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二次元小说 > 吾有仙山名霹雳最新章节 > 吾有仙山名霹雳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吾有仙山名霹雳 连载中
分享吾有仙山名霹雳

吾有仙山名霹雳全文阅读

吾有仙山名霹雳作者:逍遥梦寒樱

吾有仙山名霹雳简介:当传说已然远去
  平静的苦境再起波澜
  一把剑,一道锁匙,一段天命
  双眼一睁,所看到的——
  竟是千年之后的世界…… https://www.uukanshu.com
-------------------------------------

吾有仙山名霹雳最新章节第69章:关键人物
第2章:天命
吾有仙山名霹雳全文阅读作者:逍遥梦寒樱加入书架

  传说纪年,苦境靖平,无争霸兵戈之事,无阴谋祸世之辈,无搅乱天下之贼,亦无屠戮苍生之魔,苦境,同其它世界,真正进入了平和稳定之世,而这,毫无疑问正是苦境正道一直追求之事。

  然而数百年后,苦境百姓猛然发觉,苦境中,少了很多人。

  翠环山琉璃仙境已是久无人理,一片荒芜,不见曾经的正道首领清香白莲·素还真之不凡身姿;曾经佛光普照的云渡山,也是人去楼空,云渡二字之下,再不见正道第一人,百世经纶·一页书那伟岸身影;二重林、豁然之境、不解岩、三分春色……后人的足迹遍布一个又一个曾经先辈驻足之处,却是一无所获,那些曾为神州披肝沥胆,浴血奋战的人,无一例外的消失在了这个人间。

  那些曾经的武林名人,随着时间流逝成了历史,成了传说,后人因此而将之称之为传说时代,又称传说纪年。

  以上,就是楚狂歌自《传说纪年》最后一卷上看到的内容,而他现在所处的,乃是被后人命名为神州纪年的时代,距离传说时代已经是过去了上千岁月,如果再算上那些后人寻找素还真等人的时间,这个时间还要更长。

  换言之,楚狂歌来到的,是他那些熟悉的角色失踪了上千年之后的霹雳世界。

  “天……头疼,我这是……”楚狂歌眼皮微动,醒了过来,才发现此刻的他,已经不在书房之中了。

  这是一座湖中庭,远处可见连绵青山,山清水秀,又有鹤唳之声相伴,竟是仿若世外神仙之境。

  不过,此时此刻,此地此景,都入不了楚狂歌的眼中,他的眼里现在只有一个人,坐在对面,倚靠这这张玉石茶桌的人,另一个楚狂歌。

  “你是?楚狂歌?”虽然心中有所预料,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开口确认道。

  “正是,幸会了,天命者。”楚狂歌的性子那副轻狂洒脱的外貌全然不符,反倒是颇为稳重,举止亦是得当。

  “天命者?”穿越的楚狂歌面色微微变了变,不是因为其他,实在是在霹雳世界,和天命扯上关系的,结局一般都不会太好。

  楚狂歌看到对面这个与自己面孔相同之人这幅神情,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他的时间所剩不多,必须尽快交代完一切才行。

  “天命者,吾所剩时间不多,为了能顺利将此物交托与你,只好留下一些后手,抱歉了。”

  “什么东西,你说什么?”

  还不待后者有什么反应,前者身上,一道淡淡的白光已经灌注到了穿越者楚狂歌的体内,一种力量,玄之又玄,直走四肢百骸,随后渐渐汇集到其心口,化作一道无形的印记。

  “呼,如此,我也放心了。”楚狂歌眼见白光全数灌入,也随之松了口气,但随之,魂体竟是变得有些虚无缥缈起来。

  “等等,刚才那是,你这是……”穿越者楚狂歌好歹也是在前世看了那么多玄幻小说的人,哪里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里是楚狂歌身体的识海,而面前这个,是楚狂歌的残魂,全靠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白光支撑,如今白光给了自己,那么残魂自然也就将临溃散边缘。

  “吾的时间不多了,天命者,你还有什么问题,快问吧。”楚狂歌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不仅不因为自己即将魂散而恐惧,反而脸上满是如释重负的轻松。

  “这,你刚才给我的那道白光,到底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楚狂歌摇了摇头,“吾只知晓,此物觊觎者颇多,你倒是切记小心行事,不可让人看出疏漏。”

  “你的意思是,你给我塞了个定时炸弹?!”穿越楚狂歌的脸色瞬间变得不那么好看起来。难怪楚狂歌一脸如释重负的模样,合着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楚狂歌先是愣了愣,似乎是在思考定时炸弹的意思,但随后还是点了点头。

  “此事,还请天命者务必牢记,不可露出破绽,否则……”楚狂歌的双眼微微有些黯淡,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否则恐有杀身之祸。”

  “杀身之祸?”穿越者楚狂歌微微怔了一下,看着愈发透明的楚狂歌,明了了些什么,伸出手,却是直接穿过魂体,空无一物,“你是被谁所杀?”

  纵观前世小说界,穿越主要分为魂穿和肉体穿越,而魂穿则又分为婴儿身体穿越、发育有损穿越、以及将死之人的夺舍穿越。

  穿越者楚狂歌结合楚狂歌的表情,很清晰的就联想到了这点,楚狂歌作为根基实力皆不俗之人,为什么会让自己无缘无故穿越占据身体,魂体更是将近溃散,这一刻已经有了答案。

  有人为了那道白光重创了楚狂歌,楚狂歌重伤逃生回到家,封印自己的残魂,而自己则受到莫名的吸引穿越占据了楚狂歌的身体,契机可能就是那道白光,自己被那道白光承认,所以也就成了楚狂歌口中的天命者。

  “谁杀了我?”楚狂歌皱了皱眉,摇了摇头,“记不得了,那人的实力,远在吾之上,所以,天命者你务必小心。”

  最后一句嘱托,随之,残魂溃散,世外之景无踪,楚狂歌的体内,多出了许多,属于这个身体原本的记忆。

  不过此刻的楚狂歌,暂时已经没有精力去关注了,原本属于楚狂歌的灵魂力量不受控制的涌入他的魂识之内,使得他痛苦万分。

  而在他的心口,白光所化的玄妙印记,亦随之产生玄妙变化,柔和的白光包裹住楚狂歌不断挣扎的灵魂,打开一个通道,将楚狂歌径直送了进去。

  山水、长亭,消散无踪,人影,消散无踪,识海仍是识海,仿若之前一切,皆是虚妄。

  满篁潇湘,满目竹林,凉亭两隔,尘事勿扰。

  幽谧之地,却见一人款步而出,桃裳黑袍,沉稳风雅,气态超凡。

  “想不到,此地,竟会有外客到来,倒是令人意外了。”他看着倒在门口的人,自言自语的说道,而倒在地上的人,正是——楚狂歌。

第3章:风轩云冕 朝如青丝
吾有仙山名霹雳全文阅读作者:逍遥梦寒樱加入书架

  “一天连晕两次,我还真是给穿越大军丢人啊。”一手揉着头,喃喃自语的楚狂歌从床上坐了起来,此刻他已经感觉不到之前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了,一切如常,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不过楚狂歌还是能感觉到,现在的自己仍然还没有回归肉体,仍旧是魂体状态。

  放眼看去,他被人安置在一个房间里,房间装潢并不如何华丽,却是自有几分意境格调在内,又有缕缕轻音传入,愈显高雅。

  楚狂歌也没有再继续躺着,而是起身推门,循着琴音往前走,一路但见满目篁竹入眼,风声幽幽,琴声悠悠,红尘纷杂似是全然无扰。

  “嗯?是他们?”

  在楚狂歌的视线尽处,但见竹亭之内,一男一女,抚琴奏乐,空中青白双剑,亦是随琴音翻飞而舞,划出道道玄妙轨迹,兵戈交响之声不绝于耳。楚狂歌见状,压下心中情绪,也不出声,只是静静站立一旁。

  男子,桃裳黑袍,气度沉稳,指挑弦,奏江河之声;女子,青丝紫袍,一身正气,掌拨丝,起高山之音。

  楚狂歌伫立一旁,竟是从琴声中,听闻出二人武学意境,面前随之浮现出男子和女子修武之景,一时之间,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醒来!”

  不知过了多久,楚狂歌耳边听到了一声女声,意识顿时清醒过来,再看向两人,才发觉双剑无踪,琴弦已停,两人的奏曲不知道何时已经停下了。

  “你的修为尚缺火候,浅尝便是助益,但若是沉迷其中,对你而言是祸非福。”男子面前的琴化烟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盘正冒着热气的清茶,而男子手中,多出了一根晶莹剔透的白玉棒。

  “多谢两位前辈。”楚狂歌躬身行礼道,无论是以楚狂歌的身份,还是以前世一个霹雳道友的身份,面前的二人皆当得起他这一礼,“晚辈楚狂歌,见过南冕前辈、青霜台前辈。”

  风轩云冕·超轶主,名列五大传奇之一“南冕”,烈武坛三罡之“御龙天”,在原本的剧情中,他可以说是一个真正默默背负一切的人物;为了打造烽火关键,抗衡魔佛,他隐瞒着所有人,哪怕爱人不解离去,兄弟接连身亡,亲信好友背叛,其始终无怨无悔。

  朝如青丝·暮成雪,烈武坛三罡中的青霜台,一位敢爱敢恨,正气凛然的女先天,在得知超轶主死讯后,不惜催动一经使用就只剩十五天生命的古月秘法换取根基提升,只为给超轶主报仇。

  两人的感情遗憾,不仅仅是两人的遗憾,同时也是楚狂歌前世看剧的遗憾。

  而如今,他却看到了满篁潇湘中,二人琴瑟和鸣,奏曲御剑的场景,那一刻,心中无形之间,竟是莫名的有些感动。

  “你非是此界之人,为何会来到此地?”超轶主对于楚狂歌一口道出两人身份并未感到奇怪,而是问了另一个问题,毕竟此界,某种意义上来说,生人勿入。

  “这,晚辈也不知道。”楚狂歌摇了摇头,说老实话,他隐约能猜到多半和那道白光有关,但是到现在他都没有弄清楚,那道白光到底是什么,又为何会给本来的楚狂歌招致杀身之祸。

  “敢问前辈,此地是何地?苦境吗?而且两位不是……”楚狂歌皱着眉,死而复生?还是说穿越回了过去?但是两人既然在合奏,说明感情很好,那说明还没参加凋亡禁决,但是既然还没参加凋亡禁决,那超轶主也就不会有“南冕”封号,一瞬间这个先后顺序撑的楚狂歌有些脑子疼。

  “此地非是苦境。”一旁的暮成雪开口道,“若是真要安排一个说法,此地,你可以称之为地府,或者仙山。”

  “仙山?”楚狂歌感觉自己的脑子瞬时更疼了,在霹雳原本的世界观中,拥有传统地府职能的地方就有好几个,比如中阴界、黄泉之门等地都可以接引亡魂,但是同时,霹雳的剧目中也经常会有角色说,某某人上仙山了,翻译过来就是某个人死了,所以楚狂歌一直以为仙山就是一个虚拟的概念词,大概就跟下黄泉之类的一个意思。

  但是现在,暮成雪所言,让楚狂歌顿时有些反应不过来,这里是仙山,也就是说,所有死掉的角色都在这里,那这个世界到底是……

  “无需多想了。”一旁的超轶主运使真元扯过桌子上的茶杯,递到了楚狂歌的手中,“你也可以理解成,这里是属于我等已死之人的苦境,其中一切,皆是与苦境相仿无异,唯一有差异者,便是身在其中之人不能相互加害,似是此地规则所限。”

  “死人的苦境?不能相互加害,或者说有意识的加害?”楚狂歌喝下茶,心绪稍微平缓了些,不能伤害这一条倒是可以理解,毕竟哪怕死了,这其中有仇的人还是不少,要是能互相争斗的话,正派邪教野心家相爱相杀,此地怕是永无宁日。

  远的不说,吾不留和戚太祖这两个阴谋陷害超轶主的罪魁祸首怕是少不了一通男女混合双打。

  不过已死之人的苦境的说法,倒是让楚狂歌想起了另一件事。

  “那么,前辈,可在此界见过素贤人、一页书前辈,包括剑子前辈、龙首等人?”

  “嗯?”每听到楚狂歌说出一个名字,超轶主二人的眉头就紧皱一分,楚狂歌说的不是别人,无一例外皆是正道的擎天之柱,可以说每一个人的损失对于正道来说,皆是莫大打击,而如今听楚狂歌的意思,这些人似是都出了意外。

  “楚狂歌,你所言,到底什么意思?”暮成雪是个急性子,率先开口道,“苦境到底发生何事?”

  “暮成雪,你冷静。”超轶主的手轻轻按在暮成雪的肩膀上,回过头看向楚狂歌,亦是一脸严肃。

  “仙山无岁月,距离我和暮成雪之死,过去多久我们也无从得知。”超轶主说道,“但是他们若来到此界,我等必然会有消息,楚狂歌,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楚狂歌摇了摇头,“我也不是太清楚,不过我愿将我所知全数说出,还请两位前辈帮忙分析。”

  楚狂歌将杯子里剩下的半盏茶一饮而尽,便开始就《传说纪年》上的记载说了起来。

第4章:仙山世界
吾有仙山名霹雳全文阅读作者:逍遥梦寒樱加入书架

  在听完楚狂歌以最快的速度复述完《传说纪年》之后,即便是沉稳如超轶主亦是不由发出感叹。

  “苦境,当真不负苦字之名,当真是多灾多难,可叹苍生受苦。”

  自魔佛战后,尚有黑海森狱入侵,其后六王开天,九轮降世,幽界崛起,血暗七灾,八岐之祸……

  一桩桩一件件的停下来,竟是让超轶主心里生出了幸亏自己早已身亡的想法;毕竟自己天命就是以流火阳铁铸烽火关键抗衡波旬,天命既是已成,在仙山又有兄弟、佳人陪伴在侧,超轶主已是无憾了。

  “大概情况就是如此,前辈可有头绪?”楚狂歌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杯茶,一口气说下来,再加上中间回答问题,不免有些口干舌燥。

  “已经是稍有了一些了。”超轶主微微蹙起的眉头略微舒展开来,如今虽然情报有限,但擅长擘划排计的他还是从中理出了一些东西。

  “哦?前辈……”楚狂歌抹了抹嘴,一脸的急切,截止到现在为止,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实在是太过复杂,他现在急需一个人为他理清。

  “嗯。”超轶主阖上的双眸缓缓睁开,沉吟了片刻才开口说道,“当前你所给的情报太少,吾所能推导出的情况亦是有限。不过首先,至少可以确定,你能来到仙山,应是与你之前得到的那道白光有关。”

  “白光?”楚狂歌对超轶主二人当然没说自己是穿越承接这道白光的,在他口中,他是偶然激活了这道白光才被拉到这个世界的,超轶主也不疑有他。

  超轶主点了点头,神情有些严肃,他已经预见到,一个现在苦境的人,一旦能频繁出现在仙山界,将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何等的风波。

  “若是我所料不错,那道白光应该就是连通两界的钥匙。”超轶主看向楚狂歌道。

  楚狂歌先是愣了愣,随后又茫然点了点头,如此一来,倒也说得通。白光灌体,来到仙山,二者冥冥之间必然有着某种联系。超轶主所说,大概只是唯一的可能了。

  “可是,那为何会有人追杀我?”楚狂歌有些疑惑地说道,“难道说,他们知道此物的作用?”

  超轶主摇了摇头道:“追杀你的人,或许他们其实也不知晓此物作用,只是觉得此物重要,因而出手罢了,但……”

  超轶主的话锋一转,语气愈加凝重,“若是对方真的对此物作用有所了解,那楚狂歌,你现在毫无疑问的正陷于危局之内。”

  “危局?”

  “白光为开启生死两界之物,无疑是天地孕成。”超轶主声音温和,所说言语,却是让楚狂歌的心狂跳不已。

  “你既承接此物,无疑便是承接了这道天命,若是对方真对白光来历用处有所了解还决意杀你,说明对方便是想断了这道天命,甚至,有可能,其实你的一举一动,早已在对方监视之下,你不过是对方确定白光位置的器具罢了。”

  器具?监视?楚狂歌眼神呆滞,骤然间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还没等楚狂歌倒在地上,一条薄纱已经缠到了他的身后,支撑着他不倒在地上,随后,暮成雪的声音,在楚狂歌的耳边响起。

  “堂堂七尺男儿,未战先怯,如此作态,岂不可笑!”话音未落,暮成雪已然纳元缠绕薄纱之上,柔软的长纱转眼间坚硬若铁,强行将楚狂歌的身体给扶正了。

  “暮成雪前辈?我……”

  “尚未知敌人面目,便恐惧至此,枉负你一身根基!”

  暮成雪侧脸对着楚狂歌,脸色冰冷,她生性刚烈果决,平生最看不起的便是逃避懦弱之人;前世的超轶主如此,现在的楚狂歌,也是一样。

  “是。”楚狂歌站了起来,对着暮成雪端端正正的行了一礼,整个人已经平静了下来,一双眼中再无之前的情绪。

  “多谢前辈,的确,是我太不冷静了。”

  “无须在意。”超轶主伸出手轻轻拍了拍楚狂歌的肩膀,视线不可察觉的和暮成雪交会了一瞬,“当前局势不明,我们能给你的帮助不多,只能给你一个建议,尽快离开你现在所住之地。”

  “是。”不用超轶主说,楚狂歌也会这样做,现在自己既然已经被人盯上,那么如果再待在村子里,说不定会给村子招来无妄之灾,离开反倒是现在最好的选择。

  就在这时,楚狂歌忽觉一阵异力相斥,似乎转眼间,自己已经和这个空间变得格格不入起来,无形的力量似乎下一刻,就将把他从这个世界给踢出去。

  “前辈,这是……”

  “超轶主?”

  与楚狂歌和暮成雪的讶异不同,超轶主的脸上并没有多少意外的神情。

  “不出预料,楚狂歌作为生者,在仙山界的时间有所限制,现在看来应是时间到了。”

  但见超轶主手持干戈定,纳元提气,劲走八方,旋即出手,势若惊雷,直指楚狂歌眉心。

  不待楚狂歌作出任何反应动作,唯见一招,化招为意,竟是化作无形,尽数烙入楚狂歌之身。

  “楚狂歌,汝所面对局面复杂,我且留一招于你,若遇危机可凭真元催动,或者可争取一线之机。”

  “多谢前辈。”

  仙山的斥力越来越大,随着前辈二字落下,超轶主、暮成雪两人面前,楚狂歌已然消失无踪,若非那杯尚有余温的茶,根本看不出来他曾经出现过。

  “此人言语多有保留,你还愿意相信他?”暮成雪说道。

  超轶主挥手化成笔墨纸砚,径直磨起墨来,“人,总会有些秘密,相信他,至少本性不坏。”

  “当初的戚太祖和吾不留你亦是这么说的。”

  “哈,暮成雪啊。”面对佳人的戏谑之语,纵是南冕亦只能摇头苦笑,已成事实的东西,终究是难以开口反驳的。

  “你要给谁写信?”

  “可共商此事之人。”

  超轶主一边在纸上写着,心中一边拟定着名单,楚狂歌所言事关重大,必须小心应对,而知道此事的人,非小心多谋的正道之士不可,他必须慎之又慎。

第5章:杀声至
吾有仙山名霹雳全文阅读作者:逍遥梦寒樱加入书架

  “这玩意儿,就是那东西的本体么。”

  楚狂歌苏醒时,已经是入夜了,不知何时,雪已经停了,只是在地上铺了一层薄雪,窗外残月高悬,雾正浓,月色随之朦胧了起来。

  楚狂歌的手里捏着一把黯淡平凡的钥匙,这便是那道白光具现化之物,在彻底掌握楚狂歌的身体后,他多出的不仅仅是原本楚狂歌的记忆,还有关于穿梭于仙山和人界的钥匙的信息。

  仙山之钥,这个土的掉渣的称呼,就是这把钥匙的名字。楚狂歌从中还了解到,待到它下次累积到足够穿梭的能量时,便可连同自己的身体带往仙山世界,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有一天遭到追杀走投无路,这毫无疑问是隐藏的一个保命之招。

  “呼,现在就开始想保命了,看来真的是被超轶主给吓到了。”楚狂歌无奈的自嘲道,虽然心绪已然平复,但他现在仍感觉像是在做梦一般,信息量委实太过庞大了。

  不过这些,总归是要放下的,既来之则安之,既然用了别人的身体,这份天命便是无论如何都逃不掉的。

  原本的楚狂歌不过是偶然得到前人遗泽,加之自己天赋不俗,修到了现在层次,按照标准的说法而言,便是一介散修。这对现在的他而言,可以说是好坏参半,散修便意味着没有宗门掣肘,不用担心露出破绽;同时也就意味着没有后台,行走江湖需要小心谨慎。

  不过楚狂歌转念一想,现在自己握有仙山之钥这个不算金手指的金手指,整个霹雳世界的前辈都是他的后盾,至少只要他不走上岔路,正道之人应是不吝出手相助的,这样一来他也没什么好怕的。

  不过这些后事都得先放一边,现在摆在楚狂歌面前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离开村子。

  根据记忆来看,楚狂歌原本是由这个村子走出的,开始执着追寻于传说纪年的真相,后来修行有成,回到村子隐姓埋名做了教书先生,同时整理四方的见闻,而仙山之钥乃是他冥冥之中受天命指引,前往找寻到的,却不料在拿到之后就被一队蒙面人追杀,为首者更是直接重创了他,若非最后拼死一搏,恐怕他根本回不到村子。

  如今楚狂歌已经浪费了三天时间,对方至今都没有追踪而来实在是上天护佑。

  “必须离开了。”楚狂歌皱着眉,青光耀目,一柄长剑已经背负在了他身上,剑名楚狂,朴实无华,似乎与狂字完全不沾边,但也全赖它,楚狂歌才得以在江湖胜负中,一次又一次的活下来。

  月色朦胧,楚狂歌一步踏出小院,回首看去心中竟是有些不舍,他自然知道这份情绪自何处而来。

  “想不到刚穿越过来,就欺骗了一个小姑娘。”他摇了摇头,脑海中想起下午那个端着馄饨怯生生的小女孩儿,苦涩一笑,那满书架的书,那张纸条,就算是他留给小姑娘的一点微不足道的补偿了。

  剑着身,履着足,就在楚狂歌一步踏出院门之际,不料,变数突生,剑气如雨,无影无形,自四面八方袭向楚狂歌,眨眼间,楚狂歌已成笼中之鸟。

  “老楚,你说你早两天把我拉进去多好……”楚狂歌喃喃自语的叹了口气,倒也没有太过惊惶,对方追了三天才到,已经是天大的运气了,如果是三天之前,那个懵懵懂懂思考哲学的他,恐怕连还手都做不到。

  “叮!”清脆一声剑鸣,楚狂出鞘,剑风破空,仅仅是几息之间,漫天的无形剑气,已经溃散无踪,而伏击楚狂歌之人,也露出了身形,一共三人,和之前重创他之人,剑术同出一脉。

  “楚少侠,倒是让我等兄弟好找啊。”为首的人冷笑说道,看着下边仅出了一剑就气喘吁吁的楚狂歌,似乎就像在看猎物。

  “你们到底是谁?”楚狂歌捂着嘴轻咳了两声,面色愈显苍白,一副伤势未愈的模样。

  “这就不劳少侠挂心了。”男人随手挽出几道剑花说道,“把东西交出来,我等兄弟还可给你留个全尸。”

  “如果我拒绝呢?”楚狂歌面色不变,拖着剑,身体顺着寒风,无声无息的滑向院门出口,同时几道剑气激荡而出。

  “那便只有得罪了!”话音落,三剑同出,三剑同至,剑气还未接触便已消散,眨眼之间,楚狂歌已深陷三剑重围之内,仅仅一招,便已切下了楚狂歌的衣服一角。

  就是现在了……眼见三人剑势只攻不守,楚狂歌心中便知计划已成,楚狂再运,全无保留。

  “易水狂歌剑惊涛!”

  一声冷喝,剑起惊涛,荡起无尽之威,迅若电光火石,三人之中,唯有一人反应,勉强运动搏命之招,意图以招搏生路。

  然而惊涛之威,止在转瞬,剑收,人落,锋锐的剑气,尽断三剑,月色之下,唯见三抹猩红喷洒而出,地上倒落下三具一脸惊恐的尸体,卷起纷纷红雪。

  “呼,杀人还真是一件麻烦事。”剑不沾血,重归鞘中,仍是那般朴实无华,胜不难,但是要把三人在这里杀了却是颇麻烦,他也不能确定对方身上有没有信号弹之类的,因此示敌以弱,突然暴起便成了最好的选择。

  第一次杀人,楚狂歌并没有什么不适之处,或者说,是这个身体,早已经习惯了杀人的感觉。

  他想了想,重新走回到屋里,取下几本孩童蒙学的读物,连同四书五经什么的,还有之前读书的一些心得体会,踩着雪,小心翼翼的放到了一户人家的门口。

  随后转过头,将尸体给拖到屋子里,点起了一把火,火自三人身上而起,随后很快的蔓延到整个屋子。

  整个村子里都能听到村民呼喊走水救火的声音,而这时楚狂歌已经离开了村子,不知何时,雾已散,月正明。

  “问道九重天,纵情入红尘。我本楚狂人,凤歌笑玄门!”

  诗声朗朗,豪气冲天,楚狂歌在月色之下洒脱而行,而一把剑,此刻,却是从天而降,横亘路前。

第6章:大剑师
吾有仙山名霹雳全文阅读作者:逍遥梦寒樱加入书架

  深夜的林中寂静异常,甚至静的让人不觉心生寒意,呼啸的风声摇曳枝叶,沙沙作响,渗人无比。

  空中的月虽是一轮残月,但月华洒下,倒也能带来光亮,照出林中景象,但见一把阔剑,剑身破土,入地将半,剑柄朝天,虽是未动,但凛然剑威足以让人望而生畏。

  “终究是躲不了啊。”楚狂歌叹了口气,楚狂出鞘横在身前,对方既然暴露了自己的剑,便意味着这一次就没想着让自己活着离开此地。

  “惊妄剑……”

  “剑上争锋,绝冠天下。群英争霸,独揽盛名。”话音落,风愈狂,无形剑气瞬间弥漫天地间,但见一名青袍白首的中年男子,踏风行剑而来,平平无奇,却是转瞬之间,男子的手已经按在了惊妄剑柄之上。

  “想不到堂堂大剑师,也有和我这等晚辈为难的时候。”楚狂歌无奈的摇了摇头,剑息相同,毫无疑问这便是之前重创了楚狂歌的人,只是他没想到对方的真实身份,竟是如此令人心惊。

  剑下无名·纵峥嵘,剑师府主人,天昊武朝册封的大剑师,同样苦境闻名的剑界名宿,为人正直,好提点后辈,故大剑师之名也就成了称号,多尊称为“大剑师”。

  看来对方的实力,还要来得恐怖的多啊……楚狂歌虽然实力有所提升,但是他内心很清楚,自己和纵峥嵘之间仍是差着一条根基上的天堑,这种老牌的先天强者,绝不是现在的自己可以抗衡的,之前的楚狂歌已经用事实证明了这一点。

  “楚狂歌实在想不通,到底是何人,连前辈这样的人都只能为其爪牙?”

  纵峥嵘没有回答楚狂歌的问题,而是拔出了插在地上的剑,“年轻人,我也没想到你的伤势竟然在短短几天之内就能复原,但也到此为止了。”

  剑起,剑动,剑威临,一道凌厉剑气骤然惊起漫天飞雪,纵峥嵘没有多言,起手,便是逼命之招。

  “易水狂歌剑惊涛!”

  面对纵峥嵘的剑气,楚狂歌不敢有丝毫大意,轻抹楚狂,极招出手,一剑斩落,剑势启惊涛,不退不避。

  但见飞雪之中,剑气互冲,泥土四溅,纵峥嵘的一道剑气在接触到楚狂歌的剑招之后,竟是随之化为剑气罗网,剑气缭乱纷飞,大地顿时划出数十道深浅不一的沟壑,初次交手,看似秋色平分,但实际上,二人高下已分。

  楚狂歌用尽全力的极招一式,却不过和纵峥嵘随手而出的一道剑气打为平手,两人的差距,大的足以让楚狂歌有些绝望。

  “有所提升,不差。”纵峥嵘眯着眼,仍旧是面无表情,虽然楚狂歌有所提升,但他仍未将之放在眼中,“再接一剑!”

  惊妄剑再动,纵峥嵘已然模糊不清,再现身时,已至楚狂歌身前,纵峥嵘剑势深沉如渊,威势难阻。

  楚狂歌心知二人差距,不可硬接,脚尖一点,急急后撤,惊妄剑锋已然擦身而过,险之又险。

  “喝!”心知若是被压制,脱身便是妄想,虽是落入下风,但楚狂歌仍是以攻为守,厉招疾进。再观纵峥嵘,面色仍是不改如常,惊妄剑舞,招行式展,气势非常,不过数回合,楚狂歌再入下风,身上已见数道伤口。

  “年轻人,交出东西,束手就戮,我或可看在你一身剑道修为的份上,留你一个全尸。”

  “哈,当真是前辈,果然是莫大的恩典。”

  楚狂歌冷笑一声,极招再起,“狂浪翻海潮!”

  截然不同的招式,截然不同的意境,楚狂剑锋不留情,有若狂风骤雨一般,朝着纵峥嵘袭去。

  “不错。”纵峥嵘冷然以应,但见惊妄落处,狂浪之势戛然而止,再难建功,随之,便是剑下无名的反击之时。

  “狻猊四绝·狮斗!”狮者,万兽之霸,双狮之争,胜者称霸。

  只见纵峥嵘手中惊妄剑顿时涨出一道赤红剑芒,随着真元催动,剑芒一涨再涨,竟是将整把剑都包裹在了其中,剑威骇然,似是绝无尽头,竟是不断攀升。

  看来超轶主还是有先见之明的……

  原本有意保留超轶主保命之招的楚狂歌眼见狮斗之招,心中也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剑指点眉心,魂识之内的一道印记随之触发。

  随后,楚狂歌整个人的气息都变得不一样起来,一身威势,竟是让纵峥嵘也略微有些分神。

  “此人,趣味!”纵峥嵘的脸上,首度展现一抹笑容,剑身赤芒牟然散开,一招,若雄狮出笼,又似银河倾泻,直向楚狂歌漫卷而去。

  “绝马奔逸断风尘!”剑收,剑出,便已是截然不同的招式,五大传奇之“南冕”,风轩云冕·超轶主之绝式,一迎狻猊绝式。

  怦然一声,双招对碰,剑气四荡,狂澜怒啸,磅礴之威,竟使纵峥嵘首度见红,一退再退,而在烟尘之后,楚狂歌的身影已是化虹而去,消失无踪,只留下一地猩红,无言诉说着离去之人的伤势。

  “此招,不差。”纵峥嵘一掌落在自己胸口上,随之一口淤血喷出,面色如常。

  “绝马奔逸断风尘,似是久远之前的南冕超轶主之招,早已失传,为何此人身上会被人留下此招?”纵峥嵘皱着眉喃喃自语道,“他究竟是何来历?”

  心中生疑,纵峥嵘也没有继续追击的下发,回身收剑,径直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心中有惑,便该去找一个解释,这便是他的想法。

  而楚狂歌,先又剑伤在身,后催超轶主遗留之招,以弱运强,伤势无疑愈发加重,落地之后,来到一处湖边,意识已然不受控制的渐渐模糊起来。

  “这次真的是,心塞啊。”楚狂歌毫不顾忌形象的抹了抹嘴,“果然不能装逼,才装重伤坑人没多久,现在就真的重伤了。”

  “这位朋友,恕在下打扰,敢问,何为装逼?”

  “谁?”

  话音未落,但见湖对岸,鱼钩钓弦竟是跨湖而至,稳稳的落在楚狂歌身前,随后一名白衣斗笠的钓者,踏弦而来。

  “青史笔墨几度秋,楚河汉界梦难求。江山易改庸人去,逐鹿天下英雄留!”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逍遥梦寒樱所写的《吾有仙山名霹雳》为转载作品,吾有仙山名霹雳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吾有仙山名霹雳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吾有仙山名霹雳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吾有仙山名霹雳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吾有仙山名霹雳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吾有仙山名霹雳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