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红楼之豪门才子最新章节 > 红楼之豪门才子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红楼之豪门才子 连载中
分享红楼之豪门才子

红楼之豪门才子全文阅读

红楼之豪门才子作者:诺言Zzz

红楼之豪门才子简介:说好的红楼万花丛,贾瑜却来到了孩子堆。。。。 https://www.uukanshu.com
-------------------------------------

红楼之豪门才子最新章节第80章 1群杀人犯
第2章 初至宁府
红楼之豪门才子全文阅读作者:诺言Zzz加入书架

  昏昏沉沉也不知睡了多久,待贾瑜摇晃起身时,却发现自己躺在一处软榻之上,屋内隐隐有一股熏香传来,细细观瞧屋内装潢貌似不是玉泉寺的僧舍,且不谈屋内的古玩字画,单说自己身上盖得这件金丝镶边苏锦貂绒被,恐怕就价值百两。

  正在自己上下打量的时候,门帘一挑,一位身着黄杏衣衫的豆蔻少女低头而入,抬头看见在床榻上不住打量自己的贾瑜,顿时一惊,放下手中的衣物便向外间跑去。

  贾瑜嘴角抽动一下,一拍脑门,将近七年没见异性,光跟秃驴打交道的自己,一看到女人怎么就脑子卡壳了呢,何况看这丫头才十二三,自己堕落了呀,一会一定要好好给人家道个歉,实在是那僧道衣服太过酸臭,熏昏了脑袋。

  出了房屋向西行十余步,只见眼前出现一间奢华大厅,屋外三三两两的仆役丫鬟正窃窃私语。

  “也不知大老爷是怎么了,向来修道寻仙,莫说东府了,就西府老祖宗那也没去过几次,今儿也不是年节下的,怎就回了府?”

  “可不说吗?你没看刚刚进来的时候,那眉头皱的都能夹死苍蝇了。”

  “怕不是哪家爷在外面犯事了吧?”

  “犯事?外面那些猫儿狗儿犯事哪能让大老爷发愁,剩下那爷俩,怕是想犯事也就是裆下那玩意犯的。”

  这一句话一说,一众丫鬟顿时红了脸,跺着脚地啐骂道:“真真是不害臊,这也敢乱说的,不怕被人告了去,看不给打出去。”

  就在众人叽叽喳喳搞不清事态的时候,方才贾瑜见的那个丫鬟已经领着大老爷出来了,闻得脚步声众人赶紧闭声,一个个把头埋低,有那几个声大的,此时更是双腿发抖,唯恐刚才的腌臜话语传到大老爷耳里。

  难得穿着正式一些的宁国府大老爷贾敬此刻根本无暇顾及他事,只觉得仿佛如坠泥潭一般,那位飘如谪仙的道士口中的谶语让他有些害怕。

  “待日后雪落大地之时,此子可救阖族性命。”

  他确实有个小儿,只不过于当初“四皇子案”时失踪了,自己的发妻本因晚育已是心神疲惫,再加上幼子失踪,更是忧上心头,至此一命呜呼。贾敬也因此愧疚难当,心灰意冷之下决意修道,至于自己的幼子为何失踪,他原以为今后再也不会去说,甚至此生也不会去想。

  可如今有个道士带着一位六岁孩童说是当年自己遗失的幼子,这让他心中顿时天崩地裂一般,可是手中那件发妻亲织的金丝鸳鸯锦绸肚兜又让自己不得不信。

  可是如果这样想来,自己的幼子没死,那么死的就是……此时已是暖春正午,然而贾敬却生生打了一个激灵,他想都不敢想一旦事发,贾族会被天家如何处置。

  “大老爷?大老爷?”看了看贾敬发直的目光,小丫鬟顿时有一丝丝害怕,都说这大老爷爱求道问仙,此刻怕不是看到什么妖魔邪祟了吧。

  就在她准备叫人来看看的时候,眼前的房门“咯吱”一声打开了,一张俊秀如花的面容探了出来,看到门外的两人,脸色一变正想缩回去,就发现一老一小两人都盯着自己。

  贾瑜尴尬地摸了摸头:“额……我……那个……”

  贾敬看了看眼前这个面容极好的孩童,心下叹息一声,都说虎毒不食子,自己已经害了他一次,倘若再害他一次,我如何下去见芸娘。

  思及此,用手点了点贾瑜,“若有事,便去寻汝大兄,你底下亦有一妹,若是……若是……”贾敬复叹息一声:“罢了,西府那边若不去,便不去吧。”

  说了这没头没脑的两句话,贾敬便自行离去了,他终究还是没有相信那仙道言语,在他看来如若“四皇子案”事发,贾瑜就是灭族之祸,何谈贾族之幸。

  不过他既然已经离尘修道,自是与世事无关,今日来此,一为愧疚于发妻,二为私及族人,做到此已是仁至义尽,其它诸事便自有儿孙处置,自己想必也离成仙之日不远,倘若不是如此,又怎会有仙家道人还子与他,让他一解愧疚,虽说他着实不愿受这一遭。

  眼看着贾敬走远,贾瑜算是一头雾水,看了看旁边同样迷糊的小丫鬟,贾瑜便再度无耻地展颜一笑,睁着两个水萌萌的大眼睛说道:“这位姐姐,能不能问你几个问题呢?”

  就在贾瑜与这位名叫绿竹的丫鬟于暖阁之中闲聊时,一街之隔的义亲王府书房中,却是冰寒入骨。

  这位曾经权势滔天的皇子,如今执掌半壁军权的亲王此刻却是如同面如死灰,在他面前,一位衣着宦官服饰的奴仆不住地叩头。

  “王爷,真不是咱家失职,只是谁曾想只是一瞬,那孩子就不见了,咱家在玉泉山上搜了整整三天三夜,恨不得把玉泉山掘了也找不到一丝毛啊。”

  “乌义,你这话的意思,是我的士卒放走了那孩童?”在他旁边一位单膝跪地的武将不屑地说道。

  “樊将军,话不能这么说啊,这咱家带着人在山上,你领兵驻山下,这人没了,怎么说也是你我皆有罪,怎就成了我一人之过。”

  “你放你娘的屁,某自六年前领玉泉山戍林校尉,你山上可曾少过一只兔子?往日我不同你这阉人计较,现如今倒赖到耶耶头上了,你……”

  “都给我闭嘴。”

  两人闻言顿时把头低下,义亲王揉了揉眉心,“事已至此,尔等再推诿还有何用,乌义,立刻处理掉所有手尾,不要再留痕迹,樊虎,将玉泉山守卫中的王府亲兵全部撤掉,你也不要再去干惹了,经过这一遭,想必皇宫那边也有一些察觉了。”

  两人低头领命,义亲王挥了挥手,斥退两人,抬头看了看门外晴空万里的天,叹息道:老九啊老九,你可真是命好啊,可惜我这人最不信的就是天命,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第3章 后路已断,前路难寻
红楼之豪门才子全文阅读作者:诺言Zzz加入书架

  “二爷,说了多少遍了,怎就不听呢,这过堂风吹不得。”一个身着橘黄小褂的清丽少女一脸幽怨地说道。

  月亮门边,一位面如冠玉的半大孩童,扬了扬手中的书卷,打了个哈哈,“绿竹姐姐,这不是天热吗?”

  绿竹嗔了一眼:“爷要是热,就唤我去拿冰来啊,怎就在这吹过堂风,要吹出病来,可才遭罪呢。”

  眼看这小妮子还要唠叨,贾瑜赶忙作了个揖,“好姐姐,算我错了,我这就回院里。”绿竹待他坐下后,从屋中取出一个紫砂燕尾茶壶为贾瑜添了一杯热茶。

  贾瑜喝了一口,笑着说道:“姐姐不如也坐下喝杯茶先?”绿竹白了他一眼说道:“爷是主子,我是奴才,哪有主子跟奴才坐一块喝茶的道理。”

  闻言贾瑜苦笑一声:“这又哪里话,你跟我几年光景,我何曾把你当作过下人对待?”

  绿竹咬了咬玲珑剔透的唇瓣:“爷现在是对我好,可谁知道新人来了后,爷还念不念我这旧人好。”

  贾瑜先是一纳闷,随即恍然大悟,合着今天是惹着这根筋了,“这件事你就更不该怪我了,旁人不知,你还不晓,我自进这东府,算你一个丫鬟,再就那柳儿絮儿那两小丫头,除却你们三人,我这小院还有别人吗?前儿去大爷那吃酒,大奶奶聊闲天就说我这院子里哪像个主子家,忙起来连端个茶都得自己去,原是大奶奶随口一说,谁知大爷作了真,你也知道,大爷奢靡惯了,随手就唤了两一等丫鬟并四个扫地丫头来,本还派了两嬷嬷,我寻着她们来了日后大家都不痛快,就推了去,如今你要是不待见人家,我正好一并推了去。”

  绿竹闻言心里一喜,然而脸上还是淡淡地:“都是丫鬟,谁又高谁一等,我凭什不待见人。”

  贾瑜闻言将头往前一探,盯着绿竹的眼睛看,绿竹原还能绷住,可奈何瑜二爷脸皮太厚,终究是红了脸,低下头去。“只盼二爷不要让旧人心寒就行。”

  贾瑜满意地坐回去,将书卷往桌上一丢,将脑后的马尾一甩,笑着说道:“行了,越发胡说了,难不成我就是那喜新厌旧的忘八?”

  携鸾配凤,贾瑜没记错的话,这可是尤氏的屋内丫鬟,后来更是成了贾珍的小老婆,虽说还没发生,不过想想还是有些别扭,与其到时候想看两厌,不如索性就拒绝了,又想起当初回绝时,贾珍笑若菊花的那张脸,素有洁癖的贾瑜就感觉有点恶心,至于回来说那些话,纯粹是跟自家丫鬟找找乐子。

  看到贾瑜这般随性洒脱,绿竹抿嘴一笑,自家的爷真是好看,起先自己还劝,哪怕在自家院里也该规矩些,留着个马尾巴像什么,可这用银丝带随手一束的马尾辫,配上贾瑜清秀的容颜简直如同谪仙一般,原本来时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小子,谁想到才两年就长得这般好看,这要再几年……

  看着自己丫鬟娇媚的脸上都快滴出血来,贾瑜没好气地说道:“明还要去西府给老祖宗请安,你这会在这发愣,晚上又得忙到深夜。”

  闻言绿竹一惊,心下暗骂自己几句,赶紧捂着脸跑进屋去,背后贾瑜翻了个白眼,双手往脑后一抱看起天来。

  原以为穿越到了什么异界,谁曾想竟然一梦入红楼,还阴差阳错成了贾敬的嫡次子住进了富贵堂皇的宁国府。

  正常来说贾瑜得乐得蹦起三丈高,可整整两年了一想到这事就发愁,先是愁将来贾府崩塌时自己该何去何从,后来就是对自己的身份抱有很大的疑虑。

  按理说自己的便宜爹幼子回归,应该乐得大宴宾客才是,可却生生把自己放在宁府偏院一放就是几年,后来告诉自己说是因为不确定自己身份,所以才暂行此事,后来有了证人证物,这才让自己正式回宁府,入族谱。

  说得好听,在贾瑜听来都是扯淡,你不确定我是不是你儿子就把我带进宁国府好吃好喝的养了这么长时间,要堂堂国公府大老爷这么好骗,那现在宁国府应该是幼童满堂。至于什么证人证物更是放屁,两年前去玉泉山礼佛的时候,自己偷偷派人去山上寻过,百十来号僧人加上一座玉泉寺寺平白无故地消失无踪,细细想来自己都觉得有些可怖。

  唉,刚来时知道入了红楼,还打算跟那些金钗们亲近一二,可现在是一点心思也没有,这两年来,倒是把他性子给磨平了,山不曾就我,我也懒得去就山,世事不知,便懒去知世事。

  原以为就这样逍遥一辈子,谁曾想前儿宁府珍大爷却特地下帖请他吃酒,那家伙热情的,话里话外好像两人曾经多么兄弟情深一般。

  绕了半天贾瑜才知道,前两天他的便宜老爹把找回幼子的事情告诉了荣府老祖宗,这一下贾母才晓得,这件东西府都知道的事自己竟然不知,将贾珍叫去好一顿骂,说是老子修道不理俗世,自己这个做兄长的也不去看看,倒委屈自己的幼弟在府上被藏了两年,真真是该死,让他赶明来荣府磕个头,都是贾家子孙,莫要让外面人觉得家里人凉薄。

  其实他心里倒不怎么情愿磕头这个旧礼,他上一世除了小时候给自己的爷爷奶奶磕过头之外,膝盖就再也没跪过了。可人在礼教下,哪能不磕头,但却还幸运,初来时养在玉泉寺,他又不爱佛法,自然用不着给我佛如来顶礼膜拜,那些僧人自也不敢罚他,

  再说自从几年前来了宁国府,自家便宜爹来看自己的次数也少,即使来了也是寥寥数语言毕便走,自己就算想替这身体本主叩个头还生育之恩也来不及。

  于是现在硕大一个宁国府,除了同辈亲兄的贾珍比他大之外,哪里有人敢让他叩头,可是现在却要到荣府去,那里可……

  不知如何,想着这些家长里短、封建礼教,贾瑜不由得想起自己前世的父母幼妹了,儿行千里母担忧,如今儿子穿越百年,不知道父母要哭成什么样子,幼妹还会不会念叨自己欠她的那一套洋娃娃。

  “我的爷,怎就哭了?”幽怨轻柔的声音传来,贾瑜睁眼对上了绿竹那道爱怜的目光,竟然有些不好意思,白玉般的脸庞浮上一抹红晕,“哪里哭了,是沙迷了眼睛。”

  绿竹闻听又是想哭又是想笑,自家爷什么都好,就是忒好强了些,两年来,也没人问,也没人寻,自己一个丫鬟都觉得枯燥无味,但他呢,每天抚琴浓墨,也不知从哪里看得那些奇闻异事说来给自己解闷,还以为瑜二爷心里不在乎,可今天看他在这月下流泪,原也是个心肠软的。

  贾瑜起身来摆摆手:“好了好了,眼泪这东西早流早干净,流完了也就不哭了,还是早些沐浴休息了,明儿还有正事要办。”听得他这话,绿竹只觉得双眼发酸,咬着唇用手上的帕子为他拂去泪痕,颤声说道:“爷啊~”

第4章 家长里短
红楼之豪门才子全文阅读作者:诺言Zzz加入书架

  摸了摸头发,发现已经快要干了,贾瑜便合上书卷准备睡觉了,他一向不喜欢湿着头发入睡,现在没有吹风机,便养成了洗澡后看会书的习惯。

  正要唤人时,外面娇笑声音传来,贾瑜推开窗子去看,只见绿竹带着两小丫头在院子里抓萤火虫,瞧见贾瑜探头,絮儿便蹬蹬蹬地跑过来将手里的萤囊递给他,笑嘻嘻地说:“爷快瞧,我们抓了好多呢。”

  后面笑骂声传来:“我们累的不行,倒叫这小蹄子拿去邀功了,当初怎就没看出来还是个马屁精。”

  贾瑜笑着说道:“送我萤囊,难不成你们想让我效仿古人萤囊映雪不成,我可没那个精力。”说着话朝其余的两人招手:“早先还说我不爱惜身子,大半夜在外面又是跑又是跳,累得一身汗,也不怕惹了风寒。”

  绿竹牵着柳儿的手笑盈盈地走过来,任由贾瑜为她们披上一件暗红皮鼠大衣,这时絮儿指了指天上:“二爷,你看书多,晓不晓得牵牛织女在哪里?”

  贾瑜刮了刮她的小鼻子,宠溺地笑道:“怎么,絮儿也开始想这些事了?”

  絮儿闻言红了小脸:“是绿竹姐姐给我讲的。”绿竹一听脸上也是红了,上前来作势要掐她:“小浪蹄子,明明自己思春了,还要怨在别人身上,看我不……”

  这再闹起来睡不得觉了,贾瑜只好一手抱住絮儿把两人分开,絮儿感受着自家爷臂弯的温暖,眼角都快弯成月牙了,绿竹见了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贾瑜指了指天上那条亮带,“瞧见银河了吗?上面那个最亮的就是织女星,下面那个同样闪亮却跟着两个小星的便是牛郎星了。”

  星空总是让人沉醉的,绿竹此刻也不由得仰头望向天空,口中喃喃地说道:“这银河也不宽啊,怎么牛郎织女一年才能见一次呢?”

  贾瑜闻言苦笑了一下,总不能告诉你们两星相隔十六光年,哪怕牛郎化成光,也要跑十六年,才能去见一次织女吧。

  想到这里,贾瑜不由得想起前世看到的一个段子来,便笑着开口道:“说起来这里面还有一段趣事。”

  都知道自家爷讲故事最拿手,三个丫鬟一齐放下脖颈看起他来,小絮儿更是把身子往贾瑜的怀里又蹭了蹭,抬眼看着自家爷比自己还要漂亮许多的脸。

  “自从王母娘娘划银河以来,这牛郎织女便只能等每年七月七鹊桥才能相会一次,故此世人皆为他们叹息,也怨那王母不通情,怎就忍心让自己女儿饱受相思苦,其实世人大错特错,子女都是娘身上掉下的肉,那王母又怎能不心疼?”

  说到这里,三个丫鬟都疑惑起来,柳儿扯了扯贾瑜的衣袖,“那王母怎么还要划银河呢?”

  贾瑜露出一抹坏笑,“难道你们不知,这天上一日,人间一年,织女随王母归去,自是去了天庭,牛郎这肉体凡躯便只能留在人间,人间看相会,自是一年见一次,可是那织女却是一天一见,每天睡醒了就去跟牛郎相会,回来便跟着兄弟姐妹玩耍作乐,然后就等着睡醒再去见……”

  “爷啊~~~”贾瑜话还没说完,三个丫头已经笑得直不起腰,绿竹抹着眼泪娇嗔道:“若是世人听了爷的话后,岂不是要生生怄死,好一桩风雅事,倒叫爷说成了什么?”

  终究明儿还有正事,笑够了,绿竹几人便起身去帮贾瑜铺床,贾瑜站在桌前不知想起了什么,忽而一笑,提笔写了几句,又听得后面绿竹唤他,便停下笔来上床歇息。平时叽叽喳喳的几人今天是玩累了,不一会便睡着了,自是一夜无话。

  “爷啊~~~是谁昨儿一遍遍提着醒,叫别误了时候,这会子怎么就赖起床来。”绿竹看着抱着被子不起的贾瑜无奈地说,若是平日,他爱睡多少睡多少,可今儿是去给西府老祖宗叩头,怎能容着他闹,便只得一遍遍又是气恼又是哀求好生劝他。

  贾瑜揉了揉惺忪的眼角,发现好像没什么用,便只得站起身来,让绿竹给自己更衣梳头。

  本来在那山寺中就让他性子变得有些孤僻了,在宁府这两年更是少见外人,自己也乐得逍遥自在,现在又让他去见人,还是去给人叩头,虽说身上带着血亲,但贾瑜总觉得哪里不自在。

  “爷这才好看。”一句娇呼把贾瑜拉了回来,看了看铜镜里自己头上的白玉冠,再配一身靛蓝色箭袍,他本就身量较高,此时又有着箭袍束身,更显得器宇不凡。

  只是……

  贾瑜摸了摸自己的脸,这长相怎么越来越娘了,若不是自己每天都摸摸下边确定一下,就这么看着,只觉得自己更像一位豆蔻少女。

  眼瞧着绿竹拿着一条大红璎珞彩蝶腰带就要往他腰上束,贾瑜赶紧拦着她:“真把我当小姐了,这搭着像什么?”

  绿竹瞧了瞧自家瑜二爷幽怨的脸,抿嘴一笑:“爷还说呢,就算是大户人家养的姑娘怕也没爷长得好。”

  贾瑜气笑道:“越说越混账了,赶紧拿走。”绿竹闻言也觉得这条不大合适,只是她好久没弄过这活计了,往常贾瑜出门的少,在院里就是一身窄衣白袍,带着院里人都不爱艳色,这条还是自己两年前为他打的。

  绿竹扭着头看他:“既如此,那还有一条白的,加上一条青色,可跟靛蓝不搭,穿出去倒叫人笑话。”

  贾瑜想了想,“那拿白的来,我记得上次不是做了两套箭袍吗,还有一身白的不是。”绿竹闻言便去为他寻来。

  待穿戴整齐之后,绿竹却摇了摇头:“不好,这看上去哪像个大家公子,这未免太素净了,别到时候让人以为东府故意怠慢二爷了。”

  贾瑜倒瞧着不错,“就这样吧,又不是去见客,朴素一点倒也让人瞧着眼顺。”

  两人正说着话,就听外面柳儿喊:“西府那边来人接了,问二爷可备好了?”绿竹应了一声说是已好了,为贾瑜又整了整,又从抽屉里拿出一块白玉为他戴在腰间,笑着说:“这才算像样。”

  说完便推着他往屋外走,又嘱咐了他一些西府的事和规矩,虽说东西府早就分家了,族长还在东府,可谁叫西府坐着一个一品浩命妇人,总归要本分一些。

  出得门来,瞧见几位嬷嬷前站着一个不认识的丫鬟,蜂腰削背,鸭蛋脸,脸上还有微微几点雀斑,身穿半新藕色绫袄,青缎掐牙坎肩儿,下面一条水绿裙子,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正跟这位丫鬟说着话的柳儿向后一看笑着说道:“鸳鸯姐姐,这就是我们二爷了。”贾瑜眉头一挑,看来贾母还真给自己面子,让鸳鸯来请自己。

  贾瑜不敢拿大,两步上前微微一礼,“倒累得姐姐跑一趟了。”

  鸳鸯见状也连忙一福:“岂劳二爷如此,只是本分罢了。”说着两眼便不住地上下打量。

  柳儿看了看鸳鸯笑着说道:“怎么样,鸳鸯姐姐,我家二爷俊儿吧?”

  鸳鸯闻言脸上瞬间浮起一抹红晕,贾瑜心里无奈地一笑,长得帅不是我的错啊,又施一礼道:“这两年院中没什么外人,倒是太惯着她们了一些,还请姐姐见谅。”说完又没好气地冲着柳儿说道:“没瞧见你绿竹姐姐在屋里忙吗?还不去帮忙。”

  柳儿也不怕,笑嘻嘻地应了一声便蹦蹦跳跳地朝院里跑去。贾瑜无奈地摇摇头,伸出手臂一摆:“那劳烦姐姐带路了。”

  鸳鸯低头说道:“不敢受此,原是应该的。”却也偷偷拿眼打量着这位二爷,怎就生的这么好看呢。

第5章 “看杀”贾瑜
红楼之豪门才子全文阅读作者:诺言Zzz加入书架

  出宁国府角门没多远就是荣国府府宅了,门子早早就开了门,门口站着一位男子,身姿修长,风流倜傥。

  贾瑜心想,这应就是贾琏了,果不其然,鸳鸯对着男子微微一福,“琏二爷,这便是东府那位瑜二爷了。”

  贾链早就看见了鸳鸯身后恍如神仙相貌的贾瑜了,此时听得鸳鸯这样说,心里倒生出一丝遗憾来,他本就是一个风流子,可惜家中娶了个泼辣的醋坛子,闹得他如今连一个房里人都没有,现如今世人颇爱魏晋风度,喜好龙阳,他原不好此道,只是实在有时闹得火大,便只好寻那清秀小厮将就一下,一来二去倒也觉得不错,此刻看见了一位人间极品,又怎能不让他心动。

  若是贾瑜知道了他心里的想法,必定发誓从此以后打死也不上这个门来。好在贾琏不像贾宝玉那样痴愣,知道不可为之后也就放下了心思,笑着迎了上来:“久闻东府有一位瑜二爷,貌似潘安,不让宋玉,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贾瑜赶紧微施一礼,却不料贾琏伸手拦住,“自家兄弟何妨拘礼,瑜兄弟快来,老祖宗还在堂中候着呢。”贾瑜本来也懒得施礼,一听此话便也不再拘束,随贾琏进府而去。

  一路上,贾琏有意交结,贾瑜也有心了解贾府现状,一来二去两人攀谈了起来,贾琏心中有些疑惑,原听闻东府的二爷是个孤高之人,今日一见倒不像那么回事,闲聊之间虽然话语不多,但丝毫不见稚嫩,对着家族琐事处理有着颇多见解,思索之下,贾琏更加坚定日后要与他亲近一二。

  听得贾琏的夸赞,贾瑜倒不好推辞,难不成要自己说,你把《红楼梦》看个七八遍你也能想出这些来?

  摇了摇脑袋暗笑几声,贾瑜开始四处打量这座承载了大半红楼故事的荣国府,楼台亭阁自不用说,但比起宁府而言少了一股奢靡,多了一抹雅趣,想来倒也正常,贾赫虽然铺张,但不得贾母喜爱,身住东院甚少插手府中事物,剩下的人中,贾政素来就心向风雅,那位备受疼爱的宝二爷更是如此,如此以来荣府的装潢便显得颇为雅致。

  由角门而入,经南大厅过内依门便来到了荣禧堂前,抬眼一瞧面前一架西洋玻璃屏风,屏风后传来三三两两地说话声音。

  贾瑜前世也不算什么大人物,顶多就是凭借着互联网了解过海量的知识罢了,今天要去见一大家族人,他原本不甚在意,来得门前倒有些紧张。

  贾琏倒是精通人情,笑着说道:“瑜兄弟不必担心,老祖宗对儿孙们一向疼爱有加。”闻言贾瑜撇撇嘴,疼爱有加?除了那位衔玉而生的大脸外,其它人哪个不是谨言慎行,瞧着这位老太太的脸色行事,倘若不是如此,凭王熙凤一个无子好妒的内宅女怎就把荣府正经承爵人贾琏压得死死的,不就是因为她那一手彩衣娱亲的好本事吗?

  想来如此,贾瑜更是打定了今天荣府相见,从此后会无期,若是贾母真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老太太,他倒也不在意孝顺一二年,可从书中看来,这就是一个只顾着自己享福,全不顾家族生死的老糊涂。

  “瑜兄弟?瑜兄弟?”

  “啊?”贾瑜感觉袖口被人拉了几下,这才反应过来,贾琏笑盈盈地说道:“老祖宗叫咱们进去呢。”说着便先向内走去。贾瑜心中暗自叹息一声,便也随着贾琏一同进去。

  再说之前荣禧堂内,贾母正跟左手一位衣着雍容大气的中年妇人说话,“唉,可不是造孽吗?好端端一个孩子,说丢就丢了,那东府敬儿媳妇去之前我也瞧过,愣是喊了一夜我的儿,听到真真是让人肝都疼断了。”

  那中年女子自是荣府二房太太王夫人,听贾母如此说,便也附和道:“可不说是,寻了多少药,请多少名医也不见好,最后多病缠身,好端端一个人给没了,不过想想也是,当初珠儿没得时候,我可不也是……”说到这里,王夫人便是一阵哽咽,自己辛苦拉扯大的长子去世,白发人送黑发人可是让自己心肠俱裂到如今,她这一哭,另一边一位站立的雍美妇人也开始啜泣。

  眼见如此,周围众人便又是好生一顿劝说,贾母叹息一声,紧了紧怀中拥着的一位半大孩童:“听着坏处了没,以后可要仔细,少出去跟那些坏小子一起顽,你要再有个三长两短,不说你娘,就是我也怕要哭瞎了眼。”

  倒是贾母右手边一位妇人撇撇嘴,心说您倒是装不知道,可全府谁不晓得偏这位宝二爷自己最爱去勾着外面的小子,但又不敢说出来,只是脸色淡淡的,这位想来就是荣府长房太太邢夫人了。

  贾宝玉自然是随口应了几声,心中却想着听得刚才鸳鸯姐姐说这瑜二哥生得极好,不知他身上可否也有玉?

  就在众人各怀心思的时候,脚步声传来,先是贾琏笑容满面地走进来向众人一一问好,后面便跟进一位白袍少儿郎来。

  只一面,所有人眼睛都是一亮,真真怎生的这样好,就算是之前已经见过贾瑜的鸳鸯,此刻也还是不住的打量着他那张如玉面容,饶是贾母溺爱宝玉,此刻也不得不承认她这辈子也没见过如此俊俏的少儿郎。

  贾瑜心中暗暗泛苦,当初自己听到“看杀卫玠”这个典故的时候还颇为奇怪,觉得怎么就目光杀人了,今天算是领教到了。

  瞧见贾瑜有些不自在,王夫人连忙说:“嗨,这怎么都不说话了,再给吓出一个好歹,怕敬老爷都要来西府理论了。”

  闻听此言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也附和说着话,夸赞着贾瑜的长相,贾母看着一旁站着的贾琏,心下一叹说道:“你左右没事不爱在这里,就外面去了吧。”贾琏嘴上说着不敢,脚下却三两步地走了出去。

第6章 西府众生相
红楼之豪门才子全文阅读作者:诺言Zzz加入书架

  冷眼旁观,贾瑜自己倒没什么想法,不留痕迹地向前一步,屈身准备给贾母叩头,“晚辈贾……”

  还没说完,双手就被人攥住了,抬眼一瞧面前一张颇为精致的——大脸,笑嘻嘻地看着自己,“这位好哥哥,可有玉不曾?”

  贾瑜感受到手背上亲密地摩挲,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奋力压下了想挥拳打他的冲动,悄然抽回双手施礼道:“想必这位兄弟就是传闻衔玉而生的宝二爷吧?”

  看着贾瑜恪守礼数,贾母便开心起来,在她看来这孩子懂得礼数还生的这样好看,而且经此大难后不死,想必也是一位有福之人。老人嘛,就爱这点东西,一下子贾瑜在她心中的地位就上升了不少。

  贾母笑着说:“这孩子也太客气了,他是二爷,你不也是二爷吗?哥哥弟弟就行,哪还来得爷不爷,传回去你老子不得以为是我老婆子怠慢了。”

  贾瑜连忙施礼说着岂敢,贾宝玉倒不管这些,又是拉着他的手追问道可否有玉,贾瑜头都大了,这孩子什么毛病,怎么动不动就爱拉人手。

  此刻也不好回绝,贾瑜只得半开玩笑说道:“我虽有玉,却只是一块,自然比不得宝兄弟的两块。”

  贾宝玉虽然聪明,但毕竟只有七八岁,对于这谈话间的弯弯绕,自然没贾瑜来得熟练,听他这样说,便将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的两块玉上,不去在意贾瑜的玉了。

  “两块玉?”莫说贾宝玉,贾母王夫人也有些糊涂,这见天脖子上挂着块玉,怎就变成两块了?

  贾瑜笑着把手先缩了回来,指了指他脖间那块通灵宝玉,“这便是一块。”这块玉贾宝玉自然知道,连忙追问道:“还有一块呢?”

  “另一块宝玉自然是宝兄弟了,温润友善,君子如玉,岂不也是一块宝玉?”闻听此言,众人恍然大悟,贾母笑着点点贾瑜道:“瞧着进来时害怕跟个猫一样,却不想是个机灵鼠。”王夫人自然也是抿嘴笑着,贾瑜这般夸赞倒算是深得她的心意,贾宝玉倒是不好意思起来,“我自是一个俗物,哪里称得上玉,倒是哥哥才是人中之玉。”瞧见他如此说,大家更是笑了起来。

  待笑够了,贾母指了指一边说道:“你们兄弟两倒是一见如故,倒是让姑娘们在一旁看着,快去见见吧,里面还有一个是你亲妹妹呢。”

  其实贾瑜一早就瞧见了一旁伫立着的三位少女,也猜到了她们应该就是三春了,只是……或许年龄太小还未长开的缘故,在贾瑜看来并没有书中描写的那样繁花朵朵,各有芳华,当下心里不免有些失望,不过自家姐妹,贾瑜也不好失了礼数,便也一一见过了。

  到了年数最小的惜春面前,贾瑜不由得心中叹息一声,倒不是因为她日后命途悲惨,一本红楼,千红一哭万艳同悲,又有谁是善终的呢,只是在可怜自己前世的幼妹,只是一个早晨往日与自己最亲近的哥哥便再也不回,不知道她得哭成什么样。想到这里,心中不由得对今世的惜春有了几分爱怜。

  贾瑜天生一对桃花凤目,绿竹有时候还跟他开玩笑说,这么好一双眼睛,要是生在女子身上,指不定迷倒多少人。

  此刻眼波流转,贾瑜都不知道有多迷人,惜春尚小自不解意,迎春虽年长一些,但天生反应有些呆慢,倒是一旁玲珑心思的探春看痴了,当然还有另一旁的大脸。

  贾瑜自是不管这些,对着惜春柔声说道:“父亲一心修道,珍大哥掌着硕大一个宁府每日操劳,所幸老祖宗疼爱孙女,抱妹妹在膝下抚养,如今我左右没有事做,若是妹妹闷了,自可去东府寻我顽,若有什么事情,也大可着人来问我,你我本就是亲兄妹,不妨这些的。”

  一番话说得感人至深,贾母心中自是喜欢这兄弟姐妹和睦的场面,嘴上却打趣说道:“瞧瞧,这才见一面,便巴巴得要给亲妹妹撑腰,快快随你哥哥去了东府吧,不然他指不定以为我这老太婆委屈了你呢。”

  众人都知道贾母在开玩笑,倒是惜春年幼以为贾母说了真话,连忙施了一个万福礼说着不敢。贾母见了自是叹息一声:“你这妹妹从小没了娘,老子大哥又是那样的,原我也是怕没个人给她做主,才把她抱来东府,我瞧着你还不错,今后可莫要委屈了她。”

  贾瑜瞧见惜春慌张却又强作镇定的模样,更是心都化了,自己前世,父母都在外忙碌,幼妹若是没了大哥,莫不是也是如此,思及此,他伸出手来,爱怜地抚了抚惜春的头发。

  众人只以为他们兄妹之间亲密亲密,倒是贾宝玉咬着手指想着,若是他也能这样对我该多好,所幸贾宝玉现在还没被外面的小子教坏,只是嫉妒惜春有个这样模样还疼爱自己的哥哥。

  贾瑜拉着惜春到一旁,问了问她往日生活,以及其它诸事,瞧见他们愈发亲热,也感染得堂上众人也说起自己儿时的往事来,一时间热闹非凡。

  惜春身为东府女儿,却养在西府,虽然是贾母抱养,但毕竟她膝下儿女众多,再加上有一个三千宠爱在一身的贾宝玉在,又怎能对每个人面面俱到呢?

  今日见了如此关心疼爱自己的亲哥哥,惜春心中欢喜地不得了,原还拘着礼,此刻早已靠在贾瑜身上一口一个哥哥地叫起来。

  此时却听得外面一声娇呼,“哟儿,今儿是怎么了,我才出去一会儿,怎就热闹成了这样?莫不是老祖宗今儿手气又旺?那我可不敢进来陪着推牌九了,前儿一晚上就输了那么些,刚刚遇到琏儿他还骂我不懂持家呢。”

  只见一位丽人入内,丹凤三角眼,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起笑先含,加上一身富贵雍容的衣着,恍若神妃仙子。

  听得这话荣禧堂内又是一阵哄笑,贾母乐得都快直不起腰了,指着那人笑骂道:“你这个泼皮破落户,不过是赢你几两银子,她倒好了,见天遇到人就讲,不过今儿可不准你瞎闹,有外人来了,别叫人以为我们府上都是你这样不守规矩的。”

  那丽人刚进来抬眼就瞧见了一旁与惜春站在一起的贾瑜了,连忙两三步走到他跟前,拉着他上下打量一番,笑着指向贾宝玉说道:“这可真比下去了。”贾宝玉倒是不恼,站在一旁笑呵呵地附和着。

  看着美丽大方的王熙凤,贾瑜心中升起一丝古怪,若不是自己熟知红楼故事,此刻怕真以为王熙凤是个疼爱小叔子的好嫂嫂了,果然女人如花,越是漂亮娇媚,越是毒人,这种笑里藏刀的人以后还是少来往的好,都说七尺男儿能当千军万马,却挡不住后背一刀,先荣国九泉之下怕也想不到百年贾族竟毁于一群妇人之手。

  于是贾瑜便装作不认识来人的样子,茫然地看向贾母众人。

  瞧着贾瑜脸上有些怯怯的,众人也并未多想,只以为他是害羞,贾母赶忙冲着王熙凤招了招手:“还不快过来,没规矩,瞧瞧把你兄弟吓得,还不快道歉。”

  王熙凤闻言这才笑着说:“瞧老祖宗说得,这神仙模样的人物,我亲近还来不及,怎舍得怠慢了呢?”

  贾母抹了抹眼角笑出来的泪花,拉住王熙凤的手冲贾瑜说道:“你不认得她,他是我们这里有名的泼辣货,南京所谓辣子,你只叫她凤辣子就是了。”旁边自有人告诉道这位是琏二嫂子,并有人也为王熙凤说起贾瑜。

  贾瑜早已知晓王熙凤,王熙凤又何尝不认识贾瑜,这两年她接手荣府内宅事务,却尤觉不满,这些日子早就隐隐把手伸向了东府。

  只是那东府珍大爷虽是个混不吝的,但起码还懂得护着自家产业,自己就算颇受贾母宠爱,却也不好干那越俎代庖之事,毕竟明面上荣宁还是分了家的。

  先前得知宁府找回了二爷,心说只要交结好了他,以后去了宁府也有话头说,更重要的就是贾瑜现在才不到九岁,虽不是一房一府,但一笔写不出两个贾字,嫂子关心一下小叔子谁又能讲出歪理去?

  想到这里,王熙凤目光中便又多了一丝味道,笑着开口道:“老祖宗,你这可冤枉我了,原我就听说东府来了一个神仙一样的公子哥,只是不晓得是哪家的孩子,便没派人去拜见,今儿老祖宗这样说,那往日我可要跟瑜兄弟多多来往了,还叫瑜兄弟不要嫌我多事才好。”

  贾瑜自是说着不敢,王熙凤见他如此,便又开口说道:“昨儿我去东府时正好遇到尤大嫂子了,一来二去倒是聊起了瑜兄弟,听尤嫂子说,瑜兄弟哪都好,就一点让人为难。”

  一听这话众人都有些好奇,“怎么为难?”

  王熙凤笑着看了一眼贾瑜,发现他对于众人议论自己不甚在意,心下嘟囔一句这孩子真有点古怪,便还是笑着说道:“尤嫂子就是说,这瑜哥儿未免太随和了些,前不久珍大哥听人说,瑜兄弟房里就一个二等丫鬟,并上两个扫地丫头,有时候渴了还得自己斟茶,哪像个爷的样子,便将尤嫂子房里的携鸾配凤打算给了他,谁曾想瑜兄弟却说长嫂如母,通房丫鬟叫他如何敢受,当下便推辞了去。珍大哥自不当事,但奈何瑜兄弟就是不受。珍大哥便只得把这件事交给尤嫂子,她先前还发愁了,说是她挑来拣去也没几个好颜色的,派了那不好的又怕让瑜兄弟以为府里轻看了他,我当时还笑着说要不我把平儿给了他去。”

  这一说众人迷惑顿解,随即都哄笑起来,贾母拍了拍她的手说道:“珍哥儿跟瑜哥儿都是好的,做兄长的懂得怜惜幼弟,做弟弟的知道恭敬长兄,只是你这个泼皮不懂规矩,那平儿不也是你的通房,再真给了瑜哥儿,你让他跟琏儿日后见面如何好意思?”

  贾瑜心里一跳,说实在的,如果这时候平儿姑娘没被那贾琏染指他还是有点心思的。贾母略一思索,“罢了,若如此,老婆子我就做一个善人,别叫孩子回去说,在这边巴巴地喊了几声老祖宗,便给人赶回去了。”

  说罢冲着一旁站着的鸳鸯喊道:“把晴雯叫来吧。”

  贾瑜一口口水差点没咽下去把自己憋住,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一个平儿没了,到来了一个晴雯,掰着指头算算十二钗册子上的顺序,貌似是自己赚了。

  不由得看了一眼那边的宝二爷,这下恐怕就没有撕扇子作千金一笑这段雅事咯,不过再一想原书里晴雯那火爆脾气,头皮隐隐有些发麻,想着若是贾宝玉阻止,自己不妨做个顺水人情给了他得了。

  只是不知道那贾宝玉正在想着何事,等贾母吩咐完了事情都没回过神来。这事说完了,人也都认识了,还白捡一个丫鬟回去,贾瑜想了想今天这个头不算白磕,最后叮嘱了惜春几句,就打算向贾母等人告谢离开了。

  可是眼看着惜春泪汪汪地拉着自己的袖口,贾瑜心中怎么也有点不是滋味,心说要不然就在这呆一段时间?那边贾宝玉见了贾瑜面色有些不忍,心下一喜又滚到贾母怀里撒娇道:“老祖宗,要不让瑜兄弟也在咱们府上住着得了,四妹妹想他的紧。”

  若是刚才贾瑜还有一点不忍,现在只想赶紧走,想妹妹了多来看看也就是了,要真住在这,不说东府人怎么看自己,就是这荣府的颇多规矩以及这不知道吃了什么药的宝二爷,自己也是受不了的。

  好在贾母虽然宠溺贾宝玉,但还是守着规矩,笑骂道:“四妹妹想他的紧,自可跟他去了东府,这东府的爷哪有来西府养着的道理。”却又见贾宝玉不依,在怀里打滚,叫了一身心肝肉后,贾母便想了个主意:“凤丫头,既是你弟弟要求,不如就你去说这个人情,告诉珍哥儿一声,虽是分了东西府,但毕竟都是贾家人,兄弟姐妹们不时想有个来往,总不方便的,不如在两府之间开个门,倒是也让两家亲近一些。”

  王熙凤玩笑着对贾瑜抱怨道:“我原说替你讨一个好处,结果倒给自己揽了一个苦差事。”贾瑜连忙作揖道:“琏二嫂不必如此,老祖宗说得对,一笔写不出两个贾字,这事本就应我去与珍大哥说。”

  贾母听得这话,脸上笑意顿时多了几分,指着贾瑜向小辈儿们说道:“这怎么都说别人家的孩子好呢,你们要是都能这般听话,我这把老骨头也就能省心了。”

  众人都知她说的是宝玉,便都抿嘴笑着,贾宝玉自是不依,在贾母怀里翻腾起来,惹得贾母又是一阵爱怜摩挲。

  而在旁边目睹着这温馨感人一幕的贾瑜不由得心生感慨,谁能猜到只不过八九年后,这一屋老幼便落得一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局面。

  靠在他身侧正欢喜着的惜春似乎感觉到了贾瑜心情的变化,抬起精致可爱的小脸看着他说道:“怎么了?哥哥。”

  贾瑜回过神来,看着惜春有些担心的模样心里一阵感动,更是想起了原先世界中她日后青灯古佛了此一生,不由得握紧了她的小手说道:“没什么,就是今天得了这样一个可爱的妹妹,原先说是要回府了,现在倒有些舍不得。”

  惜春也自然是舍不得这个刚见的亲哥哥,低下头,小手在贾瑜的箭袖上绞来绞去。贾瑜见状,伸开双臂把她环在自己怀里,笑着说道:“那这样吧,妹妹若是闷了,烦了,或者想找我说说话了,就打发人去东府说一声,自是有人带你来我院中顽,这样可好。”

  瞧见一旁贾宝玉脸上讪讪地,贾瑜虽是不愿意,但为了免去日后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还是转过身来对着贾宝玉以及探春,迎春说道:“宝兄弟,二姐姐,三妹妹也自是如此,我虽不才,但当初被养在山寺中无趣之时,倒对琴棋书画之类有所涉猎,得空也可在一起探讨一二。”

  贾母越看贾瑜越觉得满意,甚至还有些惋惜,觉得这样的子孙怎就没生在荣府,但仍是笑着说道:“你们才多大,还跟老夫子讲学问一样探讨一二,想一起顽就直说,搞的我这老婆子好像不通人情一样。”这句话又弄得满堂笑起来。

  手中抚着惜春一头柔软的发丝,贾瑜心中暗暗作了改变,原本自己是打算替这个身体的原主尽几年孝道,安安静静地生活几年,等到贾府崩塌的时候,便动身去往欧洲,寻找一个美丽小国安此一生,只是此刻看着小脸乐得通红的惜春,又想起院中的绿竹等人,自己又如何能一走了之呢?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诺言Zzz所写的《红楼之豪门才子》为转载作品,红楼之豪门才子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红楼之豪门才子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红楼之豪门才子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红楼之豪门才子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红楼之豪门才子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红楼之豪门才子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