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镇恶最新章节 > 镇恶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镇恶 连载中
分享镇恶

镇恶全文阅读

镇恶作者:铁髯老道

镇恶简介:先斩妖魔后斩仙,青云啸傲红尘间。
  三千世界听谁主?镇罢江湖镇老天。
  主角魂穿柯镇恶,但这个故事的发展,却与射雕无涉……
  (自今日起,日两更,签约三更,上架四至五更。拼一把,也请看官们多多支持。) https://www.uukanshu.com
-------------------------------------

二 遭雷劈
镇恶全文阅读作者:铁髯老道加入书架

  朱聪虽然嘴碎,但毕竟只有十四岁,见识不丰,被柯武一番话绕了住,竟眼睁睁看着他跳下大石,拍拍衣服扬长而去。

  开玩笑简直!

  自己这幅容貌,柯武在水里大约照了照,虽然算不上什么顶级男神,但身材高挑,鼻挺眼大,稍微捯饬捯饬,混在小鲜肉群体里毫无违和感——这让本尊相貌平平的柯武安慰了许多,对这场穿越的排斥感也减少一些。

  总之,有这么多年的先知做金手指,又有这么一副不错的体貌,哪里的白米不养人?非要在江湖上厮混?

  一夜一天的功夫,他基本想好了,离开嘉兴府是必须的,把江南七怪波折不断的人生扼杀在萌芽阶段是必须的,这不仅是为自己好,也是为那六个着想,省得你们七零八落死在桃花岛上。所以什么梅超风什么郭靖,再见吧您呐,哥们儿要去临安府,玩儿玻璃捡肥皂,不说混个王爷、国公,至少也要弄个富甲天下呵呵。

  打定了主意的柯武,一溜烟往城门外走去,走了还不到二十米呢,迎面浩浩荡荡过来二十多号人,打头的一条凶汉,三十不到年纪,横眉毛立眼睛,满脸的肌肉。

  这凶汉上身光穿着一件熊皮大氅,就这么敞开着,露出一巴掌宽护心毛,迎面走来不住眼的上下打量柯武。

  大汉身边跟着一个少年,又矮又胖,约摸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蜀锦的衣裳,一看就是暴发户家少爷的扮相。

  柯武和凶汉对了对眼,凶悍眼如铜铃,眼珠子里的横气,比柯武初中时校外劫道的小流氓还猛,柯武心中微微一怂,很自然的避开了视线。要不对方万一问自己瞅啥,他怕自己没有瞅你咋地的思想准备。

  两边越靠越近,那矮胖少年深深瞅了几眼,忽然尖叫起来:“哥,就是他!他穿的衣服是我的!”

  “好哇!”凶汉一伸手,揪住了柯武的前襟:“嘉兴府居然还有人,敢偷爷爷家的东西!”

  柯武一扭头,看向了朱聪——朱聪的脸瞬间红了,口中却道:“哥啊……你不会以为,这么好的衣服是我拿钱买的吧?”

  昨天,他不是遭雷劈了嘛。人虽然不知怎么搞得没有熟,但衣服是真焦了,蝴蝶似的七零八落。朱聪以为他死了呢,一边哭着擦干净了,一边不知从哪儿摸来了这么套衣服来……

  柯武知道LV什么价,却哪里知道在南宋时期一套蜀锦的衣服什么价?听这凶汉口气,似乎三贯钱蛮不便宜的样子。

  凶汉冷笑一声:“看样子贼还不止一个?奶奶的,这身衣服老子三贯钱买来的,你准备怎么赔?”

  柯武连忙解释:“大哥别激动,是这么回事,我昨天走霉运,遭雷劈了,衣服都化成灰了。我这哥们儿大概也是临时救急……”

  话说到这儿,忽然发现凶汉喘气都变粗了,凶汉背后那票一看就是小弟的小弟们,一个个瞠目结舌的看着自己,仿佛在瞻仰世界第九奇迹。一个小弟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的问凶汉:“老大,他……是不是在调戏你?”

  这凶汉在嘉兴府大大有名,乃是数一数二的泼皮头子,挖绝户坟敲寡妇门无所不为,嘉兴百姓恨他入骨,赠了个外号给他,叫“遭雷劈”。这外号满城无人不知,但当着凶汉面,从没谁敢提这三个字。

  “奶奶的,你这厮好大的狗胆,敢当面咒爷爷?”凶汉铜铃眼暴睁,也不待柯武答话,手起一拳,向柯武面上捣来。

  “休矣!”柯武暗叫,这一拳来势汹汹,一看就是打老了架的,柯武下意识的将眼一闭,准备忍受面部传来的巨大痛苦。

  忽听呼的一声风响,从耳畔直掠而过,那凶汉轻“咦”一声,众小弟也有不少人失声道:“哟!”身后有人大叫:“大哥好身手!”是朱聪的声音。

  柯武有些茫然的睁开眼,恰看见凶汉一臂横扫,他吓了一大跳,还没来得及再闭眼,左臂已自发竖起,啪的一下,架住了凶汉的手臂,右臂往下一推,将凶汉悄无声息的一记顶膝推了回去。

  那凶汉眼中掠过一抹兴奋之色:“没看出来,居然还是个练家子?”

  柯武:“啊?”

  这凶汉横行嘉兴多年,可不是纯靠蛮力,他多年前无意间救过一位镖师,得传了一套少林罗汉拳,这才是他真正的立身之本。见一个少年居然跟自己过了两招,凶汉顿时将这套练得谙熟无比的罗汉拳施展出来。

  这一下,柯武就有点挡不住了——他虽然阅读武侠小说无数,但对真正的武学也将将通了九窍,只剩一窍不通,完全是仗着柯镇恶这具身体的本能反应,才接下对方几招,但现在对方使出了真功夫,凶悍威猛中更有几分灵动变化,他顿时难以招架,斗未十招,身上已连中几拳,被打的不断后退。

  忽然那朱聪从旁边冲了过来,破扇子一张,扫向凶汉面门,逼得他回招自守,朱聪趁机把旁边算命先生手里夺来的大幡塞到了柯武手中:“大哥,拿武器!”

  柯武顺手接过,这算命先生想必也花了本钱,茶碗粗一条大竹子,上下一般粗细,长不下三米,挑着一条大红锦幡,金线绣着“神机妙算王半仙”七个大字。

  柯武脑袋还没反应过来呢,双手已把住竹竿一抖,将锦幡缠在了竹上,顺势点向凶汉面门。这一下又快又稳,凶汉躲闪不及,双臂一封,险险架住,只觉臂膀生疼,连退了几步才将力道卸去。

  朱聪趁机退下,口中叫道:“哼,我认识你!‘遭雷劈’周猛嘛,横行市井,欺压百姓,今天我们江南七怪特地来收拾你,不仅要为民除害,更要为嘉兴父老出一口多年的恶气!受死吧你!还有你这些狗腿子,哼,一个也跑不了……”

  周猛又惊又怒,他平日是爱欺负人没错,但今天他才是苦主啊!一个偷衣服的小贼,居然也有脸说什么为民除害!眼见朱聪叽里咕噜骂个没停,围观的百姓越来越多,周猛心知今天若不给这两个少年留个狠教训,自己威风难免大折。

  当下虎吼一声,揉身扑上,发拳如雷,出脚似电。

三 扬名立万
镇恶全文阅读作者:铁髯老道加入书架

  按道理说,就周猛这一声吼,柯武心里就能吓得抖几抖。

  可不知怎地,一条大竹竿握在手中,仿佛整个人都有了信心,见周猛扑来,不慌不忙的将竹竿舞起,听凭躯体下意识的运转,任对方拳脚如风,只守得风雨不透!

  朱聪鼓掌大叫:“大哥!好一套伏魔仗法!”

  双方战了三五十合,周猛已是气喘吁吁,一双肉拳和竹竿撞击多次,已是又红又肿——他毕竟只是市井一霸,下功夫练熟了这套罗汉拳已是极限,哪里会逼自己放着快活日子不过,吃辛苦打熬筋骨?

  柯武却是越斗精神越长,随着招数一招招使出,脑海深处仿佛也有什么记忆觉醒了一般,对于自身武艺的理解越来越透彻,最开始还是跟着敌人的路数有招接招,一味防守,慢慢的,自己的思维已能融入其中,不时出招反击。

  他心中喜不自胜,万万没料到,自己前辈子做了多年的武侠梦,居然通过穿越这样的方式获得了满足。斗到酣处,他忽然往斜刺里迈出一步,避开周猛的拳头,竹竿顺势回扫,重重砸在周猛背上,将他砸的一个跟头往前跌出。

  周猛手忙脚乱的爬起身来,已是满身尘土,发髻也散了,显得狼狈不堪。眼见周围观者如山,更觉恼羞成怒,冲着自己小弟大吼道:“你们这些吃屎的驴,傻站着看你爹呢?给我上啊!今天打死他,我来抵命!”

  二十多个小弟见老大召唤,当下发一声喊,有家伙的掏出家伙,没家伙的冲向四周,胡乱抢夺些长凳、扁担之类,浩浩荡荡向柯武冲来。周猛也抢了一条扁担在手,劈头盖脸砸向柯武。

  朱聪眼看众人围攻柯武,脸色顿时大变,跳脚骂道:“周猛你个遭雷劈的,你好歹也是嘉兴府成名的人物,以大欺小不说,居然还以多欺少,到底还要不要脸?”

  说罢将折扇一合,大叫道:“大哥,我来帮你,我们江南七怪,成名就在今日!”说罢往前一蹿,手中折扇狠狠戳在一个手持铁链的汉子肋下,那汉子吃痛,回头挥动铁链砸来,朱聪惊叫道:“啊哟,没有点中!再来!”侧头避开铁链,又是一扇子点了过去,这一下还是没有点中穴位。

  柯武手中竹竿坚韧长大,远砸近挑,一套伏魔仗法使得发了,逼得一众泼皮近身不得,反被他砸倒了三五人,周围百姓看得大声叫好。

  这边朱聪仗着身形灵巧,不断展开游击,连续戳中那使铁链汉子四五下,终于点中他一处大穴,铁链汉子身形一抖,只觉肢体发僵,慢慢软倒在地。喜得朱聪大叫:“大哥,我点中啦!我点中啦!”

  柯武百忙中回了一句:“既然点了钟,那就慢慢享受,别吵得我耳朵疼。”

  “哦……”朱聪委屈的点点头,眼睛一眨,随即又振奋起来,扑向一个抱着板凳挥舞的汉子,一扇子戳在对方胸口,对方“哦”的一声闷哼,抬脚将朱聪踢了个筋斗,正待追上去痛殴,忽然一根大竹竿从天而降,砸在他的头顶,这汉双眼一翻,昏倒在地。

  这时围观人群忽然被挤开,一个四肢粗壮的少年扛着一把扁担冲向场中,一言不发,扁担舞得风车一般,瞬间砸翻两个泼皮。又有一名肉墩子般的少年,神气活现地骑在一匹大驴子上冲入人群,手中大鞭子挥得噼啪作响,在泼皮们脸上、身上留下道道血痕,慌不迭的避了开去,口中嚷道:“好没义气的大哥二哥,打架怎么不叫我们?希仁,你说是不是?”

  那用扁担的少年一点头:“是,没。”柯武看过射雕,知道南山樵子南希仁一向寡言少语,能说一个字的绝不说第二个字,“是”的意思就是:你说的对,“没”的意思就是,这两个家伙果然没有义气。

  朱聪从地上爬起来,哈哈大笑:“老三老四,你们来啦?今天我们兄弟合力,收拾了‘遭雷劈’,江南七怪从此扬名立万!”说着话,身形再次扎入人群,扇子连戳,这一回运气十分之好,连续点倒了两个泼皮。

  泼皮先后倒下了十多个,剩下的人人手软,渐渐缩到了自家老大身后,周猛又战几招,被柯武一杆挑飞了扁担,顺势一递,重重捣在胸口,顿时往后飞出,反将自家小弟砸翻一片。

  至此,一干泼皮再无战意,周猛的矮胖弟弟跑到哥哥身边,哇的一声大哭,伸手去扶周猛,忽觉眼前一暗,抬起满是鼻涕眼泪的胖脸,发现柯武站在身前,不禁骇的一跤跌倒。却见柯武伸手入怀,掏出几个银角子来。

  “我也不知这个值不值得三贯钱,左右就这么多了,一发给你吧。”说罢,柯武将几个碎银角子扔给了对方。“要是不够,我以后回来再还你。”

  矮胖少年拾起几个银角子,呆呆的说不出话来。周猛爬起身,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柯武,带着一干泼皮和弟弟垂头丧气的挤出了人群。

  柯武看着他们走远了,将手中竹杆往湖畔的湿地之上一戳,转身走向几个少年:“今天多谢诸位兄弟帮我打架。”

  骑驴的少年,未来的马王神韩宝驹跳下驴来,看着也就十二三的年纪,偏偏做出江湖好汉的豪爽姿态,朗声大笑:“哈哈哈,做兄弟的不帮大哥,那算哪门子好汉?不过三个小的没赶上,回头多半要哭鼻子。”

  柯武低头对他一笑,扭头不敢多看——这位马王神的双腿还没有身子长,上台演武大郎连蹲功都不必练,说不出的滑稽,他怕看得久了笑出声来。

  扁担少年南希仁冲柯武点点头,眼里全是亲近之意,口中却没半句话说。

  朱聪这时忽然醒过神来,跳脚大叫:“你们还不知道吧?大哥不要我们啦!”韩宝驹、南希仁的颜色瞬间变得惊恐起来,齐齐抬头,目不转睛盯着柯武的脸,只待他口中迸出个“不”字来。

  刚刚联手打了一架,柯武这种讲究人,什么结拜的是柯镇恶我是柯武这种话自然再难出口,只好道:“我看你们几个武艺,虽不甚高,却已有自保之力。我不是不要你们,只是想出去闯荡一番,顺便想清楚一些事情。呐,好兄弟讲义气,互相支持最重要,大哥的梦想,你们支持还是不支持呀?”

  几个少年面面相觑,一句好兄弟讲义气,把他们能说的话堵住了大半,就算是话最多的朱聪,张了几次口也没说出话来。

  半晌,几人很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柯武呼出一口长气,挨个拍了拍几人的肩膀,转身便走。

  “大哥!”柯武叹了口气,立定,回转身来,只见南希仁红着眼眶快步走来,从怀里掏出一把银子铜钱,捧在手中:“盘缠,省些使。”

  朱聪、韩宝驹眼睛瞪得溜圆,朱聪叫道:“好你个南老四,你身上怎么有这么多钱?”

  柯武看着面前年幼而纯真的面庞,心中微微一抖,但还是狠了狠心,捡了两个银角子放入怀中:“足够了。你们,也好生保重。”说罢转身,快步离去。

  “这是为什么啊?”韩宝驹小声嘀咕道:“大哥,不会是被雷劈傻了吧?”

  “不知道啊,反正怪怪的。”朱聪罕见的话不多:“不过今日一战,我们‘江南七怪’的名头,应该算是立住了吧?”

  都是不知愁的年纪,朱聪这么一说,就连南希仁面色都挂上了一丝笑意。韩宝驹翻身上了驴子,几兄弟说着闲话,慢慢去了。

  一阵春风吹来,将缠在竹竿上的红幔吹得飘起,七个绣金大字光亮亮耀人眼目,越聚越多的围观百姓里有识字的,纷纷指点着道:“了不起,原来今天打到了‘遭雷劈’这伙人的,乃是神机妙算王半仙!一个算命的这般好武艺,当真文武双全。”

  这话越传越远,越传越离奇,随后数日间,王半仙名声大噪,生意好的日日排队。

四 人不中2枉少年
镇恶全文阅读作者:铁髯老道加入书架

  金老爷很擅长写情义。男女之间的情义,兄弟之间的情义。

  江南七怪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但七怪之间深厚的情义,不逊于任何人。这一点,柯武深知。

  不过现在,他们还小。虽然说了同年同月同日死,但感情不可能有未来那么深厚,更像是一群玩得来的小伙伴。

  本来以柯武二十多年的人生阅历,应该是可以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的离开其他六人。

  没有了江南七怪交织在一起的命运,自己未必会瞎,其他人也未必惨死在大漠和桃花岛。

  但是此刻,小小的两个银角子,棱角分明的刺着他的手心,刺得他心里微微痛楚。

  自己这样做,放在那个来自2018年的柯武身上,一个趋利避害的选择,似乎没有任何错。

  但……侠之所以为侠,难道讲究的不就是一个“虽千万人吾往矣”吗?

  自己落到这个世界,难道还要像以前那般,作为一介草民,小心翼翼的、趋利避害的,活着吗?

  还是那句话——谁少年时不中二?可是,是什么改变了那个中二的我们?是成熟吗?还是……不得不屈服的现实?

  内心的少年生出了华发,心上也渐渐生出厚厚的茧,于是不再说大话,不再为无“益”之事,甚至就连去喜欢一个人,都层层保留、小心翼翼……那些不是成熟啊,那些只是无可奈何的变得世故而已!

  “啊——”柯武蓦然狂吼了一嗓子,仿佛要吼出内心所有的压抑和无奈。

  古人说,人不轻狂枉少年。轻狂是什么?不就是现代人口中的中二吗?

  想到此处,柯武嘴角一扬,一个轻松而阳光的微笑浮现在脸上。

  人不中二枉少年啊!柯武使劲捏了捏手中的银角子,脚下的步伐更加轻快了。

  他还是要离开嘉兴,只是并非不带一丝云彩……

  ……

  数日后,一身布衣的柯武,出现在了临安府的街头。

  当日与“遭雷劈”一伙打斗时,那身蜀锦的衣服就爆衫了。柯武花了一个银角子,置办了身上这套粗布衣裳,那身破衣服也没浪费,和路边卖馒头的大娘换了十个大馒头——虽然不能穿了,到底是好料子,手巧的妇人改几副上好的鞋面,随便一卖就是稳赚。

  到了这一日,最后一个馒头已经下了肚。

  虽说还有一个银角子,但柯武细心的揣在怀里,不到万不得已,不想将它花掉。那毕竟是一份少年情义的见证啊!

  接下来,按照柯武的计划,应该就是找工作了——务必要寻个人品过硬的东家,先落下脚来,然后再凭玻璃肥皂之类的本事,以技术换股份,赚出第一桶金,接着就是衣锦还乡,将朱聪几人召回定向培养,组成自己的核心TEAM,开始正式创业,待慢慢名气大、人脉广了,再考虑从政还是从军,等到羽翼丰满之时,考核一下皇帝老儿的人品,看看是当个忠臣猛将呢,还是玩一把改天换日的勾当……当然了,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适当开一开后宫也是计划的一部分。

  “嘿嘿嘿嘿……”柯武低下头,自己先猛乐了一阵,随即意气风发的停止了胸膛,走进一家经营杂货的店铺……

  ……

  数日后,柯武一脸晦气的站在临安府的街头……

  真没想到啊,真真的没想到啊,在南宋,找个工作居然这么难!

  想给人当个小伙计而已,要什么中人啊?要什么保人啊?什么中人保人收费怎么那么贵啊?

  倒是有好心人建议柯武去扛大包、当力夫,卖一天力气挣一天钱,但是那样一来,难道跟扛活的东家去商量合股玩儿玻璃肥皂吗?

  柯武下意识的摸了摸怀中——那个象征少年情义的银角子,已经被他花掉了……也就是说,今天再不找到饭辙,他就要正式开始挨饿了……

  “唉。”柯武仰天长叹。

  “喂、喂。”柯武疑惑的回头,看见一个獐头鼠目的瘦子,嘴角两撇鼠须,正冲自己呲牙笑呢。

  “叫我?”柯武指指自己,眉毛下意识的皱起来了——这个相貌,很有反派的天赋啊。

  “就是你。”那瘦子摇摇摆摆走了过来,一边说:“我注意你好几天了,外地人吧?乡下来的?是不是没饭辙了?”

  柯武的警惕性慢慢升起,缓缓点点头:“嗯,怎么着?”

  瘦子嘿嘿一笑:“这就叫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呐!小子,你呀,运气到了!”

  “哦——”柯武似笑非笑:“那我怎么运气就到了呢?”

  “你的运气啊,朝那儿看——”瘦子抬手一指,柯武顺着望去,百十步之外,青砖高墙,黑漆大门,时有体型健硕的汉子出出进进……

  “那是——”

  “好说,那儿就是咱临安府第一镖局,合义镖局!”瘦子将胸脯子一挺,满脸的得意洋洋,伸手在胸前一拍:“咱就是合义镖局的管家,赵子龙赵三爷!”

  “你?赵子龙?”柯武两眼一睁,被这响亮的字号吓一跳。

  小说兴盛于明,这年头还没有三国演义呢,后来大名鼎鼎的赵云赵子龙,多数人其实都不认识。这位赵三爷也不例外,他以为柯武是被合义镖局的名头震慑,瘦骨棱棱的胸脯挺得更是趾高气昂:“好说好说,所以我说,小子你运气到了!我看你身形壮硕,相貌堂堂,怎么样?合义镖局的趟子手,不辱没你吧?”

  趟子手在镖局的职责,一般是走镖时喝道开路的伙计,主要负责喊标,算是镖局内部生态链里面的最底层——再往上就是镖师、镖头、副总标头、总镖头。柯武看熟了武侠,对此倒是清楚的很。

  虽然是最底层,但吃武行饭的,总比力夫挣得多,而且这样一来,说不定计划也能回归正轨——先当一段时间趟子手,争取到总镖头的信任,找机会跟他聊天——俗话说做一行恨一行,总镖头多半要抱怨这口饭多不好吃、钱多难赚、甲方多么极品,走镖危险多大什么的,自己趁势就拿出玻璃或者肥皂的方子,技术入股,和总镖头一起创办工厂,赚第一桶金,然后衣锦还乡什么什么的。

  赵子龙三角眼一翻,偷偷瞄了一眼柯武的脸色,嘴角浮起一个得意的笑——得,这事儿妥了。

  “走吧,小子。”赵子龙一踮脚,亲热的拍了拍柯武肩膀:“虽然有三爷我引荐,但到底成不成,还得看总镖头的意思。不过我看你是块好料,多半问题不大,记住了哈,回头挣下钱来,三爷一顿酒你可别逃了。”

  柯武拱拱手:“成,承您关照,别说一顿酒,顿顿酒又何妨。”

  “爽快!天生是咱镖行的汉子!这口饭,合该你来吃。”赵子龙伸手捏着鼠须哈哈大笑,引着柯武往那合义镖局走去。

五 金鞭太保、8臂玉女
镇恶全文阅读作者:铁髯老道加入书架

  赵子龙一路领着柯武,过长街、上高阶,径直步入合义镖局。柯武转着脑袋左右张望——好大一片空场,青砖平铺,两边连廊里陈列着十八般兵刃,左边一二十个汉子,各持兵刃,笑嘻嘻的比划着招数,右边几辆大车装满了货物,不少人手上拉着绳子,一道道仔细捆扎……

  看柯武脚步减缓,赵子龙回头招呼道:“小子,这些以后有的是功夫细看,难得今日总镖头在家,记住了,一会儿总镖头问话,照实回答,切莫胡言乱语,也别瞎紧张……”

  说话间,二人走过空场,来到大堂之前,只见大堂门上高悬一块牌匾,上书四个大字“合义生威”!堂中站着一条身高九尺的大汉,生得方面大耳、满面虬髯,正与旁边一个年轻女子说着什么。

  赵子龙鼠须一扬,瘦条条的腰身自然而然的一弓,拉着柯武进了大堂,先自堆起笑脸:“见过总镖头、副总镖头!”

  大汉一扭头,见是赵子龙,微微笑道:“老赵,你也是镖局里的老人了,说了多少遍,自家兄弟,不必多礼。”赵子龙满脸受宠若惊之态,鼠须乱颤,摆手道:“不可不可,总镖头平易近人,我等更不能失了规矩。”

  那年轻女子嘴角一撇,悄悄翻了个白眼,转过头去。

  大汉又见柯武立在一旁,笑问道:“这位小兄弟是?”

  柯武正待自我介绍,赵子龙却抢着道:“总镖头,这小子大约是外乡刚来的,又无中人、又无保人,找不到立足之地。是我见他可怜,又看他生的壮健,因此带他来见一见总镖头和副总镖头,看他可有这份福气,来我们合义镖局做个趟子手。”

  又向柯武介绍道:“小子,这位就是我们合义镖局的总镖头,他老人家尊讳上张下合义,江湖中人称神鞭太保,一条金鞭打遍三山五岳,这才有了我们合义镖局如今的威风。这位是我们的副总镖头,江湖人称八臂玉女的张大姑娘,乃是张总镖头的掌上千金!你还不上前见礼?”

  哦!原来是父女店。柯武面带微笑,抱拳道:“见过总镖头、副总镖头。在下柯武,嘉兴府人氏,今年十八岁。这几日才至临安,不料人生地不熟,无处落脚,又花光了盘缠,幸得这位赵先生指引,来到贵处,欲谋一份趟子手的差使。”

  柯武上辈子别的不说,应聘经验足足的。几句话说的干净利落,人也落落大方,那张合义总镖头看了眼前一亮,上下仔细打量几眼,缓缓说道:“小兄弟,镖行吃的是刀口饭,我合义镖局虽有几分薄名,多得江湖好汉的照应,但行镖在外,说不得便遇上那莽撞的强人,刀枪无眼,生死也只好各安天命。”

  柯武自信道:“总镖头,在下亦自幼习武,虽没练成什么高深的武艺,但真要与强人狭路相逢,料也不会丢了镖局的脸!就算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哈,我既是吃了这口饭,那自然要认这个命!”

  许是被柯武话语里的自信刺激到了,那副总镖头张姑娘忽然扭回头来,嗤的一笑:“空口白牙,口气倒是不小。”

  柯武循声望去,惊艳之色在眼中一闪而逝。

  这女子自他进门就扭过头去,自此才算看清楚了:只见她双十年华,身姿高挑,生得眉如远山、眼含秋水,放在后世,单靠着颜值就能自带流量。也许是经常走镖的缘故,皮肤倒是不算白皙,但却饱满光泽,让柯武有上去捏一把、试一下弹性的冲动。

  不过这么好看的女孩子,说出来的话,却颇为生冷逼人。

  柯武一个应聘的,当然不会随便生气,拱拱手道:“副总镖头言之有理。但是诚如总镖头所言,出门行镖,刀枪无眼生死有命,就算我敢空口白牙,也不敢拿自己小命开玩笑?”

  被柯武不轻不重顶了一下,张大姑娘顿时面色一冷,冷哼一声:“哼,那谁知道?说不定你就是个蒙一天算一天的亡命徒呢?”

  柯武哈哈一笑,一张自信而灿烂的笑脸映入张大姑娘眼中:“副总镖头,在下这条小命,您也许觉得不值一提,只是在我自己眼里,到还颇为着紧——实话和您说罢,在下本有位长兄,出门十余年不归,音信全无,亦不知生死。说不好,老柯家就剩我一根独苗,若是我还没成亲生子就丢了命,九泉之下哪有颜面去见爹娘?”

  张大姑娘眼睛微微一眯,原本就冷着的俏脸,顿时又添了层寒霜——在她这么个云英未嫁的大闺女面前说娶妻生子的话,这厮难道吃了豹子胆,居然在调戏自己不成?

  柯武本是随口扯了个淡,他一个穿越客,浑不觉柯镇恶家的香火跟自己有毛关系?倒是这几天睡觉,支离破碎梦见了一些旧事,想来是属于柯镇恶的记忆,那音讯全无的长兄,应该便是“飞天神龙”柯辟邪无疑。

  话音刚落,忽然察觉面试官色变,立时察觉出不妥来,连忙补救:“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总镖头、副总镖头在上,既然有所疑问,在下自然有一说一。言辞虽陋,却是心里话。我若毫无依仗,岂敢拿性命做耍?”

  柯武补救及时,张大姑娘火气发不出来,忽见赵子龙在一旁笑眯眯的,更添反感,低声道:“呵呵,不愧是赵老鼠挑中的人,果然一般的油嘴滑舌、不知所谓。”

  张合义低喝道:“赵三叔也是长辈,你纵然做了副总镖头,也不应如此无礼!”张大姑娘见父亲见责,恼怒更增,哼的一声,反瞪了父亲一眼,扭身便走。

  张合义顿时有些不豫,赵子龙脸上带着苦笑,劝解道:“总镖头,副总镖头她素来直性,是有什么说什么的人,但总是为大家好,总镖头莫要和她置气。”

  “哼,你倒是大量,唉,都是我平常太惯着她了,不该这么早把副总镖头的位置给她的。”张合义撒气般抱怨道,脸色却渐渐平缓下来,转头对柯武道:“呵,柯兄弟初来,倒是让你见笑了——莫要见怪。”

  按柯武的理解,这位年轻漂亮的八臂玉女如此古怪易怒,那就当她今天来姨妈好了,同个女子有什么计较的?当下笑道:“副总镖头一看就是性情中人,这样的性格,其实最好相处。”

  张合义摇了摇头:“你倒是看得开……既如此,我也不同你说见外的话。看你似也是个有志向的,身子骨也结实,加入我合义镖局自无不可。既然你说你也懂武功,那不妨去外面伸伸手,若是果真武艺不凡,从镖师做起亦是不妨。”

  镖师的地位比趟子手高了一级,待遇也大不相同,柯武自是无拒绝之理。当下一抱拳:“多谢总镖头!”随着张合义、赵子龙走出大堂。

  三人来到堂前,不赵子龙将腰杆一挺,对着场中叫道:“诸位兄弟歇歇手,往前面站一站,总镖头有话要说!”

  于是众人都停下手中事,纷纷围了过来,柯武讲眼一扫,不下三四十人,大多是精干壮硕的汉子,此刻正纷纷打量着自己。

  张合义往前站了一步,朗声道:“诸位兄弟,今天我们镖局来了一位柯小兄弟,是赵三介绍来的趟子手,我见他长得壮实,也练过些武艺,恐怕埋没了人才,因此,要试一试他的身手。有哪位兄弟愿意下场,和这位柯兄弟伸伸手的?”

  众人顿时嗡得一声,响起一片议论之声,你看我我看你,老成些的微笑不语,年轻的则多是跃跃欲试。

  一个长脸细眼的年轻人当先挺身,叫道:“总镖头,几位镖头都说我最近练得不错,再精进一些,就有做镖师的资格了,要不我先试试?”

  总镖头哈哈一笑,点头道:“马三,你最近进步不小,也有人在我耳边提起。合义的趟子手里,当以你为第一,那你就先试试吧。”

  趟子手里的第一,意思是如果打不过他,就安心做个趟子手好了,柯武秒懂。

六 先立德再立威
镇恶全文阅读作者:铁髯老道加入书架

  伸展了一下筋骨,柯武走进场中,周围人纷纷散开,只留柯武、马三二人在中间。柯武拱拱手:“马兄,咱们是比拳脚,还是兵刃?”

  马三看了一眼柯武,见他手长脚长,身体结实,心想:拳怕力壮,这厮看上去力气不小,我还是和他比兵刃吧。开口道:“我们出去行镖,若是遇上了事,多半是用家伙说话。我就和你比兵刃吧——你用什么兵器?”

  柯武向四周看了看,微笑道:“若是有棍、杖之类、那便最好。”

  立刻有好事的往旁边兵器廊跑去,一人取了两把钢刀,递给马三,另一人则抱来一条黑沉沉的铁杖,有些吃力的递给了柯武,笑的不怀好意:“喏,这铁杖分量不轻,你看看可能使动。”

  柯武单手接过,轻轻舞了个棍花:感谢柯镇恶从未懈怠的日夜苦练——这四十多斤的铁杖,比铁枪庙里王铁枪的那条铁枪轻多啦。

  柯武怀抱铁杖拱拱手:“在下嘉兴人氏,姓柯名五,马兄请。”

  “在下马立,行三,镖局里的兄弟们都叫我双刀马三。”马三说罢,往前一蹿:“看刀!”

  这是柯武穿越后第二次跟人动手,他看不出对手武艺强弱,见对方持刀劈来,丝毫不敢怠慢,手中铁杖全力击出,砸向对方手中钢刀。

  马三不防柯武出手如此之快,双刀还在空中就被铁杖击中,只觉一阵大力直欲撕裂虎口,啊的一声大叫,双刀脱手,远远飞出,双臂酸麻一片,吓得往后连退十余步,惊骇的望向柯武。

  这时双刀落地,已经弯成两条麻花。

  “好!”赵子龙将两手一拍,兴高采烈的大叫一声。他找来的人,赢得如此干脆利落,不由让他十分得意。

  而围观的镖局众人脸色则大都沉了下去,他们熟悉的马三一招之间落花流水的输给一个外人,已让他们起了敌忾之心。

  “糟了……”柯武也是职场混出来的,如何不知自己表现有点太过耀眼,让“老员工”们危机感大作,不由暗自叫苦:“没想到我居然这么强——不过也怪这总镖头,说什么趟子手中武艺第一,吓得我生怕输了给他。”

  张合义不知柯武腹诽,拍了拍手,笑道:“一招就赢了马三?我们的镖师也未必都能做到吧?既然如此,那么就让柯武做个……”

  张合义话音未落,忽然一个二十五六岁的汉子叫道:“总镖头且慢!”

  张合义一眼望去,眉头微皱:“余韩?你有什么话说。”

  那汉子走到场中,满是敌意的看了一眼柯武,冲着张合义一抱拳:“总镖头,我们这里大多兄弟,都是从趟子手一步步坐起。一来就做镖师的,多是江湖中成名的好汉!嘉兴柯武?兄弟可从未听闻!”

  他一番话罢,众人嗡的一声,响起一片议论声。

  张合义有些不快,但他自创立合义镖局以来,始终待人开明、仗义,对底下的镖头、镖师也都以诚相待。因此虽然不快,还是对余韩道:“兄弟之间,有话直说,不要吞吞吐吐。”

  余韩看向柯武:“马三练武也才两三年,而且毕竟只是个趟子手,赢了他,也不说明这位柯老弟就有做镖师的资格。”

  呵呵。柯武内心冷笑,张合义说得明明白白,一招胜马三,镖师也未必能做到,那自己做到了,如何就不能说明有资格?而且老板的公司,你一个员工瞎操什么心?他听过小人畏威而不怀德的道理,此刻一看,这位张总镖头显然有些德重威薄了,之前被自己女儿怼,现在又被员工怼……自己可不能重蹈他的覆辙。

  自己自进这座大门到现在,始终客客气气待人以礼,这算是德,现在嘛,似乎应该立立威了。

  想到这里,柯武冲张合义一抱拳:“总镖头,我虽年轻,倒也听过‘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的话,既然这位余兄觉得在下还是不够资格,那是否能耽误总镖头和大伙儿一点时间,看我二人比试一番?”

  “你要和我比?”余韩双眼一睁,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之事:“啊哈,我可是合义镖局的镖头!”

  镖头位于总镖头、副总镖头之下,镖师之上,已经有资格独立行镖,武艺自然足以独当一面。

  赵子龙忽然叫道:“柯小子,你别以为赢了人家马三一招就有资格狂,这位余大镖头绰号无形剑,乃是衡山派高弟,一手剑法灵动多变,堪称鬼神莫测,当初不过随意指点了马三几手,马三的武功就突飞猛进。你别以为自己有几分蛮力,就配跟他动手!”

  赵子龙貌似责怪柯武张狂,其实把余韩的来历、功夫,以及他忽然出头的原因,交代的一清二楚。

  柯武自然不傻,心中感激,也不说破,只是抱了抱拳:“原来余镖头是衡山派的传人,久仰衡山派剑法高深莫测,今日能够一开眼界,幸何如之?”

  余韩嘿嘿一笑:“就凭你,也配让我用剑?”将身一纵,轻飘飘一跃两丈,左拳凌空击下,砸向柯武面门,右拳则藏在腰间虚虚实实,若是柯武避开第一拳,则立刻轰出,叫他满脸开桃花。

  柯武跟“遭雷劈”刘猛动过拳头,心知这十八岁版的柯镇恶拳脚功夫着实一般,真正能拿出手的恐怕就是一套伏魔仗法,虽暗恨余韩轻佻,自己却不敢有轻敌之心。见对方凌空扑来,左腿一踢,呼的一声,铁杖自下而上蹿起,点向对方小腹。竟是不闪不避,以攻对攻!

  看上去是要以伤换伤的打法,可拳头能和铁杖比吗?

  更何况柯武这一下看似平实,实则是伏魔仗法中的一记妙招,最擅后发制人,借踢腿之力,配合兵器的长度,往往能够后发而先至,而敌人此时招式已老,多半避无可避。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如果说前面击败马三,还有马三自己武艺平庸的原因,那此刻对付余韩的这一招,真正让在场的镖头镖师们认识到柯武的实力,不由自主的想到——如果换成是我,能不能躲开去?这般一想,大多数面色立变。

  反而是趟子手们看不出高低,还在兴高采烈的为余韩呐喊助威。

  余韩人在空中,眼角余光忽见一道黑影毒蛇般蹿向自己小腹,速度竟是奇快,不由大惊失色,使尽平生之力,腰背一拔,身形陡然往上升了半尺,拉开了一点距离,右手趁机往下一点,只见一条银光从袖中蹿出,锵的一声点在铁杖之上。

  铁杖属于重兵器,柯武力气又大,这余韩仓促出剑,哪里能够挡住?众人只见那细细的长剑猛然一弯,随即啪的一下折断,铁杖的去势丝毫未做停留。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铁髯老道所写的《镇恶》为转载作品,镇恶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镇恶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镇恶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镇恶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镇恶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镇恶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