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我真的是负二代最新章节 > 我真的是负二代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我真的是负二代 连载中
分享我真的是负二代

我真的是负二代全文阅读

我真的是负二代作者:辛老五

我真的是负二代简介:回到了1996年的郑光威来不及欢呼、更来不及去感慨世事无常,因为他妥妥的富二代人生、即将被好高骛远的亲爹葬送,为了不至于就此沦为负二代,他毫不犹豫的投入到拯救面临牢狱之灾的亲爹的大业之中……
  重获新生的亲爹竟然立了Flag、就此欢脱的不成样儿了,也不晓得是哪根筋儿搭错了,认定自家的亲儿子是聚宝盆、是印钞厂、是能下金蛋的小公鸡,愣是甩开膀子加油干,在花样作死的路上一骑绝尘、誓不回头了……
  郑光威能怎么办?
  也很绝望的啊!
  但问题那是亲爹啊,为人子、心里再苦也要面带微笑!
  于是为了不再沦为敢于直面惨淡人生的负二代,郑光威一猛子扎进了时代的洪流,过上了殚(坑)精(蒙)竭(拐)虑(骗)的美好生活……
   https://www.uukanshu.com
-------------------------------------

我真的是负二代最新章节第38章 我愿意
第2章 巧合?还是预谋?
我真的是负二代全文阅读作者:辛老五加入书架

  “进去点、进去点,再进去点,里面还空着呢……”

  探出车窗小半个身子的售票员在吆喝、在揽客,浑然不觉自己吆喝的内容有什么不妥,更不会想到她用来招揽着生意的方式、会在许多年以后成为网民们会心一笑的荤段子。

  登上了前往郊区的公交车,外面阳光明媚、秋老虎也还在发着威,邗山这座五线小城市变得宛如是从凝固的时间长河里捞上来的黑白照片,灰扑扑的城市建筑、光秃秃的环城路,但陌生之中所带着的那些熟悉,令郑光威有不胜唏嘘。

  【泪湿的枕头晒干就好,眼泪在你的心里只是无理取闹,以为在你身后是我一辈子的骄傲,原来你什么都不想要……】

  阿妹的这首歌正在流行,却令郑光威有些心烦意乱。

  原本他应该在这座城市里以富二代的身份顺利的读完高中,可就是在今天的中午,他的父亲郑大民出了事儿。

  改革的春风让郑大民成为被老百姓们所羡慕的那一小撮幸运儿,可惜邗山这座城市虽然说起来也是经济改革的前沿,但本地过于僵化的施政方式和迟缓的应变速度、令本地经济发展总是比其他地方慢上半拍,于是郑大民也就因为这个年代的特色而遭遇了本不该有的牢狱之灾,与那样后来被称之为92派的那些成功人士们相比,遭遇不同、晚景也迥然。

  老被服厂的历史悠久、甚至能追溯到战争年代,但因为产品长期过于单一、市场的竞争力也就有限的很,在计划经济被打破之后也就陷入了入不敷出、亏损严重、甚至是资不抵债的境地,脑子活络的郑大民那时候在市场上已经摸爬滚打了多年,本着叶落归根的想法也就把老被服厂给买了下来,为了支持他的二次创业、马慧英甚至将嫁妆都变卖了。

  之后出现了改革的倒春寒,报纸上的连篇累牍可是把郑大民这些民营企业家们给吓坏了,他跟那些为了避免被扣上‘走资本主义路线’和‘占有工人剩余价值’大帽子的民营企业家们选择了同样的方式,顺时应势的将服装厂重新挂靠在镇政府,企业性质从民营变成了集体,但悲剧也就从企业性质变更的那一刻起被注定了。

  改革开放十八年了,港城也将于明年回归了,可是在内陆经济不发达的地区、企业产权归属问题依然是会上纲上线的,尤其是牵涉到民营企业家‘原罪’的时候,几乎没有道理可讲。

  大民服装厂虽然熬过了物价闯关的失败、遍及全国的三角债危机,但想要让企业产权回到他的名下却颇有难度,派驻到厂里来的一个叫路斌的科级干部、倒是很积极的帮厂打报告希望能妥善解决归属权的问题,甚至还通过他的私人关系帮厂里搞到了银行的贷款、搞到了外汇指标,这些事儿让此人获得了郑大民的信任,甚至被认为是服装厂的福星、是从市里面派下来的财神爷,但郑大民却并不知道路斌打着将服装厂给侵吞掉的主意!

  文化程度不高、野路子出身的郑大民因识人不察而倒了大霉,一个利润丰厚但却违背常理的外贸订单、很轻松的就把厂里的流动资金给抽干了,郑大民为了及时交货、不惜将入住不久的别墅和服装厂的股权作为抵押去借了外债,不料外贸的订单被拒收、银行又‘恰好’抽走了贷款,结果本该能够如期支付的两张承兑汇票也就出了问题,于是‘票据诈骗’罪名也被扣在了郑大民的头上、遭了跨省,厂里的资金链很快就断了,厂子也就这么垮了,郑家多年积攒下来的家底儿全填进去还不够,结果郑大民连敌人是谁都没搞清楚就稀里糊涂的锒铛入狱、身陷囹圄,足足蹲了十二年的大牢。

  让一个在当时还未成年的高中生去梳理整个事件的脉络、找到其中问题关键之所在,确实是有些难为人了,可对于重生回到了这一天的郑光威来说,路斌所搞的名堂、所用的手段说白了就是适逢其会、因势利导,若是放在商学院里进行研究,路斌侵吞大民服装厂的案例不会是什么经典、更不能称之为是商战,顶多可以被打上个‘时代特色’的注解,并将其归于这个时代所独有、所无法被复制的类型。

  “被服厂!被服厂到了!要下车的赶紧……”

  售票员的一嗓子、将郑光威纷乱的思绪拉回了现实,服装厂外墙上刷着的‘喝三株、肠胃舒’的广告词令他察觉到掌心被指甲扎的生疼,所以下了车站在路边回忆着相关的政策,但怎么都想不起国家对集体企业改制办法的具体颁布时间。

  不能因为重生了就自我膨胀、就觉得所有的麻烦都可以迎刃而解,郑光威告诫着自己、也意识到若是他没能抓紧时间、抓住他所晓得那个机会,老爹郑大民的牢狱之灾绝对是避无可避的。

  虽然涉及到的资金只是一百大几十万,可搁在1996年这绝对是一笔巨款了,足以击垮郑家这种刚开始走向富裕的家庭……

  “小威?你怎么来厂里了?有事儿吗?”

  听到了诧异声、郑光威抬起头见是副厂长路斌正从楼上下来,毫无情绪的‘嗯’了一声也就绕过了对方上了楼,眼角的余光注意到这家伙沉下了脸似乎还冷哼了一声,郑光威控制着自己的目光不要落在墙角的那个痰盂上,省的忍不住将这玩意儿扣到那家伙的脑袋上。

  服装厂的办公楼还是六七十年代的那种老式办公楼,郑光威来到厂长室的门口、等挂职副厂长的路斌骑着自行车出了厂门这才转身来到了财务科,透过窗户见人都在,也就板着脸走了进去。

  财务科长徐翠翠听到开门的动静、抬头一看是郑光威,露出了温和的笑容。“小威啊,又逃课了吧?”

  “徐姨,我爸呢?”

  徐翠翠愣住了。“你爸?他不是昨天就出差回家了吗?”

  郑光威摇头。“没见着人啊,手机关了、联系不上,学校今天放假,所以我妈就让我来领我爸的工资和差旅费,顺便问一下为什么我爸大半年的工资都没领了,厂里是不是出啥事儿了?”

  徐翠翠可不知道他睁着眼在说瞎话,厂里那批外贸订单出了问题、但她可不确定郑厂长有没有在家里说,一时间因为不知道该怎么给解释、可也有些左右为难了……

第3章 我爸的就是我的
我真的是负二代全文阅读作者:辛老五加入书架

  大民服装厂的规模不算大,财务科去年还只有两个人呢,徐翠翠是总账兼会计,坐在文件柜旁的李玉芬则是厂里的老会计,厂里出事儿以后这两个也都倒了霉。

  坐在靠近门口的出纳叫张晓丽,郑光威记她是被路斌打着‘完善财务科制度’的幌子招进来的,前一世郑光威跟她的第一次见面、已经是月底了,所以此时也就权当是不认识她一样,问财务科长徐翠翠,这女的是谁?

  “这就是路厂长从省财院招进来的高材生小张,路厂长说企业想要有长足稳健的发展、科班出身的财务人员是必不可少的。你徐姨的年纪大了、脑子已经僵了,哪里学的会那什么办公自动化,更搞不懂怎么用电脑做账……”

  “你是郑厂长的儿子吧?”出纳张晓丽走了过来,一脸亲热的抬起手想要比划一下郑光威的身高。“来来来,让姐好好看看,呦!真的是一表人才哦,以后考上了大学可是不得了呢……”

  郑光威一脸嫌弃的道。“别叫的这么亲热!姐?你有啥资格当我姐!出纳就必须是科班出身的吗?忽悠谁呢?办公自动化很了不起吗?我告诉你说,也就是我老爹这种没文化的大老粗才会被忽悠、让你这种人混进厂里来的,出纳不就是管个现金、去银行跑跑腿儿的?徐姨和李姐以前不一样都能做?呐,我可正儿八经的跟你说,别以为我还在上高中就不清楚这里面的那些名堂!只要会数数,出纳这岗位小学毕业生都能做的很好,你上了四年的大学就为了会数个钱、做个帐,丢不丢脸呐?”

  张晓丽本想恭维一下厂长家的儿子、表现自己的随和,结果却糟了这么一通训斥,一时间可就说不出话来了。

  会计李玉芬傻了,财务科长徐翠翠也很纳闷,怎么大半年的没见、厂长家的孩子变得这么没礼貌了,说话如此的尖酸刻薄,怎么一点情面都不人留了呢?

  三个人的表情迥异,郑光威的心里面可就跟明镜似的,越发张狂起来。“徐姨啊,我爸的工资跟报销的钱可怎么领啊?家里等着用钱呢!”

  会计李玉芬拿出了一大摞报销凭证。“徐科长啊,厂长出差怎么还是稀里糊涂的?你瞅瞅,长途费、市话费全都是收据也就算了,公交车票五分、一毛的竟然贴了上千张,郑厂长出差就算是从早到晚都坐在公交车上、也不能有这么多的吧?这凭证我是真的没办法做啊,每次出差的住宿费、餐费的发票是一张都没有,这报销单我真的没办法整理……”

  徐翠翠苦笑。“住宿、吃饭,不要发票就能便宜点,老郑出差抠门那是出了名儿的,你忘了上次他带队去开订货会了?大宾馆嫌贵、小旅馆又嫌丢了咱们厂的面子,最后带着咱们厂的销售员们在澡堂子里住了好多天,销售科科长回来说天天洗、天天洗的,大家洗的都快秃噜皮儿了……”

  李会计捂着嘴乐,倒是也明白了徐科长的意思,将报销单往郑光威手里面一塞、冲着红了眼圈的出纳张晓丽努了努嘴,意思是要领钱、要去找出纳。

  郑光威‘啪’的一下立正、装模作样的给李会计敬了个礼,转过身可就一脸不耐烦的站到了出纳张晓丽面前、把报销单据往她桌上一扔。

  张晓丽拿起那报销单翻了翻。“徐科长,郑厂长的报销单据、他说以后必须让路厂长签了字才行,而且还必须是本人过来领……”

  哗啦!

  郑光威的手一挥、就把桌上的笔筒给扫落在地摔得粉碎,怒目圆瞪的吼了起来。“啥意思?我还不能领我爸的钱?你脑壳儿是不是坏掉了?这整个厂子都是我家的,你唧唧歪歪的到底打什么鬼主意啊?你信不信除开你啊?”

  “你、你凭什么……”

  郑光威一脸的跋扈和嚣张,破口大骂了起来。“凭什么?凭我爸就我一个儿子!你可给我记好喽,这厂子是我爸的、以后会是我的!你这什么表情?啊?还不赶紧给我办!不服气?不服气你可以辞职啊,我爸说外地下岗的海了去了,你能保住这份工作已经是烧了高香、积了八辈子德的,好话好说不愿意、你这是纯粹找骂……”

  张晓丽委屈的扔下钥匙、捂着脸跑了,徐翠翠喊不住、也是满心的无奈,把李玉芬叫过来商量了一下也就开了张现金支票,走过去拽着郑光威语重心长的劝他以后可不能这样,出纳小张执行的是厂里的规章制度、真不是故意在找茬。

  郑光威摆出了一张委屈脸。“徐姨,她就是故意的!您不能怪我发脾气!明摆着她是仗着有路厂长在后面撑腰、欺负人……”

  郑光威辩解着,等收好了支票才来到了会计李玉芬的面前,以老妈要研究厂里近一年来厂办报销的原始凭证为由,要她把厂办报销的原始凭证取出来。

  李玉芬被唬了一跳,连连摆手。“哎呦!这可不行!”

  郑光威摆出了一张无奈脸。“姐,就帮帮忙吧。我也不知道我妈哪根筋儿没搭对,愣是觉得厂里面的开支比以前多的多,她以前不是也在财务科的吗?她说想研究一下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不成、不成!这事儿可没得商量!万一出什么问题、厂里是会被罚死的!”

  徐翠翠也说。“小威啊,这可真的是严重违反财务规章制度的,万一弄混了、搞丢了,那是要出大事儿的!”

  “徐姨啊,我妈的性子您是清楚的。我妈交代我过来拿东西、要是我拿不回去那我可就没脸了。我妈不太管厂里的事儿,但厂里要是有人搞名堂、我妈可也不是好欺负的!”

  徐翠翠惊呆了。

  这话里话外的潜台词、不就是财务科在帮那些‘搞名堂’的人在遮掩?

  李玉芬气炸了。“怎么个意思?你妈怀疑我们财务科在搞名堂?”

  郑光威面无表情的说。“我没这么说。不过我妈让我来拿、我却拿不回去,那我妈会怎么想,那我可就不清楚了……”

第4章 骄横跋扈
我真的是负二代全文阅读作者:辛老五加入书架

  李玉芬在厂里待了也有不少年了,厂长夫人想查账这没什么稀奇的,可要是因此怀疑财务科与厂办的内外勾结、在报销凭证上面搞名堂,往小了说这是管理不善,但往大了说那可就是违法犯罪。

  这么一定大帽子扣了下来,李玉芬哪里能忍得住?气的嚷嚷着‘不干了、干不下去了’、把钥匙直接仍到了桌上。

  徐翠翠心道糟糕,堵着门不让李玉芬跑。“哎哎哎,你急什么呀?去!你给郑厂长打个电话!他昨天下午就出差回来了……”

  见徐翠翠在挤眼睛、李玉芬怔了下才意识到她是气糊涂了,厂长夫人的性子是有些泼辣、但还真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厂里财务凭证的重要性、在财务科待过的都清楚,既然是让儿子过来取、那可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夫妻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儿,财务科的人可不敢搀和进去,于是李玉芬气鼓鼓的拿起话机按了免提便拨号,但手机通了却没人接。

  “老郑的手机一般不离身的,也许现在已经回家了。你拨老郑家里的号码再试试……”

  李玉芬瞥了一眼郑光威、见他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倒是也打消了这孩子今天过来是故意来找茬的可能,拨了电话、但厂长家里的座机却一直占线,怎么都打不进去。

  徐翠翠也猜到这事儿可能厂长夫妻之间可能发生了争吵、所以才闹出了这破事儿,取了瓶饮料便递了过去。“小威啊,你爸看来是在家打电话呢,来来来,喝个饮料、歇会再说。”

  郑光威不耐烦了,抬起手腕亮出了时间、就像是在竭力克制着情绪一样冷着声说。“徐姨,我这时间可也紧张的很呢!”

  “可你家里的电话占着线呢,徐姨不是不同意,总要让我们跟你爸妈通个电话、了解下情况吧?”

  郑光威的脸阴沉了下来。“徐姨?你觉得我在撒谎?”

  “你这孩子!怎么不讲道理了呀?”

  “我不懂厂里的什么制度、我也不想懂!反正我妈让我来拿什么、我就拿什么!谁拦着、谁不愿意,那谁就是在跟我妈过不去!”

  郑光威的蛮横、可是把徐翠翠给气懵了,眼前一阵阵的发黑不得不扶着桌子坐了下来。

  李玉芬惊呆了,见郑光威拿起了她仍在桌上的钥匙去开了文件柜、乱翻乱找了起来,又气又急、也担心他把财务凭证给搞乱了、搞混了,也就只好把厂办报销的原始凭证摆的位置给指了出来。

  凭证竟然到手了!

  郑光威心中暗喜,脸上却显得有些无奈。“李姐啊,我真不是想为难谁,我妈那性子你也清楚的,发起了火来我可吃不消……”

  郑光威把软话一说,李玉芬的心气儿未消、但也冷静了些下来,帮着把凭证装进了旅行包便说。“行了、行了,你也不用解释了,我就是个打工的、你们家的家事儿我可不敢搀和。可你要记住啊,这些凭证可千万丢不得,丢了可是要捅出大娄子的!啊?”

  郑光威的笑容灿烂且阳光。“知道、知道。”

  徐翠翠此时也缓过了劲儿来,见郑光威拎着那一大包报销凭证要走、可就赶紧把他给喊了回来。

  “徐姨?还有什么事儿吗?”

  “小威啊,这厂里的原始凭证可不敢弄丢了,回去了一定赶紧交给你妈,记住,千万别搞乱了、搞混了,那么多报销凭证呢,整理起来可费劲儿了,知道不?”

  “知道了,我妈看的懂、看不懂还两说呢,搞不好明天她就该送回来了,我妈那脾气上来了、我爸都不敢招惹的,不过我妈还是讲道理的……”

  目送着郑光威出了厂门、财务科长徐翠翠心想这孩子怎么翻脸跟翻书一样啊,不顺着的时候、那脸阴沉的就跟结了冰一样,顺着他的时候吧、笑起来还是挺讨人喜欢的,也不知道这是随了他家谁的性格,等想到了他妈马慧英那性格、也就无奈的叹了口气。“哎,老郑那口子的性子也真的是要改改了,小张是省财院毕业的,老郑看路厂长的面子给的工资高了点、她就不乐意了……看来小威这孩子也是被她给惯坏了,以前挺懂事儿的孩子,又懂礼貌、说话也客气、挺尊重人的,怎么这大半年没见的、变成这模样了啊?”

  李玉芬摇头、苦笑。“这孩子都读高三了吧?越大反而越是不懂事儿了,哪里还是什么‘娇骄’二气能形容的了的?这是标准的骄横跋扈……”

  徐翠翠拍了拍一脸委屈的李玉芬的肩膀、宽慰道。“你也别气了,现在的这些独生子们呐、哪里还懂礼貌?报纸上都有报导的,但每家都只有这么一个,全都被宝贝的不得了,没辙啊。对了,我还是觉得这事儿有点蹊跷,我去打电话,不问个明白不成……”

  郑光威不知道自己被打上了‘骄横跋扈’的标签,但对老爹郑大民的行事风格是吐槽无力了。

  郑大民心甘情愿的连工资都不领、差旅费也都不报销的,还依着路斌的建议把审批权进行了下放,可问题是他把厂子视为自己的产业、而心怀不轨者却根本不认这个账的,若不是时间太紧、郑光威很想把账面上所剩下的资金全都抽走,省的便宜了路斌那混蛋。

  不过路斌下来挂职期间的原始凭证能拿到手、算的上是意外之喜,郑光威还记得老爹的罪名除了票据诈骗、骗贷、侵吞国有资产之外,还被罗织了诸如变造会计凭证、偷税漏税等一系列的罪名,在内地这其中任何一个罪名都足以把人送进监狱了,再加上服装厂的资产审计最终竟然还变成了资不抵债,这才让路斌几乎一分钱都没掏就把服装厂给收入了囊中,奠定了其成为邗山市首富的基础。

  福尔摩斯曾经说过,当排除了所有的不可能、无论剩下的是什么,即使是不可能也一定是真相。

  在财务科刻意针对出纳张晓丽,郑光威的嚣张狂妄、乖张跋扈的一系列的言行,其目的也就是为了搞清楚财务部门的情况,搞清楚被路斌招进来的出纳张晓丽、是否参与了谋夺服装厂的阴谋。

  只是郑光威觉得要么是自己的观察力不够细致,要么就是这个从省财院毕业的张晓丽伪装能力特别的强、又或者是真的没参与路斌的阴谋,所以最终除了支票和原始凭证之外、收获远没有所想象的那么大。

  而且为了获得厂办的报销凭证把徐姨和李姐气的不轻,希望到了真相大白的时候,自己的苦衷能够被理解……

第5章 这真的不科学
我真的是负二代全文阅读作者:辛老五加入书架

  储蓄所柜台里有在打毛衣的、有在看书的、有在听音乐的、有在嗑瓜子的,若不是柜台的玻璃上贴着‘存款自愿、取款自由,存款有息、为储户保密’的纸条,谁敢相信这就是镇上规模最大的储蓄所?

  办理业务的女柜员抬了眼皮,打量了一下便面无表情的说。“哎?怎么是你来取钱?你妈呢?”

  郑光威面无表情。“她懒……”

  噗嗤!

  女柜员乐了,翻了个白眼便开始办业务。“小威啊,你敢说你妈懒?你就不怕我告诉你妈?”

  “事实如此。再说我妈的忘性也大着呢……”

  柜台里笑声一片。

  身份证虽然可以办了,但郑光威还没有呢,幸好储蓄所里的柜员们都晓得大民服装厂、办业务的这个女柜员还认识他妈,因此取钱的过程也就格外的顺畅,没有什么刁难。

  道了谢、换来了两句‘真乖’,这让郑光威有点小郁闷,走出了储蓄所、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十一点半,如果一切还按照原本的轨迹在运行,那么老爹此时应该被外省的公安带走了,而老妈会在十二点前接到路斌的电话通知、晓得这个消息……

  但这一次家里的电话线被拆了、手机也调成了静音,所以老妈的午休应该不会再打扰了吧?

  路斌这个跟公安口不沾边的,其实本不该如此之快就晓得郑大民被跨省,所以有些事儿真的是关心则乱,若是前一世能多想一想、多琢磨一下,也许早就可以戳穿路斌伪善的面孔、对他加以提防了吧?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说的岂不就是这种情况?

  任何事情一旦牵涉了自身,很少有人能够保持冷静,郑光威也就只能是感叹‘事不关心,关心则乱’这样的俗话确实很有道理。

  不过既然他获得了重生,那么路斌这种跳梁小丑的伎俩也就不够看了,郑光威觉得做好自己所能做的事儿、远比现在跑回家里去陪伴受到惊吓的老妈要重要。

  呃……

  不过老妈那泼辣的性子真不是开玩笑的,郑光威也不觉得老妈会嚎啕大哭、会觉得天就这么塌了下来,慌虽然会慌、紧张也是肯定的,不过等缓过神来一定是会到处打电话探听情况、情人帮忙,等到了晚上才会记起来家里还有他这么个在上高三的儿子,最终思前想后、还是什么都没说,捂得严严实实的、寄希望于这事儿只是个误会、是虚惊一场,再严重些也顶多是改革的倒春寒,终究会得到妥善解决……

  哎,不能再想了。

  老妈的心真的好大!

  但也正因为性格使然,否则这个家可能真的会撑不下去了吧?

  郑光威猜测着老妈的想法,最终还是觉得老妈实在是有些想当然、把事情想的太简单、把路斌这种人想的太善良了,邗山说白了也就这么巴掌大点的地盘,哪里有什么秘密能隔夜?

  他清楚的记得到了周二,同学们投注过来的目光里就夹杂着疑惑、夹杂着不屑、夹杂着讥讽、夹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各种情绪,晚上在食堂吃饭的时候,那几个一直被他压着的比较跳的不良少年、也就壮着胆子跑过来想要奚落和嘲讽他了。

  当然了,结果是那为首的被他揍了个鼻青脸肿、哭爹喊娘的被扔进了臭水沟,但一个月之后他就挨了处分、差点还被学校给开除。

  跨省的长途车穿过了镇上的商业街,两家门对门的电器行的宣传口号都挺劲爆的,一个是【迎重阳长虹大酬宾、直降33%】,一个是【康佳电视大让利、买一送八】,但等到真的出了城、看见了大片的农田,路边的农舍上一开始还只是用白漆刷着【该扎不扎,见了就抓】的标语,但越是远离城市、宣传口号就越是离谱,【宁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个】、【喝药不夺瓶,上吊就给绳】、【通不通,三分钟;再不通,龙卷风】的计生口号犹如是永不会倒的彩旗,让色彩本就单调的农村被抹上了惊悚的色彩……

  来到了距邗山市中心只有四十多公里、却真的已经是跨了省的仁和乡,郑光威站在大门虚掩的乡邮政所外面、瞅着柜台里的那背影,屏住了呼吸、心跳却并没有加速。

  女孩的脖颈枕着桌沿儿,戴着耳机似乎正在听着音乐、享受着她的午休时光,阳光洒在她的身上产生了淡淡的光晕,那俏皮的丸子头、激活了深藏在郑光威记忆深处的那一抹亮色。

  祁红!

  一个写下来就似乎能嗅到淡淡的茶香、想起来就会心神安宁的名字、唇角绽放出微笑的女人,如果将女人比做是红茶,那生活的磨砺就似沸水加身,热烈地绽放、再优雅地转身,不动声色地释放,暗香浮动,于是在岁月的磨难里沉淀、等待,大起大落仍处变不惊的温婉圆融……

  比郑光威大了五岁的祁红胆子也很大,高中都没能毕业、却敢拿着变造的外国语学院的学生证去给人当家教,被戳穿之后依然可以面带微笑的谈条件,郑光威对于彼此之间是否产生过爱恋一直存疑,不过那个傍晚竹床上滚烫的胴体、即便是多年以后仍然在记忆深处有着一席之地,即便是是他不愿意承认、但也不会刻意的否认这个让他变成了男人的女孩在他离家的最初几年时间之中,为他所思念、但也百思而不得其解……

  或许是因为阳光的刺眼,或许是因为女人天生所具有的第六感,祁红直起了身子、摘掉了耳机,转过身将一只手搭在额头上瞅着站在门外的郑光威,愣了下才缓缓的站了起来。

  并没有心跳狂跳、也没有肾上腺素分泌所会产生的那种强烈冲动,郑光威扬起了手。“嗨!”

  “你?呃……”

  女孩的脸唰的一下子就变白了,眸子里有着莫名的情绪在翻涌,她用一只手卡住了自己的咽喉、一只手捂着嘴就从后门跑了出去,扶着后门口的那棵小树,开始了狂呕。

  郑光威扬起的那只手僵住了,表情也凝固了,心里有无数头神兽呼啸而过,那些纷飞的羊蹄犹如是硕大的鼓槌一样猛烈的敲击着他的心脏,让他有着强烈的欲望想要找一面镜子照一照,难道自己的这张脸还能变成她的催吐剂?

  这不科学啊!

第6章 我有那么丑吗?
我真的是负二代全文阅读作者:辛老五加入书架

  “身体不舒服?”

  “恩,可能是因为中午吃的是冷饭……”

  一问一答,也许是因为尴尬的气氛过于压抑,也许只是因为午休时间即将结束,面色苍白的祁红见郑光威闭上了嘴却还是盯着自己在看,低下头呐呐的道。“你、你怎么找到这儿了?”

  “为什么又骗我?”

  答非所问,但祁红却犹如被踩了尾巴的猫咪一样发出了尖叫。“我没有!”

  “没有?那你为什么要玩失踪?”

  郑光威的语气很平淡,就像是在陈述事实,不过‘玩失踪’这个词儿却破开了女孩子的伪装、击溃了她的心理防线,那装出来的冷漠表情也就被羞恼所取代,不过眸子里却是满满的委屈,抿着嘴一声不吭。

  “这里就你一个人吗?”

  祁红心里骤然一紧。“还有的回去吃饭了,就快来了……”

  “干嘛又骗我?”郑光威摇头,指着挂在墙上的小黑板说。“呐,我又不瞎,这上面写着其他人都去上市里面开会了,下午就你一个人值班?”

  祁红大窘,但心里面的羞耻感却也被恼怒所彻底取代,腾地站了起来便道。“郑光威!你到底想干嘛?”

  “想请你帮个忙,这里面装着的是非常重要的文件,能不能帮我保管一段时间?”

  祁红愣了一下、踮起脚尖才注意到被郑光威拎进来的那个旅行包,估量了一下大小、觉得没办法从柜台下面的空档里取过来,本能的瞥了一眼锁紧的安全门,表情也就越发的犹豫了。

  郑光威皱起了眉头。“怎么?不肯?”

  “我不欠你的!”

  “你确定?”

  见郑光威露出了笑非笑的表情,本就满心纠结的祁红露出了狐疑的表情。

  “呐,那我就帮你好好梳理一下吧,那天你穿衣服的时候跟我说……”

  祁红的耳根子都红了起来。“闭嘴!不许说!”

  “想起来了?”

  祁红羞窘不已、但哪里能想起些什么?见郑光威的眸子清澈浑无半点戏谑和调侃的意味,心中一软却还是恨恨的咬着嘴唇、自觉屈辱的点了点头,唯恐他再提及那一天的事情!

  “那帮我好好保管这些文件,保管费一千,够不够?”

  “我不要你的臭钱!”

  “可是……”

  祁红闭上了双眼、捂着耳朵失声尖叫了起来。“我不要你的臭钱!我不要你的臭钱啊……”

  郑光威闭上了嘴,等祁红取了钥匙把安全门打开、便将装着原始凭证的旅行包递了过去。“你的脸色很不好看,觉得不舒服就要去医院检查,千万别耽误了……”

  “要你管!”

  祁红呛了一句,把安全门关上也就松了口气,不过在将旅行包放好了可就愣住了,帮他保管旅行包并不为难,可答应了帮他保管东西、那岂不是意味着他以后还会来找自己,自己还需要面对他?

  祁红后悔了。

  “谢谢。”郑光威说着拿起了柜台上的圆珠笔、指着墙上贴着的宣传广告上的号码说。“下次我来之前先给你来电话,就是这个号码,对吧?”

  祁红木然的点头,见他抄了邮政所的办公号码、打了个招呼就这么走了,转身开了后门追了出去,等到了他的面前才意识到自己像是魔怔了一样竟然追了出来、却不知道该跟他说些什么。

  站在路边等着拦车,郑光威见祁红一声不吭可就真的有些纳闷了。“还有事儿?”

  “没、没有……”

  祁红慌乱的应着,但强烈的呕吐感却是再度袭来。

  一阵干呕。

  郑光威想轻拍她的后背以缓解她的不适,结果却被祁红很是嫌弃的给推开了,听着她在咕哝着‘别碰我’什么的,出于对自己颜值的信心、郑光威很不爽的嘀咕了起来。“拜托!就算做不到一见我就开心、你也不能一见我就吐啊?我有那么丑吗?”

  祁红想笑却笑不出来,嗔恼的锤了他一拳、却又觉得这样实在是有些不妥,心里面的委屈混合着纠结,眼眶可就一下子就红了。

  真的是不明白她到底怎么了,郑光威捂着被锤了一拳的胸口、佯装被打痛了模样。“用这么大的劲儿?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怨呐?”

  眼泪涌了出来,祁红捂着脸蹲了下来。“都是你不好!都是你不好!都是你不好……”

  带着哭腔的埋怨、让郑光威费解的挠头。

  暑期给他补习英语的时候她了不是这个样子的,虽然她隐瞒了真实的学历、真实的身份,但在给他补习的时候还是很有补习老师的气势的,尤其是第一次上课、凿暴栗的时候真的是丁点犹豫都没有、下手也特别的狠,那怒目相视的俏丽模样可谓是历久弥新,怎么都难以忘记。

  当然,那个没有夕阳的傍晚更是无法忘怀……

  祁红去上班了。

  郑光威也拦到了一辆过路车。

  二桥还没有竣工,通往省城的公路也是破破烂烂的,乘长途车抵达金陵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虽然此时已经过了求职季、但往南去的火车票别说是想要买卧铺票了,就连站票都是一票难求的。

  排着队缓慢的来到售票窗口,里面的女售票员却头都不抬的说没票了,郑光威将塞进去的现金赶紧往里面又推了推。“拜托,只要是这趟车的票,无论是到哪个站的都可以,帮帮忙,谢谢啊……”

  女售票员抬起了头来,见是个笑容阳光少年、脸上公式化的冷漠消褪了少许。“只能买两站地,要不要?”

  “要、要!谢谢!”

  售票员收了钱,噼里啪啦的敲击起了键盘,很快一张蓝色的火车票便随着零钱被递了出来。

  出了售票厅、郑光威看见了位于站前广场上的公用电话亭,一个举着‘住宿’牌子的中年妇女健步如飞的来到了他的身边、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的说。“住旅馆不?要不要休息?可以按摩,小妹很漂亮呢……”

  郑光威站住了。“按摩?”

  中年妇女表情亮了。“是呀、是呀……”

  郑光威沉吟了两秒才道。“有漂亮的男孩子吗?”

  中年妇女愣住了,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打了个寒颤可就落荒而逃。

  郑光威不屑的撇着嘴进了公用电话亭,插了电话卡便拿起话筒,开始拨号……

12345678下一页
扫码
作者辛老五所写的《我真的是负二代》为转载作品,我真的是负二代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我真的是负二代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真的是负二代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真的是负二代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真的是负二代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真的是负二代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