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逍遥小岭主最新章节 > 逍遥小岭主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逍遥小岭主 连载中
分享逍遥小岭主

逍遥小岭主全文阅读

逍遥小岭主作者:月阳之涯

逍遥小岭主简介:葡萄、野果、月光杯,山药、参王、药王草,名川、大山还有那雪城,都出现在西南大山的那座小山村,突然之间,那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也成了全世界所有人都为之向往的地方,这一切都从苏启文得到“山神印”开始…… https://www.uukanshu.com
-------------------------------------

逍遥小岭主最新章节第257章 废物利用
第2章 别有洞天
逍遥小岭主全文阅读作者:月阳之涯加入书架

  苏启文收敛了心神,在山谷里找到了自己的背包,里面有自己的证书,还有证明等其他东西,虽然上面早就把他的资料给送了过来,可是苏启文没有这些证明,总归还是有些麻烦。

  将野果给装到背包里,苏启文江背包重新背上,开始往山谷外开始走,寻找出去的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现在的苏启文不仅浑身的疼痛都已经消失,而且全身上下都一种精力充沛的感觉。

  苏启文绕着山谷开始往外走,山谷呈狭长地带,两边窄中间宽阔,苏启文刚才在的位置,就处于最里面的狭窄地带。

  苏启文往外走的时候,见到里面最宽阔的地方,大约有两亩地大小,里面也是长着各种树木,不过比起最里面的那些野果树来,就稍微小了一些,不过并不太明显,苏启文则是习惯性的观察,才能发现这些。

  而刚才苏启文没有注意到里面,现在到了外面,苏启文才发现,这里不仅有那些野果树,除了照样不知名的花草外,苏启文还发现一些药材。

  而且都是上了年份的药材,对于药材,苏启文涉及到的并不多,可是毕竟是农业学,苏启文也猎及到一些这方面的东西,苏启文见到一些他认识的药材,山药、当归、根杏等药材,这些是苏启文认识的,其余的还有许多苏启文都不认识的。

  苏启文看了一会,感觉到天色已经不早了,不敢耽搁,山里本来就天色暗的早,白天山路都不好走,到了晚上更不用说了,苏启文可不想经历第二次,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这样的好运气。

  苏启文发现这山谷里的东西还真不在少数,向着外面走的时候,苏启文看到除了那些药材之外,还有不少稀缺的花草,许多甚至都是不适合在这西南大山深处生长的,不知道怎么会生长出来的!

  快到山谷出口的路,开始变得难走起来,一人多高的怪石横盘在出口附近,有的甚至都没有落脚的地方,苏启文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前走着。

  这时候苏启文庆幸自己吃了一颗野果,不然这时候,怕是根本都没有力气走出去了,这可比山路要难走多了。

  到了最外面的时候,甚至都已经形成峭壁,不过这时候是往下走,所以苏启文还能跳下去,如果是上来的话,苏启文没有其他的东西,怕是都进不去。

  跳下最后一个峭壁的时候,苏启文的双腿都有些发麻,看着出口的位置,苏启文松了口气,不过更多的是运气,出口是一座巨大的山石堵着,足足有四五人高的山石,怕四五十万斤,都是有可能的。

  而且这块山石,距离一旁的大山竟然仅仅只有一条缝隙的距离,苏启文的身型削瘦,还能勉强过去,换一个胖子的话,恐怕就要被困死在里面了。

  苏启文先是将背包扔了出去。然后慢慢从山石旁边挤了过去,出来的时候,苏启文长出了一口气。

  看着外面的地方,苏启文不禁愣了一下,他现在的位置,竟然是在红树乡南边的一座山底下,这里快要到红树乡后山的地方了。

  捡起背包,重新背上之后,苏启文看着面前的山谷,南边这座山,苏启文也来过,可那时候也没有发现这个小山谷。

  苏启文抬头看的这座小山谷的时候,不禁倒吸了口气,看着山谷的外面,苏启文终于知道,为什么没有被人发现了。

  这座山谷,是一个倾斜的地势,山谷上面被茂密的大树遮挡不说,在两旁都是高山,完全把山谷夹在了中间,而出口这里,更是有一块巨石在遮挡,如果苏启文不是从山谷里出来的,他也一定以为这里就是连为一体的一座大山,根本想不到,里面竟然别有洞天。

  苏启文将这里的位置,牢牢的记在心里,他感觉这里似乎有些不简单,苏启文有种感觉,说不定,未来,他还会再次来这里。

  调整了一下心神,苏启文便背着包向着红树乡走去,后山的路,比起出去的路要难走一些,所以苏启文也走的小心一些。

  花费了足足四十来分钟,苏启文终于在天黑前上了山,这里距离红树乡也不过十几分钟的路程,这时候苏启文终于是松了口气。

  红树乡只是一个小山村,苏启文记得几年前,常住人口,不超过一千人,不过这些年,红树乡已经有许多人搬迁出去,毕竟这里的条件,确实有些太差了。

  而且生活条件,也确实比不得外面,红树乡的人,主要搬迁的对象,主要是距离红树乡不远的一个镇子上,那里也是苏启文当初上学的地方,除此之外,就是南山城了,经济条件稍微好点的,都贷款在南山城买房安家。

  红树乡的由来,已经没有人能够说的清了,有红树乡曾经的老人说,红树乡是清朝末年,红树乡的人是从鲁、豫、山、陕一代为了躲避战乱,迁移过来的,也有人说,是民国抗战期间,为了躲难才看到这深山老林的。

  究竟是何原因,因为年代已经久远,所以大家也都已经无从说起,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红树乡村的人,并不是本地人。

  而红树乡名字的由来,则是因为红树乡周边,都是一些红木树,这些红木树的数量特别多,原本是红树乡的资源,不过因为道路问题,这些红木也运不出去,最后也就作罢。

  不过也幸亏这样,没有砍伐这些大片的红木,也就是烧水做饭的时候,可能会检一些掉落的树枝,否则的话,水土流失严重,红树乡到底能不能存在到现在,都是一个问题。

  苏启文赶在星空布满天空的时候,终于进了村子,看着眼前不时闪过炊烟的房子,还有村子里传来的狗叫,苏启文不禁闪过一阵熟悉的感觉,他终于回到了阔别四年的红树乡。

  苏启文向着家里走去的时候,一辆老旧的大杠自行车,从苏启文身边骑过去,上面放着一些农具,显然是刚刚从地里回来。

  路过苏启文的时候,骑车的人显然是愣了一下,然后急忙停了下来,可这时候天色已经暗淡下来,这人一时间没有认出来苏启文,直到苏启文靠近了一些,这人才试探着问了一句,“是不是启文?”

  苏启文看着推着车子的人,笑着应了一声,然后对着这人说道,“是邵叔?”

  苏邵大声应了一句,然后推着车到了苏启文面前,似乎还有些不相信苏启文竟然会回来,要知道苏启文已经离开红树乡四年了,这期间也没有回来一次,红树乡的人,也都以为苏启文再也不会回来了,毕竟好不容易出了大山,去了繁花似锦的燕京那样的大城市,怎么还会回来这穷乡僻壤的地方。

  所以猛的见到苏启文,苏邵也是不敢确认,“启文你这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这大晚上的回来,万一出点啥事可咋办!”

  苏启文笑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他可是已经出了事,而且是大白天!

  “快跟我回去,你婶子刚好做好了饭,一起吃,你肯定赶了一天的路,没吃什么东西!”苏邵拉着苏启文便走。

  苏启文无奈的摸了摸肚子,那颗野果,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吃了一颗果子,苏启文竟然爬了一路山路,这会儿完全没有饿的感觉,反而精神十分充沛,似乎全身都充满了力量。

  苏启文跟在苏邵后面,向着苏邵家里走去,他知道拒绝不了,苏邵算是苏启文的本家亲戚,没有出三服的那种。

  苏启文的父母,很早之前便染病去世了,苏启文就由苏邵等亲戚,还有红树乡的人带大,基本上是哪家有东西,都给苏启文带过去,包括上学时也一样,苏启文从小学到高中的学费,除了学校减免的部分,剩下的生活费等,都是红树乡的人给凑出来的,直到大学时期,苏启文勤工俭学,红树乡才算停止了对他的资助,说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一点也为过。

  苏启文对于红树乡,有很强的认同感,诚然红树乡的人,有这种或那样的问题,可对于苏启文,却真的是有恩,如果不是他们,苏启文今天能不能站在这里,都不好说。

  苏邵走在前面,对着苏启文说道,“你这突然回来,也不提前说一声,让我们也有个准备,你婶子前几天还念叨你,不知道你在燕京过得怎么样!”

  “启文啊,你这次回来做什么,准备什么时候走啊,你也块毕业了吧!”苏邵对着苏启文问道。

  “已经毕业了,6月份的时候,就已经毕业了!”苏启文对着苏邵说道。

  苏邵点了点头,对着苏启文说道,“毕业了好,毕业了你就能找一个好工作,将来再讨一房老婆,给你苏家留下香火,你爸你妈就是在上面,也会很高兴的!”

第3章 物是人非
逍遥小岭主全文阅读作者:月阳之涯加入书架

  提到苏启文的父母,苏启文和苏邵都有些沉默,苏邵跟苏启文的父母都是相识多年的人,甚至小时候都是一起玩闹大的,结果先是苏启文的父亲,因病去了之后,苏启文的母亲也思念过度,几年之后,便撒手人寰。

  那时候苏启文还很小,只有一些零星的记忆,只知道父母,去了很远的地方。

  苏启文跟着苏邵去了苏邵的家里,苏邵家苏启文并不陌生,记得小学的时候,那时候苏启文还不能独立,苏邵便将苏启文接到了家里,和苏邵的一对儿女,一起生活。

  当然除了苏邵之外,苏启文也去过更多红树乡很多人家里,红树乡主要有四大姓,苏、秦、李、文,这四个姓,占到了红树乡的70%多,当然其他姓也同样不少。

  “回来了啊!”在屋里听到外面动静的李秀梅,对着刚进门的苏邵喊了一声。

  苏启文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立刻对着屋子内的李秀梅说道,“婶子!”

  听到苏启文的声音,屋里面的李秀梅明显慌乱了一下,然后急忙从屋内跑了出来,见到苏启文的时候,跟苏邵一样,也是吓了一跳,“启文你怎么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跟家里说一声?”

  李秀梅对苏启文一直都是待自己孩子的,对苏启文,不比自己的儿女差不多,甚至还要更好一些。

  “今天刚回来,刚刚进村子,就碰到了我叔!”苏启文说道。

  李秀梅急忙对着苏启文说道,“快进屋里来,我这边刚做好饭,你也不提前说一声,你等着,我再给你添两个菜!”

  苏启文急忙对着李秀梅说道,“婶子,不用这么麻烦,我随便吃点就好了!”

  “那怎么行,你今天刚回来,怎么能不做点好的,你等着,几分钟就好了!”李秀梅又走进了厨房说道。

  苏邵拉住还想继续说的苏启文说道,“让她去忙吧,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肯定要给你做点好的!”

  苏启文进去之后,看到屋里面有两个小家伙,一男一女都不大,男孩也就五六岁的样子,小女孩更小一些,恐怕只有两三岁,刚刚学会走路,走的时候都有些摇摇晃晃,苏启文都生怕她给倒了。

  苏启文看着这两个孩子,对着一旁的苏邵问道,“苏叔,这是我劲飞哥的孩子?”

  见到这两个孩子,苏邵脸上就露出了温和的笑容,对着苏启文说道,“大的那个是你劲飞哥的,小的那个是你静雨姐的!”

  “静雨姐结婚了?”苏启文有些惊愕的问道,说起苏静雨,苏启文就想到小时候那个留着一头短发,然后带着他到处疯的疯丫头,苏静雨名字里有个静字,可跟她性子,完全就是一个对立面。

  苏邵点了点头,对着苏启文说道,“再不嫁出去,就成老丫头了,到时候可没人要了?”

  “大前年结的,那时候你在燕京,也没能通知你,你没来,静雨那丫头还有些不高兴呢!”苏邵对着苏启文说道。

  苏启文哑然一笑,同时又心里叹了口气,苏启文跟苏静雨的关系可以说非常不错,从小到大,苏静雨都跟护犊子的小母鸡一样,非常的照顾苏启文,谁敢欺负苏启文,她就第一个冲上去,替苏启文教育那个人。

  可是没想到,一眨眼,苏静雨都已经结婚生子,都跑听到这话,苏启文都有些物是人非的感觉,四年时间,确实已经发生了很多,许多事情,也已经彻底改变。

  苏邵打量着苏启文,四年没见,苏启文变化也很大,一米七八的个头,加上苏启文清秀的面庞,还有身上带着的一股红树乡不多见的书生卷气,多了几分儒雅,跟几年前瘦弱的苏启文,已然是截然不同。

  李秀梅动作很快,眨眼间就多了一份青椒鸡蛋,端上来之后,对着苏启文说道,“赶快去洗手,我还有两个菜,马上就炒好了!”

  闻着香味,苏劲飞和苏静雨的两个孩子,也立刻朝着餐桌这边看了过来。

  苏启文将两个小家伙,都给抱上了桌子,然后对着苏邵顺口问道,“我劲飞哥和静雨姐,现在都在忙碌?”

  苏邵说道,“他们比不得你,从小就没在教室好好待过,这几年两人,都在沿海那边打工,苦是苦了点,不过比起在红树乡这边来,还是要强的多!”

  “等过几年,他们手里有点本钱了,到时候就在南山城,办个生意啥的,也算是有了立足之地!”

  苏启文点了点头,苏劲飞和苏静雨并不是孤例,或者说是红树乡,包括山下周边的几个镇子,甚至离红树乡最近的几座县城,都是这样,年轻一代,都基本出去打工。

  可以说为华国的发展添砖加瓦,也可以说是为了更好的生活而忙碌,留在红树乡的,反而是不多见,毕竟在红树乡可没有太多的工作。

  而且收入也不高,这几年红树乡也搬迁走的,也有将老家的房子重新修缮的,这些都是从外面打工辛苦赚回来的,凭红树乡的几亩地赚钱,实在是太难了!

  不过在外面也不容易,苏启文是勤工俭学的,也做过各种兼职,他当然知道这其中的难处了,可以说是每一分钱,赚的都不容易!

  苏启文洗过手之后,李秀梅那边已经把菜都给炒好了,一份炒腊肉,这是李秀梅自己腌制的腊肉,都是用风干的猪肉,制成的腊肉,味道十分鲜美。

  李秀梅对着苏启文说道,“今天太匆忙了,也没什么准备的,等明天婶子给你炖一锅鸡汤!”

  “婶子,你不用麻烦了,我随便吃点就好了!”苏启文对着李秀梅说道。

  李秀梅心细,见到苏启文身上的泥土,还有被撕破的衣服,立刻对着苏启文问道,“启文,你衣服怎么破了,是不是路上遇到了什么?”

  苏启文没有说遇到的小山谷,只是笑了对李秀梅说道,“过山路的时候滑了一跤,没什么大事!”

  李秀梅听到这话,急忙上下看了看苏启文,见到他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这才松了口气,“这可不能放松,等吃完饭后,去老陈那边看看,让他给你检查检查,可千万不能落下毛病,这可不是小事!”

  “不用了吧,这就是一点小伤!”苏启文说道,现在苏启文感觉真的似乎没什么大碍了,除了背部还有这不适,其他地方,根本已经什么异样。

  “还是看看的好,”用烟锅点了一锅旱烟的苏邵,一边抽一边对着苏启文说道,“还是不能掉以轻心,村东头的文志愿你知道吧,就是养牛的那个老文头,也是前多天山路上滑倒了掉到了沟里,幸亏沟不深,他自己爬了出来,也是当天没什么感觉,第二天起床时爬不起来!!”

  “先是找的老陈,结果老陈说看不了,然后文志愿家里才着了急,把他往医院送,结果去了之后,还是晚了,说什么脊椎神经受损,他家里那个情况,也没钱做十几万的修复手术,只能喝点药,现在还在家里躺着呢!”

  苏启文听完之后,也是心里吓了一大跳,文志愿他是认识的,虽然长的瘦高,可从来不生病,年轻时候也是一把好手,没想到现在竟然瘫痪在床。

  苏启文感觉幸运,同时也感叹真是世事无常,不过随即想到,“苏叔,回来那条山路,是不是经常滑倒人?”

  苏邵愣了一下,然后才点了点头,脸上带着几分担忧,“你不说,我还真没往这方面想,不算往年的,今年都有四五个人滑倒了!”

  “那条路,到了要修的时候了!”苏启文升起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

  对于修路,红树乡是做梦都想,可想要修,却不是那么简单的,前多年还好说,红树乡一千多号人口,虽然没修出来路,可每年都会修缮。

  可现在不同,整个红树乡男女老幼加起来,不到六百人口,这点人不要说修路,连修缮都做不到。

  苏邵皱着眉头说道,“这两年,李支书,听说也在向上面反应红树乡的问题,不过上面并没有给红树乡批款,李支书跑了不少趟,可也没啥结果!”

  苏启文能够想到上面的意思,红树乡太小了,这点人口,如果修路的话,哪怕是水泥路,最少也要几十万,甚至上百万。

  上面如果批准的话,一般都是上面和地方共同出资,可红树乡这水平,是别指望能拿出钱来了!

  而花费上百万,给一个五六百人的小村子修路,不论怎么看,似乎都不怎么划算啊!

  放前几年,整个西南地区,都进行修路的时候,红树乡如果加入道路规划的话,还有可能,可那次机会红树乡错过了,那时候是上面出资,然后地方协同出资,可红树乡拿不出钱来,只能是不了了之。

  李秀梅做的饭菜很好吃,苏启文吃了两大碗饭,才给停了下来,今天时候不早了,苏启文婉拒了苏邵和李秀梅的挽留,执意回家里去住。

第4章 印玺
逍遥小岭主全文阅读作者:月阳之涯加入书架

  见到苏启文执意要回去,李秀梅和苏邵也没有办法,李秀梅对着苏启文说道,“回去也行,待会我让你苏叔给你送两床被子!”

  苏启文想了一下,也没有拒绝,几年没回来了,家里什么样子都还不知道,用的东西怎么样,就更不知道了。

  苏启文的家距离苏邵家并不是太远,而赤脚医生老陈的家里,苏邵回家的时候刚好路过,所以也顺便去看一下。

  这时候红树乡的人,基本上家家户户都在家里,门虽然还没有全关上,可也已经闭上了,苏邵来到老陈的家门口,开始扣动了门上面的铁环。

  老陈叫什么,已经没人知道了,跟老陈同一辈的,或者比老陈年岁大的都叫他老陈,而比他年岁小的,如苏邵军这一辈,都是叫老陈,陈叔。

  老陈的医术到底是什么程度,苏启文其实也并不是特别清楚,不过整个红树乡,有个头疼腹泻小毛病什么的,只要一找老陈,喝下老陈熬下去的那些中药水,基本上都能好。

  苏启文正想着,院子里传来了脚步声,还有老陈那带着沙哑的声音,“谁啊?”

  “陈叔,是我,苏启文!”苏启文对着院子里的老陈喊到。

  听到苏启文的声音,老陈明显加快了脚步,对于苏启文,老陈并不陌生,以前的时候,红树乡村里农忙的时候,老陈也照看过苏启文一段时间,对于苏启文的印象,老陈一直还都停留在他配药的时候,苏启文就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不吵也不闹,就在一旁看着。

  苏启文看着打开门的老陈,相比起以前,老陈的变化并不大,还是如老农一样的打扮,可是脸上的皱纹,还有那些白发,都足以证明,老陈也已经真的老了。

  老陈将苏启文给带到了房间里面,苏启文见到老陈的房间,还是像以前一样,整个房子里到处都是各种不知名的药材,明显老陈在处理药材,整个房间里都弥漫着一股药香,让人心神安宁。

  “来做,吃饭了没?”老陈给苏启文倒了一杯水说道。

  苏启文急忙说道,“陈叔不用麻烦了,已经在苏邵叔那边吃过了!”

  苏启文在老陈身边待过,他可是知道老陈就是糙汉子一个,治病救人也许老陈没问题,可做菜煮饭,老陈就有些力有不逮了,苏启文记得跟在老陈那几天,老陈就是给他煮稀饭,然后就着咸菜吃,吃的苏启文都快拉稀了,这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老陈先是看了一眼苏启文的面色,他知道苏启文这么晚了找他,肯定是有什么事,然后才对着苏启文问道,“你刚回来吧,是不是有什么事?”

  苏启文点了点头,对着老陈启说道,“今天刚回来,路上不小心摔了一下,陈叔和李婶那边不放心,一定让我过来找您瞧瞧!”

  老陈看着苏启文,让他伸出一条胳膊来,然后手搭在苏启文的胳膊上,开始看起苏启文的脉象来。

  这几年时间,苏启文在燕京,也见过不少医生看病,不过主要还是依靠先进的医疗器械,还有各种血液分析看病。

  像老陈这样的查脉,已经属于老古董的行为,不过出去那些不靠谱的骗子之外,任何一个有真本事的老中医,基本上都是瑰宝了,不过真正有本事的中医,一般人很难见到就是了。

  苏启文不知道老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水平,不过想了一下,苏启文就觉得自己想多了,老陈真要能跟那些军区医院坐镇的老中医一样,怎么会几十年如一日,待在红树乡这个地方。

  老陈查看的很仔细,苏启文的两条胳膊脉象老陈都看了一遍,不过并没有问苏启文的感受,又翻了了一下苏启文的眼皮,便停了下来。

  老陈的眉头皱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松开了,看着苏启文说道,“你身上没什么异样,你要是不说,我都看不出你今天受了点伤,而且比其他人都要健康的多!”

  这是让老陈疑惑的地方,苏启文的身子,老陈从小就看过,苏启文的脾胃从小就虚弱一些,这是生活条件造成的,按理来说,就算长大了,经过调理,可这个毛病还是会存在。

  可今天老陈查看的时候,却感觉苏启文的脉象强劲有力,以前看过的脾胃虚弱也已经不存在,苏启文现在的身子,可是比一般人还要健康的多。

  这一点老陈,还是非常有把握的,不过人体太神秘了,就算破解了人体的基因,也不过是打开了通向人体的大门,想要彻底了解人体,恐怕还需要几百年的时间。

  连那些国家机构,都不敢完全的说掌控了人体,更不要说老陈了,所以他还是对着苏启文慎重的说道,“你明天再过来,我再给你看一下,免得留下一些毛病来!”

  苏启文点了点头,还是犹豫了一下,对着老陈说道,“陈叔,我中午的时候,吃了一颗野果,你看我是不是中毒?”

  老陈笑了一声,“什么样的野果,后山上的野果树,我都已经全部看过了,根本没有什么有毒的,记得几年前的时候,那时候红树乡可是把后山上的野果树全部摘了一遍,也没发现什么有毒的东西!”

  苏启文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把背包里那颗比成人拳头还大的野果给拿出来,老陈常年在红树乡周围的山头上采药,见到这颗野果,肯定会发现异常,如果问起来的话,苏启文还真不好回答,只能从长计议了。

  “谢谢陈叔!”苏启文从老陈那里离开之后,便径直回家去了。

  苏启文来到一座房子面前,原本厚实的木门,这时候已经有些破落,浑然不像它刚被做出来的那样,可以牢牢的守护这座院子。

  应该是很久没人来过了,苏启文见到大门上的锁,都有些生锈的迹象,苏启文从口袋里拿出钥匙,这把大门钥匙,苏启文一直都是随身携带,从来没有落下过。

  钥匙插进去锁后,还好内部没有完全生锈,苏启文转动了几下钥匙,门锁发出一声闷响之后,还是被苏启文打开了。

  苏启文拔出钥匙的时候,上面还带出了一层黄黄的铁锈,苏启文推开院门,走进了这座熟悉的房子,院子里的杂草,已经长的有些高了,不过中间那条路,还依然在。

  苏启文向着屋子走去,这时候已经有些黑了,苏启文拿出只有一格信号的手机,这让苏启文已经很高兴了,有一格信号,那就还可以打电话,说不定还能上一会网,不然的话,恐怕真的要与世隔绝了。

  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苏启文看到房子的电灯开关绳,拉了一下屋子里的灯泡闪烁了几下,还是顽强的亮了起来,虽然发黄的厉害。

  苏启文松了口气,只要灯亮了起来,就说明屋子的的老旧电路,还没有被破坏,他也不用抹黑了。

  苏启文的这座老房子并不大,只有三居室,苏启文住在东边的房子里,里面的家具就不用说了,基本上都已经破旧了,也就是苏启文住的那间房子里,还有几件像样的家具。

  苏启文找到打扫的东西,将房子里先扫了一下,地上的尘土,已经不少了,一扫帚下去,立刻变得尘土飞扬起来,呛了苏启文一鼻子。

  苏启文只得将背包里的口罩给拿了出来,不然根本就没法干活,苏启文将整个房间大概清扫了一下,然后将房间里的的床、家具给抹了一遍,外面的风从窗户吹进来的时候,整个房间干净了许多。

  苏启文从院子里的水井里打上一桶水,这口水井,是苏启文的父母建好这座房子后打的,一直用到现在。

  记得小时候,苏启文一到夏天就直接喝这些井水,非常甘甜,打上来水,苏启文洗了一把脸,立刻变得清凉了许多。

  这时候外面传来了自行车停下来的声音,苏启文上前打开院门,就见到苏邵的自行车后面,载着厚厚的两层被子。

  苏邵将被子抱起来,放到了苏启文里屋的床上,看到苏启文的房子之后,苏邵对着苏启文劝道,“启文你这里条件实在是差了点,住到我那边去方便点,你劲飞哥和静雨姐的房间可都空着呢!”

  苏启文摇了摇头,对着苏邵说道,“苏叔谢谢你一片好意,不过你还是想住回家里的好!”

  苏邵见到苏启文坚持,也不在说什么,临走的时候,对着苏启文说道,“缺什么东西,就跟你苏叔说,别忘了明天中午到家里来吃饭,你婶子专门给你炖了鸡汤!”

  看着远去的苏邵,苏启文也回到了房间,苏启文见到苏邵带过来的被子,都是崭新的被子,恐怕做出来,都没被人用过。

  今天也累了一天,苏启文铺好铺盖之后,洗刷了一下,就躺在了床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不过在梦里,苏启文看到自己进入一个巨大的空间中,中间悬浮着一块印玺。

第5章 生根的草
逍遥小岭主全文阅读作者:月阳之涯加入书架

  苏启文看着眼前不远处的那块印玺,洁白如玉,印玺上面如鬼斧神工一样雕刻了出了山川河流,百鳞走禽,古枝灵羽之图纹,这些都犹如灵物一样。

  苏启文看着这枚印玺,慢慢走上前去,这时候苏启文感觉这个梦境实在是太真实了,这个印玺,简直如活物一样。

  走上前去,苏启文慢慢伸出手,身向悬浮在空中的这枚印玺,这枚印玺似乎并不抗拒苏启文,慢慢落在苏启文的手中。

  入手印玺,苏启文又有种白天的那种感觉,从印玺上传来莫名的感觉,让苏启文全身都暖洋洋,让苏启文感觉舒服无比,让人莫名的放松起来。

  苏启文看着这枚印玺,见到印玺底部,犹如最精密的机械车床加工出来的一样,底部圆润光滑,他看到几底部似乎有几个大字,可苏启文看着那些犹如史前甲骨文一样的字样,苏启文却认不出来,这是什么字。

  苏启文拿着印玺,正在看的时候,却见这印玺,突然之间从苏启文手里挣脱出来,然后直接进入苏启文的身体,还是胸前靠近心房的地方,印玺眨眼之间便不见了踪影。

  苏启文心里一惊,那印玺一旦进入身体,还了得,这时候苏启文猛然从梦中醒来。

  苏启文不禁摸了一下心房的位置,心脏强有力的在跳动,甚至比起往日里还要更加好,他不禁长出了一口气,刚才那个梦境实在是太真实了,不论是那枚如亲眼所见的印玺,还是上面的雕刻和甲骨文,都实在是太真实了,几如让人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长出了口气,苏启文感觉全身没有异样,这才重新躺了下去,这时候应该还是深夜,外面的月光,已经到了最明亮的时候。

  苏启文重新睡下的时候,他不会看到,他的心房附近,在月光照射之下,发出淡淡的光芒,周围的月光犹如被光芒吸引的萤火虫一样,争先恐后的飞向了那些光芒,原本暗淡的光芒,也开始陡然间变得明亮起来,甚至比星空中的月光,还要明亮的多。

  而红树乡周围的山脉,在地下上千米的位置,那些大山的山脉,突然之间轻微震动了起来,随后就像是引发连锁反应一样,整个西南群山深处的山脉,也同样震动起来。

  南山城还有西南山脉附近的几座城市的地震局,都同时响起了警报,让这些留守岗位的人,都被惊醒,不过看着仪器上面,震源三级地震,传到地面时,根本已经感觉不到任何影响,这些部门的人才松了口气。

  地下上千米,甚至更深的位置传来的震动,到达地面时,已经让人察觉不到了。

  苏启文起来的时候,感觉浑身充满了精力,那种全身充满力量的感觉,是苏启文从未感受过的,苏启文有种感觉,现在就是让他忙碌七天七夜,苏启文也不会疲劳,这是一种感觉,没法说出来,可就是有这种感觉。

  这会儿不过是早上六点多,红树乡已经开始忙碌起来,秋季的播种和收获,也已经开始,当然主要是收获,各种种植的东西,都已经开始收获。

  苏启文起来之后,打了一盆水,家里的井水,就是最好的水,清澈见底,苏启文打了一盆水,水里直接倒映出苏启文的样子。

  本来要梳洗的苏启文,见到水里的自己不禁愣了一下,苏启文怪异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再看看水里的自己,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以前的苏启文也算白皙,可跟现在的自己,却根本没法比,就是那种健康而又肤色非常好的感觉,更像是身上的毒素被排出的那种。

  苏启文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可这不是他想要得啊,女人碰到这种情况,大概会欣喜若狂,可苏启文一个大男人碰到这种事,就有些哭笑不得了,尤其是在大山深处,跟

  苏启文无奈摇了摇头,这两天怪事特别多,只有等安定下来,再慢慢找答案了。

  苏启文洗了把脸,这时候感觉肚子有些空,以前的时候,苏启文脾胃不太好,除非时间长了,否则的话一般情况下不会感到饥饿。

  可这两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昨晚从苏邵那边吃的并不少,可今天刚一起啦,苏启文就感觉肚子空了,而且感觉是越来越强烈。

  苏启文看了看周围,家里是没什么指望了,什么东西都没有,心里一动,看着被他放在屋里的那个背包,苏启文想起来,他似乎还有点吃的,昨天他可是带了好几个野果回来的。

  将背包拿起来,苏启文掏出昨天带回来的那几个野果,都是比拳头还大一些的野果。

  昨天吃的太匆忙,苏启文没有注意到,可这会儿苏启文才感觉到这些野果的不同之处,拿着这些野果,苏启文感觉这些野果丝毫没有冰凉的感觉,反而有种温暖的感觉,非常的轻微,可是苏启文却还是能感觉到。

  拿起这些野果,苏启文突然心头产生一个莫名的念头,就像是有人直接在心底告诉苏启文一样,这些野果对苏启文很重要,催促苏启文赶快吃了这些野果。

  这些感觉是那么的强烈,甚至是迫不及待的感觉,这反而让苏启文有种莫名的感觉,苏启文是一个很自律的人,不然也不可能从红树乡这样一个小山村,考进燕京农业大学那种地方。

  看了半天,苏启文也没发现异常的地方,果子还是那个野果,甚至跟刚摘下来的时候,都一模一样,似乎连水分都没有丢失一点。

  而心底的那种声音,更是不知道从何而来,苏启文很确定,这座房子里只有他一个人。

  “难道是太饿了,产生了幻觉?”苏启文最后不得不这样想到,除了这个解释,他也想不出其他的东西来了。

  昨天吃了那野果,已经过了将近十二个小时,苏启文已经可以确定,这野果确实跟老陈说的一样,没有任何的毒,苏启文这时候也不在担忧。

  拿起一个野果吃了起来,昨天那么累,吃了一个野果,苏启文就觉得饱了,苏启文觉得今天吃一个,恐怕一早上,也不饿了,足够他干点其他的了。

  可没想到,苏启文吃了一个之后,跟昨天不同,今天苏启文感觉只有半饱,看着剩下的几个野果子,苏启文忍不住又拿了两个,开始吃了起来。

  野果还跟昨天吃的一样,只咬一口,就让人忍俊不住,想要全部吃下去。

  又吃了两个野果,苏启文这次感觉是真的饱了,而且是那种,再也吃不下一丝一毫的饱,肚子并不胀,可就是感觉已经到了苏启文能够容纳食物的顶点,再吃下去,恐怕真的要撑破肚皮了。

  昨天晚上回来,时候已经不早了,所以苏启文只是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今天苏启文准备将整座院子都收拾一下。

  先是地上洒上水,苏启文将整个房间地面都给清扫干净,然后将屋子里里里外外都擦了一遍,将一些垃圾还有不要的东西都给整理出来。

  以往干这些的时候,苏启文恐怕都要忙出一身汗,可今天苏启文从井里提水,然后打扫,苏启文竟然感觉不到任何的疲乏,干完屋内活的时候,苏启文感觉只是热了一下身而已。

  苏启文看向剩下两个果子的时候,眼神开始出现奇怪的神色,难道这一切,都是那野果带来的?

  苏启文有种荒唐的感觉,他是农业大学毕业的,自然界的神奇,一直是人类无比媲美的,人类一直想要获得那种自然界的奥秘,那种与自然完美共存,然后得到大自然馈赠的存在。

  苏启文知道不少普通人根本无法想象的自然界植物,可再神奇,也没有听说过,一颗野果,能让普通人吃饱,然后还能为这个人提供高强度活动需要的能量,甚至从野果的口感来看,苏启文甚至可以判断出,这颗野果上面,富含多种人类徐缺的蛋白质还有各种元素。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苏启文一定以为这是一个恶作剧,因为这不符合自然界的规律,有悖于苏启文学到的常识,“也许确实需要检验一下了!”

  将这些东西,暂时抛在了脑后,苏启文现在要做的,还是将整个院子给收拾出来,让这里多几分人味,未来一段时间,苏启文可能都要住在这里了,他现在领的工资,可不足以让苏启文理科盖一座新房出来!

  几年时间没有打理,院子里的野草早就长疯了,这也是自然界的神奇之一,不要说一座小院子,哪怕是一座城市被荒废掉,那用不了多久,以往人类从不重视的那些野草,还有各种植物,就会将人类的城市占领,不管是不是钢铁水泥,它们都会顽强的占领那里,直到人类的一切痕迹,都全部消失!

  而现在摆在苏启文面前的,就是怎么把这些该死的快长到他腰里的杂草,都给拔干净,这是一个问题!

第6章 年轻人,少吃点
逍遥小岭主全文阅读作者:月阳之涯加入书架

  刚才将整个屋子打扫了一遍,都没我是觉得有多累的苏启文,这会儿拔院子里的草,竟然感觉有些累了。

  人在一个地方停留的时间足够长的话,就会生根,而对于一棵草来说也是如此。

  苏启文家里这院子的草,已经待了四年多的时候,都已经长出根来了,这会儿自然是难拔的厉害。

  虽然苏启文已经很久不下地了,可并不代表苏启文干不了农活,小时候除了苏邵等一众长辈帮忙之外,剩下地里的出草之类的,可都是苏启文来做的。

  但这院子里的草,确实长的时间长了许多,都已经生根了,苏启文这会拔的手都有些疼了。

  看着累了半天,才拔了一小块地的院子,苏启文心里不禁想到,和院子里的地如果松一些,这些草恐怕就要好拔的多了!

  刚想完,苏启文就感觉胸口一热,好像有一股暖流从他胸口一流而过,随后这股暖流,从苏启文的身体进入地面,苏启文突然感觉有种被掏空的感觉,忍不住眩晕了一下。

  随后苏启文清醒过来,不过还是感觉有些虚弱的感觉,不仅是身体上还有精神上的,就像猛然被人掏空一样,而且刚刚吃完两个野果,肚子都感觉有些胀,这会儿苏启文却感觉肚子空了,那种饿的感觉又来了,虽然还不太强烈,可潜意识却告诉苏启文,这会该补充能量了。

  摇了摇头,苏启文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从昨天开始,整个人就感觉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如果硬要说的话,就干比一辆已经磨合好的汽车,突然之间更换了零部件,而且是最主要的发动机的那种零部件,让已经磨合好的车,又开始出现生涩的感觉。

  现在的苏启文就是这种感觉,似乎自己这副已经完全掌握,如臂指使的身体,突然出现了一些自己不太了解的东西,让苏启文又要重新开始掌握他!

  苏启文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给放在一旁,忍了一下立刻吃东西的冲动,他怕再吃,自个就要真的出问题了。

  看着满院子的草,苏启文准备干完之后,差不多就到中午时分了,到时候直接去苏邵和李秀梅家里就好了。

  苏启文又一把抓住一棵大草,用力开始拔了起来,结果这次苏启文却打了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

  苏启文瞪大了眼睛看着手里的这棵草,刚才他用尽了全身力气,结果这棵草就跟纸糊的一样,碰一下就给拔了出来,结果苏启文用大了力气,差点没摔倒。

  看着手里的这棵草,再看看刚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给拔出来的,苏启文有种不真实的感觉,难道真的产生幻觉了,还是真的就是自己刚才用的力气不够?

  看着剩下的大半院子草,苏启文这会却有些忐忑了,他怕跟自己想的不一样,却又怕,真的就是出现什么问题了。

  这次,苏启文吞了吞口水,手指轻轻的抓住一棵草,然后轻轻的提了一下,比起拿笔还要用的力气轻,结果在苏启文睁大的眼睛中,这棵草就那么直接连根被苏启文拔了出来,如果不是那些根上带的泥土,苏启文恐怕都不会感觉到重量。

  苏启文眼睛闪过莫名的,然后就变成了无奈,抬头看了看天空,这会儿天气虽然不是烈焰天,可也绝对是大白天,看了看自己背后的影子,苏启文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没出现灵异电影中影子不见的情景。

  大半天的,苏启文觉得应该不会碰见鬼,除非自己的运气逆天了,每天碰见一次!

  不过苏启文心里还是有些发毛,准备拔完这些草,就去老陈头那里去彻底让他帮自己检查一下,不行的话就去南山城人民医院检查,不然每天都这样疑神疑鬼的,苏启文觉得自己精神都要受不了了!

  变得松软起来的土地,苏启文拔草变得顺利的多,不到片刻功夫,整个院子就被苏启文给收拾的干干净净,苏启文将拔出来的草,全部都堆在了角落里,将来风干了,可以直接烧火,也不用再麻烦的扔出去。

  将院子给平整了一下,苏启文就看着自家的院子,这时候已经到了秋季的时结,在被北方西南天气下,要不了多久就要霜降了,到时候万物都开始停止生长,等待明年春雨过后,才会继续生长发芽结果。

  苏家的院子不小,苏启文觉得以后可以在院子里种上一些蔬菜,也可以栽上几束花,可以给院子搭一个葡萄棚架子,让葡萄藤爬满院子。

  正想着,苏启文突然想起自己昨天在小山谷看到的那些野果树,还有那些野花和药材,现在可都已经到了枯萎凋谢的季节,可这些野果树,却一点枯萎的迹象都没有。

  苏启文不禁升起一个特别的念头,难道这些野果树、野花,真准备到了冬天也不枯萎?

  对于这个荒唐的念头,苏启文都感觉有些不太相信,可不知道为何,心头所有种感觉,这些野果树、野花还有那些药材,说不定真的有些特别呢?

  “有时间,真的去看一些,再送去检查一下,到底是什么东西!”苏启文默默的说了。

  这中间如果真能发现点什么,那说不定真能对农业科技,产生重大影响。

  不过也就是想想罢了,这中间没有大量的资金投入,没有持之以恒的钻研,是别想出什么成果了,不要以为杂交水稻那么容易研发出来的,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曾经的苏启文确实有投身农业开发研究的打算,不过现在那份心思却已经淡了,他的心在离开燕京农业大学的时候,就已经乱了,也只有回到红树乡,苏启文才能得到内心的安静,他可以做安心事,但那份研究的心思却已经淡了!

  苏启文收拾了一下东西,换了一身衣服,上身一身衬衣夹克,下神牛仔裤,这一身多了让苏启文多了几分干练和成熟,不管怎么说,过些天他可是要成为村长的男人。

  虽然是代理村长,红树乡还没燕京农业大学的学生会成员多,可再怎么说,苏启文也是有职责、有任务的人,不要拿豆包不当干粮啊!

  苏启文换了一身衣服,向着老陈的家里走去,老陈在红树乡没有地,具体的情况苏启文也不太清楚,但苏启文知道,老陈靠着采药、制药,再加上红树乡找他看病的人,老陈的收入还算不错,比起红树乡其他人来说,收入还算不错。

  苏启文进去的时候,见到老陈正在晒药,一个个簸子上面,都是各种药材,苏启文看了这些药材,基本上都是一些常见的药材,在红树乡后山上面,都能找到不少的东西。

  到了里面,苏启文见到老陈正在做饭,见到老陈正在做的稀饭,苏启文眼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老陈做饭还真是十年如一日啊,这稀饭苏启文莫名的熟悉感,这么多年是一点也没变啊,就跟老陈头一样,十年如一日的折腾他的药材。

  “启文来了啊,坐,你等一下,我这边马上就做好了,你要不要留下来吃饭,我做的多!”老陈让苏启文坐了下来,对着苏启文说道。

  苏启文连忙说道,“陈叔,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就不麻烦您了!”

  哪怕肚子饿的咕咕叫,苏启文也不想留在这里,老陈做的稀饭,让苏启文记忆犹新,不放盐不放醋,老陈似乎是健康饮食的簇拥者,然后就着一盘咸菜。

  苏启文当初吃了十天,实在是受不了了,他宁愿回家自己煮小米粥,也不想跟着老陈一起吃饭了。

  待会就能吃到李秀梅熬的鸡汤了,苏启文实在是不想留下来,跟着老陈一起啃咸菜了。

  将稀饭拿了下来,将水壶放在炉子上面,老陈洗了洗手,喝了一口茶,静了那么几秒,这才坐在了苏启文的面前。

  还是跟昨天晚上查脉象,不过这次查完之后,老陈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太对象,盯着苏启文看了半天,让苏启文心里直发毛,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过了半响,老陈这才对着苏启文说道,“你还年轻,身体没毛病,就不要乱吃那些药,年轻人肝火旺了不好!”

  苏启文对于老陈说的话有些不太明白,对着老陈疑惑的道,“陈叔,我这是怎么了,什么都没吃啊?”

  老陈看着苏启文不像是在说谎,动了动嘴皮子,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然后才慢慢说道,“人参、鹿茸、虎鞭的确是好东西,可吃多了,就变得过了,你还年轻,少吃点!”

  苏启文终于知道老陈头,为什么那副目光看着自己了,他很想告诉老陈,自己压根什么都没吃啊!

  不过就算说了,老陈恐怕也不会相信苏启文,他刚才查过苏启文的脉象,简直是澎湃有力的吓人,远远超出了普通人,苏启文只以为苏启文吃了补药。

  因为只有吃了这些大补之药后,人的脉象才会变得这么特别,说通透一点,就是受到了药物的刺激,那些补药就是让人体血液加速流动,刺激人体的感官。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月阳之涯所写的《逍遥小岭主》为转载作品,逍遥小岭主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逍遥小岭主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逍遥小岭主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逍遥小岭主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逍遥小岭主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逍遥小岭主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