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我的系统有块田最新章节 > 我的系统有块田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我的系统有块田 连载中
分享我的系统有块田

我的系统有块田全文阅读

我的系统有块田作者:爱喝葡萄酒

我的系统有块田简介:主角是个普通青年,因受伤意外得到神农系统,里面有块仙田。从此开启了开挂的人生。 https://www.uukanshu.com
-------------------------------------

我的系统有块田最新章节二百零五 开会前
二章 神农系统
我的系统有块田全文阅读作者:爱喝葡萄酒加入书架

  一位白须老者,麻衣草鞋,背着药篓正笑眯眯的望着自己。

  旷德军只觉身轻体盈,精神倍爽,皮肤间沁出一层酸臭的气味。

  老人指了指一汪清泉说:“你去洗洗吧。”

  他把甘泉水浇到身上,撕裂的皮肤瞬时得到了舒解,口干唇燥,连忙伏身喝了几口清咧的甘泉水。

  一股鲜甜,从口腔直贯肝脏,五赃六腑都说不出的舒爽。

  他的面前出现了几亩田地,田地上杂草丛生。

  牛角老人说:“这一方仙田是当初仙界赐给我的修练场所,若再不开垦耕地,仙界就要把它收回了。我现在魂魄刚刚收回,无法独力耕种仙田,需要你的协助,你愿意帮我么?”

  旷德军有点不解,问道:“仙人还用种田么?”

  “神农氏一脉,不仅种田,还种药草替人看病,织布,制作陶器等劳作,这些都要慢慢来。”华烈山撸了撸花白的胡子说,此小子看上去有的憨,不过他喜欢,大滑头的人是靠不住的。

  “此仙田容易种么?”旷建军十三岁便开始耕种自家的几亩田地,因为那一年父母出了车祸,丢下他兄妹撤手人寰。

  “你会种农家田就不难。”神农氏应该是了解旷德军遭遇的。一个十三岁的男孩独自耕作了几亩地,还坚持让妹妹旷仁秀去读书。

  “种田难不到我。”旷德军说:“只是这仙田该怎样种,还是没有头绪。”旷德军踏入松软的田中,动手去拔那些长得比人还高的杂草,用尽全力也拔不出一根。

  “你大心急了,你现在还是病床上生命垂危的病人,先去把身体将养好了,再进空间,到时我教你如何耕种。”华烈山挥手制止了他。

  “我一个凡人,来你这仙田,容易么?”旷建军看白胡老人神情有点困倦,不想打搅他,但还是有一个疑问。

  “这是一个系统,跟你随身携带,随时随刻你都可以进入系统。”老人说完这句,然后钻入一间草房。

  躺在病床上的旷德军,嘴角咧开了一丝微笑,一声清脆的提醒:

  “神农系统正在绑定中,宿主是否同意?”

  “同意!”旷德军被石膏裹得严严实实的手臂,稍微动了一下,一节手指重重点了一下。

  有一个女孩,清楚地看见他脸上露出了笑容,并且裹得厚实石膏的手臂动了,手指点了一下。

  这怎么可能,护士刘小莹不相信自己的眼晴。王德贵医生说,病人这段时间就象一个死人一样的,你要密集关注生命除颤检测议荧幕上数据的变化,有情况随时报告医生。

  由于病人没有亲属照顾,又是重症病人,医院便指派一名护士专职护理。

  刘小莹为旷德军的遭遇感到痛心,她也是来自农村,刚从卫校毕业,所以没有一点嫌弃旷德军。

  她细心抹干净他身上的血污,刚把一张清秀的脸庞清理干净,她看见他露出一丝微笑,然后手指动了一下。

  “喂,旷德军,你醒了么?”她看见仪表上,那几条曲线剧烈跳荡,

  “王医生,病人好像苏醒了,他手指动了一下。”刘小莹快步跑到医生办公室,欢喜地说。

  王德贵医生正在为旷德军病人的医药费烦恼之际,突听刘小莹乍乍呼呼地跑来说。

  没开玩笑吧,昨天才刚动手术呢,今天就有反应,不可能吧。他抬头看了看刘小莹一脸娇嫩的神情,不会是你小妮子望着帅气的病人,花痴而看花眼了吧。

  但不管怎样,他还是去了病房。他的手好像恢复了体表温度,心跳也趋于平稳,翻了翻眼皮,似有苏醒征兆。

  “旷德军,旷德军……”王医生明显看见他的眼晴微微眨了一下,手指也弯曲动了。

  真的处于意识恢复的迹像。

  这怎么可能?昨天才刚刚动完手术,按照他的经验,病人一个星期后有意识恢复就可以算是好的兆头了。他又开了几瓶营养液,让刘小莹去药房拿药,拿来替病人输上。

  陷入昏迷的病人都是靠输送营养液维持生命。

  虽然旷德军帐上没钱了,但作为医生,他不忍放弃任何一条鲜活的生命。

  刚才他打工地凌经理电话,凌经理说现在他们工地不再负责病人的医药费了。打四个旷德军工友的电话,只有一个叫李健的愿意接他电话,说正在去跟老乡借钱的路上,会尽量在明天把钱送到医院,拜托王医生尽管放心医治病人。

  他理解这些民工的苦衷,出了安全事故,便是一切灾难的开始。但是作为医生,他也只能尽力而为之。病人欠费到一定额度,医院是会停药停治的。

  其实,刘小莹的惊喜,以及王医生的检测,旷德军都感觉到了。他努力想挣开乏困的眼皮,跟他们说上一句话,但还是有点力不从心。意识已经慢慢恢复了,脑海里已经记起了从排架上摔下沙堆的那一幕,他承包的外墙涂刷工地,本来再干几天就可完工了,五个人应该分得上万元工钱的。可是现在出了安全事故,这工钱又怎么拿,还有妹妹的生活费这个月也没有汇……

  他烦恼地想侧身,但由于另一只左腿也打上了石膏,浑身动弹不得。只是裹在石膏里面的伤脚跟手臂,现在有了一丝丝麻痒的感觉。

  他脑海里又忆起那个系统空间的事情,那个神农氏华烈山难道是真的,那方仙田,还有仙田里那汪甘泉……

  又感到口干唇裂,他静神片刻,系统那方空间浮现在面前,他轻松迈入。

  “华烈山,华烈山……”他进入空间第一件事,便是寻找那个神农氏仙人,因为现在凭他的肉眼,看不见仙人搭住的那间草房。

  杂草丛生的田地还在,那汪甘泉还在,远处是迷雾重重看不到边,草房不见,神农氏不见。

  “别大叫大嚷影响我修炼,有事直说,没事闭嘴,”这时耳畔响起一声喝斥。

  仙人的脾气不小,以后没事就不打扰他。其实他没其他的事,他只是口歇,想喝水。

三章 有点饿
我的系统有块田全文阅读作者:爱喝葡萄酒加入书架

  空气中有股清新的气味,看见甘泉仿若全身肌肤细胞都瞬间活跃起来,毛细孔无限扩张。他整个人爬在甘泉边上,嘴埋入泉水中,咕噜咕噜喝了个饱。

  原来是他的魂体进入了空间,此时他睁眼看见脊推处的伤痕以及手臂,腿关节,脆裂的被王医生手术接驳回去的骨节,正在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在愈合。

  他在受伤的魂体上,浇上甘泉水,感觉格外的舒爽。这次他有准备,带了几只塑料瓶,装满,又返回到了病房。

  他睁开眼,看见一位穿护士服的女孩,正在忙碌地搞病房卫生。

  “嗯,嗯……”那优美的曲线确实吸他的眼球呀。

  刘小莹回头,惊喜道:“旷德军,你醒了?”旷德军点了点头,他的魂体早已认识了刘小莹这个善良的小姑娘。“我,我有点饿!”他动了动嘴唇。

  “好,我去买点粥喂你吃。”刘小莹先是快速削了一个苹果,一点一点喂到旷德军嘴里:“先吃点水果,然后我再去买点粥,粥可以吗?还是其他的?”

  旷德军很想说:“要碗酸辣粉应该也没问题吧。”但想想,还是没说。

  这时病房门口出现了李健愁容满布的脸,刘小莹兴奋地对李健说:“旷德军醒了,是奇迹。”

  李健马上被另一种欣喜所代替,他不敢相信地看着旷德军,问道:“老天保偌,德军,你真的醒了?”

  旷德军,经历了一次生死考验,感到活着的弥足珍贵,他安慰李健说:“我会好起来的,不用担心。”

  “可是,我们没钱了。”李健哽咽着说。他跑遍了整个城市,跟所有认识的老乡都借了个遍,只借到几千块钱,王医生给他说,想保住旷德军命,最低花费不会低于十万元钱。生命保住了,会不会变植物人还两说。

  李健从兜里掏出不到五千元放在床头柜上。现在他有点怀疑医生的判断,或许医生都喜欢把病情往严重处说,先给病人家属一种心理暗示:多准备点钱才是正道。

  “旷德田,他们几个呢?”旷建军问,过了几天,仿佛过了一生。

  “别说你旷家那几位了,你一负伤,他们便跑去跟凌经理支钱,凌经理说你出事故,他们工地垫了二万元医药费,现在我们工程没完工,钱也肯定不好结算,所以没给他们。旷德田又打电话给我说,他们没钱做伙食了,叫我支点钱给他们,真他妈不是东西。”李健说起旷德田几个就来气。

  “李健,你可以带他们去把工程后续工作做完么?”既使他负伤了,李健去把剩下的工做完,凌风他也没有理由不给他们结帐的。

  “可以,我给旷德田他们打个电话说一下。”李健拔通了旷德田的电话。

  旷德军也拔通了凌风的电话:“凌经理,我是旷德军。”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差点让工程部经理凌风跌落在地。

  怎么可能,昨天刚动手术的病危伤员,今天就可以给自己打电话了。不是见鬼是什么,不是,不会是魂灵给自已打电话吧?凌风感到后背一阵阵发凉,旷德军说什么他一句也没听明白,只是嗯嗯地应了几句。

  他要再去医院看看,虽然很不情愿,但这事确乎出乎意外。

  李健打完电话,气愤地对旷德军说:“真他妈混蛋,几个乌人说,你负伤工地垫付的药费,不要分摊到他们身上他们便去做,不然,他们不干。”

  旷德军说:“答应他们,我的药费当然不用你们负担。”

  “可是,你哪有钱付药费?”旷德军的经济状况,他最清楚,还要供一个妹妹上学。

  “是两码事,再不去完工,凌经理若是叫其他人去做,我们的工钱就更难结了。”旷德军此时头脑清晰,身上的伤痛也减轻了许多。

  他看见床头柜上两瓶他从空间带出来的甘泉水,明白了肯定是这水开始帮他治愈跌伤,按现在速度,不用几天他就可下地行走了。

  刘小莹跑到楼下医院大门口买了份玉米粥,配了点酸菜,啍着小曲往医院住院部走去,迎面碰上王德贵医生。

  “小莹,今日这么高兴。咦,又是帮谁买的玉米粥?”王医生看她象麻雀一样欢快,忍不住问道。

  “王医生,你猜是谁?”刘小莹顽皮地问。

  “你们小姑娘,如花似玉的年纪,不会是给男朋友吧?”接近中年的王医生,对于年轻人还是很理解的,谁都曾年轻过。

  “没猜中吧,是你的病人,那个跌伤的旷德军,醒了说肚子饿,想吃东西。”刘小莹刚才出来,去找了王医生,但没找到。恰巧碰上肯定要给他说这事的,不然会受责备的。

  “不会吧。你干嘛不来告诉我,”果然,王医生嘱她不管病人病情是好转还是恶化,都要第一时间告诉医生。

  看样子,王医生是准备下班的,听闻旷德军竟然醒了,而且还想进食。于是跟刘小莹返回到病房。

  旷德军正在跟李健热切地交谈着,而且把病床一头摇起,他半仰躺在一床被子上。

  他的脊椎可是压缩性骨折,身体健壮的青年人,再怎样,没有十天半个月都无法动弹分毫,而他竟然可以坐起来了。

  “王医生来了!”两人商量完了工程涂刷的事,就看见王医生一脸讶异的神情。

  “旷德军,脊椎痛么?你这样坐着,”他担心他的脊椎,手臂,还有腿关节。昨天刚做手术,今天就可以动了。

  他撸起他病服,看伤口周围皮肤开始泛红,虽然伤口被纱布绷住了,但他仍是一眼看出,旷德军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愈合伤口。

  他从医几十年,从没见过这种迹像。电影上,玄幻片中看过,吹一口气就把创伤愈合了。但现实中真正有此迹像,就是神话了,是医学奇迹。

  旷德军经Ⅹ光透视,头部还有一大片淤血不曾清除,做为医生他明白,那一大片淤血会影响病人的智力甚至语言功能。

  可是现在他不仅口齿清楚,而且思维能力一点都不受影响。看上去跟受伤前没有什么区别嘛。

  现在,各种功能检测室都已下班,他开了医嘱,让刘小莹明早陪旷德军去做各种检测。各种透析拍片一出来,对比一下,就知道病人愈合的程度有多奇迹。

四章 识得药草
我的系统有块田全文阅读作者:爱喝葡萄酒加入书架

  王医生走后,李健闻得旷德军身上有一股汗酸味,说:“你干嘛住一天院,身上汗臭味这么浓郁?”

  旷德军也闻见了,不好意思地说:“我也不知道怎回事,喝几口甘泉水下去,毛细孔就沁出一层油污,不过身体反而舒爽了许多。”床头两瓶他从空间带出来的甘泉水已经给他喝了大半。此甘泉水拧开盖,便会闻到一股天然的清新的气息,闻上一口都觉得神清气爽。

  “嫌我臭,今晚就帮我洗洗啰。”人家刘小莹是女护士,总不好意思叫人家帮自已抹身吧。

  于是,旷德军对刘小莹说:“刘护士,要么你去休息一下吧,这几天辛苦你了。我兄弟在这里,有事他会照顾我的。”

  刘小莹见状,只好说:“好吧,我晚上十一点再过来,现在我回宿舍休息一下。”她把自己手机号码告诉了旷德军,让他有事可以打电话找她。

  “唉,你正活该打光棍,多水灵的一个妹子,又温柔又勤快去,叫她帮你抹身,不是更好拉近彼此间的距离么?真笨!”刘小莹前脚出门,后脚旷德军就遭到了李健的埋怨。

  由于他一只手一只脚都裹了石膏,所以行动一点都不方便。稍有碰撞还是有一丝锥心的痛,旷建军借助一只凳子,让李健彻底帮自已清洗了一次。

  工程部凌风经理,看见卫生间踝露的旷德军,他不敢相信前天还仿佛是一堆烂肉的旷德军,现在竟可以坐着洗浴了。

  当李键扶着一瘸一拐的旷德军从卫生间出来时,看见了目蹬口呆的凌经理正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出神。

  “不会这么神奇吧?一夜之间就好得差不多了。”凌经理内心还是为他感到高兴的,只是不相信眼前看到的。

  当旷德军提出让李健带人把工作继续做完,然后及时结算工钱时,他爽快地答应,只是让李健去办一下工伤保险。

  十一点钟,刘小莹准时回到病房,见李健在走廊的长椅上玩着手机,而旷德军半躺在床上,正香甜的进入梦乡。

  其实,此时的旷德军,魂灵又重返了系统空间。

  一进去,他一眼看见华烈山正在鼓捣一堆药草。

  “来,来,你来得正巧,正想唤你呢。过来认认这些药草。”一见他,便招手让他过去。

  “是,师父。”您寄存于我系统空间里,现在又教我识别药草,我可以叫你师父么?旷德军心想。

  “叫什么都只是一个名称,叫我华老头都无所谓。”白胡子老头连他心理所想的心思都一眼看穿了。

  旷德军走近师父身边,仔细看才发现,原来师父还是虚幻的一种影像,连他手中摆弄的药草也是虚的。

  “接骨草:属高大草本或半灌木,高可达2米,茎有枝条,羽状复叶的托叶叶状或有时退化成蓝色的腺体。可治跌打损伤,有去风湿、通经活血、骨折肿痛,外伤出血,解毒消炎之功效。”

  “活血龙:多年生草本。茎直立,中空,表面散生红色或紫红色斑点,节稍膨大。叶互生,阔卵形或卵状椭圆形、先端短尖,托叶鞘短……功能主治:祛风利湿,散瘀定痛,止咳化痰。”

  ……

  华烈山给旷德军连续说了十几种药草的形状,以及功能主治方面。然后他指着仙田旁边的一处山林说:“那片山林生长着无数的药草,为师给你一道题,阴你五个时辰之内,把这十几种药草找齐,然后为师教你配制药丸。”同时递了一本《神农本草经》给他。

  旷德军从师父手里接过《神农本草经》,药书瞬间化作万道光芒,直接从他天灵盖入灌入,几分钟后,他脑海里多了无数药草的知识。

  其实,他小时候便认得了许多药草。李健祖上数代都是本地有名的治跌打损伤的名医,直到他父亲李丰生,早年还会制作膏药出售。李氏药膏,方圆百里都是闻名暇尔。无奈李丰生好酒贪杯,家传医术却无心传入下一代。

  或许李丰生认为草药治病已经日趋淘汰,大医院现代医术逐渐把这些老祖宗的草木花本送入了历史尘埃;或许是他仅凭几贴膏药,连每日一瓶下肚的酒钱都无法换来,二个儿子他一个都不教。

  家中药书,任凭子女撕来当草纸。旷德军就是有一次在跟李健玩耍的过程中,发现他手里拿着的一本线装书很有意思。书上画着各类痛苦状的人形,然而指明配哪几种药草,药草形状特性画得如活物。

  旷德军借来一阅,看得入神。李健说:“你若喜欢这些书,我家里还有几十本,可全部拿来给你看。”

  旷德军一个小学生,把李健祖传的几十本医书,全部用记录本抄写了一遍。

  所以他很多药草,早已认识了。不过,相比于神农氏的这本《神农本草经》,李氏药书还是逊色了许多。

  旷德军记住了师父说的十几种药草,在山岭不用五个时辰就找齐了。这仙地确实不凡,随意采摘一颗草,都可入药。

  白胡子老人赞赏地点头称道:“想不到你悟性颇高,现在教你制作药丸,你可拿这些药丸治自己身上的伤,当然也可出售治病救人。为了不损我神农氏威名,每粒药丸出售价不得低于一千元一丸,价高了我有奖励。”

  师父,这样小手指般大的一丸售价一干元,你确定没有玩我,你以为现代社会挣钱这么容易么?

  师父明显知道了他心里所想的,鼻子轻轻哼了一声。

  神药来的,懂不懂,臭小子。

  旷德军按照师父教的方法,制作了十几粒药丸,回到病房。

  自己不就是标准的重病号么,何不先在自己身上治治,试试药丸疗效怎样。

  他用空间灵泉水吞服了三粒药丸,他认为自已最严重的伤是脊椎,手臂跟腿关节,三粒药丸分三次吞服。

  同时,他又用嘴嚼碎药丸,把碎未从石膏缝隙里塞入进去,让药未敷贴在伤口处。

五章 草药香
我的系统有块田全文阅读作者:爱喝葡萄酒加入书架

  李健走后,刘小莹也坐在走廊长椅上玩手机。突然鼻腔处窜进一股奇异的芳香。

  真香啊,淡淡的柔和的香味,飘散在住院部所有空间。大多人都闻到了,护士长林丽问:“刘小莹,哪里来的香味?”

  刘小莹收起手机,茫然地说:“我也不知道哇。”是一种草药的清香,特别清新,不会是病人在使用草药吧。

  “刘小莹检查一下,是不是有哪个病床在违规煲草药。”林丽吩咐道,不过她从走廊那头一直走到这头都没发现有病人在病房煎药的。

  医院以西药为主,配以物理理疗。住院部这一层楼房,住的全部都是骨科患者。

  有些人手术过后,麻醉失效后,来自骨髓的疼痛一阵阵袭来,让人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草药的芬香许多病号都闻见了,这香极具侵袭性,慢慢地占满了住院部五楼的所有空间。

  离旷德军病房不足二百米,有一间高档病房,贡市药材公司老总陈标根,退休后回到家,在卫生间因头晕不小心跌倒在地,摔坏了胯骨,做了手术后,每天都坐卧不安,疼痛难忍,受着煎熬呢。突然闻见了一阵一阵的草药香,全身的疼痛好像瞬时减轻了许多。

  “小莫,这药香哪里来的?不过闻上去很舒畅,剧痛都仿佛减轻了许多。”莫国荣是陈标根的秘书,除了请了一个专职的护工外,他大部分时间也是来医院陪伴陈总的。

  “不会是那位病友在病房煎药的吧?”莫国荣推测。按道理医院肯定不允许这样做。

  陈标根摔伤后,莫国荣曾劝他是否考虑使用传统的中药治疗,坐骨神经严重损伤,西药对于此类病有时是真的鞭长莫及,只能暂时抑制疼痛,无法很快治愈。

  可是中药医治,必须有一位医术精良的圣手配方才得。

  “陈总,我去找找,看他配的是什么方子,为什么草药味这么浓郁。”莫国荣说。

  这一层楼住的都是骨科,说不定他人配制的草药,对自已病症也是一种缓解呢。

  此时,护士长林丽和护士刘小莹都找到了草药香味的来源地,就是她负责照顾的旷德军病号。

  两个穿护士服的女人在病房寻了个遍,没发现煲煎草药的药罐。

  “你们找什么呢?”药未贴伏在伤口,旷德军也是说不出的舒爽。看见两女进来,不吭声,只是四周梭巡,不禁问道。

  “你用草药敷伤口了?”看他打着石膏的手跟脚都没松动,脊椎处的沙布也没撕开,但还是疑虑的问道。

  “是药丸,我吃了几颗,然后嚼碎几个,调稀后从石膏缝隙处灌了进去。”旷德军实话实说。

  所有的香味来自于哪几粒药丸,真是不可思议。难道他神奇的恢复效果也是来自于这几粒药丸么?

  “药丸?哪里来的,不是医生开的,可不得乱吃,有什么后果医院是不会负责的。”林护士长有点急了,有些病人真是让人不省心。

  0004章一粒药丸一千元

  “没事的,人家祖上数代:遗传下来的医术,专治各类骨科疑难杂症的,坏不了事的。”旷德军轻描淡写的说,明天就要求出院,回家去摘空间草药治理,才好过天天在医院输液。

  “这药是你自己配制的,”刘小莹惊奇地问:“你会制膏药?”

  “会呀,以后你有类似的病状,可以找我,包你药到病除。”旷德军轻松的说。

  三人说着话,门口探头进来莫国荣。他一眼看见病床上的青年,虽然手脚都被打上了石膏,脊椎也缠上了绷带,但脸色红润,精神健硕,看不见一丝痛苦状。

  “这位兄弟,患的是什么病?”他问。

  “前天从六层楼排架上摔下地的就是他!”林丽认得他是贵宾药房的陈标根秘书,不敢怠慢,于是如实跟他说。

  “你刚才说的药丸,能给我看一下么?”他在走廊上隐隐听见了他们对话,一位专治跌打损伤的祖传制膏药能手,自己跌伤了自己制膏药治。

  旷德军从兜里掏出一粒手指大药丸放在莫国荣手掌,一阵淡淡的清香,闻上去全部嗅觉都仿佛刚刚苏醒唤发了活力,世上竟有如此让人心旷神怡的极品药丸。

  “可以卖一粒给我么?”莫国荣把药丸紧紧攥在手心,不想把它还给旷建军了,根本都不问此药丸是治什么病的,应注意什么事项。连最其码的对症下药都不问。

  其实,莫国荣早已心里有数,同一个楼层,都是骨科受伤的患者,不管伤在哪个部位,只要药丸有效,都一样会起功效。

  “这位大哥,你家属患的是什么病?我这药丸是专治跌打损伤肿痛扭伤的特效药,可别药不对症。”旷德军看其神情,心里已有七八成把握。

  “他家老总,摔伤了盆骨,骶髂关节韧带拉伤,住院半个月了,症状还没得到缓解。”护士长林丽说。她隐约觉得某处有点不妥,我在帮别人推销药,给王医生知道了,会不会挨批评。给院长知道了,会不会扣奖金,唉,我还是走吧。她走出了病房。

  “这样吧,我跟你去看一下病人的情况,才知道他可不可以用这药丸。”旷德军爬下床,刘小莹忙过来扶,被他轻轻挡开,若不是一只脚上裹了厚厚的石膏,他应该走路都不成问题。

  “你是前天那个在工地跌伤,昨天刚动手术的年轻人?”前天当救护车驶进医院,他刚好在楼下看见,担架上一个血肉模糊的青年,毫无生机的情景。

  “是我啊,大难不死,不知是否有后福就不知了。”他挪动脚步,随莫国荣进了陈标根病房。

  有钱人住的病房都跟常人不一样,诺大病房只有一张病床,另一间房有陪床,还有厨房,跟家都没啥两样了。

  但痛疼应该是一样的,他看见病床上的男人咬着牙,慢慢侧转过身子,额头上冷汗直淌。

  男人保养得很好,一头黑发不见一根白发,十指纤细,细腻光滑。

六章 都是骨伤
我的系统有块田全文阅读作者:爱喝葡萄酒加入书架

  莫国荣恭敬地对他说:“陈总,药草香来自这位年轻人的药丸。”他把手心里那粒青绿色的药丸递到陈总手里,他一直舍不得还给旷德军。

  陈标根瞬间鼻翼里被一股浓郁的草木药香味所填满。“年轻人,我这症状吃你这药丸应该没问题吧。”

  旷建军确定了他也是骨伤,当然吃这药丸没问题。

  “陈总,你手里那粒是用来敷在伤口的,吞服的是这种。”他又从兜里掏出一粒,颜色如火龙果般的药丸。

  “不过,这些药丸有点贵。一千元一粒,要么?”他可不是傻子,没有免费送药的道理,况且都是采自空间的。师父说不低于一千元一枚销售,售一千元也算是没有违逆师父的意思。

  “一……一千元一枚药丸。”莫国荣手一颤,药丸自手心滚落,旷建军顺手一捞,把药丸攥在手里。

  很贵么?我还嫌贱卖了。他挪转身,准备朝病房外走,嫌贵的话你就慢慢痛着吧。

  此时连刘小莹也惊呆了,你这神药呀,这么一小粒就要一千元,卖到天价了吧。

  “钱不是问题,”躺在病床上的陈标根突然说道:“关键是有功效么?”

  旷德军说道:“有没有效果我不敢保证,我本人就是吃这药丸治好的。”

  刘小莹有点迷糊,旷师傅,问题是你动了手术后,昏死那段时间,可没发现你有什么药丸啊。

  当然,我还喝水。他在思索,该如何把手里这瓶甘泉水,忽悠成五百元一瓶。

  “那就先来两粒吧,一粒口服的,一粒外敷的,小莫给他钱吧。”二千块钱对于陈标根来说是九牛一毛,关键是药效若有明显效果,一丸一万元他也无所谓。

  “吞服药丸跟外敷药草都要配以甘泉水。”他晃了晃手中那瓶甘泉水说道:“此水也是经过提炼的,500块一瓶,吃药后,隔二个时辰,必须喝一口甘泉水,这样有助于药效发挥。”

  一瓶矿泉水要价500元?莫国荣听了有些恼火了。莫非是碰上骗子了,看上去就一瓶普普通通的矿泉水,说不定他是从某超市随便2块钱买的,在这里忽悠成了经过特制提炼,就要人500元一瓶,大黑了吧。

  旷德军知道他心里所想,他看着陈标根说:“这样吧,陈总可先喝上一口,若是认为值这个价,你就买了。若是认为不值,不买也行。药丸虽然配以灵泉水,疗效更好更快。若不喝灵泉水,药丸也会有功效的。”

  他让莫国荣递来一个纸杯,往里面倒了半杯。

  陈标根忍住剧痛,将纸杯往嘴里送。水入喉咙,说不出的清爽,滋味甘甜,带有一丝特珠的香味,进入体内之后,身体好像充满了力量,原先一阵阵揪紧疼痛的地方好像一下子得到了抑制。

  他抹了抹干燥的嘴唇,无奈纸杯里水已被他喝干了。“不贵,我要了。”他开口对小莫说。

  小莫付了钱后,他让他重新倒了一满杯,咕噜咕噜一下子喝完。“再来一杯!”他意犹未尽。一瓶灵泉水斟了两杯,也已所剩无几了。

  大老板有钱也不是这么糟踏钱的吧,二口五百块哪,旷仁急军此时真有点为以住的生活所不值,天天拿生命挂在半空,挥汗如雨干一天,也不过挣二三百元,一瓶甘泉水就售五百元。

  旷德军交待了怎样外敷后,就出了陈总病房,后面刘小莹一脸崇拜的跟着。

  回到病房,旷德军又内服了三粒药丸,另用三粒药丸嚼烂调稀从石膏缝隙处灌入,喝了几口灵泉水。

  这回刘小莹是亲眼所见了。可是她也还有许多不明:“这些药丸真的是你自已提练的?”

  “是啊,你以为我从外面卖的,我吃饭都成问题了,哪有钱买药丸。”这妮子虽然长相不是特出众,但贵在性格温顺,勤恳。

  “可是,你躺在病床上,你又如何炼制?还有你刚才说的灵泉水也是?”刘小莹终于把心内疑惑说出来了,反正现在就二个人,揭穿你,别人也不知道。

  旷德军呵呵一笑,道:“你说这个呀,这些药丸是我平时熬制的,放在出租房我住处,昨日你没见李健帮我拿来的么。以前还没验证过功效,这次自已跌伤,就正好验证一下药效怎样了。”

  原来是这样,刘小莹还是半信半疑。

  “额,夜深了,我自已可以行动,你是不是回宿舍去休息。”病房里有三张病床,另外两张病床上病友都开始睡了。他作为重症病人也是名不符实了,看这妮子也是很尽职的,自己都能挪动,就不必要熬夜守了吧。

  刘小莹想想也是,交待了他一些注意事项,告诉他半夜若有事,可打她电话,她会及时过来的。

  旷德军自她走后,感觉肚子有点饿。推开后窗,看见街道上是一排的夜霄摊。几个值班的护士躺进护士室,旷建生放慢脚步,在电梯口按下键,等待电梯上升。

  “喂,旷兄弟,还准备去哪?”突然背后一声响,惊吓了一跳。莫国荣一脸微笑正看着他。

  “哦,莫秘书,吓我一跳。感到肚子饿,想去吃点夜霄,怎样?一起去么?”旷建军见他也是一个人,莫非也是肚饿。

  “一起一起吧,吃点夜宵我就回去了。咦,你这样行走方便么?要不然,我下去打个包给你带上来。”莫国荣见他裹着石膏的脚,挪动一点都不方便,便问。

  “不碍事,手脚基本上不痛了,明天我就叫王医生把石膏帮我御下,准备出院。”旷德军说。他知道凌风垫付的二万元医药费超支了,今日刘小莹拿来了一张欠费单,显示欠款二千七百多元。

  夜霄摊老板,看见两个人走进了他的摊位,其中有一位,整条手臂都缠裹上了石膏,一条腿也是裹上了石膏。如此重症患者还从医院半夜跑出来吃霄夜,这是拿生命换美食呀。

  “两位要什么,是打包么?”夜霄店老板想尽快炒两份快餐,打包递给他们。

  “在这里吃,我要份酸辣粉,莫兄呢?”裹石膏青年说,听说话,中气十足,应该病除八九成了。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爱喝葡萄酒所写的《我的系统有块田》为转载作品,我的系统有块田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我的系统有块田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的系统有块田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的系统有块田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的系统有块田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的系统有块田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