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玄幻奇幻小说 > 灵魂大世界最新章节 > 灵魂大世界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灵魂大世界 连载中
分享灵魂大世界

灵魂大世界全文阅读

灵魂大世界作者:许书生

灵魂大世界简介:这是一个真实的灵魂世界,也是一个奇幻的魂术世界。讲述的是一个普通的小子死后来到生魂村,成了一只普通的灵魂,它一步步的往前飘着,如何在这神奇的灵魂世界中屹立于世界之巅。 https://www.uukanshu.com
-------------------------------------

灵魂大世界最新章节第89章 红情书
第2章 安家山
灵魂大世界全文阅读作者:许书生加入书架

  王潇只感觉身体轻飘飘的向前上空飘去,跟想象中快速飞行的不一样,速度慢的令人发指,并且在空中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

  过了仿佛一个世纪的时间,王潇紧张不已的注视着前面的墙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慢慢撞了上去,连忙用手向前撑着。

  轻轻的‘砰’了一声,没有想象中的痛苦,然后王潇发现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反弹到墙顶,最后轻飘飘的落在地面上,在往后上方的墙壁弹去,转而轻飘飘的反弹落到地面,仿佛没有地心引力一般。

  这过程中没有感到多大痛楚,但还是有些许轻微的刺痛感传来,原来王潇刚刚异想天开从床上直接蹦了下来,不知道是鼓了多大的勇气。

  王潇一手扶着墙壁站起来悬浮在地上,摸了摸脑袋,还是感到颇为惊奇,虽然前几天王潇已经试过了很多次,但王潇依然觉得不可思议同时内心又有点失望,跟想象中迅疾如风,一剑飞仙的模样有很大差距,做鬼看来是白做了。

  当然生和死的问题从来就由不得人,生活本来又是什么样子也由不得他。

  经过这些天王潇已经彻底明白鬼魂的传说是假的,什么穿墙啊,隔空取物啊,断头断脚啊,飞天啊等等这些根本就做不到。

  王潇试过穿墙,魂体却直接反弹,在空中翻滚了几圈,尝试多了还会感到一些痛楚。至于隔空取物,连一块砖都搬不动,拿个碗都得用双手。

  而飞天就更不可能了,除了跳跃能达到三五寸距离,其余始终离地面一寸,好像是这个世界的定律,灵魂都是离地一寸,而且身为灵魂体的力道非常弱小,王潇对比阳世,如今自己连七八岁的小孩都打不过。

  王潇想起前天问赵毅的时候,赵毅当时就说:”不可能,至少我从来到这个世界就没见过,这里虽然是灵魂世界,但很多地方跟阳世差不多,至于神话故事里的鬼怪传说,或许有,但我是没看见过”。

  几天的相处,王潇与赵毅相互间熟络了很多,了解了赵毅的生世,知道赵毅也是出生在贫苦农村。

  死前二十岁,祖上三代都是种地的,一家五口人,他排行老大,家里穷的揭不开锅,没上过学,更没有结婚。他说有一天在田里割稻子,瞧见不远处的河里有个女人不小心落水了,忙跑过去救人,结果两人都淹死了,做了一对亡命夫妻。

  之后灵魂来到这个世界,成了孤魂野鬼,在安家山附近像个贼一样东躲西藏,受尽了苦难,稀里糊涂的来到生魂村,巧遇腾大夫后,被滕大夫收留了下来。

  赵毅似乎是很久没说过话,自从跟王潇热络了以后,赵毅变得非常健谈,每次来送药的时候都会跟王潇说好一会话,王潇问什么基本就回答什么,赵毅把他所知道的大多都说了出来。

  赵毅是个老实人,虽然一开始有些老实人的成熟心思,但之后便无话不谈,兴许是太寂寞了,短短几天二魂的关系就直线上涨,成了相依为命的好朋友。

  从赵毅口中,王潇这才知道如今自己是住在滕馆,而滕老是这个村子唯一的鬼医,在生魂村地位非常高,是除了许村长之下排名第二的灵魂,一身医术高深莫测,救过村里不少村民,深受村里其他灵魂者的尊敬。

  对此王潇感到特别好奇,鬼魂居然也会生病。

  至于滕大夫的来历,赵毅闭口不言,每每谈起滕老赵毅都是讳莫如深,看来滕老并不好相处,王潇心想。

  赵毅跟滕大夫的关系更像是仆人,对滕大夫除了尊从以外还特别敬畏,如此王潇只好放弃打听滕大夫的来历了,转而谈起其他事物。

  谈及这个灵魂世界的时候,赵毅只知道这个世界很大,至于外面都有什么他不知道。

  他从来没有出过村庄,甚至很少去往村子里走动,说起村庄的其他灵魂者,赵毅是一脸怪异的样子,只是告诉王潇.跟村里其他灵魂者不熟,滕大夫也不希望他接触村子其他灵魂者。

  ”看来村子里大家的关系很不一般,起码并不友好。”王潇内心又是如此想到,而后对村子里面的情况没有深问。

  滕馆坐落在村尾,整个村庄很大,房屋布局如一条长龙延伸向上,其实应该是两条长龙,另一条长龙叫生魂下村,滕馆这里是生魂上村。

  生魂下村的一些住户是沿着大山脚而建,从村头有一条分岔路可以过去,但都属于生魂村,都归许村长管。

  生魂上村中间是一条蜿蜒小路,房屋相互紧挨坐落在道路两旁,从村尾到村头有几千户房屋,但实际上赵毅也不清楚到底有多少灵魂者住在这里的,只知道有很多空房。

  而村子周围六七里内除了流浪的孤魂野鬼就没有其他村庄和住户,直到七里之外才有一个殇魂镇,听赵毅说小镇远比村庄要大许多,富饶繁华,里面各种物品应有尽有,远比生魂村热闹许多。

  不过赵毅从未去过一次,至于小镇之外的世界赵毅就不清楚了,这还是他偶然从滕大夫嘴里听到的。

  生魂村四面环山,中间一条泥巴路穿过村庄,从小路一直向西走就是殇魂镇的方向。

  不过由于这条路上比较危险,经常会有一些孤魂野鬼神出鬼没,说不定就把你打劫分尸了,所以村民都不会独自飘出去。

  相比外面的世界,村子里要安全的多,村子外游荡的孤魂野鬼朝不保夕的生活,能够住在村子里实在太幸福了,外面的孤魂野鬼不会进来,一方面村里会赶走他们,另一方面因为没有食物来生魂村也过不下去,在外面兴许还能捡些野物吃,而且生魂村还很强大,外面的孤魂野鬼更不敢来惹事。

  生魂村能住进来都是有身份铭牌的灵魂者,身份铭牌是人死后的身份证明,赵毅听赵老鬼猜测这是阳世人立坟立碑的凭证,也是与阳世人的唯一联系。

  而没有身份铭牌的人,就说明没有阳世人祭奠,自然成了孤魂野鬼。

  身份铭牌有很大的作用,不仅可以证明你的来历清白,还可以凭着身份铭牌在安家山那领冥币和贡品,是新生的灵魂维持下去的保证,否则就只能向孤魂野鬼一样朝不保夕的活着。

  听说冥币就是阳世人烧的,而冥币是这个世界的通用货币,可以买到很多生活用品和食物。

  食物可以用来维持灵魂生命,当然也可以吃阳世寄来的贡品。

  安家山在村子南面去往殇魂镇的那条路旁,山上有无数的坟墓,不知道是怎么出现的,只知道每出现一个新坟都代表有人死了,而生魂村则来了新的灵魂者。

  附近的安家山由于坟墓越来越来多,许多新来的灵魂者就在附近居住下来,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个村庄,而那片坟山也因此被叫做安家山,代表安息地和在这里安家的意思。

  村子东面靠近村尾是一处山林,幽深黑暗的山林在夜晚显得尤为恐怖。

  山林深处十分危险,有恐怖的鬼物游动着,千万不要进去,一直是村子里流传的说法,从来没看见有灵魂者进去后还能从里面出来,即使在凶悍的灵魂也不敢深入此处山林,只能在山林边缘处活动。

  这都是赵毅以前听隔壁赵老鬼说起的,赵老鬼是他唯一熟悉的村里灵魂者,不过两年前就魂飞魄散不知所踪。

  不知道是不是去投胎还是真的消失了,而从那之后隔壁房子一直空着,赵毅没见其他灵魂者住过。

  这个生魂村似乎存在很久很久了,赵毅听赵老鬼说新任许村长就是距离殇魂镇百里之外西风镇上的灵魂者。

  西风镇上生存着很多帮派,势力非常混乱,而许村长就是西风镇上其中一个叫豺狼帮的帮派帮主,与其他帮派争夺地盘失败被赶出了西风镇来到了生魂村。

  原本生魂村只是个封闭散居的村子,并没有村长,后来许行根带着一些灵魂者来到这里安家。

  由于许行根一行灵魂者魂多势众实力强大,重整生魂村,在这里开枝散叶安家落户,渐渐形成了如今的生魂村。

  现今生魂村的村长就是许行根,等于这村庄就是村长带着一些从外地的灵魂者建立的。

  至于许村长的具体来历赵毅就不清楚了,村里灵魂者平时基本见不到他,只有在清明节和鬼节的时候才能见到,只知道村长姓名叫许行根,大家都叫他许村长。

第3章 灵魂者
灵魂大世界全文阅读作者:许书生加入书架

  “灵魂是用飘走路。”

  这是王潇这几天的亲身感悟。

  此时王潇身穿一身白衣,脚穿一双黑色布鞋,将一头长发用根绳子束在脑后,露出一张有些过于苍白的脸,干干净净,一扫醒来时蓬头垢面的邋遢样子,整个人立马显得精神奕奕。

  这是前两天王潇拜托赵毅拿来的一些衣物另外还有一些生活用品。

  此刻王潇正在屋子里从床边到对面几丈远的墙壁之间慢慢走动。

  其实不是走,而是飘,只是速度有些慢,偶尔需要去扶一下床沿和石桌。

  偶尔速度稍微快点,身形还会歪歪斜斜,时常磕磕碰碰,不过慢慢飘动的话还是不成问题,只是不怎么灵活,转身和遇到障碍物都需要稍稍停顿一下。

  也无法快速飘动,不过比起前几天刚开始练习的时候,要好很多了。

  那时特别麻烦,经常摔倒,有时会撞到墙壁,碰到桌椅。

  还好因为自己力道不大,灵魂体不怎么痛,也没有其他伤势,可以尽情的练习,如此慢慢学起来倒也很快。

  “就像孩童刚学走路的时候一模一样,”王潇想起自己的小妹刚学走路时候的样子,不由得会心一笑。

  那时候王潇八岁,爸妈还要去地里干农活,自己留在家里照顾坐在木制婴儿车的小妹。

  那个婴儿车王潇但今天还记忆尤深,是爸爸以前做给王潇用的,王潇用不着了之后,直到小妹出生稍微长大了些又便给了妹妹用。

  那天到了晚上爸妈干完农活回来,一家人吃完饭坐在房间里,王潇爸爸和妈妈站在三个地方,而爸爸将小妹从婴儿车中放出来,教小妹来回走路。

  还记得当时小妹扶着床边磕磕绊绊,小心翼翼的样子,直到如今王潇都记忆深刻。

  如今自己死了后这些温情更加忘不掉了,当然现在也不想忘记了。

  就这样练习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王潇已经能够轻松的飘走了。

  身体有了一点灵活度,遇到石桌椅子和墙壁也能轻松停下转弯,停止和飘走,转弯.抬腿.下蹲都可以灵活自如。

  经过五天的练习,王潇发现所谓灵魂的飘走,其实是用意念控制着身体里的力度,向前驱动。

  这跟阳世的行动不同,阳世是身体和大地引力的互相作用,而这里是灵魂体自身力度和周围空气的相互作用。

  这种感觉犹如飞鸟借助翅膀飞行,仿佛突破了自然规律的另类物种。

  王潇试着慢慢加速飘动,待快要碰到墙壁立马停下,手撑着墙壁,不让身体撞在墙上。

  王潇一时半会还不能不借助手臂就能奔跑转换灵活。

  就这样练习了很长一段时间,王潇停下身体,感觉到身体的灵活度有了很大的提升。

  已经初步掌握了身体的控制权,快速飘动和慢走等,如同七八岁小孩的行为举止完全没问题。

  当然还有拿东西,挥拳踢腿等力道还没有完全掌握。

  这几天王潇也试着手拿木碗小石头等小物品。

  如今已经能够一只手拿碗和一些小物件了,不过还是稍显吃力,时间长了会很累。

  更大的物品王潇暂时还拿不动,听赵毅所说王潇还是一只初生的灵魂,力道很小,相当于阳世中的七八岁小孩的力道。

  不过赵毅安慰道:灵魂者的起点都一样,至于力道以后还会随着时间增长的。

  王潇看了眼窗外漆黑的天空,今天并没有月亮,不知道躲哪去了,但天空还是有淡淡月光传来,对灵魂者来说宛如阳世白昼,视野清晰。

  不过王潇发现即使在夜晚自己也能看见东西,似乎身为灵魂者视力好了许多。

  这些天王潇了解到这里是没有太阳的,只有月亮天和没月亮的晚上,其他天气暂时没见到。

  这点王潇向赵毅确认过,除了没有太阳,没见过下雪,没有四季变幻,其余倒与阳世没有分别。

  王潇来到石桌旁坐下,一手拿起桌子上的镜子,镜子中出现一张稚嫩苍白的小脸,看起来大约十五六岁,一双眼睛格外的灵动。

  如今王潇的力气有了些许增长,已经能够一只手轻松的拿起一些小物件。

  当然还有挥拳等手臂的力道没有完全掌握。

  这几天王潇也试着双手举一个比脸大点的木盆,不过还是有些吃力,还需要锻炼和成长。

  王潇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面无表情的看了半天......

  ”灵魂体,鬼魂,没想到这些都是真的。”王潇苦笑了一声:”如今这个样子还真不知道算不算是活着。”

  随后放下了镜子,虽然这些天已经见过无数次,但每一次见过都感觉是在看向另一个陌生的人。

  “如今已是孤家寡人,不对,是孤魂野鬼一只…….”一连几天都呆在屋子里,王潇有些无聊。

  “吃饭了。”就在这时赵毅推开门飘进来,端着一个大碗,对着王潇说道。

  王潇看着碗里的两个馒头,这几天都是赵毅给王潇送饭,实在没想到这个世界还有食物,也要吃饭的。

  不过听赵毅说起这个世界食物不多,由于村庄并不生产,只是靠阳世的贡品和外面采购的食物供应着。

  食物能够补充魂体能量,相比村子外面无名无姓的孤魂野鬼,那真是吃不饱,穿不暖。

  这或许就是有家人惦记的好处吧,也不知道我的家人会不会给我烧点东西。

  这些天王潇一直吃的都是滕大夫的食物,他自己是没有的。

  因为赵毅说清明节还没来王潇还没有贡品,即使阳世家人给王潇烧了东西,王潇现在也是收不到的。

  “多谢了,赵哥!”王潇心下微暖,知道赵毅是个老实人,这些天都是他在照顾着自己,没有坏心思,当下语气诚恳的感激道。

  跟刚见面时候不一样了,或许是熟络了,见王潇突然变得客气起来,赵毅挠挠头,有些腼腆的道:”没事没事,我也没做什么,这些都是滕老吩咐的,你赶紧吃了吧”。

  “对,对了,吃完,滕老说要见你”。

  “滕老要见我?”王潇神色惊讶了下,不过也知道迟早是要见面的。

  一开始王潇很好奇,问过赵毅,赵毅说是因为王潇的魂体还没恢复好,等他魂体恢复好了,滕老就该安排他了,现在魂体好了,自然是该见面了。

  王潇点点头表示明白。

  一天没吃饭,王潇早已饿的发慌,这里似乎食物少的可怜,一天只能吃一顿。

  随后一手端起碗,一连三下五四二就将两个馒头吃进肚子里。

  由于是灵魂体,一天至少吃一顿,每隔一天,王潇便感觉魂体在衰弱,浑身都感觉有无数张嘴在叫饿得慌,必须定时补充能量,否则第二天整个魂都没精神,身体力道变小,什么事都做不了,飘两步都会气喘。

  馒头咀嚼了几下,入口不久便融化了,然后吞进身体里,随后王潇感觉到体内一股热量升起,魂身饱满了一些。

  两个馒头吃完后,王潇不由自主的打了个饱嗝。

  “滕老应该差不多结束了,时候不早,我们去见滕老吧!”赵毅见王潇已经吃完了,收起桌上的碗说道。

  “滕老在干什么?”王潇有些好奇。

  赵毅看了看外面的月亮天,想了想这个时候说不定滕大夫还在医治,就对他说道:“在我来之前有一个灵魂者生了夜盲症,滕老正在医房里给他医治?”。

  “夜盲症?是什么!鬼魂真能生病?”王潇听后觉得惊奇,阴间居然也有夜盲症。

  赵毅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挠了挠头道:“嗯,也会生病,这夜盲症听滕老偶然说起过,就是晚上看不见东西,好像是因为魂体虚弱造成的还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造成的,具体记不清了”。

  王潇沉默,要是得了夜盲症,身为鬼魂晚上看不见东西就惨了。

  “别想了,待会见到滕老你一定要保持尊敬,你能不能留下来还得看滕老同不同意,虽然有身份铭牌的灵魂能进生魂村,但村里食物紧缺很早就不让灵魂者进了,听说都去了殇魂镇。万一滕老不同意,村子就没谁会收留你。”上一句刚说完,赵毅突然转身一脸郑重的对王潇再次说道,仿佛是在对待一件生死大事,要让王潇谨记于心。

  对于村子外面孤魂野鬼的生活状态,王潇听赵毅说起过。

  村子外面由于没有食物,还要防备被其他鬼魂吃了,即使能熬过几天,随着时间过去魂体也会越来越衰弱,最后魂飞魄散,可谓是凄惨无比,没有一点点保障。

  王潇点了点头心想:“无论如何也要留下来”。

  跟着赵毅出了房门,这是王潇第一次出房门。

  皎洁的月光洒下来,将四周的事物照映的白晃晃一片。

  这是一个农家院子,有三间房子,分布在东西南各一间,西南角落处还有一间略小的房间,正南方是一扇木门,院子前外围连接着半丈高的篱笆。

  王潇看了看天上,此时月亮高挂,宛如一个圆瓷盘,正生生不息的布散银白色的光芒,将天地都照耀的苍凉。

  这应该是到中午了,听赵毅说起这个世界的时间是从月亮初生的细长到逐渐变圆,再从圆逐渐变细,来计算一天的时间。

  跟着赵毅来到正中间南方的房间,王潇以为这就是滕大夫的房间,然而赵毅打开房门,顿时一股刺鼻的药味扑来。

  王潇闻着不适,皱了皱眉,看了赵毅一眼,发现赵毅关上门后,就一直面无表情的低头站定着。

  王潇环顾一眼,这才发现房间还有一个后门,想来是后院。

  整个房间出奇的大,墙壁边各有一排书架,上面摆着各种书卷物。

  在房间右手里边有张长方形桌子,桌子后面有一面柜子覆盖住整面墙,上面有无数抽屉。

  只有挨着药柜的一排小货架上是摆着各种大小不等的木盒和几个小箱子,整个房间看起来倒像是药房。

  而此时一个黑衣老者正站在桌子后面,身侧就是整面墙壁的药柜,

  老者手里捧着一卷书籍,正看着津津有味,没有转头理会赵毅二魂,一边翻阅一边不时打开柜子上的抽屉,似乎在分析着什么事情。

第4章 见滕大夫
灵魂大世界全文阅读作者:许书生加入书架

  王潇打量着滕老一眼,老人身长矮小瘦弱,面目慈祥,满脸皱纹,满头黄发垂鬓,看起来如阳间七八十岁的老人样子,身穿一袭黑色长袍,却有一股淡雅宁静的气息从老者身上弥漫出来。

  不过皮肤却暗淡黝黑,要是在黑夜王潇觉得自己肯定看不见他,王潇站在一旁,内心禁不住的胡想着。

  王潇见老者仿佛没有见到二魂一样,继续看着书。

  整个房间寂静肃穆的气氛,让王潇有些不适,内心有些疑惑和不安,撇头睹了一眼赵毅,见赵毅低着头站着,仍旧一声不发,似乎不敢打扰滕老的样子,王潇自然也不敢开口,便也低着头看着脚尖。

  过了半响,滕大夫放下书卷,坐在八仙椅上,淡淡的督了王潇一眼:“想必赵毅应该跟你说过一些事吧,不错,我正是这里的滕老,也正是我救了你”。

  王潇肃穆的点了点头,躬身感激道:“多谢滕老”。

  “现在你应该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从今天开始你就住在这里,房间就是你原来住的那间。”滕大夫面无表情的看着王潇,淡然的说道。

  赵毅站在旁边,听到此话神色中也为王潇感到高兴,知道王潇能够留下来了。

  这些天跟王潇在一起让他心情好了许多,至少以后也能有个伴,如果王潇离开了,自己又是一个人,又得回到以前那种孤独寂寥的日子。

  王潇抬头看向滕大夫,满脸惊喜状,但滕老随后的话瞬间让他的心回到谷底。

  “但是…..你身子太虚弱,而且我这里也养不起闲鬼。”滕大夫拿起桌上的一杯水喝了一口,放下后,督着王潇缓缓开口说道。

  王潇一听但是,就觉得要遭,果然如此……

  “不过,我这里有个锻炼魂体的冥想法传授给你,此法不能传授其他人,更不能让其他灵魂知晓。半年后我会来检查,如果不合格我依旧会赶你出村随你自生自灭,如果你合格了,那就正式留在这里当我的弟子。”说到后面,滕大夫甚至摆正了身形,满脸严肃的盯着王潇说道。

  “你可听清楚了?”滕大夫语气缓慢,但说出的话给王潇的感觉异常严厉,不容反驳。

  王潇避过滕大夫的目光,低着头认真倾听者,见滕老问话,王潇连忙点点头。

  虽然不知道冥想法是什么意思,但只要能留在这里就行,至于弟子什么的王潇倒不在意。

  “那好,赵毅你先出去。”滕大夫收回目光,又靠在八仙椅后背上。

  赵毅转身离开经过王潇的身边时,目光有些担忧的看了他一眼,随后打开房门飘离了,在离开时还特意将房门关上。

  滕大夫从怀里慢吞吞的拿出一副图递给王潇,不紧不慢道:”这就是冥想法,你先记住这张图的每一个线条,每一个轮廓,每一处位置,你都要记在脑子里,我不会给你看第二次,更不会教你怎么去做,一切都要靠你自己努力”。

  王潇飘过去双手接过,这像是一副星空图,上面无数星星点点的东西,排列复杂,宛如无尽的漩涡。

  王潇深深的注视着星空图,整幅图仿佛有一股魔力存在一般,思绪立马被拉进了无数繁星点点的漩涡中,像是沉浸在一片星空寥寥下,同时整个大脑为之一清,无数繁杂的思绪立马烟消云散。

  王潇并没有迷失其中,像是旁观者一样,整个灵魂都宁静了下来。

  置身其中,王潇始终惦记着滕老的话,深深的将整片星空烙印在脑海里。

  过了许久,王潇直到感觉整个星空都融进了身体里,觉得彻底记在了心里面,并且保证自己不会忘记后便放下了星空图。

  王潇心绪久久无法平静,目光迷离恍惚,那无数的亮点仿佛都活了过来一样,在围着王潇的脑袋不停的飞舞打转,又感觉这只是眼睛的错觉。

  王潇紧紧闭上眼睛,那副星空景象如同生根在了脑海中,又忽而跃然于眼前。

  过了一会,王潇才睁开眼睛,目光一片清明。

  滕大夫定定看了王潇一眼,面上毫无波澜,接着拿起杯子喝了口水,才缓缓开口道:”记住了吗?”。

  王潇不知道这幅图有什么用,但整幅图已经记在了脑海中,胸有成竹道:”记住了”。

  滕大夫将图收起来,并没有收回到怀里,反倒拿在手上细细端详着,嘴里慢慢道:”今后你每天都要打坐修炼这冥想法,至于怎么修炼,别来问我,你只需谨记冥想二字便可”。

  王潇点点头道:”是”。

  “好了,你出去吧。”滕大夫挥了挥手,示意王潇离开,他继续端详着冥想图,脸上神态莫名。

  王潇悄悄抬头瞅了滕大夫一眼,看不出是什么神态,不过知道自己是该出去了。

  带上房门,飘出滕老的药房,王潇浑身都轻松了几两。

  刚刚面对滕大夫整个魂的压力变得沉重,王潇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身体一直紧绷着,现在想想难怪赵毅会变成那个样子,这要是自己长期面对着滕老,估计也得跟赵毅一个样。

  王潇摇了摇头,甩掉这些念头,想想都有些可怕。

  也不知道滕老叫我修炼冥想图是什么意思,莫非这冥想图是什么绝学?

  不过接着想起自己要是没修炼好,肯定会被赶出去,王潇又开始忧心忡忡。

  王潇接下来一个月里整天都在修炼冥想图,几乎足不出户,偶尔也会去院子里呼吸下新鲜空气。

  赵毅时常来陪王潇说说话,互相解解闷,其实也就是在送饭的时候说几句。

  赵毅知道王潇现在生死攸关,每天的食物都是由赵毅从厨房送过来的,王潇本打算自己去拿便好,赵毅连说不用客气,你现在是抓紧修炼,其余的事交给我来吧。

  王潇想想自己也不知道食物在哪,何况吃的是主家的食物,客随主便没办法自作主张,便也没跟赵毅客气了。

  自从见过滕大夫之后,与赵毅在一起相处久了,两魂之间倒是生出了些相依为命同病相怜的感觉。

  王潇又问起滕老的来历,在王潇有意引导下,终于从赵毅的口中听到关于滕大夫的事情。

  滕大夫本名滕元师,好像并不是村庄的灵魂者。

  听说滕大夫有天来到村里,许村长以为他是新魂便将他安排在村子旁一处空着的土屋。

  就这样过了几年,直到有一天村里出现了大规模的鬼疫,不少灵魂者都死了,包括村长在内都生了一种叫啼魂的病。

  生了这种病的灵魂就会一刻不停的咳嗽,魂体越来越虚弱,直到魂体能量干枯灵魂消散于空中。

  滕大夫于危难之中突然出手将村里大部分的灵魂救了下来,许村长等一众生魂村的灵魂者才发现滕老居然是一个医术高强的鬼医,也才知道他并不是新生的灵魂者。

  至于他是哪里的为什么来生魂村就没谁知道了,只当他是悬壶济世游走四方的鬼医。

  许村长因为感激其对生魂村的救命之恩特别建造了个药馆给滕老居住。

  从此村里很少有灵魂者病死,滕大夫医术高明,堪称妙手回春的典范,救治了村里不少灵魂,深受村里灵魂者的尊敬。

  不过这些都是他从赵老鬼嘴里听说的,赵毅并没有经过那段时期,他才来这里不到四年。

  赵老鬼是这里最早的一批居民,也是当初新村子建成没多久便居住进来的灵魂者。

  老赵生前是个体面人,地主,一家十几口人,他属于自然老死的一类,不知道怎么就来到了这里。

  他家里每年都给他烧了大笔的冥币,本来也吃喝不愁,但是日子过得却是在温饱线上。

  赵老鬼天天跟赵毅说是村长拿了他的冥币和贡品,导致他没能拿到全额,赵毅对此是将信将疑。

  至于赵老鬼后来哪去了,赵毅也不清楚,王潇一度怀疑是不是被弄死的,这也让王潇之后的生活更加的谨小慎微。

  阴间的字跟阳间古代的字体差不多,王潇自然能看懂。

  听赵毅说,赵老鬼以前就是在村里教不识字的灵魂者认字的书匠。

  赵毅原本不识字,跟着学了一段时间,所以才会认识一些字。

  如今赵老鬼消失了,教字的工作由村里的老李叔做了。

  听说老李叔在阳间当过几个月的私塾老师,村里不认字的都会由老李叔上门教导,不过需要付五张冥币当做学费,他保证让你学会认字。

  至于魂技是什么,赵毅说不上来,只是简单的在房间比划了两下,说是你以后就知道了。

  不久王潇便见到赵毅漏了几手,能够劈石断树,飞檐走壁,一跃几丈高,简直神乎其技,一度令王潇惊奇不已。

  这也让王潇对修炼这冥想法产生了强大的欲望,满心以为这也是一门强大的魂技。

  不过令王潇奇怪的是,赵毅修炼的法子好像跟自己不一样,自己修炼的似乎并不是魂技。

  赵毅某次跟王潇说过自己曾修炼过冥想法,只不过什么都没修炼出来。

  赵毅本以为会被滕大夫赶出去,但滕老却意外的让他留了下来,还教给了他另一种魂技。

  这番话让王潇对如今的自己感到不少信心,并且更加努力的去修炼,同时带着些庆幸万一没过关,兴许滕大夫会让他跟赵毅一样学习强大的魂技。

第5章 灵魂者修炼
灵魂大世界全文阅读作者:许书生加入书架

  这天,王潇盘腿坐在石床上,脑海中冥想着一片繁星点点,正是那副星空图,不久便进入了空灵状态。

  相比起刚开始创业的艰难,今天要容易和轻松许多。

  王潇的胸膛随着平缓的呼吸,呈规律的起伏着,窗外的月光渐渐凝聚在王潇的身上。

  王潇感到一丝丝清凉的气流进入体内,随后在身体内各处游走。

  王潇脸上逐渐露出安详的状态,双手不由自主的舒张开来,身心放松。

  过了许久,王潇便感到脑袋发胀,冥想的事物也开始变得模糊,渐渐开始有些头痛。

  王潇知道这已经是极限了,连忙断开从冥想状态中出来,而体内的清凉气体顿时散去不少,只留下可怜的一点汇聚在一起,在体内各处游走。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王潇都无法保持长时间的冥想,必须休息一段时间才行。

  否则脑袋就会作痛,似乎大脑也需要恢复能量。

  王潇一想起那一次明明到了极限了,以为能够突破过去,一咬牙便继续硬撑。

  结果一道阴天霹雳,脑袋里似乎突然炸裂开来,王潇痛的抱头满地打滚,剧痛无比,一整天都在低嚎当中度过的,直到过了三天才缓过来。

  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一度以为自己到了十八层地狱。

  王潇怀疑再继续强制冥想下去脑袋真的就会炸开,现在想想那种感觉都后怕不已。

  王潇沉默下来,静静的感觉体内那只有头发丝细长短小的能量,颇为无语。

  经过一个月努力的修炼,体内形成的能量只有这么芝麻点。

  王潇还以为起码能像赵毅一样,至少能达到手指大,没想到只有这点,说不定哪天打个哈欠就挥发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过关,王潇内心委实有些担忧自己的前途。

  王潇问过赵毅的修炼情况,赵毅修炼的魂技是至体内产生的能量,叫做魂力,并且是暖洋洋的热流。

  每次修炼过后浑身像是沐浴在月光下非常舒服,而且施展出来,能够隔空打物,威力强大。

  起初王潇还有些不可思议,居然真的能修炼出能量流,以为是内功,王潇还为此高兴了很久。

  不过后来就觉得不是了,除了越来越精神,魂体变得厚实灵动些,这个能量几乎完全没啥用处,也指挥不了它,一度怀疑哪天就自动消失了。

  修炼了一个月也没表现出各种奇特的能力,跟没修炼以前没啥区别。

  后来王潇认为这只是一些让他感到凉爽的气体而已,不值一提。

  王潇叹了口气,感觉胸闷,起身向外飘去。

  打开房门便看见赵毅正在院子里仰头弓着身子做着奇怪的动作。

  背着一魂多高的巨大石块像是背着一座小山似的在空中快速飘荡着,跟王潇的石床都差不多大。

  王潇目瞪可呆的望着他,这怎么可能?难道说鬼魂还有其他不可思议的能力?

  过了一会赵毅暂时结束了修炼,停下身子,将大石块放在地上。

  王潇屁颠屁颠的跑到对面挨着滕大夫药房边的厨房里。

  厨房是简单的农家布置,有个石块堆积的灶头,灶头上有个茶壶,旁边有个灵魂者高的柜子,地上还有两个水缸,一个里面储存了大量馒头和大米等食物,另一个水缸里装满了清水。

  不过旁边的一个木制茶壶里已经有水了,是早上王潇从水缸里装满的。

  王潇从柜子里拿出一个木碗,从茶壶里端着一碗水。

  王潇三天前开始没在让赵毅送食物了,赵毅也很忙,老麻烦他不好,之后都是自己来厨房拿食物吃,这些食物不需要煮熟。

  听赵毅说是从村里的孙管家那里领来的食物,灵魂者直接就可以拿出食用。

  王潇倒满水后再飘回来递给赵毅,殷勤道:“赵哥,你这是在做什么?”。

  “没…没什么,在修炼魂技。”赵毅一看王潇居然端着一碗水过来,还亲切的喊了声赵哥,感到很有点不好意思,双手接过来连忙喝进去,嘴里有些磕巴的说着。

  “魂技?这就是魂技?”王潇虽然在房里看过赵毅施展,但那会并没有任何参照物,加上房间小施展不开,赵毅只是简单的对空气比划了两下,现在有了参照物,内心还是难以理解,莫非这就是灵魂神奇能力的技巧?

  赵毅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是道”魂技就是灵魂体修炼之后能够变得更加强大,你看!”

  只见他一掌劈开之前背着的巨大石板,石板应声粉碎,王潇刹那间惊为天魂。

  同时向上一跳,赵毅的魂体飞跃几丈高,随后赵毅身形突然消失,出现在王潇面前,接着身形一闪紧接着又出现在十丈以外。

  魂体在院子飘来飘去,速度奇快,身形飘忽不定,同时一掌掌劈出,伴随着强烈劲风,空中一道道气体凭空炸响,忽而一掌劈向院子左前方的一棵柳树,树木应声而倒。

  “神乎其技!”王潇惊呼了一声,这就是身为灵魂者的能力?这让王潇对修炼脑海中的冥想法回升了强烈的欲望,认为滕大夫不会交给他一个没用的东西,以为修炼了冥想法会变得一样厉害。

  “赵哥,你修炼的也是冥想法吗?”王潇目光希翼的看着赵毅。

  “不是。”赵毅摇摇头,王潇立马失落了下来。

  “我修炼的是鬼象功,”赵毅说完,身形突然变得壮大了一圈,如同恶鬼差不多,一条手臂都有三个王潇的腿粗,脑袋有王潇两个头大,一张大的看起来像是血盆巨口。

  王潇瘦小的身子站在他身边,立马显得弱不禁风,似乎赵毅一口都能将他吞下去,王潇心中异常震撼。

  回到房间内,王潇想起刚才赵毅修炼的魂技。

  赵毅在他面前整个魂体瞬间变得壮大宽广,膀大腰粗,个子都拔高了一寸还多,仿佛一个瘦弱的灵魂吃了一个大胖子,身体变成了两只魂多。

  “鬼像功?”这么一对比王潇忽然感觉自己修炼的冥想法简直毫无实用之处连鬼都不如,还不如不学。

  只不过这不是他所能选择的,而且修炼不合格还有可能被赶出去,想到这个,王潇就不禁垂头丧气了起来,人比人比不过,现在连做鬼都天差地别,思来想去,只好老老实实的修炼冥想法了。

  不过赵毅兴许是看出他无精打采告诉了他一个好消息,只要三个月后能够留下来,那么他也能学习魂技,甚至比他更厉害的魂技。

  知道魂技的强大之后,王潇更加努力的修炼冥想图,不浪费任何一点时间,也不再出房门,吃喝都在屋内解决,头痛就修炼一下然后接着修炼。

  几乎除了睡觉吃饭以外都在修炼冥想法,甚至在睡觉中,大脑都在放映着冥想图。

  即使这样废寝忘食的修炼,二个月后能量流也只不过从头发丝仅仅变成了牙签粗的大小,进展依然非常缓慢。

  这让王潇无比沮丧,几次打算放弃,甚至也已经做好了离开村庄的准备,开始思考起离开村庄后该怎么生活。

  王潇也问过赵毅离开村庄该怎么活,赵毅用不可置信的语气说,出了村庄你会必死无疑,除非你修炼了强大的魂技还能在外面摘些野果和打猎一些野物生存,就算这样也不一定能活下去,外面还有很多厉害的孤魂野鬼,连他也不敢出村何况是身无长物的王潇。

  王潇有次吃饭时抱怨的问道:“在村子里难道就安全吗?”

  听王潇问这个,赵毅一脸轻松道:“村子有很多强者,甚至许村长也是一代魂技高手,外面的孤魂野鬼无论如何是进不来的。”

  赵毅拍拍胸脯,当场表示你在滕馆这里完全不用担心,滕大夫能保你安全,没有灵魂者敢来滕馆闹事。

  赵毅偷偷跟他说,只要你过了滕大夫的考察,你就能成为滕大夫的弟子,那么你就能学习滕老的医术,跟滕老一样成为这里最受尊敬的灵魂者,想要什么都有。

  而且滕老不仅医术高明,还拥有一身强大的魂技,更是一个魂技顶尖高手。

  “有很多灵魂者求着让滕老收徒,滕老都没答应,听说滕老是要什么许村长就给什么,而我如今都不算滕大夫的弟子,你要是成为滕大夫的弟子想学什么魂技不行?可惜我没那个资质,要不然我也就能学习医术成为鬼医了”。赵毅用满脸遗憾的表情加重语气的说道。

  “这么看来,成为滕大夫的弟子有诸多好处啊!连学习了强大魂技的赵毅都一脸憧憬向往的样子。”王潇想当然的这么认为。

  不过他对成为滕大夫的弟子兴趣不大,每天面对滕大夫的情景,他想起来就颇感压力甚重。

  好在滕大夫基本也不到前院来,而且从没使唤过他,这让他拥有了一点自己的空间。

  只要能留下来踏踏实实的混着就好了,偶尔学学魂技,偶尔出村逛逛,偶尔看看书,这就很好了。

  王潇对以后的生活有了大致的设想,对这样悠然的设想自我感觉还不错。

  因此王潇又只好接着埋头修炼,更加疯狂的修炼,时常徘徊在大脑的极限边缘。

  到了第三个月之后,体内牙签粗的能量变成了指甲盖的大小。

  同时也让王潇发现,自己冥想的时间变长了,多出了一盏茶的时间,这种发现,又让王潇升起了一丝念头,开始更加努力的修炼。

  不过非常奇怪自从滕大夫教给他冥想法之后,这三个月来王潇没再见到过滕大夫,除非他去找他,否则滕大夫真从不到前院来,似乎从不出那间药房。

  如果有灵魂者上门,也是赵毅在下午带进药房里让滕大夫医治。

  滕大夫有个规定:村里灵魂者只能在下午月亮东落时来找他医治。

  而赵毅依然每天很忙的样子,每天天不亮都会出去,中午回来吃顿饭,下午就待在院子里,背着大石床满院子飘来飘去。

  偶尔会带院子外上门的灵魂者去药房医病,这过程几乎不说话,王潇判断赵毅与他们的关系并不好。

  偶然几次王潇去厨房拿饭的时候,看到他从外面修炼飘回来。

  他看起来修炼的非常刻苦,时常见到他咧着嘴喘气,浑身痉挛颤抖的从外面回来。

  王潇径自感到疑惑不解,赵毅修炼的鬼像功到底是怎样的魂技,居然能让他感到十分痛苦,让旁者一看就心生戚戚。

  后来赵毅也说起修炼鬼像功异常困难,跟王潇说起的时候都是脸色难看,犹有余忌的样子,令王潇不禁怀疑起来,真有这么难?难道还比自己修炼的冥想法更难?。

第6章 成为弟子
灵魂大世界全文阅读作者:许书生加入书架

  一转眼半年过去了,经过半年的疯狂修炼,王潇体内的能量流已经有小拇指头的大小,早在第五个月就达到了,到了后来修炼进度是越来越慢,最近一个月更是毫无寸进,让王潇几乎以为自己是不是修炼出了问题,惴惴不安的到了测试的日子,王潇终于再次看见了滕大夫。

  王潇今天特意起了个大早,天微微亮,吃完早饭,王潇就自觉的来到药房等着滕大夫的检查,令王潇意外的是,没过一会赵毅也来到药房,和他并排站在一起。

  ”难道他也要准备考核?”王潇没听他说起过,不过这也让王潇独自面对滕大夫时轻松了一些,王潇本想说话,打破这沉重的气氛,但赵毅表情严肃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之后就没有开口的意思,王潇只好忐忑不安的站在墙壁边低头沉默不语。

  二魂一直到等到外面月光大亮,才等到滕大夫从后门出来,王潇刹那间心提了起来,又七上不下不停打鼓,目光偷偷的看着滕大夫飘动的身影,见滕大夫没有理会他而是来到桌子后面泡起了茶水,从怀里拿出个小木罐,拿出几片绿叶放进了木杯子,又从墙壁柜子其中一个抽提中拿出一个罐子倒出了些清白的水,之后便坐了下来低头独自品尝着,又拿起桌上一本书翻开到某一页看了起来,从始至终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表示,似乎要等他喝完这杯水才会开口。

  滕大夫看起来气色好了些,脸上隐约有了些亮光,虽然依旧是阴沉肃穆的表情,让王潇看的很是不自在。

  两魂低着头站在滕大夫面前,大气也不敢出,等了好一会才听见滕大夫的声音。

  “你们如今修炼的怎么样了,想必应该不会让我失望吧,”滕大夫坐在八仙椅子上,面无表情的看着二人,慢悠悠的说道。

  王潇这才知道原来赵毅跟自己一样也要接受考查,心下稍松,但听见滕大夫要开始检查了,心神紧绷又开始惴惴不安起来。

  赵毅二魂听了都是寒蝉若惊,不发一言。

  “看来是都准备好了,那就开始检查吧。”滕大夫目光冷冷的看向二魂,语气不急不缓的道

  赵毅,你鬼像功修炼到第几层了,”滕大夫靠在桌子后面的八仙椅上,看向赵毅淡淡的道。

  “修…修炼到了…第..第三层。”赵毅突然变得惶恐起来,说话有些磕磕碰碰,始终不敢抬头看向滕大夫。

  王潇听得出赵毅的紧张和害怕,心下沉重,有些不明所以,为什么赵毅对滕大夫这么害怕,低着头眉头紧皱着心思乱转。

  “第三层?怎么回事,这么久你才修炼到第三层?”滕大夫语气不善的看着赵毅道。

  “滕,滕老,我,我自从修炼到第三层之后,就,就一直卡在第三层,无论我怎么修炼魂体都无法突破。”赵毅吞吞吐吐的说道,一句话停顿几次才说完。

  滕大夫静静听完赵毅说的话,突然沉吟了会,接着说道:“卡在第三层多久了,我说的方法有没有照做”。

  “一,一年,都,都做了。”赵毅惶惶不安,声音极为小心的说道。

  滕大夫皱着眉头,脸上皱纹都挤在一起,似乎是在思考,过了半响……。

  滕大夫慢吞吞的飘到二魂面前,王潇微微能够看到滕老来到了近前,感觉是站在了赵毅面前。

  “伸出手来”。

  赵毅伸出手,不敢看滕大夫的眼睛,滕老抓住赵毅的手腕,手指搭在魂脉上,闭着眼睛沉静下来。

  过了一刻钟,滕大夫才放开赵毅的手臂,面无表情的看着赵毅。

  赵毅知道滕大夫在看着自己,像是犯了大错一般,浑身不知所措,慌慌张张的将手放下,头低着更深了,不敢看向滕老,身子无所适从的在晃动扭捏着。

  王潇见这古怪的沉闷气氛,心下更是不安,这下就连王潇都以为自己没希望了,王潇曾经问过赵毅体内的能量,赵毅修炼出来的能量有拳头大小,比自己体内的清凉能量多的多,结果没想到滕老还是不满意,那自己肯定更过不了关,王潇不由的忐忑起来,看了滕大夫一眼又低下头去。

  滕大夫沉默了一会,看着赵毅双眼微沉,露出失望之色,摇了摇头道:”还是太慢了,四年过去竟然只修炼到第三层,你的资质实在太差太差,本以为你现在能修炼到第五层,没想到你还停留在第三层,看来你不适合这本魂技”。

  赵毅听了惶恐不已,抬起头目光哀求的看着滕大夫。

  滕大夫没有理会赵毅的哀求,转而飘到王潇面前来,看向王潇语气毫无波澜道:“你也伸出手来吧”。

  听到滕大夫不满意赵毅的话,就连王潇都觉得事情很严重,似乎是已经放弃赵毅了,想到赵毅这么努力的修炼,滕大夫却依旧不满意,王潇顿时感到压力山大,内心更是忐忑不安,此时听到滕老吩咐,内心稍稍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无奈的伸出一只手来,心下已经对自己判了死刑,他已经想好了,大不了和赵毅一起出村流浪,两只灵魂怎么也饿不死,再说赵毅修炼魂技这么强大,怎么也不会打不过其他吃不饱饭的孤魂野鬼。

  滕大夫面无表情的盯着王潇,也没催促,见王潇挣扎了下才伸出手来,滕老目光依旧平静的看着,然后将手搭在王潇右手的脉搏之处。

  灵魂在夜晚都是暗淡乌黑,皮肤光滑油腻富有弹性,在月光天气下表面会显得晶莹剔透,仿佛灵魂是一个透明体。至于脸色为什么都是惨白的,那是因为月光的照映而形成的反光,以及脸上灵魂体内成分不同稍微偏白一些。

  灵魂本身是没有颜色的,在漆黑的夜晚灵魂就是乌漆嘛黑的,而这个世界的月光似乎穿透力很强,从窗户里照映进来使得整个房间也是淡淡的灰白色,而滕老的手却干枯瘦小,即使在月光天也是一片漆黑,跟王潇设想的不同滕老的手显得刚劲有力,如同实质,被滕老握着,王潇感觉宛如被一个真实的鸡爪抓着一样,对如今身为灵魂者的他反而像是见了人一样惊奇。

  “咦,好热,比赵毅的能量还要热,”王潇突然发现从滕大夫的指端传出一股热流,顺着手指进入体内,王潇察觉体内原本安静的清凉能量流,突然动一下,似乎是受到了刺激,紧接着快速在周身运转起来,在魂体内顺着不知名的轨迹迅速流转着。

  滕大夫沉吟少许,不禁惊呼一声,似乎是不敢置信,接着王潇便感到手腕一紧,一股比刚才大得多的巨大的热流自滕老手指端传输进来。

  ”快,快运转这股能量看看”滕大夫经不住喜形于色,一改之前冷冰冰的样子,语气异常激动的说道,抓住王潇的手都有些发抖。

  王潇对体内这股不受控制的能量有些不知所措,惊慌不安,抬头愕然的看着滕老,有些不明白滕大夫再说什么,因为他根本指挥不了这股能量,也不知道如何运用,不过现在也不需要王潇运转。

  王潇体内小拇指头大的清凉能量随着一股更加庞大的能量入体,立马被刺激的发狂起来,似乎是找到了原因所在,很快来到手臂处抵挡这股热流。

  “哈哈,我终于等到了,这就是我想要的东西,这就是我想要的”。

  此时滕大夫已经陷入了癫狂之中,抓住王潇的手一直不放开。

  看着滕大夫狂喜的样子,王潇莫名的有些惊恐,心里“咚咚咚”的禁不住打起鼓来,想一逃了之,但一只手被滕老刚劲有力的手紧紧抓着根本就无法松开。

  很快王潇便感觉体内的清凉能量不断被蒸发,同时两股能量仿佛是把王潇的体内当做了战场,互相厮杀着,虽然滕老的能量更加庞大浑厚,但令王潇惊奇的是自己体内小拇指头大点的清凉能力居然异常坚韧,这么半天也没被消灭干净,寸步不让的坚守着,直到王潇感觉手臂某处承受不住能量要炸裂开来,经受不住发出一声痛呼。

  滕大夫一惊,看着王潇面带痛苦,连忙收回能量,赶紧放开了王潇的手,满脸是控制不住的狂喜,双眼中流露出癫狂之色,同时充满火热的看着王潇。

  王潇随着滕大夫松手,没有了外来能量的干扰,体内的清凉能量瞬间温顺下来,停留在手臂某处刚刚两股能量流大战的地方,很快王潇便惊奇的发现原本火辣辣的疼痛感立马消失,似乎这股清凉的能量在修复损伤的地方,只有轻微的刺痛感传来。

  王潇低着头,身下的手轻轻的抖动手腕,皱了皱眉,感觉滕大夫癫狂的情绪有些奇怪,目光令他发毛,似乎对自己体内这股清凉能量格外在意。有些不太对劲,不过好在这股能量目前对身体都没有坏处,现在似乎还发现了点好处,之前被滕大夫大力的抓着,手腕处有些扭伤,微微刺痛,被长时间用力捏住灵魂体也会痛,不过很快就感觉到手腕一阵清凉之感传来,刺痛感也立马减弱了不少,王潇低着的头,目光惊奇的看着手腕处,感觉到体内原本手臂处的清凉能量流分出了一部分来到手腕处,这股能量似乎有着治疗伤势的作用,看来这冥想法也不是一无是处。

  滕大夫似乎察觉出了王潇的害怕,转眼恢复了之前平静的样子,只是双目依旧有些热切的看着王潇。

  虽然对滕大夫突如其来的热情有些不解,但王潇觉得自己应该是过关了。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亲传弟子,以后我会教你一些医术,这里有本医书你先拿去看看,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来问我,”说着,滕大夫就从桌上叠放着几个书卷中找出一个木卷,交给王潇。

  “鬼脉心经?”王潇一眼就看到木质书卷第一根木签上写着四个黑色大字,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写的,王潇有些惊讶。

  王潇刚刚还以为成了弟子以后会时刻待在滕大夫身边心下还有烦躁,哪知并不是这样,滕大夫似乎颇为随意,不过这样也好,不用时时刻刻待在滕老身边被监管着,自己可以回房慢慢研究,一边修炼冥想法,一边学习医术,一边和赵毅修炼魂技,这样的生活倒也不错,王潇心下安慰的想到。

  “这是本医学基础,里面只是一些关于魂体的常识,对于你修炼有些帮助,”滕大夫见王潇疑惑,难得的给王潇解释了下,似乎心情很好,原本面无表情的面孔也变得和善了些,态度对王潇突然变得和蔼起来。

  “还有这里面的书籍你尽可以翻阅”。

  “你要想修炼魂技也行,赵毅可以教你一些基础的我也不反对,但冥想法你不得拉下,过段时间我还会检查。”滕大夫难得的多说了两句,嘴里不停嘱咐道。

  王潇听到赵毅也能教他魂技,知道两魂都可以留下来了,连忙转头看向赵毅,赵毅听到却没多大反应,但看出赵毅轻松了下来,魂体不在紧绷颤动,神色也没有之前那么惶恐。

  至于赵毅对滕大夫的前后变化,和场中的情况,站在一旁早已看的目瞪可呆,像是没想到王潇修炼冥想法会成功,更是对于滕老的反应不敢置信,他在这里四年都没见过滕大夫露出狂喜的神态,就算偶尔心情好,也只是面色平和一些,但从没像今天一样癫狂失色。

  王潇目光疑惑,看来是自己想叉了,赵毅这次修炼就算不过关应该也不会被赶出去,之前看着赵毅那比自己还慌张的样子,还以为事情很严重滕大夫会很生气将赵毅赶出去,想来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果然,滕大夫转头看向赵毅语气平淡道:“不过,你修炼鬼像功毫无寸进,若无外力此生都无法突破第三层”。

  赵毅抬起头一脸期盼的看着滕大夫,之前滕老喜悦的样子他也看到了,他知道王潇修炼冥想法成功了,在看自己当初修炼冥想法不行,现在修炼鬼像功还是不行,他对自己都感到绝望,待在一边早已面红耳赤惊慌不安,此时看滕大夫心情很好加上还同意让他教王潇修炼魂技,他也稍稍安了心,以为滕大夫不会为此大发雷霆,听到这句话心安了下来,神色带着期许,知道滕大夫有交代。

  滕大夫皱眉沉默了会,像是想到什么奇特的东西,两条抬头纹突然舒展开来,看向赵毅的目光有些微妙。

  “你资质不行,第三层就已经是你的顶峰了,如果按照平常的修炼你永远无法突破,这样吧,我这里有几包噬魂丸,是我闲暇之余配置的一种药丸,可以改变灵魂者资质,令你修炼突破,并且修炼起来更加快速,只是这种药丸有个弊端,会令魂体经受巨大的痛苦,比你现在承受的痛苦还要大很多倍,稍有承受不住便会失去神志,我以前怕你承受不住,所以没交给你,这次看你的修炼,凭你自己实在是无法寸进,我才突然想到了这种药”

  “如此,你还要服用吗?”滕大夫此时却是耐心的跟赵毅解释起来。

  赵毅有些犹豫起来,比现在修炼鬼像功还要痛苦数倍,可见服用之后会有多痛,不过一想到王潇才来没多久修炼冥想法便成功了,自己若是修炼鬼像功也不行,以后说不定真的会被滕老放弃,赵毅咬了咬牙,点点头答应下来。

  “那好,”滕大夫听了之后面色如常,见赵毅答应了,便转身飘到桌子后面,从墙角处打开一个抽屉,拿出几个黄纸包起来的小方块递给他,同时淡淡道:

  “你记住此丸不宜多服,在你修炼之余服一颗,一颗药效足以延长七天,当你感觉药效过了,疼痛感减弱的时候再服下一颗”。

  赵毅小心翼翼的双手接过,牙根紧咬定定的点了点头,一张脸既激动又痛苦的扭曲着,看不出是兴奋还是难受。

  一旁的王潇一听噬魂丸三个字就觉得这药丸是凶狠邪物,在听到滕大夫所言王潇顿时明白过来,赵毅修炼的魂技是需要承受巨大的痛苦,想起曾经看到过赵毅修炼痛苦的样子,而此药物令魂体产生的痛苦更是数倍,王潇就一阵心惊,转头有些担忧的看着赵毅。

  “你二魂先出去吧,”滕大夫重新坐回了椅子上,拿起一本书卷看着。

  “是”

  赵毅王潇二魂同声应道,打开房门,二魂向门外飘去,赵毅关上房门后,两魂互看了一眼,相视一笑。

  王潇莫名有些兴奋,努力了半年,自己终于能够留下来了。本来王潇倒是不觉得什么,但努力了这么长时间,直到今天通过滕大夫的考察之后,才终于安心下来,想到以后可以修炼魂技,更不用因为被赶出村庄而担忧更是开心。赵毅看起来也很高兴,王潇能够留下来,滕大夫也没惩罚自己,皆大欢喜,是今天来之前所设想的最好结果了,只是看到手中的噬魂丸,便想到自己接下来修炼的痛苦,脸庞不由得一阵抽搐。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许书生所写的《灵魂大世界》为转载作品,灵魂大世界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灵魂大世界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灵魂大世界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灵魂大世界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灵魂大世界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灵魂大世界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