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抗战之断刀最新章节 > 抗战之断刀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抗战之断刀 连载中
分享抗战之断刀

抗战之断刀全文阅读

抗战之断刀作者:阳伯父点蚊香

抗战之断刀简介:乱世中的贫苦少年一步步成长为鬼子的噩梦,一柄断刀誓将饱饮侵略者的鲜血。 https://www.uukanshu.com
-------------------------------------

抗战之断刀最新章节第一百四十八章 救命药(上)
第二章 夜行人
抗战之断刀全文阅读作者:阳伯父点蚊香加入书架
    吴小七右手麻溜地提起人家放在门边的马桶,左手同时抽开了身后粪桶的盖子,脖子一偏,熟练地将半桶夜臭倒进了身后的粪桶里。旁人收金汁时,肯定会将粪桶放下,再会去做其他的动作,可吴小七贪图速度,通常会省略掉这一步骤,这也是他今天为什么没有棉袄穿的原因,昨天在收某一户的夜臭时,没有料到那家人的马桶里居然有块小石头,溅起的金汁弄脏了棉袄的一大片。

    从出门到现在,忙活了一两个钟了,吴小七负责的区域没收夜臭的人家已然不多了,天亮之前应该能收工。想到今天是发工钱的日子,他有点小兴奋,迫不及待地想早点完事,然后去“粪头”那把自己这一个月的辛苦钱给拿回来。

    反手将粪桶盖好,吴小七朝下一家走去,因为兴情好,他现在完全感觉不到身后粪桶的重量,也感觉不到身上的寒意和腹中的饥饿。

    忽然间,夜空中传来了一声清脆的枪响,把毫无妨备的吴小七吓得打了个哆嗦,脚下一软,差点就拌蒜,这么大的动作,背后的粪桶自然会跟着产生动静,他能感觉到后背有一股冰冷的湿润,绑着毛巾的鼻中也闻到了金汁的恶臭。

    “真他妈的倒霉,连着两天被泼金汁了。”吴小七心里在骂骂咧咧,他年纪虽小,却是知道不能出声开骂的,因为他知道,刚刚那一响可不是鞭炮之类的动静,而是响枪了。

    鬼子占据省城的这一年多以来,每隔一段时间,深夜里就会冷不丁地响这么样的一枪,然后城里就会大乱,鬼子就会大规模的搜捕。

    头几次的时候吴小七还会很害怕,会吓得马上跑回家里躲起来,第二天才会从街坊邻居的口中得知某某汉奸被锄奸了,某某鬼子头被暗杀了。可多经历几次以后,他就发现鬼子并不会对他这样一个身带恶臭的收粪少年怎么样,胆子也稍稍大了点,不再往家跑,只是随便缩在谁家的墙边,他很聪明,并不会躲在黑暗的角落里,而是堂堂正正地蹲在光亮处,这样一来,鬼子便不会把他和行刺者联系在一起。

    现在,吴小七同样顾不得身上的恶臭,朝前小跑了几步,他得马上赶到稍亮堂一点的地方。

    响了那声冷枪之后,原本寂静的城市突然喧闹起来,首先是城里的狗开始狂吠,跟着鬼子兵的哨声急促地不断响起,紧接着就是嘈杂的鬼子兵的叫喊声和脚步声。那声冷枪仿似是点着了一个火药桶,将宁静的夜空和城市引爆。

    吴小七尚未跑到明亮之处,就听到自己的身后有人飞奔而来,从脚步声中可以听出,那人的速度很快。吴小七算是个野小子,在那些伙伴中从来就是跑的最快的那个,也正是因为自己这方面本身就擅强,所以从那脚步声传进耳中时,他心里就冒出了一个念头,这个人的速度不会比自己慢。不过他知道,此时此刻不是好奇的时候,尽管好奇心使得他很想回头看看那个脚步声很快的人,可是他清楚,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夜里,在这样一个时间段里,这样一个拼命奔跑的人,绝对不是自己应该去关注的。吴小七虽然年纪小,还独自一人生活了几年,阅历经验谈不上丰富,但是对如何保全自己,却是有着心得。他虽然不敢断定刚刚的枪声就是身后这个奔跑的人所发,但是却能肯定和这个人有着莫大的关联。

    身后负着粪桶,既大又重,再加上吴小七不想再受一遍被“金水”淋的恶臭,所以他跑的并不快,尽管他有自信能把自己的速度提高很多,但还是不紧不慢地往着光亮处的路灯下奔去。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步点不是很大但是频率很快,吴小七不禁在心里“咦”了一声,因为他发现,这个脚步声的主人应该不是个男人。

    旁人或许是不大能够分辨清男人和女人跑步的区别,但是对于精于此道的吴小七来说,他还是一耳就能听出来这其中的差异。男人和女人由于体重和脚掌大小的关系,跑步过程中和地面的摩擦声,有着竭然不同的差别,就作现在他的脚步声和身后的那个脚步声一样,在吴小七的耳中是非常明显的不同,这也是他之所以会产生疑问的原因。

    在吴小七看来,寒冷的冬夜,突然的枪响,怎么也不会和一个女人产生关联,可现在偏偏又真实的发生了,他再也忍不住内心的疑惑,也不管老父亲临终时的“莫管闲事”的教导,扭头很身后望去。

    黑衣人!

    脚步声的主人从上到下都包裹在一袭紧身的黑色衣服中,连头顶都是被一块黑布裹着,脸上同样是被一块黑布蒙着。

    尽管那人做足了伪装,但是吴小七还是一眼能够看出,她是个女人。他之所以能如此笃定,并不是黑衣人的身材有些瘦小,而是那黑衣人的胸脯明显要比男人要高出不少,虽然黑衣人有故意把高耸的胸部勒住,可是这只是“自欺欺人”的做法,几乎只要是个男人,都能瞧明白,她是个女人。吴小七年纪小,可是也知道这些事情的,更何况他还有着一个对他好的不得了的萍姐,她同样也有着傲人的胸脯。

    吴小七的突然回头,让正在疾奔中的黑衣女人脚步突然变缓,露在黑布外的那双明亮的眸子也忽然间闪耀出异样的光芒。

    吴小七能够感受到那双眼睛中的光芒并不是危险,而是一种怜惜,是一种关爱,更像是亲人的心疼。

    一个陌生的黑衣女人怎么可能会对自己产生这样的眼神呢?吴小七很是纳闷,他有些搞不清楚状况,正想开口询问,可突然间一个激灵,生生地把即将要问出来的话给咽了回去,因为他已经发现这双眼睛是那么的熟悉,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把这个黑衣人和自己心目中那个最敬重的女人联系起来,是因为吴小七不敢相信,自己那个美若天仙还有着菩萨心肠的萍姐会和面前的这个黑衣女人有半毛钱的关系,会和这寒夜中的枪声有着莫大的关联。
第三章 吓尿了
抗战之断刀全文阅读作者:阳伯父点蚊香加入书架

  或许是黑衣女人发觉吴小七认出了自己,她轻轻地摇了一下头,这是在告知他,不要叫出来,就当是没看见她一样。

  吴小七不傻,尽管黑衣女人没有出声,可是他已然清楚,她就是自己的萍姐,只是他不明白,平时娇滴滴的萍姐,怎么会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冬夜会和枪声、会和鬼子扯上关系。

  没等吴小七反应过来,黑衣女人稍稍迟缓了的步子又快了起来,与此同时,她身后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吴小七听得很真切,这正是鬼子兵翻毛皮鞋踩在青石街砖的那种特有的声音,显然是前来追赶她的。

  吴小七的眉头皱了起来,心也跟着悬了起来,他在替萍姐担心,在这座城市里,鬼子兵可是凶残无人道的代名词,如果落到他们的手里,萍姐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女人,会是什么遭遇,他想都不敢去想。

  刚想示意她往侧边的小巷子里跑,却没料到黑衣女人径直到他的身前,在他的瞠目结舌中,飞速揭开了他身后粪桶的盖子,随手就将一团黑糊糊的东西扔进了他身后的粪桶中,动作很快,让吴小七根本就没看清那一团黑糊糊的东西,倒座是个什么玩意儿。

  可能是因为着急,又可能因为是那团黑糊糊的东西是个重物,被抛进粪桶里的时候,溅起了粪水,自然而然地又浇到了吴小七的背上。先前那股湿润冰凉的感觉又一次出现了不背后,鼻中同样是再次闻到了那股熟悉的恶臭。

  “小心自……”

  “往巷子里跑!”

  两个人都开口了,虽然声音都压的很低,但是这个声音让吴小七更加能够肯定,面前的这个黑衣女人就是他最敬重的萍姐,换作别人不可能会这样的关心他,所以没等她把话说完,就伸手指向了那条隐在黑暗中的巷子。

  黑衣女人迟疑了一下,似乎还想说什么,可看着吴小七那清澈的眼神和焦急的神情,便什么也没说出来,一跺脚,撒腿就往那条巷子跑去。

  看到萍姐的背影消失在巷子口,吴小七长长的舒了口气,不紧不慢地盖好了刚刚被掀开的马桶盖子,走到路灯下的一堵墙下,蹲了下来,眼睛朝着萍姐跑来的方向望去。

  只短短一小会儿,杂乱的脚步声就变成了一个个端着三八大盖的鬼子兵,枪口上的刺刀反射幽暗的青光,一阵寒意在吴小七的心里腾起,不是冬夜的寒冷让他有这种感觉,而是真的打心底里害怕,他可是曾经亲眼看到过这些畜牲们当街凌辱女人,当街杀过百姓,他确保不了这些狗娘养的会不会对自己产生什么伤害。还有垂在枪口下方的那面小膏药旗上那团刺目的红色,更加让他觉得有些眩晕,似乎这团红色就是那次倒在街口的女人和乡亲所染红的,而鬼子兵和他们身上的黄色军装,在吴小七的眼中,那就是恶魔和它的罪恶外衣。

  自鬼子兵出现在自己的瞳孔里,吴小七就开始全身发抖,他害怕的样子不是装出来的,而是身体的本能反应,毕竟年纪确实还小,而且还曾亲眼目睹过鬼子的残暴,使得他抱着头的双手一直在颤抖,本来是蹲在墙下,可由于双脚在打摆子,加上背上的重荷,让这个瘦弱的少年瘫坐在了地上,粪桶也重重地掉了下来,磕在青石街砖上,发出一声不算大声的闷响。

  声音虽不大,却足以引起鬼子兵的注意了,打头的鬼子二话没说,直接就朝着这边开了一枪。

  绽放在枪口的橘红色枪火,像极了一朵美丽的花,那么地绚丽,那么去耀眼,可又是那么地邪恶,那么地无情。

  也该是冥冥之中注定吴小七命不该绝,从鬼子枪口中射出来的子弹拖着长长的曳光,落在了离他头部只有十来厘米的墙上,钻入墙砖时溅起的碎石打在他的脸上,痛感马上就传入了脑中,原本就因为粪缸落地发出声音而把心提到嗓子眼,现在好了,被这突然的一枪惊得几乎就晕过去了,全身似乎都已经脱力,只感觉到一股热流从大腿根部流出,顺着大服,染湿了本就单薄的长裤,他被吓尿了!

  吴小七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少年,更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从来不认为尿裤子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相比起自己即将要失去的性命,这几乎算不上事。蝼蚁尚且惜命,何况是个人呢,更何况是吴小七这种即使是在贫苦困境中仍在挣扎着活下来的少年人,他此刻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自己被吓尿这件事情上,而是本能的结结巴巴去喊叫着:“别杀我,别杀我!太君,别杀我!”

  他只差没有跪地磕头寸饶了,如果不是早就已经吓瘫,如果不是身后还负着一个粪桶,吴小七当真会这样做。

  这样一个人命本就贱如纸的年代,又碰上这样一群视人命如草草菅的畜牲,即使是吴小七真的跪地求饶,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因为他只是一个老百姓,一个无依无靠,苟且偷生的小小少年,他的选择其实会是这座城市里大多数人同样的选择。

  开枪的鬼子有些窝火,他的枪法向来是他自傲的资本,可没想到居然失手了,拉动枪栓退出弹壳推弹上膛,再度瞄准墙下那个瘫坐在地上的老百姓时,一只手把他端着的枪按了下去,耳中听到了冢田队长的声音:“他只是个卑微的苦力,不要浪费你的子弹了。”

  吴小七到从来没有尝试过这种滋味,被十来柄明晃晃去刺刀对着,他害怕刺刀,更加害怕刺刀后面那黑森森的枪口,生怕那黝黑的枪口会突然开出一朵橘红色的花朵,自己瘦弱的身板想都不用想都知道无法承受这一击。

  “你的,什么地干活?”问话的是阻止鬼子兵开枪的那个鬼子军官,他的中文很生硬,但是却能让吴小七听的清楚明白,不过此时的他,惊吓过度,压根就不知道回答,嘴里只是不停地翻来覆去地说着同一句话:“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极度地恐惧让他的牙齿也开始碰撞,说出的话也慢慢地结巴,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脸都在颤抖。

  一个鬼子收起了枪,揭开了吴小七身后粪桶的盖子,顿时一股恶臭弥漫在了空气中,他把手中的木桶盖子扔了出去,嫌弃地把手在衣服上擦了两下,口中说着吴小七听不懂的鸟语:“真倒霉,他是个收大粪的!”

  

第四章 犟劲
抗战之断刀全文阅读作者:阳伯父点蚊香加入书架

  或许是认为杀他会脏了手,吴小七幸运地从这群鬼子兵手里捡回了自己的命,直到他们消失在街道的黑暗中,吴小七仍还瘫坐在地上许久,心也扑通扑通地狂跳着,过了好一会儿才从地上爬起来。

  直到站起身,调整好身后的粪桶时,吴小七才发现,除去后背的湿漉外,裤裆也是湿答答的一片,这是什么缘故导致的,尽管他自己不愿承认,但也架不住强烈的尴尬感涌上来,脸刷地烧了起来。

  还好天没亮,更没有人发现这个尴尬,否则以吴小七薄弱的脸皮,肯定会羞的几天不敢出门。

  得赶紧回家换裤子,但只走了几步,他又停住了步子,苦笑着自嘲:“所有的家当除去那件破袄子外,全都穿在了身上,哪里还有多余的裤子让自己更换呢!”

  离天亮还得有一会,只得祈求寒风能将这些湿润吹干吧。

  吴小七轻晃了两下脑袋,缓步走向了下一家,尽管遇到了惊险,但是该做的事还得做完,自己还得靠这个活计养活呢。

  “呯!”

  “呯!”

  ……

  吴小七还在想着如何不让自己的尴尬不让人发现,忽然又听到了几声枪响,城中不停叫唤的犬吠也随着这声枪响更加地猛烈,而且声音愈发的集中,似乎先前连影子都看不见的柴犬们都聚到了一起去。

  萍姐!

  吴小七心猛地一震,自己差点把她给忘了,难道她……

  吴小七不敢想下去,虽然自己明明看见这伙追赶的鬼子和她逃跑的路线不是一个方向,可这些枪声和犬吠和那些听不懂的鬼子叫唤,分明是有所有获一样,由不得他不去胡思乱想。

  对于萍姐,吴小七虽然认识她的时间不算太长,可对于这个从天而降,突然出现在他们这群穷苦人家身边的邻居,他几乎是到了极度尊崇的地步,相信自己的那群年岁想当的小伙伴,每个人都会是这种态度和想法。

  百姓从来都是纯朴的,特别是待像萍姐这种从不嫌弃他们贫穷而且还真心对他们好的人,他们都恨不得地她当成自己的亲人,平常谁家若是好不容易有点自家认为好吃的或者是好用的东西,都会第一时间想到这个独居的漂亮女子,吴小七是孤儿,他没在机会也没在能力在这些方布去待人家好,所以会常常在收完工,天尚未大亮的时候,去到萍姐住外,将她家的水缸挑满,将自己劈好的柴火码到她家的厨房边上。这是吴小七用来表达自己感激的方式,在他的心里,常常接济他,甚至是帮他缝补衣裳,帮他打扫那个贫寒的不能再贫寒的家的这个女人,恐怕是比自己的亲姐姐还要亲,虽然他并没有亲姐姐。

  有时候他们这群半大的小子聚在一起的时候,议论起她,都会说:如果萍姐真要我去上刀山下火海,我眉头都不会皱一下。每每这个当口,吴小到总是溜到最边上,因为他不确定真有这个时候的话,自己会不会皱眉头,还有就是,他不相信,菩萨下凡或者说是仙女下凡的萍姐会让自己去上刀山下火海。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和思绪被吴小七强行摒弃了,尽管知道会很危险,可是心中有个信念促使着他,往着萍姐的住处跑去,至于自己今天的工作尚未做完,他压根就顾不得了。

  东方的天际露出了鱼肚白,一道明亮的白线逐渐地变粗变长,光芒正在将笼罩在城市上空的黑暗驱走。

  踩着黎明前的曙光,吴小七来到了萍姐住处的屋外,这里并没有他所担心的场面发生,其实来的路上,狗吠和鬼子兵的叫唤声往另一个方向而去的时候,他就预料到了萍姐这边会没事,可是强烈的担心,驱使着他还是依旧来到了萍姐所住的房子这里,他想亲眼看到萍姐平安无事的站在他面前。

  吴小七负着沉重的粪水,也一点都不觉得累,腹中的饥饿、身上的寒冷、尿裤子的尴尬,都未能改变他现在的样子,他静静地伫立在萍姐的屋子门口,一动不动地,只是静静地站立。

  相熟的人都知道,吴小七有很多缺点,死犟死犟的脾气也是其中之一。不过他并不在乎别人的说法,因为萍姐说过,他的这股犟劲就是他身上的最大闪光点,一个人哪怕再贫穷,再低微,只要能有这股坚持下去的韧劲,那什么困难都会迎刃而解,只要能够守住这份坚持的犟劲,迟早有一天会苦尽甘来。

  虽然吴小七听不懂萍姐口中所说的犟劲和坚持有什么差别,也不奢望什么苦尽甘来,他只知道,萍姐所说的那就肯定会是对的。而且,就算没有萍姐的这番鼓励,他也不会改变自己的个性,姑且不论这倒座是好还是坏。

  天渐渐的亮堂起来,虽然日头尚未露脸,但是每天的这个时候,劳作的人们已经大都起身,时不时地就有相熟的街邻从边上经过,都知道收粪是吴小七的营生,没人会嫌弃“金汁”的异味,也都知道这小家伙把萍姐当成神袛一般的敬重,他站在人家门口也不意外,只奇怪的是这个平时满口叔叔伯伯、大娘大婶的家伙,今天任凭谁呼唤他,都是不理不睬,作是魔怔了一般,呆傻站在人家屋前。

  终于,二楼那扇紧闭的窗户被推开了,一张熟悉的面容展露出来。

  是萍姐!她没事!她真的没事!

  吴小七原本毫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笑了,打心底里笑了,只要是萍姐没事,就算是让他再在寒夜里站上两个时辰,他都不会退却。

  “小七……”

  萍姐的声音很好听,就像她的人长的好看一样,她呼唤的声音不是很大,但吴小七却听得得清楚,不过他并没有回应,只是傻傻地朝楼上那张熟悉的面孔挥了挥手,然后毅然地调头就走,他的心思很简单,只要萍姐安然无恙就好,自己可不能让“金汁”薰到她。

  在萍姐诧异的眼神中,吴小七兴高采烈地返回了自己不远处的家,他不打算把剩下的活干完,不是他懒,而是因为自己背上被金汁浇到了,还有裤裆那还残留着湿过的印迹,他可是个脸皮薄的人。

  吴小七没有进屋,而是来到了屋后,那里有个粪坑,还是老头子在世时挖的,用来存点粪水浇菜所用,这可是上好的农家肥。不过自老头过世后,这个粪坑就荒废了,吴小七没有种菜,自然就用不上这个粪坑,只有偶尔“金汁”收晚了,来不及倒去收粪车时,才会被利用一下,就像现在一样,吴小七打算把“金汁”倒到这个粪坑里。

  

第五章 枪
抗战之断刀全文阅读作者:阳伯父点蚊香加入书架

  粪坑许久未用早就干涸,而吴小七所负来的这一桶“金汁”虽重,可对于这偌大一个粪坑来说,还是微不足道的。

  吴小七的心思并没有在倒金汁上,他在想着刚才的一幕,萍姐的声音还萦绕在他脑海里,每天只要能够看上她一眼,能够听到她的一句话语,对于吴小七来说,就已经很满足了,当然,萍姐每次出现在身边的时候,肯定不会空手,她带来的吃食可不是桌上那四个红薯能够想比的,其实认真说起来,与其说他是在想萍姐,更不如说他是在想念她带的吃食,相比起那四个红薯,当然是那香喷喷的包子更诱人。不过也并不是说吴小七只心心念着这些吃食,只是他年纪尚小,自己都未必清楚,倒底是想看到萍姐这个人多一些,还是想她带来的吃食多一些。

  吴小七又想到了自己衣服上沾了金汁,裤子也得清洗,自己上哪去找衣物更换,正苦恼中,忽然听到了叮咚一声响,从粪桶里似乎掉下去了东西,凝目一看,只见是一个黑色的物件,正躺在粪坑底部,边上尽是污物。

  他猛地记起,昨晚被一袭黑衣包裹的萍姐似乎是往自己的粪桶扔过一个黑糊糊的东西,当时因为天黑,又事出突然,自己压根就没看清是个什么物件,只记得这东西被扔到粪桶里,溅起的金汁可是污了自己的衣服。

  现在总算是看清了那团物事是什么,可没看清还好,一看清楚后,他的心脏立刻就受到了猛烈一击,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身体也随即剧烈颤抖,整个人都似乎是傻了一般,呆怔在原地,连手中的粪桶滚落到粪坑里都没有任何动静。

  安安静静躺在粪坑底的是一把枪,吴小七虽搞不懂枪是什么型号,但是他却能清清楚楚地分辨出,是一把枪,城里那些骑着两轮车的汉奸,每个人的腰间都会别着这样一把枪,耀武扬威的不可一世,和那些汉奸腰中的枪稍有不同的是,这把枪尾没有一条红布,只是一把黑漆漆的枪,而那些汉奸则会在枪尾绑上一条手绢一样的红布。吴小七自然不知道,枪上本来是没有这种饰物的,只是汉奸们自己弄上去的,除去显摆自己和自己的枪外,其他的什么作用都没有。

  粪坑底部的是一把驳壳枪,又叫镜面匣子,抗日武装通常都叫它盒子炮,鬼子用的很少,倒是国军、汉奸和抗日武装最喜爱的武器之一。不过,现在坑底的这把驳壳枪和上述所说的不同,它的全名是毛瑟1932全自动手枪,俗称快慢机,和驳壳枪长的是几乎一样,最大的区别则是它不再是用桥夹从枪上面卡弹进弹仓,而是在下方配备了弹匣,快慢机的弹匣分两种,十发和二十发,眼前的这支很明显是二十发,它的弹匣长度快赶上握把了。当然,对于吴小七来说,这些都是他所了解不到的事情,也是接触不到的事情,要不然,他怎么会在一见到这种枪的时候,人都给吓傻了。

  吴小七处于极度的震惊中,他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和枪打上交道,而且这把枪还是萍姐扔到自己的粪桶中来的,若是先前那些鬼子们打翻了粪桶,发现了这把枪,恐怕自己会命丧当场,现在想想都觉得后怕。

  豆大的汗珠从吴小七的额头冒了出来,前胸后背也像是在冒汗,这是他的生理反应,对于一个从来没有和这些事情,和这些杀人利器扯上关系的一个小百姓来说,乍一遇到这样的事情,肯定会惊慌,更何况吴小七还只是个尚未成年的半大小子。

  “小七子,你在干嘛呢?”远远地一个声音在问候着他。

  吴小七被这声问候吓得抖了一下,循声望去,见是个相熟的邻居在远处喊他,便连忙回应:“没……没干嘛。”

  他生怕让人家发现坑底有个这样的东西,回应的时候都紧张的要命,以致于说话的时候都结巴了一下。

  回完话后,赶忙下到坑底,顾不得枪上面全是污秽,把枪给拾了起来。

  就在吴小七拾起枪的那一瞬间,忽然间有种奇特的感觉从手掌心中传到了大脑,人像是触了电一般,所有的注意力和心思都被这个冰冷冷、黑漆漆的东西给吸引住,似乎他这个人和手中这支枪有种异常熟悉且特殊的情感一般。

  吴小七可以确信,自己是第一次接触枪,根本就不懂这个冰冷的物事,可奇怪的是,自己似乎天生就和这东西有种亲切感。

  吴小七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种感觉,难道是因为倾慕这支枪的主人,才会在拾起它的时候,突然间让自己产生一种这样的错觉。

  吴小七只能相信是这个原因,他不能呆在坑底太久,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再不上去,先前问话的那个邻居大叔就会过来,看自己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他摇晃了一下犯晕的脑袋,把手中这支还残存着污秽的枪别在了腰中,吴小七完全没发现,自己别枪的动作会是那么地自然,会是那么地熟练。

  走了几步,捡起粪桶,爬上粪坑后,吴小七朝那邻居所在的地方望去,见他果然仍还在那里,连忙举起粪桶,尴尬地说道:“粪桶掉下去了,我在想怎么下去捡。”

  “傻小子?”那邻居确实是处于关心才没有离开,见他没事,笑骂了一句后,便去忙活自己的事了。

  吴小七的心仍在剧烈的跳动着,似乎随时都要从口中蹦出来一样,腰间的枪被他贴肉别着,金属的冰冷刺激着他身上的皮肤,可他感觉不到一丝寒冷,反倒觉得那玩意儿像是团火一般,在灼烧着他的心,脑子是一片空白,他不知道现在是要怎么处理这个烫手的山芋,更加不知道以后如何面对那个自己一直敬重一直尊崇的女人。

  吴小七将粪桶放在屋门口,进屋后飞速栓上了门,颤抖着双手把腰中的枪给取了出来。

  黑黝黝地枪身上握把和弹匣的位置泛着银色的光芒,显然是经常使用,才会发亮,也就是说,这把枪的主人常常使用它。吴小七虽然年纪小,可是他却知道,只有经常使用,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就像领居王叔家的锄头把上,木质的锄把都油光发亮。枪一到他手心中,先前在坑底的那种奇怪的感觉又涌了上来,这让吴小七糊涂了,他现在可以确认,自己是真的似乎很熟悉这玩意,不管是那种触电的感觉,还是自己的注意力和心思全都被吸引住,亦或是贴在身上的那团像火一样的感觉,都不是因为这支枪的主人是萍姐。

  吴小七像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一般,居然不自主地拿起擦脸布,细心地擦拭着枪身上还存着的污秽,那么的专心,那么的认真,就仿似这支枪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呯,呯呯!”

  吴小七整个人都沉浸在这种感觉的时候,自家的门上传来了三下轻轻地叩门声,紧跟着门外又传来了一句轻言细语地问话:“小七,你在家吗?”

  听到敲门声,吴小七的心猛地又是一紧,抓着枪就往自己那床破褥子那藏,不过在听到后面那个熟悉的声音时,他的紧张又消失的干干净净,因为他知道,是萍姐来了。

  “姐,我在。”

  吴小七说话的同时已经拉开了门栓,打开了门。

  门口站着的是一个清清爽爽的短发女孩,正是吴小七心心念叨的萍姐,她身上穿着的是吴小七头次见到的那袭紫红色的旗袍,手上除去那个常提着的手袋外,还提着一个布包,看起来似乎有点小重,见他只是傻傻地红着脸看着自己,她佯装生气地嗔骂了句:“傻小子,没看到姐姐都提不动了吗,也不知道搭把手!”

  

第六章 陪伴
抗战之断刀全文阅读作者:阳伯父点蚊香加入书架

  吴小七赶紧从她手上接过了布包,侧身让到一旁,不好意思地说道:“姐,你来了呀,进来坐吧。”

  女人脸上露出了微笑,她没吭声,只是迈步走进了屋子,没等吴小七招呼,便走到了那张破桌边上坐了下来,还伸手揭开了那个盖着的海瓷碗,眉头稍皱,轻声问道:“你每天都只吃这个吗?”

  被自己喜爱尊崇的人发现了自己的“隐私”,吴小七有些尴尬,结结巴巴地说道:“不……是……”

  他年纪小,可是不代表他没有自尊心,明明这就是他一天的口粮,可在萍姐的面前,就是不想失去那只有他自己才会在乎的那丁点尊严,硬着嘴说道:“才不是呢,这是我今日的早餐,只是先前不饿,忘了吃了。”不过,他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有些不信,特别是萍姐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像是在质疑一样,使得吴小七的脸刷地一下红了,又结结巴巴地回了一句:“我……我……我吃这个就……就饱了。”

  萍姐摇了摇头,轻轻地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海瓷碗,指着还被吴小七提在手中的布包说道:“里面有些吃的,还有两身衣服,虽然不是新的,但也能将就穿穿,等过年时,姐再给你做身新衣裳。”

  自老头过世后,从来没有别人对吴小七这么好,虽说住在边上的街坊邻居也会时不时地接济他,可是在这个自保尚且不暇的年代里,这些关心也只能是个同情,谁家都不是个富户,不可能为了他而让家人挨饿受冻。

  可是萍姐不一样,她自住到这里以后,对吴小七那真的是关爱到骨子里去了,恐怕亲姐姐都未必能做到她这样。吴小七是个善良的人,更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他早就已经下定决心,要把萍姐当作亲人来对待,以后好好报答,只是他也知道,恐怕像自己这样的穷小子,一辈子都无法去做所谓报恩的这件事情。

  吴小七更不知道,其实从一开始的时候,萍姐对待其他的半大小子和对待他并没有什么差别,后来从街邻嘴里听说过他的身世,知道他是个孤儿后,也只是在物质上比旁人多给予了一些,这在她看来,只是个善意的举动,并没有存着其他什么心思。

  只是昨晚的那一幕出现后,让她对于这个半大小子有了新的认识。

  前两天接到组织上的命令,和几个同志一起,执行锄奸任务。任务完成的很顺利,可没料到返回的时候,不小心撞上了鬼子的巡逻队。省城自被鬼子占领后,就被实行了宵禁的制度,这大晚上的三个人夜行打扮还提着枪的人,鬼子怎么可能放过,特别是在她开枪打倒一个鬼子兵以后,把所有的追兵都吸引到了自己这个方向,从而使得分头逃跑的两个同志得已顺利脱身,而自己则被鬼子给咬上了。逃跑的途中,偏偏撞上了正在摸夜收金汁的吴小七,情急之下把枪给扔到了他的粪桶中。

  当时鬼子追的很紧,自己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才会这样做,可当自己逃回到住处,发现并没有鬼子追来时,才觉得自己的举动是多余的,完全可以把枪带回家。紧跟着一阵惧怕涌上心头,难道说鬼子因为丢失了目标就把矛头指向了这个孩子?又或者说鬼子发现了被扔进粪桶的枪?一时间,内疚和自责占据了思绪,冲动之下,她有返回去看看的念头,可恰在这时,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几声枪响,正是先前约定好的枪声,是帮忙掩护的同志所开,她知道,只要那边一响枪,鬼子基本上就会被引向那里,可等到他们去到那里,早已经是什么都看不见也找不到了。

  她强压住了内心的冲动,换好睡衣藏起夜行服,正打睡上床小寐会,天一亮就去看望那个被自己无意牵连的少年,习惯性地在睡前站在窗前往外望,透过故意没有关严实的窗缝,她看到了一个黑影立在自家门口。

  看见这个削瘦的少年,背负着一个和他身材不成比例的粪桶,毅然地站在寒风中一动不动,自己的心中突然有种莫名的感动,也有种莫名的温暖。她知道,这个少年绝不是来兴师问罪的,而是在担心自己有没有安全的返回。

  想到这里,她当即就往楼下走去,到了门口却又突然想到,如果自己此时出去,若是被某个有心人看见,那岂不是什么都说不清了。别看外面乌漆嘛黑,可谁又能确保这黑暗中有没有一双或者是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这里,在盯着站在外面的那个倔强少年。

  为了保护自己,为了保护城中的那些同志,更为了保护这个什么都不懂也什么都不知道的少年,她强行压制住出去的念头,重新返回到了楼上,静静地坐在窗前,透过窗上那条小缝,看着屋门口那个如同雕像般站立的少年。他在寒风中挨冻,那么自己也陪着他挨冻,尽管屋子里比外面暖和,可是只穿着睡衣,也不见得会比外面舒服多少。

  吴小七哪里会想到,自己站了多久,萍姐就陪着自己挨冻了多久。他所看到萍姐推窗,一副刚睡醒的样子,是因为外面已经有行人了,已经过了“危险期”了,她装出来给旁人看的。

  站在窗前,看到吴小七回到自己的住处后,她才重又关上窗户,稍稍收拾了一下妆容,换好衣服,又找出了前几天买来的两身旧衣裳,这本来就是打算给吴小七的,打了个布包,临走前又装上了两盒酥饼,再去到包子铺买了几个热气腾腾的包子塞进布包里,这才来到了吴小七家。

  “姐,不用,我有衣服穿,我也有东西……”

  “既然你叫我姐,那就乖乖地听我话,打开包袱。”

  吴小七还在嘴硬,可话还没说完,就被萍姐强行给打断了。他还想再要强,可是萍姐似乎有些不太高兴了,先前脸上的笑容被皱着的眉头和故意怒睁的眼睛给取代。他知道,若是自己再一味推辞,说不定真的会伤到她,于是就重重地点了下头,回应着:“我听姐的话,谢谢姐。”

  “这才对嘛,你打开包袱,先拿身衣服出来,把身上的这身给换了,臭哄哄的。”萍姐重又露出笑容,话里的意思并不是在嫌弃他身上的味道,而只是一个姐姐在怨慎弟弟的不会照顾自己。

  吴小七更加不会为萍姐说他臭而不悦,心里反而有种说不出的温暖,这许久以来,他第一次感觉到了真正被人心疼怜爱的感觉。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阳伯父点蚊香所写的《抗战之断刀》为转载作品,抗战之断刀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抗战之断刀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抗战之断刀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抗战之断刀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抗战之断刀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抗战之断刀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