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都市言情小说 > 映画录最新章节 > 映画录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映画录 连载中
分享映画录

映画录全文阅读

映画录作者:口贩子

映画录简介:於歌站在一张讲台前,看着台下所有人。
  眸子里说不清道不明的迷茫。
  他开口,说人都应该有信仰。
  他觉着胶片艺术就是后现代的宗教信仰,大家一同走进电影院,如同做礼拜一样,等银幕慢慢黯淡,大家又各自散去。
  心里却多了些更加虔诚东西。
  这也他一辈子想追求的东西。
  ——
  (电影向文娱,大概是一个小子在韩国拍电影的故事吧。) https://www.uukanshu.com
-------------------------------------

映画录最新章节第74章 学以致用
第1章 完美的红绸鱼料理
映画录全文阅读作者:口贩子加入书架

  釜山国际电影节的主席,金东虎。

  ?打从96年娱乐革命以来,不过短短几年的时间。

  ?韩国电影,乃至整个国内的娱乐产业,每一年都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

  ?甚至用翻天覆地来形容都不过分。

  ?这几年来的数据,他光是看,都觉着心肝儿一颤颤的。

  ?您瞅瞅。

  ?一九九八年新政策颁布,韩国电影实行分级制度。

  ?好家伙,从出品到拍摄到发行,电影圈的所有人都跟疯了似的。

  ?长期处在港台电影以及好莱坞电影阴影下的韩国电影人们,一个个都仿佛被解除了封印似的,简直就是红着眼睛拍片。

  ?最直观改变的就是九九年二月份上映的《生死谍变》,以六百六十万观影人次的优势击败了同期的进口片《泰坦尼克号》。

  ?尤其金东虎又做为参与者,不得不感叹这丧心病狂的变化。

  ?而从九六年初创到如今,哪怕是六十有四高龄的电影节主席金东虎老先生,也浑身充满了干劲儿。

  ?他给自己和电影节的定位特明确。

  ?就是想为所有爱电影的人,创办一个平台,一个窗口。

  ?不同于韩国电影的三大传统奖项,不是以竞赛为主的一个电影节。

  ?他就是想让有才华的人在这儿能被发现。

  ?总共才九个奖项的电影节,你不能指望含金量特高。

  ?同样的,金东虎没理由亏欠了自己一手拉扯起来的这个电影节,所以他极为认真的对待着电影节进行的每一项工作。

  ?目前他正挑选着部分短片来看。

  看着身边的评片人员,他还是坐了下来,决定今天走亲民路线。

  ?实在是累。

  ?金东虎一直就坐在影碟机前面,等把一个光盘插进去,看完,心累的再把光盘拿出来,再放进去另一个。

  ?心里总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叹。

  ?等到他看完左手边儿一摞光盘,正准备摘下来老花镜歇会儿的时候。

  ?晃了一眼右手边儿的一摞。

  ?诶呦。

  ?右手边儿第一个光盘上,红色的封面把他吸引住了。

  ?他拿起来一瞅,上面韩文写着。

  ?《完美的红绸鱼料理》

  ?这名字倒是比其他的好听,也高档了很多。

  ?而且红绸鱼这三个字眼一下就把金东虎抓住了。

  ?于是他拿起那张光盘,上面写着作者简介。

  ?一眼他就瞅着了东国大学四个字。

  ?诶呦,高等学府。

  ?又看了一眼导演的名字。

  ?於歌。

  ?金东虎拿起这张光盘塞进了影碟机里,希望能有点儿不一样的东西出现。

  ?果然,画面里第一幕一出来,金东虎就感觉到了不一样。

  ?不同于刚刚看的那些低幼短片,起码这部一眼能看出来是做过画面处理的,而且镜头也很讲究,不存在上来是个飞出去半个脑袋的画面。

  ?画面是在一个阴暗的厨房里。

  ?镜头里的内容很精致,能让人一眼看出来是在厨房,蔬菜水果之间黄黄绿绿的颜色搭配,加上暗调的处理,给人一种慎得慌的感觉。

  ?桌子上还放着许多的实验器皿。

  ?随着慢慢的推镜入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厨师,背景音乐也跟着响起来,很慎人的一段恐怖音效。

  ?金东虎心想应该是个恐怖类型的短片。

  ?等到画面第28秒的时候,镜头终于推进了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厨师背影。

  ?突然,一只苍白的手出现在窗口,好似鬼爪抽搐一般,在桌子上乱敲了半天。

  ?鬼爪摸到了桌子上的铃铛,叮叮叮的晃了起来。

  ?厨师这个时候被惊醒,抬起了头。

  ?突然,橱窗那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女鬼的脸,面色苍白,眼睛发红,黑发遮住了半张脸。

  ?金东虎这个时候,很感叹自己没有心脏病。

  ?真是吓了他一跳。

  ?不过对于这种靠背景音乐和色调渲染来的恐怖效果,金东虎还没有很满意,并没有达到他心里的那种标准。

  ?画面继续,女鬼在看了一眼厨师后,放下了一张写有“完美的红绸鱼料理”的纸条。

  ?而被画面一转,给了厨师一个近景,只见厨师拿起纸条,像杀手接受了一项杀人清单一样,审视着他的任务。

  ?金东虎明白,这才是正戏要来了。

  ?而这个厨师的表演者看上去似乎还很年轻,长的也是一张偶像脸,金东虎很难想象到剧情的下一步推进会是什么。

  ?然而在金东虎迫切的想知道这个神秘大厨下一步的动作是什么的时候,接下来的画面很快就给出了答案。

  ?镜头慢慢的推进,尤远至近,厨师开始在桌子上拿出纸和笔,列算公式,一边写着,厨师还一边皱着眉头,灵感枯竭,仿佛比牛顿写第一定律还难。

  ?镜头不断的在笔尖与纸的触碰和厨师的眼睛上做出特写切换。

  ?到这里金东虎已经大概看出了这个名叫於歌的作者,对于镜头不错的悟性。

  ?而接下来,厨师算出了公式,露出了酣畅淋漓的表情。

  ?画面一转,原来刚刚写在纸上的公式,都在围绕着一条红绸鱼列出。

  ?同时快速蒙太奇的剪接,直接连到了一条放在冰块上的鱼。

  ?背景音乐也在这个时候切换。

  ?换成了一种不同于刚刚恐怖音乐的节奏点,带着些喜剧效果的音乐。

  ?厨师挽了几下菜刀,精准的计算着鱼的切入点。

  ?然后开始了繁杂的料理制作。

  ?当金东虎看到厨师用一只针管吸番茄里的汁液,以达到精准的效果这一画面时。

  ?只能用皆笑非啼这四个字来形容影片带给他的感受。

  ?而这四个字的感官明显还远远没有到达极致。

  ?接下来,一串的画面让金东虎哭笑不得。

  ?厨师为了试烤架的火候,便把手背放了上去,然后舔了舔,感觉合适之后,才将鱼放了上去。

  ?切菜,炒配料,加佐料,一系列快速剪切让金东虎充分意识到。

  ?这个厨师的形象立起来了。

  ?他是一个为了做好料理,不惜一切的完美主义者。

  ?说白了,就是贱的不行的强迫症。

  ?而这个设定无疑会让剧情接下来的走向更加有趣。

  ?果不其然,在厨师把鱼做好准备端上去的时候,不小心打翻了盘子。

  ?厨师这个演员那一瞬间绝望的表情,让金东虎这个六十四岁的老人都笑出了声音。

  ?虽然剧情走向很明显,也能猜到,可是真的当这一幕发生的时候。

  ?金东虎还是乐了出来。

  ?而让他笑出来的不止于此。

  ?厨师因为不小心打翻了自己的杰作,只好又开始了自己的美食之旅。

  ?一切工作从头又来了一遍。

  ?他拿着试管测量着最精准的量度,途中还不小心切掉了自己的手指,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最悲惨的厨师。

  ?然而又是在最后一步的关键时刻。

  ?厨师因为打了一个喷嚏,把刀戳在了鱼眼珠上。

  ?那一刻厨师的表情彻底绝望了。

  ?彻彻底底的失去了对生活的希望。

  ?只有个我想死仨大字儿写在脸上。

  ?过了半晌,厨师露出了心有不甘的表情,同时眼神中又透露出一些疯狂。

  ?他癫狂的笑了起来。

  ?画面再一转,厨师的脑袋上已经带着一条绷带,围住了厨师的眼睛。

  ?金东虎一下就猜到了,厨师为了这道完美的红绸鱼料理,把自己的眼珠扣了下来,打算贡献给这条鱼。

  ?而在他硬把大一号的眼珠塞进鱼眼窟窿里时,血腥的同时又有些好笑。

  ?因为背景音乐的喜感,这一幕反而一点儿也不恐怖。

  ?只是好笑。

  ?厨师努力了半天也没能把眼珠子塞进去。

  ?毕竟都不是一个型号的。

  ?于是他只能再来一遍…

  ?就这样,一直到了影片结束,厨师端着一盘完美的红绸鱼料理,浑身是伤,裹得跟木乃伊似的,步履蹒跚的把料理送到了顾客面前,然后一命呜呼。

  ?而那个顾客,早已全身遍布围着蜘蛛丝,浑身干涸,一动不动的坐着。

  ?最后的画面就停留在了这一幕上。

  ?金东虎反而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不得不说,这是刚刚一大堆短片看下来不错的一部,血腥,恐怖,黑色幽默,这一切都有着很明显的标签。

  ?而接下来的主创人员表却给了金东虎最大的震撼。

  ?演员,厨师,赵寅成。

  ?演员,女鬼,全智贤。

  ?金东虎长大了嘴巴,满脸的不可思议。

  ?赵寅成是谁他不晓得。

  ?但全智贤是谁,怕是现在整个韩国都没几个人不晓得。

  ??就在他准备退回去,再看一眼那女鬼唯一一个露脸镜头,以确认是不是真的是认知里的那个全智贤的时候,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目瞪口呆。

  ?导演,於歌。

  ?编剧,於歌。

  ?摄影,於歌。

  ?灯光,於歌。

  ?后期剪辑,於歌。

  ?画面处理,於歌。

  ?……

第2章 於歌,全智贤,赵寅成
映画录全文阅读作者:口贩子加入书架

  在韩国,提起东国大学,人们都会恍然大悟的哦一声,你说的是那个东国大学嘛?

  ?毕竟在汉城的学校太多,有名气的也不少,提起来想一想才能反应过来,哦,东国大学,那学校可不错啊。

  ?学校在南山公园附近,学校地儿不错,也是很多留学学子的首要选择之一。

  ?东国大学附近的一家书店角落里,正坐着一男一女。

  ?一眼看过去,长的都很养眼,尤其是女的,有股子气质在那儿摆着,男的稍弱点儿,不过乍一眼还挺像对金童玉女的。

  ?女的开口说话,“於歌怎么这么慢。”

  ?男的点了好几下头,附应道,“对,对,太慢了也。”

  ?全智贤大白眼瞟了坐她对面男的一眼。

  ?“我说寅成要不你给他打个电话。”

  ?赵寅成这回直接苦着个脸。

  ?“姐,於歌没手机。”

  ?“啊,对对对。”全智贤一拍脑门,“那接着等吧。”

  ?话说完俩人也不吭声了,赵寅成看着全智贤,全智贤看着手机的咖啡杯,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半晌,门口铃铛一响,才把俩人思绪拽过去,一眼看到门口近来个裹着围脖的高瘦男子,赵寅成连忙冲着门口那人招手。

  ?进来的人先是哈了两口暖气,打量了一眼人不多的书店,一下子就找到了那边儿百般无聊的全智贤,和一个不停招手的赵寅成,几步迈开便走了过去。

  ?“诶呦,你们来的挺早啊。”

  ?“不早,也就半个小时吧。”

  ?趁着於歌往下坐的功夫,全智贤翻了个更大的白眼,顺嘴说了句。

  ?“诶,你这白眼真是翻的越来越好看了。”

  ?“得了吧,喝点儿什么啊。”

  ?全智贤这回不翻白眼了,反倒满脸郁闷的对着服务员招了招手。

  ?“随便什么都行,你看着点。”

  ?“哥,你这把我们叫过来是怎么了啊。”

  ?赵寅成这个时候插嘴问了一句。

  ?“嗨,没什么事儿,就上个月咱们一起拍的那个片子,我投给釜山电影节了。”

  ?“结果还真中了。”於歌说着话,开始从兜里掏东西,还边继续说着,“还有上回拍那个短片的时候,智贤来的慌去的忙的,这不一直没见面了,智贤说最近得空,我说一起出来再聚聚。”

  ?赵寅成露出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东国大学2000年这届啊,出了不少人才,影像这块儿就有不少,就好比面前坐着的这位。

  ?全智贤在学校被自己老师挖去了老师的经济公司,今年接拍了一部《我的野蛮女友》,一下子红了,甭说韩国,亚洲这块儿也有不少人知道了她。

  ?於歌赵寅成全智贤都是81年的,按月份算的话,於歌最大,赵寅成其次,全智贤最小,偏偏最小的那个跟大姐大似的,往那儿一坐就立马能看出来。

  ?同一届的里面,仨人是玩儿最来的,全智贤没被老师挖去公司以前,几乎天天在一块儿吃饭上课聊天。

  ?你要是问为什么仨人玩儿这么好,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聊的来,都是一挂的,似乎大家都有个不小的梦想。

  ?而且关系也不仅体现在这方面,赵寅成去年拍了人生第一条广告,就是於歌通过老师那里接下来的,全智贤也在公司和二把手提过一嘴赵寅成和於歌。

  ?这都是革命友谊啊。

  ?“那是,我姐现在那是真忙啊,是真火啊,我下午打个电话,得到第二天下午才能通上。”赵寅成那边儿听於歌说了句,深有同感。

  ?“嘿,我说你俩今儿是来埋汰我的对不对。”

  ?全智贤那大眼睛一瞪,水灵灵的。

  ?刚瞪眼完,服务员正好过来点东西,张大嘴惊了半天,这才反应过来在这儿坐了半个小时的人是全智贤。

  ?“那,那个,您是全智贤吗?”

  ?“我弟弟特别喜欢您,您,您能给我签个字吗?”

  ?服务员一脸的欣喜,连忙问道。

  ?赵寅成和於歌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全智贤本来张牙舞爪的样儿,这会儿一脸的尴尬。

  ?然后就扭过来头,问道,“签哪儿啊。”

  ?服务员连忙从兜里掏出来根笔,连着单子一起递给了全智贤。

  ?全智贤趁功夫看了一眼单子,勾了两杯咖啡一杯拿铁,顺便在底下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给,顺便麻烦再上三杯这些。”

  ?说着指了指单子上划的几道勾。

  ?服务员道了几句谢,就拿着单子兴高采烈的跑了回去。

  ?“可以啊,现在都能一边儿点东西还顺带签个字了。”於歌调侃道,“简直炉火纯青啊。”

  ?“诶咱俩是不是该打一架了。”

  ?“好好,不闹了不闹了,说正经事儿。”

  ?於歌连忙把刚刚掏出来的邀请函给他俩看。

  ?“这是釜山电影节的邀请函,今儿早上我收到的。”

  ?“看给你得瑟的。”

  ?全智贤没忍住又翻了个大白眼。

  ?赵寅成看着全智贤,对於歌说了句,“哥,你还真别说,我姐这白眼翻的确实越来越好看了。”

  ?“恩,比刚认识那会儿好看多了。”

  ?“那是,那会儿也不会化妆,一翻白眼感觉跟掉了似的,哪儿能跟现在比啊。”

  ?全智贤忍的是脸都快黑了。?

  ?“寅成你是不是也欠打了。”

  ?“这话你说的就不对了,这不是夸你呢嘛。”於歌连忙打抱不平。

  ?“我没听见你俩嘴里蹦出来一个夸我的字眼儿。”全智贤是一脸的无奈,“你说姐现在都这么火了,你俩也不知道捧捧我,还跟以前似的。”

  ?“成,夸,夸,夸,全智贤怒那最棒了,怎么会有这么优秀的女孩子啊。”

  ?“快拉倒吧。”

  ?全智贤嫌弃的要死,把那张趁着刚刚斗嘴功夫看完的邀请函,又递给赵寅成。

  ?赵寅成拿起来邀请函,看见上面几个大字。

  ?“最佳短片奖”入选。

  ?全智贤跟於歌搭话,“诶,这短片你有信心拿下来奖没。”

  ?於歌听完摇了摇头。

  ?“我觉着够呛,今年入选的其他短片质量一般的话,没准儿还有戏。”

  ?“那也挺好的了。”

  ?赵寅成看完邀请函,满脸的欣慰,一是入选了,二是想到了这短片是自己主演的。

  ?全智贤受不了赵寅成那劲儿,“瞅给你美的。”

  ?“那是,我觉得我的表演可是十分啊,哥你觉着呢。”

  ?於歌这会儿点了点头,无比赞同的说道。

  ?“恩。”

  ?“要是百分制算的话。”

  ?本来已经高兴起来半张脸的赵寅成听完后半句,一下脸耷拉了下去。

  ?全智贤在旁边儿笑的后槽牙都露了出来。

  ?仨人神侃的把吧台那边儿的服务员整的一愣一愣,一个劲儿寻思着,这仨人到底啥关系啊。

第3章 拉皮条的
映画录全文阅读作者:口贩子加入书架

  等店员把东西上来,又找全智贤和了一张影,仨人这才正襟危坐的谈起来正经事儿。

  ?先是於歌开口。

  ?“前两天我在学校碰见郑老师了。”

  ?“我和他提了一嘴寅成,估计是一下想起来智贤你和他提起来过。”

  ?全智贤点了点头。

  ?“他让寅成过两天去你那个公司一趟。”

  ?於歌嘴里的郑老师,是东国大学的一名老师,郑勋拓,在学校外面和朋友一起做了家经济公司,sidusHQ公司,全智贤就是在学校的时候被这位老师拉过去的。

  ?其实你要提起来这点儿赵寅成和全智贤也特无奈。

  ?他们俩是表演系的学生,老师也都是理论加一丢丢实践派的老师,要说资源人脉这块儿吧,也不少。

  ?但是和於歌那边儿比起来就差点儿了,他是导演系的,那儿的老师简直就是丧心病狂,不说刚刚提到的郑勋拓老师。

  ?连sidusHQ的三把手也是东国大学的老师。

  ?还有个柳河导演。

  ?你再瞅瞅表演系。

  ?你听说过哪个资源丰富的演员五六十了以后来当老师的?

  ?於歌是中国来的留学生,老师有印象不说,成绩又是班里第一,老师特待见的。

  ?提起来这个,全智贤和赵寅成是真服气,不说於歌成天挂在嘴边的什么的那些个知识,你光说韩国电影这块儿。

  ?俩人连“新派”是个什么概念都不是很了解。

  ?於歌却能明白眼的告诉你,新派啊,是韩国电影特有的一种东西,因为没哪个国家把大男子主义隐藏在电影里拍出来的。

  ?奇葩的不行。

  ?全智贤接着刚刚於歌的话说道。

  ?“你和郑老师说了啊。”然后扭头看着赵寅成,“诶,那感情好,寅成你这两天电话别关,我这联系联系公司那边儿。”

  ?赵寅成一脸的高兴,点了好几下头。

  ?“成,成,一定电话二十四小时开机。”

  ?仨人一顿神侃,聊的都是关于电影这一块儿的,全智贤说公司给她接了个新本子,还是我的野蛮女友那个戏路的,於歌建议她现在可以往别的方向寻找下发展。

  ?赵寅成无所事事的坐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全智贤连忙把他思绪拉回来,说了些进公司需要准备的一些事情。

  ?仨人就这样聊了半天,中间服务员还过来送了三杯咖啡。

  ?喝完以后精神的不行,一直到饭点,全智贤想起来经纪人叫她过去一起吃饭,这才算罢。

  ?於歌过去把账结了,看见门口赵寅成正在裹上那条大围脖,全智贤背起来包,英姿飒爽的。

  ?“诶,智贤你怎么过去啊。”

  ?“我打的呗。”

  ?“你那驾驶证还没考下来?”

  ?全智贤脸一下耷拉了下来,“恩。”

  ?“我靠你这么笨呢?”

  ?“嘿你是不是来劲儿了。”

  ?全智贤一睁眼。

  ?於歌立马讪笑几声,随后抬头望天,全当刚刚那话不是自己说的。

  ?全智贤瞧於歌那样,啪的拍了下赵寅成的肩膀,“寅成啊,你先回去吧,我让於歌把我送过去。”

  ?“诶,那好。”

  ?赵寅成巴不得不参与这场战斗,应和完以后悄悄站在了一旁。

  ?“你,就你小子,过来。”

  ?全智贤冲着於歌招了几下手。

  ?於歌巴巴跑过去,俩人又是一顿互相嘲讽,最后在店员仍旧疑惑的眼神中,赵寅成把他俩送上了一辆出租车。

  ?确切的说,於歌是被全智贤推进出租车的。

  ?两人上了车以后於歌没给个好脸,全智贤就一个劲儿的跟他说自己最近的事儿,什么车太贤私底下特认真较劲一人,但导演一说开镜,就立马能苦着个脸,特厉害。

  ?还有郭在容导演,那个对剧组的调控能力简直了,把每个部门都控制的和零件一样,特别精准。

  ?这下算是说对了,一下子把於歌那点儿小心思勾了出来。

  ?“那郭在容导演的镜头掌控力怎么样?”

  ?“那还用问吗,那叫一个棒啊,他脑袋里面就跟有张俯视图似的,尤其是偶尔还能天马行空的想些什么东西,大半夜的就把我们叫起来拍,全剧组都没话说,可乖了。”

  ?“嘿,我问的是这个嘛,你好好说。”

  ?“诶呀我哪儿知道啊,我又不是学这个的,反正我就觉着吧,人家拍的时候脑袋里面肯定已经都出来画面了。”

  ?“这不废话嘛,你给我说点儿干货成不成。”

  ?“那我哪儿知道什么是干货,你刚刚不还没什么兴趣嘛,这干嘛这是,一个劲儿问问的。”

  ?“嘿,你放我下来,我要下车。”

  ?“去呀,你去跟司机大叔说啊。”

  ?於歌咬牙切齿,只好变了副哀怨表情,“诶呦我亲姐,你就和我说说吧,我是真好奇,来这儿两年了还没进过大剧组呢,你给我说说呗。”

  ?“那你跟我混啊,也来我们公司得了,保准能接不少。”

  ?於歌在全智贤说完这句以后一脸的怪异。

  ?盯着全智贤打量了半天,把全智贤盯的都发毛了才问一句。

  ?“智贤你越来越像个拉皮条的了。”

  ????

  ?“我特么……”

  ?全智贤不顾三七二十一,直接冲着於歌咬了上去。

  ?等到司机心惊胆战的把俩人送到地方以后,俩人一下车,就只能看到於歌被咬的手上全是齿痕。

  ?俩人刚立住。

  ?於歌正没好气的擦着手上的口水,结果迎面就走过来一个鼻孔朝天的女人。

  ?“诶,你谁啊。”

  ?那女人上来就得着於歌问道。

  ?於歌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在问自己,仔细一寻思自己还没欠打到随便过来一个人就能一副要干架模样的程度,于是也鼻孔朝天的回问道。

  ?“那您又是哪位啊?”

  ?“我们家智贤的经纪人,智贤,这是谁啊。”

  全智贤挎好包,许是没想到经纪人就在门口等着,刚一下车就能碰见,支支吾吾了半天,反问了一句。

  ?“诶,你怎么在这儿等着啊,怎么没进去?”

  ?於歌这才知道这是全智贤经纪人,怪不得人家见了自己没好气呢。

  ?全智贤这会儿就是人家手里的宝儿,捧着还不行,现在和一个男的一块儿下车,人再不问一嘴哪儿能放心去。

  ?“这不等你呢嘛。”经纪人回了一句,狐疑的眼神不停的打量着於歌。

  ?於歌这才插上了嘴。

  ?“原来您是智贤的经纪人啊,我是她大学同学,导演系的,之前一起拍过一部短片。”

  ?“这不短片获奖了,我叫上她和另一个主演一起知会了一声。”

  ?“刚谈完事情,一寻思她现在也是个大明星了,自己一人过来不方便,就送她过来了。”

  ?按理说,这番话没什么毛病,於歌也觉着该说的都说到了,更没让全智贤背锅,挺合情合理的。

  ?但凡是个智商正常的人,都不至于为了这点儿事儿再继续不给好脸。

  ?可没想到面前这位姐姐还真是一点儿好脸不给,硬是鸡蛋里面挑骨头。

  ?“你也知道我们智贤是大明星啊,那你贴过来是什么居心。”

  ?“一男人,也真是不嫌臊的慌。”

  ?这边儿经纪人一脸的欠打。

  ?那边儿全智贤脸色早就变了。

  ?

  ?

  ?

第4章 小机灵鬼
映画录全文阅读作者:口贩子加入书架

  有些人啊,就是那种觉着自己正在做的事,是对当事人好。

  ?却不知在别人眼里就是个傻子。

  ?就像现在的经纪人,全智贤火了以后就当块宝捧着,捧好了就是签约不断,财运绵绵。

  ?所以一切有负面影响的萌芽,她都巴不得立马掐死。

  ?於歌也很能理解她这种心情。

  ?这就和你要高考了,你一早就不上学的哥们儿天天找你出去玩儿,你娘出来骂人家滚蛋一样。

  ?一般来说,爽的是你娘,委屈的是你哥们儿。

  ?最难做的就是你。

  ?於歌这脑子哪儿能让别人留下来什么话柄啊。

  ?经纪人那点儿小心思一下摸了个八成熟,为了不让夹在中间的全智贤难做,即便对方说话没个人话,还是悄悄咽下了这口气。

  ?于是他装作恍然大悟的一副模样,拍了下脑袋。

  ?“诶呦,您说的倒也是这么回事,是我考虑不周了,万一个碰见什么事儿也是个影响。”

  ?这话说到这份上,够可以了吧。

  ?偏偏有些人脑袋就是不好使,就是要得寸进尺。

  ?“恩,自己知道就好了,以后离我们家智贤远点儿。”

  ?这话一出来,其实已经算是翻篇了。

  ?结果在旁边儿听了半天的全智贤听见这句,一下火就上来了。

  ?孰是孰非她自然看在眼里。

  ?最近火的是她可不是她经纪人。

  ?给惯成野蛮女友的是她,可不是站在她面前公司派过来的一个经纪人。

  ?脾气一上来,那可忍不住。

  ?“啪”

  ?一大嘴巴子就给丫抽了上去。

  ?“你阴阳怪气给谁看呢。”

  ?经纪人被聒了一巴掌,反应过来以后是瞪大了眼睛,一万个不敢信。

  ?刚刚抽她一大嘴巴子的是全智贤?

  ?和她一起经历过不温不火到红透半边天的身边人?这都算是经历过有难同当的朋友了,毕竟都是一块儿混出来的。

  ?尤其是想到帮全智贤约今天这个饭局多不容易。

  ?她可是低三下四的求了半个圈里人。

  ?还巴巴跑过来门口等她,结果看到她和一男的一块儿下车,说道两句还被抽了一巴掌。

  ?那男的都没说什么呢。

  ?到底还是个女的,越想越委屈,被全智贤抽了一巴掌以后半天没说话,就捂着半边脸,脸色一会儿一会儿黑,跟变脸似的。

  ?最后索性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於歌还正处于懵逼状态,不晓得怎么回事全智贤就给一巴掌抡出来了。

  ?见到这位经纪人蹲地上哭了起来,心里叫到大事不好,连忙也蹲了下来。

  ?“诶呦,姐姐,姐姐您别哭啊。”

  ?“这可是隔大街上呢。”

  ?谁想到那边儿全智贤一把就把於歌拉了起来,力气大的要死。

  ?“行了你别碰见个人哭就安慰了,没什么好安慰的,咱走就成了。”

  ?“诶呦那哪儿成啊,你也是,话好好说嘛,你抽人家干嘛。”

  ?於歌许是不晓得两个女人待的时间久了,会有什么恐怖的化学反应。

  ?尤其和一个自己不是很喜欢的同性待在一起,偏偏你还得好声好气对付着,这就和大学室友每天让你带饭不给钱一个道理,你也没辙。

  ?全智贤忍了也不是一天两天,只是刚刚趁着那功夫一下子爆发了。

  ?“嘿,你别给我来劲啊,我说走你听见没。”

  ?於歌心想就这么把全智贤朝夕相处的经纪人扔这地儿一人哭也不是个事儿,当下对全智贤抽人的行为也有些不满,便委婉的劝道。

  ?“那也把人给送一地儿啊,隔大街上哭哪儿成啊。”

  ?他不知道,这句话一出来,无异于向一个女人下了一份战书。

  ?合着我帮你出气,你胳膊肘反倒往外拐?

  ?女人最受不了的就是男人这个,我撕别的女人你不帮就算了,一个劲儿的袒护,老娘可就要把你也一起撕了。

  ?“那你自己送去吧,我走了。”

  ?话一说完,全智贤扭身就走,那叫一个干净利落。

  ?於歌被扔在原地彻底懵逼了,心里怎么想也想不通,他现在仿佛小时候看见他娘在马路上和别人撕,他爹茫然失措的时候,他娘反倒一生气,扭头不理他爹的感觉。

  ?他爹活了四十多年都会懵逼的问题。

  ?到了他这儿,他也懵逼。

  ?不过这小子有一点儿比他爹强的地方,就是灵气十足。

  ?见到全智贤扭身就走,懵逼了一会儿后,当机立断的跟着全智贤走了过去。

  ?全智贤看见他过来,给了他一个大白眼,一句话没说,一点儿好脸没给。

  ?於歌是谁啊,决定站在正义的一方就绝对不可能反叛。

  ?嬉皮笑脸的凑了过去。

  ?“姐你别生气啊。”

  ?“我这不是怕你经纪人在那儿哭,有人凑过来知道怎么回事儿以后,对你有影响嘛。”

  ?“你看你挎这包怪沉的,我帮你背着呗。”

  ?说话间就恬不知耻的把挎在全智贤肩上的包顺下来。

  ?全智贤狠狠的瞪了於歌一眼,一下把包搂了回来。

  ?“谁经纪人啊。”

  ?“诶哟喂,那这可问住我了,那谁的经纪人我哪儿知道啊。”

  ?全智贤这才面色稍缓了一点儿。

  ?於歌趁机把包顺了过来,然后一把又抓住全智贤胳膊,一副亲民小弟弟的模样。

  ?“你说姐你刚刚发那么大火干嘛啊,我还没说两句呢,你一巴掌都给我看蒙了,怎么了这是,这么大脾气。”

  ?这副贱样还真有用,全智贤嘴角往上一翘,但嘴还是硬着。

  ?“谁那么大脾气了?”

  ?“她,内女的,那么大脾气给谁看呢,真是的,那鼻孔朝天的我都瞅不惯,智贤姐你真给出气。”

  ?“不过怎么你就突然爆发了呢,最近心情不好啊,还是你俩有什么矛盾,她那两句话也不至于啊。”

  ?“还是……”

  ?於歌突然露出来一个怪异的眼神看着全智贤。

  ?看了半天,后半句话憋在嘴里死活不出来,把全智贤整的巴巴望了半天,最后瞧见於歌的眼神,立马赏了个大白眼。

  ?“有屁快放。”

  ?“你来事儿了?”

  ?嘴欠是病,这玩意儿没得治,没两句就得本性毕露。

  ?於歌说完就跑。

  ?“我特么……”

  ?全智贤大步就追了上去。

  ?闹了会儿,於歌还是问道。

  ?“那你怎么突然来气了啊。”

  ?这不提还好,一提於歌就后悔了。

  ?这全智贤的苦水一下子可是找到个人倾诉,拽着於歌巴巴的说起来。

  ?“你别提,我和你说,我瞧她不顺眼不是一天两天了。”

  ?“以前什么忙都帮不上,一点儿也不像个经纪人,自打我演完我的野蛮女友以后,她就把自己当一线经纪人了一样。”

  ?“别的什么也不会,就知道天天找人吃饭,说这是哪家大公司的老板,那是哪家大公司的老板,将来会专门为我投资一部电影。”

  ?“得了吧,国家里一共几家大公司啊,俩手就能数过来了,她那是唬傻子呢?”

  ?“这是工作上的,我就不多说了,生活上呢,你说平常天天也不知道刷牙,凑着个臭脸就贴过来,假惺惺的问吃这个吃那个没。”

  ?“那可是大晚上十二点啊,我说吃了还是没吃?”

  ?“说吃了,人家说你可要注意艺人的身体,胖了就没人找我拍戏了。”

  ?“我特么当时就想抽一巴掌了。”

  ?“但是呢,你要说没吃,人家又巴巴的看着你,那你吃点儿吧。”

  ?“拜托,大晚上十二点的,我真饿的慌,垫吧两口不就得了,我还用她假心假意的问一句?”

  ?“而且人家也就是真的问问,问完就没事儿了。”

  ?“还有啊,你见过来你房子里,留下一滩血,腆着脸说不清楚不知道,明目张胆把你当傻子的人嘛?”

  ?“特么老娘明明月初刚走,她非说我自己不小心。”

  ?於歌这个时候插话了。

  ?“诶,这个她是过分了。”

  ?“过分的光这些嘛?还有……”

  ?全智贤就这样硬生生的拽着於歌又坐上了一辆车,饭局也不管了,用她的话说,什么戏不是她自己拼了命去接过来的,没了那个破经纪人天天聚的饭局,自己还混不下去了?

  ?包括我的野蛮女友在内。

  ?于是俩人找到一家地方吃了顿晚饭,於歌耐心的听着全智贤所有的倾诉,又是好一顿说,最后於歌把全智贤送到家,这才算完。

  ?结果没两天,一家报纸的娱乐板块上,就多了条新闻。

  ?那位经纪人托关系,占据了报纸上不大不小的一面板块。

  ?“全智贤的曾经”

  ?於歌看到了,心里一惊。

  ?

  ?

  ?

  ?

第5章 电影剧本结构
映画录全文阅读作者:口贩子加入书架

  ? 01年这会儿,韩国民众的新闻信息获取主要有两大渠道。

  ?一个是报纸,一个是电视。

  ?至于网上,目前还没有一个大型的聚集地,都是散落各派的丐帮大军。

  ?於歌看到这张报纸的时候刚周一,现在的报纸还没有专门的娱乐向新闻报,而且是周刊,这是在众多板块中的一条。

  ?他还是认真的看了一遍。

  ?里面说全智贤曾经是学校里的一个正太妹,人特别的跋扈,还疑似交过几个不是很好的男友。

  ?於歌看完是惊也不得,吓也不得。

  ?连忙出门找到一家电话亭给全智贤打电话。

  ?他没手机,是因为暂时还没顾得上买。

  ?电话没一会儿就通了,神奇的传过来全智贤爱搭不理的声音。

  ?“喂,怎么了啊。”

  ?“智贤啊,你看报纸了没。”

  ?“我看了,你说经纪人整的那条啊?”

  ?“对对对。”於歌连忙应是,“怎么回事啊。”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公司那边儿正在交涉,感觉问题不大,已经给我新安排了一位经纪人。”

  ?全智贤的声音顿了一顿。

  ?“公司这边儿态度挺强硬的,郑老师站在我这边儿,会有什么影响还不确定,但是那个经纪人昨天已经被辞职了。”

  ?“诶呦,那她肯定更恨你了。”

  ?“那也不能怪我啊,要是你大嘴巴子抽上去不就没事了。”

  ?这边儿於歌在电话亭一脸的无奈,换了个问题问。

  ?“那你接下来的戏都没有影响吧?”

  ?“影响都不是很大,不过她那条新闻一整出来,周围还真有挺多工作人员看我眼神跟个正太妹似的。”

  ?“不过也无所谓了,本来接的戏也大都这个人设的。”

  ?於歌听完这句差点儿没喷出来口老血,姐姐你还真行啊,别的不说,心是真大。

  ?听见影响不大以后,又找话题瞎聊了两句,於歌就挂了电话。

  ?给老板一百韩元,於歌出门点了根烟,一想这事儿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坐在门口继续迷茫了半天,抽到一半突然一拍脑门。

  ?今儿好像有门新开的课,就是上午十点的。

  ?扭头一看电话亭里的表,得,已经九点四十了。

  ?完蛋玩意儿,於歌把烟放脚底下一踩,大步向着教学楼跑过去。

  ?还好,电话亭是在校园里面的,说不上远近,到的时候差不多正好十点。

  ?这个时候学校面积大的缺点就体现出来了。

  ?你要是在一个野鸡大学,十点的课你九点五十慢慢悠悠走过去教学楼,没准儿还能第一个到。

  ?可轮到於歌的时候,教室里面零零散散二十多人,讲台上站着位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

  ?於歌想都不用想,影像系总共二十三个人,看这架势自己八成就是最晚到的一个了。

  ?没由来的他想起以前去蹭全智贤赵寅成的表演课,一个屋里大家都站着,也没桌子,晚到了悄悄站在后面就行。

  ?影像系人数上和表演系持平,但这待遇是真高啊,二十多个人占着一个容纳百人的大教室。

  ?真是占着茅坑不拉屎。

  ?呸呸呸,於歌在心里产生这个念头以后连忙嫌弃了把自己,向新老师低了下头,就向着后排走过去了。

  ?在韩国礼貌很重要,迟到了得摘下来学帽向老师致礼,像他这种掐着点儿到的,就很自觉的弓腰缩脖子,往后排麻溜滚。

  ?结果於歌刚一屁股坐下来,就发现自己忘了带书。

  ?今天上的课是新课,剧作理论基础,要用到的课本是RB独立电影先行者,新藤兼人所撰写的一部书籍,《电影剧本结构》。

  ?这书於歌在大一的时候就拜读过了,对于剧本的架构教导是颇有用处的。

  ?结果今儿第一天上课忘了带了。

  ?他很尴尬的坐在后排,开始打量这位新老师。

  ?三四十岁模样的中年人,皮肤有些黑,头发明显是今天刚打理过的,往那儿一杵还有些发亮。

  ?他开始和前面的同学搭话。

  ?“诶,佑赫,你带书没。”

  ?前面的同学不慌不忙的把头转过来。

  ?“我亲大哥,你没带啊,得,我带了,要不你来我旁边儿坐着。”

  ?“诶,成。”

  ?於歌兴高采烈的准备起身往前一排过去。

  ?结果这个时候新老师好死不死的说话了。

  ?“咱们这门课呢,是剧作理论基础课,我是这门课的讲师,柳河,希望大家以后多多交流。”

  ?於歌一屁股又坐了下去。

  ?周围学生听到柳河这个名字嘈杂了一阵子,有的说以前听说过他,有的说前一阵子有部《结婚是疯狂的》,就是他拍的。

  ?柳河没有给大家讨论的时间,继续说道。

  ?“大家安静一下,我先简单给大家介绍一下咱们的课本,《电影剧本结构》这本书呢,是RB名导新藤兼人撰写的,对于剧作架构这一块儿呢,介绍的比较详细,是咱们这门课的第一课。”

  ?於歌坐在最后排,也不敢往前排过去,听到老师说起课本,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接下来呢,咱们请一位同学一位同学的说一下自己对于这本书的作者,新藤兼人的了解,同时加段自我介绍,让我认识认识大家。”

  ?於歌心里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有些坐不住了。

  ?“我见咱们班有位留学生是吗,好像还是咱们班的第一名,於,於歌。”

  ?柳河费了半天劲才把名字念出来。

  ?於歌听到留学生这仨字眼的时候心里就已经彻底凉了,听完老师叫自己名字,果断的站了起来。

  ?柳河老师看到坐在最后排的於歌站起来,会心一笑,开口问道。

  ?“你是国内来的学生对吗?於歌,就请从你先开始吧,后面的同学按成绩依次站起来回答和自我介绍。”

  ?於歌一脸生不如死的站起来,挺直了腰板。

  ?“老师好,我叫於歌,这名字可能您念起来听拗口的,不过次数多了会好很多。”

  ?听完这句话,教室里的人,包括柳河老师在内,都会心的笑了笑,把於歌整的抻了抻衣服,知道大家也没什么恶意。

  ?於歌便继续说道。

  ?“新藤兼人是我特别喜欢的一位剧作家。”

  ?仿佛所有和电影这一行沾边儿的,提到一位前辈,开口就都是这一句。

  ?谁谁谁是我特别喜欢的一位导演。

  ?这句话必须得加,不加显得你不专业,哪怕你不知道人家是谁,你也得说,我特别喜欢他,希望以后有机会可以一起合作。

  ?这就和爱情大师一个道理。

  ?说话的时候,一定要加上一句“爱情也是这样”,这样才显得很有道理。

  ?今天下午我突然想去撒尿,爱情也是这样,不知不觉的它就来了。

  ?撒尿的时候不小心尿到了手上,爱情也是这样,由不得你来控制它。

  ?於歌也是这样……

  ?呸呸呸。

  ?於歌也是开口说了句这个,当然不是为了显得很有道理,明显他是真的喜欢新藤兼人。

  ?“新藤兼人是RB的剧作家,我有记得他从前在摄影棚打工,RB那年代的人大部分都是这样,沟口健二,小津安二郎,都是从底层起来的。”

  ?“很明显他们都是天才,新藤兼人老先生也是,因为他们那一代人,所以才有了RB电影的今天。”

  ?“这是韩国电影,包括我的国家的电影需要学习的地方,而韩国电影现在的政策开放让我看到了曙光,我能感受到大家对于电影越来越真挚和热情。”

  ?“同时我也要对新藤兼人老先生的《忠犬八公》剧作表达敬意,它有很大的可读性和存世性。”

  ?“而且我个人觉得,《忠犬八公》是新藤兼人老先生的集大成之作,经过《原子弹下的孤儿》,《裸岛》等影片的人性反思,经过《赤裸的十九岁》《地平线》的自然,老先生如释重负的写了一个隐藏人性的动物电影。”

  ?“而且听说好莱坞收购了《忠犬八公》的版权,准备把《忠犬八公物语》翻拍,我很期待会带来一个怎样的故事。”

  ?於歌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底下的同学早就习以为常,听课一样的认真听着,开玩笑,你以为第一名是闹着玩儿的?

  ?他们每回听於歌回答问题都有种听课的感觉。

  ?柳河导演也挺惊讶,知道是回事,有自己的看法又是另一回事,这个留学生明显肚子里有点儿墨水。

  ?不过听了半天,他心里也痒痒,尤其是听到於歌说韩国电影,就只想插嘴一句,等於歌这会儿顿了一下,连忙开口。

  ?“对,於歌同学说的对,这个故事已经被好莱坞收购。”

  ?“RB电影是我们一直在学习的对象,一直都是,包括香港电影和好莱坞也是我们在学习的对象。”

  ?“其实很明显我们的电影之路还很长,举个例子,好莱坞有西部片,RB有武士片,香港有武侠片,可是我们有什么。”

  ?“我们没有,我们反而是在模仿,因为我们没有一个确切的概念,告诉我们一个类型,一个题材。”

  ?“所以我们只能选择讲好一个故事,这门剧作理论基础就是,什么题材什么类型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讲好一个故事。”

  ?柳河说了两句,没有多说,算是个小感触,看向於歌的眼神多了几分亲切,说道。

  ?“你继续说吧,同学。”

  ?

  ?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口贩子所写的《映画录》为转载作品,映画录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映画录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映画录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映画录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映画录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映画录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