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逍遥天启最新章节 > 逍遥天启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逍遥天启 连载中
分享逍遥天启

逍遥天启全文阅读

逍遥天启作者:破冰传奇

逍遥天启简介:简介:朕是天启,内有龙腿子魏老狗荡平不臣,外有小老弟崇祯、隆武大杀四方,日子简直不要太逍遥。
  麾下猛将如云,曹文诏、毛文龙、黄得功……皆是皇家金牌打手,试问天下之大,大明有何不可去?
  重活一世,贵为帝王,誓要让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为汉土! https://www.uukanshu.com
-------------------------------------

逍遥天启最新章节第15章 信王出京
第2章 抽丝剥茧
逍遥天启全文阅读作者:破冰传奇加入书架

  “皇爷,老奴魏忠贤求见!”

  宫殿内,老陈面如沉水,思绪繁杂,门外却传来碎碎的脚步声和小黄门的请安声。

  很快,殿外响起了沙哑的禀报声。

  听到耳熟能详的名字,老陈的脑海立马浮现出魏公公的具体面容相貌,这是来自天启皇帝的记忆。

  这老狗,消息可真灵通,宫内的任何事情都瞒不住他。

  老陈嘴角一抽,脸色愈发深沉。

  说实话,他不喜欢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别人所掌握。

  他的心,没有天启皇帝大。

  “进!”心里不舒服,老陈阴测测地说了一个字,也不管外边有没有听到,就不再吭声了。

  门口外,魏公公俯身贴着门框,倒是把皇爷这若有若无的声音听了个真切。

  只是,他心里蓦然一紧,怎么皇爷好像心情不佳呐,这是什么原因?

  按理,皇爷身体刚刚康复,理应欣喜若狂才对?

  怎么……

  脑海里想着这些,挥手让宫中小黄门走远些,魏公公稍微整理大红裙袍,轻轻推开朱门,小心翼翼踏入东暖阁。

  进来后扫视了一圈,看见皇爷目无表情坐在龙案前,心里慌得一波逼,急忙提起裙角小跑几步跪伏在地嘶声说道:

  “恭喜皇爷贺喜皇爷,皇爷龙体安康无恙,老奴心里……哎呦……”

  话未说完,脑门却传来剧痛。

  喜你妹!

  天启皇帝都已经驾鹤西归了,魏老狗还提大喜,这惹得原本就打算给他点颜色看看老陈大怒,拿起龙案上的砚台不管不顾直接朝他砸过去。

  “砰”的一声,上好的端砚擦过魏老狗的额角,坠入地上四分五裂。

  “老奴该死,皇爷请息怒……”

  额头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可魏公公却不敢搓揉半分,伏在地上一动不动,只是口里不停说道。

  殿内窗门紧闭,雨声淅沥,魏公公前胸后背都被吓得汗迹斑斑,脑海里浆糊一团,不知道哪里惹怒龙颜了?

  仿佛过了很久,直到魏公公感到双腿发麻头晕脑胀,耳边才传来皇爷的叹息和有如天籁的声音。

  “起来吧,自己去搬个锦墩坐下。”

  “哎,谢皇爷恩赐!”

  魏老狗仿佛一个乖宝宝般,谄笑着左右摇晃爬起来俯身行礼,然后去墙角边搬凳子。

  他是不敢再多说一个字了,生怕哪里一个不小心,惹得皇爷震怒,那时候就不是被砸这么简单了?

  出了一口恶气,刚刚上任的老陈心情顺畅多了,这才有心思细细打量起“名留千史”的魏老狗。

  看得出来,魏老狗虽然没有站直,可身材高大矫健,脸上微有憔悴,不过还是挺红润的,不像是快六十岁的人。

  这就正常了,想当初魏老狗少时家境贫寒,整天和地痞流氓混迹于街头,如果体格不够健壮剽悍,是无法混黑道的。

  只不过,帽檐下露出的那一缕缕银发,或许能说明他的真实年龄。

  坏人变老了。

  老陈微有感慨,其实这货走到今天也不容易。

  前半生也属于苦逼一个,混迹在上万名太监中声名不显,脏活累活没少干,被人欺负更是常有的事。

  到了五十几岁了,才被天启皇帝慧眼识珠挑出来对付东林党人。

  而这,也让他达到人生巅峰。

  不过,这还是他自己奋斗的结果。

  天启皇帝一声令下,人家什么脏水都敢往自己身上倒,什么坏事都敢干,其他人敢吗?

  想做权奸有那么容易?

  不想担骂名,还想捞好处,天下哪有那么美的事?

  脑海里转着这些,可见魏老狗舔着一张笑脸坐下,老陈还是冷然厉声喝问:“大伴,朝廷有大臣谋逆朕,你这厂公是怎么当的?”

  “什么?”

  魏老狗被惊得陡然跳起,来不及多想,又急忙跪下惶急解释道:

  “皇爷,兵部侍郎霍维华从民间得到偏方灵露饮,是老奴亲自安排人试喝并让御医检验功效,皆是大善,并无不妥之处啊!”

  魏老狗匆匆说完这些,半饷没有得到回音,他不由抬眼偷偷望去。

  御案后,皇爷坐在龙椅上,双眉紧蹙,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魏公公心里一紧,额头的痛楚隐隐传来,难道皇爷认为灵露饮有问题,还是认为霍维华有问题?

  如果这样,皇爷会不会迁怒自己?

  毕竟,这可是自己推荐的。

  皇爷落水后受到惊吓,自己吃不香睡不安,所以公告天下,为皇爷寻找名医偏方,兵部侍郎霍维华不负众望,仅用了几天,就找到了灵露饮。

  据说,有起死回生之效。

  事情好像也证明如此,皇爷不是生龙活虎坐在龙椅上,还有力气砸他,难道不是灵露饮的功效?又怎么会有谋逆呢?

  龙椅上,老陈还在琢磨。

  老实讲,天启皇帝究竟是谁害死的,其实他也不知道。

  反正,他就是觉得肯定有阴谋,绝不是巧合。

  大明两位落水的帝王,正德和天启,都是年轻力壮的年纪,在七八月的炎炎夏季落水,经过一段时间的医治无效死亡。

  又都不被正人君子所喜欢,都掌握着强大的厂卫,性格也一样,想怎么干就怎么干,率性而为。

  而且,最关键的他们都是没有留下子嗣,没有人替他们查清死因报仇。

  皇帝都是正人君子选的,怎么查?

  所以老陈觉得,如此多的巧合在一起,那就变成阴谋了。

  正德皇帝他是想管也管不着,可天启皇帝的事情,那就是自己的事了。

  因为,自己也想率性而为。

  否则,寝食难安呐!

  现在魏老狗提到灵露饮,老陈原本不清晰的思路豁然开朗起来。

  灵露饮这东西他知道,按当年明月的说法,是米汤。

  可老陈认为没有这么简单。

  皇帝老子要吃的东西,必须经过御医检验并由膳食监熬制,这是最基本的流程。

  如果是米汤,这也太儿戏,左右都说不过去。

  只能说是以米汤为药引,并且添加了其他的药物。

  那么问题来了,这其中加了什么药材什么东西?

  这才是关键。

  方向清楚了,老陈的双眼渐渐发亮起来。

  二十三岁的年纪,正是一夜几次郎的壮实身体,哪里会因为落水就唱凉凉?

  若这其中没有阴谋,朕不信!

  兴奋之中,老陈缓缓抬起龙首,正式接班天启皇帝。

  苦逼老陈,就让他随风而去。

  在这样险恶的环境中,普通百姓的心态绝不能有,不狠不行啊!

  “大伴……”在魏老狗苦苦的等待煎熬中,刚上任的天启皇帝高抬龙首拉长声音叫道。

第3章 宁杀勿纵
逍遥天启全文阅读作者:破冰传奇加入书架

  “诶,皇爷。”魏老狗听皇爷声音趋于平和,脑门一热,心头一喜,脊背躬的更弯了。

  时时揣摩皇爷的喜怒哀乐是他每日必做的功课,皇爷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在他眼里都是判断的依据。

  “朕落水受惊的这段日子,朝廷的文武百官有何动作?”迅速进入状态的天启皇帝,脸带讥笑突然变换话题问道。

  魏老狗明显一愣,皇爷的话勾起了他很多不愉快的回忆。

  在皇爷身体不安的月余时间里,他每天惶惶不可终日,犹如惊弓之鸟般,唯恐听到皇爷不幸的消息。

  而京城文武百官中,其他人多少还好一些,静静观望时局发展。

  可唯独被自己打压得奄奄一息的东林党人,却好像迎来了新的希望,他们走路都带着风,眼里透着喜意,明显有不臣之心。

  瞧他们的心思,竟然是巴不得皇爷早点驾崩,那样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便是属于自己阵营的人,好些也起了别样心思,居然和东林党人眉来眼去,似乎防备着日后的变局。

  这真是亮瞎了自己的狗眼。

  想到这些事情,魏老狗噗通跪在地上,紧接着是咧开嘴嚎嚎大哭嘶声诉道:“皇爷呐……东林党人多有不忍言之事……

  他们累受皇恩……却有不臣之心……老奴心里难受哇……”

  说完,匍匐在地耸动双肩,不停的哆泣。

  这其中包含着痛苦、委屈、悲愤、无奈等诸多负面情绪,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老戏骨呐!

  天启皇帝目无表情地看着魏老狗的表演,并没有出声,而是在寻思。

  客观上说,魏老狗虽然有演戏的成分在,但依据历史上发展进程,大部分或许是他真实的心情。

  毕竟,哪怕魏老狗风光无限权柄滔天,可一旦没有皇权了的支持,他算个屁!

  而魏老狗所做的那些破事,不过是他的主人前任天启皇帝所操纵的结果。

  现任天启皇帝脑海里回忆着前任对魏老狗的使用过程,脸上苦笑连连。

  前任刚刚接手东林复辟的烂摊子时,开始还想励精图治,和东林党一起中兴大明。

  可结果发觉不对劲,这些东林君子靠不住,于是在天启四年放出魏老狗。

  老实讲,魏老狗虽然行事手段凶残了一点,但有他在,大明好歹维持了正常运转,国势也逐渐有所上升。

  在天启七年,也就是今年,前任觉得时机成熟了,于是顶住压力给万历首辅张居正平反,准备重启一条鞭法。

  老实说,一条鞭法在如今的天启皇帝眼里,并不完美,有利有弊。

  但在当下时局,如果能够成功一半,只要有充足的粮饷,搞死建奴,天启皇帝觉得大明再撑个几十年估计没有什么大问题。

  可惜,在关键时刻前任就被落水了。

  前任学那勾践卧薪尝胆忍辱负重长达七年,正想甩开膀子大干一场的时候,却终究还是未能如愿。

  出师未捷身先死,一切皆是笑谈中。

  以至于后人谈起这位大明皇帝,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白痴,文盲一个,除了爱好木工,就是吃喝玩乐。

  总之,一无是处就对了。

  这世上,人们总是以成败论英雄,哪管这中间的过程?

  前任天启皇帝,无疑就是一个典型。

  之后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

  他的小老弟崇祯皇帝上台后,十几岁的年轻人被东林党人一忽悠,除掉魏老狗,打倒阉党,让东林党人满血复活。

  结果只有十七年,大明凉凉了。

  而这,也让汉人江山落入异族之手,更让华夏民族堕入深渊。

  以至于领先世界几千年的泱泱华夏,被西方蛮夷所超越。

  落后就要挨打,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于是乎,巍巍华夏就此迈入耻辱的几百年岁月,直到天启皇帝穿越前方才喊起复兴崛起的口号。

  忆起这些,天启皇帝微微摇头扼腕长叹,随即双眸中迸发出冷冽的杀气。

  恐怕是要先杀他一波人头滚滚了。

  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是容不得心慈手软了。

  否则,也别谈什么王图霸业逍遥天下了,便是自己的小命,再度落水凉凉的那也不是不可能。

  重活一世,贵为帝王,他不要窝囊,只要锋芒!

  哪怕生命短暂如萤,却也要留下刹那之光。

  “大伴,立马通知锦衣卫缉拿霍维华和为朕诊断配药的御医,全部关进诏狱,一定要审出子丑寅卯来。

  由你亲自坐镇,问清药方中是否有和食物相克的药材,药材和药材中又是否相克。

  另外,调查膳食监这个月的食谱安排,注意宫中是否有和文臣勾结的太监,太医院那边亦是如此。

  这次不管牵涉到谁,都以谋逆案论处,宁杀勿纵!”

  不管哭声渐渐变小的魏老狗,心里有些底气的天启皇帝颁布了来到大明的第一道旨意。

  历史证明,大明的文官靠得住,母猪都会上树。

  御医认真来讲也算文官,至少他们是读书人出身。

  天启皇帝就不信了,天下落水的多了去了,也不见个个有问题。

  可为什么几任大明君王,就偏偏有事?

  若说这里面没有御医的问题,谁信呐?

  反正也不算冤枉他们,作为御医,不能救治君王,原本就是无能,就是死罪!

  养虫千日,用在一时。

  既然不堪用,那就没价值了。

  天启皇帝也懒得多想,简单粗暴或许有奇效。

  管它骂了隔壁?

  听到皇爷的安排,魏公公猛然醒悟,用衣袖擦干泪水,抚着受伤的额头,一脸懊恼。

  自己大意孟浪了,怪不得皇爷震怒。

  人心险恶,都什么时候了,那些文官万一和御医相勾结,岂不害了皇爷?

  害了皇爷,哪里有权倾天下的九千岁?

  这些日子,他已经深有体会。

  他脸上狰狞起来,俯身趴在地上沉声说道:“皇爷,老奴遵旨。”

  这种事情,魏公公做起来轻车熟路,活络得紧。

  不过,他多少还是担心皇爷的龙体。

  顶着被责骂的风险,魏公公咬咬牙问了一句,“皇爷,那你的龙体?”

  “朕断药几天,身体就已经康复,修养几日便可无恙。”

  见魏老狗如此上道,天启皇帝言语中也多了些许温和,让魏老狗心头大定,应了一声诺,转头退出东暖阁。

  直到走出乾清宫,魏公公回忆皇爷今日的举措,总觉得那里有些不一样。

  好像杀伐果断了许多,连宁杀勿纵的话都说出来,没有平日的温和。

  不过,是不是因为谋逆的缘故……

  摇摇有些晕眩的脑袋,不再想这些,魏公公蓦然变得杀气腾腾起来。

  太医院和东林党这帮狗才,还有背叛自己的人,本千岁要让你们重新认识人生。

第4章 清理
逍遥天启全文阅读作者:破冰传奇加入书架

  魏公公想让人重新认识人生,这绝不是在放嘴炮,他从来都是用行动的。

  从皇宫出来,他没有去东厂,而是直奔皇城脚下的北镇抚司,锦衣卫的老巢。

  这是皇爷钦定的御案,必须讲究从速从严办理。

  北镇抚司拥有诏狱,可以自行逮捕、侦讯、行刑、处决,不必经过三法司,流程上比东厂来得更快捷更有效率。

  “见过干爹。”

  “见过九千岁。”

  “见过厂公大人。”

  ……

  魏公公一跨入北镇抚司衙门大堂,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指挥佥事许显纯、理刑官杨寰等人一一毕恭毕敬向他打招呼。

  声音依旧很大很响亮,只是,细听之下充满了消沉和不安,至于什么原因自然不用多说。

  魏公公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人情冷暖不知见了多少,眼光一扫,发觉锦衣卫几位高层都在,再一看脸色,立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这几年来,锦衣卫在他的领导下,不是在行动,就是在行动的路上,向来自觉得很。

  可唯独在皇爷龙体不安的这月余时间里,消停了。

  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这个道理魏公公无师自通。

  “桀桀……”负手走到大堂中间的太师椅,背对众人,魏公公开启了招牌式的大笑。

  田尔耕、许显纯等人精神蓦然一振,相互间扫视一眼,五彪之首田尔耕上前一步急切问道:“千岁大人,可是陛下龙体有所好转?”

  魏公公非常拉风的回过身,目视众人扶着椅背缓缓坐下,抖抖眉毛尖声说道:“兔崽子们,天塌不下来,皇爷身子骨硬朗着呢。

  都给本千岁打起精神来,拿出锦衣卫的威风来,朝堂上的大人们有些不安生呐……”

  顿时,北镇抚司衙门大堂欢声雷动,消息很快就传遍整个锦衣卫。

  片刻之后,北镇抚司衙门大开,伴随着一道道口令,密集紧凑的脚步声响起,数百名锦衣卫校尉齐整跑出门口。

  田尔耕、许显纯等人身穿大红飞鱼服,腰悬绣春刀,眼中凶光隐现,睥睨一世。

  其余锦衣缇骑则身着青绿锦服或麒麟服,杀气腾腾列队紧随其后。

  阵仗很大,气势更足,逼更是装得很溜。

  擒拿手无缚鸡之力的太医院御医和兵部侍郎霍维华,出动如此阵仗,只能说锦衣卫上下实在憋屈太久了。

  他们需要用这样的方式昭告天下,陛下龙体无忧,他们依旧是陛下最信任的天子亲军。

  乾清宫内,天启皇帝自从吩咐魏老狗接下来的行动后,就没有在意此事。

  历史证明,这种脏活交给魏老狗,你不用担心他做不好,只会担心他做得太好了。

  自己要做的就是像前任一样,在对付“正人君子”的问题上,尽量放权给魏老狗,让他自由发挥就行。

  魏老狗能折腾会折腾,定能让人眼前一亮。

  坐在龙椅上,天启皇帝手托下巴,正在考虑今后的行动方向,或者叫执政理念。

  应该说,前任重用魏老狗,几乎把文臣整治得服服帖帖的,那些成天说空话、喷口水、扣帽子、乱吵架的官员变少了,朝堂效率提高不少。

  税务改革也卓有成效,征税转向江南富人,基本解决了中央财政开支问题,军费也能有所保障。

  这无疑已经为自己营造了一个很好的执政环境。

  但还远远不够。

  天启皇帝可是知道,那些正人君子的力量有多强大多恐怖。

  历史上魏老狗一倒台,朝堂上立马众正盈朝。

  说穿了,就是前任太仁慈,只是把正人君子赶下台,没有斩草除根。

  以至于他们都在潜伏着,等待东山再起的机会。

  这次谋逆案倒是一个光明正大清理的好机会。

  想到这里,天启皇帝提起御案上的红笔,写下了小老弟崇祯皇帝用生命感悟的名言:文臣士子皆可杀。

  没办法,要想大明不凉凉,就必须杀出一个朗朗乾坤来。

  不然,刚明要变奴清了。

  一想起奴清,天启皇帝又怒气冲冲的接连写了三个杀字。

  随即,他双拳紧握,眼眸中尽是冷冽和戾气。

  骂了隔壁,去他妈的狗屁融合!

  野猪皮的后代们,老子要把你们摁在地上用力摩擦到死为止。

  在历史长河中,天启皇帝欣赏霸秦、强汉、盛唐、富宋、刚明,可唯独对暴元和奴清反感。

  “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江阴八十一日”、“潼关之屠”……野蛮的建奴足足杀了几千万汉人百姓。

  尤其是到了近代,螨清朝廷对外屈膝颜卑,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螨清变奴清。

  可以说,作为汉家儿郎,他的屁股早已决定脑袋。

  “奉圣夫人驾到!”

  天启皇帝正在怒火中,东暖阁外传来一道声音。

  还容不得他反应,阁门被推开,一个穿着红色绸服的身影风风火火闯了进来。

  “陛下,您的龙体真的康复了吗?”

  人未到语先至。

  天启皇帝双眉一皱,并未吭声,只是把写的东西反面搁置,然后冷着脸看着前任的乳母客氏。

  “陛下,您龙体刚刚康复,怎么就忙于政务?”

  三十多岁的客氏身着红色襦裙,边走边说。

  骂了隔壁,真是嚣张呐。

  不先禀报,直接推门而入,估计整个大明,也只有她了。

  信息更是灵通,一宫之主的张皇后都没得到朕康复的消息,她倒提前知道了。

  看来不仅是朝堂上需要清理,这皇宫中更是需要好好清理一番了。

  天启皇帝看着保养不错的客氏,紧皱双眉,一言不发。

  “陛下,您怎么板着脸,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跟奴家说说?”

  天启皇帝的神情,终于让有些迟钝的客氏察觉到不对,她走到御案前,轻声说道。

  “搬离慈仁宫,回到九千岁府去。”

  天启皇帝站起身,沉声说道。

  “陛下,你说什么?”

  客氏花容失色,仿佛不可置信般颤抖问道。

  “听不懂朕的话是吧?来人,请奉圣夫人出宫。”

  客氏一下子瘫倒在地,全身剧烈抖动着,双眼留下泪水也不吭声,就这样可怜巴巴的盯着天启皇帝,说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骂了隔壁的,这是真的影帝,天启皇帝居然在她眼里看到了一种叫母性的东西。

  客氏能在宫中得志猖狂,连张皇后都不看在眼里,靠的就是乳母身份。

  可惜,这一套对朕没有用!

  “拖出去,都站着干嘛?”

  几个随堂的太监进来,望着躺在地上的客氏尚有些犹豫,惹得天启皇帝拍着御案咆哮。

  “陛下……”

  原本默不作声的客氏还想哀求,可被随堂太监捂住嘴,架着往外走。

  毕竟,皇爷的怒火不是他们能承受的。

  殿内,天启皇帝看着远去的身影,长叹一声,希望你不要再作死,看在前任的面子上,朕饶你一回。

  但绝没有第二回!

第5章 皇家亲情
逍遥天启全文阅读作者:破冰传奇加入书架

  坤宁宫,后宫之首,张皇后的寝室。

  夜色将暮,人影瞳瞳,可是宫中却没有丝毫灯火。

  昏暗的寝室内,张皇后穿着一身素色的袄裙,正坐在凤椅上暗自垂泪。

  陛下病危,时日无多,不知什么时候,她就要改称哀家了。

  可惜,膝下无子继承皇位,想要享受太后尊荣的资格也没有。

  可以预见,下半生将在宫中以泪洗面缅怀先帝。

  说起来,这都是拜客氏所赐。

  天启三年,自己怀有身孕,即怀冲太子朱慈燃。

  可是,却被客氏暗算而不幸流产。

  此后,自己再未有孕。

  作为后宫之首,自己却拿客氏无可奈何,真是悲哀。

  忆起这些,张皇后双肩耸动,哭得梨花带雨哀婉凄凉。

  “陛下驾到。”

  蓦然,殿外忽然传来小太监的叫声,接着是一阵喧嚣,宫娥手忙脚乱的点起宫内的蜡烛,灯火逐渐亮了起来。

  张皇后整个人都呆了,一时间不敢置信,还以为自己伤心过度产生幻觉。

  “启禀皇后娘娘,陛下龙体痊愈了,快到殿门口了,赶紧迎驾。”

  火急火燎的脚步声响起,张皇后的贴身女官青歌仿如一阵风冲进暖阁,惊喜的禀告着,脸上还带有晶莹的泪水。

  “陛下……”

  张皇后方要起身,不料整个人恍了一恍,久坐的双腿酸麻,竟然站不起来,唯有瘫坐凤椅上掩面喜极而泣。

  主心骨回来了,再也不用称哀家了。

  女官青歌急忙上前,利索的搀扶起张皇后,准备迎驾。

  “让皇后坐着安歇,不必劳师动众。”

  醇厚的声音传来,却是天启皇帝已经大踏步跨入暖阁说道。

  作为穿越者,习惯了简简单单,对繁文缛节一般都不大讲究,天启皇帝亦然如此。

  同时,他的龙眼朝着愣神的张皇后上下打量。

  老瓶装新酒,自然会有不同的味道。

  只是这一看,天启皇帝却是再也挪不开双眼。

  美,真美,果然不愧五千美女中选出的第一美女,史书记载的五大艳后之一。

  许是因为前任病危的原因,张皇后素面素颜,并未装扮,连服装也是素色。

  可这不妨碍她绝美的容颜,反而更突出天然去雕饰的味道。

  熊熊的烛火下,张皇后身材高挑,浑身上下几乎只有青、白两种颜色,显得十分简单,却更衬得她亭亭玉立,端庄高雅。

  发际处,青丝与玉肤反衬,让头发更清秀,让肌肤更雪白。

  深青色的上袄非常贴身,侧胸位置的布料,被撑满绷紧,仿若山峰,让天启皇帝联想翩翩,激发无限的热情。

  袄裙上衣较长,覆盖了裙腰,仅用腰带轻缚,却充分展露出了纤腰的柔美线条……以及坚实的臀部轮廓。

  绝美的容颜,加上凶器、小蛮腰、翘、臀……

  这一切,无疑都在冲击着天启皇帝年轻而骚动的激情。

  这是朕的女人,今后朕的人生非常性福呐。

  天启皇帝美滋滋的想到。

  “陛下,您担心死臣妾了。”

  天启皇帝色眯眯的眼光,可落在张皇后眼里却是深情款款的凝视。

  历经生死离别牵肠挂肚的煎熬,张皇后再也不顾礼法不顾君君臣臣那套,挥泪如雨冲进天启皇帝的怀里,紧紧搂抱着熊腰,再也不肯放手。

  这一刻,没有陛下皇后,只有丈夫妻子。

  女官青歌挥手摒退周边宫娥,然后悄悄退下,让二人享受难得的皇家亲情。

  “皇后,今后朕再也不会让你受委屈了。”

  温香暖玉在怀,天启皇帝轻嗅发香,郑重做出一个帝王的承诺。

  这是一个值得敬重的女人,也是一个非常苦命的女人,要珍惜。

  前任临死之时,将张皇后张嫣托付于小老弟朱由检,命曰:“中宫配朕七年,常正言匡谏,获益颇多。

  今后年少寡居,良可怜悯,善事中宫。”

  小老弟朱由检登基后,对皇嫂亦非常敬重,为张嫣上尊号曰懿安皇后。

  崇祯十七年三月十八日,快递小哥李自成领导的叛军攻陷京城,张嫣在寝宫中上吊自杀身亡,殉国明节,年仅三十八岁。

  后来奴清为了拉拢人心,顺治小儿将张皇后和前任合葬于德陵。

  可以说,张皇后的一生,做到她所能做的,无愧于大明。

  “陛下,您龙体安康就好,其它的臣妾再也无所奢求了。”

  能再次倚靠在陛下强壮的胸膛上,聆听强有力的心脏跳动声,不用自称哀家,张皇后已经感到无比满足,对要求也降低了许多。

  这个后宫是不是她做主,本宫不计较了。

  也因为如此,她失去了往日的精明,并没有听出天启皇帝的意思。

  “朕已经让客氏搬离慈仁宫,今后这皇宫再也无你烦心事。”

  天启皇帝笑笑轻拍张嫣的后背,哈着气在她耳边悄声说道。

  什么?

  陛下叫老妖婆客氏,而不是奉圣夫人,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还有,驱逐出宫了,真的假的?

  幸福来得太突然,张皇后松开双手退后几步,美目认真的盯着天启皇帝,有点呆萌。

  天启皇帝欣慰的笑着点点头,既是对张皇后的确认表示肯定,同时也对她本人表示满意。

  她才二十一岁呐,正是青春无敌的大好年华,这样多好。

  说起来,都是和客氏整天防范斗法,变老成了。

  有朕在,以后再也不用斗了。

  “陛下,那魏公公怎么办?”张皇后为人毕竟稳重,迟疑片刻后又补充了一句。

  客氏搬出宫的事情过去也有几次,可最终还是回来了,还不是魏阉和客氏一直哭诉,陛下心软,才……

  “客氏是魏老狗的对食,朕让他们夫妻团聚,难道他还有意见?”

  天启皇帝双手一摊,很夸张的说道。

  面对张皇后,天启皇帝的语气就随意了许多。

  怎么是魏老狗,而不是忠贤?

  张皇后妙目全是一个个问号,脑袋有些不够用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让陛下有如此大的转变?

  难道陛下准备铲除魏阉?

  想到这里,张皇后不淡定了,剧烈的喘着粗气,胸脯一鼓一鼓,人却扭头朝暖阁外的女官吩咐道:“青歌,你们全部出去,守着殿门,不准任何人靠近。”

第6章 潜龙出渊
逍遥天启全文阅读作者:破冰传奇加入书架

  误会了!

  不得不说,男人跟女人的想法就是不一样。

  男人擅长深谋远虑,女人见风就是雨。

  怪不得老朱同志不让后宫干政。

  天启皇帝知道张皇后很委屈,她恨死了魏老狗和客氏,巴不得把他们屠戮干净挫骨扬灰。

  可是,天启皇帝更知道,目前的大明需要魏老狗,尤其是现在。

  如果快意恩仇把魏老狗给办了,他可以肯定,朕一定会和小老弟崇祯一样,政令出不了京城,然后只能当一个顺天府府尹。

  再然后,或许就要自挂东南枝了。

  想到这里,天启皇帝笑了笑,对着一头雾水的张皇后说道:“皇后,传膳吧!吩咐膳食监准备酒水,边喝边聊。”

  多大的事啊,有些事情沟通清楚了,它就不是个事。

  张皇后心里有怨恨,需要疏导,朕无疑就是最佳人选。

  对于陛下的安排,张皇后温柔的点点头,然后打开阁门亲自去吩咐。

  这一晚,天启皇帝留宿坤宁宫,与张皇后畅饮长谈,双宿双飞……

  第二天,三条劲爆的消息通过不同的渠道在京城之中开始流传,每条消息像一道道惊雷,炸得各方势力目瞪口呆。

  陛下龙体康复了!

  有人妄图谋逆陛下!

  客氏被驱离皇宫了!

  这三件事委实发生得过于突然,让许多人猝不及防,朝中文武大臣、皇亲勋贵无不议论纷纷。

  谁也不知道,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怎么一夜之间,天翻地覆?

  陛下龙体康复自然有人欢喜有人忧,只不过,不管是谁,明面上都是一句缴天之幸,天佑大明!

  然后就再也没有什么好议论的了。

  而其它两件事,可要好好解读背后的深意了。

  有人谋逆,那可是株九族的不赦之罪哇,究竟是谁狗胆包天,行此不臣之事?

  目前得知的情况是,献灵露饮的霍维华和太医院的御医已经被锦衣校尉缉拿入诏狱,正在进行审讯。

  后续的事情,也不知会牵连到谁?

  现在京城里到处都是锦衣缇骑横行,颇有风声鹤唳人人自危之感。

  不过,谋逆一事是陛下的意思还是魏阉的意思,这其中分别很大。

  如果是陛下说的,那就是确有其事了。

  否则,就是魏阉利用此事打击异己。

  只是,看起来好像是陛下的意思。

  因为兵部侍郎霍维华向来是魏阉的狗腿子,如果不是陛下开口,魏阉怎么会缉拿?

  尤其是霍维华贡献的灵露饮,魏阉原本就知道。

  真要出点事,魏阉恐怕也难脱干系。

  还有,陛下在敏感时刻驱离客氏出宫,这里面怎么都透着蹊跷,让人捉摸不透。

  客氏是什么人?

  大家都知道。

  那是陛下的乳母,在陛下心里举足轻重。

  魏阉能够上位,离不开客氏的帮助和支持!

  可以说,客氏就是魏阉的后台。

  若没有客氏,魏阉只是一个普通的死太监,哪来声名赫赫的九千岁?

  这两件事放在一起,就不能不让有心人联想翩翩了。

  一时间,京城形势波谲诡异,风云涌动。

  日上三竿后,已然近午时。

  坤宁宫内,搅动京城风云变幻的天启皇帝终于起床了。

  昨晚,酒喝高了,又和张皇后颠鸾倒凤几回,累坏了。

  而此时,经过滋润的张皇后,已经用陛下正在休养的借口,打发了几波前来探望,实则打探消息的文武大臣、皇亲勋贵。

  事实证明,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陛下,司礼监王公公到了。”

  在宫娥的梳妆打扮下,天启皇帝踏出寝室,张皇后的贴身女官在门口禀告道。

  “宣!”

  “老奴恭贺皇爷龙体安康。”

  很快,殿门外匆匆走来个五十多岁的肥胖太监,远远的跪下说道。

  “王大伴,平身。”

  天启皇帝笑笑的随意挥洒宽大的衣袖,和声说道。

  来人是司礼监掌印太监王体乾,是魏老狗的上级领导。

  一直以来,在大家的印象中,魏公公权倾天下,自然是司礼监中位置最高的。

  然而并不是。

  其实,魏忠贤只是秉笔首席太监提督东厂,排在第二位。

  真正职位最高的是王体乾,因为他是司礼监掌印太监,负责用天启皇帝的玉玺盖印。

  魏老狗只有批红的权力。

  内阁转过来的各部公文奏议交司礼监分类后,魏老狗写下处理意见,最后由掌印太监王体乾审核。

  如果认为可以,就盖上印章。如果认为不行,就打回去重批。

  也就是说,魏老狗做任何事情,王体乾都知道,都要他同意才盖印。

  而魏老狗之所以权柄滔天,那是因为凡是他批示的票拟,王体乾基本都是直接盖印,不反驳,不删改。

  就是因为这样,所有的人都以为王体乾是魏老狗的死党,是阉党的首脑人物。

  可实际上呢?

  天启皇帝知道,王体乾是阉党没错,因为他就是阉人,可他并不是魏老狗的死党。

  他是前任天启皇帝最信任的人,效忠皇权监督魏老狗。

  这事小老弟崇祯皇帝也知道。

  所以在定阉党案的时候,王体乾完全没有受到冲击,只是让出掌印太监的位置,就带着大量的财物回家安享晚年。

  从这里可以看出,前任天启皇帝始终牢牢把控局势。

  王体乾的作用就是监督魏老狗。

  其实作为帝王,谁的身边没有几个忠心的太监?

  而王体乾,就像崇祯皇帝身边陪他自挂东南枝的那个老王。

  “大伴,宫内那些吃里爬外勾连外臣的狗奴才要清理清理了,你现在抽调人员组建内行厂,由你亲自提督。”天启皇帝淡然的吩咐道。

  “老奴遵旨!”王体乾内心一震,可脸上却无丝毫表情,只是俯身答道。

  他权柄虽重但很低调,话不多,只干事。

  “还有,除了清理门户外,内行厂负责把京城五品以上官员财产查清楚,登记造册存档,以备他用。”

  低头沉思片刻,天启皇帝嘴角微翘冷然吩咐道。

  “喏!”

  王体乾俯身回答的同时,立马明白皇爷已经在为亲自理政做准备了。

  今日皇爷给他的感觉就像已经出鞘的利剑,偏只露一半,却剑芒锐利,无比耀眼!

  跟往日里的懈怠完全不同。

  此刻,他脑海里腾起四个字,潜龙升渊。

1234下一页
扫码
作者破冰传奇所写的《逍遥天启》为转载作品,逍遥天启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逍遥天启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逍遥天启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逍遥天启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逍遥天启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逍遥天启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