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月下夜说最新章节 > 月下夜说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月下夜说 连载中
分享月下夜说

月下夜说全文阅读

月下夜说作者:观众老爷

月下夜说简介:人生天地间,当有所为有所不为,姬清背后负有一幅山河画,可收妖魔,可收鬼怪,可收天下不平! https://www.uukanshu.com
-------------------------------------

月下夜说最新章节第4章 山雨风满楼
第2章 我见月星
月下夜说全文阅读作者:观众老爷加入书架

  天冷了。

  阳光明媚就算开着空调也觉得热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取而代之的,是刺骨的寒风夹杂阴蒙蒙的天色,早已枯黄的树叶任凭寒风摆布,一会儿落在屋檐,一会儿又落在地上。

  街道上不多的行人也都是行色匆匆。

  五楼。

  姬清蜷缩在温暖的被褥中,双眼静静的看着窗外,他眼神随着被寒风刮来刮去的树叶以及各式塑料袋子而晃动,始终没有一个焦点,姬清脸上的平淡,看起来远不是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所能拥有。

  “呼……”

  寒风透过窗户的缝隙而呼啸,桌上摆着的纸张随之飘动。

  姬清白嫩的手指轻微动了动,来到奶奶家里,已经是有十多天了。这十多天的时间里,姬清跟奶奶办理了各种需要办理的手续,除了学校那边没什么变化以外,姬清以前接触到的许多东西,如今都变了模样。

  奶奶的家在四环,居住的房子是当地政府给分配的安置房,除了样式老旧以外,同样也具备了安置房没有电梯的标准,空间不大,总共有两室两厅一厨一卫。因为爷爷去世的早,爸爸妈妈会经常带着姬清趁周末有时间,到老人这里住上一晚,所以姬清对奶奶的房子,并不算陌生。

  姬清搬来这里所住的房间,就是以前经常和爸妈睡的那间。

  刚来时。

  姬清经常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把爸妈穿过的衣服放在枕边,闻着熟悉的味道,姬清才能压抑住心中疯狂的思念与痛苦,进入睡梦之中。

  房间里的桌子上摆放着的,都是姬清从家里搬来的东西,上边有爸爸的书,有妈妈的化妆品,也有姬清自己的迪迦奥特曼。晚上写作业时,姬清最喜欢的就是把这些东西围绕在自己面前,因为姬清觉得只要看着这些东西,就有种爸爸妈妈还在身边陪着自己的感觉。

  奶奶刚开始会哄姬清,说爸爸妈妈只是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要过几年才能回来。

  姬清躺在奶奶怀中闭着眼,沉默不语。

  听着奶奶压抑着的哭腔,姬清只是默默的流出泪来。

  以后,

  可就只有自己跟奶奶了。

  “清儿,起来吃饭了,看奶奶给你做了什么好吃的。”房间的门被打开,满头银发的奶奶笑着走进房中,看到房间桌子上和床上的一些物品时,奶奶心中一疼,看向姬清的眼神更为慈祥,走到床边走下,奶奶伸手放在姬清脸上,笑着把姬清的衣服给拿了过来。

  “嗯。”

  姬清应道。

  接过奶奶递来的衣服,姬清开始穿戴,他其实很想露出笑脸让奶奶也开心一下,但心里真的很难过,一种压抑的感觉始终萦绕在心里,不说笑脸,就是嘴角勾动,心里都痛到抽搐。

  奶奶给姬清准备的早餐是两个馒头,一碗小米粥,一个煮好的鸡蛋配上一根煎肠。姬清洗漱过后来到桌前,与奶奶说着学校的事情,把早餐吃的只余下一个馒头。

  “奶奶,我上学去了。”背上书包,姬清对奶奶说道。

  “诶,清儿路上小心点。”

  奶奶腿脚不好,送姬清上学可以说是基本没可能,用了几天的时间去探索触碰,姬清总算学会了从奶奶这里自己坐公交去学校。

  到学校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背着书包的姬清有座就坐,没座就在车上站着,同时经常会有善良的人给姬清让座位,但姬清通常都是说‘很快就到’这几个字婉拒别人,不知道是怎么了,就算站着,姬清也不想让别人给自己让座位,这该死的坚强。

  学校的很多同学都知道了姬清家中发生的事,送他们到学校的父母每次看到姬清一个人来学校时,不管是同情还是什么,总少不了指向姬清这边,最初时姬清还有些不安,到后来,也就那样了。

  无所谓的。

  因为没心思去跟朋友玩耍,只想一个人沉浸下来的姬清,学习成绩反而提高不少,姬清前两天考试成绩语数两门都达到了九十多分。当时姬清就在想,如果爸妈看到了自己的成绩,肯定会很开心的吧。

  肯定会开心,

  但是,

  姬清脸上的笑容慢慢衰退下来。

  奶奶家没有在市中心,甚至离闹市区都有一段距离,因此除了邻里间归来时的寒暄,姬清在家的大部分时间都得到了心中想要的安静,姬清现在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晚上陪奶奶吃过饭,来到阳台躺下,去看夜空中的星星。

  星空浩瀚,无数的繁星伴随着一轮残月将黑幕似的天空点亮,有时夜空深邃,姬清肉眼可见一道如烟般的长柱横跨天空,其间包裹不知有多少浩瀚星辰,听奶奶说,那条烟柱是叫做银河,是古时候一对叫牛郎跟侄女的夫妻相会的地方。

  这对夫妻一年只能相见一天,那天被叫做‘七夕节’。

  姬清虽然不懂七夕的意思,但他就是感觉这两个字拼在一起有种很美好的感觉。姬清也会想,七夕节的时候,爸爸妈妈应该也会站在鹊桥上的吧,那天自己一定要乖乖的,穿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爸爸妈妈最喜欢自己干干净净的了。

  姬清经常沉迷进去,等到奶奶来催自己回房睡觉时,姬清才会意犹未尽的收回沉浸在夜幕里的目光。

  他觉得,

  那轮残月好像在照耀自己的内心,心中像是被洗涤一样,清澈通透。

  也许是看的多了,姬清脑子中总会出现一些奇怪的图案,就比如星空的下半部分,姬清觉得那几颗星辰连接在一起很像一柄手弩。又如上半部分,几颗星星又会组成一个像奶奶盛饭的勺子一样的形状,奶奶说那叫‘北斗七星’,姬清经常会胡思乱想,想那些星辰上会不会也有一个自己,就是不知道那里的自己,还有没有爸爸妈妈陪在身边。

  朦朦胧胧,姬清总觉得那月亮和这几颗星辰离自己越来越近,就像是要进入自己的脑海一样。

  每到这时,身体也会跟着燥热,就算如今是秋冬季节,姬清也经常脱掉自己的上衣,光着背坐在阳台上,姬清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坐,但他就感觉应该这样。

  躺在床上,闻着父母味道越来越不清晰的衣服,姬清不由得想到奶奶曾经对自己说,“每个去远方的人都会有一颗星星照耀着他。”

  半晌。

  姬清沉沉念念道,“爸爸妈妈,你们要是觉得累,就不要陪我了,每天都挂在天上一动也不能动,那该多累多无趣呀。我跟奶奶过的很好,我会很坚强的!”

第3章 海上明月,指尖异火
月下夜说全文阅读作者:观众老爷加入书架

  “盖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故马或奔踶而致千里,士或有负俗之累而立于名。夫泛驾之马,跅弛之士,亦在御之而已。其令,州郡察吏民有茂才异等,可为将相及使绝国者。”

  公交上。

  一名容貌清秀,气度温和的青年背着包,站在车厢乘客较为稀少的后半段。车厢内空气污浊,又由于弯路较多车身不停摆动,使得公交车上的许多青壮,都不时捂嘴垂头,看起来难受不已。

  然而这名相貌清秀的青年,却像是如履平地,红润脸色丝毫发生没有变化。他靠着车厢一边,耳中戴有耳机,看向车窗外的双眼中透着平静,似是外界的霓虹灯彩没有半分能够进入他的内心。

  “武帝求茂才异等诏”

  姬清唇齿微动,将这篇古文默念下来。

  不知从何时起,姬清喜欢上了拗口的古文,他觉得这些古文初读时很拗口,但读的多了,哪怕只读两三遍,就可以感受到里边的文字之美。他喜欢这种,喜欢这种把注意力投入到一件事情上的感觉,他会觉得很充实。

  姬清今年二十岁。

  每当想起自己已经二十岁,姬清就觉得这时间正如那句话所说的一样:时光飞逝,岁月如梭,只一眨眼,便逝者如斯。

  七年来。

  姬清除了养成读古文与作画的习惯以外,身体也比以前长高太多,今时今日再上公交,早已是没有人会主动给姬清让座了。反而是姬清,见到一些需要让座的人士时,会默默的站起来。

  手心温热,姬清手心微动,心思流转。

  七年时光。

  没有父母,被奶奶抚养长大的姬清心理上的成长,远比外表更加迅速,他早已不是什么都不知晓的孩童。姬清这七年还一直有个秘密埋藏心间,这秘密除了早时对奶奶说过几次,被奶奶当做是笑话以外,便再没旁人知晓。

  那便是每到夜晚,姬清开始观月时,总会在朦胧中察觉到一股纯粹清凉的气机如游龙般在自己体内流转。每到这时,姬清都气血沸腾,浑身燥热,初始这股气机还可以被姬清所中断,随时可以清醒过来,但随着时间推移,却是愈发长久,只有等气机它自己蛰伏下来后,姬清的身体才能放松下来。

  当气机蛰伏,姬清再看星空,总觉得比先前看的更加透彻,那初始时只不过闪烁微茫的寒星,如今看去竟明亮无比,尤其皓月,更加明亮透彻。但也并非所有星星在姬清眼里都这样明亮,这般明亮的只有北斗七星七颗。

  长久以来。

  姬清视力过人,身体素质更是健康,数九寒冬只穿单衣也丝毫不觉寒冷。

  除此。

  还只是大一的姬清就算看大四的知识也能清晰大概,只是这些年来饱受世态炎凉的姬清,很明白这个世界到底如何,他从没有展示过自己特殊的地方。每日上课,也只是悄悄与体内的游龙气机接触,尝试把它带动在体内流转。

  每转动一圈,姬清就察觉到身体中蕴含的力量更多一些。

  姬清的业余爱好很少,朋友也不多,每天的空闲时间都用来读身边朋友看了就头疼的古文,还有就是作画。姬清在学校时作的做多的画,就是身边的同学和老师,连许多看到自家孩子画像的家长,也不止一次的托孩子或是直接来学校请姬清帮他们作画。

  但姬清最喜欢画的,是明月。

  家中房间里的画,除了墙壁上的父母画像外,便全是明月与布满皓月的星空。

  奶奶知道姬清的爱好,并不阻拦,还在阳台也放了几幅姬清画的明月。那画上明月高悬,几点寒星组成的勺子栩栩如生,星空本是漆黑,但明月与寒星的光芒却让画幕变得微蓝,画中有海,真真如海上生明月,惊人至极。

  “嗤——”

  公交缓缓停在站点。

  姬清收紧背包,沿着熟悉的道路返回家中。七年过去,奶**发变得更加苍白,额上的皱纹也更加的多,奶奶困的早,用过晚饭与放假归来的爱孙聊了几句后便回房歇息。

  姬清熟练的刷了锅碗,找出宽松睡衣洗个热水澡,将闲杂事物处理完毕的姬清,关闭客厅的灯光,脚步轻柔,走到阳台坐下,抬首望着天边残月,姬清慢慢合上双目,一缕肉眼不可见的光芒,隐隐从天边出现,竟是从残月上照下,与姬清眉心相连!

  体内游龙奔浮,姬清熟练的牵引游龙游转体内。每当这时,姬清所费的气力都会小上很多,几乎只需要牵引,那股清凉气机自然会推动游龙奔走,短短片刻,就是姬清几乎半月之功。

  可渐渐。

  姬清却感到一丝不对。

  那股清凉气机固定的每次只会运转半个小时,可现在已经过去半个小时,然而清凉气机还在不断运转,且速度愈发的快,连同体内的游龙,也似乎变得暴躁起来,沿着姬清体内的经脉奔腾不已,道道破裂甚至痛苦的感觉袭来,姬清身体无法动弹,身上几乎瞬间便满是冷汗。

  “嗒——”

  一滴猩红血液从姬清嘴角渗出,弹落在地。

  哗哗轻风作响,杂乱暴躁毫无章法的灵力开始蔓延,姬清所处的阳台凭空生风,刮的花草与那几幅画胡乱拂动,姬清眼角抽搐,想要睁开双眼的他朦朦胧胧只能睁开少许,但身体却仍是僵硬,眉心光芒仍未消失。道道清光开始从姬清破裂的肌肤里涌出,四处蔓延,阳台似是开始震颤,这些溢出的清光,像是有灵性一般,统统朝姬清面前那副画而涌去。

  惊人一幕发生,随着清芒的涌入,画中的皓月与寒星愈发明亮,竟像是要从画中飞出一般。那湛蓝壮阔的海面,居然也真的开始晃动飘摇,仿佛整幅画都像是要活过来一般!

  颤栗。

  剧烈的痛苦令姬清身体颤动不已,顺着嘴角淌出的血液沾染到画的下角,跟着居然消失不见,只是那画吸收清芒的速度更加的快,终于,那抹照在姬清眉心的光芒开始变得黯淡,最终缓缓消失不见。

  剧痛的姬清连痛苦的叫声都没发出,便昏倒在阳台。

  那副耀耀生辉的画,竟是缓缓飞到姬清身上,一道道白芒涌入姬清体内,姬清受损的经脉与肌肤竟然开始一丝丝的复原,直到最后彻底了无痕迹。画中海水哗哗作响,绽放白芒的明月与七星渐渐黯淡,最终居然化作一道白芒,消失在姬清体内。

  轻风消散。

  一切再度归于平静。

  ……

  ……

  孙浩刚过三十岁生日,喝的酩酊大醉的他被朋友送回了家。躺在空荡荡的房间里,逐渐清醒的他缓缓低下头颅,两行泪水,无声无息的涌了出来。

  他不知道。

  孙浩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已经到了三十岁,生活还是这么的失败。

  他总听人说男人到三十岁都会转运,可如今自己真的到了三十,转运?呵?我就是一个失败的废物!

  没钱!

  没房!

  没车!

  房间一片漆黑,孙浩伸出手,忽然猛地给自己脸上打一巴掌,他哭道,“怎么就这样,怎么就这样了啊!”

  泪眼朦胧时,他看到自己的手上似是燃起了火,以为自己喝醉的他揉了揉自己的眼,再度看去,‘啊’的一声大叫,孙浩眼睛顿时睁的如铜铃般大小,他手上凭空燃起的火,在他眼中汇聚出一点点火苗,而后愈发的大!

第4章 山雨风满楼
月下夜说全文阅读作者:观众老爷加入书架

  步入深夜的城市渐渐安静下来,白日里的喧嚣繁华像是尽数消失一般,高层建筑的顶端信号设备规律的闪烁红芒,像落在地面的星辰般时而闪烁,时而熄灭。安静的城市像一只沉默的巨兽,无数盏亮着灯芒的窗户是这只怪兽身上的盔甲。

  浓烟滚滚。

  红焰滔天。

  一座高楼的中端部分,约莫有十七八层的位置,滚滚浓烟伴随火舌不断从窗户内冒出,两侧的玻璃早已是被高温融化震碎,星星点点的摔落到地面上。

  接到报警的消防车早已来到现场紧急疏散居民,半条街道都被清空以防高空落物造成人员的伤亡,消防官兵看着高处喷着火舌与浓烟的火灾现场,紧皱眉头,由于是居民楼的缘故,这座高楼里边的防火灾系统并非那么完善,遇到这种深夜突如其来的火灾,很难在短时间内做出有效措施。

  至于火灾源头何来,现在并不是他们最需要考虑的问题。

  他们要做的,就是以最快时间控制火势拯救灾情。

  警灯闪烁。

  附近疏散出来的居民已有上百人,再加上听到动静赶来看热闹的围观人员,火灾现场的群众已经到达一个很麻烦的数字。只有靠区里紧急调来的警察同志,才能稳定住现场秩序。除此以外,市里的许多媒体也紧急赶到这里,各种长枪短炮对着发生火灾的高楼就是一阵拍摄,接着就是让人头疼的采访。

  记者采访起来,永远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

  “您好,请问这场火灾迄今为止有造成人员伤亡吗?”

  “目前没有。”

  “那么火灾又是因何而起呢?”

  “你好同志,请不要影响我们的工作,有关采访可以等事后再谈。”

  “是这样,我还有个问题……”

  拿着小巧精致的录音笔前来采访的记者们,虽然受到警察的驱赶隔离,但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仍在举着录音笔高声提问。负责对付记者们的警察三缄其口,就算发言也绝对在脑中先行思考会不会产生不好的影响,毕竟现在是媒体信息时代,记者们手中的笔很多时候就代表着社会民间的舆论。

  “嘭!”

  高空突然传来一阵巨响,所有人都不由自主随之一颤,是什么声音?

  记者来不及再追问什么,急忙将携带着的各种摄像装备对准火灾现场,警察和民众以及乘坐云梯的消防官兵也急忙跟着看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二次爆炸?

  “那是什么?!”

  “我的天呐!那是个人从楼上跳下来了!”

  “我靠,他居然没被摔死!”

  “超人?????”

  “我特么一定是熬夜熬出幻觉了!”

  所有人注视着的火灾现场,一个浑身燃烧着火焰,完全无法看清嘴脸的人型生物从楼上坠落下来,砸在地面上产生的剧烈震动让附近的电车报警器响成一片,一个直径约有两米的坑体随之出现,火舌不断从其内飘起,现场的人不分职能,全部瞪大眼睛看着飘起火焰的坑体。

  人,

  死了?

  还死的这么惨烈?

  这坑,

  是人能砸出来的?

  现场发生的紧急情况让他们无法适应。

  咔嚓咔嚓的照相声此起彼伏,拍了几张相片,录制下视频的老记者,都敏锐的嗅到一股非同寻常的气味,事情发展到现在,肯定会出大新闻,他们之间几个相熟的人互相看了眼,点点头,开始悄悄撤出人群,向开来的车辆跑去。

  “啊!”

  “那是什么!我的天!”

  刚跑出没几步,现场的人们再次发出高昂的惊呼。

  几名快要跑到车前的老记者下意识回头看了看,这一看,就让他们张大嘴巴,呆立在车前再没动作。只见那燃烧着的坑体内,火光正在渐渐变小。一个浑身窜着火焰的人型生物,竟然从里边一步一步的走了出来,粗略看起,那人型生物至少有两米的身高,浑身散发火焰,根本无法看清他的容貌。

  “呵……呵……”

  “呃……”

  火人缓缓走着,他步伐一瘸一拐,看上去像是随时会摔倒在地。

  “不许动!!”

  “站在原地!举起双手!”

  现场黑压压但却静寂一片的人群中,警察和消防官兵最先反应过来,他们拿枪的纷纷掏出手枪,没钱的也拿出身上携带着的武器装备。听到警察的声音,回过神的群众也是发出剧烈的惊呼,无数手机和摄像机在这一刻似是毫不会停歇的开始拍照摄像。

  “快!”

  “快撤!”

  几名老记者急忙拍了几张模糊不清的照片,随后头也不回的回到车上,发动汽车快速离开这里。

  火人摇摇晃晃间,看了眼自己的双手,跟着像是愈发熟悉现在的身体一样,步伐不仅不再摇晃,连体表的火焰都看着更加浑实。孙浩像是做了个梦,梦中他的双手冒出火焰,惊慌中的他点燃床被,随后更是浑身冒火,害怕间更是释放出几个火球,将整个房间都充斥在火焰的海洋里。

  站在火焰中心。

  他并不觉得痛苦。

  反而,他觉得这种感觉十分舒服,就像是鱼儿到了水中,鸟儿飞上天空一样,胸腔里炙热的感觉愈发强烈,孙浩忍不住房间的窗户中向外界跳出,反正是梦,不会摔死人的。

  意料之外,

  很疼,

  十分疼!

  看到警察与乌压压的人群,孙浩下意识想要过去求救,却发现人们丝毫没有救他的想法,反而是举起枪来对准了他。胸中的火焰愈发强烈,瞳孔早不知在何时变成红色,怎么办,胸口有股力量。

  好想……

  好想释放出来啊!

  “吼!”

  压抑不住的孙浩仰天大吼,一阵看不见的火浪瞬间袭来,现场的所有人全部被席卷在这股火浪下。

  噼里啪啦的爆裂声响起,几乎所有人同时发现,手中亮着屏幕的手机在这刻统统变得黯淡,竟是再也无法开机,随后更是一阵焦味儿传出,很明显是手机从里到外的被烧坏了。

  孙浩吼出后,胸膛的爆裂感总算消散,他身上火焰慢慢熄灭,身形也逐渐恢复正常。

  走出几步,已是光头的孙浩昏倒在地。

  “啊!他是人类!”

  “超人!真的是超人!”

  “吗的!手机怎么坏了啊!”

  见到这个可怕的火人居然变成一个普通人类,警察们全部瞪大双眼,似是对眼前发生的一切产生强烈的不真实感,但随后,平时受过的训练再此刻发挥作用,他们急忙隔离快要癫狂起来的群众,但群众已经被热情冲昏头脑,他们嚎叫着冲来。

  “砰!”

  巨大枪响震碎夜空。

  “所有人等,站在原地不得离开!”

  “警告!”

  “所有人等,站在原地不得离开!”

  一名看上去像是现场警衔最高的中年警察,掏出配枪鸣枪示警后,厉声喊道。随后,他身边的警察纷纷开始动作,一辆辆闪烁警灯却没有鸣警笛的警车,如一条条长龙般划过深夜的都市,向这里聚集而来。

  孙浩被抱上一辆警车,快速消失在已经被戒严的街道。

  站在警察包围圈的人群中,一名刚从网吧上网出来的青年,忽的就呕出大量的清水,随后瞳孔似是机器般毫无规律的转动起来,扑通一声他躺倒在地,无数清水从他身上涌出……

  无数!

  ……

  ……

  醒来就见到阳光的感觉很不好,会很刺眼。

  姬清眯着眼,伸手想要遮挡阳光,可是才刚刚把手抬起来,他就僵硬的停在那里。姬清脸上有些难以置信的神情,他睁开双眼重新看向天空中央的大日。

  “什么?”

  姬清瞪大双目,怔怔看着在他眼中再也不刺眼的太阳,回忆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他伸出右手,心念微转,一道如烟白芒出现在自己手心,清凉惬意自在的感觉忽然环绕全身,房间凭空升起清风,阵阵不似人间的清香从姬清附近扩散。姬清看不到自己的脸,但却可以看到自己的手,他发现自己的手臂飞快的变得雪白,然后又回归黄色,跟着又雪白,最终停留在一个适中的地步,但仅是这样也都如同白雪一样。

  眉心忽然滚烫。

  察觉异样的姬清急忙跑到卫生间,但却震惊的发现自己只是动了心念,然后身体就到了洗手间!

  “瞬移?”

  看着镜中的自己,姬清愣愣的看着自己眉心的一抹如枣核般大小的银白竖印,哑口无言。

  “这……”

  “这到底是怎么了?”

扫码
作者观众老爷所写的《月下夜说》为转载作品,月下夜说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月下夜说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月下夜说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月下夜说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月下夜说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月下夜说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