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我真是良民最新章节 > 我真是良民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我真是良民 连载中
分享我真是良民

我真是良民全文阅读

我真是良民作者:二将

我真是良民简介:一个无节操的老流氓,重生后改过自新的故事…… https://www.uukanshu.com
-------------------------------------

我真是良民最新章节第二十二章 盘查
第二章 1桶浆糊
我真是良民全文阅读作者:二将加入书架

    在厕所里足足待了半小时,直到消化完突如其来的巨大变故后,关秋才用冷水冲了把脸,然后精神亢奋的下了楼。

  楼下网管小周正在拖地,听到脚步声抬头看了眼,然后边拖地边问:“你怎么样?上班还是回去?”

  “没事没事~我好的很!”关秋咧嘴回了句,心情激动的来到他那台古董级CRT电脑前坐下。

  由于长时间不开始,登录已经失效。

  退出重新登录,选择29区惊云,桌上耳机里响起熟悉的音乐声。

  这款他前后玩了3年半、并且令他从此对任何类型游戏都提不起兴趣的热血传奇的账号密码,他这辈子不会忘记。

  略显生疏的输入账号,密码是他名字首字母的拼音缩写+老家固话号码。

  成功登陆。

  古拙浑厚的背景墙前,一手叉腰,一手托小火球的风骚男法师,正随着背景音乐轻轻摇曳。

  关秋拽过外皮已经剥落的老式耳机卡在脑袋上,闭着眼听那首钢琴鼓点混合音乐,那纯粹干净的声音,让他忍不住想落泪。

  “呵呵,矫情了~”

  为逝去的青葱岁月默哀了会,关秋睁开眼朝下方的人物信息看去,姓名:【无公害良民】,等级:【43】,职业:【法师】。

  关秋咧嘴无声的笑。

  他是29区惊云的十大法师之一,等级更是排在前三。

  点击【开始】,画面一转,各种人嘶兽喉从耳麦里传来,火墙、冰咆哮、灵魂火符的技能声也是不绝于耳,定睛一看,原来是盟重省的安全区。

  习惯性的按了下F10,角色装备窗口弹了出来,一套法神装,身上穿着1.76版本刚刚推出的法神披风,手持3—12血饮,飒爽英姿。

  看着角色身上的装备,关秋又是一阵出神。

  这些东西当年可都是他的心血。他是一介散人,又没钱氪金,只能像个小蜜蜂似的勤勤恳恳的帮人背药,捡垃圾卖。

  等有了点资本后又没日没夜下猪洞练级,下祖玛、封魔打装备,到矿区挖黑铁矿砸武器,一步步混到法神套,加全区唯一一把魔法3—12,准确加6的极品血饮。

  而他身上的法神披风更是来头甚大,它是29区惊云第一件。是他抢到的。

  当初更新1.76版本,无数大公会包场打新衣服,战的那叫一个昏天黑地,脑浆子都打出来了,散人连BOSS刷新区域都靠近不了。里面已经被火墙跟冰咆哮淹没了,再厚的血量进去三秒钟都撑不了就要黑白屏。

  他当时也跟着去凑热闹了。穿着一身商店装,想着反正死了也没撒损失,大不了免费回城。

  就在外围区域晃荡了几圈,没过多长时间就看公共频道有人喊里面爆新衣服了,然后他就跟着大批散人往里面冲。

  中心区域密密麻麻全是人,火墙连片,烈焰焚天,神兽嘶吼,地上外挂提示的“法神披风”几个猩红大字显眼异常。

  装备有保护时间,BOSS不是你杀的,一定时间内你捡不起来。

  他当时脑袋一热,顶着魔法盾,磕着强效药水就往中心点冲。他等级高,用抗拒光环把路上挡道的公会成员、以及围绕在法神披风周围的高等级玩家统统推开,一脚站了上去。

  撑了不知两秒还是三秒,盾破,随即“呃”的一声,死在了法神披风上……

  他没下线,而是疯狂点击地上的衣服。

  死后有一段时间是可以捡取地上物品的。

  一直等画面里的人物不动弹,他才退出重新登录,打开背包一看,法神披风安安静静躺在他背包里。

  当初整个网吧都轰动了,等他把衣服穿上身时,游戏里N多人密他,最高的开价2000要买他衣服,他没卖!03年的2000块啊,

  可惜好景不长,到了04年2月份,他的账号被盗,费尽千辛万苦弄回来的装备全被扒了。记得当时他整个人都是懵逼的,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

  不仅如此,那个盗号的也是他妈的绝,装备虽然扒了但是没改他密码,到了晚上游戏里一位好朋友给他凑了套比神装次一级的祖玛装后,第二天连号带装备就此杳无踪影。

  因为不记得密保,想找也找不回来。

  哀莫大于心死。

  其实在第一次被盗号后他已经心如死灰,所以在第二天发现账号登录不了时,他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显得很平静,甚至心里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也就是从传奇之后,后面相继火爆的游戏,像梦幻西游、魔兽、CF,再到英雄联盟乃至吃鸡,他都是浅尝即止,再也没了当初的激情四射,全身心的投入。

  ……

  怔怔的出了会神,关秋收拾心情退出登录,下机。

  就在刚刚他感觉腹中一阵火烧火燎,这时饥饿的感觉。

  跟网管小周打了声招呼后朝网吧门口走去,隐约记得网吧附近就有家包子铺。

  此刻外面已是艳阳高照,毒辣的太阳不遗余力的炙烤着门口的水泥路面,驱散昨夜空气中残存的最后一丝凉意。

  这里是沪市的后花园,几年后全国经济百强县第一、且一直独领风骚的县级市“鹿城”的市中心边缘——安淋镇。

  不过现在才是03年,距离鹿城腾飞还有好几年,记忆中街道两边整齐划一的商铺现在还没有开始规划,入目所及到处都是那种外墙斑驳的三层商住两用楼房,门口垃圾横飞。

  正前方鹿城主干道宽敞整洁的双向六车道柏油路,现在也还没影,取而代之的则是裂缝密布的水泥路,车子驶过,后面灰尘喧嚣。

  而记忆中那座早就拆除的老式天桥,现在依然坚挺的存活着,桥下力工、黑摩的司机、卖菜小贩扎堆聚在一起胡吹神侃,不时传来一阵大笑声。

  虽然没有高楼大厦,虽然没有整洁清爽的路面,但一切在关秋看来却是那么的亲切,连空气中的灰尘此刻闻起来都是那么脾人心肺。

  尽管饥肠辘辘,但关秋还是忍不住想大喊大叫几声,以此来宣泄心中的畅快。

  想到就做,把手套在嘴边,对着前方川流不息的马路大叫了起来,“啊…………我要一桶浆糊!”

  网吧门口搭个棚子修自行车的豁牙老头,咧着嘴朝他傻笑;马路边树荫下几个骑自行车的厂妹,更是笑喷了出来,齐齐朝他看了眼,转过头肩膀一阵耸动。

  关秋嘿嘿笑了几声,摸摸肚子朝天桥下的包子铺走去。

  “老板,来一笼肉包子,再加一碗豆浆,少糖。”说完关秋径直进了包子铺,找了张油污密布看不清本色的桌子坐下。

  皮肤黑黝黝的老板娘端了一屉包子放到桌上,咧着一口白牙笑道:“小关你先吃,我帮你拿豆浆去。”

  关秋是常客,基本天天来,老板两口子都认识他。

  “嗳,谢谢啦。”关秋客气了一句,捏起一个大肉包子狼吞虎咽起来。

  “嘶嘶——好烫——”

  “唔唔,还是现在的肉包子好吃,真香——”

  隔壁桌两个刚下夜班的妹子,一脸想笑又不好意思的样子,脸憋的通红。

  饿极的关秋,从来没感觉肉包子这么好吃,6个大肉包子风卷残云的吃完,端起剩下的半碗豆浆一口气喝光。

  打了个饱嗝后,原地满血复活,此刻就算麻生希过来了,也保证在他冒蓝火的加特林之下尖叫着:阿达西瓦达咩达~

  关秋忍不住再次感慨:年轻的感觉,真TM好!

  记得之前他熬通宵,第二天中午起来脑袋总是浑浑噩噩,精神倦怠,一直要到下午才能恢复正常。哪像现在,熬了一个通宵后依然龙精虎猛,生机勃勃。

  “老板,多少钱。”

  “老价格,2块5。”

  “什么,两块五?”关秋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现在包子一块钱三个,豆浆五毛,可不就是两块五嘛。

  “真便宜。”关秋咧嘴笑着,伸手朝黑色松紧裤口袋摸去。

  左边,空空如也。

  翻右边,兜比脸还干净。

  再看贴着胸口的墨黑色卡其布工装上衣,不用摸关秋就知道里面是个什么情形。

  “卧槽——我身上居然一毛钱都没有……”

  

第三章 为了秋的收获
我真是良民全文阅读作者:二将加入书架

  关秋发现身上不仅一分钱没有,而且连手机都没有。

  随后才恍然想起,他人生中第一部手机大约是在04年中买的小灵通,随后无数记忆涌上来。

  因为昼夜不分的玩游戏导致经常性迟到旷工,就在这个月底他将被工厂辞退。

  恰好彼时各种小网吧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稻草人网吧老板为了揽客,通宵价格一度降到只要5块钱。他就拿着到手的四百块工资在稻草人里没日没夜玩了一个月游戏。

  钱花光后他帮网吧以及网上认识的一些土豪老板代练,顺便再打打金,在游戏里做点倒买倒卖的生意,日子比上班倒是舒坦了些,口袋里居然还有了点盈余。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他账号被盗。

  那段时间精神极度空虚,人生仿佛失去目标一般,不知道干嘛,之后就天天窝在网吧看网络小说。

  他还记得自己看的第一部网络小说叫“我就是流氓”,当时是惊为天人,拍着大腿大呼过瘾。

  连着看完流氓三部曲后,到处去找同类型小说,自然而然,那部教科书式的嘿道小说“坏蛋”更是让他如痴如醉。

  其实他小时候就喜欢看小说,金古梁温黄的书他基本都看过,但是他发现,那些书里的主角要么太圣母,要么叽叽歪歪,婆婆妈妈,没一点杀伐果断的男子气概。

  而像谢文东那样不服就是干的性格,才是他所崇拜的,因此一度被他奉为精神偶像。他还记得,那段时间网上QQ名叫谢文东的人不计其数。

  受此影响,他人生从此走上了岔路……

  ……

  在旁边两个厂妹灼灼的目光下,关秋站起来脸不红心不跳的说:“不好意思老板,钱包放家里了,等下次一块带给你。”

  记忆中,他根本没怎么用过钱包,开始是不需要,反正大多数情况下他兜比脸干净;后来嫌占地方,少了装口袋,多了卷吧卷吧往裤头拉链里一塞,既安全又显得本钱十足,一箭双雕。

  男老板摆摆手,乐呵呵道:“没事,去吧~”

  关秋朝老板娘点点头,转身再次朝网吧走去。

  就在刚刚一瞬间他才想起此时的自己一穷二白,城中村的出租屋里除了几套衣服以及两床棉被外,一无所有,连身份证都压在工厂第三方劳务派遣公司那里。

  所以,眼下亟待解决的是生存问题。

  他立刻想到了卖装备!

  来到网吧,网管小周见他去而复返,奇怪道:“你没去上班啊?”

  “不干了。”关秋随口说了句,问道:“周哥,借我100块钱。”

  收银台后面的小周挠了下油腻腻的头发说:“别开玩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哪有钱啊!”

  关秋稍一想就知道他说的是真得了。小周比他还不如,当网管包吃包住一个月才500块,很多时候都是寅吃卯粮。估摸着这个月工资也预支了。

  100块,对于现在的小周来说,应该是笔“天文数字”。

  “这怎么办啊?”一文钱逼死英雄汉,脑海里有着无数发财大计的关秋赫然发现,他此刻居然连100块都找不到。

  就在关秋回忆着的时候,小周问道:“你借钱干嘛啊?”

  “呃……”关秋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说没钱吃饭,想了想说:“我想去银行办张卡,把装备跟号卖了。”

  “你不玩啦?”小周有些吃惊,他可是知道这个号花了关秋多少心血的,现在他突然说要卖掉,一时间有些不敢置信。

  “嗯,不玩了。”关秋点点头肯定到。

  “啊——”小周嘴巴张得老大,好一会才可惜说:“也对。你这样没日没夜的玩确实不行,卖掉也好!”

  顿了下说:“要不这样,等下老板来了我跟他说说看,先借给你救救急。不过先说好啊,你一定得还给我,这已经是我下个月的工资了。”

  关秋笑着点点头,心里也是非常感激。他跟网管小周只是萍水相逢,大家没什么太深的交情,人家肯借他,真得挺不容易。

  两个人聊了会,小周说:“要不这样,你先回去睡一觉,等晚上我拿给你。”

  “嘶嘶——”就在刚刚,关秋又想到一个问题,他账号没密保,还得打电话给盛大客服重新修改,要不然不好卖。

  可问题是,他口袋里连电话费都没有。

  纵然脸皮已经练到刀枪不入的关秋,此刻也是有些挂不住了,“那个……先拿几块钱给我去打电话……”

  ……

  半个小时后,关秋叼着半支红双喜走出了话吧,眯着眼仰头看蓝天白云,一时间还是有些难以置信,自己居然真得……重生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身后的车铃声把他惊醒了过来。

  虚眼一看,旁边杵着个体型魁梧的胖子,上身穿着跟他同款的墨黑色卡其布工装上衣,下面是一条肥硕的褐色纱裤,手把着一辆破旧的杂牌自行车,单腿撑在地上,冲着他龇牙咧嘴的傻乐。

  虽然觉着对方非常眼熟,但关秋一时间还是没认出来。

  不等他说话,胖子已经问道:“嗳,关秋,我刚到网吧找你呢,你今天怎么没上班啊?”

  “不做了。”

  胖子惊讶道:“为什么啊?”

  “为了秋的收获。”

  看着他脸上诡异的笑容,胖子满是惊奇,“哇撒,我发现关秋你今天好像……有些不对劲啊。”

  “怎么?”关秋摸摸脸,“是不是发现哥又变帅了?”

  胖子忍不住推了他一下,笑骂道:“滚蛋,我比你大,要叫也是你叫我哥。”

  关秋伸手掐着他肥腻腻的脸蛋,呵呵道:“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娶不到老婆了,你这不是懒,懒是可以克服的,你只是脑子比较笨,没办法长时间经受高强度的思考,去搞逻辑太复杂的东西和处理太多的信息量。”

  就在刚刚他终于想起这个胖子是谁了,他是自己的同居室友兼老乡,也是他多年的好朋友,戴鸿钧。

  这家伙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做撒撒不成,吃撒撒不够,而且是那种算盘珠子性格,不拨不动。鉴于此,大多数时候只能做些力气活。重生前30好几的人了,连个女朋友都没谈过。

  就像现在,这家厂里的领班美其名曰让他专门负责物流,实际上就是拿他当苦力。

  唯一的优点可能就是没撒坏心眼。

  现在的戴鸿钧身材还没完全走样,皮肤也不像后来那么黑,看着白白胖胖,像个刚出炉的包子,很有喜感,导致他没在第一时间认出来。

  “去你的。”胖子用胳膊顶了关秋一肘子,傻呵呵的笑问:“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关秋顺手拍拍他肩膀,“带我回宿舍。”

  胖子一拎车把说:“上来吧。等下到村口给我买两包子,早上我在厂里没吃饱。”

  “你这么胖还吃。”

  “我不吃哪有力气拖你。”

  “……我跟你讲,你再这么吃下去,将来真找不到老婆。”

  “关秋你别咒我啊,我家三代单传,就我这么一个儿子,还指望我传宗接代呢。”

  “叫声哥,你老婆我负责帮你找。”

  “真得……”

  “还煮的呢……”

  晌午的烈日下,关秋两人的影子拖出长长的尾巴,慢慢朝镇西头的城中村“光明村”骑去……

  

第四章 小桥流水人家
我真是良民全文阅读作者:二将加入书架

    03年的安淋镇还没有大开发,光明村后面还能见到成片的水稻田,茂密的槐树下,一条泥土路自南往北迤逦而行,一到下雨天便泥泞不堪。

  挨着泥土路两边的是一幢幢两三层的民房,很多还在加盖当中。那些穿着跟乡下老农差不多的户主,也在跟着忙里忙外。

  当然,别看他们现在穿的土,要知道到了2018年,鹿城一个县级市的GDP超过3500亿,秒杀好几个省份的总GDP,财政收入秒杀无数地级市,进出口总额可以与豫省这样的重量级省份相媲美,而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更是超过沪市,可见一斑。

  现在鹿城已经到了爆发的当口,接下来几年,它会用超过深城的速度迅速窜升到全国百强县之首,而且自此稳坐第一把交椅,无人可撼动。

  而这些老农现在加盖的楼层,以后拆迁可都是算一部分面积的,七八年后,各个都是百万富翁、千万富翁。

  ……

  房子、票子都是别人的,跟戴鸿钧没关系。

  看着那些渐渐加高的楼层,他边推着自行车边骂道:“麻痹的,房子盖这么高,风全被挡了,睡觉天天热出一身汗。”

  关秋没搭腔,他的心思全在沿途的风景。

  左边民房后面是水田,右边民房后面是一条小河,不过很快就会变成一条乌漆嘛黑的臭水沟。而小河后面又是成片的民宅,记忆中他就住在其中一家。

  至于目前住在哪家,因为搬家次数太多,他一时还没想起来。

  听着胖子一路骂骂咧咧来到路中心的一条水泥桥旁,过了桥在高矮不一的民房巷子里七拐八绕,来到一家青砖白墙的四合院外。

  看到这里关秋终于想起来了,他住在进门右手边的第二家。背阴,坐南朝北,一到下雨天,后窗屋檐上就往屋里渗水,跟房东说了好几次都不修。

  “汪汪汪——”

  两人刚进院门,斜刺里窜出一条黑背白爪的土狼狗,冲着关秋一阵犬吠,把没留神的他吓了一跳。

  胖子拎着车把吓唬了一下,“去去去,再叫回头把你剁了吃狗肉。”

  关秋定定神,朝那条还在龇牙咧嘴的土狗仔细一瞧,顿时乐了。

  他记得这条狗。

  也就是在今年腊月里,好像就是因为屋檐漏雨的问题,跟房东闹了个不欢而散,最后以他跟戴鸿钧搬家结束。走的时候房东非说给他家门锁弄坏了,让他们赔了一套新锁钱才准离开。

  胖子气不过,一直嚷嚷着晚上来砸房东家玻璃,不过他没让,而是年前趁着一个天寒地冻、月黑风高的晚上,把这条看门狗牵走,做了狗肉火锅……

  咳咳咳~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提也罢。

  关秋咧嘴朝那条黑背无声的笑了笑,阳光下,露出一口森寒的牙齿。

  本来还冲着他犬吠不已的黑背,突然就低下头呜咽了几声,夹着尾巴一溜烟缩进了狗窝里。

  胖子没注意到这一幕,还一直在叨叨着,“你知道嘛,郑丽丽跟苗斌蔚分手了,现在跟厂里一个老员工谈,听说人家还给她买了部手机,好几千呢……”

  胖子说的两人是他们老乡,当初一块从江北凤台来的鹿城。唯一的区别是,他是从职高对接过来的,没交中介费,而胖子他们是走的中介所。

  关秋没说话,一直在咧着嘴无声的笑。他现在看到什么都感到新奇,哪怕仅仅是几个在以后人生中没有任何交集的名字,也令他倍感亲切。

  好,真好!

  走在前头的胖子来到门口,打好自行车脚撑,从口袋里掏钥匙开门。随着没包封皮的黄漆木门打开,一股霉味夹杂着十年老坛酸菜味扑面而至,跟在后面的关秋差点没呛晕过去。

  “我尼玛——”

  关秋捏着鼻子连退三步,眼泪都辣出来了,“你个死胖子,不会把窗户开下来啊。”

  “嘿嘿嘿……”胖子咧着嘴呵呵傻乐,“后面那个木窗棂一掰就断,我这不是怕遭贼嘛。再说了,你晚上下班迟,窗户开着蚊子还不得把你给吃喽。”

  “放屁,那不是有……”关秋本来想说有纱窗,可再一瞧,半截纱窗挂在窗户上,哪还有防蚊的效果。

  “那你就不会把那臭袜子脏衣服洗洗,非要攒一起再洗。你当存钱呢!”

  胖子抬起胳膊抹了把头上的虚汗,嘿嘿笑道:“这天天加班嘛,下班后浑身跟散了架似的,也懒得动弹,我就寻思着等放假了一起洗。再说了,你老待网吧,我一个人也没那么多讲究。”

  “……”关秋一阵无语。

  他发现之前说错了,这个死胖子早年是又笨又懒。

  不提他把脏内裤、臭袜子像存钱一样攒在床底下的箱子里、穿三五天个把礼拜翻个面再穿的事实,他洗衣服的方式也迥异于常人。

  他先是接一大盆清水,倒上小半袋洗衣粉,然后把积攒了一个月的脏衣服一股脑的丢进去放到床底下泡。至于泡多长时间,取决于他什么时候想起来。

  等想起来后,他把衣服端到井池边,把脏水倒掉,用井水冲两遍完事。

  就这样一个人,关秋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跟他住到一起的,还在一个屋檐下住了两年多。

  臭味相投?

  不会啊,他虽然大多数时间呆在网吧,但个人卫生这块还是挺注意的,隔两天会回来洗澡换衣服。

  没想明白这个问题,关秋只得归咎于那时的自己对环境的耐受力比较高。

  “别废话,快去把窗户开下来透透气,还有你那臭袜子统统清出去。”

  “嗳——”胖子一脸憨笑的跑去开窗户,然后把床上床下破桌子上面的裤子、袜子、内衣塞到高脚塑料桶里端了出来。

  关秋等屋里气味淡了点才走进去。

  出租屋很小,估摸着15个平方左右,黑色水泥地,褐色墙面,连个大白都没刮,四面墙角都有裂缝,蜘蛛网密布。尤其是后窗上方,开裂了老大一块,里面红砖都露出来了。

  他左手边一张老旧的双人床,占了二分之一的空间,床头位置堆着冬天的棉被衣服;

  右手边靠墙角有个灶台,台上是锅碗瓢盆,挨着旁边摆了两条破塑料凳,其中一张上面放着台电风扇,还有一张封皮剥落的破桌子。

  别的就没什么了。

  屋里所有东西看着都很晦暗,唯一还算亮堂的东西就是床上那条印着向日葵的新毛毯,隐约记得是胖子他妈托人稍给他的。

  关秋站在屋中间打量了片刻,等适应了环境后,想着接下来干嘛?

  对了,洗澡。

  熬了一夜,虽然精神上不累,但是脸上却是油腻腻的,身上也不大舒服。

  弯腰找了找,在床底下看到了印象中隐约熟悉的皮箱子,拉出来看了看,里面东西不多,有几套款式老旧的春秋外套,冬天的棉裤袜子内衣什么的,不过都还算干净。

  翻了翻,箱子底还有一些相片,拿起来仔细瞧了瞧,有他母亲的,有他姐姐的,还有他在学校里拍的毕业照等等。

  看了几眼关秋便放下了,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做呢。

  挑了件平角裤放床上,然后开始脱衣服,恰好胖子进来了,他随口问道:“洗浴间在哪里啊?”

  胖子甩着手上的水珠取笑道:“你玩游戏玩傻了啊,这里哪有洗澡的地方,就在院子里打点井水冲冲呗。你要怕凉,放太阳下晒晒。”

  关秋一愣,随后又忍不住想笑,“行,我知道了。”

  在屋里翻找了会,关秋穿着短裤,抱着搪瓷盆以及塑料瓢走了出去……

  

第五章 大牛空手套
我真是良民全文阅读作者:二将加入书架

  “哗啦啦……”

  一瓢自来水自头顶淋下,透心凉。

  “哇喔——”关秋发出了一声销魂的叫声。

  没有洗头膏,关秋拿起香皂在头上抹了抹,揉搓了两遍伸头在水龙头下冲干净。然后又在身上打了遍香皂,上搓搓下搓搓,完事舀水冲干净。

  就在关秋准备走的时候,住在二楼的女房东脑袋从阳台窗户口探了出来,扯着嗓子喊道:“嗳,小伙子啊,不是跟你们说过不要在水池这里洗澡,你怎么不听啊?井池那边那么大块地方不够你洗嘛。”

  关秋头也不抬说:“来回端不方便。”

  “那你就不会用井水洗啊!这么热的天,又不冷喽。”

  “你怎么不用井水洗啊?”

  “嗳,你这个小伙子怎么回事啊?阿拉跟你好好说你不听,是不是不想住了,不想住你就说……”女房东倚着窗户一顿吧啦。

  已经走出两步的关秋,转头虚眼看了看,阳光下,穿着丝绸睡衣的女房东,嘴巴就像金鱼一样,一张一合着,好像永远也不会停下来。

  “你走光了。”

  “呃……”女房东就像被人掐住脖子的母鸡一样,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忙不迭掩住胸口春光,然后“啪”的一声拽上纱窗,消失在阳台上。

  “都下垂了,谁稀罕看啊——”关秋撇撇嘴,朝屋子走去。

  房东之所以不让在水池这边洗澡,主要是舍不得自来水。这个时候租民房都是包水电的,现在又是夏天,听着自来水哗啦啦的响,她当然心疼了。

  至于电,她眼不见心不烦。而且现在打工仔屋里也没什么大功率电器,大多数就个电灯以及电饭煲。

  回到屋里,坐在床上抠脚的胖子冲着他傻乐道:“嗳,你刚看到什么了?”

  “观球不语真君子。”

  胖子一脸迷糊,“什么意思啊?”

  关秋懒得回答,把身上水渍擦干,换上平角裤,然后找盆子洗衣服。找了一圈没看到塑料桶,问道:“桶呢?”

  “泡衣服呢。”

  关秋顿时一脑袋黑线,咆哮道:“泡个屁啊,快滚去洗了!还有你身上一股酸味,去冲个凉,顺便把身上衣服也洗了。”

  胖子懒癌发作,“哎呀,我累死了,下午起来再洗嘛。”

  “你洗不洗的?”

  眼看关秋脸色黑了下来,胖子心里有些发憷,干笑道:“好好好,我去洗。”

  从床上下来后,胖子还在嘀嘀咕咕着,“怎么一天没见,脾气这么大了。”

  关秋在后面喊道:“对了,把你那臭脚丫子也用香皂好好洗洗,要不然别进来。”

  “知道了……”

  “个死胖子,难怪以后找不到老婆。”

  关秋说了句,从绳子上拽下毛巾擦了擦额头冒出的汗水,把床尾的电风扇搬到床头,一屁股坐了下来。

  这段时间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外面估摸着得有33°+,也不怪他成天待网吧了,这么狭窄逼仄的房间,又没有空调,哪有网吧待着舒服。

  从换下来的裤子口袋里摸出红双喜点上,关秋蹙着眉头思考下一步的计划?

  说实话,这些年他经历挺复杂的,什么都干过,开过黑中介跑过黑面包,弄过黑网吧混过黑涩会,学过手艺玩过仙人跳,当过流氓也做过**。

  可惜,到了也没混出个人样。

  重生前不久,刚刚在老家市里买了套大三居,老妈压箱底的钱全拿出来了,加上姐姐赞助的20万,好不容易凑足首付。

  往事不堪回首。

  眼下问题是,他从不买彩票,所以想靠买彩票一夜暴富是不可能了。

  他也不炒股,不知道买什么股票能暴涨。

  不过记忆中在哪本小说里看过,好像是05年还是06年大牛市拉开序幕,很多不值钱的垃圾股都涨了几倍,几十倍。

  “唔,这个得记下,有空研究研究。”关秋从箱子里翻出当初进工厂时为了入职考试买的笔和记事本,拉过破桌子把这件事记下。

  然后……

  他同样不懂金融。空手套白狼那一套模式他倒是听说过,但具体怎么操作没印象了。不过回头可以了解一下。

  “唔,这个也记下。”

  接下来……

  03年的板蓝根、84价格暴涨,买到就是赚到。

  不对,非典早就过去了。

  别的嘛……掏宝好像就是今年开通的。不过他没做过掏宝,现在也没个攻略,只知道早期开掏宝店的人,后来大部分都发财了。

  “嗯,这个有空也可以研究研究。”

  “嘶嘶——”关秋抽了口烟,用笔头抵着额头思考快速致富的方法。

  前方一片坦途,无论干什么都能发财。但远水解不了近渴,首先还是得解决温饱问题,就这样的房子他一分钟也不想多待。

  不过不能犯罪。相比于可以看到的光明前途,为了眼前的利益给以后的人生留下污点,太愚蠢了。介于此,很多拿不上台面的手段就不大好用了。

  关秋低头在记事本上写写画画,最终又放下笔按着太阳穴。

  目前来说,光明正大来钱的路子都需要本钱;而不需要本钱能快速致富的路子都写在刑法里。

  洗过澡的胖子,抖着一身肥膘进来了,把盆子放下后探头过来看看,嘀咕道:“什么大牛空手套的,你在干嘛呢?”

  关秋立马回过神来,不经意的把笔记本合起来,随口胡诌道:“没什么,游戏里的一些术语。”

  君不密失臣,臣不密失身。这种东西可千万不能泄露出去,要不然后患无穷。

  常年在黑暗边缘游走的关秋,在第一时间便想到了保密问题。

  在心里反复告诫自己之后,他随口问道:“你身上还有多少钱?”

  胖子不玩游戏,也不知道关秋说的真假,听他提起钱,坐在床上摸着A+胸围,一脸苦大仇深说:“最后20块昨天被你借走了,我现在身无分文,晚饭都不知道到哪里吃呢!”

  关秋一听顿时郁闷不已。

  人家重生,要么在初中,要么在高中,甚至小学开始就赚钱养成两不误了,怎么到他这里开局就这么凄惨?

  转头一看胖子眼巴巴的盯着他,估计在等他张罗晚饭的事情呢,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拍了一下他肥硕的胳膊说:“你个憨货,一天到晚就知道吃,都胖成什么样了,少吃两顿会死啊!”

  戴鸿钧觉得现在的关秋跟昨天的关秋完全是两个人,笑的时候还好,一旦冷下脸来,顿时令他菊花一紧。

  他觉得……觉得关秋身上有股子杀气,坐在他身边都有种凉飕飕的感觉。

  “那个……我……我明天就开始减肥。”

  关秋脸色稍霁,“行了,睡觉吧,晚饭我来想办法。”

  “噢~”

  胖子悄悄松了口气,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爬到床里面侧身躺下。脑海里想着明天减肥的事情,心里愁肠百结。

  吃饭长肉,不吃饭又没力气卸货,这可怎么办……

  就这样想着,没过两分钟已经发出了如雷的鼾声。

  关秋转头看了眼,好气又好笑,“这个没心没肺的憨货……”

  

第六章 讹诈
我真是良民全文阅读作者:二将加入书架

  关秋是被热醒的。

  醒来后摸了把额头,一手的汗水,等看清屋内情形后,恍惚间才想起今夕何夕。

  撑起身体看了眼右手边的窗户,对面民房上的青瓦还是阳光灿烂,然后目光在屋内巡视了圈,没看到闹钟。

  推推旁边搂着毛毯睡得跟死猪似的胖子,“哎,有闹钟吗?”

  胖子砸吧了两下嘴巴,含糊不清的嘟囔了几句,然后就没了声息。

  又推了几下还是没反应,关秋干脆在他肥硕的屁股上踹了几脚,“喂,醒醒,吃饭了。”

  这下胖子一咕噜爬坐起来了,抹着嘴角口水,睡眼惺忪的说:“来了来了~”

  关秋嘴角抽搐了下,问:“有闹钟吗?”

  胖子半阖着眼睛在凉席底下摸索了片刻,拿出一块小学生戴的那种电子表递过来,“喏。”

  关秋接过来看了眼,才2点27分,“没事了,你继续睡。”

  胖子一听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没过一会又呼哧呼哧睡了起来。

  关秋迅速起来,找了件白背心以及带条纹的运动裤穿起来。

  至于那件工装服,反正他也不打算干了,随手扔到床尾的棉被上。穿上白色运动鞋,把电子表装兜里,推着自行车走了出去。

  此时外面热的跟火炉似得,一股股热浪扑面而至,他蹬着自行车,循着来时的路线来到村里那条泥路的树荫下。就这么一小段路,背心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单脚撑在地上,抹了把额头的汗水,嗓子已经开始冒烟了。左右瞧了瞧,前方路口有家小卖铺,他想了想蹬着自行车过去了。

  把车子在门口架好,临进门前下意识的喊了句,“老板,帮我车子看一下。”

  缩在柜台后面边吹风扇边对着一台5寸的黑白小电视傻笑的中年妇女,头也不抬道:“知道了。”

  关秋走了两步才反应过来,想到一些事情,顿时失笑不已。

  这几年正是鹿城偷车贼最猖獗的时候,甚至到了明目张胆的地步。窃·格瓦拉在鹿城的偷车贼面前,那就是个小角色,他们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在你眼皮子底下把你车顺走。

  买个包子一转头,嗳,我的自行车呢?这样的情况实在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而且旁边修自行车的老头,卖菜的阿姨还会对着你露出一脸蜜汁微笑。

  可以这么说,早年凡是在鹿城工作过的人,要是没丢过自行车,那绝对是福星高照,买彩票中五百万的那种幸运儿。

  想当年他刚到鹿城,一个月连丢了三辆自行车。

  第一辆自行车是在车行买的杂牌新车,花了160大洋,三天没到晚丢了;

  第二辆在修车摊买的七成新杂牌新车,80,坚持了一个礼拜;

  而第三辆自行车就是在车行花了160大洋买的那辆杂牌新车,被偷车贼卖给了修车摊,然后又被他买了回去。

  半个月后又丢了……

  别大惊小怪。除非吉安特,三思,凤凰这样的品牌新车,偷车贼可能会跑远一点去卖个高价,一般的杂牌车要是丢了,隔几天你到附近修车摊那里找找,绝对能见到眼熟的。

  喷个漆,换个车筐,装个新脚踏,你敢说是你的?

  也正因为如此,他自此养成了一个习惯,哪怕车上再多的锁,也会请旁边熟悉的人帮忙看一下。而且他再也没买过新自行车,就怕被偷车贼看上。

  失笑了片刻,关秋走到小卖铺最里头,抬手一掀皮帘子走了进去。

  别看小卖铺外面不大,里面可是别有洞天,这是由两间屋子中间开辟出来的长方形廊道,头顶封着彩钢瓦。而廊道靠墙位置一字排开十几台老虎机,叼着香烟的小蟊贼,穿着工作服的打工仔,失业的无业游民,正在大呼小叫玩耍着。

  因为廊道并没有封闭,最前方就是荷塘,所以空气倒是并不浑浊。

  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幕,关秋差点又走神。

  目光在游戏厅里巡视了一圈,很快看到几个眼熟的面孔。

  走到其中一个背后看看,台子上放着包6块的红塔山。

  “穷鬼。”

  关秋鄙夷了一声,走到另外一个人身后,台子上放着三块的红梅。

  “穷毕。”

  关秋歪歪嘴,又来到一个穿着红T恤小青年身后,小年轻梳着三七开,正叼着香烟玩苹果机。台上没看到香烟盒,关秋侧头瞧瞧他嘴上烟屁股的牌子,红南京。

  “嗯,就这个了!”

  关秋顺着廊道一直走到尽头,在荷塘边的塑料棚后面找到个啤酒瓶,用碎砖头把瓶底敲掉,然后提着半截锋利的啤酒瓶又走了回来。

  关秋酝酿了一下情绪,露出一副气急败坏,极欲找人拼命的表情,来到三七开后面一巴掌扇在他后脑勺上,爆喝道:“诸三守。”

  被扇了一巴掌的三七开,明显有些懵逼,再听到他的名字,顿时就是一个激灵,捂着脑袋转回头茫然的看着关秋,“你……你谁啊?”

  关秋没搭腔,瞪着眼睛大骂道:“我屋子是不是你撬的?你他妈别不承认,人家看到是你。麻痹的,老子辛辛苦苦上班赚点钱,都被你个小王八蛋偷走了。你他妈今天要不还给我,老子跟你拼命。”说着关秋还竖了竖手里锋利的啤酒瓶。

  三七开,也就是诸三守,下意识的缩了缩肩膀,干笑道:“你……你别冤枉我,我什么时候偷你家了。”

  关秋揪住他领子,气急败坏道:“你麻痹别跟我废话。我现在就问你还不还钱,不还跟我出去。”

  “你干嘛啊,松开……”诸三守挣扎了几下没挣脱开,眼看游戏厅里的人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哭丧着脸说:“真不是我偷的啊。”

  关秋用玻璃尖对着他鼻尖喝道:“你嘴再犟?”

  诸三守不敢犟了,而是小心道:“你……你想怎么样。”

  关秋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嘴里却是恶狠狠的道:“你说呢?”

  “我……”

  瞧着关秋那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诸三守心里也是直打鼓,不确定自己昨晚偷的是不是他家?右手慢腾腾在裤子口袋摸索了下,最终还是掏出一把零钱,“我……我身上就这么多钱。”

  关秋没在第一时间去拿,而是看着他手里的毛票子吭哧吭哧喘了几口大气,最后才一副不甘不愿的样子松开他领子,用手指着他鼻子气哼哼道:“我警告你,再撬我家门,看我打不死你。”

  拿捏着冷哼了一声,关秋才接过钱,顺手把啤酒瓶丢到旁边破垃圾桶里,然后在一众看热闹的目光注视下,稳步走出游戏厅。

  当嘈杂的声音被皮帘掩盖后,关秋嘴角勾了勾。

  走到小卖铺门口,从冰箱里拿了瓶娃哈哈矿泉水出来,拧开盖子猛灌了一通才问:“多少钱。”

  “冰的一块五。”

  关秋从一把毛票子中间找了张第四套红色一元纸币和五毛纸币丢到柜台上,跳上自行车快速离开这里……

  

12345下一页
扫码
作者二将所写的《我真是良民》为转载作品,我真是良民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我真是良民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我真是良民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我真是良民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我真是良民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我真是良民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