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武侠仙侠小说 > 藏冰最新章节 > 藏冰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藏冰 连载中
分享藏冰

藏冰全文阅读

藏冰作者:周至雪

藏冰简介:【庙堂之高,江湖之远,人间不平,侠义在心】
多少风花雪月,尽付这一剑,尽付这江湖。
恨长禁,伶仃雨,生逢何处不江湖。
登天南,晓万般,谁人陪我亦如故。 https://www.uukanshu.com
-------------------------------------

藏冰最新章节第121章:将乱【下】
第2章:谪仙燃雪
藏冰全文阅读作者:周至雪加入书架

  摆渡人已经站不住了,他感觉自己这面对什么样危险战况都能够稳若泰山的心开始动摇了。握住剑柄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尽管很轻微,但是美妇和左沂二人却都看得真切。

  左沂有些疑惑,此人为何话说到一半突然间变了脸色?

  可是当他们看到了染红整片昶江水的血色时。绕是见多识广,也仍旧愣了一下,美妇此刻已是怀胎四月,对于血腥气更是敏感,俯下身子强忍住呕吐的感觉,稍觉腹中微痛,捂住口鼻,暗中封了嗅觉感官,招呼左沂想让他去看一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恰此时,一道熟悉的身影钻入摆渡人的视线中。西北方天际,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日落的余晖中摇摇晃晃,步履蹒跚,怀中似乎还抱着什么东西。

  摆渡人喜上眉梢,心中低呼一声:还好侯爷没事!随即他迈开步子,小跑着迎了上去。

  左沂在美妇的示意下也跟了上去,他虽然十分不愿意与摆渡人说话争吵,但是毕竟此人是他们二人今日唯一的渡江之法,自家主夫人的要事不容耽搁……

  那人影失魂落魄的狂奔着,直到撞到了迎面而来的摆渡人身上的时候,这才清醒了过来。

  摆渡人看着他俊逸冷厉的面庞上沾满了血迹,原本威风八面的瞳孔此时更充斥着绝望与死气,浑身凌乱不堪,一身华贵衣衫已经被撕扯的破烂,霎是狼狈。

  摆渡人双瞳外翻,声音颤抖着叫道:“侯爷!”

  那人的双眸凄凄沥沥,再无往日的半分神采,听到摆渡人的呼唤,整个人好似筛糠一般剧烈的颤抖起来,无力的瘫坐在原地,两行血泪顺着坚挺的两颊流下。

  “到底……发生了什么?”

  被称为侯爷的中年男子突然站起,将怀中死死抱着的物什郑重的交到摆渡人手中。

  “周患,这是,我唯一的……儿子。也是座北侯府仅剩的血脉了……记住,我……只能将他托付给你了!你……一定要……保护好他!”

  摆渡人这才发现原来侯爷拼命护住的“东西”竟然是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此时此刻还在睡梦之中,细滑软腻的小脸儿满是凝固的血迹,散发着暗黑色的淡淡流光。

  “侯爷,这……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为什么……”

  “此生,不要……让他从军!”侯爷叮嘱了一句,混沌无光的双瞳最后看了自己第一天出生的儿子一眼,满是凄凉与不舍,两行热泪是带着阵阵酸楚夺眶而出,与那血泪混合在一起,使他的脸看起来模糊而又狰狞。

  男儿有泪不轻弹,这位叱咤沧北二十年,鏖战大辽大小数百战无一败绩的沧北第一侯,座北侯,在今日,竟然落下了泪。

  他不怕死!

  十九年前,他还是个千夫长,携三百死士冲入大辽四十万大军,杀了一个人仰马翻,他没有畏惧过。

  十七年前,他已是身任四部校尉兼车骑将军的第一将军,纵使被层层围困,兵粮断绝,孤立无援,他也用自己的一腔骄傲的热血与不灭的铮铮铁骨杀出了一条血路,以三万周甲吞了大辽第一铁骑军。一战震惊八国,沧北军神之名人人皆知。

  接下来的十数年中,他用兵如神,智计通天,有他在,大辽再不敢进犯,六国俯首朝拜,整个沧北再无动乱。可以说如今沧北的一派祥和,完全归功于他,座北侯。

  可就是这样一个深陷重围尚有力拔山兮,气吐山河之豪情的铁血男儿,今日却落下泪来,他究竟经历了什么?

  摆渡人难以想象一个连死亡都毫不畏惧的战神,竟然会哭,竟然会有这样狼狈凄惨的样子。

  座北侯转身要走,摆渡人死死拽住他的臂膀,“侯爷!你要冷静!无论经历了什么,也不能意气用事!”

  “冷静?”座北侯猛地转过身,通红的眼眸中带着疯狂的杀气与滔天的恨意,“你让我冷静?!我的亲人,我的兄弟!五百四十一口啊!你让我冷静?放开!”

  摆渡人愣了一下,如遭雷击,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难以承受的痛苦之中,心就仿佛被一千根钢针搅动一般钻心的疼,一切的力量在这一刻都抽干。

  他虽然已经有了一些猜测,可是如今听到座北侯亲口说出,仍旧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座北侯挣开摆渡人的手,独自一人持着剑,一步一步的走向远方,走向那个积满鲜血的人间炼狱,走向那个通往死亡的道路,这一刻的他,像是一个无畏无惧的死神,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无论此后何等结局,都已经不重要了,我只想为他们报仇,即便是死,我也要陪着他们!

  远远的,传来一道嘶哑,低沉,凄凉,无奈,绝望,却充满温暖的声音:“周患,照顾好我儿子。”

  左沂静静的站在摆渡人身后,他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止座北侯走向死亡,他知道,他阻止不了,一个真正的男人如果已经决定了一件事情,就决计不会退后。而座北侯就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他家主人对这位座北侯都是赞不绝口。

  良久良久,摆渡人才抑制住心中的悲凉,抑制住想要与座北侯一起报仇的冲动,将婴儿有些微凉的小脸儿贴在自己早已泪流满面的脸颊上,牙根紧咬。

  左沂上前一步,长叹一声,似是惋惜“你是对的,他……也是对的。”

  摆渡人怔了一下,没有说什么,只是独自转过身去,走回木舟。

  他回身望了望西北方的官道,似乎望见了昔日欢歌笑语的座北侯府,似乎望见了参军以来的戎马生涯,也似乎望见了这一切被一道刀芒斩得支离破碎。

  昶州,等着我回来!

  等我安顿好侯爷最后的血脉,定要回来为你们报仇!

  他回身看看美妇和左沂,“上船,一起走吧。”

  左沂走到美妇身侧,低声说了句,“那孩童身上残留了一丝刀气的余韵。”

  美妇看看摆渡人怀中的婴儿,传声道:“感受到了,似是谪仙燃雪,元歌。”

  左沂微微点头“正是,除此外,那孩童身上还有……陨落仙根的……束仙毒。”

  美妇柳眉紧皱,眼神中闪过一丝难以名状的悲哀,“元歌,竟然这般狠毒,那只是个肉体凡胎,只是个孩子啊。”

  “这样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主人是否……”

  美妇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虽然二人只是传声交流,但是为了防止被摆渡人看出什么,朗声道:“感谢船家的渡江之恩。”说完后,美妇传声问左沂,“束仙毒何解?”

  二人一前一后的上了船,摆渡人抱着孩子,默默的摇起船桨。

  “三目龙蛟,蛟尾可解。”左沂传声。

第3章:0里冰封,万里雪飘
藏冰全文阅读作者:周至雪加入书架

  人间有一地,万载长飘雪。

  其名曰:玫州。

  玫州,位于沧北最北部,毗邻藏冰山,自古以来皆为苦寒之地。

  可自玫州州领解问任职以来,玫州境内百废俱兴,人丁兴旺,可谓蒸蒸日上,故而举州百姓皆称呼解问为“解青天”。

  就在这重复不断的大雪中,一前一后两匹快马,飞也似地钻入玫州城中,掀起一阵波涛惊雷。

  解问坐在州领府中正在审阅文书,与身边的师爷商议着。

  解问问道:“东岭雪山上的凶兽可解决了?”

  师爷叹了口气,无奈道:“禀报州领,那凶兽桀骜难驯,翻腾间携带千钧之势,咱们的几队兵士全都葬身于它的手上……只怕是无法解决。”

  “无法解决?”解问起身,踱了几步,显得甚是焦躁,“自那凶兽藏于山中以来,便是接连发生祸事,雪山附近的猎户山民伤亡者达到数百,这,这,竟然无法解决?令本官何其忧虑啊。若这孽畜不尽早解决,定会有更多百姓为它所伤……”

  “州领且慢焦急,今早我已派人去请藏冰观的藏冰真人了,想来这几日便会有答复。”

  解问抚了抚胡须,他如今不过五十岁,正值壮年,可身体已经大不如前,自上任以来,数十年艰辛治州,夙兴夜寐,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操碎了心,才有了如今这样的起色,百姓也不再像过去那样吃不饱穿不暖。

  可是这刚持续多久?竟然又出了一头凶兽害人,怎能不让他烦心,听到师爷提到了藏冰真人,解问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若能将藏冰真人请来,那凶兽或可迎刃而解,只是可惜,真人一向深居浅出,近年来更是年过古稀,身体渐弱……只怕想要请出山来,难,难,难。”想到这里,他一连说了三个难,刚刚放松一些心情又紧张了起来,满面愁容。

  师爷看到他两鬓已然斑白,眼中尽是血丝,心下也有些心疼。“大人还应当注意身体才是……”

  话说到一半,只听门外传来一声呼啸,紧接着一个门童狂奔了进来,跑到门堂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双手捧着一个红丝纸信封,毕恭毕敬。“大人,云东镇天王传信,需大人亲启!”

  解问登时一怔,随即面露震惊之色。

  云东镇天王?那可是大周天子的四皇叔,云东十八州的镇天王啊,平日里与他全无半分联系,今日为何会突然给他写信?

  他抬手便要接过信件,没想到从外间又钻入了一个人,一身银白色甲胄,头戴凤尾冠,面戴霜白银面,手上拿着一卷通告卷宗。

  凤尾冠乃是周天子座下通令官的标志,负责为周天子传递通告及圣旨口谕等,各方州领君侯,见之如见天子。

  这一次解问更是震惊,那人还未走到近前,他身为三品州领已经先一步跪倒在地,师爷也同样跪在了他的身后。那门童万分惶恐,直接趴在了地上,恭敬之情溢于言表。

  “不知天子有何圣谕!臣玫州州领解问携师爷李楚接谕!”双手高抬,俯面向下,神情郑重,额头上浮起一层细密的汗珠。

  通令官将手中的通告卷放在解问手中,转身消失在了州领府中,如影如魅,自始至终未发一语。

  许久后,解问才站起身来,手臂上青筋暴起,面色涨的通红,对着通令官离开的方向深深地行了三次礼,这才慢慢的打开了手中的通告卷。

  仅仅看了两行,他便骇然失色,身体剧烈一震,通告卷都几乎被他脱手而出,稳了稳心神,脸上露出悲戚之色,低头喟然长叹,“天不佑我大周,不佑我沧北啊!”

  言罢伏地痛哭。

  师爷门童二人摸不着头脑,但见州领大人哭的伤心,也知道定然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

  由通令官传发给大周全国三十五州的通告上,只写了短短四行血色大字。

  “沧北第一侯座北侯周夜城于六月十四日为刺客所杀,全家老小及亲卫府兵五百余口惨死灭门,举国同哀,以王礼厚葬,追封周夜城‘忠烈侯’入朝歌圣陵!”

  ……

  三年时光,转瞬即逝。

  云东镇天王被周天子调令至沧北,顶替座北侯之位,统领沧北大军。其子镇天府小王爷姜硕封为云东军代统领,统御云东三军。

  自此,镇天王姜昀执掌了周国半数以上的军队,权势赫赫,在大周国内的名声更是如日中天,一发而不可收拾。

  玫州,一如既往的平静。

  白雪飘飘,千里同银。雪花飞舞,宛若九天仙女乘雾而行,美艳无双。

  雪色中,隐隐传来脚步声。

  一中年人身穿单薄布衣踏雪而行,纵使冰封千里,雪飘万山,寒意透骨,却也难以近他分毫,这份御寒之能,令在这冰寒天地中世代生存的诸多百姓们啧啧称奇。

  更令人惊奇的是,他的肩头还坐着一个小童,唇红齿白眉清目秀,一双大眼睛滴溜乱转,满是好奇的打量着这陌生的天地,左看看右看看,几乎看花了眼。而他竟也同样是单薄的布衣,对漫天的寒气浑然未觉。

  一长一幼二人踏入玫州城,但凡路人看到这二人,无不指指点点,面露惊容。

  尤其那小孩,看到有人在打量他,还会伸出两只粉嘟嘟的小手,嘿嘿直笑,一边笑还一边用稚嫩的声音说着:“爹爹,你看他们,你看他们。”

  中年人并未答话,伸手摸摸小童的小脑袋,小孩儿便会直接知趣的闭上嘴。

  中年人抬头看了看玫州城内的亭台楼阁,抬步走入一家茶楼,寻了一张空桌坐下,将小童放在自己的腿上,从怀中掏出几许碎银子。

  店小二曲着身子,“客官,不知喝什么茶?”

  中年人沉吟了一下,缓慢抬头,有些艰难的问道:“不知你这茶楼中,可有昶州江畔的铁泷茶?”

  店小二闻言有些犹豫,支支吾吾地道:“铁泷茶确实有,不过……昶州至此四千里,运送极难,故而这价格……客官,您似是江湖游子吧,身上盘缠想必不甚多,那铁泷茶也并非什么名贵之茶,绝香之品,我看客官还不如来一壶玫州藏冰茶,此茶为藏冰山下经寒气灵霞孕育的玫州名茶,再加以东岭雪山化水,味道更加香浓可口!而这价格也更加低廉。”

  中年人听他说的真诚,知道对方是为自己着想,不希望自己花冤枉钱,心下登时一暖,他行走江湖三年有余,早已看惯了人间人情凉薄之处,没想到今时今日还能够遇到这样一位小二。

  掌柜的不知道从哪里走了出来,听到店小二这话,从后面拽住他的衣领,毫不客气的推入了茶柜后面,对着中年人满脸赔笑。

  “哈哈哈,客官。小孩子不懂事,让您见笑了,铁泷茶自然有,客官稍等片刻。”

  中年人淡淡一笑,随手扔给他五两银子,“够了吧?”

  “够够够,当然够了。”掌柜的接过银子,悄悄的用牙根咬上一口,确认是真的以后一把塞入怀中,正欲离开,却看到中年人又扔了五两银子。

  掌柜的眼睛登时亮了,嬉皮笑脸的再次接过,“谢谢客官赏,哦,呸!我这张嘴!谢谢大爷赏。”

  中年人不再看他,而是友善的扫了方才那店小二一眼。

  “这银子,是赏给那小二的。”

  “啊?”掌柜的肥脸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瘪了下去,店小二愣了一下,这才摇了摇头。

  “谢谢客官赏!不过,我不能要。”

第4章:江湖事
藏冰全文阅读作者:周至雪加入书架

  玫州茶楼。

  片刻时间,中年人便饮了三壶昶州铁泷茶,神色愈加古怪,时而惆怅,时而憧憬,时而希冀,时而又哀戚。

  小童坐在中年人腿上,笑吟吟的吃着干果蜜饯,并没有注意到父亲的神情变化,或许在他这个年纪,即便注意到了也是不明所以,茫然懵懂。

  茶楼中的客人随时间的推移而越来越多,甚至还有几个人提着酒壶,端着下酒菜,坐在木桌前,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张先生到!”店小二走到门外,扶着一个须发皆白,身材佝偻的老人,缓步走了进来。那老人拄着拐杖,走路颤颤巍巍,相貌普通,两颊还有些许黝黑的老人斑,但他面色红晕,看起来中气十足,虽年老但气势犹存。

  茶楼中的诸多客人见到他无不面露笑容,站起身来亲切的与老人打着招呼,老人也含笑一一点头示意。

  老人在店小二的搀扶下走到茶楼正中的古木桌旁,双手一晃,便掏出了一把折扇,一枚紫黑色的醒木。

  提起醒木在桌上敲了一下,发出“咚”的一声,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到他的身上,中年人也听到声音,抬起头,那微微有些泛红的双眸也注意到了房间中央的老人。

  小童好奇的看着老人手中的醒木,心中不解,这是什么东西啊?

  却听老人嘶哑而洪亮的声音自口中吐出,一语似有霹雳炸响,水浆崩裂。

  “沧北封侯败辽皇,神兵所向威名扬。

  若问天下谁英雄?周天座北敢尊王。”

  言罢一首定场诗,在座诸位无不侧目,中年人微怔,眼神中凄凉哀伤更盛,一首称颂座北侯爷的打油诗令得每个人都是黯然神伤。

  “可怜座北侯一生戎马一世英名,最终竟被刺客宵小灭了门!真他娘的!”一位壮汉抄起酒壶仰头豪饮一口。

  “可悲可叹!”

  “若座北侯不死,我大周定可万代春秋,灭辽之日指日可待,唉,天不佑我沧北啊!”

  “什么上天,分明就是人祸!辽皇狗贼明着打不过,就来阴的!可怜我沧北侯爷就这么……”

  小童突然感觉头顶微凉,抬头看了看上方,心想怎么房子里还会下雨?

  正疑惑不解,伸出小手摸了摸中年人的脸颊,入手凉凉,竟是两行冰冷的水痕。

  “爹……爹爹,你怎么洗脸啦,洗脸,哈哈。”小童的声音稚嫩,甚至还有些咿咿呀呀,含混不清。

  正自开心,可不知不觉的,也流出了两行泪水,仿佛冥冥之中有一股来自于血肉至亲的悲痛传递过来。他揉了揉自己的小脸儿,深感奇怪,茫然的摇摇头。“咦?我……我怎么也洗脸啦?”

  张先生见众位群情激愤,顿了顿,“英雄自有归路,众位无须哀伤,辽皇此举天人共怒,他日必有因果报应。”张先生又一击醒木,将众人的情绪拉了回来。

  “上文书为诸位讲完了座北侯的戎马一生,今日这回,诸位,想要听一些什么啊?”

  “七退辽军!”

  “千里战草原!”

  “浴血解兵围!”

  “……”

  张先生一听,竟然都是有关座北侯的的话本故事,暗暗呼道座北侯的美名声势着实太盛,深得人心,他的故事也同样广为流传。

  叹了一口气,“这些故事诸位只怕早已听了无数回,虽尽显我大周军威,但多年重复也有些索然无味。今日小老儿又有一桩江湖轶事,不知诸位看官可有兴趣?”

  “哦?张老又有新作品了?甚妙甚妙!”一青年文士闻言大喜。

  “张老可是一向畅言军事少谈江湖事啊,今日竟然有江湖故事?想来也定是精彩绝伦,独家绝妙之段,咱们今天可是赶巧了!哈哈哈。”先前开口的大汉又饮一口酒,面上也是饶有兴致,笑声浑厚豪放,响彻茶楼。

  “还是军国战事更佳……江湖事有何好?”

  所谓众口难调,正是如此,但凡故事总有人喜欢总有人不喜欢,张先生咳嗽一声,“咳咳,今日且听我说这一段,明日咱们再聊兵家事也不迟。书归正传!侠义为笔,英雄为墨,此之一切所绘锦绣画卷,是为江湖。”

  “诸位看官中,想必有混迹江湖的侠客高人,也有云游四海的游子浪客,你们必然有人听过,在这茫茫江湖中,有六位顶天立地,名震天下的真英雄。”

  “有诗颂云:‘一刀一尺一飞花,一剑一叶一风沙。纵游日月星穹下,横贯阴阳笑浮华。’”

  “话说天南山脉茫茫九万里,其中深渊大泽,明侠隐士数不胜数,咱们今日的故事,便是发生在天南山脉西北部的皎月大泽。”

  “据传说,万载前,三皇开州五帝立国时,炎帝神农氏座下有一赤虬,身长二十丈,天生三目,上可九天摘星,下可潜渊寻龙。吞吐间日月失色,俯仰间万里同辉。”

  大汉听到这里,已经听出这是个瞎编乱造,胡吹大气的神魔故事,和江湖有个什么关系?心中对于张先生的才气与敬仰登时低了几分,又听了几句,顿得兴趣索然,远不如兵家事听起来震撼豪气,将壶中酒一饮而尽,长叹着便要离去。

  其他听客却觉仙魔之事配合江湖英雄十分贴合,听起来倒是津津有味,每个人眼中都绽放着些许精光。

  “后神农氏驾鹿仙去,此赤虬隐匿皎月大泽数万载终于重现人间,腾云挪雨,却苦了百姓妖兽大水之灾厄。江湖中有一英雄女子不忍苍生受难,黎民受苦,身怀有孕尚携两位侍从不远万里降伏此兽,此女究竟是何人,各位看官心中可有分说?”

  “嗨,那肯定是天南女侠‘乔一木’?”

  张先生故作神秘的一笑,“非也非也。”

  “莫非是关西神剑‘李长情’?”

  “非也。”

  那大汉听到这里突然顿住脚,转过头来,双眸中似有金芒流转,“身怀有孕?先生说的,莫非是天南探雪城城主一剑扫雪客的妻子,‘一叶可遮天,余生付流年’的传奇女子雨仪?”

  张老一拍醒木,“正是!”

  “却说那赤虬,九天旋舞,飘忽不定,如真如幻,亦魔亦仙,眼有傲气,分明就没把雨女侠放在眼里!却说雨女侠气定神闲,秀目微张,玉手倒挥,她的两名侍卫已经腾身入空,宛若天龙,竟然虚空凝立踏空而行。”

  “这不是胡扯吗?人怎么可能会踏空而行……”青年文士听到这里双目圆睁,不敢置信,不过转念一想,这只是个故事,没必要太过纠结,闭口不语,细细再听。

  中年人在故事刚一开始,听到“皎月大泽”四个字就已经悄无声息的低下了头,后听到雨仪的名字更是目有惊疑之色,心中惊叹一声:此事应当绝密无人知晓才对,这老人为何会如数家珍……并且编改为话本评书讲给众人听?

  那那里是什么赤虬,分明就是两年以前的那头三目龙蛟啊……

  这张老,有古怪!

  虽然故事听起来浮夸不靠谱,虚虚幻幻,加上了诸多的神魔仙气色彩,可是……

  越听越是惊心,他将正听到兴头上依依不舍的儿子放在肩头,转身出了茶楼。

  诸位客官早已经被张老精彩的故事所吸引,听到惊心之处无不拍案赞叹,听到高潮之时也无不拍案叫绝。

  就连那对此无甚兴趣的大汉也重新坐回了位置,静静的聆听,足可见张老所述“江湖轶事”的魅力。

  因此,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中年人离开。

  只有张老,在他转身出楼的那一刹那,将眼神在他的身上停留了一瞬,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神秘……

第5章:众生皆魔
藏冰全文阅读作者:周至雪加入书架

  天下人皆知,藏冰山上,有一藏冰观,乃天下之奇观也,矗立于冰山之上,傲然于风雪之中。

  人间至寒之地,常年悬冰挂雪,银封万山,恍若无暇羊脂,其色纯,层林尽染。

  山中筑冰梯一万阶,直达藏冰道观。

  据传说,五百年多前,大周开国帝姜浊向北开拓疆土时,军队行至玫州受阻,大雪封山,历时数十年方才成功打下地基建了城,这才有了如今的玫州城域。

  那时,已经年过六旬的开国大帝仍旧心有壮志,决心向更北部,那无人能够生存,也无人能够征服的茫茫冰山,进军,以筑大周千秋万古的基业,留名青史。

  行至藏冰山时,冰寒彻骨,狂雪中几不见人,无数人劝开国帝后撤,但他几近疯狂,强令踏雪顶风而行,遭遇雪崩,数十万重兵葬身雪下。

  开国帝经身边数位高手护驾才侥幸留命,却在风雪中迷失了方向,穷途末路,恰见冰山暴雪中稳稳站立着一个道人。

  他面无表情,大袖一挥,这极北之地无数年来未曾停过的暴雪竟然止了!再一挥手,方圆百里冰寒尽去,暖意融融,姜浊与其侍从惊为天人,皆跪拜俯首,惊呼“仙人”。

  道人只与姜浊说了一句,“吾乃此山中藏冰观修道之徒也。”言罢他虚空一指,原本茫茫无法看清的藏冰山陡然清晰,山间竟然有一座古朴无华却道气氤氲的道观。

  而后周边万物一闪,一切顿消,恍然如梦,姜浊已然出了藏冰山回到玫州新建之城。

  当然,这“雪中逢仙,冰山道观”也只是流传在民间的传说而已,而这藏冰观究竟是何来历无人知晓,只知道似乎在大周建国之前就有。

  半空,晶莹的雪花如同随风而降的花瓣,带来阵阵拂面的花香,带来洗涤人世的纯洁。

  中年人带着小童踏上冰梯,直奔藏冰山间的藏冰观,神色虔诚而恭谨,自始至终未发一语,小童坐在他的肩上时时给他擦汗,偶尔询问两句什么见父亲并未开口也没有再问。

  中年人虽是武夫出身,体力不浅,虽偶有奇遇得到了一身寒火不侵的铁骨沸血,但登到一半时也感觉有些体力不支,渐次向上更是汗如雨下,气喘如牛。

  他心头暗暗奇怪,从前他家乡也有一座高山,虽未有一万台阶之多,但数千也有,他一日里上下三四个来回尚能有余力,怎么今日登这冰梯如此艰难?

  他又哪里知道,藏冰观雄浑的道气笼罩下,肉体凡胎,又如何消受得了?

  故而想要登山拜道,第一步所要经历的就是道气洗礼,若连这一关都无法过去,便证明与道家无缘,除下山再无出路。

  三年前,玫州州领解问为求藏冰真人降伏东岭凶兽,曾亲自登冰梯受道念,足足走了半个月之久,尤其那最后三千阶,他几乎是爬上去的。

  所谓功夫不负有心,最终成功登顶,至于他最终究竟有没有请得藏冰真人下山,没有人知道,玫州百姓只知道东岭雪山此后再无凶兽。

  此事过后,解问的地位愈加水涨船高,更受百姓爱戴。

  如今中年人登山,短短半日已然攀登了七千阶,着实不易。

  可随着中年人逐步接近道观,步伐便愈加沉重,小童却似浑然无感,尚自帮着中年人擦去汗水,小手还在胡乱的摆动着,似乎是在算计着什么。

  “爹爹,你看……那边,冰……冰……”眼看道观几乎咫尺之遥,中年人刚要松一口气,小童突然手舞足蹈起来,向着远方茫茫的冰原指了指,双手乱抓,随后从他的肩膀上一跃而下。

  “扑通”一声摔在地上,在晶莹的冰阶上弹了一下,宛若一个肉球似的,向着下方滚去。

  “啊!爹,爹爹!冰……冰人!我……我我……”小童在翻滚间语无伦次,几乎哭了,可是冰阶本身极陡,再加之冰性极滑,他的身子根本无法吃力,眨眼间已经滚下了数十米。

  中年人一愣神的功夫,还未及阻拦,小童白白胖胖的身子竟然斜着滚下了冰阶一侧的峭壁,影子一闪,惊呼一声,便已经消失了在视线中。

  茫茫群山中只有一声声稚嫩的童声回荡在耳边,久久不散。

  “倾儿!”中年人睚眦欲裂,身体前扑,作势便要随着儿子一起坠下峭壁。

  身后倏地一阵大力传来,中年人只觉得身子一僵,竟然再也无法动弹分毫,通红的双眸回身一看,只见一名身穿灰色道袍,身态消瘦,面有病色的青年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身后,他手中拂尘正卷住了自己的袖尾。

  “你……”

  青年不等他说话,另一只手从背后一探,再一伸出,臂弯间已多了一个幼童,那孩童双眸微阖,呼吸均匀,似是沉沉睡去一般。

  中年人定睛一看,不正是自己的儿子吗?心头大喜,戾气顿消,伸手便要接过,却不想那青年撤手避过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转身径自朝道观走去。

  中年人心中疑惑,来不及想这青年是怎么救下自己小童的,也来不及想他为何不让自己抱回,只是提步跟上前去。他没有发现的是,方才登阶时的压力已如冰雪消融一般化作虚无。

  ……

  茫茫白雪,四处皆透出一片毫无杂质的白色。

  一座身高九尺的浅蓝色人形冰雕凭空出现,小童满目疑惑,想要凑上前去细细观瞧,却发现无论自己怎么跑怎么爬,都无法接近那冰雕分毫,孩童心性作用下升起一股不服输的念头,朝着那冰雕的方向埋头狂奔。

  直到气喘不止,直到精疲力尽。

  他仍旧没有接近那冰雕,只能看到一个朦朦胧胧的形象,似乎是一个仙风道骨的老人,手上还拿着一柄拂尘,闪烁着幽幽的银光。

  小童环顾四周,不见一人,突然落下泪来,渐渐放声大哭,口中还支支吾吾的哭喊着:“爹爹……爹爹!”

  “众。”

  冥冥中传来一声浩荡而缥缈的声音,那声音苍老,沉重,却有一股说不出的威严。

  “喀!”一声闷雷般的巨响,第二座人形冰雕浮现而出,这一次比那第一尊冰雕近了一分,而且从其形态看去,那冰雕虽是道人打扮,确是一名女子,同样道气蒸蒸,遥不可视其真身。

  小童听到了动静,止住哭声,泪汪汪的大眼睛朝着前方看了过去。

  “生。”

  那是一声女人的声音,清脆,动听,宛若黄雀微鸣,白鹤唳叫,使小童瞬间脱离了找不到父亲的哀伤,嘿嘿笑了起来。

  “喀!”

  随着一声声巨响,一座座冰雕由远及近逐个浮现,而那虚无缥缈却又真实可闻的道音也汇聚成了八字道心传入小童的双耳之中,令他仿佛经受醍醐灌顶,万道洒洗一般,整个人呆立在了原地,双瞳之中一道实质般的道韵流转其中。

  “众生皆魔,惟我道真。”

  整整十三座冰雕排列,而到了第十三座之时,小童已经能够清晰的看到那冰雕周身的纹路,刻画的纹理,甚至连眉宇之间的神韵也看的一清二楚。

  那座冰雕,身长不过四尺,竟是一个同他一般大小的童子,童子的小脸儿上虽仍有童稚,但他却自带着一种难言的威慑力,令得小童忍不住想要跪下参拜。

  恰此时,迷梦中传来轻轻软软的呼唤。

  小童精神一振,已从睡梦中惊醒,方才的事竟忘却了十之八九。

第6章:尺照人间冷暖
藏冰全文阅读作者:周至雪加入书架

  藏冰山上,藏冰观中。

  猛然从床榻上坐起来的小童一双明目疑惑的看了看自己所在的房间,始终站在床榻前的中年人见到儿子醒了登时一喜,但还未来得及说什么,身前已经多了一个身影,正是那救下自己儿子的青年道人。

  “小家伙儿,你这一梦可有造化?”青年道人因病而长年苍白的面颊上难得的泛起了一丝桃色。

  小童茫然不解,愣怔了半晌也没有说出什么,撅起小嘴将视线放到了那道人的身后,张开双臂,奶声奶气的道:“爹爹,抱……抱我。”

  青年道人仍心存侥幸,回手拦住中年人的动作,俯下身来神态温和的再次问道:“你在那冰梯一侧的虚空中看到了什么?”

  小童清澈的眸子如同水波荡漾一般,闪烁出了几点思索的精光,努力回想了半日,这才吞吞吐吐的说出了一句。“冰冰人……好多好多。好玩儿呦,好玩儿!”言罢一双肉嘟嘟的小手高举过头顶连连拍掌。

  青年道人眼中似有惊涛骇浪翻滚,那传说中唯有明智之眸才可能真正看透看清的“冰道尊容”就连他也仅仅只能看到两座……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家伙儿竟然说……好多好多?

  他又上下打量这小童一眼,幽幽叹了一口气,这小孩儿看上去不过三四岁的年纪,若是再长上几岁肯定能够问出一些什么,可是如今……已经没有时间了。

  “唉,果然……道命天定不由人。”青年道人转身对着中年人点点头,中年人这才走到榻前将儿子一把抱起放在肩头。

  青年道人心头忽然又闪过希冀,他迟疑了一下,问道:“你二人今次上山有何事?”

  中年人这才醒悟过来,从衣服的夹层中摸出一个信封,欠着身递了过去,表情甚是恭敬。

  “这封信乃是赵城主亲笔,命在下一定要亲手交到真人手中。”

  青年道人眉间一凝,面上浮现出郑重,“扫雪客亲笔?此事事关重大……我也无法做主。”青年道人略一踌躇,又将信封塞回中年人手中。“这封信,先留在你手中。”

  中年人不明所以,“难道真人不在观中?若真人外出,我可以等,这信一定要……”

  青年道人摆了摆手,原本就苍白的面色在此刻已经失了人色,岿然不动,双眸紧闭,良久才睁开,声音有些沙哑的道:“师父已然仙逝归天,如何等的到?”

  “啊?真人仙逝了?”中年人震惊的几乎跳了起来,别人都以为藏冰真人只是一个道法高深的山上道士而已,可他却已经从扫雪客那里知道了藏冰真人的真实身份,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仙逝?

  如果真的仙逝,这方万里冰川又有何人能够驾驭?

  青年道人先是点点头,随后又是摇了摇头,“准确的说,离世的是我师父,至于真人……我们也在寻找。”

  “也就是说……令师并非藏冰真人?”中年人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

  “不,家师乃是上一代藏冰真人,而我们正在等的,便是下一代。”中年人神色有些飘忽,似乎是想到了一些事情,“师父生前曾道,五年内,真人会循道而生……可如今三年已过,我们仍未找到身有道骨之人,循道而生的真人更是毫无头绪。唉……眼下藏冰观尚有濒临危亡之灾,只怕等不到真人出现了。”

  “那岂不是说至少还需要两年才可能等到所谓的‘真人’?可赵城主亦有大事相商,万万耽搁不得啊。”中年人面有担忧之色。

  青年道人捂口咳嗽几声,面色转至涨红,中年人赶忙上前为他拍了拍后背,可那咳嗽却偏偏难以止住,直至一口夹杂着寒气的殷红鲜血从口中喷出这才停住。

  小童惊讶的张大了嘴,指了指青年道人的身上,“你……你身上有蛇?”

  中年人本来看到那青年道人吐血大惊失色,可听到了怀中儿子的叫喊,身躯一震,跳开一步拔出长剑看向道人的身上,可那道人身上只有一套被洗的泛白道服,哪里有什么蛇?

  刚想要骂儿子胡说八道吓人,却见青年道人顾不得嘴角残留的血渍,一把拽住了小童的肩膀,“你你你说什么?你能看到?是不是一条快速穿梭,身放青光的银色小蛇?”

  中年人一脸莫名其妙,明明什么都没有……哪里来的蛇?

  小童张了张嘴,点点头,语音一如既往的稚嫩,“是……呀,你怎么知道?你看得到对不?”

  青年道人突然朗声大笑,笑声宛若洪雷滚滚震耳欲聋,顷刻间传遍整个藏冰观。小童忙捂住了耳朵,痴傻的看着眼前的青年,心想这人为何得了失心疯?

  “你叫什么名字?”道人扭头问中年人,“是不是姓周?他呢!”又伸手指了指小童。

  中年人诧异,心道:他怎么知道?

  “在下周患,这是犬子,名倾。”

  “周倾,周倾,周患,你可认识周涯祖?”道人先是喃喃念了两声,又问。

  “周涯祖?不认识。”

  青年道人惋惜一叹,“巧了,真是巧了。不知是苍天眷顾,还是我藏冰道门命不该绝。”言罢,他目光灼灼的盯向周倾。“小家伙儿,随我走一趟可好?”

  恰此时,门边传来敲门声。

  “师兄?为何狂笑?”

  青年道人闻言,“轩微,来的正好,你去将观中徒子叫到道德阁,我有事要说。”

  ……

  藏冰观的中心便是道德阁,这里存有历代藏冰真人所收录撰写的道家真经秘典十万卷,每一卷皆是存世孤本,价值难以估量。

  日日皆有观中道人看护,从不让外人进入。

  周患抱着儿子走到道德阁恢宏大气的门楣前不由停住了脚,被这数丈高的青竹大门所震撼,小周倾指了指大门两侧,挑眉念道“谷世人情冷,……什么暖人心。”

  周患不由莞尔一笑,揉了揉儿子的小脑袋,“那是俗世人情冷,道境暖人心。”

  “爹爹,什么是俗世啊?什么又是人情呀?为什么冷呢?”

  青年道人听着二人对话,添上一句,“长大了你就明白了。”

  道德阁内空间极大,道家典籍书架环绕的中央,有一片空地,足有数十丈见方,最中心有一高台,其上黑白双火闪耀,照亮整座道德阁。经久不衰,百年间从未熄灭。

  青年道人携周患父子走上高台,其下已然密密麻麻的聚集了数百位道人,有老有少,有高有矮,身段不一,他们虽然也都是肉体凡人,但每一位的身上都有着一种难以名状的气韵。

  这,便是常年经受道气洗涤所带来的好处。

  青年道人见人已到的差不多,口中吐出一字。“静。”声音并不大,但却清晰的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整个道德阁登时陷入一片沉寂,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中年人在一旁暗暗乍舌,心道这青年好生厉害。

  “大师兄。”

  数百道人见到那青年无不俯身跪拜,朗声叫道。

  青年道人面色淡漠,负手受了众人一礼。“今日,众位还要再一次尝试‘持尺’之测,规矩不变,若能将这‘道玄藏冰尺’移动半分,便是我藏冰观的藏冰真人。”

  青年回身指了指足有三丈之高的黑白双火,周患这才转过身将目光转到那奇异的火焰上。

  黑白两色火焰左右参半,宛若两道交相辉映的虹光,虽夺目却不刺眼,虽雄浑却不炽热。其上虚悬着两列漂浮不定的金色大字。

  左侧黑火上有:“银锋落尽令万川”七字。

  右侧白火上有:“尺照人间冷暖”六字。

  双火中心,一黝黑发红的巨尺斜插在高台上,周体雾气氤氲,微茫抖动,远远望去煞是神秘古怪。

  青年道人站在周患身边轻声解释道:“那便是藏冰观镇观之物,藏冰尺。无数年来惟有身怀道骨体具道胎的道门人才可能挪动,乃至如臂使指,凡是这样的人,便是藏冰观的藏冰真人,无论长幼尊卑。我观真人也便是这样传承换代。”

  “而若只是凡胎,不仅无法移动,甚至连接近都无有可能。眼下我这些师弟均是师父早年从各地所纳所养的贫苦之人收为弟子,十之八九都是凡胎,仅有少数经了道气身兼道韵,可也并非道骨道胎,三年来这样的‘持尺’之测已不知多少次……唉,结果皆在意料之中。”

  周患点头,一副恍然之态,“原来是这样,那……今日为何……”

  青年道人将目光放在了被黑白双火所吸引的小周倾的身上,没有再开口。周患心下有了猜测,莫非这道人是觉得自己的儿子能够有能力达成“持尺”之测?可是自己的儿子并非道门之人啊!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周至雪所写的《藏冰》为转载作品,藏冰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藏冰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藏冰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藏冰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藏冰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藏冰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