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股逆最新章节 > 股逆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股逆 连载中
分享股逆

股逆全文阅读

股逆作者:韩门浪子

股逆简介:只要站在时代的风口上,猪都会飞上天。没赶上九十年代的经济飞速发展,世纪之交的互联网变革,又错过了房地产发展的黄金阶段。
让我们看看,屌丝投行经理林轩,2011年重生,如何开连锁、做并购、狙击金融大鳄,一路披荆斩棘,重铸人生巅峰。 https://www.uukanshu.com
-------------------------------------

股逆最新章节第173章 绝境逢生(下)
第2章 开户,我要开户
股逆全文阅读作者:韩门浪子加入书架

  2011年1月31日,星期一。带着点激动,带着点忐忑,林轩第一个来到哈江证券营业部。

  一路走来,回忆过往,搜索着自己前世关于今天的记忆。老子今天就要失业了,我怎么这么兴奋。

  上一世,公司站队问题,被新上任的总经理踢出了所在的券商,这一世,……

  想到这,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九点整,一身休闲装打扮的林轩抬腿走进了魏铭的总经理办公室。

  魏总诧异地看了看他的装扮,对他今天的着装似乎很不满意,却又没开口训斥,打量半晌,才缓缓地说,“正好有事找你,坐吧。”

  等林轩坐好,魏铭继续开口道,“公司打算在绥俄边境开设一家分支机构,远是远了点,但更适合你们这样的年轻骨干去锻炼。你收拾下东西,年后就直接过去吧。”说完笑眯眯地看向林轩。

  半晌,没人搭腔。林轩心中清楚,魏铭这个老狐狸早想把他踢走了,真过去了,哥这重生一世的发家大计岂不是毁在了你这个孙子的手里。

  前世,年轻气盛的自己拍案而走。这一世,他神色淡然地看着魏铭,手指轻敲桌面,半晌才平静地说:“不用给我踢那么远,我正好想辞职,今天能帮我办完手续吗。”

  魏铭诧异的盯着林轩看了半晌,语气平缓地说,“既然你有更好的去处,公司也不能耽误你发展。来,在这份合同上签字,去财务领下过年福利,你就可以走了。“

  林轩心中诧异,怎么的,还加戏了!记忆中,上一世没有这一段啊。剧情应该是,跟魏铭大吵一架,摔门,扬长而去。

  “还是姜哥说的对,和气生财。”林轩一边感叹着,一边走出财务室,看着手里的三千五百块钱,盘算着,现在失业了,是否应该先去开个户。

  现在林轩的手里一共有十二万三千五,三千五留着回家过年,剩下的十二万准备冲进股市。

  在2011年,十二万对于滨城的普通老百姓来说也不是一个小数字,毕竟房价刚过五千,十二万付套一百来米房子的首付应该是够的。

  比起18年那会,一套百十来米的房子,动辄过百万几百万的总价,现在滨城楼市才刚刚起步。

  十二万中的六万是他昨天刚从父母那“骗”来的,为什么用骗?没办法,为了人生第一桶金,为了以后老两口的将来能过得更好,林轩也是拼了。

  林轩的父母都是三四线城市普通职工,上有老下有小,一辈子过得都紧紧巴巴的。

  供林轩读完大学,老两口一辈子的积蓄也就十多万,除了留给家里老人有个急用的,能动的也就五六万块。

  如果说想借钱炒股,家里是肯定不会同意的。没办法,在2011年大部分老人的理财方式,只有定期存款。

  借口其实也简单,单位买基金,死任务每人必须买十万,拿不出来就要下岗。可怜天下父母心,哪个不盼着自己的儿女能有个稳定的工作。

  证券公司上班,在老人的眼里算是一份稳定还有前途的工作。老两口商量了下,一狠心,到银行将仅有的六万块钱定期存款全部取了出来,汇到了儿子卡里。

  “儿子不孝啊!”林轩此时鼻头微微有些发酸。来到营业部大厅,看着零星的几个股民,无精打采地打着牌,聊着天。相较于一年多前的火爆场面,现在不说门可罗雀也仿佛相差无几。

  指数已经连跌了小半年,跌幅超过15%,加之年关将近,来证券公司看股票的人越发的少了。

  “给我开个户”,林轩将身份证和银行卡递到柜台凤姐的面前。

  “小轩,你别跟姐闹,你哪能开户,工作不想要了?”凤姐好心地劝道。

  “不对,你这孩子,是不是又拿姐取乐呢,这行情,姐完不成开户任务是定了,你也不能这个时候给姐添乱不是。”凤姐的语气有些严厉。

  “真没有,姐,我是真的想开个户,我刚辞职了,现在寻思着市场跌这么久了,开个户,抄个底啥的,”林轩小声解释。

  “啥,干的好好的,咋说不干就不干了呢,年轻人别冲动,咱们证券公司虽然有点靠天吃饭的意思,但现在也不是谁想进就能进来的,上次罗局家的远方亲戚,就没进来,那可是局长特意打过招呼的。”

  凤姐一边劝着,手里还是麻利地给林轩填写着开户资料。没办法,蚊子再小也是个肉不是,现在这行情开个户真的很难。

  手续很快办完了,林轩来到自助机前,向股票账户里转了十二万,这是他此刻的全部身家,也几乎是林家目前的全部财产。敲了包钢稀土的股票代码,林轩犹豫了一会,没买,毕竟那波三倍的涨幅要到11月底才开始。又打入600200,茳苏吴中,此时股价刚好是6块3毛,“嗯,就是它吧”。

  林轩回忆着前世未来的两个月股价应该会涨到17块多,便毫不犹豫地全仓买入。

  关掉账户,想着是不是该回家好好过个年了,再仔细思考下,重生后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刚刚失业这回事,就好像就不是发生在这个25岁的青年身上。

  刚一转身,迎面走来一个约莫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穿着有些邋遢,衣服有些脏,头发乱蓬蓬的,随手递了只烟给林轩。

  “兄弟,我看过你点评股票,知道你是这的经理。今天见你去开户,就特别留意了下,你刚转进来钱是要买股票吧,是不是有啥消息。”

  这种事,在证券公司其实很常见,林轩本不打算理会,但心里还是隐隐有些担忧,财不露白,是不是我今天有些太大意了,嗯,还是心急了!应该换一家证券公司开户。

  邋遢男子见林轩没有搭话,又靠近几步小声说,“老弟交个朋友嘛,我叫王猛”。

  边说边往林轩手里塞了张名片,“家里是干工程的,年底资金回笼,有点小钱,看股市一直跌,迟迟没敢出手。你要是能给兄弟指条明路,老哥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林轩盯着王猛看了一会,感觉应该没有什么恶意,随口说了个代码600111,你自己看着买,亏了可别来找我。转身,快步离开了交易大厅。王猛看着林轩离去的背影,沉思良久还是走向了自助交易机。

  一月底的滨城,是一个即寒冷又充满活力的北方省会城市。这个冬天不太冷,正好映衬了林轩此时因重生而久久不能平复的心情,重活这一世,他有太多上一世没能实现的愿望想要去弥补。

  还有两天就过年了,半个月前林轩就买好了往返的火车票。北方的年味还是很足的,路边“张灯结彩”,灯是这座城市特有的冰灯。彩是来往车辆,还有高嵩的烟囱为这些美丽的冰雕雪雕蒙上的一抹层淡淡的神采。也许是心情好,现在看空气中的雾霾,林轩都感觉是那么美好。

  走在回家的路上,享受着正午的阳光,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呀!股票是不是买少了,年后可是会涨3倍的!哪怕能再买一百股也好啊。可都这个时候了,马上过年了,上哪去筹钱呢?林轩心里焦急地盘算着。

  可能由于刚刚转世重生没多久,林轩还是没能适应身份的转变,仍习惯用2018年一个投行的角度去思考问题。

  要知道,现在是2011年,辞职前的林轩可是哈海证券营业部的高级投资分析师,想让他帮忙代理炒股的有钱人大有人在。这其中,关系最好的非姜老板莫属。

  姜老板是个生意人,具体是做什么生意的林轩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08年末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国银行宏泽支行的芮行长将这个神秘的有钱人介绍给了刚入职没多久,还是个普通客户经理的林轩。

  说来也巧,姜老板开户后,股票账户里只转进来五十万,但刚好赶上了国家砸四万亿搞建设的大风口,在那个只要买上股票,猪都会挣钱的年代,姜老板听了林轩的建议买了五十万的中国软件。

  林轩依稀记得,那是2008年11月3,中国软件当时的股价是5块6,随后半年不到的时间里股价足足翻了六倍,当股价到达33的时候姜老板选择清仓离场。

  一次酒后姜老板搂着林轩的脖子说,他当初买的不是五十万的,而是用另一个账户买了五百万股,清仓后净赚1.47亿时,林轩整个人一下子都懵了,用了板刻钟才缓过气来,心里默默地念道,有钱,真好!

  嘟…嘟…当电话接通的那一刻,林轩的心是忐忑的。“喂,姜总吗,我是林轩啊。”

  “小轩啊,找我有事吗?”

  “姜总,您之前不是说想让我帮您做股票吗,现在市场有个机会,您看要不要合作一次。”

  “这样啊,那你下午来我办公室吧。”

  “好的,姜总,下午见。”挂了电话,林轩兴奋的不能自己。这是两世为人的他第一次如此激动,因为姜老板曾经说过,他和林轩合财,要是林轩肯辞职帮他专心做股票,姜总许诺分两成收益给林轩。

  上一世的林轩也心动过,不过那时,心态偏保守的他还是选择了放弃。这一世,林轩既然作为重生者,明明知道部分未来肯定会发生的事,他又怎能放弃。

第3章 第1次合作
股逆全文阅读作者:韩门浪子加入书架

  下午1点,林轩准时走进了姜老板的办公室。

  眼前是一个看起来不到四十岁的中年男人,一根烟轻轻地夹在指间,灰色镶金丝的羊绒衬衫,黑色的西裤。

  姜凡站在窗前,面向覆盖着皑皑白雪的高尔夫球场。毋容置疑,你在滨城市区能看得见高尔夫球场的地方,地价总是高得吓人。

  姜凡的办公室就在恒远大厦的最高层,他当年花了2000万买下了整个平层,现在估计应该不会低于4000万。秘书给林轩泡了一杯咖啡,然后关门,退了出去。

  “姜总,好久不见,最近忙吗,不知道还有没有关注股市。”林轩略带忐忑地说。

  “已经1年多没碰股票了,这几个月生意比较忙,一直在外地。这不,年底刚回来过年,这个市场现在我是有点看不懂了。

  之前还想着没事的时候找你一起吃饭来着,转身就忙忘了。”姜老板边说边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怎么林老弟,这回有什么好的股票要推荐吗?”

  “是这样的姜总。”林轩刚要答话,就被姜凡打断了。“我说,大家都这么熟了,我还长你几岁,你以后就叫我姜哥就行,别老姜总姜总的,听着别扭。”

  姜凡曾经是个军人,当过兵上过军校,举手投足间还能流露出些许军人的气质。

  “好的,姜哥。不满您,我在证券公司离职了,现在想自己干点什么。另外市场也跌了小半年,最近看好了几只股票想做一波反弹,之前记得您提过,市场有机会的话可以合作,就是不知道姜哥年底手里有没有闲钱。”

  说完,林轩略显紧张地盯着咖啡杯,指尖在洁白的杯壁上轻轻地划着。

  大概过了一分钟,林轩感觉时间过得如此漫长,好似过了一年一样。姜凡终于开口道,“好,需要多少?”

  “两百万吧,如果姜哥方便的话。”林轩声音略带沙哑地说道,又是一阵沉默,林轩抬头看向姜老板。

  姜老板的眼睛一直盯着林轩,眼神清澈,面带微笑。“林老弟,年轻人就该有点闯劲,有点魄力。”

  “08年那次,你是帮了我大忙的,当时我南方的几个项目同时开工,资金链断了,回来找芮行贷款,席间听你介绍了一下股票市场的机会。眼看贷款无望,我就把项目都停掉了,将仅有的三千万流动资金都砸进了股市”。

  “多亏了你的中国软件,才让老哥有翻身的机会。这样,两百万太少了,我现在能动的资金大概有两千多万,先拿出一半交给你投资,期限半年,你看怎么样?还是之前跟你说的,挣了咱们俩人二八分,我占大头,赔了……,算老哥的。”

  “你也别有太大压力。”姜凡用力的拍了拍林轩的肩膀,又道“这些钱也都是当年你帮老哥挣的,我心里有数,不会亏待你的。”

  看着姜凡,林轩心里有些感动,重重地点了点头。

  “放心姜总,我不会让您失望的,”林轩郑重道。

  “诶...,叫姜哥,咱们以茶代酒,咱们合作愉快。”姜总举起了茶杯。

  “合作愉快”,林轩也举起了还冒着热气的咖啡杯,上去碰了下,在姜凡差异的目光中,抬头,一饮而尽。

  噗……“这他妈的也太烫了,林轩吐着舌头心里骂到”,喷了姜老板整整一桌子。

  姜凡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用力地拍着林轩的肩膀说道,小伙子,别激动,要平和气场,做事要稳重,稳重懂吗,哈哈,哈……

  “好了,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姜凡道。

  “就现在”,林轩胸有成竹地答到。

  刚才自己是有点紧张了,虽然重活一世,但这种事,上一世偏保守稳健的林轩也没有经历过。

  上一世他勤勤恳恳研究股票,钻研业务,三十成家,三十三生子,生活平淡而幸福。既然上天给了林轩这一世的重来,他肯定要抓住机会,活的不一样。

  “我们不一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我们在这里在这里等你。我们不一样,虽然会经历不同的事情,我们都希望今生还能相遇。”

  前世,2018年的网红歌《我们不一样》不施事宜地在林轩脑中响起。

  “好,我现在就把钱转进来,再让秘书起草一份合同,我们的合作今天就生效。”姜凡的话,把林轩的思绪从《我们不一样》中拉了回来。

  随着噼里啪啦敲击键盘的声音,一千万资金到账。此时的姜总也略显兴奋,“现在就买吗。”

  林轩看了眼时间,2011年1月31日,下午1点45分,市场今日大幅反弹,茳苏吴中却走的很稳,到目前为止当天的成交额不足四千万。

  如果直接买一千万的话估计会把股价直接拉起来,林轩考虑片刻说,“分两天买吧,今天先买100万股,明天再把剩下的钱买了,现在市场刚刚反弹,成交量不大,别一下子挂大单扫货,怕引起主力的注意,分小单进,十万十万地慢慢买,这样安全些,成本也低。”姜凡对林轩的话深以为意。

  说办就办,在我们这位两世为人的林‘股神’的帮助下,下午三点收盘前,六百三十万资金成功建仓了茳苏吴中一百万股,成交均价不到6块3毛,JS吴中的收盘价是6块3毛9,扣除手续费还略有盈利,这让姜总非常满意。

  “这是我的股票账号和密码,以后就由你来操作吧,需要办什么就跟我的秘书说一声,还有这份合同是按咱们之前谈的草拟的,你看看有没有问题。”

  姜凡将一张纸条和一份代理合同推到林轩面前,林轩简单地扫了眼合同,签完字,起身向姜凡伸出手,道“姜哥,那我先走了,咱们合作愉快。”

  姜凡看了看林轩伸出的手,然后抬手将林轩的手打到一边,佯装嗔怒道,谁让你走了,你小子先把喷我这一桌子的咖啡印子擦完再说。”尴尬的林轩,看了看桌面的斑驳,抬头,两人相视而笑。

  走出恒远大厦,林轩深深地吸了口气,冰凉的空气充斥着肺叶,重生的感觉真好!

  如果顺利的话,帮姜老板做完这一单,大概能分到400多万的分红,加上自己上午在股票交易大厅买的,那就是快500万了,林轩满眼冒着小星星。

  500万,刚好是一张福利彩票的头等奖。放到2018年,也许这点钱在北上广深买套房子都不够。但在2011年,对于房价才5000出头的滨城来说,这是许多滨城老百姓一辈子的梦。

第4章 回家过年
股逆全文阅读作者:韩门浪子加入书架

  农历新年对于绝大多数的中国人来说,是一年中最为重要的节日。回家过年,几乎成为每个中国人心中如候鸟迁徙般的使命,也因如此‘春运’应运而生。

  但近年来,回家过年,却成为了部分游子每年都迈不过去的那道坎。

  “在哪上班啊,单位是干什么的,效益好不好,都多大了怎么还没有女朋友(男朋友)”,等等成为了每个游子,回家过年期间绕不开的话题。

  由此,租个女友(男友)回家过年,也能发展成一个产业,还乐此不疲,生机盎然,蓬勃发展。

  年前的股票市场一如既往的冷清,上午大盘一直横盘波动,茳苏吴中的股价也在前日收盘价附近盘整,一上午总成交额不足4000万。整个上午,林轩的手指一直在键盘上飞快地跳动着,硬是从这4000万的成交中,抢到了近400万的筹码。

  买完股票,林轩给姜老板打了个电话,汇报了下操做结果,互道祝福后,背起行囊,踏上了回家的火车。

  嘟…嘟……,火车发动的汽笛声穿透了春运的嘈杂。林轩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明天就是除夕了,回家。

  扫了眼手机,已是过了下午4点半,“唉,火车又晚点了!”一个封尘了许久的记忆渐渐在林轩的脑海中清晰起来。

  上一世的今天,大抵就是这个时间,张小萱给他打了一个让他重活两世都不能忘怀的电话,电话里他和张小萱聊了很久,谈工作谈人生,谈理想,就是没再谈感情。

  前世跟今天一样,小萱也是已经一个多月不接林轩电话了,虽然这不是他们四年来第一次分手,但上一世的林轩就有预感,此后两个人将会形同陌路。

  这一世要不要挽回一下呢,这个想法刚在林轩脑中冒出,就被他放弃了,还是随缘吧。

  突兀的,一个姑娘在林轩对面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她的脸缓缓抬起,那是一张能几乎让每个男人瞬间带回纯真年代的脸庞,精致、纯粹,带着很难寻觅的宁静气息。

  她的脸颊上还挂着泪痕,一双眼睛清澈透明,眼神里有着不甘,因为泪水不时的溢出来,更变得生动而惹人怜爱。这时林轩才真正理解了两个成语,一个梨花带雨,一个楚楚动人。

  该来的总归会来,熟悉的铃声,熟悉的号码,不熟悉的只有两世为人的心情。

  看着手机,林轩很纠结,事情过去许多年了,他以为早就淡漠了,放下了。但当再次接通电话的那一刻,他的心还是会不由自主地痛一下。

  电话那头久久没有出声,林轩开口打破僵局,“我大概知道你的决定,我只想问,你确定以后不会后悔吗,要不要再等半年”。

  电话那头,小萱还是沉默,半晌,传了来跟上一世一样的回答,“不必了……。

  挂了电话,林轩的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对面的女孩还在抽泣,随手递过去一张面巾纸,姑娘抬头感激的挤出一丝笑容。

  一路欣赏着这座城市曾经的景象,凌乱的街道,林立的高楼下面隐藏着成片的低矮瓦房和灰色的旧洋楼。

  未来不到十年,一切都将变样。这会是一座人口过千万的大都市。

  高铁时代,从滨城到江市是一个半小时车程,但这是2011年,林轩在嘈杂、拥挤、还散发着异味的火车车厢里晃了足足5个半小时才到达地级市江市。

  火车进站,已是夜里十点多,站前广场一片灯火通明。冲出拥挤的人群,林轩上了辆出租车。

  北安街家属楼,位于江市的近郊,一栋上世纪八十年代建的砖瓦楼房。站在自家门口,“爸、妈,我回来了”,喊出这一声的时候,林轩眼眶湿润略带哽咽。

  眼前是他重新年轻回来的父母,真的好年轻,林妈的头发乌黑浓密,一把接过林轩的行李,探头往林轩后面努力地瞅着。

  “不是说好的带女朋友回家的吗,小萱呢?怎么没带回来过年”。

  “妈,您别瞅了,这不是小萱家里临时有事嘛,今年就不过来了”。林轩支吾的回答。

  “是不是人家姑娘不跟你了”林妈怒道,“你是不是欺负人家姑娘了,要是让我和你爸发现因为这个人家姑娘不跟你了,看怎么收拾你。”

  “哪能呢,妈,我们可好呢”,林轩解释,大过年的林轩不想让父母操心只能善意地说谎。

  坐在饭桌旁,吃着热热乎乎的牛肉面,被年轻的父母注视着,林轩在此鼻头发酸。

  就让儿子用这一世好好补偿下二老吧,只是眼前,还得暂时再骗您二位一回,林轩无奈的想着。

  林爸低头看了看儿子泛红的眼眶问道,“这是咋了,哭啥,单位放几天假啊,你之前说的那个基金是咋回事,啥时候能赎回来呀,我和你妈商量了下,等钱拿回来还是我们先替你保管,留着给你结婚用。”

  “没事,辣到眼睛了,钱等五一前我就汇过来,放心吧,肯定亏不上。”

  其实,林爸林妈是见过世面的,上世纪八十年代就跟亲戚合伙做过买卖,无奈当时都有公职在身,不久就被单位叫了回去,但亲戚们因为本就没有工作,坚持到后来都成了大老板。

  后来林父还出过几年国,在英国摸爬滚打了七八年,也挣过钱,但08年的一场全球金融风暴将林父的一切努力付诸东流,看着自家老旧的楼房,想想亲戚们那宽敞的别墅,林轩知道父母心里都不是滋味。

  为了能让二老的生活过得更好,请原谅孩儿这次的不孝,林轩心里暗暗发誓。

  年三十,一家人一如既往地早早到了林轩爷爷奶奶家,老两口的身体在2011年都还算硬朗。一家人有说有笑,席间最多的还是问及林轩啥时候能把女朋友带回来,啥时候能把结婚的日子定了。

  看过春晚,吃过年夜饭,这个除夕就算过完了。初一到初五,上各亲戚家拜年,放松心情的同时林轩也在思考着,现在工作没了,未来的路该如何去走。

  其实在2011年,除了房子,对于普通中国老百姓来说可投资的品种并不是很多。这个年代微信刚出不久,人们都还习惯使用QQ,支付宝也没有18年那么普及。

  一边浏览网站,林轩一边梳理着思路。吉利汽车刚刚完成对沃尔沃的收购,想投资这些大佬,时间上应该是来不及了。有了,小米应该成立不到1年,这是林轩看到的机会。

  现在的首要问题就是如何快速的完成资本积累,没错林轩需要的就是一夜暴富。我上一世怎么就没对关注关注彩票中奖号呢,林轩郁闷地想着。

  想到明天股市就要开盘了,林轩的心就激动莫名,记得多年以后搞房地产的王老板说过一句话,“先给自己制定一个小目标,挣它一个亿。”

  现在目标明确,五百万我来了。年初七一早,林轩早早就踏上了返程的火车。

第5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股逆全文阅读作者:韩门浪子加入书架

  “你发现,咱儿子这次回来,有哪不一样了吗?”

  将林轩送上车后,林妈拉着林爸,有些忧心地说。

  “没有啊,小轩挺好啊,好像更成熟了一些。”林爸欣慰地望着火车远去的方向。

  “我不是说这个,你不觉得他这次回家很少提工作的事,也很少说起小萱吗,过年也没见他给小萱父母打个电话,拜个年啥的。”

  林妈有些担心地说,“你说,俩孩子都处这些年了,一直没结婚,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应该不能吧”,林爸道,“你就别跟着瞎操心了,听说现在都流行那个叫什么微信的,说不定孩子们现在都用那东西发信息,拜年了呢”。

  林爸做梦都想不到,无意中的猜测,若干年后竟真的风靡全国。

  微信不仅成为大多数中国人选择拜年、发红包、交流的工具,这个无以匹敌的互联网产物,更是快速取代了手机通话、短信、QQ,甚至人们手中绝大部分的现金支付。

  滨城有着东方小巴黎的美誉,长长的由石子铺成的中央大街,屹立百年的索菲亚大教堂,太阳岛俄罗斯风情园,冰雪大世界,还有啤酒节、音乐节、冰雪节等等,所有这一切都向全国传递着北方大都市独有的文化气息和艺术底蕴。

  2011年2月8日,正午十二点,坐了五个半小时火车,略显疲态的林轩抵达了滨城火车站。

  刚一下车,就望见不远处梨花带雨姑娘,拖着沉重的行李箱,艰难地上着台阶。

  滨城的二月,路上还有着积雪,台阶虽被清理过,依旧很滑。许是即将开启一段崭新的人生,林轩心情不错,紧走两步问道“美女,要帮忙吗。”

  姑娘迟疑了下,抬头见是林轩,便点了点头。火车站外,扛着一个硕大行李箱的林轩,想反正今天也没事,就好人做到底,把姑娘送回家好了。

  出租车上,林轩得知梨花带雨姑娘的本名叫李晓萌,但大家都管她叫李萌萌。现在是江大外语系的研究生。

  她和前男友李国洪从小就是青梅竹马的一对。大学毕业后她考上了江大外语系的研究生,李国洪则找了份售楼员的工作。两人的感情一直很好。

  2011年滨城楼市的光景不是很好,工地停工,开发商资金链断裂的比比皆是。也许是迫于生计压力,也许是工作不顺,李国洪的脾气变得暴躁而易怒,对她也没有了之前的呵护与温存。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经常因为些莫名其妙的小事吵架,直到年前,李国洪提出了分手。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寝室楼下,林轩扛着行李被楼管大妈拦了下来,“小伙子,把东西就放这吧。除了新生开学,这个楼里是不准男生进的。”

  放下行李,向着李萌萌无奈地摇了摇头,林轩刚想转身离开。

  “你等等,”李萌萌伸手将林轩拦了下来,“帮我抬了这么久行李,中午我请你吃饭吧,等我会,我上去收拾下。”

  想着反正今天也没事,林轩就点了点头。

  为了感谢林轩,李萌萌大方的带林轩来到了江大学生食堂的精炒部,随口点了四个菜,还帮林轩叫了瓶格瓦斯。现在大学生的伙食可比我们上大学那会好多了,看着服务员端上来的饭菜,林轩心里暗叹。

  不哭的时候,李姑娘也挺漂亮的,特别是刚回寝室还稍微打扮了一番。

  小毛衣,两道扣,双胸兜,俩斜插口袋,二指宽的羊皮收口底边,加上一件青灰色的貂皮大衣,显得整个人灵动而温婉。

  盯着瞅了半天,看的萌萌有点不好意思,瞪了林轩一眼,“你瞅啥。”

  “啥,你瞅啥,瞅你咋地,再瞅一个试试,试试就试试。”这段2017在网上异常火爆的东北人儿切口,从林轩的嘴里脱口而出,惹得萌萌姑娘花枝乱颤。

  饭后,跟李萌萌同学加了微信,林轩告辞回家。

  这年头微信可真是个好东西,现在功能虽不及2018年,但能语音,能发图片,实时在线发状态这些功能使它在大学生中的接受程度远高其他。

  林轩走后,李姑娘回到寝室,躺在床上看着手机静静地发呆。她本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分手闹得,从年前到现在,阴郁的情绪一直挥之不去,好久没这么开心了。

  李萌萌想着,真奇怪,我遇到这个叫林轩的小子就感觉很亲切很舒服。火车上听他接电话的语气应该是被女朋友甩了吧,男人真不是个东西,被甩了都不用哭的吗,本小姐可是哭了整整六七天呢。

  也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等下次来的时候再问吧,可他真的还会来吗,李萌萌同学在自己的寝室里小声嘀咕着,遐想着。

  还是家里好啊,扔下背包,林轩舒服的伸了伸懒腰。拿出手机,看了眼微信,“你到家了吗?”李萌萌的头像一直在跳动着。

  “到了,谢谢”,林轩回道。不久李萌萌又发来一条信息,“今天谢谢你,早点休息吧,晚安。

  ”真是个可爱的姑娘”,林轩的心里酸酸的,还有一点甜。

  放下对姑娘的遐想,打开电脑,浏览起过年期间全球的政治经济要闻及股市动态。

  一切都还好,没有什么大的变动,林轩轻轻地松了口气。

  虽然重生而来的他明明知道未来几年股市大概的走势及每年出了哪些牛股,国家发生了哪些大事,但前世多年的从业经验时时刻刻都在提醒他,要敬畏这个市场。

  晚上九点,林轩给家里打电话,报了平安。寝室的兄弟们也不知道都死哪去了,这么晚还不回来。

  作为重生者,夜深人静的时候,面对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世界,林轩还是有点惶恐和不安。

  与李萌萌接触后,林轩突然萌生了考研的想法,现在不用上班,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只有一个问题,上一世的他已经大学毕业快十年了,课本上的知识差不多都还给了老师,现在开始学习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有股市这台提款机,未来会给林家提供源源不断的财富。

  姜凡的电话突兀的打断了林轩的思绪,“林兄弟,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我这面有个项目刚刚拿到政府批文,四月底前需要把资金先撤出来,你看?”

  “稍等,姜总”,林轩快速的打开交易软件,大概算了下时间,道“最晚4月20号,保证把资金撤出来,咱们的合同也可以提前终止,我没意见”。

  “诶,林兄弟,实在不好意思,老哥也不能占你便宜,这样,所有盈利咱们三七开,给你三成收益,亏了算老哥的。”挂断电话,林轩兴奋的难以入眠。

第6章 又见王猛
股逆全文阅读作者:韩门浪子加入书架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无声无息的你。你曾经问我的那些问题,如今再没人问起。你来的信写的越来越客气,关于爱情你只字不提。你说你现在有很多的朋友,却再也不为那些事忧愁。”

  哥几个在KTV声嘶力竭地嚎着,有对过去青春的纪念,也有对兄弟离别的不舍。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大学一起四年,转眼又三年的兄弟终究还是各奔前程。

  宋征,杉东大汉,身高一米六,也不知道有没有。反正走在东北大汉堆里,几乎看不见人。

  来自杉东省河泽市运城县的他自称是宋江的后裔。一口流利的杉东普通话,大学四年,在室友们的不懈努力下,为大哥著书《宋征语录》,铁菲尔塔听过没有,咳,也有叫埃菲尔铁塔的,还有一个新的计量单位K克,咳,好吧大家更喜欢叫它千克,这些新词在那会的男寝内脍炙人口,广为流传。

  年后,当宋老大宣布家里要给安排工作,正月十五前就要回唐市的时候,嬉笑打闹惯了的室友们此刻都沉默了。给大哥饯行的那天晚上,大家都喝了很多酒,说了很多话。有对过往的校园趣事的回忆,有对未来的憧憬……

  “小轩,你们分手的事我听说了,别太伤心。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世上好姑娘多的是,男儿先立业后成家,与君共勉。”

  宋征走前用力握了握林轩的肩膀,为林轩打气。

  “大哥安心上路,一路走好,不送哈哈哈哈,”林轩双手抱拳,微微欠身道。

  “去死吧你。”宋征一拳捶在林轩胸口。

  抹了把眼泪,挥手,告别。目送飞机,起飞,远行。兄弟一路顺风。

  走出候机大厅,早春刺眼的阳光映衬在白雪皑皑的机场,晃的人有些睁不开眼。

  面前忽然停了辆黑色的奥迪,带着墨镜,梳着背头,穿着貂的中年男人下车,拦住了林轩。

  “哈哈,林老弟,怎么,不认识了吗,我是王猛啊。王猛向林轩伸出手,”林轩微眯双眼,愣了下,“你是?那个邋遢,不是,年前问我股票的那个大哥。”

  林轩伸手跟王猛握了握。“没错,就是我。刚送个朋友,恰巧看到兄弟你出来,这是过年出去旅游刚回来吗?”

  “没有,早回来了。我来机场送个人。”

  “哈哈哈哈,多亏了你的稀土,老哥挣了快三百万了,这两天正想找你聊聊呢,快上车,咱们车上说。”王猛声如洪钟,很大声的那种。

  回市区的路上,王猛指着路边的一大片空地,“这一片是我们家老头子年前拍下的土地,地段有点偏,还没想好是建工厂还是盖房子。”

  在林轩的印象里,前世,这一片是被叫做哈西的开发区。应该是滨城在2013年5月的西部地区开发建设工作会议上决定,把哈西地区建设成为承载城市功能的重要载体,真正打造一个规划科学、建设有序、功能齐备的城市新中心。

  2011年,这附近还比较荒凉,平房多,楼房少,大片大片的空地被周边居民利用起来,临时种着应季蔬菜。

  周边的房价只有三千出头,谁能想到,未来五六年这片土地的地价会飙升,新楼开盘均价将突破两万。

  “如果能等,最好拖上个两三年再开发。现在很多开发商都这么干,趁着土地便宜,先储备着等升值。”想到这片土地未来的价值,林轩不假思索地说。

  “哦?老弟也懂房开,哈哈哈,不简单啊,我们家老头子也是听朋友说,小道消息,这一片未来可能搞成开发区,才拍下的。这么一大片地,才三千万不到,合适吧。”

  果然,有钱人的世界挣钱更容易。他们离政府及各类信息更近,普通老百姓即使得到这类信息,也没有能力把它变成财富,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林轩心里暗自腹诽。

  “林老弟,听他们说你离职了,现在干什么呢,对了那个什么稀土的我买了一千万的,现在挣了快三百万了,过年回来一直想找你问问,该啥时候卖呢。”

  “应该先不急,现在市场还在反弹阶段,等我回去看看。”

  “好的,老弟,那就等你的好消息了,等哥做完这一波,少不了兄弟的。”

  王猛话说的好爽,但林轩并没往心里去。他对这个人的第一印象并不好,身家千万,城府极深,这样的人真的有必要在证券营业部装的那么邋遢吗。

  车上,聊起那次偶遇,林轩才知道是自己误会了。为了早点回家过年,王猛真的是在工地施工现场摸爬滚打了一个月,跟工人吃住在一起。在回家路上偶然看到以前炒股的证券公司,想着好久没看股票了,刚好有笔闲钱就进去看了一眼。

  而他也是08年那波股灾的受益者,说来也巧,跟林轩毕业选择进证券公司的理由相同,08年下半年王猛无意在报纸上看到,当初十几块几十块的股票,都跌到了一两块钱,想着股市肯定不能黄,就把工程回款买成了股票。等半年后卖出的时候,身家已过千万。

  又是08年,姜老板也是08年股灾的那批受益者,潮起潮落,一大批身家千万亿万的富豪葬送在那次全球金融风暴引发的海啸中,也有像姜凡,王猛这些人,从中获益,完成了原始的资本积累。

  江山代有人才出,一辈新人换旧人。感慨他人一夜暴富是同时,林轩也有点懊悔,要是能再早重生个几年回到08年或者回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买那个沪市92发财证,是不是完资本积累能更容易些。

  其实,林轩也清楚,自己忽视了一个重要问题,年龄,如果真回到92年,一个只有七八岁的半大小子,想在那个年代完成资本积累谈何容易。

  现在,年不到三十,风华正茂,正是积累人脉,实现人生理想的最佳时期,何况他还是未来七八年的股市先知。能重活这一世,已是天大的造化。

  又聊了许多关于股市甚至未来滨城房地产市场走向的问题,领先市场七年归来的林轩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很多观点都令王猛佩服不已。

  回到市区,在王猛的盛情邀请下,二人一起走进了索菲亚教堂附近的一家没有门脸的西餐厅,西餐林轩上一世吃过几次,没觉得哪好吃。但这一家不一样,装修风格清新淡雅,没有那几家百年老店那么厚重,虾鲜,肉嫩,配上陈年的葡萄酒和现场小提琴的优雅演奏,果然令人耳目一新,回味无穷。

  “林老弟,我朋友开的这家私人餐厅不错吧,这里的海鲜都是当天空运过来的,多吃点。对了,我的名片你还有吧,有啥好股票告诉老哥下,感激不尽,尤其是这个稀土。”王猛不失时宜地提醒道。

  “放心吧王哥,稀土这一波应该会走到六月,该卖的时候,我会提醒你的。”在林轩的记忆里,稀土还有挺大的空间。

  坚定需要等到六月中旬,而后才开始下跌,大概会跌到五六个月,区间跌幅接近70%,这个王猛还真是个有福之人。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韩门浪子所写的《股逆》为转载作品,股逆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股逆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股逆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股逆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股逆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股逆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