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苦海证道最新章节 > 苦海证道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苦海证道 连载中
分享苦海证道

苦海证道全文阅读

苦海证道作者:成长的舒苒

苦海证道简介:苦海无涯,回头是岸,生在人间苦海,何处出是岸? https://www.uukanshu.com
-------------------------------------

苦海证道最新章节第9章 演讲
第2章 东来大陆
苦海证道全文阅读作者:成长的舒苒加入书架

  夜晚,天地如同一张棋盘,布满繁星。

  山顶之巅,王宏依靠在古树之下,静静的看着远方,任由微风吹在身上而传来的丝丝凉意........

  ”十八年了,都说再过十八年又是一条好汉.....“紧了紧身上单薄的外衣,王宏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一双被冻得有些发白的手扶着下颚,眼神有些恍惚....

  他不属于这个世界,或者说他拥有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记忆,自从在客秋镇的紫光墙内掉落后,自己就仿佛又被塞进了娘胎,转世来到了这里,为什么会这样他无法解释,可能是在掉落中摔死了吧。

  在娘胎中他一直在想,既然是带着记忆穿越的,命应该不会太差吧,凭着两世为人不说在这个出生后是神童,怎么也得异于常人高于常人吧,谁知道投到了异界,他落地那一刻整个人都有些懵。

  随后想了想,那总应该有外挂用吧,别的主角穿越都有不可能到我这就没了吧,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上天用行动证明,外挂是没有的,坑儿子的爹倒是有一个,出生不到两年,体内就被这倒霉的爹用来封印着什么,封印成功后他便消声遗迹,整个帝国再无半点消息,母亲忧郁成病在王宏两岁时忧郁的结束了一生。

  老妈临死前将他托付给了姑父,也算没有因无人照顾而饿死街头。

  随着年龄的增长,每个孩童十五岁开始都会去镇上测试自身的能力,这种测试一直会持续到十八岁,而他也渐渐的对这个世界有了模糊的理解。

  现在他脚下踏的这片大陆叫东来大陆,这个世界或许还有很多这样的陆地也或许只有这么一个,据说是很多年轻一位军神强行从很远很远的海外分割出来的,可尽管如此,这片大陆依旧无比广阔无根。

  军神分割出这片大陆后便使其西移,与海外断绝来往,并留下洪荒种在东来大陆,据说这片大陆的每一个人都可以得到自己独有的洪荒种。

  洪荒种不分排名高低为地、君、亲、师四类,每一类都代表着不同的能力,根据每个人十五岁到十八岁测试出的与哪一种有亲和力而决定适合纳入哪类洪荒种。

  而也有两种人不会被安排接受洪荒种,一种是天赐洪荒种,这种人刚出生便携带天种可同修多种,不受体制限制,前途一片坦荡注定成就一方诸侯,另一种就是王宏这样的,身体各方面都不适合或者无法承受洪荒种、天生废材,这两种人都是这片大陆都是万里挑一的体制。

  当种下洪荒种后,每个小镇都有低级课堂安排统一学习修炼战技和心法,以供学员修炼并测试洪荒种增长等级,洪荒种增长的等级由高到低被归纳为四级九层:天、地、神、人!

  ”唉......“王宏轻叹一口气,整个人表现出这个年龄不应该有的秃废:”前世好歹还有些荣耀和资产,这一生怎么就是一个废物了呢?哪怕给我最难修炼的师级种也好啊!“

  有时候想一想或许自己得罪了苍天吧,不然怎么会有这样的命运。

  “小虎哥,你在看什么.......“

  这一世他生在王家,小时候体弱多病,他父亲便取名小虎,转过头视线汇聚之处,一位身穿白色衣裙、十五六岁的少女,正淡雅的站立,稚嫩的小脸正一脸疑惑的注视着自己发呆的正前方。

  ”欣儿,你怎么来了?“望着面前这名犹如清涟初绽的白裙少女,王小虎苦涩的道:”我在看天地的另一头“

  这个稚气未脱的少女是那一年魏国闹荒时,她逃荒来到游仙镇,被小虎救了后,这么多年一直与她便跟在了小虎左右,欣儿也是他取的,或许是为了纪念某人吧。

  ”是传说里被分割的原大陆吗?“欣儿有些无邪,转过头看到王小虎有些发白的脸色,有些关切的说道:”这么晚了也不知道多穿一点“

  ”傍晚的时候天还不太冷,看得久了,有些入神。“望着欣儿,小虎脸庞上露出了笑容。

  ”哦,是在想几个月后的测试吗?小虎哥,你不是说做人最重要的是努力的过程,结局怎么样都无所谓吗!“欣儿微笑着柔声道,略微稚嫩的声音,却有些暖人心肺。

  ”或许吧,几个月后,我无法纳入洪荒种姑父很难再将我留下来,姑姑也帮不了我,到时候你和我都会被赶出舒家“小虎自嘲的一笑,自己无所谓,可欣儿怎么办?

  ”只要和小虎哥在一起就算住破庙,欣儿也会过的很开心,虽然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但我相信,你不会就这么平凡的“欣儿靠在小虎身上,白暂的俏脸露出淡淡的绯红”这是我娘留给我的,现在我送给你“

  欣儿说完将一块白玉留给小虎,红着脸向院内缓缓跑去。

  ”到那时候,你还会认得我吗?“站在原地看着那娇小的背影,王小虎自嘲的笑了笑,若被赶出家门,她还会像现在这样对自己吗?前世也有那么一个人说过,可惜却没有禁住时间的考验,欣儿会不会不同?

  有些神不守舍的小虎透过月光,看了一眼欣儿留下的白玉,整个人脸色一变,全身都在发抖,眼孔一缩,将手中的那块无暇白玉向一侧的岩石狠狠的砸去.......

  “哐当...”白玉砸在岩石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不知是不是错觉,小虎依稀间看到一丝火花,随后白玉完好无损的弹跳到一边。

  这白玉怎么会刻着这个人?小虎阴沉着小脸,开始思考白玉上为何会出现前世在紫光内见过的石像,见白玉完好无损,便又从地上捡起,暗怪自己太过莽撞。

  想到自己会来到这里或许和这个石像有很大的联系,那么很有可能这块白玉是一个宝贝,指不准就是纵横这异界的资本,他又重新回到树下仔细的观察。

  片刻后,小虎才无奈的摇了摇头“果然只是一块比较坚固的白玉吗?小说毕竟是小说。”叹了口气,将手中的白玉收起,带着深深困意的身体爬了起来,转身向院里走去。

第3章 舒家的决定
苦海证道全文阅读作者:成长的舒苒加入书架

  天蒙蒙亮,东方才升起一抹淡淡的鱼肚白,门外便传来一针苍老的叫门声“起床了,老爷叫你去前厅有事要交代。”

  坐在书桌前的小虎皱着眉随口应了一声,便放下手中刚蘸好墨砚的毛笔,走出了房门,看来自己在舒家的地位越来越低,连奴仆都没了最基本的尊敬。

  舒家在武国算不了什么,却拥有整个游仙镇的治理权,如今外敌屡犯边境,内乱不止,武国的皇帝很少关注这穷乡僻壤之地,舒家更是如同土皇帝一般耸立于此。

  前厅很是宽敞,平时专用于待客商议及族中大事,坐在前厅最上方的便是王小虎的姑父舒家现任族长舒启德,以及两位年长的族中长老,三人左右下方分别坐着四位舒家分支的当家人。

  四位当家人周围站着一些在舒家天赋表现惊人的年轻一辈,此时正与族中海清长老面红耳赤的争论着,显然海清长老难排众口落在下风,好几次都阴沉着脸闭上了嘴。

  整个前厅没有人注意到少年的到来,小虎虽心存疑惑,但也安静的站在一旁,想听一听到底是什么事要集齐舒家所有拥有话语权的人?

  “连续两年都测试出没有纳入洪荒种的资格,这一次也可能出现什么意外,众所周知没有洪荒种就是一个废物。”

  “谁让我们舒家确实欠了王孝兵呢?“

  ”但这么多年在他儿子在舒家白吃白喝也该还干净了。”

  “呵,你们还真是刻薄势利,十六年前怎么不说,孝兵还在的时候又是如何做的?”海清长老冷哼一声道。

  小虎侧耳倾听了一会,他自嘲的笑了笑,缓缓地抬起头来,面无表情的看着周围那些讥讽的舒家族人,心中猛地涌出一阵凉意。

  “不论怎么说,没有孝兵,舒家也不可能还有今天,但现在的重点是武国战事吃紧,族里年年上供,不足以支撑小虎体内的封印。”舒启德目光迫人的扫视了一圈,沉着冷静道。

  “族长,你的意思是?”德高望重的海清长老眉头微皱,面色不悦,道“要减少提供小虎体内封印的天才地宝?你也忘了舒家如何能够延续到今天?小虎的体内又如何会无法纳入洪荒种?”

  “小虎马上十八了,王家还需要他去振兴。”一位分支当家人冷笑着说道。

  “难道只因为舒家要交年供,难道就要断了孝兵当年遗留给小虎体内封印的供给吗,非要将他逼死!”海清长老震怒道。

  “现在我族的重点是年供,不容有失,这关乎着舒家的基业,绝不能因此而断送。”另一位分支当家人开口道。

  “依我看,不如将曹水还与小虎,一来他可以利用此处的产业自给自足,二来也可以在曹水振兴王家。”向来阴冷的舒聪从分支当家人的座位上站起身来,道。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曹水莅临敌国边境,虽地域广阔,有几座难得矿山,但道路未经开垦极其难走,所有的矿石运出需要付出相当昂贵的代价,即使用一座金矿舒家也未曾打理过,一直交予外姓亲戚在治理,每年产出的矿石再由舒家低价收购,纵然交还于小虎,对舒家也是百利无一害。

  舒启德四下扫视一周后将目光停在小虎的身上,语气漠然的问道:“你觉得如何?”

  “好,我同意舒家的提议,但我父亲留下的开山刃,我要带走。”

  前厅突然一静,所有目光都骇然转向角落中小虎的身上。

  “小虎,开山刃是你父亲交与我族代为保管之物,不得有失”舒启德面色一沉,冷声道。

  小虎缓缓的抬起头来,身体猛地剧烈颤抖起来,皎白无色的小脸,现在却是狰狞的有些恐怖...

  虽然是两世为人,但在舒家这十六年来一直遭受着讥讽,自己一次次的忍让得到却是得寸进尺的奚落,现在更是要抢占本属于自己的物品。

  “好,好一个不得有失,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绕过谁!”小虎大口吐着胸中翻腾的怒气,双手紧握着拳头,燃烧着火焰的眼睛紧紧的注视着坐在主座上的舒启德。

  片刻之后,便将心中的怒火压力下去,说到底还是没有实力,小虎苦涩的一笑,无论是当年舒家收留自己,还是现在要将自己赶出去,说到底还是父亲的时代依然过去,现在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我今天所受的,终有一天,要舒家十倍、百倍的还回来。

  他一个落寞的转身,萧瑟的背影,显得无比的狼狈。

  ****************************************************************

  天边的云彩被下山的太阳烧得火红,在这个深秋的傍晚,小虎乘坐着马车前往曹水,对外的宣布是“已然成年的王家少爷将子承父业前往曹水治理王家的产业”。

  而实际上,整个游仙的人都知道,那是舒家而害怕王孝兵没死,有一天归来算账!不得不使用的借口。

  海清长老就坐在车夫的旁边,他看了一眼天色,然后深深的叹了口气,转过身对着马车的窗户道:“小虎,曹水是一个荒僻之地,虽然能够出产一些矿石和珠宝,搬运却只能经过游仙卖给舒家,还有时常提防长年被商国的战火波及。”

  “曹水看起来只有矿石,但大家都忽略了它有大片尚未开发的土地,可以给养周围的百姓,一片阻隔邻国的山脉,拥有大量的皮毛,而且这片土地因为战事的波及人口并不膨大,至于矿石,为什么非要卖给舒家呢?”小虎放下手中的竹简,笑了笑。

  “相比如何治理曹水,我最担心的还是你身体中的封印,稍有一点裂缝你的身体都无法承受。”海清长老关切道。“我对不起孝兵,没有照顾好你。”

  “海清爷爷,我的身体里到底封印了什么?”一直以来小虎都知道自己身体中有个封印,却从没有人告诉他封印的是什么。

  “唉,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海清长老捋了捋胡须,道“有很多事不是现在的你能够触及的,若你能够纳入洪荒种且达到人阶,或许能够触及到冰山一角吧。”

  “长老,前方十里内只有有一处客栈可以暂供休息,是否选择留宿?”这时候,前方一匹马奔驰而来,很快就来到了马车面前,一个身穿轻甲的护卫微微有些气喘,大声道。

  海清长老回过头看着小虎,后者点了点头道“海清爷爷你决定吧。”

  “今天就在前面休息吧,我已经不是舒家的长老,以后叫我清老吧。”海清长老对着护卫点了点头,回过头对小虎道“以后我教你如何修炼可行?”

  “可是我能不能纳入洪荒种还是两说。”小虎苦笑一声,试探道“还有其他办法修炼?”

  “你知道炼器师吗?”清老略微思考了一会,问道。

第4章 曹水客栈
苦海证道全文阅读作者:成长的舒苒加入书架

  银白的月光洒在地上,到处都有蟋蟀的凄切的叫声,马车前端点起两盏忽明忽暗的马灯,一摇一晃向前行驶着。

  “炼器师能够锻造出种种神兵利器,是一种凌驾于所有洪荒种的职业,任何一名炼器师都会被各方势力不惜一切代价拉拢,要知道同等级的高手对战,一把好的兵器就能决定输赢。”清老依靠着马车,老神在在的说道。

  “清老,那想要拜炼器师为师条件一定非常苛刻吧,小虎哥达到了吗?”马车内,欣儿好奇道。

  “哪有什么条件,太过稀少而变得随时都会断掉传承,以至于每一个人都可以去寻找一位炼器师学习锻造。”清老苦笑着摇了摇头。

  “真是奇怪的职业,既然如此珍贵为何又这么廉价?”小虎道。

  “普通人要想修炼就一定要纳入洪荒种,没有家族支撑的散民很难能够承受洪荒种的价格,而炼器师则没有这一条限制,只要愿意就可以学习锻造,只是没有洪荒种,靠自身感悟天地灵气,条件是多么苛刻可想而知。”

  对于这点,小虎倒是明白,拥有洪荒种修行就如同顺天而行,得上天厚爱,感受天地灵气便自然而然,炼器师走的是逆天的道路,与天道抢运,逆水行舟,前路注定不会平坦。

  清老瞟了一眼一脸平静的小虎,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成为炼器师虽然难,但也不是无迹可查,但凡成功者都是大毅力之人,日后成就不次于洪荒天种。”

  *****************************************************

  前往曹水的路上只有一个挂在陈旧招牌的小客栈,一楼摆着七八张有些年头的桌位,桌面被褨抹的生出了光泽,客栈虽小,但看起来古色古香,非常整洁。

  因为是前往曹水唯一可以歇脚的地方,所有客栈的生意不是太差,路过的商人都会在这里打尖过夜。

  掌柜的一看来了客人,连忙将马车牵进马棚,又让一个十一二岁,衣服满是补丁的少年前去喂马。

  清老、欣儿、小虎一前一后走进去的时候,客栈只剩下角落中还有一张空桌,一行人也不在意,径直走了过去,或许太过低调,客栈里并没有人关注到到只一行人中有师种人阶的高手。

  因为客栈并不大,掌柜亲自清理了三个干净的房间,将小虎一行人的行李搬了进去。

  周围的食客喧闹嘈杂的聊着各类新奇事件,小虎面色平静的向四周扫视一圈后,没有听到自己想要了解的信息后,便安静的拿起茶杯..........

  就在这时,嘭的一声,酒店的门被推开,随即从外面走出一行人,领头的是一个黄脸中年人,身穿一条明显价值不菲的长袍,身后跟着各个凶神恶煞的打手压着一个年龄十七八岁,身穿黑色短袖,相貌很还算俊朗的少年,在秋季的夜晚显得有些单薄。

  “这不是何员外家的管家么,怎么又抓了一个少年!”

  “谁知道呢,自从王将军走了后,何家没少干缺德事。”

  整个客栈的人顿时鸦雀无声,在短暂的安静之后,客栈又有人小声的开始议论道。

  “你们说什么呢?”黄脸中年人转过身来,扫了一眼周围的人,那些声音顿时沉默了下去。

  对于这种狗仗人势的泥腿子,小虎并不感冒,武国现在处于动荡期,各城各府州欺凌罢市的人数不胜数,但打手们压着的那个少年却引起了他的关注。

  这个少年身上有一股浓烈刺鼻的味道,因穿的太过单薄而被冻得有些通红的手掌上还沾染的银白色灰烬,这个世界的人们可能闻不出来这气味是什么,但小虎却是很是熟悉,前世练枪打靶时闻过最多的火药燃烧后的气味。

  小虎开始皱起眉头沉思起来........

  突然,黄脸中年人将目光停在了小虎所在的桌位处,随后就走了过去,一只脚猛地抬起放在桌位无人一方的空凳子上,对着欣儿吞了吞口水:“嘿,小妞陪爷.....”

  啪!话还没说完,小虎就将手中的茶水泼到了他脸上,所有人都愣住了,这可是何员外家的狗,平日里耀武扬威的谁都不敢去触霉头,这少年居然敢这么干!客栈里瞬间乱成了一团,有些胆小的食客早飞快的跑了,胆大的也躲在角落中看热闹。

  “你个小杂碎敢泼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黄脸中年人猛地擦拭这脸上的茶水,大叫道。“来人,给我狠狠的教训下这不长眼的小杂碎。”

  顿时黄脸中年人身后的打手拿起大刀就向小虎冲了过去,还没冲到桌前又是一声“啪”,这次落在黄脸中年人身上的却不是茶水。

  只见那管家被清老一巴掌横着抽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就要冲过来的打手身上,口中喷出一窜血花,他费力的要爬起来,却再次撞到在凳子上,随即张开嘴吐出几颗大牙,顿时引起了客栈里众人的一阵大笑。

  “何家胆子越来越大了,一个不起眼的管家都敢对我孙儿扬刀!”清老脸色阴沉无比,顶着黄脸中年人,道。

  “他妈的,哪来的糟老头子,居然敢打杨管家,砍死他!”

  这一次黄脸中年人自己还没表态,旁边一个狗腿子就冲了过来,抡起手中的大刀对着清老的脑袋就砍了下去,没有一个人意识到,这桌人能不能惹,惹不惹得起。

  “啊.....”随即一声惨叫,众人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只见一只拿着大刀的手臂猛地飞了出去,那狗腿子死死的捂住伤口,惨叫连连,清老目光寒冷,挨个的抡起了大嘴巴子,一个师种人阶高手打一群普通狗腿子如同大人抡小孩一般轻松。

  “啪、啪、啪........”

  当杨管家在爬起来的时候,一群打手已经被清老打的进气少出气多,完全失去了战斗力,眼看形势不对,护着脸边往外跑边恶狠狠的对着清老叫到“老杂碎,你等着。”

  “这位老者好像是游仙舒家的长老,我上次去送皮毛的时候见过。”

  刚走到门外的黄脸中年人听到屋内传来的低声细语,一群人连滚带爬跑到更快了,黄脸中年人走的冲忙,连被押来的少年都没来得及带走。

第5章 何员外
苦海证道全文阅读作者:成长的舒苒加入书架

  “游仙传来书信,曹水将迎来一位新任主人。”望着桌面丰盛的晚餐,何员外端起酒杯小酌一口后,淡淡的说道。

  “王将军的后儿毕竟成年了,”他旁边一位外貌英俊的少年回答道,“曹水地域偏僻,对于舒家来说犹如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现丢过王家后人也算物尽其用。”

  “曹水库存亏空,新任领主到来后第一件就是查账,所以一定要将账目做好”何员外侧过头,对着少年道。

  “每年的账目都有填充,一些漏洞也在前几日被修补上。”

  “睿儿,杨管家那边有消息了吗?”

  “早些时候传来书信,会在曹水附近的客栈留宿一晚,”被称着睿儿的少年毫不犹豫的说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天一早就能带着巫师抵达曹水。”

  会喷火的巫师在朱睿眼中无疑就是一个骗子,作为一名地种拥有者,他知道没有洪荒种不可能有谁能够掌握天地间神秘的灵气,那么这个骗子是如何喷出火焰的呢?这无疑让他心中产生了一丝好奇。

  “能够喷出火舌的巫师,希望能够给我带了足够的惊喜。”何员外一口喝下杯中的烈酒,大笑道。

  朱睿望着眼前张扬跋涉的中年人,心中感慨万千,何员外一生无后,八岁那年父亲就将自己过继于何家这位舅舅,这些年跟着何员外学习如何治理曹水,手中不知扎染了多少无辜命案,但朱睿丝毫不以为意,因为何员外说过,所有荣耀都是靠着尸山血海堆积起来的。

  当然,很多人无法理解这种行为,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如同何员外一般拥有足够的见识和视野,何家经过十六年的经营,将当初除了石头什么也没有的曹水,治理到初具规模,光是手中的奴隶就有上千人,这就是普通的贱民望尘莫及的典范。

  “舅舅,我有一点不明白,”朱睿放下手中的筷子,皱着眉问道。

  “你说,”何员外笑着点了点头,道。

  “曹水是您一步一步的治理到如今这般地步,难道就这么拱手让给一个毛头小子?”朱睿也曾猜想过何员外会不会提前在半路上截杀这位新领主,但到现在都没有收到一点风声,显然这不是嚣张跋涉的何员外风格。

  “让?我何家什么时候有过这个词?”何员外有些好笑的说道。

  “哪...”

  “再怎么说何家与舒家的实力还相差甚远,新来的这位领主虽然只是舒家的一枚弃子,但舒家还是要面子的,再说有时候很多靠的是这里!”何员外指着脑袋说道“来到曹水就算他新领主是条龙也得盘着,否则那个时候出现意外,舒家也不好多说什么。”

  意外?朱睿忽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惊讶的长大了嘴。

  看着朱睿一脸惊讶的表情,何员外笑了,“难道非要站在明面上才算拥有曹水的治理权?同样的道理,坐在领主府的就一定是整个曹水的主人?你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的。”

  “原来如此,”朱睿喃喃道。

  看起来今后曹水有了领主,但曹水早就牢牢地掌控在何家手中,新来的小领主要想从中分羹,无疑还是需要听从何家地安排,那么这曹水不还是何家的吗?

  退一步说,新来的领主违背何家的意愿想要单干,曹水库存的亏损也足够他喝一壶的,若因治理不善引起民变,被民众乱棒打死也不是不可能。

  “但若是舒家对这位新领主足够的帮助呢?”朱睿还是有些不放心道。

  “若舒家会拿出曹水亏空的资金扶持新领主,那么有怎么会去弃掉这个人,如不是.......”何员外眼神中闪过一丝精光,道。

  见何员外没有继续说下去,朱睿也没敢继续追问,他很清楚很多时候知道的也少活的越久,既然何员外对新领主这般态度,那么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老爷,杨管家回来了!”这时一个丫鬟在问外说道。

  “哦,杨管家回来了?这个倒是意外,”何员外放下手中的酒杯,“原本以为明天才能到....”

  话还未落下,何员外脸色突然一变,眉头紧锁,面色有些阴沉,声音低沉道。“怎么回事,人带回来了吗?”

  “啊,是,”脸肿的如同猪泡的杨管家,刚一进门便被吓得跪在了地上,连忙回答道“小的一路跋涉,今夜确有些疲惫,路过曹水客栈原打算休息一晚,结果遇到舒家长老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少年.....”

  “想来其中一个应该就是即将接管曹水的新领主吧,没想到已经到达曹水客栈了,不过....”何员外话锋一转,“他截下李科到让我有些不解,不会是你先招惹他们吧。”

  “小的只是路途劳顿,打算小住一晚,结果....”

  “丢了就是丢了,我不想听解释。”何员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淡淡的道“舒家长老带了多少护卫?”

  “没....没看到护卫........”

  “你们二十几个人被三个人抢了?”何员外头也没抬,道“还真是一群废物。”

  “过几天付当家就要来曹水商议奴隶事宜,此人素来喜好打探各种奇闻异事”朱睿皱着眉,问道“丢了这个会喷火的巫师.......我们拿什么供他观看?”

  “传言商国有一种刑罚,将受刑者全身埋于地下,割开头皮后向里面浇灌水银,受刑者无法承受水银的重量,体内的骨架便会从脱皮爬出来。”何员外想了想,眼也不眨的说道。

  “老爷饶命啊.........”杨管家面色铁青,不住的磕头求饶道。

  “我记得你走了时候说什么来着?带不回李科任凭我处置?”何员外嘴角一扬,道“付当家开心何家才会开心,想一想你家八十岁的老娘吧。”

  杨管家缓缓的低下头,整个人如同泄气了一般瘫坐在地上,此时他脑海在不断浮现出这些年做过的恶事,都是报应么?

  “嗯,带下去好好养着,别到时候骨架没力气爬出来扫了付当家的雅兴。”何员外挥了挥手,就在朱睿准备退走的时候,有叫住了他“准备准备,明天我要亲自‘迎接’新来的这位小领主。”

  朱睿点了点头,这才离去。

第6章 计划
苦海证道全文阅读作者:成长的舒苒加入书架

  曹水城主府书房。

  小虎坐在桌位前,两侧堆载了如小山一般的一堆厚厚的册子!这些册子叠起来起来,恐怕都比他的身高还要高了半个头!随意的翻动着账本,密密麻麻的数字看到他有些头疼。

  这里的资料包括了整个曹水十六年来,领地里的土地丈量面积,耕地面积,财政收入支出,领地私军的后勤供给支出,军饷,补给,还有武器的消耗等等,此外还有粮食的收成,以及兴建的一些新的建筑方面的预算。

  算了,懒得查了,反正都是亏空,既然上一任治理者将这些账本留下,不会天真到不做一点手脚,那么这一堆账本有什么用?就算看出来问题,势单力薄的新领主又能拿他怎么样?

  反正按照账本上的财物,仓库是一点剩余也没有,想要靠领主府的金库作为先期投入算是落空了。

  小虎合上账本叹了一口气,曹水与游仙之间有大片尚未开发的土地,如能抵抗住商国不时的骚扰,这中间的土地就可以开荒播种,可以解决曹水人口衣食问题。

  可惜,前任管理者并没有看到这一点,他们将大多数重心放在了矿产上,靠捕捉奴隶作为劳动力来谋求私利,白白的荒废了一片土地。

  “看来只能实行B计划了。”小虎站起身向客厅走去,在进书屋前清老便示意过在会客厅等他。

  而此时在会客厅主座位下方的清老脸色阴沉到了极致,尽管没有查看过账目,但看着门外候着的二十几名私兵身上连一件最普通的布甲都没有,手中的兵器竟然是一根根木棍。

  刚动身前往曹水时,他不是没做过最坏的打算,现在看来还是有些高估了这里的情况,当见到小虎踏进会客厅后,他立即站起身了,准备迎上去,却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只能不住的叹气。

  “海清爷爷,谁把你气成这样?”小虎心中一惊,纳闷的问道。

  “你们都进来吧!”清老什么也没说,对着门外叫道。

  看着二十几个私兵从门外走进了,一个个忠诚坚毅的脸庞,他们年龄参凑不齐,大约是二十岁到五十岁都有,小虎内心也不禁叹了口气,一身简陋的装备,背后说不准还隐藏着拖欠工资的丑事。

  “哦,他们的军饷还没有发吗?”小虎不以为意道“这身装备看起来真让人不爽,海清爷爷回头定制几套吧,在怎么说也是代表了领主府的颜面。”

  清老愣住了,“好.....但我想说的是曹水...”

  “曹水金库亏空?”小虎笑了笑,道“我们原本就没想过上一任治理者会留下什么不是吗?”

  清老看着一脸平静的小虎沉默了片刻,努力平复下心中的怒气,皱眉道“我知道你想要自食其力,可是现在连一个金币都没有,拿什么治理?”

  “海清爷爷,您先坐下,边喝茶边说。”小虎示意欣儿为清老沏了一杯茶,道。

  看来不说通清老肯定会被他强行拖回舒家,而整个曹水在清老眼中,不过是只存在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资金连断条,若现在自己强行告诉他,我们自己造钱之类的肯定是行不通的,那么就换种方式来解释。

  很快欣儿从门外端来两杯冒着热气的茶水,一杯递给了清老,另一杯则放在了主座旁,偌大的领主府竟然一个丫鬟都没有,只能她自己来做这些琐事。

  小虎坐在主位上,端起茶杯欣儿递来的茶水,狠狠的喝了一口道。“在海清爷爷看来,曹水现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没钱对吗?”

  清老接过杯子后却一口也喝不下,“领主府日常消耗,哪一样不需要大量的金币?现在倒好领主府金库亏空,连之前的军饷都没发放,谈什么发展?更何况你还等着大量的天才地宝巩固封印。”

  “招募私兵、建设、武器装备、军饷就一定需要金币吗?”小虎反问道“海清爷爷,你知道金币是什么吗?”

  “什么?”清老一愣,似乎在想小虎是不是故意拿他开心,这算什么问题,在大街上随便抓一个人问都知道。

  “好吧,换种方式来说,金兵可以用来购买您刚才说的物品外,还能购买粮食,衣着,等等一切所拥有的实物对吗?”小虎见清老强压着怒意,姗姗的笑了笑,继续说道“那么金币本身有什么用?”

  “可....可金币的确.........”见清老一脸茫然,应该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小虎要的也是这个效果,只要他在听,小虎有信心说服他。

  “的确有用?”小虎继续说道,“如果用一样物品来取代金币,金币还会显得如此具有价值么?”

  “你想用更换货币?”清老愣住了,若小虎能够更换货币,那么领主府还会缺钱吗?当然不会,家里就能造钱,没钱不会自己造吗?

  小虎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

  “可是怎么流通?怎么样大家才会使用你所提供的货币?”清老有些反应不过来,冷静片刻后问道。

  就在这时,欣儿从门外走了进来,只见她手中拿着一张镶着金丝花纹的请帖,道“小虎哥,何员外派人送来请帖,说是要为你接风洗尘。”

  “何员外为我们接风洗尘么,”小虎笑着接过请帖,回过头对着清老道:“海清爷爷,我记得曹水的矿山归领主所有?”

  “嗯,从你接管曹水开始,曹水所有的资源都归你所有,但是现在我们没钱雇佣劳动力。”清老苦笑道。

  “何家有啊!”

  “何家?”清老满脸的莫名奇妙,小虎看上去不像是在开玩笑,可是...他不会天真的认为造成领主府现状的何家会出手帮助他吧?更不会天真的认为,何家喜欢助人为乐?

  那么,他应该知道更换货币后,何家金库的金币便成为了一堆废铁,既然如此,何家有什么理由来帮他?清老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眼前的这个小家伙了。

  不过清老却并没有说什么,甚至一丝疑问都没有提出,若是不成,到时把小家伙带回舒家就是了。

12下一页
扫码
作者成长的舒苒所写的《苦海证道》为转载作品,苦海证道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苦海证道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苦海证道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苦海证道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苦海证道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苦海证道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