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二次元小说 > 重生纳兰青桑最新章节 > 重生纳兰青桑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重生纳兰青桑 连载中
分享重生纳兰青桑

重生纳兰青桑全文阅读

重生纳兰青桑作者:雪夜故人归

重生纳兰青桑简介:这里有妖魔鬼怪为祸人间,也有道士高僧斩妖除魔。
  这里朝行南冥擒魍魉,夕坐北海炼烟霞。
  这里有道家的水火风雷,移山填海;有妖族的神通天赋,幻化万千,更有武夫肉身成圣,攀星拿月。
  这就是他穿越来的大明末年,一个光怪陆离,与记忆中完全不同的大明朝。
  当然,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一个大老爷们穿越后竟然变身成一个小姑娘,还是个绝色小道姑。
  问题大了啊……
  ————————
  色浣明霞骨欲仙,碧萝烟中不记年。
  平生已约绝尘念,还君尺素谢君言。
  ——记逍遥观女弟子纳兰青桑
  (本书以游戏《倩女幽魂OL》为背景,聊作戏言。)
   https://www.uukanshu.com
-------------------------------------

重生纳兰青桑最新章节第11章 公子哥
第2章 弟子3分有不同
重生纳兰青桑全文阅读作者:雪夜故人归加入书架

  卯时三刻,逍遥观的早课就开始了。

  弟子们起床前往前殿听课,有观中道士讲授道义。

  早课是术、医二宗弟子共同听讲,也没有亲传与入室、普通弟子之分。

  纳兰青桑即便是术宗宗主崂山仙师的入室弟子,却也与其他弟子一般无二,每日卯时起床听课。

  她洗漱过后走出房间,看到住在一旁的莫忘尘也已经起床,正在窗下读《道德经》。

  纳兰青桑走到他房门前,敲敲窗户提醒道:“观中弟子,十四岁前每日卯时三刻到辰时一刻都要在前殿听早课,你初来不知晓,随我前去吧,以后我不会提醒你,你自己莫要忘记了……嗯,别忘了带上蒲团。”

  莫忘尘合上书,恭敬的说道:“多谢师姐指点。”

  他早些时候也是跳脱的性子,只是此番遭逢大变,被逍遥观中人带上山,性子却是彻底沉默下来,与同样清冷的纳兰青桑相处起来也并不觉得无趣,若是换做旁人怕是早就受不了纳兰青桑这种性子了。

  看到莫忘尘走出来,纳兰青桑点点头,当先往广场走去,莫忘尘亦步亦趋的跟上来。

  两人来到广场时,那边已经有诸多弟子等候了。

  晨曦未现,九月份的早晨已经有几分寒意,逍遥观弟子内修法术,外练筋骨,已是寒暑不侵,但是莫忘尘才刚上山,凡胎肉体,且逍遥观弟子无论春夏秋冬都是一身道袍,并无御寒的厚衣物,风一吹,只穿着一身道袍的莫忘尘就冻得直打哆嗦。

  但是他却极为倔犟的咬咬牙,没有一丝一毫退去的心思。

  他跟着纳兰青桑一路绕过众多弟子来到大殿前,找到一个僻静的角落放下蒲团打坐。

  纳兰青桑回头看他,却见他明明冻得打哆嗦,却极力忍耐,好似不想让外人看出来。

  于是她从怀里取出一颗珠子递给莫忘尘,说道:“这颗御寒珠能帮你取暖,你带着吧。”

  莫忘尘抿抿嘴唇,却摇头拒绝,说道:“多谢师姐,只是你穿的也很单薄,这颗珠子还是你留着取暖吧,我没事的。”

  纳兰青桑把珠子塞进他手里,说道:“我有修为护身,不冷。”

  说这也不给莫忘尘拒绝的机会,转身坐回自己的蒲团上开始闭目养神。

  握着御寒珠,莫忘尘感觉到原本刺骨的寒意立刻消失,一股暖意流变四肢百骸,立刻就让他毛孔舒张,舒服之极,原本被冻得苍白的脸色也逐渐恢复血色。

  把珠子揣进怀里,莫忘尘望望那在前边打坐的背影,她的背挺的笔直,乌黑的秀发被一根木钗随意挽起,一动不动好似已经与这方天地融为一体。

  也许师姐并不像她表面上那样冷漠无情呢。

  早课还未开始,弟子们都三五成群聚在一起窃窃私语,有些是在讨论这几日修行的心得,有些则是说一些趣事闲话。

  这些弟子都是不到十四岁的孩子,虽然拜入逍遥观这个修道门派,但是天性中的童心童趣尚未消泯,也会经常说一些山外的事情,甚至有嘴馋的弟子会托下山的师兄师姐带一些零嘴上来。

  突然,广场上传来一阵喧哗声,声音之大就连打坐中的纳兰青桑都睁开眼往声音的来源看去。

  只见广场西边走来一个手拿拂尘的年轻人,年轻人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相貌英俊,一路走来面无表情。

  众多弟子低声讨论着什么,莫忘尘听不真切,又看到就连冷漠的纳兰师姐都转头看向那走来的男子,于是壮着胆子低声问道:“师姐,这位……这位师兄是谁啊?怎么大家的反应这么大呢?”

  纳兰青桑看着那往讲师位置走去的年轻男子,解释道:“这是医宗的首席大弟子步临风师兄,医术高超,道术精深,在宗门内名气极大,却没想到今日是他来上早课。”

  “首席大弟子是什么?”莫忘尘问道。

  纳兰青桑本不欲理会他,不过想了想,还是说道:“咱们逍遥观分术、医二宗,这首席大弟子就是每一代每一宗最优秀的弟子。”

  “这样啊。”莫忘尘说道:“那我们术宗的首席大弟子是谁呢?”

  纳兰青桑说道:“是广德子师兄,不过……”

  说到这里纳兰青桑却闭口不言,因为台上的步临风已经开始讲道,莫忘尘也乖乖坐好,开始自己人生的第一次早课。

  步临风出身医宗,不但医术精湛,就连对道义的理解也远远不是这些年轻弟子可以比拟的。

  不过这些人中并不包括纳兰青桑,她天资聪颖,许多道义只是自己看书就能明白,甚至还能举一反三,从道义中推演出一部分道术,这也是为何崂山仙师不传授道术,却仍旧把她收为入室弟子的原因,委实是她的天赋太好了。

  步临风今日讲的是《外丹经》,这虽是医宗入门经书,但同样出自逍遥观门下,也是道家典籍,对于这些刚入门的术宗弟子听来,也是大有裨益。

  只可惜步临风也是个冷漠的性子,讲课时不带丝毫感情,以至于底下弟子听到疑惑处也不敢出言询问。

  莫忘尘也是如此,他是第一次听课,没有丝毫基础,直听得头昏脑涨,昏昏欲睡,以至于早课完成之后他都不知道自己听了些什么。

  只觉得师兄说的那些什么把阴捉阳、百炼不消,完全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啊。

  早课后,莫忘尘又跟着纳兰青桑往住出去,回到住处纳兰青桑却没有直接进屋,而是站在院中,看向莫忘尘问道:“今日步临风师兄讲的你可都听清楚了?”

  莫忘尘面色微红,他终究是少年心性,不好意思说自己竟然一字未懂,但是纳兰青桑体内毕竟是个成年人的灵魂,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心中所想,于是解释道:“我们宗门分普通、入室和亲传三种弟子,你可知有什么分别吗?”

  莫忘尘摇头表示不知道。

  纳兰青桑说道:“除过早课是全观上下弟子都要修行的,普通弟子虽未拜师,也会有仙师负责为他们解疑答惑,但是那些都是门派执事长老,修为普通,如你我这般已经拜师的,主要修行还是要依靠师父传授,明白吗?”

  纳兰青桑是要告诉他,早课听不明白没关系,重要的是要学会向师父请教。

  崂山仙师是术宗宗主,但是他自己的入室弟子并不多,加上纳兰青桑和莫忘尘也不过七人,每一个都是惊才绝艳之辈。

  有着这么好的资源条件,莫忘尘只要肯下功夫,修为必定也是一日千里的精进。

  莫忘尘非常聪慧,立刻就明白纳兰青桑的意思,点头表示明白,然后又不解的问道:“那么……师姐,亲传弟子又和我们这些入室弟子有什么不同呢?”

  “作为入室弟子,已经可以得到仙师的大多数传承,将来也是大道可期,不过亲传弟子又有些不同,一般来说每一位仙师都只会有两三位亲传弟子,这两三人中仙师会挑选出一位作为自己的衣钵传人,最终继承自己的位置,这就是亲传弟子与入室弟子的差别。”

  “那广德子师兄就是师父的亲传弟子吗?”莫忘尘想起之前师姐提起过的术宗首席大弟子,于是问道。

  纳兰青桑摇摇头,说道:“师兄虽然修为高超,不过并不是这一代的亲传弟子,仙师眼下尚未收录亲传弟子。”

第3章 师尊授意欲传道
重生纳兰青桑全文阅读作者:雪夜故人归加入书架

  下午,作为术宗宗主的崂山仙师终于忙碌完,才有时间来看望莫忘尘这个自己新入门的小弟子。

  崂山仙师虽然是一宗之主,但是并不如何的严肃刻板,反而是性格随和,洒脱自然,颇契合道家道法自然的说法,与掌门太虚道长的缥缈高人形象有着鲜明区别。

  崂山仙师先是询问了莫忘尘的起居安顿情况,但见一切都安顿妥当,也就放下心来,鼓励莫忘尘几句,仙师就开始考校起纳兰青桑这几日的功课来。

  纳兰青桑能自己悟通道法,在道义的研习上自然有着独到精深的见解,两人从《黄庭外经》谈到《三五功德宝录》,又从《罗天真器解》谈到《紫虚内丹经》,纳兰青桑都是对答如流,显然这些典籍她已经烂熟于胸,有着自己深刻的见解。

  崂山仙师对她也是极为满意,待到考校完纳兰青桑,已经是满面笑容。

  摸摸自己的胡须,崂山仙师说道:“过几日就是宗门弟子的试炼大比了,我已经替你报名了,你可要好好努力,这次试炼大比,优秀的弟子可以得到得到藏宝阁的一件法宝,同时也能获得进入藏经阁三层的权利。”

  纳兰青桑听了大为激动,她入门三年,只是研习道义,并不能修行道法,眼下会的道法都是自己领悟出来的,但很多都是粗浅的道法,想要修行更高深的道法就需要师父传授和在藏经阁参悟了。

  眼下师父让她参加试炼大比,深层的含义就是准备开始传授她更深一层的道法了。

  崂山仙师也是满心慰藉,自己这个弟子如此优秀,却偏偏限于来历神秘,不能传承自己的衣钵,很是可惜。

  眼下经过三年多的暗中观察,他可以确定纳兰青桑虽然性子冷漠一些,但心性纯良,外冷内热,更是对追寻天道奥秘有着坚定的执着和毅力,因此也就准备传承她术宗更高深的道法了。

  他甚至觉得如此四五年后,若是纳兰青桑能达到他心中的期望,他就准备将她收为亲传弟子,传承自己的衣钵,将来也好接替他术宗宗主的位置。

  他的大弟子广德子天赋、秉性都不错,但是远不如纳兰青桑这般天纵之资,若是把位置传给他,守城有余,开拓不足,不若传给纳兰青桑,则数十年后逍遥观术宗必然威震天下!

  只是这些话不足为外人道,就连掌门太虚道长也不明白他心中所思所想。

  莫忘尘看到自师父离开后,冷漠的师姐就隐隐处在一种兴奋的状态中,他大约能猜出应该是和师父所说的那个试炼大比有关系。

  他想问问什么是试炼大比,但是师姐显然没有心情回答他的问题,转身就回自己的房间修行去了。

  于是莫忘尘也只好回到自己的住处,拿出基本粗浅的入门典籍开始阅读,他父母都死在妖怪手上,身负血海深仇进入逍遥观,抱着习的一身修为斩妖除魔的念头,修行起来刻苦万分。

  ……

  ……

  逍遥观的试炼大比只是限于十四岁以下的弟子参加,分成道义与道术两部分。

  道义部分是由宗门出题,比试过程又分成笔试和论道两部分,笔试就是由师门长辈出题,弟子作答,而论道则是弟子之间相互辩论的过程,道义部分纳兰青桑不存在问题,入门三年,她已经完全研习完藏经阁一层的道义,自信就算是更年长的师兄师姐也未必能胜过自己。

  但是道术这方面她就差很多了。

  她的道术都是自己研究出来的,不可能比得上逍遥观数千年传承,不过也不是没有机会。

  道术比试分为试炼和斗法两部分,试炼的地方是师门一处秘境,弟子需要在一定时间内完成师门规定下来的任务才算过关。

  之后弟子会进入最后的斗法,较量道术。

  纳兰青桑打坐片刻,心中久久难以平静,心烦意乱下也无法修行,只好起身走出小院散心。

  原主来到逍遥观三年,她穿越来也一年有余,如今终于有一窥大道的机会,怎么能不激动?

  变身成女子,已然绝了她太多心思,如今只求通灵达神,洞观自然,养神练气,乘云飞仙,做一个逍遥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女仙。

  纳兰青桑一路走来,不知不觉又来到平日研习道术的松林中,这里是宗门后山偏僻处,平日里都没有弟子前来的,是她的一个秘密基地。

  每每坐在这里,松涛阵阵,白云悠悠,总是让她有一种心灵上的安宁,就好似找到灵魂的归宿,因此她心烦意乱时总喜欢来这里静静。

  只是今日不同,她尚未走近就看到松林处隐隐有身影徘徊,纳兰青桑心中疑惑,蹑手蹑脚走到一旁观察。

  离得近了才发现竟然是她的师兄广德子。

  广德子身为崂山仙师的大弟子,又是首席大弟子,平素儒雅温柔,待人宽厚,尤其是对同门的师弟师妹们极为照顾,不仅在术宗中有着极好的声誉,就连医宗的弟子也非常尊敬他。

  毕竟比起自家冷漠孤傲、天才横溢的首席大弟子步临风来说,广德子实在太好相处一点,也难怪能得到大家的喜爱。

  再加上他仪表堂堂,私下可是不少女弟子心中最喜欢的人呢。

  眼下广德子在一颗松树下徘徊,一向温润的神色上有着三分期待七分忐忑,纳兰青桑看到他背在身后的手中握着一支玉钗,于是她悄悄离开,没有惊动广德子。

  很明显,她看得出来广德子在等一个女子,而且必然是他心仪的女子,因此才会有那副患得患失的表情,甚至以他的修为自己靠近都没发现,显然心思都放在别处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女子值得师兄如此对待。

  不过逍遥观不是普通的道观,并不禁止婚嫁,宗门内也有大量道侣结伴修行,甚至在外界的传闻中,逍遥观最让人羡慕的就是观内有数十对神仙眷侣,共同修行,仗剑三界,乃是一段佳话。

  因此广德子如果真有心上人,也不是什么天塌的大事,只不过那些一直对师兄念念不忘的女弟子们怕是要伤透心了。

  纳兰青桑不是没有好奇心,她也想知道能让广德子倾心的是哪位师姐,只是她心中还是很尊敬这个师兄的,万一让师兄发现,双方都很尴尬,于是就悄悄遁去。

  某种程度上来说,她很懂得尊重别人。

第4章 宿命难逃多波折
重生纳兰青桑全文阅读作者:雪夜故人归加入书架

  纳兰青桑自松林往回走去。

  走到一半,她皓腕上的一串玉珠突然开始发热。

  玉珠滚烫,烫的她手腕隐隐作痛,纳兰青桑脸色一白,却不是因为痛苦,而是她知道这玉珠发热的原因。

  终于要来了吗?

  也许自己终究逃不过这最终的宿命。

  原本她努力修行道法,甚至不惜冒着走火入魔的危险去自己领悟道术,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摆脱这已定的宿命,不在受制于人。

  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空云卷云舒。

  我巍然不动,淡看岁月。

  只是眼下……

  她心中犹豫,但是腕上的玉珠越来越烫,犹如来自地狱的冥火,灼烧到她的灵魂深处,提醒着她,这就是你的宿命,你逃不掉的。

  最终,纳兰青桑似是下定某种决心,咬咬牙迈步前行。

  她没有回自己的住处,反而是往山门外走去。

  逍遥观负责接待的知客道号叫御水,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平日脸上都是笑呵呵的模样,一团和气。

  他看到纳兰青桑往山外走去,好奇问道:“天色不早了,纳兰师妹还要下山吗?”

  纳兰青桑摇摇头,声音清冷的说道:“前山的果子熟了,我去摘些给新来的小师弟尝尝。”

  崂山仙师新收一个弟子这件事逍遥观上下都知道,能被崂山仙师这个逍遥观修为前五的高手收入门下,不知道有多少弟子暗中羡慕莫忘尘呢。

  御水也知道这件事,笑着说道:“纳兰师妹对自己的小师弟可真好呢。”

  “小师弟刚刚上山,一切都不熟悉,师父让我照顾他,自然要尽作为师姐的本分。”

  御水不疑有它,点头说道:“那好吧,师妹早去早回,最近世道不太平,就连咱们逍遥观四周都常有妖怪活动,师妹要当心。”

  “我晓得了。”纳兰青桑说道:“多谢师兄关心。”

  看着纳兰青桑远去的身影,御水喃喃自语说道:“看来小师妹也不是传说中的不近人情呢,倒是有些羡慕莫师弟了,不但能拜入仙师门下,连这么冷漠的纳兰师妹都颇为照顾他啊。”

  纳兰青桑一路走过很远,直到远远已经看不到逍遥观的山门才停下脚步。

  此刻夕阳已经落在山后,只有余晖照耀大地,将周围的一切都染上一层橘黄。

  纳兰青桑身披橘色的光芒,站在树林中,神色漠然。

  手腕上的玉珠已经不在发烫,她知道自己已经到地方了。

  果然,她停下脚步不过片刻功夫,身后的一处空间就开始扭曲。

  有黑影从那扭曲的空间中现身。

  这是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神秘人,看到他纳兰青桑立刻躬身行礼,说道:“弟子见过师尊。”

  这人正是萨满教大祭司阿尔哈图!

  “免礼,起来吧。”阿尔哈图声音冷漠嘶哑,似是不带丝毫感情。

  纳兰青桑直起身说道:“多谢师尊。”

  阿尔哈图打量她几眼,似是有些失望,叹息道:“唉,逍遥观这些臭道士果然谨慎啊,你如此天资,他们竟然能忍住三年不传你任何道术。”

  “弟子无能,让师尊失望了。”

  阿尔哈图摆摆手,说道:“不怪你,是我思虑不周,也罢,当时只是一时心起才将你送到这里来,既然他们不传你道术,你就暂时继续潜伏,过几年再看情况,说不得还可以为我们进攻大明提供便利,若还是一无所获,你就回来吧,等你回来,我就立你为教中圣女。”

  纳兰青桑身体微微一颤,却不是因为心喜,她努力保持镇定,不让阿尔哈图看出来异常,她说道:“一切任凭师尊吩咐。”

  阿尔哈图点点头,扔过来一个瓷瓶说道:“逍遥观实在是有几个厉害角色,尤其是掌门太虚,更是堪称当今道法第一人,我来此短时间不会被发现,不过也不能久留,这里面的解药足够压制你体内血咒五年,这五年我不会再现身,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你要学会见机行事。”

  纳兰青桑心中惊喜,面色上却仍旧如常,接过瓷瓶说道:“多谢师尊,弟子定当谨记师尊教诲。”

  阿尔哈图不再说什么,空间扭曲,他的身影就如同一缕青烟,消散在原地。

  直到确定阿尔哈图离开,纳兰青桑才长长舒一口气,抹去头顶的一层冷汗。

  虽然阿尔哈图并不是如何严厉的斥责她,但是纳兰青桑却不敢忘,正是阿尔哈图带人灭掉她全族,又在她身上种下血咒,逼迫她来逍遥观做卧底。

  如果她只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姑娘,或许会感恩阿尔哈图的活命之恩,但是现在的她体内是一个成熟的成年人灵魂,对于阿尔哈图就只有恐惧和厌恶了。

  不过这次他前来,也不完全是坏事。

  他不知道自己即将参加试炼大比,有机会得到逍遥观传承,因此让自己潜伏下来,至少五年内自己不用担心血咒的问题。

  五年,自己只有五年时间。

  若是五年内能解决血咒的麻烦,那么自己还有机会掌握自己的命运。

  无论如何,自己都要为此努力拼搏。

  至于阿尔哈图许诺的萨满教圣女,她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收拾好心情,纳兰青桑没有回宗门,反而是往西边走去。

  那边有一处果林,产一些蓬莱岛特有的雪梨,脆甜多汁,口感很好,既然自己说是给莫忘尘摘果子,那就便宜那小子了。

  此刻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纳兰青桑走进果林时,四周灰蒙蒙一片,很是影响视线,好在她修行道术,耳聪目明,这里又是山门不远处,她比较熟悉,才不至于撞到树上。

  纳兰青桑摘了八九个雪梨,就准备返回宗门。

  只是她刚转身,一股恶风就朝着她的面颊上袭来。

  匆忙中纳兰青桑立刻用出逍遥观的御风术,身影飘然躲开这一击。

  定下身影,纳兰青桑才注意到袭击自己的竟然是一只猿猴。

  只是与一般猿猴不同,这只猿猴要大上许多,全身毛发血红,此刻正蹲在不远处,睁着铜铃般的眼睛,对着自己龇牙咧嘴,凶相毕露。

  这是一只成精的猿猴。

  逍遥观所在的蓬莱岛乃是仙家福地,世外洞天,岛上灵气浓郁远胜别处,因此岛上的动物都容易成精。

  但是因为有逍遥观的影响,这些成精的动物都是性格温顺,不少都被观内收为护山灵兽,很少会出现如眼前这猿猴般主动攻击逍遥观弟子的妖精。

第5章 试炼消息动人心
重生纳兰青桑全文阅读作者:雪夜故人归加入书架

  看着这只猿猴,纳兰青桑毫不迟疑,手指掐动法诀,一道火灵符就从她袖口飞出。

  那猿猴一个灵巧的翻身就躲过她的攻击,但是灵符撞在猿猴身后的梨树上爆裂开来,不仅把梨树炸的焦黑,四溅的火花还灼烧到猿猴的皮毛,这一下可就彻底激怒这只猿猴。

  只见它长啸一声,强壮的后腿狠狠一蹬,身体就从地上高高跃起,快如闪电的砸向纳兰青桑。

  电光火石之间纳兰青桑甚至能看到这东西外露的森森白牙。

  再次用起御风术,纳兰青桑的身影如柳絮般往后推去,退到半空中时猛然甩出衣袖,一连串的火灵符就从她袖口中飞出,拍向追来的猿猴。

  那猿猴刚才被火灵符烧过皮毛,有些惧怕这东西,看到又是大片灵符飞来,怪啸一声身体直直往地上坠去,想要躲开这一击,不过纳兰青桑早有准备,灵符刚刚接近猿猴时,她嘴里就默念一声:“爆!”

  于是这一串灵符瞬间炸开,空气的温度急剧上升,灵符炸开的火光映红半边天空,灵力的冲击波更是一连折断几颗碗口粗的梨树才散去。

  纳兰青桑引爆灵符的时机把握的极为准确,恰巧是猿猴即将坠落,却又无法换力的时候,它避无可避。

  于是这只成精没多久的猿猴就被这一连串的火灵符掀翻到十几丈外,火焰把它全身烧焦。痛苦的在地上打滚。

  不过这家伙实在皮糙肉厚,受到如此攻击竟然还没有毙命,纳兰青桑也就不准备下死手了。

  上天有好生之德,他们修道之人尤其注意这点,不到万不得已是不愿意随意杀生的,不然功德有亏,飞升证道之日可就遥遥无期了。

  纳兰青桑转身往回走去,只是心中记起先前御水师兄所说的话,最近宗门附近出现许多妖物,不知道这只猿猴算不算。

  以往逍遥观这样的仙家福地,怎么可能在宗门附近有妖物肆虐横行呢,难道真的是乱世将至,所以这些魑魅魍魉都出来兴风作浪了吗?

  不过……这些事情可不是自己这样一个朝不保夕的小修士能改变的,眼下还是操心自己身上的血咒该如何解除吧。

  纳兰青桑回到小院中,看到莫忘尘的房屋还有灯火,于是走上前敲门。

  莫忘尘捧着一卷书走出来开门,看到纳兰青桑问道:“这么晚了,师姐有什么事吗?”

  纳兰青桑把摘的雪梨送过去,说道:“方才去山下散步,看到林子的雪梨熟了,就摘了些,这雪梨皮薄脆甜,外面是吃不到的,你尝尝。”

  莫忘尘心中诧异夹杂着感激。

  他初上逍遥观,一切都是这么陌生,身边连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幸好遇到的纳兰师姐是个外冷内热的性子,表面上看起来冷漠无情,实际上却颇为照顾自己。

  莫忘尘接过雪梨,说道:“外面天寒,师姐进来喝杯热茶暖暖身子吧。”

  纳兰青桑摇头拒绝,说道:“天色不早了,明日还有早课,莫师弟早些休息吧。”

  说着就转身回自己的房间,吧嗒一声把门闩架上,只留下莫忘尘抱着雪梨站在自己门前发呆,片刻后莫忘尘也回屋关好门窗,只是他房间的灯火却亮了很久。

  第二天的早课已经不用纳兰青桑提醒,莫忘尘早早就收拾妥当,两人结伴前往前殿。

  今日讲早课是由术宗一位长老授课,给弟子们讲解炼气过程中应当注意的问题。

  这位长老言语幽默,很多艰深晦涩的问题到他嘴里总能深入浅出的为大家解释明白,令人茅塞顿开。

  于是今日早课的气氛就要比昨日步临风授课时活跃太多,许多弟子都是争先恐后的举手发言,提出自己的修行上的疑问。

  这些弟子多是普通弟子,平日里没有师父指导修行,仅靠自己参悟和询问长老怎么可能理解透彻?

  他们不是纳兰青桑这种天才横溢的弟子,长老们更不会把他们当成入室弟子倾囊相授。

  直到早课结束,这位长老仍旧被一大群弟子围住提问问题。

  好在后面又来一位长老,这才为这位长老解围。

  新来的长老是宣布一件事情的——十日后就是宗门一年一度的试练大比。

  听到这个消息,下面的弟子们立刻沸腾了,原本就有些闹哄哄的广场瞬间如同煮沸的开水,喧嚣声四起。

  对于这些普通弟子来说,宗门的试练大比不啻于可以拿到奖励,更重要的是可以得到鲤鱼跃龙门的机会,每年的大比上都会有优秀的普通弟子得到长老们的赏识,然后收为入室弟子,从此咸鱼翻身,大道可期。

  也难怪这些人会这么兴奋。

  而且大比只限十四岁以下的弟子参加,若是他们在十四岁以前没有得到长老们的青眼,以后就更加没有成为入室弟子的机会了。

  修行一途千难万险,需读万卷道书,需看万里河山,更需名师指路,能成道者万里无一。

  若是无法成为入室弟子,仅靠自己悟道,除非天纵之资,不然只是虚晃几十年光阴,到头来也不过化为一具枯骨,一切都烟消云散。

  试练大比对于莫忘尘来说没什么意义,但是对于纳兰青桑非常重要,不过她心思沉静,不可能如广场上这些十二三岁的同门一般喜形于色,早课结束后她就和莫忘尘一同往住处走去。

  下午她和莫忘尘一同前往师父的静室听道。

  今日主要是崂山仙师给莫忘尘讲述一些修道的基本常识,算是个给这个小白师弟进行一次科普,纳兰青桑只是顺带旁听而已。

  静室中,师徒三人坐在蒲团上,崂山仙师摸着胡须,笑道:“忘尘,此前可曾了解过修士?”

  “听过一些传闻。”莫忘尘老实说道。

  “哦?”崂山仙师问道:“说来听听。”

  “听说修士都是神仙,能斩妖除魔,能点石成金,还能行云布雨,长生不老……”

  听着莫忘尘的话,崂山仙师摆摆手制止他,说道:“这个斩妖除魔自然是我辈修士义不容辞的职责,点石成金和行云布雨法力高些也能做到,不过这长生不老嘛……咱们修道多数都是求的长生不老,只是多数也做不到长生不老,如果真有仙缘,修道大成举霞飞升,能得一个真仙的仙位,那才是真的长生不死,逍遥三界呢,现在只能说我辈修士都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呢。”

  莫忘尘点头表示明白。

  崂山仙师继续说道:“我逍遥观乃是当今修道界顶尖的名门大派,声名远播的正道执牛耳的宗门,数千年来已有上百位祖师证道飞升,传承的道法更是博大精深,与天地大道契合,你既入门下,日后定当要努力修行,修道之艰难绝非三言两语可言明的,必须有大毅力,经历大磨难才可以,你明白吗?”

  莫忘尘毕恭毕敬的说道:“弟子谨记师父教诲。”

第6章 师徒对坐传道义
重生纳兰青桑全文阅读作者:雪夜故人归加入书架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

  静室中崂山仙师缓缓吟唱出了《道德经》中的这一段,下手的莫忘尘和纳兰青桑正襟危坐,认真听讲。

  崂山仙师继续说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而天地所生之前一切皆为混沌,我辈修士修道就是追逐那渺渺茫茫生化万物之‘一’从而达到无上大道。”

  这一段话玄之又玄,纳兰青桑还能明白几分,但是莫忘尘可就完全一头雾水了,不过他也知道师父说的话很重要,于是努力记忆下崂山仙师说的每一个字。

  崂山仙师说道:“所以修士修炼,当以炼气入手,交感天地,引天地灵气入体,灵气入体则才算得上正式踏入仙途。”

  “然而,大道台阶十万,这引起入体不过是十万台阶的第一步,往后修行一步难过一步。”

  莫忘尘问道:“师父,后边是什么?”

  “莫急,听我慢慢讲解。”崂山仙师微笑着摆手,示意莫忘尘认真听,他说道:“修道界一般将修炼分为四重大境界,即我们常说的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练神返虚、炼虚合道,只是这四重境界玄奥,非常人可理解,故而在具体修炼中每境界又细分成两重境界,便于修士体悟天心。”

  “其中炼精化气分为三花聚顶与五气朝元两重境界,炼气化神则分为紫气东来与神魂九转两重境界,至于之后的境界……你尚未修行,知道了反而会让你好高骛远,不能踏实修炼,以后再说。”

  莫忘尘欲言又止,崂山仙师看出他的犹豫,于是问道:“忘尘有什么想问的?”

  “回师父的话。”莫忘尘说道:“弟子在山下时也常听人说起什么引起入体,但是要怎么做才能引起入体呢?”

  崂山仙师解释道:“这就要说道我逍遥观的修行了,我们逍遥观修的是内丹道,也是修道界最正统的修炼方法,内丹修行需要积累灵气,引灵气入体则是要靠感悟了,有些弟子天赋异禀几日就可以感应天地,引灵气入体,有些则慢些,半年或是一年引起入体也是有的,引起入体后,灵气疏通自身经络,内气充盈、神清气爽,则踏上仙途,之后修行就看个人悟性、机缘、毅力了,若有大机缘者甚至可以在修行中达到天人合一的状态,在天人合一的状态下修行任何道法都是游刃有余,不过有这种天赋机缘的修士……千年不遇啊。”

  崂山仙师的一番话听的莫忘尘心情激荡,只觉得一个从未见识过的光怪世界就这样展现在他眼前了。

  “为师所说这些不过是修道入门需要知晓的常识,至于我逍遥观的传承,初入门弟子需诵读三个月到半年的《道德经》和《太上感应篇》,时间依个人资质而定,除此外还需锻炼肉体半年,如此才可以正式传授功法,从明日起你除过早课读书外,每日需下山将你们院中水缸的水挑满,我会让你师姐监督你,你可明白?”

  莫忘尘恭敬说道:“弟子谨记。”

  崂山仙师点点头,说道:“不过你是入室弟子,天赋好于旁人,这半年中可以提前修行引起入体的功法,之后我会让你师姐传你,不过就算你能成功引起入体,也不许学习任何功法明白吗?”

  “这是为何?”莫忘尘不解问道,崂山仙师态度温和,他倒也大胆,不若旁人对自己师父的话言听计从,从不敢出言反驳。

  崂山仙师解释道:“这是为了防止你基础不牢,未来修行起来如同空中楼阁,基础越牢固你未来能走的路越是长远,明白吗?”

  莫忘尘的疑惑消去,点头表示明白。

  崂山仙师挥挥手,说道:“今日也不早了,你先去山下挑水,我与你师姐还有些话说,你退下吧。”

  莫忘尘对着两人行礼,恭敬的离开静室。

  纳兰青桑与崂山仙师对坐,崂山仙师说道:“青桑,不日就要试练大比,你这几年只修道义,体内空有灵力,却不会什么道术……嗯,我知道你聪慧,自己悟通一些道术,只是这些并不足够让你从大比中胜出,因此我今日传你几样道术防身。”

  “多谢师父传道。”

  “唉。”崂山仙师苦笑说道:“我门下七个弟子,以你天赋悟性最高,秉性纯善,修行更是刻苦,可惜因为……这三年我没传你任何道术已是愧对于你,你心中可曾怨师父?”

  纳兰青桑摇头,说道:“我知晓师父对我极好,能入逍遥观修行,青桑已是心满意足,不敢奢求其他。”

  崂山道士笑笑,说道:“你这丫头啊,什么都好,就是心思藏得太深”

  纳兰青桑不说话,崂山仙师收起笑容,正色道:“十日后就是试练大比,眼下不能传你太过高深的道术,一则因为……一则是时间太短,太过高深的你难以掌握,对于大比来说有害无益,因此我只传你驭火术和逍遥游,你且认真听。”

  纳兰青桑正襟危坐。

  崂山仙师说道:“这两种道术你不会,但应该也了解过,你且先说说自己的了解。”

  纳兰青桑回忆起之前在道卷上到的有关这两种道术的介绍,说道:“逍遥游乃我们术宗不传之秘,乃是御气穿越空间的高深法术,传闻练就到极致可以一步天涯一步海角,乃是天地间少有的大神通,驭火术则是我们术宗水火风雷四脉中火脉的灵力修行方法,可以快速增加自己火属性灵力。”

  崂山仙师对她的回答很满意,点点头补充道:“逍遥游是大神通,比之传闻中一个跟斗十万八千里的筋斗云更要胜出一筹,以使用者法力深厚程度影响着使用效果,以你现在的灵力固然不可能做到咫尺天涯,不过在数丈内腾挪转移还是可以的,有它就可以让你在比试中立于不败之地,驭火术可以让你圆润如意的使用火灵符……”

  说道这里崂山仙师看了纳兰青桑一眼,眼神中有着不加掩饰的欣喜,说道:“我知道你把火灵符这个浅显的道术做出了修改,你倒真的大胆。”

  纳兰青桑立刻说道:“弟子惶恐。”

  “你那里惶恐了,你大胆的很呐。”崂山仙师带着笑意的说道:“火灵符只是最简单的道术之一,千百年来,我们逍遥观却没有人敢修改,偏偏你就敢,也不怕走火入魔,不过……敢为天下先,只此一点你就强过所有弟子啦。”

  纳兰青桑体内毕竟是成年人的灵魂,不会像年轻人一样被夸几句就飘飘然不知东西南北,她认真说道:“弟子修为浅薄,还需师父提点。”

  “知道就好。”崂山仙师点点头说道:“你虽然修改了火灵符,不过切不可骄傲自满,毕竟你修道时日尚短,不晓得这其中厉害,以后切莫再做了。”

  “弟子明白。”

  “我先传你驭火术,这驭火术虽简单,但是认真修行,对你未来帮助颇大,你可要仔细听了。”

  静室中,崂山仙师仔细为纳兰青桑讲解道术,室外,日头渐渐偏西。

1234567891011下一页
扫码
作者雪夜故人归所写的《重生纳兰青桑》为转载作品,重生纳兰青桑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重生纳兰青桑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重生纳兰青桑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重生纳兰青桑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重生纳兰青桑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重生纳兰青桑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