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网游竞技小说 > 末法窃运者最新章节 > 末法窃运者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末法窃运者 连载中
分享末法窃运者

末法窃运者全文阅读

末法窃运者作者:梦之血御

末法窃运者简介:手中没有千万性命,也配称之为魔?
  没有见过伏尸百万的场面,也好意思自称魔王?
  然而此刻,无数的魔头和魔王都在敬畏的仰望那道身影……
   https://www.uukanshu.com
-------------------------------------

末法窃运者最新章节第84章 斩草就要除根
第2章 精心挑选的对手
末法窃运者全文阅读作者:梦之血御加入书架

  广场之上有无数巨大的木笼子,至少苏楚一眼望去,根本预估不出数量,原本还疑惑这些笼子的用途,现在他终于知道了。

  “呕……”

  苏楚面色苍白的看着周围,无数个木笼之中,殷红的鲜血,洒落的内脏,断裂的骨头、甚至还有白花花的脑浆,瘦小的尸体被随意的仍在周围堆积着……

  眼前的一切无疑在冲击着苏楚的三观,考验他的承受力,不断地刷新他的下限。

  要知道一个小时之前,他还在一个温良恭谦的世界,你好、我好、大家好,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而现在目睹这一切,几乎将他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彻底的摧毁了,强忍着腹部的翻腾,他心中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不能吐,只要不想死,就千万不能吐出来。

  就算在强烈,也一定要忍住。

  因为他知道,一旦他将嘴张开,呕吐开始后就在难以控制,最后连腹中的酸水都会被吐出来。

  人在极为强烈的呕吐之后,会陷入一种半晕厥,浑身乏力状态。在这种情况下,这具身体素质本就差,在吐个天翻地覆的话,恐怕就要直接凉凉了……

  周围这些人就是最好的证明,放眼望去,无比宽阔的广场上,能够站直身体的人,已经是寥寥无几,到处都是呕吐之声,整个广场都弥漫着恶心反胃的酸臭气味,将浓郁的血腥味都冲淡了不少。

  尤其是这个时候,随时都可能成为木笼中的一员,苏楚必须要保证自己的力量不能有太大的损耗才行。

  毕竟这具身体内是一个成年人的灵魂,而且强大的自制力一直都是他为数不多的优点之一。

  不但如此,他在稍微适应了之后,还强迫自己睁大眼镜看着那些尸体,他要努力适应,因为不适应的下场被淘汰掉。

  他孤注一掷来到这个世界,不是到此一游,来送人头的。

  苏楚留心周围笼子中战况,小心的观察周围之人的状态,他发现能够像他一样强忍着没有吐的,寥寥无几,但有些机灵之人却像他一样,低头四处观察……

  片刻之后将那些人的位置都记在心里,苏楚装作呕吐,开始隐蔽的挪动位置,远离那些人。

  无意中,他发现一个木笼旁的黑色劲服之人,抓人并没有什么明显的规律。

  就是在周围顺手抓来五个人,扔进木笼中,自行决出生死。

  规则只有一个,四死一活,胜者生,败者亡。

  之前原本苏楚还天真的以为最多是两两拼杀,见血而已。

  万万没想到,竟然让他们这些没有经过任何训练的菜鸟,第一次便玩的这么大。

  想要活下去,手中最少就要有四条人命,无人例外,要么成为漠视生命,心如铁石之人,要么承受不住淘汰或者在不远的将来被淘汰。

  古代人命果然不值钱。

  冷静下来的苏楚,心中已经明白,并且对设下这条规则之人的格局和狠辣感到佩服和心悸,这完全是要拿失败者的命来换胜利者的心态和觉悟。

  要么死在别人手里,成为淘汰者,秘营中不需要废物。

  要么改变心态和人生观,成为真正的杀戮机器。如此下来,十年之后,能够活着走出秘营之人,绝对是精英中的精英,变态中的变态。

  经此一役,任何人在今后的学习和训练中,绝对不会有丝毫的懈怠,不敢、不会亦不允许自己稍加有一丝的松弛。

  而代价,却是那些没有丝毫价值的淘汰品。

  随后苏楚不由得苦笑起来:“就算想明白了又如何?对眼下的情况也没有一丝的帮助,现在最重要的是能活下去。”

  数十分钟之后,不断转移位置的苏楚丝毫不在意身上沾满了刺鼻的呕吐物,苍白的脸色和周围之人没有任何区别,靠坚定的意志力一次次将呕意强压下,甚至因为拼命咽下腹中翻涌上来之物,都感觉到喉咙的剧痛和呼吸有些困难,但心里却已经渐渐的开始适应下来。

  毕竟苏楚来至信息大爆炸时代,成熟的心智和见识不是周围这些原住民能够相比的。

  并且对眼前的一切都已经或多或少的做好了准备,胆子不大心不够狠的话,也不敢放弃一切来这一场豪赌。

  苏楚一边强忍着腹部的翻腾,努力的催眠自己适应眼前的一切。

  半晌之后,苏楚终于选定了目标,低垂的目光将周围三百六十度方向,细致无漏的印在脑海中。

  周围每隔十米便有一个木笼,每个木笼旁都有一个黑衣卫,将一个个面色惨白的少年毫不留情的抓进笼中……

  苏楚此时将自身隐于高台的死角处,强迫自己成为一个旁观者,将周围一切印于脑中,努力的将脑海中的一切一点一滴的进行模拟,数分钟之后,他隐藏在暗中的双眸微微一亮……

  前方偏西方向的黑衣卫,在经过无数个心里崩溃的小孩挣扎后,尤其是身上沾染了许多肮脏刺鼻之物,已经有了明显的烦闷之情。

  抓人则是越来越粗暴,数次都没有进行过筛选,明显开始粗暴的‘就近取材’……

  而他周围那些孩子却没有苏楚的适应力,好一点的都被他抓完了,剩下的都是眼神涣散、面色惨白,在血腥气味和眼观的刺激下,无数人还在大口大口的呕吐,肠胃痉挛、肌肉抽搐、呕吐到头脑发晕,将胃中的东西全部吐出来,还在不停的干呕。

  趴在地上难以动弹,似乎因为并不太顺手并没有成为首要目标。

  他们浑然忘记这里是什么地方,接下来要面对的命运,或者说在这样的刺激下,这些孩子大多数都已经彻底崩溃了。

  “不行,我也要到极限了,不能再等下去了。”

  苏楚趴着的这块地方,不知被哪个倒霉的家伙吐得,味道简直是绝了,让已经快适应的他都难以忍受,差点被这刺激气味熏吐出来的苏楚,不再犹豫。

  他已经下定了决心,或者说自从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不甘于末法时代的平淡,拼上一切的他,手染鲜血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和抗拒。

  在他的命,和那些陌生人的命之间,很容易选择不是吗?

  此时此刻,苏楚猛然间发现,他的心似乎是冷的,瞬间便做出了选择。

  不但如此,隐约间心中深处似乎还隐藏着一丝强烈的激动,双手不由得微微颤抖……

  下定了决心,便不再犹豫。

  “就是现在。”

  那个黑衣卫所在的笼子周围已经没有能够站立之人,全部都蜷曲着身体,双目无神的发抖着……

  “啊……”

  苏楚一副受不了崩溃的样子,大喊着,向那处木笼跑去,周围只剩下十多个已经全身无力或趴或跪在地上的孩子。

  其余之人,都被那名守卫抓到笼子中,胜利者有专人带走,淘汰者被随意的堆积在一边。

  剩下的都是胆小、怯懦,努力的往后钻,已经呕吐到没有力气站起来的地步,没有意外的话,也即将会成为淘汰品。

  看着蹒跚着跑来的苏楚,黑衣守卫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似乎没想到还有主动送上门的,正好还差一个,省得他去抓了,到处都是肮脏的呕吐物,可把他恶心坏了,尤其是之前还有几个孩子还吐了他一身……

  随手将苏楚和另外四人吐到站不起来的孩子扔到笼子中后,那名守卫扔进去一把刀,并说出重复了无数遍的话:“只有最后活着的人才能出来。”

  看着精心挑选的对手,此时苏楚外表与其它四人毫无差别,身上满是污秽,散发着刺鼻的气味,身体发抖,双目无神……

  暗中却浑身肌肉紧绷,精神高度集中,在刀落地之后,如同一个猎豹般瞬间越出,撞开身旁的一人后,以最快速度将钢刀抢在手中,甚至因为全力之下,在拿到刀之后没有刹住车,后背撞到了笼子上。

  苏楚并没有在意后背火辣辣的感觉,紧握着手中的长刀,心中终于升起一丝久违的安全感,似乎命运终于掌控在自己手中一样。

  此时,苏楚双目一眨不眨的看着四名对手,双手握住钢刀,寒芒闪烁之下,哪里还有刚刚颤抖、恐惧、害怕、无力的样子,完全就是一只饥饿狡猾的孤狼……

  似乎笼中另外四人并没有和他一样,扮猪吃虎的存在,他心里的担忧是多余的。

  到了这个地步,苏楚早已想明白,第一次见面就让他们互相厮杀的目的。

  此时此刻身在木笼中的他,在惊讶制定规则之人的狠辣之余,心中不禁升起一丝认同。

  能有什么比亲身经历过一场生死搏杀,还要完美的入门课程呢?

  苏楚敢保证,今天能够活下去的人,心态上绝对不会再有丝毫的懈怠和侥幸,这里的主人付出的不过是一些注定要淘汰的弱者,没有任何价值的废物而已……

  最重要的是,今后杀人,绝对不会有人会手软。

  只听命令,不论对错。

  十年之后,坚持下去之人就会成为上位者手中最锋利的刀。

  到那时,善恶是非都将会离他们远去,因为他们的人生观和世界观都会在今天打破重塑。

  看着笼子中四个面色苍白,双目无神,浑身颤抖的半大孩子,都是他精心‘挑选’的对手,苏楚不在犹豫。

  既然没有向他一样扮猪吃虎的存在,那么看着眼前四名因为恐惧和刺激,连站起来力气都没有对手,苏楚心中终于轻轻松了口气,噩梦难度的第一关他闯过来了……

第3章 崛起
末法窃运者全文阅读作者:梦之血御加入书架

  “对不起了,不是你们死,就是我亡,我身负大机缘,付出了一切才来到这个世界,这里将是我龙腾九天的起点,我绝不允许任何人成为我的拦路石。”

  “更何况,这个世界对你们来说,不过是痛苦的记忆,我送你们入轮回,也许你们还会感激我。”

  苏楚在心中似在解释,更似在说服他自己。

  与预料中的一样,笼中的另外四人并没有什么有效的挣扎抵抗,在他们惊恐求饶,或麻木无神的目光中,苏楚轻松的完成了四杀。

  有惊无险的度过了第一关!

  只不过,与进入笼子之前的区别,亲手杀完四人后,紧握在手中的刀,却没有一丝的颤抖,更没有任何惊恐和害怕。

  在黑衣守卫惊讶的目光中,面色平静的走出笼子,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

  被带离此地的苏楚心中远不像他表面上那样平静,甚至称得上是惊涛骇浪,只不过惊人的自制力和城府让他面上不显丝毫的波澜。

  苏楚此时感觉到,在他杀人后,被他杀死之人的气运竟然流入他的体内……

  不,准确的说,是被他体内的‘彼岸石’吸收了。

  气运虽然不可见,不可触摸,无形无相,但是因为他体内彼岸石的存在,他能够感觉到那微弱几乎不可察觉的变化,这种感觉难以表达,但是他知道那绝不是错觉……

  虽然极其微小,但是蚊子再小,对于饿极了的人来说也是无上的美味,更重要的是这代表着将来无数的可能……

  若说,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苏楚还在犹豫今后的路该怎么走?

  此刻,在他为了活下去,亲手杀完四名无辜之人后,已下定决心。

  世间毁誉,世人冷眼,世人惧怕,世人记恨,与我何干?

  血染天下,皆为气运,任何胆敢阻挡者,皆可杀!

  快意恩仇,明悟本心,足矣!

  四个人头,四条人命,再见加上今天接连不断的刺激,终于让他明白他今后要走的路是什么!

  “从现在开始,一切都不同了!”

  苏楚低着头,漆黑的双眸中,一双明亮的眼睛格外的璀璨。

  ……………………

  时光匆匆,一年锻体,三年练气,三年搏杀,转瞬七年。

  物是人非,秘营中规则优胜劣汰,在那些孩子成长起来后,早已不是当年的样子,尤其是秘营中多了苏楚这么一个变数。

  七年中,苏楚不要命的训练和手中血染的亡魂,震惊了整个南山秘营,其他人虽然也拼命的努力,生怕自己一不留神被其他人超越,成为别人前进路上的白骨,但却没有人能够像苏楚一样日复一日,除了必不可少的每日三个时辰的睡眠和吃完,其余时间无论做任何事都不会浪费分毫时间修炼,在整个秘营中他完全成为一个怪物般的存在。

  心中没有秘密的人,是不会明白那心里藏着不能与人述说的大秘密的感觉,那种压抑其他人是不会明白的,他所能做的就是将这种压力转化为修炼的动力。

  强大的自制力和超越同人的心智让他在秘营中脱颖而出。

  此时,宽阔的大厅中,苏楚立于一处高台之上,面无表情的目视前方,明显在等待着什么……

  无论是这具身体还是苏楚本人经过七年的时间,已然从一个有着众多小缺点的普通人,在这座堪称地狱的秘营中(不成长便死),蜕变为一个性格坚毅,杀戮果断,心狠手辣的青年,并且在常年艰苦的锻炼下,脸庞坚毅,眼神锐利,容貌虽不算俊朗,但是强悍肃杀的气质无形中更加的引人瞩目。

  人性的挣扎和适应性,告诉他,人的潜力在死亡的逼迫下是无极限的!

  在这七年在生死徘徊中挣扎,他的气质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经过这些年风雨不误,雷打不断的训练,身形虽略显消瘦,却极为健壮,坚实的筋肉遮挡在锦袍下,俊逸挺拨,最吸引人的便是那一双眼睛,神光内敛,摄人心神。

  双眸微闭,立显冷峻肃杀。

  这些年,死在他手中之人不知几凡,杀神之名在秘营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负手而立,浑身上下一股精锐悍勇之气,自然而然的散发出来。

  他身后,六名同样气势不凡的青年,一字排开,静默而立。

  这时,一道身影急速如电,飞掠至高台之上。

  此人国字脸,浓眉之下,双目精光涌现,风吹雨打的小麦肤色,仪表堂堂,正是苏楚最为倚重之人。

  他登上高台,便来到苏楚身边轻声说道:“大哥,南仓一号答应了。”

  话音刚落,便脸色一白,忍不住轻咳了起来。

  苏楚见此,眉头轻皱:“受伤了?伤势如何?”

  身后六人亦都是面带担忧之色。

  “放心吧,大哥。轻伤而已,在几年前,这种伤势对咱们来说,不过是家常便饭而已。要不是大哥你,我们哪有现在的风光和自在,恐怕都不知道在哪只狗的肚子里呢。”此人看着苏楚一脸崇敬的说道。

  对此,苏楚身后六人脸上都是认同之色。

  在场之人,无论是谁都受过苏楚的恩情,每个人都被他帮助过不止一次,或欠苏楚一条或者几条命。

  对他们来说,在这个冰冷充满杀戮的秘营之中,能够加入这个实力强大的团体之中,抱团取暖,共同进退,享受着一丝难得的温情,绝对是奢侈和让人羡慕的事情。

  对此,苏楚面带微笑,心中忍不住升起一丝自得。

  他确实值得自豪,这七人便是他这些年,除了自身的修为以外,最大的收获。

  在刚开始的几年中,所有人都在拼命的吸收养分,生怕自己成为下一个被淘汰之人,至此整个秘营中只有冰冷和绝望压抑的气息,没有丝毫的温情存在。

  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恐怕绝不会有一个正常人,即便能坚持下来,外观看不出,心态也会变得极为畸形。

  苏楚来这个世界,是为了修炼变强和谋划气运,可不是为了将自己修炼成‘变态’。

  当他在这个秘营初步站稳脚步之后,便有意无意下在暗中发展自己的小团体。一是为了不让自己太过沉浸于杀戮,二是为了将来的目标好有帮手。

  心中有着长远目标的苏楚自然不会那么短视,一直在暗中观察着,在这个冰冷的秘营中悄声无息的构建一个小团体,慢慢的发展壮大。

  这七人便是他一边训练,一边暗自观察,心性、资质、品行,方方面面,并且暗中测试,符合他要求的人,全部都是秘营中的佼佼者,在他们困难绝望之际,苏楚便会施以援手,加以笼络……

  至于那些没有通过他考验之人,自然是被人横着抬出去,死人没有必要多提。

  同时又悄然升起一丝莫名,时间是一种非常奇妙的存在,任何东西都难以抵挡时间长河的冲刷,无论是快乐还是难过,又或者人生的转折亦不外如是。

  就像,他如今已经记不起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精心挑选的那四个见证他崛起之人的模样,只余一丝大概的轮廓罢了……

  苏楚想到这里,轻轻一笑,压下心中的莫名,或者说他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并且享受其中……

  在南山秘营中,没有名字,只有代号,分为东、南、西、北四大仓。

  四大仓各有一个管理者,代号‘零’。是他们的教官,掌握着秘营中的生杀大权。

  南山秘营中第一批人达到了‘内息’境后,在其中的佼佼者带领下,分属四大仓,其中最强者便是一号,依次排序……

  内息境,体内生成内力,聚气丹田,奔流不息,一招一式皆有莫大威力,气、力、神都远超普通人,已为高手。

  苏楚便是第一批达到内息之人,带领手下七人进入西仓,并夺得‘西仓一号’,辅助零号管理西仓千余人。

  正式成为西仓内,一人之下,千人之上的地位。

  到了这个地步,秘营对于苏楚的约束已经放松了许多,无论是他发展自己的小团体和势力,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没有太过于干涉。

  毕竟这也是秘营中,有些东西不是明面的,而是暗暗的推动,让其自然而然的领悟,比生搬硬套的教导要好的多。

  每一个强者都会有自己的势力,无论被动或是主动,秘营中的教官也会慢慢的交出手中的权利,这不过这个时间的长短却需要个人的悟性和实力。

  此时,苏楚自身已经达到了内息顶峰,并且身后七人通通都达到了内息之境,他便开始动手了,暗中分化、拉拢、并伴随着杀戮,大棒加蜜枣之下,短短两年的时间,西仓之局势,已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下。

  但头顶上有个零号,终归名不正言不顺,这也是两者的冲突根源之一。

  毕竟谁也不希望头顶上有一个太上皇,即便有名无实。

  对方也不喜欢手下之人崛起的太快,权利慢慢移交没错,但绝不是现在。

  东南西北四大仓,每个月都有五十份秘药的份额。

  苏楚虽然不知道药浴的具体价值如何,但想来绝对是不菲。

  这种秘药不但能够缓解身体疲劳,还能和他们所修炼的‘血杀心法’相辅相成,在药浴下修炼,其速度要比平时快数倍还多……

  只从苏楚完全掌控西仓之人后,彻底的架空零号,将其每月供给他的十份秘药份额彻底断了。

  总共才五十份而已,自己人都不够用呢,自然不会在上交。

  这才是他与零号冲突的最根本原因。

第4章 谋划
末法窃运者全文阅读作者:梦之血御加入书架

  这次,苏楚的目标便是南仓药浴的份额,狮子大张口便是四十份,份额的八成。

  之前便是因为抢夺药浴份额的事情,并且不过是小打小闹,就闹得西南两大仓沸沸扬扬,最后两大仓之主零号出面,将苏楚压了下去。

  一般情况,四大仓主都不会出面,任何事情都有各仓之人自行决定。

  上次苏楚吃亏在于没有以雷霆手段解决,以至于拖到两大仓主出面。

  那时候的苏楚刚刚达到内息顶峰,勉强能够抗衡一人,在西南两大仓主面前毫无胜算,不得不妥协。

  而如今,他已经感觉到了瓶颈,为了突破内息境,并且手下势力也成长起来,每月的份额已经远远不足矣日常修炼只用。

  他已经不想等了,命令他手下最强的二号出手,逼迫南仓的秘药份额。

  一为试探秘营的反应,二是他要搏一搏,突破‘通脉’境,一份不够就十份,十份不够就数十份一起,靠着庞大的药力冲击当前境界。

  苏楚虽然每月的秘药份额独占五分之一,但是这点平时修炼用都是杯水车薪跟本不够,早就将主意打在身边的南仓的份额,毕竟他不可能让手下人拿出他们本就不多的份额,即便只要苏楚知会一声,他们就会毫不犹豫贡献出自己的份额,苏楚也不会做出这种自毁长城的短视行为。

  他这些年的苦心经营可不能因为区区几份秘药生出些许瑕疵,即便是极为细微也不行。

  虽然严格来说,眼下并不是最理想的时候。

  但身体内已经变成乳白色的彼岸石,让他心里像猫抓似的,一天也等不下去了。

  这两年来,他无数次模拟推演突破,加上这次数十人分量的药浴辅助,彼岸石的神异……

  可谓是万事俱备,即便时机不那么的完美,苏楚也不想继续等下去了。

  况且,养兵千日,不就是用在需要之时么!

  大浪淘沙,只有真正的强者才有资格跟随在他身后走下去。

  “可有波折?南仓的一号直接就答应了?”苏楚确认了二号只是内腑轻微受损后,松了口气着问道。

  “我和他交手了,百招之后,他便知道不是我的对手,战下去的结果就是他死,我重伤。我直言,不答应的话,血杀擂上见,不死不休,他不敢,自然答应了。”二号淡淡的说道,微微苍白的脸上自信而从容。

  话音落下,二号便带着一丝担忧之色说道:“大哥,这件事根本隐瞒不了,我们这么做相当于断了南仓的根,破坏了规矩,最多明天西南两大仓的零号就会知道,甚至总营主都会惊动,到时候恐怕不会像上次那么轻易了结。”

  苏楚脸上并无担心之色,不屑的摇头:“呵呵,零号,不过数十年都没有突破‘通脉境’的废物,还被放逐到这个鬼地方,不过是弃子而已。”

  “这七年来,我明白了一件事。在这个南山秘营中,什么身份、地位都是虚假的,唯有实力才是真实的。这次闭关,我必定突破内息,达到通脉境,成为第一个通脉境之人。到那时,两个老家伙要是还看不清形势,我会让他们明白,曾经掌握着我们生死的他们,与我们并没有什么不同。西南两大仓亦会落入我们掌中,到那时,总营主亦无可奈何,除非他想这届南山秘营毁在他手中,他付不起这个代价。”

  声音虽轻,却尽显张狂之意,显然早已算定一切,过程中的些许危险相比成功的收获,根本不算什么。

  苏楚能够赌上一切换来重活一世的机会,隐忍了七年,其心中的目标不但没有丝毫动摇,并且越发的坚定和清晰。

  若是不能踏上巅峰看那从没有见过的风景,不如就此终结……

  听到苏楚的话后,无论是二号,还是身后的六人,眼中再无忧虑之色,激动的看着苏楚,目光中满是信任和崇拜。

  这不是无脑的信任,而是苏楚这些年带领他们从尸山血海一路走来养成的习惯,只要苏楚说出口,就一定会做到,无数的事实早已证明,不需要任何怀疑。

  整个秘营犹如一个封闭的世界,而他们这些人便是这个世界的蛊虫,经过不断的相互弑杀,最后剩下最优秀的一批人,直至秘营开启才可以重见天日,苏楚他们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

  这些年来,无数的危机和死劫都是苏楚带领他们度过的,其信任和服从早已深入骨髓中。

  就算苏楚现在要带领他们密谋掀翻大营,恐怕他们都有不会有太多的犹豫,最多是有些悲壮而已。其实秘营中能活到现在的人,将生命看的都不是那么的重了,无论是他们自己的还是别人的,都是如此。

  而今天,让他们七人守护最后一道关卡,正是对他们的信任,也是对他们最后一道考验。

  苏楚带领他们取得一次次胜利果实,享受秘营中最顶级的资源和地位,自然不会是无偿获得。

  他们都是亲眼见证,苏楚是怎么从一个最底层,成为如今四大仓中最强之人,并且让他们脱离了那种朝不保夕的生活。

  其中无尽的血腥和狠辣的算计远超常人想象。

  夜晚能够安心的睡觉,不用害怕被人在熟睡中偷袭,享受着秘营中最顶级的秘药,受人尊敬。

  他们更知道如今所有的一切,都是眼前之人赋予的。

  多年养成的习惯和默契,让他们从心底的相信服从。

  看着七人的目光中的信任,苏楚欣慰的一笑:“我闭关之后,这里便拜托你们了。”

  “只要我们不死,绝不会有人踏入一步。”七人望着苏楚的背影,声音无比坚定的说道。

  苏楚欣慰和自豪的一笑,这就是他七年来在秘营中积累的底蕴,有这七人在,秘营中西仓内永远只有他一个声音,至于那个教官零号,在一年前就已经被他架空,苏楚不点头,对方连一个人都指挥不动,这也是他公然抢夺南仓秘药的底气。

  闭关之地的石室缓缓关闭。

  面色有些苍白的二号瞳孔深处隐藏着担忧,轻咳一声:“都安排好了吗?”

  “放心吧,二哥。已经布置妥当,只是……下面的人对付其他人还行,他们恐怕没有胆子对零号出手,毕竟他还是名义上的各仓首领……”身后之人有些担忧的说道。

  闻言,二号眼中闪过一丝恨意和决然,前几年他们可没少在零号手下受罪,甚至有几人差点就死了,要不是苏楚在关键时刻出手的话……

  “放心吧,三弟。他们的作用是挡住另外三仓之人,至于零号当然由我们出手。”

  “从去年开始,整个西仓都已经被大哥掌控,零号已经彻底被架空,已经成为秘营中的笑话,恐怕他无时无刻不想我们死。”

  “不过碍于秘营规矩,在大哥没有主动犯错下,他不可能真正对我们出手,毕竟我们才是当今皇上的班底,他们终归是淘汰者。”

  “不过,卧榻之侧岂容它人酣睡,即便是名义上的。零号在我们头顶之上压了七年之久,恩德仇怨也是时候清算了。”

  “而这次正好给了他已经正大光明出手的借口,同时也给了我们真正掌控西仓的机会,此次过后,秘营中再无能够威胁到我们兄弟之人,以后再也不用过担惊受怕的日子。”

  话到此处,七人互视一眼,齐齐冷冷一笑……

  无他,唯搏命而已!

  而这,正是他们习以为常之事!

  南山秘营开启关闭,零号就是为继承者准备的踏脚石,也是对他们第一道考验,数百年来莫不是如此,除非极少数能够突破自身,成就‘通脉’,自然直接上位,毕竟通脉和内息已然不在一个层次上……

  而苏楚和西仓零号的冲突在于统一分配的资源秘药,潜规则乃是由零号取走两成,这却是苏楚难以忍受的,他自己才不过取一成而已。

  苏楚在忍到内息巅峰后,一年前合纵连横,威逼利诱,铲除异己,彻底架空零号,秘药份额直接断了,双方正式撕破脸皮。

  修炼资源苏楚他们自己都不够呢,珍惜的修炼资源自然不可能在供给注定成为敌人之人。

  零号的资质和年龄限制,自己修炼想要突破到通脉境,基本是不可能了,每月的秘药则是他唯一的希望,可以说西仓零号今后的希望就此被苏楚断绝,自然是不死不休的大仇。

  然而,无论何处都有自己的规矩在,在苏楚没有犯错之下,零号自然不可能直接杀了苏楚,而暗中上不了台面的手段,已然不被掌控西仓的苏楚放在眼里。

  当时,苏楚就和七位班底说过,零号唯一的胜机便是在他刚刚谋夺西大仓还没有真正站稳之时,无论付出任何代价求得东南北三大仓主联合镇压……

  可惜,西仓之主明显没有那个魄力,失去了最佳的机会,让苏楚一步步走到如今的地步。

  两者,早已是不死不休之局面。

  这一年多暗中捣乱,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苏楚,早已忍受够了零号找死的行为,若他还这么不知死活看不清形势,斩草除根势在必行,心中杀机悄然沸腾……

第5章 田忌赛马
末法窃运者全文阅读作者:梦之血御加入书架

  闭关之地。

  苏楚在石室之门关闭的一刻起,心中再不受外界任何的干扰。

  身体浸泡在血红色药浴之中,放下一切全神贯注的修炼起来。

  秘营中,达成内息之人都可以领到一部‘血杀经’和‘血杀刀决’,传说中这两部功法乃是建国之初从一个神秘门派夺来的,完全为了杀戮而存在的武学,威力惊人。

  说白了,这个南山秘营就是朝廷建立之初屠戮江湖的刀,是朝廷最精锐的部门。

  同时也收纳了不少江湖不少门派精妙绝伦的招式功法,其中威力最强,最可以系统学习,也是在花费大量物资最容易成功的就是《血杀经》。

  朝廷在覆灭这个门派之后,这部功法便成为锦衣卫秘营的专属武学。

  经过无数高手归纳,配合血杀经诞生出八荒刀决,刀中八法,劈、扫、拔、掠、削、奈、斩、突,苏楚修炼不下万次,早已熟练无比,经过无数次生死搏杀的磨练,这些年即便睡觉亦是刀不离手,掌中之刀已化作身体一部分,不分彼此……

  秘营中这些专业堪比杀手,在大量孩童中极其残忍的方式培养出来的都是杀人机器,经过无数时间尝试,《血杀经》和配套的血杀八荒刀决绝对是完美响匹配,亦是所有人中必掌握的功法。

  血杀经,可以将杀气纳入体内,无论是杀伤力还是爆发力都是最顶级的存在。从修炼血杀经开始,苏楚每杀一人,不但能够感觉到被杀者的气运流入到体内,亦可以感觉到体内的杀气在不断的增加。

  用身体蕴养杀气,用杀气淬炼体魄。

  挥手间,原本普通的招式伴随着杀气四射,可以说是杀戮越多威力越强,可以说是一部通篇伴随着杀戮的功法。

  出手时,杀气之下,无形中夺人心智,其威力都有数分的增幅……

  如今,双目紧闭的苏楚便权力运行血杀经,体内翻腾奔涌的内息向着十二正经冲击而去……

  药浴中,苏楚双目紧闭,眉头微凝,双眉犹如两柄柳叶刀般,犀利的锋芒逼人夺目。

  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平静的药浴犹如沸腾般翻滚起来。

  苏楚内息已然调节到巅峰,便立刻放开周身窍穴开始运行血杀经吸字诀,狂野、霸道的吸收药浴中的惊人的灵气……

  苏楚所在的这个数米宽的大浴桶中容纳了普通内息境武者,五十人份的药浴,其药力的霸道绝对远超想象。

  数十份秘药一齐使用,绝对是冒着极大的风险。

  刚一放开窍穴,苏楚便感到一股至刚至强的灵气迅捷的冲进体内,如滚滚洪流般涌入四肢百骸,根本难以掌控,所过之处,身体各处发出‘噼里啪啦’的爆裂之音。

  那是筋骨在颤动,在高鸣!

  顿时,只见药浴中的苏楚周身的皮肤开始细细的裂开,流淌的血水立即将浴桶染成了鲜红之色。

  体内惊人的灵力在苏楚勉强的指引下,向着周身十二条正经冲去,每一次冲击都会给他带来极度撕裂般的痛苦。

  武道修行,第一阶段乃是感悟气感,纳气入体,达成‘内息’之境。

  第二阶段便是破开十二正经,达成‘通脉’之境。十二正经,每成功打通一条,体内的真气便会随之暴涨。

  当十二经脉全部打通,便就是通脉巅峰高手。

  之后的境界,实在是太过于遥远,不是现在的苏楚可以觊觎的。

  此刻,苏楚的感觉绝对不好受,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像被撕裂似的,内脏都在承受着撕裂,异常的痛苦。

  “哼!”

  苏楚紧闭的双目早已紧紧地皱起,难以忍受的闷哼了出来,这种感觉简直不要太爽。

  此时他已经感觉,他高估了自己身体的承受能力,或者说低估了五十人份药浴霸道的药力。

  苏楚早已达到内息巅峰,修炼血杀经的缘故,加上杀戮冠绝整个南山秘营,惊人的杀气入体,将身体也淬炼的坚韧异常,往常修炼之时使用一人份的药浴,几乎感觉不到太大作用,可以说是微乎其微,这才在要突破之际,一咬牙用五十人份,整整南大仓一个月的份额,用来辅助突破……

  他所不知道的是,就因为他修炼血杀经,并且亲手杀戮无数,精纯的杀气将体内的经脉亦淬炼的坚韧非常,这也无形中造成了突破更加的困难……

  ……………………

  石室外,七人脸色凝重的立于高台上,外面的喊杀声越来越近……

  “二哥,我们真的不出去吗?单凭底下那些人可抵挡不了多久啊?”站在最末尾的八号忍不住说道。

  二号望着大门方向,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并没有解释什么。

  由于之前就受了一些伤,原本并没有多重,但是却没有时间安心静养,显得面色明显苍白不少,这是元气流逝的表现,若不能尽快调养,恐怕都会有损根基之危。

  这些布置都是苏楚在闭关前就确定好的,对于可能发生的事情都做了万全的安排,其中有些事情并没有多解释的必要,明白的自然会懂得,不明白的也无需多说什么。

  少数人的冲突,高高在上的秘营之主不会在意,但是两大仓真正的火拼的话,任何人都承受不了后果,一个是游走于规则边缘,另一个完全就是暴力撕毁规则,两者完全不是一个性质……

  “碰!”

  一声巨响,伴随着四分五裂的大门,两道人影扫视一圈后,当先昂首阔步地闯了进来,身后紧随着三个内息境高手。

  看到这里,二号暗自皱了下眉,心中有些惋惜:“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吗?”

  对于外面的骚乱声,二号他们并没有过于在意,淡淡的道:“两位零号大人,何故犯我西仓校场?”

  事已至此,局面已然不可挽回,自然要先站住理再说,至少善后的说辞有个理由。

  他们毕竟还没有到真正能够在秘营横行无忌,武道修为神秘莫测的营主大人依然是悬在众人头顶上的利刃,至今没人敢真正的挑衅其权威,那些人不清自己之人早已化作白骨埋在秘营之下。

  “嗤!”

  一道明显的不屑声音响起:“你算什么东西,一号那个忘恩负义的畜生呢?让他滚出来见我。”

  不等二号开口,他身边另一人说道:“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哪那么多废话,将这几个小子拿下,他还能不出来吗?”

  无论是二号还是另外六人,听到这完全不将他们放在眼里,并且侮辱苏楚的话,都是一脸愤怒之色……

  不过,他们虽然愤怒但没有淹没理智,但并没有插嘴,二号皱眉道:

  “二位大人,真的考虑好了吗?与我西仓开战,无论最后胜败,后果都不是你们能够承受了的。”

  “哼,信口雌黄,南仓之主带人来抢回你夺取的秘药,而我则是清理门户,合情合理不是吗?营主大人也不会怪罪。”西仓零号一脸自得的说道。

  说实话,他还真想谢谢眼前之人突然去抢了南仓的药材份额,要不然他也不会有这个重掌西仓大权的机会。

  “幼稚,无怪大哥对你的评价,真是目光短浅,胸无沟渠,废物一个。”

  二号不屑的看着双目喷火的零号继续道:“西南两仓火拼,精锐进出,大家知根知底,最可能的结果便是双方同归于尽,秘营多年心血损失大半,这个后果别说你们,就算营主大人恐怕都接受不了,无人能承受的住营主大人的怒火?一百零八道酷刑,二位感觉自己能够享受的了几合呢?”

  原本西仓实力是秘营之冠,傲视另外三仓,但是他们七人为了确保身后石室安全,根本不敢移动,单凭底下之人,无人带领下,对于精锐进出的南仓,并没有多大的胜算,要不然也不会被人家轻易的闯了进来。

  原本二号和苏楚预想,最可能的是西南仓零号,两名内息巅峰在加上书名内息高手突袭,却不想最坏的情况还是发生了,南仓精锐真的是倾巢而出,他们竟然真敢冒着挑起大战的风险……

  恰恰正是如此,二号他们才落到现在的囧地,对方占着大义前来,他们西仓之人却不敢真的不管不顾掀起大战,这是苏楚千叮咛万嘱咐的事情,否则即便他成功突破到通脉境,也承担不起后果。

  “呵呵,牙尖嘴利的小子。你强抢我南仓修炼之药,我来夺回,天经地义,就算营主大人在此也说不了什么。至于他……”

  说道这里南仓领头之人指了指身边,已经成为了秘营中笑话的西仓零号,耸了耸肩道:“那就是你们的家事,与我无关。”

  “哼,不要在废话了,杀了他们,看那小子还能不能藏的住。”

  话音落下,两人不再进行任何废话,示意身旁和身后带来的南仓三名内息境界高手,向着高台上的七人急速扑去……

  眼见急速杀过来的五人,二号低声交代:“按照计划,全力出手。”

  “明白!”

  看着拦住自己的两人,两位零号对视一眼,稍微一想便明白了对方的打算。

  不过,出于对自己的实力无比的自信,不屑冷声道:“小聪明而已,杀你们不用三十招。”

  片刻间,六道人影便开始激烈的交上手,金铁交鸣之声响于耳边。

  二号、三号、四号相视一眼,不敢再耽误,以最快的速度向着南仓三人杀去……

  二号、三号、四号都已达到内息后期,五号到八号都是内息中期,他们所定下的对策就是——田忌赛马。

  以弱拖强,以强杀弱,最后以人数优势拼死一搏。

第6章 0钧1发
末法窃运者全文阅读作者:梦之血御加入书架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不行,身体快坚持不住了。”

    原本紧闭双眸的苏楚,突然张开眼睛,每次冲击经脉都会造成体内的轰鸣巨响,但是坚韧的关卡却总是差那么一丝一毫,似乎只要在加一把力便可以翻过去,但最终总是差那么一丝,难以越过……

    不知何时,苏楚的双眼已然变成血红色。

    “看来还是要用到它啊……”

    毕竟苏楚的年龄在那里,满打满算修炼至今不过七年的时间,第一次尝试突破通脉境,与预料的差那么一丝,就是这么的一丝,便犹如深渊般横在那里,难以迈过。

    苏楚血红的双眸并没有绝望之色,他之所以敢冒险突破‘通脉’境,最大的底气不是因为他达到了内息巅峰,也不是掠夺了五十人份药浴资源……

    而是因为他体内的‘彼岸石’,原本是灰蒙蒙的岑寂在那里,无论无数怎么尝试都没有丝毫的反馈。

    一年前,在他击杀数十人,掠夺对方的气运之后,彼岸石突然变成了乳白之色,并且回馈他一道信息,大意是:消耗彼岸石中气运,可以帮主宿主进入顿悟之中,修为高低不同,消耗的气运不等。

    以他如今的境界,彼岸石中的气运足矣使他进入顿悟中。

    事已到此,苏楚不敢再犹豫下去了,气运没了可以在想办法,手染无数鲜血的他早已不介意这些。

    而命要是没有了可就什么都没了,后悔都来不及。

    关键时刻,苏楚从来不缺少放手一搏的勇气。

    之前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亦不会改变!

    随着体内的彼岸石再度变成灰蒙蒙之色,苏楚顿时感觉自己进入一种玄而又玄的状态,灵魂放空而清明,无论是体内奔腾汹涌的磅礴内力,又或是精纯浓郁的杀气,在他的掌控下都犹如臂使,没有一丝一毫的困难……

    伴随着体内的轰鸣之音,第一条经脉仿佛势如破竹的被冲开,没有造成丝毫的阻挡,体内的真气暴涨数倍充盈在经脉之间。

    不知不觉中,第一条经脉已然彻底被打通,但是药浴中的灵气实在是超过苏楚的预期,气磅礴的灵气依然十分充足。

    在那玄而又玄的状态下,苏楚调动全身真气引领者向着第二条经脉发起冲击,筋骨轰鸣之音不绝于耳……

    第二条经脉被打通,直至打通第三条经脉,磅礴的灵气才慢慢的耗尽……

    “呼……”

    调节体内崩腾翻涌的真气,苏楚缓缓的睁开双眸,顿时间,密室中闪过一道寒芒,明亮的双眸犹如深不见底的寒泉般,幽不见底,深处隐含着浓浓的惊喜……

    伴随着十二正经的前三条经脉被冲开,苏楚能感觉到,体内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最明显的就是体内的真气量远不是之前可比,闭关之前好比一个水杯,而现在便如一个水桶,两者完全不可相互比较。

    若是单单如此,还不能让苏楚如此的惊喜,毕竟这早有所料,意料之中而已,只不过没有想到会一次性打通三条经脉,阴差阳错,因错得福……

    随着经脉被打通,体内一个个窍穴被开辟,苏楚顿时感觉到窍穴中惊人的变化,似乎每个窍穴中都存在一道道微不可擦的刀形气旋,时时刻刻都在以尖锐、锋芒,还带着一丝丝杀气,不停的刺激着周身窍穴,气势越来越坚固、扩大、吞吐……

    在之前的顿悟中,苏楚感觉到周身巨颤,灵魂飘忽,似乎容于天地之间,已然不是**凡胎,整个人化作一柄绝世神刀,不停吞吐天地灵气,淬炼自身……

    此时此刻,苏楚感觉他与刀之间有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之意,似乎刀已化作身体一部分,不分彼此。

    人即是刀,刀便是人!

    苏楚的精气神,与闭关之前相比,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似蜕变……又似脱胎……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刀意……”

    他并不明白具体什么事‘刀意’,而是感觉到心中莫名的意蕴,脑中立即浮现‘刀意’二字,无根无据,凭空浮现,就似突然出现,印于脑中一样……

    然而他却不明白这道真意,到底意味着什么?

    双眸突然张开的苏楚,双目迸射出的目光犹如两柄寒光熠熠的刀芒般夺人心神……

    站起身来,周身气质便犹如一柄绝世神刀般,锋芒、张狂、肆意……

    身影一晃,抽出百炼钢刀,顿时石室中寒光闪耀,刀影纷飞。

    片刻之后,苏楚的身影慢慢的停下来,紧闭着双眼体内汹涌澎湃的内力,差不多十倍强于闭关之前。

    忽然,紧闭双目的苏楚眼镜张开,一道寒芒闪过。

    全力调动内息之下,他隐约听到石室外传来激烈的交手声,心神一转便想到了外面可能发生的情况,眼中尽是极度的冷意。

    石室外,苏楚这些年培养的班底七人都是一脸灰败的倒在地上,显然都是身受重伤。

    西仓零号一脸自得之色看着已经难以站起身的七人,威胁道:“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一号那小子在哪里?”

    说到此处,他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疑惑。

    要知道他之前可是西仓的主事之人,这里的一土一木都在熟悉不过,再说这场动乱已经波及到了整个西仓之地,怎么到这这个地步,都没有露面?

    难道,那小子不再西仓?

    想到这里,他脸色不由得越发难看起来,他费了这么大的劲,说服南仓零号帮他,付出多大的代价只有他自己清楚。

    并且掀起这场大战的罪名他可担待不起,必须要找一个替罪羊,除了苏楚别人可没有这个分量……

    让他更加愤怒的是,面对他的威胁,已经重伤的七人丝毫没有合作的意思,都是满眼不屑的看着他……

    这七人是西仓所有的高手,要不是杀了他们后,偌大西仓连一个内息境的高手都找不出的话,难以交代,他根本不会废话。

    再说,他从没有将这七人放在眼中,他的目的从来都只是苏楚。

    在他看来,只要杀了苏楚,不怕这七人不臣服。

    对于苏楚的实力,即便算相互对立,零号也不得不道声妖孽,不过是经过修炼七年而已,就已经不再他之下,但是他可不是一个人,之前南仓零号和他联手迫使苏楚服软,如今他依然自信能做到……

    而这次,他绝对不会在给对方机会,斩草就一定要除根,上次的教训已经足够让他悔恨不已。

    已经重伤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二号,看着愤怒不已的零号,眼中虽满是不屑,但心中却不住的叹息。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按他原本的计划,先让兄弟中最弱的四人配合拼命拖住两名内息巅峰的零号,他三个以最快的速度斩杀南仓的内息高手。

    然而,却没有料到在搏杀的过程中,他之前已经压制住的内伤竟然巧合的突然爆发出来……

    三十招过后,完全拼命的四人按照计划阻拦两名零号,全部已经重伤无力再战。他们三个却没有完成计划,虽然最后以伤换命的代价,搏杀了对手。

    但重伤的三人面对两名内息巅峰高手,不过是在坚持百余招的时间,便步如四兄弟的后尘……

    “呵呵,老家伙,想从我们嘴里知道大哥在哪?做梦去吧!”

    “好,我喜欢骨头硬的家伙,这样才好玩。”

    西仓零号嘲讽似的赞叹一句,手握钢刀走过来指一人阴冷的笑道:“你们有七个人,我只需要一人告诉我就够了,你若是不说的话,那就只能由你来做那只鸡了!”

    七兄弟全都怒目圆睁瞪着眼前之人,然而早已重伤脱力的他们挣扎的站起来,不过是迎来一人一掌。

    一口鲜血喷出,二号一脸灰败之色:“小六,不要怕,哥哥们马上就去找你,来世我们在做兄弟。”

    “哈哈,二哥,太过于小瞧我了,这些年死在我手中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早就够本了。要是没有大哥,五年前我已经死了,认识你们是我这七年来最快乐的日子,才让我感觉到自己活得像个人,只可惜时间太短……弟弟我先走一步……”

    六号看着面前的钢刀,面无丝毫惧色嘲讽道:“老狗,爷爷在黄泉路上等着你。”

    只是眼中深处却充满了留恋,无力反抗的他轻轻闭上眼睛,微不可擦喃呢:“大哥,我恐怕不能继续跟在你身后了,只可惜不能看到你出来大杀四方的样子,真是有些不甘心呢……”

    “哼,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六号不屑的样子深深刺痛了身为胜利者零号本就敏感的神经。

    随着话音,零号眼中寒芒一闪,高扬手中钢刀变要来个斩首,以震慑另外六人。

    无论是二号还是另外几人看着眼前的一切,无不是目眦欲裂,双拳紧握,手中指甲插入掌心而不自知,却无能为力……

    此刻,所有人都恨,恨眼前这只老狗,更恨自己平时没有加倍修炼,若是更加努力的修炼,实力再度提高一分的话,也许就不会是今天这样……

    就在二号闭上眼睛,不忍心看到接下来的一幕之时。

    他们身后没有丝毫痕迹的石壁,忽然无声的裂开一道门户。

    “住手!”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梦之血御所写的《末法窃运者》为转载作品,末法窃运者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末法窃运者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末法窃运者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末法窃运者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末法窃运者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末法窃运者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