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UU看书 > 军事历史小说 > 留里克战记最新章节 > 留里克战记全文阅读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 选择字体大小:
留里克战记 连载中
分享留里克战记

留里克战记全文阅读

留里克战记作者:鄱阳孤鹜

留里克战记简介:小说主角是一个普通历史系大学生,穿越到9世纪的斯拉夫地区,成为了留里克王朝的建立者。他一心只希望能够回到中国的土地上。在日渐衰落的唐王朝和兴盛的瓦良格部落之间,在华夏灵魂与瓦格良血脉之间,他该如何抉择呢? https://www.uukanshu.com
-------------------------------------

留里克战记最新章节第27章
第2章回忆
留里克战记全文阅读作者:鄱阳孤鹜加入书架

  虽已是十点左右,松林间仍然飘荡着淡淡的雾,像仙女遗落在人间的飘带,随风摇曳着。两只松鼠蹲在树梢上,看着头顶的一颗松果焦急地吱吱叫着。终于,它们商量出一个法子,一只趴在树枝上,另一只踩着它的背跳起来,这样就能拿到松果了。

  就在第二只松鼠跃起的瞬间,一个石子飞射过来,将松鼠击落树下。吓得另一只也慌忙逃窜了。而这一幕的始作俑者正靠在十余米远的一棵树上,慵懒地抛着手里的石子。这是一个六岁模样的男孩,一头棕色短发毛毛糙糙的。赶走了吱吱叫唤的松鼠,留里克再度闭上眼靠在树上,感受着林间带着微微松香的风,百无聊赖的消磨着时光。

  六年了,已经来到这个世界六年了。留里克只要闭上双眼,就仿佛能清晰地看到六年前的桩桩件件。

  他叫刘可,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历史系研究生,专业是俄国古代史,幸运的是导师是业内大牛,不幸的是这样的学者一般都比较严谨。连带着刘可也跟着学了北日耳曼语支的古诺斯语,每天和老头儿说着玩,哄他开心。

  那天他和室友从图书馆出来,随口抱怨道:“哎,我最近真的是霉运当头!只要玩王者我一定会输,不是队友挂机就是对面太强,连六分投的机会都不给我。现在我女朋友已经快被我气死了,根本不想和我玩游戏。”

  室友听了嘿嘿一笑,宽慰道:“没事啦!你这算什么倒霉,真正的倒霉是喝凉水都塞牙呢,你会吗?”

  刘可不屑地翻了个白眼:“塞牙算什么,我喝了凉水都会穿越了!”室友听了哈哈大笑,而刘可也被逗乐了,拿出水杯喝了一口,作出要穿越了的怪样。然后,他真的从原地消失了。留下室友看着地上的水杯,惊愕地道:“卧槽!这么倒霉?”

  而另一边的刘可,只是眼前一黑,继而又恢复了光亮。正想吐槽室友干嘛捂住自己眼睛,就看见一张肥胖而毛孔粗大的脸对着自己,咧开嘴笑着,露出里面一颗颗自由散漫的大黄牙。当时就吓得刘可大吼一声:“妖怪啊!”可传入耳中的却是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刘可愣住了,闭上嘴巴,啼哭声也停止了。他试探的说了句:“八百标兵奔北坡?”婴儿的哇哇声再次响起了,随着他的停止而停止。刘可震惊了,他无法相信这一切,而他不得不面对这一事实,那就是他穿越了,而且变成了一个婴儿。他无力地把头垂到一边,无声的,眼角有一滴晶莹的泪珠滑落。“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那胖大妇人抱了他一会儿,便将他带出屋,交到一个男人手上。两人之间说了些什么,继而男人把刘可举过头顶,直面太阳。“去你大爷的,眼瞎了!”刘可咆哮着,可婴儿雄健的叫喊声只让周围的人更加开心了。接着那男人又说了些什么,周围的人便一齐欢呼,重复着一个单词。

  刘可放弃了挣扎,他只是个婴儿,什么也做不了。相信这些人也不至于丧心病狂到对一个婴儿下手的地步吧?刘可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一开始众人说的话他一点也听不懂,不过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现在放弃了抵抗,静下心来,越发觉得耳熟。仔细分辨了一会,这不正是自己学的古诺斯语吗?

  刘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这是到了北欧吗?可是看这些人穿着长袍,难道是中世纪?他看着眼前的男人,试着用古诺斯语说了一句:“爸爸?”

  罗斯正抱着这孩子逗弄呢,越看越喜欢。突然看见这孩子张嘴,说了句爸爸。一霎那他吓得差点把孩子扔在地上,转而又是无比的狂喜!这是上天降下的珍宝,是对瓦良格人的赏赐!他看着眼前的小人,几乎要把他当作最珍贵的宝物藏起来了。不过,孩子的话还是要回答的。于是他慈祥地答道:“我是你爷爷。”

  “我是你大爷!”刘可气死了,穿越倒也没什么,前世看了那么多小说,接受能力也很强了。可是他没想到,自己穿越过来第一次与人交谈,就被占便宜了。奇耻大辱啊!“等会,刚才把我举向太阳的那个男人好像说我是他的长子,那应该就是我父亲了。而他刚才叫这个老头父亲,所以…他真的是我爷爷?”刘可现在很想哭,他真的是个尊老爱幼的好孩子,爷爷你要信我啊!

  另一边罗斯也傻了,“我刚才是被这孩子骂了吗?被自己的孙子骂了?”他难以置信地问着自己。最终,他不再试着欺骗自己,接受了自己被孙子骂了这一事实。罗斯觉得自己把这孩子看作上天赐予的礼物可能是错的,这根本就是上天都看不下去了把他丢下来的!就在这时,他听到孩子说:“爷爷对不起,我刚才没睡醒呢,冒犯您了!”低下头,就看见婴儿挤出个微笑看着自己,柔声说道。这一张满是皱纹的小脸被这么一挤,浑像包子上面的那个褶。罗斯坚定了自己的看法,这孩子绝对是老天爷都忍不了了才抛下来的!

  就在这时,屋门吱呀一声开了,谢尔盖走出来。“父亲,我要出发了。”说完,便带着侍从们走向码头。已经耽误了很久,再拖下去,就错过出海的好风向了。留下的一老一幼,都没来得及开口。

  “留里克!”

  远处传来的声音打断了留里克的回忆,那是爷爷在找他去练习飞石了。虽然罗斯心里不待见这孩子,可毕竟是自己的孙子,还是尽心培养着。不过在培养的过程中,苦难就在所难免了。正因如此,留里克非常畏惧自己的爷爷,丝毫不敢违背。他跳下大树,向村子飞奔而去,心里还一直碎碎念:“这老头怎么这么记仇呢?不就当初骂了他一句吗,折磨我六年了!”罗斯心中的想法,他自然是不知道的。不过因为他自出生起就会说话,村中人倒是一直把他视作天才,对他高看几分。谢尔盖也因此看重这个儿子,把他当作接班人来培养。

  不一会儿,留里克就进了村子,绕过巷弄到了练武场旁,就看见罗斯已经拿着剑在等他了。

第3章确立目标
留里克战记全文阅读作者:鄱阳孤鹜加入书架

  看着留里克来到面前,跑了这么远的距离,仅仅是微微气喘,面色微红。罗斯对这个孙子还是很满意的,只是最初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差了,使得他难以与之亲近。叹了口气,罗斯伸手将留里克肩膀上的一根松针拂落在地。

  “留里克,你和我学了四年的飞石,十步之内可能弹无虚发?”罗斯问道。

  留里克答道:“可以。”说罢反手一颗石子掷出,击碎八步外置于木桩顶的陶罐。

  “不错。现在你的力量已经足够了,从今天起,开始跟我学习剑术。”罗斯点了点头,对留里克表示赞许。

  练剑?留里克听了眼前一亮。哪个华夏男孩没有在心中幻想过自己白衣飘飘,携一柄长剑行走江湖的飒爽英姿呢?现在自己也有机会练剑了,留里克无比兴奋。

  罗斯一扬手,把手里的木剑抛向留里克。留里克刚刚接住,一股劲风随即袭来。啪,手中的木剑落在一旁,而留里克也躺倒在不远处的地上。

  罗斯收剑后退,沉声道:“记住!时刻保持警醒,你的敌人不会等你握紧了剑再攻击你。”

  留里克爬起来,揉了揉胸口疼痛的部位,想必又是一道淤青了。“知道了。”说着,留里克慢慢悠悠地去把剑捡起来。可是受伤太重,剑被拨得更远了,落在罗斯脚旁。罗斯叹了口气,不忍看这一幕,将头歪到一旁,心里想着:“我是不是下手太重了呢?终究只是个孩子啊。”正想着,一股剧痛从屁股上传来,就看见留里克灵活地后跃,哪有半点受伤的样子。他仰天大笑,对罗斯说道:“爷爷,时刻保持警惕啊!敌人才不会像我一样只是打你屁股呢!”

  罗斯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这不是孩子!这不是孩子!他愤怒地大吼道:“今天你别想好好着走出练武场!”话音未落,一个箭步冲向留里克。见此留里克面色一苦,“糟糕,玩脱了!”转身就跑。可即便他很灵活,罗斯也不是什么只会跳广场舞的楼头,几步就追上了他,抬手就是一剑。

  “啊!!!”那一天,留里克的惨叫一直回荡在练武场的上空。

  待到太阳渐渐落下地平线,四周的山水都染上一层橙红的光芒,罗斯终于结束了对留里克的训练。留里克告别罗斯,扶着墙走回家,推开了门。

  “妖怪!”一声尖叫响起,还未等留里克睁开肿痛的眼睛看看发生了什么,一只大脚踹到了他脸上。好不容易到达的家门飞速远离留里克,他又躺回了街道上。

  留里克躺在那儿,感受着身下大地散发的那一点余热,他不想动弹。没有金手指,他忍了。没有老爷爷,他忍了。可是为什么穿越之后他还是这么倒霉!泪水不断地从眼里流出,他现在好想回家。哪怕不能回到21世纪,能回到华夏的土地上也好啊。喝一口华夏的甘泉,吃一碗华夏的米饭……他真的不想再吃鱼和没有味道的肉饼了。在这一刻,留里克坚定了自己穿越后的目标——回华夏去!

  这时,屋内的嘈杂终于消停了,一个脚步缓缓地靠近留里克,在他身旁停止。一个人蹲下来,轻声的呼唤道:“留里克?”带着点疑惑与难以置信。

  “妈!我都这么惨了,你为什么还要踹我?”留里克终于哭了出来。

  ……

  留里克坐在餐桌旁,烛光终于照亮了他的容颜。原本还算俊俏的小脸,现在肿大了一圈。满脸都是青紫的瘀痕和肿块,尤其是两只眼睛,像两个青柠檬一样大小,只是上面裂开一条小缝,其中有一点碧蓝的光芒闪烁着。就靠着这点视野,留里克艰难地寻找着桌面上的吃食,然后忍着疼痛塞进嘴里。

  一旁四岁的西涅乌斯还能忍耐,只是抿着嘴偷笑。而只有两岁的特鲁沃尔看着哥哥这副模样,哪里还忍得住,直接哈哈大笑起来。留里克看着这孩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忍着疼痛做出鬼脸吓他:“闭嘴!再笑我就吃了你!”特鲁沃尔听了这话,随即笑得更欢快了。这是他的两个弟弟,他父母似乎有着超人的数学天赋,保持着两年生一个的规律。不过在得知父亲给两个弟弟取的名字之后,联系起自己的名字,留里克心里有了个对所处时代的猜测。不过他也不敢确定,也就只能深藏在心底了。

  妮可端着一盆汤走过来,说道:“留里克,受了伤就别玩闹了,好好修养着。”见留里克听话地继续吃饭,她接着说道:“别怪你爷爷,他训练孩子的方法就是这样。想当初你父亲训练的时候比你还惨呢。”似乎想到了什么很有趣的事情,妮可哈哈大笑起来。“不过你看看你父亲,现在不仅是家庭的支柱,还承担着整个部落的希望呢。你要坚持住,向你父亲学习。”

  “我会的。”留里克向来很听母亲的话,这次依然如此。穿越前他总是待在学校里,一年也难得见母亲几面。到了这一世,重又享受母亲无微不至的关怀,虽然表达方式大不相同,但是那份爱是一样的。

  吃过饭,妮可拿出药膏帮留里克擦拭身上和脸上的伤口。擦过之后浑身都又痒又疼,但又夹杂着一些清凉,很是舒服。躺在床上,留里克觉得这六年来的时光依然如梦一般,让他无法相信。爷爷、父母、两个弟弟,以及其他村里的人们,都是真实存在的吗?他真的穿越到了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一个小村庄么?会不会像楚门的世界一样,他只是在一个摄影棚里,周围都是演员和布景,正有好几台摄影机对着他呢?其实,这只是留里克的一些胡思乱想罢了,他不是第一次这样想了。对故土的依恋一直存留在心中,使得他无法接受自己的经历。或许,只有回到华夏的土地上,才能消除他的心结吧。可那是多么困难的事情啊。

第4章吉利服
留里克战记全文阅读作者:鄱阳孤鹜加入书架

  天光乍破,留里克从床上起身,这是他六年来严格要求自己养成的作息了。活动了一下筋骨,昨日留下的伤痕已经不是那么疼痛了,母亲调配的药膏还是有很好的效果的。走出屋外,迎着朝阳和晨风留里克先是做了五十个俯卧撑,接着是六十个哥萨克深蹲,如此重复三组,再做一套拉伸运动,每日的晨练就算是结束了。上一世刘可并不是出生于什么武术世家,也没有机会学习太极拳之类的,只能依靠体育课上学习的一些东西来锻炼了。与当下的瓦良格人野蛮的锻炼方式相比,说不上哪种更高明,只是留里克更适应前世的方法罢了。

  一边做着动作,留里克头脑中一边思考着问题。回到华夏是必须要完成的任务,但是独自一人作为冒险家踏上旅程是万万不行的。依照前世学俄语时了解到的情况,现在的瓦良格部落还是在北欧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呢。要想孤身一人横跨亚欧大陆,在这个年代是不可能实现的幻想。

  思虑再三,留里克还是决定必须依靠部落的力量,组建一支强大的军队,这样才能到达华夏的土地上。可是眼下的部落实在是太弱小了,哪怕是在整个瓦良格族群中,也只是一个小小的村落。要想能够组建军队,首先要让部落繁荣起来。而部落要繁荣,唯有通过扩张。无论是武力、文化还是商贸,都是必须要进行的。留里克叹了口气,自己只不过是个普通大学生罢了,没想到有一天竟然要进行这种谋划天下的伟业。反复思量,就凭部落里这点人手,想武力扩张是不可能的了,而文化扩张对这些大老粗来说也无异于痴人说梦。唯有通过父亲的船队进行商贸了。留里克结束运动,站起身来,坚定地望向东方,以后,这条商路上将只有我留里克的商船!

  运动完回到屋里,妮可已经把饭食做好,摆在桌上了。匆匆地吃完饭,和母亲打过招呼,留里克跑向了爷爷家。既然确定了要以商贸作为扩张手段,一身高超的武艺是不能缺少的,毕竟这可不是个太平的世道啊。

  罗斯见到留里克,有点惊讶。“小子,这么快就养好伤了?还是说你皮痒痒了?”

  留里克有点无奈,爷爷每次都是这样,只有占到了自己的便宜就会变得像个小孩子一样炫耀好几天。这样的膨胀是很不好的心态,而自己身为孙子,就要勇于站出来为爷爷调整心态。“我倒是没什么,不过爷爷您昨天那样剧烈运动了一下,身体没事吧?孙子可是一直担心爷爷今天会腰酸背痛,昨晚都没睡好呢!”

  罗斯一听,气得脸都红了。他就不该在这小子面前嘚瑟。六年了,每当自己在他面前炫耀,都会被他一句话呛个半死。可自己就是改不掉这个习惯,能占这小子便宜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机会难得啊。因此,哪怕每次都会更生气,罗斯还是孜孜不倦地重复着。

  “哼,看来今天是要加大训练力度了。把屋里的石锁搬出来,抱着跑到练武场,抛举五十次!”罗斯重重地哼了一声,背着手向练武场走去。

  留里克冲着背影做了个鬼脸,“臭老头,小气鬼!”

  一上午的训练很快就在留里克的汗水和哀嚎中结束了。罗斯背着手,兴致勃勃地走了。留下留里克瘫在沙地上穿着粗气。“混蛋,累死小爷了。哎,下次还是不能光顾着过嘴瘾了。”

  躺在沙地上,感受着背部的温热,渐渐地阳光越来越灼人,留里克用左手遮住眼睛,翻身做了起来。“是时候回家了,母亲应该等急了吧。”

  溜溜达达地走在茅屋之间,今天比昨天舒服多了,至少没有被罗斯用剑疯狂抽打。走进家门,还没等和母亲打个招呼,西涅乌斯和特鲁沃尔就跑了过来,一人扯住他一只手:“哥,跟我出来,我有事找你!”

  “诶,慢点跑,我累着呢!”说着,留里克跟着二人来到屋转角。

  西涅乌斯先是探头朝里望了望,见没有人,便把留里克推了进去。接着小心翼翼地回头看了看四周,这才安心下来。他用手攀着留里克的肩膀,示意他弯下腰来。没办法,留里克只能顺着他的力蹲下。西涅乌斯这才把嘴凑向留里克的耳朵,轻声说:“哥,这两天你训练得这么辛苦,我和特鲁沃尔就想帮你找点好吃的。正巧瓦西尔大婶家的母鸡今天下了几个蛋,我们就想去拿几个来给你吃。可是大婶看得太紧了,我们没有机会。所以哥你能不能帮我一下呀?”

  留里克无奈地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帮我找好吃的?我看是你自己嘴馋了吧?”

  看着西涅乌斯嘿嘿偷笑的样子,留里克也没有什么办法:“不过若能吃上几个鸡蛋,那也是不错的享受呀!好吧,一会吃完了饭,我陪你们去瓦西尔大婶家看看。”“耶呼!”得到留里克的承诺,两个孩子都欢呼起来。

  “还在这里吵闹什么?快进来吃饭!”这时妮可来到三人身后,叉着腰训斥道。

  三人连忙跑进屋子,偷着笑,匆匆地吃完饭就跑出了屋门。来到瓦西尔大婶家后院处,三人潜藏在山坡上的草丛中,观察着院里的动静。鸡窝里确实摆着许多鸡蛋,母鸡倒也没有一直待在窝里,更多时候在沙堆里晒太阳。倒是瓦西尔大婶每隔三四分钟就会到院子里检查一下,这么点时间是绝对不够三人翻过栅栏拿到鸡蛋再逃跑的。

  留里克观察着环境,思索了一下,灵机一动。“我们先去海边找一块渔网,再回来拿鸡蛋。”

  虽说村子里很多人都跟着谢尔盖出行了,可总是得有男人留下来保卫村庄的。他们平时就靠打渔来维持众人的生计。因此海滩上偶尔会有几块破网被扔在那儿,这些就是留里克的目标。三人在海滩上找到了五六块大大小小的残破渔网,留里克用绳子把他们串在一起,然后回到山上,拔来许多杂草,各种颜色的都有。接着把这些草都系在渔网上,缠得密密麻麻的。忙活了一个小时左右,总算是完工了。留里克把渔网披在身上,再用绳子系紧。就这样,一个浑身杂草的人就站立在西涅乌斯和特鲁沃尔面前了。这个人的面孔被头顶垂下的杂草挡住了,完全看不清楚。而蓬起来的杂草更使他看起来像是一个长着绿色长毛的怪物。

  “哥,你这样是准备做什么呢?”西涅乌斯不解地问道。

  “你们瞧好了,去草丛里躲着吧,我这就去拿鸡蛋!”留里克得意地一挑眉头,遛到了瓦西尔大婶后院旁的草丛里。

  眼瞅着瓦西尔大婶又出来检查,走到一旁拿笤帚,留里克连忙向前挪动几步,在被发现之前扑倒在近处的草丛里。瓦西尔大婶疑惑地回头看了看,她觉得听见了一些奇怪的声音,可也没有发现不对的地方。

  就这样,留里克在瓦西尔大婶不注意的时候不断前行,终于到了鸡窝后的栅栏旁。这个时候大婶已经回屋去了,留里克的动作也大胆起来,直接把眼前的几根栅栏拔起,伸手进去摸了三个鸡蛋,立刻起身跑向另一旁的草丛里爬下。他没有朝山坡上跑,因为瓦西尔大婶查看了栅栏的痕迹之后,一定会去山坡上追查,而他现在的位置是瓦西尔大婶不会注意到的。

  就在留里克趴好不动之后,听见母鸡叫声的瓦西尔大婶从屋中冲了出来。检查了一下鸡窝的状况,她大骂着栅栏,冲上了山坡。而留里克则趁着这个机会,绕远路去和西涅乌斯二人汇合了。

  吃着热气腾腾的烤鸡蛋,三人坐在火堆的灰烬旁。西涅乌斯崇拜地说:“哥,你真是太聪明了!”

  留里克得意洋洋,开心地抚弄了一下西涅乌斯的头发,说道:“你哥是谁呀?那是天上降生凡尘的神人,这点小聪明算什么。以后跟着哥混,好日子等着呢!”

  “嗯!”西涅乌斯用力地点了点头,“我将永远追随哥哥的脚步!”

  “俺也一样!”特鲁沃尔嘴里还嚼着鸡蛋呢,他含混地说道。

  留里克看了看身旁的两个弟弟,开心地笑了。

第5章雷神之锤
留里克战记全文阅读作者:鄱阳孤鹜加入书架

  第二天,瓦西尔大婶并没有发现是留里克偷拿了她的鸡蛋,留里克夜放心地去找爷爷练剑了。今天留里克谨记昨天的教训,没有惹爷爷生气,果然训练的强度放松了许多。训练结束后,留里克正准备回家吃饭,罗斯叫住了他:“留里克,你知道的,我们瓦良格人每十年就有一场比斗,各部落分别挑选出五名十岁以下的男孩上擂台比赛,胜利的部落则能继续掌握商路的控制权。这考验的正是各个部落的发展潜力。四年前,我们赢得了比赛,而今年比赛又要开始了。我希望你能代表我们部落参赛。“

  留里克愣愣地望着他:“为什么选择我呢?我今年只有六岁啊!“留里克心想:“我这爷爷不会是想杀了我吧?“

  罗斯斜着眼瞪了他一下,忿忿地说:“是谁在还是婴儿的时候整天说话?是谁整天宣扬自己是天降神子?现在要比赛了,大家都推举你去参加,谁敢和你争?“

  留里克没有想到,自己只是想为自己吸引点人气,竟然会有一天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不过转念一想,如果这次比试胜利了,那自己的声望必然暴增,日后成为酋长的可能性又大了几分。

  于是他对爷爷说:“好吧,我答应参加。“

  罗斯一下子笑了起来,正当留里克不明所以时,罗斯说道:“那从明天开始,我们就开始地狱特训吧!哈哈哈哈!“罗斯大笑着,离开了练武场。留里克看着那个离去的背影,他知道那绝不是去买橘子的,那就是个恶魔!

  就这样,留里克开始了更加可怕的地狱特训。每天除了要被罗斯拿着剑追砍以外,还要抱着石锁做深蹲、抛举等高难度动作。数量则是一百个起步,每天五组。在休息的时间里,罗斯也不让留里克安静地歇着,而是让他蹲马步。如此便度过了两周。

  这一天,妮可早早地便把三个孩子叫醒,给他们换上干净的衣服,带着他们到码头等待着。今天是谢尔盖返程的日子。等待的时间像水一样从人们身上淌下,不知不觉日上中天,远远的地平线上终于出现了两面风帆。

  渐渐地行近了,已能看清船上众人的面孔。留里克远远地就看见了站在船头的谢尔盖,他比四个月前离开时黑了许多。船靠岸了,谢尔盖指挥着众人把货物都卸进库房。等到一切处理妥当,水手们都如倦鸟归巢各回各家了,谢尔盖才来到家人面前,张开双臂环抱着妮可。至于那三个小的,只能自己去抱着谢尔盖的大腿了。

  一家人向家走去,一路上谢尔盖和妮可说着话,谈谈这一路上的见闻,问问家里的情况。

  到了家中坐下,谢尔盖从背后的包裹中掏出一个小包裹递给留里克:“留里克,这是我找了君士坦丁堡最好的铁匠打造的,完全是按照你的图纸来的。”

  留里克眼睛一亮,赶忙接过来:“多谢父亲!”说着便打开了包裹。之间里面是两个铁器,样子都很奇怪。一个是尺余长的细长凿子,不过尾部还嵌了一根半尺多长的铁杆,拿在手里和一把匕首差不多。另一个则是一柄大铁锤,这是留里克仿造着前世漫威电影里雷神的锤子设计的,不过在右边锤头加了一个突起的圆锥,锤柄也改成了可伸缩的,拉长之后足有四尺长,勉强能作为中长距离的武器使用了。

  看着留里克拿着锤子欣喜的样子,谢尔盖不解地问道:“留里克,你托我打造这两个东西做什么?难道你以后要做工匠吗?”

  留里克还在摩梭着武器呢,头也不抬地说:“不是的,它们是我的武器!”

  闻言,谢尔盖不自觉地愣住了,左手也不自觉地摸向了自己的剑柄。“锤子和凿子都能做武器,那我腰里的剑,是烧火棍吗?”

  见谢尔盖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留里克尴尬地挠了挠头,说道:“父亲,这真的是我的武器。至于怎么使用它,我带你去练武场看看就知道了。我们先去见见爷爷吧,顺便也让爷爷看看我这新武器!”

  所幸罗斯家并不算远,倒也没有这么早吃午饭,两人便向罗斯家走去。不一会到了,谢尔盖先是和罗斯汇报了一下商队的情况,然后便闻起了武器的事:“父亲,这小子让我给他打造了一柄锤子和一柄凿子,告诉我那是他的武器。他还说要给我们演示怎么使用呢。”

  罗斯眼皮一抬:“哦?那我可要瞧瞧,我们的小伙子又有了什么新奇想法。”

  三人来到练武场上,留里克耍弄着左手的凿子,对罗斯说:“爷爷,平时都是你用剑来训练我,今天我就要报仇雪恨!让你尝尝我雷神之锤的厉害!”

  “雷神之锤!”罗斯被这名字震慑住了,再联想到留里克的奇特之处,难不成真是雷神的武器?

  一旁谢尔盖插嘴了:“父亲别听他的,这是我找君士坦丁堡的铁匠西乌斯打造的。”

  罗斯无语地看着留里克,这小子怎么这么喜欢耍嘴皮子呢?

  留里克倒是不感觉尴尬,对谢尔盖说道:“父亲,以后您向外人可别这么说,就说这是雷神之锤。这样我和别人战斗的时候还能用武器吓他一下。”

  罗斯实在是忍受不了这个跳脱的小子了,箭步上前挥剑砍去,留里克倒也不惧,反手一锤就挡在剑上。霎那间火光四射,罗斯连退两下,心疼地看着手里弯曲的剑,脸都抽抽了。“你小子……谁教你这么暴力的打法?”

  “雷神教的!”留里克得意得很,他可没有说谎。

  一旁的谢尔盖也是无奈地看着这个儿子,按他这种打法,只要体力足够,谁的武器能抗住那柄二十公斤的锤子,便是铠甲也挡不住几下呀。他揉了揉额头,说道:“那你的凿子该怎么用呢?”

  留里克天真地看着父亲:“就正常使用呀。”

  谢尔盖眼角跳了起来:“正常使用?你是说把凿子抵在人身上,你再一锤子砸下去?”

  “对呀,当然也可以当作匕首,找一些防护薄弱的地方捅下去。”留里克很不明白父亲怎么会问出这样简单的问题,凿子搭配锤子,使用方法还不明显吗?

  谢尔盖算是彻底服气了,铠甲也挡不住他一下啊。以后敌人要是直接攻击还好了,如果想要依靠防御拖延,那一凿子下去可就残废了。

  这时罗斯也放弃了把他那弯曲的剑插回剑鞘的想法,走过来说:“明天就要开始部落大赛了,你是打算带着这武器去参加吗?”

  留里克点了点头,露出了理当如此的纯真无害的笑容。谢尔盖和罗斯对视一眼,为明天留里克的对手心疼了一会。现在只能希望留里克下手轻一点,留人性命吧。

第6章大比开始
留里克战记全文阅读作者:鄱阳孤鹜加入书架

  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生活着大约三十多个瓦良格人部落,而有能力长途跋涉参与部落大比的也只有八个部落。因为部落大比本就是为了选出有实力进行下一个十年商贸的部落,倘若连派出孩子长途跋涉的能力都没有,本也没必要参加大比。而因为上一次的胜利者是谢尔盖的部落,这一次大比的地点也定在了这里。

  这天留里克正在院子里进行着每天的运动,就看见村老们迎着许多人进入村子,向早就腾空的屋子走去。“看来那些就是各个部落的队伍了。”留里克有心跟着去观察一下敌情,可是今天的任务还没完成,因此也就放弃了。

  才吃过早饭,罗斯就来了。“留里克,出发吧,大比快要开始了。”

  两人来到练武场,这里已经人山人海地围着了。从选手通道走进去,只见各个部落都按自己的位置站好了。练武场的空地上画了一个二十米长宽的空地。来到部落的队伍中,这次的五个孩子有留里克,瓦西尔大婶的孩子瓦尔希姆(8岁)和瓦尔西姆(8岁),村老喀什留金的孙子石勒(7岁),孤儿苏乌斯(10岁)。瓦尔希姆和瓦尔西姆是双胞胎,第一次认识他们的时候留里克就很佩服瓦西尔大婶的记性。原本双胞胎长得就像,现在连名字都差不多,怎么分辨?村里人每次一喊瓦尔西姆,两个孩子都会答应,就连喊的人自己都要想一会:“我喊的是谁呢?”石勒是村老喀什留金的孙子,村子里有四个村老,平时谢尔盖带领船队出发了,村子就由他们管理。至于苏乌斯,他的母亲在分娩时经历难产,以这个时代的医疗技术,没能挽救回来。而他父亲本是部落里第一勇士,可是在一次出海时船队遭遇海盗,他牺牲在战斗中了。苏乌斯继承了父亲的体魄,才十岁就已经有一米七的身高,一身的腱子肉。留里克暗自对比了一下,倘若没有锤子或者飞石之类的远距离武器,自己是打不过他的。

  这时,一名村老走到场地中央,说道:“我来说一下大比的规则。各个部落的人一同进入场地里,不管使用什么手段,只要没有离开空地范围,便不算失败。直到只剩下最后一个部落为止,大比方才结束。现在还要二十分钟准备时间。”说完便站到了空地外做裁判。

  在此之前留里克一直经历着罗斯的地狱训练,罗斯也没告诉他比赛规则。他一直以为大比是一对一的淘汰赛,这一开始就混战是什么鬼?他忙问一旁的瓦尔希姆:“瓦尔希姆,大比的规则都是这样粗暴的吗?”

  “对呀,听父亲说最初的规则便是如此,一直沿袭下来。”听见问话,瓦尔希姆和瓦尔西姆同时答道。

  留里克看着这两张相像的面孔,实在是不想再和他们说话了。他环视四周,其余部落的人员看上去都在8岁以上,相较之下,他们部落倒是最弱的。

  飞快地思量了一下,留里克说道:“一会我们站三角阵型,就像我们平时的玩闹一样。苏乌斯,你站最前面。瓦尔希姆们,你们分左右站在苏乌斯身后,保护好他的侧边和石勒。石勒,你站在苏乌斯身后,把长矛从苏乌斯肋下伸出去,有人靠近就捅他,保护好自己。”

  众人早就养成了听从留里克安排的习惯,当下也是同意了。不过苏乌斯问道:“那你呢?”

  留里克自信地说:“不用担心我,你们保护好自己,别受伤就好。”说完他跑向场边,找到西涅乌斯,说了几句悄悄话,然后西涅乌斯转身飞奔而去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还有两分钟就要开始了,西涅乌斯拿着两个大竹筒跑来,交给留里克。留里克把一个竹筒递给苏乌斯,说道:“你们拿着这个,要是实在坚持不住了,就拿这里面的水泼对方,最好是往脸和伤口泼。”而另一个留里克则挂在了自己腰间。

  时间到了,各队伍都到了场地内。苏乌斯等人直接摆好阵型严阵以待。其余部落倒是直接找上往日里结过仇怨的部落打了起来。留里克直接拿着锤凿,偷偷溜进人群,在混乱的脚步中游走。眼瞅着两个人战在一起,有一方快落入下风了,他就拿着锤子在另一方脚面砸一下,继而快速溜走。如此重复几次,各部落的强力选手都实力大减。留里克自言自语道:“我真是个正义的好少年,长在社会主义红旗下,就是看不惯持强凌弱的恶行!”

  不过大家都不傻,很快就注意到有这么一只老鼠在搞鬼。于是默契地放下仇怨,联合起来打算先解决了留里克。

  而另一边的四人也并不轻松,由于部落是去年的胜利者,好几个部落都嫉妒着,这次根本不打算给他们胜利的机会。于是有两个部落也是联合起来,看这边只有四个人,十个人便围攻过来。

  原本人数上就存在差距,哪怕苏乌斯勇武超人,接连砍倒两个,砍伤三个,四个人还是坚持不住了。毕竟岁数上差了许多,力量也跟不上。两队人战斗了十余分钟,阵型眼看着就维持不住了,众人身上都带了伤。就在留里克包围的时候,苏乌斯等人也被逼到了空地边缘。为首的敌人狞笑着:“苏乌斯,这次你们输定了!等解决了你们,那个留里克也别想活了,比赛之中,难免会有失手嘛,哈哈哈哈!”

  苏乌斯冷眼看着他:“裘斯,留里克是不可能输给你这种人的。而且,如果你以为自己稳操胜券了,未免为时过早。”

  “你以为自己还有翻盘的机会吗?”裘斯猖狂地咆哮着,举剑欲砍。

  就在这时,苏乌斯打开腰间的竹筒,用力一挥,把里面的水都泼在了对面七人的身上。只见那水先是与面孔亲密接触,继而顺着皮肤留下,蔓延进身上的各处伤口。

  “啊!!!”裘斯等人突然疯狂地大叫起来,一边用手捂着自己的眼睛,一边想抚摸自己的伤口,可又不敢鼓起勇气去触碰。几人痛苦地抽搐着,蜷缩着身子,武器都掉在了地上。

  苏乌斯等人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把几人踹出了界限。谁还不会痛打落水狗呀。

  一旁站着的村老连忙把几人拉到一旁检查。往年什么伤势都见过,这种被水泼了抽抽的还真是头一回见。

  谢尔盖坐在高台上看到这情况,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挥手把西涅乌斯招过来:“之前留里克让你去做什么了?”

  西涅乌斯畏惧地低着头,轻声说:“他让我去把您早前带回来的花椒捣碎了泡水。”

  “水,是凉的还是温的?”

  “是沸水。”西涅乌斯的声音更低了。

  谢尔盖无奈地揉着额头,他就知道留里克这小子搞不出什么好事情,西涅乌斯从小跟着他鬼混,别看现在一副小绵羊的乖巧样子,背地里保不定一肚子坏水呢。把西涅乌斯打发走,谢尔盖让手下人尽快去把裘斯等人清洗干净。虽然几个部落就有冲突,但这要是救治不及时,搞不好瞎了都有可能。让一个孩子就这样毁了,谢尔盖还是不忍心的。

123456789101112 下一页 末页
扫码
作者鄱阳孤鹜所写的《留里克战记》为转载作品,留里克战记最新章节由网友发布,UU看书提供留里克战记全文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本小说留里克战记最新章节,而UU看书没有更新,请联系我们更新,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
②书友如发现留里克战记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我们将马上处理。
③本小说留里克战记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与UU看书的立场无关。
④如果您对留里克战记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发邮件给管理员,我们将第一时间作出相应处理。
黔ICP备15005039号-2