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科幻灵异小说 > 点阴灯最新章节 > 点阴灯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点阴灯 连载中
分享点阴灯

点阴灯全文阅读

点阴灯作者:小丑

点阴灯简介:  83年尖刀峡山体滑坡,为牛子沟这个封闭的小山村带来一场浩劫。
  十七年后的我,守在尖刀峡以捞尸为职业,负责为这片神秘的水域值班站岗。
  有一天,我接到村民落水的消息,下江打捞尸体,却无意中捞出一座棺椁,从此打开了另一扇大门。
  千年巴蜀,两个远古文明的超级大国,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尘封往事?人类的祖先真的是猿类吗,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除了已知生物,又究竟存在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神秘部族?
  人类的文明,是否起源于华夏炎黄?
  跟着我的脚步,让掘金人带你在一段段惊险刺激的故事中抽丝剥茧,一步步走向那段尘封千年的远古隐秘。 https://www.uukanshu.com
-------------------------------------

点阴灯最新章节第167章 蟾蜍佣
第2章 不能破的忌讳
点阴灯全文阅读作者:小丑加入书架
“跳崖了?”

我和葛壮都吸了一口气,“这事你找我们干啥,赶紧上县里报案啊!”

“报案的事,那还用得着你说?”村长吸了一口烟,烟雾缭绕,脸色越来越迷茫,

“当天下午,我就陪着你根子叔去了一趟县城,县上来人拉走了尸体,却对坠崖的牛老二不管不问,那乱风坡的水流多吓人啊,村里也没个人敢下去捞,本来想着出了这种事,牛老二只能自认倒霉了,可后面的事越来越奇怪。”

葛壮插嘴道,“怎么个怪法?”

村长把烟蒂丢在地上,狠狠碾碎,

“大概两天后吧,村里的陈寡妇背着框子去后山割猪草,半道下了场暴雨,她赶紧躲进一个山洞,那雨还没停,陈寡妇就看到后山坡坐着个人,背着她在唱山歌。”

陈寡妇当时心想,是哪个作死的冒着大雨坐那儿唱歌?就站在洞口喊了喊。你猜怎么着?唱歌的人一回头,没把她心都吓出来!坐着唱歌的人是牛老二,你说一个跳崖好几天的人,能爬起来唱山歌吗?

村长的语气越说越低沉,大晚天坐在院子里吹聊斋,搞得我心里毛毛的。

我提出一个猜测,“那可能牛老二没死吧?”

村长说屁,乱风坡的断崖你是没去过,有种你试试爬上崖尖试试,看看能不能摔死你!

我听到这儿就不太乐意了,“村长,你这大半夜过来找我,该不会就为了讲故事吧?”

村长晃着脑门说,“你是干啥的,我到这儿来的目的,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刚听到这儿,我和葛壮就使劲晃脑袋,吓得连烟也不敢接了。

老罗临走时逼我发了毒誓,乱风坡不是个善地,捞尸只能在回水湾,谁要进了乱风坡,一准得横着飘出来。

尽管我不太明白这是为啥,可禁忌就是禁忌,老罗说的有鼻子有眼,我也不想去触霉头。

牛婶“哇”一声就哭了,妇道人家没个主见,遇上事只晓得磕头,“老牛死得冤,我不能让他尸沉江底啊,你也是牛子沟出来的,帮帮忙,我给你做牛做马了!”

“别呀牛婶,你这么大把年纪,我可受不起!”

我吓得“哎哟”一声,赶紧把她扶起来,“不是我们不肯,乱风坡水太混了,别说捞尸,我们进去能不能出来还是两回事呢!”

牛婶就是不肯起来,对着我们直磕头,额头都见了血。

村长拉着牛婶站起来,语气生硬,好似故意说给我听,“你看吧,我说不来,你非说要试试,谁有那么大单胆子敢到乱风坡捞尸去?回吧。”

葛壮这暴脾气不乐意了,撅着个厚嘴唇哼唧道,“村长你这话啥意思?看不起人呗!”

村长指了指我,“你们刚才不是说了吗,自己进不了乱风坡。”

葛壮把眼珠子一转,提着裤子说道,“也不是不能进,要进去也行,不过这趟活特凶险,这价钱嘛……”

村长把眼珠子一瞪,“这次捞尸的钱,村里替她家出,五千,你看怎么样?”

我被村长的豪爽吓了一跳。

五千块!

九六年那会港岛都没回归呢,可没有通货膨胀这一说,五千块是个啥子概念?修栋房子也要不了那么多。

我和葛壮都没吭声,这价钱高得有些吓人,让准备一口回绝的我暂时拿不定主意。

葛壮心里藏不住事,当即眉开眼笑道,“村长,捞尸顶多也就两三百,你这么大方是为啥?”

村长老脸皱成一堆,苦成了窝瓜,

“我也不瞒你们两个,牛老二自从跳了崖,牛子沟就没好过,先是陈寡妇,再到老张家,凡是进了山后割草的人,都看见有人骑在乱风坡崖尖上唱歌,半夜撒个尿,都能听见有人在伴奏,你说谁不害怕?”

上了岁数的人都迷信,村长神神叨叨地说,“村里现在流言四起,村里人都在传牛老二死后不肯甘心,都说水鬼缠人,得拖了替死鬼下水自己才能投胎。”

后山多了个溺死鬼,谁也睡不了踏实觉。

全村人都逼着村长想办法,非得捞出尸体上岸,再请个灵验的师父做法事,给牛子沟消灾解难,要不也不至于东家拼、西家凑,硬是弄了五千个大洋请我们出手。

葛壮一听有钱赚,又变得笑眯眯的,嘟着个大肥脸说村长,这事我们……

我在他大肥屁股上掐了一把,“村长,这事我们还得合计合计,你回家等信吧,明早我再给你答复。”

送走村长和牛婶,葛壮关上门就跟我嚷嚷开了,

“我说小南瓜,五千大洋,够咱们捞多少尸体,你干嘛不答应?”

我说你晓得个鬼,乱风坡是个什么地儿,我比谁都清楚,当年我爷爷领着全村人动土开山,就折在那上头,你别以为我不晓得你丫心里咋想的,没门儿!

葛壮腆着个大肥脸凑上来,“小南瓜,咱哥俩守着穷山坳子过日子,有了上顿没下顿的,清汤寡水的也没个着落,我小姨前两天来信了,说给我相了个媳妇,你还不让我把老婆本挣够?”

葛壮跟我差不多大的年纪,据说念书时成绩不赖,本该有个大好前途,可这小子自打考上中专,一门心思都扑到别处去,半夜陪着女同学钻苞米地,走多了夜路总要见鬼,有一天夜黑风高,不适合野战,就被学校保安逮个正着。

当时的场面葛壮记得特清楚,因为那保安哥们说了句贼经典的话:

那个谁,赶紧拔出来!

那年头早恋不是小事情,葛壮差点被定了“流氓罪”,学校给他退了学籍,把他老爸气得半死,用皮带抽得他一身血,安排他下了矿。

矿上辛苦,葛壮挨不住,熬了小半年,白胖子被晒成个黑胖子,在老妈的帮助下找人说情,去过炼钢厂、锅炉厂,最后都没坚持下来,最终还是拖了好多关系才分配到这儿,陪我守着尖刀峡捞尸。

县里的编制不好混,别看捞尸这一行晦气,大小算个合同工,只要不出岔子,铁饭碗捧到老不成问题。而且每趟捞尸都有补助和红包可拿,汤水不算少。

这死胖子刚来的时候黑得跟煤球一样,在我这儿混吃等死养了大半年,又白了回来。

“说句话啊,哥们这趟去相亲,能不能有个结果可就看你了。”他眼巴巴看着我。

我说滚回家求你爹去,他一个越南战场退下来的老干部,能让你打光棍?

葛壮把嘴皮子都快撅到了房顶上,

“得了吧,老头子对付我的手段可比对待阶级敌人还厉害,我是打死都不肯再回去了,就当哥们求求你,你总不能见我打光棍吧!”

禁不住葛壮一再要求,我最终还是一狠心,咬牙破了忌讳!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第3章 下网捞鱼
点阴灯全文阅读作者:小丑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早,我让葛壮跑去牛子沟通知村长,托他带话,让村长替我准备一包碾碎的小米、一包糯米,还有一只至少养了五年的大公鸡。

公鸡的年份越久越好,必须是花尾彩冠、从小吃蜈蚣长大的才行。

葛壮晃着大脑门,问我为什么要准备这些东西?我对他说,“小米是为了除湿气,糯米可以拔尸毒,五年以上的公鸡阳气重,挂在船头是开道用的。”

葛壮咧着大黄牙,说你可真能扯,这都什么年代了,谁信你那些老讲究?还公鸡开路,我看你就是嘴馋了想吃肉吧?

捞尸的规矩都是老罗留下的,我也不晓得这其中到底有什么讲究。要说有鬼,我是真不信,牛子沟村口的大字报还没揭掉,毛伟人说过,新中国要打倒一切牛鬼蛇神,这些门道放在以前,就是第一个要肃清的对象。

我瞪了葛壮一眼,“死胖子,让你传个话咋就这么瘠薄费劲呢?你告诉村长,想要我去乱风坡捞尸,这些东西一定要备齐!”

葛壮笑嘻嘻地说,“这有啥难的,我给你捧一窝小鸡仔回来。”

他扭着大肥屁股走了,花内裤露了半截在外面,我冲他喊,“你注意点形象!”

“你懂个锤子,露半截裤头在外边能避邪!”

我肯答应接这趟活,葛壮心情很好,隔得老远我还能听到他扯着公鸭嗓唱山歌,跟头野猪似的,哼唧着走向牛子沟。

我在破庙门口坐着等他,半小时后,葛壮美滋滋地走回来。村长就跟在他身后,手里捧着我要的东西。进了屋,村长把我要的东西摆在桌上,笑呵呵地说道,

“都是老三样,我昨晚就替你备好了。”

“那就开工吧!”我这人废话不多,麻利地收好东西,让葛壮陪我走到回水湾那片芦苇荡里,两人合力将捞尸的破船推出来。

我刚跳到船上,就看见牛子沟那边人潮涌动,好多村民都围过来看热闹。

村长扯着嗓子喊,“小南瓜,你把牛老二捞上来,咱们村给你敲锣助威,完事替你说趟媳妇,媒婆都找好了!”

葛壮笑得贱兮兮的,用胳膊肘在我身上捅了捅,“嘿,听见没,这老小子说给你介绍媳妇呢!”

我瞥他一眼,“别磨叽,撑船!”

船镐撑着芦苇地,我和葛壮慢慢把船支到了江心,沿着回水湾逆流而上,划向后山那条小河沟。

尖刀峡水流湍急,又是涨水季节,葛壮撑着船桨很吃力,汗水珠子沿着大肥脸往下流,撑了一会热得不行,把上衣扣子解,说马勒个巴子的,下个月上县里一定得申请,让他们给我配个带轱辘的。

我说给你丫美的,要不要给你来辆游艇,搞两排卫兵站岗?

葛壮贱笑道,“那玩意就算了,真要是有一天,咱哥俩发了横财能坐上游艇,让杨钰莹陪我多好?”

我说哟,你个死胖子再把嘴撅高点,没准都要上天了,我看你早晚有一天得死在女人手上!

葛壮很严肃地说,“小南瓜同志,在这里我得批评你两句,没有爹妈在床上的辛苦耕耘,哪里能有你跟我?这优良传统咱们必须继承下去。”

说话间,船舷撞在一块暗礁上,船身一抖,我看着变得曲折起来的水道,将开玩笑的心思收起来,“死胖子,招子放亮点,要进乱风坡了!”

尖刀峡江水湍急,峡谷迂回漫长,尤其是后山通往乱风坡那条峡谷,就跟老天爷撒尿浇出来似的,峡谷内侧乱石嶙峋,十分险峻。三峡自古以奇险著称,水流经过千万年冲刷,在山壁中“开凿”出数不尽的小水湾子,狭长迂回,绕不尽的十八湾。

一路弯弯绕绕,我小心撑着船镐划行,避开岩石撞击。行走越深,峡谷中的山风就吹得越疾,烈烈狂风拍打在人脸上,好像钝刀子割肉,我和葛壮都不由自主将眼睛眯了起来。

我和葛壮都是头一回走进乱风坡,这地方怪石嶙峋,狼牙凸起,陡峭的山峰好似尖刀一样斜插入江水,葛壮一路瞧稀奇,忘记划船,鬼鬼祟祟地到处打量。

我一个人撑船用不上劲,回头一看都倒退了两米多,说死胖子你特么就坑我吧,掀了锅底还了得,赶紧撑船,别特么瞎嚷嚷!

两人好不容易将小船撑到乱风坡,水流更急了,船头止不住晃荡,在湍急的江水中打着转转,我扯出一根麻绳,将船头绑在凸起的山壁上,固定住船身,招呼了一声,

“胖子,下水!”

长江里捞尸,会游泳那都是必要条件,我从十三岁开始就被老罗逼得成天泡在水里,也练就了一身水下的本事,至于葛壮,光是看他那身肥膘就不像会沉水的货!

新鲜劲过去,葛壮怂了,挺着大肚腩,被山风吹得嘴皮子直哆嗦,“狗.日的这么凉,我这一身肉都冻硬了,下水冰凉冰凉的,还是你去吧。”

我说那不正好,下水给你那身肥肉解解冻?

葛壮嘟嚷嘴皮子,说我这一身肉沉不下去,还是你下,我来给你掌灯!

“掌灯”是行话,捞尸下水得先在船头点上一盏灯,灯绳挂在下水的人腰上,船上留个人照应着。

水下作业环境复杂,捞尸人一旦呛水也有可能溺死,绑上绳子关键是能救命:另一说则是因为水鬼缠人,会抓着捞尸人当替死鬼,头上点着一盏灯,水鬼就会以为这人阳气重,不敢造次。

套上灯绳,我深吸一口气,一个猛子扎下江水,沿着水道下网。

葛壮坐在船头替我牵网,边放边说你慢着点,当心给抓尸的铁钩挂上,让哥们同时捞两条鱼,那老费劲了。

“捞鱼”也是行话,江面上讨生活,万不能得罪水下的朋友,所以用捞鱼代替捞尸。

这小子嘴巴特损,说不上什么人话,我也懒得搭理,慢慢放下裹尸网,小心避开上面的铁钩子。

这裹尸网可不同一般打鱼的物件,除了用到上好的洛龙绳索,每个结扣都用处女的头发扎起来,需在黑狗血中浸泡七七四十九天,再暴晒三日,才能下水。

大铁钩子同样有讲究,工匠打磨时掺了朱砂粉,是为了克制溺尸身上的邪气。水中多溺死,横死的人都带着邪性,用了这两样东西,才能压得住尸体的“怨”!

老掉牙的迷信说法,我和葛壮不以为然。反正老罗当年带我下水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

我拖着渔网在水道中穿梭,来回扑腾了十来分钟左右,船身突然一震,往下倾斜了一角,吃水很深。

葛壮牵着灯绳蹦起来,“这么快‘上钩’了,有门!”

船身下沉,证明渔网肯定挂着什么东西,至于是不是牛老二的尸体,还得弄上来看过才晓得。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第4章 水下棺材
点阴灯全文阅读作者:小丑加入书架
水下冻得人直哆嗦,我一个猛子扎狠了,冰凉冰凉的,到现在还没缓过气儿来,赶紧扯着绳子跃上小船,盖上葛壮递来的毛毯。

将身子擦暖之后,我才穿着大裤衩站起来,说,“划!”

船身拖着下面的捞尸网,在江面上拖行,我撑了几镐,船没动,葛壮凑到我边上说道,“小南瓜,是不是捞到大件儿了?”

尖刀峡水流太急,尤其是到了涨水季节,汹涌的洪水冲刷土地,会把地上的庄稼作物连根拔起,倒霉点的祖坟也会跟着水流飘走,所以捞尸的工作除了打捞溺尸之外,还会兼职给人打捞棺木。

葛壮口中的“大件”,也就是被江水冲走的棺材。

我说屁,牛老二是从上面栽下来的,他还能扛着棺材跳江?哪能有什么大件!

话是这么说,可这小船拽着捞尸网,就是不肯挪步子,逼得没办法,我只好做了趟热身准备,再次下水。

葛壮趴在船舷边说,“小南瓜,下水看仔细了,真要有大件,咱们也算顺手接个散活!”

我说死胖子,你咱就这么贪心呢,五千大洋两个人分,你还嫌不够?

说话间我就落了水,江水冰凉浸骨,旋转的水流就跟刀刃似的一寸寸刮在我身上,下水我就打了个哆嗦,暗骂狗.日的,这地儿简直跟个冰窟窿一样。

下水后我憋着气潜到水深的地方,下潜不到五米,眼前就晃过一条白森森的手臂,在水下暗流中晃来晃去,像水草一样飘得厉害。

我定睛一瞧,渔网套住了一具尸体,还真是牛老二的。

下水这么久,牛老二尸体就被江水泡涨了,脸是紫青色的,眼珠子暴凸,差点从眼眶里蹦出来,拳头捏得很紧,十分狰狞可怕。

溺水的人在断气前会挣扎,导致肺腔积水,五指弯曲、或者紧攥成拳头,但如果身上带着刀伤,那就必须报警了,很有可能是凶案。

干了捞尸这一行,更吓人的尸体我都见过,憋气顺着尸体往下游,这才找出了尸体捞不上岸的原因。

尸体被卡在了一具红色的棺材里面,棺材板微微咧开,就像一只水下巨兽的大嘴一样,死死“咬”住了他的脚踝。

人死后尸体会变僵硬,脚掌和小腿便形成一个直角,那棺材缝隙太小,死死牵住了尸身,形成一个整体,我们拖不动棺材,自然没办法把牛老二拽上岸。

我尝试着游过去,将红绳轻轻绑在尸体脚上,双腿瞪着浸入江水的石壁,使劲拽了两把。

牛老二纹丝未动,我憋不住气了,赶紧划水上浮,将脑袋跃出水面。

我刚喷了一口水,葛壮热气腾腾的一泡尿就迎头盖脸地浇下来。两人都吓了一跳,葛壮湿了一裤裆,捂着“生命一号”说妈呀,黑咕隆咚浮起来个大水瓢,我还以为诈尸了呢!

我赶紧把脸上的尿渍清洗干净,咬牙切齿,“死胖子,我带着刀呢,信不信我一刀除了你老爹的后患?”

葛壮把裤子扎起来,嘟着厚嘴唇问我,谁晓得你会从这边起来?下面什么情况?

我说,“遇上麻烦了,你那张吃屎的臭嘴是不是开过光?说什么来什么,还真有大件,把牛老二的脚卡在那儿了。”

葛壮撸着袖子,说开干吧,搞点散活,回去加餐也行!

县里有规矩,每捞起一件有价值的东西,上报之后都能得到一笔奖金,有时候五十,有时候一两百,数目没准。

我和葛壮最穷的那阵,曾经半夜偷摸进村,找个塑料袋蒙在村长家羊脑袋上,丢进江里再捞起来,这样搞过两次,后来他家养了条大狼狗,我们才没敢下手了。

这主意是葛壮想出来的,为这事,他还经常自我标榜,说自个是社会主义致富小能手。

葛壮从船尾扯出几截尼龙绳,抛到水下,我抓着绳头下潜,将棺材三个边角都固定住,还有一个角卡在山壁石头缝里,没法绑。

我潜出水面,探头对他喊了一声,“快划吧!”

葛壮身彪体壮,将船镐撑向石壁,胳膊肘上青筋一突,狠狠掌着船往江水划动。

这死胖子力气真没得说,一个顶我俩,他这边一撑船,尼龙绳就绷直了在江面上打着转一弹,紧接着江水中冒出脸盆大个气泡,好像蛤蟆吸水,“咕噜”一声。

化开的水泡子,比我家打水的井眼还大,散发着一股恶臭。

葛壮乐了,说小南瓜,你下水的时候是不是偷偷躲在一边放屁了,这么大个屁,现在才浮起来。

我说你特娘就作吧,明显是下面的棺材给撬动了,你当心点,千万别让棺材把船凿沉了。

说时迟,那时快,水下“咕噜”声不断,江水冒出一个簸箕大小的漩涡,牛老二的尸体随着缓缓上浮的气涡上浮,打着转儿飘到我身边。

我正要用水去接,看见牛老二老张泡得肿胀好像馒头似的脸,心却“咯噔”一下。

浮尸,正脸朝上的浮尸!

不晓得是不是幻觉,我总觉得牛老二尸体上浮的时候,那眼珠子一眨一眨的,仿佛在盯着我转圈,仔细一看,又没动了。

江上的冷风一激,冻得我打了个摆子。

葛壮站在船头催我,说小南瓜,你磨蹭什么?牛子沟那几个大屁股婆娘还等着咱回去呢,你赶紧把尸体捞起来得了!

我在额头上擦了擦,也不知是冷汗还是水珠,赶紧将抓尸的钩子扔出去,钩住尸体的衣服。

葛壮陪我一块牵绳子,将浮尸拽上甲板,

我给尸体垫上黑布,洒了几把糯米在甲板上,又从口袋中摸出两个大白馒头,摆在牛老二面前,又点了一柱香,对着尸体拜了拜,插在馒头上,

“牛二叔,吃完这一餐好好上路,你别担心牛婶守寡,还有大家呢,亏不了她的!”

乡里乡亲的,我这话刚念叨完,要去插香的时候,却看见牛老二嘴皮子好像动了动,张开的眼皮子合上了,流出两行血水。

葛壮吓了一跳,用胳膊肘在我腰上捅了捅,说小南瓜,牛二是不是怕他死后自己家婆娘偷人,所以哭了?

我回头就骂,“你丫长的是不是畜生嘴?对着尸体能说点好话吗?”

估计是尸体流血泪的样子有点吓人,葛壮来得晚,没怎么见识过,不敢再嘚瑟了,忙着点燃黄香,对着馒头插上去,道了句“有怪莫怪!”

我蹲在船头歇气,点燃一支烟,望着牛老二那张被江水泡得肿胀发白的脸、泛青的嘴皮子,以及微微张开的嘴角,灌了一嘴的黑泥,还泛着一层白泡子,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这人啊,命贱没话说!

抽完烟,我站起来准备收拾东西,正在撑船镐的葛壮听到身后有动静,赶紧在甲板上跺了跺脚,

“小南瓜,你快看后面!”

我应声回头,水面中冒出一个比磨盘还大的气泡,好像鲸鱼张嘴,“砰”一声炸开,接着那棺材就像一头跃出水面的鲨鱼,势头很猛地浮上水面!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第5章 崖下惊魂
点阴灯全文阅读作者:小丑加入书架
“小南瓜,快划,快划水!”葛壮突然对着我大喊,江里涨潮的水声一阵阵的,几乎盖住了他的吼声。

我正觉得奇怪这死胖子怎么这么害怕,立马就看见棺材出水的地方,居然卷起了一个红色的血涡!

江水剧烈翻腾,变成了一滩冒着脓血的深潭,气涡越来越大,好似一张怪物咧开的巨嘴,试图将漂出水的棺材一口吞下去!

我被那个大水涡吓得够呛,葛壮却一把抢过了船镐,大喊道,“别愣着,赶紧划啊,这么大个水泡子,小船卷进去肯定得炸了龙王庙!”

江面上讨生活,禁止说“沉船”两个字,“炸了龙王庙”也是一种替代的说法。

在长江里生活久了,我也识得很多门道。

长江看似平静,可水下暗流涌动,潜藏着无数暗礁,乱风坡狭长迂回,乱石无数,暗流冲刷石壁形成的大水涡子,就算一头大枯牛陷进去也游不出来!

葛壮没见过这么大的漩涡,吓得脸颊泛青。他话音刚落下,乱风坡也刮起了“呼呼”的风声,就连笼罩江面的白雾也变深了一些,白雾锁江,就跟下了阴间似的。

我被冷风一吹,不自觉打了个冷颤,啥都不敢去想,抓着船桨拼命摇。

尖刀峡江水本来就急,棺材出水卷起将近半米高的浪头,拍在船上,晃得我们脚下不稳,全都跌向了船板。

我被船身一晃,差点又掉进水中,双手死死抓着船舷,耳边却传来葛壮的惊呼,“小南瓜你快看!后面,卧槽……你后面!”

我给他整蒙了,下意识回头去看时,发现那个血红色的气涡居然开始移动,瞧那架势,分明就是冲我们追来的!

“该死的,牛二下了水,不会被龙王爷看上了要找他当女婿吧,干嘛这么紧追不放啊!”葛壮怪吼一声,扭着大肥屁股飞快掌舵,让小船偏离原来的轨道。

我觉得这龙王爷未必是冲着牛二来的,便指了指江面上飘起来的那具大红棺材,说胖子,这棺材里睡的该不会是龙女?咱们不该把它挠起来啊!

“是龙女,你特么敢下去亲嘴儿不?”

葛壮大脸盘子直晃,脸上横肉成堆,咬牙说奶奶的,胖爷我就不信了,尖刀峡大风大浪我都见惯了,龙王爷敢和咱们抢食,明天我就下个绝户网,搞死它万子千孙!

“别瘠薄净说大话,赶紧划船!”我在他大肥屁股上掐了一把,跳起来晃动船桨,使出了吃奶的劲儿!

大水真冲了龙王庙,以前捞尸我可从来没见过这么吓人的阵仗!

拍打在船头上的水浪逐渐加重,乱风坡里的狂风呼呼吹卷,好像提前进入了严冬,嗖嗖的冷风如同刀板,刮得我脸颊生疼。

我和葛壮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小船拖上了正轨,在回水湾待了十几年,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湍急的水流,也没见过这么猛烈的大风,吓出一头冷汗,赶紧和葛壮撑船,下了死力气,将小船驶出了乱风坡。

“奶奶的,老罗说的忌讳果真是有道理的,那地方邪气重,怕是龙王爷的夜壶洒了,不然哪能涌出这么大的浪?”

好不容易把船驶出乱风坡,葛壮一边撑船,一边晃着大脸盘子说,“要不,咱回去之后给龙王爷上上香,好好找他说道说道,这回水湾也不是他一个人的地盘,你说是不?”

我骂了一句,死胖子你特么把船撑好,别净整些有的没的,当心龙王爷整上来找你!

说也奇怪,我俩刚把小船划出乱坟坡,那冷风就见小了,江上大雾渐渐散去,水流也渐渐平缓下来。

我和葛壮都急忙穿上裤子,免得被受在外面的瞧新鲜的大姑娘看见,“漏了底”,可别新鲜劲没看着,看见一双鸟在乱蹦,以后我俩可就成了牛子沟特大号的流氓头子了。

“我说小南瓜,哥们这回从龙王爷嘴里争食,也算是轰轰烈烈的大事一件,都够吹一辈子牛波咿了!”

这孙子一回到熟悉的地方,难免又开始嘚瑟,嘟囔着厚嘴唇,肥肉成堆,表情贱兮兮的。

我说怎么的,还想让县里给你配上一面锦旗?

葛壮撇嘴说什么锦旗表彰,都没有五位爷爷来得实在,只要这帮爷的头像一天还印在人民币上,那就是我亲爷爷!

96年还未发行新钞,软妹币上齐刷刷印着五个老人头,这死胖子天天对着钞票吆喝“爷爷”,听得我耳朵都腻了。

小船上载着牛老二的尸首,屁股后头还挂了一根尼龙绳索,大红棺浸泡在水里,随着小船晃晃悠悠地飘回回水湾。

刚到地方,牛子沟就是一阵敲锣打鼓,村长领着一帮吹着唢呐的村民上来,又是握手,又是表达慰问,在我和葛壮肩膀上拍了拍,说你们真是为社会主义造福的好同志。

葛壮脸上肥肉成堆,笑得把眼睛眯成一条缝,说村长,别整那些虚的,兄弟们出生入死,还不都是为了瞻仰我那五位爷爷的光荣?

村长呵呵笑,说不急,你那五位爷爷都在上供的红布里裹着呢,一准没差!

村民上床抬走了尸首,这唢呐并不是对着我和葛壮吹的,牛老二尸体刚被放上草席,几个庄稼汉便找来“挑头”,用拇指粗的尼龙绳裹上了席子,喊着号子太近牛子沟。

牛婶哭哭啼啼地跟在草席后面,一边哭,一边洒黄纸,村民排成一个队伍,将护送尸体回村,那场面着实有些热闹,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村民都都来为牛老二送行。

倒不是牛老二人缘好,村民都爱戴他,实在是这哥们死后不让人省心,半夜总喜欢爬上崖尖唱山歌,把这一村只老老少少吓得够呛。

现在大家集体为他送行,把这爷伺候舒服了,风风光光上路,自然也能免去许多麻烦。

村长仁义,说好了五千大洋,一个子都没落下,我和葛壮分了钱,一阵欢天喜地,这才想到从乱风坡里带出的大红棺材还在水面上浮着呢。

葛壮将自家“五个爷爷”都用红布包好,小心翼翼伺候进裤、裆,拍了拍大腿根,挤出两只小眼睛,笑嘻嘻地说小南瓜,村民回去给牛老二发丧,咱也不能闲着,动手先把那棺材拖起来,我看那棺材都不晓得浸泡多久了,却一直浮在水上,怕是上好的楠木,能换不少钱。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第6章 撬棺
点阴灯全文阅读作者:小丑加入书架
我说,你丫疯了吧!

先不说这棺材是不是楠木打造的,这年头,上了岁数的物件就是国宝,打捞上岸,只能上交给国家,谁要敢私藏,那就是公然搞反、动,两颗花生米蹦得脑门子稀碎。

上个月县里菜市场还毙了两个走私的人,当时我和葛壮就在附近喝豆腐脑,看了白花花的*,恶心得小半个星期没吃得下饭。

葛壮咧着嘴跟,就差没把后槽牙露出来,我说小南瓜,你真当胖爷这么傻?这棺木全村人都看见了,不上交,我能等着人民专政的拳头砸我脑门上?我说的是棺材里的,这东西,谁都看不见!

我眉头一挑,“你想憋宝?”

葛壮说我就烦你这点,说话怪难听,啥叫憋宝?这可是咱哥俩废了九牛二虎,从龙王爷胡须下扯出来的发财树,这就叫老天爷开眼,送了咱俩一个发横财的机会,赶紧的别磨蹭,我昨晚做梦,看见杨钰莹朝我招手了。

我怪不得,你丫一大清早就起来洗花裤衩!

我和葛壮搞了一堆圆木,搁在地上,将棺材一路推回小义庄,到了地方,便扯了块裹尸布,先将棺材盖好。

棺材板在水里泡了这么些年,表面泛黑,油光水亮的,上面还刻着很多花纹,仿佛是文字,但我一个字都不认识。

而且棺材四个角上,分别挂着一个铃铛,葛壮用手把玩了一下,还能听见“叮当”的脆响。

我一手把着棺材,推开跃跃欲试的葛壮,说你小子真想撬棺?

葛壮一伸腿就像往上面骑,仿佛这棺材里睡的就是杨钰莹似的,“小南瓜,你咋就这么怂,咱做人能不能有点气概?”

我说花生米可比你那铁头硬,干这买卖,早晚是要遭报应的!

我虽然从不信什么邪,却懂得做人多少要有点敬畏之心,这棺木泡在水里,也不像是一两年的营生了,真要撬出点什么东西,也不知究竟是福还是祸。

葛壮拿胳膊肘支开我,说你起开,怕就让我来,我是穷怕了,你不晓得我在矿上那小半年是怎么装孙子熬过来的,赚了钱,谁特娘地敢装大爷,我就拿五位爷爷抽他脸上!

架不住葛壮坚持,我咬牙一跺脚,“听你的,开馆!”

真金白银谁不喜欢,村长用五千块钱打开了我和葛壮的贪欲之门,这人的欲望啊,就好比那尖刀峡里的江水,无穷无尽,永远没个头。

也正是这一锤子买卖,引导我和葛壮走上了人生最大的一个转折点,现在想想,所谓祸福难料,古人诚不欺我!

这开棺的事,一时半刻也急不来,我和葛壮都不是做这个的料,望着棺材无从下手,好在小义庄偏僻,平时也没个人过来,我和葛壮有的是时间瞎琢磨,商量怎么把棺材撬开。

盘算到最后,葛壮急了,虎着脸把我画的草图撕碎,说小南瓜,别特娘的费事了,一斧头下去的事,你这草图画得比两弹一星的草稿还麻烦。

我说胖子你急啥,之前咱俩拖着棺木在回水湾打转转,牛子沟一整村人可都全看见了,村长那脾气你不是不晓得,给牛二发完丧一准得上报,县里的人一下来,劈坏棺材你该怎么解释?捞个棺木上岸,劈了当柴烧?

葛壮跺脚说,“那你说咱办,照你这办法这么瞎捉摸,长江水都快流干了!”

我说别急,你去找把斧子,在搞两把柴刀过来。

葛壮屁颠颠地弄来了我要的东西,我让他撬棺,抓着斧头,沿着悬棺的缝隙插进去,使劲撬动最外面的那层棺材板。

他这头一使劲,内棺“咯吱咯吱”有了反应,强行咧开一条缝。

棺材一撬开,就好像撕开了鲨鱼的大嘴,那棺材缝直冒黑气,一股难闻的气味升腾,仿佛坏了两个月的臭鸡蛋,臭到极点!

“卧槽,里面的人放屁啦!”葛壮受不了,赶紧松了手往后退,捏着鼻子说不行了不行了,可他娘把我肺都呛出来了。

我围着棺材转了一圈,心中有了计较,对葛壮说,“你先在嘴里含块生姜,然后用糯米碾碎了,浇上水化开,泡一块白布在下面,在白布捂着嘴和鼻子,就不会臭了!”

葛壮问我为啥?

我说这些都是除尸臭的法子,棺材泡在水里,隔绝了氧气,再加上这棺椁被钉得这么牢实,内外空间都是隔绝掉的,等于里面的人腐烂之后,空气和霉菌全都囤积在一个密封的环境下,你这样撬棺能不臭吗?

葛壮冲我比划了一下大拇指,“没得说,你还真有料!”

我只能苦笑,从小跟着老罗捞尸,别的技能没学会,就学了一套怎么跟尸体打交道的本事,这除尸臭的法子只是入门的内容,只是这死胖子太懒,没工夫专研罢了。

按照我说的法子,葛壮去搞了两块布巾,一块给我,一块蒙在自己嘴上。

我蒙着布巾去摸棺材,总感觉有点不对劲,鼻子闯进一股尿骚臭,越闻越腥得慌,赶紧将这布巾接下来,一打量,脸就黑了,

“死胖子,你信不信我半夜生火烧了你的鸟,这尼玛是从你内裤上扯下来的吧?”

葛壮嘿嘿傻乐,“胖爷的内裤能辟邪,你多闻闻,包治百病!”

我拿着死胖子没办法,只能小心翼翼地遮着嘴,让他重新撬棺。

这一回,那棺材缝里冒出来的尸气没这么浓了,只是冷森森的,好像有抬大功率的空调在对着我们吹冷气一样,我站在距离棺材半米外的地方,都觉得扛不住这冷。

死胖子皮糙肉厚,也禁不住一哆嗦,说这天气真尼玛怪,怎么就跟入了冬一样。

我说别磨蹭了,要摸东西就赶快!

葛壮双手吃力地抓着斧头,使劲往上撬,咧开一个大口说,说你倒是赶紧的啊,别特么净会嘴上瞎咧咧!

我和葛壮商量的办法,是尽量保证棺材的完整性,这样县里的人才看不出来,可这棺材上面打着棺钉,完整撬开根本不可能,只能咧开一道缝,由我下手去摸。

我犹豫一会,硬着头皮带上蛇皮手套,把手伸进了棺材缝。

这一伸手,我还真摸到了一件冰凉冰凉的东西,触感光滑,质地很柔和。

没等我摸清楚,葛壮憋红了脸,就开始催我快点,“这棺材真特娘的牢实,我快撑不住了,你摸到没有!”

我赶紧说“摸到了”,将手腕一沉,也不管那究竟是个什么物件,五指并拢了抓牢在手里,强行一把扯出来。

“砰!”

我的手刚刚离开棺椁,葛壮就把斧头抽回,兴冲冲地跑过来看,“小南瓜,摸到什么宝贝。”

我把手摊开,手心上多出了一个木疙瘩,刚好能用手掌握住,上面沾着一团粘稠的絮状物,像是发霉的木头长出来的木菌,只是颜色发绿,要通透许多。

葛壮一脸失望,吵着要再来。

我把他拦住了,说这事可一不可二,棺材缝被你越搞越大,难免不被人看出问题,既然只摸出这么个东西,那就说明咱哥俩没有发财的命,还是见好就收吧。

“嘿嘿……”

两人正吵着,冷不丁传来一道冷笑声,又尖又细,吓了我和葛壮一跳!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小丑所写的《点阴灯》为转载作品,点阴灯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点阴灯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点阴灯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点阴灯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点阴灯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点阴灯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