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史上最硬穿越最新章节 > 史上最硬穿越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史上最硬穿越 连载中
分享史上最硬穿越

史上最硬穿越全文阅读

史上最硬穿越作者:吃瓜鱼龙果

史上最硬穿越简介:首先强调:不要看到名字就觉得脑残。原来起的书名给一个自称研究生的同事看,说书名只三个字,结果就有一个不认识,肯定扑。我没听,结果扑了两次,连签约门槛都没过。这是第三次,认输了,改的名字很俗(诶,不知道以后怎么面对领导、同事),开头也改成现在这样,结果2万字就来签约站短。
其次强调:这是发生在东汉时期的架空历史小说,不是科幻类,虽然开头看着像。内容跟常见的种田争霸穿越文也截然不同,我只讲发生在穿越后七天内的故事,关于战争和阴谋的故事。读者会顺道了解一些冷门的历史知识,以及人物。
最后算是读者福利,每周四会抽奖,送一张建行鸡年金钞,买入时565元。活动可以持续16周。
QQ群:838777749 https://www.uukanshu.com
-------------------------------------

史上最硬穿越最新章节第37章 番外·巨额交易
第1章 公元六十年七月二十日,亡灵(一)
史上最硬穿越全文阅读作者:吃瓜鱼龙果加入书架

  “每一个现在活着的人,身后都站着30个亡灵。”——《2001太空漫游》

  =============

  “孙子(zei),你说我现在这是在哪?”

  一个浑身赤裸的男青年躲在一棵胡杨树后,一只手窘迫的死死捂着私处,另一只手则攥着一颗拳头大的白色石头,在他身后则是势如脱缰野马的汹涌激流。在他头顶则是一片澄蓝晴空,一颗彗星拖着长长的尾巴遨游在天际。

  “孙子(zei)?说话啊?”男青年一边探出头向林外张望,一边大声喝问着。令人奇怪的是,在他身边左近空无一人,根本不可能会有人应答。

  “干恁嬢啊,老子又忘了,孙子(zei)!说话啊!over!”男青年骂了一句脏话。

  这个自言自语的男青年名叫常硕,在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以前,是一名尚未跨入三和大神殿堂序列的挂壁渣渣。

  其实他本科毕业院校也还算不错,是带“Z”字头的。但他一迈入大学校园便彻底放飞自己,通宵上网打游戏、翘课睡觉不学习成为常态。好不容易混毕业,他跟着同学南下深圳找工作,同行的人逐渐找到买主,他仍是四处碰壁、一无所获。终于,屡战屡败让他破罐破摔,在经过一碗经典4元挂壁面洗礼后,灰头土脸的他走向三和成神之路。

  可成神之路从来不易,即便是无数个废柴轻松越过无数遍的三和大神之路,除了第一天还算顺当,从第二天起,常硕走的就极为凶险。

  第二天,做婚宴传菜时失足,把一盘子热菜扣紧新郎脑门,被打,赔钱,休养六天

  第九天,协助城管清理街道,结果收队时落单、被卖西瓜的老乡围住爆锤,身上的钱全被抢走,休养十一天。

  第二十一天,做快递分拣,没接住对面抛扔的快件,结果包裹内的贵重物品碎成渣,处罚时却被抛件的纹身男诬陷全责,罚款、被打,休养九天。

  第三十一天,伤刚好的他遇到一个光头金链大哥,问他要不要做试药员,广府三甲医院,7天4000元,每月复查一次再加2000。钱包见底的他一咬牙就同意了。金链大哥效率也高,见他同意,马上就电话招来一个小面包,突突突的把他直接拉到料岭,在他反应过来之前,整个人就被塞进一间医学观察舱。

  “如果你醒了,喊一声over,我们就把你放出来,”一个汉语流利的秃头鬼佬比了一个“ok”的手势,就一针扎进他的后脑勺。

  等他醒来以后,却发现自己赤身裸体的躺在一片沙漠绿洲中,而脑子里则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自称是他十几代孙子的陌生意识,让他一度以为自己是压力过大导致人格分裂,直到这个孙子通过他的嘴巴说出许多自己以前不了解的知识,他才暂时排除人格分裂这种可能,半信半疑的接受他被未来子孙穿越这种可能。

  “老祖宗,别再忘记了,我并不能意会你的想法,只能通过你的听觉中枢去听声音、通过视觉中枢观察世界、通过嗅觉中枢分辨气味、通过语言中枢与外界包括你自己交流,在别人看来,你是在自言自语,可实际上,你和我是在共用一个嘴巴互问互答,而且我一次只能使用语言中枢5秒,中途可以随意被你打断,并且只能在你说‘over’后我才可以……”

  “知道了,孙子(zei),你快告诉我,这是哪,离深圳有多远,等我回到深圳,我要把那个光头和鬼佬痛扁一顿!……over!”

  “地理是孙子我弱项啊,沙漠里有径流穿过的不少,我只记得撒哈拉大沙漠有南北向的尼罗河,阿拉伯沙漠有东西向的塔尔法河、胡代因以及南北走向的基纳河,印度的塔尔沙漠有南北向的印度河、萨特卢杰河,……”

  “闭嘴!我在中国,不要给我扯那么远,离深圳最近的沙漠是在哪?在广州吗?广东有没有?广西?还是福建?over!”

  “这几个地方哪会有沙漠,我说祖宗,你的地理常识怎么呈弱智水准,一点都不像你日记里写的聪明睿智、英明神武!……”

  “……够了!你还敢偷看我的日记!over!”

  “那当然,你写都写了,为什么不看,不光是我看,而且家族里你的每个后代都看了,大家可是把你的‘知识改变命运’当作祖训呢……”

  “看来你们还是too young too simple,谁会把心里话写日记里?你们怎么会相信一个写日记的人!你们要真信了,我会非常痛心!为有你们这样的弱智后代感到痛心!”

  常硕这回说完忍住没再说“over”,他倒不是因为真生气,不想跟这便宜孙子说话,而是因为他根本没写过日记,甚至连写日记的想法都没有。承认日记这个话头,只是为了想抢白几句,不再跟这孙子纠缠自己昏头说出广东、广西有没有沙漠的蠢话。

  河边清晨风语阵阵,尚算温婉,没人跟他吵闹,周围一下子安静起来,甚至能听见水流渗进沙砾空隙的沙沙声,以及浸入碱壳裂缝的汩汩声。

  “你这孙子(zei),说了半天,都没提供点有用的信息,还敢说自己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哼,我看呐,你就是那鬼佬往我脑袋里打药产生的幻觉,靠你不如靠自己。”

  常硕分析过,也有可能是因为自己当时药物试验失败“死亡”。那鬼佬和光头怕担责,因此将尸体抛弃处理,但是丢在国内始终会露出蛛丝马迹,而深圳是外贸港口,每天进出的货运船只不计其数,把“尸体”往同伙船上一扔,运到国外在处理,那就方便多了。况且他还听说国外似乎有专门制作人体标本的公司,叫哈根达斯,还是哈根斯?要是把自己尸体卖给他们,这样不仅没事,那鬼佬和光头甚至还能赚上一笔,岂不是美滋滋。

  只是,为什么跑到沙漠来了?为什么又把自己孤身一人丢下?难道非法制作标本的工厂就隐藏在沙漠,或者买主是沙漠里的石油大亨,那些混蛋把自己运到这里,现场表演标本制作,还能赚上一笔演出收入?因为见到自己又活过来,不敢下手杀人就扔进沙漠,等变成干尸再捡回来?

  妈的,想那么多干什么?归根到底,自己不该去做什么三和大神,不应该来深圳,天下那么大,哪里不能去,非到那里来受罪,结果差点把命搭上。

  “咚!”身后传来一道沉闷的撞击声。

  “什么情况?”常硕紧张的转过身,攥着石头的手紧张万分的举在胸前,随时准备丢出去。

  一艘两头高高翘起的平底船飘到身后的河岸边搁浅,看过去船上空无一人,船舱两侧的木桨多数被折断、船身到处淌着斑斑血痕。

第2章 公元六十年七月二十日,亡灵(二)
史上最硬穿越全文阅读作者:吃瓜鱼龙果加入书架

  “孙子,什么情况,over!”说实话,见到血,常硕有些怕了,“身边”有个说话的人可以壮壮胆。

  “嗯?血液的气味……好像有些熟悉……,这是仿制古希腊时期的五十浆船,利用水手划桨提供辅助动力,有船桅却没挂帆,说明行进方向与风向相反,现在风向是自北向南,说明船是自南向北由上游飘过来的,你靠近一点看看,或许能找到什么其他线索。”

  常硕听出孙子的语气有些不对劲,像是有些……惊讶。

  听到孙子喊他靠近观察,常硕可不敢冒险托大,险些死过一回的人可把自己的小命看的精贵的很呢,不想再遇到什么意外真死了

  “没什么问题吧,我虽然不怕死,但好歹能多活一天是一天,况且我还没遇上你祖奶奶,要是死了,未来就没你了,你知道吧,over!”

  “没问题,我利用你嗅觉中枢收到的信息分析了,这些血迹至少存在半小时以上,已经没活人了,快去看看,说不定还能捡到什么物资,帮咱们走出沙漠。”未来的孙子带着催促的语气,说话明显有些急。

  “是不是真的,我读书少,你别骗我,我怎么闻不出来,over!”

  “是真的,在我来的时空,包括我在内,每个人都极尽可能开发大脑潜能,而我现在就附着在你的大脑皮层,非常方便开掘你采集到的深层信息。”

  “靠!你竟然躺在我脑子上,我就说怎么一直觉得头比原来肿不少,不行,我头很重,要晕了,over!”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常硕马上找到借口作势就要离开。

  “老祖宗,别开玩笑了!我只是附着游离在你部分神经中枢的胶质细胞内,根本就没重量!快动起来!”听孙子说话语气,似乎真着急了。

  “什么胶质细胞,听不懂,算了,我姑且信你一回,你说话别不太靠谱,你要是坑我就连你自己一起坑了。”

  常硕得到孙子的保证,终于小步挪动来到搁浅的木船旁。可没看几眼他便低头呕吐起来,原来船内甲板上污血横陈,甚至发现不少残肢肉块,血腥味极重。

  “我靠,孙子(zei)!我不想来,你偏要我来,呕……”

  等吐了半天缓过劲,常硕才忽然惊醒似得说道,“这是命案现场呐,天呐,杀人凶手不会就在附近吧!我们还是快撤,躲得远远的好了!over!”

  “诶,别慌别慌!咱们现在是在沙漠里头,一般人食品水源准备妥当都不容易活下来,更不用说你现在光着屁股啥都没有,虽然靠着一条河,但没有吃的,顶多撑个三天就死了。再说咱们来都来了,不捡点救命的东西怎么说的过去?

  你看,船中央有个包袱!我们把它捡过来,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补给物资!”

  听的很有道理,常硕用实际行动作出回应。船身并不高,他稍微用力一撑船舷就爬进去。

  包袱里没装什么东西,就是一个印纽、一套票据、几套服装、一件披风。

  常硕赶紧把披风披到身上,沙漠里的阳光毒辣的很,先披上遮一遮再说。

  印纽的纽式是个骑着骆驼、穿着胡服、头顶水瓶的胡人,底下的印面倒是简洁明了,只有四个简体汉字,“皮睿缇印”。

  “嘁,这个看起来倒是有点意思,孙子(zei),你能看出点什么名堂不,over!”

  “……应该先去闻那滩血迹……嗯?这什么东西?翻翻那些票据……”

  听到孙子吩咐,常硕放下印纽又翻开那套票据,纸面的材料很绵细,带着一种特殊的芬芳,跟上学时用过的纸张完全不一样。

  第一面虽然写的是简体汉字,但是内容却近似文言文——“大汉永平三年六月三日,皮睿缇买缣帛五万匹,于柯氏丝行,行税以缣帛作价,计五百匹”——在文字内容上盖着两个鲜红大印,“于阗国辅国侯印”和“龙智府印”。

  “孙子,你看得懂么?要不要祖宗给你解释解释?over!”

  见便宜孙子没吭气,常硕哂笑着翻开了第二面。

  第二面内容同样是文言文,大部分用简体汉字书写,大概有上百字之多,按从左到右顺序书写,内容与之前看过的那段短文有点相关,像是两个人做生意签订的合同,在文字最下端的签名画押也证明了这一点。

  唯一显得突兀的是,两列陌生的蝌蚪似得文字压盖在交易双方的印章和指纹上。这些字迹自上而下书写,看起来极为潦草匆忙,跟正文内容文字的端正从容反差明显。

  “这是什么?over!”常硕指着这两列蝌蚪文问道。

  “我需要把这张纸摊平!”孙子的语气有些惊疑不定。

  “孙子(zei),看出什么名堂了吗?over!”常硕听出孙子语气的惊慌,不敢再开玩笑,认真摊平手上这张写着奇怪文字的纸。他其实也有些忐忑,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用文言文写合同,而且在签章处乱涂乱画。

  “妈的!老子穿越了!”孙子有些气急败坏的骂道。

第3章 公元六十年七月二十日,亡灵(三)
史上最硬穿越全文阅读作者:吃瓜鱼龙果加入书架

  “孙子(zei)喂!看你之前表现那么灵光,怎么现在尽说蠢话?才知道自己穿越?我作为你的宿主,都比你知道的早好吧,over!”

  “不,老祖宗,我穿越到你身上并不奇怪,我和你,一起穿越到了公元60年7月20日,那才是奇怪……”孙子的声音明显带着哭腔,“老祖宗,我要回家……我不想最后变成别人脑子里的水……”

  “什么?怎么我也穿越了?”常硕心里“突”的跳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手上的纸张,“你怎么知道我穿越了?单凭一张纸可说明不了什么问题!over!”

  “你听我解释,第一,凭据上写的是‘大汉永平三年六月三日’,就是公元60年7月19日。”

  “可你刚才说是穿越到了公元60年7月20日啊?over!”常硕抓住便宜孙子言语上的漏洞追问。

  “你看见天上那颗彗星了吗?”

  “嗯?看见了,你不是想说,是那颗彗星带着我穿越时空吧?我看过一部电影,叫《彗星来的那一夜》,说彗星可以打通时空次元壁,让不同平行空间的人汇聚在一个时空里,可没说能带人穿越回古代啊?而且那还是个幻想惊悚类电影,不能作为解释理论吧!over!”

  “不是因为那个电影,在《后汉书·显宗孝明帝纪第二》有一颗彗星的明确观察记录,‘永平三年六月肆日,有星孛于天船北’,即在这张凭证开出来的次日,一颗彗星划过天船星宿北部的空域,跟现在的情况一模一样。”

  “天船北……我不知道哪片天域是天船北……over……”

  “唉,就是这颗彗星现在掠过的区域……”

  “那……万一你记错了呢,我没穿越,恰巧今天又出现一颗彗星,而你记错了天域的方位,这一切就都不成立了啊!over!”

  “那……这些蝌蚪文,你认得吗?”

  “不认得,可就算认得也说明不了什么,世界上乱七八糟的蝌蚪文多了去了,比如说……还在用的阿拉伯文和泰文,over!”其实常硕只知道这两种文字写的扭来扭曲,跟蝌蚪一样。

  “这是在你们的时代已经消失的宗教——拜火教——书写圣典《阿维斯塔》的专用文字,你所在的时代应该没人认识了,意思是‘你的旨意,使敌人遭受不幸和痛苦’,据说这句经文是创教圣人琐罗亚斯德向光明善良之神祈求力量时吟唱。

  现在看到有人会使用这种文字,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你穿越到我所在的未来时代,二是我们穿越回还有人信奉遵崇拜这个宗教的古代了。

  而我现在看到的气候环境绝对不是大灾变来临后的样子,所以,肯定是穿越回古代了。”

  孙子要抢在控制语言中枢的5s内解释清楚,所以语速极快,也显得极为自信。

  “这……也是你一面之辞,我又不认得它们,况且你也说了,在我的时代都没人认识,你的时代怎么会有人认识?你还刚好能认出这一句?over。”

  常硕又发现孙子逻辑上的一处漏洞。尽管他也知道考古学家有可能破译古代灭绝文明的文字,比如古埃及象形文字的解读是从1799年罗塞塔石碑的发掘才得以看到曙光。但一想这个便宜孙子张嘴就说出一句释义,他觉得有些不靠谱。

  “唉,这个原因,我可以稍后给你解释……”

  “诶,你老纠缠穿越不穿越做什么,之前可没见你这么着急,一直跟我聊天鬼扯,over!”

  “因为之前不知道跟你一起穿越回古代,以为是例行的意识穿越训练,只是安排的穿越对象比较特殊,是我的祖宗,进入你脑部后又出现bug,竟然能和你这个古代人交流,所以我当然会很兴奋的跟你鬼扯,可现在跟你穿越到更久远的时代,如果不能及时赶回来,我恐怕真会化成你脑子里的脑脊液……”

  “那对我有没有影响,over。”

  “没……没有……”

  “那不就得了,over。”

  “不不不,我变成你脑子里的水确实没啥影响,但是,你留在这个可能已经出现亡灵的世界,就会很危险,所以为了你自己的安全,你要返回自己所在的时代……”

  “什么东西?亡灵?over!”

  “亡灵是在我那个时代,导致人类灭亡的原因之一,如果提前数千年出现,那恐怕以此时的科技力量,人类会难以抵御、马上灭绝。”

  “吓!你在忽悠我吧,你只不过是看到一个疑似命案现场,怎么就断言出现所谓的亡灵了?over!”

  “还记得我一开始就说过,血液的气味很熟悉吗?

  “……好像有这么一回事,over!”常硕想了一下答道。

  “如果我没记错,那是亡灵受伤留下的血液,那处血迹,就在船艏处的,过去仔细闻下。”

  “好啊,原来你一开始诱我上船,说是捡东西,其实是早就打好主意,让我给你做事,对不对?over!”

  凭心而论,要不是刚才孙子说能捡到物资,帮助走出沙漠,他还真不愿意爬上这贼船。

  “是……是的,未来人类面临生存危机,每天想的都是怎么打败这些威胁,我现在如果在更远的时代发现线索,回去之后说不定可以帮助同伴消灭亡灵的威胁!”

  “好吧,看不出,你还挺有正义感的,如果你真是我未来的子孙,我觉得还真不赖!行!哪边是船头,你说明白点,我以前没见过这样的船,over!”

  “船底有尖突,像鲨鱼嘴昂首向上的,就是船首!靠近去闻那处血迹!但是,千万别靠太近!至少保持10厘米距离。”

  他小心翼翼的避过血污与残肢,终于来到孙子所说的血迹旁。跟其他尚是深红色的血迹相比,这几处颜色已经呈黑褐色,而且是不规则形,边缘带有针状突起,由中央向外呈放射状排列。

  “喂,孙子(zei),我闻够了没?over!”

  “够了,老祖宗,我需要你帮我做最后一个测试,吐口唾沫在黑色血迹上!”

  “什么?为什么要吐口水,万一我不是穿越,警察来了调查现场,从唾液里提取到什么DNA信息,然后全球通缉我,我该怎么解释,over!”

  常硕听到孙子让他吐口水有些犹豫了。小事可以不聪明,但是大事绝对不能糊涂。这明显是命案现场,如果不是穿越,自己反而留下什么个人在场证据,那就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第4章 公元六十年七月二十日,亡灵(四)
史上最硬穿越全文阅读作者:吃瓜鱼龙果加入书架

  “好好好!你怕唾液留下个人信息,那就换种方式,找一小块碎肉,丢到那滩血痕上,我只想测试那血液是不是活的。”

  “血液?活的?”很奇怪的说法。

  常硕有些犹豫,有些好奇。他并不是顾忌那些死尸碎肉,他做三和大神时赚的第一桶金就是做收殓师——进太平间、给往生者清理遗体,那天经手了被撞成三截的交通遇难者、从61层跳楼摔成骨肉分离的自杀者、被正室砍了九十一刀的出轨男,一共赚了6千,不过在他得意于成神之路不过如此之后,从第二天起,所赚的钱全用作药费和赔款了。

  “那些血液是很奇怪,比其他的看起来都要黏稠深涩,”既然不用留下自己的唾液,常硕决定按照这孙子的说法试一试,反正用的不是他自己的肉。

  “得罪了,得罪了,回家之后,我就给您烧点过去,”常硕告罪过后,就将一段像是大腿撕扯下的肉块扔了过去。

  1秒。

  2秒。

  3秒。

  “没什么特别的啊?over!”

  “祖宗!我说是小碎肉!你干嘛甩那么大一块过去!快躲远一点,它要开始膨胀了!还有,不要贸然下水,它在水里速度更快!”孙子的语气惊惶,像是掉进海洋公园鲨鱼馆里的落水儿童。

  “膨胀?”常硕反应很快,虽然不明白孙子为什么惊慌失措,但直觉让他毫不犹豫的跳后两步拉开距离。

  那块肉没有膨胀,膨胀的是那几滴血痕。在接触碎肉之后,它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吞噬分食了肉块,并长成了大小不一、浑身摇个不停的黑色肉灵芝——手掌大的灵芝盖最外侧似乎镀了一层硬膜,隐隐反射出几道阳光,看着像是大号的指甲盖,在它下面则似乎富集着盈动不已的胶状流质。

  看到这个异象,常硕有些纳闷,这三个不停摇摆的肉灵芝虽然看着诡异,但是长得黑黑胖胖,抖落之间点头哈腰,多看几眼倒也有些讨喜,“what’s up?孙子(zei)!over!”

  “继续退后,把船舱里的尸块碎肉都丢进水里,然后拿一根最长的木浆退到船尾,它们没有血肉补给,脱离母体很快就会被太阳紫外线和高温压制沉寂,不过如果万一冲到船尾,你就用船桨把它们打进水里!它们开始动了!马上退后!”

  孙子话音刚落,那三个黑胖灵芝就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连接船体的根部忽然分叉生成两只腿,长度刚好使整个身体落在灵芝盖形成的阴影中。

  “我靠,这什么鬼东西?!”常硕被眼前的诡异一幕惊呆了,而那三个人形肉灵芝像是能分辨他的声音,顶着尚在抖动的胶质伞盖、跌跌撞撞的朝他走来,每迈出一步,就在他们身后留下一个黑涩的足迹。

  “噗通!”船上的最后一个肉块也被挑入水中,常硕大气也不敢出的站在船尾。那三个人形肉灵芝此时只剩下一个,其中最小的一个在行进过程中被阳光晒化,成为一滩黑血,另两个在不怎么友好的气氛中形成合体——最大的肉灵芝突然把并排行走的同伴吞噬吸收掉了。

  现在最后这个人形肉灵芝足足有半个手臂那么高,虽然离常硕还有十几米远,但看它的身高腿长,走到船尾也就几分钟的事情。

  “怎么办?over!”

  “千万不要下水!那样可能死的更快!现在开始摇晃船身,它是靠身体重心的上下和侧向移动前进的,重心不稳就会调整为球状向前滚动,造成的与船体摩擦会消耗它很多血体组织,但是注意!以它这样的体格,仍然会走到船尾,那时它会异化成类似豌豆荚一样的血痂,将自己以弹丸的形式喷射出来……”

  “靠!还豌豆荚!这尼玛植物大战僵尸呢!老子又不是僵尸啊,这吃人肉的鬼东西才是吧!over!”常硕有些崩溃了,作为一个游戏迷,这个局面完全超出他想象之外,用豌豆打僵尸是游戏道具,可是僵尸一样的怪物用豌豆打人类?这是在跟他开玩笑吗?

  “靠!来不及了!祖宗!它已经开始变异了!集中注意力!在它将射未射之际,抓住时机一拍子打爆!”

  可手中的船桨长约一米,木质实心的,十分沉重,常硕仅能握住其中一头,让另一头拖在船体上。

  他的手心里沁满了汗,脑子里却忽然想起去年他第一次杀鸡的经历。因为前几年挂科太多、学分不够毕业,所以为了多快好省——这里的“省”,是指省时间,挂科太多,补课的学时都挤得满满——他花了大概1500元,报了学校的野外生存课,不用上课,只要参加最后的野外生存实践即可拿到3个学分。

  杀鸡环节是模拟食物短缺、捕捉野物、增加补给的场景,老师教授的是规规矩矩利用绳索、木枝、竹枝制作机关下套子捕捉野物的方法。只是大家没料到,那只躺在地上安静如鸡的老母鸡并不甘心做一个最后被吃的道具,忽然就扑腾着翅膀在场地中央乱窜起来,最后在众人围追堵截之下直直朝他飞扑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常硕一把扯下身上外套,兜头丢了出去、将那飞起的老母鸡蒙个正着。

  “小心!它们喷出来了!”孙子的声音已近乎绝望。

  “呼!”几件乱糟糟的衣服被抖落出去,将连珠炮一样射出的异物连同血痂彻底铺盖住。

  是包袱里的衣物!常硕醒来后一直赤身裸体,所以对那几件衣物特别上心,一直背在身上,不曾想还没穿就派上这种用场。

  一截竹筒忽然同时从衣物中带出在空中翻滚,圆片状的盖子被甩开,一条闪着红星的绳子从筒里冒出,在空气中划过生出红豆般大小的光亮,顿时冒出一股馥郁的檀香气息。方才写着文言文的票据也在空中纷乱飘散。

  常硕眼睁睁的看着那丛火光跌进衣物堆,只听“轰”一声火光大盛,肉灵芝的血痂不断剧烈扭捏着发出似乎油脂燃烧的“嗞嗞”声,一股恶臭扩散出来,最终留下一团灰烬。

  空中纷纷扬扬的纸张渐次飘落,有的落在船内,有的顺着激流飘走。常硕瘫坐在船尾、大口喘着气,然后捡起附近一张擦了擦额头的汗。

  “烧的干干净净,现在应该没事了,孙子,这回你该有空告诉我,这亡灵究竟是怎么怎么回事?还有,你是怎么到我脑子里来的?是不是跟我打的那针药剂有关?over!”

第5章 公元六十年七月二十日,亡灵(五)
史上最硬穿越全文阅读作者:吃瓜鱼龙果加入书架

  常硕跪伏在岸边,将头埋进冰凉的河水大口的牛饮。水流湍急,一不留神就冲入鼻腔,呛得他鼻子一阵难受。

  按孙子所说,未来时代人类连续遭遇多起灾变,“亡灵”作为一个不知来源的高致命性病毒,在第一轮灾变中就消灭了全球97%的人口,后世人哀叹的“每一个现在活着的人,身后都站着30个亡灵”便是由此惊人的死亡率而来。

  “亡灵”病毒会使“人”具有攻击性,但与电影生化危机里的T病毒的作用原理不同。

  “T”病毒造成感染者基因突变,致人死亡后控制身体主导权,从而表现出对同类血肉的渴望,这就使感染者出现攻击性。而“亡灵”病毒并不致死,它只感染大脑的神经系统,“借鸡下蛋”,分泌两种功效相反的小分子激素,在人大脑死亡后通过激素的迅速扩散,作用尚未失去活性的细胞。

  自从1996年克隆羊多利诞生之后,世人都知道尽管不同的人体细胞其形态、功能迥异,但任何一个细胞都含有该生物的全部DNA。在不同细胞内,不同基因被活化或被钝化,从而合成表现性状不同的蛋白质,这就是为什么有的皮肤细胞会长出指甲,有的会长出毛发的原因。

  而“亡灵”病毒通过神经元不断合成两类激素,一类为抑制激素,可掩蔽特定部位的基因片段,阻断基因的转录,另一类为活化激素,与受体蛋白结合后附着于染色体特定位置上,使特定基因转录。

  在人体存活的时候,激素被神经系统调控集中在颅脑内,形成局部激素浓度爆表的状态,就像植物的生长激素,低浓度促进生长,高浓度抑制生长,这种局部爆表的高浓度因此失去原有的活化和抑制作用。

  而一旦人大脑死亡,失去约束的激素首先作用流经大脑的血细胞。活化与抑制激素同时作用,让血细胞长出精子一样的鞭毛,这样即便心脏停止搏动,拥有鞭毛的血细胞也能在浓稠的血浆里游动,将能量与激素重新输往全身,让人重新“活”起来。在他们游经全身的同时,还活化了免疫系统中巨噬细胞的功能,将那些已经失去活性的死亡细胞吸收消化,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他们刚才看见的三个黑色肉灵芝,其实就是吞噬外部血肉后迅速繁殖活化的“亡灵”血细胞。长出指甲盖一样的硬膜,就是部分细胞活化了皮肤细胞的功能,目的是为了减少阳光高温的伤害;能够分裂出“两只腿”、变形移动,就是因为血细胞具有鞭毛;能够感受到常硕的位置所在,是因为部分细胞活化了神经细胞的功能,具有简单“触觉”,能够感受到物体震动。

  这些活化的全功能细胞存在的唯一本能就是繁殖,为了繁殖就要吸收营养,吞噬外界物质,以及相互吞噬。

  “亡灵”一直陪伴在人左右,只在人灵魂离开的那一刻,它才会显露狰狞。

  可按孙子的说法,现在是东汉早期,怎么就出现灭绝后世人类的病毒呢?

  孙子没有给出这个问题的答案,他更在意的是怎么回到未来公布他的发现。

  “那你是怎么来到我脑子里的,我又是怎么穿越的?over!”

  “说起这个,就不得不提到未来时代最伟大的科学家Doraemon老师……”

  “Doraemon?怎么听起来很熟悉,是他本名吗?over!”一听到这个名字,常硕就回想起童年记忆里那个无所不能的蓝胖子,在他小时候Doraemon还不是这么叫的,叮当猫、小叮当、机器猫。

  “不是,没人知道他真正的名字。这么称呼是因为他卓有成效的研究与巨大贡献,使得意识穿越在未来已经成为一项极为普及的事情……”

  “什么?意识穿越?还普及?那就是说,每个人都能穿越?over!”之前他听过孙子提起过意识穿越训练,但是当时气氛不恰当,他也就没再追问下去,现在旧事重提,他抓住机会问个明白。

  “是的,每个人都能穿越,借助老师发明的装置,将自己的大脑电波进行调频,进而通过发射器产生高频振荡电流,以超光速的电磁波形式实现时间回溯,在过去时空找到相同频谱的脑电波后对接,这样未来人类的意识就进入古人的大脑……”

  “……没听太明白,那人人都穿越,岂不是乱套了,蝴蝶效应,不用我解释吧,over!”

  “不会乱套的,老师发明穿越装置,只是为了让所有人参与灾变发生原因的调查,同时为防不测,穿越的时间限定在被穿越者死亡前72小时内,而对于历史走向有重大影响的人物则设定为禁止穿越……”

  “你这说起来感觉有些问题,先不追究这个,你的穿越跟网文里面的‘魂穿’有啥不一样,over!”

  “嗯,我们普及的意识穿越,跟你看的那些网文里所谓的‘魂穿’有些像,但不完全一样,意识穿越者可以借用宿主的中枢神经系统接收外界信息,相当于借用历史人物的眼睛去观察当时的世界,但不能跟宿主交流、也无法提取宿主的记忆,控住宿主的身体取而代之,或者用你们的说法‘夺舍’、‘借尸还魂’,更是不可能……”

  “那你现在能跟我交流又是怎么回事,over!”其实常硕没说出口的是他会不会被夺舍,毕竟已经能交流了,下一步会不会被“夺舍”就很难讲了。

  “这个我真不知道为什么,意识穿越跟做梦一样,人做梦的时候从来都不记得梦从何而起是不是,能记得的只有梦中间的部分,或许我的穿越方式可能跟别人不一样,我的产品升级了?我不太记得了,只有我回到未来才能搞清楚怎么回事。”

  “……你说你们普及的都是意识穿越,那我呢?我怎么是肉身穿越?整个人都穿过来了?over!”

  “这……人体穿越是Doraemon老师正在攻克的科研难关,但是你从21世纪穿越回公元1世纪,我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将古代人传送回更久远的古代,比在本时代将人传送回古代要难一百万倍……”

  “我记得自己穿越前,是去一家试药公司做试药员,被人从后脑勺打了一针塞进医疗舱,醒来后就到这里了,你不是在我脑子里么?快帮我看一下,over!”

  “试药员?”

  “就是医药公司为研发测试新药效果,招揽活不下去的穷人做人体小白鼠,over!”

  “……老祖宗,你还有这种穷困潦倒的经历?日记里可没提起过。”

  “又是日记,再告诉你一遍,不要相信一个写日记的人,别废话了,你在我脑子里就快点查查,那些药剂有没有后遗症,over!”

  日记,又是日记,听孙子口气,我在这日记里把自己吹成很牛的人物?要不要套一下这孙子,听听自己日记里写了什么?常硕忽然有些好奇。

  “……好的,你稍等,我探查下,但不能保证有结果……”

  和孙子一问一答的对话持续了半小时,时间不算长,但是用的都是他的语言器官,所以两人在讨论半途中就已经口干舌燥的受不了。

  “这水好冷,over!”

  常硕打了一个哆嗦,随后下意识的裹紧了披在身上的披风。来到这个世界时间不长,他已经养成每句话后都加上over后缀的习惯。

  “按刚才凭据所写内容,这里应该是西域于阗国管辖地界。于阗南接昆仑山,现在时值六月盛夏,正是山上积雪融化的时节,你喝的是雪水,当然冰凉。

  还有,把你前方水底的那块石头拿上,到城市里应该可以换上不少钱。”

  常硕顺着孙子提示看去,一块拳头大小、外形圆滑光洁、曲丽柔和的白色石头静静躺在水底,水面波光汹涌,一道道折射后的光纹打在莹白色表面,像是拍卖会场给拍品精心营造的灯光效果,让人倍感其不同凡响。

  “这是和田玉?over!”

  浸淫网络多年,常硕也知道古代西域的于阗就是现代的和田,以和田玉闻名天下。

  “是的,开图就能找到一枚质地细腻滋润、凝脂蕴精的和田子玉,运气算是好到家了。和田玉分为三种类型,分别叫山玉、山流水、子玉。子玉价值最高,其余次之。”

  “山流水?这名字听起来更有意境,怎么价值排在后面,over!”

123456789下一页
扫码
作者吃瓜鱼龙果所写的《史上最硬穿越》为转载作品,史上最硬穿越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史上最硬穿越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史上最硬穿越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史上最硬穿越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史上最硬穿越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史上最硬穿越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