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手术直播间最新章节 > 手术直播间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手术直播间 完结
分享手术直播间

手术直播间全文阅读

手术直播间作者:真熊初墨

手术直播间简介:一个外科的小医生,一不小心得到了系统加持,横扫医学界,妙手回春,活人无数。 https://www.uukanshu.com
-------------------------------------

手术直播间最新章节完本感言
第二章 真正的巅峰
手术直播间全文阅读作者:真熊初墨加入书架

什么?系统?郑仁脑海里出现无数的疑问。

郑仁虽然一直单身,却从来不喝酒、不去夜场。平时工作繁忙,日常娱乐就是忙里抽闲,看网络小说。

但是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小说里的情节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恍惚中,冰冷的机械声音再次出现在耳边。

“宿主获得新手福利——巅峰体验,限时30分钟。”

毕竟郑仁是资深小说爱好者,对系统这种存在接受度相当高。

但没等他和系统交流,只是一转念的功夫,眼前又冒出一片白光。

恢复了视觉后,他愕然发现自己的双手开始自行活动着。

手指动作灵巧而细腻,拿着一把弯剪刀,正在用钝头分离胰腺肿瘤的黏连组织,偶尔遇到坚韧部位才会用锐利的刀刃挑破阻碍。

这是在做梦么?

用尽全身力气想要重新掌控双手,但他惊讶的发现明明是自己的手,却根本不听自己使唤。

郑仁感觉自己像是全身高位截瘫的病人一样,失去了对肢体的操控能力。

而自己的肢体变成了机器,严谨而精密的“做着”手术!

难道自己被系统托管了?就是玄幻小说里说的夺舍?而自己是那个被夺舍的家伙?

用不了多久,意识会渐渐淡化,从而烟消云散?

一系列的疑问让郑仁冷汗直流,陷入绝望的泥沼之中,无法自拔。

“请宿主注意,30分钟巅峰体验期间无法自行支配肢体。鉴于宿主情绪过于激动,激素环境紊乱,暂时给予镇静处置。”系统机械合成的声音再次响起。

很快,郑仁在系统的帮助下冷静下来。

“请宿主珍惜巅峰体验的机会,请注意,免费机会只有一次。再次重复,免费机会只有一次。”

他注意到,如果排除是“自己”正在做手术这个因素的话,现在的视角是最棒的,是刚刚站在手术室角落里的自己梦寐以求的!

手术视野当然以术者为主,观台学习手术的人永远都没有机会以主视角从头到尾观摩一台手术。

而现在,这样一个机会就摆在郑仁面前。随着站在助手位置上的郑仁重新开始手术,住院总岑猛眼睛瞪大了。

“郑仁,你干什么!”岑猛见郑仁开始手术,连忙阻止道。

可是,他得到的只是沉默。

郑仁双手灵巧的像是两个小精灵一般,把手术继续下去。

岑猛刚想要阻止,马上发觉不对。

剪刀还能这么用?

胰头的黏连竟然用手指钝性分离,他不怕把胰腺撕裂么?

那里竟然有一根异常增生的肿瘤供养血管,他是怎么发现的?

无数的疑问,在岑猛心底升起。

不可能啊!郑仁的水平,岑猛是知道的。两个人是差了两年来到海城市一院,平时关系一般,但对方是什么水平,大家心知肚明。

岑猛比郑仁会来事,也愿意拍马屁。加上他家姨夫和刘主任认识,所以岑猛很早就成了刘主任的心腹。

要不然,这种重量级的手术,刘主任也不会不带副主任上台,却要带岑猛上。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但岑猛虽然是内行,却渐渐的看不懂了。

之前让他惊叹不已的森宇一郎教授的水平,似乎也没达到眼前郑仁展示出来的这个高度。

不,何止没有他高,其中差距,至少有一个数量级。

岑猛惊讶,似乎只楞了一下神,情况又发生了变化。

几分钟后,肿瘤黏连部分已经剥离到腹主动脉处。

这里最是关键,腹主动脉粗3cm左右,弹性比动脉差,一旦游离黏连的时候腹主动脉受到损伤,是不可逆转的。

瞬间大量出血,患者必然会死在手术台上。

一般遇到这种情况,术者会选择放弃手术,和患者家属遗憾的交代,我们已经尽力了。

森宇一郎教授就是提早预知到这一点,才结束手术的。

可是郑仁的那双手却没有丝毫停顿,一把剪刀,开始游离腹主动脉外层粘膜。

不可能啊,游离下腔静脉外层粘膜需要特殊器械,一把钝剪刀怎么可能做到?

岑猛恍惚了起来。

刚刚森宇教授也是因为海城市一院没有相应器械而放弃手术,把这台胰十二指肠联合切除术变成“开关术”。

游离、切除、吻合、清扫淋巴结,所有动作简练而精准。

26分钟,手术结束,温盐水冲洗腹腔,开始关腹。

那双手甚至没有检查是否有出血点被遗漏,仿佛对自己有着无限的自信,根本不会有任何失误。

29分钟,腹腔关闭,手术结束。

岑猛愣愣的看了半个小时,除了最开始阻止郑仁进行手术无果后,他一直处于懵逼状态。

无菌帽已经被汗水打湿,无菌手套下面,也是同样的汗水。

只是观看了半个小时的手术,却耗尽了他所有的精力。

只会做阑尾切除术的郑仁,竟然能做胰十二指肠联合切除术!并且还不是普通的那种,而是全球顶尖教授都无法进行下去,从而放弃的手术。

虽然无法相信,但这样一台完美的手术却活生生呈现在岑猛面前。

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30分钟巅峰体验,让郑仁眼界大开。

时间一到,一股发自灵魂深处的疲倦潮水一般涌了上来,真想躺下直接睡一觉。

但郑仁知道,现在绝对不行。回家,研究系统,这是他脑海里唯一的念头。

守在手术室里除了岑猛外,只有一名器械护士和一名麻醉师,郑仁和他们打了个招呼,便迫不及待的离开。

郑仁来不及洗澡,抓紧时间换了衣服。

出了手术室,刘主任和一群人说着什么话。

那群人为首的是一个老者和一个看上去二十多岁,年轻漂亮的女孩。

刘主任的姿态很低,腰弯着,脸上赔笑。

第三章 技能树
手术直播间全文阅读作者:真熊初墨加入书架

  30分钟巅峰体验,让郑仁眼界大开。

  时间一到,一股发自灵魂深处的疲倦潮水一般涌了上来,真想躺下直接睡一觉。

  但郑仁知道,现在绝对不行。回家,研究系统,这是他脑海里唯一的念头。

  守在手术室里只有一名器械护士和一名麻醉师,郑仁和他们打了个招呼,便迫不及待的离开。

  郑仁来不及洗澡,抓紧时间换了衣服,打车回到自己的蜗居。

  ……

  ……

  海城的房价虽然没有帝都、魔都高,但怎么说也是省城。全款买一套房子的钱,以郑仁现在的工资,一辈子都做不到。

  他是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考上大学后,靠着好心人的资助和每年的一等奖学金才勉强支撑五年,得到了学位证与毕业证。

  但他的象牙塔生活也止步于此。经济上的拮据,让他不得不狠心拒绝免试保研的机会,来到海城第一人民医院工作。

  再怎么勤勉,工资奖金也就那么多,只能在附近和人合租了一个房间。

  回到自己几平米的房间里,郑仁耗尽身上最后一丝力气。

  但他并不想休息,心里的好奇像是一只小猫在挠似得。闭眼凝神,意识来到一处莫名空间。

  青山,绿水,清新的空气沁人心脾,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

  郑仁四周看,自己在山谷里,面前是一个茅草屋,门口卧着一只白色狐狸的雕像。

  雕像栩栩如生,每一根毛发都那么的清晰。即便下一刻雕像活过来,郑仁也不会意外。

  郑仁和茅草屋之间有一方小小池塘,池水干净透明,清澈见底。

  自己在做梦么?郑仁有些恍惚。

  “欢迎来到系统空间,请领取新手任务奖励。”冰冷的机械女声再次出现。

  郑仁仔细听,那声音来自四面八方,根本没办法通过声音找到说话的人。

  话音一落,郑仁面前空间微微波动,随即一个样式古朴的木质盒子出现在面前。

  这就是系统奖励?郑仁一把拿起盒子,掂量了一下。

  盒子是普通木头制作的,并不沉。郑仁等了等,机械合成声音没有继续提示。

  估计是让自己领取奖励,郑仁深吸一口气,郑重的打开木盒。

  一道光华闪过,机械声音再次出现。

  “天赋系统开放,宿主获得新手奖励经验值5点,精力药剂1枚。”

  光华像是流星一般从郑仁手里飞出,绚烂璀璨,径直落到不远处的草地上。

  一个悬浮、半透明的面板出现在郑仁眼前,上面清楚的标记着——普外科技能325点。

  这是技能树?郑仁仔细观察,旁边还有分级解释。

  初级水平0-100点技能。

  中级水平101-300点技能。

  高级水平301-1000点技能。

  专家水平1001-5000点技能。

  后面还有大师、宗师、巨匠、巅峰等级别的标记,但都是灰色的,看样子是还没有对自己开放。

  郑仁心里琢磨,初级水平大概相当于刚上班的住院医。而中级水平相当于主治医师,自己的普外科技能已经超越中级,达到高级水平,应该已经到了副主任级别,和自己常年积累有关系。

  至于后面的大师、宗师、巨匠,郑仁非常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水准。如果说巅峰体验代表着最后一个巅峰水准的话,那么森宇一郎教授的能力大概介于宗师与巨匠之间。

  想到这里,郑仁不禁咂舌。

  全球顶尖教授,竟然还不算是巅峰级水准,系统要求的也太严格了吧。

  要是能达到……郑仁心里升起一团火热。

  可是一想到自己五年来艰苦学习,只不过积累了325点技能,距离专家水平都很远,更不要说宗师乃至于巅峰水准了。

  最高的普外科技能有中级水准,另外一些影像阅片、内科、查体等等都只有初级水准,经验值只刚刚达到中级。最弱的是妇科,只有几个技能点。

  还是加强普外科技能吧,郑仁想了想,心念一动,新手奖励获得的5点经验值全部投入到普外科技能上。

  亮晶晶的数字确认,普外科技能已经达到330点。

  郑仁仔细观察周围环境,又试图走远一点。他很快发现中级能活动的范围只有100平方米左右,周围有一道无形的墙壁把这块小空间隔离开。

  而冰冷、机械的系统女声也没有再出现。

  “系统,有没有其他任务?”郑仁试探问到。

  没有得到任何回复,整个空间静寂异常,郑仁仿佛能听到回声。

  真是古怪,一般的系统不是要颁布接下来的任务,好让宿主不断变强的么?网络小说的套路都是这样,怎么自己的系统偏偏不一样呢?

  不过这里的空气还真是新鲜,郑仁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做了一次深呼吸,差点没氧中毒。

  看来自己吸惯了雾霾,氧气浓度一旦正常,还有点适应不了,郑仁心里打趣自己。

  没有意料中让人兴奋的桥段,郑仁很快感觉到了疲倦。

  看样子是巅峰体验消耗了太多的精力导致的,要不要试试精力药剂?

  念头只是一闪,就被郑仁扼杀了。

  这么做太奢侈了,还是依靠睡眠来完成身体的恢复吧。

  郑仁闪念,意识重新回到现实世界,脑子里想着今天的各种奇怪事情,很快进入深度睡眠状态。

  ……

  ……

  昏沉熟睡的郑仁被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吵醒,他条件反射一般,从床上弹起来,马上接起电话。

  24小时接听急诊电话,是一名年轻外科医生必备技能。

  在这项技能上,郑仁已经把技能树全部点满了。

  “郑仁,你今天都干了什么混账事!”

  电话那头传来普外一科刘主任声嘶力竭的吼声与粗鲁的骂声,郑仁似乎能感觉到刘主任口水四溅,穿过手机喷到自己脸上。

  “刘主任,怎么了?”郑仁冷静问到。

  “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清楚!”刘主任并没有正面回答郑仁的话,“擅自越级手术,不服从上级领导安排,胰十二指肠联合切除术是你能做的吗!病人出现一切后果,你自行负责!”

  刘主任像是忘记手术室莫名振动的时候跟郑仁说让他继续完成手术,把锅甩的一干二净。

  后果?郑仁嘴角出现一抹微笑。笑话,巅峰技能肯定不会出问题的。

  “明天滚到急诊科报到去,这是付院长的意思。”说完,刘主任把电话直接挂断,不给郑仁分辩的机会。

  呃……郑仁并没有因为刘主任的恶劣态度而恼火,但心情却有些低落。

  不靠谱的系统像是消失了一样,他又进入之前的空间看了一圈,什么改变都没有。

  难道自己外科生涯就要结束了?

  郑仁很沮丧。

第四章 超级系统功能
手术直播间全文阅读作者:真熊初墨加入书架

  虽然沮丧,日子该过还是得过。

  抬眼看了一手机,郑仁吓了一跳。自己竟然睡了十几个小时,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六点多钟了。

  刘主任这么早给自己打电话,难道他没睡么?

  正琢磨着,电话又响了起来。

  是郑仁在科室里一个好朋友杨磊打给他的,声音有些焦急。

  “郑仁,我跟你说,昨天出大事了。”

  “嗯?怎么了?”

  “手术后森宇一郎教授大发雷霆,把付院长骂的跟孙子一样。”电话对面的声音有些幸灾乐祸,“但最后还是你背锅,付院长要开除你,幸亏急诊科老潘主任出头,跟付院长拍桌子骂娘。”

  和急诊科有什么关系?老潘主任这个人郑仁认识,他是军区医院退休的老主任,被返聘到海城第一人民医院。

  军人出身,脾气本来就火爆,加上性情耿直。

  难道他知道了什么?

  “不过最后你还是被撵到急诊科去了。”杨磊道:“问你个事,你在手术室,昨天那台手术最后是谁做完的?”

  “……”郑仁这才大概知道自己巅峰体验,耗尽精力昏睡一天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估计是森宇一郎觉得没面子,直接走人了。出了这么大的纰漏,总要有人背锅,而且最后还严密封锁了消息,竟然没人知道是自己做的手术。

  也不算没人知道,估计老潘主任是知道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和付院长直接拍桌子骂娘,跨科室为自己说话。

  “我也不知道。”郑仁想了想,回答道。

  他不能说是自己做的,毕竟那只是一次性的巅峰体验,再做一次肯定原形毕露。

  这可是要让人打脸的。

  反正自己有了系统,凡事不急,只希望系统能快点“活”过来。

  郑仁挂了电话简单洗漱后便去上班。

  ……

  ……

  来到科室,首先看见的就是刘主任板着的臭脸。

  和刘主任对骂?这不是郑仁的性格。

  人如其名,郑仁就是一个君子,泼妇骂街这种事儿刘主任能做的出来,郑仁可做不出来。

  把昨天的事实真相说出来这种事儿郑仁更是不会干,自己的好朋友问都没有告诉他,更不要说在大庭广众下说了。

  相信用技术打刘主任脸的那一天并不远,郑仁坚信。

  郑仁选择无视刘主任,和同事打了个招呼就来到医生值班室。收拾了一下柜子,把白服、听诊器、叩诊锤、几本专业书籍用一个塑料袋装好,拎着就离开了普外一科。

  “郑仁到底犯什么事儿了?”

  气氛压抑,同事也都不敢询问。一直到郑仁离开,刘主任板着脸回到主任办公室,这才有小护士悄悄问身边的人。

  “说是昨天手术,他违反了原则,森宇一郎教授很生气,这才……”一个老护士道。

  “多好的人啊,怎么会呢?”

  “别乱发好人卡,我估计这次郑医生要倒大霉了。你不知道,昨天刘主任被付院长骂了一晚上,骂的那叫一个难听。”

  郑仁没听到同事们的议论,坐电梯下楼,来到正对医院大门的急诊科。

  这是一栋五层的大楼,按照原本的规划设计,应该是独立的急诊大楼,所有急诊患者都会在急诊大楼接受救治。

  但急诊的活难干,根本留不住医生。实在用行政手段强留的话,医生也会选择辞职。

  这种情况不光存在于海城第一人民医院,全国都是如此。

  没有医生,硬件条件再好急诊科还是没办法发展起来。所以急诊大楼的一层是急诊内外妇儿,二楼以上都闲置着。

  到急诊,相当于前苏联被发配到远东西伯利亚的罪犯,这是医生们的共识。

  郑仁也没什么委屈,自己好歹是有系统的男人了,犯不着和小人一般见识。

  来到急诊科报到,潘主任却没在。

  护士长告诉郑仁,潘主任安排他当住院总,负责外科临床工作。

  郑仁的猜测落实,看样子的确有人知道做那台手术的人是自己,比如说潘主任。

  “呦,郑老总是主治医师么。”还没等郑仁领更衣柜的钥匙,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在旁边传来。

  郑仁一看,是急诊科的袁立医生。

  平时虽然不经常来急诊,但这么多年了,总归知道是谁。不过也仅此而已,点头之交。

  “袁哥,我去年晋的主治。”郑仁脾气好,微笑回答道。

  “以后你这主治医师要好好教教我这个副主任医师。”袁立靠在急诊外科的门框边,语气愈发怪异。

  “您是老大哥,这么就见外了。”郑仁有些头疼,根本不会打嘴架。

  “别,潘主任发话,以后你就是郑总了。”袁立咳嗽了一声,一口痰吐到地上,“呸!”

  “袁立,你怎么说话呢!”护士长先不干了,潘主任不在,她首先保证袁立和郑仁可别打起来。

  “护士长,我就是不服。凭什么我副主任医师干不了住院总,他一个主治就能干?”袁立有些激动道。

  “你找潘主任说去,小郑刚来……”

  “你放心,打不起来。”袁立一脸不屑的看着郑仁,道:“小子,比比?”

  “……”

  “下个病人,咱俩接诊,问诊查体都随意。然后让病人去做检查,咱俩说诊断,要是你水平不够,可别怪我不给潘主任面子。”袁立道。

  护士长一看打不起来,也就没说什么。

  其实她也很好奇,为什么老潘主任迟迟不安排住院总的职务,偏偏就给了郑仁。而且昨天,老潘主任在院长办公室拍桌子骂娘,甚至还指着院长鼻子说,要是早几年一个电话叫两车大头兵来干死你娘的。

  潘主任虽然脾气不好,但却是个讲道理的人。

  这一切必有原因。

  一早是急诊科最清闲的时候,内科、儿科医生也都跑出来看热闹。

  见郑仁一脸无奈,袁立感觉自己吃定了这小子,心想别以为你靠着潘主任就能为所欲为。咱干大夫的,要靠手艺吃饭!

  正说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手里拿着挂号票走了过来。

  “正好,就是你了。”袁立一把拉住小伙子的胳膊,直接拉进外科诊室,也不管小伙子要看哪科。

  郑仁却呆在原地,走了神。

  当他看见病人的时候,视野开始立体化。

  那个半透明的屏幕又出现在自己眼前,右上方不断有汉字出现。

  系统还在,只是不说话而已,看到这块屏幕,郑仁彻底放心了。

  屏幕上的字不断延展,郑仁仔细看去。

  男患,十七岁,因头疼10小时伴恶心,未吐来我院就诊。

  接下来就是患者的生命体征以及各种检查结果,以及最终诊断……

  郑仁仿佛能听到文字出现时候发出的声音,这特么是系统么?这是直接把自己诊断的技能点全部点满的亲爸爸啊。

  难道自己变身终结者了?

第五章 撸出来的脑出血?
手术直播间全文阅读作者:真熊初墨加入书架

  “傻了吧,咱搞医疗的还是以技术为主,抱上潘主任的大腿又能怎么样。”一个医生见郑仁楞在走廊里,小声叨咕着。

  “是呗,你看他连查体都不敢去,这是直接认输的节奏么?不行就是不行,普外科不行,来到急诊还是不行。”

  “真怂啊,老袁水平也不咋地,去试试呗,总比这么被人打脸强。”

  本来有些人之前还因为袁立桀骜的态度而为郑仁抱打不平,但一看他连去问诊都不干,便开始鄙夷起来。

  不怪他们,当医生,要靠本事。

  只会溜须拍马的人,去机关好了,在临床也干不出什么事业。碰一起医疗事故,闹得倾家荡产。

  顶着众多人异样的目光,郑仁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连忙把所有出现的信息重新阅读了一遍,心里对病情有了更为准确的了解。

  他把手里的袋子放到护士站的椅子上,和护士长说到:“刚刚病人诊断为脑出血,量不大,但有风险。一会做头颅CT的时候派人拿着急救箱跟着,做完直接送到神经外科。”

  “……”护士长愣住了。

  “……”一走廊的医生、护士都愣住了。

  这是搞什么呢?连最基本的问诊、查体都没做,就判断一个自己走进来的病人是脑出血?还是一个自己走进来,看着没什么事儿的患者。

  开玩笑呢吧。

  “难怪被普外科撵到急诊来,就这水平。”一名妇科医生瞥了郑仁一眼,热闹都懒得看,转身回诊室。

  “哈哈,这种煞逼医生,好多年都没见过了。”

  “是啊,送到神经外科去,不是等着吵架呢么?一会有热闹看了。”其他人幸灾乐祸中。

  “小郑啊,咱可不能这么看病。”护士长有些不忍,语重心长的说到。

  “护士长,这面我不熟悉,麻烦您找人送他去做检查吧。”郑仁微笑,“我的更衣柜钥匙在么?”

  这人……护士长无语。

  真是人要作死,怎么都拉不回来啊。

  就算你是潘主任家的亲戚,不!就算你是潘主任的亲儿子,这么瞎胡闹看病,下面医生也没人听你的啊。

  护士长见郑仁说的很坚定,心里生气,掏出一把钥匙扔给郑仁。

  “谢了。”郑仁拎起袋子,开始收拾东西。

  很快,袁立问诊、查体完毕,见郑仁没进来,便给患者开了头颅CT的检查单,让患者自己去做检查。

  这小子可真怂啊,吓得连诊室都不敢进,袁立心中暗爽。

  病人还没等出屋,一个小护士进来,“走吧,我带你去交费、做检查。”

  袁立见小护士手里拎着急救箱,楞了一下。

  “这是搞什么?”

  “郑总说了,病人有危险,让人跟着。”小护士也很不高兴,嘴里嘟囔着。

  一个急救箱至少有五、六斤,拎着跑来跑去挺累的。

  新来的住院总还真是能折腾人啊,不敢跟袁医生过招,拿护士撒气。小护士一脸不高兴,心里暗骂。

  这不是扯淡呢么?袁立霍的一下站起来。

  “我病情很重?”病人被吓得脸色有点发白,小心翼翼的问到。

  “没什么病,就是休息不好、身体疲劳导致的神经性头疼。”袁立道:“做CT是谨慎起见,放心吧,没事的。”

  安抚了患者,等小护士和患者转过走廊拐角不见背影,袁立这才怒气冲冲的跑到郑仁面前,呵斥道:“你是个医生吗?你还有一点医德吗?”

  袁立准备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对这个空降的住院总进行致命打击。

  “啊?怎么了?”

  “刚才的病人,是因为头疼来就诊。询问病史,他每次撸管后都会有头疼的症状。昨天撸的次数有点多,疼了一夜,就来看看。”袁立急吼吼的说到:“就是休息不好导致的神经性头疼……”

  “病人的诊断应该是脑出血,用轮椅推着去做检查,做完直接去神经外科。”郑仁很平静的说到。

  “用轮椅?”袁立冷笑:“是不是该用平车把你送到神经外科,看看你是不是也脑出血了?”

  “不信就算了。”郑仁倒无所谓,本来这事儿就很难让人相信。要不是昨天巅峰状态下自己独自一人完成了一台胰十二指肠联合切除术,就算是他自己都不会相信。

  病人的病史太过奇葩,护士们捂着嘴偷乐,几个医生在一边闲聊,说着自己经历过的类似病例。

  此时已经没人再关注郑仁了,一个注定扑街的小医生,需要关注么?

  袁立冷笑一声,道:“烂泥扶不上墙。”

  说完,他背着手溜达回外科诊室。

  在袁立看来,自己赢定了。手里有这样一个例子,就算老潘主任回来,再和郑仁什么争执,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吧。

  这个病例就是打脸的利器!

  十多分钟后,一个高高胖胖的医生风风火火的闯进急诊科。

  “刚才那个患者,是谁让送到神经外科的?!”高胖医生嗓门也大,声音在整个走廊里回荡着,嗡嗡作响。

  幸好一早是急诊科最清闲、病人最少的时候,要不然光是这一嗓子就得有人心梗发作。

  “哈哈,神经外科的医生来找说法了。”内科医生在一边看热闹,“就说郑总不靠谱,怎么样,人家这就找上来了。”

  “什么事儿都没有的患者直接送到病房,这事儿说起来我都替他丢人。”

  “唉,咱急诊科什么时候能来个厉害的医生啊,别什么烂货都往急诊科塞。”

  一发地图炮打出去,在一边看热闹的医生脸色都变了。你特么这是连自己都损么?

  你个烂货,你说谁是烂货呢。

  郑仁听到问话走过去,道:“张哥,我送过去的。”

  “郑仁?你真的来急诊了?”张医生也认识郑仁,但招呼后脸一板,严肃的说到:“今天我们三台动脉瘤手术,你能不能不给我们添乱?”

  “添乱?”

  “什么事儿都没有的病人,急诊随便处置就可以了,干嘛送病房?”张医生越说越是不高兴,“我听护士说,你诊断的脑出血。连个CT都没有,脑出血的体征也不存在,你怎么诊断的?水平那么高呢?”

  “三台动脉瘤啊,那你们今天有的忙了。”郑仁道:“病人是微小动脉瘤渗血,希望没事。”

  “……”张医生越听越气,还微小动脉瘤渗血,你一个普外科医生知道微小动脉瘤出现的几率是多少么?渗血的几率有多少么?需要什么诱发条件么?知道有什么临床表现么?

  刚要说话,张医生的手机响起来。

  “喂?”张医生接起电话。

  “你干嘛去了,刚来的病人昏迷了,双侧瞳孔散大,对光反射消失。”一个声音急匆匆说到:“CT刚上传,是动脉瘤破裂的脑出血,赶紧回来抢救!”

  听到电话,在场所有人都呆住了。

  张医生眼角抽动了两下,转身就跑,咚咚咚的声音像是大象狂奔。

  袁立听到神经外科医生来找事儿,探出头看热闹。

  可是他猜到了开头,却没猜到结尾。

  “真的脑出血了?”袁立愕然,自言自语。

  郑仁正好经过袁立身边,听到他的疑惑,微微一笑。

  “不然呢?”

第六章 我怎么这么好看
手术直播间全文阅读作者:真熊初墨加入书架

  “我去……”

  “他是怎么猜到的?”

  “猜?你诊断脑出血靠猜啊。”

  周围的医生们像是开了锅的沸水一样议论起来。

  今天这事儿反转的太快,让这些有着丰富临床经验的医生都无法接受。

  没有问诊,没有查体,没有辅助检查,看一眼就知道是脑出血,还安排人单独护送,做完检查直接送神经外科。

  这已经超出急诊科诸多值班医生的认知了,所有人都不明觉厉。

  “那病人看着不像是脑出血啊,没想到还真是。”

  “难怪老潘主任把小郑直接提成住院总,人家是真有本事,还真别说,老主任这眼睛毒的很啊。”

  “那是,人家老主任当年在军区医院是高干病房的主任。要是没两下子,能坐到那个位置上?郑总也厉害,不说其他的,就这一个诊断我就服气。”

  郑仁听到周围同事们的议论,笑了笑。虽然他性格温和,但此刻也心中暗爽。

  不是因为同事的赞扬,而是因为系统简直太贴心了。

  袁立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几岁,精神头都没了,耷拉着眼角,没精打采的回到诊室。

  他百思不得其解,郑仁连问诊、查体都没做,凭什么诊断患者脑出血?

  这不科学啊!

  袁立医生还是不相信,正好此时没有患者就诊。他点开阅片系统,查找到病人的头颅CT。

  果然,CT上显示颅内前交通动脉周围有细微的出血表现。看出血量,也就1ml左右。要不是知道患者已经昏迷,这点量的脑出血很容易被判断成影像伪影。

  虽然确定郑仁的诊断是对的,但袁立还是不明白为什么郑仁什么都不做就能诊断脑出血。

  蒙的,这货绝逼是蒙的!

  ………

  ………

  郑仁在安静等待着急诊缝合的到来。

  可是说来也怪,平时大大小小外伤无数的急诊科偏偏就一个需要缝合的病人都没有。

  急诊科也不是随时都会有大抢救与严重外伤出现的,郑仁想要在急诊科做手术,还是要看命。

  等到十一点半,郑仁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招呼袁立先去食堂吃饭,自己帮忙看一会。

  袁立一上午都在恍惚状态中,对郑仁释放的善意也没有过多表示,连声谢谢之类的客气话都没说,面无表情的去吃饭。

  等袁立回来,郑仁到食堂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多了。

  过了饭时,食堂的人不是很多。郑仁打了饭,找了一个角落一边吃一边品味系统赋予自己的新功能。

  对于医生来讲,系统给郑仁开放的功能真像是开了无双,所向无敌的节奏。

  “那不是郑仁么?上午送来的脑出血病人说是他最早发现的。”

  “一个脑出血,有什么。就他那非酋的体质,我估计已经到了大阴阳师的水准了。”

  “哈哈,是呗。跟着森宇一郎教授去上台,没学点东西,最后所有黑锅都背上,这运气可真是差啊。”

  在郑仁旁边不远处有几个人在吃饭,郑仁认识,都是ICU的医生。

  他们说话声音没有刻意压低,即便在说郑仁。

  “蒙的。”一个人抬起头,看了郑仁背影一眼,淡淡说道。

  “小苏说得对。”旁边的狗腿马上喊起666.

  郑仁听声音就知道说话的是谁。

  苏云,付院长的外甥,协合医科大学毕业的研究生。据说当年已经考上了博士生,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回海城了。

  这种清秀奇葩的脑回路,郑仁是无法理解的。

  不过人家是医二代,怎么干怎么有道理,自己……从前的自己不能比。

  至于现在,郑仁觉得更没法比,是他和自己没法比。

  苏云头发很长,乌黑发亮,一缕碎发似刘海般垂在眼前,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像无暇的宝石一般点缀在白皙的脸上。

  看第一眼,给人的感觉是这姑娘真好看,颜值绝对能打90分。

  但看第二眼的时候,就会打心底升起一个疑问,似乎是个小男生。

  苏云的回头率超高,无论是在街上还是在医院内部。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比绝大多数女生都要好看的小男生。

  “云哥儿,你要是干外科,还有别人什么事儿。估计这次给森宇教授配台,只能是你,手术也不会有什么波折。”一个看上去比苏云老十多岁的医生说道。

  他似乎叫云哥已经很熟练了,没有丝毫尬聊的情绪。

  苏云吹了一口气,额头的碎发飘呀飘。

  “外科,有什么好干的。”苏云道,“知道当年我为什么不干外科么?”

  “是呀,当年你已经考上协和心胸外科韩老师的博士生,为什么不去念?”

  这个疑问郑仁也有,他把耳朵竖起来,好好听听苏云的八卦。

  苏云回到海医,可不是医二代坐吃山空那么简单。

  “不想给麻醉医生添麻烦。”

  嗯?和麻醉医生有什么关系?郑仁和苏云旁边的ICU医生都怔了一下。

  苏云轻轻撩起额头的碎发,眼中都是寂寞。

  “我有最聪明的大脑,有最灵活的手指,天生就是最好的外科医生,可是命运偏偏对我不公。”苏云的语气寂寞如雪,如同看穿世事的老人一般,“命运竟然给了我绝世的容颜。”

  “……”

  “……”

  “我绝世容颜即便是戴两层无菌口罩都遮掩不住,每次手术前病人麻醉的时候,都要加大麻醉剂量。有的病人甚至给了最大量的麻醉都不行,你们说我还怎么干外科?”

  周围的空气一下子变得安静而凝重。

  郑仁憋着心里的笑,努力把饭咽下去,生怕一个不小心把饭菜喷出去就不好看了。

  “咳咳咳……”苏云身边的狗腿也没有那么低的下限,过了良久这才咳嗽了几声,道:“云哥儿,我觉得你说得对。”

  郑仁继续强忍,生怕自己开嘲讽,惹了苏云。

  倒不是因为苏云是付院长的外甥,不敢招惹他。而是因为苏云是全院护士们共同的男神,要是被护士知道自己招惹了他,以后怕是上手术都没人跟自己配台。

  一想到自己孤零零一个人上手术,连器械护士都没有,郑仁就打了一个寒颤。

  什么?医院安排?护理部指派?

  现在的小护士,都是95后,甚至有00后,一个不顺心就敢辞职。反正医院挣得也不多,活还辛苦。

  就连护理部都不愿招惹这群小护士们,所以她们的男神……

  郑仁三口两口把饭菜吃光,马上离开桌子。

  已经走远了,耳中又飘来苏云悠悠的话语:“我怎么这么好看。”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真熊初墨所写的《手术直播间》为转载作品,手术直播间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手术直播间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手术直播间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手术直播间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手术直播间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手术直播间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