攻击到他。

  村庄、尸体还有毒气,都被这火焰吞噬了。但是怨念是不会消失的,痛苦的哀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会持续着,直到他们的灵魂被暗影岛的黑雾抓去。

  “拉克丝,团长打算去哪呢?”远离了村庄,巴利亚德尝试打听一下消息。比起那个动不动就把剑架在他肩膀上的盖伦,还是拉克丝更容易打交道。

  “祖安。我们去祖安,找辛吉德问个明白。”很久没有和巴利亚德说话的盖伦,抢答了……而正要回答巴利亚德的拉克丝,露出了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笑容。

  估计盖伦没少抢答。巴利亚德不由得脑补,当卖花的小女孩问拉克丝买不买鲜花的时候,盖伦抢答,当迷途的旅人向拉克丝讨要一杯水的时候,盖伦抢答,当伊泽瑞尔问拉克丝愿不愿意和他交往的时候,盖伦抢答,噗——真有意思。

  即便是不同的世界线,这家伙都还是改不了自己是个死妹控的事实啊。但是考虑到自己弱小的实力,还是对拉克丝敬而远之吧。被盖伦用剑劈会痛的,很痛。

第三章 我到底哪里做错了
这个符文之地不太一样全文阅读作者:慕流风加入书架

  巴利亚德他们刚离开的村庄在赫多拉姆附近,距离祖安并不遥远,慢慢行走估计一两天就能够到达。

  夜晚,盖伦推起了柴火,而拉克丝点燃了它。暗影岛的生物没有食物的需求,但是盖伦他们有。不远处就是海边,当盖伦扛着一条一人大的海鱼回来时,巴利亚德也帮助拉克丝搭好了帐篷。

  一人大小的海鱼,想要烤熟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差不多是需要两个小时的时间。而这段时间,如果只是盯着篝火和没有烤熟的食物看,多多少少会有些无聊。

  于是拉克丝询问着巴利亚德的来历,“巴利亚德,你是什么地方的人呢?”不管怎么说,巴利亚德的来历都是一个谜,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被人使用传送魔法到这里?

  关于这一点,巴利亚德却是早就有了应对的方案。暗影岛肯定是不能说的,这个世界线之中并没有他的存在,暗影岛没有他这个君主。

  一个貌似人类的家伙,说自己来自暗影岛,可是一点也不好笑的笑话,“我来自诺克萨斯,是个不地道的诺克萨斯人。”

  现场顿时陷入了安静,可能就只有篝火有点调皮,还在逗弄着海鱼。

  “我们知道你是诺克萨斯人,不管是瓦罗兰还是艾欧尼亚,或者是恕瑞玛和弗雷尔卓德,都在诺克萨斯帝国的版图之内,唯一一个没有被诺克萨斯帝国占领的地方,就只有暗影岛了。”

  盖伦擦拭着他的符文大剑,巴利亚德看着那把剑上的裂痕,真担心某一天盖伦在战斗的时候剑断了。当然,不是担心盖伦出事,而是他自己失去了这么一条大腿,可不好混。

  “而暗影岛没有活人,你说是不是?”剑身印着火光,而盖伦的眼睛反射着剑光,稍微瞥了巴利亚德一眼。

  “嗯嗯!”盖伦锐利的眼神吓得巴利亚德连连点头,真是尴尬。真没想到诺克萨斯居然几乎统一了符文之地,勃朗·达克威尔有这样的能力吗?

  要是有这种能力就不会被斯维因拖下台了,那么,所谓的异变是不是就发生在勃朗的身上?该死哟,这里距离不朽堡垒可不是一般的远,自己要前往那里吗?

  “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自称诺克萨斯人?是想糊弄我吗!”盖伦就是盖伦,就算不是一名将军,他都有着一种天生的威严,让巴利亚德非常的从心。

  又到了转转盘的时间,每一次遇到自己的谎话被拆穿的情况,他都会在自己脑中转转盘。说自己是来自其他世界线的诺克萨斯人?有点诚实,就那么一点,但是说出来是找打吧?

  那么,说自己其实是暗影岛的君主?开玩笑还是适可而止吧,不然盖伦的符文大剑就要砸下来了。嗯……有了!

  “其实,我是个孤儿,一直居无定所,所以,我只知道自己是诺克萨斯人,不知道自己具体是哪个城市的人。”

  巴利亚德真想为自己的机智点个赞,在他原来的世界线之中,因为诺克萨斯的扩张,就导致了许多被家人抛弃或者家人战死的孤儿产生。这个理由一定没有问题的,一定。

  “那你还真是厉害,身为一个孤儿却成为了一名伪七阶的超凡者,天资不错呀。”盖伦放下剑,将海鱼换了一面烤着。

  “盖伦老大廖赞了!其实也不是什么天赋特别好的人啦!”这还是他认识的盖伦吗?居然夸他一个怂包天赋不错?不过,毕竟是生平第一次被盖伦夸奖,谦虚一下好啦。

  “德莱厄斯派你来的?回去告诉他,我是不会为他效力的!”盖伦听到巴利亚德的回答,一阵冷笑,拿起大剑猛地插在巴利亚德身边。

  发生了什么?巴利亚德用余光审视着他身旁闪烁的符文大剑——符文已经激活了,要跑吗?打是打不过的,只能被虐,他可不是受虐狂。

  “快走吧,笨小子!”拉克丝的法杖上的宝石也在闪耀了,“回去劝德莱厄斯下一次,派聪明点的人来,你这么笨,实在是不适合当间谍。”

  ……

  虽然巴利亚德并不知道自己哪里犯了错,但是他现在已经在祖安城外了。没有盖伦和拉克丝在身边,加上又是夜晚,召唤一匹骸骨马赶路是比较快的。

  亡灵术法一直都被人厌恶,只有暗影岛的亡魂才具备被符文之地各大势力认可的亡灵魔法使用权,因为他们本就是亡灵。

  而人类如果敢踏足那个禁忌的领域,就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被除去暗影岛的势力联合讨伐,要么,前往暗影岛,成为暗影岛的“居民”。

  怕痛的巴利亚德是绝对不会在光天化日之下使用亡灵魔法的,偷偷摸摸的,猥琐的使用亡灵魔法,才不会被讨伐。

  “嗯——熟悉的工业废气,看来还是有没有改变的地方嘛。”要混过祖安的下城检查,对巴利亚德而言可是非常轻松的。

  超凡者一般是不会屈尊成为某个城市的守门员的,因为总有对头会嘲笑他们是“看门狗”。而普通人,可看不透巴利亚德的隐身术法。

  更何况,就算让自己装作一个趾高气扬的皮城佬,也是可以在祖安畅通无阻的。祖安是座地下城。而皮尔特沃夫就在祖安之上。

  有时候,很多人都不禁会疑惑,为什么风暴之怒迦娜,那名女神,会眷顾这么一座地下城?这个地下城完全没有一点出现风暴的可能性。

  不仅仅是因为祖安是一座地下城市,更因为日之门的存在,控制了海水的流动。

  可是,来这里干什么呢?当然是看好戏咯!盖伦估计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通缉了吧?看看这些报纸上的赏金,居然是男爵爵位!

  勃朗,不,德莱厄斯为了抓捕盖伦居然下这么重的本钱?要知道祖安的支配者,就是那几个炼金男爵。得到了男爵称号的话,可是拥有了在其他城市建立起自己的黑道、商业或者科技帝国的本钱。

  盖伦和拉克丝都被通缉了,而他们现在正要前往祖安质问辛吉德,会很激烈的吧?看看这通缉令发布的日期,似乎是昨天?

  那就能够解释得通了。就算德莱厄斯成为了诺克萨斯的铁血帝王,也不会随便允许自己的下属屠杀人民的,而那个村庄的惨剧毫无疑问是辛吉德的手笔。

  其他的炼金男爵可没有那种魄力。

  辛吉德知道盖伦就在祖安附近,于是故意在周围的村庄洒下毒气,就是要引得盖伦自投罗网。

  通风报信?不存在的,干嘛要替盖伦通风报信,巴利亚德可是好几次差点被盖伦砍了,而且,比起盖伦,他更不想得罪辛吉德。

  想想看,一个怎么都弄不死的小白鼠,对一个炼金师有多么强大的吸引力?有多少未成熟的技术可以在他身上进行试验?

  关键时刻就是得从心,管什么盖伦和拉克丝,反正他来这里只是为了寻找异变。

  “一杯淡啤酒,不要掺那些有毒的地沟水,我会加钱的。”巴利亚德进入了一家酒馆,这家酒馆比起其他的酒馆,可能更加值得信任。

  因为这家酒馆有着培育塔,是封闭的水晶屋,为这只有岩石和钢铁的重污染城市,提供了新鲜空气。权势的象征,也是有钱人的象征,想要在祖安打造让植物能够生存的培育塔,需要大量的花费。

  而有着培育塔的酒馆,应该不至于在酒水里面添加肮脏的地沟水。他曾经来到祖安的时候,就被那些黑帮小鬼坑了。

  “外地人?您估计是一位超凡者大人吧?”酒馆的店员打量了一下巴利亚德,心下决定,不加地沟水。

  “何以见得?”一眼就被看出来了?亏他还特地去偷了几件祖安人的衣服穿在身上。

  “只有强大的超凡者,在祖安这个城市行动,才不需要空气过滤器,不管是外滤还是内滤。给您,一杯淡啤酒。7枚一级小符文币。”

  “一枚三级精华,找零吧店家。”巴利亚德身上可没有小符文币,只有精华,也就是巨型符文币。

  三级小符文币等于一枚二级巨型符文币等于十枚二级小符文币。而巴利亚德身上有着二十多枚三级巨型符文币,也就是两万多一级小符文币。

  “大人您是贵族吧?这种质地的精华可不常见,这是九枚二级精华,九枚一级精华……”

  “剩下的就当小费了,自己收着吧。”七枚小符文币价格的淡啤酒,给三枚小符文币的小费,也算是阔绰了。

  “最近有什么消息吗?关于抵抗军的。”巴利亚德喝了一口淡啤酒,地道的贝西力科口味。

  “这可不是能随便谈论的问题……我就跟您说说吧,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是我说的哦。”店员本打算拒绝回答巴利亚德的问题,但是一枚二级精华在他面前晃动,他动摇了,于是嘴堤坍塌了。

  钱这种东西果然好使,只可惜暗影岛上需要用钱的地方不多,不能展现他的富有。

第四章 战斗即将开始
这个符文之地不太一样全文阅读作者:慕流风加入书架

  如果是在平常,巴利亚德是不会在祖安驻足的,这个烟雾弥漫的城市是不择不扣的雾都,伴随着烟雾,随之而来的是罪恶和麻烦。

  “小鬼,你最好停止你的坏主意,我现在并没有和小孩玩闹的空闲。”巴利亚德的服饰并不常见,是有着福光岛风格的人类衣服,一件魔法装备,他来到暗影岛时,锤石交给他的。

  可能是天界秘库中仅存的宝物之一,巴利亚德年少轻狂那阵子,经常去挑战半神,也没见着这套衣服破碎。当然,让这些地沟孤儿尾随他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这件魔法装备有多么珍贵。

  那些父母双亡只能靠扒窃、乞讨、卖力营生的孤儿,可没有看出这件装备的有多么珍贵的能力。他们是看上了这套衣服上的黄金花纹。

  他们只需要冲过去猛地拽下一小块,就可以拿到可以支持他们生活十几年的黄金。当然,在这些地沟孤儿眼里,这些黄金可能只够维持几天的生存罢了。

  他们并不知道这些黄金并不是普通的黄金,是来自远古的恕瑞玛,被太阳圆盘赐福过的黄金,是熔铸魔法符文的最佳载体。通俗点讲,巴利亚德身上的黄金,不仅具备考古价值,还有着蕴含着极高的魔法能量。

  毫不夸张的说,这些孤儿只有在将巴利亚德的衣服上的黄金花纹拽下来拿去黑市售卖时才会发现,这些黄金花纹,都是符文!这可值不少钱。

  符文,是纯粹的魔法,是大法师们直接将魔法转化成永恒存在的产物。符文本身的自然属性已经改变,它们拥有物理实体,并可以将这种实体转换为所希望的永久性效果。

  破败王者之甲,就是这个魔法装备的名字。当然,可以根据使用者意志自我转变风格的破败王者之甲或许和当初破败王者穿着时不同。就和他正随身携带的破败王者之刃一样。

  那群地沟孤儿有些拿不定主意了,想要当着超凡者的面偷走他的东西,无异于痴人说梦。

  可是,愿意接济他们的祖安人民越来越少了。不干这一票,他们很快就要踏上他们父母的老路了。

  “超凡者大人可怜可怜我们吧!”一个地沟孤儿领头跪了下去,另外三个也跟着下跪了。

  他们营生的办法只有三个,扒窃、乞讨、卖力。

  扒窃已经行不通了,贸然行动说不定还会被这个超凡者大人干掉,他们就是无论如何都想要活下去,才会为了生存那样不择手段。

  而卖力,给普通人卖力是个好主意,但是给超凡者卖力?他们能知道超凡者会让他们做什么吗?

  兴许是实验的小白鼠,兴许是给被通缉的邪恶罪犯通风报信,兴许是有着恋童癖的变态……

  帝国的统治下,强者能够获得一切。他们这些地沟孤儿被超凡者杀死之后,还不会有人追究超凡者的责任。

  “可怜你们?想得挺美!”巴利亚德不差钱,但是不会把符文币赏给这些先前还打算偷他东西的小鬼,这些小鬼可不是他的责任,只有他们死去之后,他们的灵魂才是他的责任。

  “我们可以为大人打听情报!您刚才在武田家的酒馆喝酒,就是为了探听情报吧?我们可以帮您,只需要一点点花费。”

  “你们的消息有那位灵通吗?”原来是武田家的酒馆,来自遥远地方的武士家族,其家主也是统治祖安的炼金男爵之一。巴利亚德不觉得这些小屁孩的消息会比武田家的消息更加准确。

  “大人!武田家毕竟是帝国的人,有些消息是不能随意透露的,即便从他们口中得到了消息,也不一定是完全的,尤其是与抵抗军相关的消息。”

  领头的小孩似乎很了解武田家,而且,很能打听消息?是自己小瞧了这些地沟孤儿吗?不能好好打听消息的确不容易在这种地方活到这么大。

  “跟我走吧,不知死活的小孩们。”抵抗军的事情都敢去打听,这些小孩是真的不要命,那么希望他接手他们的生活?算了吧,这个世界的暗影岛可不归他管理。

  “大人如果想要找说话的地方,我倒是有一个好去处。”说话的依然是领头的男孩,真的是什么都知道呢,难怪能够在祖安混下去,还带着一帮小弟。

  ……

  “日之门,这就是你说的地方?我不应该相信你们的。如果你没有足够说服我的理由,就为你们的行为付出代价吧。”日之门,是一片海闸的统称,这些海闸让皮城和祖安成为了瓦罗兰和恕瑞玛大陆之间的贸易中心。

  虽然海闸上面并没有多少人,但是会有皮城的警备人员轮流执勤,驱逐在日之门上逗留的家伙,以避免日之门遭到破坏。

  “大人,您有所不知啊!因为祖安和皮城现在成为了帝国与抵抗军战斗的前线,城市里许多窃听设备都已经开起了,在城市里贸然谈论抵抗军的事情,会被辛吉德大人抓去做实验的。”

  男孩说着还打了个冷战,炼金术士辛吉德,的确对祖安人有着巨大的威慑力,没有人愿意自己变成人不人、兽不兽的怪物,帝国许多战争兵器都是出自辛吉德之手。

  “窃听设备……勉强信你了,说吧,抵抗军的消息。”祖安有窃听设备吗?如果是原来的祖安,肯定是不会存在窃听设备的,毕竟炼金男爵们有很多东西都是见不得光的。

  但是,在这个德莱厄斯成为了诺克萨斯皇帝并且近乎统一了符文之地的世界里,以德莱厄斯的性格,的确不会同意他的情报网受到阻拦。

  好在信奉强者能够获得一切的诺克萨斯帝国,并不会觉得祖安的肮脏有什么是不被允许的。不然,炼金男爵们可就要拜拜啦。

  “前任皮城警备官凯瑟琳在三个月前聚集了恕瑞玛大陆上的民众,打算掀起覆灭诺克萨斯帝国的反旗,目前在不愿屈服的恕瑞玛人的帮助下,已经统合了恕瑞玛大陆,不日就要对祖安和皮城发起进攻。”

  男孩讲述着他知道的情报,而他的小弟们还在祖安的地沟里乞讨、扒窃,有些事情是不能够告诉他们的,以免走漏了风声。

  “不日?那还真是挺巧的。德莱厄斯没有反应吗?居然放任凯瑟琳聚集军队揭竿而反,不像是他的风格。”巴利亚德靠在日之门上的一根绳索上,手上幽绿而又阴暗的魔力闪烁着。

  “据说弗雷尔卓德发生了重大变故,斯维因首相已经前往弗雷尔卓德处理,皇帝陛下目前腾不出手解决抵抗军的问题。”

  重大变故出现在弗雷尔卓德?巴利亚德希望自己不需要跨越半个世界前往弗雷尔卓德去解决异变,那里太远了好吗?弗雷尔卓德与暗影岛的连线基本上贯穿了符文之地,而靠近那条连线的祖安,距离暗影岛更近……

  但是,腾不出手对付抵抗军?巴利亚德可不相信这一点,原本应该有的崔法利议会中代表远谋的斯维因,既然已经离开了不朽堡垒,那他一定给德莱厄斯留下了锦囊妙计,辛吉德勾引盖伦应该也是他的计划之一。

  “嘭——”

  巴利亚德手上的魔力突然炸开,“被发现了,走吧,给你一个建议——想活命的话远离祖安和皮城。”

  暗影岛特有的法术,可以操控暗影去侦测情报,巴利亚德之前用这个术法检测盖伦他们是否已经到达祖安,却被拉克丝破坏了法术。

  实力差距太大,被发现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辛吉德既然是在勾引盖伦他们,想必也是做好了准备的。战斗应该会在城外进行。

  巴利亚德和男孩一起返回了祖安,同时他也离开了祖安和皮城。辛吉德和盖伦以及拉克丝的战斗,可不常见,一定要去看看。

  要知道暗影岛的灵体们,可都是玩弄灵魂的高手,作为暗影岛的君主,巴利亚德当然会一些迷惑人的法术,在男孩的眼里巴利亚德是和他一起回到了祖安。而巴利亚德则是已经离开了祖安。

  “你要去哪里?小子!”又是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冒出来,巴利亚德只觉得自己这一次行动,真的会给他留下难以磨灭的痛苦回忆。

  ……

  “拉克丝!战斗准备!”盖伦扛着的符文大剑被他的双手紧握着,向着祖安的方向重重地砍去。突如其来的剧烈撞击激起了沙漠里的尘土。

  但是已经被魔法屏障保护着的拉克丝和盖伦都没有被这些尘土影响着。

  “是伊卡拉亚的海克斯强弓,我们被发现了,哥哥。要撤退吗?”如果只是辛吉德想要对付他们的话,他们是不会遭遇到海克斯科技的攻击的。

  “不必了,他们已经来了。”尘土消散,在拉克丝和盖伦周围的,是身着海克斯外骨骼装甲的战士,还有携带着易燃易爆的炼金科技的祖安佣兵,以及——辛吉德。

  “孤高游侠盖伦,我们又见面了。”

第五章 伏击
这个符文之地不太一样全文阅读作者:慕流风加入书架

  “德莱厄斯是打算对我们动手了吗?”盖伦与拉克丝并肩作战,挡住了所有箭矢,又将全部毒气瓶像打网球一样拍了回去。

  “透光奇点!”拉克丝最喜欢使用的攻击法术,范围广,伤害高,在对付这些小兵的时候,效果显著。

  必须先清理小兵,辛吉德的战斗一直都不适合群体作战,这些士兵就是用来消耗他们的,虽然他们的实力不强,但是强大的海克斯科技以及炼金装备,能够对拉克丝造成很大的威胁。

  不首先清理这些小兵,盖伦没有办法去突击辛吉德,就算明知这是辛吉德的消耗战术,他也不得不中招。

  “离开帝国的这些年,你的武艺并没有后退呢,盖伦,要来一杯吗?”辛吉德从背后拿出了一瓶魔法试剂,“摇,摇,晃,摇。”

  那瓶魔法试剂被辛吉德丢了出来,盖伦连忙拉起拉克丝向之前打出了一条通道的后背跑去,顺便还用大剑劈起了阵阵尘土,阻拦他们身后士兵的追击。

  “辛吉德的魔法试剂,不管你说知道还是不知道那瓶试剂有什么效果,远离它!”这是符文之地的一句格言,辛吉德比起其他的炼金男爵来说,他更加疯狂。

  谁也不知道他又制造出了什么药剂。

  “盖伦啊盖伦,久别重逢居然连我精心准备的礼物都不收下去,着实是看不起我啊,哼!野兽们,吃掉他们吧!”辛吉德一点也没有懊恼自己的试剂被盖伦躲过了,那个等级的人,除非是待在满是毒气的世界,否则几乎是不会被毒气沾染上的。

  他的目的,只不过是“污染”那些士兵。

  “狼人?你做了什么!辛吉德!上一次的教训还不够吗?”盖伦怒斥着辛吉德,可是言语实在是无法发泄出他心中的愤怒,他跳了起来,跃过了被变成狼人的几十名士兵和异变失败的近百名士兵的尸体,用符文大剑狠狠的砍向辛吉德,“脑残劈(致命打击)!”

  但是盖伦也只能稍微发泄一下怒火而已,辛吉德的盾牌挡住了他的剑,他借力又跳了回去。比起惩罚辛吉德,现在更重要的是保护拉克丝。

  狼人沃里克,几年前盖伦还在为德莱厄斯工作时,辛吉德研制出的“兵器”,这个兵器在实验中死去了,被辛吉德抛尸在祖安的地沟里。

  可是,它又复活了!以前的沃里克还留存着人性,而复活的沃里克,给祖安带来了灾难。这只疯狂的野兽每每在祖安和皮城肆虐一通,便会离开,它是来猎食的。

  可是,祖安人和皮城人并没有足够的能力对付它,依赖科技装备的他们,在本能之中具备着强烈的摧毁他们的武器的欲望以及如何能更简便的摧毁它们的方法的沃里克面前,皮城守备军和祖安黑帮不堪一击。

  当时,作为帝国精锐部队的盖伦,与另一位战士一同来到了祖安,他们携手击杀了沃里克,并将其的尸体焚毁,盖伦的符文大剑也是在那一场战斗中受损的。

  那次任务之后,盖伦向德莱厄斯提出了离开的要求,“诺克萨斯病了,却不肯就医。”随着盖伦一起离开的,还有他的妹妹拉克丝,帝国统治下的人民,承受了怎样让他们无能为力的痛苦,他们,了解。

  为此,他们决定为了那些不能作战的人而战。

  “嘿嘿嘿,盖伦,”辛吉德的外置骨骼装甲发生了一点小变化,在他的身下形成了一张椅子,他正喝着他那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做的炼金药剂,

  “放心吧,这些家伙可不是当年那个让你胆寒的沃里克,未完成品,能够暂时拥有沃里克的部分力量,而使用这股力量的代价,就是——他们的生命。”

  “混蛋!审判!”盖伦快速挥舞着大剑,将不停的扑上来的野兽们击飞,他们的动作太快了,击倒一个,就要两个站起来攻击他,

  “你应该说过!沃里克是独一无二无法复制的!这些东西,你是怎么弄出来的!当年……”

  “当年你们把它的尸体烧毁了?真是可惜啊,你的同伴保留了一块沃里克的血肉,这么多年来,我都在尝试复制沃里克,然后改造出受控制的沃里克。”

  “你疯了!勇气!”为了能够更快的剿灭这些狼人,盖伦不打算再躲避它们的攻击了,一次又一次击飞它们,造成的伤害实在是太低了,“拉克丝!”

  “收到!哥哥,曲光屏障!”拉克丝的屏障能够保护盖伦,让盖伦所承受的这些狼人的伤害更低,不过,她丢出的那一团魔力,可不仅仅是为了构造曲光屏障,当曲光屏障飞过盖伦时,“光之束缚!”

  瞬间就禁锢了十几个狼人!

  “不愧是光魔法的大师!居然能够如此轻易的利用已经脱离体内的魔力塑造魔法!看来还要再加一把料呢,”辛吉德又掏出了几瓶试剂,在思考着用哪一瓶试剂去对付盖伦他们,这种有着盖伦这样的强者来测试自己的造物的强度的机会可不多,要好好把握,

  “这个可能有点痛,接招……fuck!”

  “终极闪光!”拉克丝在盖伦激起的尘土之中,释放了自己的奥义,“才不会让你得逞呢,疯子!”

  辛吉德收好了自己的椅子,紧握着自己的盾牌,背后的炼金科技已经开始运作了,刚才那一招终极闪光,他虽然躲过了,可是他的试剂却被摧毁了,那可是他的心血!

  “不可原谅!好好品尝失败的滋味吧!这会是你们‘最后’一次失败了!”

  “真遗憾,我们从未想过失败!”拉克丝看着奔跑着过来的辛吉德,和正在应付狼人没有余力保护她的盖伦,“光芒四射!”

  拉克丝是光魔法的大师,但是碍于年龄关系,她的魔力总量一直与那些成名的大法师们有着显著的差距,为了弥补这种差距,天资卓越的拉克丝学会了使用已经脱离体内的魔力的施法以及——将释放出去的魔力暂时储存在敌人身上,待需要时引动。

  没有与拉克丝战斗过的辛吉德不会知道这一点,他周围那些狼人的尸体也不会告诉他——他们的身上全是拉克丝的魔力!

  激烈的爆炸让辛吉德被炸飞出去,背后的炼金装备也有了大面积的损坏,只要盖伦和拉克丝将剩余的狼人解决掉,辛吉德就会落入他们手中。

  没有了辛吉德在一旁虎视眈眈,盖伦清理狼人的速度也更快了,加上拉克丝附近已经没有敌人,盖伦又一次展现了他在战场上驰骋的英勇。

  “现在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没有的话,你就该上路了,你的存在对民众来说,太危险了!”盖伦双手紧握着他的符文大剑,剑尖正对准了辛吉德的脖子。

  “哼——差不多——是时候了!”辛吉德诡异一笑,戏谑的看着盖伦,“记住你妹妹鲜血泼洒的那一刻吧!”

  “拉克丝!小心!”盖伦当即不再理会辛吉德,纵身跳起,跃向拉克丝的方向。

  “迟了!盖伦!好久不见!”沙漠下方,突然冲出了一个女人,她手中的符文大剑正刺向拉克丝的喉咙。

  时间——来不及了!

  “嘭,爆头!”从沙漠之下冲出来的女人被不明物体击飞了,从激荡的烟尘中出现了一位——胡子女士?好吧,其实这一位并没有长胡子。

  “炎魔俄洛伊?抵抗军已经到了吗?”说话的女人便是那位预谋暗杀拉克丝的人,她一身黑色紧身衣,左手装备着海克斯科技的护腕,身上还装备着有着镶嵌了源生能量结晶的魔法装备,

  “辛吉德,该撤退了,走!”

  “该死的拉克丝!下一次,我一定要取你性命!”辛吉德虽然心有不甘,还是启动了魔法传送阵,只待那个女人进来,他们就可以逃脱了。

  拉克丝虽然并没有直接被剑击中,但是符文剑携带的气浪还是对这个身体孱弱的法师小姐造成了伤害,盖伦查看了拉克丝的情况,发现没有大碍之后,他又拔出了插进沙漠的符文大剑。

  “瑞雯!你应该知道拉克丝对我的重要性!”

  “那又如何?盖伦·冕卫,我们血色精锐应该如何行事你是知道的,下一次,我同样不会手下留情。”瑞雯走进了魔法传送阵,与辛吉德一同消失在沙漠之中。

  如果拉克丝没有受伤的话,盖伦一定会冲上去拦住打破他们的逃离计划,但是拉克丝负伤,周围不知道是否还有帝国的埋伏,盖伦他不敢赌,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瑞雯和辛吉德逃离。

  他也曾是血色精锐的一员,直属于德莱厄斯,只会受帝国最有权势的三人的调遣。而那三人,除了德莱厄斯,都不会打没有准备的仗。

  但是德莱厄斯的战斗,另外两人会给他准备好一切必需的的事物。盖伦能够察觉到,他和拉克丝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瑞雯他们那么从容的撤退,显然这一次袭击的失败,也是在预计的情况之中。

  帝国,还有计划……

第六章 暴露
这个符文之地不太一样全文阅读作者:慕流风加入书架

  “看清楚了吧?”

  巴利亚德身后有一个声音雄厚的男子在说话,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他,还被他强行扣留。

  不过,这个海克斯科技望远镜的确不错,他把刚才盖伦与辛吉德的战斗看得一清二楚,抵抗军居然那么巧合的出现了,实在是出乎巴利亚德的预料。

  刚才那一枪,是凯瑟琳的手笔吧?瑞雯虽然用符文大剑挡住了凯瑟琳的超远距离狙杀奥义,但是强烈的冲击力之下,她手臂应该是撕裂了。

  “看清楚了,抵抗军的到来也在斯维因的策划中吗?你们下一步打算做什么呢?德莱厄斯陛下。”是的,扣留了巴利亚德的就是诺克萨斯的皇帝德莱厄斯。

  这让他无比的老实,不仅仅是因为与盖伦的正义名声相比,德莱厄斯的名声令人对他感到恐惧。

  更因为,这里还有着另一个男子的存在。不管是割喉,还是砍头,都不是什么好玩的体验。

  “当然。我了解盖伦的实力,想要追捕他几乎是痴人说梦。”德莱厄斯用手中的黑色切割者勾住了巴利亚德,“但是这不关你的事情!”

  巴利亚德被德莱厄斯踢倒在地,也不是第一次了,当锤石去诺克萨斯作乱时,基本上都是德莱厄斯来“约谈”他,面对面约谈,惨不忍睹……

  而且,大部分时候都是德莱厄斯主动提出的,要和巴利亚德这个公认的“符文之地最耐打沙包”约谈。

  “我只不过是有点好奇……”巴利亚德还想再多说几句的,但是看着德莱厄斯那锐利的眼神,他觉得不想挨打的话,还是闭嘴吧。

  “说吧,你是什么来历?”德莱厄斯的斧头在他的手上旋转,让巴利亚德想起了他的弟弟——德莱文。这两兄弟,该不会都会甩斧头吧?

  “我、我当然是土生土长的诺克萨斯人啦,陛下!”巴利亚德当然不会说真话了,“可能并不怎么像?”

  “愚蠢的行为!”德莱厄斯真的丢出了他手中的斧头,从巴利亚德耳边飞过,砍中了日之门,给这华美的日之门添上了一道伤疤,犹如掠夺走了太阳一小部分光辉,

  “那个村庄,你知道的吧?”

  “您说的村庄——是指什么?”好险,差一点就要品尝被劈成两半的痛楚,不管是哪个世界线,这家伙都是这么暴力吗?吓死个人了。

  不过,不能承认的还是不能承认,虽然欺骗德莱厄斯会被扁,但是很明显德莱厄斯已经知道他在说谎了,拖一点时间,就可以晚一点挨揍。

  “陛下,这家伙已经被您抓到了吗?”凭空出现的魔法阵里出现了瑞雯和辛吉德,他们已经成功逃离了。

  “是啊,凭空出现在那个作为诱饵的村庄,并且被盖伦问出了他不是诺克萨斯人的事实,那么,这家伙就只可能是来自于暗影岛。”

  德莱厄斯向巴利亚德走过去,走到了巴利亚德身后,捡起了黑色切割者,架在巴利亚德的脖子上(巴利亚德:能不能不要老是把那么重的东西放在别人脖子上?),

  “说谎的代价很严重的,知道吗?那个村庄里的死尸中,有着我们的密探,而你在给他浇上燃油的时候,被安上了窃听器。你与盖伦的谈话,我们全都知道。”

  “没有任何一个诺克萨斯人不知道!”辛吉德这个时候走到了巴利亚德面前,拧起了他,“孤儿,除非是被征召成为战士,否则是不允许出城的,即便偷偷摸摸逃出城市,也不会被其他城市接受。”

  “你不会是打算把你的试剂被拉克丝打碎的愤怒发泄在我的身上吧?陛下救命啊!”巴利亚德宁愿被德莱厄斯的断头台砍上十几次,也不想被辛吉德拿去做实验。

  “还不打算交代吗?那我告诉你,给你情报并且带你来到日之门的小鬼,也是我们的探子,如果你以为他分辨不出你的暗影岛魔法,那你就失算了。更何况,你手中,还有着破败王者之刃。”

  德莱厄斯收起了斧头,刚才辛吉德那么一提,让巴利亚德的喉咙被斧刃划出了一道口子,他可不希望这个来自暗影岛的“活人”就这么死了。

  “我其实是想用夺魂之镰作为武器的,但是卡尔萨斯那家伙说除非我打赢他,否则不会把夺魂之镰给我,破败王者之刃的卖相实在是不好看……”

  巴利亚德看着在场的家伙们不对劲的眼神,“我是不是说漏嘴了?千万要记住啊,打我的时候——别打脸!”

  “暗影岛有什么目的?说!”德莱厄斯这一次出来本想解决盖伦和抵抗军的问题,让帝国能够没有后顾之忧的应对弗雷尔卓德的异变,却没想到,暗影岛也出现了变故。

  暗影岛上拥有实体,不是灵体的存在就只有那么几个,而其中并没有这个被授予了破败王者之刃和破败王者之甲的“人类”。

  “暗影岛没有目的!我只是出来玩玩,额——你们信吗?”他是真的只是为了玩玩,可能顺便要提升一下自己的实力?

  “我的目的很明确,老实交代,或者由我亲手送你上路!诺克萨斯——断头台!”

  辛吉德在德莱厄斯说出“上路”两个字的时候,就迅速的散开了,被鲜血溅上身对于炼金术士而言是一种耻辱,就如同在对“小白鼠”做实验的时候被小白鼠弄伤了一样。

  玩物,不应该有任何不被他们接受的事物能够在他们没有接触的意愿时触碰到他们,这是每一个是热衷于疯狂实验者的意志。

  “我说!我说!”巴利亚德很是从心,但是,这能怪他吗?断头台的滋味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去尝试一下吧?要知道德莱厄斯的断头台可不是断头那么简单,而是整个人从头部开始被劈成两半。

  就像劈柴一样,也许比劈柴轻松?

  “懦弱之举!”德莱厄斯停手了,背对着巴利亚德走到一边坐下了,对绝不姑息懦弱之举的德莱厄斯来说,这种不得不让懦夫苟活下去的感受,可不比巴利亚德被砍成两半要好到哪去。

  “其实——我是暗影岛的君主,”巴利亚德说了一句之后,等待着众人的反应,真是够失望的,“你们就不惊讶吗?”隐藏身份难道不就是为了在展现身份的时候体会那种快感吗?

  “能够同时拥有破败王者之刃和破败王者之甲的只有暗影岛的君主,你说的,我们早就知道,”瑞雯正擦拭着她的爱剑,抵挡凯瑟琳的狙击,对这把剑来说,可是不小的负担,

  (巴利亚德:我还真不是一个合格的暗影岛君主)

  “如果一定要说惊讶的话,我们只会惊讶暗影岛居然选择这么一个懦弱、无能、实力低下的‘东西’作为君主,锤石和莫德凯撒是怎么想的?好了,继续说吧。”

  “我是来寻找异变的,有个家伙说这个世界濒临毁灭了,让我来解决这件事情。”不会有人相信的吧?这个世界除了德莱厄斯成为皇帝,凯特琳掀起叛乱,以及帝国在弗雷尔卓德的麻烦事情之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世界毁灭?完全是开玩笑的嘛!

  “卡尔萨斯预感到了这件事情吗?与死亡高度亲和的他,察觉到了世界濒临灭亡也不是没有可能。只是,派一个懦夫来这里是什么意思?藐视诺克萨斯吗!”

  德莱厄斯的话让巴利亚德知道这个世界真的存在能够毁灭世界的异变,但是,现在他更担心的是德莱厄斯会不会因为受到了“侮辱”而一斧头砍过来。

  “如果齐心协力的话,倒也不是不可能战胜那个东西吧?”巴利亚德不知道那个异变带来了什么,但是能够让德莱厄斯都认为世界会被毁灭的话,那说不定真的是无法抵抗的灾难。

  “辛吉德,放下他吧,勉强是在同一战线上了。卡尔萨斯和锤石他们既然让这家伙过来,也许是真的有办法对付那东西。”

  德莱厄斯把斧头背在背上,向皮尔特沃夫城内走去。

  “你们为什么不把这件事情告诉盖伦呢?我相信他一定愿意为了守护符文之地而与帝国携手战斗的。”巴利亚德试图劝说瑞雯他们放弃追杀盖伦。

  说真的,以盖伦和拉克丝的实力,在面对那个未知的威胁时,一定能够派上大用场。

  “你太天真了,小鬼。帝国既然几乎一统了符文之地,那么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瑞雯也收起了自己的剑,打算跟着德莱厄斯一起到城里去,

  “国家应该守卫国土,这是陛下的责任,也是每一个帝国将士的责任。而盖伦,他已经离开了帝国,陛下是不屑于向背弃者求助的。”

  确实呢,自己的责任自己承担,向不应该承担这份责任的人求助,一点也不“德莱厄斯”。他可是十成十的硬汉。

  即便是在原来的世界线之中,德莱厄斯作为崔法利议会中力量的象征,也不是会向他人求助的家伙。

1234下一页
扫码
作者慕流风所写的《这个符文之地不太一样》为转载作品,这个符文之地不太一样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这个符文之地不太一样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这个符文之地不太一样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这个符文之地不太一样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这个符文之地不太一样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这个符文之地不太一样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