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科幻灵异小说 > 道行美利坚最新章节 > 道行美利坚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道行美利坚 连载中
分享道行美利坚

道行美利坚全文阅读

道行美利坚作者:胖门左道

道行美利坚简介:随着那一抹阳光西坠,整个美利坚沐浴在黑暗中,夜色下不一样的世界缓缓展开。
  “恶灵,黑巫术,诡异崇拜,纷沓而来。”
  “挥之不去的宿命。”
  “世界格局的变幻。”
  “尘封已久的秘闻。”
  “迷雾中的呢喃。”都将一一揭开。
  提示:这本书不是带系统的鬼怪故事,微微有些动脑! 另外大佬们给个票票吧!别光收藏不给票,鹰鹰鹰? https://www.uukanshu.com
-------------------------------------

道行美利坚最新章节一百九十七. 鬼怪大集合
二.异国之鬼
道行美利坚全文阅读作者:胖门左道加入书架

  “哈哈,那就看阳阳愿不愿跟我学了!”马老头捋着胡子开怀大笑。

  就这样接下来的日子马老头开始教导张焱,经过跟马老头的接触得知,马老头全名叫马应雄,是东北一带开岭派的传人,这一派起源于明朝,当年努尔干都司就是如今的东北大片地区,去过不少讨生活的人,深山野林怪事多,因此开岭派也应运而生。

  他们以中原腹地流传的堪舆术法,结合东北地区的情况,发展出别具一格的流派,以杀伐果断为主。东北地广人稀怪事频出,所以出马仙一类也多,这一类都是以驱赶,说和为主,比不上开岭派凶猛,因此一些上山开林的事情都是开岭派出手,所以这一脉对付山间诡怪之事别有一手。

  后来被清朝收录一批用于保护龙脉,在清朝灭亡之后不少归附于绺子,也就是现在说的土匪窝。这群人打张作霖,打鬼子,只要被围剿就往老林子里钻,没有懂山事的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因此东北的胡子是奉军剿不尽,鬼子杀不绝。

  待到华夏族正式崛起,不少开岭派的传人皆看出天地之大不同,于是归顺政府帮助政府剿灭罪大恶极的胡子,这才彻底剿灭干净东北匪患,同时他们也在天地运势下开始斩龙。

  而马应雄作为开岭派的领头人物,负责东北五省的斩龙大任。因为这是最后一个王朝的祖兴之地,王气尚未完全磨灭,故此斩龙异常之难,马老头多次于组织内寻办法,在一次斩龙联席会上认识了张焱的师傅,才求得斩龙之法攀上关系,这才有了马老头来美利坚的一幕。

  马老头的外功锻炼方法在“灵巧”二字,深山密林中行走,要随时保持警惕,指不定蹦出个什么东西,这时候就要看你是否灵巧的躲开,先保护自己再动手杀敌。

  张焱在马老头的训练下身手敏捷不少。

  刘老板父亲头七这天晚上,张焱吃过饭像往常一样在院内练武,一直到十一点多,这时张道人对马应雄说道:“走,老弟,今天让你开开眼!”

  “哦?老哥有什么稀奇的事情让我看?”

  张道人对着练武的张焱说道:“阳阳,你在家呆着,我跟你马爷爷出去一趟,估计一会就回来,你好好练功!”说罢带着马老头离开小院。

  张焱练功时一直听着师傅跟马爷爷的谈话,如今听他带马爷爷去看新奇的玩意,顿时好奇心大起,挣扎片刻还是忍不住偷偷跟了上去。

  七拐八转从唐人街走出,张焱发现二人去的方向是公墓,这更是让他好奇不已,虽然说师傅会的多,不怕,不过这半夜的往公墓跑还真是稀奇事。

  半个时辰后两个老头到了公墓,张道人问道:“老弟,你看看这片地方怎么样?”

  马应雄手搭凉棚扫视一圈,随后蹲下眯着眼睛看了一会,道:“依山伏地,草木大兴,吉地也!想不到这洋鬼子也懂风水堪舆?真是奇了!”

  “洋鬼子懂个屁!”张道人不屑道:“这是流落到唐人街的风水师相的地,最早是华人自己埋在这,后来又经常扫除修建,这些洋人见地方不错,才动用权利收为公墓,因此不少洋人也葬在这里面!”

  “唉!此地这么多人用,聚不住气啊!”马应雄摇摇头,“这要是洋人埋多了,华人的日子不好过啊!弄不好以后唐人街的人越来越少!”

  张道人不置可否,指了指刘老板父亲埋葬的地方,道:“那是最近唐人街刘姓小子爹埋的地方,你看看怎么样?”

  马应雄往旁边走了两步,抬头看看天,蹲下来瞄了一眼山势,道:“这位置找事啊!卡住人家脖子,让这么多人给他当护卫,这洋鬼子愿意?”

  “嘿嘿,今天就是头七,好歹我也在这住了十来年,算是帮他们一下吧!”张道人哂笑道。

  “哈哈,有老哥在有他们受的!”马应雄嘿嘿的笑起来。

  “你往那个角开个口子,我在这边也给它开了。”张道人指挥道。

  “老哥厉害啊!”马应雄惊讶道,“破了洋鬼子的“花碗”让他们乱翻身,看他们还有什么力气!”

  此时张焱也已经偷偷摸到公墓附近,见两人一左一右分开蹲下,片刻后就消失不见了,让张焱心中一紧,难道是掉墓坑里了?

  想到这他急忙跑进墓园,朝着张道人消失的方向跑去。就在他即将靠近时,就感觉背后一阵寒气扑来,他猛的一回头,就见来时的路没了,一眼望去四周都是大片墓地,一直延伸到视线的尽头。

  “不好,鬼打墙!”张焱的第一反应就是遇到张道人说的鬼打墙了,这种情形师傅说在以前的农村挺多,一般容易在夜晚荒郊野外,乱葬岗的地方容易遇见,你随便从一个方向走,反正死活走不出去,在你的视野里是往一个方向,现实视野里别人看你就是在原地打转,如果不是鬼崇邪祟,天明就能解开,如果是邪崇,那就要命了。

  张焱往四周张望一眼,随后抬起头仰望天上,就开始用脚画立身图,定身位,这是张道人以前教给他的破除鬼打墙的方法。定住自身,合星位,在脚下画个阴阳八卦图,闭上眼睛口中默念灵引,在闭目中眼睛看到的第一个光点方向跑去,就能闯出鬼打墙。

  张焱在看到的第一个光点后就往前奔去,结果嘭的一声撞在了一块墓碑上,差点没把他头磕破。在他揉头的瞬间突然他感觉好似有个人在旁边,急忙定睛一看,一个人缩着头浑身颤抖的背对着他。

  就着朦胧的月光,张焱以为是张道人,于是小步子的往前移动,缓缓的伸出手,轻声叫道:“师傅,是你吗?”

  浑身颤抖的缩头身影猛的一停,随后缓缓的转过身来,竟然是个半个脑袋的花旗国人,而且能清晰的感觉到那破碎的半拉脑袋在往下滴血,在转头的瞬间依稀能看到白花花的脑浆往下淌。

  张焱吓的脑袋嗡的一声,扭头就跑,这人也嘶吼着在后面追赶,突然忽的一声出现在张焱的前面,抬起双手往他身上扑来。

三.灭杀
道行美利坚全文阅读作者:胖门左道加入书架

  张焱一个闪身躲开,惊的一身冷汗,脑袋掉半拉这玩意肯定是鬼,从小到大张焱只听师傅说过鬼,一直也没见过,加上道人只教他华语,还时不时的从华夏国带一些教材让他自学,结果都快把他弄成无神论者了。现在眼前活生生一个鬼朝他扑来,可想这冲击要有多大。

  张焱左躲右闪上蹿下跳,多亏师傅从小严格训练到现在,愣是没让鬼抓住半分衣角。这时他才在心中感激张道人的苦心,小时候挨的打真没白挨。

  这鬼物扑了半天没扑到张焱,显然怒了。速度瞬间提升,几个来回间张焱险象环生,再这样下去肯定会被扑中的,他心中开始思索以前师傅教的术法。以前张焱以功夫修行为主,张道人教的也是一些浅显的术法,其他的时候师傅爱跟他讲一些玄奇诡怪之事,毕竟跟诡怪之事打交道经验是很重要的。

  张道人传承的是阴阳家,阴阳家起于先秦,祖师为邹衍,以阴阳五行为理论基础。后世的道教都受阴阳家的影响,正所谓“先有道家,后有道教”。张道人这一门乃是外门,有别于内门以阴阳理论指导治理国家。外门是以阴阳五行生灭之理行走世间,斩,镇,驱,化世间诡怪之事。

  慌乱间张焱想起师傅以前讲过人有三火,火旺则鬼怪不敢近,火旺分两种,一者是先天命硬,火气自然旺,一种是后天补全五行火气旺。而人如果在惊惧中必然火势变弱,因此鬼怪皆爱吓人,待人火气渐弱,或夺命或上身。

  张焱驱逐心中恐惧,运起师傅教的内功心法,因为师傅讲过,习武之人血气强大火气强盛,能打鬼,因此鬼怪一类不敢对习武之人下手,除非是在虚弱的时候。

  内功一运,气走全身,张焱顿时觉得胸中一片火热惧意顿消,他抬起胸膛恶狠狠的瞪着飘来的鬼物,鬼物好似根本不知惧怕一样,径直扑了上来,张焱心中一慌,难道这外国的鬼不怕中国的法?

  惊疑间鬼物已经扑到面前,啪的一声,鬼物直接被张焱胸前的一声脆响给顶飞了出去,张焱急忙扒开胸口,原来是师傅小时候给自己戴的护身符把鬼物给击飞了,眼前的鬼物双手齐断如同灰尘一样掉落在地,而且还在不断向上蔓延,片刻后嘶叫一声彻底消失。

  张焱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一幕,师傅给的护身符真厉害,一下子就把鬼物给消灭了!

  此时的公墓内好似地震一般晃动不已,随后出来不少黑影往两个方向飞去。

  两方一阵劈哩啪啦的爆响,随后黑影一个个朝远处奔去。

  惊疑间张焱头上挨了一巴掌,“臭小子不是让你在家呆着吗?谁让你偷偷跟来的?”

  “我是怕师傅有危险,这才跟来的!”张焱辩解道,“对了师傅,刚才那真是鬼吗?”

  “那你以为是什么?”

  “阳阳胆子倒是挺大,敢跟到这里来!”马应雄从另一边笑着走来,“我师弟那不成器的徒弟第一次去乱葬岗的时候,吓的都快尿了,阳阳不差!”

  “呆脑袋瓜子!”张道人不满道,“运起内功就傻站在那等鬼往身上扑,你就不会给他一拳啊?鬼扑到你身上虽然没什么事,但也能让你得两天病倒霉两天!”

  “老哥,阳阳是第一见到鬼,能周旋一番算不错了!”马应雄打趣道,“比我当年都强!”

  张道人摆摆手,“回去吧!”

  路上马应雄叹道:“老哥给阳阳的护身符不凡啊!好似失传的‘消形勅’,据说这是五斗米道发明的,不知老哥从哪得到的?”

  “哼,他们有什么本事发明?都是从我师门偷学的!”张道人不屑道。

  “啊!”马应雄显然被这句话给惊住了,片刻后问道:“上次斩龙一别我一直打听老哥的消息,竟然没人知道老哥的门派。容老弟我多问一句,老哥传的是哪一派?”

  “我是家,不是派!”张道人淡淡道。

  “啊!”马应雄直接懵了,称“家”的可比称“派”的厉害多了,这一般称“家”的传承,史料记载都是唐宋以前,这太吓人了吧!

  “敢问老哥是哪一家?”

  “阴阳家。”

  “咝...这,这一家还有传承?”马应雄愕然的看着张道人。

  “差点就绝种,这不是遇见了这个小子嘛!”张道人毫不在意的摇摇头。

  马应雄抱拳道:“老哥,我称您一声老祖也不为过!”

  “行啦,各有各的传承,咱算平辈论交,犯不着扣这些没用的!”张道人摆摆手,“以后多操练这小子就行了!”

  “这我哪有那个资格?”马应雄慌忙摆手。

  “都说了别这么见外,好歹你也算他长辈,使劲造他没事!”张道人一派淡然。

  张焱在一旁听的是直冒冷汗,从小只要自己不好好修炼,道人就各种法的操练自己,如今又来了个爷爷,指不定要受什么罪呢!

  “既然老哥这么说了,老头子就好好操练他!”

  张道人一乐,“这才对嘛!”

  ——

  此后,张焱就如同坠入地狱,从天亮就开始练武,一直到傍晚,等吃过晚饭,道人和马老头轮着教术法,一直教到下半夜,稍微背错一点口诀就是从来一遍,弄的张焱都快神经衰弱了,有时吃饭的时候埋怨,两人不是师傅,哪有这么操练徒弟的。

  张道人笑着不说话,马应雄则笑道,这是为他好,毕竟两人没多少日子了,能教的必须都教完,不能留遗憾,让他不要怕吃苦。马应雄每次都如同待孙子一样给张焱夹菜,但是操练的时候比张道人还严厉。

  偶尔也有闲下来的时候,一般都是两个老头给张焱讲一些鬼怪见闻丰富他的见识,顺便说起张焱名字的由来。

  “焱阳”这两字是由于他五行缺火所取,在华夏老一辈都爱给出生的孩子取一个五行圆满的名,以期望一生无灾无病光宗耀祖。

  道人讲人一出生五行不能满,有道是“五行满无端碗,五行缺土里掘”。意思是:碗乃吃饭之物,先天五行满的人注定吃不长人间的饭,正所谓盈不可久,就是这道理,五行缺,土里掘寓意后天努力才能活的好,古代食物缺乏唯一能填饱肚子的就是田地。

  因此当张道人看到他的生辰八字后喜不自胜,张焱阳正好五行缺火,给他补全后立马命就硬起来。

  张焱阳打趣道为不给他起个张焱焱,这样火更旺。张道人笑骂,五行讲究平衡,你多三个火字必然导致五行不稳,虽说不严重,但也能让你偶尔不顺一两回。

四. 活死人
道行美利坚全文阅读作者:胖门左道加入书架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直到张焱十八岁。张道人和马应雄身体也渐渐差了起来,二人时不时抱着药罐子。期间张道人也给张焱找了个学校,磕磕巴巴的读到快考大学,奈何他英语实在是没天赋,交流起来总是慢半拍,惹得两个老头笑骂他天生就不是外国人,将来一定会回祖国。

  这一日晚上,张道人带着黄纸,香,一坛子酒,跟马应雄一起带着张焱出门了,走了一会张焱好奇的问道:“师傅您这是带我去哪?”

  “你该出师了,给你弄完最后一步。”

  “啊?师傅是不是要赶我走?”张焱大惊失色的看着张道人。

  “哈哈,阳阳莫怕!”马应雄笑着拍拍他,“我俩还指望你带我们回去呢,怎么舍得赶你走?你师傅是带你最后去拜祖师爷,跟我们开岭派不同,我们是拜岳爷爷,你们家就不知道拜什么了,跟你师傅走就是了!”

  张焱好奇的问道:“马爷爷,你们这派拜岳飞?”

  马应雄哈哈一笑,道:“那是当然,岳爷爷是武圣,保家卫民,当年打的就是女真一类,我们走的东北在以前可不就是女真的地盘吗?拜岳爷爷正好克白山黑水的邪门歪道。”

  “哇!还有这说道?”张焱惊异不已。

  “那是当然了!”

  边走边说三人来到城市外的山顶,张道人抬头张望片刻,找了一块平地放下手中东西,找了几块石头摆成案台的模样,把酒放在石头摆成的案台前,黄纸压在上面,抽出一张黄纸放在手心,咬破中指在黄纸上写写画画,片刻后把黄纸一折,对着张焱说道。

  “在案台前跪下!”

  张焱忙走到案台前跪下。

  “磕头,我不说停你就一直磕!”

  张焱磕第一个头,张道人就对着黄纸念念有词,随后把黄纸往空中一抛,轰的一声黄纸燃烧起来,慢慢悠悠往天上飘去,一直飘到看不见。

  “好了不用磕了!”张道人拿起酒坛递给张焱,道:“现在给祖师敬酒!”

  阴阳家祖师是邹衍,张焱心中虔诚的默念,“祖师在上,弟子张焱今日正式入门,必定斩妖除魔彰显我阴阳家的责任,弟子张焱诚心拜上!”默念罢就把酒倒在跟前的地上。

  坛内的酒刚倒完,天空就突然一声霹雳,劈在张焱身前百十米,惊的张道人和马应雄一跳。

  “你刚才下的什么誓言?”张道人瞪着焱阳。

  “斩妖除魔啊?师傅怎么了?”张焱好奇的望着道人。

  张道人头疼的右手往眼睛上一盖,片刻后说道:“走吧,回去吧!”

  张焱感觉有些不对,问道:“师傅,这誓言有什么问题吗?”

  马应雄也皱着眉头问道:“老哥,有什么说道吗?”

  张道人轻出了口气,道:“我师叔祖起誓是维护一郡安宁,结果忙到七十岁,我师祖起誓保一方平安,忙到六十八岁,我师傅起誓大灾年平靖妖氛,八十不得清闲,我起誓护佑道统,忙到五十,结果斩了几年龙,命都斩了快一半。”

  “这小子起誓斩妖除魔,倒也没什么,这以后恐怕就是劳碌的命!”

  “啊....!”张焱愁眉苦脸的看着张道人,“师傅,能换换誓言吗?”

  “你找打是吧?”张道人眼睛一瞪,吓得张焱一哆嗦。

  “哈哈,阳阳这誓言起的好,多做好事有功德啊!”马应雄老怀大慰,“还是你们‘大家’厉害啊!起誓都天地印证,我们这些旁门左道可没有这福分!”

  “你发大宏愿你看有没有!”张道人揶揄道。

  “我哪敢!”马应雄急忙摆手。

  三人的小日子慢慢过着,张焱也开始了考大学前紧张的学习,这一日他突然接到张道人的电话,说马应雄死了,让他回来见最后一面。

  张焱神情一呆,随后鼻子一阵发酸流出了眼泪,虽然马应雄不是从小把他养大的,但是这些年跟他一起相处,马应雄特别关爱他,就如同亲孙子一样,有时候甚至比张道人还要好,如今听到他死去的消息,张焱直接从教室跑了出去,打车回家。

  一进家门就见两个老头坐在院内嬉笑着聊天,张焱顿时愣了,走到二人跟前疑惑道:“师傅你不是说马爷爷...你不能这么开玩笑啊!”

  “阳阳,你师傅没跟你开玩笑,我今天早上死的!”马应雄笑眯眯的看着他。

  “师傅你是用......”张焱一惊,转头看向张道人。

  “没错,不能让你回来说不上话不是。”张道人淡淡的笑着,“晚上跟你马爷爷一起去公墓那挖墓穴,挖好了把他埋进去,记住晚上他说的一切话都别当真!”

  “为什么?”

  “阳阳‘鬼话连篇’没听说过?”马应雄笑着道,“死人说的话不要听,虽然在花旗国没人能操控我,但是也要以防万一。”

  “不错,该出手的时候要六亲不认知道吗?”张道人表情严肃。

  “师傅有没有辨别的方法啊?”张焱疑惑的问道。

  “自古人心最难测,何况是鬼怪!你魔怔了吗?”张道人大怒,“虽然世间基本没人能操控我,但是也要谨防万一,我如果对你不利,你也要及时杀了我!明白吗?”

  张焱看着张道人气愤的神情,心中一软,道:“你是我师傅,说你是我爹都没任何问题,我怎么能对你出手,把你打的魂飞魄散吗?我下不去手!我是人,不是畜生!”

  “我死了,只要打算伤害你,就是畜生!”张道人瞪着眼睛,“要往死了打!你给我记住!要不然别说你是阴阳家的人!”

  “好了老哥,别怪阳阳了,这孩子善良,他知道就行了!”马应雄急忙打圆场。

  “死就死在善良!”张道人叹一口气,“妖邪鬼物就是爱利用人的善良,阳阳记住我说的话,不管谁,只要开始利用伤害你,你千万别手软!记住了吗?”

  张焱脖子一横,眼泪吧嗒吧嗒的留下来,半晌,道:“记住了!”

  “擦掉你那眼泪,像个爷们样!晚上去给你马爷爷挖墓穴!”

  “知道了!”张焱擦了擦眼泪。

  待到傍晚,张焱和马应雄一起来到山上公墓,张焱按照师傅给个位置开始给马老头挖墓地。

  “阳阳知道为什么在这挖吗?”

  张焱面色一窒,道:“我现在该信你的话吗?马爷爷?”

五.托密尔神父
道行美利坚全文阅读作者:胖门左道加入书架

  “好好好!这才对!”马应雄看着张焱大笑,“我不会要求你信我的话,我说你听就行了,你只需要按你师傅交待的做就行,别的一切不用管,当我说的是放屁也没问题!”

  “马爷爷,我知道面前还是你!”张焱眼圈红红。

  “混账!刚说你懂事,现在怎么不懂事了!”马应雄语气阴森。

  张焱揉了揉眼,“你说,我爱信不信!”

  “这才对!”马应雄点点头。

  “这是我和你师傅找的好地方,能保我俩身体百年不腐,到时候你回国就可以把我俩一起带回去!”在此我俩还能在公墓称王称霸,打打外国鬼,很有意思!

  张焱没理他,继续挖墓穴,直挖到张道人所说的深度便停了下来。张焱往墓**铺下一张黄洋布,马应雄一眼不发径直躺下去,张焱又拿出一张画满符的黄纸,扔进墓穴,黄纸一下燃烧起来。这是一张保护尸身不被损毁的符,张道人特意交代过。

  待填平墓穴,张焱哭着磕了三个头,头也不回的转身。

  回到家里,张道人在等着他,“还有半年我就要走了,你到时候把我埋到老马右边,等你什么时候回国,就把我俩带回去!我的一身本事你都全教给你了,以后的路你自己走,万事小心,这美利坚也不是什么善地,好多诡异之事,当心点!”

  张道人说完就回房,留下张焱一个人。

  后面的日子里张焱考上了一所大学,他选修的是哲学和神学,毕竟以后要跟妖魔鬼怪打交道,也算是对口专业。

  这天傍晚张焱刚回到宿舍,就接到唐人街的电话,说张道人死了!张焱脑子嗡的一声,呆立原地,随后疯一般的跑出宿舍,把路过的同学吓一跳。

  待他赶回家,张道人已经装进了棺材,张焱抱着棺材大哭,从小随道人长大如今骤失亲人,让他难以抑制悲痛的心情,虽然道人提前说过,但是到了真正面对这一刻,他仍然压抑不住心情。

  几个唐人街的邻居安慰他后就离开小院,留下他一个人哭泣,一直到十一点多,泪都哭干了张焱才呆呆的坐到棺材身边,对着棺材说话。

  “师傅,你走的时候怎么不提前给我打电话?我现在回来连你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此时棺材盖子咯吱咯吱的动起来,随后盖子自动掀开,张道人从里面坐起来。

  “师傅,你这是?”张焱淡定的看着张道人,全身没有活人气息,身体似乎微微些僵硬。

  “兔崽子胆子倒是大,竟然不害怕了!”张道人看了他一眼。

  “师傅你还能害我吗?”

  “混账,我教你的都忘了吗?”道人大怒。

  “你说的我不信,我说的你就信了?”

  “这才对嘛!”道人点点头。

  “师傅为什么不提前给我打电话?”

  “懒得看你瞎嚎!”道人瞟他一眼,“先不说这个,你帮我捏个金身。”

  张焱淡然的看着他,“师傅,你也不用试探我了,你丢不起这个人!”

  “混账东西,我现在想通了,我还是当个神比较好!”

  “不会捏!”

  “你...!”张道人指着他,半晌道,“你给我开个‘天阶’吧!”

  “不会!”

  “那你给我个勅令。”

  “师傅咱能别闹吗?你装的一点都不像,我知道你丢不起这个人!”张焱无奈的看着他,“你弄的我悲伤的心情都没了!”

  “呵呵,这才对嘛!”张道人笑着点点头,“咱们一起上山你给我挖墓穴。”

  张焱拿着一把铁锹就出了门,张道人则空着手跟在后面。

  “师傅你不拿铁锹吗?”

  张道人大怒,“我养你这么多年,你就不能动手给我挖个墓穴?还要我自己动手?”

  “师傅息怒,息怒!我自己来,自己来!”张焱急忙摆手。

  来到山上马应雄墓穴右侧,老马则微笑的蹲在一旁。

  “马爷爷好啊!”

  “混小子,之前交代你的都忘了是吧!”

  “我可是防着你呢!”张焱笑道。

  “这还差不多,老哥终于来了,我都闲坏了,这群外国鬼真不经操练,三两下就把他们吓服了!”马应雄笑着望向张道人。

  “你倒是玩的开心!”张道人往马应雄旁边一坐,两个老头聊了起来。

  张焱这边脱掉外套,满头大汗的挖着,待挖好后布置妥当喊道:“师傅挖好了,你可以睡了!”

  张道人二话不说就躺下来,填平墓穴张焱呆立半晌。马应雄的魂魄问道:“阳阳为何还不走?”

  “我,我想哭,但是又哭不出来!”

  “那就赶快滚!”张道人的魂魄从一旁出来道。

  张焱带着马应雄的哈哈大笑回到家中。

  大学的生活安逸又充实,张焱一边研究神学,一边温习着张道人教的术法。

  这一日,张焱趁着休息日来到大学外的一处山上。

  原来张焱在此山上按照“阴阳兵家”的方法养了一把“法兵”,阴阳兵家是阴阳家的一大分支,兵家以兵符,兵器,战法,兵占,服务诸侯国,其中“法兵”就是在兵器上刻上兵符,放置在特定的地方吸取太阳真火铸造出来的。这种法兵对付精怪一类最是有效,对付鬼魂一类效果要低很多。

  张焱就是发现此山顶上岩石裸露,正适合养法兵,就买了一把匕首,按照兵家的方法温养起来。

  山下有一户人家,外国人都喜欢把房子造在远离人群的地方,美其名曰:私享独立空间,坐拥美景。其实这种想法倒是好,奈何作法不对,这种靠山边的房子如果风水不好,极其容易招惹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张焱经过此栋房子的时候,就看到一辆车停在门前,下来一个神父,年龄大概二十多岁头戴一顶小红帽子,脖子上挂着一个十字架,一袭黑色的教装,怀里抱着一本烫金的红色圣经,对着一个夫人说着什么。

  那夫人年龄大概五十多岁,面色苍白一脸泪痕,双手合十不停的对着神父点头。

  张焱路过旁边用蹩脚的英语,听到夫人说道:“求求你了托密尔神父,你一定要帮帮我!我找了好多人,都没办法,现在就靠你了!”

  那个叫托密尔的神父点点头,道:“尊敬琼斯的夫人请不要惊慌,上帝一定会保佑你的孩子!”

六.驱魔
道行美利坚全文阅读作者:胖门左道加入书架

  张焱一乐,美利坚人真是爱讲这句万金油的话!啥事都能套这句话,就跟华夏的“阿弥陀佛”一样。摇摇头张焱继续往山上走去,他要在太阳下山之后收回法兵,及早赶回学校。

  张焱一路奔到山顶,他在温养法兵处布下了“聚阳阵”,此阵有十来平米大小,中间有个凹陷,用大石头压着。张焱走到阵中小心的搬开大石头,仔细感应法兵的阳刚之力,随后抬头看了看西边将落的太阳,自语道。

  “太阳下山之前应该就可以了,温养了一个多月应该勉强算得上一把法兵了,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

  张焱往法兵旁一坐,练起内功,静静等待太阳落山。由于地势高的缘故,山顶的阳光要比山下晚一些落山,此时的山下早已没入了暮色中。

  突然间山下传来一阵声音,随后越来越近,似乎是往山顶而来,此时的山顶还有最后一抹阳光。张焱好奇的望着声源方向。

  片刻后一个身穿白色裙子的女孩跑了上来,看年龄大概有十六七岁,张焱习武,目力好,这女孩蓬头散发,脸上有几道血痂,嘴唇干裂,目光有些呆滞。

  女孩跑到山顶,看见张焱似乎微微一愣,随后朝着张焱跑来。跑了几步张焱就发现不对了,这女孩光着脚,一路上被碎石尖刺划破了脚底,抬脚间依稀能看到血迹,但是女孩丝毫没有痛苦的表现。

  张焱定睛一看,顿时一惊,这是“撞邪”的表现,撞邪在大陆几乎是人人皆知的事情,每个地区也都有不同的叫法,有的叫“上身”,有的叫“入魇”有的叫“撞客”总之都是称这中现象。

  撞邪分三种,一种是“鬼上身”,这种是游荡在人间的鬼魂附体。一种是“精怪附身”,以民间传说的“仙畜”为主,一般是“黄刺狐蛇鼠”为主,最后一种叫“邪”,阴阳家对这种上身溯源发现,这种诡怪源头莫名,亦或许机缘形成,亦或许人为造成,用阴阳家外体系来说,这种东西被摒除在“四造物”之外。

  所谓四造物,是指圣开天,神造人,人劈世,地合终,而“邪”就是在最后一环纠缠而生,最是难对付。

  撞邪要及时处理,不然越往后拖越是伤人,邪祟与人体越契合,越是难以驱除。每个撞邪的人驱除后都会大病一场,这就是损阳寿。

  女孩经过张焱旁边,对着他呲牙闷吼一声,转身继续向前奔跑。

  张焱刚想阻止女孩进入聚阳阵,女孩已经闯进来了。气的他一拍手,无奈道,“得,法兵最后一步让她给破坏了!”

  这时女孩在聚阳阵内不敢出去,每次刚想穿过阵法,周围石块上一阵阵阳刚之力,灼的她浑身发抖。

  张焱这聚阳阵在外面你感应不到,进入阵中就会发现周围的石头一半凉一半热,本来山顶最后的阳光已经聚集完成,就要温养好法兵,奈何最后这女孩闯了进来,浑身的阴气一下子中和了不少,阵中阳和之力。

  张焱懊恼不已,此时又有一个人跑上了山顶,张焱定睛一看,原来是那个叫托密尔的神父,此时的他抱着一本圣经,站在山顶边缘,单手撑着膝盖气喘吁吁,待喘完气,刚抬起头挪动两步,就看见了张焱和女孩,托密尔神父一阵愕然,没弄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本来他在山下女孩的屋内驱了半天魔,奈何此邪恶的魔鬼太难驱逐,自己对他使用圣水都没能赶走它。期间喝口水的功夫,女孩已经跳窗逃跑,他急忙在后面追赶。

  现在看到女孩和一个人站在一起,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莫非此人是魔鬼一伙人?想到这托密尔神父哆哆嗦嗦的举起胸前的十字架,大声喝道:“我以圣,以及圣子之名,命令你离开这个女孩,收回你那魔鬼的伎俩,圣子圣母会宽恕你的罪恶......”

  张焱无奈的摇摇头,感情把自己当初魔鬼了。张焱开口道:“嗨,神父,我不是魔鬼,我是个人,你要找的魔鬼在旁边。”

  托密尔神父擦了擦头上的汗,小心的走到张焱旁边,“你是什么人?你为什么在这里?你是不是魔鬼的仆人?”

  张焱无奈道:“我是本市H大学的学生,至于我在这干嘛,说了你也不懂,我跟魔鬼没关系,你要找的魔鬼在旁边,你自己看看。”

  托密尔神父小心的往前走了两步,疑惑的问道:“她为什么不跑了?”

  “她跑不了了!”张焱淡淡道。

  “什么?”

  “说了你也不懂。”张焱淡淡道,“你继续驱魔吧,不用管我。”

  托密尔神父疑惑的看着张焱,随后举着十字架向女孩走去。女孩如同野兽般发出低沉的吼声,被十字架逼的不停往后退,然而背后的聚阳石传来的热量使她更畏惧,没办法她缓缓往地上蹲下,随后躺在地上瑟瑟发抖蜷成一团。

  张焱好奇的看着托密尔神父手中的十字架,他十分惊讶,这十字架上没有任何能量,为何能逼得这个鬼上身的女孩如此惧怕。

  此时托密尔神父从怀中掏出一条红色的长巾,长巾两头各秀了一个白色十字架,戴在脖子上。戴好后拿起圣经开始读了起来。

  “仁慈的上帝,借你的名义消灭邪恶,圣引导我,让邪恶附身的灵魂得救赎,不再被迷惑,驱逐那邪恶的魔鬼,请主以他的名义救赎你......”

  张焱好奇的在一边看着,他发现被附身的女孩十分讨厌这些词语,每念一段女孩就抽搐着尖叫,并且神父的声音越大,女孩反应越是激烈。

  “言灵咒术?不像。”

  “叱真偈咒?也不像。”

  张焱小声自语道,“没见这神父有沟通力量啊!”

  一段驱魔之音结束,托密尔神父停了下来,不停擦着脸上的汗。张焱低头看了一眼,道:“神父,你这没用啊?这女孩鬼上身还是没驱逐啊?”

  神父叹了口气,道:“魔鬼太过强大,稍后我再用圣水为她驱魔,希望能救赎这个可怜的孩子,阿门!”说着在身前画了个十字。

  张焱十分期待神父用圣水驱魔的表现,毕竟这是见识西方驱魔术的机会,很难得,因此张焱也没着急回学校。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胖门左道所写的《道行美利坚》为转载作品,道行美利坚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道行美利坚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道行美利坚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道行美利坚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道行美利坚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道行美利坚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