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科幻灵异小说 > 恒行诸天最新章节 > 恒行诸天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恒行诸天 连载中
分享恒行诸天

恒行诸天全文阅读

恒行诸天作者:惠鹏鹏

恒行诸天简介:陆恒成了自己笔下的小说主角,以内家拳入道,穿梭电影世界。
他是让咏春从此成为绝响的罪魁祸首,也是狄仁杰永远抓不到的凶手。
六指琴魔弹不出他要的最炫民族风,孙悟空最终变成了皮卡丘。
通天教主拿着四把菜刀仰天长叹,鸿钧老祖看着坍塌的紫霄宫潸然泪下。
恒行诸天,神魔辟易! https://www.uukanshu.com
-------------------------------------

恒行诸天最新章节第191章 怀英,你怎么看
第2章 任务选择和新手奖励
恒行诸天全文阅读作者:惠鹏鹏加入书架

  “你在此位面身份为:陆恒,革命先驱陆皓东遗腹子,因被清廷迫害,流落江湖,在先父友人资助下,于佛山开商行为生,遭遇兵祸,背井离乡。三个月前,被张麻子手下劫掠,逃得性命,潜伏在此至今。”

  “你发现了本位面配角马邦德一行正吃着火锅唱着歌向你而来,你猜测到位面主角张麻子隐藏在暗处,你预见到即将发生的劫车事件,第一条支线任务开启。”

  “以下任务可任选其一,确定选择后,其他选项及其奖励则永久性消失。在劫车事件开启时仍未作出选择,则视为放弃该支线任务。”

  “任务一:示警马邦德,使其免落敌手。成功可获得八卦掌走转换掌基础拳意灌顶。”

  “任务二:果断抱大腿,加入麻匪,成功入伙麻匪,可获得太极老架一路基础拳意灌顶。”

  “任务三:黄雀在后黑吃黑,杀掉张麻子,成功可直接完成第一阶段主线任务(主角钟天地之灵而生,亲手杀死主角可获得其灵源),奖励心意六合拳宗师级别拳意灌顶。”

  “任务四:杀掉马邦德,冒充师爷,说服张麻子共同赴任,成功可获得洪家铁线拳专精级别拳意灌顶。”

  “任务五:谨慎旁观,不被麻匪发现踪迹,悄然退走,成功可奖励民国服装一套。”

  “这些任务……虽然和我设定的框架相同,但具体到细节,还是不一样了。”陆恒看着这些可选任务,若有所思。

  在陆恒原本的小说设定中,为了让故事情节看起来更爽和剧情更紧凑,陆恒在设定任务发布时,怎么对主角有利怎么来,任务都很简单,但奖励却高得离谱,甚至,主角还可以自己给自己发布任务,自由度很高。

  可惜,现实中系统的任务发布明显要严谨很多,奖励内容调低了不少,而且给出的任务选项,基本囊括了此时陆恒能做出的所有选择。

  不过也能理解,要是系统完全照搬陆恒的设定,反而会很荒谬。

  回忆了一遍电影的全部剧情,陆恒开始结合剧情和自己的最终目的,来思考自己到底选取哪一个任务。

  首先,要选择的支线任务必须是为主线任务服务的,而主线任务必须是要以系统的最终目的服务。

  在陆恒根据超脱者所给出的背景而做的设定中,系统的最终目的有两个:第一,成为超脱者;第二,获得灵源,重衍混沌。

  所有位面的主线任务,基本上都是以获得灵源为主。

  而所有的支线任务,则是迅速提升实力的途径。

  这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灵源。

  据超脱者给出的解释,灵源是灵气的本源物质,一般来说,获得的方法有三种:

  其一,主角为钟天地之灵而生的气运之子,杀死主角,可剥夺其灵源;

  其二,钱能通灵,每获取一定数额资产,获得1点灵源;

  其三,名传天下,气运加身,成为天地主角,则获得相应灵源。

  想清楚了这些,陆恒再选择任务时,心里有数了很多。

  首先排除掉支线任务三,直接杀掉张麻子虽然可以直接完成第一阶段的主线任务,但这根本不现实,陆恒没这这份实力。

  支线任务二和四,这两个也可以排除了。

  加入麻匪或者冒充马邦德,这两个选择都需要和麻匪打成一片,可偏偏系统给陆恒安排的身份在三个月前被麻匪抢劫过。

  张麻子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荒郊野外的,突然冒出个曾被他们打劫过的人说要加入他们,或者是找他们合作,恐怕张麻子第一反应是上个闹钟走一圈,闹钟一响,人头落地。

  况且就算陆恒靠嘴炮混进去,也很难取得张麻子的信任,难免会一直勾心斗角鸡毛扯皮,这不是陆恒所擅长的。

  第五个任务看似轻松,但其实只是把任务推迟了,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只要陆恒想完成主线任务,那就必然会和张麻子、黄四郎两人打交道,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而且,这个任务的奖励简直辣鸡——衣服一套是什么鬼?

  可见系统也只是为了把所有选择列出来才凑了这么个任务,其实是不鼓励他消极参与的。

  排除了任务二、三、四、五,就剩下一条可选了——任务一:示警马邦德,使其免落敌手。

  这个任务在陆恒看来,是目前最合适不过的。风险是有,但除了弱鸡任务五,算是五个任务中风险最小的。

  掌握住马邦德这位真县长,陆恒觉得这也算是不错的开局。

  就它了!

  选择支线任务一!

  陆恒做出选择后,其它四个选项立刻变得粉碎,消失不见,界面再变:

  “你选择了支线任务一,示警马邦德,使其免落敌手,麻匪将在五分钟后展开行动,倒计时开始。”

  下一刻,文字缓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倒计时五分钟的界面。

  我去,要不要这么紧急?

  虽然时间很紧急,但陆恒并没着急贸然行动。他还有新手福利没领,磨刀不误砍柴工,先提升实力再说。

  重新回到个人属性的界面上,陆恒先是将20个自由属性点全部加到“精”这一栏上。

  下一刻,陆恒只觉一股莫名强大的力量瞬间涌入他的全身,浑身肌肉撕裂般疼痛。

  他咬牙苦苦撑住,这个过程只持续了不到三秒就结束,等痛感消失以后,陆恒情不自禁挥了挥拳头,只觉浑身肌肉都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

  这感觉棒极了!

  陆恒心中激荡,但并没有沉浸在这种爽感之中,他继续毫不犹豫点选了新手基础技能奖励的第二个选项——八卦掌桩功基础灌顶。

  他选择的支线任务奖励是八卦掌走转换掌基础拳意灌顶,那么新手福利的选项自然要和其一脉相承。

  灌顶的滋味很不好受,脑袋里一股脑儿涌入大量知识记忆,弄得陆恒头痛欲裂。

  好在这个过程持续时间也不长,等痛感消失后,八卦掌的桩功基础已然全部印刻在他的脑海之中。

  此时的陆恒,就像是一名枯站了十年八卦静桩的老拳师,所有桩功的动作要领以及意境心得,全部了然于胸。

  当然,这只是理论上的,要把这些理论意境结合到实际中,还需要他花费大量时间来练习。

  而且学会了桩功也并不代表陆恒的实力就突飞猛进了。内家拳从来都分打法和练法,桩功和套路,都是日常练功的练法,是基础,在没有将其融会贯通之前,对实战的作用并不大。

  此时,陆恒的个人属性界面两个新手奖励已全部消失,他的属性数据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宿主:陆恒

  境界:凡人

  精:27

  气:3

  神:8

  武器:无

  功法:八卦掌桩功基础(精通)

  灵源:无

  特殊技能:无

  脑海中的倒计时已剩下四分零三秒,时间很紧迫。

  虽然任务失败没什么惩罚,但陆恒可不希望自己接的第一个系统任务就已失败为告终。他深吸一口气,大步抡起,迅速往山下火车轨道处冲去!

  

第3章 拯救马邦德
恒行诸天全文阅读作者:惠鹏鹏加入书架

  凡人的精气神,正常点数都在10以内。这其中“精”代表的就是身体素质,肉身力量。

  陆恒将20个自由属性点全部加在“精”上,他的“精”属性点变成了27,这个数据已经相当于一名二流拳击手的身体素质了。

  此刻的陆恒,原本跑几步就气喘吁吁的状况彻底消失,他身轻如燕,在茂密林间飞奔,如履平地!

  两分四十秒后,陆恒跑到了轨道边上,悄然趴在一边的草丛里。

  此时火车刚从前方山坳处拐出来,距离陆恒已不到三十米。

  “马拉火车,双核动力!”陆恒看着越来越近的火车嘿嘿一笑,此刻他心中不但没有半分紧张,反而十分兴奋。

  自幼孤苦劳神的平庸生活,早让陆恒不安分的天性压抑到了极致。一朝放开,恰如脱缰野马,一发而不可收拾。

  倒计时一分二十秒时,火车从陆恒前方经过。

  他看准时机,双脚一蹬猛地跃起,牢牢扒住第一节车厢的墙壁,整个身子如壁虎般贴在火车外壁上。

  陆恒心里暗赞一声,被系统改善后的身体果然给力,放在以前,他根本不敢这么干!

  车厢里隐隐传来欢声笑语:“写首诗,写首诗!要有风,要有肉,要有火锅,要有雾,要有美女儿,要有驴!哈哈哈……”

  “呜!”

  汽笛长鸣,震得陆恒耳膜嗡嗡作响。

  “靠”陆恒暗道晦气,使劲甩甩脑袋,开始往两节车厢中间攀爬。

  此刻,车厢内。

  醉意醺然的马邦德摇摇晃晃走到两节车厢之间,一把推开门嚷道:“起来起来起来!一起吃,一起唱!”

  前节车厢里,护卫队队长大声道:“报告县长,我们铁血十八星陆军护送县长安全上任,我们——”

  众人齐喊:“不吃饭!”

  砰!

  话音刚落,车厢大门被人从外面大力拉开,发出一声巨响!

  劲风呼啸席卷而入,吹得车厢内所有人都不禁眯起眼躲了躲。等他们再睁眼时,才发现打开的车厢门口多了一个一身怪异服饰的年轻人。

  来人正是陆恒,此刻脑海中倒计时已剩八秒。

  “马邦德!”陆恒没有丝毫犹豫大吼一声,飞快向马邦德扑了过来!

  这叫先声夺人!

  “救、救、救……”

  陆恒这一嗓子,让马邦德醉意顿时被吓了个半醒,惊慌叫着转身就要跑。

  还剩五秒!

  陆恒速度极快,岂能让身体早被酒色掏空的马邦德逃脱?

  就在护卫军反应过来纷纷调转枪口时,陆恒伸手一把抓住马邦德飘逸的长发。

  “过来吧你!”

  “啊啊啊,疼疼疼!”

  在马邦德杀猪般的惨叫声中,陆恒粗暴地扯着他的头发将其拖到自己跟前,此时倒计时只剩下两秒。

  “放开县……”护卫队队长刚叫出三个字,窗外枪声大作!

  砰!砰!砰!

  麻匪行动了!

  枪声一响,这些铁血十八星陆军的好汉们吓得纷纷抱头蹲下。

  陆恒趁此机会一把提住马邦德的后腰,后退几步脚底猛地一蹬!整个身子仰着顿时腾空而起。

  两人在马邦德惊恐叫声中飞出车厢,重重摔在了地上!

  巨大的惯性使得二人翻滚出七八米远,在茂密的灌木丛中撞了个狼藉一片。等停下时,两人裸露在外的皮肤已被碎石和树枝划得全是血道子。

  “哎呦喂……”马邦德躺展在地上,发出销魂的声音。

  陆恒虽然也摔了个七荤八素,但他立刻咬牙强撑着站起来,使劲晃晃脑袋,向马邦德快速走来。

  此时逐渐远去的列车里传出阵阵枪声,是护卫队的人开始还击了。阵阵马蹄伴随着怪叫声从山林各处传来,距离列车越来越近。

  麻匪已经全部出动了!

  马邦德虽然被摔得痛苦不堪,但见到陆恒走来,顿时吓得一机灵,忙捂住眼睛呜哇乱叫起来:“饶命!好汉饶命!”

  “饶命?”陆恒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脖领子将他拎起来,呲牙一笑:“本想宰了你,但我没带刀,要不一把掐死你得了?”

  马邦德惊恐地瞪着小眼睛,嘴唇颤抖着,额头豆大汗珠直往出冒。他两股颤颤,一团湿热印迹迅速在他裤裆部位放大。

  竟是吓尿了!

  “啊哈……”

  “哭!哭就立马弄死你!”陆恒被这货嗷呜一嗓子吓了一跳,没好气地瞪眼呵斥。

  马邦德的小眼珠子如被扣在玻璃杯里的苍蝇,惊恐四处乱转。他秒收声,捂住嘴呜呜直叫。

  “听见枪响了吗?”陆恒按住他肩膀。

  “嗯嗯嗯!”马邦德狂点头。

  “他们是麻匪,杀人不眨眼……”陆恒“沉痛”道。

  马邦德眼珠顿住,又转了一圈,松开嘴小心翼翼问了声:“敢问好汉,您和麻匪?”

  “仇人!”陆恒严肃道,“仇比金坚的大仇人!”

  “我只听过……情比金坚。”马邦德嘀咕。

  “这重要吗?”陆恒再瞪眼。

  “不不不,不重要!”马邦德头摇得和拨浪鼓似的,又疑惑问道:“好汉既然和麻匪不是一路,那为何……”

  “为何要杀你?是吗?”

  “对、对呀!”马邦德一脸委屈,双眼含泪。“好汉,咱俩应该是一伙儿的呀!”

  “不,你只是个工具,还是个死工具!”陆恒拍拍他的肩膀,眼露凶光,手又在他脖子上开始比划。

  得得得……

  马邦德牙齿打颤,脸色煞白:“好汉,我、我不明白!”

  嘭!

  此时,不远处传来一声巨响,震彻山林。

  “看,火车飞了!”陆恒远眺,微微感叹,“一车几十条人命,说没就没啊……”

  马邦德艰难回头,只见火车高高抛飞而起,越过树梢。

  “哎哟,夫人啊……”马邦德又嗷呜一嗓子就要嚎,陆恒一瞪眼,吓得他手忙脚乱捂嘴,发出呜呜的声音,眼珠子滴流乱转,眼泪哗哗落下,也不知是吓的,还是伤心的。

  “麻匪害人不浅啊!”陆恒拍拍马邦德的肩膀,“节哀吧,反正你也快下去陪夫人了,你走快点,还能追上她。”

  马邦德松开嘴,颤声道:“好汉,你倒是让我死个明白,这是为什么啊?”

  陆恒佯装思考片刻,道:“也罢,让你稀里糊涂上路,好像有些不地道。”

  “太不地道了,怎么也让我做个明白鬼啊!”马邦德立刻热泪盈眶,“不!最好别杀我,好汉,我要做活鬼!啊呸!活人!”

  “我和麻匪头子张麻子有仇。”陆恒道,“他想劫了你,顶替你去鹅城做县长,谋夺黄四郎的万贯家产。我不想让他如愿,只好杀了你这个县长,让他什么也得不到。”

  “对我和张麻子来说,你这个县长只是个工具,不过他要的是活工具,我要的是死工具。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明白,完全明白!”马邦德反应极快,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好汉,你糊涂啊!”

  

第4章 收小弟,去康城
恒行诸天全文阅读作者:惠鹏鹏加入书架

  “我糊涂吗?”陆恒故作诧异问道。

  “你太糊涂了!没了我这个真县长,张麻子就不能去冒充我了吗?”马邦德反问。

  “他没有委任状,怎么去上任?”陆恒指了指马邦德绑在腰间的委任状。

  “好汉何不拿出委任状一观?”马邦德嘿嘿一笑。

  “什么意思?”

  “你先看看,要是看了,你还要杀我,马邦德嘎嘣儿一声立马死这儿,毫无怨言!”马邦德胸有成竹道。

  “嘿,我倒要看看。”

  陆恒知道马邦德腰上别着的这张委任状不是鹅城的,而是康城的。但他很好奇,在他这番恐吓下,马邦德能说出什么花来。

  “兹委任马邦德为康城……哎,怎么是康城?”陆恒“震惊“地看着马邦德。

  ”嘿嘿嘿……“马邦德得意地笑了起来,他拨开陆恒的手,道:“看到了吧?康城,不是鹅城!”

  “好汉,我花了足足二十万买了这个官,鹅城有南国一霸黄四郎虎踞龙盘,前五任县长皆死于他手,如此凶恶之地,我岂会花钱去找死?”

  “那张麻子怎么会?”这回陆恒是真不知道怎么回事了,他看电影时也有疑问,鹅城死了五位县长,马邦德走南闯北多年,不会不知道吧?

  就算马邦德想骗张麻子去和黄四郎火拼,从而借机逃脱,但来这么凶险的地方搞事情,以马邦德的性格,怎么会有如此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胆量?

  还有,如果说马邦德自始至终就没有鹅城的委任状,这也说不过去。就算张麻子一直没注意到这一点,但黄四郎后来可是派手下胡千亲自去省城调查马邦德的底细了,还拿回了委任状的副本,以黄四郎的精明,不可能也没注意到委任状到底是康城,还是鹅城吧?

  唯一的可能就是,马邦德既有康城县长的委任状,也有鹅城县长的委任状!

  “我去鹅城上任,这风声是我自己放出来的,而且我的确也有鹅城的委任状。”马邦德这一刻诸葛孔明附体,一脸的智珠在握。

  他微笑着对陆恒道:“如今时局动荡,兵匪四处为患,我马某人走南闯北多年,怎么可能会孤注一掷,只做一手准备?”

  “我明着去鹅城,其实只是想拜拜黄四郎这头恶虎,然后将鹅城县长之位拱手相让,使他名正言顺独霸鹅城。以此,换他对我在南国为官的支持。我的真正目的,还是康城!”

  “哈哈,声东击西,暗度陈仓,向来是马某致胜之不二法门!好汉,鹅城县长的委任状,就在我夫人的身上,所以无论有我没我,匪酋张麻子,该干嘛还是干嘛,完全不受影响。”

  你个大马扁子!

  陆恒这回是真的震惊了,原来是这么个骚操作?

  “这么说,你没用了?”陆恒森森道,一副不怀好意的眼神,故意吓唬他。

  马邦德一个机灵,立马收起了得意,道:“有用!非常有用!而且好汉能否报得金坚大仇,全看马某如何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你能帮我报仇?”陆恒满脸不信。

  “太能了!”马邦德指着自己的鼻子,“我堂堂县长,可自募民团青壮五百人,怎会惧小小剪径小贼?麻匪而已……”

  砰、砰、砰、砰!

  恰在此时,一阵密集枪响传来,吓得马邦德抱着脑袋顿时趴在地上,嘴里一个劲叫嚷:“死啦!死啦!全死啦!”

  陆恒走过去一把拽起他:“马县长,你看兄弟我如何?”

  马邦德随口就道:“玉树临风,一表人才!”

  陆恒“深情”道:“想不到县长竟如此了解我,真乃陆某知音,相见恨晚!”

  “原来好汉姓陆?”马邦德一脸惊喜,“马、陆,马路!陆兄弟,你我相连,立马通畅!我们是天生的盟友啊!”

  “天生的不如亲生的!”陆恒握住马邦德的手,“县长,不若你我结拜,从此亲如兄弟,如何?”

  “好啊!”马邦德反手握住陆恒的手,“马某早有此意,此乃三生有幸之事!为兄虚度四十有三,你……”

  “四十三?”陆恒一脸惊喜打断他,“陆某四十四,正好痴长你一岁,可不巧了么不是?兄弟,从此你就是我的亲弟弟!”

  痴长尼玛!你个倒霉孩子!

  马邦德脸皮狠狠抽搐了几下,热泪盈眶:“大哥,我的好大哥!我的亲亲大哥啊!”

  “哈哈哈……”

  两人相拥开怀大笑,心里同时骂了句:“你个不要脸的贱—货!”

  此时,陆恒脑海里提示他第一条支线任务已完成了。

  “你已完成第一条支线任务一,获得八卦掌走转换掌基础拳意灌顶,是否现在接收奖励?”

  “暂不接收!”

  “你成功解救位面配角马邦德,使其免落麻匪之手。熟知剧情的你深知鹅城即将展开的血雨腥风,此时你以马邦德为棋子,已获得入局鹅城的资格。请做出选择:

  第一,暗中潜入鹅城;第二,先去康城,另觅良机。”

  潜入鹅城死路一条,还是去康城先图谋一番!

  陆恒想也不想便做出选择,现在他势单力薄进入鹅城,便宜小弟马邦德指不定想怎么弄死他呢,老谋深算的黄四郎,狡诈果敢的张麻子,内忧外患,鲁莽行事只会死得比赵四他爹还惨。

  陆恒做出选择后,系统立刻来了句:“你选择了先去康城,另觅良机,谨慎是个好习惯,希望宿主继续保持……”

  陆恒耸耸肩,他从系统这句话中嗅到了鹅城的异常凶险气息,这无疑证明了他之前的选择没错。

  “大哥?我们出发吧。”马邦德在一边小心翼翼地问道。

  陆恒回过神来,这才发现马邦德已在溪流中洗漱完毕,比起之前狼狈的样子,好了许多。

  “兄弟,此去康城多远?”陆恒笑呵呵问道。

  马邦德一口一个“大哥”叫得那叫一个自然,他当然也不会觉得有个比他大将近两轮的兄弟有什么别扭。

  “没了马匹,单靠我们走路,恐怕要走一天一夜。”马邦德道,“不过此去向西三十公里,有座石头城,前些日子刚被军阀曹瑛所占。小弟不才,和曹瑛手下一位上校将军熟识,我们可以去那里休整一晚,借两匹马再走。”

  曹瑛?

  怎么这么耳熟?

  

第5章 小弟要出幺蛾子
恒行诸天全文阅读作者:惠鹏鹏加入书架

  不过如果真有个上校将军和你熟识,跟你去石头城不是找死吗?

  呵呵,马小弟,我会上你的鬼当?

  “好啊,”陆恒笑眯眯点头,“兄弟你不愧是相交满天下之人,那我们就去石头城!”

  “嘿嘿,相识虽多,但相知唯大哥一人。”马邦德弯腰拱手,一脸谄媚,“大哥,请!”

  “兄弟,走着!”

  “好嘞!”

  半个钟头后。

  马邦德终于忍不住道:“大哥,山路崎岖,不如,我们走官道?”

  陆恒笑眯眯地回头看了眼累得气喘吁吁的马邦德:“兄弟你有所不知,大哥也是为了安全,麻匪见不到你的人,必定会在附近官道流转,我们要是大摇大摆走官道,无异于自寻死路啊……”

  马邦德愣了愣,一脸敬佩翘起拇指:“大哥到底是大哥,周全!”

  当晚,又累又饥的二人就在一座不知名的山洞中歇下了。

  第二天一早,二人摘了些野果充饥,继续上路。

  直到夕阳西下时,康城的轮廓才出现在地平线上。

  此时马邦德想死的心都有了,在深山老林里艰难跋涉了三十多个小时,饥饿、劳累、路途险峻都是小事情,关键是山里的蛇鼠蚊虫多不胜数,这一路走来,遭老罪了!

  活了大半辈子,他就从没吃过这般苦!

  眼见康城在望,马邦德热泪盈眶:“终于到了,大哥,附近一望无际,已无山可翻,这可如何是好?”

  这一路来陆恒认准方向,见山翻山,有平坦大路都不走,让马邦德敢怒不敢言。此时眼看就要到了,他终于忍不住讽刺了一句。

  “兄弟,你要是还想翻山,哥哥有办法……”陆恒拍拍马邦德肩膀道。

  马邦德立刻怂了,赔笑道:“小弟只是戏言,大哥,请!”

  相比起马邦德的疲惫不堪,陆恒此刻却精神奕奕。

  昨晚趁着马邦德熟睡,他半夜爬起来接收了第一条支线任务完成的奖励。

  灌顶结束后,陆恒见猎心喜,站了几个小时桩,还练了会儿走转换掌的八个行桩套路。

  这一番下来天都快亮了,他不但不累,反而越来越精神。

  陆恒简直惊喜莫名,他终于体会到了内家拳的神奇之处!

  内家拳站桩练功时,由于四肢保持合理的弯曲,骨骼肌肉相应不断收缩,使得血液循环更有效地重新分配,给全身的组织器官带来大量的氧气,因此他越站越感觉全身轻松舒畅。

  站桩看似不动,其实浑身各处肌肉和五脏六腑,都在进行高效的有氧运动。

  陆恒一时有些感慨,祖先们留下的宝贵财富,不是没人发现过其神奇之处,但最终逐渐没落,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一来,是因为大环境的影响,内家拳逐渐失去了生存的土壤;

  二来,内家拳更注重心灵意境方面的修炼,成效甚缓。

  内家拳想要有所成,起码三年站桩才能得其神,仅仅练成基本功而已。这在越来越注重效率的浮躁时代里,有几个人能静得下心去这么做?

  而如果是跆拳道或者散打等外门功夫,即使身体素质再差,三个月也能初见成效。

  跆拳道等外门功夫,是靠不断的锻炼打磨,来建立神经和肌肉系统的惯性和本能反应能力,一招一式的动作力求标准统一,以此来提高武者的力量和速度。

  而内家拳刚好相反,它的修炼分为练法和打法,平日练功站桩,练套路,练的恰好是如何破除人的惯性反应。

  内家拳不求力量,只求协调,不求速度,只求空灵!

  它的打法是以对拳的超级知觉和控制能力来取胜,也就是对拳理、拳意的理解程度,招式根本不重要。

  相比起可以直观见效的外门功夫,内家拳的门槛高了不止一星半点。但内家拳的这个缺点,在陆恒这里却完全化为了优势!

  系统把内家拳的拳意理解,直接以记忆的方式传承灌顶给他,让他直接掌握了拳中的意境和哲理,一步跨过了最高的门槛!

  陆恒要做的,就只剩下锻炼身体的协调和空灵,把拳意和实战结合起来,省时省力。

  在夕阳被地平线吞没之前,两人走进了康城。

  康城。

  铁牛牛肉面馆。

  陆恒和马邦德一进来,一个戴着眼镜的黝黑汉子就笑容满面迎了上来:“两位客官,这么晚啊?看两位风尘仆仆,一定赶了很远的路吧?来来来,快里面坐。”

  马邦德虽然在陆恒面前很狗腿,但在外人面前却架子十足。

  他双手后背,矜持道:“有什么好吃的,尽管上来,先沏一壶热茶来!茶叶要今年的新茶,要是用陈茶糊弄,我可饶不了你!”

  黝黑汉子愣了下,忙陪笑道:“哎哟这位老爷,我这小店平日里接待的都是下里巴人,没什么好东西。是我眼拙,没瞧出两位老爷的尊贵。要不两位爷劳驾移步城东百花宴楼?那里是我康城最大的酒楼……”

  “嘿你个不长眼的东西!还要往外赶人是吧?”马邦德眼睛一瞪张口就骂,却被陆恒拦住。

  陆恒对黝黑汉子道:“老板,我这兄弟赶了一天的路,又饥又乏,火气难免有些大,还请包涵。”

  黝黑汉子慌乱摆手:“可不敢当、可不敢当,这位老爷,我叫铁牛,可当不得老板之称。”

  陆恒笑笑:“铁牛兄,给我们切盘牛肉,来两碗面,要是有面汤,就给我们盛两碗,您受累。”

  “哎呦老爷,您太客气……”铁牛有些受宠若惊,“老爷您稍等片刻,我这就去挑最好的牛肉!”

  等铁牛走后,陆恒拍拍马邦德的肩膀,示意他落座。

  “兄弟,你也是胆儿大,敢对店家不敬。”陆恒一边坐下一边对马邦德笑道。

  马邦德吃了一惊,身子一挺忙问道:“哦?大哥,莫非这店家背景很深?”

  “不知道。”陆恒摇头。

  马邦德想了想,左右看了看,又问:“难道这是家黑店?不对呀,此店宾客络绎不绝,且来往大都是当地之人,也不可能是黑店。大哥,您这话究竟何意?”

  陆恒招招手,示意马邦德附耳来听。

  “如果我是店家,我凭白受人辱骂,必定心生愤懑。我惹不起你,又咽不下这口气,我会怎么样?”

  马邦德闻言摇头道:“还能怎么样?受着呗。这年头儿,百姓能平安活着已经是上辈子积德了。”

  陆恒笑笑:“若我是店家,我想报复你是件很容易的事。我在厨房里,给你的饭菜里擤鼻涕吐口水,你都不知道。看你饥肠辘辘,你待会儿一准儿吃得香……”

  马邦德脸色变了:“不行,我得去厨房看着点!”

  马邦德站起身要走,却又转身停下。

  他呵呵一笑,从后腰掏出荷包来,往桌上一倒。

  哗啦啦!

  一堆白花花的大洋顿时出现在桌上,惹得周边食客们纷纷侧目。

  “大哥,到了我的地盘,一定要吃好喝好,所有开销,兄弟我包了!”马邦德豪爽道,“我先去厨房看着,大哥稍坐。”

  说完也不待陆恒回话,他转身就匆匆往厨房去了。

  陆恒脸上笑着,眼睛却微微眯了起来。

  小弟不老实啊,刚到康城,就迫不及待出幺蛾子了。

  

第6章 危城和杨克难?
恒行诸天全文阅读作者:惠鹏鹏加入书架

  在这个动荡年代,兵匪为患,百姓艰苦,财不露白是出门在外最基本的道理,马邦德不可能不懂。

  财一露白,心生歹意者仗戈夺之,这是常有的事情。

  果然,马邦德刚一走,周围好几桌人都满眼贪婪之色,不怀好意地看着陆恒。

  其中一桌三名壮汉按捺不住,互相使了个眼色,率先站起身来走了过来。

  三人将陆恒合围,其中两人掀起衣角,露出腰间的凶器,警告陆恒道:“小子别动!”

  另一位光头嘿嘿一笑,一把抓向桌上的大洋。

  啪!

  陆恒一筷子将他手抽走。

  仓啷!

  他这一动,另外两人立刻拔出兵器,目露凶光。

  光头揉着被打痛的手,咬牙对陆恒道:“小子,最好别犯傻!今天我们出刀,你出钱,否则的话,出血!”

  还挺押韵……

  陆恒笑笑,道:“不如这样,我出手,你们出去!”

  光头一愣,随即三人哈哈大笑。

  “大哥,这人莫不是个傻子?”其中一人失笑道,“还出手,出你娘个腿儿!”

  此人说变脸就变脸,举起刀来狠狠砍向陆恒的手臂!

  砰!

  其他人只觉人影一闪,眼前顿时少了个人。

  眨眼再看时,就见原先坐着的陆恒此时已站了起来,保持着出掌的姿势,而那个挥刀的浪人,却已躺在一丈开外的地上,发出痛苦的声音。

  在众人呆愕眼神中,陆恒缓缓收掌,道:“两位,并肩子上,还是风紧扯呼?”

  光头脸色狰狞,举刀大吼一声:“点子扎手,并肩子上!”

  果然是这话,陆恒心里吐槽一句,挥掌迎上!

  虽然陆恒只是初步掌握了八卦掌最基础走转换掌的拳意,但这也不是寻常浪人混混能匹敌的。

  打斗开始的仓促,结束得也快。

  刀光闪现中,只见陆恒身形从二人之间一穿、一顿,下一刻两人兵器撒手,纷纷惨叫着倒飞倒地。

  八卦掌最擅长的就是近身游斗,身随步走转,掌随身拧翻,步伐奸滑,掌势刁钻。

  陆恒只是小试身手,却将八卦掌最基础的东西发挥得淋漓尽致。

  此刻他很享受,不是因为初战告捷的爽快,只是几个浪人而已,还不值得他有多高兴。

  他享受的是,刚才出手的感觉,越是回味,越觉得内家拳拳意之玄奥。

  刚才他每掌发出,皆以腰作轴,周身一体,内外相合,整个身体就像是一台科学严密的机器,每一个零部件都在出手时发挥了作用。

  这就是内家拳的重意不重形,只要拳意有了,招式随意挥洒都能建功。

  看着胆怯看他,想冲上来又不敢冲的三人,陆恒微微一笑:“要不,风紧扯呼?”

  光头面色一变,咬牙喊了声:“风紧扯呼!”

  三人灰溜溜跑了。

  “哈哈哈……”在座食客哄堂大笑,觉得陆恒和浪人之间的交流促狭有趣同时,看向陆恒的眼神也带了些许敬畏。

  “没想到这位公子这么年轻,竟有如此好身手,了不起啊!”

  “那是,没有三两三,岂敢上梁山?人家身怀财富,必有护法手段。”

  “打得好,这些浪人不事劳作,扰乱地方,就该好好教训!”

  众人纷纷赞叹中,陆恒坐回座位,马邦德这时也跑了回来。

  “大哥!大哥!没想到大哥竟然有此惊人技艺,真是深藏不露,小弟佩服,五体投地!大哥,高!”马邦德人还没来,马屁已如潮涌。

  陆恒似笑非笑看着他:“兄弟居然还没走?我以为你已趁机弃我而去了。”

  “大哥说哪里话?兄弟岂会是这种无耻之人?”马邦德面不改色,“我和大哥相见恨晚,正要一同开创一片天地!小弟我愿唯大哥马首是瞻,从此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赴汤就算了,喝汤吧。”陆恒心中赞叹,递给他一碗面汤。这小弟别的不说行不行,这见风使舵,睁眼说瞎话装糊涂的本事,真正是一流。

  “哎哎,喝汤,喝汤!”马邦德点头哈腰接过,“大哥,经此一事,城内有心人必定注意到我们,不如,我们就此表露身份,今晚就住到县衙?”

  陆恒将面往他面前一推:“吃面,吃完再说。”

  “有道理!”马邦德一本正经道,“先填饱肚子,不然等会儿接风宴净喝酒了,吃不上什么东西。”

  铁牛果然有一手,牛肉酱香味浓,面条弹软劲道,两人呼噜呼噜吃了个精光,正心满意足地坐着歇息,就见一条昂藏大汉领着一群精壮鱼贯而入,他四处打量一番,看到陆恒二人后,让手下在原地等候,自己一人径直向陆恒二人方向走来。

  “两位!”昂藏汉子一抱拳,上下打量二人一番,“我是康城护卫团团长杨克难。刚才的事给两位添麻烦了,乡下浪人见财起意,我已经把他们关起来了。不过好在两位没什么事,不然我难辞其咎。”

  杨克难?

  陆恒愕然,是那个杨克难吗?

  下一刻,脑海中系统给了他确定的答案。

  “你遇到了本位面第二阶段主线任务《危城》主角杨克难,触发第二阶段主线任务,第二阶段主线任务第一条支线任务开启。”

  “以下任务可任选其一,确定选择后,其他选项及其奖励则永久性消失。在本次会面结束前仍未作出选择,则视为放弃该支线任务。”

  “支线任务一:杀死杨克难,成功可直接完成第二阶段主线任务(主角钟天地之灵而生,亲手杀死主角可获得其灵源),奖励形意拳宗师级别拳意灌顶。”

  “支线任务二:收服杨克难,成功可获得直趟八卦六十四掌拳意灌顶。”

  “支线任务三:投靠杨克难,成功可获得蔡李佛基础拳意灌顶。”

  “支线任务四:暂不表露身份,由马邦德和其周旋,让杨克难忽略你的存在,成功可获得猪八戒面具一个。”

  猪八戒面具什么鬼?

  陆恒正在惊讶自己居然这么快就遇到第二阶段《危城》的男主角,一看到任务四的奖励,顿时无语到了极点。

  主角在前,陆恒没时间去思考自己到底该接哪个任务。不过第四个任务可以直接排除了。

  不等马邦德回话,陆恒就站了起来,一抱拳道:“原来是杨团长,久仰了。不过是些许小事,何须杨团长如此劳师动众?”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惠鹏鹏所写的《恒行诸天》为转载作品,恒行诸天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恒行诸天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恒行诸天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恒行诸天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恒行诸天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恒行诸天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