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医圣都市纵横最新章节 > 医圣都市纵横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医圣都市纵横 连载中
分享医圣都市纵横

医圣都市纵横全文阅读

医圣都市纵横作者:楚田

医圣都市纵横简介:高中生周昊突然辍学,人间蒸发一般地消失了三年时间,再出现时已经是一位集玄学,医术,炼丹于一身的大师级人物,从此这个只有高中文化与社会脱节被人瞧不起的青年,暗暗崛起,纵横都市。 https://www.uukanshu.com
-------------------------------------

医圣都市纵横最新章节第二十三章 江湖很残酷
第二章 帮我打这个电话
医圣都市纵横全文阅读作者:楚田加入书架

  吴天泽可没有给周昊找工作的打算,他不过是想借机卖弄一下自己的工作,

  大学毕业才没有一年便由一个普通的招聘员爬到部门的经理,虽然是靠关系上去的,但是吴天泽料定周昊并不知道这事,故此炫耀,借机打击周昊。

  周昊哪里会不知道吴天泽是在炫耀,这时便淡淡地笑了笑,道“嗬,老同学现在混的不错呀……行,如果我没找到工作,就去找你……”

  “周昊,你这还是瞧不起我呀,”见周昊把自己摆在后面,吴天泽不悦地撇嘴道“周昊,现在这个社会很现实的,我劝你别像上学那会那样死板迂腐,现在的职场,主要靠关系,实力倒在其次,何况你现在……唉,也没什么实力,但周昊你放心,只要你去找我,江盛集团内部的任何一个部门,你随便挑……”

  说着,吴天泽指了指身边的许倩,牛气哄哄地道“小倩的工作就是我给找的,你自个问她,她现在的工作怎么样?轻松不?待遇好不?”

  虽然许倩知道吴天泽是靠关系才当上部门经理的,但她的工作的确是吴天泽给找的,不管怎么说她还相当的满意,

  于是这时她本着对老同学的关照,便附和着吴天泽对周昊道“是呀周昊,天泽说的没错,如果你愿意,他在江盛给你安排一份工作不难,这样你也可以少走很多的弯路,省去不少的麻烦……”

  周昊心里清楚,如果他真腆着脸去找吴天泽,吴天泽肯定会给他安排一个工作,因为那样以后他就更有夸耀的资本了。

  但是他犯不上,再者这吴天泽的目地可是不纯,给他找工作只是为了炫耀,而并非是出于好心。

  且不说他周昊现在根本不需要吴天泽给他找什么工作,即便需要,他也不会去求他。

  他周昊的眼睛里,何时揉过沙子!

  周昊不应答,只是顾左右而言它,盯着许倩温和地笑了笑,感叹似地道“嗬,许倩,你没变,还是像以前那样天真烂漫……”

  周昊说这话,其实是变相地说许倩单纯,瞧不出吴天泽的真正用意。

  “周昊,我们在说工作,你怎么又说起我来了……”许倩俏脸上浮现起一丝的红晕了,丝毫没听说周昊话外之意,继续说道“如果你也能在江盛集团工作,以后我们就可以经常见面了……”

  听到这话,吴天泽面色陡地寒了下来,他现在正卯足了劲追求许倩,却始终没有得到她的回应,眼看许倩对周昊这么上心,不吃醋才怪,再一想到周昊如果到了江盛上班,极有可能会成为他的一个竞争对手,因为周昊在上学那会就有许多女生追求,保不住许倩那会也暗恋过他。

  想到这里时,吴天泽再不提工作的事了,赶紧转开话题,冷然道“许倩,算了,既然人家周大学霸自信能找到好的工作,咱们就别瞎替人家操心了……哎,对了,下个月同学会,周昊,到时候别忘记参加呀……以前你缺席有情可愿,现在可不能再缺席了……”

  吴天泽热衷于参加同学聚合,原因很简单,同学会上他可以炫耀呀,像他这样还没一年就混到部门经理的,在一帮同学中混的算是不错的了,所以每一次同学会上他都很受追捧,

  那种感觉让他很受用,他邀请周昊参加同学会,目地很简单,就是想让同学们看看周昊的惨相,看看这个昔日的学霸还不如他这个学渣混的好。

  周昊现在貌似混的不怎么样,没身份没社会地位,连一个像样点的工作都没有,但是这四年多来他可不算是荒废,掌握了一身通天的本领,这本领可以让他傲视全人类,又何况只是面对高中时的同学呢,但是他真怕遇到昔日的同学们,因为一旦凑到一起,大家免不了要问他这四年多来的经历,到时候他说不上来又是一番尴尬,

  见周昊一时没有答应,那吴天泽便以为他是怯了,于是便更加想要他参加了,直接说道“这样吧周昊,把你的电话告诉我,到时候我开车去接你……”

  “我现在还没有电话。”周昊倒是说了一句大实话,山上信号不好,有手机和没手机没什么区别,所以也就没买,

  “不是吧周昊,你,你连个手机都没有……”吴天泽扫了一眼周昊一身廉价到有些寒酸的衣服,眼中闪过鄙夷,便故意放大声音说道,“都混成这样了你还……还是以前那倔脾气……好吧,我也是算是服了……”

  说罢,吴天泽冷笑摇了摇头。

  “好了,吴天泽,别说了,把电话号码给周昊不就行了,”许倩皱了皱眉,白了吴天泽一眼后,便将自己的电话号码报给了周昊,然后就叮嘱地道“周昊,到了江城,有什么难事,可以打电话给我,”

  周昊闻言点点头,心头暖暖的,虽然这个吴天泽让他很不爽,但许倩并没有轻视和打击他,还像以前那样的热心。保持着同学间的情谊。

  因为不想听这个吴天泽再装逼,到了江城后的第一站周昊便找了个借口下车,

  见周昊起身要下车,许倩眼中有几分不舍,起身急道“周昊,你在江城有没有落脚点?”

  “有的,会有人接我的……”周昊道。

  “那你们怎样联系?现在跟以前可不一样了,大街上几乎找不到公共电话,”考虑到周昊没有手机,许倩赶紧掏出自己的手机道“要不我帮你联系一下吧,”

  周昊没料到许倩这样的细心,他扫了一眼吴天泽,见吴天泽这时一脸的阴沉,便知道这家伙是吃醋了,本来他想拒绝的,但是见吴天泽这样,他反而答应了,于是便点点头,将另一张印有“江盛集团”名片掏出来递给了许倩。

  许倩接过一看,顿时便有些发懵,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仔细再一看,就更加的懵了,

  因为那张名片,是他们公司老总的,上面印着:

  江盛集团董事长:江海山。

  “这,这是我们老总的名片呀!”许倩抬起头看着周昊,诧异道“你怎么有我们老总的名片?”

  那吴天泽一听这话,面色也是一变,便将那张名片从许倩手中夺过,仔细看了一下,哧地一下冷笑了,“周昊,是不是拿错名片了?”

  “没错,”周昊淡淡地道,说着目光再不看吴天泽,转向许倩,“帮我打上面的电话就行了。”

  吴天泽却不把名片给许倩,冷笑道“这,这是我们老总的名片,你,你跟我们老总……你,你们,周昊,你这不是瞎扯淡嘛……”

  吴天泽觉得不可思议!

  周昊,一个一穷二白的吊丝,怎么可能认识身家十数亿的老总江海山!

  其实不要说周昊了,就是吴天泽这个部门经理,都没有江海山的名片,甚至入职将近一年时间都只见过这个老总一面。

  这时不要说吴天泽不信,许倩也不相信。

  不过,因为考虑到周昊急着下车,她还是从吴天泽手中夺过那张名片,对周昊道“周昊,你确定要接你的人是我们江总?”

  “我想应该是他吧。”周昊耸耸肩,一副轻描淡写甚至无所谓的样子。就好像接他的人不管是谁,对他来说都无所谓。他这个表情让吴天泽有一种想暴揍他的冲动。

  “好吧。”许倩有些忐忑地用自己的手机拨了名片上的号码。然后将手机递向周昊。

  说实话如果接电话的真是江海山,她估计她会激动忐忑地讲不出话来。因为入职以来她都没亲眼见过这个传说中的老总。

  “我来吧。”吴天泽根本不相信周昊与江海山会有交集,他觉得周昊多半是在拿一张假名片在这里装逼,当下他劈手夺过了许倩的手机,只是才刚放到耳朵边,电话已经接通了,这时他便听到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道“喂,哪位?”

  那透着几分威严的声音让吴天泽握手机的手都有一丝的颤抖,他赶紧道“呃,请问您是江总吗?”

  “对,我是江海山?您是……”

  听到这里,吴天泽的一张脸直接就绿了,面对江海山他本能地畏怯了,他不敢再说下去了,连忙将手机递给了周昊。

第三章 我是他师父
医圣都市纵横全文阅读作者:楚田加入书架

  周昊从吴天泽手中接过手机,非常直接地道“喂,是江海山吗?”

  周昊这一句问,把吴天泽和许倩都吓了一跳,江海山好歹也是一个企业的老总,江城的纳锐大户,有钱有势,威望颇大,敢对江海山直呼其名的,在江城还真没有几个人,即便是江城的市长,怕也不会这么没有礼貌,再不济也要喊一声江先生吧,

  但是周昊,居然对他直呼其名。

  吴天泽和许倩见状,面色都有些发白,一颗心砰砰直跳,屏住了呼吸去听电话里的声音。

  便在这时,售票员高声喊道“还有下车的没,没有车就走了。”

  周昊转头看去,见车门都要关上了,便赶紧冲售票员喊了一声,“有,等一下。”

  喊罢将手机递给许倩,道“替我接一下,我先下了。”

  说着便赶紧下了车。

  接过手机的许倩一下子懵了,按理来说帮人接下电话,替人捎个话这没什么,关键这是公司老总江海山的电话呀,

  许倩想想都有点怕,怕江海山会生气,会在手机里大发雷霆,眼看周昊下了车,许倩只好把手机递给了吴天泽,

  吴天泽也很是忐忑,不过他还是鼓足勇气接了,小心翼翼地道“喂,江总,我是周昊的朋友吴天泽呀,也是咱们公司人力资源部的经理,是这样的江总……”

  “周昊?吴天泽?……这什么呀?怎么一会换一个人呀……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不等吴天泽说罢,江海山已经不悦道,“如果再不说什么事我就挂了……”

  江海山的话让吴天泽摸不着头脑,听江海山这意思,他不但不认识周昊,连他吴天泽也没有听说过的样子。诧异之下也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啊,不,不要,江,江总,是这样的,那个周昊,他说他到江城了,您会来接他,他在东区车站这边……”

  “以后不要再打我电话,否则我告你骚扰……”不等吴天泽说完,江海山已经愤然说道,说罢便挂断了。

  听着手机里的一串忙音,吴天泽懵了一下,然后他像是明白了什么,显出一脸的怒意,抓狂地大叫一声,“好你个周昊,骗子,大骗子……”

  一声大喊把全车人的目光都拉了过来,包括售票员和司机都为之侧目,大家都是一脸古怪之色,许倩面色发白,道“吴天泽你喊什么呢?到底怎么回事?”

  “咱们江总根本就不认识他周昊,直接当成骚扰电话了,”吴天泽把手机还给了许倩,仍然是愤慨地大叫道“我就说嘛,他周昊整个一穷光蛋,怎么可能认识江总,整个就是一骗子……连老同学都特玛欺骗……”

  “好了吴天泽,你能不能小点声。”许倩狠狠地瞪了吴天泽一眼,不悦道“没弄清楚真相可不要乱说。”

  “小倩,我告诉你,周昊这几年肯定是堕落了,走上歪门邪道了,小倩,我提醒你,以后千万要与这种人划清界线,千万千万别联系他,否则吃亏上当就在眼前……”

  江海山的确不认识周昊,虽然上次替儿子求医江海山亲自上了太华山,但是却没有见到周昊,只见到了邋遢道士,知道他姓刘,而且邋遢道士当时承诺自己会下山替他儿子治病,所以江海山只认得这个刘道长,

  至于吴天泽这个刚刚上位的小小的部门经理,江海山自然也不认得,所以才会当成是骚扰电话。

  此时,江海山正在家中焦急地等候邋遢道士的到来,因为他儿子已经病入膏肓,已经两天两夜吃不下东西了,眼看江家的这个独苗就不行了,江海山也心急如焚,

  与他一样焦急的还有女儿江一蝶,此时,父女俩正在客厅盼望邋遢道士的到来,

  那江一燕道“爸,你说的那个刘道长怎么还没有来,不会是不来了吧,要不给他打个电话。”

  “山上没信号,刘道长也没手机,唉,高人们都特立独行……”江海山摊了摊手一副无奈状。

  “怎么会有这样的大夫,这么奥特,靠不靠谱呀?”江一蝶皱起了俏眉。

  “放心吧。这个刘道长我是知道的,”江海山说着目光放远,显出几分追崇之色,“据听说他以前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道士,名不见经传,但自从三年前他突然间横空出世一般,医术风水样样在行,虽处深山老林但名声却传得很远,有半仙之称……”

  “这就奇怪了,为什么三年前平平无起,突然之间名气爆棚,会不会是刻意炒作……”

  “放心吧,为父上山请他之前专门找人调查过他,他的名气不是吹嘘出来的,有很多成功的病例可以作为佐证。”江海山笃定道。“如果他能来,你哥的病应该大有希望。”

  “这样干等着也不是办法,实在不行让冯教授来给我哥看看,这个冯教授学贯中外,医贯中西,据说对疑难杂症很是在行的……”江一蝶道“这个冯教授刚从海外归来,人家是来开学术研讨会的,在江城呆不了几天,很快就会走,我觉得这是个机会……”

  “行吧。”虽然说好的是今天就来,但江海山见邋遢道士一点信都没有,电话也联系不上,心下也是着急,于是就答应了女儿的提议。

  就在江一蝶打电话请冯教授来家给哥哥江益洋看病时,周昊已经搭上了一辆出租车,赶来了江家。

  一路上他透过车窗望着街景,打量这座新兴的城市。

  江城这座城市因为交通便利,又靠着长江,近几年也是发展迅速,各大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头来,甚至还出了几家上市公司,

  江盛集团便是其中一个,如今的江盛集团更是如日中天。很是兴盛。

  江城本地毕业的大学生,现在都不往北上广那边去找工作了,因为像江盛集团这样的公司待遇已经相当不错了,在家门口便有这么好的工作,完全不需要跑到外地了。

  江盛集团的老总江海山,白手起家,据说早年创业吃了不少苦头,所以懂得感恩,有钱后就一直在做慈善,回报社会,这也是周昊答应下山替他儿子看病的原因。

  二十分钟不到,出租车到了临江别墅,抬眼只见一大片高档豪华别墅,每幢别墅都有独立的花园和停车场地,算是江城最高档的住宅区了,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

  江家就住临江别墅。

  下了车,周昊将单肩包背在肩头,走到保安门岗窗口,非常礼貌地让守门的保安帮忙联系江海山。

  两个保安听到江海山这个名子都是一怔,然后再看周昊,不禁都是诧异,但他们也没有多问,只是帮他打电话联系。

  他们好奇的是眼前这个衣着寒酸看上去就像是刚进城的乡下仔怎么会认识江海山,都觉得他可能要吃闭门羹,

  只是结果很意外,不一会,江海山的司机开车过来,把周昊给接了进去。

  见周昊如此年轻,那司机有些诧异,还以为接错了人,不过也没有问,直接把他接到江家别墅,引进了客厅。

  江家别墅装修得相当的豪华,芝华士真皮沙发,梵尔赛水晶吊灯,大理石磁砖,迎面一股奢华气息扑面而来,

  如果是头次进城的乡下仔肯定会被这豪华气焰给震到,但周昊不会,修道四年来他修的不光是功,还有一颗道心,早就达到了不以物喜不以已悲的境地了,他不亢不卑地走了进去。

  江海山父女以为是邋遢道士刘半仙到了,脸上都显出激动与惊喜之色,忙迎上去,只是当看清了周昊时,都有些发懵,江海山诧异道“刘道长呢?”

  “刘道长没来,”周昊平静地道。

  见不是刘道长,那中年男人眼中闪过一丝的失望之色,不过语气还保持着客气,问道“那,你,你是刘道长的徒弟?”

  “不,我是他师父!”周昊道。

  周昊的话让父女俩都是一呆。

  师父?

  周昊只有二十出头的年纪,而刘道长已经年近六旬,俩人的年纪几近爷孙,说刘道长是周昊的师父还算正常,周昊怎么可能是刘道长的师父。

第四章 神仙
医圣都市纵横全文阅读作者:楚田加入书架

  这时候江家父女不得不仔细打量眼前的这个青年,鸭舌帽,蓝色的牛仔装因为穿太久而有些泛白,黑色运动鞋子,系鞋带的那种,斜垮一个单肩包,风尘仆仆,就像一个四处穷游的人。

  如果不是长相还算耐看,双目迥然有神,透着几分异常的深邃外,那眼前的这个青年可就真是太普通了,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其实如果周昊像邋遢道士那样穿一身道袍、留一头长发和一个大胡子,虽显邋遢但反倒会显得独特一些,就像艺术家总喜欢弄一些极端的造型来彰显自己的与众不同,偏偏世人还很吃这一套。

  邋遢道士也曾多次劝周昊像他这样穿着打扮,会显得独特,会显得高深,让人信服,

  但是像周昊这样宁可把本可以获得的大好的名声让给自己的徒弟邋遢道士也要求得一丝宁静的人,又岂会在意世俗的眼光。

  事实上邋遢道士还真是一个普通的道士,身上没什么本事,就是时常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人们眼中的“神棍”而已,蒙混几个小钱过活,身份地位着实尴尬。

  但是自从周昊上山后,这邋遢道士便大放光明了,其实是替周昊发光放彩,因为周昊要把脑海里的那些医术,风水绝学在现实中实践,但又因为又要炼丹修道,没有那个时间,故此便拉邋遢道士作为替代,邋遢道士本就是一个神棍,行的便是坑蒙拐骗,只要有钱赚,他也乐享其成,在试了一个病人有效后自然是欣然接受。并且拜了周昊为师,

  从此他收起坑蒙拐骗的心,在替周昊帮人治病看风水中也向他学了不少真本事,当然这个徒弟跟周昊这个老师比起来,还是可以用天壤云泥来形容的。

  几年来,表面上是邋遢道士在悬壶济世,救死扶伤,其实不过就是装装样子,实际上都是周昊在幕后指点操作。

  如果邋遢道士此刻在此,便可以证明周昊的身份,但他不在,且电话又联系不上,这样一来就尴尬了。

  那江海山打量了一番周昊后就更不相信了,不过表面上还没表现出来,只是说道“呃,我自我介绍一下……”

  “你就是江海山,这个是你女儿吧。”不等江海山说完,周昊便已经干脆直接地说道,说罢扫了父女俩一眼,

  他的话让父女俩都为之一滞,暗道小年轻怎么这样说话,一点礼貌都没有,怎么可以枉自臆断人家的身份,

  再说了,即便你能猜测出来,也不要这么直接了当地说出口吧。而且是直呼其名,也太没礼貌了,

  当下那江海山也都为之皱眉。江一蝶更是白眼直翻,冷声刻意地反驳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就是……”

  “你能说出这句话,足以证明了。”周昊嘴角扯起一个狡黠的笑来,他业已看出了父女俩眼中对他的不信任,故而便想露两手给他们瞧瞧,让他们相信自己。省得他们误会。

  “我不但能看出你俩,我还能看出,你们家的那个病人,就在这别墅的二楼……”

  “你是在炫耀什么呢?”那江一蝶闻言虽然心中十分的震惊,暗暗佩服眼前的这个青年,但是转念一想这不就是神棍骗子的伎俩嘛,靠察言观色的表面工夫来坑蒙拐骗,

  当下周昊的印象在她眼中一坠千丈,摊了摊手冷笑道“你这是在向我们炫耀什么呢?证明你有能掐会算的本事?”

  说着嘴角扯起一个轻蔑且玩味的笑弧……“我们没有让你猜,你自己上杆子猜,主动炫技,而且炫的不是医术,是一些江湖骗子常用的伎俩,你这样有意思吗?”

  “一蝶,不得无礼。”江海山喝了一声,江海山还是有几分涵养的,虽然对眼前的这个青年观感不佳,但说话不会像女儿那样尖酸刻薄,这时便冲周昊拱了拱手道“周先生,她的确是我女儿,只不过被我惯坏了,您切莫跟她一般见识。”

  “我要是跟她一般见识,刚才就离开了,不会呆到现在,”周昊白了江一蝶一眼,暗道这周家大小姐的确长得漂亮,但是说话这般尖酸刻薄,让人不舒服。

  江一蝶闻言正要发飙,江海山瞪了她一眼道,“不得无礼。”

  说着对周昊陪笑一下,道“周先生看人还是很准的,看来不光医术精湛,相术也是了得呀,要不这样,您给看看,我家有几口人,分别都在什么地方?”

  周昊刚才那两下,的确不能说神奇,江海山父女能站在别墅客厅,肯定不是外人,且父女俩长得又相像,任何人都能猜出,

  而至于江益洋,一个病入膏肓并且让所有医生都束手无策的病人不在家里躺着又能在哪里,虽然江家的房产不止这一处,但能把大夫请到这里来,自然是在这里了。

  这点本事,不要说江一蝶不相信,江海山也不买帐。于是又给他出难题试探。

  周昊大老远来给江益洋看病,却不被信任,还被人一再猜试,如果不是本着一个大夫的天职,他早就甩袖走人了,虽如此这时心里已经烦了,也懒得斟词琢句了,非常直接地道“如果你妻子还活着,那应该是五口人吧。”

  “喂,你说什么话呢,咒人呢是吧?”江一蝶终于忍不住发飙。“还有,你算错了,我家就四口人,我用事实来打你的脸,”

  说着江一蝶气冲冲地走向后堂,将桌上的一个相框拿到周昊的面前道,“睁大你的双眼看,看清楚了滚蛋……”

  周昊气往上冲,根本不看那相框,只是瞪了江一蝶一眼道“你长得很好看,但不得不说你发泼的样子很难看,另外我再强调一遍,如果你妈还活着,你家就是五口人,虽然可能有的不在一起生活,但只要有血亲关系,也是家人……”

  “胡扯,混账,滚,滚蛋……”江一蝶指了指大门,冲周昊吼道,

  只是还没吼完,便听啪地一声脆响,脸上便挨了一记耳刮子,却是江海山一巴掌抽在了她的脸上,

  这一巴掌不是假打,打得相当重,把江一蝶打得嘴角都流出血来了,

  江一蝶见是父亲打自己,这一巴掌也是父亲生平第一次打自己,委屈得立即便掉泪了,盯着父亲冤屈道“爸,你打我……你为什么打我?”

  “太无礼了,怎么可以对周先生这样,”江海山此时一张脸涨红了,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生气,

  冲女儿吼罢,他转向周昊,态度立即大变了,变得相当的恭谨与客气,“周先生,在下教女无方,平时管教不严,致使一蝶冲撞了你,您大人有大量,请多包涵……”

  “我叫周昊,我这个人很直接,可能你们会觉得我唐突没有礼貌,但是我这都是为你儿子着想,因为他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咱们在这里墨迹,都是在浪费他宝贵的时间,甚至可以说是宝贵的生命……

  另外,我以前治病都是别人找上门,今天只所以过来给你儿子治病,主要是看重你的品行,但我没料到你们居然不信任于我……既然这样,那么,告辞。”

  说罢,周昊甩袖而去。

  “不,不要……”于是周海山猛地冲上去抱住了周昊,就好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这个举动很没礼貌也有失尊严,哪里还有一点企业老总的形像。

  看到周海山这样子,周一蝶诧异道“爸,你这是干什么?明明他算错了嘛,你还这样……”

  方才,听周昊这样一说,周海山耸然动容,的确,儿子的病不能再耽误了,现在注重一些场面上无关紧要的礼节真的愚蠢可笑,在贻误治病良机,

  再者那刚才周昊表现出来的相术,让他震惊,惊到了骨子里,他家总体算来,有血缘关系的,的确是有五口人,除了他老婆,江一蝶和江益洋,他还有一个儿子,因为是一个私生子,所以除了他没人知道,这件事不要说是三个家庭成员了,这件事其实还是他结婚前做的一件荒唐事,事情过去好多年了,那个私生子也不在身边,所以十分的隐秘,就是整个江城都没有人知道,但是这个周昊却能看出来,这足以说明他神乎其神的相术。

  从而也能证明他就是邋遢道士刘半仙的师父,

  半仙的师父,那可不就是神仙了,神仙的医术,能差到哪去。

第四章 神仙1般的人物
医圣都市纵横全文阅读作者:楚田加入书架

  这时候江家父女不得不仔细打量眼前的这个青年,鸭舌帽,蓝色的牛仔装因为穿太久而有些泛白,黑色运动鞋子,系鞋带的那种,斜垮一个单肩包,风尘仆仆,就像一个四处穷游的人。

  如果不是长相还算耐看,双目迥然有神,透着几分异常的深邃外,那眼前的这个青年可就真是太普通了,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其实如果周昊像邋遢道士那样穿一身道袍、留一头长发和一个大胡子,虽显邋遢但反倒会显得独特一些,就像艺术家总喜欢弄一些夸张极端的造型来彰显自己的与众不同,偏偏世人还很吃这一套。

  邋遢道士也曾多次劝周昊像他这样穿着打扮,会显得独特,会显得高深,让人信服,

  但是像周昊这样宁可把本可以获得的大好的名声让给自己的徒弟邋遢道士也要求得一丝宁静的人,又岂会在意世俗的眼光。

  事实上邋遢道士还真是一个普通的道士,身上没什么本事,就是时常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人们眼中的“神棍”而已,蒙混几个小钱过活,身份地位着实尴尬。

  但是自从周昊上山后,这邋遢道士便大放光明了,其实是替周昊发光放彩,因为周昊要把脑海里的那些神奇医术,风水绝学在现实中实践,但又因为又要炼丹修道,没有那个时间,故此便拉邋遢道士作为替代,邋遢道士本就是一个神棍,行的便是坑蒙拐骗,只要有钱赚,他也乐享其成,在试了一个病人有效后自然是欣然接受。并且拜了周昊为师,

  从此他收起坑蒙拐骗的心,在替周昊帮人治病看风水中也向他学了不少真本事,当然这个徒弟跟周昊这个老师比起来,还是可以用天壤云泥来形容的。

  几年来,表面上是邋遢道士在悬壶济世,救死扶伤,其实不过就是装装样子,实际上都是周昊在幕后指点操作。

  如果邋遢道士此刻在此,便可以证明周昊的身份,但他不在,且电话又联系不上,这样一来就尴尬了。

  那江海山打量了一番周昊后就更不相信了,不过表面上还没表现出来,只是说道“呃,我自我介绍一下……”

  “你就是江海山,这个是你女儿吧。”不等江海山说完,周昊便已经干脆直接地说道,说罢扫了父女俩一眼,

  他的话让父女俩都为之一滞,暗道小年轻怎么这样说话,怎么可以枉自臆断人家的身份,

  再说了,即便你能猜测出来,也不要这么直接了当地说出口吧。而且是直呼其名,也太没礼貌了,

  当下那江海山也都为之皱眉。江一蝶更是白眼直翻,冷声刻意地反驳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就是……”

  “你能说出这句话,足以证明了。”周昊嘴角扯起一个狡黠的笑来,他业已看出了父女俩眼中对他的不信任,故而便想露两手给他们瞧瞧,让他们相信自己。省得他们误会。

  “我不但能看出你俩,我还能看出,你们家的那个病人,就在这别墅的二楼……”

  “你是想对我们说明什么呢?”那江一蝶闻言虽然心中十分的震惊,暗暗佩服眼前的这个青年,但是转念一想这不就是神棍骗子的伎俩嘛,靠察言观色的表面工夫来坑蒙拐骗,

  当下周昊的印象在她眼中一坠千丈,摊了摊手冷笑道“你这是在向我们炫耀什么呢?证明你有能掐会算的本事?”

  说着嘴角扯起一个轻蔑且玩味的笑弧……“我们没有让你猜,你自己上杆子猜,主动炫技,而且炫的不是医术,是一些江湖骗子常用的伎俩,你这样有意思吗?”

  “一蝶,不得无礼。”江海山喝了一声,江海山还是有几分涵养的,虽然对眼前的这个青年观感不佳,但说话不会像女儿那样尖酸刻薄,这时便冲周昊拱了拱手道“在下就是江海山,她的确也是我女儿,只不过被我惯坏了,您切莫跟她一般见识。”

  “我要是跟她一般见识,刚才就离开了,不会呆到现在,”周昊白了江一蝶一眼,暗道这周家大小姐的确长得漂亮,但是说话这般尖酸刻薄,让人不舒服。

  江一蝶闻言正要发飙,江海山瞪了她一眼道,“不得无礼。”

  说着对周昊陪笑一下,道“小兄弟看人还是很准的,看来不光医术精湛,相术也是了得呀,要不这样,您给看看,我家有几口人,分别都在什么地方?”

  周昊刚才那两下,的确不能说神奇,江海山父女能站在别墅客厅,肯定不是外人,且父女俩长得又相像,任何人都能猜出,

  而至于儿子江益洋,一个病入膏肓并且让所有医生都束手无策的病人不在家里躺着又能在哪里,虽然江家的房产不止这一处,但能把大夫请到这里来,自然是在这里了。

  这点本事,不要说江一蝶不相信,江海山也不买帐。于是又给他出难题试探。

  周昊大老远来给江家人看病,却不被信任,还被人一再试探,如果不是本着一个大夫救死扶伤的天职,他早就甩袖走人了,虽如此这时心里已经烦躁,也懒得斟词琢句了,非常直接了当地道“如果你妻子还活着,那应该是五口人吧。”

  “喂,你说什么话呢,咒人呢是吧?”江一蝶终于忍不住发飙。“还有,你算错了,我家就四口人,我用事实来打你的脸,”

  说着江一蝶气冲冲地走向后堂,将桌上的一个相框拿到周昊的面前道,“睁大你的双眼仔细看,看清楚了赶紧走……”

  那是一张全家福照片,像是新照不久,上面的确只有四个人,江海山和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妇人,江一蝶和江益洋。分明就是一家四口人。

  周昊气往上冲,根本不看那全家福照片一眼,只是瞪了江一蝶一眼道“你长得很好看,但不得不说你发泼的样子很难看,另外我再强调一遍,如果你妈还活着,你家就是五口人,虽然可能有的不在一起生活,但只要有血亲关系,也是家人……”

  “胡扯,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出,出去……”江一蝶指了指大门,冲周昊吼道,

  只是还没吼完,便听啪地一声脆响,脸上便挨了一记耳光,却是江海山一巴掌抽在了她的脸上,

  这一巴掌不是假打,打得相当重,把江一蝶打得嘴角都流出血来了,

  江一蝶见是父亲打自己,这一巴掌也是父亲生平第一次打自己,委屈得立即便掉泪了,盯着父亲冤屈道“爸,你打我……你为什么打我?”

  “太无礼了,怎么可以对客人这样,”江海山此时一张脸涨红了,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生气,

  冲女儿吼罢,他转向周昊,态度立即大变了,变得相当的恭谨与客气,“小兄弟,呃,不,这位先生,在下教女无方,平时管教不严,致使一蝶冲撞了你,您大人有大量,请多包涵……”

  “我叫周昊,我这个人很直接,可能你们会觉得我唐突没有礼貌,但是我这都是为你儿子着想,因为他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咱们在这里墨迹,都是在浪费他宝贵的时间,甚至可以说是宝贵的生命……

  另外,我以前治病都是别人找上门,今天只所以过来给你儿子治病,主要是看重你的品行,但我没料到你们居然不信任于我……既然这样……那么……告辞。”

  说罢,周昊甩袖转身而去。

  “不,不要……周先生……求你了……”于是周海山猛地冲上去抱住了周昊,就好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这个举动很没礼貌也有失尊严,哪里还有一点企业老总的形像。

  看到周海山这样子,周一蝶诧异道“爸,你这是干什么?明明他算错了嘛,你还这样……”

  方才,听周昊这样一说,周海山耸然动容,的确,儿子的病不能再耽误了,现在注重一些场面上无关紧要的礼节真的愚蠢可笑,在贻误治病良机,

  再者那刚才周昊表现出来的相术,让他震惊,惊到了骨子里,

  他家总体算来,有血缘关系的,的确是有五口人,除了他老婆,江一蝶和江益洋,他还有一个儿子,

  因为是一个私生子,所以除了他本人几乎没人知道,

  这件事其实还是他结婚前做的一件荒唐事,事情过去好多年了,那个私生子现在也不在身边,所以十分的隐秘,不要说家庭的另外三个成员,就是整个江城都没有人知道,

  而偏偏,这个周昊居然能看出来,这足以说明他神乎其神的相术。

  从而也能证明他就是邋遢道士刘半仙的师父,

  半仙的师父,那可不就是神仙了,神仙的医术,能差到哪去。

第五章 昔日恋人
医圣都市纵横全文阅读作者:楚田加入书架

  “放手!”周昊想要甩开江海山,然而江海山却是紧紧地抱着不放,这时候他甚至都要给周昊跪下了,

  周昊一刻也不想呆下去,但被他这样一拖,却又走不了,又不能动强,也颇是有几分的无奈。

  便在这时,江海山的司机小夏,把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引进了客厅,那中年男人一身西服革履,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看着像是一个老学究,

  那江一蝶看到那中年人后眼前便是一亮,惊喜叫道“冯教授。”

  然后赶紧对江海山道“爸,冯教授到了,”

  冯教授见享誉全市的堂堂企业老总这时居然拖抱着一个年轻人,那样子很是几分的不雅,心中很是不解,当下便露出诧异与古怪之色,不由也是开口道“江先生,您,您这是……”

  在周昊这样的高人和女儿面前可以不顾形像,但是在外人面前就不得不顾了,江海山见状显出一脸尴尬之色,不得不放开了周昊,对冯教授点了点头,“您就是冯教授吧?”

  “对。”冯教授点点头“听说你儿子病了,病的还很严重……”

  “是呀……”江海山面色变得凝重,出于礼貌,上前与冯教授握了握手,“国内能去的大医院都去了,一点效果都没有,本来想去国外治的,但是现在他那身体状况,恐怕是不方便了……”

  江海山神色黯然,说到这里时转眼去看周昊,却陡然发现他已经不见了,

  转眼的工夫,他就不见了,

  见此江海山心头一急,赶紧对江一蝶问道“周先生呢?”

  “走啦。”江一蝶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哎呀,他不能走呀。”江海山松开冯教授的手要去追,冯教授面色有些尴尬,皱了皱眉便道“江先生,我这边也挺忙的,要不先让我看一下病人。”

  “爸,冯教授在百忙当中好不容易抽出空来给哥哥看病的,咱们不能耽误人太多时间,”冯一蝶道。

  江海山只得止步,转过身看了冯教授一眼,把周昊和冯教授这两个人在心中权衡了一下,最终还是把希望寄托在了冯教授身上,

  周昊是表现出了惊人的相术,但相术不是医术,且又是野路子,冯教授是医学权威,再说周昊已经离开了,人家冯教授可还在眼前,

  于是他只得顾冯教授这边,交代司机小夏去跟着周昊,看他在哪里落脚,交代完司机,他才把冯教授往楼上儿子的卧室引去,

  对于周昊,冯教授心下好奇,上楼梯时便忍不住问道“江先生,冒昧问一句,刚才那个小伙子,是您什么人?”

  “一个神棍,”江一蝶毫不客气地道“我爸希望他给我哥看病……”

  “一蝶,不许胡说。”江海山瞪眼喝止了女儿。

  “江先生,病急……也不能乱投医呀,”那冯教授听说到神棍二字,不由皱眉摇头,再一想到周昊年纪轻轻的,眼中闪过几分的不屑与好笑。于是便提醒似地道。

  就在冯教授对周昊报以鄙夷之意时,周昊已经离了江家。

  他在大街上漫无目地信步而行,好一会才把在江家的不快心情给抛开,他边走边看。

  这个当年熟悉的城市,四年来发展得让他有些陌生,当初高中就是在这座城读的,现在离开这里也有四年多时间,如今归来,颇有点物事人非的味道。

  想到班上的同学,他第一个就想到了邓琳晓,这个女生,算是他的初恋,当时他们年纪还小,虽互有好感,但彼此并不说破,是那种朦胧的情愫,但正是这种朦胧的情愫,却一直留在周昊心间,让他久久难忘。

  当初他中止学业上山修练,听说到邓琳晓有找过他,虽然校园里的恋情有点儿戏,当不得真,也不必为此负责,但周昊觉得他是辜负了一个好女孩,心有歉疚。

  现在,他回来了。

  他想去见见她。

  只是见见,看看她现在过的怎么样。

  或者说,给她一个交代。

  上学那会,周昊曾去过邓家,所以还记得。

  邓琳晓住在幸福小区,幸福小区在江城算是高档楼盘,能在幸福小区有套房也算是中产阶层了,

  别的不说,周昊的家庭就比不了,周昊是住在距离江城百里外的乡下。

  周昊坐公交车到了幸福小区,按照记忆来到了邓家的门前,怀着忐忑的心情他敲了敲门,

  门开了。

  开门的是一个中年男人,大腹便便,头发有些花白,戴着高度近视眼镜,相貌堂堂,只是表情严肃,就好像别人欠他二两豆腐帐似的。

  周昊看了他一眼便认出是邓琳晓的爸爸邓思国,于是便喊了一声,“叔叔,您好,我是周昊。”

  “周昊?……”邓思国显然把周昊给忘记了,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

  “呃,我是琳晓的同学,高中时的同学,当年琳晓生日,我还来家里做过客呢,”周昊也有一丝尴尬,忙解释道。

  “爸,谁呀?”这时,一个清脆的女音从屋内响起道,

  “周昊,”邓思国道。“说是你同学……

  “周昊……”那女音声音透着一丝的激动,然后就听到脚步声几乎是小跑到了门口,正是邓琳晓,

  邓琳晓一双清丽的双眸紧紧盯着周昊打量,见果然是周昊,声音颤抖“周昊,真是你……”

  “是我,琳晓。”周昊冲邓琳晓笑了笑。四年多未见,邓琳晓变化很大,个头比以前高了,比以前更漂亮了,看到昔日恋人,四年后重逢,心头也是五味杂陈。

  “快进来!”邓琳晓伸手将周昊拉了进去。她收起复杂的心情,向邓思国介绍道“爸,他是我的同学,上学那会还来过咱家呢,你咋就不认识了呢?”声音里透着几分的嗔怪。

  “瞧爸这记性……”邓思国拍了拍额头,上下打量周昊,嘴上喃喃道“周昊,我记得好像是班上的学霸对吧?”

  “对呀爸……”邓琳晓道“我就说嘛,你记性那么好,怎么会不记得他……”

  倒不是邓思国的记性好,而是周昊对于邓家来说,或者对于邓琳晓来说,非同寻常,

  当年邓琳晓和周昊报考的可是同一所大学,目地便是到大学里与周昊再续前缘,然后大学毕业后顺利成章的结婚,

  对于这段感情,邓琳晓是认真的,但是在即将赶去大学时,却联系不上周昊了,不光她联系不上,同学们都联系不上他,他整个人如同消失了,

  为此邓琳晓做过努力,去周昊的家,却他亲戚那里寻找,但都没有结果,为此她还偷偷地痛哭过几场,

  对此邓思国自然也有所察觉的,所以一提周昊的名子,他还能想起来。

  “你这个大学霸,我记得那会听晓晓说你是全班第一,后来怎么样?到大学后应该成绩也不错吧?现在是在考研还是参加工作呢?”邓思国语气有些不咸不淡的。

  提起这个,周昊不免有些尴尬,道“叔叔,我没有上大学?”

  “没有上大学?”邓思国故作惊讶,其实他是知道周昊没有上大学,这样明知故问也是想借机了解一下周昊的现状。“那你这四年是干什么去了?参加工作了?”

  “没有……叔叔,我,我一直都没有找工作……”周昊说到这里更加的尴尬了,叹息一声道“唉,说来有些话长……”

  来时周昊只想着见邓琳晓一面,叙叙旧,并没有想到如何来面对她父亲的诸多问题,没想到会弄得这么难堪。

  邓琳晓见周昊有难言之隐,自然不想他为难,便嗔了父亲一眼,道“爸,你去张罗几个菜吧,中午周昊要在家里吃饭……”

  “家里来客人了?……”这时,一个中年妇人拉开门从卧室走出来问道。

  “妈,是周昊,周昊来了……”邓琳晓极力压抑着内心的激动,但声音里还是表现了出来。

  “呃,周昊呀……你同学是吧,我记得……”邓琳晓的母亲周小萍看向周昊,

  她认得周昊,知道女儿上学那会和这个男生关系很好,

  但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方才在卧室已经听见周昊说自己没有工作,出来后见他衣着朴素到有些寒酸,便料定是混的不好,

  想想也是,农家出身,家庭背景处在社会的最底层,大学又没上,高中文凭到了会上能混好才怪!

  当下便没有太大的热情,提醒似地道“琳晓,初平不是约了你去吃海鲜嘛,你去吧,我们陪周昊说话……”

  “妈,我不去!”邓琳晓皱起俏眉,果断坚决地回应道,“我和周昊好几年没见了,我能丢下他就走吗?”

  “琳晓,你是大人了,要分清楚角色,周昊只是你的同学,以前的同学,林初平是你男朋友……”

  邓琳晓看了一眼周昊,道“妈,我没有答应好吧,你干吗要上杆子承认呀,我才刚大学毕业,你们干吗那么着急我的事……”

  “琳晓,听话,初平那孩子不错,妈是相中了……”

  “妈,你相中了,我相不中……我不喜欢他……”邓琳晓道。

  “琳晓……”邓思国道“初平已经很优秀了,他家的那个公司虽然不大,经营的可是朝阳产业,很有发展前景的,再说初平可是研究生,比你学历还高一级呢,你凭什么挑人家……”

  邓琳晓气道“爸,你是相中人家的公司了吧……”

  邓思国气得吹胡子瞪眼,却道,“没错,我就是看中了人家是开公司的,怎么了?难不成我还要把女儿嫁给一个穷光蛋?”

  说着,邓思国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周昊,虽然他知道女儿和这个周昊不可能再有发展了,但是他也不希望在林初平约女儿的节骨眼上给二人见面叙旧的机会,

  因为这样的话,给林初平知道了肯定会有所怀疑的,本来琳晓就对林初平不热心,一直是林初平在追求她,如果再产生了怀疑,估计这桩亲事就黄了。

12345下一页
扫码
作者楚田所写的《医圣都市纵横》为转载作品,医圣都市纵横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医圣都市纵横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医圣都市纵横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医圣都市纵横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医圣都市纵横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医圣都市纵横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