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大道魔纪最新章节 > 大道魔纪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大道魔纪 连载中
分享大道魔纪

大道魔纪全文阅读

大道魔纪作者:临川子

大道魔纪简介:魔帝伏昊定国第二年,颁布敕令:凡是年满十二岁的少年无论男女,无论出身,必须前往各地书院学习修炼。
然而国人纷纷选择修仙,恐惧修魔,害怕修仙界杀回北疆,灭杀魔修。
凌胜,拥有天灵根,是万中无一的修仙天才,却无法进入修仙书院。为了保护和照顾母亲,他选择了离家最近的北坡书院,开启了自己修魔之路。
“只要给我一个机会,我便能将这天都杀个通透!将这地都用鲜血浸染!” https://www.uukanshu.com
-------------------------------------

大道魔纪最新章节第141章 窥视
第2章 抓捕入学(修)
大道魔纪全文阅读作者:临川子加入书架

  马车匆匆离去,车内的胖子捏了捏自己的八字胡,突然开口问道:“马六,你说我就这么离开,是对,还是不对呢?”

  赶车的马六想也没想,连忙说道:“老爷莫非心中有愧,想把大公子的名额给那个小子?”

  这话刚说出口,一只脚从车内直接踹了出来,直接踹在马六的后背:“滚蛋,没有问你这个,名额是我儿子的,我说的算,谁也别想抢走!天灵根又怎么样,那是别人家的天灵根,跟我我屁的关系!”

  车内传来胖子骂骂咧咧的叫声,马六一听,顿时知道自己刚才说了错话,于是连忙说道:“林老爷说得是,修仙名额来之不易,该是大公子的。小人愚钝,不知道老爷在担忧什么?”

  “我在想,万一那小贱货把自己儿子是天灵根的事情传出去,被修仙书院的人知道了,岂不是要挤走小飞的名额?哎呀,不对,该死的,老子怎么能这么走了呢!”胖子大叫一声,语气充满了懊恼。

  马六一听,连忙说道:“老爷,这有什么担心的。我有办法替老爷分忧。!”

  “果真如此?赶紧说来听听,如果真是好办法,老爷我赏你一块玉晶!”

  “哈哈,先多谢老爷了,其实这个特别简单。只需要告诉黑甲卫,说是北门有人想要逃学,那黑甲卫定然会上门抓人,凭着黑甲卫的办事风格,那小子不死,也只能被丢入修魔书院。到时候反正生米煮成熟饭,修魔书院肯定不会放人的。”马六细细的分析道。

  车内的林老爷顿时一拍掌说道:“不错,这个办法不错。你立刻去办,亲自去办,我要让那个小子死都不能翻身。”

  马六脸上露出鄙夷之色。他轻声嘀咕了一句。

  “心真黑啊,自己亲侄子就这样被毁了。”

  不过他眼珠转了转:“依照林大尤的性格,想必他肯定会想办法把那母子赶出去,到时候我又可以赚一笔了。”

  想到这里,马六又觉得林大尤果真亲切!

  “这是赏你的,赶紧把这件事情办了!”车内递出来一块白皙的玉晶。

  马六眼前一亮,连忙一把接过玉晶,放在牙边咬了咬,口中含糊道:“这就去,小人这就去办。”

  说完马六立刻将马车赶回林家,然后他立刻跳下马车,两只脚在路上掀起一道烟尘,很快找到了一队黑甲卫,将情况告诉黑甲卫。

  ······

  “娘亲,娘亲,你快醒醒啊,别吓我。”黝黑少年将母亲抱到自己家的走廊下面,掐了掐妇人的人中,然后又用麻布沾湿,放在妇人的额头上。

  许久,妇人悠悠的醒来,她看见自己的儿子,顿时忍不住垂泪道:“孩儿,娘亲对不起你啊。”

  “娘亲,别这样说,你的身体要紧,别再伤心了。”

  “不行,娘亲不能让你去修魔,那样会毁了你,对了,我们可以把你是天灵根的消息告诉修仙的书院,相信凭借你的资质,他们一定会收你的。”妇人止住了眼泪,立马说道。

  “娘亲不哭就好,我扶娘亲进屋歇歇。”

  “不行,来不及了。你现在必须离开。去,去城东,或者城南的书院,去那里告诉他们,你是天灵根,这样他们一定会收下你的。”妇人直接推开少年,激动说道。

  “娘亲!”少年依旧挣扎着拽住妇人的胳膊。

  妇人顿时大怒:“快去啊!别管我,快去!”

  “娘······”

  就在这个时候,一队黑甲士兵突然出现,他们踹开院门,直接往母子二人扑去。

  “听说你们想要逃学,该当何罪!”为首的黑甲士兵厉声说道。

  妇人一听,顿时面色涨红,接着喷出一口鲜血,眼中满是恐慌与愤怒:“林大尤,我林欣媛与你恩断义绝!”

  说完这句话,妇人立刻昏迷过去,生死不知。

  少年顿时着急得大哭道:“娘,娘,你怎么了?”

  那黑甲卫士见此,当即低骂一声:“靠,又被人当枪使了!”

  黑甲卫士再蠢也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了。无非就是逃避修魔学院,这种事情每年都会发生,没权没势又没钱的母子二人被亲友出卖,拿她家唯一的儿子送去修魔。可是即便被当枪使,他们也没有办法,这是魔帝敕令,所有人都要遵守!

  “张头,我们怎么办?”身后的黑甲卫士犹豫的说道。说实在的看到凄苦的母子二人,黑甲卫士也有点犹豫,他们也曾经经历过这种痛苦,心中多少有些不忍。

  “还能怎么办,先看看妇人死没死,没死的抬进去,把人救醒,然后把小的带走。”叫做张头的黑甲卫士摊手说道,“他娘的马六,就知道没有什么好事情,老子下次见到他非剥了他不可!”

  他们走上前去看看情况,结果被少年人推开:“你们可以抓我,不可以抓我娘。你们想让我怎么样都好,只要我娘好。你让我修魔我就修魔,你让我修仙,我就修仙。不要抓我娘,好不好!”

  张头鼻子一酸,眼前浮现三十年前的景象,他立马哼了哼说道:“不抓你娘,你娘现在昏倒了,你这样拦着我们没有办法救你娘。”

  少年一听,急忙让开了路,小心的将母亲抱在怀中,然后示意黑甲卫士。

  张头直接上前,抓住妇人的手,手心一道黑色的气体进入妇人的体内,接着妇人轻哼一声,慢慢苏醒过来。

  妇人苏醒之后,慢慢的睁开眼睛,虽然她没有大闹,可是看着张头的眼神却不是很好。张头冷哼一声,口中说道:“给你们半刻钟的时间。”

  说完,他一挥手,带黑甲卫士来到小院门口。

  “张头,你喜欢那个小娘子了?”一个黑甲卫士笑嘻嘻的问道。

  张头一巴掌直接拍在黑甲卫士的脑袋上,口中冷声说道:“不该问的别问,不然这个月的赏钱别想要了。”

  那个黑甲卫士吐了吐舌头,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

  ······

  妇人醒来之后,一把抱住少年,低声哭泣道:“是娘不好。害苦了你啊,我的胜儿。”

  “娘别这么说,事情已经这样了,也没有什么办法,我修仙也好,修魔也罢,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娘还在,娘没有离开胜儿。”

  “好好好,有你这句话,娘放心了。即便你修了魔,成了真正的大魔头,也是娘的好孩子。别人嫌弃你,厌恶你,娘不会。修魔,那就修成举世无双的魔,让所有人都伤不到你。知道吗,孩子。”妇人擦掉了眼泪,抱着正在哭泣的少年说道。

  “知道了,孩儿知道了,孩儿一定修成举世无双的魔,所有人都打不过孩儿,孩儿要保护娘亲!”少年依旧满脸泪水。

  “去吧,跟着他们去吧,放心,娘亲会在这里等你,等你回来!”妇人坚定的说道。

  “可是孩儿不想离开娘!”少年紧紧的抱住妇人的脖子哭泣道。

  “乖孩子,你长大了,别哭了。娘还需要你保护,你这样怎么保护娘。等你有实力了,才能保护娘亲。所以你现在必须去。”

  少年依依不舍,不过还是松开了搂住妇人的胳膊,带着哭腔说道:“孩儿去,孩儿这就去,等孩儿回来,孩儿一定能保护娘亲的。”

  说完,少年直接转身离开,走到黑甲卫士的前面:“走,我们走,你们要带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张头犹豫了一声说道:“一个是城西的西山书院,一个是城北的北坡书院。西山书院更好一点,不过你还是自己选一个吧。”

  少年擦掉眼泪,低声说道:“北坡书院!”

  “想好了?”张头问道,“虽然两个书院都是修魔书院,不过西山书院要好一点,你确定吗?”

  “北坡书院,我想离我娘亲近一点,这样能经常回来看她。”

  张头叹了一口气说道:“那行吧,走吧。对了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凌胜。”

  “双木林的林?”

  “不,凌天的凌!”

  ······

第3章 天赋(修)
大道魔纪全文阅读作者:临川子加入书架

  黑甲卫士的张头看着擦干眼泪,挺直胸膛的凌胜,觉得眼前这个孩子好像在一瞬间成长成熟。这种错觉让他摇了摇头。

  “走吧!”张头吩咐说道。

  本来这种事情派一个黑甲卫士去就好,不过张头心中想着知道这个少年境况会如何,当即一挥手,让整个队伍护送凌胜前去北坡书院。

  这一举动顿时让队伍当中的几个新兵抱怨起来:“张头这是疯了吧,这个小家伙直接交给一个人带过去就好,让我们走这么多冤枉路干嘛!”

  张头一听,面色顿时冷道:“废什么话,就当做平时训练,给我走!”

  那几个新兵无奈,只能带着气往前走。

  其中一个士兵气愤不过,走路的时候,直接伸脚将凌胜绊倒。

  “哈哈哈!”凌胜一跌倒,那士兵立刻大笑起来,其他的士兵也发出笑声。

  张头无奈,只能狠狠的蹬了一眼那个士兵,让其归队,然后走到凌胜的身边问道:“没事吧。”

  凌胜摇头说:“没关系,这点伤不痛!”

  张头无奈挥了挥手:“走吧,继续前进。”

  不得不说黑甲卫士的纪律不怎么样,捣蛋的士兵不止一个人,他们几个轮番出手,饶是有张头的照应,他们还是一次次将凌胜推倒在地。

  凌胜一次次从地面平静的爬起来,眼中虽然带有怒火,却并没有发泄出来。

  “怎么不哭啊,小家伙。”一个士兵笑着说道。

  凌胜平静的说道:“我的眼泪不是为你们而流的!”

  其他士兵一听,顿时觉得无趣,当即也息了调戏凌胜的心思。

  “到了。”这时候一个士兵传来解放的声音,他们到了北坡书院的门口。

  这个北坡书院确实很烂,别的书院都是用白玉岩石写着朱红大字当做自己的书院大门。而北坡书院就是一块三尺长一尺宽的木板,上面歪歪斜斜的写着“北坡书院”!

  书院的门口挤满的都是衣衫褴褛的贫困人家的孩子,甚至干脆就是连父母都没有的孤儿。这孤儿之所以能活到现在,都是靠着大户人家的圈养。他们就是每年这个时候完成修魔学生的指标的人头。

  门口五六个白发苍苍的老师,他们穿着满是补丁的衣衫,两只手不停的在捏面前少年的骨骼。他们这是在测试这群少年人的天赋。

  为首的那个老头面色忧虑,时不时的摇头叹息:“又是这样,没一个好苗子,这些孩子送上战场就是当炮灰,白白害了性命!”

  “骨如凡木,资质下等。”

  “骨如沉木,资质中下等。”

  “骨如沉木,中下等。”

  “骨质疏松,下下等!”

  ······

  检测资质的老师纷纷摇头,他们已经检测了上百个新生,没有一个出众的。就连达到中上等的也只有那么一两个。

  “骨质如铁,上等!”

  突然间,一个老者大声喊了出来,语气中充满了幸福。其他的几个老者立刻眼睛如同狼盯着美食一样,看向那个少年。

  那少年身体直接一抖,一股浑浊的液体从腿下慢慢流出,接着那孩子顿时大哭起来。

  那几个老者顿时犹豫起来,最终叹了一口气道:“天赋还可以,就是这个心态,难成大器!”

  最终几个老者还是没有出手,而是放那个少年进去。

  ······

  张头看见那个被吓哭的小家伙的表现,脸上露出笑意。旁边的几个黑甲士兵说道:“凌胜,等一下你也会尿裤子的。想要尿的话,赶紧先去解决。”

  凌胜抿了抿嘴巴,没有说话,他站在队伍的最后,慢慢的向前移动自己的步伐。

  等到他走到老者面前的时候,耳边听到老者的询问。

  “姓名?”

  “凌胜!”

  “嗯,伸出手来!”

  凌胜怪怪的伸出自己的手。任由老者用两根手指夹住自己的胳膊。老者用力,凌胜觉得有些疼痛,不过他抿着嘴巴,微微的哼了一声,并没有叫出来。

  “嗯?”老者面色微变,他喉咙当中发出一声疑问,接着他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然后两只手摸了摸凌胜的脑门,接着用力从脑门往下按。

  “嗯!”老者眼中满是精光!

  “骨质如沉银,金身或许可期啊!”

  老者站起来了,大声叫道,他满眼的精光,如同恶狼看着食物一样!

  其他老者立刻站起来,寻声问道:“别说笑,我这么多年在这个破地方,就遇到一个骨质如精铜的,还从来没有遇到过沉银骨质的。”

  老者立刻说道:“不信你们自己摸摸看,是不是沉银!”

  其他的老者立刻上前,伸出一堆魔爪,往凌胜的身上按。

  凌胜被吓了一大跳,身体往后退了一步。不过还是没有逃出这群魔爪,他只能无奈的站在原地,任由这群魔爪乱摸。

  许久,这群魔爪收回后,这些老者纷纷点头:“果然啊,沉银骨质,真的是修魔的天才!”

  为首的老者也亲自上前查探了一番,然后兴奋的说道:“看来我们北坡书院崛起有望了。这个孩子,我要亲自教导他!”

  这个情况让张头还有那群黑甲士兵一脸发懵。

  “不是吧,那个小子会是一个天才!”一个欺负过他的黑甲卫士小声说道。

  “看来不假,我就是这个学院出来的,周院长可不是会开玩笑的人。”另外一个欺负过凌胜的士兵苦着脸说道。

  “我靠,那怎么办,我们可是欺负过他的,万一那个小子,不对,那个小天才记仇,真的修成了金身,我们岂不是惨了。”第一个绊倒凌胜的卫士大呼道。

  “张头,你可要救救我们啊,给我们说说好话!”有机灵的卫士立刻向张头求救。因为在这群人里面,就张头照顾那个凌胜,如果张头出面,或许可以让他们免于被一个天才记仇。

  张头也张了张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他护送过上千个适龄的小家伙,今天确实第一送出一位天才。然后他心中非但没有一点得意,反而拔凉拔凉的。诚然他照顾过凌胜,可也是他把凌胜送入修魔的道路!

  “我他嘛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张头苦笑一声说道,不过他继续道,“这个小子在乎他的母亲,不如我们从他母亲那里入手,买一点补品,多多照看他的母亲,想来他会原谅我们的。”

  其他士兵一听,顿时立刻摸出口袋中的银子说道:“我出五两银子,你出六两,老幺只有三两那就三两银子,我们立刻给老夫人买点补品,不对,抓几个医生去他家里看病!”

  一群人立马闹哄哄的决定了下来。

  张头让众人安静下来,然后走到前去,先是给老院长行了一个礼,然后说道:“周院长,凌胜师弟呢,情况有点特殊,他母亲生病在家,独自一人,平日里只有凌胜一人照料,这凌胜师弟一旦入学,恐怕会担心他母亲的情况而不能专心跟院长大人学习,可否让凌胜师弟走读,白天过来上课,晚上回家也能陪伴母亲,以全孝心。”

  张头说的时候一直看着凌胜。凌胜身体微微一颤,也不由的出声说道:“还请院长大人谅解。”

  张院长一听,眉头稍微一皱,旋即松开说道:“既然你有如此孝心,我也不能阻止你照顾你的母亲,不过你白天必须在天亮之前来书院,如果是晚了,我可会立马取消你走读的资格。”

  凌胜一听,顿时大喜,他连忙感谢道:“多谢院长,多谢院长。”

  周院长抚须长叹道:“起来吧,你孝心可嘉,又是天才,老夫怎么能不答应。”

  接着周院长又对张头说道:“你是不是怕被小天才记恨?”

  张头苦笑一声说道:“世人被迫入学院,几乎所有人都选择修仙,而非修魔,我来之时,被一个林家马夫叫马六利用了,心中想着完成任务,这才将凌胜送入修魔之路,自然担心被记恨。”

  周院长冷笑一声:“你为老夫送了一个天才,被记恨也值了。”

  周院长一句话,吓得张头面色苍白。

  不过凌胜却低声说道:“我凌胜不会记恨张头的,事到临头,只有这一条路可走,即便张头不送我来,或许会有叫李头的送我来。张头能给我一个选择,让我离娘亲近一点,我凌胜便感激不尽。刚才又替小子求情,让小子有机会走读,小子感激还来不及。”

  “多谢小师弟体谅。”张头立刻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接着他又说道,“我看令慈身体不适,不如派人前去照看一二,一来给令慈报个喜讯,让令慈安心下来,二来我等几个兄弟也给令慈到城中找个好点的医师,给令慈看病如何?”

  凌胜沉默了片刻,便拱手谢道:“有劳师兄了。”

  张头见此,立刻拱手还礼,接着带着黑甲卫士立刻,火速前往凌胜的家中,给凌胜的母亲报喜。

  周院长见此,轻笑道;“前倨后恭,令人不齿。”

  凌胜反而摇头说道:“虽说如此,但是这件事情确实不怪他,他们能替我照顾母亲,我也放心一二,到底,我还是要感谢他们。”

  周院长笑道:“你最该感谢的是你自己。”

  凌胜想了想:“不,是我的母亲。”

  ······

  半路上,一个黑甲卫突然问道:“张头,我们要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马六,吓唬吓唬他!”

  其他的黑甲卫立刻眼前一亮,一脸期待的看着张如海。

  张如海冷笑起来:“马六那小子这么坑我们,就这么让报复他,也太便宜他了。让他蒙在鼓里吧,等到哪一天凌胜突然声名鹊起,有他好看的。”

  其他黑甲卫立刻幸灾乐祸起来:“还是队长高明!马六还有那林家,就等着倒霉吧!”

第4章 魔甲金身
大道魔纪全文阅读作者:临川子加入书架

  整件事情虽然一波三折,不过最后的结果还是让凌胜感到满意。

  一来他不用住在书院,可以随时回家照顾母亲。二来,他知道自己天赋不错,或许将来他真的能如同母亲所说的那样,成为一个举世无双的魔,那时候便没有人敢欺负他跟母亲了。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周桐,北坡书院的院长,你可以叫我周院长。今后你的修炼会有我亲自教导你。记住,喊苦喊累是没用的。”周院长对凌胜郑重说道。

  凌胜平静的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周院长满意的点点头,然后一挥手,带着凌胜直接进了书院。

  “你既然走读,我就不给你安排宿舍了。食堂你也不用去了,我会亲自给你安排食物的。你现在需要做的就两件事情,一个是学习一些基本知识,这个我也会替你安排好。另外一个事情就是跟我修炼《魔甲金身诀》。”

  “《魔甲金身诀》?很厉害吗?”凌胜沉着的问道。他用一种完全不像十二岁少年人的语气发问。

  周院长诧异的看了一眼凌胜,旋即点头说道:“当然厉害,魔修以炼体为主,在修炼的第一阶段,也就是魔元境界,主要的做的事情就是不断的锤炼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的身体变得更加结实和强壮。《魔甲金身诀》可以让人达到最厉害的金身境界。你说厉不厉害。”

  凌胜点点头:“如此看来自然是厉害的。”

  “不错,《魔甲金身诀》是魔帝伏昊亲口所述,乃是修魔者炼体的第一功法。”

  “达到金身之后呢?是不是说魔元境就修完了?后面的境界是什么?”

  “还早着呢,魔元境界分为三个阶段,锻体只是第一个小阶段罢了。第二个小阶段是血气境界,顾名思义就是打熬自己的身体之后,需要锤炼出血气。血气一出,身体的力量也会迅速的增长。使得金身的威力能够迅速的发挥出来。血气之后便是魔元,魔元跟跟血气差不多,不过魔元比起血气更加浑厚有力,到了魔元境界,其实就是将体内的血气转化为魔元。”

  “你不用担心,这些我都会教给你的,你只要按照我的要求去完成就好。魔元之后,便是第二个大境界,被称之为魔煞境界。魔煞之后便是魔晶,这魔晶跟修仙者的金丹差不多。不过两者的本质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金丹是修仙者身体元气的凝结。而魔晶则是魔煞的凝结,这魔煞算是更高一种的魔元,以后你便会慢慢知道。”

  “还没有更高的境界,人仙,地仙,天仙呢?”凌胜问道。

  “当然有,魔晶之后便是元神境界,这修仙者当中元神修士便称之为人仙,而我们修魔者则称为魔神。之后便是碎空境界,修仙者称这一境界为渡虚境界,或者是地仙。我们则称之为魔尊。至于最后一重境界则是魔帝或者天仙。那已经是世间绝对的力量,我等无法揣测。”周院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旋即转脸看着凌胜。

  “你不用好高骛远,你需要脚踏实地的将现在的事情做好就可以了。”

  凌胜没有反驳,他点点头说道:“老师说的是,学生一定不会好高骛远。”

  “那么现在你去换一身练功服吧,准备第一阶段的训练!”周院长挥了挥手,让一个侍女捧着一件黑色的衣服出来,然后带凌胜去换衣服。

  黑色的练功服有些大,或者说是凌胜有些瘦小。穿起来总是感觉有风灌进里面,一直鼓鼓的,不是很好看。不过凌胜一点也不再在意这些东西,实际上,有一件新衣服穿他已经很高兴了。

  他换好衣服来到周院长的面前,只见周院长拿出两个沙袋,递给凌胜:“带上这个东西,绕着沙场跑吧,我不说停,你不能停!”

  凌胜没有犹豫自然很快绑好沙袋,开始绕着沙场跑步。一开始的时候,他有些激动,跑步的速度特别快。

  周院长轻笑一声:“总归是少年人,还是有一些少年人的心性,一直绷着,跟个小老头一样”

  很快凌胜发现周院长完全没有喊停的意思,当即速度慢了下来,他开始用正常的速度长跑。很快他就调整好自己的呼吸,不紧不慢的按照自己的速度行进。身为一个常年在进山打柴跳水的少年,他自然有着丰富的经验。

  不过最终凌胜还是败了下来,虽然他经验丰富,可是架不住周院长一直不喊停。跑了整整一个下去,凌胜心中郁闷道:“周院长是不是站在原地睡着了。”

  当他最终趴在地上如同一滩烂泥的时候,周院长才高兴的说道:“你终于停了,不愧是沉银骨质的天才。普通人哪里能像你跑这么久。对你的测验结束了,我非常的满意。”

  凌胜累到不想说话,他抬头看一眼周院长都觉得费力气。他默默的趴在地上,积蓄自己的力量。

  不过周院长一挥手,两个侍女过来,一人一手,将凌胜从地上拉起来,然后放到一个准备好的椅子上。这时候第三个侍女扒开凌胜的嘴巴道:“这是周院长为你准备的汤药,不能浪费,这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她一说完,就往凌胜的嘴巴里倒。凌胜连挣扎的离去都没有,只能任凭汤药灌入喉咙当中。

  喝完汤药之后,周院长满意的说道:“趁着天还亮,你去学习认字读书吧,来人,把李老师叫过来,给凌胜好好上课。”

  不一会儿,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过来,开始给凌胜上课,教凌胜如何认字读书。

  整个过程当中凌胜睁大眼睛,想要尽量记住李老师教的几个大字,可惜等到最后天黑的时候,凌胜发现自己脑子里如同浆糊一样,几个大字很快被忘记。

  等到天黑的时候,周院长才放凌胜回去。

  不过好在周院长知道凌胜现在的状况无法独自走回家,特意安排人用马车带凌胜回去。

  等到凌胜到了家门口,门便被推开了。

  “是胜儿吗?”凌胜的母亲轻声问道。

  “娘!”凌胜立刻激动的从马车当中跳了下来。只是刚一落地,他腿一软,直接扑到在地,不过他很快从地上爬起来,也顾不得擦掉身上的灰尘,立马小跑到母亲的面前:“娘,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你的事情我听说了。没想到我儿真的是绝世天才,不但用绝世的天灵根,同时也有修魔的极品天资。老天待我不薄,待我不薄啊。”凌胜的母亲激动的说道。

  凌胜连忙将母亲安抚住,对母亲说道:“娘,我先去给送我回来的车夫说一声,然后我给您做饭。”

  “对,先让车夫回去吧,大晚上的,路不好走。娘已经吃过饭了。”

  凌胜给车夫交代一句,然后其回去。然后关好院门,接着说道:“娘,你吃过饭了?”

  “吃过了,那个抓你去上学的张如海回来给我报喜,还给我带了城里最有名的许医师给我看病,给我抓了一点药,本来我早该睡下了,不过娘担心你,便一直守着。”

  “娘,放心吧,你儿子是天才,学院里的院长亲自教导我,对我可好了,还给我准备了半只烧鸡。孩儿留了一点,我先去热一热,给娘亲尝一尝,剩下的留给娘亲明天吃。”凌胜语气兴奋的说道,话语当中完全忽略了自己跑步跑到累在地上的事情。

  “没关系,你上学,累,需要多吃点,娘亲尝一点就很高兴了。明天给你当早饭,你明天还需要去书院学习,记住不得偷懒!”

  “不偷懒,不偷懒!”凌胜笑着说。

  “不偷懒就好。”

  ······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凌胜便起床,平日里他也是这个时间出门,进山打柴火挑水。不过今日虽然醒来,他觉得自己浑身都酸痛无比。深吸了一口气,凌胜还是咬牙将自己撑起来,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他必须给母亲做好饭,然后要去书院。

  他不敢耽搁,很快便进入厨房,开始生活做饭。

  “喔喔喔~”很快别人家的公鸡开始打鸣。凌胜立刻无奈道:“没时间了,这样小火让锅里的粥慢慢熬吧,等母亲起来的时候,应该不会糊了。我先走了。”

  凌胜来不及吃点东西,只能立刻收拾东西走人。

  等到了北坡书院的时候,他发现周院长已经在沙场站立,他不敢迟疑,当即跑了过去。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凌胜立刻承认自己的错误。

  周院长没有纠结这一点,而是对着脚下的石墩说道:“立刻把石墩抱起来,绕着沙场跑一圈!”

  凌胜不敢迟疑,他立刻将石墩抱起来,然后开始跑步。

  就这样,一天残酷的训练又开始了。

第5章 铜皮铁骨
大道魔纪全文阅读作者:临川子加入书架

  训练显得非常的枯燥,跑步,负重跑步,举石墩,跳水,游泳,负重游泳。

  凡是能想到的,凌胜都试了一遍,他不是差点被累死,就是差点被淹死,或者被摔死。饶是这样他依旧挺了过来。

  第一个月开始,凌胜以为周院长是故意在虐待他。等到一个月之后,他觉得周院长是不是死脑筋,每天就那几样,完全没有了当初的那种精疲力竭的感觉。

  已经习惯了这种强度的凌胜每天最重要的任务由锻炼变成了读书认字。不得不说,凌胜在认字这个方面确实缺少天赋,一个月下来总共认识不到一百个字。甚至许多字都不会写。

  尽管缺少这方面的天赋,他还是每天认真的跟这些个陌生的字较劲。较劲完之后,天已经黑了,凌胜又需要回家照顾母亲。

  此时的他已经不需要马车接送,他从家到书院这段距离只需要一刻半钟的时间就能跑一趟。既然白天的训练不够多,那么他决定晚上补充这么一点点路程。

  他回到家中的时候,母亲已经入睡。他掀开走廊上的水缸,里面的水又是满的。凌胜知道这是黑甲卫士的几个人帮忙打的水。

  这些天他一直在书院训练,即便每天能够早起给母亲做饭,可是打水砍柴却是一个大问题。好在有张头他们的帮忙,这次让凌胜没有了后顾之忧。

  有了水,凌胜便直接在院子当中冲凉。冲去身上的汗水。然后将衣服放在水里洗涤了一遍,晾在走廊当中。

  就这样,第二天依旧早起,做好早饭,便去了书院。

  原本他以为周院长又会拿着一堆乱七八糟的器械等他,等待虐他。可是这一次周院长却笑眯眯的在沙场中央等待这。

  凌胜眉头一跳,心中有些怪异。不过他没有说出来,而是静静的站在周院长的面前,等待周院长布置任务。

  天已经亮了,周院长却依旧没有说话,两个人都好像木头人一样,站在原地。

  最终凌胜还是忍不住说道:“院长大人,我们是不是该训练了?”

  “不,你的基础训练已经结束了,今天是来检测你的训练成果。等天亮,其他的几个老师会过来,给你打分。”

  “那好吧。”凌胜没有兴趣继续问下去,还是耐心等待着。

  果然,不一会儿其他的几个老师来了。他们点点头,然后对院长说道:“你确信凌胜已经完成了基础训练?”

  “当然,我自然有把握,凌胜,把你的上衣脱掉,给几个老家伙亮亮膀子。”周院长吩咐道。

  凌胜没办法,只能开始脱去上衣。然而很快他自己就惊呆了。因为他的皮肤竟然变成了古铜色。

  这可不是晒的,要知道他训练的时候衣服都穿在身上的。浑身上下露在外面的就是脑袋跟手。这两个地方如今是乌漆嘛黑的,跟古铜色没有任何的关系。

  可是他的胸口却真真实实的是古铜色!凌胜四下看了看,果然自己的身体确实变成了古铜色。甚至他自己掀开裤子往里面看了看,大腿也变成了古铜色。

  “怎么会这样?我该不会中毒了吧?”凌胜顿时紧张起来。

  那几个老师眼中放光口中说道:“看来是铜皮铁骨,没有什么差错了。不过我等还是摸摸骨再说,只要真的达到了铜皮铁骨的境界。那么便开始第二阶段的教学。”

  “不错,不错,真的不可思议,这才一个月多一点的时间,如果他能再进一步,或许可以试一试接下来要举行的学院比试。”

  “比试什么的以后再说吧,先看看是不是真正的铜皮铁骨!”

  ······

  面对一群朝自己伸过来的魔爪,凌胜心中依旧有点发憷,他真的不喜欢这样,可是却不得不忍受这群魔爪的荼毒。

  很快这群魔爪收回之后,这群白发苍苍的老师点头说道:“确实是铜皮铁骨,院长的手段真的令人叹服。我等愿意替院长效劳。”

  周院长得意的抚须大笑:“无法,这点雕虫小技算不上什么,还需要各位施展真正的手段,助凌胜一臂之力,也是助我北坡书院一臂之力。”

  “全凭院长吩咐!”几位老师纷纷拜道。

  接着这群看起来白发苍苍,好像随时会入土的老者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我叫李威龙,我擅长的便是掌法,《劈山断石掌》,掌力雄浑,迅猛凌厉。”说完,这个老头大喝一声,直接将旁边的一块石墩劈得炸裂。

  “老夫周山,擅长的是腿法,《神风连环腿》,腿力刚劲勇猛,学了我这腿法,绝对能日行千里!”这个走路都颤抖的老头说完就一脚踢碎了脚边的石头。

  “我叫厉元林,人称望海一刀,擅长的刀法,我自创的《雷音刀》讲究的是气势,一刀出,天地崩。”说完,这个只有左手的老头取出一把刀,直接挥刀向前,雷音轰鸣,一堆石头都碎裂开来!

  ······

  这群老头都在推销自己的得意功法,让凌胜自己去选择。凌胜有些发懵,不过他还是从中选择了最开始的三门功法。一个是掌法,一个是腿法,一个是刀法。其他的功法也很好,可惜凌胜还是决定只修这三门功法:“贪多嚼不烂,三门功法已经算是多的了,我还是将其练好再去想其他的东西。”

  “你能这么想,说你有自知之明,三门功法确实够你学习的。记住好好学习,不要小瞧这三个老师,他们曾经也是望海城有名的人物,多少人想要拜入他们门下而不得。”周院长笑道。

  “学生明白。”

  “好了,你们也别吵了,我会让凌胜每天抽出六个时辰来训练。你们一人两个时辰来教导他。如何?”

  “全凭院长吩咐。”三个老头吹胡子瞪眼,然后只能接受周院长的提议。

  就这样,凌胜又开始了一对一的学习时间。

  这让许多书院的学生感到不满。

  他们虽然被送来修魔,可是接受了现实之后,他们也还是更加努力的提升自己的实力,想要等到以后离开学院的时候,有足够的实力,为自己某的一份满意的工作。

  然而看到这群老师甚至是院长大人本人亲自给一个学生开小灶的时候,其他学生顿时嫉妒起来了。

  可惜凌胜丝毫没有理会这些嫉妒,或者说他根本没有时间,每天每时每刻都被安排的满满的,到了晚上还需要回家照顾母亲,他哪里会有时间去理会其他人的看法。

  接下来的日子依旧跟以前一样忙碌,不过却少了几分枯燥,多了几分乐趣。新的三个老师不像周院长那么严格,相反风趣了很多。

  比如说教他刀法的厉元林,最喜欢吹嘘当初年轻的时候自己是如何的厉害,在望海城如何的有名,当初有多少富家小姐对他暗送秋波。

  而每次在吹嘘的时候,教凌胜腿法的周山总会将厉元林赶走,说他在吹牛,以前最有名的应该是神风腿周山。

  两个老头一不对付,就会纠缠起来。而这个时候,李威龙老师会偷偷的将凌胜拉到一边,给凌胜补课。当然,是利用别人的上课时间,给凌胜补他的《劈山断石掌》。

  这种日子非常的有趣,如果可以,凌胜愿意一直持续下去。可惜在半个月之后,这种有趣的日子就被打破了。

  “不好了,凌公子,你家里出事了。”一个黑甲卫士慌慌张张的跑进书院对凌胜说道。

  凌胜心中顿时着急起来:“出了什么事情?我娘怎么样了,她没事吧。”

  凌胜认识这个黑甲卫士,正是张头手下的一个士兵,名叫燕六。平日里都是燕六到凌胜家帮忙劈柴挑水,这是凌胜的母亲亲口告诉凌胜的。

  燕六着急说道:“正是林夫人的事情!”

  “怎么回事,你说清楚!”凌胜身体一震,立刻抓住燕六的胳膊问道。

  “有人去你家里,说你家的宅子卖给了别人,不让你母亲住下去!要把你母亲赶走!”

  “这不可能,我家的宅子何时卖给了其他人。不行。我要回去,老师,对不起,学生要请个假!”

  说完,凌胜也不等三个老头同意,立刻匆匆的往家里赶。

  ······

第6章 赶出家门
大道魔纪全文阅读作者:临川子加入书架

  凌胜飞快的往家里跑,完全忘记了身后还有个燕六。

  看见消失在自己视野当中的凌胜,燕六低声骂了一句:“天才真的都是变态吗!跑得真么快,我哪里追的上。”

  不过他并没有就此停下来,而是继续迈动脚步,慢慢的去追凌胜。

  凌胜飞快的跑到家门口。此刻有两拨人在对峙。一波自然是他的母亲,另外一拨这是一群陌生人。

  凌胜看见母亲之后,悬着的心立刻放了下来。母亲现在的状况还好,因为有两个黑甲卫士护着,所以没有受到伤害。不过她的神情十分的激动,不停这指着眼前的陌生人口中说道:“不可能,这是我的家,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娘!”这时候,凌胜立刻走上前去,护在母亲的身前说道。

  “娘,怎么回事?”

  “胜儿,你怎么回来了?”凌胜的母亲问道。

  “娘,孩儿听到燕哥儿的话就立刻赶回来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凌胜说。

  “小子,你就是凌胜?嘿嘿,一个小魔头,告诉你,这个宅子已经我们胡家的了。”这时候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仆役双手抱在胸前冷笑道。

  凌胜眉头紧皱:“这宅子一直是我与母亲的,何时成了你们胡家的了。”

  “呵呵,看来你还不知道吧,这是契约,林家已经将这块地卖给了我们胡家,所以这个地方自然是我们胡家的!”那个仆役顿时不屑的说。

  凌胜一听,顿时大怒说道:“我姓凌,凌天的凌,不是双木林,这宅子也姓凌,他们林家卖给你们胡家,那就是找他们林家,而不是我家。”

  “嘿,你这小子,脑子有问题了吧,这是地契,白纸黑字写着呢,你敢否认,要不让你身边的黑甲卫士把你给抓了。”那仆役大怒道。

  凌胜愤怒说道:“好一个白纸黑字,还不都是你们嘴巴里说出来的。”

  “呵,你小子欠揍了吧,我胡三霸要债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碰到你这样的混小子,告诉你,这宅子,我不管之前姓林还是姓凌,现在它就是姓胡。赶紧收拾东西,滚蛋,不然,老子劈了你!”那个仆役撸起袖子,凶狠的说道。旁边的几个仆役顿时也怪笑起来。

  这时候,两个黑甲卫士走出来劝道:“先息怒,先息怒,我跟小哥商量一下,别激动,别激动。”

  “算你他娘的会做人,给你们半刻钟的时间,赶紧收拾东西滚蛋,不然老子打断那小子腿,将他老子娘卖到青楼去!”胡三霸吐了一口唾沫,冷笑道。

  凌胜一听,心中的怒火顿时直冒,不过旁边的黑甲卫士却一把抱住凌胜说道:“凌胜小哥,别冲动,那胡家的人是望海城出了名的屠夫,千万别冲动,今天你打了他的仆役,明天那胡屠夫就会上门把你母亲抓走。”

  “难道就这么把我家的宅子交出来?不可能,这是母亲住的地方,谁都别想拿走!”凌胜怒道。

  两个黑甲卫士劝解道:“我们知道这个很难办,不过先忍一口气,回去找院长求情,看看有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凌胜沉默了片刻,然后转脸对母亲说道:“娘,你怎么看。”

  凌胜的母亲眼中满是泪水,不过她还是忍住了,轻叹一声:“事到如今,或许真的只能请求院长帮忙了。”

  “娘,你放心,孩儿就对不会让宅子落到他们手中的!”凌胜顿时咬牙切齿的说道。

  “谈好了没有!”这时候胡三霸冷笑道,他走在走廊上,把水缸上的木盖子掀起来,往里面吐了一口口水,一脸吃定了凌胜的样子。

  凌胜见此,心中怒火顿时有冒了起来,他冷声说道:“给我把刚才吐出的东西喝掉!”

  “嘿,小子,有骨气,修魔的,骨头就是硬啊!”胡三霸怪笑一声,硕大的巴掌直接往凌胜的脸上扇了过去!

  凌胜眼中怒火喷涌。他一把抓住胡三霸的胳膊,用力的将其一扭,接着按住胡三霸的后脑,将其鼻子狠狠的磕在水缸的边缘。

  “小狗,你敢动爷爷,找死!”胡三霸鼻子磕在水缸上,顿时鲜血直流,他眼中满是泪水,捂着鼻子叫嚣道,“你们这群死奴才,还不赶快救我!”

  “是,大哥,我们这就来!”那群胡家的仆役顿时手里拿着棍棒,一拥而上。

  凌胜见此,对两个黑甲卫士说道:“你们先进屋,保护好我的母亲。这里交给我。”

  两个黑甲卫士连忙将凌胜的母亲护送到屋子当中,将其牢牢的保护住。

  凌胜见母亲被黑甲卫士保护,心中顿时放心,虽然黑甲卫士不好出手,可是保护人还是可以的。

  “小心啊!”凌胜的母亲见凌胜被五六根木棍打在身上,顿时失声叫道。

  凌胜却丝毫不惧,这些木棍打在身上,虽然有点疼痛,却伤不了他分毫。他用身体承受了一顿击打之后,立刻抓住一个仆役,将其抡了起来。那些仆役见此,当即面色微便。

  “不好,点子有点硬!”其中一个仆役叫道,“当心!”

  这时候,凌胜将手中的仆役直接丢了出去,将这群人逼退。

  “小心!”这个时候凌胜的母亲再次惊呼道。

  凌胜转脸一看,却见胡三霸手中掏出一把匕首,对着自己的后心刺了过来。

  “找死!”凌胜大怒,一张横拍在胡三霸的胳膊上,将其手中的匕首直接打落在地,接着一脚踢在胡三霸的膝盖上,将其直接踹倒在地!

  胡三霸面色大变,立刻嘶吼起来:“还不赶快了救我!”

  不过这时候凌胜直接一把抱住胡三霸的脖子,威胁道:“都给我别动,不然我拧断他的脖子。”

  胡三霸吓的身体一抖,差点尿了裤子:“别动,都给我别动,给老子后退,都后退。凌胜小哥,大爷,有话好好说,别动怒,别生气,有话咱好商量!”

  胡三霸想要用手拍凌胜的胳膊,结果凌胜冷哼一声:“给我老实点,我问一句,你答一句,要是有半点虚假,我立刻让你好看!”

  “唉,您说,您问,我一定老实回答!”胡三霸立刻保证说道。

  “谁找的你们胡家,说把我家的宅子卖给你们?是不是林大尤!”

  “不是,不是林大尤!”

  “果然?”凌胜用了点力气问道。

  “不是,不过差不多,是林大尤的马夫,叫马六的。他拿着你们家的地契,说是林家老爷同意了,让他去办的。”

  “马六?”

  “其实应该是马六自作主张,林家大老爷为了自己名声可不敢这么明目张胆,最多也就是默许,或者当做不知道,马六那人经常做这种事情。”

  “嗯?你的意思是?”

  “马六那人脑子活络,估计是见到你们家被抛弃,所以想要落井下石,这也不是他第一次这么做了。”

  “这也不是你第一次这么做了吧,你跟马六恐怕是一伙的吧!”凌胜冷笑道。

  胡三霸尴尬的笑了笑,不过这个时候,他突然面色一变,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就算是又怎么样,最终死的还不是你!”

  说罢,他右手不知何时取出一把匕首,直接对着凌胜的腹部狠狠的扎了过去。

  ······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临川子所写的《大道魔纪》为转载作品,大道魔纪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大道魔纪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大道魔纪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大道魔纪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大道魔纪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大道魔纪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