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军师学院最新章节 > 军师学院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军师学院 连载中
分享军师学院

军师学院全文阅读

军师学院作者:气质的燕尾蝶

军师学院简介:杨修站在军师学院门前,抬头思考人生,这真的是三国?
  诸葛亮酷爱发明,说起话来还有些结巴,这不科学。
  司马懿是花花公子,没事就喜欢冒出来搞事情,完全是个低能儿。
  郭嘉看起来还算正常,腹中有麟甲,可---为毛不喜欢穿内内啊?
  杨修咀嚼了一口鸡肋,随地吐出骨头。
  貂蝉忽然叉腰在后面大喊:“杨德祖,你放学别走---”
  PS:这是个新颖的三国,一个励志成为军师的故事--- https://www.uukanshu.com
-------------------------------------

军师学院最新章节第七十八章.中国山东找蓝翔
第二章.鸡肋鸡肋
军师学院全文阅读作者:气质的燕尾蝶加入书架

  平静不过半晌的杨府再次陷入鸡飞狗跳,公子本来就磕了后脑,如今又被砸了一下,主仆上下尽皆焦虑。

  杨修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日上三竿,他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惺忪睡眼微睁,身上的疼痛已经减轻不少。

  窗外刮起了狂风,呼呼作响,大雨瓢泼打在地面,天地之间形成了昏黑的雨幕,趋势越来越大。

  杨修刚刚起床,头发尚未梳理整齐,穿上鞋子打开门想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就看见昨日“惊鸿一面”的丫鬟跪在雨中:

  “公子,呜呜~~,都是春桃不好,让你受苦了,春桃自作自受,但请公子千万不要赶我走---”

  小姑娘柔嫩的面庞被硕大的雨珠拍在脸上,泥泞沾满了白衣,哭的梨花带雨,眼白通红。

  春桃很小就进入杨家了,阴差阳错的成为了杨修的贴身婢女,那日听闻公子跌落马背就无比自责,昨日又失手砸了公子,实在罪孽深重。

  杨彪脾气很好,但换做杨府的管家就没打算息事宁人,从昨晚到现在,春桃跪在原地未动方寸,也没吃没喝。

  杨修从小见不得女人受苦,撑着病恹恹的身子冲入了雨幕,抱起春桃就往屋内走去。

  袁氏正从回廊走来,见到这一幕大喊:“儿啦,你快回来,切莫因为一个丫鬟染了风寒---”

  简直无理取闹,病还没好怎么能跑到大雨中去?

  杨修没回答,只是低头望了一眼因发烧陷入昏迷的丫鬟,淡淡加快了脚步。

  大夫来了,又是悬丝诊脉又是拿刀吓人,确认杨修和丫鬟都安然无恙才离去,全程母亲袁氏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杨彪天还未亮就火急火燎的去上早朝,多年尽职尽责,虽说近年来杨彪已成为肱骨之臣,皇帝对其多有倚仗,皇恩也越来越浩荡,但杨彪是不会放任自流的。

  房间窗户紧闭,屋内充斥淡淡药香,下人端来一壶茶,浅褐色的水流哗啦啦注入茶杯。

  杨修无心喝茶,望着这陌生的场景、突如其来的母亲、脸颊绯红的少女,心里拔凉拔凉。

  前一刻他还是工科大学的英雄,站在讲台上大声传授自己的学习技巧,怎么一辆卡车给老子干到三国来了?

  穿了也就穿了,好在没死,放弃了斯坦福的锦绣前程不是不能接受,但尼玛好死不死的给我穿成杨修是怎么回事?

  提起这哥们,同名同姓的杨修多有耳闻,这货真正诠释了一句话的必然性:不作就不会死!

  杨彪是什么身份?那是未来太尉、百官领袖、为人敦厚,懂得藏器于身待时而动,有这么个好爹,乖乖啃老不好吗?

  可杨修就是喜欢揣度别人心思,一块“鸡肋”彻彻底底的让四世三公的杨家完美绝后。

  额滴神,这是闹哪样?

  鱼目混珠的杨修揉了揉太阳穴,莫不是两个人同名的缘故,让我穿越成了三国的杨修?

  靠,早知道让我爹给我取名叫杨戬多好---那样我就直接上天了。

  婢女春桃躺在床头,胸口起伏如正弦函数曲线,袁氏愁眉不展,叹气说道:“儿啊,你大病未愈,以后要多加注意才好。”

  她的目光很慈祥,有爱意的暖流迸发,这让杨修想起了上个时代的母亲,那个无微不至、一向把自己视为天之骄子的女人。

  “母亲,我记住了。”杨修忍住悲伤和担忧,依旧有些哽咽,心里很不是滋味。

  既来之则安之,穿越这玩意就像女孩的大姨妈,无法抗拒。

  “这几日你要好好休养,你父亲说等你再长大些,就送去黑白学宫学习,那是进入仕途的捷径,不要有压力,知道你一向讨厌做官,但官场没你想象的那么可怕。”

  袁氏苦口婆心,她现在依然不知道眼前这个根本不是杨修,而是李代桃僵的赝品而已。

  额滴亲娘啊,做官不可怕,但官场中人的捉对厮杀往往杀机四伏啊。

  你不知道我以后怎么死的吧?活活因为炫耀自己智商高被曹操砍死的。

  其实杨修基本猜到一二,他穿越过来的这个世界是三国不假,但很多人物出场时间和顺序与史书完全不同。

  尼玛---这个三国架空了!

  杨修怔了怔,胸口堵得慌:“母亲,儿子不想入仕,当官忧国忧民有什么好的,父亲平时最听你的,你跟他说说,别让我入仕,哪怕行商也好。”

  你们这是再把我一步一步的往绝路上逼迫---

  袁氏眉头更皱,恨铁不成钢说道:“行商有什么出息?趁着病未痊愈这几日好好读书,一个月以后的月旦评直接决定黑白学宫的分院名额,你父亲说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袁氏苦口婆心的劝说,神采奕奕,放在现在也是律师的不二人选---差点忘了,人家出身袁家,大家闺秀,说起话来自然井井有条。

  可我为毛要去参加月旦评啊?

  他知道许邵在三国后期的影响力,一句话就足以改变一个平凡人的命运。

  可如果按照这货本来的历史轨迹走下去,绝逼会被曹操当成稳定军心的砝码杀掉。

  若是不去,杨彪那老家伙定要吹鼻子瞪眼,火冒三丈,结果也好不到哪里去,左右为难---

  杨修捂着额头,出生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智商被完全碾压,全身汗毛竖起,冷汗直流。

  “母亲,真的没有回旋余地吗?”杨修说话的语气很弱,只是为了苟全性命于乱世。

  袁氏摇了摇头:“不要动歪念头,这件事是你父亲决定的,我也更改不了。”

  话说到一半,听见儿子腹中鸣叫,嘴角终于露出一抹笑意,说道:“饿了吧,娘这就给你去准备吃的,你爹说你伤口正在愈合,不能吃的太腻,但也不能全素,娘思来想去,给你炖了一锅鸡肋汤。”

  鸡肋鸡肋,食之无肉,弃之有味---

  杨修顿觉眼前一黑,这是死亡预演吗?

  差点一口鲜血喷出来,杨修平心静气半盏茶的功夫,咆哮道:“我不要吃鸡肋,我要吃鸡屁股---”

第三章.计谋
军师学院全文阅读作者:气质的燕尾蝶加入书架

  大雨纷纷扬扬的下了一整天,到的傍晚,才渐渐露出晚霞。

  杨府露水滴落,有花绽放,一派江南烟雨风情。

  杨修心情很不好,搬了个方凳坐在门前,看晚霞之后的余光。

  清风拂面,心情这才舒畅不少。

  那棱角分明的面庞愈发英俊,举止投足间露出别样的美感。

  窗前的名木得到雨水滋润,趾高气扬起来。

  杨修脑子很乱,前世的记忆和此时的记忆如天上的云彩般的搅拌在一起,触不可及,若隐若现。

  身后响起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春桃还未恢复饱满状态,便为杨修沏了壶淡茶。

  她小心翼翼的斟满,轻轻吹了吹,待温度稍低一些递送到杨修面前:

  “公子,奴婢给您煮了茶,快趁热喝了驱驱寒。”

  在前世阅片无数有玛也无玛杨修瞪大了双眼---

  如果及格分是60,眼前小萝莉怕是要在80分以上。

  她干净的大眼睛滴溜溜的眨了眨,不过刚与杨修接触就瑟缩回去,满是羞涩和害怕。

  杨修不懂喝茶,自然也没有想喝茶的意思。

  只是突然伸出手抓住春桃柔美的手腕,惊吓她浑身一颤,茶杯破碎在地。

  春桃本就担心被公子责怪,突如其来的宠幸更让她不知所措,她满脸担忧的望着杨修,然后道:

  “奴婢卑贱,请公子自重!”

  杨修毫不理睬,眼眸激射爱意,轻声道:“你觉得本公子俊俏不俊俏?”

  小丫鬟冷不防的被问了这么直接的问题,吓了一跳。

  只是嘴角浅笑的点了点头,不敢抬头直视杨修,殷红爬满了面颊。

  “那如果本公子要问你一些问题,你可要如实回答,否则我会生气的。”杨修瞪眼。

  “奴婢不敢隐瞒---”

  见她答应,杨修这才放开手,又退回到方凳上坐下,翘起了二郎腿,一副思考人生状。

  “奴婢是不是又惹公子生气了,是奴婢该死。”小丫鬟体内似乎蕴藏着女孩独有的自我埋怨情绪,一秒泪流到腮。

  杨修苦笑了一下:“别想太多,我没生气,只是最近糟心事太多,心情不好。”

  “奴婢可为公子分忧的。”少女正是声音稚嫩和尖锐的时候,这句话估计整个杨府都听见了。

  杨修心说这小丫头有点意思,八成心中爱慕着自己。

  她如沐春风一样,似乎只是看着杨修的眉眼,就已经足够。

  “长安的黑白学宫,与名重天下的“月旦评”,有什么关系?”

  这才是杨修的目的。

  小丫头想了想,知无不言:“陛下首开女子入学制度,为了巩固帝国人才资源,开创了男女学生皆收的黑白学宫,如今已经两岁有余,据说里面的教书先生,都是汉帝国的大贤儒士呢!”

  杨修目光望着她。

  “学宫分为三个学院:文学院、武学院和军师学院,而“月旦评”正是将学生分配到不同学院的根据,许邵祭酒会在月旦评上校阅,由参加校阅的学生自己选题,最终决定权在圣上,如果文章见地或拳脚功夫得到陛下青睐,便可直接得到学宫的招令,获得九月进入学宫学习的资格。”

  杨修用心琢磨着,若有所思,这不就是自己经历过的高考制度?

  可老子并不想去!

  不过既然杨彪那便宜老爹安排了,推迟必然不奏效。

  古代以忠孝为先,忤逆老子,那是想要找死。

  春桃的目光扑朔迷离,公子大才,这些东西本该比自己了解的更加清楚才对,为什么会反过来问自己呢?

  难不成是坠马的时候脑子摔坏了?

  杨修点了点头,看出了丫鬟的心思,微笑说道:“嗯,说的还算全面,那我再考考你,学宫有没有招收学生的禁忌?”

  春桃恍然大悟,原来公子是在跟我玩游戏。

  果然聪明的人就算脑子坏掉了,还是聪明的------

  想通了这些,丫鬟回答便无所顾忌:“禁忌有三:无德无才者不收;有德无才者不收;品行不端者不收。”

  这样就好理解多了,学宫招收以品行为先,才能次之,淑德则要排列在尾端位置。

  帝国最近很不安生,各地频有暴动。

  江南水涝灾害还未平息,北方又遇大旱,内忧严重。

  值此国难之际,皇帝需要的是能安抚民心、救灾抢险的人。

  至于那些成天坐而论道、只会夸夸其谈,朝廷没有那么多俸禄养着闲人。

  除此之外,再无第二种能解释学宫规定如此招收禁忌的原因。

  杨修眼中灵光一闪,自己何等身份?

  那是杨彪的独子,杨彪名声显赫、在朝中的话语权几乎仅次于皇帝。

  常言道有其父必有其子,可若杨大人公子在天子脚下闹事,成了洛阳城的纨绔,坑蒙拐骗、吃喝嫖赌、欺男霸女,只要臭大街的名声传出去,学宫必然以“品行不端”为由剥夺自己入学资格。

  如果计谋成功,自己就不必去黑白学宫,不必进入仕途,不必成天如鲠在喉,不必害怕被曹操杀和绿------

  靠,不能改变古人的腐儒思想,那是他们没见到我杨修---

  ---

  ---

  皇帝坐在御书房暖阁,炉子里燃烧着龙涎香。

  桌面的文书已经堆积如山,这还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陛下,休息一会吧。”

  宦官张宇小心翼翼的说道,他从灵帝登基就是小太监,与皇帝有过命的交情。

  “朕不累。”皇帝头也不抬,目光在竹简上快速扫视,勤勤勉勉。

  即便身子不舒服,也丝毫不敢荒废政务。

  大汉帝国自高祖皇帝起,已经统治天下四百余年。

  最近各地纷争不断,渐有分崩离析的趋势。

  可灵帝陛下越是想要励精图治,越是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他始终不愿意相信,祖宗的基业要败在自己手上。

  “咳---咳---”皇帝的脸上已经不具备红光,剧烈的咳嗽,一汪鲜红血液印在手帕上。

  张宇惊慌失措,忙乎喊道:“陛下,您没事吧?快传太医---”

  “不必了!”皇帝摆了摆手,苦涩的笑笑,“朕的身体朕自己清楚,那些药石,无用的。”

  刘宏患的是心病,使火德复燃,汉室重光的心病。

  心病不除,百病难消。

  “陛下真的没事?”张宇屈身又问。

  刘宏摇了摇头,笑意略显苍白。

  “杨彪杨大人已经在门外侯了一个时辰了,陛下不召他吗?”

  刘宏一拍脑门,这才想起杨彪的事,当即放下笔墨,殷切说道:“让他进来!”

第四章.有热闹可看了
军师学院全文阅读作者:气质的燕尾蝶加入书架

  杨彪缓步进入,不失臣之礼,面带红光,“臣杨彪叩见陛下,陛下千秋无期。”

  “杨卿起来吧。”

  刘宏声音微弱,靠在软垫上,卷起刚刚批示完的竹简文书放在一旁,张宇立刻让人送来热茶。

  灵帝与这个国家一样,“病入膏肓”,有点同病相怜的味道。

  杨彪嘴上不说,也知道陛下这份淡然是装出来的。

  “近些天来杨卿辛苦了。”刘宏目光醇厚,望着杨彪:“听闻杨公子射猎坠马,可有事?”

  “多谢陛下关怀,犬子只受了轻微外伤,并无大碍。”杨彪嘴角带笑,与皇帝眼神交流。

  皇帝含笑道:“小心为好,张宇,今日就派宫里的御医去看看,不可耽搁,误了杨公子病情,朕唯你是问。”

  “陛下放心,奴婢这就去安排。”张宇低眉顺眼,出去半盏茶的功夫就又返回来。

  望着如山峦起伏般的文书,皇帝叹了口气。

  政务堆滞,就算自己不食不寝,也要几天的时间才能做完。

  可若如此,刘宏的身体也---

  联想到此眼眶有些湿润,可在大臣面前失态,不仅丢脸,还会失去九五之尊的威严。

  刘宏强行控制情绪,身子微倾:“杨卿,“月旦评”一事准备的如何了?”

  “禀陛下,“月旦评”一如从例,由学宫祭酒许邵主持,招贤令已经颁布下去,最近各地士子都有报名参加。”

  杨彪说话一字一顿,句句清晰,生怕皇帝听不清楚。

  “招贤令是何人执笔?”

  “蔡邕蔡议郎。”

  刘宏微笑,喝了口热茶:“好,一定要广布招贤令,令天下有才能的年轻人都来参选,介时我会微服到场,看我大汉帝国少年风采。”

  听得此话,杨彪神情一顿,但却没提反对意见。

  他知道刘宏的脾气,从来说一不二,既然话已出口,就要去做。

  只是程序便要繁琐一些,刨除“月旦评”相关事宜,皇帝的行踪安全也应尽早提上日程。

  张宇是距离皇帝最近的人,数十年来,关怀备至,他比任何人都知道刘宏心里在想什么。

  “陛下,昨日尚书台送来的校阅名单奴婢都看过了,学宫今年的这一届,必是风虎云龙的一届。”张宇目光柔和道。

  刘宏顿时来了兴趣,吁了口气,轻声道:“不妨给朕说说,都有何人?”

  “颍川的郭嘉最被看好,腹中有麟甲,当年只有六岁的时候,就被许大祭酒谓之“鬼才”了;

  南阳的诸葛亮,是个思想怪才,据说附近村子的很多农具,都是他一手制作的,大大方便了百姓耕种;

  江东的孙策、孙权兄弟,一文一武,尤其孙权聪慧过人,那句市井流传的“生子当如孙仲谋”陛下应该听说过。

  除此之外,还有河内的司马懿、颍川的荀彧、五源郡的吕布---以及杨大人之子,杨修杨德祖。”

  这一顿数落下来,刘宏越听越高兴,这个国家说到底还是要属于这些年轻人的。

  “杨公子才名,我早有耳闻,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一定要多加留意,杨公子未来,与我大汉帝国兴衰息息相关。”

  刘宏眼中掠过狡黠神色,但凡与杨彪有关的人或事,都要被抬上很高的位置。

  因为他知道,这是他日后不需要怀疑就能依仗的肱骨。

  杨彪受宠若惊,再次低下头,苦笑的摇了摇:

  “陛下言重了,犬子很平凡,与大内官口中的其他人相比,实在难以望其项背。”

  “杨大人也不必太过自谦了,只要杨公子顺利通过“月旦评”校阅,在黑白学宫一定大有作为,奴婢先在此恭贺杨大人了。”

  这是在说杨彪生了个好儿子还是在讥讽自己没种?连杨彪也没理解出这句话的深层次含义。

  只是杨修腹中有多少文章连杨彪也不清楚,毕竟这个杨修,不是与自己血脉相连的亲生儿子。

  看来要在一个月的时间之内让他好好补习功课,争取“月旦评”之时照猫画虎,不必太丢脸就好。

  只是近来这小子老是嚷嚷不想去学宫读书,也让杨彪一阵头大。

  总该不会做出什么辱没祖宗、污人眼球的事吧?

  杨彪有种不好的预感,右眼皮跳个不停。

  ---

  ---

  夜幕低落,阴云如铅。

  家家户户灯火辉煌,洛阳城嘈杂声起,很早就有早行人出来做生意了。

  街道两旁摊贩如云,各种小吃应有尽有。

  黄发小儿在奔跑,苍苍老者在散步,所谓安逸,似乎指的就是这种场景。

  过惯大城市的夜生活,杨修已经不知道午夜十二点之前入眠是什么滋味。

  毕业前成日泡在酒吧,入目皆是丝袜热裤还有白花花的大美腿。

  那时才是纸醉金迷,在古代,还是很保守的。

  男女穿衣的样式大同小异,除了因为阶级地位导致的材料不同,纹路和简单图案都差不多。

  夏天不穿短袖,杨修确实有些接受不了。

  他抓耳挠腮的像个猴子,和女扮男装的春桃一前一后走在街头。

  从小接触到函数和微积分,让杨修对历史的了解差强人意,他甚至已经忘却汉朝是不是有夜禁。

  当然这都不重要,自从穿越过来就没发现过正常事。

  很多历史上本该发生的都没发生,而闻所未闻的黑白学宫,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了。

  历史跑偏就跑偏,人不跑偏就好。

  这里是洛阳西城,无可争议的闹市,夜越深就越热闹。

  那个便宜父亲,不是想让我干一番大事业?

  那我杨修今天晚上就在洛阳城闹个天翻地覆,让恶名传到皇帝耳朵里。

  想到这,杨修邪魅一笑。

  “公子,我的这身衣服---好难受啊。”春桃扭扭捏捏,她不知道公子为什么要让自己女扮男装。

  下半身还好,胸口实在束缚的厉害,杨修观察过,从D变成A,不仅仅是体积的变化,还会带着剧痛。

  可自己实在没办法,初到洛阳,人生地不熟,万一被哪个八十老太当成小白脸拐跑了,杨彪不得气死。

  不得已之下,只能让春桃做个引路人,身后再带着几十号恶奴,那妥妥的地头蛇风范。

  行至半途,远处传来嘈杂---嘿,有热闹可看了。

第五章.需要加把劲
军师学院全文阅读作者:气质的燕尾蝶加入书架

  杨修觉得如果要搞,就要搞得大一点,最好整个洛阳都满城风雨,把皇帝气的吐血才罢休。

  夜色降临之后,绛红的灯笼便升了起来。

  杨修带着春桃走进一间坊市,珠翠满楼、彩灯耀列。

  这里属于青楼教坊一条街,是古人“大宝剑”的宴饮场所。

  能来这的,大多非富即贵、身份显赫。

  这恰好符合杨修风流难学的做派。

  咱爹可是杨彪,在这皇城,除了皇族都得给我让路,狗见了都要绕道。

  声音来源是名为舞凤楼的风月场所门口,一群锦衣秀袍的年轻人密密麻麻围了一圈、水泄不通。

  只需看一眼,便晓得一定是老鸨子又请来了漂亮姑娘,走上前去,还真如所料。

  楼前立了一块木牌:入门者,百两。

  好大的手笔。

  这让很多老恩客诟病不少,恐今夜不能与莺莺燕燕的红粉佳人春宵一刻,囊中羞涩的就更不必说了。

  杨修皱了皱眉头,心情很不爽。

  虽然这是第一次踏入三国青楼,但也明白坐地起价是风月场所的规则。

  他径直穿过人群走过去,身后跟着小巧可爱的春桃以及十几个轻衣装扮的家奴。

  有显赫身份又怎样?人家可不认识你是哪位大人家的少爷,杨修方走到门口,就被青楼一声讥讽呵斥:

  “这位公子,你看我写的牌子。”

  说话的是一身青衣纶巾的儒衫公子,一副春光满面模样。

  看样子不像青楼的人,更像是替哪位富豪乡绅看门的狐朋狗友。

  杨修怒不变色,冷笑着向着春桃使了个颜色。

  这丫头胆子忽然大得很,过去一巴掌抽在那公子右脸上,怒道:

  “瞎了你的狗眼,瞧仔细了,这位是杨彪大人的公子杨修,想要找死吗?”

  儒衫公子牙床一颤,面颊传来剧烈的颤抖。

  现在已经到了东汉末期,帝国盛世不再,社会风气渐渐浮夸,嬉玩享乐之风盛行。

  世人的审美发生了大幅度变化,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小白脸已成昨日黄花。

  乱世之下人命如草,那些权势滔天势力宽大的诸侯才受欢迎。

  “不知本公子这层身份是否能够取信于你?”杨修略微抬起下巴,目光轻蔑,声音淡入清茶水。

  “自然---自然---”那人已经被吓到结巴。

  也不怪杨修自带天然傲气,杨彪公子的身份着实让在场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素闻杨大人名节持重、家风旷达,杨修杨公子出口成章,学贯古今,根红苗正必不会出现在这种粗俗场所。

  但今日---果然传言不能相信。

  杨修的表现,明明就是狗仗人势的滔天公子做派。

  儒衫公子感到额头有汗水浸出,五体投地道:“杨公子身份小人怎敢质疑,是我有眼不识泰山。”

  杨修微微一笑,觉得没必要跟一条狗计较,从他干净如洗的后背上踩了过去,然后冷冷的蹦出一个“滚”字。

  那人手忙脚乱的爬起来,待杨修一回头,发现早已一溜烟的跑出去好远。

  他眉开眼笑,杨彪的架势,果然很大。

  春桃让家奴四散隐藏如人群,见到公子这一幕,没有觉得粗鄙不堪胡作非为,反而那霸气侧漏的眼神。

  太帅了---

  杨修长得秀气,方才又曝出了显赫身份。

  这下可让舞凤楼炸开了锅,那些刚才还爱答不理的姑娘女子全都簇拥了过来。

  望着坦露半个酥胸、美人如画,杨修不受理智的左拥右抱,时不时还伸出手摸摸,惹得佳人一笑。

  春桃蒙上了眼睛,却在手指中间露出一条小小的缝隙,为什么看见公子碰别的姑娘,心里会难受?

  “我一定是被鬼迷了心窍。”她这样想到。

  杨修已经完全不受理性控制,动作幅度越来越大,甚至唇唇相印,场面暧昧。

  骤然,大堂里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讥笑声音:

  “我当是谁?原来是杨德祖?呵呵,没想到你也留恋这种风月场所,你爹不摆架子装清高了,不是说杨家公子向来不闻窗外事,只读圣贤书吗?”

  大堂里忽然安静,杨修将目光投过去。

  只见那人与自己年纪相仿,也是一身秀袍,但质地似乎比自己穿的更好一些。

  杨修眯起双眼,总觉得这个人在哪里见过,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自从穿越过来之后连自己的记忆都搁浅了,更不要说对史书的了解并不多,这里的历史又与正史多有出入。

  提起眼前这位公子,现场无人不晓。

  袁家与杨家,皆是四世三公,而出言讥讽杨修的,就是袁绍。

  杨修的母亲袁氏,就是袁绍的亲姐姐。

  两个人年龄差距甚大,而袁绍就一向看不惯姐夫杨彪的行事方式,虽然两家偶有往来,但并不频繁。

  约莫要是知道这货是自己的亲舅舅,杨修当场就要喷血。

  怎么袁绍看起来就像是和自己在同一个年龄段的人?

  杨修忽然笑了,老子正愁没办法自污名声,您老人家是天使派来故意帮助我的吗?

  等我臭名昭著,把事情闹得人尽皆知,到时候看看皇上的面子还能不能耐得住?

  等到学宫下了禁忌,不收我这无良无德的杨氏公子,那咱就能在家啃老了。

  杨修挑了挑眉毛,一看眼前这半吊子就特么不是什么好鸟,皮笑肉不笑的道:“你是哪里来的鸟人?难道不知道本公子身份吗?好狗不挡道,滚一边去。”

  一言既出,满堂皆惊,杨修今天吃了老鼠药,怎么见到自己的亲舅舅还这么怼?

  这是没把自己母亲放在眼里,更没把“汝南袁家”放在眼里,你杨家再牛B,还能跟我袁家相提并论吗?

  而且杨修是个傻子不成?“家丑不可外扬”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自污母族,会招后人唾弃。

  面对这么多人的目光,杨修鸭梨好大,好害怕---

  众人的目光扫过了杨修,就又落在了袁绍身上,看看在洛阳城呼风唤雨的袁公子究竟会不会和外甥打上一架。

  然后令吃瓜群众大跌眼镜的是,这位地头蛇此刻全面哑火,竟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杨修志得意满,还是觉得自污还不够,需要加把劲---

第六章.前xi
军师学院全文阅读作者:气质的燕尾蝶加入书架

  袁绍冷哼一声,论辈分自己与杨彪同高,没必要跟个没见过世面的黄发孺子一般计较。

  可自己手下的那些狗腿子见到主子被欺负便有些压抑不住,从四面八方黑云压城般冲了过来。

  杨修有恃无恐。

  因为他知道,如今杨彪的位置过于位高权重,在灵帝陛下心中绝对是左膀右臂一般的存在。

  就算他把某位皇子打了一顿,皇帝也不会治杨家的罪。

  但若有人触了杨家的眉头,“英明神武”的灵帝陛下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袁绍也不是傻子,没必要因为一句口头之争让杨家和袁家陷入僵局。

  何况,是自己出言难听在先。

  于是袁绍很有自知之明的摆了摆手,恶奴便先停而后退了出去,此等愚蠢的事还是留给别人去做。

  他优哉游哉的上了二楼,坐在一处高台,神态自如的喝茶,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风月经验几乎为零的杨修也展现出了一股大将风范,一笑泯恩仇,让人们见识到了“穿越人民”的高素质。

  稍后,场面又恢复宁静,便有老鸨子笑意洋洋的迎了上来,笑道:“不知杨公子大驾光临,都是姐姐的错,相中了哪位姑娘,只管开口就是。”

  香风扑鼻,杨修打了个喷嚏,有些难以接受这种刺鼻的味道。

  一看就知道这老鸨是久经情场的老角色,说话间便死死的盯着俊俏公子哥的面颊。

  杨修嘿嘿一笑,将手搭在老鸨的肩膀上,边走边道:“本公子初到贵宝地,相中的姑娘没有,姐姐可以引荐一个。”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今日舞凤楼新来了个角,是个绝代佳人,天赋异香,一手琴艺更是惊艳绝伦。”老鸨子手舞足蹈。

  杨修还没说话,春桃已经按耐不住,她学着杨修的霸气模样道:“那还等什么啊,还不快给我们公子请上来?”

  老鸨黯然吐出一口气,“公子请先就坐稍后,这位赵姑娘性情孤傲,只有到了时辰才会出来。”

  杨修气的牙根痒痒,尼玛,青楼女妓,还怕被人玷污了名节不成?

  可因袁绍表现的很大方,杨修也不好发作,眼睛转了转,微笑道:“本公子不想坏了规矩,等一等也是无妨的。”

  他今天铁了心要和袁绍作对,已经猜到其实袁绍也是为了这个姓赵的姑娘才惠临青楼。

  只是春桃陷入了为难,她现在究竟应不应该告诉公子眼前那位,就是他的亲舅舅?

  如果可以退而求其次,没人愿意招惹袁绍。

  春桃的眼神瞥了一眼自家公子,这卓绝的面容似乎任何事都无不可。

  杨修坐在一楼角落的一处茶桌,春桃紧紧跟在身后,小心的为公子倒茶。

  片刻,云板清响,堂中骤然一静,楼下楼下高朋满座,屏气凝神的盯着云台之上。

  一位纱衣避体的丽人在众人目光中抱琴上台,而后儒雅落座,手指摇曳飞扬,便有美妙的音符飘向四方。

  这是一首宫廷曲目,气势巍峨,闻之如千军万马驰骋疆场。

  曲中有傲气、有杀气、也有铮铮铁骨。

  一曲终了,恍若隔世,众人无不拍手,杨修本想上前搭讪,但那女子竟然冷淡如冰山的擦肩而过。

  “我凑!”杨修被这女子的冷漠吓了一跳,只得拿出数两银子放在了老鸨手中,问道:“不知道本公子今天有没有机会做方才那弹琴女子的恩客?”

  老鸨子笑如春花的脸上忽然变得很僵硬,笑容凝固住了一般,动作也定住,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手里捧着的根本就不是银钱,而是烫手的山芋。

  杨公子出手虽然大方,但袁绍已经提前与自己约定好要第一个进赵姑娘的房间---

  外甥和舅舅抢女人,千古难见。

  “公子,这银子---我不敢收。”老鸨子略显踌躇,将银子递送到杨修面前,“只因方才那位公子包了赵姑娘的场子---”

  杨修冷笑道:“你看清楚了,我姓杨,我父亲是杨彪。”

  “民女当然听说过杨大人高名,只是那位公子,民女也招惹不起,我们做的是小本生意,您看这---”

  杨修咬了咬牙,知道这件事确实很让老鸨为难,但若此刻认输,不仅折了面子,还会被人诟病杨家没种。

  于是他大手一拍,怒道:“既然是风月之地,凭什么那小子就能吃独食?我杨修素来喜欢众乐乐,你只管带我去赵姑娘房间,出了事,我杨家兜着。”

  “可是---”

  “你是耳聋没听见本公子说的话?”

  老鸨低下了头,长长吐出一口浊气,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才得罪了这两位显贵?

  无奈,老鸨只得将杨修等人带到了舞凤楼后院的那间独栋小楼。

  ---

  ---

  这小楼方方正正,门前并无任何石材装饰,四周种植的都是奇花异草,夜风一吹,便有低沉的沙沙声响。

  “到了。”老鸨对杨修说。

  杨修有些惊讶,向前踱了两步,惬意的欣赏着小楼美景:“真是个世外桃源,好地方。”

  “我只能把公子带到这里了。”老鸨很聪明,她当然不能进去,否则就在同一时间接连得罪了两位祖宗一般的人物。

  “你不进去?”杨修顿了顿。

  “是的,民女---”

  老鸨妄图解释,却被杨修打断:“我知道,是因为我和里面那位的身份太敏感,你不想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杨公子真知灼见。”老鸨奉承了一句,赶紧逃离了有杨修在就是龙潭虎穴的院落。

  春桃抽了抽鼻子,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小跑到杨修面前道:“公子,只要你一声令下,春桃第一个冲进去。”

  “你不怕被人揍?”

  “怕,但我见不得公子受委屈。”

  杨修用手指刮了刮小丫鬟的鼻尖,笑道:“瞧把你能的?”

  小丫头冷哼一声。

  杨修抬头看了看窗户透出的摇曳烛光,听着悠扬的丝竹入耳之声,吩咐道:“不着急,再等等。”

  春桃皱了皱眉头,不知道公子在等什么。

  凄美的爱情故事,都是从不认识的邂逅开始,聪明人都知道,男女上床前要经过短暂的言语交流,美其名曰“前xi”!

  想必袁绍此刻一定在赵姑娘面前侃侃而谈、唾沫飞溅,诉说自己在洛阳的英雄事迹。

  前xi之后就是正戏,如果在那时闯入,会恶心死人的,袁绍的逆鳞不需要去拔,就会片片竖起---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气质的燕尾蝶所写的《军师学院》为转载作品,军师学院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军师学院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军师学院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军师学院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军师学院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军师学院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