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冥河钧天最新章节 > 冥河钧天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冥河钧天 连载中
分享冥河钧天

冥河钧天全文阅读

冥河钧天作者:小小太史

冥河钧天简介:青城山中血影冷,成仙门外剑光寒。修成羽翼超三界,练就阴阳越九霄。 https://www.uukanshu.com
-------------------------------------

冥河钧天最新章节146,秘魔阴雷
第2章,冥河真水
冥河钧天全文阅读作者:小小太史加入书架

  话说回来,当前最紧要的还是要增强自己的实力,不然一仙人怎么会在乎自己的想法呢。

  要说以前,罗均想要修行而苦不得门而入,现在不同了,那大能冥河的记忆虽然残破零散,但是其根本修行之法冥河大法确保留了下来,正好解了罗均的燃眉之急。

  这冥河大法取天地开辟之初形成的一道冥河为意,修炼冥河真水,不仅可以练成血神子夺人精血修为,大成之境更能身化冥河,覆压大千宇宙,堪称无上之法。

  罗均稳定心神,开始参悟这冥河大法,好在冥河记忆之中修行的基本常识也都保留下来,再加上这冥河大法本就是其的根本之法,故而罗均修炼参悟起来毫无困难之处。

  修炼第一关可以称之为归元,内便时时有元气循环流动,如江河湖海水脉贯通,自成一小周天。

  每有江湖游侠,身怀飞檐走壁之奇技,能发元气内力击人于丈外,皆属懂得吐纳的炼气之人。只是若无高人指点,那江湖中的武林人士便鲜有能自悟高深法门的了,当中九成九的都要止步于此,待寿限到了便也与常人一般化作黄土归于大地。

  若是能更进一步,打通体内天地之桥,便可使自身元气与天地元气相合,炼气修行之人称此为“先天”境界。乃因修为到了这一地步,人便可不赖于饮食呼吸,只靠内外元气沟通便能存活,便如婴存胎中。因不需五谷果腹,身体自也不会受到腐食积毒侵害,能使人延寿百年。

  归元一关,从初涉到圆满,因个人资质不同、修行法门不同,大抵需耗时十年至一甲子光阴不等;先天一关便更难说,积累元气还在其次,更需机缘、悟性。资质平平的炼气修行之辈,往往在这两个关卡耽上一生。

  有那资质好、机缘的好的炼气士,一旦达成先天圆满,便可将自身元气化作法力,从此铸就道基,可以运用法术,这才真正算是炼气修道士之士了。

  过了归元先天两关之后,还有合气、结丹、孕婴、元神、渡厄、返虚这六步要走,每过一关便寿元大增、神通倍涨。这却还不算完,想要历万万劫不灭,须得更进一步迈入道极之境,以身合道,这才算功行圆满,从此与大道同在,坐视大千生灭。

  而罗均不仅有冥河的记忆,更是残留有冥河所留下的一丝冥河真水,甫一修炼,那冥河真水便开始吸收天地之间的灵气,逐渐壮大,在锻造了丹田气海之后,更是朝着全身各处经脉蔓延而去,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待得罗均运转一个周天之后,此时的一丝冥河真水已经蜕变为涓涓细流,全身的经脉已经被彻底打通,罗均也从一个毫无修为之人跃至归元大圆满,待得时机一至,便可打通天地双桥,成就先天之境。

  不要看罗均还未踏入仙道,但是此时的修为放在世俗江湖武林之中也是一方高手,比之罗均以往延请的那些江湖人士高出不知凡几。

  而且,最最重要的是,罗均此时已然练出了一个血神子,这已经不是凡俗之流,算得上仙家神通了。

  盖因这血神子可以吞噬人的精神修为化为己用,而且经冥河之水一净化,便不虞修为不纯之困,因冥河之水最善净化同化,甚至能将人的精神念头洗成空白,可想而知其威力之大。

  罗均念头一动,一个血色影子出现在了罗均面前,这影子薄如纸片,而且全无面目,只是堪堪具有一个人型。

  想了想,罗均走出门外,抬头看去,此时已是金乌西坠的光景,日头虽还挣扎着不肯敛去最后一抹金辉,半天上却已能看到一弯淡淡月牙。转而看到门外树上站着一个叽叽喳喳的麻雀,心中一动,那血神子唰的一声掠过那麻雀,而后返了回来。

  罗均顿时感觉得一个微小的细流流入到了冥河真水之中,自己的修为也增加了微不可见的一丝。

  再去看那麻雀,已经化为一张鸟皮掉在了地上。

  罗均不禁惊了一下,好歹毒的血神子,照人一扑,精血全无,夺人修为只在寸念之间,真是有伤天和啊。

  虽然这血神子好用,而且可以提升修为,但是太招人忌恨,自己绝对要小心使用,否则最后就是与天下为敌,前车之鉴不要太多,什么轩辕法王,血魔,邓隐之类的,全没一个好下场。

  自己还是闷声发大财的好,打枪的不要。

  不过只要没人发现,这血神子用来增加修为那可是再好不过了。

  冥河大法不仅有修炼之法还有斗战之法,是为阿鼻、元屠两套剑法,这两套剑法练至大成可以凝聚天地之间的煞气形成阿鼻、元屠两柄无上神剑,不愧是神功秘法,端的不凡。

  已经修炼过冥河真水的罗均,开始观摩其阿鼻、元屠两套剑法,元屠剑法走的是杀戮破灭的路子,阿鼻剑法走的是奇诡凶戾的路子,元屠剑法杀人越多威力越强,阿鼻剑法心思越诡异威力越强,两套剑法乃是绝配。

  修炼这两套剑法,须得找上两柄上好剑器,将之纳入丹田气海,慢慢蕴养,待得祭炼完毕,一身法力便可化作阿鼻元屠剑气,到时候法力增长一分,剑气便犀利一分,靠阿鼻元屠剑气便可斩破修炼路上的一切关隘。

  罗均将两套剑法看了个大略便明白这跟血神子一样,都是在战斗之中才会勇猛精进的剑法,苦修用处不大。

  以指代剑,稍稍演练了几番,熟悉了之后便开始考虑如何挽救自己那表姐未婚妻的命运。

  也不止自己那表姐何时被仙人收徒的,记忆之中零落不堪,而且具体细节上更是不甚清楚,这就有点难办,万一自己出去寻找机缘的时候,自己那表姐被峨眉派的人收了去,到时候去哪里说理去。

  为今之计,只有把表姐接到自己家中安住,一来可以随时了解她的动向,二来自己那表姐据说是个美女,还是自己的未婚妻,此时不培养感情,更待何时!

第3章,慈云1寺
冥河钧天全文阅读作者:小小太史加入书架

  CD府东去五十里,有山名青城山。

  ?全山林木青翠,四季常青,诸峰环峙,状若城廓,故名青城山。丹梯千级,曲径通幽,以幽洁取胜,自古就有“青城天下幽”的美誉。与剑门之险、峨眉之秀、夔门之雄齐名。????

  正值仲春,冰皮始解,晚梅未谢,浮香氤氲。

  ???猿啼,鹤唳,蝉鸣,鹿呦,熏熏然若画。

  ???每到这季节,就有三五成群的士子书生,携美姬醇酒,集于山中,吟诗作对,放浪形骸,好不快活。

  ???有一天,暮晚,夕阳照山,晚烟袅袅。

  ???士子张某游玩尚未尽兴,举杯向同伴们提议,“诸位,我们何不到山下裘兄家暂住一晚,明日继续游玩?”

  ???“山下裘家啊,”

  ???士子王某接了一句,道,“王兄,你可能还不知道吧?”

  ????”几日前,裘家已经搬去成府之中他们家的表亲罗家去了。”

  ???“咦,居然有此事,小生还不甚了解,缘何要搬去罗家居住。”

  ???“据说那罗家少爷罗均对其表姐也就是裘家小姐裘芷仙甚是爱慕,故而请的其父将裘家接到自己府上,好朝日相对,以解相思之苦啊。”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还有这样的事儿?”

  ????张某闻言大惊,杯中酒都洒在地上,讶然道,“记得去年我游山之后,还得裘兄招待,他本人不仅文思敏捷,聪慧天成,平生少见。且其妹更是生的美若天仙,难怪其表弟有此举动。”

  ????“哼,”

  ??崔生长眉细目,嘴唇很薄,显得刻薄寡恩,冷笑道,“如此败坏风气之举,也亏得这两家做的出来,真是羞于为伍”

  崔生此话一出,气氛顿时尴尬起来,众人草草聊了几句就各自散去了。

  ???那崔生在路上越想越气,那裘家小娘子生的如此貌美,想我崔玉学富五车,风流倜傥,此等佳人正是我的良配啊,居然让罗家那个武夫占去了,真是暴殄天物。

  越想心中越是憋闷,突然想起成府之中有一寺庙名为慈云寺,据说这寺中的高僧是有法力的,虽然香油钱贵了些,但却是百求百灵的。

  想到这里,崔玉心中打定主意,往慈云寺一行,只要那姓罗的小子死了,那裘小娘子可就落在自己手中了。

  罗钧此时还不知道居然已经有人惦记上自己的未婚妻,而且还准备借助慈云寺坏了自己的性命。

  此时罗钧正在府中练习冥河大法,前日表姐和表哥已经到达府上,自是有一番亲热接待不提,在罗钧拿出几个日后的撩妹段子之后,这几日裘芷仙跟自己的关系也是突飞猛进。

  关系稳定下来之后,就是提升自己的修为了,毕竟归元境的修为,对付武林人士尚可,但是要想对付那修仙家之人,可就是找死了。

  练了一会冥河大法,感受到丹田之中增加的那一丝真元,罗钧不禁有些郁闷。

  这冥河大法显然不是按部就班打磨真元增加修为的法门,而是一种掠夺证道之法,最为明显的证据就是,自己这一日打磨真元增加的修为还不如那日自己血神子一扑那只鸟增加的多。

  但是,问题来了,自己可不是那种为了增加修为就乱杀人的魔头啊,而且也不能冲着自己家里的飞禽走兽下手啊,罗钧可不想引起恐慌,然后引来正道人士,那可就悲剧了。

  所以,出外游历,增加修为迫在眉睫了。

  但是如何保证自己未婚妻的安全,也摆在了罗钧的面前,毕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魔头来糟蹋自己的未婚妻,到时候自己头上可就要变得绿绿的了,难不成自己投到绿袍老祖门下去?且不说绿袍那动不动就砍人吃人心头热血的习惯,自己可不想一来就做绿帽侠。

  想到烦闷处,罗钧也没有心思在打坐修炼打磨真元,走出房来,准备透透气。

  刚走出房来,恰好看到自己的表姐裘芷仙正朝自己走来。

  裘芷仙看到罗钧,眼睛顿时带上笑意,对着罗钧说道:“表弟,近来无事,明日我想去城外慈云寺上香,不如你陪我一起去吧?”

  “慈云寺?”罗钧闻听这个名字,眉头不仅一皱。

  如果没记错的话,那慈云寺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啊。

  慈云寺位于蜀都北城之外三十里处,乃是附近第一禅林。经过方丈智通大师十数年的辛苦经营,各种建筑极多,曲径回廊,花木扶疏,优雅娴静,乃是一等一的好地方。但凡蜀都人士,提起慈云寺,没有一个人不说好的。即便是那街市之上的泼皮无赖,满口污秽,难出一句好词,也会道上一声,“那慈云寺啊,风景还不错!”

  但是罗钧能不知道这慈云寺的底细吗,那里的和尚可都是一些色中饿鬼,自己表姐去那里上香,可正应了那句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啊。

  裘芷仙看着罗钧皱着眉头沉吟,以为罗钧不愿意陪自己去,却也没生气,以为罗钧不愿意去这等地方,故此言道:”既然表弟不愿意去,那我就叫哥哥陪我去吧!“

  罗钧闻言,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这未婚妻误会了自己,但是却也不好解释,只能点点头。

  裘芷仙见此只得怏怏的走了,罗钧看着裘芷仙的丽影渐渐远去,眼中闪过了几丝精芒。

  不如今夜去慈云寺一探,一来验证一下看看记忆中的事情是否符合这个世界,另一方面说的血神子要大发利市了。

  对此罗钧心中毫无关隘,因为慈云寺中没好人呢!

  入夜,罗钧身穿黑色夜行衣,正准备施展身法前往慈云寺,将将临近城下,罗钧正要放眼寻上一段戒备不严的城墙翻进去,却见一处城头忽地接连跃出人影。

  ????罗钧凝神细看,只见当先一人青袍裹身散发披肩,一手持剑,另一手抱着个四尺长、一腿粗的木匣,径由八九丈高的城墙上翻下。这人凌空虚踏了两步减缓坠势,稳稳落地之后拔腿便跑。只见其人身如游蛇,胸口几乎要贴上了地面,足尖点地便能窜出数丈远去,功夫真个了得。

第4章,岷山剑派
冥河钧天全文阅读作者:小小太史加入书架

  ?似这青袍人的身手,定是懂得炼气法门的江湖中人。观其功力,恐怕再有个二三十年便能达成归元大圆满境界了。换了从前,罗钧若是见了这般手段定会震惊、羡慕不已,只是他如今已然归元大圆满修为,比这青袍人还要高得多,便是不用什么高明身法,迈步也能跨出十余丈去,自是再谈不上甚么羡慕;只是见其身姿飘逸,罗钧自忖一时学不来,便也不由在心下叫好。

  ????那青袍人身后,一个身材矮小干瘦的紧紧追赶着。他怒目圆睁,手中一把三尺青锋不时朝前狠狠刺出,乃欲致青袍人于死。只是他剑刺的虽快,却不低那青袍人身法多变,每每都于紧要关头被闪避了开,以至数剑无功。

  ??再往后是五个身着统一服色的汉子,罗钧见他们穿着打扮,便认出是蜀都城里最强横霸道的袍哥会。

  袍哥会便是蜀都城里最大的一方势力,帮众人人会武,最善拼杀,早将油水最足一带收做自家地盘,每年也不知有多少钱财进了他们口袋。

  ????从前在城里见了袍哥会的人,罗钧都要远远避开,否则万一惹得人家看不顺眼,便是被生生打死也没人会管。如今他有了超脱凡俗的本事,又有了不凡的记忆,心境已然蜕变,见了这江湖中人的争杀却没想过要避开,只当作一场热闹来看。

  ????“叶游龙,你若再不停步,休怪老子下狠手啦!”矮瘦汉子一连数剑未曾建功,只被那青袍散发的汉子带得围着一丛矮树绕圈子,急恼之下便开声叫骂道:“龟儿赶紧站下让老子砍了项上葫芦,否则便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哇!”

  ????罗钧闻言失笑,心道:“这人一身本事不济,口齿也不灵光。叫人站住等他用剑来砍脑袋,却道别人是傻的么?”

  ????那被唤作叶游龙的青袍汉子亦笑骂道:“刘矬子,你若能凭本事追上来,我这吃饭喝酒的脑袋便送给你又何妨;若追不上我,还是不要卖弄你那吐不清字的舌头丢人现眼了。岷山剑派里尽多你这种货色,我叶某人又有何惧之?”

  ????便在这时,袍哥会的帮众也赶了上来。五人分散开来将那树丛远远围住,一边从怀中取出飞蝗石、暗青子、刺马钉、金钱镖等诸多暗器向那青袍汉子投去,一边由正中一人开声劝道:“叶游龙,只要把岷山剑派给我们袍哥会小公主的聘礼留下,今日便放你一条生路,只要你日后不来蜀都附近,我们便不追究。你看如何?”

  ????罗钧正等着看那青袍汉子如何应答,却见那被唤作刘矬子的矮瘦汉子陡然怒目望来。他正不知那人何故如此,却听刘矬子骂道:“敢看老子笑话,真是不知死活啦!”言罢,扬手将寒光闪闪的一柄青锋剑投了过来。

  ????也亏罗钧身子灵活,险险躲了开这飞来一剑。他本打算看场热闹,却不想差点被那矬子刺个窟窿,若是唤作从前自是忍气吞声有多远跑多远,可如今已然有了不俗本事,又岂敢被这矮脚的欺负?当即开声骂道:“矬儿子,真当你家小罗爷爷是好欺的啦?”

  ????青袍叶游龙与那袍哥会五人见罗钧躲开了刘矬子的剑时尚觉惊讶,待得见他敢开声回骂,俱都道他是在找死。可不等那刘矬子有甚动作,众人却见那黑衣人不见什么动静,只一道血影照那刘矬子一扑,那刘矬子顿时目瞪口呆,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显是活不成了。袍哥会帮众大惊,当下后退了几步,五人聚到了一处。

  ????那叶游龙也自避得远了些,一边拢紧木匣握紧长剑,开声道:“在下岷山叶游龙,江湖朋友送个绰号唤作‘拦不住’。因着看不惯岷山派在巴蜀作为,故此来这蜀都坏他门派亲事。”转睛看了看刘矬子倒毙处,他咽了口口水,复又道:“此番相助之义,叶某日后必定相报。”

  ????罗钧见那叶游龙话一说完便要开溜,便道:“那矬子先要害我性命,我杀他乃是天经地义的。你姓叶的倒是好打算,只一句‘日后相报’便想把黑锅推给我,让袍哥会找我麻烦?你去打听打听,看谁不知蜀都城里数我罗钧的腿脚是一等一的快!便让你先跑出一里路去,看我怎用一只腿便追上你,再摘了你的脑袋。”

  ????叶游龙听了罗钧这话,又见他目光不时扫向自家脖子,当下苦笑着言道:“我观小兄弟你功力深厚、身手不凡,何苦与我这孤魂野鬼为难?

  ????“这位……罗兄弟,”袍哥会帮众见那叶游龙张口闭口和功力奇高的罗钧攀亲近,便也忍不住了,由那领头之人说道:“那岷山派的刘矬子无端对你出手,自有取死之道,这事我等亲眼所见,自会在人前替你辩白。”转又看了眼叶游龙,复道:“这贼人偷了岷山剑派给我们袍哥会的聘礼,若不能追回失物,回头却不好和帮主交代。还请罗兄弟看在同乡份上帮衬一二,如何?”

  ????罗钧听这两方人物口气俱都恭恭敬敬,脸上虽未彰显喜怒,心下却颇为受用,庆幸道:“亏着得了这番机缘,便连往日里避也避不及的江湖好汉都来赔软话了

  ????两方人物俱都将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按说罗钧该两不相帮甩手而去才对,只是他此时生了心奇念头,想知那岷山剑派到底给袍哥会送了什么聘礼,便对那叶游龙问道:“想来你怀中那匣子便是该属袍哥会的聘礼了?”

  ????叶游龙自知这碍眼的事物瞒不过去,只有点头认了,道:“匣中是岷山剑派一把古剑,名唤‘羞光’,算是把宝剑;另有一本岷山剑谱,说是历代相传的古物,唤作《少阴化剑真章》。这路剑法稀松平常,也只有岷山剑派自家当个宝贝,却也没甚稀奇。”

  ????听了这番话,罗钧却开始思量起来,这岷山剑派好似在记忆中没有,是记忆不全还是说这个岷山剑派是个名不见经传的门派。

  但是想了想又不对,如果岷山剑派是个没有来历的门派,这袍哥会也不见得会结交于它。

  想到这里他目光锁向在了叶游龙怀中那木匣。

第5章,进阶先天
冥河钧天全文阅读作者:小小太史加入书架

  ?在江湖中闯出名号的无一不是鬼精之辈,叶游龙见了罗钧此时神情,自是知他看中了匣中事物。先前看过罗钧出手声势,虽说招式谈不上精玄,可也知单是那份功力自家便比不得;势不如人,他倒也乖觉,只把匣子往出抛去,边道:“左右是为坏那岷山剑派名头,这物件我却不稀罕,小兄弟你若不嫌麻烦,便将这匣中事物收了吧。”言罢,他转身便走,卷起一阵风尘朝远处掠去。

  ?袍哥会五人犹豫了一下,终是没去追赶。盖因他们有话在先,明言叶游龙留下匣子便任他离去,兼之那盛装古剑与剑谱的事物又已落在了罗钧手上,还需合力一处等个结果。

  ?罗钧将那剑匣捧在手里,也未立时打开,先自看了袍哥会众人一眼,见他们一副焦急模样,便笑道:“瞧那姓叶的,真个会做人,说起话来也贴心得很,无怪会得个‘没遮拦’的绰号——似他这般人,哪个好意思放下脸面去阻拦、为难?相比之下,诸位便显得太不识时务了些。”

  袍哥会五人听得了这话,俱都皱起了眉头,那为首的一人当即说道:“罗兄弟,听你方才这句话里的意思,似乎对这岷山派剑派给我袍哥会的聘礼动了心思吧?我等见你击毙刘矬子,早为神采折服,兼着咱们又是同乡,虽从前不曾相识,日后却可做个好朋友;兄弟你却不这般想么?”

  自己用血神子将那刘矬子直接扑死,那刘矬子此时看上去还完好,实际上只剩下一张皮,只是此时夜黑天暗,加上众人没有细瞧并未发现而已。他深觉好笑,便戏谑言道:“你你们袍哥会不是也想与我结仇吧,你们确定?。”说着这话,罗钧似笑非笑的看着袍哥会的五个人,一旦这五个人不识趣或者要查看刘矬子的身体状况,说不得血神子也要照他们身上扑一扑了。

  那袍哥会五人互相看了看,再看罗钧似笑非笑的样子,想到刘矬子莫名的被击毙,心中一冷,一个看似领头的朝罗钧一拱手,说了一句场面话:“既然如此,罗兄弟,山水有相逢,我等兄弟告辞!”

  说完这句话,就领着其余四人走了。

  罗钧眼见袍哥会一伙人识趣地走了,也没有放在心上,倘若袍哥会的当家人不识趣的话,罗钧不介意将这个帮会从蜀都之中清除了出去。

  自失一笑,罗钧便将那匣子放在怀中,随便找了个地方,叠腿坐好,把那怀中匣子拿将出来,施力开了盖子,一抹清亮剑光登时照到脸上。他取出剑来细一端详,见那剑柄上木纹如祥云照印,剑身如镜不存丝毫叠打痕迹,剑锋如丝细不可见,轻轻一弹便有“嘤嘤”剑鸣,当下不由赞叹道:“真个好剑!看那叶游龙就是用剑的,想来他是恨死我了。”

  这剑用来做仙剑的胚子都够用了,正好自己缺一把上好的剑器,毕竟冥河老祖也是善于剑法的,元屠阿鼻的凶名赫赫,威震洪荒大千。随手将那羞光剑放回匣中,他取出了篆字明书“少阴化剑真章”的古卷,把入手中,翻开书来,却见首页不知用哪路墨料绘出一朵青云,上有一寥寥墨线勾勒出的道人。但见其唇呈一线,颧骨突起,两腮深凹,眉骨兀出,深目藏电。罗钧初看时只觉这人长得凶戾,看得久了,却突然发现这不是冥河吗。

  ?想到这里,他连忙翻转次页看去,见其上绘着一只舞剑苍猿,下方注解文字,言明招式套路及运行元气的经脉走势。依次看到尾页,书中有经义注曰:西方少阴,日月所入。——便是说这法子有引日月精气转化为己用的功效。练熟这套剑法,与人对敌时可在出招瞬间恢复一丝元气,虽不甚多,可长久积累下来便不可小视,能使气力绵长,最适久战。

  他随兴翻了翻古卷,待再看首页时,却见那载着道人的青云下方上有一行蝇头篆字,先前为那道人肖像吸引住,大意之下便没看到。

  逐字读了,罗钧却笑了起来。道是为何?盖因其上所书:虔诚叩首千遍后乃得庇佑。末尾题着“冥河老祖”四字。

  看到这冥河老祖四个字,罗钧忍不住笑了起来,果然,果然如此,这可真是造化了。

  各位看官,罗钧缘何看到冥河老祖四个字便说造化了。

  原因是,那冥河老祖原不知道什么原因重伤几乎陨落,只剩下元灵和三缕分神,元灵自不必说被罗钧吞噬了去,那三缕分神,其中两缕各有大造化,现如今已经成为不凡人物,只有这一缕分神几乎要油尽灯枯了。

  盖因,这一缕分神教出的第一个弟子居然是一个圣母,从来不用血神子吸人精血,只练习血神子传授的剑法,而且为了防止分神出去害人,在修为有成之后,甚至用法力将这缕分神封印了起来,你说悲催不悲催。

  这个弟子就是岷山剑派老祖白鹿道人,妥妥的圣母,白莲花,所以这家伙消失之后,后世子孙越发不成器,现如今沦落到连祖师佩剑都要拿出来给人做聘礼的地步了。

  这些罗钧自然是不清楚的,不过这不影响罗钧的心情,抚摸着这古卷,暗中运起冥河大法,随着指尖的移动不断的消磨着古卷之中的封印,终于古卷之上突然泛起一道血光,冲着罗钧就要扑将过来。

  罗钧冷哼一声,冥河本源灵光微微一露,那血光顿时颤抖起来,发出吱的一声怪叫,一个转向就想逃跑。

  罗钧不屑地一笑,手指微弯,一道黑光直接罩在了血光之上,随即往回一拉,便将那血光吸进了身体之中。

  血光甫一入体,几日来增长的如同蜗牛般的冥河真元顿时蹭蹭的开始上涨,不一会就涨满了经脉,随即开始冲击天地之桥,有冥河的体验和记忆在,什么屏障什么的根本不存在,砰的一声,天地之桥打通,一股气势冲天而起,罗钧正式步入先天境。

第6章,血洗慈云
冥河钧天全文阅读作者:小小太史加入书架

  一入先天,便可使自身元气与天地元气相合,便可不赖于饮食呼吸,只靠内外元气沟通便能存活,便如婴存胎中。因不需五谷果腹,身体自也不会受到腐食积毒侵害,能使人延寿百年。

  在一般人眼中已经好似神仙一般,不同俗流了。

  罗钧缓缓睁开眼睛,一道血光射出三尺之远,此时虽然已经是黑夜,但是在罗钧眼中四下望去却犹如白昼,这正是所谓的虚室生白,视夜如昼。

  罗钧将羞光剑持在手中,古卷放入怀中,盒子拿在手中,法力运转,盒子顿时化为碎末,转而施展身法,越城墙而去,直奔慈云寺。

  慈云寺位于蜀都北城之外三十里处,地方不小,有百亩方圆,罗钧毕竟已经是先天人物,虽还不能御剑千里,但是脚程自然也不慢,身形一晃便是十余丈,不多时便已感知慈云寺外。这此运势白日里自然是香客旺盛,只是此时正当夜半,寺门之外连个鬼影也无。

  罗钧四下里看了看,随即一闪身,一跃步,便过了墙头,进入慈云寺内。

  罗钧之所以选择此时来探慈云寺,一方面是夜黑风高人少,二来此时也正是,正是智通和他的徒弟们舒缓身心,恣意享乐的时候。

  每值此时,智通便会带着自己的一干心腹弟子,于寺中密室之中观赏那些他们抢来的女子跳那妖冶婬荡的天魔妙舞,而后在各自寻找自己中意的女子大肆**一番,一直要持续到后半夜才会出来,只剩下一些修为地下的外围弟子,所以罗钧自然有大把时间来验证自己的猜测。

  步入寺中,罗钧也不瞎逛,认准一个禅房,悄然无声的靠近房门,凝神细听,只听一个轻微的呼吸声在房中想起。

  根据这呼吸声的频率和大小,罗钧初步断定这是一个归元境修为的正在打坐修炼。

  见此,罗钧毫不迟疑,直接冲进房门之中,然后血神子照着床上的一个和尚一扑,那和尚刚睁开眼睛,还没反应过来,便灰灰了去也。

  结果了这个和尚,罗钧如法炮制,不多时便将这慈云寺中修为在合气境之下的和尚全部了账,而修为高的此时正在密室之中欣赏天魔妙舞,偌大的慈云寺此时已然毫无人声。

  此时的罗钧却没有时间欣赏自己的杰作,因为自己血神子在吞噬了诸多修为在归元和先天境的和尚之后,自己的冥河真水已经开始在经脉之中崩腾起来,有些压制不止,居然有了要进阶合气境的迹象。

  这里有人就要说了,刚刚进阶先天境,这马上就要进阶合气境,是不是有点快了,这样会不会根基不稳,显然是不会的,有着冥河老祖的记忆打底,区区合气境会有什么不稳,就算一口气进阶孕婴化神也没什么不妥,不过现实就是不能这么做罢了。

  丝毫没有压制的想法,凭借这胸中的锐气和经脉之中的充沛的冥河真水,轰的一声罗钧直接迈进了合气境界。

  罗钧内视自己的丹田气海,只见丹田之中冥河真水衍化一片冥冥海水,海水之上一个血神子飘浮其中,不时有海水从冥冥之中诞生缓缓注入冥海之中,不断将其壮大。

  ?心神催动之下,罗钧丹田之中那由法力拟化的冥海缓缓旋转了起来。不一刻,冥海中心兴起了一个漩涡,一滴精纯血珠由当中溅出,再不下落,就那么悬于漩涡上方不断吸食着底下传来的冥海精气。约莫过了个把时辰,那珠子忽地绽放出猩红血光,转瞬光华消去,再看时其上却生了模糊五官。罗钧当即一喜,心道是血神种子成了,血神种子一成,漂浮在血海之上的血神子猛地扑了上去,两个合为一体。

  原来,罗钧此前使用的血神子的根底还是冥河,而此时的血神子才是罗钧自己炼化出来的血神子,两个血神子炼化合一,此后这血神子便不再是冥河的血神子。

  ?罗钧长身站起,他鼓荡法力,血神子从丹田之中飞出,化作一根血色飘带束在头顶之上,一副仙流中人的气质。

  ?抬手一招,剑匣陡然一震,一柄羞光剑飘摇而起,径落入手中。他掌中发出冥河真光一照,随着生出“滋滋”声响,剑身顿时化成金铁精气消散了去,只留下两枚乌溜溜的剑丸落在掌心。

  ????将之捻在手里把玩了一阵,罗钧收拾心情,看了看慈云寺,在智通和尚和其弟子还没出来之前,便离去了。

  ???罗钧一边赶路,一边用冥河真光祭炼起自家这缕分神留下的两枚剑丸。以前的名字自然被罗钧抛弃,想了想,罗钧便以都天冥河为名,当然在罗钧心目中这两柄剑丸真正的名字应该是元屠阿鼻,不过罗钧心知还不是元屠阿鼻这两个威震大千世界名字出世的时候。

  抚摸着这两枚剑丸,罗钧喃喃道:“放心,我不会让元屠阿鼻这两个名字沉寂太久的!”

  罗钧顺利返回家中,一夜无话,翌日清晨卯时,只见东方天地间一片黑暗,忽地,天边现出一丝灰白,呈上清下浊之态。一条红线分割阴阳,上部飞快染出金黄之色。在这红线之间,一个鸡子形如卵状,从中露出头来,上部的青色越来越亮。鸡子抬得半头,这方空间的光线俱被引得化为弧线,绕在鸡子身上。鸡子初为淡黄色,进而为金黄色,待到将出未出之际,发出万道光芒。

  罗钧推开房门看着这光芒穿破云海,万物镶红的盛景,深吸一口气,顿时从大日之中一道紫气被罗钧吸入口中,舌抵上腭,化作一口玉液转过十二重楼,正是所谓的炼化大日紫气也。

  不要以为修炼冥河真水就不需要炼化日月精华了,一样可以炼化日月精华,精进修为,水火共济。

  将这缕大日精化炼化完毕,罗钧吐了口气,耳朵忽然一动,便感知到有一堆人朝着大门口走去,放开感应,感知到人群中有裘芷仙,罗钧便明白,裘芷仙这是要去慈云寺上香了,不过呢,嘿嘿,这香你们可是上不成了。

  想到这里,罗钧继续回房中打坐,琢磨昨晚刚刚得到的几门冥河神通,十指血光、玄阴魔焰、血海摄魂、血影飞遁、血神散魄以及冥河雷矢。

  ?这几种法术倒也好练,只是还需费上一些时间。其法门只需在脑中观想出与法术相合的符箓,将之与血神子相合,以后要用时只需鼓荡法力念头一动法术便能随心放出。

  ?罗钧此时自身已达到了炼法所需修为,他只要引导冥海结造出脑中所想的符箓便可,只耗少许心神,不到半个时辰便炼出了一枚来。方自功成,那血神子忽地一震,陡然冲上去与那符箓合在了一起。

  ?罗钧再去看时,见那血珠之上除了五官又多出了一个与符箓一般无二的花纹;同时心有所感应,便知这法术算炼成了,却是血海摄魂之术。此术专能杀生夺命,一经施展出来,法力便化作血色漩涡往人头顶罩去,若对敌之人没有上好法器防身,魂魄当即就要被摄去炼化。此间没有对头,他又非滥杀之人,却不方便试招,只好压住心头喜悦继续去祭炼另外四道符箓。

  又过两个时辰,其余符箓皆都成型,尽数与血神种子相合。

  法术练城,罗钧收回沉积在丹田之中的心神,此时再去感应罗府,不禁会心一笑,裘芷仙已然回转。

  随即笑容一闪即逝,虽然自己暂时的免去了裘芷仙的一劫,但是情势依旧不容乐观,修为仍然有待提高,有什么办法可以提高自己的修为呢,罗钧一瞬间陷入了沉思之中。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小小太史所写的《冥河钧天》为转载作品,冥河钧天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冥河钧天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冥河钧天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冥河钧天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冥河钧天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冥河钧天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