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小人物的华娱最新章节 > 小人物的华娱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小人物的华娱 连载中
分享小人物的华娱

小人物的华娱全文阅读

小人物的华娱作者:白色固体颗粒

小人物的华娱简介:那一年,陈歌的初中刚刚读完,爷爷病逝,高中学费还差四百块钱;那一年,影视城初建,一个龙套一天的出工费是28块元……
(平行时空,偏现实,不小白,不脑残) https://www.uukanshu.com
-------------------------------------

小人物的华娱最新章节七十六街头演戏
二 总要换1个活法
小人物的华娱全文阅读作者:白色固体颗粒加入书架

  第二天起床,陈歌开始收拾东西。

  有些事情你不去做,就永远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陈歌活了四十多岁最清楚这个道理,虽然不知道进城之后怎么找出路,但是他明白,如果不进城,这个出路他永远都找不到。

  这个家里的东西不多,可以说家徒四壁也不为过,所以除了一些锅碗瓢盆,最贵重的就算是一张木头椅子和屋外那两只母鸡了。

  锅碗瓢盆还有水缸什么的陈歌打算分给村里的几个关系好的人家,别小看这些东西,在这个时代,一个陶瓷盆就能用二十多年,有的家里盆子破了打个皮补丁照样使用,所以这些以后不怎么值钱的东西这时候可金贵着呢!

  除了锅碗瓢盆之外,最值钱的那张木头椅子陈歌打算送给三爷爷,根据以前的记忆,每次三爷爷来家里的时候都喜欢坐这把椅子。

  最后,家里的两只老母鸡已经很久不下蛋了,陈歌打算去县城卖掉,两只老母鸡怎么也能卖个一二十块钱,这个时候的一碗清水面才八毛,二十块钱足够他花一个星期了。

  当然,现在陈歌手里还有四百一十多块钱,其中爷俩原本的积蓄有七十多,其他的都是暑假这一个多月陈歌卖鱼和陈歌爷爷捡废铁赚的。

  “山娃,开开门嘞!”就在陈歌收拾东西的时候,院子外传来一声呼喊。

  “唉!婶子,等一下,我这就来!”陈歌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回道。

  院子外的人陈歌不用看都知道是谁,西边隔了两家的婶子,姓王,外面村子嫁过来的,现在有五十多岁了,这几年经常给陈歌爷孙俩送饭,尤其是陈歌爷爷走了之后的这几天,几乎天天都过来给陈歌送吃的。

  老梁沟除了几家是前些年搬过来的外姓人,其余的都和陈歌沾亲带故,这是一个典型的宗族氏村落,村长就是族长,家家户户论辈排份。

  或许到了后世人们会说这种村子是封建残余,但是生活在这个村子里的陈歌却非常庆幸,因为如果不是因为陈家祖训,他们爷孙两个早就饿死了!

  陈歌跑到篱笆院门口,拿起了顶着门的短木棍,其实这种门,包括半人高的篱笆院根本挡不住人,随便一个七八岁的孩子都能翻过来。

  不过老梁沟这种穷村子,谁家家里有几只碗,谁家家里有几口粮,村里的人都清清楚楚,所以从来没有偷东西这种事儿出现。

  “婶子,进来坐坐吧!”陈歌穿越后一直吃人家的饭,就算没有亲戚这层关系,他也从心里记着这份恩情。

  “我就不进去了,今天地里有活,我得早点去干完,不然到了晌午太阳一出来就没法干了。”送饭的王婶笑着说道,“这碗炒豆渣你拿回去,趁热赶紧吃吧。”

  “唉!好嘞!”陈歌笑着接过灰瓷碗,黄白色的豆渣泛着一股浓香,他抬头看到王婶这就要走,连忙喊道,“婶子,等一下!我有东西给你拿着!”

  王婶停住脚,疑惑的转身看着陈歌,陈歌也没怎么解释,连忙跑回了屋里,把手里的瓷碗往桌上一放,接着拿起一个瓷盆和一个暖水壶就又跑了出去。

  “婶子,这些东西你拿着!”陈歌从屋里跑出来,二话不说就把手里的东西递了过去。

  “山娃,你这是干什么?”王婶一脸惊讶。

  “婶子,我这两天就要去城里找活干了,这一去就得年底才能回来,这些东西放在家里也是招灰,我打算都分散出去。”

  这种情况在村里很常见,村里一些人一大家子都进城打工,家里没人住,就把锅碗瓢盆还有一些经不起久放的东西都分散给村里的其他人家,算是白借,等他们偶尔回来的时候,村里借东西的人家会自然而然的把东西都还回去,当然,借出去的东西如果被用坏了,还的时候就要还新的。

  “进城找活干?你不去上学了?”听到陈歌的话,王婶十分惊讶。

  “恩,不去上学了。”陈歌笑着点了点头。

  “唉!不去上学,那是真可惜了……”

  王婶念叨了两句就带着东西走了,这个时代毕竟不像后世,在后世,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是可以上电视台新闻采访的稀罕事,但是在这个时代,一些村子里的孩子初中毕业就找活干在正常不过了。

  陈歌看着王婶离开,回屋里开始慢腾腾的吃饭,炒豆渣是农村一种常见的菜,先把鲜豆子用石臼杵成渣子,然后放在锅里放点盐炒熟,虽然制作简单,但是吃起来却十分香,就着面饼,十分管饱。

  吃完饭,陈歌开始一家家的送东西,家里的铁锅送给了二伯家,六个灰瓷碗送给了刚刚结婚不久的堂哥家,最后剩下一张木椅,趁着中午吃饭的功夫,陈歌扛着它来到了三爷爷的家里。

  三爷爷陈相聚身为老梁沟的村长,同时也是陈家的族长,住的院子肯定不是篱笆院,不过这种黄土坯子垒成的墙看起来和篱笆墙也没什么差别,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这种黄土墙能安一扇木板门。

  “三爷爷——”陈歌推开木板门,一声大喊让院子里的几只母鸡咯咯乱叫。

  “谁啊?是山娃啊!”从屋里出来的是三奶奶,六十多岁的老人家,身子骨同样健壮,耳不聋眼不花,平常除了喂喂鸡,还能干一些轻快的农活。

  “三奶奶,三爷爷在吗?”陈歌看到三奶奶出来,提着椅子问道。

  “你三爷爷昨晚上就下山了,饭也不吃,我问他要干什么也不说,他这个急脾气,这些年就是不能改改,干什么不能吃完饭再干?……”

  陈歌没想到,自己就这么简单一问,结果就迎来了三奶奶一连串的抱怨,不过他也从话里听明白了,三爷爷昨晚下山了,今天没在家。

  “三奶奶,我这两天就要去城里找活干了,这把椅子三爷爷喜欢,我就给送过来了,椅子我给放屋里,等三爷爷回来您告诉他。”

  “唉,好,等你三爷爷回来我就跟他说。”三奶奶似乎已经知道了陈歌要进城的消息,笑着回答。

  听到三奶奶的话,陈歌也没怎么啰嗦,直接进了屋,放下椅子就准备走。

  “山娃子,别走啊,我厨子里有两个柿饼子你拿着吃。”看到陈歌要走,三奶奶连忙喊道。

  “不用了,三奶奶,柿饼子你们留着吧,我要回去收拾屋子,就不在这儿坐了。”陈歌笑着摆了摆手,然后不顾挽留离开了。

  回到家,陈歌发现屋里的东西都已经分散的差不多了,除了那张铺着草席和褥子的木架床,整个屋子里唯一的摆设就是放着灵牌的那张小木桌了。

  灵牌肯定不能撤,陈歌已经和那几家分了东西的叔伯兄弟说好了,哪家有了闲空就过来扫一扫灵牌,免得沾灰。

  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他一走,家里一个人也没有,万一屋子哪天被风刮到了或者漏了雨,还能有人来收拾。

  朝着供桌拜了拜,陈歌看了看天色,已经到了下午,他准备再睡一晚,明天一早就出发进城。

  转眼之间山里就到了黄昏的时候,村里的一些人家已经开始生火做饭了,陈歌家的米缸里早就没米了,这也是他早早把锅拆了送人的原因。

  一般来说,这个时候应该会有个叔伯过来送饭,可能是村前的昆二叔,也可能是三爷爷家的大伯。

  “山娃!山娃!”

  太阳还没下山,院子外有人在喊陈歌的小名,但是陈歌这次却没听出来喊的人是谁,他以为这次还是来送饭的,所以急匆匆跑了出去。

  “四叔?您怎么回来了?”陈歌出了屋门,发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院子外面。

  陈歌面前的四叔是三爷爷的第四个儿子,从十几年前就在城里干活,一年到头回来的次数也不多,不过他在城里混得不错,开了个小饭馆,每次回来都会带一些好东西分给村里人。

  和村里其他人相比,陈歌和四叔的关系应该是最亲的了,因为从陈歌父亲去世之后,四叔就经常出钱接济爷孙两个,陈歌初中的时候衣服都是四叔给买的。

  “山娃,你吃晚饭了吗?”四叔看到陈歌跑出来,立即问道。

  “还没有。”陈歌摇了摇头。

  “走,先去你三爷爷家里吃饭。”四叔招了招手道。

  陈歌一声不吭的跟在四叔身后,他不知道四叔为什么会在这时候回来,不过这时候他想起来三爷爷昨晚下山的事儿,难道下山是去找四叔了?

  果然,到了三爷爷家里,陈歌看到三爷爷已经回来了,院子里有张铁架子撑起来的木板桌,此时三爷爷正坐在桌子旁和三奶奶说话。

  陈歌一进院子,三爷爷就招呼他入座,桌子上摆了一摞饼子,一碟子花生米,一碟子咸菜,还有一大盘猪头肉。

  竟然有猪头肉!陈歌很惊讶,因为在以前的记忆里,大多数村里人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买从县城的集市上买一些猪头肉回家,而自从陈歌家里出事之后,他已经四五年没有吃过猪头肉了。

  看着桌上的猪头肉,陈歌下意识的有些流口水,这不是陈歌的自制力不行,而是这具身体常年吃不到肉的自然反应,不过饭桌上他最小,两个长辈没有动筷子,他可不能先吃,想到这里陈歌看了看桌上的两人。

  四叔给三爷爷倒了一杯酒,然后看了陈歌一眼,笑了笑说道,“我们爷俩喝酒,你尽管吃,吃饱了四叔有事儿跟你说。”

  得到四叔的吩咐,陈歌立马拿起筷子,一手揪过来一张饼,就着猪头肉开始大吃起来。

三 4叔的成就
小人物的华娱全文阅读作者:白色固体颗粒加入书架

  “你是真的打算进城干活了?”

  吃完饭,四叔拉着陈歌来到大门外,随便找了块石头往地上一坐,掏出一根烟就开始吧嗒吧嗒的抽。

  “恩,我东西都分散好了,准备明天就进城。”陈歌点了点头。

  “你要一个人进城?”四叔满脸惊讶,自己的这个侄子竟然有这个胆子?

  “恩。”陈歌点了点头。

  如果是以前的陈歌,当然没那个勇气一个人进城找活干,但是现在不同,现在的陈歌可是在社会上混了四十多年的老油条,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不就是进城找活干吗?没什么大不了的。

  “胡闹腾!你一个小青年,进了城一转眼就叫人给卖干净了!”四叔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你以为城里跟学校一样?城里天天都有人贩子,你这样的要是被卖到煤窑里,这辈子就出不来了!”

  看到四叔发怒,陈歌顿时闭上了嘴,混了这么多年人话还是能听懂的,他知道四叔这是为了他好,照理也是,一个十五六的小孩一个人进城找活干,怎么说都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而陈歌也不能说自己有着几十年的“社会”经验,所以只能沉默以对。

  “你真不想上学了?”看到陈歌没有说话,四叔又抽了两口烟,谈了口气问道。

  “恩,不上了!”陈歌闷声回答。

  “四叔最近赚了点钱,学费的事儿你不用担心。”四叔说道。

  “不是学费的事儿,是我真的不想上了!四叔,你也知道,我那成绩也就那样,连一中都上不了,再上下去也是白费。”陈歌咬死了自己不想上学这件事。

  四叔听到陈歌的回答,默默的抽烟,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只见他把烟往地上一栽,叹了口气说道,

  “那行,不上就不上了,不过你可不能一个人进城,明天我带着你,省的出事儿。”

  “好嘞!”有人领着自己,陈歌当然乐意,毕竟四叔在城里待了十几年,怎么说也能给他找个好的出路。

  就这样,叔侄两个约定好,陈歌就趁着夜色回了家,躺在床上,他不禁有些感慨,原来三爷爷昨晚下山真的就是找四叔去了,而且不为别的,就是因为听了他想要进城找活干的话,特地找四叔回来带他进城。

  想想三爷爷那么老的人了,半夜三更的赶山路,凌晨才能赶到市里,然后找到四叔,再马不停蹄的赶回来,陈歌心中不由得有些酸楚。

  人情最难还呐!陈歌感叹,算上穿越前这个世界的陈歌,三爷爷一家的恩情自己恐怕这辈子都还不清喽!

  ——————

  又是一个大清早,陈歌早早起床,用草绳把两只母鸡绑了,装到竹筐里,准备背到城里卖掉。

  正好这时候四叔叫他一起吃早饭,两人去了三爷爷家里,昨晚的猪头肉剩了一点,三奶奶下了面条,陈歌就着咸菜和猪头肉吃了两大碗,然后跟着四叔开始下山。

  从老梁沟到市里,要先走两个多小时的山路,出了山之后就是县城,陈歌的小学和初中就是在这儿上的。

  山区里的县城同样富不到哪儿去,所以一般山里的人出去打工都会直接去市里,虽然市中心离得比较远,但是在那里赚的钱也多。

  从县城坐车到市里还得花一个多小时,花五毛钱坐公交,这时候的公交车可没有限定载客量,也没有按照时间表发车,都是在站上等人满了再走。

  陈歌和四叔到了上了公交车之后正好是中午,两人在上车之前就草草吃了一从家里带出来的饼子,水是从路边找了个人家要的,这个时候的人还是很和善的,路上随便找家人都能要到一口水喝。

  叔侄两人坐上公交车的时候,车里的人还不到一半,因为这时候天气热,正好又是吃午饭的时候,所以司机没有等太长时间,人数稍微满了就发了车。

  看到眼前这些穿着九十年代衣服坐车的人,还有身边用钢管焊接的车扶手,陈歌不由得陷入回忆当中。

  记得当初自己也是二十来岁的时候,学着人家去偷牛,结果被抓进警察局关了半个月。

  后来,父亲把自己从局子里领出来,回家的时候就是坐的这种公交车,当时车里的人很多,他站在父亲对面,一直没敢抬头看父亲的脸……

  公交车开到站,车上的人大部分已经昏昏欲睡,陈歌却一路睁着眼,因为这种车上很容易出现扒手,他可没忘了,自己的兜里还有四百多块钱呢!

  从公交车上下来,四叔就开始带着陈歌从市里的小巷子里兜兜转转,这个时候市里的高楼大厦还不多,最多的都是些二三层的小洋楼,路边也没什么绿化带之类的,到处都是垃圾,有的地方甚至还有发臭的积水。

  很快,四叔找到了一个蹬三轮车的,四叔报了一个地名,陈歌不怎么清楚,但是蹬三轮车的是个认路的,一口价两毛五分钱,四叔也没还价,带着陈歌就上了车。

  约摸着十来分钟之后,三轮车停在了一个十字路口,陈歌抬起头,看到路口对面是一个小办公楼,门两侧挂着牌子,因为距离有点远,一些字看不太清,只是隐隐约约写着什么工会,楼外至少有五六十个人蹲在墙角,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乞丐。

  “到地方了!这就是你四叔开的饭店。”就在陈歌四处打量的时候,身旁传来四叔有些骄傲的声音。

  陈歌顺着四叔指的方向一看,那里是一座和路边其他地方一样的二层小楼,而小楼的大门显然是经过扩建的,用的是玻璃门,门两边的白墙上有黄漆写的字,左边竖着写的“老陈”,右边竖着写了“饭店”,连起来读就是“老陈饭店”。

  看到这座二层小楼,陈歌心里一阵嘀咕,看来自己的四叔在城里混的确实不错,这么一栋小楼,在这个时候怎么也得二三十万才能买下来,即使租的话一月租金也得四五百!

  “叔,这个开饭店的地儿是您租的吗?”陈歌忍不住问。

  “租?”四叔嘿嘿一笑,“这是你四叔我当年花了六万块钱买的!”

  “六万块?这么便宜?”

  陈歌有些不信,即使这个年代房价低,但也不至于低到这个地步!

  “恩,这是你四叔我运气好,88年的时候,我在这里花两万买了两间瓦屋,结果到了第二年市里就开始重建这片地方,你叔我找了关系,往里添了四万块钱就得了这么一座楼。”

  说起这个,四叔显得意气风发,如果有人问起他这辈子做的最得意的事情,明显就是找对了时机在这里买了两间瓦屋,现在重建后的市区房价涨了四五倍,他要再想花六万买一座这样的楼简直就是做梦!

  陈歌听到这些也有些目瞪口呆,原本他还以为四叔在城里也就当了个工人,没想到一转眼竟然成了个小富豪!

  虽然在这个时候拥有一个二层小楼的饭店还算不上富豪,但是陈歌敢肯定,过个十来年,这栋二层小楼的价格能翻上十倍!

  “来,我领你进去,楼上有两间空房,你过去挑一间住。”四叔拜了拜陈歌的肩膀,“虽然四叔不能让你进大厂子大单位,但是进了城,吃穿还是不用愁的!”

  叔侄两人进了饭店,然后四叔招呼了一声,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走了过来,四叔介绍说这个女孩是店里招的服务员,叫梅子,陈歌连忙叫了声梅子姐。

  此时已经过了饭时,饭店里的人不多,陈歌大致看了看,前厅摆了七张红漆八仙桌,桌子旁摆的也是木凳,一点没有后世那种富丽堂皇的感觉,倒是有点类似于路边小摊。

  不过陈歌清楚,在这个时代,大多数小饭店都是这种摆设,国外的大型连锁酒店还看不上国内的经济,所以这个时候国内的酒店还是小打小闹,根本没有什么标准,更不用说评什么星级了。

  过了大厅,四叔把陈歌带上了楼,经过四叔的介绍,陈歌才明白,饭店的二楼被扩建了一米半,东边被设计成了单间,西边则剩下了两间房子用来住人。

  一开始陈歌还疑惑,像这种二层扩建的“悬空房”政府会不会管,后来他来到二楼往外一瞅,好嘛,整个街道,入眼的这一排二层楼全都是扩建的,一看就知道没人管这个!

  “你看看,这两间房哪间合适,南边的朝阳,但是晚上路边有摆摊的,前半夜吵得慌,北边这间安静,不过白天的时候暗了点。”四叔指了指两个对门的房间,让陈歌挑一间。

  “就南边这间吧,我晚上睡得死,吵一点没事儿。”陈歌闻言立即说道。

  虽然四叔让他挑房子,他可不能跟买菜似的挑个半天,房子毕竟不是自己的,有的住就不错了,还挑挑拣拣?

  “那行,你把背上的鸡给我吧,我给你二十块钱,你也不用跑到市场里卖了,咱们店里就能用。”四叔指了指陈歌背上的竹筐说道。

  “好嘞!”陈歌笑着说道,“把鸡放哪啊?我直接背过去。”

  “放到楼下后院就行。”四叔指了指北边楼下的位置。

  陈歌闻言立即放下行李,背着竹筐跑了下去,虽然四叔没把他当外人,但是陈歌知道自己心里得揣着点,他是来找活干的,不是白吃白喝的。

四 影视城与群演
小人物的华娱全文阅读作者:白色固体颗粒加入书架

  当陈歌收拾完自己的房间的时候,时间也到了下午四点钟左右,这时候正是饭点开始之前,所以当陈歌下楼的时候,楼下的大厅里已经坐了两桌人了。

  看两桌人的穿着都不是那种富贵模样,一个个风尘仆仆,应该是刚在哪个地方干完活下工,这时候陈歌看到梅子正在端盘子给客人上菜,于是连忙走了上去。

  “梅子姐,我给你搭把手吧。”陈歌伸手就要接过梅子手里的托盘。

  “别!就两桌人,我还应付的过来!”梅子连忙把托盘收在怀里,说道,“再说,要是老板看到我闲着,罚我工资怎么办?”

  陈歌也知道梅子这是在说笑,于是嘿嘿了两声,没再提帮忙的事儿。

  “对了,我叔呢?他现在不在店里吗?”陈歌张望了一下,没有发现四叔的身影,一般来说,店里忙的时候老板不应该出来照应着吗?

  “老板现在跟人在楼上单间喝酒呢,你刚才过来的时候没看到吗?”梅子指了指楼上,轻声说道。

  跟人喝酒?店里的生意不管了吗?陈歌一愣,四叔过的也真是潇洒,也对,从以前的记忆看,四叔也不是那种拼命钻进钱眼里的人。

  “山娃!山娃!在哪呢?”就在陈歌啧啧称奇的时候,楼上的传来四叔的呼喊。

  “唉!四叔!我在这呢!”

  陈歌看了梅子一眼,发现她在眯着眼笑,有些不明所以,但是楼上的喊声越来越急,他也不耽搁,立即跑了上去。

  楼上的单间里,四叔确实在和几个人一起喝酒,不仅如此,几个人喝的还挺高。

  当陈歌来到单间的时候,发现坐上四个人已经倒下了两个,还有一个已经摇摇欲坠,整个酒桌上,就只有四叔昂首挺胸,活像一只斗胜的公鸡。

  “山娃,来!过来!”看到陈歌来了,四叔满脸通红的招了招手。

  陈歌心里有些发虚,不知道这个四叔发了什么酒疯,不过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危险,最后他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几步。

  “老鲁!看看,我侄子!当亲儿子养的!怎么样!”陈歌走近之后,四叔先是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对着酒桌前那个摇摇欲坠的人说道。

  陈歌闻言仔细打量起对方,这是个四五十岁的汉子,虽然个头有些矮,但是一身精肉,满脸络腮胡,面相有点硬,如果混道上,肯定是个拿得出手的人物。

  四叔的话一落,被叫做老鲁的汉子就立马站了起来,只见他端起酒杯,摆了摆手说道,

  “老陈你就放心吧,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这孩子交给我,保证不让他受委屈!”

  怎么回事?陈歌听着两人的话,心里犯嘀咕,这是要把我给卖了?当然他也知道四叔不可能真的把自己卖了,看这情况应该是给他找到了出路。

  “我这侄子刚刚十六,初中毕业就下来了,从小肯吃苦,有什么苦活你就给他干,赚钱多少我不管,只要让他学到本事就行!”四叔举了举手里的酒盅。

  “好!老陈!你侄子就是我侄子,别的不说,在我老鲁的一亩三分地里,你这侄子我肯定给你看好了。”老鲁仰头一口把酒盅里的就闷干净,信誓旦旦的说道,“明天早晨你就让他准备准备跟着我出工!”

  “行!那我这一杯就当谢礼了!”说着四叔也一口闷掉手里的酒,然后拿起酒瓶子给两人又满上。

  两人喝酒喝到了天黑,一直到老鲁撑不住倒下,四叔开始吩咐陈歌打扫战场。

  这一收拾,真把陈歌吓了一跳,足足五瓶二锅头,这四个人是怎么喝下去的?还有四叔,连续喝倒了三个人,现在人还能站着说话,就这份功夫,如果放到后世的公关部门,妥妥一个抢手人才!

  “山娃,你知道他们三个都是干什么的吗?”四叔虽然还能站着说话,但是语气明显带着醉意,“我可是给你找了个好活,嘿嘿!”

  “他们是干什么的?”陈歌好奇的问道。

  “他们是群头……嗝!群头……你知道吧!”四叔指着桌上的三个人说道。

  “群头?什么群头?”陈歌一愣,在他印象里,群头好像是包工头的意思。

  “影视城里的群头!”四叔咧了咧嘴,“你现在年纪小,进那些大厂子人家有规定不能要,进了小厂子出大力还赚不到钱,正好去影视城当个群演,我这里有关系,不算累,而且赚的也多。”

  “四叔您的意思是让我去影视城演戏?”陈歌瞪大了双眼,市里这边有一个影视城他知道,但是没想到自己竟然能扯上关系。

  “可我不会演戏啊!”陈歌心里有些没底,毕竟他这两辈子都没上过镜头,让他去演戏,他怕给演砸了。

  “你是去当群演!又不是那些大演员!不会演戏也没事儿……”四叔摆了摆手,“再说,谁天生下来就会演戏?你四叔我没事儿的时候也去影视城演两场,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下陈歌听明白了,原来是让自己跑龙套,确实,龙套不用什么演技,而且没有年龄限制,一些电影和电视剧里免不了要用小孩,他这个十六岁的还算是年龄大的了。

  “明天的时候你五点起来,对面就是影视城的演员工会,你到时候在店门口等着,老鲁他们出工的时候顺便就把你给捎上。”

  四叔说着又拿起酒杯抿了两口,看的陈歌一阵心惊胆战。

  “四叔,你说的演员工会,那是干什么的?”

  陈歌刚刚来的时候就发现了街对面那个挂着牌子的办公楼,一开始只看到了牌子上有工会两个字,没想到竟然是演员工会,他以前没接触过这些东西,免不了要多问问。

  “演员工会啊,那是影视城搞出来的东西,所有在影视城里当群众演员的人都要去工会里注册,不然人家影视城不让你在那里干,不过注册了之后每个月都得交会费,就跟农贸市场那边的摊位费一样。”四叔撇了撇嘴说道。

  “那我今晚还得去工会注册?明天就要干活了,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陈歌从瞅了瞅窗户外的街道,发现对面的那个挂着牌子的办公楼好像还开着门。

  “你不用去注册,直接用我的卡就行!”

  说着四叔从兜里掏出一张类似银行卡的卡片,卡片通体黄白,正面用艺术字体印着“滨湖国际影视城”七个黑色大字,反面则是印着“群众演员”,有编号,但是没有名字,看起来好像是不记名的。

  说起这座滨湖国际影视城,其名气在国内的影视城里还排不上号,根据曾经陈歌的记忆,国内最有名的影视城只有两座,第一座在金陵,第二座在沪上。

  这两座影视城都是建立了十多年的老品牌,许多国内有名的电视剧和电影都是在那儿拍的,至于其他的影视城,都是最近这几年新建的。

  滨湖的这座影视城同样是如此,据说滨湖之所以会建影视城,是因为两年前有一个不怎么出名的小导演在这里取景拍了一部电影,然后这部电影十分凑巧在一个国外的小电影节上拿了奖,为了庆祝这件事,顺便开发一下山区,省里面一商议,干脆建一个影视城算了,正好赶上国内潮流,于是滨湖国际影视城就这么建起来了。

  当然,其中大部分消息都是曾经的陈歌道听途说来的,毕竟他那时候还在上学,听到的消息也都是同学闲谈,所以有些地方可能不怎么靠谱,但是总归让现在的陈歌对影视城有了几分印象。

  “四叔,平常来影视城拍戏的剧组多不多啊!有没有什么有名的演员过来?”陈歌问道。

  “咱们这里刚建了一年多,没什么名气,没名气就没大剧组过来拍戏。”四叔眯了眯眼,显然是酒劲又上来了,“虽然没什么大剧组,但是小剧组还是不少的,咱们滨湖的几个电视台都有过来拍戏的,旁边的南苏省也经常有剧组过来。”

  “那些剧组带过来的演员也得在这里的演员工会里注册吗?”陈歌翻了翻手里的卡片,注意到了“群众演员”四个字。

  “没有!这边要求注册的都是专门在滨湖影视城出工的群演,那些剧组带过来的演员都是有合同的,拿的是正经工资,谁还来这里注册这个?”四叔笑道,“你看看这张卡,写的什么群众演员,其实后面演员俩字就是个好听的名号,你要是跑到别的地方,人家根本就不认你!”

  陈歌听四叔这么一说,立即懂了,他的社会经验不比四叔低,经过四叔这么一说,他就明白,自己要做的群演根本不是演员,而是归属于影视城的一种低级小工,属于影视城为剧组提供的附带服务,就像舞台上的伴舞一样!

  就在陈歌思绪纷飞的时候,楼下走上来五六个人,这些人陈歌都很眼熟,看到他们身上的灰尘后陈歌才想起来,自己不就前在楼下的时候看到的那两桌人里的其中一桌就是他们。

  这几个人上楼之后,一脸欢喜的和四叔打了声招呼,看起来彼此很熟悉。

  四叔告诉陈歌这些都是老鲁手下的群演,然后又给接着他们介绍了一下陈歌,说是自己的侄子,让他们照看着点。

  几个人笑着答应了下来,接着就把桌子上趴着的三个人拖了下去,那动作干脆利落,就像干了不少回一样。

五 有钱图
小人物的华娱全文阅读作者:白色固体颗粒加入书架

  市区内的街道上,不到五点就开始热闹起来。

  这个时候的私家车还不多,大多数都是自行车,当然,摩托车也有不少,陈歌天不亮就起来了,一方面他是想快点干活赚钱,另一方面他对演戏什么的是真的好奇。

  想一想十来年后,那些明星一出场就有成千上万的粉丝,每年赚的钱都是按千万来算,名车豪宅,什么都不缺,那时候的陈歌和人家一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说实话,当陈歌得知自己是去演戏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激动的,他不求成为什么明星,只要能在这一行干出一点名堂,哪怕是在十来年后的电影里混一个配角,那也足够他吃喝不愁了!

  嘟嘟嘟——

  一辆小货车停在了饭店的门口,此时的陈歌蹲在饭店门边的墙根上,一抬头就看到了货车副驾驶位子上的老鲁。

  “老鲁!”

  这边陈歌还没反应,四叔就从饭店里走了出来,陈歌知道,四叔也是一大早就起来了,他在门外边坐着,四叔就在门里面等着。

  “老陈!这就是你那个侄子啊!”老鲁从小货车上下来,看着陈歌咧嘴直笑。

  “你昨天不是看过了吗?”四叔朝陈歌招了招手,“今天带我侄子过去认认路,有活就让他干,没活也别给他发钱。”

  “那哪行!既然我带过去了,肯定给他找到活!”老鲁嘿嘿一笑,然后转头对陈歌说道,“大侄子,走吧,你上后边车斗里坐着,那里有马扎。”

  “好嘞!”陈歌连忙点头,和四叔招呼了一声就跟着老鲁上了车。

  小货车开走了,远处的四叔在招手,陈歌同样摆了摆手,如果陈歌真的是十六七岁,此时或许会心怀忐忑,但是他现在可是个老油子,自然没什么好担心的。

  告别了四叔,陈歌打量起车斗里的人,此时车斗里的人数有十三四个,其中有几个熟面孔,他们就是昨天晚上过去抬老鲁的人。

  凭借着混了几十年的经验,陈歌很快就和这几个脸熟的人聊上了,通过他们,陈歌也了解了群演的一些情况。

  影视城刚刚建了不到两年,演员工会也是去年九月份才开的,到现在工会里注册的群演也就三百来人。

  这三百个人里大多数都没把群演这个活当正经活来干,比如说四叔这样的,他是有空才会去影视城干两天活,其他人则是到了周六周天来影视城赚外快。

  所以,现在的影视城里,真正靠群演这个活吃饭的人才不到一百个。

  这一百个人里,分了五个群,老鲁就是其中一个群的群头,手里的人有二十来个,平常就负责带着这二十来个群演的工作问题。

  虽然影视城还没什么名气,但是里面的活足够养活这一百来个群演了,根据车里人的说法,平常的时候一天的出工费有30块钱,其中群头抽成2块,所以真正到手的有28块钱,当然,如果哪天活特别多,一个人跑两个剧组,那么工钱就会加倍,跑三个剧组就翻三倍,以此类推。

  不过根据陈歌的了解,这种一次跑两个剧组的情况非常少,而且从没听说那个群演能一天跑三个剧组的,所以,按照一般情况,他一天也就能赚28块了。

  一天28块,一个月就840块钱!

  这是什么概念?当初陈歌为了凑学费,和爷爷两个人拼死拼活一个月才赚了三百多块!

  照这样下去,一年就能挣个一万,这个时候的万元户虽然不稀奇,但是绝对是富裕阶层的水平了!

  想到这里,陈歌就疑惑,为什么赚的这么多,来当群演的却只有三百来个?毕竟这个收入已经比得上一些大厂子的小工了。

  当陈歌问起这个问题的时候,车里的人笑着告诉他,你以为那2块钱的抽成是白抽的?影视城里的活只有群头才能揽到,一般的群演没有群头带着,根本别想在影视城找到活干!

  谁都知道来的人多了自己挣得就少了,所以现在的群演里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排斥新来的!

  一听这话,陈歌立即明白了,如果没有四叔给自己托着,自己一个人找到影视城当群演,恐怕用不了几天就得在街头当乞丐!

  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盘子就这么大,菜也只有这么多,多一个人吃自己就得少吃一份,换成陈歌自己,他也肯定不愿意有人来分自己的菜!

  想到这里,陈歌更加主动和车里的人攀谈了,他知道,虽然有四叔保着,但他一个新来的,如果没能和其他人打好关系,照样不好在这群人里混。

  一路上说说笑笑,陈歌很快就和车里的几个人熟悉起来,他想着以后赚点钱之后再请这十来个人吃顿饭,估计就能成自己人了。

  货车在公路上走了半个多小时,然后又拐进了一条石子垫成的土路,在这条路上陈歌还看到了其他拉着人的小货车,看着老鲁和对方打招呼,陈歌就明白,这几辆小货车拉的人应该就是其他的群演了。

  这条土路走了没多久,陈歌就看到了远处山脚下那片高耸的古城墙,小货车卷起一堆沙土,十分熟练的停在了城门东边的城墙根下。

  陈歌从车上下来,发现这影视城真的就是一座城,虽然他没见过猪跑,但他吃过猪肉,不论样式还是大小,眼前这座建筑完全就是一个仿古的小城!

  城墙至少得有七八米,用手摸一摸,全都是青砖垒起来的,从城墙东边看到西边,估计二三里是少不了的。

  乖乖!这么大一座城,虽然用现代手段来建,但是其中的投入也不会少了!

  站在城墙外的陈歌突然有一种感觉,这么大的投入,建起这么一座大城,而且位置依山傍水,天时地利都占了,将来就算影视方面的生意不好,光做旅游就能火起来!

  这地方,有钱图!

  下车之后,老鲁带着陈歌一群人进了影视城大门,大门左侧是一个十几平米的小平房,看起来和古城格格不入,老鲁告诉陈歌,这里是登记的地方,凡是进来干活的群演都得在这里登记。

  进了小平房,里面是一个两米长的木桌,木桌另一头坐着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面向和善,看到老鲁等人立即笑着打招呼。

  “吴科长,怎么样,今天的活多不多啊。”老鲁问道。

  “还是那样!最近有没有剧组来你们还不知道?《震金山》剧组那边还是要五个能吊威亚的,另外《黄山奇侠》还有《花家庄》今天都要人,你们可以联系联系,约好了就过来签个字……”

  被叫做吴科长的女人十分干练,只见她翻了翻本子,很快就说出了几个剧组招人的消息。

  老鲁听完消息,就招呼人过来登记,所谓的登记就是在一个黄皮本子上写下自己的名字,老鲁是工头,他第一个写,然后其他人随意,陈歌因为是新来的,不懂流程,一直到了最后看明白了才拿起笔,轻轻在本子上写下了“陈歌”两个字。

  签完了字,老鲁开始安排任务,他准备先带着五个人去《震金山》剧组,然后再联系其他要人的剧组,等和这些剧组商量好了,就来叫人过去。

  其他人都同意了老鲁的安排,看得出来,以前的他们也是这么安排的,和陈歌看的电视剧里不一样,电视剧里,群演都是直接在剧组周围堵着,一旦剧组需要人了,只需要喊一声,就有一大片群演举手接活,而现在的情况更像是工程队接活,老鲁是包工头,他找到活之后,再回来拉人去干。

  老鲁走了,一群人也没在城门口待着,他们有专门等活的地方,毕竟一群人堵在城门口也不像个样。

  于是,陈歌跟在人群之中,慢慢的走进了这座古城之中。

  此时太阳刚刚升起来,影视城里还比较冷清,街道两旁酒楼瓦肆的还挺齐全,可惜里面一个人也没有。

  进门之后笔直一条青石板街,左右两旁都有岔路口,一群人没有拐弯,直着走到了街头,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

  十字路口东边的路口竖着一个大牌坊,牌坊上没有字,不过上面的雕纹很不错,陈歌看的很新奇。

  和东边路口相比,西北角的建筑更加显眼,这是古装剧里经常出现的“衙门”,两座石狮子镇门,红漆柱子上面是金黄色的琉璃瓦顶,金顶下方则是刻着“知府衙门”四个大字的牌匾,因为四个字是倒过来的排列的,所以陈歌差点读成了“门衙府知”。

  一行人来到了衙门口,这里有好大一片台阶,这些人也不管干净不干净,直接找了个台阶就地坐下,看样子等活的地方就在这儿了。

  看到这种情况,陈歌也没矫情,直接坐在了一个年纪不小的群演身旁,在车上混出来的关系这时候就有用了,这个年纪大一点的群演闲着也是闲着,于是开始给陈歌讲解一些影视城里的注意事项。

  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太阳已经完全升起来了,周围等活的群演也越来越多,他们都是别的群里的人,群头应该都和老鲁一样去接活了,不过从表面看起来,这几个群的人相处的还算和善,并没有形成泾渭分明的团体。

  陈歌看到这些人坐在这里很悠闲,丝毫不担心没活干,心里顿时有了底,看来车里的那几个人说的没错,现在的影视城还是不缺资源的。

  就在这时,周围的人突然躁动起来,陈歌转头看向躁动的源头,发现老鲁正带着一个穿夹克的中年男人走过来,顿时明白,有活来了!

六 第1次出境
小人物的华娱全文阅读作者:白色固体颗粒加入书架

  “接到了个大活,咱们群里的人都过来!”

  站在十字路口,老鲁远远的朝着“知府衙门”这边招手,他这一喊,顿时引来了众人的好奇。

  “哟!老鲁!接了个什么活啊,要这么多人?”这是个群头,看他打招呼的语气应该没找到什么好活。

  “《黄山奇侠》那边要一群山贼,估摸着得二三十个,我这边人都去了还不够,你们如果有闲着的就过来一起商量商量!”老鲁也不忌讳,直接喊道。

  “山贼?出几天工啊!”老鲁这么一喊,顿时又有一个群头走了过来,看他刚刚从不远处回来的模样,应该也是不久前找活去了。

  “一天工!”老鲁说道。

  “还缺多少人?”那群头接着问。

  “缺多少人不好说,但是十来个还是有的。”老鲁说道,“这是《黄山奇侠》那边的副导演,姓王,你们如果想要接活就和王导说,我先带着我的人过去了。”

  老鲁说完就把身边穿着夹克的中年人让了出来,而在场的两个群头则立即凑了上去。

  陈歌跟着群里的人往老鲁那边靠拢,现在的他心里有些微微激动,没想到来的第一天就能找到活,而且还是上镜头的,要知道他这两辈子还从来没上过镜头呢!

  “山娃!你过来!”看着人都来齐了,老鲁指了指人群里的陈歌喊道。

  “唉!”陈歌迅速从人群里跑到老鲁跟前,问道,“叔,有什么事儿吗?”

  “咱们先走着!”老鲁朝众人招了招手,一群人跟在他身后,接着他侧过身对陈歌说道,“待会进了剧组之后,你不要乱跑,跟着叔,叔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知道吗?”

  “好嘞!”陈歌麻溜的点头,他知道老鲁这是准备亲自带他,如果是一般的新人,进了剧组不知道规矩,肯定会遇到不少麻烦。

  剧组拍摄地点在影视城后面的山上,不得不说,这座孤山虽然海拔不高,但是吨位不小,到处都是古树密林,最适合拍摄一些野外的镜头了。

  一行人跟着老鲁沿着山路走了十来分钟,找到了专门用来上山的吊篮,坐上吊篮也就一两分钟的功夫,一行人就来到了半山腰。

  在半山腰,陈歌看到了一座简陋的山寨,这种山寨在后世的古装剧里经常出现,一般都是山贼居住的地方,青石和烂木头堆成的围墙,破破烂烂的茅草屋,唯有山寨门上的牌子非常精致,白底上面用黑漆写着“黑虎寨”三个大字,生怕别人看不清楚一样。

  此时的山寨里已经有人在忙活了,陈歌眼睛好使,从墙头还有茅草屋的窗户里看到了两台摄像机,而两台摄像机对准的地方,两个穿着古装的“大侠”正在你一刀我一剑的进行“打斗”。

  这个打斗和平常电视里演的不一样,电视里的打斗都十分迅速而且连贯,而场上打斗的两个人每做完一两个动作都要停下来,然后会上来一个穿着短袖马褂的汉子上前给他们直到接下来的动作。

  此时陈歌就站在场地外,看着那个穿马褂的汉子一板一眼的把一个打斗的动作拆解成两三个小动作,等两个大侠都学会了之后,让他们先试一试,试好了就接着拍,试不好就接着再教。

  这是陈歌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电视剧的拍摄,之所以他确定这不是电影而是电视剧,是因为带他来的路上老鲁已经把这个剧组的信息全都告诉他们了。

  《黄山奇侠》是一部淮安省电视台投资拍摄的电视剧,剧组都是那边过来的,演员也是淮安人,剧组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不过这些都和陈歌没什么关系,他们只要遵照导演的安排规规矩矩的演好龙套就行了。

  片场上的打斗持续了将近十分钟,可是陈歌知道,这场打斗拍下来之后的镜头绝对不超过十秒,因为两人的动作总共才那么四五个,真超过十秒那就不是打斗了,而是慢动作回放。

  当打斗的镜头都拍完之后,导演才有功夫理会陈歌这些群演,本来,整个剧组的人不都,陈歌这一群人来了之后十分显眼。

  “你们来了多少个?”导演问。

  “十四个。”老鲁回答。

  “不够啊!”导演看了看片场,“你不是说能来三十个的吗?”

  “王副导正在和其他群头商量,我们就先过来了,导演您放心,影视城群演多得是,您要多少都有!”老鲁笑着递了一根烟过去。

  “呵呵,那行,你们先去换衣服,等其他人都来齐了再开工。”导演接过烟笑了笑,然后指着片场里的那几间茅草屋说道。

  进了剧组是必然要换戏服的,这时候陈歌老老实实的跟着老鲁,一群人被领进了茅草屋里,屋内的地上堆了一堆衣服,看起来破破烂烂,老鲁几人进门之后就有人招呼他们。

  戏服很宽松,裤子不用脱,直接就能套上,不过为了演戏不穿帮,陈歌等人必须脱掉上衣,否则戏服的袖子又短又宽,穿着现代衣服很容易露出来。

  换好了戏服,然后就有人给他们分了一团假发,老鲁他们显然都是老手了,轻轻一撑就戴在了头上,陈歌就没那么轻松了,好在老鲁帮忙,帮他找到了松紧口。

  戴上乱蓬蓬的假发,又有人来给他们脸上抹了一把胶水一样的东西,等这三步都做完了,陈歌转头一看,周围的人都变成了面黄肌瘦的古代人模样。

  陈歌他们刚刚换完衣服不久,半山腰就又来了一批人,跟着这批人回来的还有那个姓王的副导演,显然,这批人就是后来跟过来的群演了。

  这些群演和陈歌他们一个待遇,进了剧组之后就开始换衣服,最后三十个人乱哄哄的挤在一起,等着导演开始安排。

  看到人都聚齐了,导演终于从监视器后面走了出来,这个导演也就三十来岁,穿着黑白格子衬衫,戴着眼镜,留着半长发,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模样。

  这个斯文导演讲的是普通话,而且说得很慢,戏讲完一遍,陈歌就听明白了。

  他们这些人演的是山寨里的山贼,等饰演黄山大侠的演员踹开山寨大门的时候,他们就要从四面八方举着兵器朝“黄山大侠”那边冲。

  冲的时候不能挤在一起,要稀稀拉拉的,然后一个个的跑到“黄山大侠”面前,最后被其一招撂倒……当然,被撂倒之后最好躺在地上打个滚或者呻吟几声……

  戏很简单,但是演起来却很麻烦。

  开戏之后,第一场,“黄山大侠”一脚踹过去,破破烂烂的寨门竟然没踹开!这真是让陈歌长了见识,用一句后世的话来说,竟然还有这种操作?

  好在剧组里的人集思广益,先把破破烂烂的寨门拆一遍,然后用几根细麻线吊在两侧的木桩上,这样一来,随便一阵大风都能把寨门吹烂了,踹上一脚肯定不会再出刚刚那样尴尬的事情。

  到了第二场,“黄山大侠”终于把大门踹烂了,然后一群龙套呀呼啦啦冲了上来,这时候麻烦来了,一群人冲过来,“黄山大侠”竟然一时间不知道打那个人好了!

  这个演员估计是个新手!看到这种情况,即使陈歌第一次演戏,也能看出来,这种低级的错误老手怎么可能犯呢?

  好在经过那个穿着短袖马褂的汉子指导,这位“黄山大侠”终于找到了窍门,在第三次的时候终于和群演们打了起来。

  意外没有出现第三次,群演们表现的很熟练,特别是对于挨打这件事,每一个倒下的时机都刚刚好,而且冲过来的时候虽然乱糟糟的,但是都会注意脚下不会踩到倒下的人。

  陈歌的反应很快,他跟在老鲁身后,老鲁一倒他就装作被老鲁撞到跟着倒了下去,然后滚在老鲁旁边,虽然周围的人都注意避开倒下的人,但是陈歌看着身旁不断迈出的脚步,心里还是有几分发憷。

  当最后一个人倒下之后,导演终于喊了一声咔,然后一群人拍拍身上的土站了起来,这段戏拍完了,他们也开始退场,等待着接下来的镜头。

  退场之后,老鲁带着陈歌来到了山寨围墙边上,找了块石头坐下,然后开始给周围的人发烟。

  老鲁的兜里有三包烟,很快就分散出去一包,回来的时候他还想给陈歌一根,但是陈歌以自己年纪小为由拒绝了。

  这辈子陈歌好不容易弄到一副好身体,没有糖尿病,心脏也好好的,怎么可能还放任着去糟蹋?

  “老鲁叔,咱们要在这拍多久?一天吗?”陈歌问道。

  “像他们这种拍戏的,都是把剧本分开拍,今天他们找了群演来,估计是准备把需要群演的戏份都拍完,等他们拍完了,咱们就能走了。”老鲁叔笑着说道。

  “那如果需要群演的戏份只有那么两三个镜头,那该怎么算工钱?还是一天的工?”陈歌好奇的问道。

  “不,如果拍的戏份少,那就算半天的工,咱们这些群演最低都是半天工,这是影视城的规定。”老鲁深吸一口烟,缓缓说道。

  “影视城还规定这个?”陈歌惊讶道。

  “嘿嘿!我告诉你,咱们这些群演虽然看起来跟跑单帮似的,但是实际上都是给影视城干活的,没咱们影视城也干不下去,去年八月十五的时候影视城就给咱们发福利了,一袋子苹果呢!”老鲁很得意,就像当初介绍自己饭店时的四叔。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白色固体颗粒所写的《小人物的华娱》为转载作品,小人物的华娱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小人物的华娱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小人物的华娱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小人物的华娱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小人物的华娱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小人物的华娱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