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玩赚一生最新章节 > 重生之玩赚一生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重生之玩赚一生 连载中
分享重生之玩赚一生

重生之玩赚一生全文阅读

重生之玩赚一生作者:丫羊

重生之玩赚一生简介:重生八十年代,机遇多的抓都抓不完。
  林海就想着先随便赚点钱,然后多尝试点上辈子没干过的事。
  刺激点也不怕…… https://www.uukanshu.com
-------------------------------------

重生之玩赚一生最新章节还没写出来这章晚点再发
第2章糖换白面
重生之玩赚一生全文阅读作者:丫羊加入书架

  计划外的物资总是紧俏的,价格也比粮店里贵的多。

  下乡之前,三人凑了好几天,才凑出来七块钱,半买半赊从糖厂弄来了五斤不要票的糖块。

  就用这五斤糖,三人下乡换来了将近两百斤没用的鸡毛。

  在东升厂着急忙慌地收鸡毛之前,这东西根本没人要,在乡下都是拿去堆粪肥用的。

  现在被林海带着倒腾了一下,这五斤糖直接就翻了十倍,让赵青和刘红阳两人大呼过瘾。

  这些糖块不是粮店里的绵白糖,也不是颗粒分明的红砂糖,更不是口味清爽的高级水果硬糖,而是红星机械厂的附属糖厂自己熬出来的。

  味道虽然差了点,但好在是属于计划外的物资。

  不要票。

  要不然,就算东升厂有着出口创汇的任务,也不一定能自己做主把换购鸡毛的比率调的这么高。

  毕竟鸡毛在平时根本就不值钱,往上打报告申请额外的物资也不可能申请的下来。

  东升厂毕竟只是个街道工厂,这次走了狗屎运,天降十万美金的出口订单,喜的他们下血本收购鸡毛,下次就不一定有这么好的事情了。

  所以得抓紧时间,争取在这次东升厂的出口创汇任务里,多捞……恩,多做出点贡献!

  等到东升厂应付过去这次难关,肯定就会把换购鸡毛的比率调低,或者干脆就没订单了,到时候这事儿干起来就没什么味道了。

  按林海的估计,等这事儿办完,应该能攒下三五百斤糖块来。

  粮店里一斤白糖是七角钱,黑市上要一块五左右,而糖厂自己熬的糖块质量差味道挫,所以价格要更低一点。

  把这些糖全在黑市上卖了,也刚刚够买两台录音机的。

  这点钱根本就不够三个人分的,还得再倒腾一番才出手才行。

  但是一口吃不成胖子,赚钱这种事儿得一步一步来。

  让刘红阳和赵青他俩一人带小半包糖接着下乡去倒腾鸡毛,林海背着剩下的糖块来到城东护城河外面的小树林。

  在穿越之后,除了物质条件差了点,林海对现在的生活基本上还是满意的。

  尤其是现在这具身体,年轻、强壮、精力充沛,扛着三十斤的糖包从城北走到城东,就跟散步似的,一点气喘的感觉都没有。

  先把身上的糖块藏好,然后就空着手晃晃悠悠地走进了树林里去。

  这片树林,东临城市,其他三面都是乡村。

  出路可谓是四通八达,很方便进出……或者逃窜……

  所以一个自发而成的交易市场,就在这里成了型。

  倒粮票油票煤票自行车票的二流子,卖泥鳅木炭野蘑菇的大胆农民,穿着四个兜的中山装干部,把袖箍拆下来装兜里来买东西的警卫人员……

  就因为在这里卖的东西,都不受票据限制,所以不管什么人全都能在这里和谐相处。

  当然,除了钞票之外,以物易物在这里也是挺常见的。

  “要油么?亮晃的菜子油!”

  “大草鱼嘿,新鲜的大草鱼!”

  “鸡蛋,鸡蛋嘿!”

  “大肥肉,三指扎不透!”

  “收音机、自行车、手表……各种票了嘿!”

  ……

  林海穿的还算齐整,身上也没带东西,一看就是有闲钱来寻找幸福的那类人。

  所以当他从北头走到南头,叫卖的声音也随着他从北面响到南边。

  声音都不是很响亮,刚够他自己路过的时候能听清楚。

  又好像他在屁股后面装了一个消音器,人走过去之后,叫卖的声音也就随之而消失了。

  在心里感叹了一下这个蠢蠢欲动的时代,林海瞄上了一个贼眉鼠眼的家伙。

  不是说林海以貌取人,实在是他的买卖做的太不正常。

  别人在黑市上卖的东西,因为不要票,所以都要比粮店里贵上不少,翻个一倍是正常,有时候价钱翻个三五倍也不奇怪。

  但是这个家伙卖的白面——这也算得上是紧俏货了——却只比粮店里贵了两分钱……

  两毛一斤不要票的白面,这么做生意,简直对不起他这张贼脸!

  “同志,您在哪高就啊?”林海凑了过去问道。

  贼眉鼠眼做生意不灵,人却不傻“要买就搞快点,瞎问什么?”

  林海摸了一下兜,这才想起来烟被他扔给了刘红阳,只好直接一点,掏出一块在东升厂换来的糖块递过去“用糖来换,三十斤糖能换多少白面?”

  贼眉鼠眼瞧了一眼,警惕性降低了好多“哥们儿是糖厂的人?胆子不小啊!三十斤这么大的买卖也敢做!”

  三十斤这样的数字也能叫大买卖?红糖块而已,又特么不是**

  林海嘿了一声,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摇摇头道“可不仅仅是三十斤。”

  贼眉鼠眼直接收了摊,拉着林海往树林深处走了两步,压低声音道“我看你也是敞亮人,我给你按粮店里绵白糖的价钱走,绝不让你吃亏,你说怎么样?”

  那就是差不多一换四,三十斤糖能换一百二斤白面。

  可是价钱越贵的东西,就越紧俏。

  打个不算恰当的比方。

  白面就像后来帝都的两居室,贵是贵了点,但咬咬牙还是有不少人能买的起。

  而糖这种奢侈品,大概就是故宫边上的四合院儿,谁手上要是有一套也都是捂着壮身份用,没有说拿出来卖钱的。

  更何况这些糖可不像这家伙的白面一样来路不正。

  所以林海继续摇头,边摇边狮子大开口“一换十!不二价!”

  贼眉鼠眼涨红了脸,像是受到多大侮辱似地,愤然道“你逗我玩呢!”

  林海脸上露出微笑,摆摆手道“我不是糖厂的人,我的糖也不是从糖厂漏出来的。”

  贼眉鼠眼变了脸色,还以为遇着粮仓护卫队的人了,眼瞅着就要脚底摸油开溜。

  这肯定是个粮耗子,错不了!

  林海很满意自己的运气,他还不至于吃饱了撑的见义勇为,所以很大方的交了底“东升厂闹出来的大新闻,你听说了吧?我的糖就是从那里换出来的。”

  贼眉鼠眼依然警惕“你哪来那么多鸡毛?”

  看来东升厂是真的出名了。

  十万美金的外汇订单落在了一个街道工厂头上,这事儿就像一个打工仔中了双色球头奖一样,想不出名也难啊!

  林海道“这你就别管了,能搞来鸡毛是我的本事。怎么样,一换十干不干?糖可比白面好卖多了。”

  在黑市上以物易物,向来都是谁心虚谁吃亏,所以林海吃定了他。

  贼眉鼠眼挣扎了一下,艰难地讨价还价道“一换五!再多了我不划算。”

  林海好心劝道“你自己背个筐,一天又能卖出去几斤?有钱来这里买东西的,未必就搞不到粮票吧?”

  看看贼眉鼠眼有点松动的神色,林海再加一把柴,好让他的情绪燃起来“我这些糖,你就是挑着去厂区卖,谁也挑不出理儿来!你想,厂子里的工人多有钱啊,一个月好几十块钱的工资拿着,个个都肥的流油!以兄弟你的本事,挑到厂区三十斤糖保证用不了两天就能全卖出去!”

  “一趟你就能赚几十块钱,比在这干耗着强多了。而且我还能换出来更多,这三十斤只是个开始!”

  贼眉鼠眼被林海说的动了心,反正他从粮仓里搞出来的白面是零成本,所以心一横伸出两根手指“一换七!不能再多了!”

  林海上去攥住他的手指“成交!”

  做人不能太贪心。

  三十斤红糖块变成二百一十斤白面,皆大欢喜。

第3章白面换高粱
重生之玩赚一生全文阅读作者:丫羊加入书架

  出小树林,贼眉鼠眼在验过了三十斤糖块之后,爽快的把身上的一筐白面押在了林海这里,自己去找架子车拉剩下的白面了。

  林海等他走了之后,把糖和那筐子白面换个地方藏好,然后转身又进了小树林。

  邓宁格说过,一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保证被到处使用……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有百分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

  现在林海的利润,何止是百分之三百。

  再次进到小树林,林海算是彻底想明白了。

  自己忙活了好几天,才赚了不到一百块钱的三分之一,去特么百分之一千的利润率!

  想当年自己也是个外贸小王子,一年的流水就好几亿,几百万的零钱随便花,怎么穿越之后才饿了两天肚子,就变的这么容易满足了?

  才两百斤白面就把自己打发了?

  去特么的!

  老子还要更多!

  把场子里卖高粱米的十几个老农全都叫到一起,林海直接把还没到手的二百一十斤白面,以一斤换四斤的比率,全部都交易了出去。

  高粱米扛饿,但是不好吃。

  这几年乡里或多或少都用上了化肥,收成比以前好很多,所以乡亲们在吃饱饭之余,也想多吃几口白面。

  如果拿票去粮店里买,一斤白面只比高粱米贵七分钱,可问题是谁也没多余的白面票给其他人用。

  要不说吃商品粮的城里人,就显得比较高贵呢!

  城镇户口可不像英伦那边不值钱的贵族头衔。

  比方说,有粮票可以领的城里老男人,哪怕是打光棍到三四十岁,最后还是宁愿娶个带拖油瓶的城里老婆娘,而不会考虑娶乡下的黄花大闺女!

  就是这么的高贵……

  但是高粱就不一样了。

  对家里有地的人来说,一亩地就能产好几百斤高粱米,种上几亩地,一家子的口粮总是够的。

  剩下有多的,还能拿去换点其他东西。

  只是在乡里家家都不缺这玩意儿,而城里人又是太乐意吃,所以挑到黑市上来,也很难交易出去。

  白面是帝都二居室的话,那高粱米就是带院儿的农家大瓦房。

  虽然一样是住人,价格上却是天差万别。

  在林海这里,一斤必须用粮票才能买到的白面只换四斤难吃的高粱米,已经很讲良心了。

  这次交易,林海做的一点也不亏心。

  动动嘴皮子的功夫,二百一十斤白面又变成了八百四十斤高粱米。

  这买卖做的,连林海自己都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只要不怕死,在这个信息不对等的年代做生意,还真不是一般的爽啊!

  “小伙子,你要这么多高粱干什么?吃的完么?”

  “我家里还有剩的,你手里还有白面么?”

  “小伙子连白面都搞的出来,真是太能干了,家里肯定是干部吧?”

  “娶媳妇了没?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一个?”

  ……

  几位老农围着林海叭叭抽旱锅子,让从不抽烟的林海差点就晕倒过去。

  费了好大力气,才统计好每个人的住址,以及各人分到的白面数量。

  白面一会儿直接让他们挑回家去,高粱就等着林海以后自己去取。

  都是挑着担子来卖高粱米的,谁也不可能现在就拿出来这么多。再说了,就算他们带的够八百四十斤,这么多高粱林海也没地方存着。

  至于他们给的是不是假地址……林海根本就没考虑这个问题,因为在这年头,一个人的信用还是能换几斤白面的。

  更何况这些都是混黑市的老油条了,知道最不能得罪的就是城里人,不然被人举报一次,他以后也就不要进城讨生活了。

  一换四,还是离岸价。

  省了不少运粮食的耗费,所以大家都很乐意地往林海的账本上按了手印,还纷纷表示以后林海再有了白面,他们保证全都要了。

  毕竟自己家吃不了,还可以换给其他人做人情嘛!

  这是碰上好人了啊!

  ……

  贼眉鼠眼来的时候,林海这边已经把账本都收好,人也藏起来了。

  因为贼眉鼠眼不是一个人推着架子车来的,身边还带了个‘保镖’。

  保镖比林海高出足有半个脑袋,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一身的肌肉疙瘩也不知道是怎么练出来的,看着就有种震憾人心的力量。

  反正林海感觉自己要和他打起来,肯定占不到便宜。

  差点就栽了啊!

  贼眉鼠眼本以为这回肯定可以吃定林海,结果一来就傻了眼。

  一个人就敢带三十斤糖出来瞎逛的傻缺哪去了?

  这特么一堆老头儿是个什么情况!

  看到一架子车白面,几位老农直接无视了贼眉鼠眼和大个子肌肉男,呼拉拉全围到了架子车跟前。

  这两百斤多白面,可都是他们的,真真儿的!

  肌肉男一看这架势,扔下一句话就跑,绝口不提帮忙抢东西的事情“王全儿你个狗*的,你就毁我吧!”

  他还以为王全骗他来,是为了抢几个老头的东西……

  老人家的战斗力是弱了点,但是胜也胜在这点——不管什么年代,也没人敢朝老人挥拳头。

  年轻人之间打架算是稀松平常,可谁要是敢撂倒一个老头儿……非得被所有人按在地上往脸上糊大粪不可!

  再说了,十几个种了一辈子地的老农,战斗力本来就不弱。

  贼眉鼠眼的王全看自己叫来的保镖跑了,带来的一车子白面也被一抢而空,心里一慌,感觉情况有点不妙。

  林海从树林深处走出来,微微抬头看了一眼跑远的肌肉男,然后似笑非笑地看着贼眉鼠眼道“这次才两百斤白面,你就带这么一帮手。以后咱们的交易量上去了,你是不是还要叫一队民兵扛着枪过来啊?”

  王全被臊的满脸通红,赶紧招呼林海来验货“二百一十斤白面,绝对不少一两一钱!”

  省下打一场架的力气,林海皮笑肉不笑地对王全说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可没拿你一两白面!”

  这个时候,几位老农已经把车上的白面分的干净,人也散得干净了。

  因为赶紧回家给大孙子蒸白面馒头才是正经,谁也没心思再在这小树林做买卖了。

  白面被抢一空,可林海的三十斤糖块还没见影子。

  王全再没有用强的意思,上前一步,低眉顺眼地摸了林海肩膀一下“看你说的,我不是那个意思!”

  林海被他的样子恶心的够呛,退后两步道“你住哪儿?”

  王全算是彻底没了争强的心思,为了拿到糖,只能把自己的地址撂了出来。

  政府家属院儿出来的孩子,怪不得这么实诚……

  在黑市上做买卖,就和互联网上的黑客追逐差不多,除非是本来就认识,不然谁要是漏了自己的真名实姓,那就算是栽到家了。

  倒卖国家物资,这事儿要是被捅出去,他老子就算是县长也保不住他。

  林海自然没有举报他的打算,但是手里多揪一根尾巴,总归是多一点保障。

  二百一十斤白面平安变成了八百四十斤高粱米。

  要不投机拿把这么遭人恨呢!

第4章高粱换酒
重生之玩赚一生全文阅读作者:丫羊加入书架

  大口井村历来都有自己酿酒的传统,虽然近些年酿酒作坊很少开工,但是酿酒的手艺还没丢,酿酒该用到的工具,也是一样都不缺。

  说来也怪,在大口井村随便打口井,出来的井水都是甜的,但是只要出了村子,就是打多深的井,也没那种甘甜的味道了。

  用这样的水,加上传承几百年的酒曲和酿酒工艺,出来的高粱酒自然很好喝。

  林海穿越整合了记忆之后就瞄上了这里。

  赶巧东升羽毛厂又给了这么一个大福利,不好好利用一下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高粱不好吃,但是拿来酿酒却是极好的。

  如果没有大口井村的酿酒作坊,林海换这么多高粱,非得全砸手里不可。

  林海刚把三十斤鸡毛糖换成八百多斤高粱米的时候,刘红阳和赵青两人还想大哭一场。

  可是听他讲完整个赚钱计划,他俩就打着鸡血、不眠不休的又连续往乡下跑了十几天,几乎把县里的各乡镇都跑了一个遍。

  而林海则不紧不慢的在东升厂的换购点和城东的小树林之间守着,继续做着你好我好他也好的交易。

  赶在东升羽毛厂结束换购的时候,一共换来了三百七十斤红糖块。

  因为后来瞧出门道的人太多,就连隔壁县的二流子也过来倒腾鸡毛,结果东升厂把糖换鸡毛的比率调低了不少,依然提前完成了收购任务。

  不然林海他们仨也不会只有这么一点收获。

  不过以七块本钱,用不到一个月时间就倒腾了这么多糖块出来,也算是收获颇丰了。

  其中二十斤被三人分着拿回家自己吃,剩下的三百五十斤都被林海换给了王全。

  这小子做买卖不灵,但是仗着有个好老子,在倒腾物资上倒是一把好手,两千多斤白面弄出来居然连个磕绊都不打。

  白面不经过林海的手,直接就被乡里来的小贩换成了高粱,总计九千八百多斤,陆陆续续地运到了大口井村这里。

  开始往这边运粮的时候,赵青的二舅还夸这仨小子能干。

  后来粮食越运越多,害的他就再没睡好觉,说什么也不同意把这批粮食放进酿酒作坊里了。

  眼看着一堆高粱米要砸手里,还没等林海着急,赵青就先开口了“二舅,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这些高粱米绝对都是正道来的!”

  二舅抽着旱烟锅子,苦巴巴地看着赵青“你娃到底要干什么?这么多的粮食全酿成酒,你就不怕被雷劈了?”

  原来他不是怕粮食来路不正,而是苦日子过怕了……

  想想也是,二舅身为一村之长,弄几千斤高粱借粮囤藏几天,谁敢说一句废话?

  而且酒坊一开工,少不得要招集人手。

  招集人手,就少不得要开工钱……

  所以村里人别说干举报村长这样的傻事了,他们还巴不得二舅这仨大外甥多往村里弄点粮食,好多开几天工呢!

  可二舅就是不肯松口酿酒,弄的不光是乡亲们隔三差五就来他家打听消息,林海几乎也要怀疑他想把这些粮食黑下来了。

  这可是小一万斤的高粱米啊!

  刘红阳却一点着急的意思都没有,来了之后叫声二舅,然后就不见外的奔狗窝去了,说是要牵条土狗回去养着玩。

  这货倒是真想的开啊!

  眼看赵青劝不动,林海只能开口说道“二舅,拿粮食换酒的事,咱们还真得抓点紧,不然我们回去不好交待。”

  二舅往地上磕了磕烟袋锅道“咋?这里头还有其他人的事儿?”

  林海一摊手“您想想,就我们三个刚返城的知青,连工作都没有一个,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倒腾出来这么多粮食?”

  二舅把烟袋锅缠好别在腰上,脸上的表情更苦了“咱们村的作坊,从来都是只敢偷偷在晚上冒烟,就怕被人抓小辫子,你娃可真会给我招祸。”

  林海上前把他扶起来,连声安慰道“不能!这点粮食才几块钱?厂子里一年就能赚上百万,领导们才不会在乎这点钱!他们就是想多弄几口酒喝,所以我们才能揽到这差事。”

  领导们未必不想多弄几口酒喝,但是林海甩来的这黑锅也确实有点冤枉人了。

  不过私下里编排领导这种事儿,历来都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娱乐活动,林海这么一说,还真的就管用了。

  二舅抬头说道“什么厂子一年能赚一百万?你可不要哄我老头子!”

  其实赵青他二舅才四十九,根本算不上老,可人家做爷爷都做好几年了,自称老头子也是没毛病。

  赵青经过这一个月的历练,基本上也能跟上林海的思路了,赶紧接话道“怎么没有,红星机械厂就有一千多员工呢,一个人平均一年发六百块工资,四舍五入那就是一百万!光是工资就发这么多,再加上双过半,年终奖,各种节日的福利,他们一年怎么可能赚不到一百万?”

  二舅捂着胸口咳了起来。

  他一家子人辛苦种一年的地,总收入也不过几百块,这两年算是才刚能吃饱饭。

  再瞧瞧人家城里人……

  张嘴就是一百万!

  每年!

  发工资!

  还特么有节日福利!

  不糟蹋他们点粮食,还真对不起自己!

  林海感觉到了二舅的酿酒之魂在觉醒,对赵青比了个手势,继续说道“厂里的后勤科长都跟我们说好了,只要这事儿能办成,回头就安排我们进厂当工人。”

  二舅听到工人这个词,马上就停住了脚步,苦着的脸也有些舒展开的意思“真的?赵青也能当工人了?”

  好歹也是自己的大外甥,要是开作坊酿次酒,就能帮他进厂当工人,那就更值得拼一把了!

  当工人这事儿当然不是真的,人家红星机械厂的后勤科长,哪认识他们三个二流子!

  不过只要能说动二舅开作坊酿酒,就算是胜利。

  早一天开工,就早一天拿工钱,这也是为乡亲们谋福利呐!

  赵青当即就替林海答道“当然是真的!”

  林海也接着敲边鼓“我们仨都没技术,所以想要进厂混个好工种,非得把这趟差事干漂亮不可,这事儿还真得多拜托二舅您呐!”

  二舅重重一顿脚,意气风发道“干了!不就是几千斤粮食吗,回头我就给他们全熬成酒糟喂猪!保你们都能进厂当工人!”

  赵青一咧嘴就笑了。

  两斤高粱一斤酒,还是五十度往上的那种酒头。

  多加点水勾兑一下,给它掺到二十几度就能卖,高度酒伤肝,这也是为那些酒鬼好……

  这样一来,九千多斤高粱,就算折给二舅两成工钱,也能出八千斤酒,两角钱一斤,换成钱就是一千六百块。

  不到一个月时间,林海就把七块钱的本钱翻了,翻了两百多倍!

  跟着这样的老大混日子,换谁也得把嘴笑歪了!

  这边的事情谈完,刘红阳怀里抱了个小奶狗,嘴上叨着烟,心满意足地回来了“瞧我这小宝贝儿怎么样?牙尖爪子粗,绝对是个咬架的好手!”

  二舅生怕自己的大外甥被他带坏,上去把狗娃子抢了回来放到地上还它自由。

  然后揪着刘红阳的衣领子,把他嘴上的烟给掐了,照他脑袋上就凿了起来“不上进!就知道斗狗抽烟打屁,你咋不自己上去跟人家咬去!”

  刘红阳郁闷的要死,又不好还手,只能歪着头挣扎道“二舅,你咋不打他俩!斗狗还是青儿教我的!”

  二舅一脸凶相地扭头。

  林海和赵青一起摇头,齐整整地说道“他胡扯,我们俩是立志当工人的好青年,哪有空跟他玩这个!”

  二舅满意地回头,继续在刘红阳头上种栗子,种的他惨嚎声不断。

第5章喝个大酒
重生之玩赚一生全文阅读作者:丫羊加入书架

  林海去当知青的时候,这具身体原主人的家里就已经没人了。

  虽然挺没良心的,但是不得不说,这样子倒是省得他再有什么穿越后认亲的尴尬。

  街坊们也都可怜他早早地就没了人管,平时邻居们对他也是极为照顾。

  自打穿过来以后,林海根本没感受到什么孤儿的悲哀,反正挺享受这种无牵挂的生活状态。

  还有一点好处就是住很的宽敞。

  像刘红阳他们家,六口人挤在四十平的小屋子里,真的是人上撂人,也不知道平时的日子是怎么过的。

  赵青家也好不到哪儿去。

  其实大家都好不到哪儿去。

  所以他们俩在二舅答应酿酒以后,干脆地抱着铺盖搬到了林海家里,还美其名曰要‘近距离聆听海哥的教诲,争取早日赚够娶媳妇的四十八条腿儿’。

  林海可没什么心情教诲别人。

  这些天虽然赚了不少,但是他却有种‘一顿操作猛如虎,一看战绩零比五’的感觉。

  辛辛苦苦忙活将近一个月,还是在三人合伙他拿大头的情况下,才赚了理论上的一千块钱——因为酒还没卖出去——说出去都嫌臊的慌。

  而且大几千斤酒,偷偷摸摸的来卖,俩月都不一定卖得完。

  这么一算,林海就更睡不着觉了。

  本钱实在太少,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啊!

  找出从赵青他二舅那里搜刮来的一坛子二十年陈酿,起床到堂屋把两个在这打地铺的家伙踢醒“睡个屁,起来嗨!”

  刘红阳当时就不乐意了,拉起被子盖住头,闷声道“别闹,我刚娶了媳妇正准备入洞房呢!”

  赵青一听这话,也不爬起来了,翻身过去隔着被子搂住他,削声说道“相公,入了洞房之后,你准备干什么啊?”

  刘红阳在被子里回道“当然是跟你想的一样了,我的好娘子!”

  赵青马上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张嘴骂道“你个臭流氓!”

  林海想到自己以前就是这么和他俩一起在山沟沟里睡了两年,浑身打了个哆嗦,往嘴里猛灌两口酒才把这股子难受劲儿给压下去。

  等他俩闹了一阵,才发现林海已经把二舅那坛子心头肉给开了封,马上就联起手来从他手上抢了去。

  这可是二舅压箱底的宝贝!

  赵青一脸肉疼地抱着酒坛子“我还没沐浴更衣焚香祷告呢,你怎么就给拆了?”

  就连刘红阳这个只爱烟不爱酒的家伙,也表示林海对这坛子老酒不够敬重,因为论年龄的话,三个人都得叫这坛子酒为大哥。

  林海从柜子里挑了三个相对干净一点的碗,然后拍出一包花生米,大马金刀地坐下“少特么废话,赶紧给爷满上!”

  这么一闹腾,觉是彻底没法睡了。

  喝到一半,正好聊到了‘如果我要是有了钱就怎么怎么样’的话题。

  刘红阳酒量浅,这会儿已经脱了光膀子开始说胡话了“等我成了万元户,非得拿一大把票子甩赵萍那妮子脸上!敢说我没出息,我干她*!”

  “你娘!”赵青一听,直接就把板凳给拎起来了。

  赵萍是赵青他亲姐姐……

  上初中的时候和刘红阳处过对象,后来长大了就有点瞧不上他,把他给蹬了。

  赵青平时看着蔫不拉叽,却是一个天生酒漏子,怎么喝都不会醉,所以刘红阳这话算是一字不拉,全都灌他耳朵里了。

  要不是有林海拉着,坐都坐不稳的刘红阳,非得被赵青拿板凳砸出脑浆子来。

  把板凳从赵青手里抢回来,林海默默地喝着自己碗里的酒,看赵青拿鞋底子抽刘红阳的脸。

  啪啪啪的还挺带感。

  等到赵青抽累了,林海才和他碰了一下“歇一会儿接着抽。”

  赵青端起碗一饮而尽,叫了声痛快,摆摆手道“算了,每次都是鞋底子抽他,也不见不叫唤一声,太没成就感了。”

  合伙把**的刘红阳扔回地上的被窝里,林海继续刚才的话题“你要是有了钱,想干点啥?”

  赵青往嘴里扔粒花生米,闭嘴嚼了一会儿,又闭上眼睛享受着花生米升腾出来的香气“如果我有钱了,就出国娶个外国妞儿回来!”

  林海哈哈大笑“有志气!不过你打算只娶一个吗?”

  赵青睁开眼,竖起两根手指,想了想干脆把巴掌都伸开,略有些遗憾地说道“小弟我实在是体力有限,五个应该就是极限了。”

  两人就着外国妞儿和老爷们儿的体力问题,痛快的又往肚子里各灌了一碗酒。

  赵青脑子还很清醒,把刚才还没聊完的话题给扯了回来“你呢?如果有了钱,你准备干点什么?”

  林海喝的有点过量了,把碗扣桌上表示到此为止,昏头昏脑地反问道“有钱?有多少钱算有钱?赚个一两万块在县里就算有钱了,但是到省城呢?到京城呢?到国外呢?这点钱还算有钱吗?”

  赵青被他问的愣了一下“那你还打算去外国当资本家不成?”

  林海摆摆手道“外国资本家算个屁,给我提鞋还差不多!”

  赵青有点跟不上他吹牛皮的功率,自顾自地喝了一碗“那一百万算不算有钱?红星厂一年也不一定真能赚这么多吧?”

  林海看着他直乐“一百万算钱吗?这点钱还世界首富呢,再给我往后面添仨零我也不敢这么说!”

  赵青也乐了“再添俩零岂不是就是十亿了!谁可能有这么多钱?你真是喝多了。”

  对一个,月花销加起来不超过十五块的人,一百万已经是他想象力的极限,还是最大胆的那种。

  至于多少多少亿……这样的数字拿来吹牛逼都嫌没意思。

  就好像你说一顿能喝两斤五十六度的白酒,那是吹牛;可是你非说一顿能喝两吨……这话就没法往下接了。

  林海缅怀地划拉着桌上的酒碗,挠着头皮说道“喝多?嘿嘿嘿,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赵青挑了挑眉毛,乐呵呵地说道“那感情好啊!”

  平时林海是三人老大,这种听他说醉话的机会可不能放过。

第6章追逐时尚
重生之玩赚一生全文阅读作者:丫羊加入书架

  林海醉眼惺忪,拿碗当醒木往桌上一敲,打了个酒嗝就断断续续的说了起来“话说我死之前,那也是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男羡女爱……而且不到三十岁,就已经在商界小有名气……可惜我太想着赚钱了,连泡妞的时间都不愿意浪费……结果忙昏了头,那么大一坑都没看明白,活该被一纸合同坑的清洁溜溜……最后只能去天台找解脱……”

  看着林海这鬼上身的样子,赵青感觉脊梁后面有股阴风吹过。

  屋顶的灯炮,好像也开始忽闪忽闪……

  只听林海继续说道“没想到啊没想到,老子又活过来了!哈哈哈哈,钱就是王八蛋!老子要吃好喝好玩好睡好,再也不要像个傻波依似的天天只想赚钱了!”

  赵青不安地看看呼呼大睡的刘红阳,突然有点羡慕他一喝就醉。

  平时听林海说话都挺有感触的,今天晚上这是怎么了?

  怎么听着让人括约肌松动、膀胱收缩?

  心惊胆战地戳了一下林海,赵青颤声问道“海哥?是你吗海哥?”

  林海闭着一只眼抬头看了他一眼“谁是海哥?你是谁?”

  赵青脸上快要僵掉的肌肉抽搐了一下,挤出一个难看至极的笑脸“海哥,你知道我胆小,你可别吓唬我……”

  林海嘿嘿一笑,低头翻起白眼,呲出两排大白牙,然后一拍桌子猛地往他脸前一凑,阴声喝道“拿命来抵!”

  赵青本来就被吓的够呛,被他这么一吓‘嗷’的喊了一嗓子,直接昏死过去。

  林海不但把憋肚里的实话借酒说了出来,还借酒放飞了一次自我,前一世的记忆和这一世的性格彻底融合在了一起,再没有那种借用他人身体别别扭扭的感觉了。

  往赵青身上扔条被子,林海歪歪斜斜地回屋把自己摔在床上。

  喝大酒,吹牛皮,果然比一心赚钱有意思啊!

  日子就该这么过才对嘛!

  第二天一早,赵青苏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拉着刘红阳一起去叫林海起床。

  赵青缩在门口叫了句“海哥,是你吗海哥?”

  刘红阳也被他弄的有点心怯,走到床边推了推林海,也跟着学了一句“海哥,是你吗海哥?”

  林海睁眼就看到刘红阳张大脸,揉揉自己的脸蛋儿清醒过来道“赶紧把你的丑脸拿开,我的眼要瞎了。”

  被抽肿了脸的刘红阳,看着确实有点抽象。

  刘红阳往后退了一步,捂着自己的脸郁闷道“海哥你这么说就不厚道了,我一喝酒脸上就过敏,这事儿你又不是不知道。”

  是啊,谁让你平时没事就欺负赵青来着,要不你喝了酒怎么可能只有脸过敏?

  那都是被鞋底子抽的啊你个傻孩子!

  赵青心里又怕又想笑,往前走了半步进到屋里,扯了扯刘红阳的衣服,示意他别废话,赶紧落实鬼上身的事。

  刘红阳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大大咧咧地问道“海哥,青儿说你昨天被鬼上身了?”

  林海点点头,然后哈哈大笑“青儿,你是不是被吓的尿裤子了?”

  刘红阳一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紧走两步离开赵青身边,捂着鼻子问道“你丫又被吓的尿裤裆了?”

  这事儿还得从两年前说起。

  在山里当知青的时候,日子过的很艰难。

  虽然没赶上最苦的时候,但是隔三差五吃不饱这种事儿也是有的。

  所以有时候大家就会趁着天黑去地里挖点东西,或者去老乡家里逮只鸡回来吃。

  干这种事儿除了要脸皮厚,还得胆大心细才行。

  不过有人带头的话,大家有样学样,各种技巧掌握的还是很快的。

  只有赵青这家伙的胆子实在太小,每次一到天黑就不敢出屋,净吃现成的。

  吃的次数多了,就惹了众怒,一帮子知青都觉得这小子肯定是装的。

  终于在一天晚上,趁他睡着的时候,大家一起抬着他的床板子跑了十多里山路,直接把他给扔山沟里了。

  平时干活也没见他们这么卖力气过。

  等林海和刘红阳摸黑找到他的时候,这货的裤子已经没法要了……

  这件事一度被知青点的坏孩子传唱到返乡,就连林海和刘红阳都没好意思帮他找回场子——因为实在是太丢人了!

  赵青曾经在他俩面前出过一次丑,当然不愿意再表演一次,极力分开自己的大腿衩子给他俩看“你丫才尿裤裆了!老子这里是干的!”

  林海从床上坐起来,摇着头道“知道我在吓唬你,居然还怕成这样,你这胆子真是没治了。”

  一句话把昨天的失态遮了过去。

  林海揉着自己的脑袋把话题带开“二舅那边还要几天才能出酒,这两天城里有什么乐子瞧没有?”

  上辈子就因为太专注赚钱的事儿,都没好好休息过一天,结果还折在这上面了。

  现在难得有机会多活一次,说什么也不能还那么过了。

  赚多少钱算多啊?

  够花就得了!

  还是要活的痛快最重要!

  刘红阳还想聊两句尿裤子的事,却被赵青抢先一步“晚上在南城有人组织舞会,男人女人搂一块跳的那种,特别刺激,要不咱们去看看?”

  刘红阳习惯性地怼了他一句“那叫交谊舞,几十年前就有人跳了,还搂在一块跳,还特别刺激,你也太没见识了!”

  赵青本来想生气,可是看到他红肿的脸,一下子什么气都消了“行行行,我没见识行了吧!你就说去不去吧?”

  刘红阳看向林海“闲着也是闲着,要不咱们去瞧瞧?”

  说的也是,闲着也是闲着,林海也想去看看这年头的交谊舞是怎么跳的。

  从二几年一直流行到五几年,这玩意儿的群众基础还是挺深厚的,要不然也不能在断了十几年后,还能死灰复燃的这么快。

  洗漱完毕,换上最体面的衣裳,腰里别上短棍,三人互相挎着膀子就往城南赶去。

  不够资格进厂当工人,也没脑子读书考大学,年轻人的热血就只能撒在两个地方。

  一是打架,二就是泡妞。

  而舞会,无疑是供应这两种时尚活动的最佳场所。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丫羊所写的《重生之玩赚一生》为转载作品,重生之玩赚一生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重生之玩赚一生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重生之玩赚一生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重生之玩赚一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重生之玩赚一生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重生之玩赚一生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