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大周昏君最新章节 > 大周昏君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大周昏君 连载中
分享大周昏君

大周昏君全文阅读

大周昏君作者:谈古不论斤

大周昏君简介:大周泰安元年,乞丐张凌阳一步登天,成为大周皇帝。
贪女色,信谗言,宠佞臣,用阉党,对大臣轻则抄家,重则灭族,使得‘民’怨沸腾,天下非议…… https://www.uukanshu.com
-------------------------------------

大周昏君最新章节第71章:张致1闹事
第2章:入宫
大周昏君全文阅读作者:谈古不论斤加入书架

  王钦的府邸,是一座三进的大院子。

  院子里面,没有什么奇花异草,屋子里更无什么文玩字画点缀。

  可屋子里却依旧显得富丽堂皇,因为屋子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金银玉器。

  在烛光的照耀下,屋子显得富丽堂皇。

  来到王钦的府邸之后,张凌阳便被府中下人带下去梳洗打扮,又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张凌阳方才在下人的指引下见到王钦。

  此时,王钦正大马金刀的做在堂上的太师椅上喝茶。

  见张凌阳到来,王钦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眼神中说不出的满意。

  俄而,王钦方才开口道:“你想吃什么,用什么,直接告诉府里的下人就是,但是有一点,没有咱家的命令,不得踏出后院半步。”

  而后,王钦又吩咐了府中下人一番,不待张凌阳说话便让下人将其带回了后院。

  “奇怪,这王钦看我的眼神怎么感觉怪怪的?还有,他到底想要我做什么?”

  跟在下人身后的张凌阳边走边想,可始终想不到王钦到底意欲何为?

  这时,一股饭菜的香味传来,张凌阳不由耸了耸鼻子。

  进屋一看,桌子上已经摆满了鸡鸭鱼肉。

  此时的张凌阳哪还顾得王钦的算计?二话不说便来到桌旁的凳子上坐下,拿起筷子狼吞虎咽起来。

  酒足饭饱,拍了拍胀痛的肚子,张凌阳口中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声。

  好久,张凌阳已经记不得自己有多久没有吃过饱饭了。

  在餐桌旁眯了一会儿,张凌阳便感觉一股困意袭来。

  起身来到里间的床上躺下,张凌阳登时眼眶便有些湿润。

  柔软的大床,温暖的丝被。

  天知道张凌阳已经多久没有睡过床了。

  而且还是这么舒服柔软的大床。

  不知不觉间,张凌阳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张凌阳还在梦乡中未醒,王钦便已经起身,坐车前往皇宫。

  养心殿内,刚刚送走太后的泰安帝赵宸熙正百无聊赖的斜躺在床榻上,只是眼眶有些发黑,一脸的闷闷不乐。

  殿内,一众宫女、太监鸦雀无声的矗立在那里,连一个小动作都不敢发出,生怕引起泰安帝的注意,从而招惹滔天之怒。

  这时,从宫外赶过来的王钦大着胆子走了进来,在泰安帝耳边说道:“陛下,经过苦思冥想,奴才终于想到了解决办法。”

  “速速道来!”

  听王钦想到办法,泰安帝不由精神一震,睁开眼睛坐直身体问道。

  王钦并没有急于回答,而是用眼神示意了一番周围。

  泰安帝恍然,这些小宫女、小太监之中,不知道有几人是太后亦或朝中大臣的眼线,如果消息一旦泄露出去,那后果……

  “咳咳!”泰安帝假装咳嗽一声,对殿内的宫女、太监发话:“朕有事和王钦商议,你们都先出去!”

  “是,陛下!”

  待宫女、太监都出了宫殿,王钦方才开口低声道:“陛下,昨日奴才出宫,遇到一乞丐……陛下不如……这样一来,岂不是两全其美?”

  听完,泰安帝点头又摇头道:“办法很好,可如今太后给朕下了禁足令,只怕朕还未踏出宫门,太后便已经知道,不妥!不妥……”

  王钦却笑道:“陛下,从宫门出去自然不妥,可如果从密道出去呢?”

  “你是说……皇宫里还有通往宫外的密道?”

  王钦点头道:“正是,奴才也是不久之前才知道的,当年先帝为了出宫方便,特意从养心殿下挖了一个密道。如今,正好为陛下所用……”

  养心殿乃是大周历代天子的寝宫,泰安帝听此不由大喜,遂吩咐道:“你这就回去将那人带来让朕瞧瞧!”

  “是!”

  王钦弓腰退出养心殿,一刻也不敢停留,便匆匆出宫回到自家府邸。

  王钦府邸后院,张凌阳一觉便睡到日上三竿,待起床梳洗一番,已经是中午时分。

  正欲吃饭,便有府中下人来寻,说是王钦要见他。

  不敢犹豫,张凌阳跟着下人匆匆来到大厅,便见王钦早已坐在那里等候。

  还未来得及见礼,王钦便从桌子上拿出一个包裹扔到了张凌阳身上:“去收拾一下,随咱家一同入宫。”

  一听要入宫,张凌阳顿时就急了,心想:“难道这王钦要让我进宫当太监?”

  越想越有这种可能,张凌阳便一下子扑倒在地上,抱着王钦的大腿大哭道:“公公饶命,小人不想当太监,小人还没有娶妻生子呢?求公公放过小人!”

  王钦见张凌阳如此做作,厌恶的皱了一下眉头:“谁说咱家带你进宫就是当太监?”

  “啊?不是吗?”见不是要去当太监,张凌阳这才收拾了眼角根本就不存在的眼泪。

  “有好事,也算你小子走狗屎运了!”王钦笑眯眯的盯着帐凌云看,看得张凌阳心中直发毛。

  可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自己又能怎么办?

  张凌阳不得不乖乖的从地上起来,拿起包裹去了后院屋中。

  打开一看,果然不出自己所料,是一个小太监的服饰。

  怀着悲壮的心情,张凌阳换上太监服饰。

  还别说,衣服很合身。

  “呸呸呸!”

  “合身个毛线,这可是太监服饰,我可不想做太监。”

  心中如是想着,张凌阳别别扭扭的从内院走到了大堂。

  见张凌阳出来,王钦抬眼看去,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这就随咱家走吧!”说着,王钦便起身,头也不回的向外面走去。

  一路上战战兢兢、诚惶诚恐……张凌阳低着头随着王钦一路入宫,来到了养心殿外。

  “你先在这儿候着!”撂下话,王钦便一路小跑着进了殿内。

  “陛下,奴才将人给带来了,就在殿外候着!”见泰安帝赵宸熙正躺在床榻上假眠,王钦上前小心翼翼的回道。

  “哦?”泰安帝睁开眼睛,看了王钦一眼,“还不赶快将人带来让朕瞧瞧?”

  “奴才这就去!”说着,王钦又急匆匆的退了出去。

  殿外走廊上,张凌阳百无聊赖的打量着周边的一切。

  这儿摸摸,那而瞧瞧,一副好奇心十足的样子。

  见王钦出来,张凌阳立马又变成了一副规规矩矩的模样。

  “陛下传话,让你进去!”王钦说话的时候,连眼皮都未抬一下,自顾自的说道,“一会儿眼睛给咱家放亮些,不该说的话千万别说!”

  “小人省的!”

  跟着王钦来到养心殿内,张凌阳连头都不敢抬一下,只是盯着地上华丽的地毯。

  “奴才见过皇上!”

  听王钦的声音,张凌阳便知道自己到了地方,且前面自己看不到的那人应该就是如今的泰安帝赵宸熙了。

  不敢犹豫,张凌阳急忙跟着跪下:“草民张凌阳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头深深的埋在地上不敢抬起,可张凌阳还是听见了“噗嗤”、“哈哈”的笑声。

  张凌阳搞不明白自己哪里说错了,惹得泰安帝如此大笑?

  要知道电视剧上可都是这么演的。

  “咳咳!”

  “抬起头来让朕瞧瞧!”

  听到声音,张凌阳这才小心翼翼的抬头看去。

  一看之下,张凌阳不由愣住了。

  只见前方的床榻上,一个身着明黄色衣服的年轻人正斜躺在那里,眼神向自己这边斜视。

  这就是泰安皇帝赵宸熙了。

  可为毛泰安皇帝竟然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张凌阳呆愣的同时,泰安帝赵宸熙也愣住了。

  他没想到,王钦找的这个人竟然与自己如此相像,就好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难道这是父皇在宫外的私生子?”

  可随即,泰安帝便抛下这个念头。要知道,这又不是戏说,皇家又怎会让自己的血脉流落在外?

  更何况,先皇一向洁身自好,根本就没有这个可能。

第3章:假皇帝
大周昏君全文阅读作者:谈古不论斤加入书架

  都说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以前泰安帝还不相信,可见到张凌阳,泰安帝对这句话深信不疑起来。

  要不然,这世上又怎会有如此相像之人?

  回过神来,泰安帝目光炯炯的看向张凌阳:“你可知朕让你来所为何事?”

  张凌阳回道:“启禀陛下,草民不知!”

  “你没告诉他?”见张凌阳竟然不知道,泰安帝诧异的看向王钦。

  王钦回道:“没有陛下的点头,奴才不敢告知!”

  听到王钦的回答,泰安帝满意的点了点头。

  其实,在看到泰安帝的那一刹那,张凌阳便已知道自己所为何来了。

  长得与泰安帝如此相像,那结果就只有一个:让自己假扮泰安帝!

  可赵宸熙这皇帝做的好好的,为何要让自己假扮呢?

  张凌阳还是有些疑惑不解。

  正在张凌阳疑惑之际,泰安帝便发话道:“以后你就代替朕上早朝,平日里呆在养心殿,没有朕的命令,不得走出养心殿半步,知道吗?”

  “草民知道!”张凌阳嘴上虽然如此回答,可心中却是一片凄凉。

  假扮皇帝,那是什么下场?

  只怕利用完自己,泰安帝就要将自己进行肉体毁灭了吧!

  可如果自己不答应,只怕用不了片刻时间,自己就会成为一具死尸。

  为了苟活下来,张凌阳不得不答应下来。

  此刻,张凌阳心中在滴血!

  “王钦,你好好提醒着点!”说着,泰安帝便起身走进了养心殿里间。

  “奴才明白!”

  弓腰送走了泰安,王钦来到张凌阳面前警告道:“刚才皇上的话可听清楚了?”

  “小人听清楚了!”此刻张凌阳面若死灰。

  “你小子还别不高兴?”见张凌阳的脸色如此难看,王钦说道,“要不是咱家,你现在还是一个乞丐,哪还有这样的好事情?宿龙床,坐龙椅,你小子死了都值!”

  “……”张凌阳还能说什么呢?

  “现在屋里也没别人了,还不赶紧起来?”

  王钦这么一说,张凌阳这才感觉自己现在两腿发麻。

  爬起来坐在床榻上,张凌阳一边拍打麻木的双腿,一边对王钦说道:“王公公,这来宫里大半天了,小人还滴米未进,您看能不能给小人些吃食?”

  “哎呦,瞧我这脑袋?”王钦这才醒悟过来,眼下该是用晚饭的时候了。

  急匆匆的走出养心殿,王钦高呼一声:“陛下有旨,传膳!”

  再次回到养心殿,王钦怎么看张凌阳怎么感觉不对。

  突然,王钦醒悟过来,原来此刻张凌阳还穿着小太监的衣服。

  “你赶快换一下衣服,可千万别被人给发现了!”说着,王钦便急匆匆的寻找起衣服。

  一刻钟过后,张凌阳终于穿戴好衣服。

  还别说,古人的衣服穿起来就是麻烦。

  吃饭之时,还有其他的宫女、太监服侍,因而王钦变得格外的恭顺,完全一副奴才嘴脸,哪还有刚才的嚣张模样?

  见王钦如此,张凌阳不由感觉有些牙酸:“这王钦能成为司礼监掌印太监,还真有几分本事。旁的不好说,就说这变脸的戏码,真可谓是炉火纯青!”

  张凌阳也实在是饿了,再加上宫中的食物都是些山珍海味,很多张凌阳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又哪会客气?拿起筷子就狼吞虎咽起来。

  “咳咳!”

  王钦见张凌阳这幅模样,便瞧瞧拉了一下张凌阳的衣袖。

  一旁服侍的宫女、太监瞧见‘万岁爷’食欲这么好,也是纷纷侧目不已。

  张凌阳这才醒悟过来,此刻的自己早已不是前世的平头百姓,而是大周朝的泰安皇帝。

  “咳咳!”咳嗽一声化解自己的尴尬,张凌阳便开口道:“今晚的膳食做的不错,很合朕的胃口!”

  说完,便自觉的放慢了吃饭速度。

  之前已经吃了一个半饱,而此时见一众人都围着自己,看自己吃饭,张凌阳便觉得十分难受。

  又吃了几口便放下了筷子。

  刚起身没多久,敬事房太监吴三宝便托着一个银盘走了进来,来到张凌阳身旁跪下说:“万岁爷,该点牌子了!”

  顺着声音,张凌阳见托盘上果然有两排绿牌子。

  敬事房隶属司礼监,专司皇帝房事,不过并不像满清那般,皇帝行房事时还有专人听房。

  呆愣了一下,张凌阳便看向绿牌子,只见上面写着高贵妃、贤妃、纯嫔、金婕妤、宋昭仪等名字,说张凌阳不心动,那是假的。

  无语的看了王钦一眼,意思是:我只是在假扮皇帝,用不着来真的吧?

  而王钦却眼皮低垂,好似没有看到一般。

  也是,后宫势力错综复杂,即便王钦身为司礼监掌印太监,可如果他现在敢开口劝阻的话,那些后宫的妃子有的是对付他的办法。

  要知道,后宫的那些妃子,大都是出身于官宦世家,背后势力更是盘根错节,远不是刚刚坐上司礼监掌印太监位置的王钦能够抗衡的。

  而且,下面不知道有多少太监巴不得王钦下去,他们好趁机上位呢?

  张凌阳猜不出此刻王钦心中所想,但又不能让吴三宝久等,以免自己露出什么破绽,故而便开口道:“免了吧!”

  “遵命!”

  吴三宝退出养心殿之后,直接去了长春宫皇后王氏那里。

  半个时辰后,王皇后坐着软轿来到养心殿门前。

  门口的小太监见王皇后到来,急忙进去禀报。

  一听皇后来了,张凌阳顿时慌了,向王钦问道:“王公公,现在该怎么办?”

  王钦心中也是慌乱不已,不过好在在宫里待久了,心中也是有些小算计的,便对张凌阳道:“我这就出去告诉皇后,就说陛下已经歇息,让皇后明日再来就是!”

  见王钦如此说,张凌阳心中才算安定。

  王钦匆匆走出养心殿,见到王皇后就打了一个躬:“奴才见过皇后娘娘,皇上已经歇息,要不皇后娘娘明天再来?”

  “哦?陛下这么早就歇下了?”对于王钦的话,王皇后并相信。

  要知道,皇帝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进后宫了。

  而且,关于皇帝外出去青楼的事情,王皇后也有所耳闻,又岂会让王钦三言两语给打发了?

  王钦干笑一声:“这不是万岁爷日理万机,早早就困乏了吗?”

  “陛下这几天确实忙的有些脱不开身!”王皇后冷冷一笑,“本宫进去看看,不会打扰陛下歇息的!”

  说着,根本就不顾王钦的劝阻,直接走了进去。

  殿内,张凌阳早就听到了外面的说话,见王皇后要闯进来,可是急的他脸上直冒汗。

  王皇后闯进来一看,见皇帝正坐在床榻上眼神乱转,回头狠狠的剜了王钦一眼。

  而后,王皇后方才来到张凌阳身旁行了一个礼:“臣妾见过陛下!”

  “皇后免礼!”既然皇后已经进来,张凌阳不得不强打起精神,小心应对。

  “陛下这是怎么了?”见张凌阳额头冒汗,眼神发虚,王皇后关切的问道。

  并且,王皇后还拿起手帕擦了一下张凌阳额头上的细汗。

  王皇后抬手之际,张凌阳只觉一股香风飘来,极其好闻,不禁就下意识的吞了下口水。

  又见王皇后姣好的面容,一时间,张凌阳看得有些痴了。

  “陛下!”见张凌阳这么痴痴的看着自己,王皇后脸上不由有几分红润,更显得娇媚十足。

  特别是这一声“陛下”叫的,张凌阳骨子都酥了。

  而一旁,王钦却用告诫的眼神看了张凌阳一眼。

  张凌阳一看王钦的眼神,便醒悟到自己只是一个假皇帝而已,态度立刻便端正起来。

  王皇后并未察觉到张凌阳的态度变化,而是回头对身边的太监、宫女说道:“本宫和陛下有些话要说,你们都下去吧!”

  太监、宫女行了一个礼,纷纷告退。

  “王钦,你怎么不下去?”见王钦还兀自矗立在那里,王皇后狠狠的看了他一眼。

  “是,奴才告退!”

  见皇后发话,无法,王钦只得告退。

第4章:嫔妃
大周昏君全文阅读作者:谈古不论斤加入书架

  不过在走之前,王钦却给了张凌阳一个警告的眼神。

  众人都退下之后,王皇后起身在张凌阳身旁坐下,脑袋依偎在张凌阳肩上。

  张凌阳见此,身子立马便绷了起来,生怕自己一个把持不住,做出不该做的事情。

  “陛下,您好久没去过臣妾的长春宫了!”靠在张凌阳身上,王皇后的声音充满了幽怨。

  “呵呵!”张凌阳干笑一声:“朕这不是公务繁忙吗?”

  王皇后抬头,直直的看向张凌阳,眼眸含泪:“别以为臣妾不知道这段时间陛下都去了哪里?现在宫里都传遍了。说陛下喜欢上了一个青楼女子,这段时间,一到晚上就出宫去寻她,以至于无心国事。”

  “这都是瞎说,朕这不是好好的呆在养心殿里吗?”张凌阳口上哄骗,左手却下意识的伸出,搂上王皇后的蛮腰。

  “臣妾也觉得这都是以讹传讹,可陛下毕竟已经半个多月没有进过后宫,也没有翻过牌子了,臣妾又怎能不担心?”

  王皇后的声音极其娇柔,说着话的时候,娇嫩的小手还在张凌阳胸前来回抚摸。

  摸得张凌阳骨子都酥了,心中大呼受不了。

  可张凌阳却不敢乱来,拍了拍王皇后的香肩,对着王皇后温声说道:“朕只不过是这几日略感疲乏而已,皇后不必忧心!”

  “嗯!”王皇后点了点头,“臣妾相信陛下!”

  “时候不早了,皇后早些回去歇息吧!”

  王皇后本以为皇帝会将自己留宿,不想此刻居然开口要将自己打发走,声音幽怨道:“陛下?”

  “去吧,朕累了,要歇息了!”张凌阳不敢直视王皇后的眼睛,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做出不该做的事情。

  “臣妾告退!”见皇帝心意已决,王皇后神情落寞的行了一礼,便走了出去。

  见王皇后终于出去,张凌阳不由松了一口气,一下子瘫软到床榻上,心中却大呼:“这宫里的女子果然不容小觑,连堂堂皇后都成了勾人的小妖精。还好我张凌阳是一个谦谦君子,若不然……”

  突然,张凌阳突然想到后世的那个禽兽和禽兽不如的问题。

  “我这是禽兽不如了?”

  好吧,张凌阳终于确定,今晚他确实有些禽兽不如。

  这时,王钦从外面走了进来,审视的看着张凌阳问道:“你没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吧?”

  张凌阳大呼冤枉:“那可是皇上的女人,借我两个胆子我也不敢啊!再说,就这么点的时间,我什么也做不了啊!”

  张凌阳如此解释,王钦这才相信,

  张凌阳话音一转,对王钦抱怨道:“不过,王公公,您就不能想个好点的办法,不让皇上的那些妃子过来?要知道,应付她们真的很累啊!”

  对此,王钦表示爱莫能助。

  正说话间,就听门外小太监来报:“万岁爷,高贵妃求见!”

  闻言,张凌阳一下子又瘫软了下来,对王钦说道:“你赶快出去拦住她,千万别让她也进来啊!”

  王钦回道:“咱家尽力吧!”

  王钦出了养心殿,对正在殿外等候的高贵妃道:“娘娘,万岁爷已经歇息,您有什么事明天再来吧!”

  “歇息?”高贵妃的性子一向刁蛮,如何会信了王钦的鬼话?

  “皇后娘娘才刚走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别以为本宫不知道?王钦,你觉得本宫好糊弄吗?”

  “奴才不敢!”王钦哪敢回嘴?

  “不敢?”高贵妃冷笑一声:“那你就是觉得本宫好欺负喽?”

  “就是再借奴才几个胆,奴才也不敢啊!”见高贵妃如此说,王钦急忙下跪赔礼道歉。

  “行了,别在这儿矗着了,带本宫去见皇上!”说着,高贵妃便率先走进了养心殿。

  见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闯了进来,张凌阳欲哭无泪。

  这些宫里的妃嫔,一个个的能看不能吃,且还一个个挠的他心痒痒,张凌阳想死的心都有了。

  跟在高贵妃后面的王钦给了张凌阳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便退到了殿外。

  见殿内无人,高贵妃也不再摆她那高高在上的贵妃架子,而是娇柔的喊了一声“皇上”,便一把扑到了张凌阳身上。

  “皇上,臣妾都好久没见到过您了,您想臣妾吗?”这声音,比皇后王氏还有娇柔几分。

  “自然是想的!”张凌阳尴尬一笑。

  “臣妾也想皇上,想的心都要跳出来了,要不您摸摸?”

  说着,高贵妃拉住张凌阳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前。

  “是不是啊,皇上?臣妾一见到您,心就砰砰直跳!”

  此刻,张凌阳哪还有工夫去听高贵妃说什么?他只感觉掌心一片柔软,便下意识的抓了一下。

  “讨厌啦,皇上!”见张凌阳的大手不老实,高贵妃娇笑不已,身子又向张凌阳怀中贴上去几分,且还不老实的在张凌阳怀中扭来扭去。

  温香软玉在怀,张凌阳的小兄弟隐隐有几分造反的迹象。

  怀里的高贵妃自然也感觉到了张凌阳小兄弟的不老实,对着张凌阳痴痴一笑:“皇上,臣妾最近学了几招新花样,您要不要试试?”

  说着,高贵妃舔了一下自己娇嫩的嘴唇。

  “要不,试试?”张凌阳大为意动,可又想到自己的身份,再大的火气也弱了三分。

  怀里的高贵妃,自然也感觉到了张凌阳性趣的下降,回头疑惑的看向张凌阳。

  “还是算了,朕有些疲乏,贵妃无事的话,就先退下吧!”抿了一下干涸的嘴唇,张凌阳说道。

  “皇上?”高贵妃的声音比王皇后的幽怨。

  “下去吧!”张凌阳挥了挥手,不敢去看高贵妃的脸庞,他怕自己把持不住。

  “那好吧,臣妾告退!”高贵妃行了一个礼,便下去了。

  “今天第二次禽兽不如了!”张凌阳苦笑一声,便朝外面大喊一声:“来人!”

  王钦走了进来:“不知万岁爷有何吩咐?”

  “朕要洗个冷水浴!”此刻面对王钦,张凌阳再没有之前的小心谨慎,而是用十分幽怨的眼神看着他。

  王钦虽然是一个太监,但也知道面对这些深宫怨妇,张凌阳受到的煎熬不小,因而并未寻他话里的语病。

  冷水一激,身体里有再大的火都给压下了。

  在三月份冲冷水澡,不冷才怪,这里又不是海南的三亚。

  “好冷!”张凌阳不由打了一个冷颤,急忙从浴缸里跳出。

  见张凌阳出来,旁边服侍的宫女急忙拿出一个厚厚的毛毯给张凌阳披上,张凌阳这才感觉暖和许多。

  不知不觉已经是深夜时分,再加上应付那些深宫怨妇,此刻张凌阳早已疲惫不堪。

  头一沾上枕头,不消片刻,张凌阳便进入了梦乡。

  张凌阳梦到自己此刻身处一个富丽堂皇的宫殿内,高贵妃正在给自己捏肩,皇后王氏坐在一旁,不时的剥一个葡萄送入自己的嘴中。

  而前方,一个看不清楚模样但身材娇俏的女子正在那里翩翩起舞,还有一个容貌秀丽的宫装女子在一旁吹箫。

  咳咳!

  是真的在吹箫!

  声音十分的悦耳。

  “陛下……陛下……”

  “张凌阳……张凌阳……”

  突然,张凌阳耳边响起一道声音,将他拉回到现实。

  睁开眼睛,张凌阳只见王钦那张老脸正矗在自己面前。

  张凌阳登时便睡意全无,一下子从床上爬了起来。

  揉了揉眼睛,张凌阳问道:“王公公,有事?”

  “该上朝了!”王钦回道。

  张凌阳扭头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只见窗外一片黑漆漆的,抱怨道:“这么早?”

  “已经不早了,现在大臣们已经在太和殿外候着了!”

第5章:定计
大周昏君全文阅读作者:谈古不论斤加入书架

  “哦!”见王钦如此说,张凌阳便欲从床上起来穿衣。

  王钦急忙阻止张凌阳:“记住,你现在是皇上,会有人伺候你穿衣的!”

  说完,王钦便朝外面拍了几声巴掌,就见有几名小宫女拖着水盆、毛巾以及衣物走了进来。

  简单了洗了一把脸,又在小宫女的服侍下穿戴完毕,外面的天色已经蒙蒙亮了。

  当然,去太和殿的路上,自然是由王钦在前面领路,张凌阳在后面跟着。

  路上,王钦说了朝中几个重要大臣的名字及他们之间的关系,为的就是防止张凌阳出现纰漏。

  还未踏入太和殿的大门,张凌阳就远远瞧见一众大臣正三五成群的在那里说说笑笑。

  在王钦的示意下,张凌阳来到大殿,在龙椅上坐下。

  “上朝!”

  随着王钦的一声高呼,殿外也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声音。

  “上朝!”

  “上朝!”

  ……

  声音响起,大臣们有条不紊的排好队伍,向乾清宫走去。

  待大臣进入大殿,张凌阳方才瞧清楚众人的模样。

  不过张凌阳并不认识他们谁是谁,只得无奈的看向王钦。

  王钦示意张凌阳稍安勿躁,对众臣喝道:“跪!”

  “臣叩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卿平身!”这一点,自然不用王钦教,张凌阳自己就会。

  前世无数的影视剧中,皇帝上朝时都是这么做的。

  果不其然,待众大臣都起身立定之后,王钦便高呼一声“有本启奏,无本退朝”。

  意思就是,有事儿说事儿,没事儿滚回家歇着去。

  “臣张致远有本启奏!”

  你看,有时候古代的规矩就是好,说事儿之前还自保一下家门,要不然张凌阳哪分得清楚他们谁是谁?

  “张致远?嗯,我知道这个人,王钦刚刚在来的路上还提过这个人的名字,好像官职是内阁首辅,当然,也是文官之首。”

  心中如是想着,张凌阳便开口问道:“何事?”

  张致远回道:“启禀陛下,游击将军李晟已被押解进京,不知该如何处置?”

  “李晟是谁?”张凌阳心中十分困惑,毕竟方才王钦只是提了一些朝中大佬,并未告诉他其他官员的名字。

  “爱卿以为该如何处置?”既然不知道这人是谁,那就打一下太极,将这事推回给张致远。

  张致远道:“微臣以为,李晟不服贵州总督张广之调令,贻误军机,致使苗疆战事糜烂,论罪当斩!”

  “张广之?嗯,又一个不知道的人名。不过这个李晟既然敢不听上司调令,又因贻误军机导致战事糜烂,想来该杀才是。”

  想到这儿,张凌阳正欲开口答应,不想下面就有人站不住了。

  孙定安出列道:“启禀陛下,老臣孙定安反对。老臣以为,李晟虽有贻误军机之罪,但罪不至死,且看在李晟多年来为大周屡立战功的份上,请陛下饶其一死!”

  “……”

  “这次该听谁的好呢?”张凌阳有些无语的看向王钦。

  要知道,这个孙定安也是朝中大佬之一。如果说张致远是文官之首的话,那么这个孙定安就是武官之首。

  刚刚王钦还说,这个孙定安出自开国三公四侯之一的宁国公府,是当代宁国公。

  而宁国公府又是世代将门,宁国公孙定安更是大周威望最高的老将军。

  王钦隐蔽的指了指孙定安,张凌阳心中便有了主意,咳嗽一声说道:“孙爱卿,那以你的意思,该如何处置李晟?”

  孙定安回道:“老臣以为,不如将李晟发配至哈密,让其戴罪立功,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张凌阳并未急于回答,而是看向张致远:“张爱卿以为如何?”

  张致远回道:“全凭陛下乾纲独断,臣没有异议!”

  “嗯?你刚才不是还说要处死那个李晟吗?怎么这会儿又让我独断呢?”

  搞不明白张致远心中所想,张凌阳便道:“既然如此,就按孙爱卿的意思办吧!”

  “老臣遵旨!”

  又应付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总算是熬过了早朝。

  回到养心殿,张凌阳便向王钦问道:“王公公,我怎么有些搞不明白,按说之前张致远主张处死李晟,怎么到最后又不吭声了呢?”

  王钦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向张凌阳问道:“你可知弹劾李晟的贵州总督张广之是何许人也?”

  “不知道!”张凌阳摇了摇头,“不过想来应该是张致远的人吧!”

  王钦却笑着摇了摇头:“错了,张广之和李晟都是宁国公的人!”

  “???”张凌阳彻底被搞糊涂了,“既然张广之也是孙定安的人,那为何还要弹劾李晟?”

  “这就要你自己慢慢去悟了!”王钦没有打哑谜道。

  “……”张凌阳败了王钦一眼。

  正说话间,就见真·泰安皇帝赵宸熙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虽然脚步飞快,但张凌阳怎么看怎么感觉赵宸熙的步伐有几分虚浮。

  既然真·泰安皇帝赵宸熙回来,自己这个假皇帝自然要退位了。

  张凌阳急忙站起来,跟在王钦屁股后面跪在地上:“草民张凌阳叩见皇上!”

  “起来吧!”

  显然,真·皇帝赵宸熙并没有功夫搭理张凌阳这个假皇帝,而是直接向王钦问道:“今日朝中可有大事?”

  王钦便将今日早朝之事一一向赵宸熙道出。

  赵宸熙满意的点了点头:“做的不错!”

  这话是对张凌阳说的。

  张凌阳回道:“草民不敢居功,都是王公公在一旁指点!”

  听了张凌阳的话,王钦心中很是满意:“好小子,有眼力劲儿,昨天晚上你和两位娘娘的那事,咱家就不说给万岁爷知道了!”

  退居二线的假皇帝张凌阳很快就被王钦请到了养心殿中的一间‘小黑屋’之中。

  真皇帝回来,张凌阳这个假的自然不能再抛头露面。

  而且,也不能随意出宫,要不然被旁人发现,又是一桩风波。

  说是小黑屋,其实是一间十分雅静的房间,桌椅板凳、茶水点心一应俱全。

  百无聊赖的张凌阳吃了块点心,又喝了杯茶水,趴在桌子上哼着不知名的小曲,不知不觉间便有了困意。

  睡梦中,泰安皇帝已经玩倦了青楼女子。

  既然已经玩的有些厌烦,赵宸熙自然不需要再每日出宫。

  而赵宸熙不出宫,自然便不再需要自己这个假皇帝来打掩护了。

  故而,赵宸熙便令王钦将自己杀害。

  只见王钦手拿一柄短刃,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脸色阴测无比。

  张凌阳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求饶,可王钦却笑眯眯道:“自踏入宫门的那一刻起,便决定了你今日的命运。到了阎王爷那里,可不要怪罪咱家啊!”

  说着,王钦便一刀捅进了张凌阳的胸口。

  看着胸口流淌出的滚滚鲜血,张凌阳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猛然惊醒,张凌阳急忙起身四处望去,这才发现刚才只是一场虚梦而已。

  用袖子胡乱擦拭了一下额头的冷汗,张凌阳忽然呆愣住了。

  赵宸熙之所以用自己这个假皇帝,为的就是让他好外出寻花问柳。

  而一旦赵宸熙厌烦了外面的青楼女子,那自然就不再需要自己这个替身。

  面对已经无用的替身,赵宸熙会如何做?

  答案显而易见:那就是将自己这个假皇帝毁尸灭迹。

  一旦自己这个替身死了,自然没有人敢再说三道四。

  毕竟,这么些天来,仁政爱民的好皇帝赵宸熙一直待在养心殿里处理国事。

  怎么,你不信?

  你没看到皇上已经忙的好长时间没去后宫了吗?

  想明白了这一点,张凌阳后背顿时冷汗直流。

  因为他发现,自己只要待在宫里,迟早都是一个死。

  可想要逃出皇宫,又无异于痴人说梦。

  除非是电视剧看多了,才会天真的以为假冒个太监就可以蒙混过关。

第6章:蒙汗药
大周昏君全文阅读作者:谈古不论斤加入书架

  “在赵宸熙厌倦寻花问柳之前,一定要想出一个决绝办法。”

  “可赵宸熙这人喜好不定,天知道他什么时候突然该性子?如果明天他突然改了性子,是不是就意味着明天就是我的死期了?”

  想到这儿,张凌阳心中越发的急切起来。

  逐渐的,张凌阳的眼神开始变得有些狠厉:“既然如此,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心中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张凌阳心中便暗暗合计起来。

  “想要悄无声息的杀掉赵宸熙,用兵器只怕不大可能,否则闹出动静,必定会被外人所知。那么,就只有下毒一条路可以走了!”

  “可哪里能搞到毒药呢?”

  “对了,太医院!”想到这一点,张凌阳不由眼前一亮。

  可随即又摇起头来:“不行,王钦这个死太监无时无刻不跟在身边,我根本就没有下手的机会!”

  “既然如此,那就先搞死王钦!”

  “还有一点,赵宸熙既然可以隐瞒所有人,悄无声息的出宫,想必养心殿内一定有通往宫外的密道,昨天自己可是看到赵宸熙进入养心殿的里间之后才消失不见的。”

  心里又合计了一番计划,张凌阳发现漏洞百出。

  可即便再漏洞百出的计划,只要能成功,就是好计划。

  除此之外,张凌阳也想不到其他更好的办法。

  这时,房门被轻轻打开。

  王钦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出来吧,陛下已经出宫!”

  整理了一下发皱的衣服,张凌阳便跟随王钦走进了隔壁的养心殿。

  “今晚秉笔太监李玉当值,你要小心一些,有什么事儿就让小太监喊我,知道吗?”

  “省的,王公公放心就是!”张凌阳心中大喜不已,不过表面上却不漏声色。

  又告诫了张凌阳一番,王钦方才离开养心殿。

  见王钦离开,张凌阳再也无法抑制住脸上的表情:“真是天助我也,今晚终于可以摆脱王钦的监控了!”

  至于那个秉笔太监李玉和王钦的关系如何?

  张凌阳用脚指头就能想到,两人关系肯定不和。

  至于为何张凌阳会如此笃定?

  你见过有几个一把手和二把手能够和睦相处的?

  更何况,如果王钦与李玉关系和睦,王钦刚才又怎会如此告诫自己?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张凌阳便听到了外面隐隐有争吵声传来。

  而其中一个,正是王钦的声音。

  至于同王钦争吵的那个人,想必就是李玉无疑了。

  又过了一小会儿,一个身穿大红服饰的小太监低眉顺目的走了进来,见到张凌阳就磕头行礼:“奴才李玉叩见陛下!”

  “起来吧!”

  “谢陛下!”

  “王钦可曾走了?”张凌阳若无其事的问道,生怕王钦在外面偷听。

  其实,王钦又怎么有这样谨慎的头脑?

  不说王钦,就是赵宸熙本人,只怕也料想不到才刚刚入宫一天的张凌阳心中竟然会有如此疯狂的想法吧?

  在赵宸熙看来,让张凌阳假扮自己,已经是对他天大的恩赏了。

  毕竟,这是一个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年代。

  不过赵宸熙如何也想不到,张凌阳根本就不是这个年代的人。

  在张凌阳的心中,根本就没有皇权这个概念。

  “回陛下,王公公已经走了!”李玉恭敬的回道。

  张凌阳点了点头,看了眼窗外的天色,见天色已经有些昏暗,便说道:“传膳吧!”

  “是!”

  在李玉的服侍下,张凌阳吃过晚膳,便回到床榻上斜躺着思索起来。

  旁边的李玉以为皇上有心事,自是大气都不敢喘。

  良久……

  回过神来的张凌阳对李玉问道:“太医院内可有蒙汗药?”

  张凌阳也知道自己这么问有些突兀,可除非有其他的办法,否则自己只能让李玉去搞蒙汗药了。

  “有倒是有,不过陛下……”

  李玉的话没有说完,就见张凌阳眼神犀利的盯着自己,之后的话立刻便咽了下去。

  “去给朕弄一包回来!”

  “是!”李玉根本就不敢去问张凌阳要蒙汗药干嘛。

  李玉刚刚转身欲走张凌阳便喊住了他:“记住,除了你之外,朕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明白吗?”

  “奴才明白!”说完,李玉便匆匆出了养心殿,向太医院而去……

  李玉出去之后,张凌阳不由长出一口气,擦了一下额头上并不存在的虚汗。

  以前总是听人说上位者身上自带一种气势。

  原本张凌阳还不相信,不过现在终于相信了。

  这他妈的哪是什么气势,分明就是下位者对权力的畏惧好吗?

  不到半个时辰,李玉便再次出现在养心殿:“陛下,蒙汗药已经到了!”

  从怀里掏出一包药,李玉放在了张凌阳旁边的小桌子上。

  张凌阳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心中却隐隐有些兴奋。

  毕竟,蒙汗药到手,这便意味这自己的计划又进了一步。

  刚刚将蒙汗药收好,就见敬事房太监吴三宝又托着绿头牌走了进来。

  “万岁爷,该点牌子了!”吴三宝来到张凌阳面前,跪下恭敬的说道。

  “既然已经决定要杀了赵宸熙和王钦,那何不再疯狂一把?反正也不知道明天能不能成功?”

  如此想着,张凌阳便随意翻了一块低位妃嫔的牌子,毕竟除却王皇后和高贵妃,赵宸熙的其他妃嫔长什么模样张凌阳也都不知道。

  至于为何没有翻王皇后和高贵妃的牌子?

  想来是怕她们和张凌阳接触时间一长,便能猜出张凌阳身上的不对之处。

  毕竟,她们二人的身份,决定了她们对赵宸熙十分的了解。

  见张凌阳终于翻了牌子,吴三宝心中不由长出一口气。

  要知道,递牌子可是吴三宝的本职工作。

  如果皇帝一直不翻牌子,那就意味着吴三宝的本职工作没有做好。

  “等等!”吴三宝正欲起身退下,张凌阳忽然喊住。

  拿起那个被翻过的绿头牌,张凌阳问道:“这个李美人今年多大了?”

  张凌阳可不想搞到最后,过来的是一个还未成年少女。

  毕竟,在这个年代,女子十四、五岁就已经出嫁为人妇了。

  见张凌阳问起,吴三宝也没在意。

  这后宫之中,谁不知道李美人是一众嫔妃中最不得宠的那一位?

  吴三宝回道:“启禀陛下,李美人今年双十年华。”

  双十年华,也就是说今年二十岁,已经成年。

  “知道了,退下吧!”挥了挥手,张凌阳便让吴三宝退下。

  又过了半个时辰,一个娇滴滴的宫装女子走进了养心殿。

  “想来,这就是那个李美人了!”张凌阳心中想道。

  果不其然,来到张凌阳身前,女子对张凌阳行了一个礼:“臣妾李氏见过陛下!”

  “爱妃平身!”

  拉着李美人的手,张凌阳将拉到自己身边坐下,细细瞧去。

  只见李美人虽无倾国倾城之色,但也长得端庄秀丽,肤如凝脂。

  一时间,张凌阳看的有些痴了。

  两世为人,这是长凌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瞧一个女子。

  至于昨晚的王皇后和高贵妃?张凌阳心说,我根本就不敢细看好吗?

  “陛下!”见张凌阳这么瞧自己,李美人脸上露出一丝红晕,含羞带怯的娇嗔一声。

  这一声娇嗔,张凌阳感觉自己骨头都酥了,哪还把持得住?

  挥退屋内服侍的一众宫女、太监,张凌阳便一把抱起李美人,向龙床走去。

  都说芙蓉帐暖度春宵,从此君王不早朝。

  张凌阳心中也确实有这样的想法,可这万恶的大周制度,低位妃嫔不能在皇帝的寝宫过夜。

  一个时辰后,李美人便起身穿戴好衣物,在宫女的搀扶下离开了养心殿。

  不过一个时辰也足够了。

  毕竟时间久了容易伤肾。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谈古不论斤所写的《大周昏君》为转载作品,大周昏君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大周昏君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大周昏君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大周昏君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大周昏君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大周昏君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