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大道一念最新章节 > 大道一念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大道一念 连载中
分享大道一念

大道一念全文阅读

大道一念作者:骨科病人

大道一念简介:玄学版:
  何为大道?
  0,1
  0=1
  阴阳生死有无
  是无中生有,是阴阳互体,是生死轮替
  是两极,亦是中心
  大道本当无情无念
  却忽生一念,明过去、现在、未来
  念分生死,故这一方世界在大道一念之间生出诸多变化
  沈力,生在这其间的少年,于那山中误食道果,汇入这混沌之中
  ——
  这本来是一个正经的世界,写着写着就一不小心跑偏了世界线
  ——
  一个被师父坑了,练成肌肉猛男的十五岁少年
  一个乖巧可爱的十二岁萌萝
  这大概就是反差萌吧?
  还有一个致力于吃来消遣时间的修行宗门
  还记得读书时被书本支配的恐惧吗?
  还记得化学老师重复多遍的安全操作规范吗?
  还记得看到高达出击时的激动吗?←这条删掉
  ——
  号外:
  骨外科一号院成立啦!
  欢迎各位入住:774294760 https://www.uukanshu.com
-------------------------------------

大道一念最新章节六十二、给你
二、腐血噬灵
大道一念全文阅读作者:骨科病人加入书架

  虽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可在沈力认真做某件事时,他的表现却并不显得稚嫩。

  从他听到老梁的情况,再到想起书籍上看到的内容。

  有一点特殊之处就一直让他难以释怀。

  不过眼前人命关天的大事,沈力先安稳住病患家属,再准备按照书籍记载进行治疗,将人救下后再去细想这之中的疑问,何况有些具体情况可能还要询问老梁本人。

  来到老梁的住所,沈力先看了看老梁的情况。

  因为遍体都是长出来的铁钉,老梁已经无法躺在床上。好在这铁钉倒没有从手心脚心长出,使他勉强能双手支墙站立。相比之前那个身形硬朗的形象,此时的他已经瘦得脱了相,形容憔悴,面色苍白。

  而那些生了红锈的铁钉仿佛呼吸般亮着幽幽红光,一明一暗。

  情况比之前大家所了解的更加诡异,沈力直接吩咐身旁梁婶及同行伙计准备好一应治疗所需。

  本来心中不安的几人,手头有了事情,脑中胡思乱想便少了几分。

  “梁叔放心,你这病症我能治,就是待会儿你可要受点苦。”

  沈力又看向一同前来的周全,道:“周哥,麻烦你将梁叔扶好,他的力气会越来越小,在我的药备好前,都得靠你扶着。”

  待周全点头上前扶好,沈力才按照记忆中的封脉穴位,依次将金针刺入。

  一个浑身肌肉鼓胀的猛男,做起这种精细活来的样子,总是充满着不协调感。

  似乎只要沈力稍使点劲,那纤细的金针就要断开。

  沈力小心翼翼地将金针刺入老梁已经干瘪的身体。

  每一针下去,都会带起老梁体内一阵疼痛。那如同被什么东西在啃食自己骨头的诡异疼痛,却被他硬生生忍了下来。

  “吱!”

  直到最后一针刺入穴位,从老梁浑身锈钉上猛然响起尖利的叫声。

  他浑身无数锈钉更是如同活物齐齐颤动,红光猛然变亮许多如同被激怒一般似要从老梁身上挣脱而出,吓得扶着老梁的周全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

  不过,片刻之后这些锈钉还是光芒一暗,静止不动。

  沈力看到这时笑了起来,直到目前一切都与书中记载相符。

  “周哥别担心,不传染的。”这时沈力才出言提醒,“梁叔这情况暂且缓和,周哥就劳烦你在这扶好梁叔了。”

  将东西收拾一番,沈力提着药箱就要迈步出去。

  “我扶着真的没问题吗?”

  周全虽然听了小沈郎中说不要担心,可刚刚那声诡异的叫声还是让他心中惴惴不安,不免又急忙出声询问。他可只是个普通人,哪里见过这等奇诡的病症,这时想起平日里夜巡时大家讲的那些鬼神怪论,扶着老梁的一双手都觉着酸软无力起来。

  “嗯。尽管放心好了。”

  回应一个招牌式的露出一口白牙令人安心的笑容,沈力来到了院中。出来时,他便看见梁婶拿着陶土药锅立在门后,而药铺伙计已经将小炉子炉火起好,旁边搁置着板凳与清水却不见人,应该是热水还没烧好。

  “梁婶你先进去帮忙照看着吧,周哥一个人扶着梁叔,虽然身板好,可时间久了也难承受,药锅你放在旁边就可,剩下的由我来就好。”

  “诶诶,好的。小沈郎中,我家老梁这病他能好吧。”

  “嗯,能好。”

  坐在小板凳上,沈力将一只造型如炒锅,锅底又如同瓷盘一般平整的精致银器搁在炉子上加热。

  现在老梁的情况已经稳住,只等药熬出来,到时候就能好转。而这段时间正好让他能够好好思考一下,他一边伸手用手背感受银锅的温度变化,一边在心中细想老梁这病况的不同寻常之处。

  沈力行医两年有余,已经见过大大小小各种病症,其中有一本《奇难杂症录》上面所录病症却一种也没见过。

  而老梁这次的情况,正是这书中有所记载。

  书是当时沈力他师父留的,里面种种奇怪病症都诡异得骇人。

  他还记得当初第一次读的时候,觉着那更像一本神鬼志怪的小说。

  收录在《奇难杂症录》中的病症,都仿佛在撰写一个个详尽的故事,有前因后果,还有种种沈力看不明白的诊病过程。

  所写的许多病症都涉及到同一个词汇,灵根。

  如这次他遇到的病症,书中所记是由尸腐之地的一种“腐血虫”所致。

  若是没有得到救治,被腐血虫所害之人三日必死,灵根损毁,一身血肉化为黑水,只余一层腐败皮囊包裹全身。而腐血虫将吞吃死者灵根,储存在体内独特的胃囊中,回到深藏腐地的巢穴后慢慢消化。

  然而淌水城方圆百里哪有什么尸腐之地。

  所谓尸腐之地,必有无数尸骨掩埋,土地泥泞腥臭,黑木林立,光照不进,死水不流。

  没有尸腐之地,这腐血虫又是从何而来。

  事情暂且想不明白,银锅却已经达到合适的温度,沈力只得按下思绪先行制药。

  依《奇难杂症录》中记载,将药制好。药液呈血色,通透如琥珀,只是散发出一股股腥臭气味,聚而不散,如同腐朽已久的尸臭,令人作呕。

  沈力知道这药臭得很,却万没想到这味道比他预计的还要臭出数条街去。

  可是制药并未结束,眼前这是沈力制给老梁服用的药物,还需再熬一份给腐血虫用的特制药汤。

  熬药间,沈力看着锅里那一滩黑漆漆的浓汁,不顾恶臭就突然就笑了起来。

  此时沈力心中有了计较,只等回去再将《奇难杂症录》仔细看看,验证方才所想。如同漫天阴霾忽然辟出一块,露出其后湛蓝的天空,光芒从阴霾中穿透而下照在眼前,这是心头困惑找到头绪时带给他的最直接的喜悦。

  老梁这会儿已经被扶到了院子里,人到了惜命的时候,药汤那点臭味也就不在他的考虑之中了,端着碗就把那血珀般的药汤灌进嘴里,连身上那点疼痛都好像这时候不翼而飞。

  约莫片刻,一股股浓烈的恶臭开始从老梁的口鼻中散发出来。

  噗!

  一滩污秽物自老梁嘴里喷溅而出。

  紧接着,他身上那无数锈红的钉子都齐齐颤动,自末端岔开,分成许多细小的红丝。红丝如同正在盛开的花朵向外张开,露出里面银白细杆。

  银白色细杆接着分开、内弯形成“花蕊”,最终露出一点墨绿色的“花心”。

  老梁的身上仿佛骤然间开出来无数花朵,只是这却毫无花香可言。

  倒是有奇臭可闻。

  吱吱吱……

  无数尖利虫鸣倏然爆发,那虫鸣尖利如一根根长针刺入人耳。

  老梁身上“花心”开始齐齐颤动,探出六只细长的节肢将埋在老梁皮肉下的脑袋拔了出来。

  虫首与身躯浑然一体,墨绿色一团看不真切,正是腐血虫的成虫。

  腐血虫被沈力用药力提前逼迫了出来,虫鸣不断,比那满树的蝉嘒还要吵人。

  数百只墨绿色的腐血虫在老梁身上乱爬,甚是恐怖。

  就算是小沈郎中事先有过叮嘱,老梁也是自心底升起一股麻痒的感觉,抓肝挠心。

  这感觉比他从皮肉底下生出铁钉,更加让人害怕,毛骨悚然,那是生怕某一个瞬间,就有几只虫爬进自己的眼睛、鼻子、耳朵里的恐惧。

  知道不会是一回事,切身感受那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好在没多久,这密密麻麻一片的腐血虫就纷纷爬向老梁身边不远处。那里的院土已被挖开,放了一盆黑漆漆的浓稠液体,正是沈力一开始为腐血虫准备的药汤。

  等所有腐血虫都进到盆里,沈力忙将准备好的油纸覆住盆面,用蜡暂且封死。

  这老梁的病总算是告一段落。

  告别了连连道谢的梁婶,沈力就带着那盆危险的东西回药铺了。

  他还有好几件事情急着要办,当先的便是:

  糖还没买。

三、何谓灵根
大道一念全文阅读作者:骨科病人加入书架

  杏花街有间老铺子,专卖蜜饯糖果,每到夏天便会出售一种杏花糖,是沈心最喜好的一种糖果。

  一颗杏花糖含在嘴里慢慢舔食,能吃上许久。

  糖在嘴里化开,沁出杏花的淡香,杏花糖的甜味并不甜腻,清清淡淡的。吃在嘴里满口的清香,蕴而不散,不经意间又冒出一丝丝甜味,和香味混在一块儿更添许多滋味。

  一颗糖吃完,那味道能在嘴里残留很久,说话都能闻着淡淡的甜味儿。

  在沈力的记忆力,自家妹妹在吃杏花糖的时候话最多。

  按沈心的话说,那样一颗糖能吃得更久一些,这样就不会多吃而被娘教训。

  沈力美滋滋地吃完一颗杏花糖,心里想着妹妹等会儿回来看到杏花糖那可爱的模样。

  在这之前,他还要继续进行一天的修炼。

  清晨练拳,傍晚练功。

  ‘修炼之功,不得懈怠。’

  在师父的教导里,修炼是件枯燥至极的事情。

  这一点在沈力心中一直有着疑惑,时间约接近三年之约的期限,他心中的疑惑就越深。

  因为打从一开始,沈力就觉着修炼是一件十分舒畅的事情。

  在日复一日的修炼里,他从未觉着这修炼枯燥在哪里,每当他按师父传授的功法修炼时,灵根自然与之呼应,一股自内心深处勃发的生机感染着他,这种感觉分明十分美妙。

  师父没离开之前,沈力没觉着这种感觉有什么特别。

  现在修炼了这么久了,他心中明白这种感觉只会令人沉迷,绝不会令人觉着枯燥。

  当初沈力年纪小,觉着自己刚刚修炼还没有多久,不敢乱提。而现在也只能按部就班老实修炼,不敢超过师父要求的修炼时间。

  按他师父的说法,这只是入门前的一步。

  三年之功,就是沈力所必须去积累的,以这三年之功去叩开神藏,为灵根塑型。

  直到那时沈力才算是进了修炼的大门。

  距离这三年之功,他现在还差一日就足了日子。

  少年的心里难免起些波澜。

  后院有一间小屋子,是专供沈力修炼而用。里头置放着一只大木桶,每天都得烧一桶药汤,这都会由他娘提前准备妥当。

  自从没了生计的困扰,沈力的娘就以抚养兄妹二人为乐。

  沈力先在已经凉好的木桶下添置了柴火引燃,才盘腿端坐其中,以所学的呼吸法开始运功。

  他心头那点波澜在开始修炼后,也就转瞬平稳下来。

  随着药力推动气血,沈力默默感受着气血在体内奔涌的感觉。

  于呼吸之间,一点烛火似在他心中世界里亮起。

  沈力正处于一种奇特的视角下,好似同时处在多个角度纵览一切,他“看”着那点烛火纤细笔直,还在不断地上升,似将他穿过又升至极高远处,远到超出了他所能“看”到的边界。

  随着修炼的日子越来越长,这一点烛火在沈力心中世界里越来越清晰。

  在烛火的最底端,有着一截细细的黑色烛芯,依稀能辨烛芯是由无数细小的黑点构成,那些黑点无时无刻不在移动,这是一个月前沈力方才“看”到的景象。

  生灵万物,天生神藏,灵根也。

  根性若火,旺相休戚,天生天杀,道之理也。

  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天有五贼,见之者昌。

  五贼在心,施行于天。立天之道,以定人也。

  沈力所见的烛火便是他自己的灵根,凭借药物催化、气血搬运和师父传授的呼吸法,这才与灵根的感应愈发加深。

  沈力最早一次见到自己的灵根不是师父教导修行之后。

  而是三年前的那一天。

  原本只是纤细的烛火在那天旺盛如柱,炽烈滔天,有着焚云煮海的气势。

  沈力常想,要不是他师父的出现,他也许就活不下来了。

  沈力是个知恩的人,要不然他也不会小小年纪就上山捕猎采药补贴家用,正是因为想感谢母亲的养育之恩,他才在父亲失踪之后,一个九岁小儿就进了大山里。

  所以之后被师父收下为徒,虽然经常被师父的怪癖折磨,沈力也不曾心中记恨。

  只等明天,他叩开神藏为灵根塑型,从此踏上大道之路。

  也就有机会报答他师父的再造之恩了。

  沈力修炼完毕,收拾了一下来到院子里,就看见妹妹已经回到了家,正在井边蹲瞧着水桶,听到了他这边的开门声正循声望了过来。

  “哥,你快来看,我发现了什么。”

  小姑娘“登登登”捣起小步子,一下蹿到了沈力身旁,扯起沈力的胳膊就拉向水井边的水桶。

  “哥,你快看……小鱼。”

  沈心这会拉着沈力一块儿蹲了下去,以希冀的目光昂着头看向蹲着还是比自己高一截的哥哥,一边伸着小手指着桶里盛了一半的水中一条青黑色小鱼。

  “这什么鱼,从来没见过啊。”

  “对吧对吧,我方才问了娘亲,娘她也说不认识呢。”

  小鱼不过沈力巴掌大小,腹部雪白,鱼身颇为圆润,通体看上去光滑无鳞。

  天色渐暗,是不是真的无鳞沈力也辨别不清。

  沈力仔细看去,方才瞧见青黑的鱼背上还整齐的排列着数列间隙相同的白点。

  鱼脊凸出得并不明显,中间位置是一片高高的三角背鳍,一对大胸鳍,一对小腹鳍,自背鳍处鱼身开始变得侧扁,缩至尾端是一片长长如弯月的尾鳍。

  不过这条小鱼的头十分奇特,像个鸟头。

  鱼嘴裂至鱼眼下方,靠近鱼鳃,呈枯叶般黄色,形同鸟喙占了头部大半,一对鼻孔则生在两侧,尖端变为黑色微微下勾,看上去十分尖锐。

  除开鱼嘴,鱼头便是栗褐色一片片似鸟羽般的毛发,尤其是在鱼头两侧及下方最长。

  小鱼缓缓游动时,长长的“羽毛”一荡一荡,很是好看。

  尤其是小鱼的一对鱼眼,眼仁漆黑,眼白并不如一般鱼眼是青白色,而是通透的金黄色,一对鱼眼上的各有一道凸起如同眉弓,一眼看去竟令沈力觉得极有威势,莫名想起了自己师父。

  “哥,我们把它养起来吧,好不好?”

  沈心微微蹙着小细眉,两只小手不知什么时候揪住了沈力的衣袖轻轻晃着,撒娇道。

  忽地咧嘴露出一口白牙,沈力笑着回应道:

  “好啊。”

四、有点饿了
大道一念全文阅读作者:骨科病人加入书架

  “嘻嘻,我去问问娘该给小鱼喂什么吃的。”

  沈心说完就跑开了。

  小鱼却似有灵性能通晓人言,在水中游动一圈忽然浮出水面,紧接着一甩鱼尾溅出一串水花又潜了下去,看上去极为活跃、开心的样子。

  沈力依稀听到了一声“唧~”的软糯叫声。

  “也不知道你是不是什么异种,这木桶太小了些,明天给你买口大些的水缸好了。”

  沈力这边说完,又是听到一声“唧~”的叫声,这一次就真切了许多。

  而那条奇特的小鱼此时鱼嘴稍稍露出水面,似人立在水中,沈力心中生出一股与之对视的感觉。

  看着那对灿灿生光的鱼眼,沈力一时玩心肆起瞪圆了眼,与之对视了起来。

  “哥你眼睛瞪那么大做什么?”

  “……”

  “吖,小鱼你怎么不动啦。”

  “我带了好多样吃的,不知道你喜欢吃哪一样啊?”

  可是沈心面前的一人一鱼仍然一动不动地互相对视着,感觉不被理睬的小姑娘心情一下子就低落了许多。

  沈心恹恹地将拿来的各种东西一一投进水桶中,一样一样的慢慢投放,那动作就和往油锅里加菜怕被油星子溅到似的。

  几片完整的青菜叶子。

  几粒红皮都没剥去的花生仁。

  一小撮细小的肉丁。

  一根还带着细泥的小葱。

  几根土豆条。

  两瓣蒜瓣,一小块姜,几颗生花椒,一棵芫荽。

  这一样样东西丢进桶里,那小鱼本来缓缓摇摆的尾巴开始渐渐加快,上下浮动得十分明显。

  “唧~”

  软软糯糯地叫了一声,小鱼迅速地潜下水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

  沈力不禁得意地笑出声来,其实早在妹妹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忍得很幸苦了,他是很想和沈心说话的,但又怕一开口就松了心里那股劲。

  虽然是和一条鱼对视,但他莫名的就是不想输。

  虽然输赢的判别,其实也只是在沈力心里而已。

  沈力看到沈心丢下去的那些东西,差点就没绷住笑出来。

  他十分怀疑这不是妹妹找来喂鱼的,更像是要把这鱼炖了喂自己的。

  “你不是问娘小鱼吃什么吗?怎么拿这些东西来了。”

  看见小鱼又动了起来,沈心已经又兴致勃勃蹲地在一旁瞧着,方才对沈力的一点气恼也就烟消云散了,听到询问,俏皮地回答道:“娘说她不认识这鱼,自然也不知道它吃什么,就让我自己想,反正鱼一两天不吃也饿不死的。”

  “那我就想了,随便拿些东西让它自己挑不就好啦。”

  这也太随便了啊。

  沈力心中暗自念叨,不过想想他还觉得蛮有趣的,妹妹无形中成了他的助力,也是帮了他的一个忙。

  “哥,你看小鱼,它吃了诶。”

  沈力转眼看去,桶中的那块姜已经不见了。

  小鱼正张着嘴咬向沉底的一瓣蒜瓣,张开的鱼嘴内能看见几层锋利的尖牙,只几口就把一瓣蒜给吃了个干净。

  沈力都看愣了,反而是他旁边的沈心看得津津有味,神情颇为自得。

  “嘻嘻嘻,哥哥我是不是很聪明呐。”

  转眼间,小鱼就吃掉了蒜瓣、生姜和芫荽,对其他几样似乎不屑一顾。

  该说这鱼是求生欲很强。

  还是说它口味独特好呢?

  正常水里哪会有这些东西啊,也不知道会不会吃死,然而吃都吃了也不大可能吐出来。

  至少看起来,沈力不用急着考虑去挖蚯蚓、摘水草来尝试喂鱼了。

  不过他还是要提醒妹妹,不要试图去摸鱼,这鱼嘴看上去很是危险,要是咬起人来说不定就是要掉一大块肉的。

  这条奇特的小鱼倒算是在他们家正式留下了。

  在心底,沈力已经认定这条鱼必然不一般,只等过些天师父来了,让师父辨认一番。

  再看这条小鱼,沈力也没有与之较劲,争锋相对的对手感觉。

  至于先前沈力所感觉到的威势嘛。

  在他看到小鱼吃下蒜瓣的那一刻,就已经随蒜瓣而逝了。

  晚饭的时候,沈心饭也不好好吃,眉飞色舞的对母亲讲着自己从井里打上小鱼,刚刚又如何机智的喂鱼吃东西以及哥哥和小鱼较劲的事情。

  兄妹二人的娘慢慢吃着饭菜,一直含笑听着。

  只等女儿讲完了,她才夹上一筷子菜到女儿碗里,夸赞了几句后叮嘱好好吃饭。

  沈力也拿出了杏花糖进行引诱,沈心这才安稳下来好好吃饭。

  “哥哥你先帮我把糖保管好,我要先去读书啦,读完了再来找你拿。”

  看着沈心回房的背影,沈力心下暗自感叹。

  妹妹可能真就在他挖的坑里爬不出来了。

  ———————————

  启州,云山。

  云山深处,有数座高峰被削出许多平台以青石阶梯相连。

  平台上院落齐整,峰林间亭台楼阁隐现。

  在最高那座问道峰颠的守道殿后有一处精致的小院落,院中摆着的青石桌前坐着两人。

  一人身形随意,蓄有短须,长发披散至颈,面容俊逸,眸光内敛。

  一人姿态从容,头戴白玉莲花冠,面如冠玉,鼻若悬胆,眼中神光湛湛。

  两人此时对立而坐,皆是额头冒着汗珠,宽大的袍袖拢起,手中竹筷夹着一片鲜嫩毛肚往石桌中间的大铜锅中递去。

  黄铜锅里红油汤水正“咕嘟”翻滚,腾起一片油辣鲜香的热气。

  锅子外却没有将其加热的明火,只是镌刻在铜锅外侧的铭文透着红光。

  蓄有短须那人吃得极为爽利,他把涮好的毛肚直接在盛有澄澈香油和蒜泥的小碗里一搅,就塞进了嘴里,也不在乎是不是会因太急燥而溅到油花。

  他迅速地咀嚼几口,充分的感受了毛肚那爽脆弹牙的口感,才将之咽下。

  末了他还呵出一口热气,显得极为满足。

  与之相比头戴玉冠的另一人则就显得更加文雅有礼,毛肚在他的小碗里折叠起来,裹进了更多的蒜泥。在做着这些的同时,他对着已经吃完一片开始涮下一片毛肚的那人出声道:

  “师兄,算算时日,你那‘道子’徒弟明日就是灵根塑型之日了吧?”

  “……是吧。”

  眼睛还盯着锅里的汤水翻滚,等夹出了自己的第二片毛肚那人才回应道。

  只是他好似并不确定自己的回答。

  “师兄打算何时过去,这几日宗门无事,我倒也想提前见见这位‘道子’。”

  那人回话却也奇特,道:“那不如师兄你替我一并去了。”

  也不知这两人到底是个什么辈分,竟是互称师兄。

  “呵呵,你莫乱开玩笑。”

  “嗯……三天后吧。”

  说完这人又塞了一条烫熟的黄喉进嘴里恣意咀嚼,却又露出一副微微出神的模样。

  有点怀念欺负徒弟的感觉了啊。

五、臭哭了
大道一念全文阅读作者:骨科病人加入书架

  吃过晚饭,沈力来到院中,把早先请伙计买来的青砖搭了个炉子,在中间起了一炉炭火,才把今日带回的那盆腐血虫整盆搁置在上,盆子原本包覆的油纸上被裹了一层泥封变得四四方方的。

  沈力又用了一块原本垫在水缸下的石板盖了个严实。想想还是有些不放心,沈力又捡了一些多的青砖垒在石板上。

  虽然书里写着腐血虫个体弱小,但他想着盖严实些总没大错,这不比他把盆子拿回来那会儿,现在可是要把腐血虫彻底烤死。

  母猪急了还上树呢。

  安置妥当,沈力就稍稍退远了些以避开热浪。

  大热天的烤火,可真不是什么好受的事情。

  沈力所选的位置特意靠近沈心的屋子,勉强能听着里面他妹妹读书的声音,听起来沈心确实是挺认真的。

  沈力眼前甚至浮现了沈心捧着书本晃着脑袋的样子。

  看着妹妹突然一改以往不爱读书的形象,竟然吃过晚饭就自觉回房学习起来,沈力的心里还是有着不少罪恶感的。

  然而读书学习总归是好事。

  在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后,沈力那点本就不多的罪恶感就所剩无几了。

  只是对于沈心来说,刚开始读书是件挺艰苦的事情,尤其认字,一个个繁复文字只让人头晕眼花。所以,沈力心里的罪恶感多少还是要留一点的,当然这并不妨碍沈力决心做好哥哥的监督工作。

  读书学习,贵在坚持。

  这就和他修炼的道理是一样的。

  所以沈力就搬来板凳坐在那,只等什么时候妹妹偷懒了,就好进去嘲笑一番。

  不过他还是会以鼓励为主,不能打击小姑娘的积极性,这套方法还是沈力在师父的“厚爱”中亲身体会而学习来的。

  看腐血虫大概不会出什么问题,沈力也拿出了未读完的算经,借着炉火研读起来。

  研读间隙去给炉火加上新炭,他身后沈心的屋里读书声却从未断过。

  炉火上的盆子里倒是传出一声声虫叫。

  只是腐血虫是闷在盆里,声音传得不远,几乎细不可闻,没了初见时的凶厉感觉。

  近一个时辰过去,沈力把炉里的炭火盖上炉灰熄灭,再看天色已经彻底暗了。

  沈力拿着之前验证算式所用的树枝对着铁盆外烤干的泥封一阵敲打,仔细聆听着盆里的动静。确认过腐血虫已无声息,才等石板不那么烫手后将之拿开。

  破开泥封,才将油纸轻轻揭开一丝缝隙,就是一股扑面而来的恶臭,其中还混杂着焦糊的鸡肉味。

  沈力猝不及防之下,都险些被熏晕了过去。

  “哥我……”

  正巧这时候沈心突然打开房门,小姑娘骤然呆立。

  嘭!

  “哇……这什么呀!”

  “哥你做什么呢,臭死啦。啊啊啊啊啊啊……”

  沈心两眼含泪,情绪崩溃。

  她是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看完书出来找哥哥要颗糖吃,却开门就被一股恶臭给熏了个正着,当时就给熏懵了。

  “什么东西这么臭?”

  兄妹二人待在前厅盘点药材的娘闻声过来察看,也给熏得捂住了口鼻。

  “熬药,熬药。”沈力讪讪回答道。

  却是他之前忘了叮嘱,难免心虚。

  沈力把两人推回了屋内,免不了被妹妹捶打埋怨,他也只得憨笑接下,连连安抚,在答应了明天给她买桂花饼,才终于把沈心安抚了下来。

  吃,能解决人世间诸多烦恼。

  回到院子里,那股味道也已经淡了许多。

  至少沈力尚能忍受。

  掀去油纸再看盆底,已经干成一坨的药渣上铺着一层腐血虫骸。

  本来青黑色的虫体此时都已变得赤红,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沈力小心翼翼地将这些虫骸一一取出,尽力保持着虫骸的完整,尤其与药渣混成一坨的那些需要及其注意。

  稍用大力些就可能破坏虫骸的完整,也就没法用了。

  至于有一些已经焦糊的,沈力只得放弃使用的想法,他还只是个尚未叩开神藏将灵根塑型的凡人,没法使用道法保留下所有腐血虫的尸骸。

  就算明日灵根塑型成功,沈力也只是刚刚迈入问道之路的新人。

  只是等师父来处理又可能为时已晚。

  所以他才干脆当晚就把这些腐血虫弄死,好将其中特殊的胃囊分离出来制成药丸,夜里就能给梁叔送过去。

  将腐血虫分解是个十分精细又麻烦的活儿。

  远比将虫骸从药渣里挑出来要麻烦得多。

  分解的过程中容不得半点马虎,米粒大小的虫骸在火烤之后显得极为薄脆。

  若不是沈力修炼以来眼神越来越好,手也因为这两年施针而无比稳定,否则根本做不了这活计。

  沈力原有的镊子达不到这般精细的需求,用砥石进行了一番精磨才勉强能用。

  配上几根磨得更加纤细的绣花针,沈力在身旁又点燃一根熏香驱散蚊虫,方开始专心致志地分解虫骸。

  他在桌上摆了一块牛皮,上面又铺上两层薄纸加以平整固定作为分解虫骸的底垫。

  沈力粗大的手指稳稳地捻着绣花针,眼神极为专注。

  将腐血虫腹部朝上,头尾分别刺穿钉在底垫上,以免在解离过程中容易出现虫骸晃动。

  随着极细微如蛋壳破碎的声音。

  沈力凭借镊子和细针取下了腐血虫六只节肢,成功破开腐血虫的腹甲。

  剃去无用的内脏,他才用镊子取出了极小的一点胃囊。

  所幸胃囊外有一层内骨骼保护,不然沈力一丝极细微地力道变化都可能对胃囊造成破坏,从而无法使用。

  取出的胃囊被沈力放进一旁的蛋液里,再裹上一层褐色药粉,装进纸包。

  数百只虫骸这么被沈力一只一只变成了褐色的小药丸。

  这无疑是一件极其繁琐又劳人的事情,而沈力没有从中得到任何好处,偏偏他又做得极为认真。

  在沈力心底,能帮助别人其实就是一件十分值得愉悦的事情了。

  这来自于他母亲一直的教导,与人为善。

  当然这是有前提的。

  在有能力有选择的情况下,所尽力去做的一项准则而已。

  所以沈力一家在被他师父带到了淌水城,他娘便选择了开这间药铺。

  在沈力他娘知道不用顾虑银钱后,这间药铺的诊病费用就变得几乎等于成本价,而那之后,沈力也自然的更多在学习医术,成了一名坐堂大夫。

  并不是天天对着沈力说什么大道理,这是一种无形之中的言传身教,所感染出来的。

  沈力一直忙碌至亥中才忙完,中间不曾停歇一下。

  忙完的那一刻,他才发觉胳膊都已经十分酸胀,几根手指也没了动弹的力气。

  不过沈力坐在那却是咧嘴笑着的。

六、神而明之,存乎其人
大道一念全文阅读作者:骨科病人加入书架

  沈力休息了片刻。

  他的胳膊用了舒活经络的药油按揉,已经舒缓了过来,拿上已经包好的腐血虫丸就待出门。

  出门前,沈力与在房里似乎忙碌着什么的娘打了个招呼。

  不过他娘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只是简单得应承了一句。

  此时天上繁星密布,明月高悬,倒不是太过黑暗。

  老梁家并不是太远,沈力打着灯笼很快就到了,隔墙尚能看见火光,他估略里面的人应该还未睡,便扣门喊道:“梁婶,我是沈力,过来给梁叔送药啦。”

  很快门便打开,梁婶忙把沈力请进了院内。

  “神医快快请进。”

  神医之名,沈力愧不敢当,有心想要辩解两句,又不知从何辩起。

  毕竟任谁见了今天老梁那病的情形,也不会认为是普通郎中能医治得了的。

  当时梁婶是病急乱投医,不曾细想。

  现今自家男人暂已无忧,她反倒想起这茬,心中已将沈力当做了神仙人物,对待沈力时行为举止都透着恭敬。

  这种自心底透出的恭敬,沈力着实遭受不来,忙道:

  “梁婶,我这刚刚赶制了些药丸,想着早吃早好,就没等明天直接过来了。梁叔在哪间屋子,我拿去给他服用。”

  梁婶听了都没多话,直接将沈力往丈夫所在的屋子引去。

  房内老梁正躺在床榻上,床榻旁一个男孩儿正在给其擦拭身体。

  看见沈力进了屋子,老梁忙叫男孩将自己扶起,嘴角牵起,言辞恳切:“多谢神医救命之恩。”

  老梁身体还虚,却是用尽了浑身力气才挤出了那细若蚊吟的声音。

  一个三十好几的大男人,这会儿竟是眼眶微润。

  行医两载有余,沈力也不是没医过大病,救过他人性命。

  然而没有任何一次感谢,来得如此真切冲击他的心神。

  那是一个男人承着重担也要挺着脊梁不会松垮的气势,在这股气势之上压着的是生命之重。沈力救的不是他一人,而是这一家三口。

  这一刻,沈力心有所感,咧嘴一笑。

  “梁叔,快些将这些药丸服下,切莫咀嚼,直接咽下。”

  床榻上,老梁还欲张口,被沈力伸手制止,一只手颤颤接过纸包,分作几口将药丸全数吞下。

  “梁叔你好生休养,命虽救下,却也难恢复如常人,不能多劳。”

  说完沈力转身,便看见梁婶不知何时牵着儿子跪伏在地,满面涕零。

  将两人扶起,沈力就离开了梁宅。

  脑海里浮现的是那夫妇二人感激涕零的样子,一时挥之不去。

  少年的心里不知不觉间种下了一颗幼小的种子。

  沈力的思绪渐渐飘至了三年前的那一天。

  在那天,沈力在密林里发现了一株自生光华的奇花就在他眼前落花结果。

  那果实黄澄澄的,通体晶莹剔透伴有光华流转,内中似萦蕴漫天星辰,荧烁不定。

  看在人眼里,就如沈力现在气血催动感应到灵根时所在的那心中世界观看灵根一样,那种遍览无余的奇特视角。

  当时的沈力情不自禁就把那果实吃了。

  似乎那果实在呼唤他一般,心底有一股莫名的冲动。

  果实吞下就仿若吞了一团烈火,五内俱焚,烧得沈力痛苦不堪,连痛呼出声都做不到。

  这痛苦一直藏在沈力心底,直到方才见过梁叔梁婶,被莫名牵扯而出。

  沈力感觉自己的心跳此刻前所未有的剧烈。

  与之同时沈力浑身气血都奔涌起来,似能听到汩汩流动之声。

  沈力的步伐与呼吸倏然间为之一变。

  呼吸节奏正是他师父所传的呼吸法,而他的步伐则似踩在那节奏之上,令他生出一股遍及全身的通畅。

  仿佛自己成了奔涌江流的一部分,波澜起伏。

  这所有变化,仅仅发生在沈力从梁宅出来十数步之内。

  此刻沉浸在玄妙状态之中,沈力却是未能发现身侧一道黑影一闪而没,消失在梁宅拐角的小巷内。

  等沈力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屋内,精神极其疲惫。

  实在是疲惫得不行,沈力倒头就睡了过去。

  沉沉睡过去的沈力自然也未能知道,他娘听到声音悄悄地查看了他的房间,然后拿着一封书信出了院门。

  翌日清晨。

  沈力一觉醒来,只觉通体舒畅,精神异常饱满。

  仿佛他睡了这一生中第一个真正的好觉,意识前所未有的清明。

  再到院子里练起那套拳法,沈力知觉之中多了许多之前都不曾感受的东西。

  这些感觉是他师父在传授拳法的过程中都不曾提及的。

  比如在拳脚施展间,沈力感觉浑身毛孔都在吸入一缕缕玄妙气息,气息好似浓雾薄纱,却又仿佛是一粒一粒极细小如微尘的东西,那气息被莫名牵引汇聚在他丹田之中后便再无法感受到。

  彷如浮光掠影,昙花一现。

  随之沈力心头生出一丝明悟,那是一种没有依据却异常肯定的直觉。

  先天之炁,亦称元炁。

  於无中生有。

  世间一切事物之根本。

  不可见。

  不可闻。

  凡世间一切所觉,皆不能察。

  唯以论者,而言说。

  这是沈力修炼之初,师父所教授的。

  大道修行,想要迈入追寻大道的第一步,就是利用灵根去吸纳无处不在的元炁,进而叩开神藏,灵根塑型,从此生机不再泄漏化为真正的生灵之根,茁壮成长枝繁叶茂。

  然而沈力却觉得自己察觉到了。

  那真是不可见之见,不可觉之觉。

  沈力觉着这事要是描述给师父听,九成九是要被师父敲脑袋的。

  但他真就是这么认定了。

  没什么原由,就是头铁。

  再说他现在的状态,一身肌肉随身形而动,却与昨日判若两人。

  昨天沈力这套拳法打下来,那还是毫无力量感的温润平和。

  如今却是多了一股韵在其中。

  看在旁人眼里那必然是要举起大拇指夸赞的。

  和谐。

  这就是沈力现在给人的感受,无时无刻都给人一种生机勃勃如沐春风的感觉。

  朝阳升起,沈力也修炼完毕。

  他浑身腾起的烟缕又汇聚于脑顶,直欲如之前那般升往天际,但又缓缓沉下,于头顶百会萦蕴片刻后消散。

  沈力把那漆黑油亮的药丸服下,药效迅速散发淬炼身躯。

  隐约间,沈力仿佛看见湛蓝的天空上浮现无数繁星,一如当初他看见的那颗果实中所蕴藏的那般。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骨科病人所写的《大道一念》为转载作品,大道一念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大道一念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大道一念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大道一念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大道一念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大道一念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